王黄州小畜外集残-宋-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八
     杂文
       海说
       拾简牍遗事
       谕交趾文
       吊税人埸文
       续戒火文
       双鹦志
       诅掠剩神文
       单州成武县行宫上梁文
      海说
卷二 第 1b 页
凡物有纳者必有所出海吾见其纳也未见其出也然则
弥天地更万世滔滔百川靡昼夜而东注虽海之钜者庸
能不满溢乎伯阳谓海为百谷固为王矣固善下矣然不
独有所纳抑亦有所施也犹圣人之道日用而不知故朝
夕被海之泽者曰海之功也何以明之海涵虚东荒密迩
旸谷每日浴于渊而气腾乎天由是蒸而润者谓之露嘘
而霈者谓之雨飞而结者谓之霜飘而散者谓之雪雨露
之生成雪霜之收藏是万物朝夕被海之泽也明矣譬设
爨于釜盖之以盎缶则釜未沸而盎缶已濡矣物之小者
犹尔况巨浸乎故曰不独有所纳抑亦有所施也或谓方
载万里海在一隅岂海之泽能备于天下邪噫海既为王
卷二 第 2a 页
矣则以五湖为五侯以九州为九伯以四渎为四岳至于
池沱沼沚陂泽浦薮皆附庸也故五侯得以专其惠九伯
得以供其职各以其所属土地分野而为雨露以生成之
为霜雪以收藏之斯亦上尊王室而旁市民利也诚所谓
有所纳而必有所施者尔故古之王者厚往薄来以恩信
御天下不敢侮于鳏寡况诸侯乎故禹会涂山玉帛万国
未闻禹之盈而覆满而溢也盖所纳鲜而所施广矣商受
积粟渭桥聚财鹿台知所纳而不知所施故盈而覆满而
溢亦宜矣是知海不特以柔远而为尊亦以惠物而能永
是以屯其膏者易象有悔竭其泽者诗人攸讥自秦郡天
下恩苦惠乾食民若蚕吞国若鲸六雄之鬼馁而不祀兆
卷二 第 2b 页
民之首悬而不解汉用晁错削夺诸侯亲亲之恩绝于上
憧憧之赋疲于下厚敛自足多藏取亡吁可惜哉以至天
道用违人心以离春露之不滋夏雨之不时秋霜之不令
冬雪之不正怨气积而为骄阳谤言振而为迅雷饿肤散
而为飞蝗战骨化而为暴电凶荒盗馑良由是欤呜呼人
君者大海也诸候者江湖川泽也兆民者百榖草木也人
君善下则诸侯归之国君利下则兆民戴之苟有所纳而
无所出知其积而不知其施则诸侯叛兆民乱矣又焉能
长久乎如是则为天下者无于人鉴当于海鉴
     拾简牍遗事
秋郑饥郑伯使子产如宋乞籴宋亦辞以饥子产还舍于
卷二 第 3a 页
(葛郑/地)遇田父之私者召而与之语曰父老矣凶荒水旱
悉尝之今兹国饥君使不佞如宋乞籴宋复以饥辞我(句)
以今计稔 逾月之食国将若之何对曰吾农夫也皆尝
计于家未尝计于国子产曰愿闻家之说对曰岁在陬觜
郑巳饥矣葛有公孙氏吾之婚姻也井田车赋非不侔也
婴耋丁壮非不等也播植储蓄非不同也然公孙氏之子
泰于惰者也食非甘弗食也衣非鲜弗衣也虽有终岁之
蓄不数月而廪已虚矣由是有老而挤于沟壑者壮而为
人佣赁者幼而毙于饿殍者吾是岁之不足也命僮隶之
可去者去之庆吊之可绝者绝之犬鸡羊豕可市者市之
丁壮之劳者精其食(音/寺)以充之婴耋之优者半其菽以供
卷二 第 3b 页
 之故卒岁而家无菜色焉是吾之计于家也国则吾不知
 噫吾又闻宋郑耦国也今宋饥郑亦饥矣唯俭者能存之
 合以吾之公孙氏为戒乎子产归以告(句)郑伯遂命贬肴
 膳节车服宫掖之冗食者出之官吏之不急者废之减厩
 马之粟去坊集之胾削聘会之仪寝宴享之礼是岁也郑
 国饥而不困传言农鄙之言不可弃也
      谕交趾文
 皇上之嗣位之五祀国家将取交趾岁贡贱臣王某谨顿
 首上言请为文以喻之曰夫中夏之于蛮貊犹人身之有
 四肢也运动伸缩随诸人心故曰心为帝王之谓矣苟一
 手一足间血脉有滞筋骸不宁则必药饵以攻之攻之未
卷二 第 4a 页
和则必针砭以达之非不知药饵否口而针砭破肤也盖
所损寡而所益多矣君天下者其犹是欤我
太祖皇帝受禅于周启国在宋声明文物一变及古居帝
王之位视蛮貊之病故一之二岁药庸蜀饵湘潭三之四
岁针广越砭吴楚筋骸血脉涣然小康非王者神机睿略
畴能至于此乎洎 我后嗣守丕基躬览庶政以为井汾
者心腹之病也苟心腹未治四肢庸能治乎于是鍊仁义
之药饵修道德之针砭大瘳于并一进而愈九州四海既
康且宁顾尔交州远在天末实五服之外亦四肢之馀譬
之于身犹一指尔虽一指有患圣人得无念乎是用开尔
昏庸被我声教尔其从乎沈在有周白雉来献降及炎汉
卷二 第 4b 页
铜柱高标至于皇唐常曰内地唐末多难未遑区平今兹
圣朝盂覆万国太平之业亦既成矣封禅之礼将以修矣
俟尔至止康乎帝躬尔无向隅为我小恙俾我为绝蹯断
节之计用屠尔国悔其焉追矧夫尔水生珠我沉于泉尔
岩孕金我捐于山非利尔之宝也尔民头飞我有车马尔
民鼻饮我有酒食用革尔之俗也尔民断发我有衣冠尔
民鸟语我有诗书将教尔之礼也煌煌炎洲烟蒸雾煮我
飞尧云洒尔甘雨汤汤瘴海云烧日镕我张舜琴扇为薰
风尔天星辰人谓不识我回紫微使之拱极尔地魑魅人
惧其怪我铸大鼎使之不害出尔岛夷观明堂辟雍乎脱
尔卉服视华衮山龙乎尔其来乎无远厥辜方将整其军
卷二 第 5a 页
徒戒其钲鼓向化我其赦逆命我其伐惟向背吉凶在尔

     吊税人埸文(并序)
峡口镇多暴虎路人过而罹害者十有一二焉行役者目
其地曰税人埸言虎之搏人犹官之税人因为文以吊之
其辞曰
虎之生兮亦禀亭毒文彩蔚以锦烂睛眸赫其电烛瓜利
锋起牙张雪矗岩乎尔游溪乎尔育匪隐雾以泽毛惟咥
又而嗜肉豺伴貙邻林潜草伏啸生习习之风视转耽耽
之目始有霜径晨征阴村暮宿尔必搏以疗饥啖而充腹
骨委沟壑血膏林麓恨魄长往悲魂不复旅人无东海之
卷二 第 5b 页
勇婺妇起太山之哭至使贾说商谈飞川走陆职彼兽之
攸暴示斯埸之所酷骑者为之鞭蹄车者为之膏轴铍者
谓之发刃弧者谓之挟镞来之者有备过之者在速鲜不
魄骇魂惊而神翻思复者哉于戏虎之搏人也止于充肠
官之税人也几于败俗则有泉涌鹿台之钱山积巨桥之
粟周幽厉之不恤汉桓灵之肆欲是皆收太半以充国用
三夷而祸族牙以五刑瓜以三木抟之以吏咥之在狱马
不得而驰其蹄车不得而走其毂铍在匣以谁引矢在弦
而莫属斯埸也大于六合斯虎也害于比屋虽有黄公之
力莫得而戮虽有卞庄之戟岂得而逐必在乎立道德而
为戟为刃张仁慈而为阱为机俾尔兽之驯优见我埸之
卷二 第 6a 页
 坦夷乃芟凶薙恶除浇涤漓帝道以之荡荡人心以之熙
 熙自然来驺虞之仁兽返淳风兮庶几
      续戒火文
 成公绥有戒火文似未尽其义因𢋫其辞以矫之
 天垂象兮火曜斯备惟圣人兮则之而钻燧俾回禄之所
 掌设离宫之正位祝融尸以行令炎帝命而为纪就乎燥
 苦乎味司爟布政以救疾燧人化食而兴利既炎岗而灭
 亦燎原而炽蹈之者死望之者畏虽济世以彰德亦兴灾
 而作沴始有问马于鲁厩照燕于昊宫社鸟鸣以啁唧池
 鱼涸而噞喁秦陵则三月不息晋库乃一夕而空焦光卧
 室以烟勃麋竺还家而㷔烘鲜不物逐炤落家随烬红孰
卷二 第 6b 页
 展禳除之力孰施扑灭之功于是陈畚挶以在外设绠缶
 以居中或命酒以三噀或用马于四鄘积水器以为禦表
 火道以遐通涂屈之戒斯设曲突之言是从正(平)徒惕惕
 以展力火正兢兢而责躬济惟濡幕以相待去藁徙刍而
 告衷我有斯命人谁不供斯亦失其夲而得其终也殊不
 知室如燬者焚于民兵不戢者焚于身斯火也防之在德
 救之在仁省征赋之烟焰去侵伐之刍薪礼乐兴而缏缶
 斯具刑政明而畚挶是陈如此则除害于六合防灾于四
 邻又乌有煨烬万国而烟煤兆人者哉然后剑无电以飞
 晋书不灰而灭秦救绵山之直士充荥阳之烈臣鄙象燧
 以休设恶雉头而必焚俾夫烽静六海烟清四垠则为国
卷二 第 7a 页
为家者无忽于斯文
     双鹦志
鹦之为鸟惠而能言也人悉之矣故豪门右宗持金市之
以为耳目之玩罗者 于其利也必生致之以求善价或
衣衿鲜翠喉苦呜爽者往往邀千金之直癸未岁予策名
辇下与同年觞于旗亭有置鹦而鬻者因评其直将市之
俄有丐妪曳杖而来者熟视鹦而泣悲不自止余因诘之
则曰妪少贱为某使之女奴惟饮食是掌侯家尝豢二鹦
以金笼锢之置庭之左右庑下至于饮啄妪实主焉其一
善言侯颇爱之其一终岁不能出一言侯则曰鹦之爱养
于人以其能言尔不能言者是尸吾泉粒也不如释之因
卷二 第 7b 页
释其不能言者由是善言者爱愈厚时妪幼在侯家以贱
附责温于身而不知衣之出饮于腹而不知食之自饭之
馀者虽椒桂之味必覆于地馔之善者虽膏梁之美或投
于秽而妾盖婢隐侯莫得而知矣无何鹦窃窥之俟侯至
辄以实告而侯则笞妪妪忿其谗于已也因夜盗启笼拉
其颈而毙告以暴卒侯命瘗之洎侯得罪窜逐妪以贱不
见杀放从于良将求其匹人则弃其老也将复于奴人则
忌其凶也流离民间以乞丐自给今之睹市鹦者思畴昔
之事妪是以泣余因叹曰言虽俚事虽鄙可为君子之戒
也且夫鹦之不言非全身远害乎鹦之能言非讦以为直
之谓乎妪之毙鹦非恶直丑正之谓乎且念古之小人居
卷二 第 8a 页
大用者尸庙堂之位素钟鼎之食人之言者岂特害其身
亦得赤其族又何啻妪之毙鹦也是以志之
     诅掠剩神文(并序)
予邻有右族藏镪巨万每月哉生明之二日且必觞醪豆
胾以祭于庭具𥿄蚨绘骏以焚之烟气坌勃翳于手舍询
其所祀则曰阴君命神掠民之羡财籍数于冥府备人之
没将得用矣吁予尝稽祀典无是说此仅出巫觋之言尔
神乘是邪遂为文云
气之结也清其臣浊其民气之散也愚尔鬼贤尔神生则
上辅君而下活人没则咎乎淫而祉乎仁苟反是者不臣
之臣不神之神夫何可云民不足神弗能福民有馀神奚
卷二 第 8b 页
掠诸彼羡者豪珠仓璧敖贷十偿百刳脂剔膏渴反弗饮
(去)池然渌醪饥亲弗食(音/似)岳然芳肴红葩碧卉宅尝不毛
罗云 雪手尝不缲非豪之羡乃民之羡神果掠之适为
神劳彼羡者贵附权挟位饮冻夺寒装妖覆女刮饥偷饥
餍仆饫隶朱丹塈门且壮且丽刍粟盈厩孰种孰艺非贵
之羡亦民之羡神苟掠之祗取神愧贤者其辱不足如足
宅环其堵门横其木居有藜床出无绣毂衣乎败绨膳乎
脱粟耕而后食不惭乎丰年之榖学而后仕不愧乎有道
之禄唯榖唯禄是必享祖宗而养亲族乌敢私蓄神何掠
哉神何掠哉神岂肆虐贵有所与神岂受赂若然则逸者
处逸苦者罹苦孰曰天之道有馀损而不足补哉夫其不
卷二 第 9a 页
知豪之羡贵之羡皆民之羡也神奚忍取神虽戾天又不
念天之民神之主苟害其主神将安处神何掠哉神何掠

     单州成武县行宫上梁文(太平兴国九年)
窃以七十二家管仲记升平之迹干八百处桓谭述纪录
之文盖以三者易姓之初必受命而改制天下太平之后
乃加厚而增高焕乎皇主之大猷倬彼古今之荗典粤自
唐风不竞巢寇暴兴伏莽之徒尽闻鸡而夜舞揭竿之士
思逐鹿以横行皇纲于是丝棼黔首以之瓜割求小康之
不暇废大礼以诚宜 我国家运应千龄化敷九有天人
克正虚危朗而宗庙安地宝方登河洛清而图书出垂衣
卷二 第 9b 页
裳于尧殿走玉帛于涂山一戎而倒载干戈万国而混同
文轨制礼作乐亦既表于成功降禅登封尚未行于旧典
望介丘而黯色见率土之翘心遂使百辟具僚八荒夷长
杂沓缁黄之众龙钟耆父之人共倾葵藿之心来和凤凰
之阙露封章而三进对旒冕以迁延同歌时迈之诗请展
告成之礼皇上俯从人欲上荅天休鸣鸾特议于省方御
路聿修于行阙莫不务崇俭德屡降诏条圬墁剞劂之人
来从公府欀桷栋梁之用出自神州见万乘之为心无一
人之劳力单州成武县者城惟古戴地即梁丘左倚宓堂
子贱弹琴之日右邻曹国文公观胁之邦牧雁之沼漾于
前俘玉之丘亘其后泽通鲁甸入哀公西狩之郊乡号汉
卷二 第 10a 页
泉 武帝东封之井地征人事可得略诸监修殿直孙公
贵连七里家门可继于金张内品梁公位列黄门势望
齐于冀石知县邢州观察推官崔公初筵曳履依王俭之
红莲百里字人忆陶潜之黄菊咸能戮力遂致僝功择嘉
辰而先驾虹梁迎圣日而得开象阙莫之敢指无得而踰
爰陈善祷之文用壮非常之事儿郎伟
抛梁东东去金根御六龙祥云未出参天岳喜气先生见
日峰
抛梁西西来凤盖拂云霓祈福不劳藏玉牒礼天须至用
金泥
抛梁南瘴海朱方化巳覃愿献江茅藉鄗黍竞誇西鲧与
卷二 第 10b 页
东䳺
抛梁北榆塞黑山兵久息助祭欢呼郡邸中荷毡舞抃圆
丘侧
抛梁上瑞彩祥烟拥天仗丹凤黄麟随辇行万岁三声满
山响
抛梁下微雨轻风导仙驾岩前奇兽纵游嬉山畔神光生
昼夜
伏愿抛梁之后我皇功格上帝恩流溥天邦家兮如松竹之荗子
孙兮如瓜之绵赫赫兮登三而迈五巍巍兮君圣而臣
贤同北辰兮居大等南山兮不骞庶齐休于天地垂万祀兮干年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