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苑笔耕集-唐-卷十九

卷十九 第 1a 页
桂苑笔耕集卷之十九 状启别𥿄杂书共廿首
  上座主尚书别𥿄 贺除吏部侍郎别𥿄
  贺除礼部尚书别𥿄济源别𥿄
  迎楚州行李别𥿄(二/首)五月一日别𥿄
  谢降顾状 与金部郎中别𥿄(二/首)
  与客将书 谢宋绚侍御书
  荅裴掘庶子书 谢高秘书示长歌书
  谢李琯状 谢元郎中书
  谢周繁秀才以小山集见示与寿州张常侍书
  贺楚州张义府尚书 与假牧书
卷十九 第 1b 页
  上座主尚书别𥿄
不审近日尊体寝膳何似道惟涤虑德以润身致五
福之并臻迎百灵之所荐伏惟莭宣无爽时望有归
某窃窥曩史之传芳备载达傄之晦迹疏太传登其
祖帐仅涉沽名陶朱公泛彼柏舟未忘邀利岂若尚
书中庸守志大隐存神表独见之能察未萌之事遂
得高杨素莭夙避危时到处烟尘不污指鸿之目终
年云水能怡梦蝶之心然而宸鉴屡回物情犹郁欲
作山中宰相其如天下苍生即期大驾还京必赴上
台虚位斯乃万乘瞻瞩四方祷祈某海燕含泥忝栖
卷十九 第 2a 页
云屋池蛟淂雨早脱尘涂感恩自比于互乡仰德但
思于阙里唯硕泥沙贱质永资陶冶深恩卑情不任
攀恋虔祝涕泣之至谨状
  贺除吏部侍郎
某启伏承荣膺宠命伏惟感慰张司空之一匡西晋
则藻鉴无伦谢太傅之忽起东山则烝黎是念苟欲
幽栖悦志独处忘怀缄辉而耻耀秦台蕴味而懒调
殷鼎则乃智者仁者止传乐山水之名贤才俊才尽
失脱尘泥之望群情久郁昊命遂行今者侍郎静揖
岩扉高提铨管万族仰济通之誉一时进寒 之徒
卷十九 第 2b 页
致使关中之寇孽灾消海内之英雄道泰近又窃聆
风议仰测天心必谓文司再归重德然则任贤得地
既叶五百年之期好学趋门必盈七十子之数继集
仙游于蓬岛盛传儒礼于杏坛既搜虹玉骊珠皆成
国宝伫见台鸾阁凤永作家禽某伏思万里无依久
劳溧荡十年有遇幸遂奋飞异乡荣垂白之亲达路
忝披朱之饰昔名士为李公御者喜抃犹多今远人
称尼父生徒光辉无比陈至恳而喙输三尺望深仁
而肠结九回下情无任抃贺踊跃感激之至伏惟俯
赐念察谨状
卷十九 第 3a 页
  贺除礼部尚书别𥿄
伏承天恩荣膺宠命伏惟感慰昔子贡曰夫子之文
章可得而闻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然
则至于四科弟子窥测尚难况是万里远人 仰何
及固不效尤于篆刻请益于琢磨强搜类鹜之词是
黩犹龙之德今者远聆美命俯切欢心望峻中台迥
冠鸳鹭之列恩深大厦空倾燕雀之诚伏惟舍念云
泉拯民涂炭辅弼契千年之运奸雄避七日之诛某
迹忝诸生身拘倅职末由陈贺下情无任抃跃兢惶
祷祝之至伏惟俯赐念察谨状
卷十九 第 3b 页
  济源别𥿄
不审近日尊体何似伏想孟津别壤沇水清源风晴
而欹枕泉声云晓而卷帘山色既见境含秀丽固当
道脱冲和伏惟每慎寝兴早归燮理显验月中之梦
成天下之春卑情无任攀恋祷祝之至谨状
  迎楚州行李别𥿄二首
不审近日利涉长淮尊体寝膳何似伏以源滋桐柏
浪接蓬莱虽渐临郁懊之期而宛对清虚之境开乐
镜而真同月映泛膺舟而况值风调谁言避地之行
实叶济川之业伏惟缓飞仙棹静运真筌庶纳休祯
卷十九 第 4a 页
每加遵护卑情恳望谨状
  又
某启今月某日专使至伏蒙恩慈特降尊诲跪读欣
抃不任下情伏审尚书远赴天庭将遵水道整兰挠
而思郭泰指桂苑而访刘安睹神仙则楚俗皆惊闻
雅颂则鲁儒相贺况某材实惭于楛矢迹尝列于蓬
壶为倚德门获栖候府今者伫迎鹤驾即觐龙章既
知天幸遭逢唯切日深踊跃且曾晢陈浴沂之志只
见虚谈仲由悦浮海之言终非实事辄以管窥筳击
真为古陋今荣卑情无任攀恋欣抃兢惕之至云云
卷十九 第 4b 页
  五月一日别𥿄
某启伏以黄雀风高苍龙星耀弄雨而梅虽应夏铺
烟而麦已惊秋时定晏阴 资全德伏惟尚书处身
无躁深守礼经视履考祥雅符易道恬澹则老聃让
美清虚则周顗怀惭冰光长泛于玉壶岂须独映天
意久留其金鼎唯望亲调方当鹢泛仙舟必见凤衔
睿笔入康帝室永福寰区下情无任虔祷郁恋激切
之至谨状
  谢降顾状
某启某未遂山栖尚从尘役所居官舍深在军营虽
卷十九 第 5a 页
异衡门实同陋巷既乏君章之兰菊可袭馨香空馀
仲蔚之蓬蒿偏资寂寞春日则蝶牵昼梦秋风则蛩
助夜吟以此为娱无他所觊今者方经离乱再获起
居但喜攀父母之恩却惭下儿女之泪况某叨荣秦
爵就学汉仪姜维之胆气虽粗邓艾之口词甚讷唯
深感激莫备启陈伏蒙尚书念以远方察其独立俯
怜素志每煦温颜听及阶及席之言伫铭骨铭肌之
恳早来又蒙降三清之仙驾顾一亩之穷居方惭随
入室之贤岂料忝轼庐之念非所敢望将何自安莫
不思光远耀于珠乡卑迹永超于末路揣庸贱则华
卷十九 第 5b 页
夷有隔较辉荣则古今无伦数年乖豹隐之期常低
俗眼此日睹凤仪之后豁展愁眉下情无任感戴欣
抃兢惕之至谨祗候起居陈谢谨状
  与金部郎中别纸二首
不审近日尊体寝膳何似既明且哲则诗美贤人视
履考祥则易称君子既乐持盈之道固安养素之机
况属迟日载阳光风遍煦燕歌莺舞深资酌桂之欢
智水仁山静悦㩀梧之兴伏惟永资景福早副急徵
掷玄赏于烟霞济苍生于涂炭群情祷望天下幸甚
谨状
卷十九 第 6a 页
  又
某启某仰审格言侧窥性行人能弘道贤臣以致尧
舜为先世实须才俊士以效巢由是耻古者只传于
方策今也共仰于德门伏惟郎中大雅含清中庸处
厚既以高名肃物能将全德镇时柱晴空而岳顶无
云莹秋色而潭心有月比者兰抛粉闼竹领朱
分天子之忧来慰海人之望况彼郡也户吞越冰窗
列吴山得袁宏举扇之风灵涛缩怒使谢运枉帆之
路钓渚含春及其五裤传歌百钱流誉寻迎睿渥遥
陟华资怀宝令名谁发迷邦之问司珍正位伫成匡
卷十九 第 6b 页
国之谋而乃得之若惊直而不倨选胜于岩轩涧户
贪欢于酒赋琴歌久聆万乘虚怀忍见四方失望仐
者枭声向息凤纪重兴晋传长才待示指南之制魏
牟积变伫申拱北之诚入觐萱阶坐调梅鼎岂止应
月中之梦必期成天下之春然则致尧舜之大猷永
匡宸扆效巢由之小莭不介尊襟某远卖鲛绡惭非
重价仰趋马帐忝预生徒下情无任攀恋祷祝兢惕
之至云云
  与客将书
某腐芥无依断蓬自役长走而未离尘土独行而转
卷十九 第 7a 页
困路歧昨者远抱危诚专趋朗鉴竽声恐滥琴调空
悲伏蒙将军念以来自异乡勤于儒道曲垂提挈得
遂献投指喻情深师冕不为瞽者奖知言重卞和免
作罪人荒浅何堪辉荣已极但以某无媒进取有志
退居以诗篇为养性之资以书卷为立身之本却缘
虽曾食禄未免忧贫赵囊则到处长空范甑则何时
暂热况乃家遥四郡路隔十洲穷愁则终夜煎熬远
信则经年阻绝时情冷澹俗态浇讹买笑金则易求
读书粮则难致天高莫问日暮何归始知学者之心
须托至公之力今幸遇相公山包海纳雨润风行有
卷十九 第 7b 页
片言可奖者称誉出群有小技可呈者随材入用是
以无一物不归美化无一夫不荷深恩然则举中国
之人咸承煦育岂可令外方之士独见弃遗某不揆
庸才敢投清德岂料将军许垂拯拔每赐吹嘘他人
之得丧荣枯皆推命分小子之升沉进退只在恩私
傥或特假重言终荣贱质唯托针能入线则同锥得
处囊某已倚宦途粗谙吏道如能驱策未必跧藏终
当富见室家岂惮职荣州县实以流年易迈壮气难
申唯望庇庥得期变化所冀燕迁云屋永无巢幕之
危鹤出尘笼稍识栗轩之便今欲专脩启事再献相
卷十九 第 8a 页
公少申感谢之怀预写辞违之恳未知可否先取指
麾且某也姜维之胆气虽粗邓艾之口辞甚讷纵申
拜谒难具启陈聊托笺毫代披肝膈未能患己先切
求仁将军之心若镜焉无幽不察小子之身犹箭也
唯命是从千浼既频惭惶益切伏惟终始俯赐念察
谨状
  谢宋绚侍御书
伏蒙殊造俯念移居借赐官车得离旅馆簦笈则免
劳自负箪瓢则各识所安如承命驾之恩但励抹轮
之志今者卜邻甚静学植可成唯扃袁粲之门不扫
卷十九 第 8b 页
陈蕃之室虽乘机立事输他附势之荣而守道安贫
赢得爱闲之乐既谐素志但感深恩伏惟终始俯赐
念察谨状
  荅裴拙庶子书
某远离海岛旅宦江皋比者暂硕退居稍期隶案来
投乐国冀济穷涂本望少赡山资便谐谷隐伏蒙太
尉念以雀有多病鹤自远来特署职名俾趋恩化寻
缘狂花有失腐芥无依转知山鹿野麋唯宜退缩永
谓鸿俦鹄侣不合攀瞻况乃器比斗筲之人身随刀
笔之吏旅舍既拘于雉堞闲门可设其萑罗自前年
卷十九 第 9a 页
伏承庶子暂阻朝天偶来避地便欲托金牌之幸会
叙玉季之奖怜专候起居硕搜诚恳盖虑迹贱而动
多悔吝才微而易见弃捐强自微攀旧恩是为玷浼
清德以此跧藏形影绵历岁时虽知提帚有门唯恐
负荆无路岂料庶子恕以未陈祢刺先降刘笺阅温
言而楚絖覆身捧华翰而隋珠耀掌兼蒙贤弟起居
未移曩顾远赐荣缄不遗异域之人特辱同年之字
金膏珠粉既垂摩拂之恩骥尾龙髯重有依攀之望
莫不驽骀长价瓴甋生光不唯誇衒于亲朋实所辉
荣于远俗谨当占筮撰日斋沐拜尘堕肝而尽沥卑
卷十九 第 9b 页
诚擢发而少逃厚责其他所奉尊旨谨具别状启陈
云云
  谢高秘书示长歌书
伏蒙特飞荣诲宠示长歌玉海金山难测高深之本
北方南国徒观美丽之姿赞咏无阶师资有路但如
青莲居士唯誇散诞之词白石山人只骋荒唐之作
但以风月琴樽为胜槩不以君臣礼乐为宏规遂使
千年万年所流传皆嗟大雅小雅之沦弊今睹四十
三叔行出人表言成世资弄才子之笔端写忠臣之
襟抱在今行古既为儒室之宗忧国如家固是德门
卷十九 第 10a 页
之事天有耳而必当悔祸云无心而亦可销兵一言
自此兴危邦六义于斯归正道则所谓陈平宰社尔
曹何知邓艾画营其志不小永言他日足验前程某
畏影虽迷偷光匪懈既知阅宝直若发蒙唯硕将鹏
举萹章传于异域岂独以伯鱼对荅誇向同声下情
但增感戴钦仰降叹之至续专祗候陈谢
  谢李琯书
某启某今月十日得祗候见太尉渤澥风息蓬莱路
通惭非席上之珍谬作壶中之客伏蒙温颜见煦陋
质增荣凤翼龙鳞终容攀附痴鹰钝犬特许指呼勉
卷十九 第 10b 页
其捡慎之心谕以奖怜之意此皆副使不遗薄艺累
发重言始当独卧北窗如蛙跳井岂料荣趋东閤似
鹤乘轩风云既识于因依冰谷不遑于安处感唯泣
诚止无言伏缘既忝从军难为乞假不获柢候陈谢
  谢元郎中书
某启伏蒙太尉恩慈特赐转职不任欢庆某玄兔微
儒焦螟琐质早因慕善偶获成名尔后客路多愁候
门䁇援麻衣始染于蓝色竹简寻摧其桂香伏自去
年刺谒燕台职叨郑驿皆蒙郎中推心奖念假力荐
扬使孤根无委地之虞短翮有凌云之望今者忽忝
卷十九 第 11a 页
非常之遇深惭不称之讥虽乐从军敢安尸禄且鴳
披隼翼已觉非宜鸡处鹤群固当自责时日已具状
辞让以此未敢祗候陈谢伏蒙恩私特降荣诲奉读
欣抃不任下情
  谢周繁秀才以小山集见示
昨日早谒玄成晚归弊止觉户庭之发光彩闻机案
之散馨香遂因惊讯仆夫果得捧承留示温辞一幅
粲然受盖之规雅什九篇蔚矣患多之思莫不振纪
纲于六义饰冠冕于七言既崇大雅之基实播中和
之响伏以诸从事鸿俦鹄侣凤翥鸾翔集桂苑之名
卷十九 第 11b 页
都占莲池之雅望二十三官即先辈备观周乐深阅
楚材各陈咏之词能展纵横之作笔皆实录机不
虚张始窥八首之前只谓卫多君子终览九华之后
方知鲁出圣人某今所以祷望者翠辇早遇东巡日
环免劳西献二十三官百步穿业一飞冲天姮娥则
迎入桂宫王母则引归蓬岛然后辍胜游于御气展
长策于济时来登郭隗之台坐弄陈琳之笔则乃今
朝丽藻已掩八仙公之名他日宾筵必盈 才子之
数见丘门之请祷待陈榻之解悬某使欲衔壁乞降
抠衣请盖但以志勤词战虽将筑室反耕道拙世涂
卷十九 第 12a 页
仅类杜门却扫未获面申感谢谨专修状启陈云云
  与寿州张常侍书
当今圣天子在上贤丞相在下然而宿德令望而推
者唯我上公暨滑台中令两地而巳初常侍静芟前
弊权握使符我上公以理状闻请为真守帝惟曰俞
后常侍抚安郡俗振肃兵威大元师以雄才荐请贰
前驱帝亦唯曰俞是得弄印分荣剖符行化踰月报
政尽活疲氓实谓寿之人永居寿域矣则乃常侍遇
贤丞相之知入圣天子之用乃武乃文多才多艺固
以播在四海某岂敢一二而谈咏也今所祷硕者碧
卷十九 第 12b 页
幢红旆高引前 相幕将坛别张胜地谓予不信神
之听之
 贺楚州张义府尚书
国家自兵兴已来爵赏既多官荣甚峻然而常恐授
受之未能宜称尽善尽美固当有待今则尚书以累
世勋望以数年战功始假使符旋迎真命某将趋清
德获听好音欣抃之来雀跃而已则非独喜尚书展
龚黄之美政实乃贺圣天子之得良二千石也伏惟
云云
  与假牧书
卷十九 第 13a 页
伏以近日俗尚书题言矜赞祝苟非全德多是愧辞
某执性近愚处身斯直以目所睹以耳所聆方敢咏
歌固无謟笑某自达仁境如归故乡见百姓之安则
知三军之乐也见乡闾之泰则知郡邑之肃也若非
常侍宽猛相济恩威并行则何以至村落之居室家
相庆自近及远嬉嬉然喜遇慈父然则政成一境名
达九重即计冠耸丰貂旟翻建隼荣膺真拜大洽群
情某每听讴谣深增祷祝伏惟照察谨状
桂苑笔耕集卷之十九
卷十九 第 13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