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薮-唐-皮日休卷八

卷八 第 1a 页
皮日休文集卷第八 文薮
  杂著
   正尸祭
   读韩诗外传
   题叔孙通传
   题后魏释老志
   题安昌侯传
   赵女传
   何武传
卷八 第 1b 页
   鄙孝议上篇
   鄙孝议下篇
   内辩
    正尸祭
 圣人知生足其事事之知死不足其思制之生象
 其死穷其思也尸象其生极其敬也夫礼者足以
 守不以加加则弊足以加不以阙阙则怠足以阙
 不以废废则乱故祀享立尸于庙王则迎有拜有
 酳尸有酢所以立象生之敬也今视唐礼皇帝神
卷八 第 2a 页
 降而拜象乎妥尸受福于神象乎酢尸呜呼唐有
 天下化乎三百年其礼典赫然可以蠛汉蠓魏岂
 不能守周孔礼制哉故曰不以加加则弊礼无匜
 盥之文汉魏以来加之是也以加不以阙者周官
 射人祭祀则赞射牲王亲射也自汉魏以来为以
 毛血为荐是也足以阙不以废古者屈到嗜艾屈
 建荐之谓乎非礼梁氏祀以蔬食是也呜呼读汉
 魏及梁书代无其人忍使其礼弊怠废阙相接至
 此耶岂天然之使俟吾唐之人补其逸典哉是宗
卷八 第 2b 页
 庙祭尸不当废也矣
   读韩诗外传
 韩诗外传曰韶用干戚非至乐也舜兼二女非达
 理也封黄帝之子十九非法义也往田号泣未尽
 命也日休曰甚哉韩诗之文悖夫大教夫尧舜之
 世但务以道化天下天下嘻嘻如一家室其化虽
 至其制未备岂可罪以越礼哉如以韶用干戚非
 至乐则颛顼之八风高辛之六筮不可作矣如以
 舜兼二女非达礼也则尧之世其礼未定不当贵
卷八 第 3a 页
 也又宜矣以封黄帝之子非法义也则丹朱商君
 无封邑是庶人也传曰贤者子孙必有土又曰公
 侯之子孙必复其始夫贤者与公侯其子孙尚不
 废况有熊氏道冠于五帝化施于千世哉如有往
 田号泣未尽命也则舜之孝道匪天也其谁知之
 不号泣则吾恐舜之命不及于尧用呜呼韩氏之
 书抑百家崇吾道至矣夫是者吾将阙然
    题叔孙通传
 古之所谓礼不相袭乐不相沿者何哉非乎彼圣
卷八 第 3b 页
 人也此圣人也不相袭者角其功利之深浅尔不
 相沿者明其文武之优劣尔故三王迭作五帝更
 制夏殷易置文武递述其礼文昭昭然若两曜争
 明百川之注溃者矣然犹周公刋之仲尼正之以
 周公之才之美谓后世无其人乎乃有仲尼仲尼
 之后迄今望其道如颜闵文如游夏者鲜矣况圣
 人哉是后之制礼作乐宜取周书孔策为摽准也
 汉氏受命礼坏文毁时无圣人苟措其仪立其礼
 不沿袭于圣制者妄也夫国之大祭不过乎郊祀
卷八 第 4a 页
 宗庙也汉之既命其郊止于五畤之祀者礼不曰
 兆五帝之郊者乎止于昭灵之园者礼不曰天子
 七庙者乎而叔孙生不为之正郊祀立宗庙去秦
 时之非制议昭灵之非礼汲汲于朝会之仪俾汉
 天子为高祖身不得郊见享不及七庙噫生其制
 物刋厥式非不摽准于圣人乎将以汉新去水火
 方弭兵械为改作乎将不明坛蝉之位禘祫之仪
 者乎若然者汤伐桀周伐纣其制可知也呜呼不
 明于古制乐通于时变君子不由也其叔孙生之
卷八 第 4b 页
 谓矣
   题后魏释老志
 魏收为后魏书大夸西域氏之教以为汉获休屠
 王金人乃释氏之渐也秦始皇聚天下兵铸金人
 十二于咸阳汉复置之岂可复为释氏哉夫仲尼
 脩春秋君有僣乎号者皆削爵为子况戎狄之道
 不能少抑其说耶孟子曰能以言拒杨墨者远矣
 不能以言抑者收也亦圣徒之罪人矣谓史必直
 欤则春秋为贤者讳之为尊者讳之笔削与夺在
卷八 第 5a 页
 手则收之为是媚于伪齐之君耶不然何不经之
 如是
    题安昌侯传
 安昌侯禹见时变异若上体不安常择日洁齐露
 蓍于星宿正衣冠筮得吉卦则献其占如有不吉
 禹为感动日休读汉史至是未尝不为之动心因
 书曰夫宰相之节以已道辅上天地平则致于君
 夷狄服则致于君风教行则致于君苟天地有灾
 则归于已兵戈屡动则归于已此真太宰辅之职
卷八 第 5b 页
 也禹也为汉名相居师傅之尊处辅导之位见灾
 异屡发上不能匡于君下不能称其职孜孜于小
 筮为事斯不足以为贤相之业也呜呼当汉帝之
 重禹禹之有言如师训门人未有门人可违师之
 旨也依违在位竟无所发诚伊周之罪人也大凡
 国有灾异 穰占筮之事自有司存占人大祝之
 官为宰相者当提大政之纲振百司之领握天下
 之枢而已不空以处斯位也以直论之近乎佞以
 诚论之近乎伪为宰相其名儒之耻耶呜呼汉之
卷八 第 6a 页
 尊禹崇师道也禹若此者即非崇师道之过矣
    赵女传
 赵氏女山阳之盐山人其父贸盐出其息不纳有
 司赋官捕得法当死簿伏就刑有日矣赵氏女求
 见盐铁官泣愬于庭曰某七岁而母亡蒙父私盗
 官利衣食某身为生厚矣今父罪根露某当随坐
 法若不可官能原乎原之不能请随坐之法官清
 河崔㩀义之因为减死论赵氏大泣曰某之身前
 则父所育今则官所赐愿去发学释氏以报官德
卷八 第 6b 页
 自以女子之言难信因出利刃于怀立截其耳以
 盟必然崔益义之竟全其父命赵氏恃父刑疾愈
 因诀归浮屠氏舍日休曰古之救危拯祸必先示
 信至夫家全国完则随而乖其盟如赵氏一乳臭
 女子耳继死请父命孝也自刑以盟言信也秉孝
 植信高蹈于世洁乎瑾瑜不足为其贞芬乎茝兰
 不足为其秀与夫救危拯祸者远矣今之士见难
 不立其节见安不偿其信者其赵女之刑人乎噫
 后之修女史者幸无妄耶
卷八 第 7a 页
    何武传
 何武者寿之骁卒也故为步卒将戍邻霍岳(生/岳)
 荈有负其贩者多强暴民不便必愬于将武之至
 矣责其强暴者尽擒而械之俟簿圆将申寿守请
 杀之强暴之党惧且死乃诬愬武于寿守且曰不
 顺守命擅生杀于外寿之守严悍不可犯苟闻不
 便于民虽剧寮贵吏皆得辱杀之至是闻武罪如
 乳虎遇触怒蝮遭伤其将害也可知乃命劲卒将
 命拲武至府武已知理可申不奈守严悍必当受
卷八 第 7b 页
 枉乃乐而俟死矣至则守怒而责武以其过武善
 媚对又肢体魁然乃投石状枉之事守雅爱是类
 翻然释之黜其职一级武曰吾今日不归地下真
 守之赐也请得以命报居未久寿之指邑曰枞阳
 野寇四起其邑将危武请守曰此真毕命之秋守
 壮之复其故职奉命为贰将领偏师自间道入枞
 阳不意伏盗发于丛翳间兵尽骇逃武独斗死日
 休曰武之受谤不当其刑况其死乎如非武心者
 纵免死其心不能无愤也况感分用命哉呜呼古
卷八 第 8a 页
 之事上遇谤当职遭辱苟其君免之必以愤报破
 家亡国者可胜道哉春秋弑君三十六其中未必
 不由是而致者也武一卒也独有是心呜呼古之
 士事上当职苟遇谤遭辱无是心者吾又不知武
 一卒也
    鄙孝议上篇
 有天地来言乎孝者大曰舜小曰参舜承顺父母
 之道无不为也虽俾食于亵器寝于厕窦犹将顺
 之况夫修廪浚井哉然犹避乎大杖也虽尝以小
卷八 第 8b 页
 杖为顺则舜脩廪可也浚井可也设死于大杖谁
 养瞽叟哉参承顺父母之道无不至也锄瓜伤根
 曾晰杖之几至于死是以仲尼不以为孝也何哉
 有参则晰安无参则晰孤参顺锄瓜之罪设死于
 杖谁顺夫晰哉夫以二孝之不受重责恐夫糜骨
 节隳肢体有辱于先人也岂有操其刃剸已肉以
 为孝哉夫人之身者父母之遗体也剸已之肉由
 父母之肉也言一不顺色一不怡情尚以为不孝
 况剸父母之肉哉故乐正子春伤足不下堂汉景
卷八 第 9a 页
 不吮孝文之痈二贤卒成大孝犹伤足不下堂吮
 痈有难色何者伤已之足伤父母之足也吮父之
 痈吮已之㿈也伤之者不敬吮之者过喋是以圣
 贤不为也今之愚民谓已肉可以愈父母之病必
 剸而饲之大者邀县官之赏小者市乡党之誉讹
 风习习扇成厥俗通儒不以言执政不以禁昔墨
 氏摩顶至踵断指存胫谓之兼爱今之愚民如是
 其兼爱邪设使虞舜糜骨节曾参隳肢体乐正子
 春伤足不忧汉景吮痈无难今之有是者吾犹以
卷八 第 9b 页
 为不可况无是理哉或执事者严令以禁之则天
 下之民保其身皆父母之身也欲民为不孝也难
 矣哉
    鄙孝议下篇
 人之心也仁者孝有馀凶者暴不足故圣人之制
 礼非所以惩其不足抑亦戒其馀由是节之以哀
 戚定之以封域制之以斩衰仁者之丧满其哀也
 不足于心而不能有馀于礼凶者之丧满其怠也
 有馀于心而不能不足于礼此由民之心必有嗜
卷八 第 10a 页
 欲必知饥渴自开辟而至于今未能改也鲁人有
 朝祥而暮歌者子路笑之夫子曰由尔责于人终无
 已夫三年之丧亦以久矣又孔子既合葬于防曰
 吾闻之古也墓而不坟今丘东西南北之人也不
 可以弗识矣于是封之崇四尺孔子先反门人后
 雨甚至孔子问焉曰尔来何迟也曰防墓崩孔子
 不应三以其三言之自以非礼不闻也孔子泫然
 流涕曰吾闻之古不修墓以三年之丧天下之通
 制也古不修墓圣人之格言也以朝祥而暮歌圣
卷八 第 10b 页
 人尚不笑之以经雨而防墓崩圣人尚泣而怪之
 况庐之于其侧朝夕而哭哉故合葬于防孔子先
 反者尚修虞事也今之愚民既葬不掩谓乎不忍
 也既掩不虞谓乎庐墓也伤者必过毁甚者必越
 礼上者要天子之旌表次者受诸侯之褒赞自汉
 魏以降厥风逾甚愚民蚩蚩过毁者谓得仪越礼
 者谓大孝奸者凭之以避征徭伪者扇之以收名
 誉所在之州鄙砻石峨然问所从来曰有至孝也
 庐墓三年孝感至瑞郡守闻于天子天子为之旌
卷八 第 11a 页
 表焉呜呼夫古之庐墓至畜妻子于宅兆之前其
 波流弊至今亵嫚焉有守正者虽大孝不录为非
 者虽小道必旌则圣人之制后何法焉或曰子贡
 居于夫子墓侧六年乃去非庐墓之自邪曰子贡
 之罪大矣口受圣人之言身违圣人之礼嘻甚矣
 夫子曰事师无犯无隐左右就养无方服勤至死
 心丧三年又曰师吾哭诸寝是师之丧也心丧止
 于三年哭泣至于寝室未有倍其年而哭于墓者
 斯子贡之罪也今执事者见愚民之有是者宜责
卷八 第 11b 页
 而不贡鄙而不旌则民必依礼而行矣苟若是则
 隳教之风息毁制之道壅传曰辛有适伊川见被
 发而祭于野者今之有是被发而哭于野者几何
 不为戎之于宅兆乎有心于是道者得斯说而存
 之禁之可也令之可也
    内辩
 日休自布衣受九江之荐与计偕寓止永崇里居
 浃旬有来候者曰子几退于有司几孰于执事其
 誉与名晔晔于京师矣致是也者孰自曰偶与计
卷八 第 12a 页
 偕者曾未识咸阳城阙所贽者未及卿相之门所
 趋者未入势利之地其誉与名反不知其自矣曰
 闻子受今小司徒河东公知素矣公当时之望溟
 渤于文场嵩华于朝右子之上第不足凭他门曰
 公之为前达接后进今人之中古人也愚欲自知
 其道干之以其文以名臣之威绌贱士之礼其为
 知大矣所谓干之以其道知之亦以其道遇其人
 则宣之于口不遇其人则贮之于心非佞传媚说
 者也或曰不怿而退居一日又有来者曰喋喋之
卷八 第 12b 页
 人谓子赖其知欲一举于有司信哉曰于戏圣天
 子之世文教如膏雨儒风如扶摇草茅之士得以
 达市井之子可以进名场大辟豁若广路千百人
 各负累能时执事各立用誉如日休之才处于场
 中若放鲲鲕于东溟逐獐麛于五岳于小入大以
 微混众其汩汨没没昭然可知矣岂能一举于有
 司哉或练穷物态晓尽时机一二十举于有司傥
 处之下列行其道也上可以布大知下可以存禄
 利而已矣曰若能者谤欤子宜默处梁上第防其
卷八 第 13a 页
 萌曰大圣者不过周孔然犹管蔡谤于前叔孙毁
 于后何由处势而然亦由登高者必望临深者必
 窥矣诗曰谗言罔极交乱四国夫四国且乱况一
 士哉虽然敢不防其萌呜呼防而免者人欤防而
 不免者天欤
卷八 第 13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