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持正集-唐-皇甫湜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皇甫持正文集卷第三
  策
     制策一道
皇帝若曰盖闻昔之令王体上圣之姿御大宁之时犹
惧理之未至也求贤以致用犹惧动之不中也咨諌以
闻过矧惟寡昧膺受多福思负荷之重惊风波之虞求
贤咨諌岂敢怠忽至若穷神知化以盛其德经武纬文
以大其业考古会极通教化之源明目达聪周视听之
表斯夙夜之所至也子大夫何以匡建而致之乎自中
代以还求理者继作皆意甚砥砺而效难彰明莫不欲
还朴厚而浇风常扇莫不欲遵俭约而侈物常贵莫不
欲远小人而巧䛕常进莫不欲近庄士而忠直常疏莫
卷三 第 1b 页
不欲勉人于义而廉隅常不脩莫不欲禁人为非而抵
冒常不息其所谬盩岂无根源爰自近岁仍敷大泽霜
露所坠沾濡必同涤瑕秽以导人心省徭役以礼物力
蠲田租以厚农室葺国学以振儒风督废职以振维纲
备众官以序贤俊庶继先志臻于治平而改行者未闻
输劳者未艾农者无以免艰食学者无以通微言玄事
之绩未纪于庶工乏才之叹未辍于终食蠹于法者无
不去而法未修明切于政者无不行而政未光大岂丕
变其俗道广而难济乎岂不得其门事繁而愈失乎伫
闻嘉言无或隐讳周之受田有经制汉之名田有恒数
今疆畛相接半为豪家流庸无依率是编户本于交易
焉夺富以卑贫将欲因循岂损多而益少酌于中道其
卷三 第 2a 页
术如何取人唯其行不必文采命官唯其才不必资考
然则行非造次而备察才非错综而遍知不必文采为
轻重而事可进退不以资考为程准而吏有条贯适变
矫枉渴于良规何方可以序六气来百祥何施可以寿
群生仁众姓徵于前训而有据设于当代而易从勿猥
勿并以称朕意
臣对曰臣伏见陛下徵天下之士亲策于庭求贤思理
亦云至矣然臣未知将为虚策乎将以求其实效乎以
为虚策则后之缙绅者观书于太史氏曰天子之忧人
如此徵贤良方正直言极諌之士亲理而问之斯亦足
以为名矣若以得人为务社稷之计为心则不宜待之
如是也夫王者其道如天其威如神以聘问先之以礼
卷三 第 2b 页
皃接之造膝而言虚心以受犹恐惧殒越而不得尽其
怀况乎坐之阶庭试以文字拳曲俯偻丞问而上对乎
且天下之事难一二以疏举臣所当言又有非臣下所
宜闻知清问所不说又郁而不得发彊附之于篇考视
者必以为馀烦又摈而不得通矣陛下惜一赐臣容足
之地于冕旒之前使得熟数之乎采而行之无用则罢
之何损于明也然臣不敢有望于是谨旁缘圣问粗竭
愚瞽傥陛下怜察其志而宽其诛赐之异日之间而卒
其说则覆照之下形气之坐孰不幸甚制策曰盖闻昔
之令王体上圣之姿御大宁之时犹惧理之未至也求
贤以致用犹惧动之不中也咨諌以闻过矧唯寡昧膺
受多福思负荷之重惊风波之虞求贤咨諌岂敢怠忽
卷三 第 3a 页
至若穷神知化以盛其德经武纬文以大其业考古会
极通教化之源明目达聪周视听之表斯夙夜之所至
子大夫将何以匡建而致之乎此陛下之忧勤切至也
臣闻尧舜有天下为己忧而未以位为乐也臣又闻百
事之成也必在敬之其失也必在慢之今陛下念前王
之戒而不敢怠忽思为国之经而不忘夙夜求贤咨諌
延及微贱臣有以见尧舜之心矣夫法天地之道以施
政顺阴阳之和以育物事无不序动无不时此穷神知
化之盛德也武 以止杀禁暴则兵宜戢文以经邦制
明则化必行此经武纬文之大业也崇礼而明义好士
而专儒斥魏晋已降衰末之法稽周汉以前盛明之礼
斯考古会极之方也任贤而勿贰招諌而必行屏近习
卷三 第 3b 页
之纤佞进周行之骨鲠斯达聪之道也抑臣又闻先王
所以不视而明不听而聪枝斯负之断非僻之绪其道
易知也盖左右仆御唯正之供必有足信者必有知礼
者出使足以尽情伪居常足以助听览左右之臣既如
是矣而口与公卿大夫讲论政事吏书其学官箴其阙
以至于百工庶人莫不諌而谤焉济济多士为之股肱
﨣﨣武夫为之爪牙兹以永有天下也今宰相之进见
亦有数侍从之臣皆失其职百执事奉朝请以退而律
且有议及乘舆之诛未知为陛下出纳喉舌者为谁乎
为陛下爪牙者为谁乎日夕侍从㞐从游豫论臣下之
是非赏罚之臧否者复何人也股肱不得而接何疾如
之瓜牙不足以卫其危甚矣夫裔夷亏残之微偏险之
卷三 第 4a 页
徒皂隶之职岂可使之掌王命握兵柄内膺腹心之寄
外当耳目之任乎此壮夫义士所以寒心销志泣愤而
不能巳也诚能复周之旧典去汉之末祸还諌官史官
侍臣之职使之左右前后日延宰相与论义理有位于
朝者咸引而进之温其色以安其意久其对以尽其词
可采者必行有犯者无罪王之爪士宜择公卿大臣总
统而分理之则理不足平刑不足措人不足和财不足
礼蛮夷戎狄不足臣休徵嘉瑞不足致矣又何虑乎视
听之表有所不同乎制策曰自中代巳还求理者继作
皆意甚砥砺而效难章明莫不欲还朴厚而浇风常扇
莫不欲遵俭约而侈物常贵莫不欲远小人而巧䛕常
进莫不欲近庄士而忠直常疏莫不欲勉人于义而廉
卷三 第 4b 页
隅常不修莫不欲禁人为非而抵冒常不息其所谬盩
岂无根源者臣闻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王者之
诏也故人不从上之令而从其所行夫上古之君躬率
以政轨度其信恕巳及物自诚而明此其所以其化如
神天下如截也中代巳还则异乎此至诚不著而欲任
法以防人忠恕不行而欲纵身以检物虽励其意而事
实不符此其所以有其意而无其效也夫欲人之朴厚
而不先之以少私寡欲无为至诚所以浇风常扇也欲
人之俭约而不率之以卑宫菲食沉珠贵榖所以侈物
常贵也欲远小人而好悦耳之言所以巧䛕常进也欲
近庄士而恶咈口之虑所以忠直常疏也欲勉人于义
而贪浊在位(以/所)廉隅常不修也欲禁人为非而法制不
卷三 第 5a 页
一所以抵冒常不息也则谬盩之本其在兹乎陛下诚
能一皆反之其效可立彰明矣制策曰爰自近岁仍敷
大泽霜露所坠沾濡必同涤瑕秽以导人心省繇役以
礼物力蠲田租以厚农室葺国学以振儒风督废职以
补纲维备众官以序贤俊庶继先志臻于治平而攺行
者未闻输劳者未艾农者无以免艰食学者无以通微
言立事之绩未纪于庶工乏才之难未辍于终食蠹于
法者无不去而法未修明切于政者无不行而政未光
大岂丕变其俗道广而难济乎岂不得其门事繁而愈
失乎伫闻嘉言无或隐讳者臣以陛下涤瑕秽而攺行
未闻正言不自其本故也夫欲人之攺行率德在明赏
罚不在涤瑕秽也故赏当善罚当恶天下晓然逃恶而
卷三 第 5b 页
趍善矣赏当功罚当罪天下耸然远罪而起功则人自
为理而上无为矣此舜之所以利天下也夫赏罚者报
也赏之失称罚之不当咎孰甚焉㐲见兵兴巳来开权
宜之道行苟且之政台省之官王公之爵溢于州郡遍
于舆台将帅之臣借绯紫于使令定官员而奏请名器
轻于土芥操柄擅于爪牙此其所以赏人而人不劝也
州县之断狱月以千数连年累纪未闻有一疑狱而决
于朝者未闻有一屈人而诉于阙者岂天下长吏尽如
皋陶哉律令格式具而不遵乡县州府各自为制所怒
则专杀为常臆断则自生愚意且欲人知所避而能自
达不其难乎况乎赋役之不恒衣食之不足尚不惧死
焉能避罪此其所以罚人而人不沮也赏之不劝罚之
卷三 第 6a 页
不沮欲人攺行其或难焉虽涤其瑕秽惠奸货法而已
又何为也伏惟陛下慎用赏赏必当功则天下之善劝
矣慎用刑刑必当罚则天下之罪沮矣择人而任之则
僣滥不作当人而散则廉耻自生如是则所攺其行无
所涤其瑕矣又何足忧之陛下省徭役而输劳者未艾
小惠未遍而有司长吏或壅而未尽承故也若陛下嘉
而俯察之则物力何惧乎不礼劳者何忧乎未艾陛下
蠲田租以厚农室而人犹艰食者生者犹少而费者犹
多故也商乘坚而厌肥工执轻而仰给兵横行而厚禄
僧道无为而取资劳苦顿悴终岁矻矻礗刑死而为农
者亦愚亦少矣况乎两税不均失变通救弊之法百端
横赋随长吏自为之政乎若均工商老释之劳逸轻田
卷三 第 6b 页
野布帛之征税蠲横暴之赋减镇防之兵则耕者如云
积若山矣臣请再为陛下精言之夫贱珍奇之货斥雕
琢之徭则工商之道自息矣黜异端之学使法不乱而
教不烦则释老之流当屏矣且天下所以蕙蕙然者岂
非以兵乎使税之厚人之屈而不可蠲复者岂非以商
乎今昆夷未平边备未去中夏或虞镇防未可罢若就
其功则莫若减练之也今之将帅胜任而知兵者亦寡
巳怙众以固权位行贿以结恩泽因循卤莽保持富贵
而已岂暇教训以时服习其事乎今若特加申令使之
教阅简拳勇秀出之材去屠沽负贩之党则十分之事
可省其五矣夫多而无用曷若少而必精乎又若州府
虚张名籍妄求供亿尽设其给以礼其稔今若核其名
卷三 第 7a 页
实糺以文法则五分又省其二矣夫众之虚曷若寡之
实乎一则以强兵一则以宽赋若江淮州郡远寇戎属
清平自非具使令备仪注者一切可罢以其经费代征
徭荡逋悬然后慎泽长吏曲加绥抚不四三年而家给
人和则横暴不作赋敛自均至理而升平矣尚何虞于
人犹艰食乎陛下葺国以振儒风而微言犹郁者盖其
所由干禄而得仕者以章句记读而不由义理故也若
变其法则可以除其弊矣陛下督废职以补维纲而立
事之绩未纪于庶工者实有司之罪也今职备而不举
法具而不行諌诤之臣备员不闻直声殚察之臣塞路
未尝直指公卿大夫则偷合苟容持禄养交为亲戚计
迁除领簿籍而已兴利之臣专以聚敛计数为务共理
卷三 第 7b 页
之吏专以附上剥下为功习而为常渐以成俗标异而
圭角者悔吝立及和光而淫泥者富贵立须虽陛下焦
劳听明如此之切至将何益焉伏请下明诏为画一之
法使居是官理是人奉是法者必有名绩然后许迁择
考功之殿最无敢阿比而于刑司则能者月进不能者
日退而庶工立事之绩将褒扬纪述之不暇矣陛下备
众官以序贤俊而乏才之叹未辍于终食由在上者迁
之太亟在下者刻之太深故也古之取人也拔十得五
犹以为多曲轮直桶各适于用今则不然举于礼部则
曰幽昧者凡陋而不可采选于吏部则曰声名者虚浮
而不可用工文者则惧华而不实敦质者则惧朴而寡
能冠盖之族则以为因依微贱之人则以为幽险上求
卷三 第 8a 页
之愈切下损之弥细夫士何负于有司而乃蹇顿之抑
刻之如是哉才能如积郁枊在下一朝阙将相之职卿
大夫之官不得则曰岳不降神时之乏人于是循环或
一时超拜或再岁四迁以是为适当然耳是仕进之门
常阖而天子之官天子之权当途者五六人迭居持之
而已以陛下之明圣夫岂不欲国之得人乎以宰相之
公忠夫岂不欲人之足用乎盖从来已久因循如是耳
伏惟陛下申敕朝廷州府令每岁各举所知礼部于计
阶常选之中访察推择得其人则待以不次位遇以非
常恩不得其人则必行殿罚以惩踰滥则周之以宁舜
之可封坐而致矣乏才之叹何有于圣朝哉陛下谓蠹
于法者无不去而法未修明切于政者无不行而政未
卷三 第 8b 页
光大者由有司长吏不得其人也舍人务政虽勤何益
臣伏见赦令节文周备纤悉空文虚声溢于视听而实
功惠未有分寸及于苍生圣德不宣王泽不流虽陛下
窹寐思理宰相忧勤奉职又何为也夫将直其枝必正
其根朝廷乃根也州郡乃枝也今朝廷之号令有朝出
而夕改者矣主司之法式有昨破而今行者矣伏惟陛
下正纲以张万目澄源以清万派则四方大幸矣由是
言之非道广而难济事繁而愈失乎实承诏将事者之
罪耳制策曰周之受田有经制汉之名田有恒数今疆
畛相接半为豪家流庸无依率是编户本于交易焉夺
富而卑贫将欲因循岂损多而益寡酌于中道其术如
何者臣闻古之道不可变也古之法不必行也夏之桀
卷三 第 9a 页
殷之纣周之幽厉井田法非亡也而天下大乱我太宗
玄宗井田法非脩也而天下大理矣贞观开元之际不
受田而均不名田而赡者朝廷正法令行一人之冤得
以闻一吏之犯得以诛由此致也是政之举化之成则
田自均人自赡而天下陶然化矣岂待曲吏而事为乎
与贞观开元非异时也法苟未行人苟失职徒易其制
更其业扰人怨而已耳制策曰取人唯其行不必文采
命官唯其才不必资考然则行非造次而备察才非错
综而遍知不以文采为重轻而士可进退不必资考为
程准而吏有条贯适变矫枉渴于良规者今之取士以
文字记读为法其素履实行则无门而知使由文字而
进者往往犯奸赃为枭镜以成其弊也乾元以还版籍
卷三 第 9b 页
斯坏所在游寄莫知从来伏惟敕天下人士未归者一
皆复贯愿留者则令著籍致卿校县学州庠以教训其
子弟长育其志自乡升之县自县升之州自州升之礼
部公乡子养长于京辇者则使之必由太学然后登有
司如是弱其壮老发言举能而用诚取人之急务伏惟
陛下裁之若资考之限其章句之庸才资荫之常调者
旧贯贤能之士则行臣向者之谋从有司长吏之举其
赏必有罚焉可也制策曰何方可以序六气来百祥何
施可以寿群生仁众性徵于前训而有据设于当代而
易从勿猥勿并以称朕意者臣闻古者山林薮泽皆有
时禁动作之为无差月令则六气以序百祥以来而怀
生之类莫不跻仁寿之域矣今舍此而不务获胎毁卯
卷三 第 10a 页
伤仁挠和而奉胡夷之法以正月五月九月断天下之
屠欲蕃物产而祈福祐斯亦无谓矣伏惟陛下动遵月
令前训可据之文也事稽时禁当代易从之道也施之
而不巳报之而不恒则帝皇之美惭于今日矣臣谨对
皇甫持正文集卷第三
卷三 第 10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