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春堂集-明-邵宝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a 页 WYG1258-0629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容春堂续集卷十四    明 邵宝 撰
   传(四首/)行状(二首/)(二首/)
  传
   白中丞传
公讳圻字辅之自号敬斋常之武进人太子太保康敏
公第二子也其世具康敏公传母一品夫人蒋氏公生
颖敏过人年十八以诗经举于乡十九第进士观政户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b 页 WYG1258-0629b.png
部请告归娶授南京户部主事所莅称治三载考最未
几升南京刑部员外郎夙夜治刑书听断明慎寻进郎
中以疾告归久之改户部郎中奉敕督运有声于漕于
是康敏公致政矣便道获侍疾比卒亲侍敛焉起补工
部都水郎中寻迁浙江布政司参议分守浙东诸郡有
希权贵意请开处州诸银穴者公从镇巡往视具列利
害议岁输代课以息寇敚公私称便金衢二郡饥且疫
公举诸荒政乐清豪徐总纪谋杀人久不服上命给事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a 页 WYG1258-0630a.png
中御史来治公与按察副使彭济物讯得其情遂寘之
法安吉知州廖纪为豪右诬赃罪听者率避嫌弗为辨
公曰知善良而不之扶若公道何即详谳白之日本使
有自鄞以去者鄞人将奏留焉公验无奸听逸去温金
二郡多伪吏蠹政公黜三百馀人长兴有重税田八百
馀顷洪武间冲于洚水遗税病民公请去之杭郡大饥
公再举诸荒政宁绍台三郡大疫公药病敛丧尤加之
意升福建左参政仙游汀漳诸县寇起民悉奔窜公适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b 页 WYG1258-0630b.png
病疟即舆而往率民兵追之至大田驿相距二十馀日
会镇东福清官军至合追至宏路驿贼渐散去既而贼
围武平公复画策防禦督共饷不绝贼遂远遁民则安
堵琉球贡舶至以风故违所公验逸之如鄞故曰柔远
道当如是泉州倅纵墨而抗于分司蔓起大狱历数年
不决公详阅而折之转右布政使寻转山东左布政使
时秋大灾公通三十县轻重其徵中监某致香于泰山
因要重贿公婉谢不应贼初平恤残旌烈诸政公举之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3a 页 WYG1258-0630c.png
亟鲁王当袭封未有适立公与议焉论者称允迁应天
府尹睹郡学礼殿坏首修之师生廪久缺为之措补招
复流民凡千馀户申康敏公丞府时所定义役法仍条
上不敢擅者七事皆切时弊擢右副都御史敕总督南
京诸仓场公简率官职唯谨又以京储日匮而吴楚诸
郡兵荒不继请议节革冗耗劾坐军职不法者三十九
人管屯官病军甚又劾坐若干人千户郑僖王忠挟势
强支殴监仓主事王瑞之且诬致重罪公疏白其枉蔽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3b 页 WYG1258-0630d.png
罪僖忠于是太夫人寿八十乞侍养不许乃迎致台馆
集公卿为寿盖出莅官政入视寝膳者一年太夫人思
归因疏乞休致不许太夫人归以疾终公号恸奔归乃
敛既而追思成疾卒年五十二配何氏累封至淑人子
二长说次谊皆县学生所著有奏议集东巡纪兴诗各
若干卷邵宝氏曰昔人谓年少登高科为不幸信斯言
也宜莫如吾白公然公自筮仕至佐都台凡三十馀年
职职而举而总储时尤振肃称良宪臣以显荣终则何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4a 页 WYG1258-0631a.png
不幸之有初公以进士请告归娶此著令也疏既入予
问曷日行公曰命未下敢先日乎此其事与汉石庆不
轻对马相类盖公之醇谨夙成如此书曰谦受益公有
之而何不幸之有同年年与公下上者有山海崔锦世
美太原车相进贤皆未官以死昔人之言岂二子谓邪
   郭氏二节母传
泰和郭氏当洪武永乐中有贞节之妇二人萧氏者为
彦清甫妻彦清当元末兵乱与其父德祥甫率众保障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4b 页 WYG1258-0631b.png
乡里入国朝以董赋为千长年若干卒有子三人可权
可行可平皆幼萧氏曰吾事也抚之成立以老事见少
师户部尚书萧公尚约所为寿萱堂记后可权早卒其
妻刘氏生二子长者七岁曰克哲其次曰克咨才三月
刘氏曰吾姑能存诸孤今赖之吾安敢不力二子长有
室有孙若干人亦皆成立曰任者克哲之子也正德戊
辰进士今为大理寺正文而有政尝作显庆之堂今都
御史刘公咸栗为记陈按察文鸣其姻友也又为之叙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5a 页 WYG1258-0631c.png
述云君子曰易坤之六三文言称地道无成有终而以
妇与臣道并言之臣之道不难于常而难于变变而能
恒其德是谓贞臣惟妇亦然是故有贞臣而后能国有
贞妇而后能家郭氏姑妇二贞继延家祚皆可书也吾
闻郭出汾阳忠武王唐季有讳瞿者避黄巢乱始由金
陵徙吉之龙泉乡其八世孙逴又自龙泉徙泰和之千
秋乡游溪里盖世有仕籍至元之世无闻焉要皆束修
自好乡里归重也而德祥甫尤读书乐善称隐君子盖世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5b 页 WYG1258-0631d.png
积之节义久矣二母之贞厥亦有自哉
   邹贞妇钱氏传
贞妇钱氏者无锡钱孟深女也年十九归邑人邹翃时
扬数月时扬病钱左右侍汤药无违夕露祷请身代曰
夫冢子也妇可死夫不可死越二年时扬卒钱年财二
十有一恸而无怨既除丧遂屏华饰弗御亲党有怜其
少者为之重叹钱敛衽谢曰命也退无他言当是时邹
氏方饶于赀钱日处中闺事妇事唯谨纺绩有间则独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6a 页 WYG1258-0632a.png
坐未尝越中庭一步舅姑娣姒下至媵婢皆曰难哉若
人盖至于四十五十犹其初也既而丧明继以衰病卧
床褥数年卒年六十有四先卒数日念时扬祀无主谓
其从子太学生望曰叔氏亡矣在诸子惟汝奈何图之
望曰母吾世母也葬固吾分若夫祭也则从伯氏翃之
子叶也可遂以叶为后君子谓钱知礼无愧古贞妇云
越三年望以叶葬之九曲河之原从时扬兆太仆少卿
吴郡都玄敬铭之二泉邵子曰妇以从一为贞贞之渝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6b 页 WYG1258-0632b.png
也论者一归之寒饿其然哉太史公称蜀寡妇清世有
丹穴以财自卫不见侵犯秦皇帝以为贞妇而客之为
筑女怀清台乌乎节成于志志苟不坚在贫则迫在富
则荡其不克终一也不然太史公何特笔于清也哉吾
闻钱氏事有感焉于是乎书
   和坦齐传
和坦齐周思文养子也周金陵人其先湛为戎州通判
德祐间家尽俘于元兵思文之父泰独以从舅官海南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7a 页 WYG1258-0632c.png
免后卜居无锡治春秋屡荐不起尝愤权奸误宋乃以
忠臣飞芾天祥之姓名思文兄弟三人致景仰焉泰之
名思文亦繇是起义以志敌雠也元季天兵围无锡张
翼率父老谕降莫天祐思文与往和坦齐曰周族丧败
惟我一支存耳此行若不讳如宗祀何儿当代往脱不
还第为我抚二女足矣既天祐降馀党迟疑和坦齐趣之
进遂被杀思文葬且祠之厚抚其女详见王学士达所
为墓志泉史曰当是时翼之义高矣思文与翼同以义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7b 页 WYG1258-0632d.png
望于乡者也其往也死生未可知也不往则谓之曰不
义将焉逃之和坦齐之往知代其死而已而不知免之于
不义也义重于死君子之论也盖和坦齐其取义者矣
  行状
   太子太傅礼部尚书赠少保谥文简毛公行状
    曾祖伯振
     妣张氏
    祖弼累赠资政大夫礼部尚书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8a 页 WYG1258-0633a.png
    妣王氏累赠夫人
   父升累赠资政大夫礼部尚书
    妣范氏累封太宜人累赠夫人
公讳澄字宪清姓毛氏别号白斋晚更三江学者称三
江先生世居苏州府昆山之东隅弘治间割其地为太
仓州遂为州人自考以上继有善闻于乡公生资性明
粹神采秀朗容止端洁行步未尝左右顾七岁善属对
间为诗歌传播人口岁时与诸兄谒姻戚长老或赠以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8b 页 WYG1258-0633b.png
金钱归即弃之曰要此何用吾不欲违其意故携归耳
陈武选恺闻而奇之许妻以甥年十七充太仓卫学生
清苦力学每试有司辄入优等成化丙午中应天乡试
归遂遘疾明年弘治戊申丁父忧哀而尽礼服阕卒业
胄监学思兼进德器聿成所作程文及拟古文凡若干
首皆善体认而词气超脱然意不自满悉取而焚之人
或窃诵一二吴中晚学传以为式癸丑中礼部会试廷
对赐及第第一人授翰林修撰公感激奋励益究心道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9a 页 WYG1258-0633c.png
德之蕴及礼乐名物之故精思实践融会贯通涵养之
久襟怀澹如随所应接务合理道丙辰同考会试得人
为多三载考绩进阶儒林郎赠考如公官封母太安人
妻徐氏安人已未再考称职充大明会典纂修官庚申
二月充经筵展书官是岁八月援例请告送太安人还
乡于是大父寿百岁中朝缙绅为赋咏以彰世德者若
干人有司为建人瑞坊壬戌赴阙癸亥三月会典成进
右春坊右谕德仍兼修撰预修通鉴纂要甲子二月充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9b 页 WYG1258-0633d.png
东宫侍班官八月充东宫讲读官公声音精切义理明
畅时武宗为皇太子进讲称旨入言于孝庙曰今日讲
书毛先生是苏州人说书却真正明白孝庙甚喜方中
秋设宴遂彻以赐乙丑二月充经筵讲官武宗登极推
恩宫僚升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侍读九月赐金厢束
带及上两宫徽号遂加赠考如公官加封母太宜人妻
宜人是年修孝宗实录充纂修官正德丁卯正月闻太
宜人疾请归省不许讣至匍匐归哀动里闬既葬避居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0a 页 WYG1258-0634a.png
北郊未尝一入城府或为郊行从一苍头遇幽胜盘桓
久之与乡人处由由然绝去边幅及干以私则正色却
焉巨室有被诬者当道将奏没其产初求救于公弗许
既而廉其罪不至此邂逅为直之其人报以数百金公
尽却去曰吾公道扶人安能以贿为尔役邪其光明清
介类此岁已巳逆瑾谓会典出内阁意凡所升秩悉夺
之公亦落庶子止馀兼职是秋起复仍官侍读庚午升
侍讲学士八月主顺天乡试九月署国子监事辛未充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0b 页 WYG1258-0634b.png
殿试读卷官寻升学士充日讲官壬申掌院事奉命教
庶吉士君子谓公言动可法不止文字之师甲戌主考
礼部会试寻升吏部右侍郎乙亥升左侍郎尝署选事
人服其公丁丑正月三品一考进阶通议大夫诰赠祖
考皆如公官祖母王及范太宜人徐宜人皆赠淑人荫
子希原为国子生六月升礼部尚书侍经筵戊寅武庙
南巡公倡议谏止疏凡数上期于必还兵部尚书彭公
泽初为左都御史尝奉命制陜西边事时土鲁番侵轶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1a 页 WYG1258-0634c.png
哈密彭公既处分奏行奸宁不悦忌彭者遂文致为罪
将置重典于是有集议之旨公言彭某有功无罪都给
事中王爌石天柱亦如公言彭遂从轻明日王石皆降
外任或嗾宁撼公公弗为动阴伺月馀无所得乃已逆
濠未反时奏欲令抚按诸臣朝服进见有请公奏行者
公据故事条上濠居母丧伪为孝行胁镇巡请旌表公
覆奏引孝经诸侯之孝云云谓今所上与此不同事皆
得罢濠与其党甚怨之公如弗知也己卯春赐大红蟒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1b 页 WYG1258-0634d.png
衣一袭玉带一围先是二品赐玉者三人公与焉左右
不悦公者匿弗予至是驾自西旋将郊公当导驾度弗
能终匿乃始出之庚辰会试充知贡举官五月尚书一
考例有兼职左右有沮之者止加散官赠祖考皆如公
官祖母以下皆夫人逆濠既获武宗驻跸通州朝制宗
室有罪下诸王府议然后告庙行之左右言濠多内应
恐入京生变召文武群臣出会议公正色云前有宸濠
朕自有处置之旨必发书告庙一如旧制不宜在外草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2a 页 WYG1258-0635a.png
草成狱奸彬在列为之吐舌自是法官执奏皆以公言
为据论者谓当是时群奸窃柄且握重兵人人自危而
公议不少沮可以为朝廷重矣明年三月武宗崩慈寿
皇太后有旨往迎今上皇帝入继大统公与使焉既得
命兼程以进比至有议行五拜三叩头礼以见者公曰
今遂如此后当何以加之且将来劝进辞让之礼行乎
废乎上闻而是之赐綵段十表里白金千两下及仆从
皆有赉驾行前后扈从备竭勤诚上每加慰劳既即位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2b 页 WYG1258-0635b.png
复念前劳赐白金綵段各若干又赐罪人家属一人寻
奉旨议兴献王主祀称号公会文武诸大臣议引汉成
帝立定陶共王子为皇太子立楚孝王孙景为定陶王
奉祀共王事云云谓今皇上既以兴献王长子入奉大
统无他兄弟宜别立献王后以主祀事以兴献王亲弟
九人伦序推之宜令益王第二子崇仁王袭封兴王继
献王后奉承祭祀献王长为一国始祖万世不毁称号
则引宋英宗以濮安懿王子继仁宗后程颐所论云云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3a 页 WYG1258-0635c.png
谓今兴献王于孝宗为弟于皇上为本生父亦犹宋濮
安懿王之于仁宗英宗皇上既入嗣大宗宜称孝宗为
皇考改称兴献王为皇叔父兴献大王兴献王妃为皇
叔母兴献大王妃凡遣官祭告兴献王及上笺兴献王
妃皇上俱自称侄皇帝名隆重正统尊崇本生无所不
用其至可以为万世法奏上有旨若曰事体重大其再
会议来奏公又议得兴献王宜令崇仁王暂以本爵奉
祀兼理府事俟山陵事毕及三宫尊号礼成再请会议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3b 页 WYG1258-0635d.png
定夺兴献王称号制皇帝于宗藩尊行止称伯父叔父
自称皇帝而不名今皇上称兴献王曰皇叔父曰大王
又自称名尊崇之典可谓至矣复备录颐文随议以上
有旨若曰还博考前代典礼再会详议务求至当来奏
公复议臣等前所引程颐濮议皇上称兴献王为皇叔
父兴献大王此孔子所谓事之以礼者此外推尊之说
称亲之议则似乎孟子所谓非礼之礼孝子岂忍以加
其亲而忠臣岂忍以导其君哉推尊之非莫详于魏明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4a 页 WYG1258-0636a.png
帝之诏称亲之非莫详于颐之议颐议前已录上兹录
明帝诏文并乞赐览有旨再议复议得先王制礼本乎
人情人无子以兄弟之子为之后为之后者谓其所后
曰父而所生曰伯叔父此皆人情之所安也人情安则
天理得矣臣等不敢以他说进奏上诏还再议既而内
阁亦奏如公言有诏卿等委曲折中为朕申笃孝之情
云云公疏犹云礼可以义求而情不可以言尽仰体圣
心揆量事体使协乎情而无悖于义密勿谋猷腹心忠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4b 页 WYG1258-0636b.png
爱非臣等有司所敢专得旨有考据精详议处停当之
语继奉慈寿皇太后懿旨称号遂定主祀事寝后有奏
于安陆州立祠祭署设丞二员以戚里子孙为之者公
复据前议执奏事皆详具奏牍是秋吏部尚书缺廷推
首属公公固辞曰人岂不自知吾才岂堪此哉时秉笔
者左侍郎罗公钦顺必欲推公公曰公同年岂不知我
他日偾事公亦与有责且乔司马有何不可乃欲强我
声色俱厉罗公知公意坚遂以乔公首荐公次之闻者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5a 页 WYG1258-0636c.png
嘉其退让山陵事毕再疏乞归俱荷温旨勉留明年春
纂修武宗实录充副总裁每朝罢入史局多所笔削出
理部事日宴始归尊号礼成录迎立功加太子太傅荫
子一人锦衣卫世袭指挥同知五辞不允公亦不敢受
寻奉昭圣皇太后懿旨主选大婚得女子七人其一人
为刘镇抚某女故宦官某族人也故中人多助给事中
底蕴以告公稽武选贴黄而信即具奏上俄有左顺门
议事之旨公意其为此誊贴黄以进其事遂止册礼行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5b 页 WYG1258-0636d.png
公充副使比终事赐绮币者三公素有脾疾及迎驾议
礼精力继疲至秋乃病尝候早朝昏眩移时及兼史事
重以冢妇若孙之丧病遂日侵冬月益甚疏乞骸骨不
允寻命医调治及遣中使问以羊酒蔬米明年正月以
生还乞复不允仍命充会试知贡举官疏三上内阁拟
俞旨进上览之愀然曰此辈老臣方切委任何遽至此
医问如前比四疏知不可起始许之加太子太傅赐敕
给驿遣其属一人护送还乡命有司时加存问月给米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6a 页 WYG1258-0637a.png
四石岁给舆𨽻四人敕有朝苟康复暮即起用之语濒
行又遣中官致宝钞为道里费公感激泣下谢表恳笃
有馀忠焉既而治装出都门会病少间朝绅饯者盈道
人以为疏傅复见行至兴济病作卒于舟中上闻之震
悼辍视朝一日遣官谕祭者九命工部营葬赠少保谥
文简仍以迎扈功荫子一人为中书舍人公少时尝夜
读母夫人遣女婢叩门送膏烛不应伯兄洪自起呼之
乃出虽盛暑家人未尝见其露体简淡寡欲悉以世产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6b 页 WYG1258-0637b.png
让其兄弟上赐金币散诸宗党故旧有差室无姬妾徐
夫人没三年始买一婢及病厚遣归其家公性嗜诗亦
颇喜饮每把酒吟哦不辍伺成章书之意格高古音律
和平闻者耸听疾诵一二过辄火之曰吾以适吾意而
已平生言行无少伪犯而不校遇事正直不以利害少
屈然务韬晦故实浮于名位既通显济物荐贤恒如不
及而未尝自言其人或知而来谢则曰余忘之矣当正
德时士风竞进公独绝口迁叙岁月亦未尝一造要人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7a 页 WYG1258-0637c.png
之门每语其子弟曰莫非命也彼不顺受何为者哉遇
故人过从笑谈终夕或酒酣颓然而卧若不知有世间
事者公在礼部久诸王府陈乞一裁以法上在藩邸顾
独以此知公及奉迎归圣眷遂深方将大用公天下亦
望公朝夕入辅而公归且逝矣配夫人徐氏子男一即
希原女一适南京礼部主事王世芳孙男三与几与立
与恭孙女一许聘金允若曾孙女一与几先公一年卒
公卒癸未四月九日距公生天顺庚辰八月二十二日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7b 页 WYG1258-0637d.png
春秋六十有四希原将以卒之又明年正月一日葬公
于盐铁塘之原合徐夫人兆先期衰绖杖走无锡以状
属宝泣而言曰先公与公道义相知几三十年公先太
夫人之铭先公得状于杨村舟中力疾起诺孰谓越三
日而遂不起乎言讫又泣若谓宝虽在丧有不可辞者
宝违朝省久矣公之事不能备知然希原之情可念也
乃受其手录事实略加次第为状如右以备立言大君
子采而书焉谨状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8a 页 WYG1258-0638a.png
   先母太淑人过氏行状
先母封太淑人过氏无锡黄藻里人宋宗室徐王郡马
孟玉十一世孙其先自宋以来隐德相承至于我外祖
时明翁娶于周泾周氏而生吾母于女行为季年十九
归我先考赠奉直大夫许州知州加通议大夫都察院
右副都御史纯和府君讳溥字惟渊宝生三年先考病
卒盖吾邵之先宋以上谱逸无徵元季我七世祖容春
府君高不仕之义与倪处士元镇为文字交国初五世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8b 页 WYG1258-0638b.png
祖仲容府君始以人材起试职知州以卒高祖叔安府
君从学周正言士衡而与王中书孟端为友能自受益
以资践履士望归之至我曾祖存一府君博洽经史终
身由礼隐然山泽之儒宝犹及见焉其卒也与吾先考
同时于是门祚衰薄母鞠宝惟谨既除丧二年又遭我
祖母杨淑人之丧以宝襄事诸父有利吾产者百方震
凌将夺之节当其肆暴母至携宝匿曾伯祖母王安人
所然不为变既而析产争取金帛泉货母独取存一手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9a 页 WYG1258-0638c.png
校先世遗书千馀卷昌言曰吾冢妇也此书当与吾儿
读之袭而庋之床顶然以爱故尚未令就外傅宝九岁
始延里师俾授句读继遣从经师受学寻游邑庠中应
天乡试试春官不利卒业太学凡数年间母鬻旧产暨
诸服饰共给殆尽宝二十五得进士授许州知州迎母
就养封太宜人历升户部员外郎郎中江西提学按察
副使浙江按察使右布政使湖广左布政使都察院右
副都御史总督漕运母自四十六至七十凡二十五年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19b 页 WYG1258-0638d.png
皆就养时宝以逆瑾属劾平江伯不从矫诏勒致仕家
居越数月起巡抚贵州勉奉母以行至长沙有户部侍
郎之召而还于是母年七十一病衰不能就养再请终
养未许宝至京师数月又请至再许省视抵家三月又
请乃许侍养于是以诏进今号又八年宝进南京礼部
尚书疏辞逾年未报母得中风疾往往而剧吏部以请
得先帝俞旨今上登极上辞疏诏趣起莅事恳辞许之
且命有司以礼存问于是母年八十有一矣宝入致命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0a 页 WYG1258-0639a.png
母病不能起犹加命服于身为叩头状宝惟吾母贞心
保孤壮老安节如一日例以受封不敢请旌先是封太
淑人之诏有矧予风纪之臣上有贞节之母之语至是
继被殊典于诰有光尝请于今致政少傅震泽王公作
贞节碑树之寿藏之左是岁冬十一月病复剧十二月
二日遂终适寝乌乎哀哉宝忆少时每夜读书母必手
女红以相之常谓读书在勤然须节劳无致成疾秀才
家书尚多非力莫能读也故戒勤之意率逾于警惰其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0b 页 WYG1258-0639b.png
迎养在官凡政事若罔闻知曰妇无外事况官事乎朝
夕定省惟以共勤戒之而已在许州奉诏毁淫祠寺观
有为请于母者母曰此朝廷事吾儿不敢废格吾敢阻
遏宝祷雨斋戒母率家众亦素食至旬日不怠曰吾在
官敢独肉乎宝以一年俸米还前官之母之棺价不足
又假诸同官宝重于告母曰此义事也儿第为之我当
节用而已寿日不纳女宾曰此谒阶也虽旧有之吾不
敢踵在江西长婿来迎妇同官谓廨近察院戒减用乐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1a 页 WYG1258-0639c.png
母命彻乐不用宝视学外郡母在廨日惟买一肉一菜
外无一人出入宝归宪使周文化以告且叹曰何太夫
人之清慎也宝以问母母曰宪台之法吾固当为儿守
之在淮镇宝以忤瑾听逮京师母闻之忧惶驰系疾病
几殆比退休归病即日愈大喜无怨既得告而有召命
人或谓母曰太夫人盍行乎母曰吾老矣儿亦多病非
做官时也夷然而罢及初病命启诸箧笥检旧衣分诸
女孙或意母养于官久必有珍奇重货及启皆无之虽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1b 页 WYG1258-0639d.png
宝亦叹吾母之廉也存问礼至邻媪谓母曰母何物报
上母曰天之恩岂物所能报哉惟有叩头而已媪曰母
在床其何能叩母曰吾儿代我叩矣呜呼言犹在耳色
犹在目今而后不可继矣呜呼哀哉母生正统辛酉闰
十一月癸未享年八十有二子男一人即不肖宝娶顾
氏累封淑人女一人殇孙男三人曰德孙曰佛真俱殇
曰一玄母命为宝后者也女孙三人长适义官华珉次
适邑庠生吴汝宪次赘邑庠生秦汶寿藏在惠山绣岭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2a 页 WYG1258-0640a.png
之原去先考墓数百步而近卜以今年癸未冬十月十
日丙午启而葬焉距先考葬五十九年矣念惟体魄久
安不敢议迁爰制衣衾棺而合之宝不天先考背弃太
蚤惟母之恩实兼父道宝不孝无能为养仰荷圣明锡
之晚福又弗克承藉以登上寿踊地号天无所逮及惟
襄事有期所以埋铭树表于墟墓之上者不假大君子
单章片辞以为不朽之地则宝不孝之罪其终何以逭
诸用是抆泪为状仰干于下执事惟少矜其志焉而亟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2b 页 WYG1258-0640b.png
赐之也宝不胜哀苦祈望之至伏纸悲咽不知所云谨

  碑
   通奉大夫福建布政使司左布政使华公神道
   碑铭
正德辛巳冬十二月十二日福建左布政使华公以疾
卒于家先是秋八月公以上初嗣大统奉表朝京师称
贺十一月还过家上冢启行而病三日大病又明年嘉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3a 页 WYG1258-0640c.png
靖癸未春正月十又一日其子琢琭等葬公于分龙之
新阡惟著令神道有碑乃以公诸孙进士子宣所为状
请文于宝按状公讳昶字文光别号梅心更号双梧居
士其先本春秋宋卿族散处四方其居无锡者盖远矣
在南齐有孝子宝者其族之望也宋有曰荣者以仕居
汴至其曾孙原泉当南渡时始复居锡之隆亭胜国时
友闻提领州税璞辟晋冀屯田总管铉为都功德使司
都事皆未显若功德之子幼武乡称栖碧先生先生之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3b 页 WYG1258-0640d.png
子宗靴靴子兴叔叔子宗隆则皆隐而望于乡焉盖自
宗靴徙鹅湖三世而业益盛宗隆之子封户科给事中
听泉翁守庄娶杨孺人而生公实始以文科进封及父
母位至二品盖前此未之有也公性严简卓荦器识凝
重弱冠入邑庠即谓天下无难事敏而力学初讲业于
长史淡成杨先生继闻今致政少傅守溪王公以翰林
编修居忧洞庭山中遂与钱郎中世恩过太湖即其墓
庐而学焉凡二三年文誉益起学亦滋博弘治壬子发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4a 页 WYG1258-0641a.png
解南畿越三年丙辰试礼闱得魁选既赐进士改翰林
庶吉士每阁试辄为大学士宜兴徐公学士四明杨公
所称许然同辈亦不能无忌徐公既致政公当授官得
户科给事中公慨然曰吾于是得言天下事矣会已未
会试主司有起物议者公奋然曰此而不言尚何待乎
遂入劾疏诏付于理乃并逮公言官杨方震林粹夫辈
力为公救而廷议亦多归公孝庙知公直谅而重于国
体既免所劾者官亦迁公南京太仆寺簿去国之日赠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4b 页 WYG1258-0641b.png
言者若干人有拟之唐子方者公至滁阳首去输马踰
期之罚又禁𨽻卒勿薪于琅琊山麓归薪于僧以茗游
客有属吏诡常例以赂公公法而戍之滇南曰吾其以
惩官邪公暇课诸生以经学皆谓得师三载迁寺丞又
三载擢守韶州先是至京师或劝谒执政可得异擢公
谢之比至韶猺杂民居郡境者辈持一器果来谒公谕
之曰我无汝烦汝无我梗汝耕我牛且汝种谷贸易无
汝禁辈受一果遣之欣跃而退有怙终者必置之法诸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5a 页 WYG1258-0641c.png
洞帖服时会府征乐昌檄调韶兵万人与狼兵俱公点
遣如数帕首以赭自殊于狼台司见之叹曰华某文吏
不虞其知武如此诸生讲课一如在滁时科目久虚至
是乃有人焉人归公功岁久旱公祷而雨君子谓其祝
文有古文遗意癸酉供职乡闱实兼校文盖巡按御史
衡阳王君昊徵之曰是论科场弊者可以为重矣彻棘
得解元黄佐人归公识丁外艰归弃堂食不取凡若干
金事见去思碑未几擢贵州参政服阕改四川会诏取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5b 页 WYG1258-0641d.png
大木公率众入梓潼诸山或以险沮之公曰君命也不
听适骤雨至笠而立者越宿群木浮涧而出人归公诚
分守西川守备内臣欲通茶于番以规私利匦金馈公
公怒而却之茶议遂寝岁丙子乡试又称得人郡守有
先为御史负风裁名者寮长将以罢议黜公昌言止之
而不受德君子曰古人之道也迁福建右布政使于是
军士以食缺唱哗群情汹汹公至曰食缺之故吾知之
矣支不折食固不缺议请于朝而更之群哗乃定复梓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6a 页 WYG1258-0642a.png
行八郡均徵之籍以杜后弊清戎之政故属藩右率以
官重弗躬公曰国事有大于此者乎遂亲历八郡无弗
至者岁己卯乡试又称得人贼彬窃柄要赂诸藩胁以
奇祸公不为动彬校入境遽去踰年进今官方将有所
罢行而皆未之遂也惜哉公孝于父母友于其兄在官
如家逾耆不忘其初尊师亲友始终无间予与君有鼓
箧之义公之初归胥会锡山驿执手语平生倾写肝胆
至于垂泣盖畴昔款洽未有若斯者也岂公将属吾铭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6b 页 WYG1258-0642b.png
邪公生于天顺己卯十二月之晦年六十有三配朱氏
继惠氏赠封皆孺人子男四人长琨先卒次即琢太学
生次即琭次珩女二人长适江阴郭让次适邹焘孙男
一人蜀信女孙一人所著有双梧集若干卷铭曰孝考
嗣宪如舜承尧达聪明目群贤满朝公在谏垣出自中
秘有怀辄陈为国劼毖矧兹贤阶天下为公厥或诬上
臣实是恫惟直动天震威虩虩凡都人士乃罔不
意玉公南司牧人公拜稽首惟帝之仁牧规既申郡尔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7a 页 WYG1258-0642c.png
南服扁舟两童矢作民福乃参乃伯既西而南如疾在
躬惟彼肆贪人亦有言麟祥虎猛公令轩轩公心耿耿
汉有戆汲宋有孤唐公念斯人曰笃不忘孰矜能廉孰
断能果公隧有碑千载笔我
   江西左布政使致仕陈公神道碑铭
公既致江西政归之五月以疾终于正寝其子金等先
尝为公卜寿藏于邑扬名乡漆塘山之原遂以其年十
二月某日葬焉惟著令神道有碑则以状来请文予与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7b 页 WYG1258-0642d.png
公同里闬仕同为户部属相知为深义不得辞公讳策
字嘉言别号蓉湖世为无锡人曾祖寿益祖友文皆敛
德市隐父野葵翁璲慷慨直谅好读史传有古烈士风
以公贵累赠奉直大夫户部员外郎子五人公其仲也
幼有异质读书骤进然性鲠介不能同人遂以布衣应
试翁卒后长兄荣有宿负让居室于公公为代偿不足
复益之人曰义哉而难其贫则应之曰吾不能笔耕矣
乎于是请业修贽者日众以所入供其母王太宜人弘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8a 页 WYG1258-0643a.png
治已酉领乡荐癸丑登进士授户部主事进员外郎郎
中擢知江西饶州府越四年调浙江严州擢福建左参
政超擢江西左布政使凡在官若干年公为主事监通
州仓有中贵挠法抗言不避继监徐州仓法更振肃为
郎中时三边弗靖军费浩繁公以敏练承檄往江浙广
东三大藩督其逋公访究丰凶及侵蠹主名微施通融
之法不期月而足又处其纲解如法盖凡若干万皆济
边乏陜西告急朝命侍郎顾公往备兵食公从焉顾公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8b 页 WYG1258-0643b.png
与公咨议相可否比至长安执其要而御之不数日刍
粮渐积将士增气敌乃北走不敢渡河于是闻太宜人
之丧而还哀戚以治逆瑾以微眚逮公未几事白公至
饶州姚源洞寇与官军相持五年矣公廉得其情新其
约束罢行唯便纵滥系者若干人乃单骑入寇巢谕以
逆顺祸福降之后公朝正去郡洞寇复作朝廷方发兵
南下公适还先驱入犁壁山营而居夜忽大惊士皆甲
而哗公卧不起顷之稍定连战数日寇败散去公以洞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9a 页 WYG1258-0643c.png
僻且远奏请置万年县自是不复叛政暇修郡志志外
有搜访名胜为诗咏之凡若干首内翰陆先生深见之
曰此非古观风遗意乎公之调严也盖以姚源复叛追
咎抚故抑其功然德在郡民其行也举王梅溪徙夔故
事断虹桥遮留之严属地有银矿发则相攻公谓争利
杀人非生财道也令封之其所为政务持大体不屑细
琐感今吊古有馀怀焉其大者登富春山修子陵之祠
祠有希范堂赋盖九阅月而福建之命至矣时汀漳寇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29b 页 WYG1258-0643d.png
方炽镇巡举公往征之道经同安巨寇苏世浩势尤猖
獗公首降之遂携焉以临汀漳汀漳气夺榜到之日先
降者争出见公因抚而谕之曰吾欲返尔田宅亲戚尔
顾欲肉喂鸱鸦乎众皆稽首曰公推赤心人腹非昔御
我诈者比此固我命尽日也敢以死请公皆遣之汀漳
按堵如故省城军士有因前政给粮踰期而唱哗如叛
状者达官里居者三人出而沮之未信曰必得陈参政
榜文公虞反侧未即给也惟以利啖其党而涣之渠魁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30a 页 WYG1258-0644a.png
既得馀悉弗问省城无恙公以民苦急徵军乐早支乱
是之由乃疏请岁留馀银九万两以为仓卒小警军饷
之备时纪功者尚斩获公之功乃不上达不平者往往
鸣之赋咏公泊如也既而论功仅加俸一级遂迁江西
左布政使公至之初宸濠虽就槛车而武事犹未戢公
既涣群党之逸者乃警城墉籍府库惟谨复以地方凋
弊特甚请给银数十万两赈其馀民己卯废科士有滞
才之叹请壬午倍额取之藩府诸祀坛无主请属之布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30b 页 WYG1258-0644b.png
政司凡三疏皆见施行鼎建鼓楼于司之东改宸濠所
建阳春书院为贡院圣母北上舟经九江公往迎之需
无阙者及壬午场屋事毕自顾疲惫乃驰奏曰臣备员
方岳行年六十复值衰疾失今不去妨病之罪曷能逃
之疏上吏部请从致仕之例公既得命浩然南归终日
默坐家人侍侧唯见风髯萧然而已公在部在郡凡三
被赏赏必感叹曰吾何以称上德其监徐而还悯兄之
二子贫各为之室与产平居推诚任真不立崖岸及当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31a 页 WYG1258-0644c.png
大事酬抚周密动中机会雅好吟咏李文正吴文定储
文懿诸公皆盛奖之而程文尤长闽江二省试所刻文
公皆与笔削焉所著有某藁若干卷公卒嘉靖癸未六
月八日距其生天顺戊寅六月十三日享春秋六十有
六配宜人范氏有子三人长即金次銮次鏊女子二人
张渭华治安其婿也孙男五人士魁士元士清士洪聘
皆名族女孙六人许嫁亦名族详具山东参政俞君国
昌所为志铭曰虞牧十二周伯维九子我天民纪纲群
容春堂集 续集卷十四 第 31b 页 WYG1258-0644d.png
后今之布政宣化承流仰若古代前虞后周晔晔陈公
其才孔硕有德以将与与翼翼郎署十年继守两郡兵
荒荐臻公靖以训乃参闽省左辖于洪长揖悍帅阃臬
生风大慝既除与物更始闾有友婚室有妇子岁月迁
叙可省可台公曰倦矣遂乞归来湖上有田有水有山
胡不少留笑歌其间爰卜寿藏遂营以葬隧道有碑既
穹且壮谓我公友爰请我词我徵公行刻此铭诗
 容春堂续集卷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