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春堂集-明-邵宝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a 页 WYG1258-0489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容春堂续集卷六     明 邵宝 撰
   奏议(五首/)
  奏议
   拟祀先儒状
   钦差提督学校江西等处提刑按察司副使邵
   题为建言崇祀先儒事窃照先儒陈浩系江西
   南康府都昌县人自其祖父世治礼经至浩尤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b 页 WYG1258-0489b.png
   力探索深有所得尝著集说一书传在学者我
   太宗文皇帝纂修大全特取其书与程颐朱熹
   蔡沈胡安国易书诗春秋传义颁布天下列圣
   相承至我皇上经筵进讲及教人取士亦皆用
   之若斯人者可谓有功于圣经矣顾以隐处山
   林名迹湮晦未蒙异典然乡邦后进景仰风声
   如承指授片言单词互相传录所居之地山名
   学堂至今称之本县官吏师生耆老人等既以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a 页 WYG1258-0489c.png
   乡贤群祠于学又别建祠堂一所专奉浩主其
   德行道谊孚被于人即是可见窃闻成化年间
   节该太常寺少卿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刘定之
   建议谓浩释经之功虽未敢拟程朱亦可以次
   胡蔡欲比何休贾逵范宁杜预等例请从祀先
   圣庙庭臣愚窃谓论浩释经如学士刘定之之
   言品藻已当参之乡评又如前所云者伏惟圣
   明在上中和建极制作方兴朝野儒绅考究礼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b 页 WYG1258-0489d.png
   学仰禆盛治者在在有之秩浩之祀其于奖励
   所系甚大如蒙皇上俯从臣言特敕礼部转行
   府县即今建祠堂赐以春秋二祭定其祝号品
   式以时举行庶于圣明表章采择之意愈有光
   辉而后学亦知所兴起矣缘系建言崇祀先儒
   事理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会议状
   钦差总督漕运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臣邵为处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3a 页 WYG1258-0490a.png
   置粮运事今将正德五年漕运应议事件开坐
   具题伏候敕旨
    计开
   一明赏罚以振漕纲臣等议得漕运为国重事
    军兑民交繁剧涣散若非赏罚允当则漕纲
    不立徒劳无成但违误交兑非军机重情不
    过止照常例施行以此人不警畏体得江南
    州县俱有粮长江北亦有大户各预期徵纳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3b 页 WYG1258-0490b.png
    未尝后时中被贪懦掌印管粮官纵容私家
    收受轻赍经营花费直至五六月间方才买
    米又多插和沙水糠谷不肯在仓晒扬逼军
    就船领兑途间经过三伏蒸浥腐烂包陪累
    债违限问罪黜罢降级有司官员粮长大户
    安坐如故合无今后司府州县秋粮照例十
    月开仓先将管粮官并粮长大户职名报知
    漕运衙门次将收过在仓粮数申报如有违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4a 页 WYG1258-0490c.png
    误管粮官照例革去冠带住俸戴罪完兑仍
    各拘的亲家属监并完日疏放甚者经该管
    粮官五品以下就便拿问四品以上具奏提
    问照见行事例发落粮长大户如有前弊从
    重问治若点佥不公放富差贫罪坐正官至
    于运官俱要年里及正月终毕集水次将已
    到官军职名船粮数目开报有司阅实取印
    信公文执照各差人赴漕运衙门报知一面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4b 页 WYG1258-0490d.png
    较斛开兑兑完开船仍每年于派粮时议将
    水程日数列为图格给与各帮官收掌令其
    自到水次投文开仓较斛验米晒扬交兑兑
    完起程过淮到京起粮及中途守风等项行
    至地方日填一格同原给帮帖赴部查考参
    究事完赍回漕运衙门销缴无故违误运官
    照例住俸问罪若有司交兑迟延将运官分
    豁罪归有司以上罚典既已惩怠中间有司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5a 页 WYG1258-0491a.png
    管粮等官亦有勤慎供职先期办集者若不
    稍加甄别未免泾渭同流反为贪懦误事者
    所笑将使人人解体无复奋励之志合无自
    正德五年为始有司管粮等官若有年里完
    粮在仓又系乾洁无弊军船一到就行交兑
    者听运官呈报漕运衙门行移彼处土司量
    为旌奖二年不误者加礼举行三年不误者
    听转行吏部定议升用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5b 页 WYG1258-0491b.png
   一审徵折以通漕法臣窃惟古者为赋量地远
    近定其重轻今之折徵亦当略仿此意以为
    通融之计查得河南山东去京师为近民粮
    可以徵收本色起运京仓而岁拨蓟州二十
    四万石内将一十四万石每石折银六钱解
    纳江西浙江湖广等处去京师为远可以徵
    收折色解赴蓟州而交兑本色运赴京仓远
    者载重近者赍轻揆之事情诚为未便今若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6a 页 WYG1258-0491c.png
    将该运蓟州折银之数改拨江西湖广等处
    每石加耗六斗六升两尖该米一斗共米一
    石七斗六升量折银八钱除六钱作正解赴
    蓟州多馀二钱以一十四万石计之共多银
    二万八千两若遇灾免支运可充一十八万
    六千六百馀石脚价解送漕运衙门转发淮
    安府官库收候取用却将河南山东原派蓟
    州折银之数兑运本色赴京通二仓上纳以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6b 页 WYG1258-0491d.png
    补前数彼此便利一举两得诚为通融之道
    以后蓟州仓若用本色仍照旧例派兑运纳
    及查岁漕数内支运七十万石递年相袭改
    兑军得耗资民免运费亦称便利今若酌量
    每年将江西浙江二布政司改兑粮二十万
    石每石加耗折银七钱除五钱五分仍令漕
    运官军解送户部转送太仓交收外银一钱
    五分充作脚价令军于水次仓支运二十万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7a 页 WYG1258-0492a.png
    石则于岁额四百万石之外折银解京之数
    又添二十万石且水次仓粮不致积腐而江
    湖漕卒少纾跋涉之劳一举三得通融之道
    又在于斯以上二项就令空出军船于本处
    支给行粮驾至支兑水次领运合无自正德
    五年定拟分派
   一防河患以远漕虑据工部管闸兼管河道主
    事王宠呈依奉勘得黄河水势自宏治七年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7b 页 WYG1258-0492b.png
    修理之后向在清河口入淮宏治十八年北
    徙三百里至宿迁县小口至正德三年又北
    徙三百里至徐州小浮桥正德四年六月又
    北徙一百二十里至沛县飞云桥俱入漕河
    因单丰二县河窄水流漫溢将原筑黄陵冈
    堤岸尚家东冲决三口共长二百二十步尚
    家西冲三口共长三百二十步温家口冲决
    二百八十步唤家口冲决一百二十二步各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8a 页 WYG1258-0492c.png
    丈尺不等致令曹单二县军民田庐多被渰
    没丰县城郭被水围绕两岸相对阔百馀里
    无法疏浚自六月以后其水随消随长诸口
    既被冲决若经鱼台县塌场口入漕河则有
    利无害若经钜野阳谷二县故道则济宁安
    平运河难保无虞等因并画图呈缴到臣案
    照先该臣等以催攒粮运经临直隶徐州地
    方因见小浮桥河汴合流处水已浅涸询访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8b 页 WYG1258-0492d.png
    官吏人等皆云河道北徙沛县南徙亳州查
    得山东兖州府曹单等县地方原有贾鲁故
    河一道西北自直隶东明县黄陵冈等处南
    至哈只等口长一百二十馀里上通河南原
    武等县古迹黄河正统间河决荥阳经曹州
    等处冲决沙湾运河钦命大臣修治复其故
    道宏治五年复决黄陵冈等处直趋安平镇
    夺汶入海运道被患蒙钦命内外大臣起倩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9a 页 WYG1258-0493a.png
    军民夫役将黄陵冈等处决口筑塞继于河
    北五里筑一大堤长一百三十里两边密栽
    卧柳以固根基复于临河筑一小堤自黄陵
    冈起东南至单县浮冈集长一百八十里障
    蔽大堤以防崩溃沿堤各立铺舍佥点夫老
    巡视防守随时修理实为远虑数年之间居
    民获安漕河宁顺臣等愚见河既迁动窃虑
    昔年所筑黄陵冈大小二堤水势逼近万一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9b 页 WYG1258-0493b.png
    决溃非但害于居民而运道必将复受其患
    随据曹县备开揭帖如臣等所虑尤恐未的
    已经行仰本官亲诣踏勘备呈如前臣等窃
    惟水性无恒而黄河迁徙尤难定据今既冲
    决如此所幸秋暮水消未成大患若非预为
    之防来年春夏水溢或有钜野阳谷之决患
    不可测合无转行山东河南镇巡并都布按
    三司各委能干熟知水利官员前去黄河上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0a 页 WYG1258-0493c.png
    源再行逐一踏勘要见河水此时果从何处
    流行势将何往定议应疏应塞处所作急起
    倩军民夫役趁此水消时月预期疏塞以杜
    将来之患其原设夫老人等严加戒饬日夜
    从事慎终如始不许因循怠玩致民曲防窃
    决以小妨大以私害公若或工程重大遽难
    措集兴修明白会议奏处
   一议水次以定漕兑据遮洋把总运粮署都指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0b 页 WYG1258-0493d.png
    挥佥事陆潮呈开奉到议单内该山东都司
    把总运粮署都指挥佥事李正呈山东遮洋
    两总岁运山东河南两布政司粟米共三十
    万石例该小滩镇水次交兑缘卫河来源微
    细全藉漳河相合运船始通宏治间漳河上
    流沙淤逼水别去漕运衙门奏行工部委官
    疏浚引水合流接济运道近来仍复淤塞盘
    剥劳费旗军受害蒙漕运衙门议得两省纳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1a 页 WYG1258-0494a.png
    粮州县俱系陆路转输艰难多于临清籴米
    雇船装回水次常被无藉之徒兜揽因而窃
    取插和况交兑之际正春初水浅运船不堪
    重载旋交旋般仍送临清沿河寄囤候完通
    载北上往复耽延军民俱不称便合无自正
    德四年为始将山东河南原在小滩水次兑
    军粮米通改临清水次就令管仓主事监兑
    户部会议照旧其河道行工部疏通开坐具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1b 页 WYG1258-0494b.png
    题节奉圣旨水次改兑准行一年如果便利
    再行议处钦此钦遵今岁值天亢旱小滩以
    南无水接济虽费工力亦难疏通幸改临清
    交兑船无浅阻委的便利但小滩镇交兑年
    久居民开集互市又得包揽侵渔并赁地之
    利今辄改移不遂所欲或生异议而临清系
    冲要地方弊因事起亦不能无伏乞议处永
    为定例等因到臣臣等看系原奉钦依再行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2a 页 WYG1258-0494c.png
    议处事理合无定议应否因革施行
   一均加耗以一漕规据遮洋把总运粮署都指
    挥佥事陆潮呈据南京水军左等卫运粮指
    挥等官唐辅等呈备旗军梁道仙等状告遮
    洋一总兑运山东河南本色粮米一十万石
    赴蓟州仓上纳彼时旧仓近便运船不费盘
    剥又省车价每正粮一石止与耗米三斗两
    尖其后仓移城内深入窎远遇水浅涸运船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2b 页 WYG1258-0494d.png
    止泊旧仓河下雇车入城原议耗米不勾脚
    价累军陪补且如本总与山东官军同一水
    次彼则每石得耗米三斗一升两尖赴京通
    二仓交纳每石明加七升遮洋等官得三斗
    两尖赴蓟州仓交纳每石却加八升少得一
    升多纳一升并亏二升之数两总程途以直
    沽分界山东运船到张家湾三百馀里上京
    陆路止六十里尚称不敷遮洋船涉海盘河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3a 页 WYG1258-0495a.png
    将及千里内多浅阻雇剥繁难及至旧仓又
    有陆路八十馀里加以带运布花二十万疋
    斤除包水旱脚价验出不堪买陪折纳兼要
    贴助本运改兑以致累损疲惫苦不胜言且
    有司徵粮凡称兑运止是一例未尝分别遮
    洋耗少减派小民利归粮里害累贫军等因
    到臣臣等议得兑粮加耗有等盖为道途远
    近所费不同是以多寡均足其用今遮洋官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3b 页 WYG1258-0495b.png
    军先因仓临水次故比里河少耗一升最为
    允当其后改仓入城陆路车脚所费过于京
    仓又加包陪带运布花脚价并买补折纳之
    数委的亏累合无将遮洋官军领兑山东河
    南二省粮米照依里河官军一例加耗二斗
    一升到仓交纳亦照京通二仓明加七升
   一督办料以严漕计据湖广江西都司把总运
    粮都指挥等官史春杨锐呈称本总岁造浅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4a 页 WYG1258-0495c.png
    船例该军三民七出办料价给军成造民七
    料银先年俱是本布政司隔年预派府州县
    徵解本司收候官军支领造船近年以来所
    司不遵旧规直待临期分派各司府州县出
    办仍令官军领文自去关取及到各州县旋
    派里甲徵收快则守至次年三四月迟则五
    六月甚至二三年不得完给其军三料银卫
    所官员作弊佥拨贫难军馀出办拖欠难追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4b 页 WYG1258-0495d.png
    或侵欺那移妄行破调尤为迟慢造船官军
    恐误装运只得加利借债完造又据浙江都
    司把总运粮并督造委官署都指挥佥事张
    奎杨辂亦呈浙江布政司造船料银往往过
    期如温台金华等卫所正德三年冬该领料
    银至次年六七月间方才给发致使缺船装
    运迟误交兑有司反称军船不到水次参行
    各该上司督责被其负累据江南直隶把总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5a 页 WYG1258-0496a.png
    运粮指挥郭冕呈镇常二府并镇江卫船料
    递年迟误又据管厂委官指挥王本等呈清
    江提举司该造中都南京江北直隶三总运
    船例关领杭州芜湖二处抽分木价苏淮扬
    三府人匠工价银两打造查得杭州抽分厂
    欠正德二年木价银三百七十馀两芜湖抽
    分厂欠正德三年木价银九千五百四十两
    淮安等三府自宏治十年起至正德三年止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5b 页 WYG1258-0496b.png
    共欠木价银三万五百馀两每遇造船累军
    加利赊借物料成造各呈前来臣等除照例
    通行催攒外议得前项料银该十一月以里
    给料十二月造船正月船完如料价派徵所
    属不敷司府查将在官银两照数借支明立
    文案待后补还若过期不给料价经该误事
    官员住俸年终不给听漕运衙门参行各巡
    抚巡按官提问屡有奉行事例但各该军民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6a 页 WYG1258-0496c.png
    官司岁久因循任其迟延侵那此盖各处通
    弊非独湖广浙江等处为然且如南京各卫
    料银恃以京卫自成化八九年拖欠到今动
    以万计虽是年年差官查催止将近年料银
    搪塞馀俱任意破调及照杭芜二处抽分木
    价专为供造运船近来那移别用遂使缺料
    造船累军尤甚今于前例若不再加申严则
    其弊日滋京储愈误合无工部行移各该司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6b 页 WYG1258-0496d.png
    府州县卫所今后料银俱限十月中旬徵完
    开报漕运衙门行移造船卫所差官前去支
    领若过十一月初旬不完不报听漕运衙门
    参提首领官吏问罪月终不完先将各该掌
    印官截日住俸完日申请关支年终不完参
    奏拿问文职三年连误者行移吏部以备考
    察军职行各该巡抚按衙门革去见任其各布
    政司务要照旧先期行令所属徵解本司收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7a 页 WYG1258-0497a.png
    贮听候支领南京料银亦照旧春自二三月
    秋自八九月差官解淮告验转发造船违者
    一体参究住俸问罪仍将先年拖欠料银陆
    续设法补纳及行各该抽分委官将前拖欠
    之数作急补完以后务将额定木价专听造
    船支用依期给领年终照例奉报
   一清逋逃以足漕额据江北直隶把总运粮指
    挥佥事吴镒呈备直隶徐州左卫运粮指挥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7b 页 WYG1258-0497b.png
    张琏呈本卫左等五所运粮旗军原系湖广
    武昌右护卫宣德六年调今卫原籍俱武昌
    等府兴国等州县人三户垛充田产家业多
    遗在彼止是轮流一人赴卫应当在营或有
    一二生息役满随即带回以此在营馀丁数
    少成化二十一年为因逃故数无军驾运蒙
    漕运衙门奏差本卫指挥王宪赍册前去湖
    广公同司府官员清解一千馀名拨补赴运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8a 页 WYG1258-0497c.png
    深为济用到今二十馀年渐有逃故查得本
    卫原额全伍旗军共五千六百六十二名奉
    例开调别卫一千三百二十三名见在食粮
    京操运粮杂差止有一千二百八十一名运
    军一千七百七十六名见在止有一千一百
    七十八名逃故包运五百九十八名虽一年
    一次发册清勾迄今数年全无解到致使每
    船见军多者不上五七名实为负累呈乞转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8b 页 WYG1258-0497d.png
    达会议照依先年事例差官赍册原籍清解
    补伍驾运等因到臣臣等议得漕法每船军
    十名内一名管船一名掌纲司文簿一名拦
    头一名扶柁设若数内有一名疾病止得五
    名牵挽日夜劳苦无时休息今照所呈见军
    不上五七名人少差多委的负累不堪粮运
    之迟实由于此各该有司清军官员奉兵部
    发册清勾视为常事任凭里书人等欺隐破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9a 页 WYG1258-0498a.png
    调捏报搪塞不但徐州左卫为然其馀卫所
    大率类此合无行令缺军卫所将各年逃故
    运军自祖贯址充发来历查对清切造册差
    人赍送兵部转送都察院发清军御史督同
    布按二司府州县清军官员照名挨拿起解
    如正身不获先将的亲壮丁连妻解赴漕运
    衙门审发各卫驾船攒运务足原额仍定议
    有司清军官清解分数以为殿最从吏部施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19b 页 WYG1258-0498b.png
    行若卫所并领运官将解到新军逼害逃窜
    以致仍前缺伍照役占军人事例降级充军
    俱发边方遇革不宥
   申明攒运事宜状
   户部左侍郎臣邵谨题为申请计处粮运事即
   日以漕运粮船来迟恐遭冻阻本部议奏节该
   钦奉圣旨著再带郎中一员前去依拟随宜般
   运收寄钦此除钦遵外臣访得粮船后帮尚在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0a 页 WYG1258-0498c.png
   济宁上下比之往年最为迟滞以天时则寒冱
   将临以地方则寇攘方炽以人力则奔走已疲
   群心惶惶观望畏却皆以无可奈何为诿当此
   之时督漕官员都御史先该本部题准免其赴京
   议事总兵参将相继攒运未知的在何处若以
   年例会议迫期不照先年督运既完然后赴京
   故事辄先前进不得与今差去官属协力催攒
   恐势分体漫未克有济以臣愚见欲行总兵官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0b 页 WYG1258-0498d.png
   于济宁迤北最后船所严督把总等官催攒各
   船前者必至德州后者必至临清参将于德州
   迤北稍前船所严督把总等官催攒各船前者
   必至通州后者必至天津各会今差官员依拟
   般运收寄臣与原差督运及今带郎中往来提
   调庶几分任责成各有统纪后先接续彼此齐
   一而无急遽失序之患其明年漕运应议事件
   理不可误合行漕运衙门先期差人赍奏以凭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1a 页 WYG1258-0499a.png
   会议臣又见得沿河一带地方因遭盗贼荼毒
   居守官民多以逃生为计行运官军亦以畏死
   为心视诸公务皆为末节都不省顾臣今前去
   欲比往年以常例调防卫之卒以常法处违误
   之人势既轻于军兴事尤重于法比虽竭心思
   恐难应遽臣近由南来亲睹其然不能自默如
   蒙皇上轸念国计之重时事之艰特敕本部将
   臣所陈再加议拟俾可施行臣当夙夜驱驰仰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1b 页 WYG1258-0499b.png
   塞明命缘前项事宜非臣所敢专擅为此除咨
   本部外具本谨题请旨
   纠举运官状
   户部左侍郎臣邵谨题为奉命催攒粮船举大
   义以纠运官事近据本部署郎中崔旻呈查得
   本年九月初五日济宁州地方被大夥流贼烧
   燬粮船数目备呈到臣仰思国计不胜惊愓除
   具题处置外参看得漕运官军值此流贼有不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2a 页 WYG1258-0499c.png
   能不避之势有不容不敌之义有不当不用之
   法有不可不体之情必酌于此而行之此朝廷
   不得不举之事臣愚不敢不言之职也盖此贼
   啸聚人众驰突数千里内攻城掠野莫有撄其
   锋者顾此运军固非其敌此所谓不能不避之
   势也但军至十万之众既有都御史总兵参将
   为统制又有把总都指挥等官分领之又有指
   挥千百户等官管押之大小相承居则有卫行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2b 页 WYG1258-0499d.png
   则有次导前距后俨然行师之规为各官者儋
   爵食禄孰无是分尊君亲上孰无是心死众死
   制孰无是责此所谓不容不敌之义也今或图
   便以先或偷安而后遂致卒伍乖方纪律失序
   军不足道未闻何官以智而全何官以勇而伤
   何官以义而死荒忙披靡实与建置军运之初
   意不副即今山东等处被贼攻围失事地方自
   府州县至守巡兵备巡抚等官见蒙差官查勘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3a 页 WYG1258-0500a.png
   论罪臣愚窃谓漕运都御史总兵参将体同巡
   抚把总都指挥等官体同藩臬指挥千百户等
   官体同守令以次较比其罪惟均倘以力之不
   敌纵而不问则何所惩以为他日责成之地哉
   此所谓不当不用之法也然各处兑运军船到
   迟则罪在军民粮纳迟则罪在民若水旱灾伤
   奏报失时以致派豁相戾则罪在有司官吏向
   者漕运衙门虽经议准立法稽查缘地远时促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3b 页 WYG1258-0500b.png
   卒之罪无所归人不知警况各处卫所军无完
   伍船无完具料无完价口无完粮身无完衣弃
   远父母妻子终岁勤动不得休息加以繁科重
   敛丛于一身如此而责死力可乎此所谓不可
   不体之情也臣待罪计司奉命督运惟兹事关
   朝廷窃有所见不敢不言如蒙乞敕部院大臣详
   议其是行移新任总督右都御史张缙将把总
   等官逐一查勘职名并失事实迹明白的确照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4a 页 WYG1258-0500c.png
   例于运事毕日拿问治罪总兵参将任大责重
   亦合请命行法庶几分义昭明政令振肃自时
   厥后虽有玩心不敢复作仍敕本部每年例差
   监兑官员务选精练之人令其亲诣各水次从
   实查勘除依限交兑外若有迟误者必根究所
   由或在军或在民或在官吏指实参奏系军职
   行漕运衙门系民职行各该巡按御史各提问
   如律照例发落不许视为泛常苟且塞责其军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4b 页 WYG1258-0500d.png
   伍船料衣粮缺少及一应科敛宿弊明诏各该
   衙门速为处置严加禁约使上下相安迁善远
   罪渐复漕规之旧天下幸甚缘系奉命催攒粮
   船举大义以紏运官事理未敢擅便为此具本
   专差典吏宋汉亲赍谨题请旨
   建言漕事状
   户部左侍郎臣邵谨题为广咨询以补漕政事
   臣即日奉命处置粮船前到里河一带地方窃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5a 页 WYG1258-0501a.png
   见盗贼纵横大肆威虐运道废阨莫甚于此然
   在我之政弊而当补所至访察颇得一二大者
   臣昔承乏部属继总漕司旧有所闻于今粗合
   是以忘其迂陋窃有献焉盖徙薪之计既失于
   前畜艾之图敢忘于后伏惟圣明裁察缘事关
   兴革未敢擅便为此今将所言事件开坐具本
   顺差典吏宋汉亲赍谨题请旨
    计开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5b 页 WYG1258-0501b.png
   一粮运迟滞岁所谓四百万石者顷因兵荒折
    减借留不能全至京师盖数年于今矣其始
    也由议派迟议派迟故徵收迟徵收迟故交
    兑迟交兑迟则运之迟也势有必然者且加
    以民贫军困官玩吏偷而兵荒之变又出意
    外论者皆知其弊然臣尝观我朝运法至是
    凡肆变国初因元海运后兼陆运至永乐间
    漕渠始定而海陆俱罢当时所谓法者即今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6a 页 WYG1258-0501c.png
    支运是也故有淮徐临德水次四仓以受民
    间输纳运军者于斯领焉归于京通二仓虽
    遇灾伤民有免徵而军无免运支者不必出
    当年之民纳纳者不必供当年之军支盖通
    数年以为裒益虽岁有丰凶而常数不缺及
    支变为兑继而又有改兑向也转输今也直
    达派徵兑纳丛于一岁之中于是军无馀力
    而缺于常数岂得已哉若今南有非常之水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6b 页 WYG1258-0501d.png
    北有非常之寇则又不待论也当是之时所
    谓变通者无他不过渐复支运之法而已支
    法之难难在脚价不足则粮不自行其理然
    也苟能预处脚价以拟兵荒之事于旧例支
    运七十万石之外每遇兑缺则支以补之岁
    必不失四百万石之数此于国计为便而或
    者犹有军民俱不便之说此则存乎监仓之
    人焉尔亦不可不虑而处之也但事体重大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7a 页 WYG1258-0502a.png
    非一人所敢独议乞下公卿台谏集议其当
    而见之施行修滞补弊莫大于此
   一臣昔在漕司见漕之为政有河渠有舟楫有
    卒伍而支兑转输统领稽查赏罚黜陟行乎
    其间其多至于亿万人其远至于数千里而
    总督都御史提督总兵协同参将三人者实
    领其事苟非久任虽有聪明才智凡百事端
    方讲求而未及举行既举行而未及稽考则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7b 页 WYG1258-0502b.png
    亦何以责其成功哉况心怀立异事尚更新
    数易之弊尤有难尽言者先年少保于谦巡
    抚河南尚书周忱巡抚江南都御史韩雍巡
    抚江西两广皆多历年所其在漕运都御史
    王竑陈泰陈濂皆先后两任故能有成功今
    总督等官有缺乞敕吏兵二部慎简其人其
    人既得必假以岁月俾得展布四体治官如
    家益图久远收岁计之功若其官阶资深则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8a 页 WYG1258-0502c.png
    迁望重则迁功懋则迁迁其官不迁其地庶
    几人法并任臣前谓支运者可以无弊矣
   一各卫所运船既有旗军领运有指挥千百户
    管押把总都指挥等官又为之率领而总兵
    参将统焉行以帮行止以帮止进退迟速百
    凡禀命盖即行师之规近年以来把总都指
    挥等官及各卫所指挥千百户不思粮运为
    重或争快便急趋以先或图安逸缓行而后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8b 页 WYG1258-0502d.png
    船有帮次而人无纪律比之民运反为杂乱
    遇浅则止遇险则止遇盗警则止运事迟误
    其来渐矣而莫有甚于此时者乞敕漕运总
    督都御史等官申明约束俾把总各率其属
    指挥千百户等官各随该卫所船帮不得先
    后暂离浅则并力牵挽险则并力救援盗警
    则并力拒敌敢有不遵号令者一以军法从
    事书曰有备无患此之谓也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9a 页 WYG1258-0503a.png
   一人之论运河者皆曰三洪之难又曰五十四
    闸之难臣愚则曰洪闸既有定制又有专官
    或可以人力胜而北有白河南有清河中有
    开河地漫水浅虽曰无洪之险无闸之阻而
    为力实难担阁粮船正在于此今既设有管
    河郎中二员必其住劄之地南则徐州北则
    河西务俾专意于清白二河约其漫流归于
    一道而往来提督不失旧职其管泉主事住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29b 页 WYG1258-0503b.png
    劄宁阳仍令不妨原职常在开河一带因时
    浚积水利坝拘车戽随宜处置以通粮运其
    宁阳等处泉源每处原有人夫十名一老人
    领之近年以来旧泉涸者无所于浚而夫老
    如故至于新泉又无夫老浚之舍旧图新以
    彼易此此虽小节然任其事者亦当究心乞
    敕工部行令所司讲而行焉乃若黄河特为
    运道之害臣前年会议尝有建白工部方议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30a 页 WYG1258-0503c.png
    修举臣今故未言之非顾小而忘其大也
   一仪真有罗四桥闸瓜州有通江闸清江有新
    庄闸闸之用以时启闭于坝为便然仪瓜二
    闸有泄水之患故议者权其利害欲大塞之
    若新庄闸之在清江其行久矣顷者淤壅自
    闸口至板闸四十馀里凡往来船只必由淮
    安东关过坝沿溯淮流七八十里始克有济
    其覆溺者往往有之于是浚而从闸便莫甚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30b 页 WYG1258-0503d.png
    焉但黄河之水近年以来数派南流皆会于
    此此闸既开水必内灌而沙土随之灌灌不
    已其塞可立而待也莫若候今年大水既退
    之后于新庄去处筑一巨坝俾与清口对岸
    而渡虽车盘劳费而流沙淤塞之患可以少
    免伺黄河北分之日然后议复旧闸臣尝有
    见于此今年夏阻风信宿益信其然乞敕漕
    运衙门将臣所拟再加详议而后从事至于淮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31a 页 WYG1258-0504a.png
    南漕道诸(阙/) 塘疏泄之宜则有常规在时
     脩葺之耳臣故不敢赘论
   一(阙/)债为漕之弊久矣其初由于口价不敷及
    (阙/)费浩繁科敛琐屑之故及归(阙/)费于势家
    日盘月积利复生利或相倍蓰至于无算此
    天下之人所共痛心者也前兵(阙/)  刘大
    夏为户部侍郎时有(阙/)欲其督(阙/)   曰
    使我为之只好半年便可退休(阙/)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31b 页 WYG1258-0504b.png
    疑而问焉大夏曰不能追债耳比(阙/)
     见袁州军运债多谈者蹙额摇首而计莫
      也于是乃知前言不诬然比债之(阙/)
    (阙/)备乞(阙/)   助漕司(阙/)   银两
    每年(阙/)  际遇(阙/)    补助不使至
    于无(阙/) 不得已宁请于朝照先年事例假
    借于太仓焉其亦可也仍乞严敛物馈送之
    禁申带货津助之例以加惠军士若科条节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32a 页 WYG1258-0504c.png
    目请(阙/)  议而行之非臣所敢拟也
   一里河攒运始于平江侯陈瑄工部尚书宋礼
    志记备载不可诬也淮安清江浦故有瑄祠
    秩诸祀典而礼独湮没无闻识者恨之今工
    部建议礼部覆奏幸蒙圣明肇举祠祀昔之
    恨者莫不称快但今山东地方灾盗相仍所
    司未能修举盖犹缺典也且瑄之后平江伯
    熊近以无辜削爵从戎至追及其诰劵今虽
容春堂集 续集卷六 第 32b 页 WYG1258-0504d.png
    公道昭明悉复其旧瑄如有知震惧之馀虽
    有祠祀未遑休享乞敕礼部申行山东所司
    伺兵事少暇将宋礼祠堂依拟修举仍专驰
    介使少赍香帛亲诣瑄祠以慰其灵亦鼓舞
    漕士之一端也
 
 
 容春堂续集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