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斋集-明-蔡清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WYG1257-0781a.png
钦定四库全书
 虚斋集卷二       明 蔡清 撰
  书
   寓杭州上琼山邱祭酒先生书
清自拜别而南再阅月矣念亲庭日近私心每以自喜
而顾师门日远则此心又有不能不自惜者何也清生
于远方自其少小始解人言语即闻当今天下有老先
生矣稍长颇识读书时时从长者求得老先生所为文
卷二 第 1b 页 WYG1257-0781b.png
章诵之虽浅陋不足以窥测其奥然窃见其词气老健
理味悠长而光明闿爽正大无奇语无难字而亦无软
态读其文者贤愚皆获其益意其胸中所守确然而表
里洞达当以气节道德名世者也于时虽未由一挹春
风而心则以为依归所在久矣顾疏贱俗子仰瞻天人
何路请阍凡更几春秋乃今得至京师群四方之士以
观盛德之光于阛桥之下而又得在与进之列时赐教
督以开发其愚昧凡平生大制作欲以订既往以垂将
卷二 第 2a 页 WYG1257-0782a.png
来者皆得而伏读之于是向日之所慨想慕望以为可仰
而不可亲者一朝为知己清自念亦幸矣用是深愿得
留供洒扫以卒业焉而鄙人家宅之私竟有以夺之曾
不踰时遂尔趣归百年之幸忽自弃之他日尚能必得
其门而入耶顾彼四方山林之下稍有志者仰清誉而
读雄文尚欲奔走门庭一领馀光而不可得而清也遭
遇若此乃亦自弃而归然则是归也尚得如老先生者
为之依归耶纵能私有所进而凿空杜撰其能几何耶
卷二 第 2b 页 WYG1257-0782b.png
此清之所以怏怏而自惜焉者也未审比日尊候如何
清途次藉庇粗安第近南来天气弥热舟中不能常亲
笔砚所命批点易经大全八册尚有一册未完负罪负
罪清窃谓此一经者当时诸老纂脩既不依古易编次
如象曰彖曰等字至今不知何谓而所采诸家之说又
或多咈于义理而乖于本义至朱子有向前未定之说
明与本义不同者亦多搜掠以备成书使天下学者犹
或纷于多说而靡所适从似于古人所以一道德之意
卷二 第 3a 页 WYG1257-0782c.png
犹未也呜呼当时诸老何人也犹有此憾况区区浅生
俗学安敢有所是非于其间哉承命以来无任愧恐姑
以本义为宗而以尊命为㩀自程传之外凡合于本义
者批之其非本义意者空之有虽于本义不甚切而实
有发于义理者亦批之有虽切于本义而一意错出者
则惟批其一二而馀皆空之有本义意兼两三端而彼
仅得其一二者则亦批之有文采甚烂似于举业可用
而实词胜理者则亦空之有数十句皆通而仅一二句
卷二 第 3b 页 WYG1257-0782d.png
未妥者则批其数十句而空其一二句有数十字皆通
而仅一二字未妥者则批其数十字而空其一二字有
连板数说无一切要者则皆空之有连板数说而无一
不切要者则皆批之但主理胜不甚拘举业要用也然
而亦在其中矣至于训诂名义之间大体凡例之际虽
非举业所急然切以为此等处乃入易门户学者尤不可
不理会故亦从而批之若其中闲字稍有可略则皆略
之矣所恨性质愚鲁工夫尤极粗疏殊不能得其精当
卷二 第 4a 页 WYG1257-0783a.png
以副尊意徒能用其一已井蛙之见而已窃料朋友间
见之必多有不合而疵议非笑者然而区区选取之间
盖亦未尝无说也惟老先生清暇时试一过目而加增
损焉则幸也独系辞传一册义理最为微妙众说尤为
纷拿閒尝取而读之乃有思量移日而竟不得其归一
之说者故未敢下手也夫上下经义理非独易于系辞
传也经中一画一字中涵天人之秘亦乌可以易言但
却自为条项可以逐一理会又彖者材也爻也者效天
卷二 第 4b 页 WYG1257-0783b.png
下之动也既曰材曰动则有迹可寻矣若夫大传则多
取源头大道理发之动数十百言所言者或三才之道
或鬼神之情状又或先天后天图意也此岂浅生俗学
所能定其说哉政使有得于万一亦岂能自信其必然
哉故此须老先生自裁之或更命工夫深者理之乃庶
几不误读者耳清固不敢非特以舟中天热不及为之
故也遵命于河道屡访海大尹舟欲以附之竟不遇今至
杭州因以托张鸿胪云
卷二 第 5a 页 WYG1257-0783c.png
   与孙九峰先生书
清所以见怒于宁王者一是贺王寿之旦不得已独去
了朝服中蔽膝一件为嫌其服制与在朝行于亲王者
不同而与行于皇上者无异也二是三司官旧用初一
十五日朝王而于初二十六日谒孔夫子清乃力请三
司勿徇旧例俱用初一十五日行礼乃先谒孔夫子此
乃以正礼处王王却疑清有他意于其间也三是王素
有憾于林待用都宪谗人因言清与待用颇厚王遂并
卷二 第 5b 页 WYG1257-0783d.png
怒清而力求清之短使人于京师传谤欲以并坏之不
知清碌碌凡品岂敢望林公高致王亦待之过矣抑清
在官尽有过失然亦皆可对人言者固不之恤也四是
王素知清无学术一日于宴侍间故设机械直讥其不
能诗文清姑㨿理对之为稍咈其初意盖朝廷方面官
岂容藩王轻易挫折也至于奏讨护卫事清当时已知
为王积怒而同僚又有挟术相倾者宁复敢一语及之
王乃对三司道清独有后言明欲诬以非议诏旨之罪
卷二 第 6a 页 WYG1257-0784a.png
清故因同僚之谕亦明言王者不宜轻易发言朝廷按
察司官藩王亦不宜轻易讪詈且王此语必得之人所
传言若所传果真岂但可发之于三司便应以闻于朝
而罪之然传言之人必得以为證固未可轻加诬也为
此累不敢轻自屈以取容随其多方捃拾乍冷乍暖自
信有道理在也特闻此王府中诸般左道俱有诚虑一
旦死于无名则非惟有孤朝廷任使及斯文责望之意
而吾一身上关祖宗所传付下系族姓所籍赖者俱未
卷二 第 6b 页 WYG1257-0784b.png
有一毫成立亦可虞也故遂决意引疾致仕耳此其大
略也馀不敢尽言想近日江西人士至京传说不一或
有失真而惑知旧之听者便中姑略及此盖清亦不得
已而致仕耳岂是能高者况官任提学亦无用别索高
名也若有意于高则矫激矣清不为也但今得善其退
亦幸之甚矣相见知无日造次琐琐代面心照可也自
知而密之可也正德三年正月日某再拜
   上天台谢祭酒先生书
卷二 第 7a 页 WYG1257-0784c.png
清家居时提学周时可先生尝为清道及盛德云秉礼
持义一时学士大夫所共推重清虽不肖心已知向往
矣已而得赤城论諌录读之又得逊志斋集及赤城诗
集读之三集者皆执事所订定表章其所关涉与近时
人所刋行泛泛者迥不类执事所养于是益昭然可辨
私心益用勤向慕不能忘第愚下之资不能遂藉是以
私淑为愧耳三集之中逊志一编则天地正气沉郁百
年而几泯灭者一旦遂得其全以显行于当世执事与
卷二 第 7b 页 WYG1257-0784d.png
黄亚卿公及前学谕赵先生之功大矣噫如逊志者盖
千载一人也天地幸生斯人而乃不终祐之使斯人得
竟为人世用天地果有知乎哉痛言及此使人直有追
憾天地之心柰之何哉使斯人当日得尽行其志愚以
为伊周格天之业宜亦不远而竟止此谓之何哉吾知
良工为之苦心甚矣篇为之收句为之订今日编集之
劳不减昔日著述之功矣遂使其正学其义气今得与
日月并垂光于天壤之内人人得而仰之自当万古不
卷二 第 8a 页 WYG1257-0785a.png
磨即此亦可以见道理之外利害成败所较终不多古
今真可以旦暮视也理长于数亦明矣而执事之功亦
于是乎有不可磨矣始清得览是集时以为执事盖逊
志知己也于时荜门私愿只欲得执事辈人当路为斯
文宗主庶几得以幸斯人而今日执事所位实宗主斯
文之任也岂非今日世道一机会哉清知执事自是得
专为斯文出气力凡关系世道好事在所得为者皆不
久次第见矣近之为国家生长人才远之为宇宙春秋
卷二 第 8b 页 WYG1257-0785b.png
是非进之而遂断国论赞皇猷以尽出其素蕴者盖皆
自有其地如所闻近日条上六事亦其重节目也昔人
只云仕宦当作执金吾执金吾趣味如国子祭酒其小
大远近岂可以同年语哉此天下知执事者之所为共
快固将大有期于后来也清向得见执事于刘时雍方
伯所继遂进拜于朝房以十数年之仰慕而幸得瞻望
于一旦乃又若淡乎其情而全无所云云者清自知固
甚明恐执事过听未知清之愚下而与进或太早耳盖
卷二 第 9a 页 WYG1257-0785c.png
清蚤有慕贤之心然慕来慕去至今尚未得所慕到手
今此之来碌碌何为秪是为升斗之禄从事簿书求免
责而已故每见贤人君子谈吐间亦不欲多及好人好
事有似乎厌言之者而亦不欲数数往来于大人君子
之门者以受教未有其地徒多往还无益或秪为贤者
累也此岂有志慷慨旧励者之为哉诚有自知自处之
一私见意执事或未之察也因便真吐其情云执事南
行时清以贱疾在告不及拜送至负至负久欲奉书一
卷二 第 9b 页 WYG1257-0785d.png
谢以素拙于翰墨尚未及也近者家叔父监生睿从御
史刷卷复命来京言执事于语次曾一齿及且又有所
惠教直以行时势所拘制不及禀领为负耳生得此益
增感愧昨因家叔父复监行迫简率奉谢未尽所言兹
者人便特此少布悃素庶几执事亦得知生非自甘于
外者云
   寄周黄门书
南都别后执事之风神道履常耸然目睫中清自抵家
卷二 第 10a 页 WYG1257-0786a.png
忽忽六七载匆匆仅如数日其中忧故孔多百不如意
分内可知不欲缕缕既而得睹执事于壬戌登科录继
闻两县卓异政迹虽音问两阔而中情相爱如春矣即
今擢位黄门亦得行其道之地而大行所学使万物各
得其所之阶也懋哉懋哉尊府老先生九月初遇此病
中幸得奉侍半日辱所以策励不肖父子者深远备至
铭心之感有难名言前此清有书托陈进士锡斋转奉
渠未果行又有托陈克谨寅长渠又以中途得命留家
卷二 第 10b 页 WYG1257-0786b.png
不竟达只此片心郁郁莫展久矣其为负也清禀气既
驳且弱年迈五十而于分内曾未能一成立今兹冒名
提学而实学不闻道力不副心自知有负兹任徒贻斯
文羞况学政所关尽重岂容老病庸流久尸其位不即
自引退哉已于七月驰本乞致仕今只待报到即行傥
吏部或更行勘镇巡有相留意亦当继有陈也适因丰
城令朱君佐行奉此少申数年契阔之情病中不次不
悉统祈心照外奉韩柳文一部备览又程文及文移各
卷二 第 11a 页 WYG1257-0786c.png
一册不为知己者自讳其丑也
   与陈时安宪副书
自己酉岁七月都下一别抵今适周二岁敬慕之心未
尝少忘去岁论裁减宦镇以靖地方一疏堂老三位皆
啧啧称当清亦私录一通近日为公借看亦皆以为切
实精至之论也顾斯言之行不行其所关系岂细故哉
然自公发之安知其不终行于后日也且公节行政事
色色出人他日将必有以慰民望者固辱爱小子之所
卷二 第 11b 页 WYG1257-0786d.png
愿见者也林待用今已长宪云南前在云南数年威惠
甚著下民敬信如神明林廷玉先生在彼巡按每书来
辄推重且曰所知乡邦中最出色者矣李贞伯储静夫
在南都学行之重人无间言果符向日所谕近又有王
鸿儒者字懋学南阳人年三十二三学识不减静夫而
励志有为又皆可望但自以学未成尚韬蓄其锐他日
当有见于世者因并为吾人及之意皆所乐闻也懋学
今为南京户部主事兹因提学周先生告行益注怀仰
卷二 第 12a 页 WYG1257-0787a.png
临纸初若无可言忽不觉缕缕又清友郑升者侯官县
人今为广东揭阳教谕其华藻似不甚出人而其学最
正文亦自好行尤可重来岁广西若缺考试官此人某
所任也亦周先生所知者公可恊赞然非其有属于清
也幸亮之如不缺人则已不宜固必也
   上东山刘先生书
清戊午岁寓都下得拜送老先生致仕南归当是时老
先生已绝念世途自分与赤松子为伴矣既而为先帝
卷二 第 12b 页 WYG1257-0787b.png
所简在士望所推戴幡然复起为国家担当大事无少
趑趄前却之态此岂止如近世名流期以一节自高者
所可论其涯量也哉且老先生数年在朝廷天下士夫
人人知其不可一日无者况重以先帝之遗托去之一
字在老先生岂忍遽出之口而形之辞哉彼人念不及
天下大计识不剖破世间黑白而徒颠倒公论以效顺
私门而老先生则因事见几欲以全一生之大节欲以
全君父之大恩欲以立士夫之表则固宜决于今日之
卷二 第 13a 页 WYG1257-0787c.png
一去也然老先生今日之去为老先生计固得之矣若
为朝廷计为天下计则有大不然者不知谁当执其咎
耳清自别去南都近二年家居又六年自知凡百有退
无进自甘槁死于下矣乃承老先生列位当道不弃使
供今日之事真所谓以蚊负山者日夕战慄非可自知
而令甥李学谕亦能察此意而相之庶几可不至甚得
罪于斯文清亦自揣矣果才弱不胜便当及早引身而
退当不令重得罪于大人君子辈也数年以在草野不
卷二 第 13b 页 WYG1257-0787d.png
能致书古云莫谓无心向门下也曾终夕望三台清之
情正类此兹因令甥之便敬此少布其私莫尽愚悃惟
俯赐道鉴幸万
   与内翰汪二先生书
清不肖奉辱二位先生知遇及与进意良厚感佩何可
当自南京归家仅数十日而家父丧百愿违心以故久
不及修问吾府尊来承教帖益用感愧清今服阕已一
年然先父母之葬仅得封圹而未成坟大父母葬失其
卷二 第 14a 页 WYG1257-0788a.png
地久未能迁亡妻亡儿尚寄浅土近日次儿年二十复
丧百苦丛身家贫累重且志荒业废自顾益无可仗以
自立者北上之期未敢卜也兹因吴公便病中裁素一
伸情悃吴公真有古循良风居今世而肯如此做人如
此做官者绝无几世道之薄可叹而信郡之多贤益可
徵矣夏末惟二贤千万为国家为斯文顺时保重是祝
   寄李宗一书
陈宪佥到承惠翰并香枕感感来翰谕及贫病一节词
卷二 第 14b 页 WYG1257-0788b.png
情颇切清亦适病中念宗一也久忽得此情悰何如也
然此事自有宇宙来贤豪君子亦不知是多多少少屈
受而无词矣柰之何哉义命二字正须于此际有安著
处耳清贱病已一十年非止今日宗一所素知而始终
一贫债负辗转则虽宗一有未尽知者兹不欲多及也
静言思之儒者致用尚欲经理一世康济群生而今数
口之家生计乃常不办至数数仰资他人贻忧父母才
之疏劣如此亦可自考虽然士之常也今少宰彭公自
卷二 第 15a 页 WYG1257-0788c.png
号从吾居士者素贫也贤者自结自解自爱其身以有
待吾一身亦非止今日吾一家所取赖而已也大凡背
疮多是内有愤郁不堪火气横出肉理所致昔人困此
者见于史传多矣吾宗一何缘有斯疾也何缘有斯疾
也今虽穷不犹愈于遂死乎自爱自爱清不能为子力
也清亦尝有自解之法即今卧处自题云命好德不好
王侯同腐草德好命不好颜渊任穷夭非敢以德自居
也用以自勖以见贫之外又有在所当念者耳衷情缕
卷二 第 15b 页 WYG1257-0788d.png
缕临便增切贵恙后气色果何如注想如在目前
   又
气体肥厚之人饮食常要甘平味多病后瘦减亦然此
又养生通法也清每年夏来一日之内常两餐用粥得
免焦渴只此一节亦不知是省了多少药物耶冬亦一
餐用之酒最能败肾且昏神宗一戒之气体厚者能戒
之久后自有一段分外精神今人多不晓也李白王勃
素嗜酒未必能助其兴然其本原正大聪明为此汨没
卷二 第 16a 页 WYG1257-0789a.png
多矣陶元亮亦每自谓嗜酒然料其人决不肯饮至昏
醉故能全其真而见之文章者若是其沉郁而光润不
为酒困何有于我哉此当知圣人之不得已处然自不
及乱矣
   又
三代以降井牧之制不复又别是一乾坤矣天下之生
纷纷董董上之人大槩都不甚照管他号照管者恐亦
未尽其道只是任他自贫自富自有自无惟知有田则
卷二 第 16b 页 WYG1257-0789b.png
有租有身则有庸而已田连阡陌由他无卓锥之地亦
由他也则夫今之士者上既未得有官者之禄下又不
得为农工等事老者欲安少者欲怀如何得全不为一
家数口计长远而徒坐守穷饿朝不谋夕哉许鲁斋先
生固尝有言以教学者矣足下且有二弟可令事此但
要戒令勤恪不华如清则孑然只身却有难者耳近日
亦颇为此费心非是图货财滋植但得免债负能自给
斯过望矣借人钱本令的当兄弟或义男营运生理此
卷二 第 17a 页 WYG1257-0789c.png
决不害义但营运要取利少而平稳者是长策耳亦恐
欲速不达也因便寄去云云
   与黄德馨石仲殷书
进孙至承来翰及佳惠近所得如何闻看中庸序已毕
亦见得与大学相表里乎盖所谓道统之传者即大学
之道也所谓允执其中者亦止至善也仁义礼智之性
道心之正也气质之禀不齐所以人心惟危也精则察
夫二者之间而不杂者格物致知也一则守其本心之
卷二 第 17b 页 WYG1257-0789d.png
正而不离者诚意正心修身也以天下之大圣行天下
之大事不过如此是乃所以齐家治国而平天下者也
盖昔者伏羲神农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以是传之
孔子孔子以是传曾子而及子思元无二物也区区近
来贱体如旧偶阅孟子尽心下一篇才毕自别后多牵
于俗心绪董董虽曰看书得处无几大扺惟三十年前
用工也二友勉旃
   复李宗一书
卷二 第 18a 页 WYG1257-0790a.png
自古凡未及一面而辄以襟期相付与者其气味类非
人所知而执事以施之清拜赐厚矣然惜执事之误也
清泉南一俗士耳凡百不如人执事不知清敢不自知
往者年颇少志颇锐览古对圣之时容有分毫不自揆
之意今则愧悔满胸怀矣此其故何也念之可哀领吾
林先生手教及味来翰意知执事方击楫河洛间隐然
有收功一原之想壮哉行矣百年易暮若眼前一切亦
岂在所扫者离乎此又不足以言真矣盖其最𦂳处全
卷二 第 18b 页 WYG1257-0790b.png
在不言中言及此清惭负天地君亲惭负师友矣执事
自爱不尽所怀一见何日附奉笔四枝墨一板表意耳
   与黄德馨书
累承来书知所以爱助我意甚厚益友之言岂可多得
吾虽未能尽行之然不敢忘也涉世甚难蓄德宜豫静
之一字更须于动中验之动而不失其静乃为得力反
覆体验又止是虚而已盖居常一念及静字犹觉有待
于扫去烦嚣之意唯念个虚字则自觉安便目前纵有
卷二 第 19a 页 WYG1257-0790c.png
许多劳扰而里面条路元自分明无用多费力而亦自
不至懈惰也且静亦须虚方是静本色不然形静而心
骛于外或入于禅者何限人心本是万理之府惟虚则
无障碍学问工夫大抵只是要去其障碍而已此言吾
未能尽行之但彷佛似有一二时袭得此光景者或非
意之来应之若颇閒暇至寤寐之际亦觉有甜趣故吾
妄意虚之一字就是圣贤成始成终之道今且与足下
一私讲之试订其是否人便可书复也此等言语足下
卷二 第 19b 页 WYG1257-0790d.png
只自知之盖吾平生行不掩其言甚多工力未到故态
时发则此等言语秪为人作口实笑谑耳今岁科举不
知足下与仲殷得了此否
   与周提学书
久不觌模范昌胜翘仰兹赴礼闱道三山谓得领片时
春风之赐用壮万里之行至莆乃闻旌旆自漳南返岂
天啬其遇耶窃闻之有识者云仕宦当作提调学校何
则以其得专为斯文出气力为国家生长人才又非其
卷二 第 20a 页 WYG1257-0791a.png
他官比也尤在持重为之耳生既不获一面聊以是一
言献而狂率之嫌不敢避也途次不及致详幸察
   与陆宪长书
清辱知爱最深感荷何可忘自甲子岁奉书山东后枯
守家林莫能嗣音愧负愧负近至江西得邸报知擢宪
吾闽海道一带千馀里自此当波恬浪静矣且八郡之
人至今饱公向日德政于今继之信乎事半而功倍也
清到任已数月秪是纷纷度日曾未有丝毫之力于学
卷二 第 20b 页 WYG1257-0791b.png
校间视公向者一日了数十大公案犹绰乎有馀裕人
材相远何如也愿益为国家为苍生自保重便中特此
申意附奉小书数册手帕二方殊不能尽下情
   寓九江寄宗侍御书
自执事以疾乞归生思仰不能已苦无人便莫知贵恙
平复与未后得张元器先生及饶侍御言贵恙久已平
复但意坚不欲起盖先生自有见也生非先生谬荐不
得供事江西学校愧劣才不胜重任日夕凛凛如蹈春
卷二 第 21a 页 WYG1257-0791c.png
冰恐有孤朝廷任使及吾先生所以论荐之盛意矢心
于天不欲于纸上缕缕惟先生便间有以教戒之又幸
志同先生数时不惜教戒受其恩知同此感佩也适会
辰州太守陈行且诸生试卷未定造次仅具大略不尽
区区惟顺时加重将来当有大为国家宣力之日耳
   与畏庵朱先生书
向者自浙江来知已擢湖广右方伯继又闻已转左公
辅之拜想在旦夕正人得路国家之庆生民之福也何
卷二 第 21b 页 WYG1257-0791d.png
庸喋喋清幸不为君子所弃外辱收而置之教导之列
铭心刻骨自不能忘奈庸下之资只今居閒犹不免与
俗冗相还往且持不愿之心以酬酢乎其间得一失百
而又力未能自拔而遂去私怀凛凛恐终有负于大君
子之门他日虽欲自新其路无由且大期已迫耳兴言
及此甚自愧屈也向自南京归自以家父素康强少计
之犹当得十年团圞之乐不意遽有今日之事复何言
哉今则是永感之人矣又何所不可哉且进既不能有
卷二 第 22a 页 WYG1257-0792a.png
分寸禆益于当世退又全无以自异于流俗况且閒居
图自逸于势似便且易者而亦未能鄙拙之甚可知以
此自知不敢复有厚望于当世而仆仆为行计也闻吏
部近日方严起复违限之例清亦不顾矣便中径述其
私琐之直如在父兄前语实恃恩鉴不罪馀情陈通判
当知其槩
   与曾侍御书
伏在丧次諠寂殊路使节行留传闻不一自诿契会将
卷二 第 22b 页 WYG1257-0792b.png
复有日不欲琐琐于书问间尘渎耳腊月廿一日已奉
先祖母及先母之柩至二坟所本卜其日先葬祖母俟
先母坟成之日则葬先母不意临期即有拘碍今改卜
正月初五日葬祖母十一日乃葬先母也初三日在先
母坟所承本府罗同知遣官至寒家送皂𨽻二名云察
院所遗者讶未得详即以初五日葬事回家过府问故
罗乃出院牌见示读未终竟惊愧汗浃不能已清一颛
蒙庸俗人耳若曰颇知分不敢求称所欲不敢亏负于
卷二 第 23a 页 WYG1257-0792c.png
人则或庶几若曰学行云云则岂不自知况本蓬户荜
门之子孱孱碌碌之人幸际明时得侧士大夫末尘自
父母而下咸获沾被恩馀衣食之类视前加厚矣近虽
有疾幸赖药力已就平复二丧且以次第举葬稍遣目
前尽为过分抚心惴惴惟自待之不称而惭愧天地君
亲惭愧贤士夫知己耳近者本府县以执事及诸公俯
待之故益加意相遇颇出众人之上罗同知清慎自持
当官绝不闻分毫有所取受而为仆措置治坟之费及
卷二 第 23b 页 WYG1257-0792d.png
分俸米见惠此礼罗历任七年未曾一施之他人者也
隆意所向人情增光知感知自岂特仪物间哉噫仆之
负执事多矣岂尽知仆之无所识知无足存录也哉今
者院牌又复云云独自顾何人而敢当众人之所不能
当受众人之所不能受者哉昔郑綮为相有自知之言
后人以为郑五才实无取惟自知一节稍可赎愆仆窃
是之抑思古人亦有直自担当者亦有径行不辞者大
抵皆自觉其无沗乃能自安如执事此举诚非不肖者
卷二 第 24a 页 WYG1257-0793a.png
所能安也仆又非能矫激立名者庸劣之资求同众人
尚惧不克况敢求异于人哉万一中有矫意则为重负
斯文知己骨肉之情神天当明诛之或暗坏之为人间
矫激者作戒矣所以不敢安受者特以自知不任而却
冒然利而受之以重伤贤者之明实所不可故同知虽
屡遣送终不敢受亦庶几用此一节赎愆者也且来仪
仆虽不受不凡之厚意则固有出于物外者矣如或者
以为执事施礼于仆而仆却之则为全不知执事与仆
卷二 第 24b 页 WYG1257-0793b.png
相与之际者矣此意非可言尽惟知己虚心鉴谅当终
收之度内也使旆北旋应在旬月内外续奉未由在途
在朝幸加自玉为国之光为民之庇过苏郡会贵僚王
先生乞为申再三意
   与碧川(阙/)先生书
生数年跧伏家林忧故孔多不敢陈渎然区区怀德怀
教之心虽在多故未能暂忘也恭惟先生硕德宏望台
阶在即而乃以微恙力求退休上为天子之所眷惜加
卷二 第 25a 页 WYG1257-0793c.png
恩下为中外士夫之所光荣叹慕令始令终光前振后
门下生实不胜慰愿之至清去岁四月至江西供职向
自揣孱庸况病疾素多自分槁死林下矣今乃复叨窃
此职且此职乃人之所易者生屈于才反以为难以此
久稽奉问而负愧益深中情益切每一见惟德年兄便
觉愧心勃勃且丁宁遇便见报者屡矣而至今乃得于
驿舟中薰沭拜此惶愧惶愧伏惟老先生台斗之明渊
海之量必能俯照不肖清而未忍遽厌弃之也近者丰
卷二 第 25b 页 WYG1257-0793d.png
城丁监生到亦蒙鼎言存问感激感激向生求高祖墓
表老先生犹惓惓垂念但以清所疏事已失未及就请
不日便当续录申请倘得赐贲尤不世之光也
   寄梅一之书
相别忽一载馀怀仰殊深执事学正而行介区区窃所
叹服企慕而未能及也然为贤者愿望未涯更望少济
以中和阔远气象如何大凡气之所在理即随之而得
夫浅深也恃知爱辄质所见区区凡下之资过悖尤多
卷二 第 26a 页 WYG1257-0794a.png
所冀便中痛指一二使得早救分毫如此往复吾人庶
不为虚相遇者嗣续一事虽曰有命然固有大理存阴
阳和而后雨泽降夫妇和而后家道成或阳亢阴怯则
志意且不相属生理何从融结亦非造物者所授也区
区此言涉鄙亵知为君子所不韪然天地絪缊男女搆
精圣人于易言之矣执事今日岂厌闻乎文献通考己
承寄到至荷宁永贞得相闻否董汝淳储静夫王懋学
想时相见诚人间乐事也
卷二 第 26b 页 WYG1257-0794b.png
   寓九江上秦太宰先生书
生自拜违来私门多故非所宜渎然拳拳恋德之心未
始暂忘也向恩门内艰生仅得拜一慰帖及小奠仪洎
后遂不能嗣音罪负自知实赖台慈照宥生违教后亦
只如旧日碌碌耳况齿益长学益荒兼才力素劣弱又
以是永感之人自甘枯老林下与草木同腐矣乃辱老
先生平时齿录当途绠汲使得供事江西学校间第此
任甚不轻而不肖生甚弗克负荷旦夕凛凛正自不知
卷二 第 27a 页 WYG1257-0794c.png
将何以报塞朝廷任使之万分以不负我老先生教爱
造就之盛德耳生今年五十有四而早衰有甚于六七
十者虽曰不忘学然所进其能几何惟旦夕勉强自清
其心自平其气凡于学校一切事务一听于道理之所
役使耳所愿务其实而不徇其名要其成而不刻近效
不敢以文章为人才之实事而必使学者反复思惟古
先圣贤所以著书垂世之意与我国家之所以教人读
书而以文章取之者究竟其意之所归宿果安在此则
卷二 第 27b 页 WYG1257-0794d.png
生今日之所以汲汲而未敢多语于人者也老先生恩
同父师故敢及之夫民至愚而神也况民间俊秀清敢
欺之乎抑能欺之乎清之所以期不得罪于朝廷期不
得罪于老先生期不得罪于斯文者槩在此也生恃恩
厚偶尔及此不觉繁絮惶恐时序寒煖数易惟吾老先
生年尊任重当为国为苍生倍加保爱至祝
   与方石谢先生书
生曩岁因叔父睿贡书后即奔母丧到家又遭祖母丧
卷二 第 28a 页 WYG1257-0795a.png
虽非承重丧门未可即吉故在家日久既复京又失长
儿寻改南京数年间忧患奔播少有宁日百事俱废故
虽执事之门亦久失于问候所恃大贤汪度有以亮之
于形迹之外清今乞恩终养者诚以父老身单而子幼
此目前当由之路无容疑者顾发之迟矣发之迟者私
心牵之也然虽牵于私而终不能安既而思之凡心之
所不安便是天理之所不许不若听命于理图得心安
之为利也昔人所谓乐志云者疑亦文过之辞耳愚意
卷二 第 28b 页 WYG1257-0795b.png
但自身处置得是即是为亲也又清自知从学失其术
垂老不得实用故数年素餐一绩不立使复迟一二载
或得循资少进尤患所以立也自以公既不能有益于
时私又背弃其亲而图计其外不计其内虽复生世百
岁秪益以负君亲故此举必求成而后已而亦不暇计
亲之养与其身之已老也适得孙志同书谓执事闻清
此举始有惜清去之意既而亦以归养为然盖执事之
所以然清者非人所能尽知矣此即所以厚清也志同
卷二 第 29a 页 WYG1257-0795c.png
素厚清所厚必以正此举全赖其成就尤见其不肯俗
清也清今既出汉西门心始少安自谓亦求以不负师
友之一节也因便辄吐其情用申谢意外此斯文之责
天下之事其属之执事者计自有本末有轻重既到手
时必不放过矣小子何知述至人之望于执事者如此

   与九峰孙先生书
奉别益久仰德益深闻令器从一已冠婚而志行不凡
卷二 第 29b 页 WYG1257-0795d.png
克守先生家法益用慰喜清家城市而心久驰于溪山
岩谷之间然困于无力至今未能超脱以去自愧自悼
百事无成计大期不远将怀羞入地终无以自白于世
可柰何哉人其亦柰之何哉适漳州进士石腆见过造
次附拜因及不肖情事如此所谓贻知己羞者也向者
从一加冠清恨不得观礼于阼阶之下兹附小仪致贺
乞勿外久负字说之命以尘心俗笔至今惶恐不能成
文愧罪何可当尚期汪度未即加谴也清又念自弘治
卷二 第 30a 页 WYG1257-0796a.png
改元得官在职者七年而以事故家居者十年所见朝
野之事虽醇疵不可一槩而独皇上圣德凝然不动环
海大纲万灵妥帖实有草茅书生一旦得富贵及自负
才气志节之士安恬之久所不能持不能到者居常以
告乡父老及子侄学生辈使知有圣明之德覆帱之恩
而自庆其有生之幸盖谆谆缕缕言之至为或者所迂
不自厌也比忽闻皇上为边情累勘夫实事乾纲独运
电烁雷轰惊群蛰于九地振王灵于万国甚盛甚盛快
卷二 第 30b 页 WYG1257-0796b.png
哉快哉可以徵圣德之涵负可以期生灵之永泰可以
卜国祚之绵长鄙人数年所得喜事无此比者而乡人
得于传闻亦以信清向者之言为有以也所恨清腐劣
之甚不能为明时展效尺寸如得及早明白自退一意
与村学生辈讲说人伦物理相勉相励相与服行而固
守之以求不甚愧于为人不甚负于君亲师友亦庶几
其可耳而格心赞治脩废保丰事业则自有当世诸贤
哲在便笔及此为爱我者尽不自知其孟浪也静夫希
卷二 第 31a 页 WYG1257-0796c.png
大进之尚质诸先生以造次俱未能致书然拳拳向仰
无时忘之倘问及乞为道意否则不必也静夫先生近
有书到随当脩报矣清旧有读中庸私记一部甚冗秽
近因诸生之求忙迫稍为涂去其太无谓者而出之名
曰蒙引初藁明其未为定说也且今以寄从一目下备
看正望先生公暇赐一裁教示下乃幸仍乞转致静夫
先生同赐教示也大学亦已完语孟及易经俱有之以
欠温故姑俟后图郑仲平先生李宗一先生各有子侄
卷二 第 31b 页 WYG1257-0796d.png
读书倘来取幸次第与之并乞达求教意
   与都宪吴先生书
生自向者南都奉违不久即以侍养归家寻遭先父大
故兼荆妇次儿继亡家寒而事冗地僻而交疏以故老
先生之擢山西擢河南皆久后乃得报惟今都宪之擢
四月即得之福州圣朝所倚以为西南一面长城而一
方数千里生聚咸所仰哺取给焉其任亦重矣哉况庙
廊梁栋需材有日平生所学所负将次第为斯世斯人
卷二 第 32a 页 WYG1257-0797a.png
尽出之此其为庆岂敢止以为乡邦之光姻戚之荣而
已也哉更念盛德不遗微末生家居尝两辱江右手教
去冬博士张颙归自河南又得尊赐书仪感荷稠叠殊
缺脩谢至负至负兹有禀闻贵祖坟在晋江县三十二
都与寒家石壁山祖坟同乡且相近二十年前便已承
委查访全然无以复命今岁二月因附葬亡妻于家祖
坟之左暇以访之乡老遂得其的即挟与同按故迹令
祖坟故址宛然盖有被堙没者亦有掘挖未尽灰土尚
卷二 第 32b 页 WYG1257-0797b.png
可认辨者其本都诸人能为證佐者尚多倘及今不追
问恐人事参差岁久益漫耳清怀此欲陈有日意欲脩
书至云南不拟尚在南都谨特此报计老先生闻之当
自有权度矣目今泉郡知府慈溪包民敬名溥亦南道
中人似当移文托其用心勘处并立石标界以明大家
水源木本所在如更得贵宅旧藏墓志谱记之类录附
公文之末使得一一按实而处之侵者益无辞矣清近
试省下三学诸生试卷方阅未毕又值同僚新任及他
卷二 第 33a 页 WYG1257-0797c.png
期会旁午造次奉状情不能尽言不中伦统祈台照海
涵不宣
   谢梁叔厚编脩寄惠陆宣公奏议书
敝乡陈先生至张家湾承赐陛宣公奏议二册仰惟一
代真佐其精神心术尽在此书微执事见爱清何从得
此快睹也第愧不肖弗克负荷耳在京时屡欲假片时
从容以请教而以疾见阻登途益用怃然便中敬此申

卷二 第 33b 页 WYG1257-0797d.png
   与柴墟储静夫书
戴地官来承惠乡录并手教谆谆所以为不肖计虑者
至周且切矣敢不敬佩坟宅一事亦有大理盖人物皆
藉气以生亡者所藏亦在大气之内故自坟而言则本
骸得气遗体受荫自宅而言则风气亏疏断无佳产寒
家百馀年来世衰一世清虽忝士夫后然百病丛身百
事不立子长成者连丧其二家计借助居半凛凛乎名
节之倾门户之落疑亦坟宅气数之衰使然有非区区
卷二 第 34a 页 WYG1257-0798a.png
人事杯水之力所能支持者故不得已因祖坟之水湿
及妻子卜葬之未定而仆仆乎风水之求也此情岂容
自讳于吾兄然清即今自断每成一坟除买地外仅费
五七两之数苟且完固而已不肯同俗作好看事此又
泉人所共鄙笑者清独不恤也执事于此亦可知清用
财之槩不然所犯必多异议将滚滚而至矣明年将如
来谕受徒讲业并可删改旧日书说或有小益于童蒙
所恨只是文字上工夫耳今复何言哉草草申谢馀容
卷二 第 34b 页 WYG1257-0798b.png
续陈
   又
承示所著夏姜二女墓志铭摹写深至二公平生晔然
在目虽老朽犹觉有懦夫立志之意感佩感佩清于四
书易经草说旧日只誊出大学中庸二部及易上经十
卦然尚未得删定馀则芜秽尤甚未敢示人不意无识
者盗抄并以付书肆刋行而差字讹句多不可读今欲
就林下温燖整理又以诸故坟皆失地存亡两不安方
卷二 第 35a 页 WYG1257-0798c.png
请广信周姓者来为改张而贫窘独甚或有地而不能
得或虽有地而不能成坟岌岌于怀卒归于任运而已
清北归他无所恨者平生负君亲罪万万今谓之何哉
因得所示二铭益自悼其枉生耳
   又
病中遇故知某人考满行谨此奉通信问吾兄过部以
来舆论甚服谓敬简二字俱得之仆得此寤寐亦慰喜
也但闻贵体尚薄弱后嗣至今未充此亦当内自谋之
卷二 第 35b 页 WYG1257-0798d.png
要亦有大理也要皆当及时谋之先贤谓人谋孔臧亦
可回天命大抵天于天下善人君子决不能一一顾盼
扶护得到而使休咎吉凶各得其所也故人当自尽人
谋人谋者亦孔子所谓务民之义也人谋尽而终或不
得乃归诸天耳推而言之此孔孟所以欲回三代于春
秋战国也此南容之不废盆成括之见祸所以不谓之
命也朱子曰濂溪极力说个几字尽有警发人处近则
公私邪正远则废兴存亡只于此处看破便斡转此是
卷二 第 36a 页 WYG1257-0799a.png
日用第一亲切工夫精粗隐显一时穿透又曰食芹而
美甚欲献之吾君也因便琐琐及此宋孔时已到莆仆
约今冬行缘家父有祖母服未阕阕日将为小儿冠婚
乃行耳
   寄林待用书
阁下一举义声在宇宙清无庸赞惟阁下益为国自爱
举一事量不至一日废也窃谓所以永终誉者实在此
因张太常便率此奉渎所恨相去不二百里而不得遂
卷二 第 36b 页 WYG1257-0799b.png
一面引领壶公可胜怀仰之至令尊老先生暨贤昆仲
不及别具希引贱名拜意阁下亦尚宜速行乎
   与畏庵朱先生书
今春曾具素书附饶侍御榶便至临清王思德宪副处
托为申上老先生尊前计其时适有变故或不便于申
达然至今亦未得思德报也生自去夏至今秋为考试
事颇劳剧因而得疾自知庸才弱质难以应世成务七
月初已恳疏乞致仕今此待报矣生初未知老先生北
卷二 第 37a 页 WYG1257-0799c.png
行变故所由近得一士夫过南昌略道王太监事当时
自巡按以下皆谓不必举闻惟老先生必欲行之却自
多此劳攘云诸公共谈者亦多以为然生愚独不能无
疑也夫人主春秋鼎盛岂可令手滑于罪状不明之人
耶刑人于市与众弃之今也不然设或出于左右者所
矫虽巡抚大臣亦不敢问谁何亦竟不敢以闻此其弊
将何所不至谓有忠爱之心者能漠然不为国一计念
耶且他日或有究诘其事者守土之臣又将何辞耶窃
卷二 第 37b 页 WYG1257-0799d.png
谓老先生此举于理与法皆得之而闲邪杜渐忠爱恻
怛之意尤可念故虽卒以此贾祸是亦理势宜然而老
先生所以辨者也此外又何足计耶便中特此奉渎起
居疏愚不识时忌惟老先生必能为慎之外附乡录二
册备览
   又
近者谢洞教谕至承教帖并日书墨刻感佩何量陈宁
进士至亦能道尊意且感脚力之赐此清表妹夫也清
卷二 第 38a 页 WYG1257-0800a.png
去岁十二月葬先父于南安先母旧坟水湿今徙合葬
焉坟去城四十里恨太远也但其地颇有生气穴位八
尺之内通是五色及黄紫细土牙关小石亦有五色者
私心颇以为慰亡儿存畏亦别葬矣惟先祖考妣旧葬
乃过龙之地当亟徙葬而力未能及也姑俟年终为之
清今年亦不免教授生徒其富者束脩礼亦受之以助
目前之费但舍己田而芸人田其终两失之为愧耳杭
州府学生员施恕者有士行其家甚贫能守分清十馀
卷二 第 38b 页 WYG1257-0800b.png
年知己也其身家履历与方寸事最与不肖清相类其
制行严密清不如也与之处甚有益向遇杭时欲言之
而未敢今与之别又二年益思其人不能忘便中因道
其姓名惜乡举里选之法不行于今而此子词藻之学
又不逮人意其终穷矣便中特为好善君子及之渠固
外外之求也
   与刘司空书
生自去岁拜别来任以中途感疾就医七月稍痊自八
卷二 第 39a 页 WYG1257-0800c.png
月以后一向奔走东西在本司率不过十一二日或仅
三五日即复出以此职事之外百凡俱废惟天下达尊
动定安否则未能暂释于下怀所恨者迹不及耳未审
道体近来万福如何清谓如老先生者在朝廷多一日
则多一日之重在乡邦多一日则多一日之光由此言
之人心所祝愿于老先生者宁有厌日乎此间学校事
宜尽多生到此槩未能举行只有应酬目前文具及考
试去取而已以少也学不得其术今则过时而捍格故
卷二 第 39b 页 WYG1257-0800d.png
此任虽众之所易而清乃独病其难也且病体益衰精
神管摄多不及计数月后当别有奉问兹附奉新刋吴
康斋先生文集一部备览外批点程文及学政文移附
渎不敢于所尊所亲而自讳其丑也惟矜其不能而无
倦教尤荷
   寄碧川(阙/)先生书
向者得告以归自谓当得尽寸草之心于慈父不意罪
逆深重天实祸之竟乖所愿抵家仅六十日而家父弃
卷二 第 40a 页 WYG1257-0801a.png
世虽犹幸得亲汤药及殡殓等事然不孝忘亲图归不早
之罪已万不可追矣久不得奉状恩门为负谅在情察前
月生已释服方图奉状未发昨乡办事官归自南都送至尊
赐家集一册绫帕二方椽笔题缄斗光下烛肃衣拜受岂
胜惭感铭佩之至清今虽已释服但先坟未成亡妻未葬
及祖坟患水湿而未能迁兼居宅敝坏之甚至无以蔽风
雨亦姑用借力修治家寒身单实为劳瘁北上之计尚未
有期知必以此招罪然势不得避也仰凭恩照故敢及此
卷二 第 40b 页 WYG1257-0801b.png
若不肖感德恋教之心久而滋切有不能自状者非敢
文也至于明德日章大拜在目此乃海内善类及苍生
之庆又无庸生喋喋也手帕二方香茶二帖奉表微忱
高祖墓表尚乞留尊念更容申谢
   寄督学邵先生书
先生横渠理窟序无一字虚下者向见姚秀夫先生浙
西水利书引亦然天地间此等文字盖自有数也二篇
清最知玩之使文皆如此何厌于文也又拟谒李旴江
卷二 第 41a 页 WYG1257-0801c.png
祠诗希古慕贤之念出于肺腑之真者亦自与时文不
类适有绊不能尽惟倍为吾道自爱便中更祈无惜教

   与云室廷玉先生书
先生三月十七日手书寄刘希范大人来者直至八月
廿二日方到即今日也前此生屡拜书想多已达此书
又承教诲感刻岂能尽述中有自道为人蠢直老实不
能以言貌动人今士之所喜者皆区区之所无倘有议
卷二 第 41b 页 WYG1257-0801d.png
言宜早寄达窃谓先生之德之学非惟生等亲炙日久
者钦服恋慕之不暇而上下之知先生者亦自不为少
矣且今士之所喜者固先生之所无然先生之所无者
正先生之所以为高于时人一等者也天下之理诚则
形久则徵先生胸中固自有定见有定守而不为一时
之士峣峣皦皦于目前者所能动矣今又加之以勤克
之以弘旦夕所到又岂生辈所能窥量云南行事声闻
自好大抵是根本上发出英华有识者自能见得其用
卷二 第 42a 页 WYG1257-0802a.png
方林二君子尤见先生之高盖输诚用人而不尽用一
己之长者此正惟有大地步者能之中才所得有限者
决不能此此节生甚为先生慰愿也凡前书已及者今
皆不赘
   复王希文宪愈书
承华翰示及动履并新行榜例及臧先生节旆所向非
至爱不同恒情鄙夷衰腐者曷由有此感认感认阁下
宏才茂德定价在朝野清不敢喋喋近日王德华先生
卷二 第 42b 页 WYG1257-0802b.png
特有荐草如德华实造地位阁下或未尽知也粹夫临
别曾一问及清答云此公吾同榜中三百人似未有出
其右者渠复问其详清又谓其气度宏远最锐志功业
然必从本原上做出更详及其务本实而略华藻之意
渠或未之信清不自知欺也因谢柬及此者正以德华
知公已深或者阁下未与相面恐知德华者犹未尽耳
德华之荐公正所谓不求识面御史也此忘形率尔之
言他更无所为也清初九日至吉安城已考吉安府学
卷二 第 43a 页 WYG1257-0802c.png
及庐陵安福吉水永新诸县馀犹未及也南赣二府已
白臧公许吊考大约五月半间得回总司来人回促急
笔弗端统恃情亮
   又
德华宦业后进未见其比其学亦与时人不类虽在翰
苑诸公渠恐亦未多让盖其正而简一而详未易当也
   复林居鲁书
清前累拜书期至金华一会今则举为虚词矣知负知
卷二 第 43b 页 WYG1257-0802d.png
负其时且欲进拜章先生亦竟不及此殆行止非人所
能者不尽述也执事不谅乃至以相外责之殆未得清
本心耳清以正月二十一日至家前三日过莆得会令
兄及令婿多荷厚雅自至家尘冗纷纷每神驰于清源
之麓紫帽之峰而力未能遽自拔以往又苦于多累正
恐来日无多而乞归之计亦徒然耳心事如此又何足
为吾人道者承惠王文忠公文集清柰未得详览以究
尊惠以复雅命偶阅及知学斋记则知此公非止为言
卷二 第 44a 页 WYG1257-0803a.png
语文字之学者视宋太史气味为真矣此固非后学浅
生之所敢轻议然尝观宋太史文则觉其枝叶太盛面
势太张波流太靡虽屡屡自辨其非文人静而味之则
其骨气及步骤终似未脱文人之习者况其学亦杂遇
老谈老遇佛谈佛胸中本无主张忒把文词及博洽当
事了呜呼岂知天地间事尚有大于区区文词博洽者
夫学不博不能约言不文不能远固也但其中自有真
伪之辨耳真者根于性率于道而符于教其伪者性道
卷二 第 44b 页 WYG1257-0803b.png
教外物也宇宙之所以立人物之所以生生不绝者以
此性道教三者在耳凡在此三者之中则世所不可无
亦自不能无者若出于外类皆人之私智所为于世无
益而有损尽可一扫除之或摘其近正而实者姑存之
而已管见如斯因得高明者一质焉而亦未能尽其说

   与梅一之书
戴地官来承华翰及厚惠恭审太夫人万福令嗣亦挺
卷二 第 45a 页 WYG1257-0803c.png
挺有立甚慰甚慰清永感之人矣故今日进退无甚系
恋者所恨尸素十年无毫发之效于公家而平日师友
相责望雅意今日悉为终身之愧矣复何言哉家贫时
时假贷于人三子力教以处约之道明年将受徒自给
儿女债今犹未了也清尝谓士夫当自办材料在国为
国在家为家虽在天者不可必在我者固当自立大要
只是养与教两事然纲纪之立为最先家国一也清今
益衰病恐力不能终此愿耳所言大可笑惟知己者不
卷二 第 45b 页 WYG1257-0803d.png
讶逢便希不吝教幸甚
   与林允晔柬
闻之古人非其义也非其道也一介不以取诸人清以
肤浅多累既无以补吾子之万一而顾辱厚仪焉揆之
道义实所未安故敢辞且既以为不可受而辞之则决
无复受之理也吾子幸予谅焉
   又
昨承来意勤甚足见吾子处心之厚处虽然亦不可使
卷二 第 46a 页 WYG1257-0804a.png
清处其薄也子如予谅则其所以见爱者尤深矣况君
子如水之交初不系于是也
   与杨君谦书
去秋承教益最多敬仰敬仰别来所进取当益不可涯
量异日断当为斯文增一光燄矣清尝窃谓学而主于
平实人固多以易视之然语其理之至当则又不论高
深奇怪之与平实也或者平实之难转有甚于高深奇
怪者而难易亦非所论也惟其当而已抑今人之所目
卷二 第 46b 页 WYG1257-0804b.png
前人之高深奇怪者自理视之似亦一等平实也文章
诚学者一事至理所在又非止可以才力就此意惟阁
下意尝及之而愚于今得因便风绎之以相證耳清今
承乏祠祭司司事颇简念欲及公暇退修一二以豫当
世末用者然气质老矣强力不前柰何柰何吾君谦可
及时兼程矣
   与乔希大书
别来又添许多过恶矣自念犬马齿三十有二去四十
卷二 第 47a 页 WYG1257-0804c.png
五十而无闻者几何而一善不进一识不长尚何以自
诿于天地间哉加之百病交攻气体萎弱正恐终为大
明宇内之一弃物无复报恩宣力之日耳如吾希大天
分高爽而信厚加以年富力强甚好学做人也清徒为
歆羡而已偶得乡人一便舟次不得尽其所欲言惟清
照是祈
   复杨方正书
蜀阜存藁一书当时所存篇数似太多而写刻亦多讹
卷二 第 47b 页 WYG1257-0804d.png
字近方欲请诸徐公求删去其不甚切要者并正其讹
字而重刻之故多用朱笔点记尚未就绪今如命奉去
惟乞览阅之际随笔去留更批示大意以扶不肖之不
逮则岂惟不肖之幸哉至恳至恳
   与严州诸友书
自十一日与诸君江头一别吾从舟中望诸君诸君亦
以岸上注目当是时吾以吾之情知诸君之情矣云云
虽然离合亦常事耳吾自有欲言者大抵天下事无甚
卷二 第 48a 页 WYG1257-0805a.png
易亦无甚难凡圣贤所责人为者皆人之所当为亦人之
所能为也况举业一事岂有专心致志于是而不得者盖
有之矣是必其资质之甚下也以吾观诸君则资质又皆
非人下者顾用工何如耳而用力节度则区区已常为诸
君道之惟诸君力行更以性理大全中论学论科举篇观
之则区区之言又陋矣江右袁先生倘会希为拜意天下
读易者矣如袁先生甚少系辞傅所论教我多矣
   复储静夫书
卷二 第 48b 页 WYG1257-0805b.png
清是月初四日已徙张吉士所居赖叔鸣悉力其间事
乃得谐连日修补扫除之役尚未毕承谕在途两梦仆
猊遽丰硕者有其故矣非偶然也览书感泣此生不知
果能不负公否耳
   与饶侍御书
清至今犹未得觌执事一面而执事过听两以贱名厕
荐书愧不肖何以克当今此供职日夕凛凛惟恐有负
君亲有负知己为罪不容诛耳陈进士大人至清适有
卷二 第 49a 页 WYG1257-0805c.png
行役造次附谢莫尽下情是亦一负惟俯照不讶是祷
令嗣大人他日必能大为国家宣力以践显扬之孝私
心甚为老先生喜慰欲印一书寄送尚未能及怀仰怀

   与李宗一书
郑典史来送到手书并紬枣之惠祗受之后顿然若忘
甚愧甚愧清向至江西未能有一毫树立报称而遽致
仕人或以高目之可谓不知己者矣清此生永负君亲
卷二 第 49b 页 WYG1257-0805d.png
师友无可言者自到家三子令各读书认字家事不免
自劳风俗益偷清宗族中表殊少可托者老色日深大
期可量邵子所谓生于太平年死于太平日清亦幸一
与焉旧有书说数册意欲温故而删之亦以力贫未暇
且皆只是空言浮说何足道哉每见来风韵不凡意当
远到末乃亦有休閒之想岂年来稍向衰邪令器未第
想已近除官次者可继志中间或质不逮便可使力家
亦足以怡晚景耳郑复行冗中援笔百不能一吾人此
卷二 第 50a 页 WYG1257-0806a.png
日通书于千万里之外复能几度邪况清无力尤可念
也惟各与诸子道毋忘世好各图远业
   又
向有兑粮典史回自南都道执事拳拳乘问意不数日
赍书惠者亦到感喜无量清比欲奉书因典史言不久
当自来取故迟之清六月间十三府小试已毕以不得
与者数千人来镇巡各衙门求劝续考七月间复多考
了三千三百人连日夜看卷颇疲劳旧疾复作况平时
卷二 第 50b 页 WYG1257-0806b.png
在此世事亦甚多端却不如在家林蔬食菜羹早眠晏
起朝经暮史朋聚友集为自在脱洒也且及物之功惟
有考较文字一节得行馀根干上俱未能及而计亦未
必能行也故于七月初九日发一恳疏乞致仕以远隔
不得请裁姑据管见行耳期必得之乃稳若复为官所
迷再一二年龙钟甚然后归所失多矣今在此亦颇为
王府所怪怒然官可舍不可轻屈于人也俟后续具臧
瑞周绣衣在此极蒙其相爱信今龚公亦然知皆执事
卷二 第 51a 页 WYG1257-0806c.png
所吹嘘也然清不敢不谨江西人最易起谤今始知之
然浮言不久亦当自定累承指教知感知感今科所中
举人清所取优等及案首者凡四十八名众颇以为难
清亦以为一幸云
   淮上与周公载员外书
所借来陈石斋先生乞终养疏及彭方伯所寄来柬昨
夕已于灯下各录出一通盖清自南来所得今世文字
未有若此者正气之英华自是与寻常藻绘者不同新
卷二 第 51b 页 WYG1257-0806d.png
学小生偶从执事得此知赐矣疏中有云内无攻心之
疾则外无从事之难清愚窃以为此语当不止为其一
身之事发也意此老年来所以迟回顾惜此一进者其
特以此耶然即此只语傥留圣心则其所关系补益
似亦未可以计量也彭公之书谓国家无负臣下臣下
当无负国家此真知念国家者之言抑可为凡百有位
之通箴也至谓识得破时三公九卿山夫野老一也噫
公惟有此挟负此其所以处进退利害恩怨之间脱洒
卷二 第 52a 页 WYG1257-0807a.png
自在凡百任之傍人窥视未见其隙也清因便聊一奉
质于高明惟裁教乃幸唐李文公谓鸾凤之音自不得
不铿于燕雀今观二公之文若此然本二公之素所取
重于天下者元不以文也李公之言于是益信客舟灯
下抄读之馀揭篷一视惟北有斗其光烂然可仰而不
可近也恃知及此不觉狂率
   寄王懋学书
汝淳至备审近来起居休裕无复违和极慰远想南都
卷二 第 52b 页 WYG1257-0807b.png
百务清简得以尚友古人之时多矧执事负出群拔俗
之资济之以三五同志相与金兰丽泽焉造物者当此
时为此布置宜真有意哉一时天地秀气畀之士类为
浮华琐碎所耗散者大半矣今得诸君子意见如此他
日担当应有在也心非木石宁不为宇宙元气一助喜
耶闻之善自爱者能以数年而植千百年之业或一日
而遗千百年之休傥非收拾得早树立得早则何以克
致此惟爱日自强无若不肖清之蹈后时之悔哉因汝
卷二 第 53a 页 WYG1257-0807c.png
淳回便申此区区
   与司马张先生书
生近得田嵓主事转达所赐尊翰珍帕并题二扇格言
南向再拜又再拜卓然光霁之在目至感至愧之情寔
不能自状生不肖之病惟老先生察之悉而忧之深故
所药无不切中病原而养德之理亦自备于其中矣今
二扇谨宝藏之而各录出三四通置之凡所坐卧之处
庶几三年之艾犹得及于七年之后也若宾客足迹所
卷二 第 53b 页 WYG1257-0807d.png
及之地则不敢以张之而所录者亦不题为某先生之
惠诚惧惩艾不力秪为文具则益重吾老先生之愧也
长儿存畏幸沗乡举将来会试又将各分一通与之期
共努力耳云云
   寄邹汝愚书
梁叔厚先生来知广中相知有刘时雍李若虚二公为
慰令尊甫此时犹在广否义命之际量已洞然盖但愿
其子得做好人便不得兼愿富贵矣近时吾辈中如懋
卷二 第 54a 页 WYG1257-0808a.png
学者仆窃心慕之其学识志量果不凡也天瑞在贵州
至今闻问间犹未见其多进益处仆非喋喋方人者盖
惜其以如此之才识如此之气力而独于助长一病不能
少减以其与执事夙相好也故及之执事盖亦好之而
知其所未至者也傥书问中亦可自以意及之陈宪佥
便奉此草草不尽所欲言
   与云室德绪贤弟书
清闰正月十九日自建昌归南昌又明日晡乃得德绪
卷二 第 54b 页 WYG1257-0808b.png
贤弟讣告吾先生谢世痛楚柰何恸哭柰何清于吾先
生乃仅止于去岁之一见而已忆昔先生别不肖于芋
原登轿之时泫然涕下岂吾先生于时殆亦自疑其不
可必复相见邪于今思之五内如割复可柰何哉清自
供职于此日不暇给小儿此回出于不期虽父子之别
亦不得尽所言今日追至弋阳仅得草此与列位相问
前日在南昌匆匆无柰姑附祭文藁见意耳再告德绪
贵溪教谕事方图为解释似未足深忧也老先生向亦
卷二 第 55a 页 WYG1257-0808c.png
垂教及此前书道粹夫事姑只自知勿泄于他渠后来
亦颇悔悟也
   与董遵道书
稽勋孙志同文选黄汝脩及太常王廷辅少卿亦旧考
功也闻章先生动息皆以奏闻起取为意清谓先生今
决无意出矣其闻起取其言非但不入其心亦不欲纳
诸耳矣非但先生自有牢关意其弟子之略知其心者
亦力谓当路者不必以此厚先生矣殆必有其说也又
卷二 第 55b 页 WYG1257-0808d.png
其向日同志一二比来复出者俱不得完璧而归今听
先生一人坚卧林下保全令德斯亦足壮士风淑士汇
而为国家添一人物矣易所谓不变其所守乃所以益
上者也况今既未能以不次柄用先生只将以纂脩文
墨事取用诚亦不必竟其事矣清又谓七八年前姜仁
夫亦力为之辞皆先生所厚者谅非有他也诸公曰章
先生之见信于人如是哉叹息不已蔡清寓北京崇文
门外奉寄董遵道贤契知之计诸君若到堂上地位当
卷二 第 56a 页 WYG1257-0809a.png
别有施行今则未敢望也
   与杨实夫书
自南京一别抵家仅六十日而家父弃世自此百愿违
心百事俱置念外矣高第尚未及贺亦得一慰亲心为
喜也继闻以养病回家固知贤者所志有在于一第一
官之外者清怀贤之心自不敢遏但北上之计全未及
办而力亦未能办也近以目病不出户已半年阅古人
书颇觉有味而终得为家事世事所夺骎骎衰暮目前
卷二 第 56b 页 WYG1257-0809b.png
事既可自考后来事又未可自保故未敢果于复进也
贤者归已再年静中所得必多何日获聆至论以沃我
焦枯为此生之快也贵乡杨判簿自南安来过翌早当
远别灯下连写数书不能伸意心照是赖
   与江西黄提学书
易解节要者生友举人新淦周同所述序之者曰刘曦
永丰学生员也节要主于发明理数无意文藻而刘生
之序鉴评似乎端的词气似乎简雅意皆有沿流溯源
卷二 第 57a 页 WYG1257-0809c.png
之工夫者生窃慕之不知执事曾深知其人否因便录
此一序申达盖其尝用心于科举外亦今学者所难量
必执事之所乐闻也
   与倪上舍书
不意吾青溪老先生遽谢人世朝野衰悼况门下小子
素受恩知痛悼可柰何哉以江山阻远不得躬至柩前
一哭吊其负愧又如何兹特脩香一瓣牲醴二项祭文
一通帛一疋托为奉致于老先生尊灵前表此情深愧
卷二 第 57b 页 WYG1257-0809d.png
不能尽也又切以老先生之遗勋遗德今皆在足下一
身其所当保重者亦非一言可尽惟贤明之资素出等
夷更望千万念之勿替
   与徐方伯书
文章在宇宙间支流日益衍矣三代无文士六经无文
法者不以文为事也韩柳之徒天才本自挺出可以大
有所立终不免于以文立家者枝叶胜也诸葛公学不
事章句当出师倥偬之际援笔上言乃得与伊训说命
卷二 第 58a 页 WYG1257-0810a.png
相表里而其梁甫一吟亦春秋笔也此其根本所在为
何如哉嗟夫大易之序贲极而剥来中庸之至德则尚
絅为之阶吾夫子是以乘除世道而有从先进之思也
融堂先生生于苏黄秦晁文事盛行百巧竞出之后而
其著述乃皆主于发其胸中之所自得者而止初不拘
拘于一字一句之工而其道理所在神志所适亦自天
然成趣力量百倍非专事文家者可望信乎其自大本
大根中流出而可以唤醒学者崇本之念矣此其所关
卷二 第 58b 页 WYG1257-0810b.png
系岂细故也哉所谓可与知者道也云云
   复郑廷纲提学书
累承顾惠感荷殊深昨行又辱华翰并厚仪益增感荷
教条一编敬已披阅终卷清之愚于是开益多矣翰中
末段所谕自当体悉来指昨以纸笔不便故稽缓计在
情照不备
   又
生清又言清近见士大夫往来书翰有以有道二字相
卷二 第 59a 页 WYG1257-0810c.png
褒称者清愚未尝不心为之骇惧或有误以此二字加
清者虽其人甚的清谢书亦不敢以此复之先正尝谓
愿士大夫有此名节不愿士大夫立此门户今或褒名
饰字以相为重便是互相标门别户矣夫君子丰于实
俭于名者非但自待之法亦推心以厚知己之道也况
如清者愚下最甚百短之中或得一二仅可处误爱者
遽借之以美字语云将如后患何故今谢东亦自不欲
出此二字回奉非敢略也固知老先生意在诱进后生
卷二 第 59b 页 WYG1257-0810d.png
辈然此意亦非所以为尊者复也惟希俯谅
   谢姜太守书
清不佞知邻国有韩荆州旧矣尘泥心迹未敢辄以贱
姓名通起居之敬于执事执事何从过听乃先辱引而
置之度内萧通守公至承赐源流至论盖所以梯其进
也而谕民善俗榜文两集皆凿凿乎儒者之实用凡有
志经世之士所当预置一本者此其为赐又加厚矣夫
儒者之效久不白于世公独汲汲为斯文猛著气力如
卷二 第 60a 页 WYG1257-0811a.png
此公固自以为分内也公此心何心哉惟坚守此心而
力行之不令少杂以他术以终其效于此一方天果有
意斯文当不令公之功用止显设于一方而已也清泉
南一俗士少蒙父师训诲偶于时文常习中窥见一条
正路若彷若佛自谓稍知趋向者夫何年来碌碌进则
无以藉手固未甘于脱落夙心以苟且目前而退则尚
系于琐琐者乍雅乍俗如狂如痴曩时一点壮念几就
消磨矣适阅来赐复觉竦然乃知世固自有典刑在也
卷二 第 60b 页 WYG1257-0811b.png
惟是鄙愚自治不勇他日或叨一命不自知果能执此
以往否然长者之赐意岂泛泛者感佩殊深以贱疾去
留稽于布谢负罪未涯瞻拜伏冀为斯文加爱不具
   与侍御朱茂恭先生书
生禀质极愚俗学俗心缠绕深矣向因宁永贞先生得
睹颜范及闻盛德之详私以为知所向往矣岁月蹉跎
犹依然故物近复得拜见于长安邸舍虽未得朝夕抠
侍然辱所以警发而指摘之者甚厚乃知大人君子爱
卷二 第 61a 页 WYG1257-0811c.png
人之心无量也生无似窃以为今日诵孔孟程朱之书
者满天下求如吾先生之宅心制行所以处家处乡立
朝处官处上下真能发越孔孟程朱之言于一身而不
负其为后人开创之力者一世实未能有几人生辈心
苟未即槁木孰能无所感动诚非以道盛德于尊前也
一念仰止因事辄发而不及计其非盛德者之所欲闻
也生所愧正所谓徒羡人而甘自弃又曰二者无柰何
徘徊岁将暮者自顾凛凛实恐终有负于贤者之门也
卷二 第 61b 页 WYG1257-0811d.png
惟愿先生尚留之度内他日容更有请益而起废之日
耳向承途中寄赐李忠定公行状及手教舆地图及昨
者严办事送到道学传志同与生已同拜领增感增感
志同亦同此渴仰之情数日以小疾在告故未遑脩书
生因廖外郎便附此致忱特乞节哀加饭重为吾道保
爱斯人将大有赖耳宁先生已莅凤阳任必自有书达
矣兹不及柳文肃公文集一部附奉备览
   寄周汝厚书
卷二 第 62a 页 WYG1257-0812a.png
数日欲作书而牵于人事及今已迫南归又匆匆说不
尽矣清此行本为应春闱行然静中自顾殊无可以应
春闱者况孱弱之躯顾影只然子嗣一节犹未能上慰
亲心岂宜切切于功名富贵恨向日摇于亲朋之议不
能坚持夙心而虚此数百里之跋涉耳故今断然而归
非能轻功名富贵也鸿鹄之微岂能一日而忘其翘然
外鹜之心而或渐于干止于棘者力有时而不足翅有
时而当戢耳衷臆之私当为吾兄一布也科期迫矣京
卷二 第 62b 页 WYG1257-0812b.png
师之会姑且未及如有教惠可访吾泉人士之游于京者
授之傥便仍以属之庐陵周伯承兄转至吾提学先生
处达焉则所以慰鄙怀者言弗能喻矣
   与徐大参书
生以十三日发洪塘今日抵沧峡临行间极辱教爱感
佩何量所歉者克治不勇恐他日见公犹复是故时人
尔虽然敢不勉诸承教来途中稍把鄙怀放宽著亦觉
有一二意会处大抵心固主思然思之太迫促亦反为
卷二 第 63a 页 WYG1257-0812c.png
逆其心天之本然而不免迷坠暓于眼前矣郑仲平为
人果士类中之难得者其志操刚刚故能有立而又安
详不暴清不能及也今之科举之士志不在温饱而又
不汲汲于名者以生所见或未有过之者也此后又得
老先生振作之将来必大段有成就矣又如汀州赖友
先者清犹只见其文耳然因其文亦可以占其人品之
大略天地间善类亦不可多得清故私拳拳云
   托焦侍讲书
卷二 第 63b 页 WYG1257-0812d.png
生向进谒不获遇自后阻病逮今且三月徒抱炯炯耳
极知长者厚德故敢忘疏贱径托林廷玉代诉养病一
节盖生父母年皆六十仅有不肖一身而不肖近来病
势转剧故万不得已为此决非敢有所矫亦决非能轻
外物者伏望怜察此情傥荷仁人一言之利还家调治
有瘳不出三二年当复奉颜范矣承命取鄙作不知先
生安用此等臭腐哉岂将有意教之耶但知藁已多散
亡此出他人所录字多讹缪欲俟录正则病冗未暇姑
卷二 第 64a 页 WYG1257-0813a.png
借此复命惟卒有以教之乃如所愿
   与刘咸栗书
自甲寅别后尊府先生竟不及大用而谢世清亦失母
南奔两情摧沮两地暌隔于今八年偶会节判令兄知
擢第后出宰辉县敬惟执事家学源远壮行自今万里
壮图皎然在目所谓象贤济美之勋自可计日而待唯
不忘清心治身为本是期清今年四十八矣碌碌悠悠
无一事庶几可慰意者咎不在今而在壮年兹举似故
卷二 第 64b 页 WYG1257-0813b.png
人冀用清为戒耳官次扰扰不能尽所言情照是赖
   奉新淦周先生书
生旧岁九月至京曾附书盛郡钱通守处转送生之行
止事略具矣十月二十八日承乏礼部祠祭司主事百
仞之台得涉其一级焉君亲师友之赐皆不能忘也但
心酷嗜书史而气质已老精神积久病惫于实事并无
所得至于吏事又尚懵然方以迂腐不堪为愧为恐兹
因年友卢君便奉此并香帕表意而已不具
卷二 第 65a 页 WYG1257-0813c.png
   寄莆田刘子贤书
观先生所自待断断然实地根本工夫一扫却许多烦
冗枝叶愚意今日大势如此匡治之计须是先生辈出
身也然虽未即出易之益九二曰利贞弗损益之盖言
虽未为时用然其弗损所守如此则所以益于上者亦
既多矣而况又有所谓子弟从之则孝弟忠信者乎小
儿存畏今年九岁矣家父母留在膝下去先生才百馀
里而未能即时遣诣门下以供洒扫途中徒为念之耳
卷二 第 65b 页 WYG1257-0813d.png
前在清湖遇海盐陆陈二友来莆欲附拜一书而目疾
方重至今仅少愈得林待用便谨此属为转奉外小意
有渎贤者然此在古之人皆用之幸勿外
   与周时霖大尹书
贵县典史遣县吏送到贵瀚及厚惠贤友初履任四壁
尚未完而遽及此区区受之殊觉愧悚天下惟县官最
难做大抵一则欲仁以及物二则欲智以卫身惟仁上
分数多则知上亦省力矣因来瀚云云故及适在家得
卷二 第 66a 页 WYG1257-0814a.png
亲见来吏后此恐难遇立报书不详
   寄郑仲平书
一别再更寒暑凡百无进独有怀慕仁贤一念自觉未
衰耳向得家书知往揭阳辱过寒舍存问老亲及召勖
小儿辈感感揭阳与吾闽接壤尊府书问计常不绝又
风土相类贵眷从宦当亦无不服习之患庶几心力清
一陶成士类为国储材矣然久不接一书殊用悬悬黄
德馨曾到揭阳否此友志行近来当益有进仁兄幸更
卷二 第 66b 页 WYG1257-0814b.png
引而上之为斯文成就一个好人在世间大是好事亦
吾辈夙心也第其家素贫正恐心欲来而力未能果傥
既到日给之类得不全令费心又善也
   托周绍立推官书
一别四年恒切怀想病懒相仍早不及书为负近因北
上以疾留此有一切已事特托居鲁大人转递以渎切
希留意天顺年间绍兴府山阴县或会稽县有郑姓者
任泉州府晋安驿驿丞无子攘得泉州民王姓者幼子
卷二 第 67a 页 WYG1257-0814c.png
为子本名翰今传者云名为郑麟或又传郑氏复姓萧
氏未得其的只在绍兴城居乃清母舅之子于清为兄
不幸至此今清舅家人与业落尽矣清久欲物色表兄
而以力孤未得丙申年曾寄一书去而不见答亦不知
此书果达否甲辰年又属钟绣衣为访之终亦未见报
兹幸年兄大人当道诚奇便也特此奉恳乞以斯文骨
肉见念为清悉心询访期于得之乃荷初间且宜设他
词以来之未可遽露此指恐其见处不同有引而远之
卷二 第 67b 页 WYG1257-0814d.png
意则后难于踪迹耳其生以庚午年二月十一日申时
但钩得其生甲符合则的然矣便乞急字下报清当有
以处之苟吾王氏一炉香火藉此有奉而不遂绝则年
兄之德在清与王氏者岂言语所能叙哉且舅家元非
军匠等籍又闻郑氏亦自有子此于去就之间两为有
词而无负者也书言有涯此恳实大清留此悬悬渴得
一报
   又
卷二 第 68a 页 WYG1257-0815a.png
清之表兄今名为郑伦向所传麟字盖音相近而误也
在萧山县不在会稽山阴故前二姓皆不的一见细认
与所闻无一不相符右手末二指伤痕宛然亦能道城
邑里居之彷佛握手相慰恍若梦中一则以喜一则以
悲遂使吾表兄无祖而有祖清也无表兄而一旦复得
之于数千里之外微执事之力不至此此其为厚讵容
以恒情论哉谨遣家僮从𨽻人上报清表兄即同来谒
谢昨家僮来多扰仍承惠方正学先生文集及佳纸重
卷二 第 68b 页 WYG1257-0815b.png
感重感表兄清终欲得其归故乡何者郑氏后来已有
子而故宗乏嗣何乃浮寄他乡作个无根之人以自没
其终身哉俟清至京后别具书奉今未能尽
   与游太守书
清叨从乡国后尘耳熟执事盛德有日矣以疏贱晚末
兼迹寓彼此不相值末由一挹颜范为歉近敝县吴大
使自绍兴来承执事远垂声问兼惠良茶祇领此意良
深感荷绍兴东南大郡也以执事之盛德而君长之清
卷二 第 69a 页 WYG1257-0815c.png
窃为绍兴之民喜得所怙恃矣会晤未期惟万加保重
以阶远到为乡邦士类之光实所注望清辄凭乡爱及
盛德有一事禀渎今萧山县民郑伦者原泉州晋江人
王姓清母舅子也于清为兄外家不幸母舅中年得风
疾落魄失心郑之父时为弊府晋安驿丞无子因诱得
伦而子之时盖三岁矣无何郑即携去萧山而以入其
籍然郑既归后亦自生有子其承家已有人而清之舅
妗今皆已丧谢有二表弟亦相次夭亡又无亲伯叔王
卷二 第 69b 页 WYG1257-0815d.png
氏之鬼至今栖托傍支焉可念也清知有表兄在绍兴
而托人询求者有年矣柰距其去时已将四十年声迹
既阔至名字面貌之类在内外亲知亦皆茫然以是前
此只泛然求之绍兴诸县之郑氏是以久未能得最后
为弘治戊申乃荷吾年兄贵寅周大人为多方物色竟
得之于萧山吾年兄此恩此力在王氏与清者岂可以
恒情论哉在清既得表兄以情以义便当挽归故乡以
嗣其宗不容少缓矣但以目前之势处之外家今消落
卷二 第 70a 页 WYG1257-0816a.png
已尽而清家素寒儒亦朝暮仅给顾未有可以为吾表
兄地者是以姑请表兄暂至故乡一酬先世坟墓而未
敢遂强之挈家以回窃亦以为且得此一条血脉明白
在清苟未先朝露后来尚有为之作计日耳此则又有
甚不得已者今者表兄有女年已可议婚而彼间亲旧
有求者表兄以清向日有言期必归配泉人以是莫之
许而以书达清今以时决之以此言之则其归计似又
不容久缓顾清今日力微且相去辽远实未知所以为
卷二 第 70b 页 WYG1257-0816b.png
之计也清闻人有所当为而力未能为者天每有以相
之兹幸吾盛德乡尊为之大父母于其所寓之郡如表
兄情事如此亦郡中赤子之未得其所者况乡邦之爱
斯文骨肉之义皆君子所不废以是不自揣量私心过
望愿得执事慨然施德于不报之地二三年内为主张
成就之令归其所以续其绝如其未然则一二年间且
令得因便至京与清一会然后就与图归计则斯恩也
斯力也毋论生人王氏之鬼有知亦当思结草于地下
卷二 第 71a 页 WYG1257-0816c.png
矣然清表兄既得谢郑氏以去则郑父所遗虽最微末
亦不宜复有干取当悉以返诸郑氏不使至累执事之
公道而表兄亦颇自解此意矣惟执事更有以教之善
区处之恳祈莫尽因吴大使回便径布其私虽至亲前
语亦不是过矣
   寄萧山嫂
吾兄不幸忽至于此清今无可说矣哀苦亦无可柰何
矣但愿吾嫂片心常念亡者常念王氏祖宗保育幼孤
卷二 第 71b 页 WYG1257-0816d.png
教训二女节衣节食避寒避暑勤勿至伤劳其筋骨俭
勿至空乏其体肤内所凭恃有吾嫂之父母兄弟外所
倚济有郑氏之老叔公及叔郎清来年或夏或秋或冬
必得相见以图后事长侄女今年才十五岁古人二十
而嫁在今世亦多其婚姻候清来年共到泉州议之未
晚也深知嫂从前辛苦今又独抚孤幼有不胜其艰难
者然此实命也命乃天之所造无可逃移之理惟守志
义看此子儿他日子儿成器则吾嫂之享福亦自然而
卷二 第 72a 页 WYG1257-0817a.png
然矣又算命者皆谓侄子八字尽好可保养成他日亦
必自能做人惟吾嫂保养之保养之王氏一𣲖在泉州
者已绝今全靠吾嫂养成此子以继其绝也吾嫂傥或
失顾护则王氏宗祀乃吾嫂负之而亡者有知亦不得
宁于地下矣此书幸托令亲张秀才为读说过清只因
十年身家旧债未还故至今有欠而无馀然自今以后
当益自节用随时附寄些少以助衣食之计今附来细
丝银参两备用切不可被人欺谎妄费分毫盖此银在
卷二 第 72b 页 WYG1257-0817b.png
清亦甚难得者前年兄在时有本银十两借人未知今
已还未其回京时有本银五两借人今就须讨起已令
克忠于上司及府县告状务必本利追完然后起身惟
吾嫂以实告之此两家借银者量不是好人疑有欺孤
弱寡之心当以官府公道断之也克忠正二月便欲回
因清本身去就事未决不意迁延直至于今有缺书信
甚负甚负万乞情察外有香一束木绵布二疋祭文一
帖奉祭兄灵牲酒银伍钱著克忠临时备用言不能尽
卷二 第 73a 页 WYG1257-0817c.png
矣惟内外诸亲列位前乞一一引名拜意匆剧间不能
各具书礼
   寓徐州寄存畏
近时浙江左布政何公宜福建福清人也方在娠父以
商出公既生母独鞠育之甫七八岁自知力学至二十
登进士后父子始相见其居在在以公廉著称若人者
岂必皆有父日教督之始能成人哉况汝又幸自有汝
父在惟勉之汝身虽不在我傍吾心则常在汝身也古
卷二 第 73b 页 WYG1257-0817d.png
男儿能自强者何限以非目及姑置之何公事则当今
人人所知者故特书以寄汝吾且不久取汝来也
   送园地入县学柬
丁忧南京吏部郎中蔡清系泉州府晋江县在城人有
已置园地一所坐落本县儒学背后周围约有六十馀
丈四至登载上手契书元有荔枝等果木在内因见本
学生徒日众不足以容如欲增建亦苦无地此地幸与
本学接连思得不肖元由本学教养出身基本之地愧
卷二 第 74a 页 WYG1257-0818a.png
无分毫补报情愿送入此地来历并无分毫不明日后
子孙亦决不敢争执今特亲笔立此文契并粘带上手
契书一纸敬送本学掌教林先生司训韩先生刘先生
列位伏望采其微诚而不之却至愿
 
 
 
 
卷二 第 74b 页 WYG1257-0818b.png
 
 
 
 
 
 
 
 虚斋集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