叠山集-宋-谢枋得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WYG1184-0902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叠山集卷五
            宋 谢枋得 撰
  附录
   宋史列传
谢枋得字君直信州弋阳人也为人豪爽每观书五行
俱下一览终身不忘性好直言一与人论古今治乱国
家事必掀髯抵几跳跃自奋以忠义自任徐霖称其如
卷五 第 1b 页 WYG1184-0902d.png
惊鹤摩霄不可笼絷宝祐中举进士对策极攻丞相董
槐与宦官董宋臣意擢高第矣及奏名中乙科除抚州
司户参军即弃去明年复出试教官中兼经科除教授
建宁府未上吴潜宣抚江东西辟差干办公事团结民
兵以捍饶信抚科降钱米以给之枋得说邓传二社诸
大家得民兵万馀人守信州暨兵退朝廷覈诸军费几
至不免五年彗星出东方枋得考试建康摘似道政事
为问因言兵必至国必亡漕使陆景忠衔之上藁于似
卷五 第 2a 页 WYG1184-0903a.png
道坐居乡不法起兵时冒破科降钱且讪谤追两官谪
居兴国军咸熙三年赦放归德祐元年吕文焕导大元
兵东下鄂黄蕲安庆九江凡其亲友部曲皆诱下之遂
屯建康枋得与吕师夔善乃应诏上书以族保师夔可
信乞分沿江诸屯兵以为之镇抚使使之行成且愿身
之江州见文焕与议从之使以沿江察访使行会文焕
北归不及而反以江东提刑江西招谕使知信州明年
正月师夔与武万户分定江东地枋得以兵逆之使前
卷五 第 2b 页 WYG1184-0903b.png
锋呼曰谢提刑来吕军驰至射之矢及马前枋得走入
安仁调淮士张孝忠逆战团湖坪矢尽孝忠挥双刀击
杀百馀人前军稍却后军绕出孝忠后众惊溃孝忠中
流矢死马奔归枋得坐敌楼见之曰马归孝忠败矣遂
奔信州师夔下安仁进攻信州不守枋得乃变姓名入
建宁唐石山转蔡坂寓逆旅中日麻衣蹑履东向而哭
人不识之以为被病也已而去卖卜建阳市中有来卜
者惟取米履而已委以钱悉谢不取其后人稍稍识之
卷五 第 3a 页 WYG1184-0903c.png
多延至其家使为子弟论学天下既定遂居闽至元二
十三年集贤学士程文海荐宋臣二十二以枋得为
首辞不起又明年行省丞相蒙古台将旨召之执手相
勉劳枋得曰上有尧舜下有巢由枋得名姓不祥不敢
赴诏丞相义之不强也二十五年福建行省参政管如
德将旨如江南求人才尚书留梦炎以枋得荐枋得遗
书梦炎曰江西无人才求一瑕吕饴甥程婴杵臼厮养
卒不可得也纣之亡也以八百国之精兵而不敢抗二
卷五 第 3b 页 WYG1184-0903d.png
子之正论武王太公凛凛无所容急以兴灭继绝谢天
下殷之后遂与周并立使三监淮彝不叛武庚必不死
殷命必不黜夫金人之待二帝亦惨矣而我宋今年遣
使祈请明年遣使问安王伦一市井无赖狎邪小人谓
梓宫可还太后可归终则二事皆符其言今一王伦且
无之则江南无人才可见也今吾年六十馀矣所欠一
死尔岂复有他志哉终不行郭少师从瀛国公入朝既
而南归与枋得道时事曰大元本无意江南屡遣使使
卷五 第 4a 页 WYG1184-0904a.png
顿兵令母深入特还岁币即议和无枉害生灵也张晏
然上书乞敛兵从和上即可之兵交二年无一介行李
之事乃挈数百年宗社而降因相与恸哭福建行省参
政魏天祐见时方以求才为急欲荐枋得为功使其友
赵孟逵来言枋得骂曰天祐仕闽无毫发推广德意反
起银冶害民顾以我辈饰奸耶及见天祐又傲岸不为
与之言坐而不对天祐怒强之而北枋得即日食菜
二十六年四月至京师问太后攒所及瀛国所在再
卷五 第 4b 页 WYG1184-0904b.png
拜恸哭已而疾迁悯忠寺见壁间曹娥碑泣曰小女子
犹尔吾岂不汝若哉留梦炎使医持药杂米饮进之枋得怒曰吾欲死汝乃欲我生耶弃之于地终不食而死
伯父徽明以特奏恩为当阳尉摄县事时天基节上寿
大元兵奄至徽明出兵战死二子趍进抱父尸亦死
  叠


山先生行实
谢枋得字君直号叠山信州弋阳人登宋宝祐丙辰第
甲子校文江东发策十问诋时政安置兴国军乙亥除
卷五 第 5a 页 WYG1184-0904c.png
江东提刑累迁至江东制置使土军攻饶拒战安仁败
宋德祐元年冬十一月任江西招谕使知信州又败弃
家入闽丙子二年春正月元兵入信镂银榜根捕执枋
得之妻李氏二子一女送江淮行省拘于扬州狱中母
夫人以老病得免李氏不屈死于狱中惟二子熙之定
之得还元至元戊子二十五年夏四月召宋故臣谢枋
得力辞不至时帝访求南人有才者甚急御史程文海
承旨留梦炎交章荐之寻有书上程雪楼秋九月参政
卷五 第 5b 页 WYG1184-0904d.png
魏天祐执枋得北去先是枋得由建阳唐石山转入苍
山等处朝迁暮徙崎岖山谷间竟得脱至元甲申黄华
平大赦枋得乃出得还自寓于茶坂设卜肆于建阳驿
桥榜曰依斋易卦小儿贱卒亦知其为谢侍郎也至是
天祐朝京将载枋得后车遣建宁总管撒的迷失佯召
枋得入城卜易逼以北行以死自誓知不可免即不食
有上魏容斋书己丑二十六年夏四月故宋江西招谕
使知信州谢枋得至燕死之初参政魏天祐逼枋得之
卷五 第 6a 页 WYG1184-0905a.png
北行也与之言坐而不对或嫚言无礼天祐初甚容忍
久不能堪乃让曰封疆之臣当死封疆安仁之败何不
死枋得曰程婴公孙杵臼二人皆忠于赵一存孤一死
节一死于十五年之前一死于十五年之后万世之下
皆不失为忠臣王莽篡汉已四年龚胜乃饿死亦不失
为忠臣司马子长云死有重于泰山轻于鸿毛韩退之
云盖棺事始定参政岂足知此天祐曰强辞枋得曰昔
张仪语苏秦舍人云当苏君时仪何敢言今日乃参政
卷五 第 6b 页 WYG1184-0905b.png
之时枋得百口不能自辨复何言枋得不食二十馀日
不死乃复食将行士友饯诗盈几张子惠诗云此去好
凭三寸舌再来不直一文钱枋得会其意甚称之遂卧
数月困殆四月初一日至燕京初五日死于驿子定之
护骸骨归葬于州枋得平生无书不读为文章高迈奇
绝汪洋演迤自成一家学者师尊之所著有诗传注疏
易说十三卦取象批点陆宣公奏议并文章轨范行于

卷五 第 7a 页 WYG1184-0905c.png
  文节先生谢公神道碑     李源道
至元二十二年行御史台侍御史程钜夫以宋遗士三
十人荐于朝于是江东谢枋得在举中被徵丁内艰辞
亡何连诏江浙行省左丞管如德召皆不起廿五年春
正月福建行省参政魏天祐复被旨集守令戍将迫
上道乃行夏四月至京师不食死春秋六十有四八月
子定之奉柩还广信明年九月葬其乡之玉亭龚原其
门人诔而题之曰文节先生谢公墓先生曾祖彦安祖
卷五 第 7b 页 WYG1184-0905d.png
一鹗考应琇浔州佥判妣桂氏封硕人先生讳枋得
字君直信州弋阳人宋宝祐乙卯荐于乡丙辰试中礼
部高等比对力诋时宰阉宦奋不顾前后抑至第二甲
第一人初浔州君以事忤使者董槐被劾以死先生既
第董槐执政竟不堂参以归丁巳召试教官调建宁府
教授己未赵葵宣抚江东西辟为属寻除礼兵部架阁
募兵援江上出楮币十万贯得信抚义士数千人以
应宣抚司罢贾似道当国会军兴出入簿责任事者公
卷五 第 8a 页 WYG1184-0906a.png
毁家以偿不足坐废至元初长星竟天踰月我师压江
上宋社日替江东漕司犹试士徵校艺先生愤贾窃政
柄害忠良误国毒民发策十问擿其奸极言天心怒地
气变民心离人才坏国有亡證辞甚剀切大拂贾旨台
评竟上其谤讪镌两秩兴国军安置因谪所山门自命
叠山守令皆及门执弟子礼丁卯以史馆召先生曰似
道饵我也不赴闭户讲道闻之者翕如若周岳熊朝余
安裕杨应桂余炎谢禹莫若辈皆知名介然自持足迹
卷五 第 8b 页 WYG1184-0906b.png
不及权门里中人行事或不循于理者辄曰谢架阁闻
乎有持两争必来质平遣以理无秋毫假与人意人亦
高其风必自审乃进非义者未尝敢至其前也乙亥连
以史馆校勘秘书省著作郎召坚辞授江东提刑总其
兵以守饶信抚与王师战辄败不能军遂易服负母走
闽中隐于卜信守将悉捕公妻子弟侄送建康狱夫人
李氏有容德有廉帅者欲妻之一夕自经死弟某某侄
某某及一女二婢皆死狱中惟二子熙之定之移狱广
卷五 第 9a 页 WYG1184-0906c.png
陵得释又有弟禹在九江亦不屈斩于市先生性资严
厉雅负奇气风岸孤峭不能与世轩轾而以天时人事
推宋必亡于二十年后抗论憸宰老竭蹶不售终不取
合于时其为人盖如此及程公之荐报书乃曰弓旌招
贤轮帛迎士有志经世者孰不兴起及非其人非皇帝
梦卜求贤之初意也观其言非徒决于刚愤者少力学
六经百氏悉淹贯为文章伟丽卓然天成不践袭陈言
宿说论古今成败得失上下数千年较然如指掌尤善
卷五 第 9b 页 WYG1184-0906d.png
论乐毅申包胥张良诸葛亮事常若有千古之愤者而
以植世教立民彝为任贵富贫贱一不动其中其言曰
清明正大之心不可以利回英华果锐之气不可以威
夺其自信悉类此先生之北也贫苦甚衣结履穿行雪
中人有尝德之者赒以兼金重裘不受平日所著易书
诗三传行于世杂著诗文六十四卷翰林学士卢公挚
为之序引深所推激夫人李氏男三义勇早卒熙之归
自广陵亦卒定之贤而甚文累荐不起孙男二信孙白
卷五 第 10a 页 WYG1184-0907a.png
先生死之二十有四年门人虞舜臣率其徒筑室买田
祠公弋阳之东江浙行省请于朝为叠山书院又五年
余任集贤待制番易周应极状其事致定之之语求铭
墓道尝谓先生天下士源道仰其文章风节盖四十年
而不一识是区区者尚可辞哉铭曰
呜呼先生生也何时生也后时日薄崦嵫维南有孽龟
玉毁折我朝天明乃完其节鸡鸣风雨岁寒松柏伊其
板荡古有尽忠道统既阏人文斯崇有美翔鸾载集载
卷五 第 10b 页 WYG1184-0907b.png
鸣曷迪匪庭曷课匪京万里冰天介石自贞奚卒不施
閟于佳城呜呼先生
  上叠山先生书
二月六日新安学生前乡贡进士胡一桂谨薰沐裁书
百拜献千提刑殿讲叠山先生阁下某尝读周元公易
通有曰天地间至尊者道至贵者德至难得者人人而
至难得者道德有于身而已夫所谓道德者何也其纲
有三其伦有五原于天设于地品节于圣人通行于千
卷五 第 11a 页 WYG1184-0907c.png
万世由乎此则安不由乎此则危由乎此则为诸夏为
人不由乎此则为蛮貊为禽兽断断乎其不可易之论
也然尝怪夫自开辟以来宇宙不知其几变而所谓道
德疑若为之而俱变者冥冥之表盖有天焉每于其交
际之间必生一二杰魁瑰伟之士以身任道德之寄把
握扶植于不坏不灭之地夫天既以道德重寄付托于
其身谓宜爱之护之俾得优游适志以顺乎其天顾乃
不然或使之忧患困苦直至杀身而后仅可以成仁或
卷五 第 11b 页 WYG1184-0907d.png
拂乱其所为使之饥寒流落濒于万死而不得死栖栖
焉寄只影于遐陬僻壤间而时俗富贵者洋洋得志切
齿唾骂以为至愚至痴不通时变自陷于困穷所谓可
怜不足惜者若是而望其把握扶植此道德于不坏不
灭之地真不啻如一发引千钧之难何哉盖天地间万
形皆有敝惟理独不朽宇宙间事固有囿于气数之不
得不然者而所谓道德之理则实未尝一息可变苟非
其人亦不能以自行是以必于人是托然人品有不一
卷五 第 12a 页 WYG1184-0908a.png
有盗名欺世者有慕名矫拂者有不能忍于饥寒而流
涎于富贵者有牢关固拒于其始而卒丧其节者有自
度其才不足以应世而姑守穷约者有初之无力以自
奋忽乘机而遽起者若是者是皆不足以任道德之寄
往往天亦尝厌弃于此徒是以付托一二人于斯世必
使之忧患困苦杀身以成仁必拂乱其所为饥寒流落
濒于万死如不得死如精金百炼曾不变其所守仁以
为己任死而后已者亦以其身不足爱而道德之为可
卷五 第 12b 页 WYG1184-0908b.png
爱且将以愧天下之曾儋人爵食人禄者若此者是真
可以任道德之寄昌黎韩子所谓千万世一人周子是
谓道德有于身者是也游吾目兮八荒思得大人君子
道德有于身者为之依皈舍先生之外其谁哉洪惟先
生抱三光五岳之正气负三纲五常之重任涉世于强
仕之年秉操于立朝之日一时权奸如虎豹九关磨牙
摇毒而浩然之象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曾不为之
挠屈居尝抱膝林泉朗诵先生大雅之章想见人豪而
卷五 第 13a 页 WYG1184-0908c.png
云泥悬绝无阶趍拜兹者恭闻蛰神龙于清渊翔凤凰
于千仞俭德自持而爵禄不足以移高尚自立而王侯
不足以屈集蓉裳修初服而章甫逢掖变更之未尝卧
莲舟读玉书而天禄石渠宗主之有属斯文倚之为命
脉衣冠赖之以纲维义夫节妇得所标表以益坚乱臣
贼子有所观望以羞愧道德之兴废关系于先生之一
身而把握扶植之责甚重而匪轻也故昔也危言危行
人不得以议其讦今也危行言逊人亦莫得以议其脂
卷五 第 13b 页 WYG1184-0908d.png
韦梅福之于炎刘渊明之于司马时不同而处亦异也
呜呼天地犹有憾粹乎先生之行终不能疵日月犹有
蚀昭乎先生之心终不能蔽雷霆犹有伏烈哉先生之
气终不能遏此真所谓道德有于身而千万世一人之
人也稍有志于道德之士可不承下风而望馀光哉某
安定微宗古歙士族盖自六世两伯祖铉铨接武元丰
之第而高伯祖昂政和之间由辟雍第太常与吏部朱
韦斋先生有同邑同年之好高祖溢绍兴初分路省元
卷五 第 14a 页 WYG1184-0909a.png
复收世科读书之传道德之脉三百年于此矣某五六
岁而读父书十二三而能文十八而登名于天府年少
气锐不但视功名而唾取粗亦为有志于当世者夫何
渑池之翼未展而回溪之翅已垂孟明之舟未焚而郏
鄏之鼎已易事盖有大谬不然者我之为我亦无复有
志于斯世矣且比年以来天疾其躯仲车其听庸人孺
子莫或肯半指屈中夜以思默然领会意者造物仁爱
之深故欲使为无闻之人专心致志于学行之乎仁义
卷五 第 14b 页 WYG1184-0909b.png
之途游之乎道德之源无绝其源无迷其途而已乎环
视其家图书满屋而紫阳夫子之易又平日所酷尚伏
读家君易启蒙通释吾易门庭既已获入独谓本义提
纲振领而节目未详于是又取语录而附之纂集诸说
间赘己意至若卦象之异同文言之疑义自汉儒以来
千有馀年未有能灼知其说者某一旦豁然贯通若有
阴相而默启之于是作为卦象图说又作为疑文言并
而体之未有图也而图之十翼之未有论也而论之启
卷五 第 15a 页 WYG1184-0909c.png
蒙本义有大功于天下后世而人莫知也又表而出之
凡此者岂务絺章绘句以为能纪事纂言以为多哉亦
以明经乃儒者之事况大之为天地幽之为鬼神明之
为君臣治乱别之为贤邪进退于以立三才之道于以
顺性命之理于以尽事物之情通天下之故莫不毕备
于易于此乎有得焉亦庶乎身心收敛不至外驰而所
谓至尊之道至贵之德亦由是以不失焉耳书成而乡
之老师宿儒莫不为之许可某亦自度岁月之不虚度
卷五 第 15b 页 WYG1184-0909d.png
矣然左太冲三都赋固未尝不为奇伟之书使不遇皇
甫谧称奖而为之序亦何以信于时而闻于后哉今海
内以先生为道德之宗主人物之权衡一经品题便作
佳士某是以不远千里往拜函丈尘滓视听求片言以
为之黼黻付之书市绣梓倘徼先生之高名令誉传之
无穷施之罔极某何幸吾易何幸惟先生进而教之实
惟门士之至愿干冒师严下情不胜战慄俟命之至
 诗
卷五 第 16a 页 WYG1184-0910a.png
  赠叠山先生         毛靖可
一襟书传日星悬湖海声名五十年事不求知惟此理
文之未丧岂皆天人方惊怪欧阳子我独悲伤鲁仲连
看镜倚楼秋已暮风巾霜履重依然
  又             叶爱梅
后土茫茫两屩行纲常事重此身轻大江有士一人壮
千载见君双眼明俯仰元无愧今古英雄何必尽公卿
早知莫卖成都卜省得人知大隐名
卷五 第 16b 页 WYG1184-0910b.png
  又             游古意
满腔忠孝有天知不管人间事已非万里乾坤双草履
百年身世一麻衣行藏自信床头易卧病惟餐陇首薇
傥过宗周见离黍几多新泪向残睴
  和叠山先生韵      门人魏天应(建安/梅野)
 叠翁老师将有行赋诗言别纲常九鼎生死一毛忼
 慨激烈高风凛然真可以廉顽立懦天应足患痼疾
 莫能往饯回视后山之送坡翁为有愧矣斐然拜和
卷五 第 17a 页 WYG1184-0910c.png
 未知能彻师听否临风凄断
万叠青山只么青从容时止又时行斯文未丧予何畏
举世随流我独清日月精忠今古在丘山道义死生轻
吾翁铁脊文翁似无愧渊明与孔明
先生心事炳丹青顾影何曾愧独行商岭芝能如橘隐
首阳粟不似薇清纲常正要身扶植出处端为世重轻
安得寒泉来会宿参同极论到天明
  又           门人蔡正孙(蒙斋/)
卷五 第 17b 页 WYG1184-0910d.png
 叠翁老师因行赋诗读其辞而见其心天地鬼神昭
 布森列不可诬也为之感慨激烈正孙辱在师门弟
 子之职敢不拜一语以激扬先生之义气用韵斐然
山色愁予渺渺青平生心事杜鹃行霜饕雪虐天终定
岁晚江空冰自清肩上纲常千古重眼前荣辱一毫轻
离明坤顺文箕事此是先生素讲明
  送叠山先生北行       逸 名
流落崎岖二十年几回洒血杜鹃前一双芒屦乾坤窄
卷五 第 18a 页 WYG1184-0911a.png
万古丹心日月悬案上灵龟元不食樊中孤鹤且安眠
逃名不得名终在行止非人亦有天
  又             陈达翁(建安/泉石)
孤忠不忘绣衣时跳足徉狂老乱离鹦鹉不能逃圈网
麒麟宁肯受鞭羁半生苦被名相误万里甘将死自期
今日如公能有几此身无愧作男儿
  又           门人王济源(道可/)
希武何意出山中心事当年汉卧龙行止但凭天作主
卷五 第 18b 页 WYG1184-0911b.png
别离初不泪沾胸定知晚菊能存节未必寒松肯受封
大义昭明千载事前程尽更好从容
  又           门人张子惠(叔仁/)
打硬修行三十年如今订验是儒仙人皆屈膝甘为下
公独高声骂向前此去好凭三寸舌再来不值一文钱
到头毕竟全清节留取芳名万古传
  挽叠山先生         洪平斋
千古精忠日月光恨无麟笔写堂堂迁家耻作梁江总
卷五 第 19a 页 WYG1184-0911c.png
辟谷谁知韩子房后死十年应有待轻生万里故非狂有
儿可拾江边骨须信人亡道不亡
  又             赵简边
西山东海莫容身芒履萧萧万里尘去往更无宽岁月
死生惟有一君亲丹心故国江云冷白骨他乡塞草清
不是回头春已暮至今犹说似痴人
 附祭文
  祭叠山先生         李仲
卷五 第 19b 页 WYG1184-0911d.png
呜呼叠山峭崒㠝岏直不可挠邪不可干洋洋晁董文
亚孟韩发策危切指斥权奸运去物改忠愤裂肝十年
逋播闽峤间关翕翕訾訾疾我谓顽执拘北往摧辱万
端绝粒自殒憸夫厚颜黄河为之呜咽泰山为之悲酸
魂黯黯兮莫返旐翩翩兮来迁呜呼哀哉文山之殁也
千载心为之敛尸而抚棺叠山予莫逆也予莫能行千
载心之所难相去辽隔惟呼冤而永叹予将北游誓当
收兄骨于烟云之间归葬首阳状公之行乞铭于当世
卷五 第 20a 页 WYG1184-0912a.png
大手笔俾得与彝齐同传庶千载之下可考者班班兹
遣儿稚一觞代奠西风老眼若不堪潸呜呼哀哉尚飨
  又             周 岳
自商彝齐汉龚胜至先生不食异姓之粟而死者仅四
人夫有宇宙以来君臣大义亘万古而常存然畏死而
贪禄者迁就附会自谓枉道而信身岂知死重于生礼
重于食出于人心羞恶之真况不义之富贵特太虚之
浮云惟忠臣义士一点烈烈之气与日月而常新人但
卷五 第 20b 页 WYG1184-0912b.png
知先生文章之浑浩学问之深醇嗟乎扬雄非无学问
班蔡非无文章既大节之一失又何他美之足云当天
地大变之始法已斁而纲沦先生奋不顾身欲扶人道
之伦力虽不能救世而心则常在乎君亲以孔明子房
自期兮奈时无可托者以遂志之伸寻深山以隐兮方
啸咏乎落花啼鸟之春彼何为者谓麒麟之可羁使同
犬羊之驯驾赤虬以北征兮𦕈六合于一尘厌下土之
腥兮呼吸月露以荡胸中之轮困绝粒不食兮宁舍生
卷五 第 21a 页 WYG1184-0912c.png
以成仁一死得其所兮将以愧天下后世二心之臣彝
齐龚胜不得专美于前兮蔼百世之遗芬函骨归自燕
台兮旅寓吴溪之滨凛然如生兮其在天之神识与不
识皆为流涕而况某受罔极之恩第质弱才薄安能如
房杜王魏辈异时无负于河汾之门只鸡斗酒致奠兮
一以哭宗社一以哭斯文尚飨
 疏
  褒崇忠节奏疏
卷五 第 21b 页 WYG1184-0912d.png
山东道监察御史臣李奎谨题为褒崇忠节事臣闻忠
节乃万世之大闲褒崇实朝廷之盛典自三代以迄宋
元忠臣烈士清风伟节足以感发人心千万载昭昭如
一日者皆由英君谊辟举褒崇之典或立祠致祭或定
谥追封不忍使之泯没无闻于后皆所以正人心厚风
俗扶植纲常激劝士类为世道计也今考得宋忠臣谢
枋得字君直号叠山系臣原籍江西广信府弋阳县人
按宋史列传及集贤李道原所撰墓碑称其学通六经
卷五 第 22a 页 WYG1184-0913a.png
淹贯百氏宝祐丙辰举进士以言直忤权奸贾似道由
架阁谪居兴国军连以史馆秘书召不赴元兵至江南
宋赵葵宣抚江东西辟为属寻授江东提刑江西招谕
使督义兵守饶信抚三郡屡与元兵战甚力以兵少弗
支宋运既革往隐于闽元侍御史程钜夫荐宋遗臣三
十人以枋得为首承旨留梦炎累章荐之江西行省丞
相管如德浙江行省左承蒙古台将旨召之俱不赴累
致书力辞忠义之语出自肺腑后福建行省参政魏天
卷五 第 22b 页 WYG1184-0913b.png
祐欲以荐枋得为功枋得见天祐傲慢不为礼被拘执
北行至大都乃不食而死妻李氏守节自缢于建康狱
中长弟禹在九江以不屈斩于市季弟君泽君烈俱死
于国事伯父徽明为当阳尉与元兵战死二子趋进抱
父尸死子定之贤而文累荐不起一门之内秉忠守节
视死如归皆由枋得身教于家使然也为文章史称高
迈奇绝汪洋演迤动关世教所著易书诗三传及著解
四书杂著诗文六十四卷节操孤峭徵见于菖蒲之歌
卷五 第 23a 页 WYG1184-0913c.png
言论激烈复形于漕运之策尝自诵曰清明正大之心
不可以利回英华果锐之气不可以威夺其自信率类
此昔胡一桂尝称之曰斯文倚之为命脉衣冠赖之以
纲维义夫节妇得所矜式而益坚乱臣贼子有所观望
而羞愧道德之兴废关系于先生之一身然臣弋阳自
历代以来擅道学忠节之名耸后学之景慕者独枋得
一人而已及求诸天下稽诸往古能如谢氏夫妇伯弟
死忠死节萃于一门亦不多见妻李氏永乐初已蒙朝
卷五 第 23b 页 WYG1184-0913d.png
廷登载烈女传是以垂耀不朽奈枋得祠宇未立封谥
未加后人无所称仰实为缺典钦惟皇上以节义风厉
天下以忠孝植立纲常凡古今忠臣烈士义夫节妇有
关于世教者悉蒙旌褒况枋得为近代忠臣忠肝义胆
与金石同坚高名峻节与文天祥相表里著书立言皆
足发明正学羽翼六经推其道足以隆治而善俗闻其
风可以立懦而廉贪诚一代忠节之表表最著者如蒙
准言乞敕礼部照例将已故谢枋得定谥褒赠仍行原
卷五 第 24a 页 WYG1184-0914a.png
籍有司创立祠宇岁时致祭如是非特慰忠义之魂于
九原冥漠之中尤见圣朝旌忠显良之盛典超越前古
使海内之士得以瞻拜祠下景仰风节莫不有所激劝
兴起其于世教岂不有补哉臣与枋得生同乡邑每廑
景慕今幸职居言路不容缄默干冒天威无任战慄屏
营之至
  读叠山北行诗跋       李养吾
此诗与西山易水之歌当并行余无暇详焉尔矣顾公
卷五 第 24b 页 WYG1184-0914b.png
阖门死节皆甚伟公绝口不一言余不表而出之何以
示天下与来世公季弟君泽游太学早有声诗文推本
色彗星应诏书尤绝出九江溃后惠余书曰署为立礼
生宋仁悲哉其为志也公内儒家女诸父尝甲第登朝
若夫慷慨就义则甲科者视之劣矣泽因伯氏过康庐
与谢章谋和议落人疑忌中械系良久明朝事将决一
夕暴卒二子从母游金陵闻汹汹有异殷勤抚二子不
忍释子既熟寐解衣带自经其长弟君烈伯侄同祸弥
卷五 第 25a 页 WYG1184-0914c.png
惨烈妇及子妇惧伤大夫人心不敢以凶服见夫人
二妇不膏沐不言不笑曰将无大故乎又曰名义至此
将何逃信兴罗帜之狱所亲如薛如詹捐重赀得无恙
闽人居停曰虞氏为信所踪迹竟殒深囹虞尝注易没
齿无怨言独行传中人也凡称公能死者非知公公不
捐一死岂惟无以谢军兴将卒九原有家人复何颜独
怪江左多将相富连郡国泽及婴孺虽肝脑涂地亦不
足报所天居无何观光上国廪人继粟大官挏酒饮食
卷五 第 25b 页 WYG1184-0914d.png
醉饱如平时公何阖门自苦至此公二子乱离间力学
自立能词章仲既裹父骨以归藁葬升东濠徒跣奉迎俾复其土皆人所难者因忆太史公素疏宕至所谓得
其当而报汉谈何易哉何易哉公不兑轻以三百口许
人国危如缀旒命讨俱尽谁得执司马法而罪之或谓
真宰者责公言之不酬而酬之以其言是则有未易解
者余不敢没其实并附见以俟知者详焉 叠山集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