筼窗集-宋-陈耆卿卷七

卷七 第 1a 页 WYG1178-0060c.png
钦定四库全书
 筼匆集卷七      宋 陈耆卿 撰
  策问
问公议国之元气也天下之事当与天下人共之谓可言
者止于公卿大夫私也止于士亦私也故古之世不独
士传言也而工瞽有谏焉庶人有谤焉商旅有议焉此
世之盛也而孔子乃曰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然则古
之议非欤夫议有两端显白是非冀以转闻而药时病
卷七 第 1b 页 WYG1178-0060d.png
者议也潜摘可否藉以排击而快已私者亦议也中古
以降庶人盖不议矣不议者非不能议不敢议也岂惟
庶人不敢士亦莫之敢矣虽然庶人不敢议犹可言也
士不敢议不可言也士者公卿大夫之阶也士不敢议
则等而上之岂独士哉汉集议古意也然亦下至博士
议郎而止未尝及士至于盐铁一事发言盈庭而卒定
于贤良文学之口此非可为汉家贺者欤夫为士者不
自鄙其卑而能尽言以屈公卿为公卿者不自抗其尊
卷七 第 2a 页 WYG1178-0061a.png
而能虚怀以屈于士是诚可贺也论者则曰朝廷之事
决于公卿则顺决于士则逆是则何异坎蛙之见而亦
岂识古圣贤公天下之虑哉国家养士以太学非徒养
其文也亦所以养其气而为公卿大夫之阶也其气直
则其言随之政和宣和之交庆元开禧之际其言不辍
其气不沮虽少晦于云霾之侵蚀而卒大明于日月之
呈露忧治世而危明主其古意邪其亦有所激而然邪
夫公议在学校或以为不若在朝廷也然非朝廷之有
卷七 第 2b 页 WYG1178-0061b.png
公议岂能来学校之公议乎然则学校之公议即朝廷
之公议也求言如求医进言如进药特未知今日之事
病果安在而药当何施学校之言与朝廷之所施行者
同邪异邪抑迹若相反而实所以相成邪昔郑人议于
乡校或欲毁之而子产不可且曰其所善者吾则行之
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一国犹尔而况于四海
之大乎充子产之说则说者益众所以为吾师者益广
患不言尔不患其多言也诸君其并考古今以对亦欲
卷七 第 3a 页 WYG1178-0061c.png
因诸君之言以占诸君之气
问士莫难于义理之学也义理之学莫微于心与性心
与性人之所有也而以为微何也鲁论一编万理森列
而心性之说略焉自言从心而不言心之为何物子贡
又谓其言性不可得闻其果然乎否也夫以其禀是理
谓之性以其摄是性谓之心心与性非二物也而又非
有二道曰正心治心曰率性尽性此皆判而言之也合
而言之莫详于孟子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又曰存其
卷七 第 3b 页 WYG1178-0061d.png
心养其性夫先尽而后存邪存而后能尽邪先知而后
养邪养而后能知邪言心而至于言志言气言性而至
于言情言才窃谓其昭揭端倪抉露关键禆性圣而开
来学天下万世莫强焉然曰持其志无暴其气则是志
与气析为二矣而又曰志壹则动气气壹则动志果二
邪曰气配义与道则是气与义合为一矣而又曰是集
义所生果一邪既曰性善而又曰乃若其情则可以为
善则是情亦善矣性与情果皆善则何为而有性情之
卷七 第 4a 页 WYG1178-0062a.png
别邪易言利贞性情诗言吟咏情性古人固亦合而言
之矣析而言之果昉于何时邪既曰情可为善而又以
不善为非才之罪则是才亦善矣情与才果皆善则又
何为而有情才之别邪程子言才禀于气气有清浊夫
气有清浊则才有善不善矣而孟子顾以不善为非才
之罪者何也岂程子之所谓才与孟子之所谓才名似
而实不同欤夫义理无穷知识有限悠悠千载先觉者
几人哉志气情才之说不明则于心性之学亦必有差
卷七 第 4b 页 WYG1178-0062b.png
之丝忽而失之丘山者愿相与评之
问天下之理至于中而止自昔圣贤转相授受以标的
万世非不能运奇于常智之外而终不敢也盖以釐黍
之过即寻丈之误异端曲学初亦学圣人而其终每每
冰炭者未必皆不及之弊亦多有过之者尔尧舜禹曰
执中所谓精一者执之之方也汤亦执中而不曰精一
汤果何道以执之邪至于箕子则不言中而言极至于
孔子则既言中而又言庸至于子思则既言中庸又言
卷七 第 5a 页 WYG1178-0062c.png
中和极与中固无异旨言中而又言庸者岂以中之一
字为未尽而必继之以庸邪言中庸而又言中和者岂
以庸之一字为未备而必易之以和邪或曰以义理言
之则曰中庸以性情言之则曰中和果若是则天下之
义理安有出于性情之外者而必易庸为和何也既而
言君子时中则非惟不言和且不言庸矣岂中足以该
庸庸不足以该中邪时之一字最善名状天地圣人同
此而已知执之说而不知时之义则有非所当执而执
卷七 第 5b 页 WYG1178-0062d.png
者是故有以用鲧为中有以殛之而为中有以封管蔡
为中有以诛之而为中此时也知所谓时则虽有不尽
执者而亦无害其为善执矣不然则子莫执中宜足以
上继尧舜禹而孟子非之得非同其执而不同其所以
执邪洪惟皇上聪明慈俭渊懿冲默凡所以根诸宫庭
枝叶诸海宇者固未尝有过不及之处属者建议之臣
恭耳圣训而窃窥圣心深以为有得于精一之传执两
端而用中之旨至论今日治效之未古则终归于力行
卷七 第 6a 页 WYG1178-0063a.png
之论盖中者理也力行者诚也固尝反覆子思之书实
纲领于诚之一字夫自形则著衍而达之明动变化之
详自不息则久充而极之悠久博厚高明之盛皆力行
之功用也故论其极可与天地参而何治效之足云哉
然则吾皇之心非短于诚也而廷臣犹以为献其过计
邪抑所以运量而恢广之者宜有良药邪诸君其并考
尧舜禹以来执中之说择其切者以对且言今日力行
其何所从始有司将别白以闻焉
卷七 第 6b 页 WYG1178-0063b.png
问仁何物也孔子罕言之得不以其远且大故欤然以
其远且大而罕言之无伤也天下之人则曰彼圣人犹
不言仁吾可以不言仁矣举天下不言仁仁之道不已
晦乎尝论仁之道犹元气元气之运生生职职万物同
此炉锤也信若是则孔子之答仁奚其异夫异于诸子
犹可言也樊迟一人而三问则三其对仁其若是烦碎
乎然此皆告之以仁之方也许以仁则未也问仲弓则
曰不知其仁问由求赤则曰不知其仁问子文文子则
卷七 第 7a 页 WYG1178-0063c.png
曰未知焉得仁同耶异耶许颜子以三月不违是三月
之外犹有违时也是未实以仁许颜子也而至管仲则
曰如其仁如其仁不以许颜而以许仲何耶谓管仲以
功则是以成败论人而未必孔子之意也孔子未尝言
仁之所以为仁也至孟子乃详言之曰仁人心曰尊爵
曰安宅所以状仁者惟恐其不白是则与孔子异趣岂
其乐言乎孔子之所不言欤抑孔子之所未言而正望
孟子发之欤不特此也孔子罕言仁而孟子兼言义孔
卷七 第 7b 页 WYG1178-0063d.png
子顾不能言义耶谓仁义一途则孟子又何言仁义耶
夫立人之道曰仁与义仁义者学之宗也不言仁义则
何以学愿闻其说
 说
  竹居说
瑞安赵正父植竹其舍命曰竹居居者君之所寄也竹
者君之所以寄所寄也人莫不有所寄至寄于竹则寄
之清者也或曰人非竹则不清乎曰不然竹之清外也
卷七 第 8a 页 WYG1178-0064a.png
人内也以内合外则清无其内而强附其外则浊郊原
堤堑间竹常满眼岂独君能植竹哉然而左棘右苇雀
丛鸟聚而埃壒常盈盈焉若是者居虽竹人不竹也君
宗室子擢第二十二年卑缩如寒士悲吟喜咏如琅玕
磨戛而琴瑟搏拊也其清似矣而曰吾邑渔盐之薮人
相鬨成市予故借竹而逃焉噫斯其可逃也邪岂惟不
可逃亦不必逃也以君之胸次已无待乎竹之清而岂
其渔盐所能浊哉然则以竹自名寄所寄也以内合外
卷七 第 8b 页 WYG1178-0064b.png
者也余惧览者不察故为之说俾刻之柱间
  蒋上甫字说
吾友蒋君易其名曰滏问滏之义曰其字从水日者谓
吾命不足于水故借此以足之也余曰嘻异哉子之名
三易矣今可以己夫抑余不知子之有取于水者其止
如日者之言欤抑亦取夫水之德以自命欤如前之说
吾不闻请为子申后之说夫水起于天一之毫芒而能
注大海而不溢其为体则清而静夫固有时而浊且动
卷七 第 9a 页 WYG1178-0064c.png
矣清而静者常在也尝试反诸一真未破之初无尽水
也自夫贼之而不养则漂山决石无所往而不为害夫
水非害人者也自害者害之也能顺其初则不为害而
利焉水由地中行舜由仁义行地不与水期而水与地
合舜不与仁义期而仁义与舜合充是术也无所往而
不相似也然则水盖在子之身而不在命也昧于里而
骛于表可哉吾闻古之言水者莫若老子盖以上善譬
之今以上甫配子名贼而不养斯为下矣吾上甫懋戒
卷七 第 9b 页 WYG1178-0064d.png

 题跋
  题陈工部谢寺丞送鲁君远游诗后
鲁君秉礼气豪穷刺骨每每以其高堂菽水廑肉食者
之忧观陈谢二公相与推拔振业之意烂盈篇什末后
一转语咸知其有母在也今母死无以葬又将浮淮泛
浙指好义者以为归夫以亲累人孝子也以人之亲为
己累贤大夫也彼回环征涂叩人户不厌止于身之困
卷七 第 10a 页 WYG1178-0065a.png
妻子之迫人犹哀之如君者其有极邪然则哀其亲于
生孰与哀其亲于死持是以告今之君子谓使二公专
美吾不信也陈耆卿题
  又题思济兄诗轴
从事叔祖以文章道德伏一乡咳唾落纸人宝之踰连
城璧自恨生晚不克请三昧犹记童时吾父挟以见摩
头谓曰寥寥吾族汝勉哉耆卿书绅不敢忘叔祖殁父
且即世小子益无以嗣诵遗言面热环顾城南族谱谁
卷七 第 10b 页 WYG1178-0065b.png
共奋哉叔祖一子死布衣有孙三人长字思济余兄也
每来自金鳌必相访相劳苦余感且叹而未及一见其
文余心慊焉暇日至止言曰吾欲观弟近作何如吾亦
有一编今藉手出诸袖中光采陆离夺目再拜效白圭
之复见其纸有尽而波澜无穷然且穿穴理道意态横
发宛然叔祖不死也人情狎晦而惊昭见兄状貌不踰
中人而语言若不出诸口则遂以为庸人者有之矣孰
识其胸中之浩浩者然也夫不弛不张不抑不扬世而
卷七 第 11a 页 WYG1178-0065c.png
无君子也则已世而有君子也吾兄其庶几乎耆卿贺
叔祖之有孙而自贺其有兄于是乎书
  又题叶子春诗
昔人云语不惊人死不休惊人语未易道也子春文不
注思但自襟府流出其飘拔处如空中火云如平坡上
孤峰屹立使句句皆然人惊且走矣昔人又曰新诗如
弹丸夫弹丸者非以其圆且熟邪文有根有条有葩有
实酿而后发潴而后决久之则纵笔所乡圆且熟莫加
卷七 第 11b 页 WYG1178-0065d.png
焉盖不求惊人而人自惊此古人之要诀也前年冬子
春请余题其画不果今题其诗
  代跋钱君韵补
龟图鸟迹漆书石鼓其状幽眇谲奇人所罕见亦人所
难通也乃若目于斯耳于斯习其画而迷其读非陋欤
韩退之云凡为文辞当多识古字夫多识古字未足为
文也然不识则无以为文今六经之字岂必尽古学者
例以监韵为师监韵所不载不之味也溪南钱君味乎
卷七 第 12a 页 WYG1178-0066a.png
世之所不味旁罗周抉根括蔓引足以鸠棼纫阙与前
人分功甚矣其志完而力富也其老犹尔而况其壮之
日哉余与君别三年吏氛压首览卷心目为开颇恨路
远不能效汉人载酒之问而徜徉其问也
  又题雪巢赠林逢吉诗
雪巢诗芬芗一世其故旧老苍如尤尚书延之沈侍郎虞
卿杨待制廷秀洎一时名胜皆拱手侧足立门庭可谓
高矣晚友逢吉顾莫逆驩甚前修肝胆相投冰泮水落
卷七 第 12b 页 WYG1178-0066b.png
岂论夫辈行之先后年龄之稚壮哉余曩观逢吉诗如
柳逗午风花肥春雨使人依依不舍今读此老所赠句
知根蒂有自来矣因阅诸公跋语随喜赞叹陈耆卿题
 行状
  萧仲实行状
君讳仁杰字仲实其先四明人曾祖克诚客游临海诛
茅巾子山之下怀璞以死祖机继之父浩迪功郎旷远
有尘外趣经乾道火益拓落不事事日饮亡何自命曰
卷七 第 13a 页 WYG1178-0066c.png
吾与其蓬首治田与庐宁婆娑以待吾子焉盖谓君也
君蚤有大志欲以儒书壮门户渔猎今古穷日夜不厌
学毛郑诗后从乡先生李民载学易时李馆于侍郎吴
公芾之门户履充满君一诣辄脱颖出吴骇且叹口矻
矻道其文其文明白造理不为枝蔓洎乎游乡校课试
常躐异等郡博士累累器重之领袖诸生进止不失尺
寸愿抠衣者相望请问退如客得归贫而勇于学者君
亦嘉与封殖不底于成不止以故人人争自奋砻刮矫
卷七 第 13b 页 WYG1178-0066d.png
揉惧弗称贻君羞卒业成名为贤大夫士者联翩出焉
中年不得志场屋寄家政细君而自佚于书口不挂人
物否臧时事可否案上炉烟一缕图史簇簇如新竹风
蕉雨顾影自答客至则讲画义理纚纚若河倾川决或
漏下三鼓僮仆低迷思寝视君肩笔立无欹斜众叹不
能君处之安然岁晚悟死生尝曰人命如槿花不腐者
惟吾此心尔暇则按礼经纫深衣一袭曰此所以周吾
身也寻属疾乃豫戒棺敛旦起盥颒如常时意若有所
卷七 第 14a 页 WYG1178-0067a.png
吐气暴绝亟苏命诸子迁于正寝诏之曰吾命直尽谨
毋号泣乱我乃卒嘉定辛未七月朔日也享年六十七
君七岁丧母事后母逾谨每读书一语及亲则声泪俱
下人以为有顾景怡之风焉弟若妹虽异出相煦甚恩
必诚必庄终其身不识诙笑狎侮少负气荦荦出肝胆
赴人急浮觞举白瞪视八极类古所谓豪士者已乃摧
去牙角如羞如藏久之趣益平德益进行虚步独毛发
中绳而不鬻已要名人之即之惟见其和气津津可挹
卷七 第 14b 页 WYG1178-0067b.png
而不知其有难干者易曰履道坦坦幽人贞吉其君之
谓欤君之配郑氏子秀颖秀发以其卒之明年腊月甲
申窆于太平乡梅浦之原距祖茔可十步以行述求谂
君耆卿之先友也先君子无恙时君往还吾家先君子
必语耆卿曰是公言有典型汝其识之不幸而先君子
没没五六年乃与君为婚姻又十年君乃下世后一年
秀颖秀发且从予游于其请敢卒辞乎君教子有本末
尝曰华而偷不若质而厚也诸子皆恂恂力学庶几不
卷七 第 15a 页 WYG1178-0067c.png
负君者爰摭其父事大较书以遗之俾告于立言君子
谨状
  文林郎乐清县丞吴君行状(代/)
君讳贯林字元用世家常之宜兴曾大父襄大父冲皆
晦弗耀父开有文行刻意教子捐赀为师友费家用是
贫君方少时强记而笃学闭户一榻家人罕识其面夜
诵之声撼动四壁乡先生沈公文见而奇之授以关钥
日涵月渍遂以文声一乡君家富往往寘身仕版否亦
卷七 第 15b 页 WYG1178-0067d.png
登天府籍帝学君早荐于乡气锐力强谓可躐取科第
卒不利该免解试南宫亦不利就乙未恩科三十年间
无几微见于颜面其过人已远矣调迪功郎历台明二
州户部赡军酒库在明时酤令急人人自危君帅同僚
诉诸郡曰公知㩁酒之利未知扰民之害朝家委公字
民意不在酒也闻者谓君言过当君不以为忌守亦不
怒卒弛禁时人两高之转温州乐清县丞职素闻君谈
笑有馀地郡牒移委剖决尽公县吏有恣为奸利而稂
卷七 第 16a 页 WYG1178-0068a.png
莠一邑者声毒乳虎长官懦莫敢谁何君曰是可忍邪
特诣郡言状而流之百里驩呼咸谓有孟贲之勇焉盖
君才不尽施时出一二已如此终考脱簪竟归或劝请
诸朝乞休致秩服以华其老辄拒不应其家枕东湖有
风月藻柳之适春夏交游子憧憧如织望君睨然坐于
堂孤哦独酌藐若无所闻不知者以为忘世而君不顾
也意有所触时发于诗闲澹舒平得晋宋风格如是者
几十年视听步履不衰食生饮寒人曰真寿考者耶寻
卷七 第 16b 页 WYG1178-0068b.png
得腹疾谢医以嘉定癸亥重九日卒年八十治命不用
浮屠法娶茅氏二子宗尹宗尧二女长许嫁进士陈某
孙男女六人君之性老不废书穷不苟禄简交而亲仁
寡言而心有尺度率其志以行至老且死视世毁誉愠
喜如蚊䖟然呜呼贤矣君以淳熙八年官于台已而乐
其风土家焉后三年而茅氏卒葬于城东双井之侧距
所居无二里君卒次年宗尹等乃以九月庚申祔且泣
告于昌言曰台实异乡罕有能知父者子契且邻而又
卷七 第 17a 页 WYG1178-0068c.png
适官于斯不自揆愿有述焉昌言自念别君十年音尘
旷绝朅来访旧已隔死生非文字无以纾吾哀抆泪落
笔抑重有愧云谨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