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素斋集-元-舒頔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WYG1217-0550a.png
钦定四库全书
 贞素斋集卷一
             元 舒頔 撰
 记
  大鄣山记
浙水出大鄣山见诸郡志其山高数百丈石如壁立横
截溪洞间深邃不可测去邑五十里东接唐昌出天目
山南逾歙度陆衍远陂陀会于钱唐其源盖出于兹予
卷一 第 1b 页 WYG1217-0550b.png
生五十有二年因避地历览兹山之胜西南由大塘上
甘桃岭行数里崎岖确硌周百丈岩前曰屏风岩两岩
对峙如相尔汝然傍曰云洞岩之下曰葫芦潭其状惟
肖上曰龙潭皆深不可测中有鱼龙居焉复去数里皆
苍岩翠壁云林雾峤大石如削凿穷度足架独木为桥
名曰险桥匍匐而往临深跨绝过者股慄莫敢下视稍
弗谨致殒厥命度四十二湾攀藤萝跨石磴曲折纡回
若断若续若见若隐高若升云下若入阱其宽可以容
卷一 第 2a 页 WYG1217-0550c.png
车其窄可以立足前曰暗坑林木蓊郁石若屋覆行休
息其下虽盛暑可以衣重褐又度一岭曰瓦窑上胡子
坑观龙门泉喷噀不绝雨旸致洪纤焉山之南曰湖田
相去五七里广数百亩皆平衍无石一庵居有发僧仰
四方布施有田出芦可以为帘田之阴产菅草可以为
席人皆赖以资生曰白鹤池清泚可爱由胡子坑寻源
而上又三四里巨石横涧嵌立茶炉药研丹井其上皆
天成自然非人力所致旁有弈棋石方平卓立未知刘
卷一 第 2b 页 WYG1217-0550d.png
商辈曾著手否又去数里曰平墓四山开辟一望豁然
岂料穷谷中坦夷如许墓曰天子世俗相传藐不可考
岩曰通判亦不知何代人曰双峰诸山之最高者地理
家谓之山祖犹言发骨处曰上邯地稍亢旷居者断竹
引泉弗劳汲绠上鄣之外曰爆竹坑松篁间植茅舍棋
布迤逦五七里自西山出大岭北通石痕村岭之长里
之计十五其地多寒虽盛夏无蚊蝇阴云则雨民居其
间无良田美池种茶艺粟采药椎蕨以遂其生无五味
卷一 第 3a 页 WYG1217-0551a.png
以戕其寿无声色以贼其性风俗淳朴率皆八九十岁
人嗟乎昔闻鄣山之胜拟欲一往而不可得兹因避地
获遂所怀惜不得畅情纵览其间搜罗远代名人仙子
胜迹以纪其实又不得从容与其父老诉我罹乱之苦
虽或观其大概终莫能畅然于怀民之生也天下治无
狱讼之忧天下乱无干戈之扰樵山引泉煮山中所有
以全其天以终其年如斯而已迨乎时平兵息尚可携
友读书其间以娱老境山中猿鹤毋曰生客
卷一 第 3b 页 WYG1217-0551b.png
  游石照记
绩溪之东涉湍濑踰陂陀山行五六里巨石嵌立崖
谷间巉然而高莹然而明光洞然鉴人毛发为一邑胜
槩骚客逸士慕奇尚寂不惮跋涉资以游观者必于是
即焉山回路转荆榛翳如崎岖硌确苔藓积如藤萝交
络涧泉涓如真下一亭少憩行客抵北行数十步老屋
数椽峰峦夹耸午不见日兰若以石照院得名良有以
也世传自李唐来已有之二三衲子居其中远尘俗处
卷一 第 4a 页 WYG1217-0551c.png
荒僻林木蓊蔚禽语相答如闻钧天之音非性空悟寂
超然物外不能一朝居也住持曰悟心原颇聪明事修
饰不茹荤酒稍稍异众类恒产虽不多困于征徭时春
雨稍霁予与客徘徊其上因顾而嘅曰自有天地即有
此石光明莹洁妍媸必鉴类性空欤幽深阒绝尘俗不
染类悟寂欤俾餐粥趺坐存想其所以为石所以光明
者何一旦豁然了悟澄澈夲源向之积翳亦稍辟矣原
夫至顽者石犹明明烛物吾心匪石本来之光明未昧
卷一 第 4b 页 WYG1217-0551d.png
奚为而弗若慎思笃行则三乘地位一指点可到斯理
具在岂石能照我吾心亦能照石悟乃弗答俄而天风
泠然声振万壑芒芴若幻化而升寥廓也
  绿照亭记
忠烈庙既成乃具牲享神人协和以燕以乐酒半唐侯
彦昭欣然谓众曰闻昔有亭曰绿照俯临大溪凡游观
者咸于是憩士大夫之来或燕饮咏歌其上观山川之
雄景物之胜亦兴起而乐焉兹妙庭适成斯亭不可不
卷一 第 5a 页 WYG1217-0552a.png
构功亏一篑奚以美称众曰诺不日而亭告成梁栋榱
桷朴坚是尚弗侈弗隘于观游也始称于是复置酒其
上以酬其工惟时东皇谢事节届麦秋时雨乍霁旭日
曈曈嘉木菀茂翠阴拂檐环流湛深虚潭碧澄群山隐
约于几席之外万绿移照于尊罍之间黄鸟交交游鱼
队队令人意绪翛然心与景会物我两忘若飞仙之游
浮丘也迨其夕阳坠晚烟起渔歌樵唱互答失响丹青
满目焕然天成彷佛王维之寓辋川也于是众复执爵
卷一 第 5b 页 WYG1217-0552b.png
谢曰庙与亭苟完矣非侯之力不如是之壮观也神其
贶之侯曰不然非予之助诸公相与扶持之力神明默
相惟多今四方息兵革之声朝廷无事幸得与诸公优
游而乐于此亭者圣天子之赐也或曰水可以鉴形不
能鉴人之心侯心如水清澈不挠物至无遁妍媸毕照
然则治民之暇又能事神以成厥功亦政之善也夫他
日立大功为国家梁栋以福天下民思慕不忘亦将如
神之百千世而悠久也侯掀髯一笑曰毋子期子姑去
卷一 第 6a 页 WYG1217-0552c.png
迂老舒頔获陪斯燕庆其事功之成乃为之歌曰
登源之东神明之宫溪环清流不激不冲新亭翼翼庇
于椅桐参天蔽日苍翠重重昔扁绿照今成厥功我侯
所创兮靡有他址不可废兮飞甍峨峨骚人墨客兮来
游来歌长篇短调兮若奏云和鱼川泳而鸟云飞兮清
阴婆娑前村烟雨兮樵笠渔蓑青黄接亩兮高下麦禾
政化所及兮于理则那声诸诗兮纪侯来过勒丰碑兮
永矢弗磨
卷一 第 6b 页 WYG1217-0552d.png
  五松亭记
云台观旧在邑西地陋屋老羽流仅二三人道士王虚
中忧其居陋其徒与教寖微施吾家秀野之隙地而栖
焉先山门城门之西创亭一间去华就易以除风雨以
憩游观亭之前有松五本亭亭若盖列坐十馀人因以
五松扁纳培嵝于几席俯阛□于目睫凡朔望邑僚吏
祝圣人寿必于是焉至坐五松之下绿阴满床凉飔洒
面心怡神旷若登瀛洲而跨玄圃及其清声□飒毛发
卷一 第 7a 页 WYG1217-0553a.png
竦立若风雨乍至而起乎无涯俄焉叠韵接响冯凌太
虚又若游云霄而听钧天之乐迨夫雨晴云敛蛟龙蟠
而鳞甲近郁郁苍苍可观可爱或围棋或煮茗游乎方
外而澹乎世味此乐未易与俗人道也夫松非异木也
林麓山谷岩壑之间樵牧以伤其生牛羊以残其蘖未
若兹植日接乎清虚之士时听乎钟磬之音岂非松之
遭与嗟乎向之所谓微今则众且阐矣向之陋与老今
则胜而奂然矣余尝慕老氏教而未探其窍以观其妙
卷一 第 7b 页 WYG1217-0553b.png
孰能服松华咀松苓乘元气而上升保精气以延脩龄
吾将与为徒虚中曰然遂书之
  一清堂记
太清天地之元气絪絪缊缊浑浑纶纶周流穹壤间无
一息停者其惟元气乎其扶舆绚丽湛然者未始不清
及其晦冥变化则有时而浊矣绩歙唐之华阳镇鄣水
出其东入浙江潴于海其清之元乎前江淮知府理侯
当艰危之际出处未尝关于心来宰吾邑民朴而事不
卷一 第 8a 页 WYG1217-0553c.png
繁官安而吏多暇下车初辟草莽去瓦砾恤孤闵幼政
明弊革不数月间百废具举明年筑堂于寓舍之隙为
燕息之所扁曰一清将如水之源乎将体天地之自然
者乎侯高昌人也聪明刚果识见超卓奇勋懋德不可
指计仕于南国历年多于世事靡不通晓见世人之汨
泥扬波者众惧辱于已乃弃大府而僻壤是依洁身治
事若甚宜之时方劳鞍马于矢石疲甲兵于战争而侯
扁堂曰清节而侯之心可见矣居官而守此则身可保
卷一 第 8b 页 WYG1217-0553d.png
矣以之治国则天下可保矣或曰黄河清天下太平予
耄恐弗及也昔者伯夷耻食周粟死于首阳孔子称之
而孟氏仅许以清陈文子洁身去乱然未见其心果见
义理之当然而无所累夫子亦以清许之然则君子言
行之际不可不慎及其风晨月夕洞开八窗则乾坤之
气清与我为一体青青蒲畦间植花木则眼底之清意
具物之中又与自家意思何异若夫投壶咏歌赋诗饮
酒则有宾客之清语存焉侯愕然曰予之所扁意有所
卷一 第 9a 页 WYG1217-0554a.png
在子之所论包天地万物善则善矣而犹未也复有所
思乎予矍然曰源清则流清今侯之心清政清惟冀元
气之清耳源苟浑浑流将焉救侯笑而不答是为记
  无名斋记
盖闻老氏之道有物有名有名后天而立无名先天而
生予生有名之后溯探无名之先不亦难乎然默而思
之竟不知无名何物也若以物论之则物于物非无名
也近于不生不化之说矣若以无物论之则曰虚曰无
卷一 第 9b 页 WYG1217-0554b.png
亦非也近于荒唐不根之论矣盖无名者不可以浅近
而窥不可以粗俗而度是盖无声无臭类乎有声有臭
矣无象无形超于有象有形矣先于天地而不为久长
于上古而不为老老氏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佛氏因
之曰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
凋二氏又将无名以物言之可乎吁无名之义大矣哉
一字以蔽之曰道而已矣今吾友戴公仲德以无名斋
扁之盖有得于是欤公之生禀山川之秀而钟一气之
卷一 第 10a 页 WYG1217-0554c.png
妙能存心养性不为物欲所诱不以利禄动心其有得
于自然之妙与故曰无名者道也予将因是以记之
  谦斋记
晚进之士知学之可以立身识时务不苟进甘澹泊不
为私欲动非有卓然之见其孰能如是乎市东黄克敬
氏年富才赡与其兄克明弟克文孜孜矻矻日与讲肄
窥其涯涘将升堂而入室讲肄之所以谦斋揭卑以自
牧之意蔼然可见易曰地中有山谦君子以裒多益寡
卷一 第 10b 页 WYG1217-0554d.png
夫易四圣人之全书六十四卦谦六爻俱吉以一阳处
五阴之中阳微阴盛一刚不能制群柔非谦其何以处
之虽然君子有是德始虽卑而终益尊始虽晦而终益
明故曰有终此谦之象也然则谦乃君子之盛德与颜
闵之侃侃訚訚夫子之申申夭夭其亦谦之意欤汉张
良遇老人于道履坠圮命进履良进履老人以足受之
曰孺子可教凡三遇出书一编曰后十三年见我济北
榖城下黄石即我也良之谦乃尔所以成汉之大功周
卷一 第 11a 页 WYG1217-0555a.png
之时魏子击遇田子方于道下车伏谒不为礼子击曰
富贵骄人乎贫贱者骄人乎子方曰贫贱者骄人尔富
贵安敢骄人国君而骄人则失其国大夫而骄人则失
其家夫士贫贱言不用则行不合则纳履而去安往而
不遇贫贱哉斯言也绐子击而深让之惜犹未悟噫宁
不知子方父执欤师欤倨不为礼理之当欤以师弟子
言之亦不为过由是论之子击之问非礼也然则二子
之遇不遇在谦不谦之间耳克敬宜审之矧于四圣人
卷一 第 11b 页 WYG1217-0555b.png
之书加之以涵泳进之以德业融会贯通于进复动静
悔吝吉凶机微易简莫不洞然于心胸矣余嘉其识时
务知进学而不淆于俗故遂记之
  蔓青楼记
昔任昉称新安大好山水然山水莫胜于婺源予闻凤
游山去婺源八九十里山水为尤胜夙尝慕焉惜无事
不得一造其间以偿所愿邑校方君彦默谓予曰子知
夫凤游山之胜讵知夫世家因胜而居者曰汪氏端悫
卷一 第 12a 页 WYG1217-0555c.png
达于变好文而守礼人品不凡宾朋过从馈饷饯赆之
礼日不绝子弟耕读彬彬然守家法不为绮靡所敚当
兵戈扰攘之际里中犷狠纠戈叛者蜂起苍头杀主恶
少杀人掠财蓄燬室庐斁纲纪恬不为怪惟汪氏素以
仁义服人而人亦莫敢以凶暴犯盖平昔以善及人小
大赖以安卒保守以免祸者汪之力也大军至主将命
部领乡义一时号曰总管附马子敬王公时领兵镇婺
源甚宠爱之兵日以消时日以宁汪退乃处于山之阳
卷一 第 12b 页 WYG1217-0555d.png
择胜筑楼轩窗豁如焚香读书葱菁蔼如平挹朝紫远
分夕翠蔚蔚岩岫浮浮爽气若造化者摄奇伟排怪特
献于兹楼也因题曰蔓菁夫蔓训滋也延也言山色若
黛绿然滋蔓延绕绵亘不绝以助兹楼之胜也汪氏世
居其中子孙历千百世亦犹此山云耳夫然后仁以居
之义以行之礼以成之信以守之庶斯楼之胜与山俱
也任公之称岂欺我哉彦默曰然遂书以遗之俾归而
镵诸石汪氏名絅字彦温叔伯父恭前朝尝为甘肃柔
卷一 第 13a 页 WYG1217-0556a.png
远州巡检云
  秀岩云逸记
翚山之北有隐君子曰秀岩长身瘦竦雅操厉行昂昂
若野鹤然年逾七帙如五六十人业神农术药病疾济
夭死贫富不以利贿较抱疾者日踵门相接辨色察脉
曰某病可治某病不可治越日数一一如其言信乎医
之良者与家虽贫汛扫一室异夫厚积者之为至于适
夫趣者细蒲香草佳菊矮桃摄夫生者黄精白术椒实
卷一 第 13b 页 WYG1217-0556b.png
芎藭葳蕤交加婀娜庭槛以造物者为引年之资翛然
物外不以得丧累其心见者咸以为神仙之居自号曰
秀岩云逸寓物适情表夫隐居之意以自乐耳夫云动
也岩静也合动静之机以处肥遁何适不可况乃翚山
峙其阳吴山背其阴峰峦攒列苍翠万状门枕清流云
叠远岫接于耳者潺潺然浮于目者霭霭然林影绚绿
天光湛碧献奇纳秀飞动几席不可悉名于斯时也炉
篆腾茶烟息怡神养性默坐忘虑不知天地之寓我我
卷一 第 14a 页 WYG1217-0556c.png
之寓天地也嗟夫閒居自适者乐天知命者也守志厉
行者仁人君子之盛德也知疾病死生者医师之良也
不为浊世所汨者超世拔俗之士也子尝敬慕焉后汉
韩伯休药不二价恒惧人知忽一女子呼姓名辄遁去
秀岩翁居翚山之阴不入城市以逸自处遁世以终其
身抑亦伯休之徒与予故乐道而记之翁姓汪名询字
子文先世为儒家
  交山记
卷一 第 14b 页 WYG1217-0556d.png
壬子秋七月余偕弟士谦过旌川拜扫祖陇毕访吕君
养中于邑庠假榻西斋挑灯夜话议论古今人物得失
若烛照数计然情甚欢洽出示交山诗卷甚富一时名
公卿题咏甚壮丽且曰予世居上泾交山金鳌峙其北
黄山拱其左岩峦拱揖烟霏吐吞态度万千若交契有
情者因揭以自号况某托交于先生且久愿丐一语幸
毋吝予闻上泾吕氏自昔故家族大而支蕃于兹有年
矣子以交山号宁无意乎将薄世俗之交漓而与山交
卷一 第 15a 页 WYG1217-0557a.png
乎将山交颈接吻而有情爱乎抑谓世居兹山思祖宗
之德泽而不忘乎将慕两山若尔汝而妩媚乎将弃置
遗俗不与污浊混乎意子心有所悟趣有所得而然乎
苟非契合则山自山子自子矣奚斯焉取今曰子非兹
山不交山非吾子不友然则交山之胜子殆独擅欤抗
尘走俗者将不获容迹于其间矣言未既有客闯门难
予曰交山隐者之号将非与山为徒殆唾利禄绝事功
与鹿豕游与木石为偶者乎予曰不然养中既达主邑
卷一 第 15b 页 WYG1217-0557b.png
頖秀育英才历有成效亦期大用于世岂胶于文山者
哉诗不云乎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又曰维桑与梓必恭
敬止养中为近之子之言何其固耶客不答一笑而去
遂书以为交山记
  聚贤亭记
陈氏之居独马村不知其几世矣村之东西两水合流
下注于溪环居左右皆陈姓贫富虽不侔无异姓居好
事者跨合流构亭一楹浑坚朴素广丈馀袤如之揭以
卷一 第 16a 页 WYG1217-0557c.png
聚贤亦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之意长至后三日适余过子
周隐居家群俊秀或集于亭子周属予文或者曰以太
丘拟之余曰未也夫贤者有才德之称出类拔萃之谓
颜子孟子大贤也汉之司马迁相如扬雄班固刘向刘
歆之属唐之韩昌黎柳仪曹李观元结皮日休舒元舆
之徒宋之盛有周濂溪邵康节张南轩横渠河南二程
及我乡文公先生皆以贤称古之人无大过人者仁义
存于心道德蕴诸身动静出处有仪有则此所以为贤
卷一 第 16b 页 WYG1217-0557d.png
今人所不及也若夫游焉谈诗书礼乐孝悌忠信化漓
为淳斯善矣息焉咏歌情性讲明修身齐家以至爱亲
敬长及乎治平之道尤善矣其或杂坐餔啜燕酣是图
无稽之谈不急之察里巷郑卫之音纵心悦耳自谓快
意君子无取焉司马公云不乘驷马车不复过此桥厥
后名誉益著果如其言贤乎哉传曰君子贤其贤而亲
其亲又曰见贤思齐焉登斯亭者其亦不思乎子周与
予忝姻好敬以是复群俊秀苟不忘其先志司马之志
卷一 第 17a 页 WYG1217-0558a.png
心先哲之心黾勉自进超超乎出类拔萃人皆曰独陈
多贤乎其庶几乎迂老目击盛族五世故不以颂而以

  适安堂记
昔任昉称新安大好山水其岩岫之特异泉石之幽奇
而吾绩为尤最邑之北重冈叠阜逶迤蜿蜒窈窕深䆳
恍若盘谷支分□蝼曰五更岭依山负郭林木蔚秀绝
喧嚣远尘俗吾家世有其居壬寅兵戈蜂起室庐劫尽
卷一 第 17b 页 WYG1217-0558b.png
遂寓山北别墅越一十有五年丙辰岁季弟逊构数椽
于故址以蔽风雨不华不饰名其堂曰适安余未知其
所以安也将建立事功措诸社稷如磐石乎将同流摸
棱冀幸免于世位之危乎将栖迟偃仰乐其四体而已
乎然则堂之名取诸韩赠李愿文则其安可知矣若夫
拄笏看山开窗邀月足以娱其朝夕耕而穫樵而且牧
图史琴磬森罗左右客至觞咏谈论今古言不及功利
其馀勉耕读之功明静定之义得之于心则其安又可
卷一 第 18a 页 WYG1217-0558c.png
知矣嗟乎愿之言不遇时者之事也起居无时身则安
矣苟不遇之则闷郁抑热其中心颠危展转于寤寐虽
山林远遁亦恶能目为安是安其身不若安其心也昔
禹之治水履𣞶于山乘橇于泥手足胼胝过其门不暇
以入若心法之传则察之守之复危于安其不安其身
而有以安其心也较然矣韩子之告愿不及乎此余与
逊言重天伦也岂敢槩以事功望人哉遇焉不遇焉无
适而不自安余将以之相期于吾弟也于是乎书
卷一 第 18b 页 WYG1217-0558d.png
  野航记
航之与舟大小殊制其所以济川致远则一帆以丽乎
樯横其御风也柁以辖乎轴制其旋波也钉以附掣所
以镇浮也楼以望远所以防奸也䒁以捍涛篷以覆雨
欲其坚固而缜密也橹以荡之缆以维之进止在我也
若篙桨师慎择乃任则在乎子矣于以实万斛于以浮
大江风涛汹涌此身安然若坐密室曹从善氏以野航
号将蓄其具而置诸宽閒之野寂寞之滨乎将翛然遗
卷一 第 19a 页 WYG1217-0559a.png
世独立将飘然湖海如鸱夷子乎将鄙薄斯世避尘氛
污浊乎不然奚夐绝若是亦将友烟波钓徒乎唐杜陵
客成都依严武筑草堂浣花潭上题南邻诗云春水才
深四五尺野航恰受两三人遇物适情陶写一时所见
尔年华益茂词辨博洽游历南北第恐斯航将久靡于
山中矣嗟乎君子者济世之航盍思而勉之
  仁知堂记
仁知堂者甥冯枢居之堂也祖居冯村临孔道而脩竹
卷一 第 19b 页 WYG1217-0559b.png
华栋残于寇兵垂二十年迁于杨村去祖居十馀里新
构数椽方池嵌前活水㶁㶁流不绝四山环绕林木郁
茂居者三二家有似盘谷或曰似王官谷类隐者之所
居予尝造其所爱其山水幽僻题曰仁知枢乃请文于
予若夫丽日迟迟微风扇和嫩绿娇红眩耀岩谷虽王
维韦偃复生不易著笔及其凉炎凄凄天高气肃万物
敛华俗子远迹黄冠野衲绝交于斯时也临清池可以
观游鱼坐奇石可以对棋奕况膏腴鳞次近接目睫名
卷一 第 20a 页 WYG1217-0559c.png
花佳果第列左右逍遥徜徉足以自乐枢之曾大父曰
贞卿以医鸣于时其父仁伯婿予女弟尤精于伤寒前
朝尝为郡医学正今三世矣枢尝云人生世间若轻尘
朝露居诸易迈苟不以清致自适将与草木同腐于是
择旷处幽临清卜筑将如李愿司空图辈栖身其间以
终馀生子闻而喜之然而盘谷托文于昌黎公以传王
官构三休而名益著惜余非韩拟而生之堂将如司空
乎夫志林泉则唾利禄重道义则轻王公难与鄙夫同
卷一 第 20b 页 WYG1217-0559d.png
日而语噫生乎乱世遭乎不祥东征西伐徵敛靡有虚
日胶胶扰扰弗获时刻宁厥功乃得窃暇寸阴以乐山
水以偿所愿非幸与易蛊之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善固善矣第恐时有弗容昔人有善为不龟手者后封
以士虽然医之为业疗疲癃济夭死种阴功用之甚溥
非仁与医者意也鉴形辨色察夫脉之虚实视其疾之
可否而药之非知与夫仁知圣人之事也传曰仁者乐
山知者乐水甥归学圣人之学心岐黄之心日究竟于
卷一 第 21a 页 WYG1217-0560a.png
是躬行实践非虚斯堂则予名堂之意亦不虚矣甥勉
乎哉
  乳溪道院记
洪富山高数百丈峙立于北原委于东南是为乳溪纡
回曲折又二三里曰浣沙溪世传仙女织其上邑因以
名乳溪之原实自洪富山郊曰乳村地稍稍平衍群山
环拱林木秀郁龙虎森卫融结之气钟焉邑人胡庆云
佳城宅其中家业日肥因构屋十馀楹榜曰乳溪道院
卷一 第 21b 页 WYG1217-0560b.png
祀其先世示不忘也刳竹引泉为池为亭清流㶁㶁以
厨以溉植以佳木名花春和景明邑之人咸于是游玩
殆山水之胜者庆云之传逮至四世而孙始繁曰彭曰
有曰鼎曰庆咸克厥家庆生二子长应淳次应祖而彭
之嗣复以应祖继比俭而理富而润居充广其膏腴生
意津津焉应淳生仲文次宗文应祖生关弟次关寿家
庭之间怡怡愉愉联芳并秀若芝兰然为时所称道亦
云盛矣壬辰兵戈道院就燬应祖父子谢世仲文亦长往
卷一 第 22a 页 WYG1217-0560c.png
矣惟宗文嘅然念先世创业艰难一旦丘墟弗忍坐视
乃与诸侄佥谋薙榛荆畚瓦砾即其故丘募工伐木始
于十月冬明年七月落成为屋凡若干楹敞而不隘朴
而不华复其旧而新是图窗开南山爽气勃勃袭人杖
策东林鸟声嘤嘤悦耳荣辱不知黜陟不闻诚隐者之
居奉先之室也予因叹曰离乱后富贵家子孙衣冠陵
替丘陇不守甚至易主者有之发其所藏者有之斩断
者有之悲夫今胡氏子弟昌而荣睦而义佥谋以克成
卷一 第 22b 页 WYG1217-0560d.png
先志亦可谓善继者乎夫仁人之心根于天性之固有
及为物欲所蔽则有时而昏苟充足而罔思先世今之
罪人也工师给功不有撰述何以劝于将来余同里也
知其先世也稔故历叙而书之并以告夫世之嗤嗤者
俾自厉宗文将复请于当道大手笔以耀其家以永其
传云
  野耕堂记
大江之滨长淮之濆有名郡曰阳和山陂陀而地平衍
卷一 第 23a 页 WYG1217-0561a.png
蜿蜒磅礴郁葱之气融而为云霞舒而为五采意其间
必有英勇慷慨文武之士生焉惜未遑一造以偿见闻
镇抚谢公伯英实生其间秋七月以公事至邑访予衡
门衣冠楚楚威仪棣棣谦恭而和缓雍容而礼文不自
知其为将官也以野耕号抑功成名遂身退之意与春
雨一犁玩以自适与将假农桑以谢军政与非知几其
孰能如是耶舜之历山伊尹有莘之野皆起于耕垂名
传记至于今称道之至正壬辰兵戈蜂起世运徂革今
卷一 第 23b 页 WYG1217-0561b.png
圣天子聪明睿知提孤兵渡长江网罗俊杰十馀年间
淹有海宇伯英出自将家负文武长才冒弓矢攻城池
风餐露宿与士卒同衣食分劳苦丁酉戡定祸乱卫国
(邓大/夫崇)委以镇抚新安爵忠显校尉今二十年馀军畏
其威民怀其惠上下穆然可谓得其心得其众有道矣
较武之暇净扫一室为休息之所揭野耕二字于其楣
嘉宾萃止或焚香观画雅歌投壶弈棋打马饮酒论诗
一日之閒尽一日之乐视彼区区于利禄而罔知进退
卷一 第 24a 页 WYG1217-0561c.png
者大不侔矣今天下无事息兵甲以事畎亩善固善矣
第恐扶摇九万不容山麓久息也伯英曰不然吾不效
坚白鸣久矣英之高祖武功大夫赵宋知濠州以才能
著年远罔记讳字曾大父天祐巴延丞相下江南以功
授大中大夫辰州路总管祖文彪善骑射骁勇有才识
随侍芒古歹丞相除武德将军镇守信扬管军千户父
致远袭祖爵承仕郎永新州判官兄珵袭武德职事金
华弈指挥嗟乎一家之内继继承承簪笏蝉联可嘉也
卷一 第 24b 页 WYG1217-0561d.png
夫伯英秉磅礴之气负英勇之才以矢石汗马之劳一
戎衣位在六品列纡银衣绯不为不重矣由祖宗积德
百有馀年历三朝子孙文武衣冠相继不为不荣矣以
野耕号恬淡之意可素书云乐莫乐于知足镇抚公有
之昔曹彬征蜀不事杀伐凯旋舟中无他物惟图画而
已后三子皆领旄钺若夫后之云来思祖宗积德文武
忠厚食禄累朝加之以谨慎勉之以问学将见谢氏显
荣未易量也镇抚公与予交非一日好也徵文与予闻
卷一 第 25a 页 WYG1217-0562a.png
其言而喜之故并及之
  昼锦堂记
瀛川处士章运之重建昼锦堂成处士之世孙宁国路
同知麒卿予表兄也属予文记曰按章氏家谱运之宋
平章事郇国文简公后钱塘伯之孙也文简公居浦城
作昼锦堂于县南峰刻仁宗赐诗凡子孙登科仕宦者
镌名于此南渡时仓部员外郎迁昌化亦多显者雄主
徽州婺源簿櫄通议大夫槱主信州玉山簿樵知处州
卷一 第 25b 页 WYG1217-0562b.png
鉴通奉大夫爵钱塘伯铸福建路转运使淳淮东干官
祖康军咨祭酒祖邵知浦江县颀之桐陵县主簿运之
从仕郎运之始迁瀛川乃大其阖闾以奉先祀则仍取
郇国故居之名榜诸厅事所谓礼不忘其夲示后世犹
有考焉耳瀛川状若祥云捧月七星为案瀛岩北巀屏
南嶂峙龙川左绕瀛源右旋东南山水委灵输秀至是
而极章氏居之陟降之际上念祖德毋或不虔史称文
简为人庄重深厚持守法度在中书八年宗党亲戚一
卷一 第 26a 页 WYG1217-0562c.png
切抑而不进建邦启土今百几十年运之值兵戈倥偬
救死不赡之馀乃能表扬之天殆将复兴章氏乎宁国
今以武功显爵秩盖未艾也消息之机存乎天兴废之
道存乎人天固未尝以其消而不息人亦何能以其废而
不兴苟以其终之不能不废也遂辍而不兴焉是夜不
不必有昼而天之贞也亦不必复为元矣君子于此亦
惟顺天道之消息以尽力于人事之所当为者耳文简
公诗书之传辅相之业其可复者盖不止于一堂而已运
卷一 第 26b 页 WYG1217-0562d.png
之积而未施施而未竟宁国当诏子孙图复其大者远
者以不忝所生则庶几于此堂为无负也
  重建翠眉亭记
邑之西两山如妩横列左右着眉黛然故名亭翠眉岁
月邈不可考宋元丰末颍滨苏文定公宰斯邑登斯亭
思其故乡日吟啸其上甫半载被召留题三十六韵而
亭之名益彰凡观游者即兹以为胜今二百馀载旁有
观曰云台亭惟观是依至正壬辰烽火四起邑之室庐
卷一 第 27a 页 WYG1217-0563a.png
皆燬观与亭虽废景物犹有可观者迨甲午道士王椿
永迁观于邑之北遗其故基无复议建者丁酉秋事变
八月江淮知府理侯至肇理邑事会政繁敛扰越明年
流逋甫归赋平事简乃举坠兴废侯慨然曰昔之翠眉
不知作于何人颍滨至而名乃彰岂非地以人而胜与
虽世殊事异昔贤过化登览之地讵可湮没耶复议再
构遂卜幽择胜得地于观东山川献奇阛阓下瞰谓无
如横列者昔贤登览之意可以复继于是乃垣乃墉载
卷一 第 27b 页 WYG1217-0563b.png
涂载塈工既告讫民乐以嬉亭成为堂三楹于其后扁
曰溪山一览祠文定公于其间以邑大夫贤者配岁时
缺祀事遂买田以亩计者二十有奇租之入以石计者
亦二十有奇命椿永掌之以充其费且俾贮其馀为葺
亭之馀侯之图存为悠久计者用心亦廑矣然则亭之
胜视昔为侈乎梓橦峙其左翚山耸其右烟峦雾岫隐
见太虚溪流洄洑清彻无底倚阑纵目神驰思爽若与
造物者同游乎寥廓或曰亭可迁而景不可移是大不
卷一 第 28a 页 WYG1217-0563c.png
然苟不迁斯亭则名与景俱湮没无闻矣若乃琴堂事
毕封篆退署使客不来边亭罢武与客觞于兹悠然而
思惕然而忧曰方今兵革未息民怀呻吟愁痛之声吾
侪何幸窃半日之乐盍思夫转呻吟于欢笑化愁苦为
泰和此侯爱民之意人有弗及者昔柳柳州为零陵令
薛存义记三亭谓邑有游观亦为政之具今迁居构亭
继前贤将坠之迹果为政之具与复立屋买田以供祀
事揭三十六韵于楣殆过于薛矣地以人胜岂专美于
卷一 第 28b 页 WYG1217-0563d.png
前人侯名思明字天章号曰彻恩高昌人
  文会亭记
文公先生祠成后馀隙地复构小亭一间息焉以资讲
肄游焉以舒情思不雕不饰去浮靡而俭素是尚瓦代
以茨示简朴也岸累以石期弗崩也中洼而为池沼清
涟也莳莲畜鱼取濂溪所爱而兼飞跃之义也县治相
望政教接也弦歌琅琅群英集也四窗玲珑景豁如也
贤侯至止励进修也扁曰文会本诸圣经也礼让进退
卷一 第 29a 页 WYG1217-0564a.png
非所以事游观尚燕乐也盖将隆师友博经籍切磋琢
磨日求乎进益而登斯堂讲明斯道仰瞻貌像则思学
为圣贤者所学何事退而憩斯亭融仁义于方寸视利
禄于土苴与造化游与万物一然后于扁之意得矣苟
规规于言语文字间而下究夫所以然吾于二三子不
取虽然其始未有亭也斯亭之构自欧侯始故为文以
志之
  明理轩记
卷一 第 29b 页 WYG1217-0564b.png
理一而已矣贯万事通万物根于人心之固有合乎天
道之自然一本万殊万殊一本莫非此理虽然理岂易
言哉欲明此理非博学审问慎思不可也六经昭如日
月统此理也圣贤千言万语明此理也是故曰天曰地
指形气而言曰性曰命是得形气之灵者皆从理中来
有此理然后有此事与物盖理之初也无始终无内外
无小大精粗无声色之可求无形迹之可喻理已具因
事而后著焉明与不明存乎人耳易之六十四卦书之
卷一 第 30a 页 WYG1217-0564c.png
九畴中庸之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明乎此始可与言理
矣指一事一物而曰理止于是岂理哉里人许子仁予
之表弟也性聪明识道理筑室于鄣山之阳扁其轩曰
明理读书其间又心于地理之术予惧夫泥于术也乃
为记其轩如此云
  小盘谷记
予尝谓山水之胜待人而重翚山之阴村曰小谷去邑
治仅五十里许其山陂陀蜿蜒起伏环绕程氏世居其
卷一 第 30b 页 WYG1217-0564d.png
间为望族履善之伯父曰无方业岐黄术活人惟恐后
其泉出山下㶁㶁巡庭除鸣清洁可濯慕唐李愿所居
更名曰小盘谷辱徵予文昌黎公序盘谷之胜状隐显
之迹详且尽矣欧阳公谓唐无文章惟有昌黎序盘谷
一篇讵庸其间再一转语觉我形秽不思之甚与然履
善请之勤勤焉敢默然弗以慰所请哉予尝谓山水之
胜待人而重小盘谷之记宜属之何人今夫峰峦耸秀
峭拔崷崒飞舞若龙凤驰骤若骥骐曲如弓折如规秋
卷一 第 31a 页 WYG1217-0565a.png
气含爽夕阴凝碧不可悉名山之胜也至于渊澄洁清
渟滀洄洑风行而纹縠生月朗而奁鉴揭兹水之胜也
犹有可状者焉及乎春雨初霁奔川赴涧如长虹挂空
如玉龙喷雪如鸣琴如溅珠涓涓不息汨汨不竭兹又
胜之奇者也迨夫川上之游与夫必观其澜斯道体存
焉未易概论吾意夫履善处承平之时习纨绮之丽友
朋相过诗酒殆无虚日山水之慕志恐未坚也呜呼天
道无知惜与伯道同一嘅履善笑曰陶潜五子昧文翰
卷一 第 31b 页 WYG1217-0565b.png
而坠休风任昉四男懵经术而替家业有之与无旷达
之士所不论子与予托姻好知之深何其写予心事之
真耶谷之称非子文其何以名遂记之敢复为之歌曰
谷之曲子其卜筑谷之夷浚以清池谷之旷草木茂畅
谷之深窈而愔愔盘乎磅礴烟霞漠漠巨石平削列乎
仙着嗟谷之乐兮亲戚故旧日徜徉其间兮曰诗与酒
醉则哗兮日月扃牖笑且歌兮入无何有何螽斯之不
平兮森门楣而擢秀意造物之眷眷兮俾金石而为寿
卷一 第 32a 页 WYG1217-0565c.png
峨佳城之伊迩兮龙虎左右俯仰无怍兮视富贵如苍
狗亘千百祀兮斯文不朽
 
 
 
 
 
 
卷一 第 32b 页 WYG1217-0565d.png
 
 
 
 
 
 
 
 贞素斋集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