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斋集-宋-洪咨夔卷十一




卷十一 第 1a 页 WYG1175-0193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平斋集卷十一     宋 洪咨夔 撰
  策问
   饶州堂试十
问大江以东衣冠之盛饶为最螺州地谶异人出焉冠
大廷世殊科班班可数皆学校作成之功也汉之番君
唐之颜鲁公德泽在人至深而独不闻垂意兴学何邪
晋虞公为内史大修庠序是前此尝有学矣谁实基之
卷十一 第 1b 页 WYG1175-0193d.png
移告属县广招生徒至七百馀人教养之盛若此今所
养仅能三之一而齑盐之态常患不足不知当时云会
辐辏何以为养先正范文正公相攸于东湖上继者始
筑儒宫以据水光山色之会公之诗文胡不及之买田
三顷以赡士大书特书诧以为盛然所入其能几何今
膏腴岁增数凡几倍而仓廪之积不见有馀抑尾闾之
泄无以窒其源耶高堂显敞不改旧观砚湖平远尤觉
增明二公所以淑艾后人者虽百世闻风而亦起诸君
卷十一 第 2a 页 WYG1175-0194a.png
藏修其间讲明正心诚意之学涵养致君泽民之业以
求无负于教育之素盍各为我言尔志
   十一
问世臣之乔木旧德之元龟有国者所甚重而出处进
退天下莫不望以为标的尚论古人顾不能无疑焉复
亳卜洛之馀告归之志则同胡为乃有欲去而复留者
不惟自留且作书以留同列同列亦为久留而不去何
勇退之难耶海滨二老同为善养而来归扣马之諌鹰
卷十一 第 2b 页 WYG1175-0194b.png
扬之举果孰为义天下既定表东海者乃不与师保左
右之任何耶从心不踰矩之年尚皇皇于历聘否以天
下之达尊自居终不见诸侯否乘驲而见辇而如公告
老犹得以与闻国事至朝廷大议遣廷尉咨问亦乞言
之遗意否愿弃人间事从赤松子游盖已见几而作何
衣冠甚伟者始来上闵将军之老召其子为太仆可谓
贪贤之切何知足不辱者遽求去求文武如不及而蒲
轮之迎特能词赋为治顾在力行而鲁邸之议乃先服
卷十一 第 3a 页 WYG1175-0194c.png
色据鞍矍铄非不锐也未免乘下泽车之悔食肉万里
非不壮也未免入玉门关之请而无踰老臣尚堪一行
则又好勇至老而不衰其视番番黄发之谋孰得孰失
晚应贤良但见不情而多诈周流四公不过恭逊以取
媚请尚方剑赐灵寿杖与夫长乐老之自叙血气既衰
固应尔彼绿野堂之游九老图之作亦必有所惩而然
也著节而称祭酒考于周当为何官遮说而得三老不
谓秦尚存此名自谏大夫迁御史大夫为太傅而封褒
卷十一 第 3b 页 WYG1175-0194d.png
德侯汉家校年之法抑又安在书陈旧人之图任诗歌
元老之壮猷年高德劭阅义理为甚熟出处大节必有
非众人所能识者幸商订之
   十二
问汉公子之好学莫如楚元王一门之盛元王受诗于
浮丘伯诸子皆读诗至孙辟疆亦好读诗越数世犹有
以少通诗书名者岂非过庭之训而然与然德修黄老
之术得枕中鸿宝秘苑书于淮南其子竟以是下吏恐
卷十一 第 4a 页 WYG1175-0195a.png
非所以为义方之教也而典校秘书于天禄阁太一青
藜为之下照歆复领五经卒父前业可谓能世其官矣
然向自主榖梁春秋义歆则欲建左右春秋论难迭出
自为矛盾岂父书有不必读耶抑轮扁斲轮不能授其
子耶其究榖梁左氏于圣人之经为孰近左氏多古字
歆独好之引传释经转相发明其于字学盖精棻则方
且问奇字于子云无乃有贵鹜之意与向作洪范五行
传为外戚之戒歆乃挟周官泉府之说为新室国师父
卷十一 第 4b 页 WYG1175-0195b.png
子异心一至于此然国师方贵显矣棻以符命投四裔
何其忘舐犊之爱也董仲舒为汉纯儒通达古今有补
于治向与之相伯仲伊吕无以加之语必非轻许可者
渊源不及游夏何为歆复少之曾孙龚笃论君子以歆
言为然党同伐异孰为至当自交而至于龚弓冶箕裘
之业蝉联十世辉映两都其间先后异同是非得失不
槩论意者同于好学而不同于所学亦不害为世家
欤诸生平时自许不在汉公子之下家学之传亦能若
卷十一 第 5a 页 WYG1175-0195c.png
是之盛否
   十三
问周之士也贵而肆秦之士也贱而拘畴实使之然贱
而且拘秦固以亡贵而至于肆周亦安取此得非周以
道胜法秦以法胜道耶太学贤士之关士气屈伸公论
通塞所系为甚重鲍宣为司𨽻诸生举幡集阙下而留
之夫司𨽻内治京师外统诸郡其于太学若无与也爱
而留之不忍其去所以能得其心者何故尝闻乡校议
卷十一 第 5b 页 WYG1175-0195d.png
执政之善否而憎兹多口者欲毁之胡为于宣独眷眷
如此韩愈为祭酒招诸生而诲之学竞起侮予之嘲夫
祭酒为古司成国人矜式其于弟子员至近而易格也
侮而嘲之曾不受教所以莫能回其心者何故尝闻聚
为朋曹谇骂有司而退然自克者无几胡为于愈亦不
能少降心以相从耶异时处士横议名节相望适以趣
汉室之衰六馆之士不陷非义终无以弭唐室之变溯
流寻源要必有说
卷十一 第 6a 页 WYG1175-0196a.png
   十四
问孔门速肖者七十子而名在四科者十人而已果孰
为之区别耶参悟一贯于口耳之外胡为不在四科之
列夫子传诸曾子曾子传之子思子思传之孟子是道
之统参乃得之而在四科者反不与何耶借曰政事言
语文学不足以尽道德行之颜闵盖尝在寝矣平日之
所许可之所期属非曾子所敢望今不传诸此而传之
彼必有深意谓参之鲁有受道之质与回也亦如愚谓
卷十一 第 6b 页 WYG1175-0196b.png
参之孝为百行之源乎孝哉闵子骞初亦何愧意者宝
藏于海听夫人之所自取与后世以颜孟配先圣而得
道统之正传如曾子仅与游夏齿又有不可晓者愿闻
其说
   十五问台諌天子之耳目建置本末可得闻乎九官之命圣
谗纳言龙独任其责他官何为不得与善旌谤木人皆
可言而四凶之恶胡不闻有斥其非者周官御史司谏
卷十一 第 7a 页 WYG1175-0196c.png
似以风采议论为职然御史掌治令赞书之事初不及
于触邪指佞而弊群吏者乃有小宰司諌掌紏万民之
德亦不及于绳愆弼违而諌王恶者乃有保氏官名与
后世同而职业则异何故藉曰凡治者受法令御史得
以劾其违令之罪以诏废置司諌可以因事而纳规三
百六十官之中职于紏察者止二人无乃自狭其进言
之涂与汉承秦制以御史大夫为三公中执法领侍御
史十五人諌大夫无常员多至数十人唐则监察御史
卷十一 第 7b 页 WYG1175-0196d.png
十人又有里行之名谏议大夫四人而拾遗补阙亦复
并置其视周人设官可谓详矣而当时治道曾不能庶
几成周之盛岂惟其人不惟其官欤方今众正在列国
是坚定台諌纪纲之地虽不备其官而一士谔谔尝首
形于王言之嘉叹然考之国朝之制天禧中御史諌官
皆四员庆历有三諌之除元丰有六察之命今焉冠豸
伏蒲各专一官而不并建必有深意谓才难而不轻授
与贤俊满朝孰无明目张胆之志否则得其人而一夔
卷十一 第 8a 页 WYG1175-0197a.png
自足与十朋之龟弗克违宜其不厌多也又否则圣朝
无阙小人退听而皂囊白笔之可略与则人情之诪张
国事之胶轕未可尽诿诸太平之无事意者御史司諌
之专其任将以复成周之训欤复古之难不可不详议
而熟图也诸君志于有用其为铺张圣贤相逢之盛事
   十六
问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以其为国植怨于民也
盗窃宝玉大弓春秋诛之胡独聚敛之臣不及赃吏犯
卷十一 第 8b 页 WYG1175-0197b.png
法法在奸吏舞法法亡盖无法则无以为国也伐檀之
贪鄙而无功诗人刺之胡不闻有刺在位之奸者苟变
赋于民而食人二鸡子至疑其伤廉然礼顺人情乃或
置米肉之遗于不问何邪刘宠之为守受一大钱而去
人皆称其贤然法有明禁受所监临一孔以上皆赃论
何耶得非礼法不相为用与顷者贪相债帅之得志上
下成风恬不为怪圣化更新首严簠簋不饬之禁革贪
为廉宜翕然丕变论者犹谓赏罚不信不足以惩污染
卷十一 第 9a 页 WYG1175-0197c.png
之习而善类名家科甲之士不当迁就为之讳是欲一
以文法惩之也礼义廉耻以维持士大夫之风俗法禁
之外亦有可行者乎若曰人心趋利如水就下礼不足
以防其无厌之欲法不足以制其自营之私又将何术
而可史家皆传酷吏独无传赃吏者欲裒为一书暴诸
国史一字之贬若挞诸市不识可使革心易行精白以
承休否
   十七
卷十一 第 9b 页 WYG1175-0197d.png
问宰相论可否于庙堂之上以行其道諌官争是非于
殿陛之间以行其言经纶治功弥缝君德盖非他官比
也冢宰制国用必于岁杪然周官太宰岁终受群吏之
会其不会者惟酒与膳服耳夫惟辟玉食膳服之不会
宜也酒诰一篇历历无彝酒之戒酒而可以不会乎彼
庖人膳夫之不会王及后世子皆然而酒正之不会惟
王及后而世子不与得非养正于蒙不容以是乱德耶
岁终天子斋戒受群臣之谏然周官司諌不过紏万民
卷十一 第 10a 页 WYG1175-0198a.png
之德而掌谏王恶者惟保氏一官进言之路何示人不
广藉曰左右前后皆可绳愆而受諌独于岁终事有可
谏必待卒岁而后言则为立仗马者多矣彼孟春徇铎
工执艺事以谏此受以岁终彼諌以岁始抑又何故后
世宰相兼领盐铁度支谏大夫无常员揆之周家建官
之制然与否与朝而问一岁钱榖之数与正旦酌兽尊以
赏直言概之岁杪制用岁终受諌同与否与顷建言于
朝者请宰相制国用諌官补阙员岁云暮矣因举周官
卷十一 第 10b 页 WYG1175-0198b.png
王制之疑以为问   十八
恭惟主上盛德大业冠冕帝王闳休懿铄辉映天地乃
者自仲秋初吉日御昕朝已而储闱之授册宗祀之庆
成千秋之上寿元正长至万玉来庭盛事荐臻祲容迭
讲凡此大朝会之仪固有曲台之议在然国家制作多
仍唐旧是不可以无考也今观唐制大驾属车十二乘
大陈设则分左右施于卫内三卫番上分为五仗号衙
卷十一 第 11a 页 WYG1175-0198c.png
内五卫元日朔望视朝则服翼善冠其后朔望仍用弁
服元日冬至朝会七德与九功同舞其后至有不忍观
破阵乐舞者至于大陈设皇太子而下以次上寿且
祥瑞云物其大略亦若是而已而其间不能无疑者太
极宫之承天门受万国之朝贺既曰古之外朝矣或又
谓含元殿在周为外朝在唐为大朝何也太极殿者朔
望坐而视政既曰古之中朝矣或又谓宣政殿在周为
中朝在唐为正殿何也两仪殿常曰以听政而视事为
卷十一 第 11b 页 WYG1175-0198d.png
古内朝又以紫宸为周之内朝汉之宣室唐之上閤亦
曰内衙然乎否乎两仪承庆皆为受朝听讼之所而元
和中正朔乃御紫宸朝贺宝历中则又月朔御紫宸行
入閤之仪胡为受朝之地曾无定所旧制以只日视朝
其后乃命辍朝放朝皆用双日或又五日一御太极殿
胡为临朝之日曾无定期引对廷臣何屡见于延英读
示月令何独见于宣政入閤之仪开元旧礼本无之后
之诸儒从而附益抑又何说也夫以唐家一代之制损
卷十一 第 12a 页 WYG1175-0199a.png
益沿革岂无得失之辨仰参周典俯采汉仪其合于古
而宜于今要必有一定之说诸君结绶登畿观光之国
有日矣试言其槩
 
 
 
 
 
卷十一 第 12b 页 WYG1175-0199b.png
 
 
 
 
 
 
 
 平斋集卷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