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康集-宋-叶梦得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WYG1129-061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建康集卷四      宋 叶梦得 撰
  记
   紬书阁记
孔子曰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古之君子未尝一日
不学也故传记告高宗亦曰念终始典于学而譬学于
殖不殖将落者原伯鲁之所忧也建康承平时号文物
都会绍兴初为守官大兵之后屯戍连营城郭郁为榛
卷四 第 1b 页 WYG1129-0612b.png
莽无复儒衣冠盖尝求周易无从得于是凛然惧俎豆
之将坠勉营理学校延集诸生得军赋馀缗六百万以
授学官使刊六经后七年余复领留钥市廛五方杂居
生聚之盛虽非前日比然询汉唐诸史尚未也顾余老
且荒废亦安所事简策念汉初去孔子时尚未远一更
秦乱而书亡五十一篇诗亡六篇周礼冬官尽亡经且
如是而况其他屋壁之藏幸得保有馀其至于今尚存
者学士大夫相与扶持传习之效也今四方取向所亡
卷四 第 2a 页 WYG1129-0612c.png
散书稍稍镂板渐多好事者宜当分广其藏以备万一
公厨适有羡钱二百万不敢他费乃用遍售经史诸书
凡得若干卷厅事西北隅有隙地三丈有奇作别室上
为重屋以远卑湿为之藏而著其籍于有司退食之暇
素习未忘或时以展诵因取太史公金匮石室之意名
之曰紬书阁而列其藏之目于左右后有同志日增月
益之愈久当愈多亦足风示吾僚使知仕不可不勉于
学干戈将息而文治兴有民人社稷者亦皆思读书无
卷四 第 2b 页 WYG1129-0612d.png
重得罪于吾先君子之言云
   府学记
先王以武定天下必以文终之江汉宣王南征之诗也
其言甲兵车马之盛备矣至于末乃曰矢其文德洽此
四国治道岂不有本末乎卫灵公问陈孔子曰俎豆之
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子岂以军旅为不
足学哉以为知所以为俎豆则军旅无不可为虽曰我
战则克可也汉高帝悉定楚地独鲁不下引天下兵欲
卷四 第 3a 页 WYG1129-0613a.png
屠之鲁中诸儒尚讲诵习礼弦歌之音不绝遂不敢加
而待其服大道之行固有不期然而然者孰谓鲁诸儒
而能折高帝推而上之舜舞干羽而有苗格谓之诞敷
文德无足怪者盖礼义之在人心莫不皆有苟未至于
绝灭不幸丧失虽至于犯上作乱徐返其本亦必悔而
知变善为治者可待之以变而得所向不可期之以绝
灭而终不返则文德其可一日废于天下乎学校固礼
义之所从出而斯文之所先也建康领江左八州之地
卷四 第 3b 页 WYG1129-0613b.png
于东南为大都会异时文献甲于他方旧有学在州之
巽隅更罹兵火城郭鞠为丘墟独学宫岿然仅存颓垣
败壁毁压相藉生徒奔散博士倚席不讲绍兴二年某
始以安抚大使分镇方时自淮以北裂为盗区蜂屯豕
突鼙鼓相闻盖欲葺而未暇后七年大驾还钱塘诏以
建康为留都蒙恩复畀居守视事之明年辑宁荒残流
亡稍复民益安业于是喟然曰可以有事于学矣乃命
其属因旧址尽彻而新之起已未孟冬讫庚申仲春凡
卷四 第 4a 页 WYG1129-0613c.png
五月为屋百二十有五间辟其南向以面秦淮增斥讲
肄列置斋庐高明爽垲固有加于前不侈不陋下及庖
湢罔不毕具既又作小学于大门之东复命有司诹典
礼簿正祭器作新冕黼皆中程式覈其田之在属邑募
民耕者千九百十五亩岁入其赋为米若豆与麦五百
四十斛有奇坊之得自酤者三区岁入其课为钱百八
十万有奇地之占府城得佃而居者八十有五所岁入
其租为钱六百七十五万有奇各为图籍以时输之凡
卷四 第 4b 页 WYG1129-0613d.png
廪给之费无有欺匿乃以上辛释奠于先圣前期率郡
执事斋于两序盖诸生无不从视涤省牲惟谨昧旦夙
兴笾豆在列肴酒静嘉币篚洁严史告时至以次就位
具笏垂绅佩玉铿锵降登伏兴卒事无违礼成受釐哜
爵于阼观者数百人皆骇其所未见无不太息感动退
而揖所与祭者而告曰呜呼子衿之作郑人之所耻也
是不知在郑何公然传载然明欲毁乡校子产不可则
当子产时乡校盖复存是郑之学未尝终废有子产则
卷四 第 5a 页 WYG1129-0614a.png
能兴之焉四方用兵踰十年学校之列于郡国者其亡
与存我不敢知惟天子以仁义勤俭治天下克复大业
愿与中外休息还之承平者盖终食不忘也上帝监观
亦能归我河南之地兵革渐息惟周宣王之德于兹将
兴吾邦号陪都视定鼎郏鄏实为宗周是亦风化之首
其复有学自今始肉食者其可不推子产之为郑以求
先圣眷眷俎豆之意相与先后辅成吾君之志布衣韦
带亦必有宏达英伟之士拔于草莱接踵继起由此而
卷四 第 5b 页 WYG1129-0614b.png
出以共济一世者子大夫尚勉之皆曰唯遂为记刻之
石后来者其有考焉
   建康掩骼记
建康承平时民之籍于坊郭以口计者十七万有奇流
寓商贩游手往来不绝建炎已酉冬敌既大入十一月
壬戌南渡自溧水径趣浙留其伪太师张真奴分兵五
百薄建康宰相杜充率麾下北去知府事陈邦光以城
降敌由是未尽肆其虐别筑城于西南隅以居取城中
卷四 第 6a 页 WYG1129-0614c.png
器械子女金帛储之禁吾民毋得出州城明年夏回自
浙东五月复至建康与所留兵合丙午入城始料其强
壮与官吏以兵围守于州之正觉寺散取老弱之遗者
悉杀之纵火大掠越三日府署民庐皆尽乃拥众去凡
驱而与俱者十之五逃而免者十之一死于锋镝敲榜
者盖十之四城中头颅手足相枕藉血流通道伤残宛
转于煨烬之间犹有数日而后绝者官军继收复又一
年乌鸢所残风雨所蚀阡陌沟渠暴骨皆充斥行者更
卷四 第 6b 页 WYG1129-0614d.png
践蹙居者杂卧起与瓦砾荆莽相半也绍兴辛亥天子
在会稽秋大飨明堂诏凡敌所破州县暴骨之未殓者
官为募为僧若道者收瘗累数至二百则得度于是州
之寺五得其肄业精勤者二十人益以贫民之饿者食
而佐之度城四隅高原隙地各为穴以待藏出羡榖二
百斛钱三百万以给费为籍日校其所获以时检察之
人欣然将乐效力阅十九日得全体四千六百八十有
七断折残毁不可计以全者又七八万以次入于穴而
卷四 第 7a 页 WYG1129-0615a.png
城中之骸略尽十二月甲子遂瘗民之厄于兵革载籍
以来未之有也惟天子仁圣将为斯民请命于上帝而
不得则犹欲及其既腐之馀昔文王葬枯骨而天下归
心其葬未必广也推其所葬以及其所不葬而天下知
其可以王矣秦穆公越国而伐人及其败也能封其尸
君子犹许以霸天生斯民必使之生养蕃息以厚其终
祸福与夺实将听之其曰得乎丘民可以为天子杀一
不辜虽得天下不为者名之曰好生之德然则自敌荐
卷四 第 7b 页 WYG1129-0615b.png
食中国夺天之所厚而残之盖不为量数而吾天子方
推其所以好生者一一而收之于后天固享之矣今此
亿兆无辜之冤则亦必有闻者敌之亡其无日乎凡穴
深广皆二丈以其四之三藏骨其一实以土其上封皆
高一丈在西门清凉寺之南茶山之下者二北门张王
庙之西北麟蛇山之下者二南门官道之西越台之下
者二东门官道之北齐安寺之西者二合八冢督役者
兵马钤辖拱卫大夫宁州防禦使张禧都巡检武翼郎
卷四 第 8a 页 WYG1129-0615c.png
王利检察者安抚大使司准备差遣奉议郎安自求迪
功郎沈正路工毕以状上尚书明年二月礼部给牒而
度者华藏寺五人能仁寺五人保宁寺五人清凉寺三
人寿宁寺二人
   建康府保宁寺轮藏记
维摩氏极天下之辨而反之于默其为法名之曰不二
夫不二即一矣不言其一而言不二岂以一犹为有在
者欤道未始有二也既以有物不得不裂为二彼自为
卷四 第 8b 页 WYG1129-0615d.png
二而吾强欲一之必有废其一以成其二者非道之全
也要有非一而不二者存焉尔何特维摩氏为然孔子
曰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空空
云者岂有物实之者哉然有意其堕于一也则叩之以
两端盖维摩氏所谓不二法叩之两端而知其所解则
以吾之所知證彼之所知可一举而尽矣之人也谓之
鄙夫则可谓之君子则不可佛以无所言而为一切众
生无所不言以为有言不言是颠倒见以为无言不言
卷四 第 9a 页 WYG1129-0616a.png
是断灭见孰能辨其非一而不二者乎自汉永平为佛
者始持其书入中国由晋宋历唐至于今不绝梵语华
言更相发明传其学者又从而申衍之其说遂充满天
下辑而藏之皆设为峻宇高甍雕刻彩绘备众宝以为
饰竭众巧以为工苟可庄严者无不至梁普通复有异
人为之转轮以运之其致意深矣吾少时见四方为转
轮藏者无几比年以来所至大都邑下至穷山深谷号
为兰若十而六七吹蠡伐鼓音声相闻襁负金帛踵蹑
卷四 第 9b 页 WYG1129-0616b.png
户外可谓甚盛然未必皆达其言尊其教也施者假之
以邀福造者因之以求利浸浸日远其本建康府保宁
寺当承平时于江左为名刹更兵火久废今长老怀祖
守其故址于煨烬之馀十有四年堂殿门庑追复其旧
而一新之最后作转轮藏余镇建康时见其始经营后
四年余归石林祖以书来告曰藏成矣幸得记其本末
祖盖以正法眼传其心其为人洁而通靖深而敏非徒
以有为作佛事者也乃为推其师之言合诸儒之说正
卷四 第 10a 页 WYG1129-0616c.png
佛之所以言以晓世俗之弊祖当益以是振之夫方无
所言则维摩氏之默如大阿难等得道受记诸大弟子
皆不任问病及其无所不言则虽观世音亦从闻所闻
而入尔乃寺之兴废系其时人之施舍系其力有不必
记故不书
   书为山亭石上
绍兴辛酉正月金人以众二十万入寇壬戌渡淮㩀合
淝二月辛未淮西宣抚使军出征癸酉渡江是夕败敌
卷四 第 10b 页 WYG1129-0616d.png
前锋壁历阳丙子又败之于舍山戌寅又败之于巢县
已卯乂败之辛巳复寇和州又败之壬午又败之于全
椒癸未甲申又连败之于关口丙戌又败之于仙宗丁
亥又败之于柘皋已丑遂败敌人于店步复合淝庚寅
王师入庐州敌尽过淮奔乙未班师乙卯献俘于王所
江南东路安抚制置大使叶某记
  祝文
   到任谒先圣文
卷四 第 11a 页 WYG1129-0617a.png
某闻乡饮之礼虽不足解平城之围而鲁人弦歌之声
或可以却秦盗文德之修久矣某学无所成干戈之际
再临旧治洁斋款谒有愧平生惟俎豆在列延见诸生
追求在泮献馘之意使无子衿城阙之叹犹不敢不勉
惟先圣尚鉴临之
   到任谒诸庙文
某顷者待罪此邦初无以事神而和其民今去之七年
上不以其不能诏俾复临旧治而益之留钥之重其有
卷四 第 11b 页 WYG1129-0617b.png
愧于神多矣强敌未殄民之彫瘵尚多往者不及追来
者未知免盖惕然未敢安惟阴骘一方用佑相其封守
则神固有常德而某实预受其赐此犹窃恃以安朝夕
者神尚顾之勿忘
   祈雨宝公塔文
某入境问民疾苦皆曰自春雨泽仅足播种而未洽乃
五月不雨至于今禾之将秀者盖病矣比连日虽沾油
云之润而境内犹不遍及闵闵之忧在于旦暮历旬不
卷四 第 12a 页 WYG1129-0617c.png
继则民必有受其害者用是惕然不敢安惟至人无心
与法皆一远迩何择孰非慈哀愿矜怵迫之情特施广
大之惠使民得益苏于彫残安辑之馀则某亦庶几免
咎于勉强涖事之始诚意殚尽此言必闻
   祈晴宝公塔文
惟我邦人仰依法荫迫穷赴愬凡有急而必归艰厄更
尝盖无求而不应今兹淫潦殆已弥旬苟朝暮之未回
必高卑之皆病愿宏普济俯鉴群情万亿有藏亟被秋
卷四 第 12b 页 WYG1129-0617d.png
阳之暴十千并耦终观岁事之成庶俾丰穰益苏彫瘵
   祈晴诸庙文
去岁夏旱民力未苏今春牛疫继之南亩之艰亦已至
矣而连月阴霖不已复将害于秋成方中原有衅王师
在途调发屯戍无非出于民者岁或不稔公私皆病神
岂重困之乎灵鉴不远有祷必闻恳迫之言不待再三
尚祈昭荅在此朝暮愿同彫瘵均受神禧
   谢晴宝公塔文
卷四 第 13a 页 WYG1129-0618a.png
经春多雨惧有害于粢盛归命控祈窃仰干于慈荫亟
蒙昭格尽扫阴霾岁有麦禾稍愈疲民之望官藏囷廪
更宽慢吏之忧大施无边颂言莫罄
   谢晴诸庙文
某待罪此邦岁月将再凛然念民事之艰未尝终日敢
忘比以阴沴失常预申虔请不踰旬浃卒荷鉴临寒气
既藏阳光讫见农夫之庆已若有秋敢祇荐于菲诚尚
有祈于终惠
卷四 第 13b 页 WYG1129-0618b.png
   祈雨诸庙文
眷兹江壖例若愆亢适惟敝邑雨泽以时布种既周秋
成可望尚须沾霈以讫有收愿推济物之慈更广油云
之施仍均远迩咸获丰穰岂徒一邦独受大赐尚祈孚
鉴克谅菲诚
   再祈雨诸庙文
古者谓吁嗟求雨为雩皆请于山川百源而春秋得雨
书大雩皆在建午建未建申之月是知水旱丰凶虽天
卷四 第 14a 页 WYG1129-0618c.png
有数苟精意以祷山川之灵亦必应之某待罪此邦无
政及民干神之诛则已多矣重惟一方兵火之馀春夏
以来虽幸穑事偶周而亢阳为灾时泽不继苟复困之
盖有不胜忧者用是惕然卧不安席询诸耆旧遍禜于
境内神祇昔鲁僖公有忧民之心春秋历月不雨则书
而文公之怠历时才一书岂惟不容于王法亦以见神
厌其德而弗之福某之谴尤固无所逃若其区区未忘
于民则尚惟聪明俯鉴朝暮之间赐以沾渥无俾重为
卷四 第 14b 页 WYG1129-0618d.png
民病乃罪罚当降于身则不敢辞
   谢雨送洞府龙神文
旱暵之忧慄慄危惧遍禜百神曾莫肯顾粤惟神龙呼
吸云雾是惟其职奔走往诉敢勤于行救此朝暮风马
在途若闻指呼一雨三日涧壑流注焦槁尽兴如手亲
拊敢曰时泽实惟膏乳愧我不德孰逃神怒仰怀威灵
自以民故奠斝拜赐尚弗我吐功成不言载肃徒御躬
率邦人言饯于路鼓钟喧轰旂纛翩舞神德在人既饱
卷四 第 15a 页 WYG1129-0619a.png
既哺我独何为永镂肺腑
   谢雨诸庙文
秋榖将登时雨不继念骄阳之方亢恐失时和仰神听
之不遥辄倾诚请洁躬以俟浃日于兹凛然朝夕之忧
弥切云霓之望讫蒙霈泽惠以有年惟神念民固重矜
其久困顾我不德亦仰被于深仁卮酒告诚庙貌如在
永言思报不解愈恭
   祈晴诸庙文
卷四 第 15b 页 WYG1129-0619b.png
去岁夏旱害于秋成民窘艰食日延颈而望幸免沟壑
者惟此一麦而已入春以来淫雨不止岁且三月惧不
克济则乏绝之忧仅在旦暮敢以肴酒请千百神冀悯
彫残稍回阴沴岂惟宽吏之责得以苟安亦以戴神之
休其将无已
   祈雨请宝公入城文
兵戈之后十室九空公私所须惟在南亩苟或罹于一
歉即坐致于百艰幸兹春夏之交适获雨旸之节疲氓
卷四 第 16a 页 WYG1129-0619c.png
尽力布种稍周惧迫骄阳尚资时泽敢祈觉力重悯凋
残特纾愆亢之忧赐以沾濡之惠遗秉滞穟岂惟足一
时妇子之求积廪高囷庶以偿十年沟壑之患精诚所
叩妙应无方
   谢雨送宝公还山文
历月不雨遍禜百神卒岁之忧仅在十日辄以吁嗟之
请仰干慈济之仁爰举旧章载迎遗像翕然云雾即见
于崇朝霈以甘膏不踰于旬浃神龙效职帝命不违救
卷四 第 16b 页 WYG1129-0619d.png
焦槁于垂成整彫残于既弊敢以往来之相窃窥妙智
之功惟我邦人夙依慧荫疾痛而呼父母有感必闻沉
溺而援舟航无求不获自今以始不敢懈虔尚念邻邦
犹多恳请法慈无碍岂此疆尔界之殊民意所须皆东
作西成之望愿均此施普及苍生
   祈晴宝公塔文
江干下湿水潦所钟春雨过期麦苗将病重轸勤民之
意敢忘先事之忧法施无方虽微不间民情所向有请
卷四 第 17a 页 WYG1129-0620a.png
必闻愿除阴沴之灾亟正时旸之气庶安疲俗复享丰

   祈雪诸庙文
日已至矣二麦在田嗣岁之须时雪未降方严疆事民
力尚艰惧迫常旸敢以预告愿施沾渥以轸彫残区区
此心屡干神听惟其终惠无替厥功
   祈雨诸庙文
某待罪此邦行三年矣无政及民而神每相之雨旸以
卷四 第 17b 页 WYG1129-0620b.png
时岁常有秋故当艰难之际彫瘵稍苏公私兼济者神
之赐也今淮甸用师之后上方经理中原调度所须孰
非出于民者旬月以来常旸为沴宿麦将刈榖种未播
人以旱告是用惕然虽抱病不敢安于室起而有请遍
禜山川百灵曰斯民之困久矣天既厌乱剪除妖孽克
复王业适在今日然必先得年而后可济其奔走从事
相与祇承帝命岂惟群有司之职神亦预有责焉尚此
朝暮赐之馀泽使无失其西成之望神之为贶盖有待
卷四 第 18a 页 WYG1129-0620c.png
于他时者惟无替其常德
   祈雨请宝公入城文
亢阳为孽必在春夏之交饥馑所忧常当师旅之后方
淮壖之罢警适雨泽之不时麦苗之须朝夕是惧虽遍
走群望预竭吁嗟之求非归依大雄孰协慈悲之应仰
凭觉力洞鉴悃诚悯其卒岁之危惠以崇朝之施少安
彫瘵兼济公私
   谢雨送宝公还山文
卷四 第 18b 页 WYG1129-0620d.png
时旸之病仰兹大悲膏雨之施遂周浃日耒耜竞起沟
壑可逃虽宏济之心无可言谢而迫穷之请有愧于中
仰止灵山旋归宝室倾城拜赐莫写斯民之诚行道载
欢已卜丰年之庆惟其昭事愿竭此心
   谢雨送洞府龙神文
比之亢阳往干时泽惠然肯临为我心恻云车始兴百
灵并趋浃日五雨无槁不苏愧我非德何以拜赐有呼
必闻则惟神志往饯于途旗纛有光我心孔怀曷日而
卷四 第 19a 页 WYG1129-0621a.png
忘惟天与君靡民不育惟我与神皆民之牧愿广此心
各竭幽明俾岁如兹永慰民生
   祈雨宝公塔文
顷迫春耕控祈未几兹缘民病复敢有言念此疲氓方
安旧业开口待哺惟兹耕耨之勤尽力抚循犹有沟壑
之虑岂容仍岁不获有秋已愆布种之期重轸旷瘝之
责敢逃屡渎曲冀垂慈法施无边固未忘于终惠危诚
易感尚有俟于崇朝
卷四 第 19b 页 WYG1129-0621b.png
   祈雨诸庙文
布种失时民以病告雨旸应节惟神是司敢以吁嗟之
求而冒聪明之鉴诚意既迫在此旦暮之间灵贶俯临
不难指顾之惠竭诚恳请指日为期
   谢雨宝公塔文
民生孔艰自贻灾沴法施无尽终荷悯慈今兹踰月之
间屡切无年之惧卒沾大赐顿释群情难名广大之功
惟切皈依之志
卷四 第 20a 页 WYG1129-0621c.png
   谢雨诸庙文
比迫农时亟以旱告亦既踰月将害粢盛卒蒙霶霈之
祥尽消枯槁之患仰非明德孰恻危诚报德之心无物
以称有年之赐尚鉴不忘继自斯今益虔祇事庶扶天
造共保遗黎
  祭文
   徽宗皇帝祭文三首
天步初艰为中原而远狩帝乡不反倾率土以缠哀逖
卷四 第 20b 页 WYG1129-0621d.png
闻灵御之还弥切遗弓之慕威容如在伟烈具存参帝
王步骤之馀皆期力致接天地混茫之化独以心成俄
兴无妄之灾莫测盖高之意虽神游八极固无尔界之
殊而梦锡九龄终屈群生之望臣顷持从橐尝迩垂旒
永怀未报之恩攀髯已远徒抱无穷之恋陨涕何追
   留守司
应期抚运悼历数之有终绍业承休仰威灵之如在神
游不返仗卫未还爰追在宥之初实际承平之运典章
卷四 第 21a 页 WYG1129-0622a.png
文物粲方册以具存东西朔南奠海隅而咸服岂期祸
变横起遐陬抚恒岳以北巡既穷朔易越函关而西度
宁间流沙俄成脱屣之游莫极垂衣之化臣拘縻郡绂
阻造灵輴泣血书辞固难名于大造铭心戴德徒自结
于孤忠
   建康府
神凝帝所孰测真游泽在人心难忘孺慕望銮舆之来
复追玉几之始凭力图斯民宁惮戎车之驾归格艺祖
卷四 第 21b 页 WYG1129-0622b.png
莫闻清跸之音痛裂五情哀缠九土载念忧勤之迹尤
高继述之功周历更传方赖延洪之绪尧仁广被尚怀
遏密之思臣拘守封圻阻趋仗卫揽涕苍梧之野陈迹
空存驰心汾水之阳馀生永巳
   祭谢侍郎文
仕以学优业以志勤我行四方所居必群克践斯言夫
谁易君如耕硗田既菑既芸剪其蒿根待以雨雰及夫
既登靡实不蕡如营大厦朴斲斧斤取材鸠工自桷及
卷四 第 22a 页 WYG1129-0622c.png
棼逮夫成落丹雘惟文念初相从不寐载欣岂曰邂逅
婚姻之云君亦谓我皂白太分肯独我知掇彼涧芹一
纪于兹世方纠纷顾瞻茫茫邈其无垠孰拯孰援荡其
祲氛孰辟孰除奋其矛𥎊中夜起叹卧不及昕谓自折
冲岂惟三军文武天子允集大勋擢君不次发其清芬
岂弟之政人饱其饙温厚之诚士沐其醺胡不少留遽
殒江滨奉讣失声心焉如焚五尺之旌三尺之坟已乎
遂兹往者如云岂无善类孰为莸薰嗟我老矣童头驽
卷四 第 22b 页 WYG1129-0622d.png
筋念昔许我并邻桑枌今几何时倏阅朝曛君不可还
徒怀蒿焄古今同然逝波沄沄尚有此辞君乎犹闻
   祭韩运使文
忠宪之德博厚温恭左右仁祖既有显庸是生康公至
于庄敏宜其孙曾百世不泯侃侃大夫庄敏之孙盎然
慈和克绍其门宣和丁亥从我许下二十二年如阅昼
夜持节西来再见江濒从游彫零存者几人谓当周旋
握手未几一病莫留遽告不起君晚闻道湛然虚明临
卷四 第 23a 页 WYG1129-0623a.png
诀告我旷无遗情梦幻去来君亦何有我独悲伤哀此
朋旧殓以时服祭以家蔬君像在堂甚瘠而癯味君之
言仅隔晨夕殒涕陈辞尚君来食
   祭周大夫文
文安手足同产五人其四先亡非君孰亲石林藏山同
一霅滨百里而近实相为邻我虽老矣来往莫频话言
相闻意则甚真君晚自言得妙谷神挟不死药可阅大
椿云何不淑遽蜕嚣尘幻化固然孔怀婚姻四十三年
卷四 第 23b 页 WYG1129-0623b.png
如越暝晨中间忧乐曷可具陈凌云超然一笑天钧揆
君之知宁计此身我独何为泪落沾巾缄辞寓哀百念
酸辛
   祭净山主文
我葬先君于卞之麓遂将终焉因以卜筑惟时导师凛
若冰玉惠然我从实慰幽独两居既成左松右竹沩山
水牯各自放牧浩歌相逢不唱无续俯仰三纪倏如转
毂今者何为弃我不复愧生灭想未免凡俗无缝之塔
卷四 第 24a 页 WYG1129-0623c.png
照映岩谷是第一祖开山老宿子孙无忘尚见遗躅欲
知其勤视此乔木
   显祖赠太师惠国公焚黄文
某待罪建康之二年上不以为无能过录其劳进职资
政殿大学士礼得通赠二代是岁大享明堂赐我显祖
爵而诏之曰尔祖实浮于名莫克究厥蕴惟尔慈孙尝
登揆路用肇开国于惠以荫芘于嗣人某陨越感泣惧
无以承天子休德而私窃自幸我显祖之遗烈馀懿实
卷四 第 24b 页 WYG1129-0623d.png
获暴耀九泉属以再留阃寄不获躬致奠谒夙夕不敢
宁谨遣曾孙男右宣义郎充江南东路安抚制置大使
司书写机宜文字模奉告归省虔荐于墓道尚惟明灵
鉴格某不胜悽怆惨噎之至
   显考赠太保焚黄文
某不孝弗获尽养于我显考使之耄期百年终身之忧
未尝一日而忘尚惟天子仁圣时得追贲九泉潜德懿
行犹以表见后世顷初预闻政事骤越常典进位少师
卷四 第 25a 页 WYG1129-0624a.png
后凡四当大礼有司限止法仍守旧秩去岁秋明堂礼
成以其忝资政殿大学士于是始开公爵有太保之命
幽显存殁其宠绥之亦已至矣而某终无以奉承先训
仰图报塞徒感悼震越不遑宁处复蒙误恩再守留钥
不能即归省谨遣孙男右宣义郎充江南东路安抚制
置大使司书写机宜文字模躬造墓下明灵不昧尚克
鉴临某引领东望涕泪悽怆不知所言
 
卷四 第 25b 页 WYG1129-0624b.png
 
 
 
 
 
 
 
 建康集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