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山集-宋-林亦之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WYG1149-0874c.png
钦定四库全书
 网山集卷三
            宋 林亦之 撰
 论
  舜
古今之论圣人者莫不以圣人为生知非自于学问而
然也窃谓此言乃祸天下之言也舜为圣人矣舜无一
日而不学此舜之所以为舜也舜之所学无书传可见
卷三 第 1b 页 WYG1149-0874d.png
孟子论舜谓如深山野人吾尝即是而知舜之所学夫
人小富贵则容色更改非如曩时意气扬扬不可拘束
又况朝而茅檐暮而黄屋夜而藜羹昼而玉食而气象
常如深山野人非其所学有至于是岂无所动其心此
而不足以动吾之心则凡而一切皆不能动吾之心非
其所见有大于尧之天下乌能如是乎古人之学必至
于此然后谓之至学未至于此其英雄豪杰虽出于百
王之上亦不足道也已舜之微时所谓耕稼陶渔莫不
卷三 第 2a 页 WYG1149-0875a.png
自为之是舜于此时已断断然终其身不复有他想矣
耕田捕鱼可以老可以死无有馀不足之事及其为天
子也我犹夫人也我何所加益焉故处天下之极贵而
其心常如在田舍时也是穷亦舜也贵亦舜也穷之与
贵一去一来而舜则无穷也古今人物如巢许长沮桀
溺荷蓧文人四皓严子陵陶渊明之徒是亦无所动其
心者彼以山林为可慕轩裳为可恶有慕之之心又有
恶之之心是动其心者也舜则无所慕亦无所恶故无
卷三 第 2b 页 WYG1149-0875b.png
所动其心是之谓圣人也舜之此心盖与天地鬼神为
同本愚夫愚妇为同出朽枝槁叶为同根至乎此者谓
之圣人知乎此者谓之贤人同此宇宙谁独且无是心
哉学者能于一食息之顷静而存之则舜之此心去之
千载有如皦日也作舜论
  文王
古之人有不幸而处君臣杌隉之际而终焉无可愧之
事者其唯文王乎商之季年天地如膏火生民如麋鹿
卷三 第 3a 页 WYG1149-0875c.png
父食子之骸兄饮弟之血仁人君子痛心疾首孰不引
领而属之文王也文王之化自北而南江汉之国汝坟
之域莫非文王之民也文王一举手则易死而为生更
乱而为治去憔悴而为欢欣文王何惮而不为之乎文
王之事纣方且如舜之事尧战战惕惕不敢少慢德弥
盛而身弥屈民愈归而心愈畏君益昏而臣益恭者文
王之心也文王之心苟或不然则天地其易位也久矣
曹操司马懿刘裕高欢之徒不独见于后世矣君臣之
卷三 第 3b 页 WYG1149-0875d.png
道经也非权也谓之经则万世一定而不可易也使经
而可乱则足可以为首裳可以为衣功屦散屦可以为
毋追委貌老妇之盆可以寘于室之西南隅也或曰文
王诚是也汤武其非也耶曰不然民饥则死民渴亦死
民饥而必食之民渴而必饮之汤武之心也民饥而不
敢食之民渴而不敢饮之文王之心也汤武之心如四
时必至于变焉而后已文王之心如夏暑冬寒无时而
可变也文王之于纣东西南北唯命之从虽羑里之囚
卷三 第 4a 页 WYG1149-0876a.png
亦所不拒也后之为人臣者功高业钜事涉可疑则有
不朝者有召之而不至者况欲杀之而可致之乎文王
者诸侯也人臣也生死之际非文王所敢知也如范蠡
之扁舟遁去张子房之闭门谢事虽或可以保身然亦
非文王所敢知也范蠡之去似可全身然卒使后世君
臣猜忌百出无一日相安者其患自范蠡始也越王之
不可与处想未必如纣之甚也纣而可事则天下无不
可事之君文王之事盛德之事也舜不以天下而动其
卷三 第 4b 页 WYG1149-0876b.png
心文王亦不以天下动其心故尝谓武王似汤文王似
舜其是之谓也非其所学俱至于是则其出处何以如
是之同也作文王论
  周公
人心一也有所谓限量之心有所谓天地之心限量之
心大小虽不同而终归于有所极天地之心无大无小
茫乎不知其所极也世有终岁饥寒容貌可悲一日遽
然而饱则率尔高言轻侮闾巷此固愚甚不足道者有
卷三 第 5a 页 WYG1149-0876c.png
终身检束不出乎绳墨不违乎六经亦似有所识者及
夫禄盈位崇则堤防愈密忧惧愈多患得患失无所不
至是人也谓之非君子固不可也惜夫限量之心极于
是矣安得不为爵禄累乎安可以语周公之事乎周公
者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天下之贵至此极
矣而公之自视不啻如布衣故处人臣之崇荷天下之
重而公之心无有馀及四国流言之变且以公为不利
于孺子天下之祸亦至此极矣公乃东征以避之公之
卷三 第 5b 页 WYG1149-0876d.png
视去相位如土委地故当患难之冲履危险之丛而公
之心无不足以无有馀无不足之心而论之是公之心
天地之心也非限量之心也限量之心譬如舟焉有可
以胜百斛者可以胜千斛者又其大至于万斛者过此
则不能胜其任也天地之心汪洋汗漫无所纪极春夏
之生百物丰萃不见其多秋冬之杀百物凋落不见其
少公之心天地之心也天地之心公之心也故处富贵
涉患难无有馀不足之义也尧舜禹汤文武生而为帝
卷三 第 6a 页 WYG1149-0877a.png
王未尝有所喜以偶然所遇之时如是也于吾何所喜
仲尼生无一日如其意未尝有所悲亦以偶然所遇之
时如是也于吾何所悲尧舜禹汤文武仲尼之心天地
之心也周公之心天地之心也故亦何所喜何所悲云
尔学者欲学周公当先求夫此心则周公不难到也不
然位愈崇而身愈屈势弥盛而礼弥卑人谓其似周公
吾见其去周公愈远矣此不可不审也作周公论
  孔子
卷三 第 6b 页 WYG1149-0877b.png
以一世为事业者尧舜禹汤文武是也以万世为事业
者孔子是也夫数圣人者生而为帝王及夫异代则血
食所不及孔子生无尺土死之日宫庙遍天下以栖栖
旅人何为而有是耶唐虞之世皋夔稷契同时并出汤
之世有一伊尹者周之世有太公召公闳夭太颠散宜
生者如云蒸雨至飒沓而出是有天下者乃可以收天
下之士洙泗之人藜羹不饱一时英杰何所慕而俱至
耶况颜渊闵子骞曾参原宪冉伯牛之徒是不独为三
卷三 第 7a 页 WYG1149-0877c.png
代人物所谓唐虞氏人物也以匹夫寒馁而群贤并集
是岂不贤于尧舜者乎故尝谓尧舜事业夫子其优为
之夫子之事业虽尧舜不能自必也孔子之道可以寒
而死可以馁而死或侥倖为一饱之计仲尼不为也以
是而施之尧舜事业何所不可以一身为万世法以空
言为万世法尧舜其能自必乎故尧舜禹之道禹之后
则无传焉汤之道汤之后亦无传焉文武之道文武之
后亦绝而不传夫子恐吾道之绝于后于是聚天下之
卷三 第 7b 页 WYG1149-0877d.png
豪杰而传其所传此夫子之道所以至于今而未绝也
夫子之道不绝则数圣人之道有所托是岂不贤于尧
舜者乎虽然千载之日知其道者几人哉或索之简牍
之上或求之簠簋之间呜呼是皆所求者末也夫子之
道不在乎是也予不意夫子不遇于一时又不遇于后
世也然则夫子何求者乎哉曰夫子之不遇于鲁庶乎
后世有知我者或后世无知我者吾又待乎后世也终
此天地岂无知我者乎此夫子之本心也此夫子以万
卷三 第 8a 页 WYG1149-0878a.png
世为事业者也人于少年不得志则悲愁无聊若不可
以生况能待其老乎又况此生之不遇而能待其后世
乎又况后世之不遇而复待其后世乎此夫子之道所
以空天地穷古今前乎此无有也后乎此无有也作孔
子论
  伊川子程子
孔子之后百有馀岁而七篇之书出孟子之后千有馀
年而程子之学兴大道之传盖亦有时非人力可为也
卷三 第 8b 页 WYG1149-0878b.png
然孔孟生于衰世当时无有识者此无足怪也伊川生
于明时一代人物炳然如华星虽东坡之贤尚窃非之
况许其知道者谁乎乃知天下随俗之人多而独见之
人少也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仲尼之道吾于程子不敢
有毫釐异同之论然伊川之门谓学文为害道似其说
未必然也盖自有天地以来文章学问并行而不相悖
周公仲尼其兼之者乎自是而后分为两涂谈道者以
子思孟轲为宗论文者以屈原宋玉为本此周公仲尼
卷三 第 9a 页 WYG1149-0878c.png
之道所以晦而不明阙而不全者也请以六经言之六
经之道穷情性极天地无一毫可恨者六经之文则舂
容蔚媚简古险怪何者为耳目易到之语是古之知道
者未尝不精于文也苟工于文章而不知学问则大道
根源必闇然无所识通于学问而不知文章则古人句
读亦不能无窒碍是皆未可以谈六经也故太史迁司
马相如扬子云韩愈之徒文非不工也而道德之奥茫
昧无所见其不可以谈六经也明矣程子以学文为害
卷三 第 9b 页 WYG1149-0878d.png
道则于六经渊源虽极其至而鼓吹天地讴吟情性又
将何所托也是安得谓之集大成者乎故六经句读亦
不能无窒碍也孟轲氏以来千有馀年乃得一程子惜
夫耻于论文故六经事业亦或有阙而未备者信乎此
道之难也学者欲无愧于六经无惭于周公仲尼则学
问固为大本而文章亦不得为末技也作伊川程子论
  浮屠氏
孟子辩杨墨而杨墨之害熄韩子攻释氏而释氏之学
卷三 第 10a 页 WYG1149-0879a.png
炽杨墨之学儒者之学也杨墨之贤孟子之所深知也
偶其所见之偏故孟子一针其蔽虽杨墨之辩亦且无
所容其喙况学杨墨者乎韩子之不知释氏徒以空言
乱人视听适所以为赘也中国之教西方之俗是本不
同此不足辩也韩子乃合中国夷狄而并论之宜乎不
足破释氏也西方之俗予已置之勿论矣所可悲者中
国之人而为西方之俗也西方之俗岂无父子岂无夫
妇浮屠氏者西方之豪杰也其始亦有父子夫妇如人
卷三 第 10b 页 WYG1149-0879b.png
家室然也其终则逃父割妻毁灭形骸邈如浮云不复
为人世之想虽其须发必且尽去而后已是浮屠氏之
见偶然如是也彼学浮屠氏者亦去其须发不娶妻不
长子此何为者也谓须发为吾之累则天下百物何者
非累乎谓去须发为得道则有须发之人皆谓之害道
可乎西方之俗本无礼乐故西方之学者一切寓之无
礼乐此不必论也中国之人亦何所见乃裂其衣冠去
其须发其无知也抑甚矣故常不怪夫浮屠氏亦不怪
卷三 第 11a 页 WYG1149-0879c.png
夫西方之学浮屠氏者而深怪吾中国之人学之者之
过也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下车欲与之言是接舆者
乃吾儒之所谓狂者故夫子欲与之语也六合之外王
者所不治况以口舌辩之乎故韩子之强辩适所以为
赘也曾子谓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至哉斯言也吾
于浮屠氏亦云作浮屠氏论
 
 
卷三 第 11b 页 WYG1149-0879d.png
 
 
 
 
 
 
 
 网山集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