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溪先生文集-清-方苞卷三十二

卷三十二 第 1a 页
望溪先生集外文卷十
 尺牍
  与陈占咸(大受)
始春得手札闻来使巳回是以久未得复愚卧病闭门
一无闻见惟乡来众论谓十馀年閒大府廉静爱民者
未尝无人而多不能察吏是以民不见德凡为吏者三
年以后贪廉仁暴明昧本难掩民口其是非失实大抵
寄耳目者非其人惟实按以政事多采人言而参伍之
去其尤患民者则百吏革心而民实受其福矣往者汤
文正于清端及目今德济斋所至得民誉皆由于此又
陈总宪在东夏时曾有一事至今民歌思之济宁州士
卷三十二 第 1b 页
棍联衙蠹武举劣生为害陈公访闻惩其尤者放流二
人其馀六七十人张榜通衢令州县注册不能改过仍
与闻外事即时申报纽解治罪至今屏息虽欲为患于
乡里而不能此天下通患不可不留心访察也迩来头
目痛不可解亦懒于作字馀不赘
  又
得来示及与兄子某札具悉贤者察吏安民事事实心
且曲尽苦心私怀欣畅愚札所以汎言治体者离乡三
十年土俗民情之变易未由深悉即有所闻恐系爱憎
之口不可信也贤既得之实见实闻又能公听并观不
以耳目寄一二人自各得其条理近都下亦众白于所
卷三十二 第 2a 页
劾之皆当矣过严之疑正由去重从轻未能察君子之
用心耳凡治法莫如内宽而外严目前尤为要道若不
能大畏贪劣者之志则遗实害于民愚前亦闻过严之
语而不以告者深信其当如是也闻今岁各属秋成尚
好未审凤庐何似言不尽意临风神溯
  又
凡大府清明严肃而又能安静然后实德及民贤自秉
节钺官吏士民相安即此见真实力量但闻事无细大
必亲裁决自是古贤用心昔武侯固然但闻见中有仿
而为之者久之则重以自困盖小者一一致详则大者
或转疏略幕中必求得信心人小事一以委之然后精
卷三十二 第 2b 页
神休暇日力有馀可专一以治大事今移镇江苏事虽
烦而臬宪陈公深鍊世事实心为民一切刑狱可不大
费心力矣运司朱公耿直朴实苏常道王公虽未知其
吏治何如而共事书局时知有志为好官崇明总戎陈
公心术坦白颇有识见吏疵民瘼可备䛦访欲得州县
官仁刻廉贪昏明敏罢之实必先于道府中得二三公
正诚信人参伍其议论考證所见闻乃得无误下江风
气与上江异士大夫商旅伎术人声息日至京师如潜
庵汤公大服其心者甚少仪封之廉公尚啧有烦言顾
用方专以公诚简静处之数月中亦颇无异议愚今年
来旧疾时作几不能支悤悤不尽欲言临楮曷胜驰溯
卷三十二 第 3a 页
  又
来书所言事事皆处之得宜至谓历事多利害甚明则
受病即在此真古名贤语可为庸庸者药石也用方临
行时愚嘱一切吏疵民病漕运弊蠹与贤商论必大有
益昨力堂问救荒实政亦告以诚心与贤经画必得其
宜力堂忠国爱民直辞正色为中朝第一别札中三条
以其行速巳告以大略晤时录原稿付之当与公同心

圣主鉴其忠诚或可为斯民福也陈札即当作字封致
闻仲夏始得回又沿江居民大害莫过于粮船东下所
过之地遇芦洲则结束之柴必抢大半所驻之地近鱼
卷三十二 第 3b 页
荡塘偃则恃众强取居民不能敌有司不敢诘即大府
亦不能禁以其为别省之船惟漕督严责运弁运丁尚
可少敛戢若访于贤亦望切言之愚自闻祖墓积水起
攒寝食不安旧病竟难支不知终作何状贯一事古义
可风去腊已进周官颇蒙嘉许将以三月中告归营葬
馀不宣
  又
先断事公讳法苞五世祖也明洪武初设制科中已卯
乡试出正学先生门为四川都使司断事不拜燕王诏
本省羁囚又以正学先生十族赴诏狱至三江口自沈
尸骸不得以衣冠葬事载
卷三十二 第 4a 页
钦定明史正学传配享江宁南门外正学祠专祠在桐
城有司春秋时祭而自先太仆公葬金陵子孙居江宁
者不能归展墓拜祠苞拟建宗祠于江宁名曰教忠祠
(其地或于先曾祖副使公旧国或/于寿州蔟祖震孺虎踞关山房)中室祀断事公西室
祀始祖以下四祖东室祀断事公子某孙某为分支之
祖太仆公之祖某公为积德累仁之祖先太仆曾建小
宗祠于桐城子孙典守者窃摽弃之今拟于三室之后
更作三室为小宗祠祀太仆公以下三世祖考程子云
凡士大夫皆宜祀高曾祖祢本世所通行特太仆则不
祧耳教忠祠祭田二百亩在高淳县乃苞为乡贡士时
所置(康熙/壬午)小宗祠祭田百五十亩在江宁苞为秀才时
卷三十二 第 4b 页
陆续购得拙集中所记泉井祭田其一也(琐琐必叙入/者以服官后)
(未增一/亩也)望贤为作教忠祠记而小宗祠及祭田亦附见
焉每见故家祭田多为子孙所鬻而敝族井及宗祠若
得大府名硕为记其事则不肖者妄念不生而买者亦
有所顾忌苞平生梦多奇应七月杪梦或告我来年将
委蜕记文祈速就及余之见其勒石则必俟贤总制邻
省后不敢躁也又明初方景二公祠宋杨忠烈祠皆在
江宁南门外相去不过百步内外正学墓无古木杨祠
与墓数十围木奸民(下阙)
  又
前一札托程世兄致想己达近闻王次山老先生丁外
卷三十二 第 5a 页
艰古者三老在学吴门老辈如韩祖昭叶尔翔皆精于
时文兼明古学且人品端正年近耄而视听不衰愚往
年曾为道其人尚记忆否若延为义学师实可不愧望
酌之又义学不宜专教府城贫士(贫士无才学者始贪/义学中饮食之费)
宜用于清端遗法移会学院送三十内外屡试前三名
兼通经史者更訾相其材质(于公所取止屡试/第一不向古学)试以时
古文而后留之则当有人材出但彼时义学中资用甚
饶近则不能如有高才积学而以授经为生者必商度
能以二三十金给其家然后能远出耳于公所教四十
馀人以专课时文其后未成进士而以举人拔贡者不
过十许人耳若兼课以经学古文而贤大府暇日时亲
卷三十二 第 5b 页
临进诸生而告以行身植志之方激发其志气则所成
之人材必有远过于于公时词章之士者矣悤悤不尽
欲言
  又
南归后得贤二札大为心开每见士大夫平居陈义侃
侃及肩事任遇小利害辄自背其初心而不顾人之非
笑滔滔者皆是也贤能以义制事当其时不以世故人
情乱心曲既事不以成败利钝生恫疑此老生夙昔相
期而未敢必其果然者今日见之愉快为何如忆昔安
溪李公以直抚入相余叩之曰自入
国朝以科目跻兹位者凡几公屈指得五十馀人余日
卷三十二 第 6a 页
甫六十年而已得五十馀人则其不足重也明矣望公
更求其可重者时景州魏君璧在侧退而曰斯人吾未
前见无怪乎见者皆不乐闻其言也三代以后虽君臣
志合如孔明之遇先主犹不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听安
敢妄意伊傅周召之事业但既自献其身又荷
主知则宜有一二大节使后世闻而兴起其次则吁谟
壮猷功在社稷又其次则禦灾捍患实德及民若碌碌
奉其官耻莫大焉往岁徐凤淮扬水灾万口同声谓能

圣主之心父母斯民者首济斋德公次吾友(安抚张公/忧勤恻隐)
(而感颂未若二君子之殷以凤属/之灾未若徐及淮扬之广且酷也)是贤于三者已一有
卷三十二 第 6b 页
得矣然历观唐宋名贤必坚持此志类之尽之以终其
身然后奕世无疵焉步山椒者数盘以后登陟愈艰齐
纨之洁偶触脂垢虽数浣濯不能去其晕然则成败利
钝贤能不以为忧而不可不以此为忧也先贤祠一简
李老先生书一封程世兄札一封望验收分致馀则贯
一能口云临楮不胜怀念
  又
每得手札怀抱为之一开所虑人材日少大吏以敢作
为能或耽吟咏薄案牍使万事隳坏于冥冥中若左右
辅弼有能入告我
后者尚可矫除曾为贯一切言之邪人多易变总由既
卷三十二 第 7a 页
得而患失汤睢州亦不过能不变耳愚与贯一常欲以
睢州望贤近来人望日重可见人心之同但行百里者
半九十洵有如来札所云耳愚散体之文从不以示人
惟贯一辑得十八贤虑其沈没古人之用心当命儿孙
钞写冬初寄览诸经解说共九十馀万言必得一通人
能写能对与愚同寓有疑即问然后无讹舛但非终年
不能毕事愚平生心力所竭惟在别择先儒经义若能
购善本照样删取点次俾令嗣秀敏者治之兼传其学
于湖南北之学者其事大于存老生一家之说其费适
相等不若舍彼而为此也又黄冈杜于皇先生遗集旧
为曹栋亭所得后不知其所归沧洲竟世诹访未得其
卷三十二 第 7b 页
踪近金陵一贫家妇出一二册求售索价百金并古文
几二尺许虽无关于世教亦百馀年来一文献也若能
约贵乡中有心者四五人其购之各钞一部亦大快事
以久已湮沈而复见也前使者至当即以子参参丁付
之昨巳付程世兄百金据程云往年系百九金而来札
止四金俟程回苏时再报舆图已封付程临楮不胜驰

  又
仲秋出访地师兼寻旧友知医者地师他往医亦无效
胫肿如故头痛转加将若之何连得二札中云阅牍多
则此心渐昏一则乃古贤治心治事身体有得之言
卷三十二 第 8a 页
国初图大将军海羽檄旁午观书不辍汤文正之在秦
中亦然与贤所见略同其他论人论事皆有深识卓见
近见群贤志事皆蜚摇无定将来继武睢州惟贤是望
耳发来书籍收到仪礼经传通解印点甚难其人别简
所条举留意辨察馀不宣
  又(前九札映垣自都寄到云得之陈公裔孙此札/乃厚子自雷翠庭读书偶记录者今合刋之钧)
(衡/识)
知老生志事者莫如贯一与贤天幸两贤并为
圣主所特知望重自砥勖为国家担当世教为天地保
护生民各竭力所能致以归洁其身并告同学诸君子
平昔不病老生为迂阔者此札阅过即确寄贯一
卷三十二 第 8b 页
 与魏中丞(定国)
及门刘生大櫆者天资超越所为古文颇能去离世俗
蹊径而命实不犹弟举以鸿博已入彀而或检去之两
中副车今以亲老不忍远离止得暂图教职公见其文
自知其峣然而异于侪辈弟复先言之者以其数奇耳
其所著小称集谨以呈教
  与双学使(庆)
刘生大櫆不但精于时文即诗古文词眼中罕见其匹
为人开爽不为非义为学幕中最难得之人
  与雷贯一(鋐)
大臣体国莫急于得贤必举能不诡随志在忠君利民
卷三十二 第 9a 页
者三四人以告
圣主见西林以此告之方苞白
  与族子观承
得来札重承节钺
宠命惟有恐惧古贤获自天佑而身名俱泰者其根源
皆自此一念始兴利除弊施实德于民乃所以答
主知而开子孙以五世十世之福馀各一笺惟审察之
侄言文集中尚有宜商论者无缘相见幸详列一单封
寄馀不赘望老人字
  又
序必侄亲行书刻本必欧字原本皆淮上江宁拙工所
卷三十二 第 9b 页
为也愚于祠堂之左老屋数閒名曰敦崇堂有楹联欲
侄书俗称侄非古也署伯父望溪先生命书后但书名
酌之馀不赘望溪老人白
  又
连得手札久之始作答衰疲可知清凉寺碑记未知有
暇为书否又太仆公小宗祠欲侄楷书盥若曾相闻否
适潘道兄过我乃我授会试卷所得士为人老成开爽
告假葬亲及其兄返山阴故附书通问馀不宣望老九
月二十九笔
  又
得来札甚喜所见与愚不谋而同下粮道谕曲尽事理
卷三十二 第 10a 页
言中肯綮皆称量而出非幕中人所能代也略易文移
中字面便似古人教令以后凡有关治教文字必自为
之久之便可成集矣叶君增俸不独余心为之一宽以
安老儒实盛德事也清凉寺碑记行楷一听择便江宁
刻工甚拙若得好手于浙中刻之一水易达也望老白
 又
扁联并嘉即付康在双钩锓版序内增入七十子之文
一段更觉醲至此语老夫胸中常私以自勖不意自侄
发之李汉序退之集则以弟之子序伯父集不用以改
跋馀列别简不赘望溪期老人白
  又
卷三十二 第 10b 页
望溪集偶钞如侄所云更定再寄一部并经子七种周
官解辨圣人经世之法春秋通论圣人断事之义乃担
当世道为
国股肱者所宜用心非经生之业也时人于丧礼百不
一行非惟不行亦竟不知老夫痛之故为或问一书甚
有关于人纪
圣主大孝实行三年之丧顾用方总督漕务时刻之淮
上三年前闽中监司并读经史子集二册刻颁各州县
儒学嗣后关中河南粤西中丞学使监司各锓版以示
诸生侄若作一序述尊公与老夫虽远兄弟而居相近
少小相亲及水部公官京师延刘北固教尊公时文而
卷三十二 第 11a 页
老夫适入试京兆每过寓斋尊公即从问经史或问及
书后诸篇手录而藏之箧笥者过半侄叨为岳牧宜庆
圣上之孝治故锓版以示书院群士及各州县生童将
以助流政教而亦以终先人之志事也此书遍布于百
城则尊公之好学亲贤亦不没于后世矣
  又(自魏中丞以下十札皆/厚子搜录者钧衡识)
接来札恻恻感人兼旬以后不得已仍治仪礼营祠堂
未竟之工筑以自遣惟梦觉及清风朗月尤难为怀静
思赋命坎屯竟世在悲忧穷蹙中自告归独坐山嵓身
心少觉安泰故昊天不吊俾馀生常戚戚耳侄短札古
推老夫皆箧藏公馀随意以小笺书平生称心诗句备
卷三十二 第 11b 页
各体字俾装册子时一展视复梅少司寇书到日若已
回京望即命奏摺人确递王生语盥若口之馀不赘期
大功望老人白
  与从弟雪泉(雪泉曾孙某出示此札前路残缺录/其后半如此亦略见先生笃亲之万)
(一也钧/衡识)
杨树湾田价又从新债百馀金尚未得成功以鲍甥在
省枞阳存稻近百石贵时不卖近则不可卖矣助叔父
葬事十金卖此稻时鲍甥自送上又命以十金付六弟
为五弟典租四石意欲明后年积至三十金未知衰残
之躯此志得遂否也二兄又白
 与顾震沧(从春秋大/事表录出)
卷三十二 第 12a 页
承示春秋表诸序乃知老先生始仕而颠乃天心玉成
使有得于古有传于后也仆戒为时贤作序三十馀年
今必破例为之老病不能为揖让之礼故不见一人先
生若枉存自当披豁泉石閒
  答尹元孚(恩露/藏本)
得手教一切具悉为母编年谱古未之有而太夫人志
事与贤士大夫略同乃妇女中特出之人不惟今世希
闻即在古亦罕见则孝子创例以为世法播流海内可
兴可观人不能訾也如苦窭艰时事皆琐细不可条举
则总计家道息耗人事吉凶改移或数年或十数年而
括之日太夫人于是年几何矣此史记孔子世家义法
卷三十二 第 12b 页
承示春秋表诸序乃知老先生始仕而颠乃天心玉成
使有得于古有传于后也仆戒为时贤作序三十馀年
今必破例为之老病不能为揖让之礼故不见一人先
生若枉存自当披豁泉石閒
  答尹元孚(恩露/藏本)
得手教一切具悉为母编年谱古未之有而太夫人志
事与贤士大夫略同乃妇女中特出之人不惟今世希
闻即在古亦罕见则孝子创例以为世法播流海内可
兴可观人不能訾也如苦窭艰时事皆琐细不可条举
则总计家道息耗人事吉凶改移或数年或十数年而
括之日太夫人于是年几何矣此史记孔子世家义法
卷三十二 第 13a 页
卷三十二 第 14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