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芬馆词话-清-郭麟卷一

输入文本已由电脑自动标签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词汇
人物
地点
景观
植物
称谓、职官
时间
数量或序号
卷一 第 x 頁
○詞有四
詞之為體,大略為有四:風流華美渾然天成,如美人臨妝,卻扇一顧花間諸人是也
晏元獻歐陽永叔諸人繼之。
施朱傅粉學步習容,如宮女題紅含情幽艷,秦、周、賀、晁諸人是也
柳七則磨曼近俗矣。
姜、張諸子一洗華靡獨標清綺,如瘦石孤花清笙幽磐,入其境者,疑有仙靈,聞其聲者,人人自遠。
夢窗竹屋,或揚或沿,皆有新雋,詞之能事備矣
東坡橫絕一代之才,凌厲一世之氣,間作倚聲,意若不屑,雄詞高唱,別為一宗
辛、劉則粗豪太甚矣。
其餘么弦孤韻,時亦可喜。
溯其派別,不出四者。

詞綜鑒別粗審
本朝詞人,以為至,一廢草堂之陋,首闡白石之風。
詞綜一書臨別精審,殆無遺憾。
其所自為,則才力既富,採擇又精,佐以積學,運以靈思,直欲平視花間奴隸周、
姜、張諸子神韻相同至下字之典雅出語渾成,非其比也。

朱彞尊
才既絕人,又能搜剔唐、宋人詩中字冷雋艷異者,取以入詞。
至於鑄自灰,令人不覺,直是胸臆間語,尤為難也。
同時諸公,皆非其偶。
梁汾時有俗筆
耒邊錦瑟,苦無動人
飲水一編,專學南唐五代,減字偷聲,乎入花間之室。

朱彞尊論詞
詞之為體,蓋有詩所難言者委曲倚之於聲,之論如此
真能詞人能事者也。
又言世之言詞者,動曰南唐北宋,詞實至南宋而始極其能。
此亦不易之論者。

片語流傳
牛腰大集,多不當人意,披沙得金不償勞,厭怠心生,真賞或昧。
么詞片語散落他處偶一見之,動心悅魄。
君情皆然,於詞尤著
遺山於劉少宣舉其一語曰:「暮鴉庭院陰淡
陳迦陵載許三詞曰:「喚到侍兒何處使。
千架下尋梅子
」使舉全篇未必銷魂
若此皆善傳其人,善傳其長者也。

吳嵩梁
吾友吳蘭雪嵩梁詩筆清華一時罕儷
聞甚工為詞,然未之見。
樂蓮裳食錄中,見其「簾外奈何
風吹又多」之句,金荃之亞也。

草堂詩餘蕪陋
草堂詩餘玉石雜糅蕪陋特甚,近皆知厭棄之矣。
之論未出以前諸家頗沿其習。
故其詞綜刻成,喜而作詞曰:「從今不按,舊日草堂句。

○吊龍洲
龍洲墓在馬鞍山麓,往遇試事,至昆山,輒偕同酹酒其下。
朝聞見錄載龍洲事云:「韓骨欲遺使議和,頗聞其名,時劉方留昆山妻舍。
韓諷昆山以祀羈縻,令輕於奉行,遂持原狀見劉,止以奉使
劉素揮霍,竭奩資以結譽。
後別遺人劉鬱以終。
然則昆山乃其婦家也。
詩中亦未之及。
余嘗有沁園春吊其墓云:「若飛將軍,取萬戶侯何足道哉。
奈尊前十載,放歌起舞黃爐一夢斷碣荒苔。
蠟屐西風暮煙斜日,酹馬鞍山一堆
可憐者,是蝦蟆語誤,盡費徘徊

彘肩鬥酒而來
當日才人壯士懷。
大布衣中飛揚自爾小朝廷上,痛哭何為
度曲佳人隨車娘子如此憐才合葬該。
先生聽,應九京一笑,盡我金。
湘湄極賞是作,後有送人昆山云:「龍洲墓上莫題詩
」蓋謂此也。

半繭園題詞
鹿城半繭園,故明宰相宅也,今闌入城隍廟中。
使者科歲兩試吳郡人士皆集為游歡之所。
戊甲之秋,餘與同人清曉入園,見最後小屋西偏之牆,有字跡如新,乃也。
詩云:「月底纖纖扶婢來。
梨花如雪點蒼苔。
紅蠶辛苦悉絲盡,誰把同功擘開
」字非墨書刻劃而成,頗似簪腳所為
末後一行作一毗陵之毗字,意其欲題名未及完也。
朋輩各有詩記事。
餘為賦一小詞云:「青粉牆頭苔沒砌。
誰拔金釵,劃破苔痕細。
羅襪纖纖來月底。
銷魂幾個銀鉤字。
天遠彩雲飛去矣。
卿自保來,有個芳名未。
料得欲題還又止。
當時直恁懨懨地。

袁棠
餘未識湘湄時,聞鐵門誦其小詞云:「人遠。
人遠。
風落花庭院
」心竊好之。
後盡見其所詞,蓋不多作也。
時餘篤嗜,每有作,心使湘湄定之
湘湄不肯一語
近餘於此事漸懶,欲盡懺綺語,而湘湄濃睡樓詞見示不兩月中已得百餘首,上者高唐洛神,小者亦闖花間之室,愛賞不置,錄其數闋於此
河傳云:「春曉。
雨小。
陰陰院宇落紅多少
聽他雙燕呢喃闌幹
東風寒不寒

欠申微度吹息,香幃揭、小玉低聲說。
從容
簾櫳
休慵。
羅衣一重
清平樂云:「月斜更短。
尋到深深院。
約略長廊三四轉。
夢近不知人遠。
投懷一笑含情
頰窩兩點分明
底事朝來相見依然脈脈生生
巫山一段云云:「吹淚和花落,團愁作絮飛。
子規只傍畫樓西。
郎連啼不啼。

歲歲天溽蓬轉
可奈越飄越遠
歸期近在畏書來。
書來未擬回。
」賀聖朝水云:「漲痕潑綠連芳草
載得落紅多少
惜春借問回流,便回流也小。
浮漚易散,浮萍難合,已如今拼了。
年年歲歲清明,只湔裙人老。

龍光鬥詞
龍劍庵光鬥,雨樵先生令嗣也。
先生吳江時,餘與劍庵定交升堂拜母有如家人昆弟
餘以他出遠游,劍庵以時存問老母,代具甘旨,其氣誼如此
倜儻揮霍鄙儒小拘蔑如也。
然工為小詞,多動心回腸之音,花天酒地唱和不下數十首,惜皆不省記
劍庵亦隨手散失,不自存稿。
惟記清平樂一闋云:「鶯嬌燕綺。
絮語東風裏。
手卷珍珠玉臂
滿院新紅鋪地。

憑誰留住韶華
停針倦倚窗紗
只有多情明月夜闌還映梨花

鐵夫戲題沈清瑞
沈芷生清瘦如不勝衣出語吐氣風雅流發。
時有一二語,不甚了了,然非口吃舌結,可以意會
鐵夫戲題其詞云:「問姓便知身瘦削填詞不礙綿蠻
綿蠻二字善於題目也。
其兄女孫糸襄,得其詞學之傳,有酷相思云:「梨花也,吹如雪。
楊花也,吹如雪。

○雙卿詞
刃庵擷芳集,載閨秀甚備,附綃山女子雙卿詞幾首哀艷動人
浣溪紗云:「暖雨無晴漏幾絲。
牧童斜插花枝
小田上場時。
汲水種瓜偏怒早,忍煙炊黍又嗔遲。
日長酸透軟腰肢
」濕羅衣云:「世間人吐只幽情
淚珠咽盡還生
手殘花,無言倚屏。
鏡裏相看自驚。
瘦亭亭
春容不是秋容不是可是雙卿。

○任潮誦其友人小詞
任淑圃潮,嘗誦其友人小詞云:「記得去年時事
日暖風恬雨霽
芳草綠羅裙,人在碧桃花底
休憶。
休憶。
正是者般天氣
」惜未問其姓名

近世閨秀
近世閨秀能詞者,嘉善夫人、蔣夫人紉蘭,最為清絕
沈有松籟閣集,附詞一卷
如夢令云:「兔影紗窗移過
敲聲破。
秋冷羅衣形影平分兩個
孤坐。
孤坐。
玉漏清パ相和
」「裊裊垂楊臨水。
庭下未。
明月驀移來,逗破玉鴛被
無寐
無寐
又被鳥聲驚起
」昭群怨云:「春色今年偏早。
窗餐了。
無語倚闌幹。
輕寒
可奈愁人時候
淚臉紅如暈酒。
午夢驀然驚。
啼鶯
南鄉子落句云:「春色三分春過盡,休休
點點飛花點點愁。
」蔣夫人長相思云:「思懸懸
懸懸
人去天涯見難
音書杳然
懨懨
病懨懨
愁病支離玉顏
君憐不憐。
點絳唇云:「悔殺當年,別時不把歸期訂。
雁魚冥冥
兩地書信
昨夜西風夢斷愁難醒。
紗窗靜。
碧梧相映
疑是蕭郎影。

凌廷堪論詞
近見凌仲子論詞云:「詞以南宋為極,能繼之者。
厲樊榭則更極其工,後來居上
北曲填詞關漢卿諸人為至,猶詞家之有姜、張。
後之填詞家,如文長粲花笠翁,皆非正宗
玉茗詞壇飛將,然能合元人者,惟牡丹亭圓駕一折
近人如洪思長生殿,乃能直逼元人,其氣韻迥與諸人不類
」其累數百,餘不能盡記,且於此道無深解不敢強為之說。
然總覺玉茗之才,非餘子可及
至謂樊榭勝竹,鄙意不謂然。
樊榭論詞絕句云:「偶然燕語無語心折長蘆釣師
」愚謂小令固佳,即長調紆餘宕往中,有藻華艷耀之奇,斯為極至
小令中佳者,亦未必惟此語為可心折也。
大抵樊榭之詞,專學姜、張,則兼收眾體也。

○羅曾詞
羅曾玉曾薩蠻詞云:「流螢數點窺簾影。
蛩聲漸逐蟾光冷。
脈脈銀河
長人奈何

蕭郎情味惡。
宛似羅衣薄。
畢竟羅衫
猶能偎夜寒
大有飲水側帽風格

陳其年
迦陵伉爽之氣,清麗之才,自是詞壇飛將
所謂前身定自青兕」,非妄譽也。
然時有俗筆,村不可耐
如「玉梅花下交三九」,既已妙矣。
下半闋結句,乃下劣如是令人恨恨

袁棠買陂塘
湘湄有題餘魏塘移家買陂塘一闋,曾以稿相示,而未及書於卷子,今錄於此
「算江鄉分湖最好金風亭長曾賦。
東岸是吳西岸越,占得煙波如許
君竟去。
剛剩個、詠潮潘閬離緒
提鷳挈鷺。
記載酒人來,持螯節近,花外數聲櫓。

頭銜署。
三十六鷗盟主。
新詩和遍漁具
比鄰鵝鴨偏相惱,閉了水連窗戶
君未誤。
嘆我亦故園無業鄉土
蜻蛉買取
便稚子敲針,山妻結網一棹傍君住。

○蓮海詞
餘舊有寒墟買醉圖,湘湄所畫,蒼老渾厚神似井煙。
餘題貂裘換酒一詞其上,湘湄鐵門諸君,皆有和作。
後寄乞蓮海題詞,題就寄還,不知為何人所乾沒至今恨恨
朱袁兩詞,已附浮眉樓詞稿中。
蓮海之題,餘未之見。
今從渠稿中鈔出云:「寂歷孤山畔。
新寒雪花亂點,茶檣酒幔
客到兩三系馬,知是青驄游倦。
是慄果少年軀幹
指點銀瓶頻索飲,尚不通姓字粗豪慣。
肴與核,咄嗟辨。
醉中欲折爐頭券。
問何人、金龜能解貂裘能換。
鬢影當風未已不惜卷簾通盼。
若叔是、昔年曾見。
何用十千論價值,抵天涯一頓王孫館。
韻事,助欷嘆。

張詡
張淥卿,與餘定交浙江學使雲台先生署中。
淥卿好為詞,亦兼作香奩諸詩。
餘以辛稼軒事告之,勸其專致力倚聲,淥卿頗韙餘
其詞好為纖側艷之體,而清氣自不可掩。
有秋夜偕頻伽香亭小飲,感賦云:「隔院催殘點。
西風急、雁聲卷起清怨
波蕩荷香漸歇,翠盤欹軟。
安仁此日腸斷
付與清尊汗漫
念醮堤、衰柳依依今宵泣瘦啼眼
忍將銀字重鉤,新詞自譜,燈下同看。
鳴づ顫冷,高梧墜葉淚花驚散
流光暗裡偷換
荏苒天長夢短。
便悄然、馮暖闌幹沈腰又減。
」定香亭,學署荷池之亭也,餘與淥卿時對於此

厲鶚河傳
蔣群夢華顧升山蔬畫冊索題,上有樊榭河傳十八首
後予二娛皆以薩蠻詞題之。
曹種水亦用河傳調,而止用一體
樊榭一首和一調也。
樊榭集中不存,今錄以補其亡。
青浮卵碗。
餅煮槐牙竹胎猶短。
圓丁掣鎖,疏籬煙滿。
我來主版。
一村雨林檔泫。
啼眼
鴉嘴和苔鏟。
洋州詩句曾柬。
有人晚飯
」[]「三月小桃吹謝,綠到荒原英雄種菜不堪論。
晝閉門。
臥龍已去天星隕。
軍聲盡。
戰士猶微憤。
至今遺種乞鄰翁。
殘冬
滿畦黃葉風。
」[蘿卜]「顆顆
黃破。
一林盧橘,縣金欲墮。
紅螺
愛新鵝。
婀娜
亂壓東園舸。
跳脫玲瓏美人腕。
映得光零亂
蠟兒團。
汁兒酸。
搓丸。
欲將書寄難。
」[枇杷]「天涼似水。
霜黃梧子
斜陽返照秋香一樹累累
霍靡。
鯉魚風又起。
晶盤買向閒坊市。
空齋裏。
點綴烏皮兒。
遠還疏。
淡如無。
清虛
酒醒渠。
」[香緣]「低萸灣,亂覆蘭渚蟹舍魚叉斜。
艇子,照鬟鴉。
家家採菱娃。
江南水國消夏涼風灑。
粉刺兜羅帕。
生增辜負鏡奩花。
天涯
浮梁去賣
」[水紅菱]「兼橘柚南方無偶鳥爪休捫。
倚闌閒弄,脈脈想見銷魂
玉纖痕。
碾香漬入搓酥粉。
西風緊。
一夜芙蓉冷。
檀奴有意為遮文,午腮紅
簾櫳
」[木瓜]「村陌。
吹笛
水風涼。
蠣牆連路長。
牛衣紫瓜香。
商量
為他加蜀姜

園官菜把萵苣
清貧處。
且汲流泉煮。
折項
白雕胡。
山廚
多堪敵落蘇
」[茄]「秋早。
懷抱
龍涎味滑,雀頭名好。
江鄉幽興最堪憐。
年年
蹲鴟不論錢。
矮鐺折腳殘火
山僧坐。
往事今無那。
侯鯖
閒評。
何如玉糝羹
」[]「湖天平碧
鴉頭十五,雙搖輕楫
清歌學唱想夫憐樂得綠房和子擘。
家鄉消夏前後
時候
心苦忍知否。
館娃宮
水煙空。
秋風
銷魂粉紅
」[蓮子]「鶴巢兔柴,濃陰蕭灑
樹間研討會,滿江城堪愛,棟花風大。
筠籠和葉賣。
堆盤磊磊楊家果。
玫瑰顆。
掐得檀痕破。
淋漓
胭脂
沾衣
問郎知不知。
」[楊梅]「霜後
紅透
榴房初剖。
伴慄黃皴,和綠皺。
石醋姊妹淒其
來子滿枝。

粉裙曾染蠻腥血
時節
光顥真飄瞥
牆陰一樹,猶記舊風流
搔頭
」[石榴]「溪漲
風浪
籠瓜船上
蜜虎掌
許多新樣
團麝揉酥醞釀
誰將雙鼻餉。

散筵香粉河鼓
當風露。
黃金縷
瞢騰
難憑
東陵
時熟未曾
」[香瓜]「閩嶺
幽境
海天遙。
荔丹蕉最饒。
何如青子長條
風標
紅鹽不消

幔亭峰下家千里
沾牙齒。
諫味無如此。
試鐙天。
筵。
春纖
來和苟煎。
」[橄欖]「頰。
堪摘。
湖州
水驛旗亭小留
重來杜牧春愁
紅樓
一時不奈秋。
吳娘桃葉傷心曲。
聲聲蹙。
歌罷難教續。
時新
翠嫵顰。
嬌嗔
中心別有人。
」[桃子]「風。
月暗。
曲廊斜。
別夢依依謝家
牽牛籬落挂青花。
矢邪。
豆棚他。
豆花八月涼雨
深處
剪響裁吳。
犀鎮帷。
袷衣
依稀
簷香又肥。
」[扁豆
婦人
陳迦陵婦人集,未見刊本,傳者甚少。
君華海抄一冊見餉國初以來宮閨皆在其中
閨秀詞句可喜尤多,爰摘錄以廣其傳。
徐湘燦水龍吟感舊云:「合歡花下流連當時曾向君家道。
悲歡轉眼,花還如夢,那能長好。
真個而今,台空花盡,亂煙荒草。
一番風月一番花柳各自斗,春風巧

休嘆花神去杳。
題花錦箋香稿。
紅英舒卷綠陰濃淡,對人猶笑。
把酒微吟譬如舊侶夢中重到。
請從今、秉燭看花切莫待,花枝老。
」徐為海寧陳相國之遴賢配拙政園詩餘,所詠花當山茶也。
浦湘青映綠周絡坐月浣花滿江紅云:「彼美人兮,婉相對姍姍欲下。
恰此夜、月華如洗,花枝低亞
盼到圓時仍未滿,看當開半還愁謝。
花神月姊商量歸來罷。
嫩蕊銀瓶瀉。
清影晶簾挂,奈晚妝猶怯,鏡台初架。
二十餘年芳草恨,兩三更後長籲態。
幾時將、絡秀舊心情,呼兒話。
絡隱者,漢陽李云田周寶鐙也。
王朗浪淘沙云:「幾日病淹煎
昨夜遲眠。
移心緒鏡台前
雙鬢淡煙低髻滑,自也生憐
不貼翠花鈿
易衣鮮。
碧油衫子退紅邊。
為怯游人蟻擁,故揀陰天
」又云:「疏雨廉纖
花壓重簷
繡幃人倦思懨懨
夜春寒眠不足,莫卷湘簾
羅袖摻摻
怕拂妝簽。
獸爐看倩侍兒
為底雙蛾翠鎖
自也憎嫌
次回先生之女。
次回工為艷體,而詞不多見。
迦陵又摘其浣溪紗半云:「抱月懷風夜堂
看花寫影紗窗
薄寒春賴被池香。
」云「抱月懷風四字,非溫、韋不能為也。
顧文婉浣溪沙云:「獨坐無聊一編
閒題恨字滿花箋。
夕陽西去淒然
掩淚低徊妝閣畔,掀簾私語前。
此時試問阿誰憐。
湯畹生淑英南鄉子云:「天氣無憑
乍雨還晴又做陰。
時候困人三月也,清明
暗買韶光醵金
杯酒恣閒吟。
寂寞春庭鬥草心。
院落黃昏簾幕靜,深深
獨坐譙門起更
吳小法永汝如夢令云:「簾外一枝花影。
月到花梢影冷。
夜坐穗燈銷,寂寂小窗寒寢。
夢醒。
夢醒。
重把離愁細整。
母,故虞山尚書姬也。
七歲善琴箏,十歲染翰樂府詩歌,一見即解,人有霍玉小女之目。
十二歲許字鄒謨,後以訟阻。
鄒有惜分飛十四闋

眾香庵詞
同輩工詞者,湘湄二娛甘亭諸君外,作者寥寥
秋史令嗣子玉山壽以所作眾香庵詞一卷相質芊眠宛轉大有無忌似舅之意。
餘為弁首,而錄其數闋。
薩蠻云:「吳綾一幅如水
索郎畫取鴛鴦睡。
翠蓋要深藏。
遮他小夢長。
紅絨衣上濺編髻拖殘線
無語又停針。
日長殺人
清平樂白荷花贈誦芬女僧云:「雨斜風細
先做秋來意
一只鷺鷥不起
天水冥冥無際
蓼花新妝
菱花點點方塘
要問樂甘薏苦,蓮台稽首空王
瑣窗寒詠簾波云:「細織千絲低垂一桁,小樓深處
微風乍起,吹皺紋縷縷
春光微茫可憐疊影圓痕能描否。
盈盈一水飛花飛絮
濺來無數
流去。
庭宇
正月中央,冥隔住。
是誰翦出,半幅吳淞如許
聽聲聲、迎風佩姍,隱約凌波見微步。
苔階一片空明不管吟蟲苦。
掃花游苔縫云:「成片,正繡偏庭心地衣凝翠。
沿階沒砌。
髟沙未滿,一絲猶細。
吹陣尖風,翦破春痕有幾。
無次
亂發乍梳,分半挑起。
三寸羅襪底。
只風嘴鞋尖,也應回避
行行且止,怕匆匆踏損草芽花子
細界條條直似烏絲闌紙。
秋來矣。
吟蛩,此中身世
水龍吟重午坐雨寄懷頻伽先生西湖云:「歌離吊夢無聊,何人能會沈湘意。
屐聲門巷,簾聲簾戶,最愁思
芳草萋萋長天黯黯,慣驚游子
西湖今日淒涼孤館,誰同伴,誰同醉。
舊侶高陽散矣。
飢驅飄零千里
功名老大江關蕭瑟一般風味
湘湄舅氏金陵,荔生姑夫宦游西江
鷗鳥前盟雞豚後約而今寒未。
新詞賦罷,銅琶高唱,吐英雄氣。

甘亭
甘亭詞,慢調兼學南北宋,小令不屑溫韋語,而情韻自勝
浪淘沙云:「屈戍兩鉤纖。
繡戶深嚴
熏籠小響夜懨懨
似說浣沙歸略晚,濕了鞋尖
何處望雕奩。
數盡銅簽
耐他風露重簷
今夜二更月上,萬一鉤簾
」又詠半開花蕊云:「芳意坼微馨。
春色星星
塗妝綰髻娉婷
正為年華豆蔻,十四三零。

紅玉漂萍
莫放杯停。
待他開到越梅青。
縱有櫻桃結子不算韶齡
浣溪沙詠月云:「不要云衣淺深
晶簾了了夜沉沉
露華涼到薄羅襟
玉宇瓊樓千古淚,青天碧海兩人心。
商量爭抵一春陰。

沈清瑞
能為南唐五季之詞者,自成容若後,斷推芷生第一
薩蠻云:「通波亭帶紅橋路。
天涯倦旅延佇
溪外有人家
來禽一樹花。
花西簾對卷。
小立東風淺。
門巷夕陽低。
銜泥雙燕歸。
」「風吹滿溪橋路。
吟鞭倦指題詩處。
煙寺疏鐘
斜陽雁背紅。
沈沈天似水。
今夜新涼起。
金翠鏡中寒。
苧羅無數
浣溪紗云:「夜冷青苔濕地衣。
綠窗人靜晚妝遲。
踏香尋上最高枝
月靜空無夢到,露寒風細隔花知。
此時攜手相思
」「一片青簾酒榭東。
花陰出水溶溶
短長亭上過春風
歌扇影搖香月白鈿車聲起暗塵紅。
相逢可惜匆匆
憶王孫云:「棠梨花謝絮。
一逕青苔落紅
亞字闌幹東又東。
來風
畫閣寒細雨中
南鄉子云:「春水綠,白香。
蘭橈夢渡弄珠江
江上青連夕照。
芳草
日暮鷓鴣未了
清平樂云:「鴛鴦眠盡。
湖水圓鏡
笑入不定
畫槳劃開影。

短簫吹過紅橋
煙高
歸去輕衫半濕橫塘暮雨瀟瀟
諸作入之花間集中,誰複能辨

嚴冠
嚴四香詞多艷語,殆近黃九,殆近黃九
釵頭鳳云:「紅酥手。
青苔帚。
斜陽小逕閒行偶。
成結
聲偏咽。
急將心事,欲從君說。
吃吃吃。
瑤釵溜。
瓊枝瘦。
回頭怕人來驟。
羅裙窄。
飛如蝶。
長廊影里,低蟬欲沒。
得得得。
」絕似琴趣中語

○浮眉樓圖題詞
餘浮眉樓圖,先自闌幹萬里一闋云:「絲柳不藏秋。
隱隱疏簾半上鉤。
見說年年遠游
一重樓。
兩點眉山相對愁。
閨人和云:「春山平遠不宜秋
新月彎環只似鉤。
說與蕭郎浪游
登樓
一曲闌幹一曲愁。
江鄭堂藩眉嫵一闋甘亭買陂塘一闋,皆工。

山陰歸棹題詞
山陰歸棹題詞二娛霽青擅場
二娛西子妝云:「一粒詩瓢一盤茶磨一舸移家同泛。
早春時節寒多,響帆梢、雪花猶糝。
墨淡
畫出胡天黯艸國中人,莫匆匆錯認扁舟

篷窗掩。
卿卿,共撥爐灰焰。
越水越溪人,是第一無雙明艷
風流未減。
且休羨,賜湖名鑒。
歸來,重把黃金鑄苑。
霽青摸魚子服韻云:「渡錢江千岩萬壑而今倦游未。
算來不負三年住,占斷春風桃李
斜照里。
隔岸一握青螺髻
五湖差擬
倩畫個人越羅裙釵同坐短篷底。
連朝雪,似欲勾留游子
放歸還算天賜
畫船兩槳雙笑一路聽風聽水
家近矣,過學繡村丁,便是鄉里
綠窗曉起
鏡裏眉痕道中山色深淺畫來記。

○還硯圖題詞
餘舊藏鴝鵒硯,失於越州
嘉慶庚申五月嚴四香得於骨董鋪中,輒以見歸。
餘屬蔣芝生作還研圖,張淥卿填台城路以紀之云:「小窗慵展來禽貼,翠螺盡日塵翳
趙璧猶完,楚弓仍得,珍重故人遙寄。
別離如此
霞骨依然雲腴添膩。
虎僕頻拈,朝朝吟向畫簾底。
當時流落誰念,一雙鴝鵒,偷滴清淚
湖海漂零雲煙過眼寂寞半池秋水
舊盟寒未。
算石不能言三生應記
好壓歸裝,鬱林那可擬。

月底簫譜題詞
月底簫譜題詞甚多方子雲汪飲泉江鄭堂查梅史最工。

祝英台近云:「認飛瓊,猜弄玉,未許小紅比。
一種閒情,人間蕭史
良宵何以為歡,緗梅開了,更清冷月華如此
纖指
參差減字偷聲精能盡之矣。
那羨王裒,傳賦漢宮裏
惹儂棖觸當年,看填譜處,一叢、小湖樓底。

聲聲慢云:「花間度曲鏡裏傷春銷磨鬢影年年
付與簫,二分明月猶圓。
依稀舊時見得,倚清寒吹笛梅邊
今宵,又玉人何處喚起詞仙
只有惺忪一點,怕雲都化,殘夢如煙
誰譜離情酒痕零落尊前
應憐小紅低唱,過垂虹亭依然
舊約,待重來書滿錦箋

紫玉簫云:「明月初玉梅剛吐畫成無限梨云
風催綠萼,認暗香疏影應是前身
洞簫輕ソ,花拍疊,舊譜翻新
無賴不管玉奴,吹冷朱唇
濱洲自度漁笛,算近日南第一詞人。
尺八,聽悠揚嗚咽,破夢傷春
柔腸斷,頻囑咐,悄喚真真
簫聲緊,莫犯側商驚醒梅魂

查月華清云:「鉛水無波銀丸未墜,一聲才近還遠。
雪樣瓠犀,吹得河西轉。
恁時光,三九梅梢,早描出、秦樓哀怨
低喚。
偷聲減字口脂香暖
到底為誰魂斷,盡鴛譜新翻,者宵偏短
一舸歸來,記否題扇橋畔。
玉奩努力修眉,又破費雙管
還算。
煙波回首小紅相伴

餘又有一扇,亦畫此顥,惟甘亭一詞擅場,調寄疏影云:「香羅疊雪
鱗鱗雲淨風露淒絕
十八鴉鬟六曲朱闌左花吹徹
新詞白石誰同調,只分寸刂、小紅能說。
夜闌珠字排成,冷了一爐銀葉
為問鴛鴦珍偶阻風中酒裏,幾度離別
迢遞瑤台悵望飛瓊風前怨曲孤咽。
青山隱隱無際,有江上愁心千疊
淒涼、四橋頭,又是幾回明月

時顧芷麟瑞專力樂府,為餘題北曲數調於上。
繡球云:「我不學王子淵洞簫
不望再生緣遇玉簫
不學吳門餓莩,莽天涯乞食吹簫
願是倚春風酒字挑。
當爐紅袖招。
正好梨花熟了,草芊眠醉臥裙腰
鳳凰台上人何處明月空懸廿四橋
一例魂銷

尾聲聲云:「逢君壯年客裏春將老。
從今後,莫話閒情了。
只願你、把天上月兒一個好。

○袁通詞
少時喜為側艷之詞,餘嘗為之序,未敢許也。
後見所刻捧月樓詞,居然大雅
前所見者十不存一二,因嘆其竿頭日進也。
餘尤愛其「落花和酒咽,心裡春多十字

○沈星煒詞
近日中詞客以李四齋為眉目
次則沈秋卿星煒,有點絳唇云:「懊恨東風,喚回殘夢難重續。
水流花落
依舊山曲
度盡斜陽人影闌幹角。
闌幹角。
柳絲一束
得春煙足。
台城秋草云:「天涯斷疑無路,秋連去帆俱遠。
野色淒迷寒雲迢遞分得斜陽一半
舊游零亂
任老卻青袍西風不管
憔悴王孫,又催鄉思吟卷
玉階漫尋消息暗蛩不盡多少哀怨
袖底粘香,詩邊紀夢,回首年華都換。
宵影轉,點點流螢,撲翻輕扇
門巷誰家,空簾和月卷。

平韻滿江紅
余嘗風高郵,因默禱露筋祠,倘得順風,當以平韻滿江紅為壽,如白石故事
質明,聞舟子欣然篷檣聲,則旗腳已轉矣。
餘詞有「去得順風順水聰明原是舊心腸。
凌波一路響珊珊明月。
」後又集孟東野王摩詰詩作楹貼云:「江淮君子水,木女郎祠。
」屬曼生書之,刻於祠中。

蓮裳
月女士薛娟,餘葬之葛嶺之下張孝女墳之側,自為葬記,複繪埋玉圖。
蓮裳探春一詞最工。
桂殿呼鸞,梁減燕,冥冥天半輕霧。
淚泮紅冰,肌消艷雪,人掩西陵麝土。
誰惜明珠,有他姓阿那慈母
娥江招魂,冷花吹偏歸路
多少秋墳無主
算擇地理香,禁受風雨
鴛牒先燒,雀屏空畫,未要蕭郎諛墓
寒食清明節,任女伴桃夭爭賦。
終更淒涼玉釵知葬何處

李西齋
李西齋八聲甘州一闋,懷浮眉詞仙吳興格韻大似中仙
「上湖樓重覓舊留題醉墨數行斜。
對沿堤夜火,隔汀風笛,人渺天涯
料得垂虹橋畔,秋水沒蒹葭
不獨西湖月,冷落漚沙。

誰念飄然倦侶,早酒邊花外,鬢點霜華
便浩歌歸去憔悴已堪嗟。
如今綠蓑青笠,又煙波何處浮家。
溪曲一篷涼思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