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棋山庄词话-清-谢章铤卷一

卷一 第 x 页
○王昶论两宋词
■王述庵昶云:〔南宋词多黍离麦秀之悲,北宋词多北风雨雪之感。世以填词为小道 者,此扣槃扪龠之说。〕诚哉是言也。词虽与诗异体,其源则一,漫无寄托,誇多斗 靡,无当也。
■述庵一生专师竹垞,其所著之书,皆若曹参之于萧何。然竹垞选词综,当时苏辛派 未盛,故所登寥寥。至国朝,则〔铁板铜琶〕与〔晓风残月〕齐驱并驾,亦复异曲同 工。划而一之,无怪有遗珠之叹。若蒋藏园,若黄仲则,集中佳作,皆未入录。
○闽词家
■吾闽词家,宋元极盛,要以柳屯田、刘后村为眉目。明代作者虽少,然如张志道以 宁、王道思慎中、林初文章,亦复流风未泯。又继以余澹心怀、许有介友、林西仲云 铭、丁雁水炜、韬汝●。雁水与竹垞、电发友善,其名尤著。近叶小庚太守申芗亦擅 此学,著词存、词谱等书。有〈金缕曲〉咏落花云: 命莫如花薄。叹年年、一番春尽,一番飘泊。辜负东皇栽培意,生受封家恶据。 况更有、许多做作。飞上锦茵能有几,但吹来藩溷真无著。回首视,孰清浊。 红嫣紫奼何如昨。想都因、未除结习,俗缘难却。 琪树琼花神仙品,一染红尘便错。空怅望、蓬瀛楼阁。 此别钧天成小谪,也有人说道人间乐。身世事,查难托。 时太守由翰林改县,故不无玉堂天上之感。
○词话中警语
■诗话汗牛充栋,词话作者颇罕。然如刘公勇之七颂堂词绎,王阮亭之花草蒙拾,邹 程村之远志斋词衷等书,亦复金针暗度。今略其警语于左,鄙见所及,则附其下:
■词欲婉转而忌复。
■词字字有眼,一字轻下不得。
■中调、长调转换处,不欲全脱,不欲明黏。
■重字良不易,须另出不是上句意乃妙。此方有味,不然直可删却。
■词不可参一死句。
■有警句则全首俱动。
■须上脱香奁,下不落元曲,乃称作手。未脱香奁犹可,落元曲风斯下矣。
■长调最难工,芜累与痴重同忌。衬字不可少,又忌浅熟。咏物至词更难于诗,即〔 昭君不惯胡沙远,但时〈忆江南〉江北〕亦费解。 此词音节固佳,至其文则多有欠解处,白石极纯正娴雅,然此阕及〈暗香〉阕则尚有 可议,盖白石字雕句炼,雕炼太过,故气时不免滞,意时不免晦。
■柳七最尖颖,时有俳狎,山谷亦不兔。山谷更甚,于俳狎中更见鹘突。
■陡然一惊,正是词中妙境。
■檃括体不作可也。
■古人多于过变乃言情,然其意已全于上段,若另作头绪,不成章矣。以上词绎
■弇州谓苏、黄、稼轩为词之变体,是也。谓温、韦为词之变体,非也。谓之正始则 可,谓之变体则不可。
■绝调不可强拟。
■词本色语,入诗便失古雅。
■近人不及前人者,其趣浅也。
■咏物不取形而取神,不用事而用意。 此邹程村所谓不可不似,尤忌刻意太似也。以上花草蒙拾
■朱承爵云:词句欲敏,字欲捷,长篇须曲折三致意,而气自流贯乃得。
■小调不学花间,则当学欧、晏、秦、黄,总以不尽为佳。
■词非自选诗乐府来不能入妙。
■词至咏古,非惟著不得宋诗腐论,并著不得晚唐人翻案法。反覆流连,别有寄托。
■填词与骚赋异体,自当断以近韵为法。以上词衷
■程村论词谱、词名、词韵,语颇精详,以篇长不及录,然攻词者不可不肄业及之。
○许赓皞词
■瓯宁许秋史赓皞著萝月词,于里门举梅崖词社,同社十一人,大半出其指授。生平 酷好白石、玉田二家。尝有〔人在子规声里瘦,落花几点春寒骤〕句,为陆莱庄我嵩 、沈梦塘学渊、王友山垿所叹赏,呼为许子规。后以修武夷志故,搜幽剔险,坠仙掌 峰下死,惜哉。未死时自编是年诗,名日岩扃,是殆俗所谓诗谶也。〈卜算子〉云: 兀坐拥孤衾,怕背灯儿卧。一夜砧声响不停,好梦都敲破。 无赖是吟蛩,引得愁无那。醒时已自怯凄清,梦也何须做。 〈点绛唇〉云: 白板门前,酒帘摇曳留人住。惊沙吹雨。捲起昏鸦语。 候馆灯青,鬼唱秋坟句。摇鞭去。紫赢嘶处。残月低于树。 江城〈梅花引〉咏夜雨云: 酒阑灯灺梦初遥。听潇潇。恨潇潇。敲碎春心,无赖是芭蕉。 花正怯寒人更冷,漏声紧,梦相逢,到画桡。 画桡画桡,隔红桥。魂自销。首自搔。去也去也,去不见江水迢迢。 怕是落花惊醒,转无聊。檐畔风铃犹自语,和雨点,一声低,一声高。 〈满江红〉题尤展成钧天乐传奇云: 竖子成名,甚块垒、酒浇难下。问纨裤、五陵年少,几人金马。 一第无缘归去易,万言有策知音寡。吊湘累,千古共神伤,长沙贾。 乌江哭,胡为者。青山约,何时也。叹锦囊才尽,玉楼真假。 碧落仙郎鸾鹤侣,白头词客渔樵社。只一腔热血未曾消,歌边洒。 他如〈菩萨蛮〉云:〔语燕替人愁。夕阳红上楼。〕〈虞美人〉云:〔离愁无力似杨 花。纵趁东风,飞不到天涯。〕嗟乎,若秋史者,天假以年岁,岂不攀辛揖柳哉。
■汪于鼎集载,乡邻某,娶妇甫一月,即行贾,妇刺绣易食,以其馀积岁易一珠,用 彩丝系焉,名曰纪岁珠。夫归,妇殁已三载,启箧得珠二十馀颗。秋史有〈高阳台〉 一阕咏其事。
○词律脱落
■红友词律,倚声家长明灯也。然体调时有脱略,平仄亦多未备。如〈念奴娇〉,余 据苏轼、赵鼎臣、葛郯、吕渭老、沈瀛、张孝祥、程垓、杜旟、姜夔增出二十三字。 〈齐天乐〉,予据高观国、史达祖、方岳、洪瑹、吴文英、陈允平、周密、姚云文、 詹正、刘天迪、萧东父,滕宾、王易筒、张伯淳增出三十三字。〈水调歌头〉,予据 蔡伸、刘之翰、辛弃疾、仲并、王以宁、袁华、于立、陆仁增出十五字。〈摸鱼儿〉 ,予据欧阳修、晁补之、辛弃疾、程垓、杜旟、冯取洽、张炎、徐一初、李裕翁、张 翥增出二十五字。〈贺新郎〉,余据苏轼、张元干、辛弃疾、刘克庄、刘过、高观国 、文及翁、蒋捷、李南金、葛长庚、王奕增出四十三字。虽其中不无误笔,然有累家 通用者,不载则疏矣。然其中亦有以入代平,以上代平之字,不得第据平仄而不细辨 也。
○李应庚词
■ 君丈夫也,长别后、依然憔悴。我急向,苍天一问,天方苦醉。 画并虚名难下咽,一钱措大非容易。莽乾坤、能得几清秋,君其戏。 不堪说,今世事。惟共写,相思字。叹生平可笑,无聊之至。 为古担忧心未死,强颜岂把儒冠弃。息劳筋,又是对床眠,君须记。 赠友人调〈满江红〉。 伯也归来矣。莽关山、麻衣匍匐,父棺旋里。无恙妻孥童仆辈,一切平安差喜。 赁庑在,龙潭小市。近日登山谋负土,待梅花初放之期是。曾叮嘱,报吾子。 陆屋东西差可拟。算几番,风晨月夕,联床卧起。 惭愧年来真肮脏,负累阿兄凡几。向窗下缥缃漫理。 驹侄豚儿同笔砚,鬼画符,学究村而已。白近状、只如此。 寄刘芑川调〈金缕曲〉。此吾乡李星村应庚词也。星村与台江校书张锦云善,有长生 七夕之约,所居曰〔餐霞楼〕,朝夕二人书声与钗声相间也。其赠餐霞楼主人七古云 : 居无桃花主人之汪伦,出无鉴湖狂客之季真。 丈夫少壮不得志,年来流落江水滨。 掉头不受哙等伍。手抱美人梦龙虎。刘项殂兮阮籍哀,时不再来焉用武。 金樽泛酒如葡萄。酒酣长啸天争高。胸中千万之块垒,随风飞落奔惊涛。 美人为我扬清歌。歌声含愁不能和。罢酒相向各痛哭,尔我共命将奈何。 范大夫,元真子。身挟名姝弄江水。烟波不问乱与理。拍手大笑吾仙矣。 未三年而锦云竟死。星村图其影为长卷,为之葬于天宁山。山对面有酒楼,星村饮其 上,必酾酒隔江遥酹之,岁时致祭如其私。其视墓七律云: 山头宿草不重肥。我亦人间百事非。有墓清明来一恸,无家魂魄汝何归。 零星挂纸冥资薄,仓卒焚香野祭微。岁岁萧郎为添土,可怜故鬼已啼饥。 戊申秋,余暂归自东洋,星村出长卷属题,余为填〈乳燕飞〉一阕,中有句云: 天壤怜才能几辈,便相怜、未必真知己。 又孤负一年三入梦,梦醒时,枕簟凉如水。 星村读竟,泪汪汪欲坠。锦云有女曰月清,现依某姬求活,星村赠以四绝云: 阿母香坟宿草荒。餐霞楼碎散群芳。年来汝似亡巢燕,苦向人家觅画梁。
曾侍珊瑚笔架旁。曾经呼唤点茶汤。左芬今日非娇小,那更潘郎鬓有霜。
易残风月感南唐。何处天台觅阮郎。地下有灵怜块肉,好从苦海乞慈航。
枉向人间说可怜。青楼从古恨如天。不应使汝犹沦落,我愧曹瞒嫁蔡年。 北里间多传诵者。
○彭金粟语
■彭金粟云:〔词以自然为宗,但自然不从追琢中来,便率易无味。〕此三语尤为词 中中肯之论。又云:〔用古人之事,则取其新僻而去其陈因。用古人之语,则取其清 隽而去其平实。用古人之字,则取其轻丽而去其浅俗。然用事亦不宜太新僻,恐有狐 穴诗人之诮。熟事能生,旧事能新,更为妙手。盖辞有限,意无穷,以意运辞,何熟 非生,何旧非新。〕近秀水冯柳东登府好用僻典,然观其词,意为辞掩,颇觉晦涩, 乃叹范贽之记云仙,陶谷之录清异,稍资谈柄,不是仙才。
○和僻词
■遍和僻调,自是才人兴致,究竟不足为长技,体制既不圆润,音节更多聱牙。古人 传作,正不以僻调见长,观于柳屯田、万俟雅宫便见。
○和韵叠韵
■和韵叠韵,因难见巧,偶为之便可,否则恐有未造词先造韵之嫌,且恐失却佳兴。 国初词人迦陵最健,叠韵诸作已不能纵横妥帖。阮亭才极清妙,和韵亦不无凑砌句。 新丰鸡犬,总未能尽得故处也。
○余怀词
■莆田余澹心怀侨寓金陵,推襟送抱,一时名士皆从之游。词曰秋雪,阮亭称其步武 放翁。其〈卜算子〉咏残莺云: 柳外与花前,啼断廉纤雨。惯惊残梦惯惊魂,欲住真难住。 记得乍来时,娇小歌金缕。如今上苑总无春,只得随春去。 〈虞美人〉吴门感旧和李后主云: 鹦哥报道花开了。春事知多少。玉箫吹出一江风。昨夜美人携手曲栏中。 银塘珠箔依然在。梦境何曾改。愁人禁受许多愁。却忆十年零落泪空流。 〈永遇乐〉为陈其年题小像云: 髯汝来前,我知汝心,汝知我意。湖海元龙,大床自卧,碌碌轻余子。 骚耶奴仆,史耶牛马,总在书生笼里。乍相逢,虬须直视、五岳胸中坟起。 六朝遗恨,半生落魄,都付马蹄秋水。我见犹怜,世皆欲杀,吊客青蝇耳。 赋成穷鸟,命钟磨蠍,骂坐何知程李。看三毛谁添颊上,磊砢如此。 〈望海潮〉钱塘怀古云: 六桥烟雨,两峰云雾,看来总是销魂。弩射潮头,笛吹湖口,有人立尽黄昏。 流水绕孤村。况西陵松柏,今日犹存。油壁轻车,春风扫尽马蹄痕。 兴衰伯业谁论。但孤臣血溅,野老声吞。如此江山,几番歌哭,那堪月落空樽。 浩劫满乾坤。叹勾留一半,飘泊三分。无赖荷花桂子,香簇涌金门。 澹心,字无怀,曾著板桥杂记,笔墨哀丽,虽光远之志北里,不啻子山之赋江南,后 之作者,莫之或先。
■飞来峰有萧九娘酒垆,九娘能诗,有〔斜阳远挂湖边树〕句。澹心〈踏莎行〉,所 谓怪石飞来,冷泉流去。斜阳远挂湖边树。徐娘虽老尚多情,当年留下伤心句。
○林云铭词
■闽县林西仲云铭以议论古文得名,亦能词,有吴山鷇音。〈菩萨蛮〉守岁云: 谯楼只听三更鼓。今年更把明年补。总是一宵分。遂成两岁人。 通宵临镜好。细看如何老。看去不争多。争多能奈何。 〈念奴娇〉咏愁云: 问愁何物,记当初、那里和伊相识。惯认眉尖寻旧路,误我花朝月夕。 向壁搔头,栏杆倚遍,倦眼慵春色。平芜大地,一齐颦皱如尺。 正苦白发频催,无端万绪,牵我肠应直。户掩黄昏刚就枕,恶梦更番突入。 斥去还来,除非拌饮,醉死华胥国。酒多晨困,又将前病添剧。 耿逆作乱,要西仲降,不应,囚之三年。初入狱,梦头飞去,既出狱,复梦头飞归。 妻蔡氏步仙捷通经籍,与同患难,后寓钱塘家焉。女瑛佩,适闽县诸生郑郯,皆能词 。
○翁宗琳词
■ 少小繁华,那时节、金陵家住。谁不道、教坊第一,妆成人妒。 恨被五陵年少累,因教侬作商人妇。别离来,思昔又思今,泪无数。 前欢笑,罗裙污。后冷落,容颜故。抱琵琶遮面,感君相顾。 今欲招邀弹一曲,不妨心事弦中诉。奈空船、月白与江寒,难虚度。 董琴虞平章大令,曾于舟中诵是词,时校书曾月仙在侧,大令诵且解,未终调,而月 仙泪簌簌下。嗟呼,湿尽青衫,何怪当年司马哉。词为闽县翁玉樵宗琳作。芑川云。
○迦陵填词图
■迦陵填词图为释大汕作,掀髯露项,旁坐丽人拈洞箫而吹。是图近日有刻本,其中 洪稗畦、蒋铅山二套南北曲最佳。昨在都门于袁筱坞保恒侍郎处见其原卷,抽妍骋秘 ,词苑大观也。惜大汕人品不堪,宗风扫地。以工为秘戏图,得当路欢心,卒以违禁 取科毙于法。详王渔洋分甘馀话。此图出其手,是一大玷耳。
○吴衡照语
■吴子律衡照云:〔词患堆积,堆积近缛,缛则伤意。词忌雕琢,雕琢近涩,涩则伤 气。〕又云:〔言情以雅为宗,语艳则意尚巧,意亵则语贵曲。〕又云:〔词八百二 十馀调,二千三百馀体,红友词律录止六百六十馀调,千百八十馀体。〕然余读竹垞 词综凡例云:〔葆芬舍人辑词●计一千调。〕余所见未经采入者又百馀,然则不止八 百馀调矣。
○论学稼轩
■学稼轩,要于豪迈中见精致。近人学稼轩,只学得莽字、粗字,无怪阑入打油恶道 。试取辛词读之,岂一味叫嚣者所能望其项踵。蒋藏园为善于学稼轩者。稼轩是极有 性情人,学稼轩者,胸中须先具一段真气奇气,否则虽纸上奔腾,其中俄空焉,亦萧 萧索索如牖下风耳。吴子律曰:稼轩长短句十二卷,元大德己亥孙粹然、张公俊刊于 广信书院,曾于知不足斋见写本。
○彭羡门填词
■彭羡门填词,字之多寡,音之平仄,多所出入,迦陵亦然。
○湖海楼词后
■余题湖海楼词后云:〔善权山上诵经苦。别如来,莲花座下,人间小住。〕相传迦 陵为善权山诵经猿再世,见鹤徵录、莲子居词话等书。
○仇远词
■金匮孙平叔尔准制军在闽时,曾刻无弦琴谱,乃宋钱塘仇远山村箸。山村在宋为名 家,张翥、张雨、莫维贤,皆在门下,其词则绝少流传。合较周公谨绝妙好词、朱竹 垞词综等书,不过三四首。平叔为太史时,得于永乐大典凡一百一十九调。中如越山 青云: 四月时。五月时。柳絮无风不肯飞。捲帘看燕归。雨凄凄。草凄凄。 及早关门睡起迟。省人多少诗。 〈更漏子〉云: 栋花风,都过了。冷落绿阴池沼。春草草,草离离。离人归未归。 暗魂销,频梦见。依约旧时庭院。红笑浅,绿颦深。东风不自禁。 丰神一何旖旎。山村家钱塘西城脚下,今呼仇家园。先新叔华田尊青曾经其地,云园 出苋,绝佳,鬻者称为仇园苋。先叔长于诗,中年即死,其稿多散佚。余记其宿白沙 云: 一塘凉月浸芦花。摇曳舵声过白沙。此去中州几千里,此间犹算来离家。 又咏萍调寄〈凤栖梧〉末云:〔从此离愁生不数。杨花应悔低飞误。〕
○林章词
■福清林初文章,万历元年孝廉,诗词有盛名,然遗集不传,述庵明词综只录孤鸾一 首。余读莲子居词话,又得〈长相思〉云: 江南头。江北头。水满花湾花满洲。花间是妾楼。 郎东头。妾西头。妾处春波郎处流。劝郎休荡舟。 初文负大志,尝献书阙下,不报,归而卜居华林园侧,亭树池馆之胜,金陵无出其右 。子君迁、古度皆能诗。古度,字茂之,号那子,尤杰出,尝以挝鼓行见赏屠隆。儿 时佩一万历钱,至老不去身。又有江东父老小印。
○二丁词
■二丁竞爽,澹汝炜、韬汝●。时有词兄词弟之称。澹汝尤以小调见长,所著紫云词 中,如〈钗头凤〉云: 春如酒。花如绣。恼人天气清明候。茶縻下。鞦韆架。 东邻娇女相招游冶。怕、怕、怕。 罗衫旧。腰肢瘦。风情困似三眠柳。山盟话。都成假。 待伊来后,揉将花打。罢、罢、罢。 〈诉衷情〉金陵怀古云: 胭脂冷落六朝妆。苔井久荒凉。休问景阳殿阙,禾黍满宫墙。 怀晋宋,忆齐梁。总堪伤。一双社燕,几阵昏鸦,过尽斜阳。 〈更漏子〉江夜舟行同韬汝云: 背孤衾,听急橹。耿耿无眠凄楚。江国路,几秋残。无如此夜寒。 云墨墨。风瑟瑟。空把栏杆暗拍。天渺渺,水茫茫。无如此夜长。 与北宋人真堪把臂入林也。澹汝由漳平教授,官湖北廉访,治甓园,延宾客。竹垞、 园次、纬云、蘅圃诸公,朝夕唱和其中。酒酣以往,艳歌一曲,引商刻羽,宠柳眠花 ,其风流真难数数觏也。所得诸姬赠物,封诸一箧,题曰情价。澹汝尝泊舟庐陵张家 渡,夜梦身在全州,买舟作匆匆他适状,苏东坡追送江游,歌词赠别,词调〈杨柳枝 〉云: 烟雨微茫二月天。水山连。征人晓立瘴江边。默无言。 十里长亭新柳色。伤心碧。客中别客最堪怜。是坡仙。
○刘家谋词
■戊申,予依刘芑川家谋于东宁,唱和颇多,芑川有斫剑集,短调如〈钗头凤〉云: 窗前雨。窗中语。一般牵引无头绪。风声恶。钩声作。 有人偷傍,水晶帘箔。莫、莫、莫。 天将曙。人先去。乱啼乌臼真无趣。丁宁约。慇勤诺。 月圆时节,再来休错。确、确、确。 又云: 惺忪境。伶俜影。自家安慰无人省。秋眉结。春心热。 病容消瘦,怎禁摧折。撇、撇、撇。 眠方醒。更还永。锦衾错怨熏笼冷。人久别。书重叠。 一鞭归骑,绿杨时节。说、说、说。 长调如〈金缕曲〉寄李少棠敬云: 空自伤心起。叹古来、英雄豪杰,都归蒿里。究竟未能低首坐,一片热肠难死。 况浊酒更为驱使。百尺危楼天汉上,看无边浩浩东流水。水有尽,愁何已。 君家衮衮名门子。却少年、激昂慷慨,胸襟如此。 黄肖岩谢枚如风流还绝世,俊爽又如程石夫李星村。莫掉臂,但为名士。 勉力同担天下计,笑鲰生宫与人俱鄙。岭海外,素餐耳。 寄黄肖岩宗彝云: 往事休提起。到如今、停云天外,伤心无已。屈宋九原呼不出,涸尽沅湘千里。 更何处滋培兰芷。欲说自惭还自叹,空满腔热血如流水。后望者,茫茫耳。 伯舆只道缘情死。却又能、耽吟纵酒,自家料理。 侠骨柔肠齐迸出,儿女英雄谁是。奈绝调无人识此。 快婿东床君所喜,便有成未免头巾气。臣狂处,难及矣。 自注:大儿为君婿。皆可以右挹苏、辛,左联秦、柳。芑川与其妇詹氏伉俪极笃,余 尝见计偕入都寄内四绝云: 栏杆十二对银河。携手无因奈别何。一样团圆好明月,他乡不及故乡多。
功名得失总须归。莫更相思怨锦帏。到底红颜能似旧,梦卿消瘦梦卿肥。
春风吹绿柳梢头。节序关心泪两流。便得浮名了何益,又添离别又添愁。
锦衾冷拥月痕斜。梦断云山万里涯。惟有客心清似水,不曾贪折异乡花。 其枕边听雨调月上海棠中云:〔滴滴閒阶,屡惊人枕边双睡。〕又云:〔生怕庭花, 怎禁伊几番敲坠。妆台人,偏只关心茉莉。〕想见深夜梦回枕畔喁喁时也。
■ 怒发挂冠,恨血沾襟,郁勃难消。问能飞将军,是谁李广。 横行青海,几许天骄。未缺金瓯,空捐玉币,为甚和亲学汉朝。 多时累我,胸中磊块,索酒频浇。 谁图无限忧焦。忽眉舞神飞在此朝。 看磨刀水赤,人心未死,弯弓月白,鬼胆先飘。袯襫同袍。 犁锄当戟,不待军门尺籍标。腥臊涤,听欢声动处,万顷春潮。 此调〈沁园春〉,乙巳芑川所填,感事作也。是时海氛方棘,彼族逼处城内鸟石山, 居民义愤同仇,几如广东之三元里。而徐松龛继畬中丞,力持和议,极意与民为难, 而俎上之肉,惟其所欲为矣。嗟乎,登楼一望,秋风四起,海水滔滔,逝将安止,安 得携一斗酒,濡大笔,复填此等词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