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宣化府部杂录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百六十四卷目录

 宣化府部纪事三
 宣化府部杂录

职方典第一百六十四卷

宣化府部纪事三

《镇志》:明太祖洪武二年春,参政傅友德及元脱列伯战于宣德,败之。友德率步骑屯朔州,遂巡太和岭以北至宣德府。值元将脱列伯南下进击,遂败之。征虏将军常遇春兵至开平,都督汪兴祖兵至兴和,元主入于应昌,遂取之。因置开平卫指挥使司,兴和、怀来俱置守禦千户所。
《明外史·李文忠传》:文忠拜征虏左副将军,与大将军分道北讨。以十万人出野狐岭至兴和,降其守将。进兵察罕脑儿,禽平章祝真。次骆驼山,击走平章沙不丁。次开,平降平章上都罕等。
《镇志》:洪武三年春三月,北平守禦华云龙攻下云州,获元平章火儿忽答右丞哈海至是文忠等又率师出野狐岭,降其守将。至察罕脑儿,擒其平章祝真。次白海子之骆驼山,元太尉蛮子平章沙不丁、朵儿只八剌等拒战,败溃。进攻红罗山,杨思祖等一万馀人皆请降,遂进。次开平,获元平章火都罕等。知元君以疾殂于应昌,因进师克之。时郡县皆附。因徙其民如居庸关,遣将卒守之,名:宣德,曰:宣府。
洪武四年,赐元遗臣玺书。元臣驴儿有众万馀,数窥伺塞外,至是入居宣德府之常峪。上以玺书谕之曰:三月间罕帖儿火者归,言将军驻常峪,又将移营东去。将军能事幼主,自世间美事,忠臣之道也。但恐幼主失所。群臣中强者自立,弱者从之,将军能忘君以事雠乎。驱兵向之,又恐力有不赡。何若通使于我,结大丈夫之知,他日遇难,相托为依,庶进退有据也。洪武二十五年,都督刘真、指挥使李彬来行障塞。历宣德、兴和、云州、大兴、保安、龙庆、怀来诸处,度量城隍,增设险隘。分拨戍守画示屯种,边人赖以无恐。洪武二十六年,置宣府前左右三卫于宣德,置万全左右二卫于宣平,置怀安卫于怀安废县。俱领以指挥使。并开平、兴和、怀来卫,所隶北平都指挥使司。洪武三十二年秋八月,地震。
成祖永乐七年,置镇守总兵官,佩镇朔将军印,驻镇城。
永乐十一年,置隆庆州及永宁县。〈又〉谢定住广昌所人也。永乐十一年,其家失牛。母周氏抱弟婴子往寻。时定住方十二岁,随行。至村西,一虎跃出,噬其母。定住,以牛鞭击退,取弟抱之,扶母而行。虎复随至,啮母颈,仍以鞭击退,行数步,虎复噬母右足,定住又以石击之,虎遂去。母子三人获生,里人惊异之。
名山藏永乐十二年二月庚寅,车驾发北京。皇太孙从行,戊戌驻跸宣府。上从容教太孙,太孙所对,皆合上意。
《镇志》:永乐十二年,礼部尚书赵羾来辑迁民。时隆庆、保安、永宁州县,虽命创置,尚无编户。至是始迁内地民实之。乃命羾来安辑。羾至,披荆棘,立坊市,画田亩,布约束。二三载,遂为都会之区。是年置保安卫于废州,置美峪守禦所于美峪。
永乐十三年,发内郡民丁转饷,时宣镇军饷缺乏。诏发山东、山西、河南及凤阳、淮安、徐邳等处民丁十五万,运粮赴镇。各给行粮脚价,仍免差役一年。是年复置保安州,置永宁卫,置保安右卫,治顺圣东城。永乐十五年秋,大有年。
永乐十六年,改怀来所为卫。革北平都指挥使司诸卫所,直隶京师。
永乐十八年夏六月,大水。
永乐十九年,令罪人来输粟,自赎。以本镇所属地方多缺军粮。特令法司囚人运粮自赎,杂犯死罪五十石,流罪三十石,徒罪八石,杖罪六石,笞罪四石。又令各府州县民,运本镇粮者,各免差役一年。有犯徒杖罪者释之。其官吏犯赃输粟本镇者,减还官正数一年。
永乐二十年,户部尚书夏原吉来稽军饷。时议北伐廷臣方宾、吕震、吴中等以为宜先养民,宾复言粮储不支,遂召原吉对曰:仅给将士之费,不足以供大军。即命原吉至开平,稽视军饷。至则具数与宾同,上怒。急召原吉还,宾惧自杀。原吉至,系内官监仁庙,登极解缚释之。是年,弃兴和徙其守禦所附宣府。是秋,大有年。
《杨慎外集》:童瑄字碧,瑄号玉壶,以明天文。召入,扈从。成祖北征至野狐岭,上有碑识云岭。去天十八里,其寒裂肤。此地极北,紫微北斗已向南观。
名山藏永乐二十二年四月,以亲征发北京。六月庚寅,次榆林川,上大渐。辛卯,上崩。大学士杨荣等秘不发丧。驰计皇太子,命皇太孙驰讣开平迎龙舆。乙酉龙舆次雕鹗,皇太孙至,始发丧。
《镇志》:宣宗宣德元年,诏镇兵番阅京师。永乐间,镇兵数从征伐。武事练习承平既久,渐以废弛。于是诏宣镇分兵春秋二番,较阅京师。
宣德三年,诏增京操军月廪。先是洪熙元年,令镇兵番上京师操练,月每人支粮四斗。至是又选镇兵入京,如洪熙制。除家给正粮外,月支行粮各三斗。又令在边卫所旗军,月粮文书到仓。过二月不支者,折支钞锭。是年夏六月,大水。
宣德四年,镇朔大将军阳武侯薛禄来行障塞。上疏言开平自大宁弃后,孤悬寡援,饷道艰阻。移卫独石为便上下其疏,朝议难之。禄因请回,面陈其详。遂移卫独石。是年春三月,饥官赈之。秋有年。
名山藏宣德五年四月,阳武侯、禄丰城侯贤筑独石。云州、赤城、雕鹗堡赐之出车。五月之诗,六月独石。云州赤城雕鹗城堡成,遂弃开平。十月阅边癸未,见宣府总兵谭广于泥河,赐绮纱。
《镇志》:宣德五年,驾巡边,至宣府,还。是年置万全都指挥使司,以都指挥使掌司事,都指挥同佥贰司事。徙居庸关。隆庆右卫,附怀来,隆庆左卫附永宁。割大同之蔚州卫及广昌所来属,弃开平,徙其卫治独石。又命大臣督饷给。开平时令岁运开平粮四万石,自京师至独石,立十一堡。每堡屯军一千名,各具运车,以六十日为限。其开平备禦官军,轮班于独石搬运。仍令都督一员,领军防护。伯一员,总督。次年又令五军操备井彭城永清左右三卫旗军摆堡攒,运粮料一十万石,赴独石等处,以武职一员,把总提督。
宣德六年,置龙门卫于废龙门县,置龙门守禦所于废县之东庄。
名山藏宣德九年九月,上巡边。出居庸关,至怀来万全。
《镇志》:英宗正统元年,隆庆木连理。
正统四年夏六月,大水。官赈之。
正统五年,春饥,秋有年。
正统十二年,令岁运粮直给军。每岁运银十五万两。于宣府籴买粮料。又令万全都司所属卫分,不分旗军,月支米一石。米与折色银布,间月关支。如闰月,全支米。又令宣府夜不收军,士月添支口粮二斗。名山藏正统十三年,巡抚大同。宣府右副都御史罗亨信奏。塞卒劳边,岁无宁日。馀丁无他生业,惟事田作而已。今计一岁得尽力南亩者,十无八九。盖每岁正,塞卒候接使臣,二月出境,三月始得就田。七月又复采草,八月以后修关备边,十月又将迎接使臣矣。边地砂碱硗脊,霜早雨迟,收穫甚薄。听之自食犹虑不足,若徵其税,必致逃窜。昔太宗皇帝诏辟边土者,无徵,皇上初年亦有是命。今大同宣府所有新辟,户部遣官经量,人除八十亩外,馀地每亩徵税五升,臣窃谓为户部者,但知积粟实边,孰知守边在人心。人心不固,谁与共守。乞罢其役。上嘉,纳之。
《镇志》:正统十四年春,地屡震。
代宗景泰元年夏,诏京营兵来屯。先是少保于谦议守紫荆白羊口、倒马关,发京营兵二万,分驻涿、易真。保定。有警,则涿兵援白羊,易保定兵援紫荆,真定兵援倒马。大急则诸道齐出邀击。至是镇人告急乃发。驻涿五千人备白羊以东。又镇朔大将军、昌平侯杨洪来行障塞。工部尚书石璞来督军务。都督董斌来修复八城。初,给事中叶盛言,今日之事边关为急。往者独石马营不弃,则六师何以陷土木,紫荆、白羊不破,则敌骑何以薄都城。至是少保谦请令洪行视障塞,且同总督尚书璞等商确,北路八城若可修复,遂便宜行事。洪璞因上言八城俱宜修复,须责委任事之臣专督其事。事下会议,礼部尚书王宁以为宜。且弃置以俟馀日。专力永宁、怀来,以通宣。大少保谦抗,疏曰:独石诸城,边境藩篱,京师屏蔽。不可自馁,以资雠敌尺寸进退之机,安危治乱之所系也。且当干戈扰攘之时,尚宜慎守封疆。况平居无事而可自戚土地耶。上意大决,乃召斌来督工役。
景泰三年,令京营兵来转军饷。时令五军等营拨军七万,运粮十万石于怀来,每人给脚银三钱。又令口外旗军照旧支月粮一石。又令报效舍馀有冠带者,月支米一石。无冠带有家小者,八斗。无家小六斗。又令各边老幼残疾屯军,俱令守城把门,月支米三斗。从之。又诏参政叶盛赞理独石军务,独石诸城屡事修复,未见安辑。盛至,因上兴革事宜八条行之军民,大便盛。复立社学,以教子弟。置医药以济疾病,立义冢以瘗死亡。设暖铺以便行旅,均蔬圃以给将士,制度品式,纤悉具备。
景泰四年,兵部侍郎王伟来行障塞。伟即保安州人,初为少保于谦所知,以御史迁兵部,职方司郎中。一时奏牍多所草定,谦引使佐己。至是擢侍郎。诏出宣大。稽考军饷,察访人情,审度形势,规画事宜。伟一一密具方略付谦,士大夫多重之。是年夏,大旱。
景泰五年春正月,积雪。恒阴二月,饥,官赈。秋,大有年。云州产嘉禾,一本三穗、五穗者甚多。
景泰六年,令法司罪人来运军饷有差。凡法司罪囚领运通州仓粮,赴宣府。不完者,发巡抚官处减半。自备米,纳宣府。斩绞罪,二十石,流并徒三年,十六石。徒二年半,十三石五斗。徒二年,十一石。一年半,九石。一年,六石五斗。杖每一,十四斗。又令土木榆林摆站。有家小军士,月粮给八斗。是年夏六月,大水。
英宗天顺八年五月五日,大风。飘屋瓦,拔木。
宪宗成化三年,置游击将军。前此游击领京营兵截战。至是选精锐土兵,统以游击,号称前锋。
成化六年夏六月,大水。次年春,饥。
成化八年,设兵戍守葛峪、大小白阳、常峪、青边、赵川六堡。置协同参将统之。寻革去。
成化九年,定镇兵月饷,凡宣府选操上班舍人,照操军例,月支粮一石。选操旗军,照边军例给之。其在边夜不收,月粮添为五斗。
成化十二年秋七月,黑眚见。其物黑小,金睛,修尾,体状类犬。行疾如风,多自户牖入。遇者辄昏迷,惊扰或身面被伤。人乃夜张灯持刃防之。
成化十九年春三月,地震。冬旱,无雪。
名山藏成化二十年正月庚寅,京师地震。是日,宣府、大同、辽东,地皆震。宣府裂,涌水。居庸关一带,城垣墩台驿堡多溃裂,人有压死者。二月命余子俊兼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总督大同宣府军务,兼督粮储。《镇志》:子俊至镇,选将练兵,垦田备饷,造战车、利兵器。既具,乃上言:臣先巡抚延绥时,曾筑长城。或斸山为墙;或立墩挑堑,西人至今赖之。今宣大地势平衍,过于延绥。筑城为险,尤不可缓。乞朝廷不惜小费,成此大功。诏许之。
成化二十一年夏,诏京营兵来助塞役。总督侍郎余子俊奏:筑宣镇塞垣,虑兵力不足,乞发京营兵来助。于是朝廷命都指挥顾纲率二万人至。子俊分布就役,宣人谓得勤兵息民,均劳谨要之意。是年春正月,星陨有声。秋八月,大有年。
孝宗弘治元年,令边镇上险易图志,查得诸司职掌。凡天下要冲及险阻去处,各画图本并军人版籍,须令所司成造送部,务知险易。今将该造图本及管军户口、马骡文册,定为限期。在京并北直隶卫所,大宁、万全二都司,限二月终。其馀各都司,俱量远近定限。一体造报。违者问罪,著为令甲。
弘治二年夏,麦大熟。
弘治三年,诏会计军饷,今万全都司所属卫所官军,俸粮折色,照大同例。每年会计山东、河南并大名等府,税粮折布,户口、食盐、钱钞擿拨,解赴管粮官处支给。又令沿边征哨,并按伏备堡等项。官军出百里之外者,俱日支口粮一升五合。都指挥与把总等官,日支廪米三升。备禦官军,日支行粮一升七合。马日支料三升,草一束。在营草料住支,如在百里之内,起关滥支廪米行粮口粮者,听抚按官参奏。又令镇巡官巡边,不得多带人马,滥支粮料。
弘治八年夏六月,大旱,饥。
名山藏弘治十年六月,命户部左侍郎刘大夏,兵部左侍郎李介俱兼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整饬大同、宣府兵粮。
《镇志》:大夏召边上父老,日夕讲究,遂得要领。一日揭榜通衢云某仓场缺粮草若干,每石、束给官价若干。封圻内外官民、客商及中贵子弟但愿报告者,米自十石以上,草自百束以上俱准,甫两月,仓场俱有馀积。盖往时籴买,须粮千百石,草千万束方准。故势家争相为市,转买边堡军民。粮草以应自此法立:有粮草之家,即得报告。势家无从市易,公私无亏,军民无扰,而宦势亦无怨谤。
弘治十三年,分守北路。宦官唐禄请于沿边筑凿墩堑以阻敌侵,报罢疏略,曰:禦边莫先设险。设险在于添墩,欲于沿边里筑一墩,墩配七卒,中空凿堑以阻侵轶。墩备火石以事徂击。役夫三万,期工七年可成也。时兵部尚书马文升、给事中蔚春交论之,以为不可。文升曰:禦敌之道,在于士马精强,将帅谋勇。修边之役,止遏鼠窃而已。宣镇迩值多事,行伍罢弊,正宜休养,以作战气忽遽。兴此大工,不惟人心嗟怨,恐有他虞。春曰:敌若拥众,一墩七卒必不能敌。且边地风沙,纵使挖掘堑沟,亦恐易为漫没。又本镇游兵不踚三千,而役夫三万,期功七年,非惟无益,害则随之。弘治十八年春二月,地震。武宗正德元年,右都御史刘宇来督军务。宇旧以佥都御史巡抚大同。至是边报急甚,吏部尚书马文升荐宇乃进右都御史,总制宣大。未几召入。宇因依附权宦刘瑾,得为兵部尚书,代许进云。
正德四年,增置游击将军,选锐卒三千领之。视旧游兵营例。
正德五年,兵部侍郎文贵来督军务。户部侍郎胡汝励来理军饷。汝励知刘瑾意在富边曲为阿附,遂下令搜粟、丈量屯地顷亩,溢增粮额,严限追徵。闾里骚然,咸不自保。瑾败,乃自杀。
正德六年,诏镇兵南征霸州贼刘宠等,起自畿甸,流劫郡县。讨之,不克。至是调镇兵南征。是年,黑眚见。正德十年,诏镇兵入宿卫。时徵镇兵六千馀名,同辽东、大同、陕西各六千,操练京师,充宿卫京师,因号曰:外四家。其京营兵六千则命二游击将军统之。岁番戍于宣,操备焉。
正德十一年冬,令拣阅镇兵。时总兵官朱振以军中司伍强弱相杂,会抚臣疏。请检阅精壮者为前营,次者为后营。前营出战,后营为援,从之。
名山藏正德十二年十一月癸酉,上驻跸大同,戊子还至宣府。十二月丁亥,上迎春。宣府以大车数十,使僧与女共载。女执毬车驱之毂击僧首,相触或堕,上大乐焉。
《镇志》:正德十三年正月,郊祀。车驾出关,幸宣府。二月,以太皇太后崩,还京。六月,复北幸宣府,驻师数月。乃西历大同、偏关、榆林,至十四年二月始还。
正德十四年,兵部侍郎冯清来规边务。户部侍郎郑宗仁来理边饷。先是十二年,毅皇巡边,即命清规画边务,宗仁总理边饷。至是召宗仁回,仍留清。以驾还京,故也。是年春二月,饥。
正德十五年秋九月,地震。
正德十六年春三月,大饥,人相食。
世宗嘉靖元年,诏革滥升职爵。凡宣府赐姓人员及见犯罪冒姓者,各复本姓。其取到留用者,不分官职大小,各回原卫原籍,带俸閒住。但因赐姓,义子荫升职爵,兵部尽行查革。凡宣府近倖之人,献谄希恩,盖造镇国总督府、老儿院、皇店等项,便著抚按官,逐一查勘。或拆毁改正,或存留别用,或变卖还官。官匠人等,有因盖造升官者,亦就查革改正。又诏军门办事害人者,罪勿赦。凡先在军门办事,如宣府指挥张玺、张纶及掌案写字等项人员,宫动、赵贞、殷大安、王缟、王缜、陈贵、庞玺、晁用、郑曦、贾铭、高濙、朱凤翔管皇店。千户赵锦、姚俊俱倚势生事,蠹政害人,内外军民怨入骨髓。本都当处死,姑从宽。各连当房家小押发两广烟瘴卫分,永远充军。其馀跟随办事管店助恶,有名小班答应旗校人等,锦衣卫还拿,送法司究问。中间罪恶显著者,一体押发两广烟瘴卫分,永远充军,家小随住,俱遇赦不宥。
嘉靖二年,镇城市楼灾。
嘉靖三年夏四月,地震。
嘉靖六年秋,隆庆州城南嘉禾生。国学生李文会地顷馀,一茎双穗者,三之二。
嘉靖七年,滴水崖兵乱。副总兵刘渊平之滴水崖军人贾鉴钱保等,与市商讼,不胜。因激怒众曰:我辈出死力捍地方商,非土著人坐肆纲利,反蔑我辈耶。遂聚围商居,掠其货,纵火焚仓场、婴城。且曰兵至即北走。时官兵在境外焚荒,巡抚都御史刘源清闻之大骇。密遣人至境外,檄副总兵刘渊、参将李彬,曰:事已无,归镇便可出间道禽滴水诸恶也。渊彬驰赴之。其作乱之二日,兵即至城下。彬部卒飞石坠其陴,众遂附登已。而渊至,呼曰:兵一入,杀止乱者邪。又得禁焚掠邪,乃止。因令城中曰:抚台已得情。禽止鉴等十八人,馀不问。鉴等多自杀。门开,整兵入。禽未死数人,送镇,斩之。
嘉靖八年春二月,镇城御史行台灾,办事监生书吏各焚死一人。
嘉靖十年夏六月,地震。闰六月,镇城、怀来、隆庆大水,伤禾。
嘉靖十二年秋八月,星陨。九月,地震。
嘉靖十三年冬,诏镇兵西讨大同。士卒素骄、恣、玩法主帅李瑾意欲振励,凡一切军令,务为严明。士卒惮之,乃谋乱,瑾遂遇害。朝廷命兵部侍郎刘源清都督,却永提督镇兵并保定、辽阳、延绥诸营将士,往讨,及得罪人始罢。
嘉靖十五年秋七月,蝗。
嘉靖十六年秋七月,蝗。人捕而食之,遂止。
嘉靖十八年,兵部尚书毛伯温来督军务。兵部尚书翟銮来行障塞。时边报叠至朝,议伯温总制四镇兵马已,而驾幸承天府,特申命銮巡行九边,劳抚诸将士,銮以宣府、京畿、重镇,首至留,数日竣事去。是年秋七月,镇城大风,拔木。嘉靖十九年春三月,大旱。
嘉靖二十年春,饥。〈又〉德徖秦晋间僧。少游燕代至隆庆州,居应梦禅林,日诵法华经数卷。嘉靖辛丑,道士张雄以妖幻鼓惑愚民。据青峰砦为乱,胁徖从之。徖至,骂曰:圣朝容我辈脱赋役之累,各向宫院为国祝釐,乃为此事耶。贼贻害不细矣。雄怒,令缚出就斩。徖曰:我以善死,死虽速,不谓死。汝以恶死,死虽少迟,然死固已久也。因遇害。张雄,燕代间人,也少从道士郭冲游,尽得妖幻术。冲死,雄以其术,自神卜地隆庆之青峰砦居焉。时有僧王姓者,慕其术,往从之。州人刘伯川、赵天禄辈相语曰:王故异僧,尚投礼张师座下。我等何不朝夕尊奉求利益耶。由是闻风而趋者日众。聚且千人,雄乃为异图,自拟王者,服色用黄。出铁印,署伯川辈伪职守备都指挥。丘陵知州事辛住闻变,谋曰:是不可使滋蔓也,亟锄之。便因使军人徐龙等以次往从,实为内应。陵兵继至,擒雄等四十人。其类多投深涧死。于是送雄等诣镇,伏诛。
嘉靖二十一年,兵部侍郎翟鹏来督军务。时边警屡报。总督侍郎鹏奉命至镇,遂调辽东、延绥、宁夏及真保定客兵凡十营,分布宣大险隘,过秋乃还。而土兵专令乘塞一年,诏运京粟助边。总督尚书翟鹏以年饥,边军大困,乞运京米二十五万石济宣大,诏从之。宣府运十万石,大同运十五万石。鹏又以宣府近京,大同路远,不便转输,乞将宣府客兵银两运给大同,每石折银一两。其该运大同十五万石尽留宣府,为客兵用,二镇俱便。于是庙堂协议,永为定例。是年隆庆、怀来大水。
嘉靖二十三年,都御史王仪请修宣镇要冲墩垣,配兵乘守,从之。〈又〉王三,大同人也。嘉靖甲辰冬,引众寇蔚州。回,过顺圣城北,三以数十骑𨙫水地堡,自称名曰:我大同王三也,素豪杰尔。宣人曷不知敬我,其速饮我酒,毋慢。时大同参将张凤以援兵驻堡中。堡人刘伏𤣱者,老矣。私谓其子曰:即禽,是张在堡,必不破也。乃具酒匍匐以献。三痛饮,渐至醉。瞆𤣱犹顿首,示怖。三乃麾其骑令却毋前,𤣱复恳曰:畏刀耳。三见其诚。业已老易之,解所佩刀掷远地,稍前就。𤣱𤣱佯酌酒,拉之入堡。堡人皆鼓噪登陴,凤亦令士卒举炮。馀寇立视良久,去。于是抚镇槛三致京师伏诛。
嘉靖二十四年,兵部侍郎翁万达来督军务。时边方多故,军政废弛。万达至镇,乃并民堡,省客兵,抡将材,调军食,诘奸细,谨关梁,拣骁勇,集谋议,相度险夷,补塞隙漏,极劳,瘁云。是年春正月,地震。
嘉靖二十五年,兵部侍郎翁万达请酌缓急,修筑塞垣。从之。疏略曰:二十三年,都御史王仪所筑之塞已半隳隤,而诸处地为敌冲,未经措画者,更不为少。议以西路张家口、洗马林、西阳河为最冲,为垣。七十五里有奇削崖垣。二十二里有奇堑如之。西路柴沟渡口。中路葛峪、常峪、青边、羊房、赵川。东路永宁、四海冶为次冲,为垣。九十四里有奇堑,十之二敌台。月城九十一垣,高阔以二丈,顶收以九尺。外堑深阔以一丈五尺,底收以一丈。内堑深阔以一丈,底收以五尺。敌台阔视垣加二丈,高视垣加五尺,为式。急冲鸠夫聚役,次冲以待防秋即役戍卒。
嘉靖二十六年,翁万达请修北路次冲墩垣。从之,疏略曰:宣府诸垣既完,则北路次冲亦宜举役。议自独石兔儿墩,起南至赤城野鸡山,止为垣八十六里,有奇堑如之。敌台一百七十有三,铺屋如之。规制大略,无减前画,而役以镇兵,不急其程,务求其济云。是年秋,隆庆雨雹。
嘉靖二十七年,秋有年。
嘉靖二十八年,翁万达请筑内塞,从之。疏略曰:宣府垣役始西中路者,先所急也。东北二路限于财力,又朵颜支部巢处,其外尚能为我藩篱,故迟而未举。今西中路塞垣难犯,而朵颜支部为敌逼徙,则二路之急,视前数倍也。夫二路边七百馀里,马步卒不三万,即皆为垣乘守,莫及兵分于地广,备疏于无援,此臣之所惧也。拟自东路之新宁墩,而北历雕鹗长安岭龙门卫至六台子,别为内垣。一百六十九里,有奇堑如之。敌台三百有八,铺屋如之。暗门一十有九,以重卫京师控带北路。又东路镇南墩,与蓟州火焰墩,中空未塞而镇南而北。而西至永宁、新宁墩,亦原未议塞,俱宜补筑成全险也。
嘉靖二十九年,兵部侍郎郭宗皋来督军务。初宗皋为巡抚都御史,以东路近京师,当为屏蔽计。因会同侍郎万达,率轻骑循白河而东,遂出塞。登高山下视之,知永宁之镇南墩,去蓟州之火焰墩,不三十里,无塞垣。乃即令修筑相接,其山下有可耕地万顷。又因地形,城宁远、清远、靖远三堡,募军卒耕戍之。军卒称便。是年春三月十九日未时,大风拔木,黄沙蔽空,画昏晦不见。至夜分少止,同日,京都风拆正阳门外大坊。嘉靖三十三年,令输京粟赈边兵。是年大水,伤禾。镇城斗米值银五钱,极边堡八钱。虽月给折银,无从籴买,军多饥死。总督尚书许论累疏,请乞京运以赈。上从之,令输京粟十万石,贮居庸、怀来仓,分运各城堡给军士,仍计价直,于应发本镇年例银内扣除。是年春二月,饥。夏六月,大水。坏屋庐,淹禾稼,人畜压溺死者甚多。时亭障城墉颓十之六,居庸尤甚。其山石坠下,填塞郭门,不能以路。
嘉靖三十四年春三月,大饥,人相食。诏发帑金赈之。嘉靖三十五年,兵部侍郎江东疏请修筑南山联墩,从之。疏略曰:御史李凤毛所言,修筑南山以安畿辅,诚经国安边大计。宣府目前急务莫有过于此者。先任总督尚书许论与臣交代之时,亦拳拳以南山隘口逼近京畿,极系紧要,早宜修筑。为言随准巡抚。都御史张涣咨开,参议张镐相度过怀来、南山一带地方,居庸东北,自岔道西,抵龙爬山止,共隘口一十八处。长亘一百零三里五十步,自岔道东,抵四海冶镇南墩止,共隘口一十二处。长亘一百三十里零四十步,东西共计二百五十里折九万一千八十步。每百五十步,筑墩一座。每二十座空内筑小堡一座。令墩军取便携家,及邻近农家欲居者,听其通内地隘口应该设卒守把,以防奸细者,各添墩一座,其隘口应添大石墙或尾虎小墙者,各宜量势修筑。其军役人等,俱示以格式,分以尺寸,限以程期。其该用食米盐菜俱以时价折估。总计墩七百九座,墩房七百九间,小堡三十馀座,大堡七座,岔道城一座。共该用银一十万五千七百五十一两九钱三分五釐。等因俱属详尽。岔道城议设守备兵马并仓场,官攒相应。依拟内召募军人,拨给屯地等项,以次修举及查。本官素练戎务,习知敌情,相应升授兵备。副使无事,驻劄怀、隆防,秋移驻岔道。提调守备兵马,拒守新墩。该路参将协力战守。应援兵马听臣等,临期酌量缓急,再行督发。所据前项工程应用钱粮,有不容一日缓者。伏望轸念宣府时势之难,兵力之弱,南山一带实为居庸一带内口屏蔽,乞敕该部再加详议。各议拟上,请将前应用钱粮早赐解给。合用火器盔甲亦宜预发,参议张镐即赐升授,以便督理工程,整饬戎备。其岔道城添设守备兵马及仓场官攒印信,更乞俯赐俞允施行。
嘉靖三十六年夏六月,地震。
嘉靖三十七年,兵部尚书杨博请增筑各路墩台,从之。疏略曰:臣惟宣镇北路独石地方极为孤悬,比之大同右卫,其远近缓急尤为明甚。今自目前切要言之,第一在修饰城堡。其次则腹里。接火墩台,一方耳目。关系匪轻除原设不堪者,即行分巡佥事许用中。见今督修外,仍于独石城、马营沟,通马营大路。胡家庄、孔家庄,议添空心墩台二座。每座共高三丈三尺,上加女墙四尺,周围月城一道,外挑围堑一道。马营堡议添上哨,通君子堡。司家沟口、李树沟口、羊奶子沟口、二队沟口下哨。通松树堡,冯家科尖岭。儿本营迤南羊房堡,段家冲,西川九窠窖冲口,东北独石沟,通独石城大路,霍家庄共十座。云州堡议添夜收岭墩一座,高低广狭悉如独石之制。通共添墩一十三座,不惟足以制敌,居人行旅俱属便利。见今总兵官李贤在彼设伏合共严行。本官督并参将刘汉及操守等官,刻期完报,伏乞圣明裁定。是年秋八月,大雨、雪,树木多压折死。
嘉靖三十八年春正月至夏五月,不雨。虸蚄生,甫大雨乃尽死。自是雨连百馀日,庐垣多坏。八月复雨雹,平地水深三尺许,禾稼一空。
普真者妫川人,姓王氏。入金刚山修行,采药自服。禅定久之,乃得先觉术。一日呼其徒具饮馔已而贼数人入,乃亲为设几令,餍足仍出。所贮米菽恣取之。贼携所取者出,则环走山麓诘旦,尚不能就途。大加畏服,伏堂下曰:师宥我罪。真笑曰:物有定分,若辈无复为此。皆拜谢去。
《宣化县志》:神宗万历九年四月,地震三次,有声。万历十一年,疫。
万历十三年秋,大水。
万历十八年春,镇城大风,拔木。
万历二十九年夏,陨霜。
万历三十四年,大有年。
万历三十八年,大疫。
《保安州志》:万历四十二年,鸡鸣山崩,左阜劈裂千寻阔数十丈。
万历四十五年春三月五日未时,黑风西来,窈冥昼晦,居民张灯作食。
熹宗天启五年夏五月十五日夜子时,天鼓鸣,起西北止东南,声若巨雷。
天启六年夏六月十三日夜,地震如雷,坏民屋甚多。每日微动,月馀方止。悯帝崇祯元年夏,大旱。人相食。
崇祯二年春,斗米银一两,人相食。
崇祯六年夏四月,有虎伏于北关。守备许国泰率军丁围射之,伤一人去。
崇祯十一年夏四月,大雪。平地深三尺,麦冻,南山羊死殆尽。
崇祯十二年夏五月,大雨雹,起西北至汪源屯,伤禾数百顷。
崇祯十三年夏,大旱。斗米银一两,民食草木,树无完肤。冬十一月,南山寇夜入南关肆,劫焚铺舍。
崇祯十五年春,有红狼杀人甚众,民露刃防之。道路戒严,至次年方止。
崇祯十七年春三月十九日,闯逆兵西来从鸡鸣驿径过,有数十骑至城下索羊酒。居民惊窜。

宣化府部杂录

《水经注》:湿水出雁门阴馆县东北,过代郡、桑乾县南。〈注〉湿水又东径道人县故城南。《地理志》曰:王莽之道仁也。《地理风俗记》曰:初筑此城,有仙人游其地,故因以为城名矣。今城北有渊潭而不注,故俗谓之为平湖也。《十三州志》曰:道人城在高柳东北八十里,所未详也。湿水又东径阳原县故城南。《地理志》曰:代郡之属县也。北俗谓之北那州城。湿水又东流,又东阳水注之,出县东北泽中。北俗谓之太拔回水。水自源东南,流注于湿水。又东径东安阳县故城北。赵惠文王三年,封长子章为代安阳君,此即章封邑,王莽之竞安也。《地理风俗记》曰:五原有西安阳故此加东也。湿水东径昌平县,温水注之。水出南坟下,三源俱导,合而南流。东北径湿水,湿水又东径昌平县故城北,王莽之长昌也。昔牵招为魏鲜卑校尉屯此。湿水又东北径桑乾县故城西,又屈径其城北。王莽更名之曰安德也。魏《土地记》曰:代城北九十里,有桑乾城。城西渡桑乾水,去城十里,有温汤,疗疾有验。经言出南,非也,盖误證矣。魏任城王彰以,建安二十三年,伐乌丸入涿郡,遂北逐至桑乾,止于此也。
沽河南过渔阳、狐奴县北,西南与湿馀水合为沽河。〈注〉沽水西南流径狐奴山西,又南径狐奴县故城西。渔阳太守张堪于县开稻田,教民植种,百姓得以殷富。童谣歌曰桑无附枝,麦秀两岐。张君为政,乐不可支。视事八年,匈奴不敢犯塞。沽水又南,阳重沟水注之。出狐奴山南,转径狐奴城南。王莽之所谓举符也。侧城南注右会沽水。沽水又南,湿馀水注之。沽水又南左会鲍丘水,世所谓东潞也。
《山水记》:自八达岭,下视居庸关,若建瓴,若窥井。昔人谓居庸之险不在关城而在八达岭也。
《镇志》:四海冶本四合冶,以四水合流,故名。谓之冶者。古盖冶铸其地也,俗讹为四海冶。
温馀水出居庸关,东过军都县南,又东过益县北。夫边塞仰给于东南,水运不行于西北,盖从古病之矣。温水通漕,特居庸以东者耳。其西固未之及焉。近日有议其事者,遂亦寝阁。岂非劳费钜重,未易以奏绩耶。
清虚观在顺圣东城大王山绝顶,毁久。今于故址建龙王祠。祠中有泉,泉旁有芍药。花开径尺馀,颜色妍丽,人不敢折,折之生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