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江南志书高淳县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季春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三十三卷目录

 季春部汇考
  易经〈泽天夬卦〉
  诗经〈小雅出车章〉
  礼记〈月令〉
  尔雅〈月阳〉
  易通卦验〈太阳云〉
  素问〈诊要经终论篇〉
  汲冢周书〈时训解〉
  吕氏春秋〈季夏纪音律篇〉
  史记〈律书 封禅书寿星祠注〉
  汉书〈律历志〉
  淮南子〈天文训 时则训 六合〉
  大戴礼记〈夏小正〉
  说文〈辰月〉
  晋书〈乐志〉
  梁元帝纂要〈季春〉
  齐民要术〈三月事宜〉
  隋书〈礼仪志〉
  唐书〈礼乐志〉
  农政全书〈季春事宜 农事占候〉
  遵生八笺〈三月朔忌 三月事宜 三月事忌 三月修养法〉
  赏心乐事〈三月〉
  本草纲目〈采浮萍草〉
  酌中志略〈宫中三月〉
  直隶志书〈宛平县 良乡县 香河县 通州 昌平州 怀柔县 房山县 蓟州 永平府 清苑县 雄县 深泽县 肃宁县 任丘县 青县 庆云县 饶阳县 内丘县 宣府镇〉
  山东志书〈蒲台县 兖州府 城武县 济宁州 丘县〉
  山西志书〈太谷县 盂县 夏县 隰州 黎城县 广灵县〉
  河南志书〈仪封县 陈州 辉县 巩县 信阳州 固始县〉
  陕西志书〈白水县 岐山县 平凉府〉
  江南志书〈高淳县 长洲县 常熟县 嘉定县 崇明县 松江府 无锡县 怀宁县 徽州府 休宁县 巢县〉
  浙江志书〈嘉兴府 孝丰县 绍兴府 诸暨县 馀姚县 兰溪县 常山县 龙泉县〉
  江西志书〈武宁县 宁州 都昌县 湖口县 新城县 广昌县 泸溪县 瑞州府〉
  湖广志书〈崇阳县 云梦县 宝庆府 新田县〉
  福建志书〈建安县 仙游县 诏安县 海澄县〉
  广东志书〈始兴县 归善县 长乐县 化州〉
  广西志书〈隆安县〉
  云南志书〈南安州 鹤庆府〉

岁功典第三十三卷

季春部汇考

《易经》泽天夬卦

☱≡
〈本义〉夬,决也,阳决阴也。三月之卦也。

《诗经》小雅出车章

春日迟迟。
〈疏〉季春之日,迟迟然,阳气舒缓之时。

《礼记》月令

季春之月,日在胃,昏七星中,旦牵牛中。其日甲乙。其帝太皞,其神句芒。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姑洗。其数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户,祭先脾。
〈陈注〉胃宿在酉,大梁之次。姑洗,辰律,长七寸九分寸之一。

桐始华,田鼠化为鴽,虹始见,萍始生。
〈陈注〉此记辰月之候。

天子居青阳右个;乘鸾路,驾仓龙,载青旂;衣青衣,服仓玉;食麦与羊。其器疏以达。是月也,天子乃荐鞠衣于先帝。
〈陈注〉鞠衣,衣色如鞠花之黄也。先帝,先代木德之君。荐此衣于神,坐以祈蚕事。

命舟牧覆舟,五覆五反,乃告舟备具于天子焉;天子始乘舟。荐鲔于寝庙,乃为麦祈实。
〈陈注〉舟牧,主乘舟之官。五覆五反,所以祥视其罅漏倾侧之处也。因荐鲔,并祈麦实。

是月也,生气方盛,阳气发泄,句者毕出,萌者尽达,不可以内。天子布德行惠,命有司发仓廪,赐贫穷,振乏绝;开府库,出币帛,周天下;勉诸侯,聘名士,礼贤者。
〈陈注〉不可以内,言当施散恩惠,以顺生道之宣泄,不宜吝啬闭藏也。在内,则命有司奉行;在外,则勉诸侯奉行。皆天子之德惠也。

是月也,命司空曰:时雨将降,下水上腾。循行国邑,周视原野,修利堤防,道达沟渎,开通道路,毋有障塞。田猎罝罘、罗网毕翳,喂兽之药,毋出九门。是月也,命野虞毋伐桑柘,鸣鸠拂其羽,戴胜降于桑,具曲植籧筐。
〈陈注〉野虞,主田及山林之官。曲薄也,植槌也,所以架曲与籧筐者。

后妃齐戒,亲东乡躬桑,禁妇女毋观,省妇使,以劝蚕事。
〈陈注〉毋观,禁止妇女,使不得为容观之饰也。省妇使,减省其箴线缝制之事也。

蚕事既登,分茧称丝效功,以共郊庙之服,毋有敢惰。
〈陈注〉称丝效功,以多寡为功之上下。

是月也,命工师,令百工,审五库之量,金、铁,皮、革、筋,角、齿,、羽、箭、干,脂、胶、丹、漆,毋或不良。百工咸理,监工日号,毋悖于时,毋或作为淫巧以荡上心。
〈陈注〉五库者,金铁为一库,皮革筋为一库,角齿为一库,羽箭干为一库,脂胶丹漆为一库。视诸物之善恶,皆有旧法。谓之量,一说多寡之数也。此时,百工各理治其造作之事,工师监临之,每日号令以二事为戒:一是造作器物,不得悖逆时序,二是不为淫巧。

是月之末,择吉日大合乐,天子乃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亲往视之。是月也,乃合累牛腾马游牝于牧,牺牲驹犊,举书其数。
〈陈注〉春阳既盛,物皆产育,合累系之牛,腾跃之马,使牡者就牝。

命国难,九门磔攘,以毕春气。
〈陈注〉裂牲谓之磔,除祸谓之攘。

季春行冬令,则寒气时发,草木皆肃,国有大恐;行夏令,则民多疾疫,时雨不降,山陵不收;行秋令,则天多沉阴淫,雨蚤降,兵革并起。
〈陈注〉肃者,枝叶减缩而急栗也。不收谓无所成遂也。

《尔雅》月阳

三月为寎。

《易通卦验》太阳云

谷雨,太阳云出,张如车盖。

《素问》诊要经终论篇

三月四月,天气正方,地气定发,人气任脾。
〈注〉三月四月,天地之气正盛,而人气在脾。辰巳二月,足太阴,阳明之所主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清明之日,桐始华。又五日,田鼠化为鴽。又五日,虹始见。桐不华,岁有大寒。田鼠不化鴽,国多贪残。虹不见,妇人苞乱。谷雨之日,萍始生;又五日,鸣鸠拂其羽;又五日,戴胜降于桑。萍不生,阴气愤生;鸣鸠不拂其羽,国不治兵;戴胜不降于桑,政教不中。

《吕氏春秋》季夏纪音律篇

姑洗之月,达道通路,沟渎修利,申之此令,嘉气趣至。
〈注〉姑洗,三月也。时雨将降,故修利沟渎,顺其阳德,故嘉喜之气至。

《史记》律书

南至于氐。氐者,言万物皆至也。南至于亢。亢者,言万物亢见也。南至于角。角者,言万物皆有枝格如角也。三月也,律中姑洗;姑洗者,言万物洗生。其于十二子为辰,辰者,言万物之蜃也。

封禅书寿星祠注

角亢在辰,为寿星。三月之时,万物始生,建于春气布养,各尽其性,不罹灾夭。故寿。

《汉书》律历志

姑洗,洗絜也。言阳气洗物,辜絜之也。位于辰,在三月。
〈注〉孟康曰:辜,必也。必使之絜也。

《淮南子》天文训

清明加十五日,斗指辰,则谷雨,音比姑洗。
季春三月,丰隆乃出,以将其雨。
〈注〉丰隆,雷也。

姑洗之数六十四,主三月,下生应钟。
太阴在午,岁名曰:敦牂。岁星舍胃、昴、毕。以三月与之,晨出东方,氐房心为对。

时则训

季春之月,招摇指辰,昏七星中,旦牵牛中,其位东方,其日甲乙,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姑洗。其数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户,祭先脾。桐始华,田鼠化为鴽,虹始见,萍始生。天子衣青衣,乘苍龙,服苍玉,建青旗,食麦与羊。服八风水,爨萁燧火,东宫御女青色,衣青采,鼓琴瑟,其兵矛,其畜羊,朝于青阳右个。舟牧覆舟,五覆五反,乃言具于天子焉。天子始乘舟,荐鲔于寝庙,乃为麦祈实。是月也,生气方盛,阳气发泄,句者毕出,萌者尽达,不可以内。天子命有司发囷仓,助贫穷,振乏绝,开府库,出币帛,使诸侯,聘名士,礼贤者。命司空,时雨将降,下水上腾,循行国邑,周视原野,修利堤防,导通沟渎,达路除道,从国始,至境止。田猎、罼弋、罝罘、罗罔、馁毒之药,毋出九门。乃禁野虞毋伐桑柘,鸣鸠奋其羽,戴鵀降于桑,具扑曲筥筐,后妃斋戒,东乡亲桑。省妇使劝蚕事。命五库,令百工,审金、铁、皮、革、筋、角、箭、干,脂、胶、丹、漆无有不良。择下旬吉日,大合乐。致欢欣,乃合牛腾马,游牝于牧。令国傩,九门磔攘,以毕春气。行是月令,甘雨至三旬。季春行冬令,则寒气时发,草木皆肃,国有大恐;行夏令,则民多疾疫,时雨不降,山陵不登;行秋令,则天多沈阴,淫雨早降,兵革并起。三月,官乡其树李。

六合

季春与季秋为合,季春大出,季秋大内,故三月失政,九月不下霜。

《大戴礼记》夏小正

三月参则伏,伏者,非忘之辞也。星无时而不见。俄有不见之时,故曰伏。云摄桑,桑摄而记之,急桑也。委杨,杨则花而后记之。䍷羊,羊有相还之时,其类䍷,䍷然记变尔。或曰䍷羝也。螜则鸣螜,天蝼也。颁冰,颁冰者,分冰以授大夫也。采识,识草也。妾子始蚕,先妾而后子,何也。曰事有渐也。言自卑事者,始执养宫事。执,操也。养,长也。祈麦实,麦实者,五谷之先。见者,故急祈而记之也。越有小旱,越,于也。记是时,恒有小旱,田鼠化为鴽。鴽,鹌也,变而之善,故尽其辞也。鴽为鼠,变而之不善,故不尽其辞也。拂桐芭,拂也者,拂也;桐,芭之时也。或曰:言桐芭始生,貌拂拂然也。鸣鸠言始相命也。先鸣而后鸠,何也。鸠者,鸣而后知其鸠也。

《说文》辰月

辰,震也。三月阳气动,雷电振民,农时也。

《晋书》乐志

三月之辰,名为辰。辰者,震也。谓时物尽震,动而长也。三月之管名为姑洗。姑洗者,姑,枯也。洗,濯也。谓物生新,洁洗除其枯,改柯易叶也。

《梁元帝纂要》季春

三月季春,亦曰暮春,末春,晚春。

《齐民要术》三月事宜

三月三日及上除,采艾及柳絮。是月也,冬谷或尽,椹麦未熟,乃顺阳布德,振赡穷乏,务施九族,自亲者始,无或蕴财;忍人之穷,无或利名。罄家继富,度入为出。处厥中焉,蚕农尚閒,可利沟渎,葺治墙屋,修门户,警设守备,以禦春饥草窃之寇。是月尽,夏至煖气将盛,日烈暵燥,利用漆油作诸日煎药,可粜黍买布。
〈注〉絮,止疮痛。

《隋书》礼仪志

隋制,季春晦,傩磔牲于宫门及城四门,以禳阴气。秋分前一日,禳阳气。季冬,傍磔大傩,亦如之其牲,每门各用羝羊及雄鸡一,选侲子如后齐。冬八队二时傩则四队问事,十二人赤帻褠衣,执皮鞭,工人二十二人,其一人方相氏,黄金四目蒙熊皮,元衣朱裳,其一人为唱师,著皮衣,执棒鼓角各十。有司预备雄鸡羝羊及酒于宫门,为坎。未明,鼓噪以入,方相氏执戈扬楯,周呼鼓噪而出,合趣显阳门,分诣诸城门。将出,诸祝师、执事预副牲、匈磔之于门。酌酒、禳祝、举牲并酒埋之。

《唐书》礼乐志

皇后岁祀。季春,吉,巳享先蚕,遂以亲桑。散斋三日,于后殿致斋,一日于正寝,一日于正殿。前一日,尚舍设御幄于正殿西序及室中,俱东向。致斋之日,昼漏上水一刻,尚仪版奏请中严。尚服帅司仗布侍卫,司宾引内命妇陪位。六尚以下,各服其服,诣后殿奉迎。尚仪版奏外办。上水二刻,皇后服钿钗礼衣,结佩,乘舆出自西房,华盖警跸。皇后即御坐,六尚以下侍卫。一刻顷,尚仪前跪奏称:尚仪妾姓言,请降就斋室。皇后降坐,乘舆入室。散斋之日,内侍帅内命妇之吉者,使蚕于蚕室,诸预享者皆斋。前享三日,尚舍直长设大次于外壝东门之内道北,南向;命妇及六尚以下次于其后,俱南向。守宫设外命妇,次大长公主、长公主、公主以下于南壝之外道西,三公夫人以下在其南,重行异位,东向北上。陈馔幔于内壝东门之外道南,北向。前享二日,太乐令设宫县之乐于坛南内壝之内,诸女工各位于县后。右校为采桑坛于坛南二十步所,方三丈,高五尺,四出陛。尚舍量施帷障于外壝之外,四面开门,其东门足容厌翟车。前享一日,内谒者设御位于坛之东南,西向;望瘗位于西南,当瘗埳,西向。亚献、终献位于内壝东门之内道南,执事者位于其后,重行异位,西向北上。典正位于坛下,一位于东南,西向;一位于西南,东向。女史各陪其后。司赞位于乐县东北,掌赞二人在南,差退,西面。又设司赞、掌赞位于埋埳西南,东面南上;典乐举麾位于坛上南陛之西,东向;司乐位于北县之间,当坛北向。内命妇位于终献之南,绝位,重行异位,西向北上;外命妇位于中壝南门之外,大长公主以下于道东,东西,当内命妇,差退;太夫人以下于道西,去道远近如公主,重行异位,相向北上。又设御采桑位于坛上,东向;内命妇采桑位于坛下,当御位东南,北向西上;执御钩、筐者位于内命妇之西少南,西上;内外命妇执钩、筐者位各于其采桑位之后。设门外位:享官于东壝之外道南,从享内命妇于享官之东,北面西上;从享外命妇于南壝之外道西,如设次。设酒尊之位于坛上东南隅,北向西上;御洗于坛南陛东南,亚献之洗又于东南,俱北向;币篚于坛上尊坫之所。晡后,内谒者帅其属以尊坫、罍洗、篚羃入,设于位。升坛者自东陛。享日,未明十五刻,太官令帅宰人以鸾刀割牲,祝史以豆取毛血置于馔所,遂烹牲。五刻,司设升,设先蚕氏神座于坛上北方,南向。前享一日,金吾奏:请外命妇等应集坛所者听夜行,其应采桑者四人,各有女侍者进筐、钩载之而行。其日未明四刻,搥一鼓为一严;二刻,搥二鼓为再严。尚仪版奏请中严。一刻,搥三鼓为三严。司宾引内命妇入,立于庭,重行,西面北上。六尚以下诣室奉迎。尚服负宝,内仆进厌翟车于閤外,尚仪版奏外办。驭者执辔,皇后服鞠衣,乘舆以出,华盖、侍卫、警跸,内命妇从。出门,皇后升车,尚功进钩,司制进篚,载之。内命妇及六尚等乘车从,诸翊驾之官皆乘马。驾动,警跸,不鸣鼓角。内命妇、宫人以次从。其日三刻,尚仪及司酝帅其属入,实尊罍及币,太官令实诸笾、豆、簠、簋俎等,内谒者帅其属诣厨奉馔入,设于馔幔内。驾将至,女相者引享官,内典引引外命妇,俱就门外位。驾至大次门外,回车南向,尚仪进车前跪奏称:尚仪妾姓言,请降车。皇后降车,乘舆之大次华盖、伞、扇。尚仪以祝版进,御署,出奠于坫。尚功、司制进受钩,筐以退,典赞引亚献及从享内命妇俱就门外位。司赞帅掌赞先入就位,女相者引尚仪、典正及女史、祝史与女执尊罍筐羃者入自东门,当坛南,北向西上。司赞曰:再拜。掌赞承传,尚仪以下皆再拜,就位。司乐帅女工人入,典赞引亚献、终献,女相者引执事者、司宾引内命妇、内典引引外命妇入,就位。皇后停大次半刻顷,司言引尚宫立于大次门外,当门北向。尚仪版奏外办。皇后出次,入自东门,至版位,西向立。尚宫曰:再拜。皇后再拜。司赞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尚宫曰:有司谨具,请行事。乐三成。尚宫曰:再拜。皇后再拜。司赞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坛上尚仪跪取币于篚,兴,立于尊所。皇后自坛南陛升,北面立,尚仪奉币东向进,皇后受币,进,北向,跪奠于神座,少退,再拜,降自南陛,复于位。初,内外命妇拜讫,女祝史奉毛血之豆,立于内壝东门之外,皇后已奠币,乃奉毛血入,升自南陛,尚仪迎引于坛上,进,跪奠于神座前。皇后既升奠币,司膳出,帅女进馔者奉馔陈于内壝东门之外。皇后既降,复位。司膳引馔入,至阶。女祝史跪彻毛血之豆,降自东陛以出。馔升自南陛,尚仪迎引于坛上,设于神座前。皇后诣罍洗,尚仪跪取匜,兴,沃水;司言跪取盘,兴,承水。皇后盥。司言跪取巾于筐,进以帨,受巾,跪奠于篚。乃取爵于篚,兴,进,受爵。尚仪酌罍水,司言奉盘,皇后洗爵,司言授巾,皆如初。皇后升自坛南陛,诣酒尊。尚仪赞酌醴齐,进先蚕氏神座前,北向跪。奠爵,兴,少退,立。尚仪持版进于神座之右,东面跪读祝文。皇后再拜,尚仪以爵酌上尊福酒,西向进。皇后再拜受爵,跪,祭酒,啐酒,奠爵,兴。尚仪帅女进馔者持笾、俎进神前,三牲胙肉各置一俎,又以笾取稷、黍饭共置一笾。尚仪以饭笾、胙俎西向以次进,皇后每受以授左右。乃跪取爵,遂饮,卒爵,兴,再拜,降自南陛,复于位。初,皇后献将毕,典赞引贵妃诣罍洗,盥手,洗爵,自东陛升坛,酌盎齐于象尊,进神座前,北向跪,奠爵,兴,少退,再拜。尚仪以爵酌福酒进,贵妃再拜受爵,跪祭,遂饮,卒爵,再拜,降自东陛,复位。昭仪终献如亚献。尚仪进神座前,跪彻豆。司赞曰:赐胙。掌唱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尚宫曰:再拜。皇后再拜,司赞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尚宫请就望瘗位,司赞帅掌赞就瘗埳。西南位,皇后至望瘗位,西向立。尚仪执篚,进神座前,取币,自北陛降坛,西行诣瘗埳,以币置于埳。司赞曰:可瘗埳。东西各四人,实土半埳。尚宫曰:礼毕,请就采桑位。尚宫引皇后诣采桑坛,升自西陛,东向立。初,皇后将诣望瘗位,司宾引内外命妇、采桑者、执钩筐者皆就位〈内外命妇一品各二人二品三品各一人〉。皇后既至,尚功奉金钩自北陛升进。典制奉筐从升。皇后受钩采桑,典制以筐受之。皇后采三条,止。尚功前受钩,典制以筐俱退。皇后初采桑,典制等各以钩授内外命妇。皇后采桑讫,内外命妇以次采,女史执筐者受之。内外命妇,一品采五条,二品采九条,止。典制等受钩,与执筐者退,复位。司宾各引内外命妇,采桑者以从,至蚕室。尚功以桑授蚕母,蚕母切之以授婕妤食,蚕洒一簿止。尚仪曰:礼毕。尚宫引皇后还大次,内外命妇各还其次。尚仪典正以下,俱复执事位。司赞曰:再拜。尚仪以下皆再拜。出。女工人以次出。其祝版燔于齐所,车驾还宫。之明日,内外命妇设会于正殿,如元会之仪,命曰劳酒。

《农政全书》《农政全书》季春事宜


下子、 茨菰〈宜谷雨日〉、 麻子、
栽种、 绿豆、 茶〈宜阴地〉、 粟、 谷、 大豆〈宜上旬〉、 早
〈宜上旬〉、 秫、 稌、 松、 山药、 黄瓜、 紫草、红花、 甘蔗、 菱、 早芝麻、 鸡头、 丝瓜儿〈宜社日〉、 葵菜、 姜、 香菜、 百合、 石榴、 地黄、栀子、 蓝、 紫苏、 茭白、 芋、 绵花、 瓠子、杏、 菠菜〈宜月末〉、 葫芦、 桑葚、 纻麻、

收藏、 芥菜、 桐花、 毛羽衣物、 清明醋、 书画
入焙中、 次茶、 又可栽茶〈宜阴地〉、 诸般瓜〈宜初三日或辰戊日〉、 葫芦〈宜清明日〉

移植、 椒、 茄秧、 枸杞苗、 蒲、 百合、 柚橘、
橙 柑

接换、 杨梅、 橙、 柑、 枣、 栗、 柿、 枇杷、杂事、 犁秧田、 梅上接杏杏上接梅、 埋楮树、
收菌、 开沟、 修墙、 防雨、 浸谷种、 修蜜、

农事占候

三月清明,寒食前后有水而浑,主高低田禾大熟。四时雨水调。 谷雨日雨,主鱼生。谚云:一点雨,一个鱼。
谷雨前一两朝霜,主大旱。是日雨,则鱼生,必主多

雨。二麦红腐,不可食用。 月内有暴水,谓之桃花水。则多梅雨,无涝,亦无乾。雪不消,则九月霜不降,雷多,岁稔。虹见,九月米贵。

《遵生八笺》三月朔忌

三月朔,忌风雨,主多病。

三月事宜

孝经纬曰:清明后十五日,斗指辰为谷雨。言:雨生百谷,物生清净明洁也。律姑洗,姑者,故也。洗者,鲜也。言万物去故而从新。莫不鲜明之谓也。纂要曰:三月为蚕月。
元枢经曰:是月,天道北行作事,出行宜向北方,吉。四时纂要曰:是月,三日取桃花片收之,至七月七日取乌鸡血和,涂面及身,光白如玉。
又曰:是月二日,收桃叶,晒乾、捣末,并花水服一钱,治心痛。
琐碎录曰:是月,采桃花未开蕊,阴乾,与桑椹子和,腊月猪油涂秃疮,神效。
又曰:是月,羊粪烧灰存性,和轻粉麻油可擦恶疮。山居四要曰:清明前二日,收螺蛳浸水至清明日,以螺水洒墙壁等处,可绝蜒蚰。
济世仁术曰:三月辰日,以绢袋盛面,挂当风处,中暑者,以水调服。
法天生意曰:清明前一日,采大蓼,晒乾,能治气痢,用米饮调服一钱效。
万花谷曰:是月二十日,天仓开日,宜入山修道。二十七日,沐浴,令人神气清爽。又云:春尽采松花,和白糖或蜜作饼,不惟香味清甘,自有所益于人。
本草曰:是月上寅,采甘菊苗,名玉英。六月上寅日,采梗,名容成。九月上寅,采花,名金精。十二月上寅,采根,名长生。收四味为末,用成日炼蜜丸如桐子大。每服一钱,一日三服,百日身轻润泽,一年,发白再黑;二年,齿落更生;三年,返老还童。
齐人月令曰:采何首乌赤白各半,米泔水浸一宿,同黑豆饭锅上蒸熟,晒乾,去豆为末,或加茯苓三分之一,炼蜜为丸,酒下一二钱。百日后,百疾皆除,长年、益寿、多子。忌食猪肉鱼鳖萝卜。何首乌内有生如鸟兽并山石形象,极大者,乃珍品也,服之成仙。
三月四月中,采山谷内新长相叶松针,或花蕊,长三四寸枝,阴乾,细捣为末,炼蜜为丸,如小豆大。常用,月之朔望清晨,烧香,东向,持药八十一丸。咒曰:神仙真药,体全自然。服药入腹,益寿延年。盐汤或酒下服讫。忌食五辛,若要长肌肉,加大麻巨胜。要心力壮健,加人参,茯苓。用七月七日露水和丸,尤佳。
又曰:是月上辰日,采枸杞,四月上巳日,服之松花酒。取糯米淘极净,每米一斗,以神曲五两和匀,取松花一升,细碎蒸之,绢袋盛以酒一升,浸五日,即堪服,任意服之。
千金方曰:是月,入大山背阴不见日月,松脂采鍊而饵之百日,耐寒暑,补益五脏。
云笈七签曰:三月六日,沐浴,令人无厄。
又曰:商陆如人形者,杀伏尸,去面黯黑,益智不忘。男女五劳七伤,妇人产中诸病。右用面十二斤,米三斗加天门冬末酿酒,浸商陆六日,斋戒服之,颜色充满,尸虫俱杀,耳目聪明,令人不老通神。
真诰曰:是月十一日,拔白;十三日,拔白,永不生出;初一初十日,拔白,生黑。
是月,取百合根,晒乾,捣为面,服能益人。取山药去黑皮,焙晒作面,食,大补虚弱,健脾开胃。《灵宝经》曰:是月初六初七廿七日,沐浴,令人神爽无厄。
《酉阳杂俎》曰:三月心星见辰,出火禁烟插柳,谓。此耳寒食。有内伤之虞,故令人作鞦韆蹴鞠之戏,以动荡之。
《养生仁术》曰:谷雨日,采茶,炒藏,能治痰嗽及疗百病。

三月事忌

季春之月,不宜用卯日卯时作事。犯月建,不吉。《云笈七签》曰:是月,勿久处湿地,必招邪毒;勿大汗,勿裸露三光下,以招不祥。勿发汗以养脏气,勿食陈菹,令人发疮毒热病。勿食驴马肉,勿食獐鹿肉,令人神魂不安,勿食韭。
是月五日,忌见一切生血,宜斋戒。
三月八日,勿食芹菜,恐病蛟龙,瘕面青黄,肚胀大如妊,服糖水吐出,愈。
月令忌曰:勿食血并脾。季月,土旺在脾,恐死,气投入。百一歌曰:勿食鱼鳖,令人饮食不化,神魂恍惚,发宿疾。
《本草》曰:勿食生葵,勿食羊脯,三月以后,有虫如马尾,毒能杀人。
《风土记》:是月十六日廿七日,忌远行,水陆不吉。初一、十六日,忌裁衣交易。
《千金方》曰:三月辰寅日,勿食鱼,凶。
又曰:勿食鸟兽五脏,勿食小蒜,勿饮深泉。
孙真人曰:是月,勿杀生,以顺天道,勿食百草心,黄花菜。
杨公忌:初九日,不宜问疾。
法天生意云:勿食鸡子,终身昏乱。
又云:勿食大蒜,亦不可尝食,夺气力,损心力。

三月修养法

季春之月,万物发,陈天地,俱生阳炽阴伏,宜卧早起早,以养脏气。时肝脏气伏,心当向旺,宜益肝补肾,以顺其时。卦值夬,夬者,阳决阴也。决而能和之意,生气在寅,坐卧宜向东北方。
孙真人曰:肾气以息,心气渐临,木气正旺,宜减甘增辛,补精益气。慎避西风,宜懒散形骸,便宜安泰,以顺天时。

《赏心乐事》三月

生朝家宴、 曲水流觞、 花院月丹、 花院桃柳、寒食郊游、 苍寒堂西绯碧桃、 满霜亭北棣棠、碧宇观笋、 芳草亭观草、 𩰚春堂牡丹芍药、 宜雨亭千叶海棠、 艳香馆林檎、 花院紫牡丹、 宜雨亭北黄蔷薇、 现乐堂大花、 花院赏煮酒、 瀛峦胜处山花、 经寮𩰚茶、 群仙绘幅楼芍药、

《本草纲目》采浮萍草

浮萍草三月采,淘三五次,窨三五日,焙为末,不得见日。凡大风疠疾,每服三钱,食前温酒下,常持观音圣号,忌猪鱼鸡蒜。

《酌中志略》宫中三月

三月初四日,宫眷内臣换穿罗衣。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宛平县
三月二十八日,东岳诞辰,太常寺致祭,民间多结香会、盛陈鼓乐、旗幢前导,亦有装小儿为故事,名台阁者,以彰祭祀之仪,观者夹路。

良乡县

三月二十八日,祭赛城隍。

香河县

三月二十八日,男妇往东岳庙进香。谓之赛庙。演戏数日乃止。

通州

三月二十八日,俗尚拜庙,凡有疾病者,或于城隍,或于东岳发愿。于是日拜庙,具牲醴、顶纸马、敛衣束身自家门拜起,及庙而止。

昌平州

季春月,游人遍郊原,命曰游春。多于龙泉山、大松园两处。妇女为鞦韆戏。

怀柔县

三月清明以前,种者曰风生。清明以后,种者曰雨生。又俗云,此时为苦春头,每候榆柳芽发,采以代谷。

房山县

三月二十八日,留台尖三官庙会。

蓟州

三月,用牲醴祈年于社庙。

永平府

季春月朔,占值清明,草木荣茂,值谷雨黍稷丰盛,是日及次日雨,主旱。三日,屋地不平,取土垫之,吉。种宜葫芦,多且大也。十四日,俗称城隍神生日,竞设赛焉。或有夜祭,三皇享胙。瞽者唱饮达旦。下旬八日,祀东岳庙,俗为大帝诞辰也。男妇有为父母兄弟赛愿,顶纸马、敛衣束身出户,且行且拜,亲众鼓吹随及庙,乃止。并曰:拜庙山。海则拜于天妃庙,谷雨书,朱符禁蝎。又占月初三四,见新月,语曰:月儿张弓,少雨多风,月儿仰瓦,不求自下,为甚验焉。

清苑县

三月十五日,祀刘守真君庙,泛舟南浦。

雄县

季春俗,占一二日雨,主旱。

深泽县

三月时,杏桃李花俱开,挈榼具就树下酌酒,曰寻芳。

肃宁县

占雨:三月初一初二雨,典庄卖儿女。初三初四雨,墙头摸鲤鱼。初五初六,吃酒餍肉。初七初八,饮酒插花。

任丘县

谷雨栽莲。

青县

三月三日,祀三皇庙。

庆云县

谷雨书符曰:辰逢谷雨,商山伯莫教青奴枕上来,妇女理蚕。占候,三月初一初二雨,主岁饥。是月终,作玫瑰饼。

饶阳县

三月三日,听蛙声午前鸣,高田熟。午后鸣,低田熟。唐诗云:田家无五行,水旱卜蛙声。十一日麦生日,朔日风雨,主民疾虫生。晦日雨,主麦不熟。谷雨东风,主蚕黑死。南风,主广收田。西风,主田多收。北风,主角田灾。

内丘县

三月朔至望,官府祭神头鹊王庙,后后土神女相称西顶娘娘,四方进香祀祷者,数百里。

宣府镇

三月二十八日,东岳帝诞辰,倾城士女踵诣行宫,酬愿、拈香、奠觞、献果,或焚诵祈祥,或锁杻谢罪,竟日乃罢。

《山东志书》蒲台县

三月十五日,进香于烟火台。

兖州府

谷城山,一名黄山。山巅有石,岿然数丈,其色正黄。故曰黄石。《史记》:黄石公出一编书授张良曰:读是则为王者师。后十三年见,我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即我也。他日,良于山下,果得黄石。祀之,后人立祠,岁以三月十八日致祭。

城武县

三月二十六日,文亭山大会邻封,商贾数百里外皆辐辏焉。

济宁州

谷雨,试茶。

丘县

三月十八日,祀成汤庙;二十三日,祀城隍庙,演剧。妇人皆请香,诸货列如林,熙熙攘攘,一胜会也。

《山西志书》太谷县

三月十七日,凤凰山空王佛会,男女络绎登陟其上,游览会乐,邻境亦有至者。

盂县

三月初一日,起乡赛,至月尽止,祈谷食。

夏县

三月十八日,祀后土圣母庙。祈报嗣息。二十二日,祀禹庙,二十八日,享赛太山神庙。

隰州

三月二十八日南关东岳庙会,各村龙王俱迎至殿上,远近毕集,三日迎回。妇女是日于岳殿西廊子孙娘娘庙进香。

黎城县

三月,种粟、豆、蓝茄、麻子、红花、收榆子育蚕。

广灵县

三月十七日,远近男女负戴香楮,登千福北岳神祠,拜祷祈嗣。

《河南志书》仪封县

三月一日,士女赴棘针园,祷祀设醮。

陈州

三月十五日,洪山庙会,远近皆来祭,以神司六畜之命也。二十八日,城隍庙会,士民办香楮奠献各色货玩。云集道傍,交易一日。

辉县

风神庙,在县西北黄水口崖傍,有穴风自内出,人以瓦石投之,踰时,迅猛大作。每岁季春,有司祭祷。

巩县

三月十三日,合县为玉仙社。相传玉仙司中天风雨。士民登山祈祷,无不响应。故每年著为水社。城市村舍皆合众豋山,刻为琼台宝座,幡幢旗帜,侍从仪卫,若王者然。考鼓鸣镛,雷轰地震,礼玉仙求雨,还则无不滂沱。即设像祭赛焉。十八日为中岳社,其幡幢、侍从、仪卫,与水社同。

信阳州

三月十五日朝坚山,磴道盘,纡峣峭,几于武当。

固始县

季春之月,贫民取榆荚、槐柳、椿芽烹以供食。占法,二日雨,主旱。
《陜西志书》白水县
三月十八日,士女出城,祀后土庙,祈嗣。

岐山县

三月十五日,六坊民轮祭孤魂,盖在城厉祭之遗也。相传黄巢作乱,多杀伤,祭则年丰。

平凉府

三月,马始宦花序开,麦始节,六畜修孕,大孕,鸟大讹。鱼孕,椿芽、刺、椿苦菜登农。大播秋种,锄麦植茄,瓜瓠韭苜蓿及压桑、蒲萄、榴枝,羊剪毛,土旺,种秋豆、桑芽蚕始生。

《江南志书》高淳县

三月初旬,邑中迎天将,以人代为像,饰假面作鬼神状。用鼓乐旗盖导引跳舞,周舞衢巷,倾动远迩,亲戚聚观,宴饮之费,复不可量。官欲禁止,则人皆汹汹,谓必致大疫。盖亦乡傩之遗意。 昝村曹塘祠张菩萨,三月中旬,拜许香愿,其费不赀,至有以身祷,插刀于臂,系锁于颈。祭毕,出其刀,不创亦不痛云。

长洲县

三月,喜晴,麦乃有秋。谚云:三月沟底白,莎草变成麦。

常熟县

三月二十八日,东岳天齐帝诞日,各庙神齐赴,恍似人间颂祝,华轩綵仗,争奇炫丽,豪门必争致而观之。比年亦稍衰息,惟城隍神社会如故。

嘉定县

三月十一日为麦生日,喜晴,二十八日为东岳天齐圣帝生辰,其行宫在江湾镇者最盛。清明前后十馀日,士女拈香阗塞塘路,楼船野舫充满溪河,附近村坊各以船载楮帛、鸣金、张帜交纳庙内,堆积如山,名曰解钱粮。又有买卖赶趁,货物戏具及开场赌博,乡城毕集。 三月,天多雨黄沙,是年食麦者,多呕黑沙,不害沙即霾也。土人谓之落沙。

崇明县

三月二十八日,城隍神解黄钱至东岳庙。

松江府

三月十一日麦生日,喜晴。此月无雨,麦乃有秋。二十八日,载歌咢游礼于山岳祠。东乡诸巫者自元旦后舁偶神循门,互唱索钱结缕为胜,以奉岳神。谓之钱幡会。至是日,鼓乐骑盖,送神上山而散。

无锡县

三月二十八日,赍瓣香而走东岳庙者,数县毕至。村姬市媪扶携交错,其夕遂止庙中,谓之坐夜。数日之间,寺塘泾为之壅塞。

怀宁县

谷雨日,俗多以此日采茶,名谷雨茶。又有布谷鸟鸣,其声在夏前,则曰百草发科。迟数日,则曰蚕老作窠。立夏后,则曰割麦插禾。音语彷佛似之,田家每因时以起农事。

徽州府

三月,风而雨土为霾,伤麦浴谷子探新茗。

休宁县

谷雨占禾麦,温煖生秧,风寒养麦。

巢县

三月初一至初三,作神会,即傩礼也。每方各装扮大神一尊,鬼使四,驱导之,皆面戴傀儡,规神鬼制各异,择长大者扮大神,衣神衣,衮冕导者曰探子。彩服奇饰指挥,顾盻左右盘辟,且行且止。大神则步履庄严,座随其后,行不数武,端坐俨然,顷复起行,各方之神会于一衢,多至十二尊,少或六七尊,聚观者塞道。

《浙江志书》嘉兴府

三月十八日,龙湫山与吴之阳山多云雾雷雨,俗传为白龙生日。

孝丰县

谷雨撒谷种,燠蚕子,祀灶采茶。清明后数日,为蚕月。禁往来省视,使育蚕,阅月茧成治丝。

绍兴府

三月五日,俗传禹生之日,禹庙游人最盛。无贫富贵贱,倾城俱出,士民皆乘画舫,丹垩鲜明,酒樽食具甚盛,宾主列坐,前设歌舞。小民尤相矜尚,虽非富饶,亦终岁储蓄,以为下湖之行。春欲尽数日,游者益众,千秋观前,一曲亭亦竞渡不减,西园至立夏日止。 三月二十八日,东岳神诞日,萧山之蒙山,馀姚之黄山,皆有庙焉。自十六日起,男女竞往烧香罗拜,有自家门出,且行且拜,直至庙者。巨户妇女,或不能行且拜,则雇人代拜,大姓皆楼船载箫鼓至庙。拜祷即不拜祷,亦鸣榔游饮。姚人谓之游江。至月终,乃止。

诸暨县

三月十六日,验晴雨,审稠桑之贵贱。

馀姚县

三月二十八日,东岳生日,自十二日至二十日,礼拜之会,分为数十社。每社数十百人,鸣金曳帜而唱佛号。邑中丛祠,无不遍至,妇女亦于此时烧香入庙。人众聚观,通国若狂。

兰溪县

三月十五日,邑之上市有忠祐庙。俗传,是日为庙神生日。众作鳌山等项,与二月二日同。

常山县

三月哉生明祠,各出其神,以朝于冲虚之宫,以祈灵雨。元帝为主,元帝者,元冥雨师也。夜则有铁简之会。

龙泉县

三月初一日,风雨,人民多病。其日值清明,竹木再荣。其日值谷雨,大丰。大雷雨,主旱。月内有蚀,米贵人饥。月内无三卯,麻麦熟。月内虹,主米贵,鱼盐大贵。月内辰日雨,百虫生;未日雨,百虫死;初五日阴雨,主蚕收百倍。是月行冬令,国有大恐;行夏令,主瘟疫。

《江西志书》武宁县

俗传,春尽有黄丹瘴则损麦。

宁州

俗称,三月为李花寒。

都昌县

三月朔日,居民市酒豕祭神,禳灾祈福。

湖口县

三月二十四日,市民奉迎境内东岳庙诸神,各肖神面,戴之游于市中。民间童男女及成人有疾,祈保者随拜其后,至迎春门外行宫安置,二十七日返庙,谓之迎社户。

新城县

谷雨采茶叶,名为谷雨先春。

广昌县

三月七日宜雨。谚云:三月初七要雨不得雨,四月初八要晴不得晴。

泸溪县

三月寒退,多风雨,始插秧,谷雨求嗣者多,于是日,集僧作佛供,名曰:谷雨供取,生育之义。

瑞州府

三月二十九日,郡城诸神迎入东岳庙,宴享、綵亭、锦帐,𩰚巧争奇,繁费不赀。

《湖广志书》崇阳县

三春之月,迎傩神演戏,凡傩一夜,醵钱糜费,谓之还香火。其神即周礼方相氏之意,而奉行非也。是月,市中建春醮,祀张巡,其费亦如傩。

云梦县

谷雨日,老渔祝雨,雨则鱼繁育。

宝庆府

三月晦日,饮酒,谓之送春。

新田县

三月,田家采木叶置田中,肥田,多种绵花,种后二三日方雨,则草死而绵盛。

《福建志书》建安县

三月,有青草瘴。

仙游县

三月晦,夜多醵金、畅饮、击鼓、狂歌。至有负担头走大道,呶呶然,作采菱音也。谓之开鼓声,或曰留春。

诏安县

海上飓信,三月初三日为元帝飓,十五日为真人飓,二十三日为妈祖飓,三月共三十六飓,此其大者。真人飓,多风;妈祖飓,多雨。

海澄县

三月十五日,青礁慈济宫吴英惠侯诞,侯名,本生于宋太平兴国四年。以神医特庙,澄人禋祀,几遍问剂,采草日无休晷,先数日,各祀庙建醮。醮毕,迎神趣慈济宫方,言曰:割香神。有言:乃附舁者,忽披发踝跣,如空中行,道官集棘刺为毬,使上拂云根而承以背脊。复引锥贯颊及臂,又交剑衡木,仰其铓以受,踏数人,舁而挺立不伤无害,则真神矣。其方言曰:铜身社人,乃陈鼓乐、旌帜、楼阁、彩亭前导至祖宫。传香以归,岁以为常。归入门,衣有寸尘,额有符箓,翁妪妻子女喜绕旋,旋为割,得香来也。是月也,蕞尔青礁,漳泉香车,四方商旅,外国珍异,三代八朝之骨董,南北梨园之歌讴,货随队分,人无声辨,市不及廛,枕不及梦。今庙迁基为江花竹树之所栖,四方无或至者而侯灵匆匆,救药未遑问舍也。

《广东志书》始兴县

三月梅熟。

归善县

三月二十七日,郡中有所祈祷者,皆会,众自元妙观,沿街拜至东岳宫,装扮杂戏为乐。

长乐县

季春之月,苦菜秀榴花开,杨梅枇杷熟,蛙鸣农莳早苗,种薯芋,更裘以葛。

化州

三月十日为朝拜会,为首者,先一月预告于康车二神诸。有愿者,择能敬之人为朝拜弟子。戴五岳巾,穿青袍,束腰带,执香炉,鱼贯而行,迎驻静处。次晨鸡鸣照前,迎导一人,仰天高唤拜号,众弟子同声和之,一步一唱,沿途而拜,谓之路拜。经有愿者及为会首者门,当道设供,不入其家,谓之路醮。如是者,三日乃散。

《广西志书》隆安县

三月,桐始华,粟日蕃,早禾秀,谷种尽播,撒芝麻鹿角,解蝉拥噪,民急于犁,修田功以待稼。

《云南志书》南安州

三月二十八日,馺从马,以五綵花缯为饰。

鹤庆府

峰顶山,在城东十七里,崒嵂处有佛祠,郡人以岁三月之望乞子,投弓矢山中。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季春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