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楼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九十八卷目录

 楼部纪事
 楼部杂录
 楼部外编

考工典第九十八卷

楼部纪事

《春秋纬》:黄帝坐扈楼,凤鸟衔书,其中得五始之文。《吴越春秋》:范蠡观天文,拟法于紫宫,筑作小城。西北立龙飞凤翼之楼,以象天门。
《虞氏家记》:吴小城白门楼,盖吴王阖闾所作也。至秦始皇守宫史,烛燕窟失火烧宫,而此楼故存。
《汉书·郊祀志》:公孙卿曰:仙人可见,上往常遽,以故不见。今陛下可为馆如缑氏城,置脯枣,神人宜可致。且仙人好楼居。于是上令长安则作飞廉、桂馆,甘泉则作益寿、延寿馆,使卿持节设具而候神人。
方士有言黄帝时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于执期,名曰迎年。上许作之如方,名曰明年。
《西京杂记》:大福殿重楼连阁绵亘,西殿有走马楼,南北长百馀步,楼下即九仙门,西入苑。
汉綵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
《桓谭新论》:更始到长安,其大臣辟除东宫之事,为下所非笑,但为小卫楼,半城而居之。
《后汉书·邓禹传》:禹,从光武至广阿,光武舍城楼上,披舆地图,指示禹曰:天下郡国如是,今始得其一。子前言天下不足定,何也。
《陶谦传》:笮融,聚众数百,往依于谦,谦使督广陵、下邳、彭城运粮。遂断三郡委输,大起浮屠寺。上累金盘,下为重楼,又堂阁周回,可容三千许人。
《杨由传》:由,为郡文学掾。时有大雀夜集于库楼上。由曰:此占郡内当有小兵。
《搜神记》:后汉张奂为武威太守,其妻梦帝与印绶,登楼而歌。觉,以告奂。奂令占之,曰:夫人方生男,后临此郡命终此楼。后生子猛,建安中,果为武威太守杀刺史,邯郸商州兵围急,猛耻见擒,乃登楼自焚而死。《三国志·公孙瓒传注》:瓒诸将家家各作高楼,楼以千计。瓒作铁门,居楼上,屏去左右,婢妾侍侧,汲上文书。《陈登传》:许汜曰:昔见元龙。元龙,自上大床卧,使客卧下床。刘备曰:君求田问舍,言无可采。如小人,欲卧百尺楼上,卧君于地,何但上下床之间耶。
《徐盛传》:魏文帝大出,有渡江之志,盛建计从建业筑围,作薄落,围上设假楼,江中浮船。文帝到广陵,望围愕然,弥漫数百里,而江水盛长,便引军退。
《吕布传》:太祖自征布,至其城下。堑围之三月。布与其麾下登白门楼。兵围急,乃下降。
《诸葛亮传》:刘表长子琦,深器亮。表受后妻之言,爱少子琮,不悦于琦。琦每欲与亮谋自安之术,亮辄拒塞,未与处画。琦乃将亮游观后园,共上高楼,饮宴之间,令人去梯,因谓亮曰: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言出子口,入于吾耳,可以言未。亮答曰:君不见申生在内而危,重耳在外而安乎。琦意感悟,阴规出计。
《周群传》:群,父舒,字叔布,少学术于广汉杨厚。群少受学于舒,专心候业。于庭中作小楼,家富多奴,常令奴更直于楼上视天灾,才见一气,即白群,群自上楼观之,不避晨夜。故凡有气候,无不见之者,是以所言多中。
《金陵地记》:吴嘉禾元年,于桂林苑落星山,起三重楼名,曰落星楼。
《吴船录》:泊舟合江亭,下绿野平林,烟水清远,极似江南风景,亭之上曰芳华楼,前后植梅甚多。蜀人入吴者,皆自此登舟。
《华阳国志》:张仪筑成都城屡,颓不立,忽有大龟周行旋走,巫言依龟行处筑之。遂得坚立城,西南楼,百有馀尺,名张仪楼,临水瞰江。
《成都古今记》:望妃楼在子城西北隅,亦名西楼。开明妃之墓,在武担山,为此楼以望之。
《海棠楼》:李回所建,以会僚佐议事,裴坦为记。
红楼先主所建,綵绘华侈。初颍川人华洪随先主入蜀,赐姓王名宗侃。至是造红楼,城中人相率来观,曰看画红楼。先主以为应华洪之谶,乃诛之。
《世说》:凌云楼楼观极精巧,先称平众材,轻重当宜。然后造构,乃无锱铢相负揭台,虽高峻恒,随风摇动。魏明帝登台,惧其势危,别以大材扶持之,楼即便颓坏。论者谓轻重力偏故也。
《晋书·桓温传》:温,过淮泗,北境,与诸僚属登平乘楼,眺瞩中原,慨然曰:遂使神州陆沈,百年丘墟,王夷甫诸人不得不任其责。袁宏曰:运有兴废,岂必诸人之过。温作色谓四座曰:颇闻刘景升有千斤大牛,啖刍豆十倍于常牛,负重致远,曾不若一羸牸,魏武入荆州,以享军士。意以况宏,坐中皆失色。
《庾亮传》:亮在武昌,诸佐吏殷浩之徒,乘秋夜往共登南楼,俄而不觉亮至,诸人将起避之。亮徐曰:诸君少住,老子于此处兴复不浅。便据胡床与浩等谈咏竟坐。其坦率行己,多此类也。
《刘琨传》:琨,在晋阳,为胡骑所围数重,城中窘迫无计,琨乃乘月登楼清啸,贼闻之,皆悽然长叹。向晓,并弃围而走。
《许迈传》:迈,初采药于桐庐之桓山,饵朮涉三年,时欲断谷。以此山近人,不得专一,四面藩之,好道之徒欲相见者,登楼与语,以此为乐。
《王子年·拾遗记》:石虎于太极殿前起楼,高四十丈,结珠为帘,垂五色玉佩,风至铿锵和鸣清雅。盛夏之时,登高楼以望四极,奏金石丝竹之乐,以日继夜。于楼下开马埒射场,周回四百步,皆文石丹砂,及彩画于埒傍,聚金玉钱贝之宝,以赏百戏之人。四厢置锦幔屋柱,皆隐起为龙凤百兽之形,雕斲众宝,以饰楹柱。夜往往有光明集诸羌,互于楼上。时亢旱舂,杂宝异香为屑,使数百人于楼上吹散之,名曰芳尘台。上有铜龙腹,容数百斛酒,使胡人于楼上嗽酒。风至,望之,如露,名曰粘雨台,用以洒尘。楼上戏笑之声音,震空中。
《邺中记》:邺城之上有玳瑁楼,纯用金银装饰,内设鍮石床,取玳瑁为龟甲文,铺以十色锦绣褥。
《幽明录》:邺城凤阳门五层楼,去地二十丈,长四十丈,广二十丈。安金凤凰二头于上,一头飞入漳河清浪,见在水底,一头今犹在。
《述异记》:荀瑰憩江夏黄鹤楼上,望西南有物,飘然降自云汉,乃驾鹤之宾也。宾主欢对辞去,跨鹤腾空,眇然烟灭。
《水经注》:徐州城之东北角,起层楼于其上,号曰彭祖楼。耸望川原,极目清野,斯为佳处。
浦阳江自山东北径太康湖。车骑将军谢幼度田居所在,于江曲起楼,楼侧悉是桐梓,森耸可爱。居民号为桐亭楼,楼两面临江,尽升眺之趣,芦人渔子,汎滥满焉。
《南史·宋孝武帝本纪》:大明元年五月丙寅,景阳楼上层西南梁栱间有紫气。改为庆云楼。
《六朝事迹》:景阳楼宋元嘉二十二年筑。至孝武大明中,紫气出景阳楼,因名之。今法宝寺西南遗址尚存。南齐书焦度传武陵王赞代燮,为郢州度,仍留镇,为赞前军参军,沈攸之事起转度中直兵,加宁朔将军,军主太祖。又遣使假度辅国,将军屯骑,校尉攸之,大众至夏口,将直下都,留偏兵守郢城而已。度于城楼,上肆言詈辱攸之,至自发露形,体秽辱之,故攸之怒,改计攻城,度亲力战攸之众,蒙楯将登度,令投以秽器,贼众不能冒。至今,呼此楼为焦度楼。
《豫章文献·王嶷传》:嶷临终召子子廉、子恪,曰:后堂楼可安佛供养外国二僧,馀皆如旧。子廉等号泣奉行。世祖哀痛特至,至冬,乃举乐宴,朝臣上歔欷流涕,诸王邸不得起楼临瞰宫掖上,后登景阳望见楼悲感,乃敕毁之。
《南史·齐始兴王鉴传》:鉴,与记室参军蔡仲熊登张仪楼,商略先言往行及蜀土人物,鉴言辞和辩,仲熊应对无滞,当时以为盛事。
《梁书·陶弘景传》:弘景永元初,更筑三层楼,弘景处其上,弟子居其中,宾客至其下,与物遂绝,唯一家僮得侍其旁。
《南史·梁武丁贵嫔传》:武帝镇樊城,尝登楼以望,见汉滨五采如龙,下有一女子擘纩,则贵嫔也。
《侯景传》:景百道攻城,城内土山亦成。山起芙蓉层楼,高四丈,饰以锦罽,捍以乌笙。
《邓郁传》:郁,为梁武帝合金丹,帝不敢服,起五岳楼贮之。
《渚宫故事》:梁湘东王于子城中,造湘东苑,穿池构山,山上有阳云楼,甚高峻,远近皆见。
《始兴记》:始兴城西百馀步,有栖霞楼。临川王营置清暑游焉。罗君章居之,因名为罗公洲楼。下洲上竹木交荫,长杨傍映,高梧前竦虽即城隍趣,同丘壑。《南史·扶南国传》:有毗骞国,去扶南八千里。其王常楼居,不血食,不事鬼神。其子孙生死如常人,唯王不死。《北史·李崇传》:兖土旧多劫盗,崇乃村置一楼,楼悬一鼓,盗发之处,双槌乱击,四面诸村,闻鼓皆守要路。俄顷之间,声闻百里,其中险要,悉有伏人,盗窃始发,便尔擒送。诸州置楼悬鼓,自崇始也。
《王肃传》:帝以久旱不雨辍膳,百僚诣阙。帝在崇虚楼,遣舍人问肃。对曰:伏承陛下辍膳,已经三日,群臣不敢自宁。臣闻尧水汤旱,自然之数,须圣人以济,世不由圣以致灾。《长孙俭传》:荆蛮旧俗,少不敬长。俭殷勤劝导,风俗大革。务广耕桑,兼习武事,故边境无虞,人安其业。吏人表请为俭构清德楼,树碑刻颂,朝议许之。
《水经注》:魏神瑞三年建白楼,楼甚高,竦加观榭于其上,表里饰以石粉,故世谓之白楼。
《洛阳伽蓝记》:清河王怿亲王之中最有名,行世宗爱之,特隆诸弟。延昌四年,世宗崩,怿与高阳王雍广平王,怀并受遗诏辅翼孝明。时帝始年六岁,太后代总万几,以怿名德茂,亲体道居,正事无大小,多咨询之。是以熙平神龟之际,势倾人主,第宅丰大,踰于高阳。西北有楼,出凌云台俯,临朝市,目极京师,古诗所谓: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者也。楼下有儒林馆,退宾堂,形制并如清暑殿,土山钓池,冠于当世,斜峰入牖,曲沼环堂,树响飞嘤,阶丛花药,怿爱宾客,重文藻,海内才子,莫不辐辏府僚。臣佐并选俊民,至于清晨美景,骋望祖台,珍奇具设,琴笙并奏,芳醴盈罍,嘉宾满席,使梁王愧兔苑之游,陈思惭雀台之宴。
昭仪寺有池,隐士赵逸云:此地是晋侍中石崇家池。池南有绿珠楼。
《隋书·崔弘度传》:弘度膂力绝人,仪貌魁岸,须面甚伟。性严酷。年十七,周大冢宰宇文护引为亲信。寻授都督,累转大都督。时护子中山公训为蒲州刺史,令弘度从焉。尝与训登楼,至上层,去地四五丈,俯临之,训曰:可畏也。弘度曰:此何足畏。欻然掷下,至地无损伤。训以其拳捷,大奇之。
《迷楼记》:项升能构宫室,经岁而成,千门万牖,工巧之极,自古无有。人误入者,虽终日不能出。炀帝幸之大喜,顾左右曰:使真仙游其中,亦当自迷也。可目之,曰迷楼。
《大业拾遗记》:帝尝幸昭明文选楼,车驾未至,先命宫娥数十人,升楼迎侍。
《唐书·百官志》:节度使,赐双旌双节。行则建节、树六纛。入境,州县筑节楼,迎以鼓角。
《让皇帝宪传》:初,帝五子列第东都积善坊,号五王子宅。及赐第上都隆庆坊,亦号五王宅。元宗为太子,尝制大衾长枕,将与诸王共之。睿宗知,喜甚。及先天后,尽以隆庆旧邸为兴庆宫,而赐宪及薛王第于胜业坊,申、岐二王居安兴坊,环列宫侧。天子于宫西、南置楼,其西署曰花萼相辉之楼,南曰勤政务本之楼,帝时时登之,闻诸王作乐,必亟召外楼,与同榻坐,或就幸第,赋诗燕嬉,赐金帛侑欢。诸王日朝侧门,既归,即具乐纵饮,击毬、斗鸡、驰鹰犬为乐,如是岁月不绝。《王君传》:开元十四年,吐蕃寇大斗拔谷,君㚟,袭破之。凯旋,明皇宴君㚟于广达楼,赐金帛,李濯有《广达楼赋》
《演繁露》:元宗开元中,亲注《孝经》,并制序八分书之,立于国学,以层楼覆之。
《会要》:元宗戒诸王曰:吾奉先帝,宫室不敢有加,兴庆制作,所以表休徵之地,新作南楼,本欲采风谣,察氓俗,是亦辟门达聪之意,时有游宴,不徒然也。
《开天遗事》:天宝中,上元赐酺上御花萼楼,观灯时陈,鱼龙百戏,百姓聚观楼下,欢声如雷,高力士领一女上楼,清讴数声,万籁俱悄。
《柳氏旧闻》:兴庆宫上潜龙之地。圣历初,五王宅也。上性友爱,及即位,立楼于宫西南垣,署曰花萼楼。朝退与诸王游,或置酒为乐。时天下无事,号太平者。垂五十年,及羯人入关,乘传遽以告,上欲迁幸复登楼,置酒四顾悽怆,乃命进玉环琵琶,因视楼下,问有乐工歌水调者乎?一年少心悟上意,自言颇工歌兼善水调,使之歌,曰:山川满目泪沾衣,富贵荣华能几时?不见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飞。上闻之,为之潸然出涕,顾侍御者,谁为此词?或对曰:宰相李峤。上曰:真才子也。不待曲终而去。
《岳阳风土记》:岳阳楼城西门楼也。下瞰洞庭,景物宽阔。唐开元四年,中书令张说除守此州,每与才士登楼赋诗,自尔名著。其后太守于楼北百步,复创楼,名曰燕公楼。
《梦溪笔谈》:蒲中逍遥楼楣上有唐人横书,类梵字,相传是《电裳谱》,唐明皇有《登蒲州逍遥楼诗》
《方舆胜览》:萧相楼在池州城东南隅。唐大历间,刺史萧复建,民追思之,因以名楼。
鄜州谯楼曰:保大楼,以唐置。保大军,节度于此。《寰宇记》:浚仪城西门楼,本无名。唐令狐绹重修之,因登临赋诗曰:夷门一镇五更秋,未得朝天未免愁。因上此楼望京国,便名楼作望京楼。
《金华子杂编》:李景让尚书最刚正,奏弹无所避,为御史大夫宰相宅,有看街楼,子皆封泥之,惧其纠劾也。《因话录》:德宗初登勤政楼,外无知者。望见一人衣绿乘驴戴帽至楼下,仰视久之,俛而东去。上立遣宣示京尹,令以物色求之。尹召万年捕贼官李镕,使促求访。李尉伫立思之曰:必得。及出,召干事、所由于春明门外数里内,应有诸司旧职事伎艺人,悉搜罗之。而绿衣者果在其中。诘之,对曰:某天宝教坊乐工也。上皇时,数登此。每来,鸱必集楼上,号随驾老鸱。某自罢居城外,更不复见。今群鸱盛集,又觉景象宛如昔时。心知圣人在上,悲喜且欲泣下。以此奏闻。敕尽收此辈,却系教坊。李尉亦为京尹所擢用,后至郡守。《李商隐李贺小传》:长吉忽昼见一绯衣人驾,赤虬持一板书,若太古篆,或霹雳石文者,曰帝成白玉楼,立召君为记。
《国史》:纂异崔日知历职,中外恨,不居八座,及为太常卿于都寺厅事,后起一楼,与尚书省相望,时人谓之望省楼。
《东观奏记》:上委信宰辅言发计从,就中于元辅恩礼,稍异白敏,中赴邠宁行宫。上幸兴福楼,送之,自楼上投下朱书御劄一封,与敏中言:君臣倚注之分。《唐国史补》:元和初,阴阳家言:五福,太一在蜀。故刘辟造五福楼,苻载为之记。
《会要》:太和九年,敕造紫云楼于曲江芙蓉园北垣。《谈苑》:韩浦、韩洎能为古文。洎尝轻浦曰:吾兄为文,如绳枢草舍,聊庇风雨而已。予之文,造五凤楼手。浦闻,作诗寄曰:十样鸾笺出益州,寄来亲自浣纱头。老兄得此全无用,助尔添修五凤楼。
《唐书·李德裕传》:德裕,节度剑南西川。建筹边楼,按南道山川险要与蛮相入者图之左,西道与吐蕃接者图之右。其部落众寡,馈餫远迩,曲折咸具。
《白居易传》:东都所居履道里,疏沼种树,构石楼香山,凿八节滩。
《全唐诗话》:乐天有和燕子楼,诗其序云:徐州张尚书有爱妓盼盼,善歌舞,雅多风态。为校书郎时,游淮泗间,张尚书宴予,酒酣出盼盼,以佐欢。予因赠诗落句云: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一欢而去尔,后绝不复知。兹一纪矣。昨日司勋员外郎张仲素绘之,访余,因吟诗,有《燕子楼诗》三首,辞甚婉丽诘,其由乃盼盼所作也。绘之从事武宁军累年,颇知盼盼。始末云:张尚书既殁,彭城有张氏旧第,中有小楼,名燕子。盼盼念旧爱而不嫁,居是楼十馀年。于今,尚在盼盼。诗云: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不是长。又云: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人思悄然。自埋剑履歌尘散,红袖香销一十年。又云:适看鸿雁岳阳回,又睹元禽逼社来。瑶瑟玉萧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余尝爱其新作,乃和之云:满窗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燕子楼中寒月夜,秋来祇为一人长。钿带罗衫色似烟,几回欲起即潸然。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十二年。又云: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又赠之绝句云:黄金不惜买娥眉,拣得如花四五枝。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后仲素以余诗示盼盼,乃反覆读之,泣曰:自公薨背,妾非不能死,恐百载之后,以我公重色,有从死之妾,是玷我公清范也,所以偷生耳。乃和白公诗云:自守空楼敛恨眉,形同春后牡丹枝。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泉台不去随。盼盼得诗后怏怏,旬日不食而卒。
《泊宅编》:唐李一品贵极当时,尝为滁州刺史,作怀嵩楼,西城上刻文于石,以怀嵩洛,有白鸡黄犬之叹,后竟以谪死,楼有公画像,颀然六尺,真伟人也。但鼻端微曲耳。
《摭言》:杜紫微览赵渭南卷,诗云: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因目嘏为赵倚楼,复赠诗曰:今代风骚将谁登?李杜坛灞陵鲸,海动翰苑鹤天寒。
《北梦琐言》:大中四年,进士冯涓登第,榜中文誉最高。是岁,暹罗国起楼,厚赍金帛,奏请撰记,时人荣之。《唐书·高骈传》:骈造迎仙等楼,皆度高八十尺,饰以金珠磲玉,侍女衣羽衣,新声度曲,以拟钧天,薰斋其上,祈与仙接。
《李溪传》:溪好学,家有书至万卷,世号李氏书楼。《妖乱志》:吕用之以神仙好楼居,请于公廨邸,北跨河,为迎仙楼,其斤斧之声,昼夜不绝,费数万缗,半岁方就,自成至败,竟不一游扃鐍俨,然以至灰烬。
《五代史·梁太祖纪》:王,引兵东归。天子饯于延喜楼,赐《杨柳枝》五曲。薛逢有《驾幸延喜楼诗》
《契丹传》:契丹,以其所居为上京,起楼其间,号西楼,又于其东千里起东楼,北三百里起北楼,南木叶山起南楼,往来射猎四楼之间。契丹好鬼而贵日,每月朔旦,东向而拜日,其大会聚、视国事,皆以东向为尊,四楼门屋皆东向。
《高从诲世家》:晋高祖遣翰林学士陶谷为从诲生辰国信使,从诲宴谷望沙楼,大陈战舰于楼下,谓谷曰:吴、蜀不宾久矣,愿修武备,习水战,以待师期。榖还,具道其语,晋高祖大喜。
《南唐书》:唐主于宫中作百尺楼,命群臣观之,众皆叹美,萧俨曰:恨楼下无井耳。唐主问其故,对曰:所以不及景阳楼。唐主怒,贬于舒州。
木平和尚者,南唐保大初徵,在阙下,常出入禁中。他日,从上登百尺楼,上曰:新建此楼,制度佳否?木平曰:尤宜望火。上初不喻其旨,居数载,木平卒,淮甸大扰,自龙阳置烽候以应龙安山,旦夕,上多登览,以瞻动静。
《实宾录》:书楼张家五代周张昭远好学,积书万卷,以楼之,号书楼张家。
传载略武肃王欲于钱塘江筑堤,苦为怒涛所击,遂搆思为下沈之计,而江涛明日愈攻,西陵王愤发于叠雪楼,架三千弓弩射之潮头,为之敛去。
《宋史·刘温叟传》:温叟,拜御史中丞,兼判吏部铨。一日晚归由阙前,太祖方与中黄门数人偶登明德楼西阙,前驺者潜知之,以白温叟。温叟令传呼如常过阙。翌日请对,具言:人主非时登楼,则近侍咸望恩宥,辇下诸军亦希赏给。臣所以呵导而过者,欲示众以陛下非时不登楼也。太祖善之。
《图画见闻志》:董羽始事江南,为翰林待诏。及归,朝后,太宗尝令画端拱楼下,龙水四壁,极其精思。
《宋史·李昉传》:至道元年正月望,上观灯乾元楼,召昉赐坐于侧,酌御樽酒饮之,自取果饵以赐。上观京师繁盛,指前朝坊巷省署以谕近臣,令拓为通衢长廊。《闻见前录》:真宗东封西祀礼成,海内晏然,一日开太清楼,宴亲王宰执,用仙韶女乐数百人,有司以宫嫔不可视外,于楼前起彩山幛,乐声若出于云霄间者。李文定公、丁晋公坐席相对,文定令行酒黄门,密语晋公曰:如何得倒了假山?晋公微笑,上见之,问其故,晋公以实对,上亦笑。即命女乐列楼下临轩,观之,宣劝益频,文定至沾醉。
《玉海》:河中府市中楼。唐广明中王重荣,誓众于此,名为克复。祥符四年,上幸河中,因舜都为号,赐名薰风楼,命陈尧叟为记。
《宋史·文苑传》:石延年,字曼卿,先世幽州人。晋以幽州遗契丹,其祖举族南走,家于宋城。延年为人跌宕任气节,读书通大略,为文劲健,于诗最工而善书。喜剧饮,尝与刘潜造王氏酒楼对饮,终日不交一言。王氏怪其饮多,以为非常人。益奉美酒肴果,二人饮啖自若,至夕无酒色,相揖而去。明日,都下传王氏酒楼有二仙来饮,已乃知刘、石也。
《西湖志馀》:谢希孟者,陆象山门人也少。豪俊与妓陆氏,狎象山责之希,孟但敬谢而已。他日复为妓,造鸳鸯楼。象山又以为言。希孟谢曰:非特建楼,且为作记。象山喜其文,不觉曰:楼记云何即占,首句云:自逊抗机云之死,而天地英灵之气,不钟于男子,而钟于妇人。象山默然,知其侮也。
《洞天清录》:淳化阁帖真迹皆藏御府。至徽宗朝,奉旨以御府所藏真迹,重刊于太清楼,而参入他奇迹,甚多,其中间有兰亭者是也,名曰太清楼帖。
《方舆胜览》:扬州海山楼大观,中郡守朱彦建。凡三级扁曰:海山远眺。陈传古有诗:门下海涛奔铁骑,槛前山背拥金鳌。
《东京梦华录》:白矾楼,后改为丰乐楼。宣和间,更修三层,相高五层,相向各有飞桥栏槛。
宣德楼上皆垂黄缘帘,中一位乃御座,用黄罗设一綵棚,御龙直执,黄盖掌扇,列于帘外,两朵楼各挂灯毬,一枚方圆一丈馀。
相对祥祺楼,直至板桥,有集贤楼、莲花楼,乃之官河东陕西五路之别馆,寻常饯送,置酒于此。
《西浮籍》:采石山枕牛渚之北,谪仙楼在焉。树木蒙茸,峰岸陡削,江流齧乱,石作㶁㶁声舟行,可攀萝而上。《宋史·忠义传》:徐应镳,咸淳末,试补太学生。德祐二年,宋亡,瀛国公入燕,三学生百馀人皆从行。应镳不欲从,乃与其子琦、崧、女元娘誓共焚,子女皆喜从之。太学故岳飞第,有飞祠,应镳具酒食祝飞曰:天不祐宋,社稷为墟,应镳死以报国,誓不与诸生俱北。死已,将魂魄累王,作配神主,与王英灵,永永无斁。琦亦赋诗以自誓。祭毕,以酒肉饷诸仆,诸仆醉卧,应镳乃与其子女入梯云楼,积诸房书籍箱笥四周,纵火自焚。一小仆未寐,闻火声,起至楼下穴牖视之,应镳父子俨然坐立,如庙塑像。走报诸仆,坏壁入,扑灭火。应镳不能死,与其子女怏怏出户去,仓卒莫知所之,翌日得其尸祠前井中,皆僵立瞠目,面如生。诸仆为具棺殓,殡之西湖金牛僧舍。
《委巷丛谈》:钱塘祝吉甫居西河,上构小楼,眺尽湖山之胜。宾客常满,邻有富豪,筑高墙数仞,蔽之。吉甫因郁郁不乐,赵松雪访吉甫,登楼为书二字,扁曰:且看一日贯酸斋来。亦题于左云:酸斋也看无何邻,以通番簿录家徙,垣屋摧毁,小楼内湖山如故。
《垄起杂事》:韩林儿居汴起樊楼,于土市子街西,饰红裙绮瑟于上,将帅出师,饮饯于此林。儿自号樊楼主人。《凤凰台纪事》:石城边关有清江楼、石城楼,三山门外有集贤楼,皆洪武间建。又建来宾、重译二楼,于聚宝门外,待四夷朝贡者。
《西樵野记》:国初,于京师尝建妓馆六楼,于聚宝门外,以宿商贾。时虽法度严密,然有官妓诸司,每朝退,相率饮于妓楼,咏歌侑酒,以谋斯须之欢,以朝无禁令故也。厥后,浸至淫放,解带盘薄,牙牌累累,悬于窗槅竟日喧呶,政多废弛,于是中丞顾公佐始奏革之。《已疟编》:三山门外有醉仙楼,以中秋与学士刘三吾、宋濂、董伦、王景、陶安等醉饮得名。乐民楼以春时赐民花酒钱,传杯浪盏得名。又有鹤鸣楼亦在三山门,陆深南巡日录,嘉靖十八年春,车驾幸承天,以深充扈从前行。二十一日出真定,南过阳和楼,楼下两复道通衢,颇有伟观,渐山云:此楼雨不沾洒,四面随风,若避,故曰阳和。问之,土人曰:然。
《客越志》:滁人孙孟判杭州,风流蕴藉,无俗吏卑庸之气,种荷花满湖,堤上柳绿成畦,荒祠废殿丹青一新,建太虚楼于吴山绝巘,捐俸不给,从木客质千金,足成其事。楼成望见百里,时时与琴酒客来登,昼游夕治,公事无留,后竟为言者所中,投劾去。
《瀛涯胜览》:暹罗国其民楼居其楼,密联槟榔,片藤系之,甚固,藉以藤席竹簟,寝处其中。

楼部杂录

《名胜志》:烟雨楼有三一在嘉兴鸳鸯湖东。五代时建,杨万里诗:轻烟淡淡雨疏疏,碧瓦朱甍隔水隅。方回诗:鸥从沙际冲烟去,燕向花边捲雨来。一在处州括山,唐时建,赵廱诗:烟收雨霁曾来否?见尽东南万叠山。一在沔阳州,郑侠诗:群岫西来烟漠漠,大江南去雨濛濛。
《楚小志》:仲宣楼,枕郡东南公安门上,飞甍插霄,刻桷丽日,清池激岸,长杨络堤,信美消忧,殆非虚语。庾楼去郡东南二里,一名明月楼,制亦华整,但不无假借于武昌耳。余谓武昌近日诸公,无一风流好事,若庾太尉者。今并其楼已亡之,安得不令荆人士擅美,千秋恶知,其非有也。
武昌楼,巍峨壮丽,第觉西门柳色,萧索无聊,惟有隔江汉阳树,犹历历如故耳。
《寰宇记》:扬州新城有晋甲仗楼,谢安建。张籍诗云:谢氏起新楼,西临城角头。图功百仗丽,藏著五兵修。即此。
吴兴掌,故湖州镇湖楼,即故子城之南楼也。后改为销暑楼,颜真卿题额。
香案牍,济南人献明堂图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此楼之始。
暖姝由笔聚宝门,旧有六楼。来宾重译轻烟,淡粉梅妍柳翠,下四名主侍女言。
《墐户录》:郡县更鼓楼,多名谯楼,出庄子。本魏城门,名曰丽谯,言丽而谯峣也。近见王子充作《某府谯楼记》,首引陈涉传,误矣。
碧里杂存,成祖文皇帝既靖难即思,所以导民于善。乃于都城,凡四达之衢,必建一听经楼,每夜妙选高僧于上,讽讲经义,俾臣民咸席地而静听之。既迁都,百馀年后,旧制尽失,尚存其一于北门桥,与十庙相近。嘉靖初,僧复新之,虽巍然临市,然知者鲜也。《江宁府志》:明初,揭轨有宴南市楼,云:诏出金钱送酒垆,绮楼胜会集文儒。江头鱼藻新开宴,苑外莺花。又赐酺赵女酒翻歌扇,湿燕姬香袭舞裙纡绣筵,莫道知音少,司马能琴绝代无。蓉塘诗话曰:国初,于金陵聚宝门外建轻烟、淡粉、梅妍、柳翠十四楼,以聚四方宾客,观揭孟同诗可知,国初缙绅宴集,皆用官妓,与唐宋不异,后始有禁耳。永乐中,晏铎金陵元夕诗:花月春风十四楼,今诸楼皆废,南市楼尚存。

楼部外编

《十洲记》:昆崙山一角有积金,为天墉城。面方千里城上,安金台五所,玉楼十二所。
《纂异记》:秀州子城有天王楼,建炎间,金人犯顺,苏秀大扰将毁之,有天王现于城上,若数间屋。大兵卒,望之怖惧,遂引去一州之境,获免,及乱平,建楼西北隅,见今事之。
《高坡异纂》:毛孔域福清人。嘉靖乙酉正月朔旦,出贺节于亲友中途,顾见其家楼中有一妇人,越窗登楼,脊身坐红被上,心异之急驰归,召其二子验视,无所见。楼亦扃钥如故,其年子秉铎领乡荐名第十八,明年,登进士第。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楼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