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仓廪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仓廪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六十卷目录

 仓廪部汇考一
  《诗经》〈魏风伐檀 小雅楚茨 甫田〉
  《礼记》〈月令〉
  《周礼》〈地官 冬官考工记〉
  《释名》〈释宫室〉
  《说文》〈仓〉
  《天仓星图考》
  《天囷天廪星图考》
  《宋史职官志》〈司农寺〉
  《演繁露》〈邸阁〉
  《金史百官志》〈仓场〉
  《元史》〈百官志〉

考工典第六十卷

仓廪部汇考一

《诗经》

《魏风伐檀》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兮。
〈注〉囷,圆仓也。

《小雅楚茨》

我仓既盈,我庾维亿。
《小雅甫田》
曾孙之稼,如茨如梁,曾孙之庾,如坻如京,乃求千斯仓,乃求万斯箱。
〈注〉茨屋盖言其密比也,梁车梁言其穹隆也,坻水中之高地也,京高丘也箱车箱也。

《礼记》《月令》

仲秋之月,可以穿窦窖,修囷仓。
〈注〉皆为敛藏之备穿地,圆曰窦,方曰窖。

季秋之月,乃命冢宰,农事备收,举五谷之要,藏帝籍之收于神仓,祗敬必饬。
〈注〉以其供神之物故曰神仓

《周礼》《地官》

廪人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八人,史十有六人,胥三十人,徒三百人。
〈订义〉薛平仲曰:场人既已为登谷之备矣,则仓廪之官当有以为储蓄之备也。先儒以廪为藏米,以仓为藏谷,故廪人之官必以下大夫二人居之。自谷而舂揄以为米,则米之为用,所当贵重爱惜者,而官其可轻𢌿哉?是以廪人为之长而仓人以中士为之属焉。然廪人之后必继之以舍人,仓人之后必继之以司禄,不为无意,盖舍人之职其主宫中官府之次舍者也。而宫中官府之稍食,又非谷禄比于此焉,不汲汲以均之,则所以为养廉怙耻之本者,得毋有亏于?自公退食之际而请谒行于私昵之间,其弊有不可胜虑矣,是则舍人所以次之也。若夫谷禄之制,自公卿大夫以至庶人之代,其耕者多寡,高下固有定数矣。彼其以田赋禄而征其租,上以供王赋,下以享宗庙、给私奉、业子孙,又非一时稍食者之比于此焉。不知所以裁之,则无功受禄者,特未免有伐檀之剌,而世禄之家鲜克由礼者,亦岂无自而致哉?是则司禄所以次之也。是盖先王务农重谷之教,故叙次其设官如此。李嘉会曰:廪造于平地之上,仓造于屋之下。 贾氏曰:此官使下大夫为首徒,三百人以米廪事,重出纳又多故也。

掌九谷之数,以待国之匪颁,赒赐稍食。
郑锷曰:廪人掌谷谓米出于谷故耳。 易氏曰:天府职曰若祭天之司民,司禄而献民,数谷数则知九谷之数,专掌于司禄,今复见于廪人,何也?贾氏谓廪人掌米,仓人掌谷,其义诚然,盖仓人掌粟入之藏,辨九谷之物则掌谷,可知廪如御廪、常廪之类则皆米也。不然,明堂位何以曰米廪有虞氏之庠?释者以鲁谓之米廪,虞帝上庠今藏粢盛之委焉,非米而何以廪名?官所掌者米而云掌九榖之数者,兼掌九榖之数也。是知仓人掌谷,司禄掌九谷之数,廪人即其九谷之数,以知廪米之数,凡以待国之匪,颁赒赐稍食而已。 李嘉会曰:数则一岁所入之目,以数而入,以数而出,正廪人所掌,故不曰物而曰数 。郑康成曰:匪读为分,分颁谓委人之职,诸委积也。赒赐谓王所赐予给好用之式,稍食禄廪。 李嘉会曰:分颁者使自随其数而入之,不独委人也,委人特一而已。 郑锷曰:君于臣下,廪人继粟者是也。 贾氏曰:此即司士以功诏
禄。又《王制》云:下士视上,农夫九人禄中士倍下士之类

以岁之上下数邦用,以知足否,以诏谷用,以治年之凶丰。
项氏曰:岁言其成岁,年言其收成。若岁终定时成,岁皆以成岁言;若有年大有,年皆以收成言。制国用者必于岁之终,谷粟之既入,故曰以岁之上下数邦用敛谷粟,必于秋之成,谷粟之始熟,故曰以年之上下出敛。《法礼》曰:制国用必于岁之杪是也。
易氏曰:年之有凶丰,岁之所以有上下。 郑康
成曰:数犹计也。 项氏曰:以岁之升降得谷之多少计国之所用,多则足,少则否。乃诏在上用谷之隆杀,以治年之凶丰,故年适丰,虽粒米狼戾不侈于有馀;年适凶,虽饥馑荐臻不苦于不足,则以有治之之术也,易于萃言用大牲于升言利用礿是也。 易氏曰:制其财之多寡,权其礼之增损,非廪人之事,特以邦用之足否诏之于上,凡以治年之凶丰而已。年之凶丰天也,所以治之者人也。治之则权其多寡,增损而为之,开辟敛散其于丰也。不为妄费以蠹其国,其于凶也不为过取以害民。李嘉会曰:岁自立春至次年立春,天时也;年自正月朔旦至岁除,王政也。天时虽不同,王政不可阙,合三者治之斯可。

凡万民之食食者,人四釜,上也。人三釜,中也。人二釜,下也。
贾氏曰:万民食食者谓民食,国家粮食者上谓大丰年,中谓常年,下谓少俭年,此虽列三等,以中年是其常法。 郑康成曰:此皆谓一月食米也,六斗四升曰釜 。杨谨仲曰:国之量非后世比栗氏,为量方尺、深尺,其实一釜乃六斗四升,今人所用之斛深,亦一尺而万几,二尺止容五斗。而以古之量少,今之量几五倍于古矣。然以中岁均人月食,三釜则是旬食一釜,日食六升四合矣。量至汉犹然,赵充国以为辛武贤,欲引万骑出,张掖以一马自负三十日,为米二斛四斗,麦八斗,则计人日食米八升。王莽欲立威,乃议云十万众赍三百日粮十道并出。严尤曰:计一人三百日用粮十八斛,则是人食六升,以此考之。周之中岁人日食六升四合,上岁人日食八升五合不为过矣。 王氏曰:民之

食可以计者,校登夫家贵贱老幼废疾之数,观
稼省敛稽比财物,其法详也。 王昭禹曰:先王之民生齿以上有食之,端已书于版校,登稽比之法又详,则凡民之幼壮孤寡,登秏无不知也。以口授田,以田制食,观稼省敛,又以时出焉,则凡其食之有馀不足无不知矣。

若食不能人二釜,则令邦移民就谷,诏王杀邦用。
易氏曰:冢宰制国,用其谷之所积,皆有定所。凡荒政所不能聚者,均其远近之所就谷而已。 郑康成曰:杀犹减也。 王氏详说曰:大司徒云大荒大札,则令邦国移民通财,为外诸侯设也。廪人云若食不能人二釜,则令邦移民就谷,为内诸侯设也。盖乡遂公邑,但移用其民而已,非移民通财与移民就谷也。乡遂公邑,同为天子之民,若夫都鄙,则各从其主矣。郑氏释此以为就谷都,鄙之有者诚得其说。 郑锷曰:梁惠王移民就粟,孟子讥之,何耶?盖周官之民有田以耕,其饥偶出于天时之水

旱而已。惠王不能制民之产,凶岁则移民,是为无
政。 刘氏曰:古者三年耕必有一年之蓄,九年耕必有三年之蓄,以三十年之通计,虽有旱乾水溢,民无菜色,犹设廪人就谷之法则,患未至而预为之防。 李嘉会曰:储蓄所以立国,非有大凶旱,乌可轻动?

凡邦有会同师役之事,则治其粮与其食。
王昭禹曰:治者量远近为之节。 郑康成曰:行道曰粮谓糒也,止居曰食谓米也。 郑锷曰:会同师役,有远近之异,则曰粮、曰食,亦宜不同远则治其粮。庄子言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盖言远也。近则治其食,诗云朝食于株,左氏云食时而至,盖言近也。 易氏曰:粮乃会同师役之所急者,太宰以九式均节,财用而不及,会同师役之式,小宰之七事,有所谓会同军旅田役之戒具共其财用,然会同所用者不过牢醴委积膳献饮食之飧牵,则有宾客之式矣。军旅田役所用者,不过工事币帛刍秣匪颁之数者,则有工事之式币帛之式,刍秣之式,匪颁之式矣。惟最急之粮食,乃无式焉。盖式法出于九赋之中,乃国家之经费。冢宰制国,用则以邦国之贡待吊,用万民之贡充府库,二者之外随处而积,以待邦之大用。则会同师役之类,凡九式所不载者,皆取具于此。不然,仓人共道路之谷,积饮食之具遗人,凡宾客会同师役掌其道路之委积,若非前二者之积,将何所从出?然
特道路之所费而已。若廪人之治其粮与其食,又兼在道之费及止居之费也。

大祭祀则共其接盛。
郑康成曰:接读为壹扱再祭之扱,扱以授舂人舂之。 易氏曰:接犹承也。天子亲耕藉田以共粢盛,非有司亲承之,与常谷同,何以致敬于鬼神?故甸师以时入之于廪人,廪人接之,以藏于神仓。及大祭祀之时,廪人则共其所接之盛,是以舂人接之,则舂谷而为米。𩟄人接之,则炊米而为食,然后王者得以亲承祭祀,其为敬至矣。 王昭禹曰:谓之接盛,则其所以接神者在是欤。 郑康成曰:大祭祀之谷,藉田之收藏于神仓者也,不以给小用。陈及之曰:廪人至仓人,凡九谷出入尽掌之,而不会计,何也?以司会考之,以九赋之法令田野之财,用以九功之法令民职之财,用掌国之官府郊野县都之百物财用,凡在书契版图者之贰以逆群吏之治,而听其会计。则是官府与府藏财赋无不系焉。而廪人以出入之大计听之,司会矣。

仓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项氏曰:仓人,掌藏粟者,

掌粟入之藏。
郑康成曰:九谷尽藏焉,以粟为主。 贾氏曰:月令首种不入。 郑注引旧记:首种谓稷也,即种粟是五谷之长,下文九谷,此云粟是以粟为主。 李嘉会曰:一岁所收粟则先熟,兼中国之地率多种粟,盖粟耐乾,虽岁之旱不至太失,此九谷之物必以粟而总其名。

辨九谷之物,以待邦用。
项氏曰:谷各有所宜用,故辨其物以待用。 郑锷曰:邦之用谷也。有匪颁赒赐稍食之殊,则其精粗亦异,故宜辨其色焉。

若谷不足,则止馀法用,有馀则藏之,以待凶而颁之。
郑康成曰:止犹杀。 王氏曰:法式所用有,虽不足不可以已者,有待有馀,然后用者。所谓馀法用,则待有馀而馀用者。 易氏曰:大府所谓式贡之馀财,以供玩好币馀之赋,以待赐予委人。所谓凡其馀聚以待颁赐,止馀法用止,此者欤有馀则藏之,以待凶而颁之;是乐岁则取之于民,凶年则遂以颁之于民,取之不以为虐,颁之乃所以为利,无非充裕民之仁政。

凡国之大事,共道路之谷积食饮之具。
王昭禹曰:大事则戎祀之类,盖戎以出征而祀亦有在郊者,故仓人共道路谷积食饮之具。若戎祀之外,则非所共也。 黄氏曰:大事,大师役也。其小者,遗人委积自足共之。其大者,仓人共其谷,积食饮之具,食糗糒饮浆酏也。

《冬官·考工记》

囷窌仓城,逆墙六分。
郑康成曰:囷圜仓方穿地曰窌。 郑锷曰:仓窌囷皆藏谷之廪。 郑康成曰:逆犹却也,筑此四者六分其高,却一分以为杀。 贾氏曰:假令高一丈二尺,下厚四尺,则于上去二尺,为杀囷仓,城地上为之,须为此杀。窌入地亦为此杀者,虽入地口,宜宽则牢固也。

《释名》释宫室

仓,藏也,藏谷物也。
廪,矜也,宝物可惜者投之其中也。
囷,绻也,藏物缱绻束缚之也。
庾,裕也,言盈裕也,露积之言也。盈裕不可称受,所以露积之也。
囤,屯也,屯聚之也。
圌,以草作之团团然也。

《说文》

仓,谷藏也。仓黄取而藏之,故谓之仓。
天仓星图缺天仓星图考
《史记》《星经》俱不载。
《汉书·天文志》:胃为天仓。其南众星曰廥积。
〈注〉如淳曰:刍槁积为廥也。

《晋书·天文志》:天仓六星,在娄南,仓谷所藏也。南四星曰天庾,积厨粟之所也。
《步天歌》:天仓六个,娄下头天庾四星,仓东脚。按《宋史·天文志》:天仓六星,在娄宿南,仓谷所藏也,待那之用。星近而数,则岁熟粟聚;远而疏,则反是。月犯之,主发粟。五星犯,兵起,岁饥,仓粟出。荧惑、太白合守,军破将死。荧惑入,军转粟千里;近之,天下旱。太白犯之,外国人相食,兵起西北。辰星守之,大水、客、彗犯之,五谷不成。客星入,岁饥籴贵。流星入,色赤,为兵;犯之,粟以兵出;色黄白,岁大稔。苍白云气入,岁饥;赤,为兵、旱,仓廪灾;黄白,岁大熟。
天庾四星,在天仓东南,主露积。占与天仓同。
胃宿三星,天之厨藏,主仓廪,五谷府也。明,则天下和平,仓廪实,民安;动,则输运。暗,则仓空;就聚,则谷贵、民流;中星众,谷聚;星小,谷散;芒,则有兵。日食,大臣诛,一曰乏食,其分多疾,谷不实,又曰有委输事。日晕,谷不熟。月食,后王有忧,将亡,亦为饥,郊祀有咎。月晕,兵先动者败,妊妇多死,又曰国主死,天多雨,或山崩,有破军。岁星在晕内,天下有德令。月晕在四孟之月,有赦。荧惑在晕中,为兵。月犯之,邻国有暴兵,天下饥,外国忧,谷不实,民多疾;变色,将军凶。岁星犯之,大人忧,兵起;守,则国昌;入,则国令变更,天下狱空;若逆行,五谷不成,国无积蓄。荧惑犯之,兵乱,仓粟出,贵人忧;守之,旱饥,民疫,客军大败;入,则改法令,牢狱空;进退环绕勾己、凌犯及百日以上,天下仓库并空,兵起。填星犯之,大臣为乱;守之,无蓄积,有德令,岁谷大贵;若逆行守勾己者,有兵;色赤,兵起流血;青,则有德令。辰星犯,其分不宁;守之,有兵,国有立侯,巫咸曰:为旱,谷不成,有急兵。又逆行守之,仓空,水灾。客星犯之,王者忧,仓廪用;退行入,则有赦;守之,强臣凌国,谷不熟;乘之,为火;舍而不去,人饥;出,其分君有忧。彗星犯之,兵动,臣叛,有水灾,谷不登。星孛,其分兵起,王者恶之。流星犯之,仓库空;色赤,为火灾。苍白云气出入犯之,以丧籴粟事;黑,为仓谷散腐;青黑,为兵;黄白,仓实。
天囷天廪星图

图考天囷

《史记》《星经》俱不载。
《晋书·天文志》:天囷十三星,在冑南。囷,仓廪之属也,主给御粮也。
《步天歌》:天囷十三,如乙形。
《宋史·天文志》:天囷十三星,如乙形,在胃南,仓廪之属,主给御廪粢盛。星明,则丰稔;暗,则饥。月犯之,有移栗事。五星犯之,仓库空虚。客、彗入,仓库忧,水火焚溺。青白云气入,岁饥,民流亡。
天廪

《史记》《星经》俱不载。
《晋书·天文志》:天廪四星在昴南,一曰天廥,主蓄黍稷以供飨祀;春秋所谓御廪,此之谓也。
《步天歌》:天廪胃下斜四星
《宋史·天文志》:天廪四星,在昴宿南,一曰天廥,主蓄黍稷,以供享祀。《春秋》所谓御廪,北之象也。又主赏功,掌九谷之要。明,则国实岁丰;移,则国虚;黑而稀,则粟腐败。月犯之,谷贵。五星犯之,岁饥。客星犯,仓库空虚。流星入,色青为忧;赤,为旱,为火;黄白,天下熟。青云气入,蝗,饥,民流;赤,为旱;黑,为水;黄,则岁稔。

《宋史·职官志》司农寺

元丰,置卿、少卿、丞、主簿各一人。卿掌仓储委积之政令,而谨其出纳,少卿为之贰,丞参领之。凡京都官吏禄廪,辨其精粗而为之等;诸路岁运至京师,遣官阅其名色而分纳于仓廪,槁秸则归诸场,岁具封桩、月具见存之数奏闻;给兵食则造呈粮样,因出纳而受赂刻取者,严其禁;有负欠者,计其亏数上于仓部。仓二十有五,掌九谷廪藏之事,以给官吏、军兵禄食之用。凡纲运受纳及封桩支用,月具数以报司农。草场十有二,掌受京畿刍秸,以给牧监饲秣。
建炎三年,罢司农寺,以事务并隶仓部。绍兴三年,复置。
南北省仓、草料场、和籴场隶焉。监仓官分上、中、下界,司其出纳。诸场皆置月监官。外有监门官,交量则有检察斛面官,纲运下卸有排岸司官,各分其事以佐本寺。
丰储仓,署监官二员,监门官一员。初,绍兴以上供米馀数,椿管别廪,以为水旱之助,后又增广收籴,淳熙间,命有司为之提领,后以属校正,非奉朝廷指挥不许支拨。别置,提领官结押,不许同司农寺收支经常米数。凡外州军起到桩管米,从司农寺差官盘量,据纳到数报本所桩管。监官、监门官遇考任满,所属批书外,仍于本所批书,视其有无欠折,以定其功过。在外,则镇江、建康亦置仓焉。
《宋·程大昌·演繁露》邸阁
为邸、为阁,贮粮也。通典漕运门,后魏于水运处立邸阁八所,俗名为仓也。

《金史·百官志》仓场

提举仓场司。使,从五品。副使,从六品。掌出纳公平及毋致亏败。监支纳官,八品,十六员。
以年六十以下廉干人充,女直、汉人各一。广盈仓、丰盈仓、永丰仓、储仓、富国仓、广衍仓、三登仓、常盈仓、西一场、西二场、西三场、东一场、东二场、南一场、北一场、北二场。

通济仓与在京仓,置监支纳使副各一员。
丰备仓、丰赡仓、广济仓、潼关仓,兴定五年刱置潼关仓监支纳一员,兼枢密院弹压。
陈州仓四员。
洧川仓二员。

《元史》《百官志》

京畿都漕运使司,秩正三品。运使二员,正三品;同知二员,正四品;副使二员,正五品;判官二员,正六品;经历一员,正七品;知事一员,从八品,提控案牍兼照磨二员,掌凡漕运之事。世祖中统二年,初立军储所,寻改漕运所。至元五年,改漕运司,秩五品。十二年,改都漕运司,秩四品。十九年,改京畿都漕运使司,秩正三品。二十四年,内外分立两运司,而京畿都漕运司之额如旧。止领在京诸仓出纳粮斛,及新运粮提举司站车攒运公事。省同知、运判、知事各一员,而押纲官隶焉。延祐六年,增同知、副使、运判各一员。其后定置官员已上正官各二员,首领官四员。吏属:令史二十一人,译史二人,回回令史一人,通事一人,知印二人,奏差一十六人,典吏二人。其属二十有四:
新运粮提举司,秩正五品。至元十六年始置,管站车二百五十辆,隶兵部。开运粮埧河,改隶户部。定置达鲁花赤一员,都提举一员,同提举二员,副提举一员,吏目一员,司吏八人,奏差十二人。

京师二十二仓
万斯北仓 中统二年置。
万斯南仓 至元二十四年置。
千斯仓  中统二年置。
永平仓  至元十六年置。
永济仓  至元四年置。
惟亿仓
既盈仓
大有仓  并皇庆元年置。
屡丰仓
积贮仓  并皇庆元年增置。
已上十仓,每仓各置监支纳一员,正七品;大使二员,从七品;副使二员,正八品。
丰穰仓
广济仓  并皇庆元年置。
广衍仓  至元二十九年置。
大积仓  至元二十八年置。
既积仓
盈衍仓  至元二十六年置。
相因仓  中统二年置。
顺济仓。至元二十九年置。
已上八仓,每仓各置监支纳一员,正七品;大使一员,从七品;副使二员,正八品。
通济仓  中统二年置。
庆贮仓  至元四年置。
丰润仓  至元十六年置。
丰实仓。
已上四仓,每仓各置监支纳一员,正七品;大使一员,从七品;副使一员,正八品。
通惠河运粮千户所,秩正五品,掌漕运之事。至元三十一年始置,中千户一员,中副千户二员。

都漕运使司,秩正三品,掌御河上下至直沽、河西务、李二寺、通州等处攒运粮斛。至元二十四年,自京畿运司分立都漕运司,于河西务置总司,分司临清。运使二员,正三品;同知二员,正四品;副使二员,正五品;运判三员,正六品;经历一员,从七品;知事一员,从八品。提控案牍二员,内一员兼照磨,司吏三十三人,通事、译史各一人,奏差一十六人,典吏一人。其属七十有五:
河西务十四仓
永备南仓
永备北仓
广盈南仓
广盈北仓
充溢仓
已上五仓,各置监支纳一员,正七品;大使二员,从七品;副使二员,正八品。
崇墉仓
大盈仓
大京仓
大稔仓
足用仓
丰储仓
丰积仓
恒足仓
既备仓
已上九仓,各置监支纳一员,正七品;大使一员,从七品;副使一员,正八品。

通州十三仓
有年仓
富有仓广储仓
盈止仓
及秭仓
乃积仓
乐岁仓
庆丰仓
延丰仓
已上九仓,各置监支纳一员,正七品;大使二员,从七品;副使二员,正八品。
足食仓
富储仓
富衍仓
及衍仓
已上四仓,各置监支纳一员,正七品;大使二员,从七品;副使一员,正八品。

河仓一十有七
馆陶仓
旧县仓
陵州仓
傅家池仓
已上各置监支纳一员,从七品;大使一员,从八品;副使一员。
秦家渡仓
尖冢西仓
尖冢东仓
长芦仓
武强仓
夹马营仓
上口仓
唐宋仓
唐村仓
安陵仓
四柳树仓
淇门仓
伏恩仓
已上各置监支纳一员,从八品;大使一员,从九品;副使一员。
直沾广通仓,秩正七品,大使一员。

荥阳等纲,凡三十:曰济源,曰陵州,曰献州,曰白马,曰滏阳,曰完州,曰河内,曰南宫,曰沂莒,曰霸州,曰东明,曰获嘉,曰盐山,曰武强,曰胶水,曰东昌,曰武安,曰汝宁,曰修武,曰安阳,曰开封,曰仪封,曰蒲台,曰邹平,曰中牟,曰胶西,曰卫辉,曰浚州,曰曹州,曰濮州,每纲皆设押纲官二员,计六十员。秩正八品。每编船三十只为一纲。船九百馀只,运粮三百馀万石,船户八千馀户,纲官以常选正八品为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仓廪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