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笺启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文学典

 第一百四十九卷目录

 笺启部汇考
  许慎说文〈笺 启〉
  服虔通俗文〈启〉
  唐书〈百官志〉
  明会典〈笺式〉
大清会典〈笺式〉
 笺启部总论
  刘协文心雕龙〈书记篇 奏启篇〉
  徐炬事物原始〈启〉
  徐师曾文体明辩〈笺〉
 笺启部艺文
  投笺获弟判       唐杨守讷
 笺启部选句
 笺启部纪事
 笺启部杂录

文学典第一百四十九卷

笺启部汇考

《许慎·说文》《笺》

笺,表识书也。

《启》

启,传信也。

《服虔通俗文》《启》

官信,曰启。

《唐书》《百官志》

凡下之达上,其制有六:三曰笺,四曰启。

《明会典》《笺式》

中宫寿旦、正旦、冬至亲王上笺,〈群臣同〉宣德间定,伏以天眷圣明、万年盛业。中宫正治协相洪猷,敬惟皇后殿下懋嗣徽音。弘昭令范仁慈施于宫壸,懿德著于邦家。是以宗庙尊安,而本支蕃衍也。臣某〈宗室属籍亲群臣见表〉忻逢寿旦,〈正旦长至〉肃班行而敬拜。祝宝算以齐天无任,瞻仰激切屏营之至。谨奉笺,称贺以闻。东宫千秋节正旦冬至亲王上笺,伏以天眷皇家茂隆、大本前星协应、四海归心。敬惟皇太子殿下天赐英资、日新圣学。懋德祗承于谟烈,重明翼赞于治平。是以宗社奠安臣民咸戴也。臣某奉守藩邦,忻逢诞辰〈正旦长至〉仰春宫而称颂,祝寿算于千秋,无任瞻仰激切屏营之至,谨奉笺,称贺以闻。
东宫千秋节正旦冬至群臣上笺,伏以皇天眷佑、景运弘开、大本益隆、臣民忻戴。敬惟皇太子殿下宽仁毓德,敬谨存心嗣承万世之洪图,寅奉重熙之宝历。是以贞符协应万邦永宁也。臣某等职守藩维,忻逢令旦〈正旦长至〉仰望前星,敬祝千秋之寿,无任瞻仰激切屏营之至,谨奉笺,称贺以闻。
以上书写、署名、印封皆与表同,但易笺文并红帖红绫袱匣。
凡表笺洪武间令止,作散文不许循习四六旧体,务要言词典雅,不犯应合、回避凶恶字样,仍用朱笔圈点句读。表用黄纸,笺用红纸为函,外用夹板夹护。拜进并依见行仪式,又令进表笺及一应文字。若有御名庙讳合,依古二名不偏讳,嫌名不讳。若有二字相连者,必须回避,写字之际不必缺其点画。二十九年以天下诸司所进表笺,多务奇巧,词体骈俪。令翰林院撰庆贺谢恩表笺成式颁于天下。诸司令如式录进,正统间奏准。凡表笺字画俱用洪武正韵写进。永乐十年定,凡诸衙门于皇太子之前具启,或敬奉过事件。其本内及行移文书内止,许写启本,敬奉令旨或止云,敬依敬蒙及启,准具启外字样。

《大清会典》《笺式》

皇后千秋节元旦长至笺式。
某亲王〈臣某〉等,诸王贝勒文武官员〈臣〉〈凡在外官员各称某衙门某官臣某等〉诚欢、诚忭稽首、顿首
上言,伏以
祥凝璇室,仰

内治之弘昭。
瑞霭椒宫庆、
母仪之光大,敬惟
皇后殿下。
安贞表范,
恭俭垂型,
博厚协载物之仁,
恩隆逮下,
肃雍赞齐家之化。
德懋承天〈臣〉〈王等属在懿亲 文官职守封圻 武官职典戎行〉
上官职在边方
欣逢
令节,〈元旦长至〉伏愿
徽音益著、弥增彤管之辉,
景福骈臻、永纪瑶编之盛。〈臣〉等无任瞻

天仰
圣欢忭之至,谨奉
笺,称
贺以

闻。
皇太子千秋节正旦长至笺式。
某亲王〈臣某〉等,诸王贝勒文武官员〈臣〉等,〈凡在外官员各称某衙门某官臣某等〉诚欢、诚忭、稽首、顿首
上言,伏以

天心眷祐,绵万世之洪图。
国本茂隆,介
千秋之景福,敬惟
皇太子殿下。
元良德裕,
英敏性成,膺
有道之昌期,臣民欢戴奉无疆之
宝历,

宗社奠安。〈臣〉等〈王等属在懿亲 文官职守封圻 武官职典戎行
土官职在边方
欣逢〉令旦,〈正旦长至〉伏愿永承
泰运,合宇宙以諴,和大集
祯符跻升恒于悠久。〈臣〉等无任欢忭踊跃之至,谨

笺,称
贺以

闻。
以上书写印封皆与表同,但易笺文并红帖红绫袱匣。

笺启部总论

《刘协·文心雕龙》《书记篇》

笺者,表也,表识其情也。崔寔奏记于公府,则崇让之德音矣;黄香奉笺于江夏,亦肃公之遗式矣。公干笺记,文丽而规益,子桓弗论,故世所共遗。若略名取实,则有美于为诗矣。刘廙谢恩,喻切以至,陆机自叙,情周而巧,笺之善者也。原笺记之为式,既上规乎表,亦下睨乎书,使敬而不慑,简而无傲,清美以惠其才,彪蔚以文其响,盖笺记之分也。

《奏启篇》

启者,开也。高宗云启乃心,沃朕心,取其义也。孝景讳启,故两汉无称。至魏国笺记,始云启闻。奏事之末,或云谨启。自晋来盛启,用兼表奏。陈政言事,既奏之异条;让爵谢恩,亦表之别干。必敛彻入规,促其音节,辨要轻清,文而不侈,亦启之大略也。

《徐炬·事物原始》《启》

张璠溪纪曰:董卓呼三台尚书以下自诣启事,然后得行。此启事得名之始也。始云启,末云谨启。晋宋以下与表俱用。今止,臣下以相往来也。

《徐师曾·文体明辩》《笺》

按刘协云:笺者,表也,识表其情也。字亦作笺,古者君臣同书。至东汉始用笺记,公府奏记,郡将奏笺。若班固之说,广平黄香之奏,江夏所称郡将奏笺者也。是时太子、诸王、大臣皆得称笺,后世专以上、皇后、太子。于是天子称表,皇后、太子称笺,而其它不得用矣。其词有散文、有俪语分为古俗二体。而列之今制,奏事太子、诸王称启。而庆贺,则皇后、太子仍并称笺云。

笺启部艺文

《投笺获弟判》

河内县荀君林乘冰省舅冰陷而逝,兄伦求尸不获。遂作笺与河伯,经宿冰开,获君林执笺出。乡人告称妖惑。
《对》唐·杨守讷
覃怀旧壤野王遗迹,元凯造舟于后,忿生食邑于前。自晋启山阳郑锡河沃精灵,有作人物代兴相。彼君林实为茂族感如存之,念恭自出之心,凭河履冰自贻陷溺,终坠而死,当奈若何。类无忌之永休,比元阳之相,负况鸰原称咏本,在急难,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嫂溺礼通于援手。季没义,切于投笺,孝悌之心,聪明正直,灵鉴在斯。信宿之间,克备丧礼,诚有应于今日事。无隔于古人,告以为妖,未符通识,诬人之罪,法有恒规。请据愆尤,以定刑典。

笺启部选句

《晋书载记序》:郭钦腾笺于武帝,江统献策于惠王。陶侃答封抽书车骑。虽未能为国摧勒,然忠义竭诚见于辞表。今腾笺上听可否。迟速当在天台也。《沈约·梁武帝集序》:笺记风动表议云飞。
徐陵傅大士碑,言辞谨敬,多乖释迦之书,文牒卑恭,翻豫山公之启。庾信文东京鼎食,先加邓骘之勋,西晋官人多用山涛之启。
常衮授杨绾吏部侍郎,制令猷自洽,厚德弥彰,参我密启,属于清鉴。
《柳宗元祭李中丞文》:皂囊密启,忠恳屡陈。
钱珝授刘崇望吏部尚书制山公,密启更广规模楚,客离骚休劳讽谕。
李刘回桐庐朱县丞启短,启代庖已忘西施之唐突,长笺倒廪尚怜东野之龙钟。
李白诗:飞笺络绎奏明主,天书降问回恩荣。
刘禹锡诗:曾忝扬州荐,因君达短笺。
蔡襄四贤诗:夕陈疏举时密启,此语多秘世莫知。徐夤公子行,有耳不闻经国事,拜官方买谢恩笺。

笺启部纪事

《晋书·刘卞传》:刘卞字叔龙,东平须昌人也。本兵家子,质直少言。为县小吏,功曹夜醉如厕,使卞执烛,不从,功曹衔之,以它事补亭子。有祖秀才者,于亭中与刺史笺,久不成,卞教之数言,卓荦有大致。秀才谓县令曰:卞,公府掾之精者,云何以为亭子。令即召为门下史。
《异苑》:河内荀儒,字君林,乘冰省舅氏,陷河而死。兄伦,字君文,求尸积日不得。设祭冰侧,又投笺与河伯,经一宿岸侧冰开,尸手执笺浮出,伦又笺谢之。
《世说》:郤司空在北府,桓宣武恶其居兵权。于是乘暗,遗笺诣桓:方欲共奖王室,修复园陵。世子加宾出行,道上闻信至,急遣取笺,视之竟,寸寸毁裂,便回。车还依帐中,卧更作笺,自陈老病,不复堪人间,欲乞閒地自养。宣武大善,即发诏转为都督五郡,守会稽。《陈书·傅縡传》:縡博通群书。王琳闻其名,引为府记室。琳败,随琳将孙玚还都。时世祖使颜晃赐玚杂物,玚托縡启谢,词理优洽,文无加点,晃还言之世祖,召为撰史学士。
《北齐书·魏收传》:神武入朝,静帝授相国,固让,令收为启。启成呈上,文襄时侍侧,神武指收曰:此人当复为崔光。
《陆琼传》:琼第三子从典为太子舍人时,后主赐仆射江总并。其父琼诗总命从典为谢启。俄顷便就文华理畅,总甚异焉。
《摭言》:卢肇,开成中,就江西解。末肇送启谢曰:巨鳌负赑,首冠蓬山。试官曰:昨以人数挤排,深惭名第奉浼,焉得首冠之语,肇曰:顽石处上,巨鳌戴之,岂非首冠耶。
曹汾尚书镇许下,其子希干及第,用钱二十万。榜至镇,开贺宜宴日,张之于侧。进士胡锜贺启,曰:桂枝折处,著莱子之彩衣;杨叶穿时,用鲁连之旧箭。又曰:一千里外,观上国之风光;十万军前,展长安之春色。《北梦锁言》:蜀中庾传昌舍人始为。永和府判官文才敏赡,伤于冗杂,因候相国张公有故未及见,庾怒而归草一启。事仅数千字,授于谒者,拂袖而去。他日张相谓朝士曰:庾舍人见示长笺,不可多得。虽然曾闻其草,角抵牒词,动乃数幅,讥其无简当体要之用也。江表志宋齐丘为儒,日修启投姚洞天。略云:城上之呜呜,晓角吹入愁肠,树头之飒飒秋风结成离绪。又云:其如千恳万端无柰饥寒两字。时有识者,云:当须殍亡。后,果如其言。
《十国春秋·吴·殷文圭传》:唐末词场,请托公行。文圭与游恭独步场屋,乾宁中昭宗幸三峰。文圭携东平王全忠表荐,及第寻为裴枢。宣谕判官至汴州,全忠复表荐之。既而文圭投启于公卿曰:于菟猎,食非求尺璧之珍鶢,鶋避风不望洪钟之乐,及南归为多言者所发。全忠大怒,遣吏捕之,不及。
《闽徐寅传》:寅才思敏绝,黄滔方与寅接谈。太祖馈滔以鱼,滔请寅为谢笺。寅殊不经意,援笔疾书曰:衔诸断索裁从羊续,悬来列在雕盘,便到冯驩食处。时人大称之。
《宋史·邓润甫传》:润甫知成都府。召复翰林学士兼掌皇子閤笺记,一时制作,独倚润甫焉。历尚书左丞,暴卒,年六十八。辍视朝二日。以尝掌均邸笺奏,优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曰安惠。
《湘山野录》:丁晋公贬崖时,权臣实有力焉。后十二年,丁以秘监召还光州。致仕时,权臣出镇许田。丁以启谢之。其略曰:三十年门馆游从,不无事契,一万里风波往复,尽出生成,其婉约皆此。又自夔漕召还知制,诰谢两府启,二星入蜀,难分按察之权。五月渡泸皆是提封之地。后云谨当揣摩往行,轨躅前修效,慎密于孔,光不言温,树体风流于谢,傅惟咏苍苔。
《却扫编》:杨文公亿初入馆时,年甚少。故事初授馆职,必以启,事谢先达时,公启事。有曰:朝无绛灌,不妨贾谊之少年,坐有邹枚未害相如之末至。一时称之。《青箱杂记》:杨文公为执政,所忌母病,谒告不俟。朝旨径归韩城,与弟倚居踰年不调。公有启谢朝中亲友曰:介推母子愿归绵上之田,伯夷弟兄甘受首阳之饿。后除知汝州,而希旨言事者,攻击不已。公又有启与亲友曰:已挤沟壑,犹下石而弗休,方困蒺藜,尚关弓而相射。
范文正公幼孤随母,适朱氏。因冒朱姓名说,后复本姓,以启谢。时宰曰:志在投秦入境,遂称于张禄。名非霸越乘舟,乃效于陶朱,以范睢范蠡亦尝改姓名故也。又伪蜀翰林学士范禹偁,亦尝冒张姓。谢启云:昔年上第误标张禄之名,今日故园复作范睢之裔,不若文正公之精切。
钱塘林逋素著高节,以诗名当世。名公卿多与之游。天圣中丞相王公随,以给事中知杭州。日与唱和,亲访其庐,见其颓陋即为出俸钱新之。逋乃以启谢王公。其略曰:伏蒙府主给事差人送到留题唱和,石一片拜世。轩荣以庇风日,衡茅改色,猿鸟交惊。夫何至陋之穷居,获此不朽之奇事。窃念顷者,清贤钜公出镇,藩服亦尝顾丘樊之侧。微念土木之衰,病不过一,枉驾一式庐而已。未有迂回玉趾,历览环堵,当缨蕤之盛集,摅风雅之秘思,率以赓载,始成编轴。且复搆他山之坚,润刊群言之鸿。丽珠联绮,错雕缛相,照辇植置,立贲于空林。信可以夺山水之清,晖发斗牛之宝,气者矣。迨景祐初,逋尚无恙,范文正公亦过其庐,赠逋诗曰:巢由不愿仕,尧舜岂遗人。又曰:风俗因君厚,文章到老。醇其激赏如此。
《墨庄漫录》:翟公巽知密州侯蒙元功,自中书侍郎罢政归。乡公有启云:得请真祠归荣故里,虽老成去国之易,而明哲保身之全,多士叹嗟。饯韩侯之出祖邦,人慰喜咏季子之来归。又云:乘安车而过,诸子未慕。昔贤挥赐金以娱,故人用偿夙志。公平时四六多聱牙高古,而此启特平易,诚大手笔也。
《渑水燕谈录》:真宗朝钱希白贤良方正,擢第庆历中。子明逸子飞,彦远子高相继制举登科。嘉祐末,苏轼弟辙同年制策入等。衣冠以为盛事。故子高谢启云:两朝之间相继者,父子。十年之内并进者,兄弟。子瞻汝州谢表曰:兄弟并窃于贤科,衣冠或以为盛事,而子瞻入等尤高。故谢启曰:误玷久虚之等。希白从孙藻。皇祐五年登进士第,是年晚书中选,后十年复登科举。谢启曰:十年三第,屡玷于主司,一门四人无替于祖烈。
《梦溪笔谈》:郑毅夫自负时名,国子监以第五人送,意甚不平。谢主司启事,有李广事业,自谓无双;杜牧文章,止得第五之句。又云:骐骥已老,甘驽马以先之;巨鳌不灵,因顽石之在上。主司深衔之。
《老学庵笔记》:林自为太学博士上章相,子厚启云:伏惟门下相公有猷、有为,无相、无作。子厚在漏舍,因与执政,语及大骂,云遮汉敢乱道如此。蔡元度曰:无相无作虽出佛书,然荆公字说尝引之,恐亦可用。子厚复大骂曰:荆公亦不曾奉敕许乱道,况林自乎。坐皆默然。《挥麈后录》:建中初,曾文肃秉轴,与蔡元长兄弟为敌。有当时文士,与文肃启,略云:扁舟去国,颂声惟在于曾门;策杖还朝,足迹不登于蔡氏。明年,文肃南迁,元度当国,即更其语以献曰:幅巾还朝,舆颂咸归干蔡氏;扁舟去国,片言不及于曾门。士大夫不足养如此。〈老亲云:米元章。〉
《紫薇诗话》:刘跋斯立莘老丞相长子,贤而能文。建中靖国间,丞相追复斯立,以启谢诸公云:晚岁《离骚》,旋招魂于异域,平生精爽,犹见梦于故人。
李光祖元亮,野夫学士之孙,少有俊声,与蔡薿同学舍。薿既贵元亮,犹蹉跎场屋。薿在金陵以同舍。故先谒之元亮以启事谢之云:跣足而见长者,古犹非之轻身以先匹,夫今无是也。
《容斋三笔》:建昌县士人李元亮,山房公择尚书族子也,抱材尚气不以辞色假人。崇宁中在太学蔡薿为学录,元亮恶其人,不以所事,前廊之礼事之。蔡擢第魁多士,元亮失意归乡。大观三年冬复诣,学道过和州。蔡解褐,即超用才二年至给事中,出补外正临此邦。元亮不肯入谒。蔡自到官即戒津吏门卒。凡士大夫往来,无问官高卑,必飞报,虽布衣亦然。既知其来,便命驾先造所馆。元亮惊喜,出迎谢曰:所以来颛为门下之故,方修贽见之,礼须明旦。扣典,客不意给事先生卑躬下贱。如此前贽不可复用,当别撰一通,然后敬谒。蔡退元亮旋营一启,旦而往焉。其警策曰:定馆而见,长者古所不然,轻身以先匹,夫今无此事。蔡摘读嗟激留宴,连夕赠以五十万钱,且致书延誉于诸公间,遂登三年贡士科。
《贵耳集》:余外祖王诇子文上蒋子礼,除右相启曰:早登黄阁,独见名公之少年,今得旧儒,何忧左辖之虚位。皆用杜诗语,扈圣登黄阁,名公独少年,左辖频虚位,今年得旧儒,为洪文敏,称赏载之随笔。
马子〈阙〉作守令幕下,黄次山作启与庙堂,不入意,自改云方四九之年,买臣自知其将贵当;乙巳之岁,渊明已赋其归来。固不敢自比于古人,欲以此折衷于夫子。黄大服。
《挥麈后录》:曾文清吉父,孔毅父之甥也。早从学于毅父,文清以荫入仕。大观初,以铨试合格五百人为魁,用故事赐进士出身。绍兴中,明清以启,贽见云传经外氏,早侍仲尼之閒居,提笔文场,曾宠平津之为首。文清读之,喜曰:可谓著题矣。后与明清诗云吾宗择婿得羲之令,子传家又绝奇,甥舅从来多酷似弟兄。如此信,难为徐敦立览之,笑云此乃用前日之启为体,修报耳。
季汉老与秦会之贺进,维垣启云:推赤心于腹中,君既同于光武,有大勋于天下,相自比于姬公。秦答之云:君既同于光武,仰归美报上之诚,相自比于姬公。其敢犯贪,天之戒,汉老得之,皇恐者,累月。
熊叔雅彦诗,伯通之孙,早有文名。绍兴初入馆,权郎秦会之秉钧指为赵元镇客,摈不用者,十年。慈宁回銮,会之以功升。维垣叔雅以启贺之云:大风动地不移存赵之心,白刃在前独奋安刘之略。会之大喜,起知永州,已而擢漕湖北。其后王日严曮为少蓬,权直禁林,会之加恩,取其联入制词中。翌日即除礼部侍郎。甲戌岁,策士于庭,有引此以对大问者。遂魁天下。《林下偶谈》:水心旧为监司,有一举员未发批付书。吏令搜,检僚属通启,内有两句云气禀天下之至,清品列人间之最上。吏既检呈,即日剡荐。
《游宦纪闻》:萧公翀登科岁第一,人本丞相忠定,赵公故事设科,以待草茅士。凡豫属籍挂仕版者,法当逊避唱名。曰:升萧翀为榜首,故萧公对。御吟有名传玉陛星辰晓,泽霈金枝雨露春之句。其谢启有云:豫飞龙之选,淮安论次,以当先,无汗马之劳,酂侯何功而居上。盖用宗室及萧家事,至今脍炙人口。
秦会之当轴时,几务之微琐者,皆欲豫闻,此相权之常态。然士夫投献,必躬自披阅,间有去取时,有蜀士投启。其间一联云乾坤二百州未有托身之所;水陆八千里来归造命之司。秦尤称道之,遂得升擢。《寓简》:秦熹状元及第汪彦章,以启贺会之。有云三年而奉诏,策固南宫进士之所同一,举而首儒科盖东阁郎君之未。有本意求属对之工,非有意薄之也。而熹父子怒,以为轻己。彦章自此得罪,羁置湖湘,至终身不得还近地。
《桯史》:秦桧秉权寖久,植党缔交,牢不可破。高皇渊嘿雷声,首更大化惩言,路壅蔽之弊。召汤元枢鹏举于外,执法殿中,继迁侍御史。时有选人任尽言者,居下僚,好慷慨。论事闻其除,亟以启贺之曰:伏审光奉明纶,荣跻横榻国,朝更西都三府之制。故御史不除大。夫端公居南司五院之中,与独坐迭为宪长。自昔虽称于雄,剧比岁或乖于选抡,污我霜台,赖公雪耻。辄陈管见少助,风闻窃思有宋之奸臣。无若亡秦之巨蠹十九载辅国而专政,亘古无之二百年,列圣之贻谋,扫地尽矣。乃若糊名而较艺,亦复肆志而任,私敢以五尺之童,连冠两科之士,老牛舐犊,爱子谁无。野鸟为鸾,欺君实甚。公攘名器,报微时箪食之恩,峻立刑诛钳当世缙绅之口,一时谪籍半,坐流言,父子至于相持道路,无复偶语。每除言路,必预经筵。盖缘乳臭之雏,实预金华之讲,受其颐旨,应若影从。忠臣不用而用臣不忠,实事不闻而闻事不实,逮政府枢庭之有阙,必谏官御史而后除,所以复鹰犬之报而搏吠己憎,疏鸳鹭之班,而孤危主势。私窃富贵之势利,岂止于子孙而为臣,仰夺造化之炉锤,至不容人。主之除吏方当,宁之意未罪魏,其而在位之臣,专阿王氏。致学官之献佞,假题目以文奸,引前代兴王之诗,为其孙就试之谶。旋从外幕擢置中都冀,招致于妖言,启包藏之异意,忠愤扼腕;智识寒心,上愧汉臣既乏朱云之请,剑下惭唐室未闻。林甫之斲棺,坐令存没之奸,备极宠荣之典正,缘和议常赞睿谋,故圣主念功务曲全于体貌。然宪台议罪当明正于典刑,赏当功所以示朝廷之至恩,罚当罪所以贻臣子之大戒。政若偏废,国将若何,敢为上言,莫如君重。恭惟侍御,气刚而志烈,学老而才雄,自亲擢于中宸,即大符于民,望明目张胆士林,日诵于谠言。造膝沃言,天下咸受其阴赐。虽直道尽更其覆辙,而宏纲独漏于吞舟,惟九重之委任寖降,故四海之责望尤备。愿言弹击,无置渠魁,矧今日之新除,有昔人之故事。章仁约,自称雕鹗才固绝伦,张文纪不问狐狸恶,惟诛首纵黄壤之已隔在,白简以难逃,使六合之间、忠义之心如日九泉之下邪佞之骨,常寒,庶几绍兴汤御史之名不在。庆历唐子方之下其他世俗之谄,语谅非方正之乐闻侧听褒迁别,当修致。汤得之,喜,袖以白上,天颜为回。故一时公议大明,奸谀胆落尽,言其助也。任字元受有集名《小丑》杨诚斋为之序,仕亦不大显。余先君手抄其启杂俎中。
开禧兵隙,将开,忧国者虑其不终。乙丑之元吴畏斋,自鄂召过京口,以先君湖湘之契先来访。余亟送出南水门谢:不敏既而留中为大蓬。未几,遂以秘撰帅荆复出闸西,溯时北事已章灼。余念数路出师,具有殷鉴。虽上流运奇,先王有遗规,而今未必能。且是时招伪官,遣妄谍亹,亹多费,实无益于事。天下寒心,而谋国者不之知也。因草一启,代贽及之曰:骑虹过贺,曾亲謦欬之承,仓鼠叹斯,尚堕尘埃之梦。喜拜重来之命,试伸一得之。愚窃以宋受天命,何啻百庚申卤陷中原。又阅一甲子,自崇观撤藩篱之蔽,而炎兴纷。和战之谋,诞谩败事而巽懦则有馀浮躁。大言而矜夸之亡实,有志者以拘挛而废;无庸者以积累而升牢笼;易制之人才,玩愒有为之岁月;肉食者鄙亡秦当可进而失机骨狺而争逆。亮以难从而求衅,遂致蟠固。狡兔之窟,犹欲睥睨。化龙之都,决策和亲姑谓奉春之,孰计卧薪自厉,谁为勾践之盛心。金汤恐喝于豫图,玉帛联翩于远馈。百年弃置,亦已久矣。万口和附,以为当然,不特手足,混于无别,而反使有加。将见膏血困于常输而未知所止。有识每一寘念,终夕为之寒心。今虽欲为,后乃益甚。窃闻九世之大议,仅积三时之成规,踪迹张皇已同兽斗,议论噂𠴲坚辟,狐疑徒欲快一决而侥前功。讵曰:计万全而为后虑畎亩,有怀于忧国,匦旌无路而陈情,敢忘末学之激。衷试请丈人之静听,尝观古昔中兴之业,或因东南全盛之基,规模虽狭于未宏功业,亦随其所就。孙氏北无淮而西无蜀,距江尚固于周防。晋室内有寇而外有戎,渡水亦成于克捷。彼皆未尽有今日之所有,我乃类欲为当时之不为,边草未摇,纷纷扺掌塞尘。一警惴惴,奉头弛张,以道固曰:随时勇怯任情,料必至此。未尝有十年之生聚,但闻以千里而畏人,惟昧于天下转移之机,所以成流俗衰颓之弊。愿姑寘寻常以破未识时之说,特欲举一二以释妄乘势之疑。夫江淮为唇齿之邦,关陕乃腹心之地,欲近守则不当固其内而舍其外,欲远攻则安可即。所后而忘所先,况天险可守,共守则险亦均。地利可据,能据则利必倍。此皆不易之常理,具有已行之旧规。襄阳,关中之喉,兵易进而亦易退。京师,海内之腹,守可暂而不可常通秦蜀两道之势,则兵力不宜轻居陈梁四战之郊,则守备不必泥。使灵旗再图北指讵,不先出岘之师,而大驾一日东归,似难执居汴之策。盖设崄象存于习坎而趋时,患在于用。常诚由泗宿以下,灵壁之师因登莱而济海道之众。淮西则出寿春而窥许境,关外则道大散而瞰雍郊。是谓正兵皆为危道。盖河南虽可得,而难于持久。舟师虽可用,而未为全谋。即平壤以制敌,蹉跌则不支用。崄道以出兵,馈饷则难继。故显忠卒成符离之衄而至于溃。李宝仅济胶西之捷而不敢留水路,贻明彻之忧。陆运制武侯之出,非陈言之。是袭亦商监之可稽。若夫运上流之奇此端系大贤之责,一军下虢洛,中原之势已摇。万骑出颍,昌京畿之地旋复。南城分徇而首尾互应,朱仙进击而手足猖披,惟是时之举,偶困于谤书而此日之功,难言于覆篑。苟尽得策,岂复至今自两河而言则铜梁为旧疆,由九郡而论,则金坡为限,塞平州与三关异路而不豫计,真儿戏哉。白沟仅一水,累世而不敢踰,亦幸安耳。今欲为能胜而必不可胜,固当审所图而弃其难图,岂徒舍败绩而趋成功,庶不因空名而受寔祸。宣和之捷,所以胎靖康之变;隆兴之战,所以成乾道之盟。惟思之远而虑之深,庶功可成,而忧可弭大。姑少置小亦未安招携,固上策而纳归正,乃自困之资用间,诚至谋而遣妄谍,乃无益之费,伪官换授是,当诛而蒙赏厚。赀轻畀是以寔而易虚。虽至愚犹且知其非,岂在上顾甘循其弊、许移治者是,许其弃地,令择利者是。令其退师,徒使全家保妻子之臣,用以藉口窃爵禄之宠。边城保障以庙堂,使阙而不免于屡迁。戎阃事机以主帅,豢安而常淹于难。达偃然以承平文饰之体,巍乎居要境、藩维之权,塞下之粟,反内徙以自虚军中之弊,犹日朘而不止岁。市骏而不能偿耗,谁兴。开元监牧之谋,日计漕而未足馈军,孰启神爵屯田之策,民兵文具禁籍虚员,奈何欲兴不世之俊功,尚尔未革易。知之宿弊,此特言其梗概,初未效于涓埃已。不胜贾生痛哭之私,矧欲致臧宫鸣剑之议,试捈闷,闷毋谓:平平恭惟。某官以世大儒助国正,论贯兼资于文武,视一节于险夷,归自乘轺,公议浩然而归重畀之颛阃。天心昭,若以可知上方勤西顾之忧,公特任北门之寄风露,三神之顶。荐尔褰裳旌旗千骑之来,跫然望履耸列城之观。望屹外阃之蕃,宣当尽远猷,庶销过计。某辱知最渥,因事有言屡矣。蹉跎虽粗有少年之志,斐然狂简得毋贻小子之嗤,或可执鞭愿供磨盾。其诸软熟之贡,徒致高明之烦嗣,听策勋别当修贽,畏斋在丹阳馆,一览辄喜,亲作数语谢曰:抗身名以卫社稷,久沉射虎之威,疏王爵以大门,闾将表食牛之气,有来相过。允荷不忘监食学士风烈,承宗词华,振俗喜北平之有后,幸郎君之克家。庾氏卑官,王孙令器必有表荐,以发忠嘉,至于陈谊之甚高,与夫期待之太过,此则诸君子之责而非一郡守之忧。某行官沔鄂之间即有兵民之寄,当呼老校退卒,问先烈之宏规,将与群公贵人诵。故侯之名绪叙谢之意匆草,莫殚于是,一得之谋,颇彻于诸公间矣。又一年,稍稍如言。宇文顾斋闻之从章以初录,本去,会除次对。谬以充,自代荐且有志识不群之褒,初未相识也。故余投谢骈俪有曰:初不求于识,面亶自得于知心。盖指此。它日,又特剡亟称之于庙堂,余迄不知所蒙近翻。故笈偶见存本,因悼殄瘁,潸然出涕,书之以志。余之愧于知己者焉。
《齐东野语》:傅伯寿为浙西宪,韩𠈁胄用事,伯寿首以启贽之曰:澄清方效于范滂,跋扈遽逢于梁冀,人无耻矣。咸依右相之山,我则异欤,独仰韩公之斗,首明趋向愿出镕陶。由是擢用至佥书枢密院事,韩败追三官,夺执政恩。
《辍耕录》:至元间平原郡公赵氏与芮,宋福王也。其子娶全竹斋少保之女。婚启内一联云休光蓟北苟安公位之居,回首江南惟重母家之念。尽有味。

笺启部杂录

《博物志》:郑元注毛诗曰:笺不解此意,或云毛公尝为北海,元是此郡人,故以为敬耳。
《紫薇诗话》:正献公守河阳,范蜀公、司马温公往访公。具燕设口号有云玉堂金马三朝侍从之,臣清洛洪河千古图书之奥。
夏英公贺文靖公兼枢密使启云:三公之尊,古无不统,五代多故,政乃有归。又云:部分诸将,独出于禁中制,决奇谋不关于公府。又云:当清明之盛旦,布焜煌之册书。
《孙广伯术》:谢东莱公举改官启云:清朝荐士寒门,蒙座主特达之知绛帐传经,贱子辱侍,讲非常之遇。盖孙公莘老受知,正献公广伯常从荥阳学也。
《泊宅编》:王钦臣除太仆卿,东坡贺启有云:万事不理,问伯始而可知,三箧若亡,赖安世之犹在。其后孔平仲贺苏子容颂,吏部尚书复云:万事不理,当问胡公,三箧若亡,请询安世。
《渑水燕谈录》:国初,袭唐末士风举子见先达,先投刺,谓之请见,既与之见。他日再投启事,谓之谢见。又数日,再投启事,谓之温卷。或先达以书谢,或有称誉即别裁启事委曲叙谢,更求一见。当时举子之于先达者,其礼如此之恭。近岁不复行此礼,而上官亦有延誉而进者。
《春渚纪闻》:余宣和间,于杨文公五世孙德裕家见文公八九岁。时病起谢郡官一启,属对用事如老书生,而笔迹则童稚也。
《老学庵笔记》:绍兴中有贵人好为俳谐体,诗及笺启。诗云绿树带云山罨画,斜阳入竹地销金。上汪内相启云长楸脱却青罗帔绿,盖千层俊。鹰解下绿丝绦青云万里,后生遂有以为工者。赖是时,前辈犹在雅正,未衰不然,与五代之体何异。此事系时治忽,非细事也。
晋人所谓不意。永嘉之末,复闻正始之音。永嘉正始乃魏晋年名。胡武平上吕丞相启云手提天铎,锵正始之遗音;梦授神椽,摈夺朱之乱色。盖不悟正始为年名也。
宣和间,虽风俗已尚谄谀,然犹趋简便。久之,乃有以骈骊笺启与手书俱行者,主于笺启。故谓手书为小简。
《容斋四笔》《晋书·山涛传》:涛再居选职十有馀年,每一官缺,辄启拟数人,诏旨有所向,然后显奏,随帝意所欲为先。故帝之所用,或非举首,众情不察,以涛轻重任意。或谮之于帝,涛行之自若,一年之后众情乃寝。涛所奏甄拔人物,各为题目,时称山公启事。此语今多引用,然不得其式,法帖中乃有之云侍中尚书、仆射奉车都尉、新沓伯臣,涛言臣近启。崔谅史曜陈准可补吏部郎,诏书可尔。此三人皆众所称,谅尤质止少华,可以敦教。虽大化未可仓卒,风尚所劝为益者。多臣以为宜先用谅,谨随事以闻。观此一帖可以概见,然所启三人后亦无闻。既云皆众所称,当不碌碌也。旧潭帖为识者,称许以为贤于他本。然于此奏未可仓卒之下,乃云风笔恻然全无意义,今所录者临江本也。
《贵耳集》:项平斋,自号江陵病叟。余侍先君往荆南,所训学诗当学杜诗,学词当学柳词。扣其所云杜诗柳词,皆无表德,只是实说。尝为潭教,与帅启云抆泪过故人之墓,惊鬓发之,皆非倚杖;看祝融之峰,喜山色之如旧。
《齐东野语》:龚圣任言林德崇父,尝为剧县有声。其与监司启有云鸣琴堂上,将贻不治事之讥,投巫水中必得擅杀人之罪。时以为名言。刘潜夫宰建阳亦有一联云每嗟民力至叔世,而张弓欲竭吏,能恐圣门之鸣。鼓语意尤胜信乎,治邑之难也。
《琅嬛记》:李易安贺人挛生,启中有云无午未二时之分,有仲伯两楷之侣,既系臂而系足,实难弟而难兄,玉刻双璋锦挑对褓。
《山房随笔》:薛制机言有贺自长沙镇、南昌者,启云夜醉长沙,晓行湘水,难教樯燕之留;朝飞南浦,暮捲西山,来听佩鸾之舞。又有贺除直秘阁,依旧沿江,制置司干办公事云望玉宇琼楼之邃,何似人间;从纶巾羽扇之游,依然江表。上已请客云三月三日,长安水边多丽人,一咏一觞,会稽山阴修禊事。又云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崇山峻岭,修竹茂林,群贤毕至。端平中余,申周翰分教毗陵题捷人簿云三年大比视郊,祀天地之礼均万乘临轩。与《封拜公孤之仪等》中一联云昭陵之仁如天积岁月而养成巨栋,欧公之学如海鼓波涛而放出老龙。惜未见全篇。《文本心典》:淮郡萧条甚谢贾相启有云人家如破寺十室九空,太守若头陀两粥一饭。
《甲乙剩言》:有一近来闻人贺翰林某启云通籍玉堂帝,亦呼庶吉之士,校书天禄人,皆称刘更之生。此与昔人身坐银交之椅,手持金骨之朵,可谓今古捧腹也。
《潜确类书》:表饰曰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