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制诰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文学典.制诰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文学典

 第一百四十一卷目录

 制诰部汇考
  周礼〈春官 秋官〉
  刘熙释名〈释书契〉
  蔡邕独断〈制书〉
  唐书〈百官志〉
  唐会要〈黄白麻〉
  李肇翰林志〈白麻官告〉
  宋史〈职官志〉
  宋敏求春明退朝录〈官诰之制〉
  徐度却埽编〈制诰用四六〉
  金史〈章宗本纪〉
  明会典〈诰敕 诰敕式样〉
  蒋德璟春明梦馀录〈正诰敕文字体〉
大清会典
 制诰部总论
  王应麟辞学指南〈制 诰〉
  吴讷文章辨体〈制诰〉
  徐师曾文体明辩〈制 诰〉

文学典第一百四十一卷

制诰部汇考

《周礼》《春官》

大祝,作六辞以通上下,亲疏远近,三曰诰。
〈订义〉黄氏曰:古者大诰,命发于庙,临之以鬼神,毕命王朝步自宗周至于丰,以成周之众命。毕公保釐东郊,命之于庙。洛诰王在新邑,烝祭岁王命作册。逸祝册,唯告周公。其后诰之于庙,史逸作册,宝祝册,史官兼祝官欤。

《秋官》

士师以五戒先后刑罚,毋使罪丽于民。二曰:诰,用之于会同。
〈订义〉郑锷曰:诸侯毕会王将有为,则作为文诰之辞,以诰之使知其所以然也。大诰作于洛邑,四方和会之时是也。

《刘熙·释名》《释书契》

上敕下曰告,告觉也,使觉悟,知己,意也。

《蔡邕·独断》《制书》

制书帝者,制度之命也。其文曰:制诏三公,赦令、赎令之属是也。刺史太守相劾奏,申下土迁书,文亦如之。其徵为九卿,若迁京师,近官则言,官具言姓,名其免。若得罪,无姓。凡制书有印,使符下,远近皆玺封尚书。令印重封,唯赦令、赎令召三公。诣朝堂受制书,司徒印封露,布下州郡。

《唐书》《百官志》

中书省,凡王言之制有七:二曰制书,大赏罚、赦宥虑囚、大除授则用之;三曰慰劳制书,褒勉赞劳则用之。尚书省,凡上之逮下,其制有六:一曰制,天子用之。

《唐会要》《黄白麻》

中书以黄白二麻,为纶命重轻之辨。

《李肇·翰林志》《白麻官告》

凡赦书,德音立,后建储行,大诛讨。拜免三公,宰相命将制。书并白麻纸,双日起草,只日宣。
郑絪奏故、事惟封、王命相,用白麻。
唐初,将相官告,用销金笺及金凤纸。书之馀,皆鱼笺花笺。
元和八年八月壬寅,吏部定官告,纸轴之,色物。宰相及使相告,用色背绫金花纸;节度使,用白背绫金花纸;命妇,金花罗纸;吐蕃及赞普书别录,用黄花五色绫纸;吐蕃宰相已下书,用五色纸;南诏及清平官书,用黄麻纸。

《宋史》《职官志》

中书省,凡命令之礼有七:曰制书,处分军国大事,颁赦宥德音,命尚书左右仆射、开府仪同三司、节度使,凡告廷除授,则用之。曰诰命,应文武官迁改职秩、内外命妇除授及封叙、赠典,应合命词,则用之。皆承制画旨以授门下省,令宣之,侍郎奉之,舍人行之。留其所得旨为底:大事奏禀得旨者为画黄,小事拟进得旨者为录黄。凡事干因革损益,而非法式所裁者,论定而上之。诸司传宣、特旨,承报审覆,然后行下。吏部官告院主管官一员,以京朝官充。
旧制,提举一人,以知制诰充;判院一人,以带职官京朝充。

掌吏、兵、勋、封官告,以给妃嫔、王公、文武品官、内外命妇及封赠者,各以本司告身印印之。文臣用吏部,武臣用兵部,王公及命妇用司封,加勋用司勋。官制行,四选皆用吏部印,惟蕃官则用兵部印记。凡绫纸幅数、褾轴名色,皆视其品之高下,应奏钞画闻者给之。令史十五人。元丰五年,官制所重定《制受敕授奏授告身式》,从之。绍圣元年,吏部言:元丰法,凡入品者给告身,无品者给黄麻。元祐中,以内外差遣并职事官本等内改易或再任者,并给黄牒,乃与无品人等。诏:今后帅臣监司待制以上知州,并给告,馀依旧。三年,诏:职事官监察御史以上因事罢,并给告。元符元年,吏部言:元祐法,小使臣只降宣劄,乞自承信郎而上依旧给告。宣和元年,诏:官告院立条,凡制造告身法物,应用绫锦,私辄放效织造及贸贩服用者,立赏讦告。大抵官告之制,自乾德四年,诏定告身绫纸褾轴,其制阙略。咸平、景德中,两加润泽,至皇祐始备。神宗即位,循用皇祐旧格,逮元丰改制,名号虽异,品秩则同,故亦未遑别定。徽宗大观初,乃著为新格,凡褾带网轴等饰,始加详矣。凡文武官绫纸五种,分十二等。色背销金花绫纸三等。
一等一十八张,滴粉缕金花大犀轴,八荅晕锦褾韬,色带。三公、三少、侍中、中书令用之。一等一十七张,滴粉缕金花中犀轴,天下乐锦褾犀轴,色带。左右仆射、使相、王用之。

白背五色绫纸三等。
二等一十七张,滴粉缕金花,翠毛狮子锦褾韬,玳瑁轴,色带。知枢密院,两省侍郎,尚书左右丞,同知、签书枢密院事,嗣王,郡王,特进,观文殿大学士,太尉,东宫三少,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州牧,御史大夫,宗室节度使至率府副率之带皇字者用之。一等一十七张,晕锦褾韬,玳瑁轴,色带。观文殿学士,资政殿大学士,六尚书,金紫光禄、银青光禄、光禄大夫,左、右金吾卫,左、右卫上将军,节度、承宣、观察,并用之。

大绫纸四等。
一等一十五张,晕锦褾,两面拨花穗草大牙轴,色带。宣奉、正奉大夫,翰林学士,资政、端明殿学士,龙图、天章、宝文、显谟、徽猷阁学士,左、右散骑常侍,御史中丞,开封尹,六曹侍郎,枢密直学士,龙图天章、宝文、显谟、徽猷阁直学士,正议、通奉大夫,诸卫上将军,太子宾客,詹事,侯,用之。一等十二张,法锦褾,两面拨花细牙轴,色带。给事中,中书舍人,通议大夫,司成,左、右谏议大夫,龙图、天章、宝文、显谟、徽猷阁待制,大中大夫,秘书、殿中监,伯,用之。一等一十张,法锦褾,拨花常使大牙轴,色带。中大夫,七寺卿,京畿、三路转运使,发运使,中奉、中散大夫,通侍大夫,枢密都承旨,祭酒,太常、宗正少卿,秘书、殿中少监,正侍、中侍大夫,入内内侍省内侍省、都知,诸州刺史,中亮、中卫大夫,防禦、团练使,太子左、右庶子,诸卫大将军,驸马都尉,典乐,子,用之。一等八张,盘毬锦褾,大牙轴,色带。七寺少卿,朝议、奉直大夫,左、右司郎中,司业,开封少尹,少府、将作、军器监,都水使者,拱卫大夫,太子詹事,左、右谕德,左武、右武大夫,入内内侍省、内侍省副都知,枢密承旨、副都承旨,诸房副承旨,起居郎、舍人,侍御史,左、右司员外郎,六曹郎中,朝请、朝散、朝奉大夫,京畿、三路转运副使,诸路转运使、副使,知上州,提举三路保中,入内内侍省、内侍省押班,武功至武翼大夫,开封左、右司录事,蕃官使臣,殿中侍御史,左右司谏、正言,监察御史,和安大夫至翰林良医,男,用之。内殿中侍御史、监察御史用九张,蕃官使臣用大锦褾,背带,此其小异者也。

中绫纸二等。
一等七张,中锦褾,中牙轴,青带。诸司员外郎,朝请朝散、朝奉郎,少府、将作、军器少监,诸位将军,太子侍读、侍讲,中亮、中卫,左武、右武郎中,知下州,诸路提点刑狱,发运判官,提点铸钱,承议郎,武功至武翼郎,太子中允、舍人,亲王府翊善、赞读、侍读,符宝郎,太常、中正、秘书、殿中丞,六尚奉御,大理正,著作郎,通事舍人,太子诸率府率,直龙图阁,开封府诸曹事,大晟府乐令,直秘阁,崇政殿说书,和安郎至翰林医正,用之。一等六张,中锦褾,中牙轴,青带。奉议郎,七寺丞,秘书郎,太常博士,著作佐郎,国子、少府、将作、军器、都水监丞,国子博士,大理司直评事,修武、敦武郎,通直郎,内常侍,转运判官,提举学士,
诸州通判,御史台检法官、主簿,九寺主簿,亲王记室,閤门祗候,枢密院逐房副承旨,从义、秉义郎,太学、武学博士,开封诸曹掾,陵台令,两赤县令,忠训、忠翊郎,节度、防禦、团练副使,行军司马,太医正,太史局令、正、丞、五官正,翰林医官,辟廱博士,太子诸率府副率,用之。

小绫纸二等。
一等五张,黄花锦褾,角轴,青带。校书郎,正字,宣教郎,太常寺协律、奉礼郎,太祝,郊社、大官令,律学博士,国子、少府、将作、军器、都水监主簿,宣义郎,保义、成忠郎,大学正、录,律学,承事、承奉、承务、承信、承、节郎,门下、中书省录事,尚书省都事,三省、枢密院主事,辟廱正、录,用之。一等五张,黄花锦褾,次等角轴,青带。幕职、州县官,三省枢密院令吏、书出,流外官,诸州别驾、长史、司马、文学、司士、助教,技术官,用之。

凡宫掖至外命妇罗纸七种,分十等:遍地销金龙五色罗纸二等。
一等一十八张,韬带,两面销金云凤褾,红丝网子,金样钑花涂粉錔,滴粉缕金花凤大犀轴。大长公主、长公主、公主用之。一等一十七张,韬带,两面销金云凤褾,红丝网子,金样钑花涂粉錔,滴粉缕金花凤子中犀轴。贵仪、淑仪、淑容、顺仪、顺容、婉仪、婉容、内宰用之。

遍地销金凤子五色罗纸二等。
一等一十五张,韬带,销金凤子褾,红丝网子,金涂银粉錔,滴粉缕金云凤玳瑁轴。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副宰用之。一等一十二张,韬带,销金盘凤褾,红丝网子,金涂银粉錔,滴粉金云凤玳瑁轴。婕妤、才人、贵人、美人用之。

销金团窠花五色罗纸二等。
一等十张,八答晕锦褾韬,色带,紫丝网子,银粉錔,滴粉缕金葵花玳瑁轴。尚仪,尚服,尚食,尚寝,尚功,宫正,内史,宰相曾祖母、祖母、母、妻,亲王妻,用之。一等八张,翠色狮子锦褾韬,色带,紫丝网子,银粉錔,滴粉镂金栀子花玳瑁轴。郡主,县主,国夫人,内命妇,郡夫人,执政官祖母、母、妻,用之。

销金大花五色罗纸一等。
七张,云雁锦褾韬,色带,紫丝网子,银粉錔,滴粉镂金玳瑁轴。宝林御女,采女,二十四司典掌,尚书省掌籍、掌乐,主管仙韶,用之。

金花五色罗纸一等。
七张,法锦褾韬,色带,紫丝网子,银粉錔,镂金玳瑁轴。郡夫人,郡君,宗室妻,朝奉大夫、遥郡刺史以上母妻,升朝官母,诸班直都虞候、指挥使、禁军都虞候、军都虞候、御前忠佐母,蕃官母妻,诸神庙夫人,用之。

五色素罗纸一等。
七张,锦褾韬,色带,紫丝网子,银粉錔,大牙轴。宗室女,升朝官妻,诸班直都虞候、指挥使、禁军都虞候、军都指挥使、忠佐妻,用之。

凡内外军校封赠绫纸三种,分四等:大绫纸二等。
一等七张,法锦褾,大牙轴,青带。遥郡刺史以上用之。一等七张,大锦褾,大牙轴,青带。藩方指挥使、御史前忠佐马步军都副都军头、马步军都军头、藩方马步军都指挥使用之。内带遥郡者,法锦褾,色带。

中绫纸一等。
五张,中锦褾,中牙轴,青带。都虞候以上诸班指挥使,御前忠佐马步军副都军头,藩方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都虞候,用之。内加至爵邑者,用大绫纸,大牙轴,大锦褾。

小绫纸一等。
五张,黄葩锦褾,次等角轴,青带。诸军指挥使以下用之。如加至爵邑者,同上。

凡封蛮夷酋长及蕃长绫纸两种,各一等:五色销金花绫纸一等。
一十八张,翠色狮子锦褾,法锦韬,紫丝网子,银粉錔,滴粉缕金牡丹花玳瑁轴,色带。南平、占城、真腊、阇婆国王用之。

中绫纸一等。
七张,法锦褾,中牙轴,青带。藩蛮官承袭、转官用之。

大观并归尚书省,政和仍归吏部。差主管官。建炎元年,诏:文臣大中大夫、武臣正任观察使及宗室南班官以上给告,以下并给敕。三年,诏逐等依旧给告。绍兴二年,诏:四品以下官及职事官监察御史以上,官告并用锦褾外,其馀官并封赠权用缬罗代充。十四年,始尽用锦。其后,又诏内外命妇、郡夫人以上,乃得用网袋及销金,其馀则否。至二十六年,诏内外文武臣僚告敕并依大观格式制造。裁减吏额,共置二十九人。淳熙十三年又减五人。

《宋敏求·春明退朝录》《官诰之制》

凡官诰之制,后妃销金云龙罗纸,十七张,销金褾袋宝装轴,红丝网,金粉錔。公主销金大凤罗纸,十七张,销金褾袋玳瑁轴,红丝网,涂金银粉錔。按皇后当降制诞诰,不装诰身,而用册,本朝诸后皆止用诰。景祐元年,立后始用册,治平熙宁皆循之。亲王、宰相、使相背五色金花绫纸十七张,晕锦褾袋犀轴,色带,紫丝网,银粉錔。枢密使、三师、三公、前宰相、至仆射、东宫、三师、嗣王、郡王、节度使、白背五色金花绫纸十七张,晕锦褾袋犀轴,色带。参知政事、枢密副使、知院同、知院签、书院事、宣徽使、仆射、东宫、三师、御史大夫宗室、率府副率以上,白背五色绫纸十七张,晕锦褾袋牙轴,色带。尚书、观文殿大学士、资政殿大学士、东宫三少、六统军上将军、留后观察使,同上,惟用法锦褾。近者用翠毛狮子锦,以晕锦非旧制也。三司使、翰林学士、承旨、至直学士、待制丞郎、御史中丞、大两省宾客、大卿监祭酒、詹事、庶子大将军、防团刺史、横行使、内诸司使军职,遥郡枢密都、承旨、初除、驸马都尉,白绫大纸七张,法锦褾大牙轴,色带。三司副使、少卿监、司业、起居郎、至正言知杂、至监察御史郎中、员外郎、四赤令、谕德少詹事、家令、率更令、太子仆、太常博士、节度行军、司马副使、横行副使、诸司副使、枢密副承旨军职,都指挥使,忠佐马军、步军、都军头以上,藩方马步军都指挥使,并不遥郡者,白绫大纸七张,大锦褾牙轴,青带。国子博士、至洗马通事、舍人诸王友,六尚奉御诸卫将军,承制崇班閤,门祗候五官,正诸州别驾枢密院诸房,承旨如官至将军以上,用大绫纸大锦褾大牙轴。两使判官、防团副使,率府、率副、率京、官馆、职堂、后官、中书枢密院主事诸军职,都虞候、忠佐马军、步军、副都军头诸班指挥使,藩方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都虞候内供奉官至内品,白绫中纸五张,中锦褾中牙轴,青带。秘书郎至将作监主簿,白绫小纸五张,黄锦褾角轴,青带。幕职州县官灵台郎,保章正诸州长史,司马中书,录事主书,守当官枢密院令史、书令史诸军指挥使,内品待诏书艺,白绫小纸五张,小锦褾木轴,青带。诸蕃蛮子,大将军,司阶、司戈、司候郎将以上,并白绫大纸,法锦大牙轴,色带。凡修仪婉容才人、贵人、美人,销金小凤罗纸七张,销金褾袋玳瑁轴,红丝网,涂金银粉錔。司言、司正、尚衣、尚食、典宝常使,金花罗纸七张。法锦褾袋内降夫人郡,君团窠罗纸七张。晕银褾袋宗室妇常使,金花罗纸七张。法锦褾袋宗室女,素罗纸七张。法锦褾袋国夫人,销金团窠五色罗纸七张。晕锦褾袋郡夫人常使,金花罗纸七张。法锦褾袋见任两府母、妻,使团窠以上,至司言、司正等,皆用玳瑁紫丝网。粉錔郡君、县太君,遥郡刺史正郎以上妻,并销金常使罗纸七张。馀命妇,并素罗纸七张。
凡封赠父祖为降麻官,用白背五色绫纸,法锦褾大牙轴,馀虽极品止,给大绫纸,法锦褾大牙轴。

《徐度·却埽编》《制诰用四六》

国朝之制,凡降敕处分事,皆有词。其体与诏书相类,知制诰行,皆用四六文字。元丰官制行罢之。

《金史》《章宗本纪》

大定二十九年正月即位。闰五月癸未,朝于隆庆宫。诏学士院,自今诰词并用四六。

《明会典》《诰敕》

洪武二十六年,定照依品级制度如式制造。所用五色纻丝诰身诰,带黄蜡花椒、白面纸劄等项,差人赴内府织染局等衙门关支。

《诰敕式样》

诰敕用五色纻丝,其前织文曰奉天;诰命敕织用纯白绫,其前织文曰奉天。敕命俱用升降龙文,左右盘绕,后俱织某年月日造,带俱用五色。

《蒋德璟·春明梦馀录》《正诰敕文字体》

崇祯元年,上谕,近来诰敕文字繁,称过情殊为非体,以后撰拟不由词,臣缮写不由中书者,俱与著实查駮。
《大清会典》凡封赠

诰敕文武官员五品以上者,应给。
诰命六品以下者,应给。
敕命顺治初,俱由翰林院开列翰林官职名,送内阁
具题撰拟文字。
十年准题自一品至九品官。

诰敕限定句数,一品起,六句中入事实十四句结六
句。二品起,六句中十二句。结六句三品起,六句
中十句结六句。四五品起,四句中八句结四句。六七品起,四句中六句结四句。八九品起,二句中四句结二句。
康熙十年题准一应。

诰敕于内阁侍读,学士侍读,内酌派一二人专司其
事,若有应给。

诰敕官员,该衙门将职衔开明送阁,令该管官,照式
发中书科缮写,送阁用。
宝仍交该衙门给发,如有应,另撰拟文字者,仍令
翰林院撰拟。
二十四年,议准各按官职撰定文式,颁给。

制诰部总论

《王应麟·辞学指南》《制》

唐虞至周,皆曰:命秦改命为制。汉因之,下书有四,而制书次焉。颜师古谓:为制度之命,唐王言有七。其二曰:制书大除授用之,学士初入院试制,书批答,共三篇,此试制之始也。制用四六,以便宣读,皇朝知制诰,召试中书而后除,不试号为异礼。所以试者,观其敏也。试制诏三篇,宰相俟纳卷始上马。翌日进呈,除目方下至政和。辛卯始,以制命题,制诰诏书,依例宰执进呈。凡命宰相、三公、三少、节度使,则用制麻,枢密使亦如之。后妃、东宫、亲王、公主,不以命题。

《诰》

诰告也,其原起于汤诰、周官大祝六辞。三曰诰,士师五戒。二曰诰,成王封康叔唐叔,命以康诰唐诰。汉元狩六年,立三子为王,初作诰。唐白居易集翰林曰制诏,中书曰制诰。盖内外命书之别,皇朝西掖初除试诰,而命题亦曰制。

《吴讷·文章辨体》《制诰》

按周官太祝六辞,二曰命,三曰诰。考之于书,命者以之命官。若毕命,囧命是也。诰则以之播告四方,若大诰洛诰是也。汉承秦制,有曰:策书以封拜诸侯王公。有曰:制书用载制度之文,若命官则各赐印绶,而无命书也,迨乎。唐世王言之体,曰:制者,大赏罚、大除授。用之曰:发敕者,授六品以下,官用之即所谓告身也。宋承唐制,其曰:制者,以拜三公、三省等职,辞必四六,以便宣读于庭;诰则用散文,以其直告某官也。西山云:制诰皆王言贵乎。典雅温润,用字不可深僻,造语不可尖新,文武宗室各得其宜,斯为善矣。
《徐师曾·文体明辨》《制》
按颜师古云:天子之言,一曰制,书谓为制度之命也。蔡邕云其文曰制诰,三公赦令、赎令之属是也。刺史太守相劾奏,申下土迁书文,亦如之。其徵为九卿,若迁京师,近官则言,官具言姓,名其免。若得罪,无姓,此汉之制也。唐世大赏罚、赦宥虑囚,及大除授,则用制。书其褒,嘉赞劳别,有慰劳制书。馀皆用敕,中书省掌之。宋承唐制,用以拜三公、三省等官,而罢免大臣亦用之。其词宣读于庭,皆用俪语。故有敷告在庭、敷告在位、敷告万邦,诞扬休命、诞扬赞册、诞扬丕号等语。其馀庶职,则但用诰而已。是知以制命,官盖唐宋之制也。今采二代制词,以为式。

《诰》

按字书云:诰者,告也。告上曰告,发下曰诰,古者上下有诰。故下以告,上仲虺之诰是也。上以诰,下大诰洛诰之类是也。考于书,可见已《周礼》士师,以五戒先后刑罚。其二曰诰,用之于会同,以谕众也。秦废古法,止称制诏。汉武帝元狩六年始,复作之,然亦不命官。唐世王言,亦不称诰。至宋始,以命庶官,而追赠大臣,贬谪有罪,赠封其祖、父、妻室。凡不宣于庭者,皆用之。故所作尤多。然考《欧苏曾王诸集》通谓之制。故称内制、外制,而诰实杂于其中,不复识别,盖当时王言之。司谓之,两制是制之一。名统诸诏命七者,而言若细分之,则制与诰亦自有别。故文鉴分类甚明,不相混杂,足以辨二体之异。今仿其例,而例之。惟唐无诰,名故仍称制。其词有散,文有俪语,则分为古俗二体。云:今制命官,不用制诰至三载。考绩则用诰,以褒美五品以上官,而赠封其亲及赐大臣,勋阶赠谥,皆用之;六品以下,则用敕命。其词皆兼二体,亦监前代而损益之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文学典.制诰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