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隐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第二百七十二卷目录

 隐逸部名贤列传十六
  明二
  彭年       岳岱
  顾元庆      钱谷
  顾祖辰      蒋乾
  高濲       傅汝舟〈弟汝楫〉
  郎瑛       吴孺子
  闻龙       汪礼约
  陈昂       杨先
  顾冶       胡祯
  王野       欧阳晓
  朱叔相      周野人
  王汝霖      莫可为〈子能学〉
  金良       杨时荣
  刘继恩      赵初
  杨珂       周朝
  梁万斛      王湖
  沈仕       邵穆生
  李镔       郭文
  蔡烈       康诰
  李斯文      杨向春
  龚梴       多嘉祯
  沈瀚       顾学渊
  陆大韶      鞠正学
  任良弼      柴大楠
  李玮       蔡学用
  陆郊       张昉
  张处士      杨大濂
  钟济       高北峰
  刘希颜      范光远
  燕遗民      孟养蒙
  刘春莱      张绍宗
  张矿       张镳
  陈继儒      程嘉燧
  崔子忠      王泰际
  黄经洛      顾铎
  刘城       胡锐
  刘春瓢      马味道
  周道麟      吴懋谦
  叶有年      章爌
  魏渊渊

学行典第二百七十二卷

隐逸部名贤列传十六

明二

彭年

《明外史·隐逸传》:彭年,字孔嘉,长洲人也。父昉举进士,授新会知县,以不能其官,罢归。归复,不能其家,家日落。年少而颖敏,昉取酒沃之,曰:饮酒而已。即读书,得第复,于乃翁何益,年遂不受举子业。日读经史百家,为文详赡,尤长记传,颂诔。诗法唐,书法欧韩,名亚于文,待诏。丧父,母哀,毁骨,立废产以营丧葬。苏州守王廷荐之,督学。御史杨宜宜聘入郡庠而岁廪之,又檄赴乡试。年乃一赴南京,登钟山,望大江而返,卒不受廪,曰:此天子所以养俊乂者,吾安得食之。家徒壁立,而多贤豪长者游,然不肯一言。干谒人有所馈非知交,虽升斗弗受。时相夏言,尝聘为记室,辞不就。严嵩罢相以身后,托奉百金为寿,亦谢不纳。丰仪玉立,醉益恭谨,口不挂人,臧否乡人莫不爱重之。年六十二预卜死期,翛然而逝,所著有《隆池山樵集》

岳岱

《明外史·彭年传》:岳岱,字东伯。先世以武功官苏州卫,遂家焉。至岱父,始好读书,辟草堂于阳山去浒墅数里,花木翳然,修竹万挺。岱嘉隐其中,自称秦馀山人。中年,北游恒。岱还览留都名胜,历探匡庐,天姥,天台,雁宕武夷之奇,遂不复出。性狷介,不妄交人。能诗亦善画,所作《咏怀》九十六篇,为时所称。

顾元庆

《明外史·彭年传》:顾元庆,字大有,家近浒墅。其昆弟咸纤啬治生元庆,独好诗书,自经史以至丛说,多所纂述。所居在大石山麓,因自号大石山人,藏书数万卷,择其善者刊之,署曰《阳山顾氏文房》。年七十馀,犹吟诵不倦。

钱谷

《明外史·隐逸传》:钱谷,字叔宝。吴县人。少孤贫,失学,长自砺。欲读书,而家无书可读,则受业文徵明门下。尽读其架上书,间点染为绘事,大得前辈沈周笔意,由是名日起。过从者屦相接,而谷雅不善。治家家益贫。其嗜书益甚,闻客有善书,虽病必强起借读。手自缮写,几至连屋。所编辑有《三国文类》《南北史摭言》《隐逸集》《长洲志》《三刺史诗》《续吴都文粹》。又裒集吴中先贤,悉为之像,手录其志传。而联缀之一室中,琳琅照座。下及几榻,亦必摹勒宋元名人手迹,婆娑把玩,以自愉快。性复劲直,不能容人,所交士大夫,皆能藐之以气。稍不当意,拂衣径去,竟以布衣终。有子允治,字功甫,贫而好学,酷似其父。年八十馀犹映日,抄书既卒,无后。其父子所著书,遂皆散佚,与谷同受业徵明者,有陈淳居节。

顾祖辰 蒋乾

《明外史·隐逸传》:顾祖辰,字子武,长洲人也。祖兰弘治中,举于乡,历知乐安,于潜二县。归隐吴之临顿里,构屋三间,竹木幽茂。署曰春潜,息机三十馀载,人高其风。父德育继之,尤好读书。家贫,无所得书,则从人借抄,积至数百千卷。自号少潜,至祖辰,亦饶隐德。时春潜小圃已属他人,独老屋尚存。庭中枯松一株,杂花数本,青苔满阶,景色幽靓,虽居阛阓,荆扉昼掩,寂若空山。祖辰扫地焚香,翛然自得。间作小诗及画,自娱而已。居恒未尝妄诣一人,风日晴美,则偕友人閒步萧寺。然性介洁,友虽同志,不肯轻易一饭也。优游閒适,年七十四而卒。乡人文震孟作《姑苏名贤小记》,以世隐称之。时有蒋乾,字子健者,亦吴人破屋半间隐居虹桥,一介不苟,八十年如一日。县令江进之,表其庐为东海冥鸿。

高濲 傅汝舟〈弟汝楫〉

《明外史·隐逸传》:高濲,字宗吕,候官人,早善属诗,不乐仕进。尝言:文章牵合比偶,犹留须眉以傅脂粉,无足学也。遂绝意进取,结霞上之居,自号石门子,又号霞居子。善诗,工隶草画,亦臻逸品。家贫,嗜酒,日酣饮狂叫。贵游造之,迫而后见,画不轻作。醉时投以缣素,欣然挥洒。与闽县傅汝舟游郑善夫之门,并有名。时人为之语曰:高垂腹傅脱粟言,龂龂中歌曲善夫。且死嘱以诗文、妻子。傅汝舟,字木虚,自号丁戊山人年二十弃诸生肆,意古学,作文奇崛,至不可句。中岁好神仙,遂别妻孥,棕鞋、箬笠遍游吴,会荆湘齐鲁河洛间,以终所遗诗集。王慎中为序,行之弟汝楫,贫而好学,长吏辟为诸生,不就一意,诗歌时称二傅先汝舟卒。

郎瑛

《明外史·隐逸传》:郎瑛,字仁宝,仁和人也。幼孤,长为诸生,不屑治科举业。独好古学,会多病,遂无意仕进。督学宪司犹欲推挽之,卒谢不出家,故馀财自奉母外,悉以购书,置生产不问。赀日以落,瑛无所顾惜,乃敞大屋,列高几,危坐讽诵其中,快剔幽渺,辨古今同异、得失而著为书。有识者咸服。一时,监司大吏若顾璘、王尚絅、万潮辈,咸与交名藉甚。而瑛性侃直,言议不能阿贵人。亦时扼腕,论天下事,奉母孝,两刲股愈其疾。幼时,两姊婿利其赀谋,危之百方,后死,皆棺敛之。所著诗文若干卷,订正《孝经大学格物传》各一卷,《萃忠录》二卷,《青史衮钺》六十卷,《七修类槁》五十五卷,并为学者所称。

吴孺子

《明外史·隐逸传》:吴孺子,字少君,兰溪人。儿时,父不用经史课习,独授杜诗一编,遂好为诗。有腴田顷许,父没尽易硗确凿,沟引山泉,绕入厨下,以此耗其产。中岁,妻子死,尽弃其馀赀,购法书名画,游江湖间。僻好山水,遇水石有奇致,坐对累日不肯去。性巧,所规制必精绝。搜抉珍怪,凌断溪绝壑,以必致为快。尝游雁宕,绝粮取啖芦菔,四十日始返。踰天台石梁采万岁藤,屡犯虎豹,制为曲杌,可凭而寐。以数缣易一大瓢,摩挲拂拭。夜室有光过荆溪,盗发其筐,无所得,怒碎其瓢。抱而泣者累日。王世贞为作破瓢道,人歌所至僦居僧寺,自炊一铜灶饭,不足则哺糜,而佐之以齑。语人曰:免我低眉,向人觉饱,逾粱肉耳。孺子既善诗,更善写花竹、禽鸟,岁不过一二纸。求之,辄不可得。晚交无锡孙继皋,卒于其家。

闻龙 汪礼约

《明外史·隐逸传》:闻龙,字隐鳞,鄞人,尚书渊之孙也。生有至性,五岁丧母,哭声感路人。事父定省中礼,既就外傅,不肯治经生业。尝手执《高士传》一编,喜著山林服。当授产腴者,悉让其兄。念父垂老,非善调药饵。不克延年,覃思医术,遂精通其理。父每晨兴,辄切脉察容,视其安否。调饮食进之,寝则耳属于门,揣听喘息以为常。父没哀毁,过礼以早背母。每忌日,必衰绖哭祭尽哀。终身蔬食,性好山水,不欲离父膝下。出未尝踰百里,惟游四明山。曾过旬日。当事重其人,每干旄及门,辄谢不见。日惟书卷自娱,里人屠隆尝言:鉴水闻隐鳞作,天际真人想鉴水者,即龙所居鉴湖也。卒年八十一,所著诗曰:幽贞草行药。吟。同时,汪礼约,字长文,祖玉佥都御史。父垣以门资,出仕文行,著称礼约,即尚书渊外孙与龙为外兄弟。善诗文,工书法,既承家学,复学诗于乡人沈明臣,日益有名。尝一入京师,游于国学。即弃归,隐于大雷山。房大雷山者,唐隐士谢遗尘所居,为入四明山之口。汪氏世居其下,父垣更筑室山,椒高云宿,栋飞泉溅,户景色幽,异礼约隐其中廿年。坐卧一楼,虽妻子莫睹其面。楼上遍设楮笔,于左偏开一穴,下置五石,大缸扃其外。每一诗成,辄挼之而掷诸缸内礼约诗。既工书,又精楷,积岁缸满,家人发视。好事者争攘取之,自是得传流人间。其他撰著甚富,既没,悉散逸无存者。

陈昂

《明外史·隐逸传》:陈昂,莆田人,好为诗、寝食,以之自号白云山人。嘉靖末,城陷于倭,挈妻子走南昌,织草屦自给。不足,则继之以卜。尝泛彭蠡,登匡庐,复由楚入蜀。附僧舟为之执爨至,亦佣于他僧,遂遍探三峡剑门之胜,登峨嵋焉所。佣僧病死,还历江陵、松滋、公安、巴陵诸邑。至南都,姚太守客之。已而太守亦死,无所依,乃卖卜于市。且榜于门,为人作诗文。市中人持百钱斗米予之,辄随所求以应无,则织屦如故。一日,闽人林茂之兄弟过市,见其榜,异之,突入其室。问知为闽人,与联乡谊。因索其诗读之。时茂之年少,且读且誉昂,辄反面向壁流涕,呜咽至于失声。其后,每袖饼饵食之,辄喜复出其诗,泣如前。居数年,竟以贫死。茂之往索其诗,得五言近体七百首,始显于世。

杨先

《和州志》:杨先,字古野,耿介绝俗,弱冠即补弟子员,非所好也。随伯父瑞任武城,武城多秦汉以来金石遗文,因殚精字,学忘寝食。博通诸家笔法,裒然以法书名四方。后又随任建宁为朱子阙里,乃尽弃俗学,超然尘垢之外。放迹于山崖、水涘,僧庐、道室间。兴至辄自书所作,不甚珍惜。至达官富人,乞其片纸,掉臂而去。淮上总督,闽人也,与先有旧知,先不可屈。托州守孟公委曲致之,先闻远遁。孟公屡造其庐,求一面不可得。其孤僻如此,家窭甚。所生二子,一教之力田,一教之训蒙,令终身不得入公府城市。騿粥不继而吟咏翰墨之趣,不少衰,后以寿终于家。

顾冶

《无锡县志》:顾冶,字世叔,笃行能文。生长纷华,心厌之,避而之溧之投金濑。又不喜避,而之吴之皮市。又不喜,则寄居浮图老氏之宫。敝衣破屦,率意去来,不修礼容。对人非故知,未尝出一语,人亦无知之者。

胡祯

《绍兴府志》:胡祯,字用良,新昌人。甘贫,慕古绝迹。城市士大夫闻其名,或造庐而见之,结草亭于宅外,聚古今图籍,终日吟诵。其中不慕仕进所著有《草亭愚辨诗文》,古淡平实,有关世教。与江浦庄昶、嘉禾吕原以诗文相友善。昶尝寄以诗云:圣世徉狂自古容,溪山此意便无穷。谁知宇宙千年病,我与先生一样风。越水以东惟剡,曲子陵而下,几渔翁閒忙,莫问今谁。是时,止时行道,只同其见许如此。

王野

《绍兴府志》:王野,字贞翁,山阴人。生有异禀,家贫,肆力经史,绝意仕进。筑室卧龙山南,教授自给。守介而气和乡人,士雅慕重之。郡守洪珠屡造其庐,扁其堂曰逸士,晚岁喜读易,习养生。徜徉山水閒,自号蜕岩道人,垒石为生矿于亭山之麓,题曰小芙蓉城为诗冲澹自得,书法逼赵吴兴所著,有《周易衍义》等书。

欧阳晓

《吉安府志》:欧阳晓,安福西里人,早为郡诸生。以母老弃举子,业力耕终,养饬躬励,行书精一,执中于绅以自警。家贫甚寒,夜两手抱母足为温。閒出游行,歌于市。群儿拦街,拍掌争笑。晓拱手缓步,色不少动,倜傥倨傲视轩冕贵人,若不在目。与琐琐者处,远之若浼己,以是寡合。尝以道书传唱录数册,入市袱负。行人呼曰卖药客。晓曰:非卖药也,卖丹也。士大夫闻其名,往谒之。见晓方操牛具田中。辞曰:牛假于邻,释之则不能从牛主复假。诸先生幸辱临老农,请得毕事。然后入客乃坐丛筱中。候犁田罢,入其室,室中悬孔颜濂洛之图。客坐以砖为席,出蔬汤一杯。引至园中,坐石上谈学,竟日而别,别亦不谢客。

朱叔相

《吉安府志》:朱叔相,安福槎江人,丰骨清古神器,健雅望之知,为世外逸品。攻举子艺,顷之弃去。好养生家言,又顷之。纳贽文、成师泉二先生,终日端坐,研心省躬性。故孝执丧,哀戚甚仿。古礼素食,庐墓雅,喜游适。每瓢笠骑驴,或芒鞋藜杖,随意所去。居武功数年,飘飘然方外士也。家居坐一室,左右图书,列佳花奇石。喜植菊,能致菊数十品,日哦诗弹琴,其中自称松岩道人,县令题其闾曰昭代逸民。

周野人

《金溪县志》:周野人,霞山人,名儒何,心隐弟子。嘉靖时,以布衣上书授之官,不拜。上呼为野人遂号焉。讲学荆襄閒,从游者千数。有叩问,公悉为开悟,咸得所欲。有功理学,多矣。及卒于楚门,徒庐墓侧数十人。

王汝霖

《陕西通志》:王汝霖,字九谷,华阴人。性笃孝友,博学有文名避。迹华山之麓,以诗赋自娱。嘉靖登极,诏求隐逸。有司累荐不起,太守高其节,赠匾旌庐。著有《松隐漫稿》《草木灵异录》

莫可为〈子能学〉

《灌阳县志》:莫可为,字思成,性嗜学。弱冠下,帷足不踰门阈者五年。博通群籍,凡七困棘闱,无几,微得失。念值世事多艰,遂闭门绝迹,不复与世接。时戒子能学,辈以当知进退出处之义,能学字粹。寰承父志,终其身不入城市。结茅三峰泉石閒,日出耕,夜归读俯仰啸歌自适。其适虽至戚,罕得一睹其面。久之,人亦遂莫有造其门者。迄今,邑人称隐君子必首二莫云。

金良

《衡州府志》:金良,字玉相,衡山人。性雅淡,不慕荣利。年十八,领乡荐再上春官不第,遂不复出。徜徉山水閒自适其志。尝赋诗有:渔钓亦堪娱,耕凿聊自足。百年隙驹閒,何必计荣辱。之句。年七十九卒。

杨时荣

《衡州府志》:杨时荣,字仁甫,衡山人,以戎籍中贵州。乡试再上春官不第,归作别墅于巾紫峰下,名其山曰止山养晦自高,不轻入公府,事亲笃孝,行义修饰。未尝以亵服出门,人皆重之。山有白龙潭,水可灌田。身督耕其中,意旷如也。人称为白龙先生。

刘继恩

《辰州府志》:刘继恩,字子洪,沅陵人。少聪慧,补邑庠生,从王大酉向望山。习举子业,已而弃去,慨然有离世之志。纵游大梁,历燕赵,溯吕梁,登峨嵋,上衡岳,收览山川之奇。归即隐居著述。时或葛巾野服,出游里中丰格,魁梧飘然,望之若仙罗。近溪方伯尝登其门,年七十卒,自号野云居士所著有《桐山集》藏于家。

赵初

《山西通志》:赵初,黎城人,力学恬淡,重行谊,薄轩冕,隐居田溪之阳。创苍溪书院,以读书著述为事。建圣贤道统堂,春秋率子弟行释菜。礼吕楠,过黎城,闻其人,命驾就访,相与辩论终日,叹美而去。

杨珂

《绍兴府志》:杨珂,字汝鸣,馀姚人。始为诸生,每试辄高等。已而从王文成学稍厌薄。时义会沙汰例严,督学使者按越检察举子,无异录囚,珂叹曰:是岂待士者哉。遂拂衣归,隐居秘图山。养母以孝闻,瓶粟屡空晏如也。为诗潇洒,不群书,得晋人运笔法,而自成一家机轴。晚岁益怡旷,饮酒浩歌终日;不乱远近,咸爱敬之。

周朝

《扬州府志》:周朝,字元卿,宝应人,少有声黉舍。有司以充岁献朝,托疾谢免。闭门扫轨,以文酒自娱,足不涉城市者数十年。县大夫屡宾礼之,不出。学博支泽慕其风,欲一识。朝三至门,仅一见焉。泽投之以诗,有白首不闻:临饮射红尘,那得上衣裘。之句。其恬静高致,可想见云。

梁万斛

《莱州府志》:梁万斛,平度人,长文词,尤美容姿。嘉靖初,选子弟尚公主佥以斛应诏,斛曰:大丈夫不能自立,俛首帷薄,殊可羞也。佯狂避之后,既廪诸生,旋弃去,谋生菜佣,计直仅糊口,馀即还灌蔬曰:多取以自污,非夫也。时人目为梁仲子、州守周思兼慕其贤,往造焉。闻风踰垣周叹曰:梁生不可得而见,况可得而屈乎。匾以高士。

王湖

《温州府志》:王湖,字崇泗,永嘉人。少聪敏,博贯经史,工诗文,性恬淡,端恪不慕荣。进一室,萧然晏如也。张少师素重其人及入相,屡欲徵辟之。以母老力辞,居乡聚徒讲业,一时名士多出其门。郡守李廷观延为乡饮,宾再请,辞不赴。敦行嗜学,耄耋不衰,所著有《樗散稿笔记》

沈仕

《浙江通志》:沈仕,字懋学,侍郎锐少子,弱冠有才名。一夕,梦游青门山,念邵平隐于此,叹曰:吾其隐乎。遂弃去举子业,芒鞋野服,自称青门山人。工书画,援笔挥洒,风神韵气绝胜颛门。每遇嘉山,或古迹,必慷慨赋诗以去。

邵穆生

《浙江通志》:邵穆生,字汝宣,前工部员外郎经邦子,为诸生。年未三十,感父廷杖事,知仕道难,弃去,举子业。隐于灵鹫山中,筑阁祀许由及唐宋名贤。为楼三楹中,祀其父,右自处藏书史三楹。足不入城市,当事闻其名,往卒不见。

李镔

《山西通志》:李镔,字仲南,曲沃人。庄简浩子,京兆镛弟。自少坐卧一方楼,读易数年,不履户外。常曰:不读书万卷即作文,皆儿女子气。庄简以平逆鐇功将荫之镔,力辞竟让其弟。卜居景明山庄,凿白石洞,优游其中,诗文等身后兄,为策名太学,终不肯赴。

郭文

《云南通志》:郭文,字仲炳,昆明人,无家室,买舟青草湖,寝处其中。啸咏自得,因号舟屋。黔国公闻而造之,避深芦中,不肯相见。一日,挥去侍从,携小童幅巾斗酒移棹物色,相与论诗文,纵谈今古,订为布衣交。所著《有舟屋集》

蔡烈

《闽大记》:蔡烈,字文继,龙溪人,庶吉士杲之子也。尝学于蔡清,又从陈茂烈游,绝意荣进。年逾壮,遂辞诸生,廪隐白云洞。学者称鹤峰先生其学宗程朱,终日危坐,无惰容。尝为海寇苏世浩所掳,月馀不失。常度贼异而归之。嘉靖十二年,举遗逸郡守陆金以烈应诏藩司趣府劝驾,烈固辞,卒时鹤山鸣如雷者三日。

康诰

《云南通志》:康诰,昆明人,出著破靴,人称康破靴无妻子,独处一室。好读书,性嗜酒,有招之饮者辄至与,以钱米不受。善洞箫,书法祝允明。居常以玉屑和泥置袖中,团弄陶作砚坚润类,未央铜雀,人名康砚。然亦不多作,閒为一二,以贻亲识。至贵介求之,终不可得。好事者日与之饮,俟醉索之,或伺其窘急,出质则得之,质必故交。否则文人、高士若富家大族,虽构以重价不受也。丁亥岁饥贫甚,一夕饱食卒。

李斯文

《云南通志》:李斯文,太和人,躬耕不仕。客有怜其贫者来访,欲以金馈。知其必辞,乃置金于床,未曙而去。斯文追送不及寘道上,遥望拜谢而旋。其操行与永昌杨象山齐名。

杨向春

《云南通志》:杨向春,号野岩,云南县人。初为诸生,习举子业,久之弃去,隐深山中。究邵子先天之学,历数十年,尽悟其秘,遂能前知。所著有《皇极经》《世心易》《发微格物篇》诸书。后遍游名胜,自称孔道人遇袁了凡,授以易学,至武当不知所终。

龚梴

《武昌府志》:龚梴,字仲长,生而颖异,弱冠即遍读子史百家言。为文雄古高深,补博士弟子高等。时司徒魏公、说武部郎、马公天锦皆推为畏友,梴绝意科名,别有妙悟于诸家诠解之外。筑室龙翔山,踞洼蹲石。仰眺台上白云,怡然自适,有徵文者随应之,辄焚其草卧山房中。邑人士多从之问字。宪副魏公朴如、御史谢公师启数,数携具过访,留诗相赠。魏诗云:鸣琴一曲依流水,欹枕千峰散落霞。谢诗云:石上烟霞无洒扫,沙边鸥鸟识行藏。盖深羡其逸致,梴顾不一报礼,识者拟之王无功云。

多嘉祯

《畿辅通志》:多嘉祯,字启明,阜城诸生,以布衣而留心经济,晓畅时务。抚按荐诣京廷对三策,皆中时弊。上命吏部受以清要,力辞回籍。有明二百馀年以处士应诏者,吴与弼及嘉祯二人而已。

沈瀚

《靖江县志》:沈瀚,字鸿甫,性厌繁嚣。清斋野衲,筑室北郭外,门径幽邃,无剥啄声。圃中尝植海棠,颇繁茂。一日,有狭邪辈饮其下,俟其去,即伐之。暮年辟舍后隙地,封一墓而虚其中纳棺焉。旁设小榻,常趺坐,竟日不出。年八十有四疾作,命具衣衾卧棺中而卒。

顾学渊

《靖江县志》:顾学渊,字启明,家贫,世居城南三里许。茆屋数椽,仅可容膝。绕屋杂植竹树、果卉,绝无俗人往还。日弹琴、咏诗,欣然自得。生平未尝一谒郡邑长吏,晚徵乡饮不出。

陆大韶

《靖江县志》:陆大韶,字振之,屏居乡闾,舌佃自给。生平未尝入城市,年七十馀亲党高其风为闻。之邑大夫式庐造,请宾筵甫。至郭门,大惊曰:是何处。吾不惯入此。即引退。

鞠正学

《靖江县志》:鞠正学,字师圣,邑诸生。言坊行表,动循礼法。屏栖林壑三十馀年,读书自娱,足迹不履城市,介然绝俗,有古人之风。

任良弼

《云南通志》:任良弼,性朴素,嗜学不慕荣利。隆庆中,兵备道向淇闻其贤,奖以冠带不受。人劝其往谢,惟至门一揖而退,不复见。

柴大楠

《黄州府志》:柴大楠生隆庆,时磊落英奇。弱冠弃家远游塞外,涉混同鸭绿诸境。晚归傍岩,临溪筑一洞,不盈丈,隐居四十馀年。读老易诸书,足不出户。

李玮

《明外史·隐逸传》:李玮,字伟卿,鄞人,所居在城东村,世为农舍。北有古松二株,可五百年物,虬龙偃蹇,苍翠可掬。玮父曰双松居士,好积书,与城中名士交,日啸咏此二松下。至玮好学,能尽读父所藏书。发为诗辄有隽语。父没,始出游,直抵京师,逾年而返。时盛传王、李、七子诗,竞相仿效。玮叹曰:此繁声也。今举一世趋之古意,日亡矣。既归杜门。著书,期尽洗俗学,归于大雅。前后论著积数十万言,家有遗田,衣食才给,楼居五楹,临傍水竹,外为菊圃。每秋高花绽,辄标一帜曰:酒熟花开高怀者来,一时故人遂俱骈集。玮以夜色更佳,便醮烛菊中,行吟坐酌不閒。晨夕春时,芍药花发,招客亦然里中,传为佳事。玮虽隐居,顾留意乡国。利病尝著《国课论东钱湖赋》胪列农田水利事甚详。识者重之,既年踰九十作七适一篇,自言历九百馀。甲子而神气不衰,好学如故,手定其诗文十馀卷,曰《桑麻集》为里中所传。

蔡学用

《明外史·隐逸传》:蔡学用,字子行,鄞人。父梧官中书舍人生,学用于官舍。儿时作对语辄惊人。父没兄尽,费遗资客游京师,不知死。所学用事母孝抚兄,孤踰于己子,即绝意仕进。好为诗,与友人闻龙阳、承鲲、李生寅论诗,过从无閒风雨。后里人谒选,入都邀学用与俱学用,窃念谓可,因此觅兄骨许之。至则杜门,吟诵绝不通辇,下人乃间行。觅兄遗骨果得诸寺庑下,题识宛然,恸哭即携其柩归。垂老家屡空,处之晏如。生寅且死,嘱其子德丰曰:我死后,必岁奉蔡先生谷十石终其身。是岁德丰以遗命致谷,学用不纳曰:吾无以报亡友,脱君家,他日不继,是负先人命也。不若今日辞之以善故人。始终闻者,皆叹服。年七十得微疾即自剋死。期闻龙与之诀曰:信先生,今日此中当无愧怍学。用笑曰:故人知我。至期,召家人前,起坐曰:伯翼待我久,可以逝矣。遂瞑。伯翼者,承鲲字也。有诗十卷藏于家。

陆郊

《松江府志》:陆郊,字子野,吴县人。寓居华亭,好古力学,为陈氏馆甥陈易箦。时命其子,中分田产,郊携室人避居村落。翛然高尚,有梁伯鸾之致。日惟读书攻诗,閒临摹古帖以自娱。直指尚维,持行部访人物莫方伯如忠曰:有陆子野者,诗类孟襄阳,字类颜平原,人品类王仲如,真高士也。尚公遂折节邀之,郊以葛巾野服踞上座,人益高之,所著有《子野集》

张昉

《松江府志》:张昉,字元昃,华亭人。家贫,嗜学,董侍郎慕其人币,致之不纳。即造访,亦不报也。居南郭之敝庐曰:蚊蝶巢一僮,力作自得粟直以供。晨夕僮死,困甚,假道院居之,寻卒。人传其题画一绝云:挈罂坐钓秋江湍,酤酒容易得鱼难。世閒好物不在速,三尺鲈鱼晚上竿。其风操可知矣。

张处士

《山西通志》:张处士,名图南,字拙庵,以字行。世为文水开栅,人器宇简淡,倜傥不群,厌习举子业。髫年即优游泉石閒,好读异书,过目成诵。更工诗善书,晋直指使高其操,亲诣之。聚谈于陋室敝席閒,食蔬食菜羹而去。晚年,家益贫,行益高。每遇佳山水,多留,题僧房道观。时寄迹焉,有劝之仕者,笑应云:庙中之牺漆园,吏且不为,而谓吾为之乎。逍遥自适而终。

杨大濂

《无为州志》:杨大濂,字洁父,号斗野。郡庠生少潜心理学,从沈公桂游,淹贯经史,研究性命之旨,喜吟咏乐施。予晚年食贫,以书自娱。督学御史耿天台重其品,破常格以布衣疏荐之。公恬退,寄居湖中友人家数十年。布衣蔬食,潇然自适。所著有《咏史》诸诗及《知足歌》,卒之日,自为偈曰:平生白发三千丈,此去黄泉亿万年。划然长啸入虚寂,何人不道我神仙。

钟济

《无为州志》:钟济,号海源,少嗜学,隐于江上方严。守义不轻假人色笑,足不履城市,举乡。饮避而不受筑园囿,临江面山,吟咏自适。日阅古人书数篇,花时一壶,陶然高枕。手著《舆志详考》兴会诗数百首,有一绝云:户外长江江外山,任情来往水云间。渔樵问我行藏事,心与天游睡梦閒。年六十三无病而卒。

高北峰

《云南通志》:高北峰逸其名,万历閒居郡之秀邑村,通书史,不求闻达。性耽竹石,尤善琴,常畜一鹤,每鼓琴,鹤辄飞舞案前,曲终乃罢。

刘希颜

《青州府志》:刘希颜,字默学,诸城人。邑庠生天性超脱,不乐进取,常布帽深衣,如野人状。家贫,以清苦自甘。岁凶釜可生尘,人馈之粟,力却不受,曰:我粟自有馀,无烦子之馈。其人疑而窥之,则以野菜杂豆屑煮熟之,竟日一餐而已。好读古史诸书,面有寒色而无戚容,见乡人则张口大笑,平生不向人道一贫字。

范光远

《青州府志》:范光远,诸城人,家居邑东北城外胡桃园中。志趋高尚,绝迹市廛,性俭好洁,乡人重其行谊,皆称为东园公而不名。构一茅亭,列琴棋、松竹、花卉盈庭,有二白鹤,甚驯。佳客至则鸣,无客,扫地焚香,静默独坐而已。年八十馀。

燕遗民

《武昌府志》:燕遗民,字逸德,号空谷老人。累以贤良徵不赴,翛然独往深山绝壁。或临水滨,啸歌终日。尝作感兴诗云:寥落湖山里,谁当话起居。出门惟山水,相见但樵渔。酒熟还堪漉,葵荒欲自锄。久深泉石想,早晚赋归与。又云:泉谷烟火静,林塘暑气清。幽花篱落见,好鸟竹閒鸣。禾黍皆丰稔,桑麻自长成。还闻茅屋里,灯火读书声。

孟养蒙

《武昌府志》:孟养蒙,字湘嶷,少司农季弟乡荐应乾父也。性清旷简远,喜吟咏。初游太学不第,决意远引。太史公之为人,乃北走燕赵,东探禹穴,度石梁觞兰亭观海蜃。登敬亭,寻谢李芳韵,蹑足熊湘天柱之峰。神宗朝伯兄以直谏归,日偕仲季,为物外游对。樵夫田叟,怡语经日。有冠盖人在座寂如也。筑冷然馆,拥书万卷自豪。晚号方閒老子。著有《茗柯帖方》《閒堂集》行世。

刘春莱

《宝庆府志》:刘春莱,字芝侣,武冈人。少游庠嗜学好古,以性疏放不耐礼摄,遂弃举业。凡诗文词赋,立就,不加点。癖懒箕洗,不乐见贵介人,以此重焉。有当路欲物色之逼,见于麟趾阁莱,举身跃窗下,竟跛。时呼为跛仙,遗诗多佚。

张绍宗

《四川通志》:张绍宗,双流人,年九十六读书谈道,隐竹溪,业渔钓。孔知县入溪深处,绍宗迎之,班荆而坐,抽琴鼓南风之操。赋词十二首,歌而赠之,匾其门曰竹溪清隐。

张矿 张镳

《陕西通志》:张矿、张镳,中部人,俱举明经。矿任武邑县,知县不乐为吏,即解印归,屏迹自晦,终身不出。镳受通判不就,官卜居北原,贫窘蔬食,毫无愠色。时称两逸士。

陈继儒

《明外史·隐逸传》:陈继儒,字仲醇,松江华亭人。幼颖异,能文章,同郡徐阶特器重之。长为诸生,与董其昌齐名。太仓王锡爵招与子衡读书支硎山。王世贞亦雅重继儒,三吴名下士争欲得为师友。继儒通明高迈,年甫二十九,取儒衣冠焚弃之。隐居昆山之阳,为庙祀二陆,构草堂数椽,焚香宴坐,意豁如也。时锡山顾宪成讲学东林,招之,谢弗往。亲亡,葬神山麓,遂筑室东佘山,杜门著述,有终焉之志。工诗善文,短翰小词,皆极风致,兼能绘事。又博闻强识,经史诸子、术技稗官与二氏家言,靡不较覈。或采取琐言僻事,诠次成书,远近竞相购写。徵请诗文者无虚日。性喜奖掖士类,屦常满户外,片言应酬,莫不当意去。暇则与黄冠老纳穷峰泖之胜,吟啸忘返,足迹罕入城市。其昌为作来仲楼招之至。黄道周疏称志尚高雅,博学多通,不如继儒,其推重如此。御史吴甡、给事中吴永顺、侍郎沈演等,先后论荐,谓继儒道高齿茂,宜如聘吴与弼故事。屡奉诏徵用,皆以疾辞。卒年八十二,自为遗令,纤悉必具。

程嘉燧

《明外史·隐逸传》:程嘉燧,字孟阳,休宁人,侨居嘉定。少学科举业不成。去学击剑,又不成,乃折节读古书学为诗歌,年三十而诗大就。谙晓音律,分刌合度。又善画山水,兼工写。生嗜古书画、器物,一当意辄解衣倾橐以购。有子骄稚,不事生产,嘉燧经营拮据,以应其求。又辄缘手尽,嘉燧顾益喜谓好事。好客称其家儿坐,是益重困。然不屑俛仰于人。与通州顾养谦善。友人劝诣之,乃渡江寓古寺,与一二酒人欢饮三日夜,赋《咏古》五章,不见养谦而返。万历末,有故人官长治要入潞,已复偕入都,都中贵人争欲友嘉燧,多避匿不见。崇祯中,钱谦益以侍郎罢归,筑耦耕堂,邀嘉燧偕隐。阅十年乃返休宁,踰年卒,年七十有九。谦益最重其诗,谥之曰松圆诗老。松圆者,嘉燧所居处也。

崔子忠

《明外史·隐逸传》:崔子忠,字道母,京师人。貌清古,言词简质,为诸生,好读古书,善绘事,居阛阓中。蓬蒿翳然,凝尘满席,莳花养鱼,杳然遗世,兴至则挥毫作画。妻及二女从点染,亦有生趣间,出以遗同志者,豪贵人用金缯购求,掉头弗顾也。少时师事莱阳宋继登,与其子应享玫同学。后应享为吏部郎,念子忠贫,嘱一选人以千金为寿,子忠不纳。谓应享曰:子念我当解橐相赠,奈何令我受污。同学少年,尚不识崔生面目耶。玫官给事中,数求画不应,诱而置之室中,谓曰:更浃日不听,出则子之盎鱼盆花,且立槁矣。子忠不得已写,与之别去。抵邻舍,使童往取曰:所写树石疏略,宜增饰。玫忻然畀之,既得,立碎之而去。友人史可法解巡抚归诣舍,见晨炊不继,留所乘马,徒步返。子忠鬻于市,得四十金,呼朋旧轰饮曰:此廉吏所赠,非盗泉也。数日而金尽,冻馁如故。所作诗文尚奇奥,董其昌谓:子忠人品、诗画俱非近代所有。国变后,避居委巷,有周之而不以礼者,却不受,竟以贫饿死。

王泰际

《苏州府志》:王泰际,字内三,崇祯癸未进士,性至孝。榜发即假归省。甲申丁国变,北望号恸,与同年黄淳耀约偕隐。乙酉兵乱,淳耀兄弟并以身殉。闻之,遂遁迹故庐,构三楹曰寿砚,自号砚存老人。闭户著书,足迹不入城市。当道式庐再三,不得见,举乡饮宾,辞曰:某无爵于朝,安敢辱三辰大典。平居葛巾布袍,宁静淡泊,四十年如一日。卒年七十有七,门人彭志古等引易名大典,谥曰贞宪,所著有《冰抱集》十二卷,《过日诗选》八十卷。

黄经洛

《凤阳府志》:黄经洛,落拓有高致,避俗山庄,评花课竹,放酒敲诗。常蹑屐而出,命小奚以从归。囊句满不减,长吉人称其得隐中真趣。

顾铎

《扬州府志》:顾铎,字觉斯,江都人。幼孤事叔父,至谨喜读书,不事生产。少习举子业,文思奇峻,抑于有司。崇祯甲申,闻流寇李自成犯阙,愤懑号哭,数日不止。旋筑居江滨,种梅花数株,日吟咏其下。终其身,足不出户外,自号遗叟云。

刘城

《池州府志》:刘城,字伯宗,幼随父之青田读《郁离子》。辄解颐甫。成童补弟子员,文章名冠天下,志高才大,而拆节温恭,如不胜衣。睦族信友周人缓急,尝千里驾焉。崇祯九年,池安道史可发,应诏保举,以堪任民牧荐。而江西右布政张秉文先以城堪任州县荐,上闻力辞,不获。十二年二月,考授知州,给假南还。蒿目忧时,遂无用世意。后复游燕齐、淮海、吴越间,轸念民艰,决志隐逸。皖抚黄配悬辟为九江同知,不应。十六年,同池太道程世昌登陴经画,池人德之。巡按贺登选特荐史阁部,出师专书币来徵。又安抚御史黄耳鼎以人才荐,皆不起。督学御史陈良弼以岁贡荐,亦不应。岩栖谷隐以终,其身著书连屋,文成数十万言。

胡锐

《济南府志》:胡锐,淄川人,雅宜恬旷,居恒恂恂,若愚人。而胸次芥轩冕,弃名求闲。筑圃丰水之阳,长溪静碧,远墅凝青垣临一水,屋背万竿,日徙倚其中,萧然世外。时读黄老话耕,樵客至钓,鲜烹葵意,陶陶乐也。尤精岐黄术药臼,自随凡以沈痾造者,辄一一起之。盖四十馀,稔迹不至篱以外,年九十八无疾而逝。

刘春瓢

《济南府志》:刘春瓢,原名思义,字继贤,禹城人。游庠数年,忽弃其业曰:吾终不为利禄作此拘。溺语益刻意古作,往来齐鲁燕赵间,寻访异人凡十馀年。忽自语曰:道在是矣。遂闭户不出,怡然有自得状,雅意山水,兴到则曳杖林泉,尽日忘归。士大夫有邀游者,则欣然相从,数杯后,颓然卧地。醒后,不辞而去。吟诗极艰苦,然往往有佳句。所著诗文百馀篇,藏于家。

马味道

《济南府志》:马味道,禹城人,与平原张岱野齐名。岱野举进士,味道即尽弃举子业,绝口不谈功名。后岱野官西台力荐于督学,味道曰:终南捷径,吾方薄之。吾入山,惟恐不幽。又何以见为。味道性好山水,闻有泉石佳处,携茗玩赏,镇日忘归。无事取北山,移文盘谷序辋川图诵之。一日,尝曰:刘伶失之,纵幼安失之,拘若魏野其庶几乎。吾人之徒与。年七十二终。

周道麟

《温州府志》:周道麟,字瑞生,少聪颖,补邑庠生。明季屏居白岩山中,负薪行吟,绝迹城市,有古隐君子风。

吴懋谦

《松江府志》:吴懋谦,字六益,一字苧庵,华亭县人。父中秀性忠孝,雅好书史,家构天香阁,藏书数万卷。值兵围城,中秀呼懋谦诫之曰:我祖宗世受国恩,今城将陷,我不能偷生人世。观汝仪容,必非凡器。我死,汝勿以名利动心,为不忠不孝之子。言讫,引刀自刭死。懋谦恸绝复苏,遂焚儒冠,绝意仕进。葬父毕庐于墓。八载哀毁骨,立时人怜之。懋谦幼即聪慧,读书目五行下,弱冠精诗古文词,一时名。公卿造庐请谒者无虚日。然懋谦性狷介,苟非以诗文来者,辄谢弗见。其后朝绅以博学宏辞交,荐懋谦闻之,泫然泣下曰:先人临没之命,谓何敢为名利忘亲邪。乃潜避地豫章,已而归筑独树园,题曰独树老夫家日赋诗饮酒其中间,与高僧野衲谈禅,竟日不倦。其于名利二字终身不忍闻也。懋谦立志高尚,为世所钦重。乡人称为孝隐先生谓懋谦之隐而不仕,所以承先志也。卒年七十三,崇祀乡贤门人私谥曰贞硕所著有《道南集》《华苹初集》《豫章游槁》《苧庵二集》《苧庵遗集》若干卷。

叶有年

《上海县志》:叶有年,字君山,一字孩伯,郡人。少聪敏,博通经史,性旷达不欲以功名,显弃举子业,肆力于丹青。积数年,名噪海内。时肃藩闻而致聘有年,固辞不已,乃强就入秦。晚年归徙居上海之新场镇,与董文敏、陈徵君结为诗酒友,日以赋诗饮酒为事,卒年七十有四,葬于佘山之麓。

章爌

《绍兴府志》:章爌,字朗叔,孩提时即知孝友。弱冠补博士,弟子员,后遂弃举子业,乐志林泉,隐居不仕。兄弟四人友爱无间。戊子岁,海寇作,次兄元标被执去,爌同长兄伯顺、弟蘧植啮指泣誓不得兄不归,冒暑奔号,卒赎元标以归。然竟以忧悴劳顿,相继而卒。

魏渊渊

《陜西通志》:魏渊渊,字空空,隐居华岳,性朴诚恬静,甘淡泊,绝口不言世务。足不出山者三十馀年。后其子以渊渊老三至岳顶,欲迎还就养,渊渊决志不归。其子泣请移绵山,乃许之,终不至家,无疾而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