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隐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第二百七十一卷目录

 隐逸部名贤列传十五
  明一
  张介福      徐舫
  倪瓒       杨恒
  陈洄       吴海
  陈亮       杨引
  王宾       虞原璩
  李德基      贺确
  丰寅初      张经
  居仁       易恒
  徐洪       焦先生
  华宗煜      张长年
  贡性之      李洙
  刘明       韩循仁
  韩则成      吕九成
  何淑       周鲁章
  折鼎独      潘恺
  韩奕       韦昭
  商显       杨寅
  潘玉       杜琼
  朱瓘       刘英
  王源       陈爱
  赵璧       杜骏
  高纨       史鉴
  邢量       邢参
  沈诚       陈海雍
  沈周       姜元
  张尺       赵元鉊
  李孔修      谢祐
  伍云       何廷矩
  吴纶       吴珫
  张诗       方太古
  朱存理      朱凯
  施凤       施纶
  倪玳       杨博
  刘价       杨黼
  张渊       孙一元

学行典第二百七十一卷

隐逸部名贤列传十五

明一

张介福

《明外史·隐逸传》:张介福,字子祺,自怀庆徙家吴中。少受学于许衡。制行不苟,自以二亲早终,遂无仕进意。家贫,冬不能具夹襦,或遗以纻絮,不受,虽纤介必以礼。张士诚入吴,有卒犯其家,危坐不为起。以刀斫面,仆地,醒复以冠戴之,坐自若。卒怪,以为异物,惊走去。又恐或发其墓,往庐焉。士诚闻而欲致之,不可。使其弟往问,语:以无乐乱,无贪天祸,无忘国家。馈之物,力辞。病且死,谓其友曰:吾志慕古人,未能万一。惟无污于时,庶几哉。遂卒。

徐舫

《明外史·隐逸传》:徐舫,字方舟,桐庐人。幼轻侠,好击剑、走马、蹴鞠。既而悔之,学为科举业。又曰:此如蠹书蟫老死故纸中岂有穷期。弃去,学为歌诗。睦故多诗人,唐有皇甫湜、方干、徐凝、李频、施肩吾,宋有高师鲁、滕元秀,世号睦州诗派,舫悉取而步骤之。既乃出游四方,交其名士,诗益工。行省参政苏天爵闻其贤将荐之,舫笑曰:吾诗人耳,可羁以章绂哉。竟避去。筑室江皋,日苦吟于云烟出没间,翛然若与世隔,因自号沧江散人。宋濂、刘基、叶琛、章溢之赴召也,舟愬桐江,忽有人黄冠鹿裘立江上,招基而笑,且以语侵之。基望见,急延入舟中。琛、溢竞欢谑,各取冠服服之,欲载上黟川,其人不可乃止。濂初未相识,以问基。基曰:此桐庐徐方舟也。濂故知其名,因起共欢噪,酌酒而别。舫诗有《瑶林》《沧江》二集。年六十八,以丙午春,卒于家。

倪瓒

《明外史·隐逸传》:倪瓒,字元镇,无锡人也。家雄于赀,瓒强学敦行,工诗,善书画。性好客,四方名士日至其门。所居有阁曰清閟,幽迥绝尘。藏书数千卷,皆手自勘定。古鼎法书,名琴奇画,陈列左右。四时卉木,萦纡缭绕而其外,高木修篁,蔚然深秀,故自号云林居士。时与客觞咏其中。为人有洁癖,盥濯不离手。俗客至,比去,必洗涤其处。四方求缣素者踵至,瓒亦时应之。至正初,海内无事,忽散其赀分给亲故,时人咸怪之。未几兵兴,富家悉被祸,而瓒扁舟箬笠,往来震泽、三泖间,独不罹患。张士诚闻其名,累欲钩致之,逃渔舟以免。其弟士信致币乞画,瓒又斥去。士信恚,他日从宾客游湖上,闻异香出葭苇间,疑为瓒也,物色渔舟中,果得之。抶之几毙,瓒终无一言。及吴平,瓒年老矣,黄冠野服,混迹编氓。以洪武七年卒,年七十四。

杨恒

《明外史·隐逸传》:杨恒,字本初,诸暨人。幼姿性绝伦。外族方氏建义塾,聘名师,馆四方游学士,恒幼往受诸经,辄领其旨要。发为文章峻洁,可喜,遂有声郡邑间。浦江郑氏者,义门也,延为子弟师,晨夕诲以道义语必称引古人诸生亦驯习其教,阅十年退居白鹿山,戴梭冠,披羊裘,带经耕烟雨间,啸歌自乐,因自号白鹿生。太祖既下浙东,命栾凤知州事。凤请为州学师,恒固让不起。凤乃令州中子弟即家问道。政有缺失,辄贻书咨访。恒告以利病裨益为多。后唐铎知绍兴,欲辟起之,复固辞。宋濂之为学士也,拟荐为国子师,闻不受州郡辟命,乃已。恒性醇笃,与人语,出肺肝相示。事稍乖名义,辄峻言指斥。家无担石,而临财甚介,故乡人奉为楷法焉。

陈洄

《明外史·杨恒传》:恒同时有陈洄者,义乌人。幼治经,长通百家言。文章喜驰骋。初欲以功名显,既而叹曰:人生百岁能几时所难遂者适意耳他尚何恤哉。乃戴青霞冠,披白鹿裘,不复与尘事接。所居近大溪,多修竹,自号竹溪逸民。常乘小艇,吹短箫,荡漾空明中,吹已,扣舷而歌,悠然自适。人见之者真以为世外人也。学士宋濂为传其事。

吴海

《明外史·隐逸传》:吴海,字朝宗,闽县人也。元季以学行称。值四方盗起,绝意仕进。深自韬晦。洪武初,守臣欲荐诸朝,力辞免。既而徵诣史局,复遗书所知力辞。尝言:杨、墨、释、老,圣道之贼,管、商、申、韩,治道之贼,稗官野乘,正史之贼,支词艳说,文章之贼。上之人,宜敕通经大臣,会诸儒定其品目,颁之天下,民间非此不得辄藏,坊市不得辄鬻。如是数年,学者生长不涉异闻,其于养德育才,岂曰小补。因著书一编曰《书祸》,以发明之。与永福王翰善。翰尝仕元,数劝之死,后翰果自裁。海教养其子称,卒底成立。平居虚怀乐善,有规过者,辄欣然立改,因颜其延宾之所曰闻过。为文严整典雅,一归诸理,后学咸宗仰之。有《闻过斋集》行世。

陈亮

《明外史·吴海传》:海同时陈亮,字景明。长乐人。博学善诗文,明兴洪永间,累诏有司徵遗佚或推亮,亮曰:昔唐尧在上,下有箕颍,吾投迹明,时游戏泉石于愿足矣,安敢望仕?作《读陈抟传诗》见志。结草屋沧洲中,与名士王恭、高柄辈为诗友,日相过从,或往还三山为九老社,以此自终。

杨引

《明外史·隐逸传》:杨引,吉水人。好学能诗文,为宋濂、陶安所称。驸马都尉陆贤从受学,入朝,举止端雅。太祖喜,问谁教者,以引对,立召见,赐食。他日,贤以亵服见,引太息曰:是其心易我,不可久居此矣。即引去,时方不次用人,有司频以孝廉文学善书荐,皆不赴。复以纂修徵,亦不就。取足垄亩浩然自得志希古人追法其言行。其教学者,务先操履而后文艺。尝读《论语乡党》篇谓人曰:吾教自有养生术,安事偃仰吐纳为。乃节饮食,时动息,迄老视听不衰。事亲孝,交友有终,视他人权力势利蔑如也。既没,安福刘球称其学探道源,文范后世,去就出处之际,卓然有陶潜、徐稚之风。

王宾

《明外史·王宾传》:宾,字仲光,长洲人也。淹通经籍,善医,然不肯为富贵人疗,治里巷及方外士,招之辄携药往赴。明太祖法网峻急,仕者多不保首领,宾乃佯狂,以药黥其面及上下肘股,皆成疮痏,髽两角,短衣芒履,策杖行里井间,或箕踞道旁,露体爬痒,时人见而恶之,荐绅知其贤亦莫敢引荐,宾殊自得也。终身不娶,奉母至孝。知府姚善贤而造之,宾隔门语曰:勿惊老母。遂踰墙逸去善,却骑从,独往始一接焉。据坐受拜,若师弟子然,善欲荐之,终不敢发言。年七十疾革,抱母不释,已死复苏,连呼其母,乃绝葬后室中,夜半闻呼母声,母曰:我在此。答曰:儿舍母不得。如是数声,母恸哭久之,始息。

虞原璩 李德基

《明外史·隐逸传》:虞原璩,字叔囿,温州瑞安人也。博涉经史。成祖朝以善书荐与修《永乐大典》,书成将授官,以母老辞归。宣德时,知府何文渊时乘小艇访之,相与辩难书史,商确时事,各极欢而罢一夕,文渊忽至坐语,久之不觉,夜半村落无从觅酒,文渊笑曰:醯可代也。乃出新醯,佐以蔬韭,对酌剧论,时人谓之醋交。同邑李德基亦善者应荐,母老辞归。文渊亦礼敬之,粟饭藜羹未尝不饱,时语人曰:吾守温州于瑞安,得二隐君子焉。

贺确

《明外史·隐逸传》:贺确,字存诚,其先陇西人。明初徙明州,再迁南京,行古而醇,学博而粹。少事举业试,有司一不利即弃去,曰:是不足以尽吾学也。遂肆力于古,自六经子史至天文、地理、医卜之书,无不殚究为文辞,有古气,视一切世事无足当其意者,于势位名利漠如也。与荐绅为古道交,自视恒欿,然而能忘人之势,或语及古今成败、人物贤否、政治得失,则援古证今,纚纚不倦。学士周叙以其有史才荐修辽、金、宋三史,力辞不就。卒年九十三,有《友菊诗集》八卷。

丰寅初

《宁波府志》:丰寅初,字复初。博学笃行,义不仕元,隐居句章之墟。洪武十七年,徵为国子监司业。建文四年闻燕兵入金陵,遂弃官躬耕,卒年百五岁。妻滕氏百馀岁,子庆别有传。

张经

《绍兴府志》:张经,字孔升,萧山人。洪武中以明经举,累官国子助教,靖难师入城,弃官归。时事出仓卒,夜半缒城而下,幅巾野服,绝口不言。时事人亦鲜知其心者,博学多才,为一时儒宗。同邑魏文靖、殷鲁二御史、姚太卿、诸暨王编修,皆其门人也。晚年以棋隐,更号橘乐,年八十馀而终,有《诗文稿》若干卷。

居仁

《江宁府志》:居仁,字仁恕,句容人。学问该博,德行老成,为乡里模范。洪武初以儒硕徵入朝,与之对奕,太祖大喜,赐以内酝,辞职不就,归隐于家。暮年自号瞻菉乡人,以瞻菉先生称之,杨孟载集有《怀句曲》《十友诗》,仁恕其一也。

易恒

《苏州府志》:易恒,字九成,昆山人。曾祖莲峰先生,宋进士,素有风格,恒蹈其矩范。洪武中应荐至京,以老辞归家,贫不给,处之泰然,辟地数百,弓引泉艺花竹,名曰泗园。日啸咏其中,自号泗园叟,所著有《陶情集》

徐洪

《苏州府志》:徐洪,字彦弘,常熟人。家富,号徐半州。洪尚礼好士,如杨维祯、倪瓒、陈基辈,皆延致之。又以博雅称。元季,吴中豪右多踰侈。明初,洪谕干人,潘圭曰:家之兴废厥有常理,吾家业盛矣必有代谢,今将舍此而去尔,宜有吾业。遂举田宅,立虚券授,圭独挈妻子筑室天,化门外先陇之侧,布衣蔬食,谢远交游,自号桃源小隐,年九十而终。

焦先生

《武进县志》:焦先生,不知其名字,明高皇帝之故人也。帝既定天下,诏有司徵求之,先生恐为有司累,间行至京,操鸡酒驰甬道而入,与帝班坐欢饮如微。时帝赐以金玉角三带,先生受角乃除千户居,亡何挂带而去,莫知所之,君子以比汉严子陵云。

华宗煜

《无锡县志》:华宗煜,字公恺。父幼武以孝称家,故梅里尝构轩曰栖碧。或疑其地无山,曰:古之隐居者,不必皆山也。栖于山者常不知山之可乐,知山之可乐,虽与山远,而烟云晦明之异状固在吾户牖之间也。宗煜有学行,少奉其亲,避居苏松间,世平始归其居。耕田读书,辑冠婚丧祭之礼,可通行于士庶者,名曰《虑得集》。洪武中,累徵孝廉、通经儒士,皆不应。

张长年

《扬州府志》:张长年,高邮人,元季以文名。明初礼部主事刘庸举明经耆儒达于治体者,长年与新安鲍恂、梁溪余诠,皆在举中,时年七十馀,驿召至,京太祖见之喜,赐坐备顾问,一日召长年及恂诠为文华殿大学士,皆以老疾辞,上谕之曰:以卿等年高故授此职,烦辅导东宫耳,免卿早朝,日晏而入,从容侍对,庶不负卿等平日所学,何辞为?长年等固辞,放归乡里。

贡性之

《宣城县志》:贡性之,字友,初师泰从子由国子生,除簿尉,以刚直称。后补闽省理官。元亡,明太祖徵录师泰,后有以性之荐者,性之改名悦,避居会稽。耕渔自给。邑人芮麟尝遇之。邀与俱归。辞以诗。有云游丝落絮皆成恨,社燕秋鸿各自飞。杜宇叫残孤馆梦,西风吹老故山薇。每有所感则泫然泣下,慷慨悲歌,劝之仕即不应,卒无嗣。门人私谥曰贞诲先生,有《理官集》行于世。

李洙

《处州府志》:李洙,缙云人。好读书,善诗画,僻隐云塘泉石间。士大夫高其风节,从者不绝屦,县令莫公过访不遇,留诗云五云狂客下东乡,座上无人肯举觞。后县令杨公来顾因足之云细数落花悬望久,停骖点点对斜阳。

刘明

《处州府志》:刘明,字峻明,龙泉人。博极群书,而诗学尤粹。元安南獠苗为乱,提兵剿除,民赖以安,后遂退隐。李文忠屡荐不就,与刘伯温、胡仲渊相友善,有诗倡和,著有《诗集》四卷。

韩循仁

《金华府志》:韩循仁,字进之,其先金华人。明经洁行,隐居授徒,一时名士如宋濂、吴履,皆其深交。元末兵起,避地居永康之冈谷,专以山水文集自娱,贫窭无所介意,宋濂尝为作《菊轩铭》,称之曰耆年硕德,为后进矜式。所著有《南山集》

韩则成

《天台县志》:韩则成,九都人。读书务实践,绝意仕进,与人谈德义,终日不倦,一及尘事则笑而不答。能诗而不耽于诗,至凭吊忠孝皆有赋咏,筑室花蕊峰下,号菊窗居士。

吕九成

《绍兴府志》:吕九成,字宗学,与兄不用九思,时称三彦。自以宋室世臣,不肯仕元,两兄倜傥有才名,而九成澹泊雅循,时时诵说温公、晦庵之书,言动由礼,不与时移易,其后两兄以徵辟仕,明朝九成竟隐约,终身弦歌自适欣如也。同宗子弟咸敬事九成如严师,一少年被酒侵,九成从者欲殴之,九成曰:勿校狂儿且死矣,已果为盗所杀。尝戒子孙勿游市井,曰:此最坏人心术。后百馀年,天水胡缵宗行部至新昌,乃为九成立碑,曰逸民云。

何淑

《江西通志》:何淑,字伯善,乐安人。至正辛卯登进士,授武冈丞,蕲沔盗起,不果仕。洪武辛亥,召为太子宾客,辞不就。六月特召天下名士九人,淑居首,至京师,以老疾辞归,自号镬庵。

周鲁章

《江西通志》:周鲁章,字文瞻,新喻人。洪武末举明经,召为选部主事,不就。上乃赐蓑笠,令归教民稼穑,因号明农隐逸。

折鼎独

《陕西通志》:折鼎独,神木人。洪武初以人材荐辟,授河南按察司佥事。过中都喜曰:此地可居。乃卜筑于县西之村,晦迹高蹈,婆娑泉石,居人亦莫之知,一日官府徵夫役曰:往役义也,从之役愆,期当罚,度不能免。乃曰:君无笞我,我河南按察使佥事也。尹惊诧礼而归之,自是人方知其名。

潘恺

《汝宁府志》:潘恺,商城人。通五经,能吟咏,隐于清溪,自号清溪渔隐。洪武间,累徵不起,尝有诗云何事清溪独隐沦。绿蓑飞不上红尘,斜风细雨元真子,茶灶笔床陆散人。孤艇每归三岛月,长竿独占五湖春,烟波莫道齐高士,卜猎曾看到渭滨。礼部侍郎王礼亦赠以诗云先生纯孝更多闻,自爱逃名钓汝坟。静觉风波惊世态,閒随鸥鸟叹离群。一竿秋月羊裘老,两岸芦花宿酒醺。我亦人间兼吏隐,独怜高节抗浮云。其清风逸轨,观此亦足见矣。

韩奕

《明外史·韩奕传》:奕,字公望,吴县人。为人端雅贞静。虽居市廛,若处岩壑。嗜读书,无所不览,少有目眚筮卦得蒙,知疾不可疗,遂扁其室曰蒙斋。绝意仕进,与王宾友善偕隐于医。建文中,姚善来知苏州,折节下士,闻奕名,特诣之,奕不与见,于中门布帘内自言不在,善乃去。一日伺奕在,掩入其室,奕急避之楞伽山,善随至则已泛小舟入太湖矣。善叹曰:韩先生所谓名可得闻,身不可得见也。吴中高士以奕与宾为称首云。

韦昭

《宝庆府志》:韦昭,字通显,宜山人。登永乐辛丑进士。以文学选翰林检讨,擢大理寺副,乞归隐居南山,躬耕自给,绝迹城市,有司时往候之,昭自田中蓑笠跣足而归,始盥洗、整衣冠,出具蔬饭鸡酒,谈笑竟日,绰有古风。

商显

《黄州府志》:商显,雅好诗书。永乐二年徵聘至朝,固辞不仕,赐号乐耕徵士。翰林张和美作《寒江归隐图》,赋诗送之。

杨寅

《扬州府志》:杨寅,江都人。永乐初召书称旨,赐金帛鞍马,命署泰州,辞不拜。后徵入京,寅遂避地于晋,十年不归,有诗曰洪武仁风万国柔,书生不厌敝貂裘。半天云气不成雨,满目波光都是秋。时盛漫劳思共济,才疏焉敢说封侯。放歌古调归来晚,江上无人月一钩。

潘玉

《处州府志》:潘玉,字国闰,缙云人。明初任太宁县簿。靖难时弃官变姓名,隐于杭之西湖。

杜琼

《明外史·隐逸传》:杜琼,字用嘉,吴县人。生而孤,育于母,稍长俾从同邑陈继,学能自刻厉,遂博综古今,兼工书画,为文章醇实不浮,事母至孝,有司欲以上闻,琼辞之而请旌其母,母遂获旌。尝刲股愈母疾,秘不令人知,知府况钟稔其贤,两荐之,固辞不出。宣德景泰间,朝廷屡下求贤诏,所司辄拟荐,琼知不可夺,益礼重焉。晚得宋朱长文乐圃,吟啸其中,客非故人弗得通,尝戴鹿皮冠携方竹杖,出游朋旧间,逍遥移日归,而菜羹粝饭怡怡如也。自号鹿冠老人,学者称为东原先生,卒年七十九,会葬者千馀人,门人私谥曰渊孝。子启举进士,官御史。

朱瓘

《扬州府志》:朱瓘,字楚琦,宝应人。通《尚书》《周礼》,为诗体韵,遒逸性,嗜琴畜双鹤,乡人称为琴鹤先生。大学士费宏尝曰:戴安道之流也。景泰间有诏举贤良,都御史王竑欲荐之,瓘闻遁去,后举修《天顺实录》《淮扬志赠》,遗俱不受。

刘英

《明外史·隐逸传》:刘英,字邦彦,钱塘人。少受学于夏。时正临川聂大年为杭州教授,见英奇之,引为忘年友。景泰中,郡邑交辟,以母老固辞,筑室于甘泉,多修竹榜其室曰竹轩。更号宾山。卒于弘治元年,年七十二.新安程敏政称其孝友似黄山谷,高蹈似魏清逸,旷达似杨铁崖,为志其墓。

王源

《南陵县志》:王源,字惟远,邑之坊市人。自幼抱远志,居家读书,慨然慕陈白沙、庄定山之为人,而轻鄙流俗,谨操履,重廉耻,以耕钓自足,不希势利。成化初年本邑丞谢文祥察其高致而嘉之,常躬诣其庐,询访利弊,或相赓咏,竟日而去。所著有《东溪集》

陈爱

《四川总志》:陈爱,字处友,华阳人。成化间隐士洒落不羁,以义自守,文学宏博,尤长于诗。官府非贤者不见,尝有臬使再至其门,爱辄先逃之,使怒檄召,将辱之庭,爱从容以诗呈曰折简殷勤累见寻,布衣宁敢谒朝簪。明公有道持身正,贱子无知感德深。柏府风霜尊伟望,柴门山水遂閒心。云泥两地无劳顾,鱼恋深渊鸟恋林。乃解以授徒自给,师道严整,出其门者多俊良,闾里匹夫亦知有陈先生,有《华山人诗集》传世。

赵璧

《临海县志》:赵璧,字尚全,号梦鹤。早年涉猎经史,慕古逸民之风,遂与高南郭为友,以道义文辞相淬砺,名重缙绅。弘治改元,徵岩穴才德士,郡守叶贽力为荐,谢方石铎复为诗赞之,终不应,酣歌鼓琴,悠然自适。

杜骏

《山西通志》:杜骏,翼城人,芳之孙。幼习举子业,闻薛文清讲学河津,负笈从之,授太极图说,遂大悟曰:道在是矣。隐居不仕,读书讲道于理有会处欣然自得。弘治间,提学王鸿儒延致问体用一源,显微无间之旨,称为隐君子。以上客礼待之。

高纨

《临海县志》:高纨,字士洁,号南郭。隐于小固山,复号固山樵者。祖恩号牧庵。尝举才德弗应,而与陈用拙、胡倥侗辈十有八人结诗社自娱,一时高之呼为十八学士。南郭承家学,敦古道澹,然无希世心。尝自咏云天应许我饱藜藿,梦亦无心上庙廊。弘治改元,郡守叶贽欲举以应诏,辞不就。郡守陈相请副谢方石修郡乘,督学徐蕃、刘瑞闻其贤,躬礼其庐,平生不面折人过而与善,如弗及闵人穷困,而一箪一褐乐之,终身年六十九而卒。郡守顾璘立石,表其墓。

史鉴

《明外史·隐逸传》:史鉴,字明古,吴江人。学通群书,尤熟于史,为文章纪事有法诗,不屑为近体。所居水竹幽茂,亭馆紏连。客至,陈古彝鼎、法书、名画,欣赏穷日。好著古衣冠曳履挥麈,翛然若仙。为人严正,凡所为无弗依于礼者,颇究心,当世务河渠赋役之属,悉穷其利病,壮年上书县官,请除巫觋正风俗。晚岁务清旷,筑小雅堂,方床曲几晏坐终日,或累月不诣城郭,足迹不踰百里外,然江浙间人无不知有史明古者。郡县守令亦皆礼下之,王恕巡抚江南,备礼延见,咨以世务,深器之。同郡吴宽深相缔交,年六十三,以弘治九年卒。

邢量 邢参 沈诚

《明外史·隐逸传》:邢量,字用理,长洲人。隐居葑门以卜筮自给,日作一二卦即闭肆,不与人接。性狷介,终身不娶,与人无将迎,足迹不出里门,不畜奴婢,败屋三间,青苔满壁,折铛敝席,萧然如野僧,长日或不举火,客至相与清谈而已。其学自经史外,凡释老方技之说无所不通。卧榻之侧,书卷狼籍,文章简古亦不苟作。佥事陈祚致政归,严峻不交一客,惟挟册就量,质疑吴宽,以侍郎旋里,往叩其门,量曰:吾方执爨。未有童子应门,奈何?宽乃假邻家小杌,坐门外,俟其终食乃进。有郡守索观其诗,量曰:古有采诗无献诗,吾岂以为羔雁哉?因削其草门人朱存理,仅得其数篇,其后有邢参者,字丽文,或云量族孙也,亦高隐,不求仕进,为人湛默,好读书,教授里中,徐祯卿、祝允明辈咸与交。家贫无以资,朝夕晏如也。早岁丧妻,遂不复娶,独居自适,尝遇雪数日不能炊,有故人访之,方兀坐苦吟,口不言饥第,诵所得句自喜,后遇淫雨,复往视,则屋之三角已垫,方怡然执书坐其一角不垫处,亦累日矣。祯卿评其有四懿,称为有道君子云。量同邑沈诚,字希明,生稍后,隐操亦高。虽居通衢,邻人莫识其面,朝士有欲见之者,固谢不纳。诚记诵淹博,问无不知,而著述非所长,故鲜传道之者。

陈海雍

《明外史·隐逸传》:陈海雍,清江人。潜心古学,遁世无闷,自号龙潭老人。雅为崇仁吴与弼所知,陈献章受业于与弼,问《易》义,与弼曰:过清江可叩龙潭老人。献章如其言往谒,海雍方蓑笠耕田雨中,乃延至家,对榻信宿,辨析疑义,献章叹服而去。海雍语其子曰:吴先生非爱我者。

沈周

《明外史·隐逸传》:沈周,字启南,长洲相城里人也。祖澄,永乐间举人材,不就。所居曰西庄,日置酒款宾,人拟之顾仲瑛。伯父贞吉,父恒吉,并有隐操。构有竹居,兄弟读书其中。工诗善画,下逮臧获亦解文墨。周少学于邑人陈孟贤,乃陈五经继之子。学有渊源,周得其指授。年十五,游南都,作百韵诗,上巡抚侍郎崔恭。面试《凤凰台赋》,援笔立就,恭大嗟异。及长,书无所不览。文学左氏,诗学白居易、苏轼、陆游,字学黄庭坚。尤工于画,评者谓为明世第一。郡守欲荐用贤良,周筮《易》,得《遁》之九五,遂决意隐遁。所居有水竹亭馆之胜,图书鼎彝充牣错列,四方名士过从无虚日,风流文彩,照映一时。片楮流传宝若拱璧自是沈石田之名闻天下周内行醇谨。奉亲至孝。父没,有劝之仕者,对曰:若不知母氏以我为命耶。奈何干升斗之禄远离膝下也。母与邻媪欢,媪家被火无所栖,母以为念,周亟延与母居,晨夕奉之若母,母乃大喜。邻家有失物,而误认周家物者,辄推以与之,曰:乃君物耶。其人既得物而来归则笑而纳之曰:非君物耶。家无赢资,好周人之急,天寒雨雪,望里中突,无烟者即遣僮致之粟,曰:吾不能独饱也。居恒厌入城市,于郭外置一行窝,有事一诣之。远近辄喧传曰:沈先生来矣。候之者舟鬨河干有盛车骑来者则逊谢不纳。晚年,遁声匿迹惟恐不深,先后巡抚王恕、彭礼咸礼敬之,欲延之幕下,并以母老辞归。有郡守徵画工绘其屋壁。里人疾周者,入其姓名,遂被摄。或劝周谒贵游以免,周曰:往役,义也,谒贵游,不更辱乎。卒供役而还。后守入觐,铨曹问曰:沈先生无恙乎。守不知所对,漫然曰:无恙。见内阁,李东阳曰:沈先生有牍乎。守益错愕,复漫应曰:有而未至。守出,仓皇谒侍郎吴宽,问沈先生何人。宽备言其状。乃知即向时画壁者也。比还,先谒周于里舍,再拜引咎,索饭,饭之而去。周以母故,终身不远游。母年九十九而终,周亦八十矣。又三年,以正德四年卒。所作诗文书画并为世所爱重云。

姜元

《明外史·隐逸传》:姜元,字元仲,吴江人。少博学嗜酒,不就有司试,与长洲邢参游慕好之,居于湖濆。未尝轻诣人,或使其子弟学焉,亦时谢遣之朝起。视盎中粟稍可给炊即闭门吟诵。岁中存访故人,率不出百里外。晚善黄、鲁、曾、徐、繗,繗诗尚华美,元务雅淡,极意陶鍊,每成一篇辄复弃去,著思再三,铓藻几尽,不为时流所知,或讽其少贬,执节愈坚,闻者莫不重之。

张尺

《明外史·隐逸传》:张尺,字守度,临海人。父玑官涿州同知,没无以为敛。尺少孤,无田庐,族人使为行童,曰:我儒家子贫则饥死耳焉。从外道,躬事樵苏,佣书自给。布政使秦敬者,父故人也,行部至台,召为掾不可,遗之金不受,问所欲,曰:欲读书耳。延与其子同学寻舍之去,敬亦不能留也。平生与世无求,与人交必有终始。乡先达陈选、谢铎、黄孔昭辈咸称其标节如古人。郡守叶贽、顾璘、罗侨先后待以宾礼,璘至榜,列之以风六邑之士。始尺父没时求一棉衣弗得,尺遂终身不衣帛,垂老结数椽鬻之,以镌父墓碑,卒年八十七,无子。郡人黄绾辈葬之其父墓左,县令王钦为树碑,所著诗曰《蓼虫吟》

赵元鉊

《明外史·隐逸传》:赵元鉊,字廷时,台州太平人。好读书,务实践,不事章旬,孝友姻睦,人无间言,尝客钱塘馆,人女夜奔,峻拒之人。以元鉊言行无愧古人,有赵古人之称。先后守令若袁道、丁隆、叶贽、陈相,并加礼重,誉为群鸟之凤、众兽之麟,里人黄孔昭在吏部贻之书曰:执事肥遁,山林诵诗读书,凡所以修诸身、刑诸家、施诸乡国者无一不在规矩内,方之古人实为无愧,邻有君子久不能知,又何以知天下之贤哉?孔昭每称诸缙绅间,于是学士李东阳寄诗曰:京国由来不计春,采芝人远梦应频,天门拾得青鸾尾,寄与山斋扫白云,白云者,元鉊自号也。年九十,以正德八年卒。

李孔修

《明外史·隐逸传》:李孔修,字子长,南海人。混迹阛阓,自号抱真子。里人张诩知其贤,引入陈献章门下,一日输粮于县令,令异其容,止问姓名,不答,第拱手,令叱之曰:何物小民?敢与官长为礼?复拱手如初,令益怒,笞之五,终不置对,献章为作诗记之。父没,庶母出嫁,诬孔修夺其赀,比对簿,俛首不辩,所司迫之则对曰:母言是民当受罪。所司徐得其情,乃大礼敬。好读书,尤善《周易》,能诗,亦工书画。破庐败甑,粝食不继,未尝投合于时,居恒著管宁帽朱子深衣,入夜不违,二十年不入城市间,出门则远近聚观,以为奇物,然至儿童妇女无不重其人,称之曰子长先生。吴廷举久官于粤,与为布衣交,卒无子,按察使李中参议王洙经纪其丧,邑人霍韬葬之西樵山。西樵人祭社以孔修配。孔修,性淳朴,世多以不慧之事附之,或问孔修废人,有诸陈庸曰:孔修诚废则颜子诚愚。霍韬曰:白沙抗节振世之操,惟孔修及张诩、谢祐不失。李中曰:孔修有古林逋、魏野、种放、苏云卿之风,其为名人,推许如此。

谢祐

《明外史·隐逸传》:谢祐,字天锡,孔修同县人。既师事献章,闻主静宗旨,即筑室葵山下栖焉。贫甚并日而食,袜不掩胫晏如也。世途名利一不挂其怀,卒后同门湛若水祠祀,献章以祐配。

伍云

《明外史·隐逸传》:伍云,字光宇,新会人。少负气,无所推让。既受学陈献章,痛除旧习,约己以进,曰:不自树,不如死也。山南有大江,自以意为钓艇,置琴一张及诸供具,遇良夜乘艇独钓,或设茗招献章共啜,云长啸赋诗,献章叩舷和答,悠然忘返,后即所居北岩为庐,杜门息交,读书其中,别于白沙,筑草屋三间,往来居之,为人笃孝友、严祀事,乡人莫不重之。

何廷矩

《明外史·隐逸传》:何廷矩,字时振,番禺人。为诸生,以文行为督学副使,胡荣所器。及见陈献章,即去举子业从之游,时当乡试,荣使使邀之,毅然不赴,所著存《羊录》十卷,多本之《周礼》

吴纶

《明外史·隐逸传》:吴纶,字大本,宜兴人。丰神散朗,操履修洁,皭然自疏于埃壒之外,非其人不与,非其道不受,非公事未尝,一入城市遇风,日晴好,雨雪初霁,肩舆游溪山间,一苍鹿、一白鹤夹舆而行,驯扰不逸,乡人遥望之,辄曰:吴隐君来也。扁舟往来吴越,必携鹿鹤自随,至深林穷壑,乔木修篁,辄徜徉吟咏,不令主人知,或知之辄逸去,终不言姓名。筑别墅于山间,南曰樵隐,西曰渔乐,逍遥于其间,自号心远居士。喜作书,遇名人墨迹必日临数过,往往为人取去,閒阅古方书为人治病亦多效,家产不踰中人,然好行其德,过吴门必访隐士,沈周流连浃旬,馀无所诣。正德中子,仕登进士,为户部主事,封纶如其官,年已七十有七矣,又六年而卒。

吴珫

《明外史·隐逸传》:吴珫,字汝秀,长兴人。家世高赀,珫独退约,不近声利,隐蒙山,五十馀年穷猎经史百家,自号甘泉子。尝葺《三才广志》《史类文编》,凡千卷。

张诗

《明外史·隐逸传》:张诗,字子言,顺天人。本农家李氏子.八岁时育于官家张氏,阅三十年始知,乃痛自悲悼,觅得其兄弟,哭诸父母之墓,议归宗,终以张氏无子,遂仍其旧。初学举子业于吕楠,学诗文于何景明,试有司令自持坐具诗,遣家僮代之主者,不可,遂拂衣去,终身不复试。诗才故高,至是益肆力于诗,自号昆崙山人。翰林江晖、马汝骥、廖道南诸人咸与酬和名,日起乃访吕楠于解州,又访之南都,直上会稽探禹穴,还过大梁访李梦阳,又之汝南视何景明疾,相守七日,景明卒乃返。京师所至,探奇览胜,一发于诗,尝遇孙一元于武林,一元自誇其隹句,诗掉头大笑,一元为之夺气,诗笑谓:坐客今日昆崙压倒太白矣。所居一亩之宫,择隙地种竹,风雪飘萧,欣然相对,兴至跨一蹇驴,任其所之中途,风雨饥寒亦不改悔,必穷极佳山水而后返。状貌魁杰,戟髯如武夫人,以燕山豪士目之晚节,退然若愚,未尝雌黄一人。所著骂鬼诘发,吴琳七子诸篇雄奇变怪,草书亦狂放有力,卒年五十。

方太古

《明外史·隐逸传》:方太古,字元素,兰溪人。少受经于同邑章懋,年十八走粤东,谒陈献章,归而废经。生业专志攻诗,寻往吊献章,遂纵游名山川,过吴门与杨循吉、沈周都、穆文徵明及孙一元辈为诗酒社,既而入闽,有举人林野者一见莫逆,作《锦囊十咏》赠之,一时名人若林瀚、林俊之属咸相引重。晚好黄白术,归隐金华解石山,即晋徐仙炼丹处也。结栖真楼居之九年,老乃返寒溪故里,自号寒溪子。监司及郡县长吏多造庐致敬,其为人负气高自位置,性迂缓好洁,作诗颇类郊岛,大率感时愤俗之意为多。

朱存理 朱凯

《明外史·隐逸传》:朱存理,字性甫,长洲人。与同里朱凯,字尧民者并抗志不仕,终日挟册呻吟,以博学闻。郡中人以其所居相近,而行业又相类也称之曰两朱先生。存理少学于里,师觉其所业非出于古人,遂谢去。从杜琼先生游学,日以积闻,人有异书辄购求,期必得乃已。工楷书,作诗雅洁,务出新意,所纂辑有《经史钩元》。吴郡献徵录名物、寓言、铁网、珊瑚、野航,漫录鹤岑、随笔,总数百卷。初与凯并饶于赀,以读书不问生计,晚岁至无以自给。正德七年,凯卒。明年,存理亦卒。自两人没,吴中故实往往无所于徵,后学莫不叹惜之。先是存理馆荻扁王氏,夜吟月上,得句云万事不如杯在手,百年几见月当头。喜极大叫亟叩扉,呼主人起为诵之,主人亦大喜,取酒更酌,极欢而罢。明日主人张具设戏乐,遍吴中喜诗者赏之,流连数日始散,一时风流盛事如此。

施凤

《明外史·隐逸传》:施凤,字鸣阳,吴县人。伯父槃举进士第一,官修撰。早卒,凤姿性绝人,尝读道旁碑,一览辄识,归而书之,不失一字,以所业谒尚书倪谦,谦称异之,介于督学御史陈选,选得之甚喜,曰:从吾游者多矣,好古不随流俗,凤一人耳。诲之曰:科第易得,成一名为难。凤于是有志理学,已而戴珊来督学政遣,县丞敦趣入试,凤以病辞,固召之,又辞,自是不复应举,屏居墓舍,凿池辟圃,养鱼种竹,四时佳果,艺植有方,其实独茂,食贫砺行,非其义不取敝裤败,帷十年不易,亦不垢污孝友恭逊,虽僮仆辈亦化之,其乡有盗语其仆曰:归告尔主,吾不尔犯也。山中多淫,祀凤一切屏除,戒其家勿用,释老法享祀,悉循古礼。与乡人王鏊友善,鏊为传其事,以风世焉。

施纶

《陕西通志》:施纶,字廷言,京兆人。中正德八年乡试。隐居读书,不干仕进,性尤嗜酒,尝筑室于城南韦杜间,痛饮狂歌,三十馀年未尝见官府,年七十四卒。

倪玳

《陕西通志》:倪玳,字公献,咸宁人。举正德八年乡试。时刘瑾以秦人横作威福,玳与孟彦、施纶皆一上春官,不复再试,隐居山林,读书纵饮,以终其身。

杨博

《陕西通志》:杨博,字守约。天性孤高,澹于功名。岁贡之时,有司劝驾乃行,除判解州,以母老辞归。筑园一区,为终身之计,高卧吟咏,尚友古人。暇则栽花种竹以为娱,一时名卿大夫咸折节交之。尚书张公珩每给助其不足辄不受,年九十馀卒。

刘价

《陕西通志》:刘价,中部人。性甘淡泊,恬素自守,弃官卜隐东庄,引水灌竹,著书自娱,县令胡熹三造其庐,闭户不纳,寻逃入西山,年八十卒。

杨黼

《明外史·隐逸传》:杨黼,云南太和人也。好学,读《五经》皆百遍。书工篆籀,兼好释典。或劝其应举,笑曰:不理性命,理外物耶。庭前有大桂树,缚板树上,题曰桂楼。偃仰其中,歌诗自得。躬耕数亩以供甘旨,但求亲悦,不顾馀也。注《孝经》数万言,引证群书,极谈性命,字皆小篆。所用砚乾,将下楼取水,砚池忽满,自是为常,时人咸异之。父母没,为备营葬葬毕,入鸡足,栖罗汉壁石窟山十馀年,寿至八十。子孙迎归,一日沐浴,令子孙拜,曰:明日吾行。时至果卒。既殓,见其自外而入大笑曰:杨黼先生今日才了事也。

张渊

《明外史·隐逸传》:张渊,字子静,归安人,本农家子。家无书,年十四为童子,师间出歌诗示人。吴兴诗人丘大祐、唐维勤咸嗟服。渊长髯美目,仪表朴野,人未之奇,及酒酣兴发落笔,俄顷数十纸始,皆惊异文章,议论,有慨于怀辄流涕,或至抗声恸哭,世以唐衢目之雅,与吴人杜琼、沈周、史鉴善,晚馆于鉴家,得疾舁归,卒年五十八。

孙一元

《明外史·隐逸传》:孙一元,字太初,不知何许人,人问其邑里,曰:我秦人也。尝栖太白之巅,故号太白山人。或曰其母幸秦王而生王不子之。或曰安化王宗人,王坐不轨诛,故变姓名避难也。一元姿性绝人,善为诗,风仪秀朗,踪迹奇谲,乌巾白恰,携铁笛鹤瓢,遍游中原,齐、鲁,南涉江、淮,历荆楚抵吴越,所至赋诗,谈神仙,论当世事,往往倾座。铅山费宏罢相,访之杭州南屏山,值其昼寝,就卧内与语。送之及门,了不酬对。宏出语人曰:吾一生未尝见此人。时刘麟以知府罢归,龙霓以按察佥事谢政,并客居湖州,与郡人故御史陆昆善,而长兴吴珫隐居好客,三人者并主于其家。珫因招一元入社,称苕溪五隐。一元于是买田溪上,将老焉。举人施侃雅善一元,劝之娶,乃妻以妻之妹张氏,生一女而卒,年止三十七。珫等葬之道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