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隐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第二百七十卷目录

 隐逸部名贤列传十四
  元
  杜瑛       张特立
  李冶       李俊民
  孙道明      李浙
  金可文      陈岩
  张公直      潘音
  武恪       何中
  曹知白      严侣
  杜本       张枢
  孙辙       吴定翁
  梁至刚      王泳
  边景元      陆泳
  蔡训       孙稷
  李时可      俞奕曾
  俞远       江莱甫
  罗荣祖      陈渭叟
  朱景仁      程德刚
  洪炷       叶伟
  李参       周与昂
  陈德询      陈允文
  吴子美      项可立
  王彦       曹文炳
  曹文晦      汪謇生
  严良       潘和道
  许嗣       朱雪
  叶崇仁

学行典第二百七十卷

隐逸部名贤列传十四

杜瑛

《元史·隐逸传》:杜瑛,字文玉,其先霸州信安人。父时升,《金史》有传。瑛长七尺,美须髯,气貌魁伟。金将亡,士犹以文辞规进取,瑛独避地河南缑氏山中。时兵后,文物凋丧,瑛搜访诸书,尽读之,读辄不忘,而究其指趣,古今得失如指诸掌。閒关转徙,教授汾、晋间。中书粘合圭开府为相,瑛赴其聘,遂家焉。与良田千亩,辞不受。术者言其所居下有藏金,家人欲发视,辄止之。后来居者果得黄金百斤,其不苟取如此。岁己未,世祖南伐至相,召见问计,瑛从容对曰:汉、唐以还,人君所恃以为国者,法与兵、食三事而已。国无法不立,人无食不生,乱无兵不守。今宋皆蔑之,殆将亡矣,兴之在圣主。若控襄樊之师,委戈下流,以捣其背,大业可定矣。帝悦,曰:儒者中乃有此人乎。瑛复劝帝数事,以谓事不如此,后当如彼。帝纳之,心贤瑛,谓可大用,命从行,以疾弗果。中统初,诏徵瑛。时王文统方用事,辞不就。左丞张文谦宣抚河北,奏为怀孟、彰德、大名等路提举学校官,又辞,遗执政书,其略曰:先王之道不明,异端邪说害之也,横流奔放,天理不绝如线。今天子神圣,俊乂辐凑,言纳计用,先王之礼乐教化,兴明脩复,维其时矣。若夫簿书期会,文法末节,汉、唐犹不屑也,执事者因陋就简,此焉是务,良可惜哉。夫善始者未必善终,今不能愬流求源,明法正俗,育材兴化,以拯数百千年之祸,仆恐后日之弊,将有不可胜言者矣。人或勉之仕,则曰:后世去古虽远,而先王之所设施,本末先后,犹可考见,故为政者莫先于复古。苟因习旧弊,以求合乎先王之意,不亦难乎。吾又不能随时俛仰以赴机会,将焉用仕。于是杜门著书,一不以穷通得丧动其志,优游道艺,以终其身。年七十,遗命其子处立、处愿曰:吾即死,当表吾墓曰缑山杜处士。天历中,赠资德大夫、翰林学士、上护军,追封魏郡公,谥文献。所著书曰《春秋地理原委》十卷、《语孟旁通》八卷、《皇极引用》八卷、《皇极疑事》四卷、《极学》十卷、《律吕律历礼乐杂志》三十卷、文集十卷。其于律,则究其始,研其义,长短清浊,周径积实,各以类分,取经史之说以实之,而折衷其是非。其于历,则谓造历者皆从十一月甲子朔夜半冬至为历元,独邵子以为天开于子,取日甲月子、星甲辰子,为元会运世之数,无朔虚,无闰馀,率以三百六十为岁,而天地之盈虚,百物之消长,不能出乎其中矣。论闭物开物,则曰开于己,闭于戊;五,天之中也;六,地之中也;戊己,月之中星也。又分卦配之纪年,金之大定庚寅,交小过之初六;国朝之甲寅三月二十有三日寅时,交小过之九四。多先儒所未发,掇其要著于篇云。

张特立

《元史·隐逸传》:张特立,字文举,东明人。初名永,避金卫绍王讳,易今名。中泰和进士,为偃师主簿。改宣德州司候。州多金国戚,号难治,特立至官,俱往谒之。有五将军率家奴劫民群羊,特立命大索闾里,遂过将军家,温言诱之曰:将军宅宁有盗羊者邪,聊视之以杜众口。潜使人索其后庭,得羊数十。遂缚其奴系狱,其子匿他舍,捕得之,以近族得减死论。豪贵由是遵法,民赖以全。正大初,迁洛阳令。时军旅数起,郡县窘迫,东帅纥石烈牙兀䚟又侮慢儒士。会移镇陕右,道经洛阳,见特立淳古,不礼之,遽责令治糗具,期三日足,后期如军法。县民素贤特立,争输于庭,帅大奇之。既而拜监察御史,首言世宗诸孙不宜幽囚;尚书右丞颜盏石鲁与细民争田,参知政事徒单兀典谄事近习,皆当罢黜。执政者忌之。会平章政事白撒犒军陕西,特立又劾其掾不法。白撒诉于世宗,言特立所言事失实,世宗宥之,遂归田里。特立通程氏《易》,晚教授诸生,东平严实每加礼焉。岁丙午,世祖在潜邸受王印,首传旨谕特立曰:前监察御史张特立,养素丘园,易代如一,今年几七十,研究圣经,宜锡嘉名,以光潜德,可特赐号曰中庸先生。又谕曰:先生年老目病,不能就道,故令赵宝臣谕意,且名其读书之堂曰丽泽。壬子岁,复降玺书谕特立曰:白首穷经,诲人不倦,无过不及,学者宗之,昔已赐嘉名,今复谕意。癸丑,特立卒,年七十五。中统二年,诏曰:中庸先生学有渊源,行无瑕玷,虽经丧乱,不改故常,未遂丘园之贲,俄兴窀穸之悲。可复赐前号,以彰宠数。特立所著书有《易集说》《历年系事记》

李冶

《元史·李冶传》:冶,字仁卿,真定栾城人。登金进士第,调高陵簿,未上,辟知均州事。岁壬辰,城溃,冶微服北渡,流落忻、崞间,聚书环堵,人所不堪,冶处之裕如也。世祖在潜邸,闻其贤,遣使召之,且曰:素闻仁卿学优才赡,潜德不耀,久欲一见,其他勿辞。既至,问河南居官者孰贤,对曰:险夷一节,惟完颜仲德。又问完颜合答及蒲瓦何如,对曰:二人将略短少,任之不疑,此金所以亡也。又问魏徵、曹彬何如,对曰:徵忠言谠论,知无不言,以唐诤臣观之,徵为第一。彬伐江南,未尝妄杀一人,拟之方叔、召虎可也。汉之韩、彭、卫、霍,在所不论。又问今之臣有如魏徵者乎。对曰:今以侧媚成风,欲求魏徵之贤,实难其人。又问今之人材贤否,对曰:天下未尝乏材,求则得之,舍则失之,理势然耳。今儒生有如魏璠、王鹗、李献卿、兰光庭、赵复、郝经、王博文辈,皆有用之材,又皆贤王所尝聘问者,举而用之,何所不可,但恐用之不尽耳。然四海之广,岂止此数子哉。王诚能旁求于外,将见集于明庭矣。又问天下当何以治之,对曰:夫治天下,难则难于登天,易则易于反掌。盖有法度则治,控名责实则治,进君子退小人则治,如是而治天下,岂不易于反掌乎。无法度则乱,有名无实则乱,进小人退君子则乱,如是而治天下,岂不难于登天乎。且为治之道,不过立法度、正纪纲而已。纪纲者,上下相维持;法度者,赏罚示惩劝,今则大官小吏,下至编氓,皆自纵恣,以私害公,是无法度也。有功者未必得赏,有罪者未必被罚,甚则有功者而反受辱,有罪者或反获宠,是无法度也。法度废,纪纲坏,天下不变乱,已为幸矣。又问昨地震何如,对曰:天裂为阳不足,地震为阴有馀。夫地道,阴也,阴太盛,则变常。今之地震,或奸邪在侧,或女谒盛行,或谗慝交至,或刑罚失中,或征伐骤举,五者必有一于此矣。夫天之爱君,如爱其子,故示此以警之耳。苟能辩奸邪,去女谒,屏谗慝,省刑罚,慎征讨,上当天心,下协人意,则可转咎为休矣。世祖嘉纳之。冶晚家元氏,买田封龙山下,学徒益众。及世祖即位,复聘之,欲处以清要,冶以老病,恳求还山。至元二年,再以学士召,就职期月,复以老病辞去,卒于家,年八十八。所著有《敬斋文集》四十卷,《壁书丛削》十二卷,《泛说》四十卷,《古今难》四十卷,《测圆镜海》十二卷,《益古衍疑》三十卷。

李俊民

《元史·李俊民传》:俊民,字用章,泽州人。得河南程氏传授之学。金承安中,举进士第一,应奉翰林文字。未几,弃官不仕,以所学教授乡里,从之者甚盛,至有不远千里而来者。金源南迁,隐于嵩山,后徙怀州,俄复隐于西山。既而变起仓猝,人服其先知。俊民在河南时,隐士荆先生者,授以邵雍《皇极》数。时之知数者,无出刘秉忠之右,亦自以为弗及也。世祖在潜藩,以安车召之,延访无虚日。遽乞还山,世祖重违其意,遣中贵人护送之。又尝令张仲问以祯祥,及即位,其言皆验。而俊民已死,赐谥庄静先生。

孙道明

《松江府志》:孙道明,字明叔,华亭泗滨里人。好古,藏书万卷,遇秘本辄手自抄录。尝筑映雪斋,延接四方名士,较阅藏书为乐,又造一舟曰水光山色,徜徉南浦,自号停云子。尝与陶宗仪共泛宗仪制词,道明即谱入调中,命洞箫吹之,与棹歌相答,极鸥波缥缈之思,宗仪有记。

李浙

《建昌府志》:李浙,字宗海,觏之后南城人。宋进士,不仕,号梅曜先生。元初,台臣举,浙复故官,浙与谢枋得,固辞不就,时称其忠。隐于龙马峰,志存孝养,捐金购书,研精考订以缵先代之绪,其所著述皆有关于世道者也。

金可文

《苏州府志》:金可文,字素公,郡人。贤智有才,自埋于众。尝以丘园科召不起,曰:幸有庐一区可以避风雨,田一丘可以给衣食,学圣贤道可以自乐,不愿仕也。故集贤院署牒,善行草,至正末家燬于兵,燧不以介意,挈妻子隐于长洲,自号笠泽渔者。不知所终。

陈岩

《青阳县志》:陈岩,字清隐,号九华山人。生宋季。博极群书,负用世大志,屡举进士不第。元主中,国徵求遗佚岩,遂汗漫江湖以避之。尝集杜少陵诗句为《凤髓集》,燬于兵。晚爱九华之胜,竟归隐焉。筑书院以供,啸咏山之诸胜品题,殆遍因以九华名集。大德三年卒。

张公直

《济南府志》:张公直,长山人。精晓天文地理之学,好吟咏。隐居南村,种植槐柳成行,人号其所居为槐行。累徵不起,因赐金字旌其门焉。

潘音

《绍兴府志》:潘音,字声甫,新昌人。幼聪敏强记能文。生甫十岁而宋亡,见长老谈厓山事即潸然涕下,及长读《夷齐传》,击节愤叹,益以事元为戒,日惟杜门读书,谈道多所自得,后访弟元甫于义乌,因往从草庐吴澄学。泰定间澄以荐召,欲行音劝,止之不从,遂归筑室南洲山中,自名其轩曰待清隐居,所著有《待清轩稿》

武恪

《元史·隐逸传》:武恪,字伯威,宣德府人。初以神童游学江南,吴澄为江西儒学副提举,荐入国学肄业。明宗在潜邸,选恪为说书秀才,及出镇云南,恪在行。明宗欲起兵陕西,恪谏曰:太子比行,于国有君命,于家有叔父之命,今若向京师发一箭,史官必书太子反。左右恶恪言,乃曰:武秀才有母在京,合遣其回。恪遂还京师,居陋巷,教训子弟。文字知其名,除秘书监典簿。秋满,丁内艰,再除中瑞司典簿,改汾西县尹,皆不起。人或劝之仕,恪曰:向为亲屈,今亲已死,不复仕矣。居数岁,会朝廷选守令,泰不华举恪为平阳沁水县尹,亦不赴。近臣又荐为授经郎,恪遂阳为瘖哑,不就。恪好读《周易》,每日坚坐。或问之曰:先生之学,以何为本。恪曰:以敬为本。所著有《水云集》若干卷。其从之学者多有所成,佛家奴为太尉,完者不花佥枢密院事,皆有贤名。

何中

《元史·隐逸传》:何中,字太虚,抚之乐安人。少颖拔,以古学自任,家有藏书万卷,手自校雠。其学弘深该博,广平程钜夫,清河元明善,柳城姚燧,东平王构,同郡吴澄、揭傒斯,皆推服之。至顺二年,江西行省平章全岳柱聘为龙兴郡学师。明年六月,以疾卒。所著有《易类象》二卷、《书传补遗》十卷、《通鉴纲目测海》三卷、《知非堂槁》十七卷。

曹知白

《江南通志》:曹知白,号云西。居华亭长谷里,至元间从左丞凿。吴淞江太府荐为昆山教谕,不从辞去,尝游京师王侯巨公,交章屡辟,知白悉辞,谢曰:吾闻冀北多奇士,岂龌龊求官者耶?即日南归,隐居读《易》,终日不出户庭。

严侣

《严州府志》:严侣,字君友,桐庐人。子陵三十五世孙,有奇气。读书不为觅举计,从学汉英贾公。贾之学实源流于晦庵朱子贵官,至钓台必访。侣劝之仕,则曰:汉云台诸将仕,非不赫赫,今子孙无闻,吾远祖去今一千三百馀年,而高风逸韵,与富山桐水相为流峙,某不敏,愿为严陵贤子孙足矣。居家,教授生徒,从游者众,一日与宋文山客谢翱,雪夜登西台祭酒,恸哭以铁如意击石,复作楚歌,声振林木,人莫能测其意。暮年建汐社为会取,晚而有信之义,翱卒无子,与社中友买地台南葬之筑,许剑亭尝游钱塘,偕石塘胡公、山村仇公过孤山酹林,处士岳鄂王墓忽有动于中,告二人曰:某当时如此,亲必不安,亟归及门,遽有终天之别,躄踊气绝者数四,治丧祭一用朱子礼。庐墓三年不脱衰经,不见宾客,有白燕巢坟木,事母益虔,母卒哀毁成疾,几不起,每至生旦服墨缞,哀恸踰他。时至顺辛未冬疾革,呼其子渊曰:吾年已踰六十,不称夭奉祖祠。四十年复土田,教养无忝,吾死何怨?平畴西田,吾已买诸官,死必葬是。遂逝门人黄廷玉等私谥曰高节先生,复请于郡守,祀于祖祠西小室。铁崖杨维桢志其墓。

杜本

《元史·隐逸传》:杜本,字伯原,其先居京兆,后徙天台,又徙临江之清江,今为清江人。本博学,善属文。江浙行省丞相忽刺木得其所上《救荒策》,大奇之,及入为御史大夫,力荐于武宗。尝被召至京师,未几归隐武夷山中。文宗在江南时,闻其名,及即位,以币徵之,不起。至正三年,右丞相脱脱以隐士荐,诏遣使赐以金织文币、上尊酒,召为翰林待制、奉议大夫,兼国史院编脩官。使者致君、相意,趣之行。至杭州,称疾固辞,而致书于丞相曰:以万事合为一理,以万民合为一心,以千载合为一日,以四海合为一家,则可言制礼作乐,而跻五帝三王之盛矣。遂不行。本湛静寡欲,无疾言遽色。与人交尤笃于义,有贫无以养亲、无赀以为学者,皆济之。平居书册未尝释手。天文、地理、律历、度数,靡不通究,尤工于篆隶。所著有《四经表义》《六书通编》《十原》等书,学者称为清碧先生。至正十年卒,年七十有五。

张枢

《元史·杜本传》:时有张枢子长者,婺之金华人,亦屡徵不起。枢幼聪慧,外家潘氏蓄书数万卷,枢尽取而读之,过目辄不忘。既长,肆笔成章,顷刻数千言。有问以古今沿革、政治得失、宇宙之分合、礼乐之废兴,以至帝号官名、岁月先后,历历如指诸掌。其为文,务推明经史,以扶翼教道,尤长于纪事。尝取三国时事撰《汉本纪列传》,附以《魏吴载记》,为《续后汉书》七十三卷。临川危素称其立义精密,可备劝讲,朝廷取其书寘宣文阁。浙东部使者交荐之,前后章凡九上。至正三年,命儒臣纂脩辽、金、宋三史,右丞相脱脱以监脩国史领都总裁,辟枢本府长史,力辞不拜。七年,申命史臣纂脩本朝后妃、功臣传,复以翰林脩撰、儒林郎、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脩官召枢,俾与讨论,复避不就。使者强之行,至杭州,固辞而归。尝著《春秋三传归一义》三十卷,《刊定三国志》六十五卷,《林下窃议》《曲江张公年谱》各一卷,《弊帚编》若干卷。至正八年卒,年五十有七。

孙辙

《元史·隐逸传》:孙辙,字履常,其先自金陵徙家临川。辙幼孤,母蔡氏教之,知警策自树立。比长,学行纯笃,事母甚孝。家居教授,门庭萧然,而考德问业者日盛。郡中俊彦有声者皆出其门。辙与人言,一以孝弟忠信为本,辞温气和,闻者莫不油然感悟。时亲戚乡里礼意周洽,言论间未尝几微及人过失长短。士子至郡者必来见,部使者长吏以下仁且贤者,必造焉。辙乐易庄敬,接之以礼,言不及官府。宪司屡辟,皆不就。江西行省特以遗逸举辙一人。辙善为文章,吴澄尝叙其集曰:所谓仁义之人,其言蔼如也。其见称许如此。元统二年,年七十有三,卒于家。

吴定翁

《元史·孙辙传》:辙同郡吴定翁,字仲谷,其先当宋初自金陵来徙。定翁幼岁俨如成人,寒暑衣冠不少懈,清脩文雅,与孙辙齐名。而最善为诗,揭傒斯称其幽茂疏澹,可比卢挚。御史及江西之方伯牧守部使者,辟荐相望,终身不为动。程钜夫尝贻书曰:临川士友及门者,踵相接也,何相望足下耿耿如玉人,而不可得见乎。定翁尝曰:士无求用于世,惟求无愧于世。人以为名言。

梁至刚

《畿辅通志》:梁至刚,字浩然,新安人。好论古人,谈至理,澹于仕进,从刘静修游,往返不厌,人劝之仕,曰:尧舜之世尚有巢,由吾何仕乎?终身肥遁,号南溪老人。

王泳

《松江府志》:王泳,字季瀰,上海人,主簿镛之子也。镛卒遗命以庶弟,奉其生母,泳悉畀旧田宅而所居贫薄晏如也。自号静习。或问:静何习?辄对曰:习不繇静,未尝学也。门生辈为买龙华之原营寿,藏泳角巾藜杖,逍遥作歌,歌阕长啸而返,梧溪王逢为铭其藏。

边景元

《苏州府志》:边景元,字长卿,长洲人。宋朝奉大夫,珣八世孙。自幼端谨,喜读书,以累世明于春秋。尝指堂匾世麟二字以示子孙,曰:此宋丞相文天祥手书以美吾祖者也,吾子孙可忘其家业乎?益淬砺于学,廷臣交荐为国子伴读,竟以病辞居乡里,教生徒,会长洲邑庠久废,无以为弦诵之地,乃劝说郡之巨家,度材庀工而大兴建焉。子昌,字伯盛,张氏据吴以礼,招致为官,誓死弗就。

陆泳

《松江府志》:陆泳,字伯翔,隐居大蒸,尽心农事,采方言习俗,作田家五行以占丰歉。杨维桢陆居仁叙而传之。

蔡训

《松江府志》:蔡训,字君立,号东郊,上海仕族子。与江阴孙作善。元末兵兴,变姓名隐吴中,事定还乡,筑室汉成里,扁曰东郊草堂,孙作为记。

孙稷

《松江府志》:孙稷,字长庆,郡人。言行谨饬,尝举为文学。官兵兴遂不仕,筑室于横龙山之支陇,名其居曰小山,招隐读书,卖药以终老焉。时人高之。

李时可

《靖江县志》:李时可,任侠。自喜元末居马沙杨廉夫造之,以赤玉盘盛脯,白玉斗盛浆,水晶为食具佐酒,清歌妙舞皆绝代美丽。明高帝下江南,诏徵粟助军兴,时可以万石应,后治巨筏浮海而去,不知所终。

俞奕曾

《江阴县志》:俞奕曾,字仲山,其先河间人。南唐时有为节度使者名裯,其孙献卿登宋咸平中进士,官吏部尚书,徙歙,建炎后,徙邑之悟空镇家,故饶于财舆台皂隶,日仰给门下者数千指,奕曾独被儒服者折节,交当世名士,壮年气锋锐,期功业可唾掌取。乙亥丙子,江浙乱镇,邑为墟,奕曾逋窜到则无归,改筑环堵之室于故居西偏,四旁瓦砾荆蒿没人,啸咏其侧若富贵无素者焚香默坐,日晏忘饥,妻子望之而拊心泊如也。喜异书见辄收之,校雠不倦,杜门四十馀年,不到城府,贵人莫能窥其面。年益高,性益简,抗若与世绝者至元中县学诸生争迎,致为师,辄辞谢。年七十一卒。遗命敛葬,视家有无,不用缁黄,法葬邓旸之原。

俞远

《江阴县志》:俞远奕,曾子孙作为墓砖记,云先生字之近,小字绍堂,居空谷里,因以为号。其先宋衣缨大族,至内附三世不仕,家业益衰,遂为齐民先生。生甚癯美髯清肌,目光炯然,爱著小冠戴方山棕笠白绮裘环玉带望之如风尘表。人好读书,子弟承先生教,揖让进退,及为诗文皆有法度,博综典故,问无不答,尤善谈名理。先生生长兵馀,苦为生难,诛蓬藋植桑,枣理颓垣废址,二十年弗具生,徒辇材输甓,稍助成之,为堂三间。壬辰,寇发复为丘墟先生,扫地为席,啸歌自如,一切世事绝口不言,惟酷嗜诗,虽抢攘未尝废吟声,不乐著书,曰后世书愈多而学愈陋矣,唯《豆亭集学诗管》见行于世。

江莱甫

《歙县志》:江莱甫,字芳卿,居恒。雅好读《易》,用尧夫语,自号为草窗先生。太史虞公贤而荐之朝,诏有司辟举,莱甫坚以疾辞不应,因密致书太史,曰:祁皇际中,天之运尚容洗耳者。流赤帝握太紫之符,不屈茹芝之侣,士各有志,无容相强。朝士知不可夺,遂听之,终身不仕。明太祖定鼎,首嘉莱甫妻叶氏之节而旌其庐,实以高其风云。

罗荣祖

《歙县志》:罗荣祖,字仁甫,当元徵处士,萧㪺等郑左参劝驾荣祖,逊谢以招隐,诗云荡荡唐尧德,乃有箕山臣。巍巍用武功,不乏采薇人。四皓自耽洛,两龚岂避新?耿介实天性,奇离非世珍。君虽羞独割,余敢辱均裀。东皋足舒笑,南亩可充囷。弗罹圣人网,常期鸥鸟亲。别号东舒,时贤称其与渊明同调。

陈渭叟

《浙江通志》:陈渭叟,杭州人。读书学道不混俗、不忤物,赋诗有天然趣,隐居葛溪。上岁一来,杭城中名人胜士争要致之,惟恐其去也。所著《紫阳编叶森类集》,题诗云一度诗来一见君,只应芳杜袭兰薰,有时写到游仙句,绕笔秋香生紫云。

朱景仁

《浙江通志》:朱景仁,海宁人,号贞白道人。事亲孝。有异母兄,二事之甚恭顺,同居共爨,未尝少离,待宗族煦然有恩外姻亦如之。交友敦相恤之义。元季之乱,四方衣冠之士避地至者,景仁悉周给之。徵辟不就。

程德刚

《嘉兴府志》:程德刚,字克柔。通书史法律,负才气,不仕元。元兵过皂林暴掠,德刚为陈利害乃戢,欲奏官之,以疾辞。结茅张荡,旁植高柳,自号柳庄子,本立显。洪武閒赠佥都御史。

洪炷

《处州府志》:洪炷,字以敬,青田人。抱经济才,不愿仕进,构耕云轩娱亲,题曰宾来只煮山中雪,亲在须耕陇上云。创义塾训子弟,捐粟恤荒,受知副宪,项公维聪荐徵中书舍人,辞不拜。又有餐霞傲鼎禄,制薜胜朝衣之句,京卿王公一中为立传。

叶伟

《处州府志》:叶伟,字伯奇,缙云人。通诗书,与范霖为友。范以时彦自负,约伟出仕,伟曰:古人四十而仕,吾年过之,进将奚为?乐天知命,吾志也。固辞,隐教乡闾一时表率。

李参

《处州府志》:李参,字景参,丽水人,号行简。高致雅德,词华敏赡,好学不已。至武林著辞《病诗九律》,声调悲壮,思志哀郁,若不知其意之所在,归家闭门谢客,复撰《朝会乐歌》六章,则又喜圣人之世出,庆遭逢之不偶,可以垂后世而独立词场者。有《倥侗集》传世。

周与昂

《处州府志》:周与昂,字天常,遂昌人。隐居桃源五峰之下。通史籍,精卜筮,以耕云处士自号。终老丘园。未尝入城府,手莳松竹梅于屋侧,以养岁寒之志,有古逸民风。

陈德询

《处州府志》:陈德询,号少微山人,松阳人。博通经史,雅志高尚,独立不群,识者知其有仙风道气云。尤好山水,遇佳胜处辄延伫遐想,思入风云。题咏务求精绝,一时名士多推重焉。尝膺聘不起,所著有《少微集》藏于家,盖少微乃栝苍星次处士渊薮,故所号者若有托而逃也。

陈允文

《温州府志》:陈允文,瑞安人。性耿介,不乐仕进,每慕徐孺子、陶靖节,为人乃尽取陶诗和之,与人交无町畦,望之知为佳士。嗜酒,里中豪右有不能屈,田夫野老招之时乐赴焉。尝醉坐樟松桥,临流歌咏飘,然物外邃于医学贫者仍施之,年八十终。

吴子美

《温州府志》:吴子美,字世英,泰顺库村人。博通古今,授徒讲谈理学,尤善吟咏,所著有《怡情集》,多出于性情之正。其《咏史》诸作卓有监戒,莆田林建邦为之赞曰志不慕显而为塾师,学不今人,古人是师诗,不苟咏监戒所资,身不徒韫鸿羽之仪。

项可立

《临海县志》:项可立少颖悟好学,通群经大义,晦迹不仕,一时名公硕士若金华黄文献辈多与之游。

王彦

《临海县志》:王彦,字汝翼,子勉之曾孙也。平生为善,不求名务,德不眩俗,孝友义让著于乡闾,或劝之仕,若不闻告以善,唯恐失,享年八十而卒。妻罗能以馀资赈邻里,子纯诚以笃孝称,二妇早孀,相勉守节,人谓汝翼力善之效。

曹文炳

《天台县志》:曹文炳,字君焕,号霞间老人。笃学沈潜,不事表暴,邑令佟荐以儒学训导,不就。著有《霞间稿》

曹文晦

《天台县志》:曹文晦,字伯晖,炳弟。颖悟多识,雅尚潇洒,以吟咏陶情。时邑人鄞尹、许广大以其县之儒学教谕荐,遣使致聘,不赴,筑室读书,号新山道人。有《诗集》重梓,夏赤城为之序。

汪謇生

《天台县志》:汪謇生,字本真,性简约,不事脩饰,尤急于义。姑家遭大疫,家人悉避,本真独往供汤药,自表其居曰采薇山舍。著有《诗集》

严良

《天台县志》:严良,字子山,治尚书。开馆讲学不以贡举为念,至元间,屡徵不起。

潘和道

《天台县志》:潘和道,桥亭人。性颖悟,行刚直,恣意吟咏,有少陵风。喜谈兵事,刘诚意过台邀论相合,曰:方今必有真主。浑一天下壶浆之迎不在兹欤?潘曰:唐虞之世下有巢,由富贵非所期也。刘力劝之仕,犹豫久之,曰:仆勇劣鹰,扬忠让叩马,不过为顽民归耳。遂隐于华顶,筑云山一览亭,自号竹坡隐者。

许嗣

《天台县志》:许嗣,字继可,别号得静山人。纯悫慎重,不妄言笑。生元季,义高不仕,善吟咏,著得《静集括苍》。刘伯温批点,黄溍序。其文清高而不失于枯,平实而不近于俚家。训诗有《关世教》,元明诸名公皆有题跋。

朱雪

《天台县志》:朱雪,字元白。幼能属文,从处士何执,受尚书。年十九,登座开讲,有文中子之风。徐伯颜荐授国子助教,固辞不赴,闭户读书,著有《云斋集》三十卷。人号清脩先生。素性至孝,执母丧甚哀,尝侍父往东,庄父指石失足,后过其处必长号,人因名曰孝思岩。卒时精神不爽不眊,赋诗四首尾,书元白辞世四字而逝子文中。

叶崇仁

《江西通志》:叶崇仁,清叟之子。隐居教授,抚州路总管冯骥荐之,其辞曰:晦迹丘园而不求闻达。学穷经史而尽力诲人。授白鹿洞书院山长,远近学者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