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隐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第二百六十八卷目录

 隐逸部名贤列传十二
  宋三
  黄晞       周启明
  俞汝尚      杜生
  张壆       南安翁
  阳孝本      徐中行
  胡仔       林抟
  翁亢       魏几
  八不居士     刘扩
  王衷       徐奭
  林访       周冕
  哀谦       谢安时
  江贽       邓春卿
  宣明       顺昌山人
  苏云卿      谯定
  王忠民      苏庠
  刘勉之      胡宪
  顾禧       刘衡
  朱希真      张子修
  盛默       项玑
  刘晞       张宏
  张先       王昌言
  丁时习      梁公頀
  郭雍       魏掞之
  程先       王应之
  叶季韶      高准
  谢英       刘迂
  李圃       林彖
  方秉白

学行典第二百六十八卷

隐逸部名贤列传十二

宋三

黄晞

《宋史·隐逸传》:黄晞,字景微,建安人。少通经,聚书数千卷,学者多从之游,自号赘隅子。著《歔欷琐微论》十卷,以谓赘隅者蘖物之名,歔欷者叹声,琐微者述辞也。石介在太学,遣诸生以礼聘召,晞走匿邻家不出。枢密使韩琦表荐之,以为太学助教致仕。受命一夕卒。
《渑水燕谈录》:建安黄晞庆历中游京师,高文苦学为世称重,著书数万言,自号赘隅子。贫有守不干科举,而貌寝气寒,不自修饰。后太学厚礼币聘为学正,踰垣避之,故欧文忠公诗曰羔雁,聘黄晞近臣复交,章荐其道义,诏受京官,将为国子司业,拜命数月,暴卒僧舍。

周启明

《宋史·隐逸传》:周启明,字昭回,其先金陵人,后占籍处州。初以书谒翰林学士杨亿,亿携以示同列,大见叹赏,自是知名。四举进士皆第一。景德中,举贤良方正科,既召,会东封泰山,言者谓此科本因灾异访直言,非太平事,遂报罢。于是归,教弟子百馀人,不复有仕进意,里人称为处士。转运使陈尧佐表其行义于朝,赐粟帛。仁宗即位,除试助教,就加廪给。久之,特迁秘书省秘书郎。改太常丞,卒。启明笃学,藏书数千卷,多手自传写,而能口诵之。有古律诗、赋、笺、启、杂文千六百馀篇。

俞汝尚

《宋史·隐逸传》:俞汝尚,字退翁,湖州乌程人。少时读书于鄣南之昆山。为人温温有礼,议论不苟。不可于意,有所不言,言之未尝妄也。不肯料理生事,不以贫乏挠其怀,澹于势利。闻人善言善行,记之不忘,时时为人道之。擢进士第,涉历州县,无少营进取之心。尝知导江县,新繁令卒,使者使承其乏,将资以公田,辞,不许,至则悉以周旧令之家。熙宁初,签书剑南西州判官。赵抃守蜀,以简静为治,每旦𨓆坐便斋,诸吏莫敢至,唯汝尚来辄排闼径入,相对清谈竟暮。王安石当国,患一时故老不同己,或言汝尚清望,可寘之御史,使以次弹击。驿召诣京师,既知所以荐用意,力辞,章再上得免。亲故有责以不能与子孙为地者,汝尚笑曰:是乃所以为其地也。还家苦贫,未能忘禄养。又从赵抃于青州,遂以屯田郎中致仕。苏轼、苏辙、孙觉、李常皆赋诗文叹美之。优游数年,当六月徂暑,寝室不可居,出舍于门,妻黄就视之,汝尚曰:人生七十者希,吾与夫人皆过之,可以行矣。妻应曰:然则我先去。后三日卒。汝尚庀其丧,为作铭,召诸子告曰:吾亦从此逝矣。隐几而终,相去才十日。孙侔,绍兴中敷文阁直学士。

杜生

《宋史·隐逸传》:杜生者,颍昌人。不知其名,县人呼为杜五郎。所居去县三十里,有屋两间,与其子并居,前有空地丈馀,即为篱门,生不出门者三十年。黎阳尉孙轸往访之。其人颇洒落,自陈村人无所能,官人何为见顾。轸问所以不出门之故因,笑曰:以告者过也。指门外一桑曰:忆十五年前,亦曾纳凉其下,何为不出。但无用于时,无求于人,偶自不出耳,何足尚哉。问所以为生,曰:昔时居邑之南,有田五十亩,与其兄同耕。迨兄子娶妇,度所耕不足赡,乃尽以与兄,而携妻子至此,蒙乡人借屋,遂居之。惟与人择日,又卖医药以给餰粥,亦有时不继。后子能耕,荷长者见怜,与田三十亩使之耕,尚有馀力,又为人佣耕,自此食足。乡人贫,以医术自业者多。念己食既足,不当更兼他利,由是择日卖药,一切不为。问常日何所为,曰:端坐耳。颇观书否。曰:二十年前,曾有人遗一书策,无题号,其间多说浮名经,当时极爱其议论,今忘之,并书亦不知所在矣。时盛寒,布袍草屩,室中枵然,而气韵閒旷,言词精简,盖有道之士也。问其子之为人,曰:村童也,然性质甚淳厚,不妄言,不敢嬉。惟閒一至县买盐酪,可数行迹以待其归,径往径还,未尝旁游一步也。轸嗟叹,留连久之,乃去。后至延安幕府,为沈括言之。括时理军书,迨夜半,疲极未卧,闻轸谈及此,乃顿忘其劳。

张壆

《宋史·隐逸传》:张壆字子厚,常州人。登进士甲科。以无他兄弟,独养其亲,不忍斯须去左右。亲友彊之仕,乃调青溪主簿,亦不之官。闭户读书四十年,手校数万卷,无一字舛。穷经著书,至夜分不寐。元丰中,近臣荐其高行。至于元祐,大臣复荐之,起教授颍州,辞不就。于是孙觉、胡宗愈、范祖禹交章言曰:壆且死草莱,后世必以为朝廷失士。苏轼言之尤切。诏拜秘书省校书郎,敕郡县致礼敦遣,竟不出。壆孝弟修于家,忠信行于友,声名闻于人,蹈中守常,从容不迫,为当时名流所慕,以不造门为耻。崇宁四年,卒。明年,诏以壆隐德丘园,声闻显著,赐谥曰正素先生。

南安翁

《宋史·隐逸传》:南安翁者。漳州陈元忠客居南海日,尝赴省试过南安,会日暮,投宿野人家,茅茨数椽,竹树茂密可爱。主翁虽麻衣草屦,而举止谈对宛若士人。几案閒有文籍散乱,视之皆经、子也。陈叩之曰:翁训子读书乎。曰:种园为生耳。亦入城市乎。曰:十五年不出矣。问:藏书何用。曰:偶有之耳。因杂以他语。少焉,风雨暴作,其二子归,舍锄揖客,人物不类农家子。翁进豆羹享客,不复共谈,迟明别去。陈以事留城中,翌日,见翁仓皇而行,陈追诘之曰:翁云十五年不出城,何为到此。曰:吾以急事不容不出。问之,乃大儿于关外鬻果失税,为关吏所拘。陈为谒监征,至则已捕送郡。翁与小儿偕诣庭下,长子当杖,翁恳白郡守曰:某老钝无能,全藉此子赡给。若渠不胜杖,则翌日乏食矣。愿以身代之。小儿曰:大人岂可受杖,某愿代兄。大儿又以罪在己,甘心焉,三人争不决。小儿来父耳旁语,若将有所请,翁叱之,儿必欲前。郡守疑之,呼问所以,对曰:大人元系带职正郎,宣和閒累典州郡。翁急拽其衣使退,曰:儿狂,妄言。守询诰敕在否,儿曰:见作一束寘瓮中,埋于山下。守立遣吏随儿发取,果得之,即延翁上坐,谢而释其子。次日,枉驾访之,室已虚矣。

阳孝本

《宋史·隐逸传》:阳孝本,字行先,虔州赣人。学博行高,隐于城西通天岩。苏颂、蒲宗孟皆以山林特起荐之。苏轼自海外归,过而爱焉,号之曰玉岩居士。尝直造其室,知其不娶,戏以为元德秀之流。孝本自言为阳城之裔,故轼诗有云:众谓元德秀,自称阳道州。嘉之也。隐遁二十年,一时名士多从之游。崇宁中举八行,解褐为国子录,再转博士。以直秘阁归,卒,年八十四。

徐中行

《宋史·隐逸传》:徐中行,台州临海人。始知学,闻安定胡瑗讲明道学,其徒转相传授,将往从焉。至京师,首谒范纯仁,纯仁贤之,荐于司马光,光谓斯人神气清和,可与进道。会福唐刘彝赴阙,得瑗所授经,熟读精思,攻苦食淡,夏不扇,冬不炉,夜不安枕者踰年。乃归葺小室,竟日危坐,所造诣人莫测也。父死,跣足庐墓,躬耕养母。推其馀力,葬内外亲及州里贫无后者十馀丧。晚年教授学者,自洒扫应对、格物致知达于治国平天下,不失其性,不越其序而后已。其友罗适持节本路,举以自代,又率部使者以遗逸荐。崇宁中,郡守李谔又以八行荐。时章、蔡窃国柄,窜逐善类且尽,中行每一闻命辄泪下。一日,去之黄岩,会亲友,尽燬其所为文,幅巾藜杖,往来委羽山中。客有诘以避举要名者,中行曰:人而无行,与禽兽等。使吾得以八行应科目,则彼之不被举者非人类与。吾正欲避此名,非要名也。客惭而退。陈瓘谪台州,闻名纳交,暨其没,录其行事,谓与山阳徐积齐名,呼为八行先生。子三人,庭筠其季也,童丱有志行,事父兄孝友天性至。居丧毁甚,既免丧,犹不忍娶者十馀年。秦桧当国,科场尚谀佞,试题闻中兴歌颂,庭筠叹曰:今日岂歌颂时耶。疏其未足为中兴者五,见者尤之,庭筠曰:吾欲不妄语,而敢欺君乎。黄岩尉郑伯熊代去,请益,庭筠曰:富贵易得,名节难守。愿安时处顺,主张世道。伯熊受其言,迄为名臣。有诏举人尝五上春官者予岳祠。庭筠适应格,所亲咸劝之,庭筠辞曰:吾尝草封事,谓岳庙冗禄无用。既心非之,可躬蹈耶。其学以诚敬为主,夜必就榻而后脱巾,旦必巾而后起。居无惰容,喜无戏言,不事缘饰,不苟臧否。闻人片善,记其姓名。遇饥冻者,推食解衣不靳。僦屋以居,未尝戚戚。尤袤为守,闻其名,遣书礼之。一日,巾车历访旧游,徜徉几月。归感微疾,端坐瞑目而逝,年八十有五。乡人崇敬之,以其父子俱隐遁,称之曰二徐先生。淳熙閒,常平使者朱熹行部,拜墓下,题诗有道学传千古,东瓯说二徐之句,且大书以表之曰有宋高士二徐先生之墓。庭筠之兄庭槐、庭兰,皆有父风。孙日升,苦学有守,于是徐氏诗书不绝六世矣。

胡仔

《太府平志》:胡仔,字元任,当涂人。崇宁五年进士。宣和间,官建安,仔恬于功名,不求进取,乃卜居苕溪,日以渔钓自适,自号苕溪渔隐僧。了宗为之图,仔览景摅情,悉付之吟咏,题于图之左方,其绝句云堤边短短长长柳,波上来来去去船,鸥鸟近人浑不畏,一双飞下镜中天,秋云漠漠烟苍苍,莲花初白莲叶黄,钓船尽日来往处,南村北村粳稻香,卷起纶竿撇棹归,短蓬斜掩宿渔矶,日高春睡无人唤,撩乱杨花绕梦飞。

林抟

《八闽通志》:林抟,字图南,福清人。举八行入太学。政和五年中,特科授楚州参军,不赴,退隐于灵石九叠峰之下,乡人因目为九峰公。抟好鼓琴,尝欲学琴于黄甫道士,道士却之,归至馀杭,闻道士死,涕泣出血不食,此音绝矣,不远千里往吊之,未入门而恸,时道士实无恙也,感其意因授以琴法,抟天性豪逸,尝有谒者以琴请,即携出户去,遇可其意者始为一鼓。徽庙三召入内,为鼓悲风三曲,上恶其名,不乐而罢。

翁亢

《八闽通志》:翁亢,字柔中,熙载之子也。有豪侠气,喜谈前辈行事,亦能诗。林光朝尝语人曰:此翁丘园五十年。城市人尚鲜有知其名者。

魏几

《八闽通志》:魏几,字天随,福清人。师事林光朝,潜德不耀,其昆仲有雪堂、天游,亦名士也。

八不居士

《青州府志》:八不居士,乐安人,姓李,遗其名。宋崇宁间,不乐仕进,尝自赞曰不贫不富、不饥不寒、不名不利、不忙不閒。其孙克勤为夏邑尹,立碑于墓,明湛若水书之,居士之行无所考,然老尚能文,独隐约以没。世称曰宋之逸民,可也。

刘扩

《济南府志》:刘扩,隶州人,性尚閒靓,每欲托著述以永久,乃即州之西郭外辟,地数亩植棘,编篱为圃,结茅庐三间,自扁曰致广野轩。读书其中以自娱,州学教授张之才尝过而题其轩曰城隅荒僻地,潇洒一轩虚。雅有林泉乐,閒同郊野居,小园春自好,幽径客来疏,不学樊迟稼,虞卿喜著书。扩因镵于石,时崇宁甲申岁十月一日也。

王衷

《浙江通志》:王衷,字天祐。政和中郡守监司表荐,赐号悟静处士,视朝请大夫俸给。

徐奭

《浙江通志》:徐奭,徽宗朝赐号冲晦先生,故庐在城中吴山下,又尝居万松岭下。

林访

《仙居县志》:林访,字达本,元祐中将上礼以亲死庐墓,不果,后遂筑草堂于东山隐焉。其高卧东山,诗有脱巾坦腹卧,其下此身直,与渊明俦句具见轻世肆志之意。大观中,诏求八行郡县以访应,不怿复去之。丞相米芾立碣表其墓。

周冕

《饶州府志》:周冕,字冠玉,德兴人。性雅重,不尚华侈。读书过眼不再。政和閒入太学,以亲老归养,遂隐不仕。构屋于溪南山隈崖壁,岁寒二字故溪山因以得名。

哀谦

《八闽通志》:哀谦,字彦先,崇安人。建中靖国间耕隐,县之黄洋原结庵名玉泉,赋诗有时人不识田园乐,只羡相如驷马车之句。

谢安时

《八闽通志》:谢安时,字尚可,政和人。博通经传,涉笔成文。崇宁大观閒以两优贡入辟雍,谒告归,复预乡荐,靖康之变携家隐西坑别墅,庭植三桂,号桂堂居士。后以累举得官卒不拜,终于家乡人挽之以诗,有不肯上书游北阙,只缘留意在东山之句。

江贽

《八闽通志》:江贽,字叔圭,崇安人。初游上庠与龚深之,以易学并著名,后归隐里中,近臣荐其贤,召不赴。政和中,太史奏少微星见朝廷举遗逸命,下邑宰陈难谒其庐,聘以殊礼,复以诗勉其行,凡三聘不起,赐号少微先生,所著《通鉴节要》行于世。

邓春卿

《八闽通志》:邓春卿,字荣伯,长汀人,甘贫乐道。崇宁閒诏举隐逸郡守,陈粹以春卿应诏,后举八行郡守,章清又以名闻,俱辞不就。卜筑南山之阿而老焉,二公累造其室,一日章访之春卿,谢不能肃,诗云在陋愧无颜,子志过庐难,称魏公心望尘,不敢希潘岳,云满南山雪满簪,章次韵属和者数十章,自是高卧,年九十六而逝,有《诗文》三卷。

宣明

《八闽通志》:宣明,字南仲,长汀人。尝贡辟雍,浩然有归志。爱城南五里,岩洞幽窈,泉清木茂,乃疏池筑室,卜隐其间。郡守谢诇榜曰宣岩与其子吏部员外郎黻,时往访之,觞咏终日,暨豫章洪刍紏、曹龚守户、曹谢哲皆有留题。

顺昌山人

《宋史·隐逸传》:顺昌山人。靖康末,有避乱于顺昌山中者,深入得茅舍,主人风裁甚整,即之语,士君子也。怪而问曰:诸君何事挈妻孥能至是耶。因语之故。主人曰:乱何自而起耶。众争为言,主人嗟恻久之,曰:我父为仁宗朝人也,自嘉祐末卜居于此,因不复出。以我所闻,但知有熙宁纪年,亦不知于今几何年矣。

苏云卿

《宋史·隐逸传》:苏云卿,广汉人。绍兴间,来豫章东湖,结庐独居。待邻曲有恩礼,无良贱老稚皆爱敬之,称曰苏翁。身长七尺,美须髯,寡言笑,布褐草履,终岁不易,未尝疾病。披荆畚砾为圃,艺植耘芟,灌溉培壅,皆有法度。虽隆暑极寒,土焦草冻,圃不绝蔬,滋郁畅茂,四时之品无阙者。味视他圃尤胜,又不二价,市鬻者利倍而售速,先期输直。夜织屦,坚韧过革舄,人争贸之以馈远。以故薪米不乏,有羡则以周急应贷,假者负偿,一不经意。溉园之隙,闭门高卧,或危坐终日,莫测识也。少与张浚为布衣交,浚为相,驰书函金币属豫章帅及漕曰:余乡人苏云卿,管、乐流亚,遁迹湖海有年矣。近闻灌园东湖,其高风伟节,非折简能屈,幸亲造其庐,必为我致之。帅、漕密物色,曰:此独有灌园苏翁,无云卿也。帅、漕乃屏骑从,更服为游士,入其圃,翁运锄不顾。进而揖之,翁曰:二客从何来耶。延入室,土锉竹几,地无纤尘,案上有《西汉书》一册。二客恍若自失,默计此为苏云卿也。既而汲泉煮茗,意稍款浃,遂扣其乡里,徐曰:广汉。客曰:张德远广汉人,翁当识之。曰:然。客又问:德远何如人。曰:贤人也。第长于知君子,短于知小人,德有馀而才不足。因问:德远今何官。二客曰:今朝廷起张公,欲了此事。翁曰:此恐怕他未便了得在。二客起而言曰:张公令某等致公,共济大业。因出书函金币寘几上。云卿鼻间隐隐作声,若自咎叹者。二客力请共载,辞不可,期以诘朝上谒。旦遣使迎伺,则扃户阒然,排闼入,则书币不启,家具如故,而翁已遁矣,竟不知所往。帅、漕复命,浚拊几叹曰:求之不早,实怀窃位之羞。作箴以识之,曰:云卿风节,高于傅霖。予期与之,共济当今。山潜水杳,邈不可寻。弗力弗早,予罪曷针。

谯定

《宋史·隐逸传》:谯定,字天授,涪陵人。少喜学佛,析其理归于儒。后学《易》于郭曩氏,自见乃谓之象一语以入。郭曩氏者,世家南平,始祖在汉为严君平之师,世传《易》学,盖象数之学也。定一日至汴,闻伊川程颐讲道于洛,洁衣往见,弃其学而学焉。遂得闻精义,造诣愈至,浩然而归。其后颐贬涪,实定之乡也,北山有岩,师友游泳其中,涪人名之曰读易洞。靖康初,吕好问荐之,钦宗召为崇政殿说书,以论弗合,辞不就。高宗即位,定犹在汴,右丞许翰又荐之,诏宗泽津遣诣行在。至维扬,寓邸舍,窭甚,一中贵人偶与邻,馈之食不受,与之衣亦不受,委金而去,定袖而归之,其自立之操类此。上将用之,会金兵至,失定所在。复归蜀,爱青城大面之胜,栖遁其中,蜀人指其地曰谯岩。敬定而不敢名,称之曰谯夫子,有绘像祀之者,久而不衰。定《易》学得之程颐,授之胡宪、刘勉之,而冯时行、张行成则得定之馀意者也。定后不知所终,樵夫牧童往往有见之者,世传其为仙云。初,程颐之父珦常守广汉,颐与兄颢皆随侍,游成都,见治篾箍桶者挟册,就视之则《易》也,欲拟议致诘,而篾者先曰:若尝学此乎。因指《未济》男之穷以发问。二程逊而问之,则曰:三阳皆失位。兄弟涣然有所省,翌日再过之,则去矣。其后袁滋入洛,问《易》于颐,颐曰:《易》学在蜀耳,盍往求之。滋入蜀访问,久无所遇。已而见卖酱薛翁于眉、邛间,与语,大有所得,不知所得何语也。宪、勉之、滋皆闽人,时行、行成蜀人。郭曩氏及篾叟、酱翁皆蜀之隐君子也。

王忠民

《宋史·隐逸传》:王忠民,颍阳人,世业医。忠民幼通经史,自靖康以来,数言边方利害于朝,累召弗至。高宗渡江,忠民隐居不出,诸镇翟兴等皆重之,弗能致;张浚授以迪功郎,不受。兴徙治药川,忠民避地南下,遇商虢镇抚使董先于内乡,留军中,事以师礼。时刘豫僭立,忠民作《九思图》及定乱四象达之金主,及镂板印图散于伪境,以明天下之义。绍兴三年,翟宗荐其忠节于朝,特授宣教郎,诏董先津遣诣行在。既至,宰相吕颐浩、签书枢密院事徐俯见之皆拜,舍于政府。忠民上疏辞官,言:臣愤金人无道,故三上金主书,乞还二帝,本心报国,非冀名禄。上不许。忠民以诰寘牍中,藏七宝山下,力恳求去。复依董先军中,遂不出。

苏庠

《宋史·王忠民传》:时又有苏庠者,丹阳人。绅之后,颂之族也。少能诗,苏轼见其《清江曲》,大爱之,由是知名。徐俯荐其贤,上特召之,固辞;又命守臣以礼津遣,庠辞疾不至,以寿终。

刘勉之

《宋史·隐逸传》:刘勉之,字致中,建州崇安人。自幼强学,日诵数千言。踰冠,以乡举诣太学。时蔡京用事,禁止毋得挟元祐书,自是伊、洛之学不行。勉之求得其书,每深夜,同舍生皆寐,乃潜抄而默诵之。谯定至京师,勉之闻其从程颐游,邃《易》学,遂师事之。已而厌科举业,揖诸生归,见刘安世、杨时,皆请业焉。及至家,即邑近郊结草为堂,读书其中,力耕自给,澹然无求于世。与胡宪、刘子翚相往来,日以讲论切磋为事。绍兴间,中书舍人吕本中疏其行义志业以闻,特召诣阙。秦桧方主和,虑勉之见上持正论,乃不引见,但令策试后省给札而已。勉之知不与桧合,即谢病归。杜门十馀年,学者踵至,随其材品,为说圣贤教学之门及前言往行之懿。所居有白水,人号曰白水先生。贤士大夫自赵鼎以下皆敬慕与交。后秦桧益横,鼎窜死,诸贤禁锢,勉之竟不复出。勉之一介不妄取。妇家富,无子,谋尽以赀归于女,勉之不受,以畀族之贤者,命之奉祀。其友朱松卒,属以后事,且戒其子熹受学。勉之经理其家,而诲熹如子侄。熹之得道,自勉之始。绍兴十九年,卒,年五十九。

胡宪

《宋史·隐逸传》:胡宪,字原仲,居建之崇安。生而静悫,不妄笑语,长从从父胡安国学。平居危坐植立,时然后言,虽仓卒无疾言遽色,人犯之未尝校。绍兴中以乡贡入太学。会伊、洛学有禁,宪独阴与刘勉之诵习其说。既而学《易》于谯定,久未有得,定曰:心为物渍,故不能有见,惟学乃可明耳。宪喟然叹曰:所谓学者,非克己工夫耶。自是一意下学,不求人知。一旦,揖诸生归故山,力田卖药,以奉其亲。安国称其有隐君子之操。从游者日众,号籍溪先生,贤士大夫亦高仰之。折彦质、范冲、朱震、刘子羽、吕祉、吕本中共以其行义闻于朝,上特召之,宪辞母老。及彦质入西府,又言于上,趣召愈急,宪力辞。乃赐进士出身,授左迪功郎、添差建州教授,宪犹不屈。太守魏矼遣行义诸生入里致诏,且为手书陈大义,开譬甚力,宪不得已就职。日与诸生接,训以为己之学。闻者始而笑,中而疑,久而观其所以修身、事亲、接人者,无一不如所言,遂翕然悦服。郡人程元以笃行称,龚何以廉节著,皆迎致俾参学政,学者自是大化。因七年不徙官,以母年高不乐居官舍,求监南岳庙以归。久之,起为福建路安抚使司属官。时帅张宗元榷盐急,私贩者铢两亦重坐。宪告以为政大体,宗元不悦,宪复请祠而去。秦桧方用事,诸贤零落,宪家居不出。桧死,以大理司直召,未行,改秘书正字。既至,次当奏事,而病不能朝,乃草疏言:金人大治汴京宫室,势必败盟。今元臣、宿将惟张浚、刘锜在,识者皆谓金果南牧,非此两人莫能当。愿亟起之,臣死不恨。时两人皆为积毁所伤,未有敢显言其当用者,宪独首言之。疏入,即求去。上嘉其忠,诏改秩与祠归。初,宪与刘勉之俱隐,后又与刘子翚、朱松交。松将没,属其子熹受学于宪与勉之、子翚。熹自谓从三君子游,而事籍溪先生为久。方宪之以馆职召也,适秦桧讳言之后,宪与王十朋、冯方、查籥、李浩相继论事,太学生为《五贤诗》以歌之。人始信宪之不苟出,而惜其在位仅半年,不究其底蕴云。绍兴三十二年,卒,年七十七。

顾禧

《苏州府志》:顾禧,字景繁,祖沂知龚州,父彦成两浙运。使禧虽受世赏,不求禄仕,居光福山,闭户读书,著述甚富。绍兴閒,有司以遗逸荐,不起隐居。五十年筑室邳村,表曰漫庄,自号痴绝叟。常与吴兴、施元之注苏子瞻诗,行于世。

刘衡

《八闽通志》:刘衡,字兼道,崇安人。建炎初以勤王补官,从韩世忠,败敌于濠,累功迁秩,晚年弃官归,依郭为楼匾,曰大隐。闭门谢客,潜心邵雍之学,久乃徙武夷为小隐堂,又为夺秀亭,与胡寅游涉其中,衡常吹铁笛,或慷慨舞剑浩如也。

朱希真

《嘉兴府志》:朱希,真,居嘉禾。陆放翁尝与朋侪诣之,闻笛声自烟波间起,问行者曰:此先生吹笛声也。顷之掉小舟,至与俱归其家室中,悬琴筑,阮咸之类檐间育珍禽,皆目所未睹,室中篮缶贮果实脯,醢客至则以奉客,有诗曰青罗包髻白行缠,不是凡人不是仙。家在洛阳城里住,卧吹铜笛过伊川,可想其风致。

张子修

《嘉兴府志》:张子修,字德夫。其先开封人,父勋防禦使。建炎中随魏公入蜀,生子修于简池,受遗泽入仕,因监石门酒库,遂卜居焉。子修雅志泉石,力请垂车归葺故园,时邑人张汝昌亦以园馆称胜,子修与共觞咏,陶然自适,卒年八十六。诗人戴式之东园载酒,西园醉之句,至今赏之。

盛默

《衢州府志》:盛默,字利宾,以渔舟济。高宗于含山后不愿仕,赐宅一区,田五十顷,于衢之礼贤门外。

项玑

《临海县志》:项玑,字仁卿,居山辟室,读书自乐,当高宗时王卿月荐之,三徵不起隐处,教授以终卒之,时门人会葬,被青紫者四十馀人,学者尊为松窗先生。

刘晞

《广西通志》:刘晞,字升之,临桂人。家去辰山不远,栖止岩中。晞有诗名,先是桂帅吕愿中赋秦城王气诗,欲以媚桧,邀晞共赋,晞托疾不豫,后帅李大异闻,而嘉之题所居岩,曰蛰龙。

张宏

《江西通志》:张宏,字子广,馀干人。性耿直。尝从柴益之学,清修砺行。绍兴嘉定间,弃举子业隐居仙居山,自号清隐道人。柴与之尝与同门,与之登第。宏三十年不以书谒,与之提刑出守淮襄,造其庐,宏将出,望见驺从甚盛,闭门不纳。

张先

《四川通志》:张先,蓬州人。南渡后每取《徐孺子传》读而叹曰: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如徐孺子之制行,斯可也。遂修身自得,足迹不入城市,墓在蓬池。

王昌言

《处州府志》:王昌言,字均用,缙云人。官至左武大夫,知武州。绍兴十四年,弃官归隐箬川,号沧洲醉叟。

丁时习

《八闽通志》:丁时习,字行可,邵武人。父廷彦为太学,录以忤蔡攸辞归卒。时习初试,有司不合,遂弃举子业,僦舍掩篱,玩读经史晏如也。乡朝贵有以书荐于有司,俾自持谒,时习叹曰:使我能俯仰,人不烦书矣。屏去弗视,晚年节益高、文益奇,妻危氏同甘苦,未尝以贫窘见辞色,子百之千之每夙兴供洒,扫具蔬食,毕即受业,恭谨终日,杜来为之立传。

梁公頀

《八闽通志》:梁公頀,字汤夫,李邴之婿也。南安人。晦迹韬光,不乐仕进,隐邑之灵秀山,风节甚高,诗翰清美,人多传之。

郭雍

《宋史·隐逸传》:郭雍,字子和,其先洛阳人。父忠孝,官至大中大夫,师事程颐,著《易说》,号兼山先生,自有传。雍传其父学,通世务,隐居峡州,放浪长杨山谷閒,号白云先生。乾道中,以峡守任清臣、湖北帅张孝祥荐于朝,旌召不起,赐号冲晦处士。孝宗稔知其贤,每对辅臣称道之,命所在州郡岁时致礼存问。后更封颐正先生,令部使者遣官就问,雍所欲言,备录缴进。于是,雍年八十有三矣。淳熙初,学者裒集程颢、程颐、张载、游酢、杨时及忠孝、雍凡七家,为《大易粹言》行于世。其述雍之说曰:《易》贯通三才,包括万理。伏羲氏之画,得于天而明天。文王之重,得于人而明人。羲画为天,天,君道也,故五之在人为君。文重为地,地,臣道也,故二之在人为臣。以上下二卦别而言之如此。合六爻而言之,则三四皆人道也,故谓之中爻。《乾》,元亨利贞,初曰四德。后又曰乾元,始而亨者也。利牝马贞,利君子贞。是以四德为二义亦可矣。乾,阳物也。坤,阴物也。由《乾》一卦论之,则元与亨阳之类,利与贞阴之类也。是犹春夏秋冬虽为四时,由阴阳观之,则春夏为阳,秋冬为阴也。天之所谓元亨利贞者,如立天之道,阴与阳之类也。地之所谓元亨利贞者,如立地之道,柔与刚之类也。人之所谓元亨利贞者,如立人之道,仁与义之类也。又《坤》之六五,坤虽臣道,五实君位,虽以柔德,不害其为君;犹《乾》之九二,虽有君德,不害其为臣。故乾有两君,德无两君;坤有两臣,德无两臣。六五以柔居尊,下下之君也。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下也。下下本坤德也。黄,中色也,色之至美也;裳,下服也,是以至美之德而下人也。其发明精到如此。淳熙十四年。卒。

魏掞之

《宋史·隐逸传》:魏掞之,字子实,建州建阳人,初字元履。自幼有大志。师胡宪,与朱熹游。两以乡举试礼部不第。尝客衢守章杰所。赵鼎以谪死,其子汾将丧过衢。杰雅憾鼎,又希秦桧意,遣尉翁蒙之领卒掩取鼎平时与故旧往来简牍。蒙之先遣人告汾焚之,逮至一无所得。杰怒,治蒙之,拘汾于兵家所,且以告桧。掞之以书责杰,长揖径归。筑室读书,榜以艮斋,自是人称曰艮斋先生。闽帅汪应辰、建守陈正同知其贤,荐于朝,时相尼之,不果召。乾道中,诏举遗逸,部刺史芮煜与帅、守共表其行谊,特诏召之,掞之力辞。时宰相陈俊卿,闽人也,雅知掞之,招之甚力。乃以布衣入见,极陈当时之务,大要劝上以修德业、正人心、养士气为恢复之本。上嘉纳之,赐同进士出身,守太学录。先是,学官养望自高,不与诸生接。掞之既就职,日进诸生教诲之,又增葺其舍,人人感励。将释菜,掞之请废王安石父子从祀,追爵程颢、程颐,列于祀典,不报。复言大学之教宜以德行经术为先,其次则通习世务。今乃专以空言取人,又不报。遂丐去。会福州副总管曾觌秩满还,在道,掞之累疏以谏,移疾杜门,遗书陈俊卿责其不能救止,语甚切。遂以迎亲请归,行数日,罢为台州教授。方掞之之未行也,觌至国门外已久,伺掞之去,乃敢入。掞之在朝不能半岁,既归,喟然叹曰:上恩深厚如此,而吾学不足以感悟圣意。乃日居艮斋,条理旧闻,以求其所未至。其居家,谨丧祭,重礼法。从父有客于南者,千里迎养,死葬如礼,而字其孤。建俗生子多不举,为文以戒,全活者甚众。又白于官,请督不葬其亲者,富与期,贫与财,而无主后者掩之。每遇岁饥,为粥以食饥者。后依古社仓法,请官米以贷民,至冬取之以纳于仓。部使者素敬掞之,捐米千馀斛假之,岁岁敛散如常,民赖以济。诸乡社仓自掞之始。与人交,嘉其善而救其失。后进以礼来者,苟有寸长,必汲汲推挽成就之。至或訾其近名,则蹙然曰:使夫人而避此嫌,为善之路绝矣。病革,母视之,不巾不见。戒其子毋以僧巫俗礼浼我。以书召朱熹至,委以后事而诀。卒,年五十八。后上思其直谅,将召用之,大臣言已死,乃赠直秘阁。熹平日趣向与掞之同。乾道中,熹亦被召,将行,闻掞之去国,乃止。

程先

《休宁县志》:程先,字传之,陪郭人团练全之子。痛父死节于金,誓守先墓,不仕力学,好古,隐居邑之东山,有志圣贤之学,以书问道于朱子,朱子嘉之,复以书载。在朱子大全老病,不能卒业,遣子永奇从学于闽,学成乃还,父子著述多燬于兵火,惟永奇所著《格斋集》《朱子往返书札》犹存。

王应之

《临海县志》:王应之,字仲言。力学工诗,隐居不仕,少时开封尹曾觌欲见之,不可得,而深为熹所爱重。仲言尝作《淳熙圣德十二颂》,时推为第一。后以子梦龙贵赠通直郎。

叶季韶

《仙居县志》:叶季韶,字承之,缙云人。举进士,授临安教授。以疾辞归,执经吕东莱之门,明性理之学,无心仕进,吟啸自适,有古逸民风。著有《兰谷集》

高准

《闽大记》:高准,字平一,宁德人。隆兴初,入太学,汤思退,主和议,准同张观等上书乞诛三贼。乾道间,虞允文当国,准献东南销患,书请入北界,伺虏虚实,复上言恢复大要。允文去国,朝廷欲官之曰:准效命虞相,以复九庙,陵寝为念,非为身计也。辞归西山,终身不出。

谢英

《长沙府志》:谢英,宁乡人。所居有石柱高耸,广可二三丈英,读书其上,将应试,闻岳飞被害,叹曰:此何时尚可为耶?乃隐居道林,教授乡闾,以著书自娱。孝宗朝有荐英才可用者,累辟竟不就,所著有《志伊录白》。云养素稿循吏龟鉴

刘迂

《宜黄县志》:刘迂,字漫翁,号巢松,隐居不仕。文章敏赡,自成一家,凡百氏释老之书,皆精究。朱陆诸儒会鹅湖,尝以诗请益于理学,有所得。所居号云月高斋。李雁湖尝有诗赠之,年八十馀,无疾而卒,有《文集》

李圃

《四川总志》:李圃,淳熙中忠州别驾,归隐白茅山,筑秀发斋。清风高节,人至今慕之。

林彖

《八闽通志》:林彖,字商卿,仙游人。笃学隐居四十馀年。隆兴初,屡荐不起。乾道中,再以布衣召至行在,特赐进士,出身添差兴化军教授。

方秉白

《八闽通志》:方秉白,号草堂,莆田人。与其群从秉俟同时,隐居教授。孝宗朝宪臣以孝廉荐,不起,传家惟书数厨,郡守赵彦砺辟,编《莆阳志》,有《草堂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