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隐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第二百五十七卷目录

 隐逸部总论
  易经〈乾卦 坤卦 蛊卦 遁卦〉
  诗经〈卫风考槃 魏风十亩之閒 陈风衡门〉
  庄子〈缮性〉
  荀子〈儒效篇〉
  法言〈渊骞篇〉
  新论〈韬光〉
  中说〈周公篇 礼乐篇 关朗篇〉
  朱子大全集〈答刘韬仲〉
 隐逸部名贤列传一
  陶唐氏
  牧马童子     被衣
  王倪       齧缺
  许由       巢父
  壤父       子州支父
  善卷       樊仲父
  有虞氏
  蒲衣子      石户之农
  北人无择     伯成子高
  殷
  卞随       务光
  商容
  周一
  匡裕       小臣稷
  伯昏瞀人     愚公
  介之推      北郭先生
  绛县老      披裘公
  老子       关令尹喜
  庚桑楚      壶丘子林
  列禦寇      老成子

学行典第二百五十七卷

隐逸部总论

《易经》《乾卦》

初九曰:潜龙勿用,何谓也。子曰: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遁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
〈大全〉进斋徐氏曰:遁世无闷者,安土乐天也。乐行忧违,最说出潜龙意思,初九备圣人之德,从容无碍日用之閒无非,此道之流行,意苟顺适与物无忤,则不私其有,庶同于人阳之舒也,此乐则行之之意也。小有拂逆我心,不快则超然顺避,不失于己阴之翕也,此忧则违之之意也。乐行忧违虽不凝滞于物,而所以立己者,盖确乎其不可拔,非守道之固者。能之乎,此其所以为潜龙也。

《坤卦》

天地变化,草木蕃,天地闭,贤人隐,易曰:括囊无咎无誉,盖言谨也。
〈程传〉四居上近君而无相得之义,故为隔绝之象,天地交感则变化,万物草木蕃盛。君臣相际而道亨,天地闭隔,万物不遂,君臣道绝贤者隐。遁四于闭隔之时,括囊晦藏则虽无令誉,可得无咎言当谨自守也。〈大全〉东莱吕氏曰:人与天地万物同是一气,泰则见,否则隐,犹春生秋落,气至即应閒不容发,而不待思虑计较也。若谓相时而动,则已作两事看,所以独称贤人隐者,盖众人强自隔绝,故与天地之气不相通,气至而觉者独贤人而已。

《蛊卦》

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程传〉上九居蛊之终,无系应于下,处事之外无所事之地也,以刚明之才无应援而处无事之地,是贤人君子不偶于时,而高洁自守不累于世务者也。〈大全〉云峰胡氏曰:初至五,皆以蛊言不言君臣,而言父子,臣于君事犹子于父事也。上九独以不事王侯,言者盖君臣以义合也,子于父母有不可自诿千事之外,王侯之事君子有不可事者矣。是故君子之出处在事之中,尽力以干焉,而不为污在事之外,洁身以退焉,而不为僻。

象曰:不事王侯,志可则也。
〈程传〉如上九之处事,外不累于世务,不臣事于王侯,盖进退以道,用舍随时,非贤者能之乎,其所存之志可为法则也。

《遁卦》

遁亨,小利贞。
〈程传〉遁者,阴长阳消,君子遁藏之时也。君子退藏以
伸其道,道不屈则为亨,故遁所以有亨也,在事亦有由遁避。而亨者,虽小人道长之时,君子知几退避固善也。然事有不齐,与时消息旡必同也。阴柔方长而未至于甚盛,君子尚有迟迟致力之道,不可大贞而尚利小贞也。

彖曰:遁亨,遁而亨也。
〈程传〉小人道长之时,君子遁退乃其道之亨也。君子遁藏所以伸道也,此言处遁之道。

刚当位而应,与时行也。
〈大全〉隆山李氏曰:阴阳寒暑之运,各有时方,阴道长盛乃小人得势之时,君子要须隐忍逊避以待天定,终以必胜,不然不胜其忿。尽力以抗之是不知天时必取凶败。

小利贞,浸而长也。
〈本义〉以下二阴释小利贞。

遁之时义大矣哉。
〈程传〉当阴长之时,不可大贞。而尚小利贞者,盖阴长必以浸渐未能遽盛,君子尚可小贞其道,所谓小利贞扶持使未遂亡也。遁者,阴之始长,君子知微故当深戒,而圣人之意未便遽已也。故有与时行小利贞之教,圣贤之于天下,虽知道之将废,岂有坐视其乱而不救,必区区致力于未极之閒,强此之衰艰,彼之进图其暂安苟得为之。孔孟之所屑为也。

象曰:天下有山,遁,君子以远小人,不恶而严。
〈本义〉天体无穷,山高有限,遁之象也。严者君子自守之,常而小人自不能近。

初六,遁尾厉,勿用有攸往。
〈大全〉节斋蔡氏曰:遁刚退也,以柔居下见刚者,遁亦从,而遁凡从物者必居后,故曰尾不当遁,而遁故厉勿用有攸往,以其质居其时不可遁也。

象曰:遁尾之厉,不往何灾也。
〈程传〉见几先遁固为善也,遁而为尾,危之道也,往既有危,不若不往,而晦藏可免于灾,处微故也。古人处微,下隐乱世而不去者多矣。

六二,执之用黄牛之革,莫之胜说。
〈本义〉以中顺自守,人莫能解必遁之志也。

象曰:执用黄牛,固志也。
〈程传〉上下以中顺之道相固,结其心志甚坚,如执之以牛革也。

九三,系遁,有疾厉,畜臣妾吉。
〈程传〉遁贵速而远有所系累则,安能,速且远也。害干遁矣,故为有疾也,遁而不速是以危也。

象曰:系遁之厉,有疾惫也。畜臣妾吉,不可大事也。
〈程传〉遁而有系,累必以困惫致危,其有疾乃惫也。

九四,好遁,君子吉,小人否。
〈大全〉中溪张氏曰:君子虽其心有所好,义之当遁则必刚绝,其私爱勇退而不顾,所以吉也。小人溺于私,好则不能遁,故否也。

象曰:君子好遁,小人否也。
〈程传〉君子虽有好而能遁,不失于义,小人则不能胜其私,意而至于不善也。

九五,嘉遁贞吉。
〈程传〉九五中正,遁之嘉美者也,处得中正之道,时止时行,乃所谓嘉美也,故为贞正而吉。

象曰:嘉遁贞吉,以正志也。
〈程传〉志正则动必由正,所以为遁之嘉也。居中得正而应中正是其志正也,所以为吉人之遁也,止也,唯在正其志而已矣。

上九,肥遁无不利。
〈程传〉肥者充大宽裕之意遁者,虽飘然远逝无所系,滞之为善,上九乾体刚断在卦之外矣,又下无所系,是遁之远而无累可谓宽绰有馀裕也,遁者穷困之时也,善处则为肥矣,其遁如此何所不利。

象曰:肥遁无不利,无所疑也。
〈程传〉其遁之远无所凝滞也,盖在外则已远,无应则无累,故为刚决无疑也。

《诗经》《卫风·考槃》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
〈朱注〉考成也,槃盘桓之意,言成其隐处之室也。 诗人美贤者,隐处涧谷之閒,而硕大宽广无戚戚之意,虽独寐而寤言犹自誓其不忘此乐也。〈大全〉华谷严氏曰:硕人之宽易,所谓肥遁者也。

考槃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
〈朱注〉曲陵曰:阿薖义未详或云亦宽大之意也。永矢弗过自誓所愿不踰于此,若将终身之意也。〈大全〉庆源辅氏曰:退而穷处,隘狭甚矣。而能宽大自乐若将终身焉,盖无入而不自得也。

考槃在陆,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
〈朱注〉高平曰:陆轴盘桓不行之意,寤宿已觉而犹卧
也,弗告者不以此乐告人也。

《魏风·十亩之閒》

十亩之閒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
〈朱注〉十亩之閒,郊外所受场圃之地也,闲闲往来者自得之貌行犹将也,还犹归也。 政乱国危贤者不乐仕,于其朝而思,与其友归于农圃,故其词如此。

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与子逝兮。
〈朱注〉十亩之外邻圃也,泄泄犹闲闲也,逝往也。

《陈风·衡门》

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洋洋,可以乐饥。
〈朱注〉衡门横木为门也,门之深者有阿塾堂宇,此惟衡木为之栖迟游息也,泌泉水也,洋洋水流貌。此隐居自乐而无求者之词,言衡门虽浅陋然亦可以游息泌水,虽不可饱,然亦可以玩乐而忘饥也。

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取妻,必齐之姜。
〈大全〉山阴陆氏曰:鲂鱼之美者。

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取妻,必宋之子。
〈大全〉山阴陆氏曰:鲤鱼之贵者。 安成刘氏曰:首章上二句可见其隐居,下二句可见其自乐,后两章可见随寓而安无求于世也。

《庄子》《缮性》

道之人何由兴乎世,世亦何由兴乎道哉。道无以兴乎世,世无以兴乎道,虽圣人不在山林之中,其德隐矣。隐,故不自隐。古之所谓隐士者,非伏其身而弗见也,非闭其言而不出也,非藏其知而不发也,时命大谬也。

《荀子》《儒效篇》

儒者法先王,隆礼义,谨乎臣子而致贵其上者也。人主用之,则势在本朝而宜;不用,则退编百姓而悫;必为顺下矣。虽穷困冻馁,必不以邪道为贪。无置锥之地,而明于持社稷之大义。呜呼而莫之能应,然而通乎财万物,养百姓之经纪。势在人上,则王公之材也;在人下,则社稷之臣,国君之宝也;虽隐于穷阎漏屋,人莫不贵之,道诚存也。
《扬雄·法言》《渊骞篇》
世称东方生之盛也,言不纯师,行不纯表,其流风遗书,蔑如也。或曰:隐者也。曰:昔之隐者,吾闻其语矣,又闻其行矣。或曰:隐道多端。曰:固也。圣言圣行,不逢其时,圣人隐也。贤言贤行,不逢其时,贤者隐也。谈言谈行,不逢其时,谈者隐也。昔者箕子之漆其身也,狂接舆之被其发也,欲去而恐罹害者也。箕子之洪范,接舆之歌凤也哉。
《刘协·新论》《韬光》
物之寓世,未尝不韬形灭影隐质遐外,以全性栖命者也,夫含奇佩美衒异露才者,未有不以此伤性毁命者也。故翠以羽自残,龟以智自害,丹以含色磨肌,石以抱玉碎,质此四者,生于异俗,与人非不隔也,托性于山林,寄情于物外,非有求于人也。然而自贻伊患者未能隐其形也,若使翠敛翮于明丘之林,则解羽之患永脱,龟曳尾于旸谷之泥,则钻灼之患不至,丹伏光于舂山之底,则磨肌之患永绝,石亢体于元圃之岩,则剖琢之忧不及,故穷岩曲岫之梓桀,生于积石颖贯青天,根凿黄泉分条布叶轮菌,磥硊骐驎戏其下,鹓鸾游其巅,浮云栖其侧,清风激其閒,终岁无毫釐之忧,免刀斧之害者,非与人有德也,能韬隐其质故致全性也。路侧之榆,樵人采其条,匠者伐其柯,馀有尺糵而为行人所折者,非与人有仇也,然而致寇者形不隐也。周鸡断尾获免牺牲,山狙见巧终必招害,由此言之,则出处之理亦可知矣。是以古之有德者韬迹隐智,以密其外,澄心封情以定其内,内定则神腑不乱,外密则形骸不扰,以此处身不亦全乎。
《王通·中说》《周公篇》
子谓仲长子光曰:山林可居乎。曰:会逢其适也,焉知其可。子曰:达人哉,隐居放言也。子光退谓董薛曰:子之师其至人乎,死生一矣,不得与之变。薛收问隐子曰:至人天隐,其次地隐,其次名隐。

《礼乐篇》

或问严光樊英子曰:古之避言人也。问东方朔子曰:人隐者也。子曰:自泰伯虞仲已来,天下鲜避地者也,仲长子光天隐者也,无往而不适矣。子曰:遁世无闷其避世之谓乎,非夫无可无不可,不能齐也。

《关朗篇》

杜淹问隐子曰:非伏其身而不见也,时命大谬则隐其德矣,惟有道者能之,谓之退藏于密。杜淹曰:易之兴也,天下其可疑乎。故圣人得以隐。

《朱子大全集》《答刘韬仲》

接舆歌而过孔子,盖欲以讽切孔子,孔子欲与之言,则趋而避之。孔子使子路问津于长沮杰,溺固将有以发之,而二人不答,所问傲然有非笑。孔子之意,至于荷蓧丈人知子路之贤,则止子路宿,杀鸡为黍而食之,见其二子焉,其亲之厚之如此。孔子使子路反见之,则先去而不愿见矣。数子者,若谓其无德而隐,则佯狂耕耘以避,乱世澹然不以富贵利达,动其心而确然,自信不移若有所得者,若谓其无故而隐则危,邦浊世道既不行,亦未见其必可以仕也。特其道止于归,洁其身而不知圣人,所谓仕止久速者,知所谓无可者矣。而未知所谓,无不可者也。故其规模气象不若圣人之正大,若以素隐行怪视之,愚意未知是否。

无道而隐,如蘧伯玉柳下惠可也。被发佯狂则行怪矣,沮溺荷蓧亦非中行之士也。

隐逸部名贤列传一

陶唐氏

牧马童子

《庄子》:黄帝将见大隗于具茨之山,方明为御,昌宇参乘。涂遇牧马童子,黄帝曰:异哉。请问为天下。小童曰:予少游六合之内,适有瞀病,有长者教予:乘日之车游于襄城之野。今病少损,将复游六合之外。为天下者,予奚事焉。夫为天下,亦奚异牧马哉。去其害马而已。黄帝再拜,称天师而退。

被衣

《高士传》:被衣者,尧时人也。尧之师曰许由,许由之师曰齧缺,齧缺之师曰王倪,王倪之师曰被衣。齧缺问道乎被衣。被衣曰:若正汝形,一汝视,天和将至;摄汝知,一汝度,神将来舍。德将为汝美,道将为汝居,汝瞳焉如新生之犊而无求其故。言未卒,齧缺睡寐。被衣大悦,行歌而去之,曰:形若槁骸,心若死灰,真其实知,不以故自持。媒媒晦晦,无心而不可与谋。彼何人哉。

王倪

《高士传》:王倪者,尧时贤人也。师被衣,齧缺又学于王倪,问道焉。齧缺曰:子知物之所同是乎。曰:吾恶乎知之。子知子之所不知邪。曰:吾恶乎知之。然则物无知邪。曰:吾恶乎知之。虽然,尝试言之。庸讵知吾所谓知之非不知邪。庸讵知吾所谓不知之非知邪。且吾尝试问乎汝:民湿寝则腰疾偏死,鳅然乎哉。木处则惴慄恂惧,猿猴然乎哉。三者孰知正处。民食刍豢,麋鹿食荐,且甘带,䲭鸦耆鼠,四者孰知正味。猿猵狙以为雌,麋与鹿交,鳅与鱼游。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麋鹿见之决骤。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哉。自我观之,仁义之端,是非之涂,樊然殽乱,吾恶能知其辨。齧缺曰:子不知利害,则至人固不知利害乎。王倪曰:至人神矣。大泽焚而不能热,河汉冱而不能寒,疾雷破山风振海而不能惊。若然者,乘云气,骑日月,而游乎四海之外。死生无变于己,而况利害之端乎。

齧缺

《高士传》:齧缺者,尧时人也,许由师事齧缺。尧问于由曰:齧缺可以配天乎。吾藉王倪以要之。许由曰:殆哉圾乎天下。齧缺之为人也,聪明睿知,给数以敏,其性过人,而又乃以人受天。彼审乎禁过,而不知过之所由生。与之配天乎。彼且乘人而无天。方且本身而异形,方且尊知而火驰,方且为绪使,方且为物絯,方且四顾而物应,方且应众宜,方且与物化而未始有恒。夫何足以配天乎。

许由

《高士传》:许由字武,仲阳城槐里人也,为人据义履方邪,席不坐邪,膳不食后,隐于沛泽之中,尧让天下于许由,由于是遁耕于中岳,颍水之阳箕山之下,终身无经天下色,尧又召为九州长,由不欲闻之,洗耳于颍水滨,时其友巢父牵犊欲饮之,见由洗耳,问其故,对曰:尧欲召我为九州长,恶闻其声,是故洗耳。巢父曰:子若处高岸深谷,人道不通,谁能见子,子故浮游欲闻,求其名誉,污吾犊口,牵犊上流饮之。许由殁,葬箕山之巅,亦名许由山,在阳城之南十馀里,尧因就其墓号曰:箕山公神以配食,五岳世世奉祀,至今不绝也。
《庄子·逍遥游篇》:尧让天下于许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时雨降矣而犹浸灌,其于泽也,不亦劳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犹尸之,吾自视缺然。请致天下。许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大宗师篇》:意而子见许由,许由曰:尧何以资汝。意而子曰:尧谓我:汝必躬服仁义而明言是非。许由曰:而奚来为轵。夫尧既已黥汝以仁义,而劓汝以是非矣,汝将何以游夫遥荡恣雎转徙之涂乎。意而子曰:虽然,吾愿游其藩。许由曰:不然。夫盲者无以与乎眉目颜色之好,瞽者无以与乎青黄黼黻之观。意而子曰:夫无庄之失其美,据梁之失其力,黄帝之亡其知,皆在炉锤之閒耳。庸讵知夫造物者之不息我黥而补我劓,使我乘成以随先生邪。许由曰:噫。未可知也。我为汝言其大略:吾师乎。吾师乎。𩐋万物而不为义,泽及万世而不为仁,长于上古而不为老,覆载天地、刻雕众形而不为巧。此所游已。

巢父

《高士传》:巢父者,尧时隐人也,山居不营世利,年老以树为巢,而寝其上,故时人号曰巢父,尧之让许由也,由以告巢父,巢父曰:汝何不隐汝形藏汝光,若非吾友也。击其膺而下之,由怅然不自得,乃过清冷之水洗其耳,拭其目,曰:向闻贪言,负吾之友矣。遂去,终身不相见。

壤父

《高士传》:壤父者,尧时人也,当尧之世天下太,和百姓无事,壤父年八十馀而击壤于道中,观者曰:大哉,尧之德也。壤父曰: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何德于我哉。

子州支父

《高士传》:子州支父者,尧时人也。尧以天下让许由,许由不受。又让于子州支父,子州支父曰:以我为天子,犹之可也。虽然,我适有幽忧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舜又让之,亦对之曰:予适有幽忧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
《畿辅通志》:子州支父,许由子也。遁入唐山中有石如箕,上有长松一株,名曰磨崖,攒峰削壁人迹不到,居之终身。

善卷

《高士传》:善卷者,古之贤人也。尧闻得道乃北面师之,及尧受终之后。舜又以天下让卷,卷曰:昔唐氏之有天下,不教而民从之,不赏而民劝之,天下均平,百姓安静,不知怨不知喜,今子盛为衣裳之服。以眩民目,繁调五音之声以乱民耳,丕作皇韶之乐以愚民心,天下之乱从此始矣。吾虽为之,其何益乎。予立于宇宙之中,冬衣皮毛,夏衣絺葛;春耕种,形足以劳动;秋收敛,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閒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为哉。悲夫,子之不知余也。遂不受去。入深山,莫知其处。

樊仲父

《巢县志》:樊仲父,尧欲禅天下于巢父,巢父曰:君之牧天下犹予之牧犊,宁用天下为因洗耳于涧滨,仲父牵牛饮水驱而还上流饮之。曰:毋令饮浊流污吾牛口也。

有虞氏

蒲衣子

《高士传》:蒲衣子者,舜时贤人也。年八岁,而舜师之。齧缺问于王倪,四问而四不知。齧缺因跃而大喜,行以告蒲衣子。蒲衣子曰:而乃今知之乎。有虞氏不及泰氏。有虞氏,其犹藏仁以要人;亦得人矣,而未始出于非人。泰氏,其卧徐徐,其觉于于;一以己为马,一以己为牛;其知情性,其德甚真,而未始入于非人也。后舜让天下于蒲衣子,蒲衣子不受而去,莫知所终。

石户之农

《高士传》:石户之农,不知何许人也。与舜为友。舜以天下让之石户之农。石户之农曰:捲捲乎,后之为人,葆力之士也。于是夫负妻戴,携子以入于海,终身不反也。

北人无择

《庄子·让王篇》:舜以天下让其友北人无择,北人无择曰:异哉,后之为人也,居于畎亩之中,而游尧之门。不若是而已,又欲以其辱行漫我,吾羞见之。因自投清冷之渊。

伯成子高

《庄子·天地篇》:尧治天下,伯成子高立为诸侯。尧授舜,舜授禹,伯成子高辞为诸侯而耕。禹往见之,则耕在野。禹趋就下风,立而问焉,曰:昔尧治天下,吾子立为诸侯。尧授舜,舜授予,而吾子辞为诸侯而耕。敢问,其故何也。子高曰:昔尧治天下,不赏而民劝,不罚而民畏。今子赏罚而民且不仁,德自此衰,刑自此立,后世之乱,自此始矣。夫子阖行邪。无落吾事。俋俋乎耕而不顾。
殷卞随 务光
《嵇康高士传》:卞随务光者,不知何许人。汤将伐桀,因卞随而谋曰:非吾事也。汤遂伐桀,以天下让随,随曰:后之伐桀谋于我,必以我为贼也;而又让我,必以我为贪也。吾不忍闻。乃自投。又让务光,光曰:废上,非义;杀民,非仁;无道之世,不践其土。况于尊我哉。乃抱石而沈庐水。
《琅嬛记》:汤既伐桀,让于务光,务光笑曰:以九尺之夫而让天下于我,是形吾短也。羞而沈于水,有只尺之鱼负之而去。

商容

《高士传》:商容,不知何许人也。有疾,老子曰:先生无遗教,以告弟子乎。容曰:将语子过故乡,而下车知之乎。老子曰:非谓不忘故耶。容曰:过乔木而趋知之乎。老子曰:非谓其敬老耶。容张口曰:吾舌存乎。曰:存。曰:吾齿存乎。曰:亡知之乎。老子曰:非谓其刚亡而弱存乎。容曰:嘻,天下事尽矣。
《史记·殷本纪》:商容贤者,百姓爱之,纣废之。周武王伐纣,表商容之闾。〈注〉郑康成曰:商容乐官知礼,容所以礼署。称为容台。
《韩诗外传》:商容常执羽籥,冯于马徒,欲以伐纣而不能,遂去,伏于太行。及武王克殷,立为天子,欲以为三公。商容辞曰:吾常冯于马徒,欲以伐纣而不能,愚也;不争而隐,无勇也;愚且无勇,不足以备乎三公。遂固辞不受命。君子闻之曰:商容可谓内省而不诬能矣。君子哉。去素餐远矣。诗曰: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商先生之谓也。

周一

匡裕

《南康府志》:匡裕,字子孝,本东里子。出武王时,生而灵颖,屡逃徵聘,庐于此山。

小臣稷

《高士传》:小臣稷者,齐人也,抗厉希古,桓公凡三往而不得见,公叹曰:吾闻布衣之士不轻爵禄,则无以助万乘之主,万乘之主不好仁义,则无以下布衣之士。于是五往乃得见焉,桓公以此能致士,为五霸之长。
《新序》:齐桓公见小臣稷,一日三至不得见也,从者曰:万乘之主,布衣之士,一日三至而不得见,亦可以止矣。桓公曰:不然,士之傲爵禄者,固轻其主;其主傲霸王者,亦轻其士,纵夫子傲爵禄,吾庸敢傲霸王乎。五往而后得见,天下闻之,皆曰:桓公犹下布衣之士,而况国君乎。于是相率而朝,靡有不至。桓公所以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者,遇士于是也。诗云:有觉德行,四国顺之。桓公其以之矣。

伯昏瞀人

《列子·黄帝篇》:列禦寇为伯昏无人射,引之盈贯,措杯水其肘上,发之,镝矢复沓,方矢复寓。当是时也,犹象人也。伯昏无人曰:是射之射,非不射之射也。当与汝登高山,履危石,临百仞之渊,若能射乎。于是无人遂登高山,履危石,临百仞之渊,背逡巡,足二分垂在外,揖禦寇而进之。禦寇伏地,汗流至踵。伯昏无人曰:夫至人者,上窥青天,下潜黄泉,挥斥八极,神气不变。今汝怵然有恂目之志,尔于中也殆矣夫。 子列子之齐,中道而反,遇伯昏瞀人。伯昏瞀人曰:奚方而反。曰:吾惊焉。恶乎惊。吾食于十浆,而五浆先馈。伯昏瞀人曰:若是,则汝何为惊已。曰:夫内诚不解,形谍成光,以外镇人心,使人轻乎贵老,而𩐋其所患。夫浆人特为食羹之货,无多馀之赢;其为利也薄,其为权也轻,而犹若是。而况万乘之主,身劳于国,而智尽于事;彼将任我以事,而效我以功,吾是以惊。伯昏瞀人曰:善哉观乎。汝处己,人将保汝矣。无几何而往,则户外之屦满矣。伯昏瞀人北面而立,敦杖蹙之乎颐。立有间,不言而出。宾者以告列子。列子提履徒跣而走,暨乎门,问曰:先生既来,曾不废药乎。曰:已矣。吾固告汝曰,人将保汝,果保汝矣。非汝能使人保汝,而汝不能使人无汝保也。而焉用之感也。感豫出异。且必有感也,摇而本身,又无谓也。与汝游者,莫汝告也。彼所小言,尽人毒也。莫觉莫悟,何相孰也。

愚公

《青州府志》:愚公齐桓公出猎,逐鹿而走入山谷之中,见一老公而问。之曰:是为何谷。对曰:为愚公之谷。桓公曰:何故。对曰:以臣名之。桓公曰:今视公之仪状非愚人也,何以愚名。对曰:臣请陈之,臣故畜牸,牸牛生子而大,卖之而买驹。少年曰:牛不能生马,遂持驹去傍,邻闻之。以臣为愚,故名此谷为愚公之谷。桓公曰:公诚愚矣,夫何为而与之。桓公遂归明日朝以告管仲,管仲正衿再拜曰:此夷吾之愚也,使尧在上咎繇。为理,安有取人之驹者乎。若有见暴如是,叟者又必不与也,知公狱讼之不正,故与之耳,请退而修政。孔子曰:弟子记之,桓公霸君也,管仲贤佐也,犹有以知为愚者也,况不及桓公管仲乎。

介之推

《左传》:晋侯赏从亡者,介之推不言禄,禄亦弗及,推曰:献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惠怀无亲,内外弃之,天未绝晋,必将有主,主晋祀者,非君而谁,天实置之,而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下义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难与处矣。其母曰:盍亦求之,以死谁怼。对曰:尤而效之,罪又甚焉。且出怨言,不食其食,其母曰:亦使知之,若何。对曰:言,身之文也。身将隐,焉用文之,是求显也。其母曰:能如是乎,与女偕隐,遂隐而死,晋侯求之不获,以绵上为之田。曰:以志吾过,且旌善人。
《史记·晋世家》:介子推从者怜之,乃悬书宫门曰:龙欲上天,五蛇为辅。龙已升云,四蛇各入其宇,一蛇独怨,终不见处所。文公出,见其书,曰:此介子推也。吾方忧王室,未图其功。使人召之,则亡。遂求所在,闻其入绵上山中,于是文公环绵上山中而封之,以为介推田,号曰介山。
《新序》:晋文公反国,酌士大夫酒,召咎犯而将之,召艾陵而相之,授田百万。介子推无爵齿而就位,觞三行,介子推奉觞而起曰:有龙矫矫,将失其所,有蛇从之,周流天下,龙既入深渊,得其安所,蛇脂尽乾,独不得甘雨,此何谓也。文公曰:噫。是寡人之过也。吾为子爵,与待旦之朝也;吾为子田,与河东阳之閒。介子推曰:推闻君子之道,谒而得位,道士不居也;争而得财,廉士不受也。文公曰:使吾得反国者,子也,吾将以成子之名。介子推曰:推闻君子之道,为人子而不能承其父者,则不敢当后;其为人臣而不见察于其君者,则不敢立于其朝,然推亦无索于天下矣。遂去而之介山之上。文公使人求之不得,为之避寝三月,号呼期年。诗曰:逝将去汝,适彼乐郊,适彼乐郊,谁之永号。此之谓也。文公待之不肯出,求之不能得,以谓焚其山宜出,及焚其山,遂不出而焚死。

北郭先生

《韩诗外传》:楚庄王使使赍金百斤,聘北郭先生。先生曰:臣有箕帚之使,愿入计之。即谓妇人曰:楚欲以我为相,今日相,即结驷列骑,食方丈于前,如何。妇人曰:夫子以织屦为食,食粥毚履,无怵惕与忧者、何哉。与物无治也。今如结驷列骑,所安不过容;食方丈于前,所甘不过一肉。以容膝之安,一肉之味,而殉楚国之忧,其可乎。于是遂不应聘,与妇去之。诗曰:彼美淑姬,可与晤言。

绛县老

《左传》:鲁襄公三十年三月,癸未,晋悼夫人食舆人之城杞者,绛县人或年长矣。无子,而往与于食,有与疑年,使之年。曰臣小人也。不知纪年,臣生之岁,正月甲子朔,四百有四十五,甲子矣。其季于今,三之一也。吏走问诸朝,师旷曰:鲁叔仲惠伯会郤成子于承匡之岁也。是岁也。狄伐鲁,叔孙庄叔于是乎败狄于咸,获长狄侨如,及虺也豹也。而皆以名其子,七十三年矣。史赵曰:亥有二首六身,下二如身,是其日数也。士文伯曰:然则二万六千六百有六旬也。赵孟问其县大夫,则其属也。召之而谢过焉。曰:武不才,任君之大事,以晋国之多虞,不能由吾子,使吾子辱在泥涂久矣,武之罪也。敢谢不才,遂仕之,使助为政,辞以老,与之田,使为君复陶,以为绛县师,而废其舆尉。
《山西通志》:绛县老绛县人盖贤而隐者。

披裘公

《高士传》:披裘公者,吴人也,延陵季子出游,见道中有遗金,顾披裘公曰:取彼金,公投镰瞋目拂手而言。曰:何子处之高,而视人之卑,五月披裘而负薪,岂取金者哉。季子大惊,既谢而问姓名,公曰:吾子皮相之士,何足语姓名也。

老子

《史记》: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伯阳,谥曰聃,周守藏室之史也。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见老子,其犹龙耶。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彊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馀言而去,莫知其所终。

关令尹喜

《高士传》:关令尹喜,州大夫也,善内学星辰服食老子西游,喜先见气物色遮之,果得老子,老子为著书,因与老子俱之流沙西服巨胜实莫知所终。

庚桑楚

《高士传》:庚桑楚者,楚人也,老聃弟子,偏得老聃之道,以北居畏垒之山,其居三年,畏垒大穰,畏垒之民相与言曰:庚桑子之始来,吾洒然异之,今吾日计之,而不足,岁计之而有馀,庶几其圣人乎。子胡不相与尸而祝之,社而稷之乎。庚桑子闻之,南面而不释然,弟子异之,庚桑楚曰:弟子何异于予,夫春气发而百草生,正得秋而万宝成,夫春与秋岂无得而然哉,天道已行矣,吾闻至人尸。居环堵之室,而百姓猖狂。不知所如往,今以畏垒之细民而窃窃焉,欲俎豆予于贤人之閒,我其杓之人耶。吾是以不释于老聃之言。

壶丘子林

《高士传》:壶丘子林者,郑人也,道德甚优,列禦寇师事之初,禦寇好游壶丘,子曰:禦寇好游,游何所好。列子曰:游之乐所,玩无故人之游也。观其所见,我之游也,观其所变,壶丘子曰:禦寇之游,固与人同。而曰:固与人异,凡所见亦恒见其变,玩彼物之无物,不知我亦无故务,外游不知务,内观外游者,求备于物内观者,取足于身,取足于身游之至也,求备于物游之不至也,于是列子自以为不知游,将终身不出居郑圃,四十年人无识者。

列禦寇

《高士传》:列禦寇者,郑人也,隐居不仕,郑穆公时子阳为相,专任刑法,列禦寇乃绝迹穷巷,面有饥色,或告子阳曰:列禦寇盖有道之士也,居君之国而穷,君无乃不好士乎。子阳闻而悟,使官载粟数十乘而与之,禦寇出见使者,再拜而辞之,入见其妻,妻望之而拊心曰:妾闻为有道之妻子,皆得佚乐,今有饥色,君过而遗先生食,先生不受,岂非命也哉。禦寇笑曰:君非自知我也,以人之言而遗我粟,至其罪我也,又且以人之言,此吾所以不受也。居一年,郑人杀子阳其党,皆死,禦寇安然独全,终身不仕,著书八篇,言道家之意,号曰列子。
《庄子·逍遥游篇》: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列子序》:列子,姓列名禦寇,郑人也,居郑圃四十年,人无识者,初事壶丘子,后师老商氏,友伯高子,进二子之道,九年而后,能御风而行,弟子严恢问曰:所为问道者,为富乎。列子曰:桀纣唯轻道而重利,是以亡。其书凡八篇,列子盖有道之士,而庄子亟称之今,汴梁,郑州圃田,列子观,即其故隐。唐封冲虚真人,书为冲虚真经。 子列子适卫,食于道,从者见百岁髑髅,攓蓬而指,顾谓弟子百丰曰:唯予与彼知而未尝生未尝死也。此过养乎。此过欢乎。种有几:厥昭生乎湿。醯鸡生乎酒。羊奚比乎不笋。久竹生青宁,青宁生程,程生马,马生人。人久入于机。万物皆出于机,皆入于机。《黄帝书》曰:形动不生形而生影,声动不生声而生响,无动不生无而生有。形,必终者也;天地终乎。与我偕终。终进乎。不知也。道终乎本无始,进乎本不久。有生则复于不生,有形则复于无形。不生者,非本不生者也;无形者,非本无形者也。生者,理之必终者也。终者不得不终,亦如生者之不得不生。而欲恒其生,画其终,惑于数也。精神者,天之分;骨骸者,地之分。属天清而散,属地浊而聚。精神离形,各归其真;故谓之鬼。鬼,归也,归其真宅。黄帝曰:精神入其门,骨骸反其根,我尚何存。人自生至终,大化有四:婴儿也,少壮也,老耄也,死亡也。其在婴孩,气专志一,和之至也;物不伤焉,德莫加焉。其在少壮,则血气飘溢,欲虑充起;物所攻焉,德故衰焉。其在老耄,则欲虑柔焉;体将休焉,物将先焉。虽未及婴孩之全,方于少壮,间矣。其在死亡也,则之于息焉,反其极矣。 或谓子列子曰:子奚贵虚。列子曰:虚者无贵也。子列子曰:非其名也,莫如静,莫如虚。静也虚也,得其居矣;取也与也,失其所矣。事之破而后有舞仁义者,弗能复也。粥熊曰:运转亡已,天地密移,畴觉之哉。故物损于彼者盈于此。成于此者亏于彼。损盈成亏,随世随死。往来相接,间不可损,畴觉之哉。凡一气不顿尽,一形不顿亏;亦不觉其成,不觉其亏。亦如人自生至老,貌色智态,亡日不异;皮肤爪发,随生随落,非婴孩时有停而不易也。间不可觉,俟至后知。 《黄帝篇》:列子师老商氏,友伯高子;进二子之道,乘风而归。尹生闻之,从列子居,数月不省舍。因间请蕲其术者,十反而十不告。尹生怼而请辞,列子又不命。尹生退。数月,意不已,又往从之。列子曰:汝何去来之频。尹生曰:曩章戴有请于子,子不我告,固有憾于子。今复脱然,是以又来。列子曰:曩吾以汝为达,今汝之鄙至此。姬。将告汝所学于夫子者矣。自吾之事夫子友若人也,三年之后,心不敢念是非,口不敢言利害,始得夫子一眄而已。五年之后,心更念是非,口更言利害,夫子始一解颜而笑。七年之后,从心之所念,更无是非;从口之所言,更无利害,夫子始一引吾并席而坐。九年之后,横心之所念,横口之所言,亦不知我之是非利害欤,亦不知彼之是非利害欤;亦不知夫子之为我师,若人之为我友:内外进矣。而后眼如耳,耳如鼻,鼻如口,无不同也。心凝形释,骨肉都融;不觉形之所倚,足之所履,随风东西,犹木叶干壳。竟不知风乘我耶。我乘风乎。今女居先生之门,曾未浃时,而怼憾者再三。女之片体将气所不受,汝之一节将地所不载。履虚乘风,其可几乎。尹生甚怍,屏息良久,不敢复言。 《仲尼篇》:子列子既师壶丘子林,友伯昏瞀人,乃居南郭。从之处者,日数而不及。虽然,子列子亦微焉。朝朝相与辨,无不闻。而与南郭子连墙二十年,不相谒请;相遇于道,目若不相见者。门之徒役以为子列子与南郭子有敌不疑。有自楚来者,问子列子曰:先生与南郭子奚敌。子列子曰:南郭子貌充心虚,耳无闻,目无见,口无言,心无知,形无惕。往将奚为。虽然,试与汝偕往。阅弟子四十人同行。见南郭子,果若欺魄焉,而不可与接。顾视子列子,形神不相偶,而不可与群。南郭子俄而指子列子之弟子末行者与言,衎衎然若专直而在雄者。子列子之徒骇之。反舍,咸有疑色。子列子曰:得意者无言,进知者亦无言。用无言为言亦言,无知为知亦知。无言与不言,无知与不知,亦言亦知。亦无所不言,亦无所不知;亦无所言,亦无所知。如斯而已。汝奚妄骇哉。

老成子

《列子·周穆王篇》:老成子学幻于尹文先生,三年不告。老成子请其过而求退。尹文先生揖而进之于室。屏左右而与之言曰:昔老聃之徂西也,顾而告予曰:有生之气,有形之状,尽幻也。造化之所始,阴阳之所变者,谓之生,谓之死。穷数达变,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造物者其巧妙,其功深,固难穷难终。因形者其巧显,其功浅,故随起随灭。知幻化之不异生死也,始可与学幻矣。吾与汝亦幻也,奚须学哉。老成子归,用尹文先生之言,深思三月;遂能存亡自在,幡校四时;冬起雷,夏造冰。飞者走,走者飞。终身不著其术,故世莫传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