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处世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第一百三十九卷目录

 处世部总论
  易经〈需卦 同人卦 谦卦 蹇卦 解卦 系辞下〉
  礼记〈曲礼 儒行〉
  家语〈六本 子路初见〉
  韩诗外传〈论处世九则〉
  淮南子〈俶真训〉
  说苑〈敬慎〉
  新论〈和性〉
  中说〈礼乐篇 述史篇〉
  省心录〈论处世二则〉
  周子通书〈爱敬〉
  西畴常言〈应世〉
  世范〈处世〉
  朱子大全集〈答刘平甫〉
  笔畴〈处世〉
  读书录〈自反 接人〉
  广庄〈人閒世〉
 处世部艺文一
  自箴           唐元结
 处世部艺文二
  蜀道难          唐李白
  省过          宋程端蒙
 处世部纪事
 处世部杂录

学行典第一百三十九卷

处世部总论

《易经》《需卦》

彖曰:需,须也。险在前也。刚健而不陷,其义不困穷矣。
〈程传〉需之义须也,以险在于前未可遽进故需待而行也,以乾之刚健而能需待不轻动故不陷于险,其义不至于困穷也,刚健之人其动必躁乃能需待而动,处之至善者也,故夫子赞之云其义不困穷矣。

《同人卦》

象曰:出门同人,又谁咎也。
〈程传〉出门同人于外,是其所同者,广无所偏私人之同也,有厚薄亲疏之异,过咎所由生也。既无所偏,党谁其咎之。〈大全〉诚斋杨氏曰:门室之始初,九同人之始,吾与人曷尝不同隔之者门也,吾一出门则天地四方孰不吾同者,何咎之有。

《谦卦》

初六,谦谦君子,用涉大川,吉。
〈程传〉谦而又谦,故曰谦谦,能如是者,君子也。自处至谦,众所共与也。虽用涉险难亦无患害,况居平易乎。何所不吉也。〈大全〉双湖胡氏曰:涉川贵于迟重,不贵于急速,用谦谦之道以涉川,只是谦退居后而不争先,自然万无失一,故吉。

《蹇卦》

见险而能止,知矣哉。
〈程传〉上险而下止,见险而能止也,犯险而进则有悔咎,故美其能止为知也。方蹇难之时,唯能止为善。故诸爻除五与二外皆以往为失来为得也。〈大全〉丹阳都氏曰:险在下,可行而乃止焉,非知险者也。此卦所以为蒙有不明之义,险在前知其不可进而止焉,可谓知险矣。此卦所以为蹇,而蹇则知者之事,所以反乎蒙也。

《解卦》

彖曰:解,险以动,动而免乎险,解。
〈大全〉白云郭氏曰:遇险而止者,才之不足也。遇险而动者,才之有馀也。以有馀之才故能动而免乎险。所以为解也。

《系辞下》

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其知几乎。
〈大全〉朱子曰:知几便是这事。难如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逊今,有一样人其不畏者,又言过于直其畏谨者,又缩做一团,更不敢说一句话。此便是晓不得那几,若知几则自中节无此病矣。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盖上交贵于恭逊,恭则便近于谄,下交贵于和易,和则便近于渎,盖恭与谄相近,和与渎相近,只争些子便至于流也。

《礼记》《曲礼》

贤者狎而敬之,畏而爱之。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
〈陈注〉朱子曰:此言贤者于其所狎能敬之,于其所畏能爱之,于其所爱能知其恶,于其所憎能知其善。


年长以倍,则父事之;十年以长,则兄事之;五年以长,则肩随之。
〈陈注〉此泛言长少之序,非谓亲者。


君子不尽人之欢,不竭人之忠,以全交也。
〈陈注〉吕氏曰:尽人之欢竭人之忠皆责人厚者也。责人厚而莫之应,此交所以难全也。欢谓好于我也,忠谓尽心于我也,好于我者望之不深,尽心于我者不要。其必致则不至于难继也。


侍于君子,不顾望而对,非礼也。
〈陈注〉吕氏曰:顾望而后对者,不敢先他人而言也。应氏曰:有察言观色之意。

《儒行》

儒有合志同方,营道同术,并立则乐,相下不厌,久不相见,闻流言不信,其行本方,立义,同而进,不同而退,其交友有如此者。
〈陈注〉合志以所向言营道,以所习言方即术也。并立爵位相等也,相下以尊位相让而己处其下也。流言恶声之传播也,闻之不信,不以为实也。其行本方立义谓所本者必方正所立者,必得其宜也。同于为义则进而从之,不同则退而避之,故曰:同而进,不同而退。
《孔子家语》《六本》
齐高庭问于孔子曰:庭不旷山,不直地,衣穰而提贽,精气以问事君子之道,愿夫子告之。孔子曰:贞以干之,敬以辅之,施仁无倦,见君子则举之,见小人则退之。去女恶心而忠与之,效其行,修其礼,千里之外,亲如兄弟。行不效,礼不修,则对门不女通矣,夫终日言,不遗己之忧,终日行不遗己之患,惟智者能之。故自修者必恐惧以除患,恭俭以避难者也。终身为善,一言则败之,可不慎乎。

《子路初见》

孔篾问行己之道。子曰:知而弗为,莫如勿知;亲而弗信,莫如勿亲。乐之方至,乐而勿骄;患之将至,思而勿忧。孔篾曰:行己乎。子曰:攻其所不能,补其所不备。毋以其所不能疑人,毋以其所能骄人。终日言,无遗己之忧,终日行,不遗己之患,唯智者有之。

《韩诗外传》《论处世九则》

传曰:喜名者必多怨,好与者必多辱,唯灭迹于人,能随天地自然,为能胜理,而无爱名;名兴则道不用,道行则人无位矣。夫利为害本,而福为祸先,唯不求利者为无害,不求福者为无祸。诗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传曰:聪者自闻,明者自见,聪明则仁爱著而廉耻分矣。故非道而行之,虽劳不至;非其有而求之,虽强不得。故智者不为非其事,廉者不求非其有,是以害远而名彰也。诗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传曰:安命养性者,不待积委而富;名号传乎世者,不待势位而显;德义畅乎中而无外求也。信哉。贤者之不以天下为名利者也。诗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曾子曰:君子有三言可贯而佩之:一曰:无内疏而外亲,二曰:身不善而怨他人,三曰:患至而后呼天。子贡曰:何也。曾子曰:内疏而外亲,不亦反乎。身不善而怨他人,不亦远乎。患至而后呼天,不亦晚乎。诗曰:啜其泣矣,何嗟及矣。
君子有主善之心,而无胜人之色;德足以君天下,而无骄肆之容;行足以及后世,而不以一言非人之不善。故曰:君子盛德而卑,虚己以受人,旁行不流,应物而不穷,虽在下位,民愿戴之,虽欲无尊,得乎哉。诗曰: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异乎公行。
君子行不贵苟难,说不贵苟察,名不贵苟传,惟其当之为贵。夫负石而赴河,行之难为者也,而申徒狄能之,君子不贵者,非礼义之中也。山渊平,天地比,齐秦袭,入乎耳,出乎口,钩有须,卵有毛,此说之难持者也,而邓㭊惠施能之,君子不贵者,非礼义之中也。盗蹠吟口,名声若日月,与舜禹俱传而不息,君子不贵者,非礼义之中也。故君子行不贵苟难,说不贵苟察,名不贵苟传,惟其当之为贵。诗曰:不竞不絿,不刚不柔。言当之为贵也。
伯夷叔齐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恶声;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横政之所出,横民之所止,弗忍居也;思与乡人居,若朝衣朝冠坐于涂炭也。故闻伯夷之风者、贪夫廉,懦夫有立志。至柳下惠则不然,不羞污君,不辞小官;进不隐贤,必由其道;阨穷而不悯,遗佚而不怨;与乡人居,愉愉然不去也,虽袒裼裸裎于我侧,彼安能浼我哉。故闻柳下惠之风,鄙夫宽,薄夫厚。至乎孔子去鲁,迟迟乎其行也,可以去而去,可以止而止,去父母国之道也。伯夷、圣人之清者也,柳下惠、圣人之和者也,孔子、圣人之中者也。诗曰:不竞不絿,不刚不柔。中庸和通之谓也。
君子崇人之德,扬人之美,非道谀也;正言直行,指人之过,非毁疵也;诎柔顺从,刚强猛毅,与物周流,道德不外。诗曰:柔亦不茹,刚亦不吐;不侮矜寡,不畏强禦。子路曰: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不善之。子贡曰: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则引之进退而已耳。颜回曰: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亦善之。三子所持各异,问于夫子。夫子曰:由之所言,蛮貊之言也;赐之所言,朋友之言也;回之所言,亲属之言也。诗曰:人之无良,我以为兄。

《淮南子》《俶真训》

古者至德之世,贾便其肆,农乐其业,大夫安其职,而处士修其道。当此之时,风雨不毁折,草木不夭,九鼎重味,珠玉润泽,洛出丹书,河出绿图。故许由、方回、善卷披衣得达其道。何则。世之主有欲利天下之心,是以人得自乐其閒。四子之才,非能尽善,盖今之世也,然莫能与之同光者,遇唐、虞之时。逮至夏桀、殷纣,燔生人,辜谏者,为炮烙,铸金柱,剖贤人之心,斮才士之胫,醢鬼侯之女,菹梅伯之骸。当此之时,峣山崩,三川涸,飞鸟铩翼,走兽挤脚。当此之时,岂独无圣人哉。然而不能通其道者,不遇其世。夫鸟飞千仞之上,兽走丛薄之中,祸犹及之,又况编户齐民乎。由此观之,体道者不专在于我,亦有系于世矣。夫历阳之都,一夕反而为湖,勇力圣知与罢怯不肖者同命,巫山之上,顺风纵火,膏夏紫芝与萧艾俱死。故河鱼不得明目,稚稼不得育时,其所生者然也。故世治则愚者不得独乱,世乱则智者不能独治。身蹈于浊世之中,而责道之不行也,是犹两绊骐骥,而求其致千里也。置猿槛中,则与豚同,非不巧捷也,无所肆其能也。舜之耕陶也,不能利其里;南面王,则德施乎四海。仁非能益也,处便而势利也。古之圣人,其和愉宁静,性也;其志得道行,命也。是故性遭命而后能行,命得性而后能明,乌号之弓、溪子之弩,不能无弦而射;越舲蜀艇,不能无水而浮。今矰缴机而在上,网罟张而在下,虽欲翱翔,其势焉得。故《诗》云:采采卷耳,不盈倾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以言慕远世也。
《刘向·说苑》《敬慎》
常枞有疾,老子往问焉,曰:先生疾甚矣,无遗教可以语诸弟子者乎。常枞曰:子虽不问,吾将语子。常枞曰:过故乡而下车,子知之乎。老子曰:过故乡而下车,非谓其不忘故耶。常枞曰:嘻,是已。常枞曰:过乔木而趋,子知之乎。老子曰:过乔木而趋,非谓敬老耶。常枞曰:嘻,是已。张其口而示老子曰:吾舌存乎。老子曰:然。吾齿存乎。老子曰:亡。常枞曰:子知之乎。老子曰:夫舌之存也,岂非以其柔耶。齿之亡也,岂非以其刚耶。常枞曰:嘻,是已。天下之事已定矣,无以复语子哉。
高上尊贤,无以骄人;聪明圣智,无以穷人;资给疾速,无以先人;刚毅勇猛,无以胜人。不知则问,不能则学。虽智必质,然后辩之;虽能必让,然后为之;故士虽聪明圣智,自守以愚;功被天下,自守以让;勇士距世,自守以怯;富有天下,自守以廉;此所谓高而不危,满而不溢者也。
修身正行,不可以不慎:嗜欲使行亏,谗谀乱正心,众口使意回,忧患生于所忽,祸起于细微,污辱难湔洒,败事不可复追,不深念远虑,后悔当几何。夫徼幸者,伐性之斧也;嗜欲者,逐祸之马也;谩谀者,穷辱之舍也;取虐于人者,趋祸之路也,故曰去徼幸,务忠信,节嗜欲,无取虐于人,则称为君子,名声常存。怨生于不报,祸生于多福,安危存于自处,不困在于蚤豫,存亡在于得人,慎终如始,乃能长久。能行此五者,可以全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谓要道也。
颜回将西游,问于孔子曰:何以为身。孔子曰:恭敬忠信,可以为身。恭则免于众,敬则人爱之,忠则人与之,信则人恃之;人所爱,人所与,人所恃,必免于患矣,可以临国家,何况于身乎。故不比数而比疏,不亦远乎。不修中而修外,不亦反乎。不先虑事,临难乃谋,不亦晚乎。
鲁有恭士,名曰机泛,行年七十,其恭益甚,冬日行阴,夏日行阳,市次不敢不行参,行必随,坐必危,一食之閒,三起不羞,见衣裘褐之士则为之礼,鲁君问曰:机子年甚长矣,不可释恭乎。机泛对曰:君子好恭以成其名,小人学恭以除其刑,对君之坐,岂不安哉。尚有差跌;一食之上,岂不美哉。尚有哽噎;今若泛所谓幸者也,固未能自必,鸿鹄飞冲天,岂不高哉。矰缴尚得而加之;虎豹为猛,人尚食其肉,席其皮;誉人者少,恶人者多,行年七十,常恐斧质之加于泛者,何释恭为。成回学于子路三年,回恭敬不已,子路问其故何也。回对曰:臣闻之,行者比于鸟,上畏鹰鹯,下畏网罗;夫人为善者少,为谗者多,若身不死,安知祸罪不施。行年七十,常恐行节之亏,回是以恭敬待大命。子路稽首曰:君子哉。
《刘协·新论》《和性》
夫欧冶铸剑,太刚则折,太柔则卷,欲剑无折必加其锡,欲剑无卷必加其金,何者。金性刚而锡质柔,刚柔均平则为善矣。良工涂漆,缓则难晞,急则弗牢,均其缓急使之调和则为美也。人之含性有似于兹,刚者伤于严猛,柔者失于软懦,缓者悔于后机,急者败于懁促,故铸剑者使金不至折锡不及卷,制器者使缓而能晞急而能牢理性者,使刚而不猛,柔而不懦,缓而不后机,急而不懁促,故能剑器兼善而性气淳和也。昔徐偃王软而国灭,齐简公懦而身亡,此性太柔之失也。晋阳处父以纯刚取害,郑子阳以严猛致毙,此性太刚之过也。楚子西宽而招败,邾庄公懁而自祸,此性褊急之灾也。西门豹性急佩韦皮以自缓,董安于性缓带丝弦而自急,彼各能以一物所长攻其所短,故阴阳调天地和刚柔均人事和也。阴阳不和则水旱,失节刚柔不均则强弱。乖政水旱失节则岁败强弱乖政则身亡,是以智者宽而慄,严而温,柔而毅,猛而仁,刚而济,其柔柔抑其强强,弱相参缓急相弼以斯善性,未闻忤物而有悔吝者也。
《王通·中说》《礼乐篇》
贾琼问群居之道,子曰:同不害正,异不伤物。曰:可终身而行乎。子曰:乌乎而不可也。古之有道者内不失真而外不殊俗,夫如此故全也。

《述史篇》

贾琼请绝人事,子曰:不可请接人事。子曰:不可。琼曰:然则奚若。子曰:庄以待之,信以从之,去者不追来者不拒,泛如也斯可矣。
《林逋·省心录》《论处世二则》
涉世应物有以横逆加我者,譬犹行草莽中荆棘之在衣,徐行缓解而已。所谓荆棘者亦何心哉。如是则方寸不劳而怨可释。
屈己者能处众,好胜者必遇敌,欲常胜者不争,欲常乐者自足有限之。器投之盈满则溢。太虚之室,物物自容,静躁宽猛,视量之如何耳。

《周子通书》《爱敬》

有善不及。
设问。人或有善,而我不及,则如之何。

曰:不及,则学焉。
答言。当学其善而已。

问曰:有不善。
问人有不善,则何以处之。

曰:不善;则告之不善。且劝曰:庶几有改乎,斯为君子。
答言。人有不善,则告之以不善,而劝其改。告之者,恐其不知此事之为不善也;劝之者,恐其不知不善之可改而为善也。

有善一,不善二,则学其一,而劝其二。
言人有善恶之杂,则学其善,而劝其恶。

有语曰:斯人有是之不善,非大恶也。则曰:孰无过,焉知其不能改。改,则为君子矣。不改为恶,恶者天恶之。彼岂无畏耶。乌知其不能改。
闻人有过,虽不得见而告劝之,亦当答之以此。冀其或闻而自改也。有心悖理谓之恶,无心失理谓之过。

故君子悉有众善,无弗爱且敬焉。
善无不学,故悉有众善;恶无不劝,故不弃一人于恶。不弃一人于恶,则无所不用其爱敬矣。
《何垣·西畴常言》《应世》
凡居人上有势分之临,惟以恕存心乃可以容下。故行动必先謦欬,步远则有前导,燕坐则毋帘窥壁听,是故君子不发人阴私,不掩人之所不及也。 富贵利达是人之所欲也。然而出处去就之异趣,君子小人之攸分,盖君子必审夫理之是非,而小人惟计乎事之利害。审是非则虞人虽贱非招不往,计利害则苟可获禽虽诡遇为之。 人事尽而听天理犹耕垦有常勤丰歉所不可必也。不先尽人事者是舍其田而弗芸也。不安于静听者是揠苗而助之长也。孔子进以礼退以义,非尽人事与得之不得曰:有命非听天理与。 齐人竞与右师言媚其权也,为其能富贵己也。孟子独不与之言知良贵在我也。不甘为小人屈也。去就有义,穷达有命,富贵在我,岂权倖所能擅哉。 在仕者事上官,如严师待同僚,如畏友视吏胥,如仆隶抚良民,如子弟则无往而非学矣。居家者事亲如君敬尊属,如上官待兄弟亲宾,如同僚慈幼少恤耕役者,如百姓御奔走使令者,如吏卒而少加宽焉,是亦为政矣。
《袁采·世范》《处世》
世有无知之人,不能一概礼待乡曲,而因人之富贵贫贱设为高下等级,见有资财有官职者则礼恭而心敬,资财愈多官职愈高则恭敬又加焉,至亲贫者贱者则礼傲而心慢,曾不少顾恤,殊不知彼之富贵非我之荣,彼之贫贱非我之辱,何用高下分别如此长厚,有识君子必不然也。 人之性行虽有所短必有所长,与人交游若常见其短而不见其长则时日不可同处,若常念其长而不顾其短虽终身与之交游可也。 人有詈人而人不答者,人必有所容也。不可以为人之畏我而更求以辱之为之不已,人或起而我应恐口噤而不能出言矣。人有讼人而人不校者,人必有所处也,不可以为人畏我而更求以攻之为之不已,人或出而我辩恐理亏而不能逃罪矣。亲戚故旧人情厚密之时,不可尽以密私之事语之,恐一旦失欢则前日,所言皆他人所凭以为争讼之资,至有失欢之时不可尽以切实之语加之,恐忿气既平之后或与之通好结亲则前言可愧,大抵忿怒之际最不可指其隐讳之事而暴其父祖之恶,吾之一时怒气所激,必欲指其切实而言之不知彼之怨恨深入骨髓。古人谓伤人之言深于矛戟,是也。俗亦谓打人莫打膝,道人莫道实。 与人交游无问高下,须常和易,不可妄自尊大。修饰边幅。若言行崖异则人岂复相近然。又不可太昵狎,樽酒会聚之际固当歌笑尽欢,恐嘲讥中触人忌讳则忿争兴焉。

《朱子大全集》《答刘平甫》

比来游从稍杂与此曹交处,最易亲狎而骄慢之心日滋。既非所以养成德器,其于观听亦自不美,所损多矣。有国家者犹以近习伤德害政,况吾徒乎。然亦非必绝之,但吾清心省事接之以时遇之以礼,彼将自疏如仆辈,固不足道,然平甫亦尝见衡门之下有杂宾乎。以礼来者礼接之,亦尝有留连酒炙把臂并游对床夜语者乎。此不足为外人道也。但欲平甫自知而节之。若徒暴露于外而无见听之实,但使众怨见归为仆作祸耳。千万幸察裴丈正岁出山来,幸为道区区。此公劲直,凡所告戒,千万信受如听熹言之悠悠,恐不能堪耳。


相聚一年所进业殊少,所当为而未为者殊多。今又疾病如此,羸顿势未能出与兄相聚。相聚亦思索讲究未得,恐负太硕。人与共甫兄相责望之,意特复奉白幸惟思之无事,勿出入。盖共甫兄不在宅中别无子弟,门户深阔事有不可胜虞者,不惟惰游废业,为不可宾客至者谈说戏笑度无益于身。事家事者少酬酢之则彼自不来矣。切祝且温习勿废,使有常业而此心不放则异日复相聚亦易收拾。试思自去冬以来已过之日多少,其閒用心处放荡几何存,在几何则亦足以自警矣。
《王达·笔畴》《处世》
我以厚待人,人以薄待我,匪薄也。我厚之未至也。我以礼接人,人以虐加我,匪虐也,我礼之未至也。厚也,礼也,自我行之,薄也虐也,由我召之,彼何罪耶。然则厚矣礼矣,彼复薄虐者乃我命也,彼何罪耶。是故不怨天不尤人,庶几君子乎。 以言讥人,此学者之大病,取祸之大端也。夫君子之存心皆天理也,天理存则心平而气和,心平而气和则人有过自能容之矣。尚何用言讥之哉。大抵好以言讥人者必其忮心之重者也。惟其忮心之重也,所以见人富贵则忌之,见人声名则疾之。忌之疾之之心蓄之于平日,讥之激之之言发之于寻常也。殊不知结怨已深,搆祸已稔,身亡家破不可已矣。是故君子贵乎养心焉。稠人广坐之中不可极口议论逞己之长,非惟惹妒抑亦伤人,岂无有过者在其中耶。议论到彼则彼不言而心憾,且如对官长而言清则不清者见怒。对朋友而言直则不直者见憎。彼不自责其将谓吾有意而为之矣。彼或有祸,我能免乎。惟有简言语和颜色随问即答者,庶几耳。 君子不可以己之长露人之短,天地閒长短不齐,物之自然也。蕞尔之躯岂能事事而长哉。必欲炫己之长露人之短则跬步而成雠矣。何也。讳莫讳乎己之短,乐莫乐于人之掩其短。彼既扬我短矣,不憾者千百中一人耳。然则言人之短者可谓之种祸。 人之病在乎好谈其所长,长于功名者动辄誇功名,长于文章者动辄誇文章,长于游历者动辄誇其所见山川之胜,长于刑名者动辄誇其谳狱之情,此皆露其所长而不能养其所长者也,惟智者不言其所长,故能保其长。 君子之处世不可有轻人之心,亦不可有上人之心,怀轻人之心者,类乎薄挟,上人之心者类乎狂,何也。贵乎平而不贵乎紊,有轻人上人之心则客气常在,而心无顷刻之乐矣,世之文士见愚人得富贵,则不惟颜色轻之,而心实轻之,见君子得声名则不特念虑妒之,而动静亦妒之,是大可叹也。天之生物,物不能齐,吾当平心酬酢于贤愚之閒可也,彼徒有轻人之心,而造物者窃笑之。彼徒有上人之心,而学问日损之,又曷若虚己接物以为进德修业之基耶。 贵人之前莫言穷彼将谓我求其荐矣,富人之前莫言贫彼将谓我求其济矣。是以群众之中淡然漠然付之,谨默可也穷也贫也,皆命也。非告人而可脱者也,或有不得于心寄言咏歌之閒陶写性灵而已。
《薛瑄·读书录》《自反》
不可有一毫责人之心。张子曰:无天下国家皆非之理,此言当深体。 张子曰:当知天下国家无皆非之理,盖人能仁必实,仁自足以得亲,义必实义自足以得君,礼必实礼自足以事长,知必实知自足以治人,信必实信自足以得友,如是而不得者,命也,亦何责人之有若己者,皆不能尽,一有不得即怀责人之心,是岂君子之道哉,故学至于不责人,则其学进矣。《中庸》: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之类,大抵人之责人常重自责常轻,故当以责人者责己。 遇横逆之来当思古人所处,有甚于此者则知自宽矣。 行有不得于外皆当反求诸己,求诸己者无不尽善,而犹或有不得者当安于命而已。 积诚而人不感者未之有也。 行有不得反之于己,使行之是则得不得有命己何与焉,使行之非亟当改之不可,执其非以求胜于人也。 或曰:人有慢己者,何以处之。曰:使己有可慢之事则彼得矣,己无可慢之事则彼失矣,失得在彼己何与焉,此先儒之论重书以为警。 行有不得者皆当反求之己,不可有怨天尤人之意。 己未善人誉之不足喜己,有善人毁之不足怒。 在外者皆不可必在己者,皆所当求。 汲汲自修不及何暇责人,不自修而责人舍其田而耘人之田也。 自修则人不得以非礼相加,所谓不恶而严也。 不责人即心无凝冰焦火之累。 日省己过之不暇,何暇责人之过。 交人而人不敬信者,只当反求诸己。

《接人》

圣人接人惟一诚。 恭而不近于谀,和而不至于流,事上处众之道。 常人见贵人则加敬,见敌者则敬,稍衰于下人则慢之而已,圣人于上下人己之閒皆一诚敬之心。 接物大宜含弘如行旷野而有展步之地,不然太狭而无以自容矣。 觉人诈而不形于言有馀味。 处人之难处者正不必厉声色,与之辨是非较长短,惟谨于自修愈谦愈约,彼将自服,不服者妄人也,又何校焉。 于人无憎恶之私,惟公好恶而行之。 谦以自牧安往而不善。 宁人负我毋我负人,此言当留心。 处乡党尤宜谨,其所为道无不在是也。 处乡人皆当敬而爱之,虽三尺童子亦当以诚心爱之,不可侮慢也。
《袁宏道·广庄》《人閒世》
众人处人閒世如鳅如蟹如蛇如蛙,鳅浊蟹横蛇毒蛙躁同穴则争,遇弱则啖,此市井小民象也,贤人如鲤如鲸如蛟,鲤能神化飞越江湖而不能升天,鲸鼓鬣成雷喷沫成雨而不能处方池曲沼之中,蛟地行水溢山行石破而入海则为大鸟所啖,贤智能大而不能小,能实而不能虚,能出缠而不能入缠,是此象也唯圣也。如龙屈伸不测,龙能为鳅为蟹为蛇为蛙为诸虫蚓,故虽方丈蹄涔之中,龙未尝不沂鳞濯羽也,龙能为鲤为鲸为蛟,故江淮河汉诸大水族龙未尝不相嘘相沫也,龙之为龙一神,至此哉,是故先圣之演易首以龙德配大人,周易处人閒世之第一书也。仲尼见老子赞以犹龙,老子处人閒世之第一人也,易之为道在于善藏其用,崇谦抑亢老氏之学源出于易,故贵柔贵下贵雌贵黑,夫翠不藏毛鱼不隐鳞,尚能杀身而况于人,是故大道不道大德不德大仁不仁大才不才大节不节道也者,导也。有导则有滞,滞则碍,故古之人以道得祸者,十常一也。德也者得也,如人得物则矜,矜则人见而畏,故古之人以德得祸者十常三也,仁也者,恩也,恩能使人爱亦能使人忌,忌爱相半故古之人以仁得祸者十常五也,才也者,财也,如人有财盗必劫之,故古之人以才得祸者十常七也。节也者,岊也高也,气太高则折身,太高则危,行太高则蹶,故古之人以节得祸者十常九也。天下之患莫大乎见长于人,而据我于扄我之为我其伏甚细其害甚大,聪明我之伏于诸根者也,道理我之伏于见闻者也,知解见觉我之伏于识种者也,古之圣人能出世者方能住世,我见不尽而欲住世,辟如有人自缚其手欲解彼缚,终不能得尧,无我故能因四岳禹,无我故能因江河太伯,无我故能因荆蛮迦文,无我故能因人天三乘菩萨诸根,是故龙逢见戮比干剖心伍胥乘潮灵,均自沈者事君之我未尽也,务光投河夷齐叩马漆室自缢者,洁身之我未尽也,羑里被囚居东见疑者,居圣之我未尽也,孔畏于匡,伐木于宋绝粮于陈者,行道之我未尽也,孔子自言六十耳顺是六十而我见方尽明矣,我见不尽戮身之患且不保,何况治世。今夫父母之养婴也,探其饥饱逆其寒暑啼者,令嬉嗔者,令喜儿口中一切喃喃不字之语,皆能识而句之,何则无我故也,同舟而遇风者十百人一心,惟三老所命呼东则东呼西则西,何则无我故也。夫使事君者而皆若父母之求,其子处世者而皆若同舟之遇风,何暴不可事何乱不可涉哉,古之至人号肥遁者非遁山林也,遁我也。我根在即见山林亦显何也,有可得而见者也,我根尽即见朝廷亦隐何也,无可得而见者也,无可得而见,是故亲之不得疏之不得名之不得毁之,不得尚无,有福何有于祸处,人閒世之诀微矣微矣,三代而下亦有一二至人与龙德相近者,汉之子房东方朔黄叔度、晋之阮嗣宗、唐之狄仁杰是也,子房当烹狗藏弓之世,时隐时见,托赤松以自保,方朔事杀人如荐之主玩弄儿戏若在掌股,叔度居乱世君公顾厨皆其师友,而党禁不及嗣宗,纵酒污朝口无臧否,梁公身事女主与淫,奴为伍纵博褫裘恬不知耻,使诸君子有一毫道理不尽,我根潜伏恶能含垢包羞与世委蛇,若此夫李泌亦似之矣,然高洁其行,至不能调伏一张良娣我见尚在处,人閒世之道未尽也,嗟乎若胡广之中庸冯道之五代是之而非,非之而是噫余不敢言之矣。
处世部艺文一《自箴》元结
有时士教元子显身之道曰:于时不争无以显荣,与世不佞终身自病,君欲求权须曲须员,君欲求位须奸须媚,不能此为穷贱勿辞。元子对曰:不能此为乃吾之心,反君此言作我自箴,与时仁让,人不汝上,处世清介人不汝害,汝若全德必忠必直,汝若全行必方必正,终身如此可谓君子。
处世部艺文二〈诗〉《蜀道难》唐·李白
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閒,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砅厓转石,万壑雷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省过》宋·程端蒙

此道从来信不疑,安行何处履危机,无心更与世俯仰,有口不谈人是非,悔吝愆尤须谨细,存亡得失要知几,师门有意无人会,一晌忘言对落晖。

处世部纪事

《田居乙记》:孙叔敖遇狐丘丈人,狐丘丈人曰:仆闻之有三利,必有三患,子知之乎。夫爵高者人妒之,官大者主恶之,禄厚者怨归之。孙叔敖曰:不然,吾爵益高吾志益下,吾官益大吾心益小,吾禄益厚吾施益溥,可以免于患乎。狐丘丈人曰:免矣。
《史记·淮阴侯韩信传》:信始为布衣时,贫无行。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众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裤下。于是信熟视之,俛出裤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
《野客丛谈·宁成传》:末载周阳由为郡守,汲黯司马安俱在二千石列,未尝敢均茵司马安不足言也。仆观汲长孺与大将军抗礼,长揖丞相面责九卿,矫矫风力不肯为人下,至为周阳由所抑何哉,盖周阳由亡赖小人,其在二千石列肆为骄暴凌轹,同事若无人焉,汲盖远之非畏之也,异时河东太守胜屠公不堪其侵权,遂与之角,卒并就戮玉石俱碎,可胜叹恨士大夫不幸而与周阳,由辈同官逊而避之不失为厚德,何苦与之较而自取辱哉,观长孺胜屠,盖亦知所处矣。
《后汉书·陈寔传》:灵帝时中常侍张让权倾天下。让父死,归葬颍上,虽一郡毕至,而名士无往者,让甚耻之,寔乃独吊焉。及后复诛党人,让感寔,故多所全宥。《晋书·山涛传》:涛字巨源。晚与尚书和逌交,又与钟会、裴秀并申款昵。以二人居势争权,涛平心处中,各得其所,而俱无恨焉。
《道山清话》:刘贡父平生不曾议人长短,人有不韪必当面折之,虽介甫用事,诸公承顺不及,惟贡父屡当面攻之,然退与人言,未尝出一语,人皆服其长者,虽介甫亦敬服之。
《悦生随抄》:苏子瞻泛爱天下士无贤不肖欢如也,尝言自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子由戒子瞻择友,子瞻曰: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此乃一病。
子由监筠州酒税,子瞻尝就见之子由戒以口舌之祸,及饯之郊外不交一谈,唯指口以示之。
《读书镜》:陈履常居都下,踰年未尝一至贵人之门,章子厚欲一见,终不可得,范忠文公既退居,有园第在京师,客至无贵贱,皆野服见之,故人或为具召,虽权贵不拒也,大抵处权贵之道,在朝则踪迹宜疏远所以避嫌,在乡则交际宜往来所以敦旧。
《辍耕录》:武林钱思复先生惟善,尝言年十六七时以诗见息,斋李公于州桥寓居,既拜公,公答拜,命坐辞之再,公曰:仲尼之席童子隅坐因不敢辞,徐永之先生为江浙提,举日客往访之者,无閒亲疏贵贱必送之门外,凡客请纳步,则曰,不可,妇人送迎不踰阈右二事,可见前辈诸老谦恭退抑汲引后进,待人接物者如此。
《震泽纪闻》:王竑李秉俱号一时名臣,及二人致仕居乡,竑高自标岸不妄与人交,秉出入闾巷每与人对奕终日无忤,竑告人曰:李执中朝廷大臣,而与市井小人亲狎何自轻之甚。秉闻之曰:所谓大臣者讵能常为之在朝,在乡固各有体,何至以官骄乡人哉。《金台纪闻》:弘治癸亥,兰溪章先生德懋起为南京国子祭酒,尝以事见辄慰谕之曰:大凡为礼贵敬而和不必太局促,令人气缩,孟子曰,说大人则藐之,凡见一有爵位者须自量我胸中所有,若不枉其人之下何为畏之哉。比为庶吉士与座主刘学士司直忠先生偶道此,先生微哂曰:此老失言矣,孟子所谓藐者是藐其势位,若如所云是藐其人矣。

处世部杂录

《名臣言行录》:吕希哲言,凡与交游书问其父祖知名于世者,须避其名讳,凡作书须先思及书之于几,然后作书文潞公与故旧款接一坐,未尝犯其祖父讳。或问吕希哲,曰:公为小人所詈辱,当何以处之。曰:上焉者,知人与己,本一何者为詈何者为辱,自然无忿怒,心下焉者且自思。曰:我是何等人彼为何等人,若是答他却与此人等也,如此自处忿心亦自消也。《扪虱新话》:山谷尝言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惟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或问不俗之状。曰:难言也,平居无以异于俗人,临大节而不可夺也,此不俗人也。平居终日如含瓦石临事一筹不画,此俗人也。虽使郭林宗山巨源复生不易吾言也,予谓山谷言固佳要未尽俗人之状。曰:平日无佳论而临事好造作,此俗人也,平居妄自尊大而临事不知体,此俗人也,虽使山谷复生,亦不易吾言也。
《对雨编》:士之处世视富贵利禄,当如优伶之为参军。方其据几正坐,噫呜呵箠群优拱而听命,戏罢则亦已矣见纷华盛丽,当如老人之抚节物以上,元清明言之方少年壮盛昼夜出游,若恐不暇灯收花暮辄怅然,移日不能忘老。人则不然,未尝置欣戚于胸中也,睹金珠珍玩当如小儿之弄戏剧方杂,然前陈疑若可悦即委之以去了,无恋想遭横逆机阱,当如醉人之受詈辱耳,无所闻目无所见,酒醒之后,所以为我者自若也,何所加损哉。
《省心录》:和以处众,宽以接下,恕以待人,君子人也。贤奕唐李文公问药山禅师,曰:如何是恶风吹船,飘落鬼国。师曰:李翱小子问此何为。文公怒形于色,师笑曰:发此嗔恚心便是恶风吹船飘入鬼国也。吁药山可谓善启发人矣,以是推之则知利欲炽,然即是火坑贪爱沈溺便是苦海一念,清净烈焰成池一念,警觉船到彼岸灾患缠缚随处而安,我无畏怖如械自脱恶人侵陵,待以横逆我无忿嫉,如兽自奔。《读书录》:尝过一独木桥,一步不敢慢。惟恐蹉跌坠失,人之处世每事能畏慎如此,安有失者。
意见天下有不如意,事不当忿激与争昔人谓世龌龊富贵者,止如醉人弄酒,风正可耐渠一饷。
《续志林》:曹操之杀荀文若,文若盖自杀也,而致其自杀者操也,呜呼君子不幸而处国家乱亡之际,而欲自立于其閒适足以杀其身而已尔,虽欲明哲保身有不可得。
《绿雪亭杂言》:寇莱公斥丁谓拂须事,窃谓莱公过矣谓也,憸人知敬,事公实难而顾斥之拂情甚矣,夫敬且斥使多行无礼,将若之何,吾闻古之敬贤有进履结袜,祖割牲操几杖拥帚驭车者,曾是拂须为媚耶,公于此宜谢而不宜斥也,夫君子待小人宜不恶而严公,无乃恶而严耶,到海之行怨根于此矣,岂独孤注者为哉。
韩魏公于小人欺己处明,足以照之,终不道破愚,谓此正魏公德量最高处明知其欺,则终莫能欺,苟计其情则激怨矣,怨则不肖之心生,不中伤之不足也。古来豪杰败于小人者,多昧此几。
《读书镜》:贾淑性至险害,邑里患之,林宗遭母丧淑来修吊,既而孙威直后至见林宗,受恶人吊不进而去。林宗遽追谢曰:贾子厚诚实凶德,然洗心向善,仲尼不逆互乡,故吾许其进也。后淑感愧终成善,士中常侍张让父死归葬,颍川而名士无往者,陈寔独吊焉,及诛,党人让以寔,故多所矜宥,夫林宗受吊感悟凶顽太丘吊人全活善类,故虺蛇革其毒性䲭鸮怀以好音,只是看转旋手段何如耳,虽然未造两先生手段莫学带水拖泥且防堕坑落堑。
御史胡纮尝谒晦庵朱先生于建阳山中,先生饭以脱粟,纮怒其不近人情,物色经年条其过失,与太常少卿沈继祖共诋文公十罪,林栗论先生时其友人止之,谓朱待制当今圣贤何仇而必欲痛诋林,曰:吾但见其面貌可憎,此二事所谓其不善者,恶之于公何损。王文成公少方大古处士一岁而以,闻道早处士亦严之,其过钱塘也,处士出脱粟蔬𥰡享文成为饱,明日报如处士,处士正色曰:野人为野具固当公彻侯也,而野具得无非人情耶,文成礼谢之。陆放翁作司马温公布被铭云,公孙丞相布被人曰:诈司马丞相亦布被人。曰俭布被可能也,使人曰,俭不曰诈不能也,要知淡泊者必为浓艳人所疑检束者,必为放肆子所怒,君子不可以此处变节,亦不可不于此处进一浑,融曰:太上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其次黄叔度使人鄙吝尽消。
《语窥今古》:古云事在勉强而已,又云勉强行道,又云勉强加餐饭,吾人艰难处世存一勉强之心,即甘淡泊守宁静之意志气,何宏远乎。后人水陆备陈穷口腹之欲,纵情逸乐恣意骄奢,天下事不可为矣,且宴安酖毒伐性之媒身命,亦随丧亡焉,是亦未识勉强之义也。
《归有园麈谈》:遇沈,沈不语之,士切莫输心见悻,悻自好之徒应须防口。
《岩栖幽事》:洪崖跨白驴驴名积雪,其诗云下调无人采高心,又被嗔不知时,俗意教我若为人,黄山谷自题像,云前身寒山子后身黄鲁直,颇遭俗人恼思,欲入石壁。余谓有古语云,上士闭心中士闭口下士闭门,我操中下法庶其免乎。
长者言一味见人不是,则兄弟朋友妻子以及于童仆鸡犬到处可憎,终日落嗔火坑堑中,如何得出头地,故云每事自反真一帖清凉散也。
入鸟不乱行,入兽不乱群,和之至也。人乃同类而多乖暌何与,故朱子云,执拗乖戾者,薄命之人也。问奇类林白乐天与杨震卿为姻家,而不累于震卿与元稹牛僧孺相厚善,而不党于元稹僧孺为裴晋公所雅重,而不因晋公以进李文饶素不乐,而不为文饶所深害处世,如二公亦足矣。
白沙诗曰:吾侪生分薄于福,敢求全其忍。箴曰,七情之发惟怒为遽,众逆之加,惟忍为是绝情实难处逆,非易当怒火炎以忍水制,忍之又忍,愈忍愈厉,过一百忍为张公艺不乱大谋,其乃有济杜少陵诗曰:忍过事堪喜。张文定诗曰:谨言浑不畏忍事,又何妨。孔旻诗曰:盛怒剧炎热焚和徒自伤触,来勿与竞事过心清凉。韩魏公曰:欲成大节未免小忍。朱仁轨曰:终身让路不枉百步,终身让畔不失一段。谚曰,忍字敌灾星。又曰,万事从宽其福自厚,又曰,戒酒后语忌食时嗔忍难忍事顺不明人。又曰,得忍且忍得,诫且诫不忍,不诫小事成大。又曰,譬如对奕且饶一著,譬如争路且让一步。又曰,饶人不是痴汉,痴汉不会饶人。又曰,饶饶饶万祸千灾一旦消,忍忍忍债主冤家从此尽,句句吃紧。内典曰,忍含百善嘿定千差。尤檃括奥妙。
《馀斋耻言》:或问曰:为多营而善逐乎,毋宁懒矣。为柔附而媚容乎,毋宁傲矣。何如。馀斋曰:营媚者中人所羞,懒傲者名士所托,宜有閒也,虽然托其名耳士处季世谧乎,无营将见懒焉,峥乎不挠将见傲焉,非其实也,夫懒与傲德之贼也,祸患之薮也,如之何其可居也。
德高者归,言高者违,才高者雄,色高者穷,节高者服,气高者僇,故士崇其德而讷其言,丰其才而歛其色,厉其节而平其气,故能成天下之大美。
抱淳德者无求于世,斯不屈,若抗心傲世是薄德也,世将戮之矣。
《牖景录》:昔徐伟长不沽名不苟得,澹然自守,惟道是务,有所是非则托古人以见意于时,无所褒贬,此沈晦之事处世,所以自全也,然未为无当,夫法语规俗吾道之正,而显晦婉直取材于时,亦圣贤所由,李元礼植节标正天下模楷,而抗议格物识者,遂知不保。司马德操隐约依世自完明哲,而每事言佳使真不佳者,亦何可,然管幼安曰:潜龙以不见成德言非其时招祸之道,乃谈经典明德让而不伤时人,又一义也。夫人各有行道在,时措圣人早述诗书,晚正鲁史,是非之不可已也,不可已而托诸古伟长,亦善用是非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