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出处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出处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第一百三十六卷目录

 出处部总论一
  易经〈乾卦 泰卦 否卦 蛊卦 观卦 大畜卦 系辞下〉
  礼记〈曲礼 内则 表记 儒行〉
  子华子〈孔子赠 虎会问 神气〉
  韩诗外传〈论出处一则〉
  大戴礼记〈曾子制言中 曾子制言下〉
  说苑〈杂言〉
  风俗通〈十反〉
  外史〈见几 出处〉
  中论〈爵禄〉

学行典第一百三十六卷

出处部总论一

《易经》《乾卦》

初九,潜龙勿用。
〈本义〉潜藏也,龙阳物也,初阳在下未可施用,故其象为潜龙,其占曰勿用。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本义〉九二刚健中正出潜离隐,泽及于物物所利见,故其象为见龙在田,其占为利见大人。九二虽未得位而大人之德已著,常人不足以当之,故值此爻之变者但为利见此人而已。盖亦谓在下之大人也。若有见龙之德则为利见九五在上之大人矣。

《泰卦》

初九,拔茅茹,以其汇,征吉。
〈程传〉时之否则君子退而穷处。时既泰则志在上进也。君子之进必与其朋类相牵援,如茅之根然拔其一则牵连而起矣。

《否卦》

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俭德辟难,不可荣以禄。
〈本义〉收敛其德,不形于外,以避小人之难,人不得以禄位荣之。

《蛊卦》

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程传〉以刚明之才无应援而处无事之地,是贤人君子。不偶于时而高洁自守不累于世务者也。古之人有行之者,伊尹太公望之始曾子子思之徒是也。

《观卦》

六三,观我生进退。
〈本义〉我生我之所行也,六三居下之上可进可退,故不观九五而独观己所行之通塞以为进退,占者宜自审也。〈大全〉朱子曰:六三之观我生进退者,事君则观其言听计从,治民则观其政教可行,膏泽可下,可以见自家所施之当否而为进退。 诚斋杨氏曰:六三察己,以从人似漆雕开。

象曰:观我生进退,未失道也。
〈程传〉观己之生而进退以顺乎宜,故未至于失道也。

六四,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
〈本义〉六四最近于五,故有此象其占为利于朝觐仕进也。

象曰:观国之光,尚宾也。
〈程传〉尚谓:尚志其志意愿慕宾于王朝也。

《大畜卦》

大畜,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程传〉道德充积于内宜在上位以享天禄施为,于天下则不独一身之吉,天下之吉也。若穷处而自食于家,道之否也。

彖曰: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刚上而尚贤,能止健,大正也。不家食吉,养贤也。利涉大川,应乎天也。

《系辞下》

《易》曰: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动而不括,是以出而有获,语成器而动者也。
〈大全〉汉上朱氏曰:藏可用之器待可为之时,动无结碍,出则有获,唯乘屈信之理而其用利者能之。

《礼记》《曲礼》

四十曰强,而仕;五十曰艾,服官政。
〈大全〉永嘉戴氏曰:四十志气坚定强立不反不夺于利害不惑于祸福,可以出仕矣。自此以往三十年
宣劳于国非。若后世强者有时不用少与老者并用,至于怠惰废弛而莫之振也。人至于五十更历世变谙知人情,亦既熟矣。若此而服官政则明习故事详审和缓,不至于扰民生事矣。

《内则》

四十始仕,方物出谋发虑,道合则服从,不可则去,五十命为大夫,服官政,七十致仕。
〈大全〉程子曰:古之为士者,自十五入学至四十始仕,中閒自二十五有事于学又无利可趋,则其志可知。此所以成德,故古之人必四十乃仕,然后志定业成后世。立法自童稚即有,汲汲利禄之诱何由向善。 严陵方氏曰:四十则强之时也。仕则与物接而有理可言,故谋不得不出有患可思,故虑不得不发,然谋虑岂以伪饰加之乎。亦比方事物以应之而已事人之道,有合则有否,故有从必有去,合否在彼也,有命存焉,从去在我也,有义存焉,故道合则服从,不可则去也。服谓服其事从谓从君也。

《表记》

子曰:事君难进而易退,则位有序,易进而难退,则乱也。故君子三揖而进,一辞而退,以远乱也。
〈陈注〉吕氏曰:所谓有序者,小德役大德小贤役大贤之谓也。所谓乱者,贤不肖倒置之谓也。君信我可以为师非学焉,而后臣之则不进也。信我可以执国政虽待以季孟之閒亦不进也。膰肉不至而即行灵公问陈而即行君子之道正君而已。枉己者,未有能直人者也。人之相见三揖至于阶三让而后升而其退也。一辞而出主人拜送宾去不顾,若主人之敬未至而强进主人之意,已懈而不辞则宾主之分,乱矣。可仕可已可见可辞进退之义,一也。〈大全〉延平周氏曰:其进也以礼故难,其退也以义故易,进也不以礼故易退也不以义,故难难进而易退,则位之所以有序易进而难退,则位之所以乱而无序。

子曰:事君三违而不出竟,则利禄也。人虽曰不要,吾不信也。
〈陈注〉违犹去也,不出竟实无去志,谓非要利可乎。吕氏曰:孔子去鲁迟迟,吾行以不忍于父母之国也。孟子去齐三宿出昼冀,齐王之悔悟也。然卒出竟以去君子之义,可见矣。

子曰:事君慎始而敬终,子曰:事君可贵可贱,可富可贫,可生可杀,而不可使为乱。
〈大全〉延平周氏曰:进以礼所以慎始,退以义所以敬终。 蓝田吕氏曰:贵贱贫富生杀,君之所操以御臣之具也。虽有是具以御臣,然所以御之者理也。理义人心之所同,然天所以命于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所以保乎天下国家也。故臣之事君无所逃乎天地之閒东西南北,惟命是从及违于理义则臣得以争于君,匹夫不可夺其志,故君以我为贤则可处之以富贵,以我为不肖则可处之以贫贱,以我为无罪则可生,以我为有罪则可杀,六者莫不惟君所命。其不可夺者,吾之义理而已。

《儒行》

儒有不宝金玉,而忠信以为宝,不祈土地,立义以为土地,不祈多积,多文以为富,难得而易禄也。易禄而难畜也。非时不见,不亦难得乎,非义不合,不亦难畜乎,先劳而后禄,不亦易禄乎,其近人有如此者。
〈陈注〉吕氏曰:儒者之于天下所以自为者,德而已。所以应世者,义而已。赵孟之所贵赵孟能贱之,我之所可贵,人不得而夺也。此金玉土地多积不如多文之贵也。难得难畜主于义而所以自贵也。虽曰自贵,时而行义,而合劳而食,未始远于人,而自异也。


上答之,不敢以疑;上不答,不敢以谄。
〈陈注〉上答之不敢以疑者,道合则就即信之,而不疑无患失之心也。上不答不敢以谄者,不合则去即安之,而不谄无患得之心也。

《子华子》《孔子赠》

子华子居于苓塞赵简,子将用之,使使者将币于闾曰:寡大夫乏使,使下臣敬修不腆以勤先生之将命者。子华子反币再拜以肃使者而进之于庭,又拜而授辞曰:主君之民,某如获罪戾其敢逃刑,以其弗啬之故而适抱薪之忧疾,且有閒则我请造于朝,其敢重辱我主君之命。使者曰:寡大夫且有绪言,使下臣敬致诸执事,唯是晋国之宠灵。愿与先生共之先生不违勤而贶以行请禄,从者以爵执圭。子华子没阶而进再拜而言曰:主君之民某未有职业于朝也。且有恶疾不堪君之命,弗敢以与闻。再拜而送使者于门,反其室聚帑将行,其弟子族立而疑北宫。子曰:意闻之身修于私名升于公,古今之通谊也。主君国之宗卿也。政所自出以礼交而弗答,无乃不可乎。子华子曰:意吾以尔为可以忘言也,而犹有萌焉。夫萌于中必瞢于外其意之谓矣。且彼召我者,夫岂徒然哉。必有以处我者矣。为人之所处者不得安其所,自处矣。是故古之人慎于其所以处也。昔者吾友自郯闻语于孔子属属焉不忘于心。孔子之所志,其过人者远矣。日者主君之召也。孔子辙环于河浒而弗肯以济,援琴而写志命之曰:临河之操。其辞曰:河之水洋洋兮。丘之不济此命也。夫孔子之所以弗至是乃我之所以行也。意吾以尔为可忘言也,而犹有萌焉,夫以小人之所察而量君子之心意尔,其殆矣。北宫子遂强以见赵简子。简子闻子华子至再拜而迎曰:不谷得奉社稷之灵以抚,有四封之内先君有礼所以贶宾客而交际之,纪庐人实典治之。吾子辱而在于弊邑有日矣。以岁之不易而隶人有朝夕之虞,愿致戎邑方三四十里。若五六十里以为刍秣之共,吾子其曲意以临之。子华子曰:臣也,不武年运而往矣。颠毛种种惧不任君之事,以为司败忧也。君有四圉以捍四方,臣弗堪也。明日子华子行食于茭亭之口,北宫子曰:晋未有失也。绝人之善意而又刮迹以去之,夫子所以责人者太察矣。子华子曰:然非尔所及也。夫晋君之志大而求远,其所以望于我者厚,则吾无以堪其求矣。且尔一闻牧野之事乎。周之六师压郊而陈武王袜系解焉。有五臣者将受誓事于前王,顾而使之。系五臣者相目而对曰:臣之所以事君王非为系袜者也。王不得已乃释旄钺而亲系之。夫人君能致其臣能有所不为,然后能无不为也。本也未能无不为者也。能有所不为矣。子华子违赵,赵简子不悦,烛过典广门之左,简子召而语之以其故。烛过对曰:彼庶人也而傲侮公上,法所弗寘也。且无以为国矣。简子曰:而士以兵之。烛过至苓塞,子华子之行者五日矣。烛过反命曰:无及也。简子悔之,使使者于齐而使董安于寓书以招之。子华子稽首而来,再拜以肃使者于庭而授之辞曰:主君之亡,臣某不能束脩越在诸侯以为主君忧。臣闻之物扃于所甘,士扃于所守,主君之亡臣不佞而有四方之志,其敢以为执事者之所辱。夫丘陵崇而穴成于上,狐狸藏矣溪谷深而渊成于下,鱼鳖安矣松柏茂而阴成于林,涂之人则荫矣。主君之亡臣不佞实有隐衷,唯执事者昭明其所存,如日月之升以光烛于晋国,将四海之士重茧狎至以承主君之令闻。夫岂惟亡臣,亡臣虽复野死以寘沟圳其敢忘主君之赐。唯执事者财幸焉。简子得书召无恤而戒之,曰:烛过小人也。实使我获罪于本,吾且死汝必反之,慎不忘也。襄子曰:诺。

《虎会问》

子华子往见季沈。季沈曰:自吾从于夫子也,辙迹不遗于四国未有终岁以处也。夫子亦勤且病矣,哀也。鄙人不通于夫子之量,天下失道黑白溷溷而吾夫子驾其说将安之,哀将有以请而弗敢也。愿质之于吾子。子华子曰:然仲尼天也。其可违物而奠处乎。其可绝物而自营乎。日月不宇宙四指必迷,所乡者仲尼人之准绳也。仲尼之辙迹则病矣,而亦皇暇之恤。季沈曰:敢问吾子之不试,何也。子华子曰:本也,何足以望夫子。夫子轸方而毂圆者也,将无乎,而不可我则有所可也。夫以我之所可而从夫子之无乎,不可逝将从其后也。

《神气》

子华子曰:今世之士,其无幸欤。川阅水以成川,世阅人而为世。河之下,龙门也。疾如箭之脱筈,人寿几何,而期以有待也。治古之时积美于躬如肤革之就充,惟恐其不修弗忧于无闻如击考鼓钟,其传以四达绎如也。今则不然荒飙怒号而独秀者,先陨霜露宵零而朱草立。槁媾市之徒又从而媒孽以髡摇之是以萌意于方寸未有分毫也。而触机阱展布其四体未有以为容也。而得拱梏怀抱其一概之操,泯泯默默而愿有以试也。而漫漫之长夜特未旦也。疾雷破山澍雨如霪鸡喑于埘而失,其所以为司晨也。人寿几何而期以有待也。今世之士,其无幸欤。

《韩诗外传》《论出处一则》

曾子仕于莒,得粟三秉,方是之时,曾子重其禄而轻其身;亲没之后,齐迎以相,楚迎以令尹,晋迎以上卿,方是之时,曾子重其身而轻其禄。怀其宝而迷其邦者,不可与语仁;窘其身而约其亲者,不可与语孝;任重道远者,不择地而息;家贫亲老者,不择官而仕。故君子矫褐趋时,当务为急。传云:不逢时而仕,任事而敦其虑,为之使而不入其谋,贫焉故也。诗曰: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大戴礼记》《曾子制言中》

曾子曰:君子进则能达,退则能静。岂贵其能达哉。贵
其有功也。岂贵其能静哉。贵其能守也。夫唯进之何功。退之何守。是故君子进退,有二观焉。故君子进则能益上之誉,而损下之忧;不得志,不安贵位,不博厚禄,负耜而行道,冻饿而守仁,谓其守也。则君子之义也,其功守之义有知之,则愿也;莫之知,苟吾自知也。吾不仁其人,虽独也,吾弗亲也;故君子不假贵而取宠,不比誉而取食。直行而取礼,比说而取友;有说我则愿也;莫我说,苟吾自说也。故君子无悒悒于贫,无勿勿于贱,无惮惮于不闻;布衣不完,蔬食不饱,蓬户穴牖,日孜孜,上仁;知我,吾无欣欣,不知我,吾无悒悒。是以君子直言直行,不宛言而取富,不屈行而取位;畏之见逐,智之见杀,固不难;诎身而为不仁,宛言而为不智,则君子弗为也。君子虽言不受,必忠,曰道;虽行不受,必忠,曰仁;虽谏不受,必忠,曰智。天下无道,循道而行,衡涂而偾,手足不掩,四支不被,手足,节四支说者申慇勤耳。诗云:行有死人尚或墐之,则此非士之罪也,有士者之羞也。是故君子以仁为尊;天下之为富,何为富。则仁为富也;天下之为贵,何为贵。则仁为贵也。昔者,舜匹夫也,土地之厚,则得而有之,人徒之众,则得而使之,舜唯以得之也;是故君子将说富贵,必勉于仁也。昔者,伯夷、叔齐,死于沟浍之閒,其仁成名于天下;夫二子者,居河济之閒,非有土地之厚、货粟之富也,言为文章、行为表缀于天下。是故君子思仁义,昼则忘食,夜则忘寐,日旦就业,夕而自省,以役其身,亦可谓守业矣。

《曾子制言下》

曾子曰:天下有道,则君子欣然以交同;天下无道,则衡言不革;诸侯不听,则不干其上;听而不贤,则不践其朝;是以君子不犯禁而入入境,及郊问禁请命不通患而出危色,则秉德之士不谄矣。故君子不谄富贵以为己说,不乘贫贱以居己尊。凡行不义,则吾不事;不仁,则吾不长。奉相仁义,则吾与之聚群;向尔寇盗,则吾与虑。国有道,则𥥛若入焉;国无道,则𥥛若出焉,如此之谓义。夫有世,义者哉,曰仁者殆,恭者不入,慎者不见使,正直者则迩于刑,弗违则殆于罪;是故君子错在高山之上,深泽之污,聚橡栗藜藿而食之,生耕稼以老十室之邑;是故昔者禹见耕者五耦而武,过十室之邑则下,为秉德之士存焉。
《刘向·说苑》《杂言》
贤人君子者,通乎盛衰之时,明乎成败之端,察乎治乱之纪,审乎人情。知所去就,故虽穷不处亡国之势,虽贫不受污君之禄;是以太公年七十而不自达,孙叔敖三去相而不自悔;何则。不强合非其人也。太公一合于周而侯七百岁,孙叔敖一合于楚而封十世;大夫种存亡越而霸,句践赐死于前;李斯积功于秦,而卒被五刑。尽忠忧君,危身安国,其功一也;或以封侯而不绝,或以赐死而被刑;所慕所由异也。故箕子弃国而佯狂,范蠡去越而易名,智过去君弟而更姓,皆见远识微,而仁能去富势,以避萌生之祸者也。夫暴乱之君,孰能离絷以役其身,而与于患乎哉。故贤者非畏死避害而已也,为杀身无益而明主之暴也。比干死纣而不能正其行,子胥死吴而不能存其国;二子者强谏而死,适足明主之暴耳,未始有益如秋毫之端也。是以贤人闭其智,塞其能,待得其人然后合;故言无不听,行无见疑,君臣两与,终身无患。今非得其时,又无其人,直私意不能已,闵世之乱,忧主之危;以无赀之身,涉蔽塞之路;经乎谗人之前,造无量之主,犯不测之罪;伤其天性,岂不惑哉。故文信侯、李斯,天下所谓贤也,为国计揣微射隐,所谓无过策也;战胜攻取,所谓无强敌也。积功甚大,势利甚高。贤人不用,谗人用事,自知不用,其仁不能去;制敌积功,不失秋毫;避患去害,不见丘山。积其所欲,以至其所恶,岂不为势利惑哉。诗云: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此之谓也。
《应劭·风俗通》《十反》太尉沛国刘矩叔方父字叔辽,累祖卿尹好学敦整,士名不休,扬又无力援仕进,陵迟而叔方雅有高问,远近伟之州郡辟请未尝,答命往来京师委质,通门太尉徐防太傅桓焉。二公嘉其孝敬慰悯契阔为之,先后叔辽由此辟公府博士徵议郎。叔方尔乃翻然改志,以礼进退三登台衮,号为名宰,阳翟令左冯翊、田煇、叔都兄字威都,俱合纯懿不陨。洪祚叔都最为知名,郡常欲授之为宰,煇耻越贤,兄惧不得免,因缘他疾遂托病瘖。家人妻子莫知其情,人数恐灼持之有度,后在田舍天连阴雨。友人张子平吉仲考等密共穿踰,夺取衣衾穷夜独处迫切至矣。然无声响徒喑喑而已,子平因前抱持曰:我某公也,谓汝避兄耳,何意真然耶。天丧
斯人,吾侪将何效乎。相对歔欷,哀动左右。閒积四岁,威都果举迁安定长史,据辎垂緌,还历乡里荐祀。祖考叔都沃醊,神坐頫仰因语。是月,司隶太尉大将军同时并辟为侍御史,举茂才不幸早陨,威都官至武都太守太尉掾。
汝南范滂孟博天资聪睿,辩于持论,举孝廉光禄主事,京师归德四方影附。父字叔矩遭母忧,既葬之后,饘粥不赡,叔矩谓其兄弟礼不言事,辩杖而起,今俱匍匐号咷,上阙奠酹下困糊口非孝道也。因将客于九江田种蓄牧多所收获,以解债,负土成冢立祀三年。服阕二兄仕进。叔矩以自替于丧纪独寝坟侧服制如初,哀犹未歇。郡举至孝拜中司勾章,长病去官博士,徵兄忧不行。司徒梁国盛允字子翩为议郎慕孟博之德,贪树于有礼,谓孟博家公区区欲辟大臣,宜令邑人廉荐之,孟博厉声曰:老夫年尊绝意世事,又海内清高当路非一退而告。人子翩欲德我,我不受也。子翩亦以恨遂不得辟。孟博病去受事而常干宰相之职。

谨按礼父为士子,为天子。武王建有周之号,谥大王。王季言王业肇于此矣。越裳重九译献白雉,周公荐陈祖庙曰:先人之德有天下尊归于父。此人道之极前。汉诏曰:海内大乱兵革并起,朕被坚执锐自率士卒,犯危难平暴乱,偃兵息民,天下大安。此皆太公之教训也。今上尊号曰太上皇,春秋之义因其可褒而褒之。《孝经》曰:敬其父,则子悦。叔矩则其孝敬,则粥身苦思率礼无违矣。则其友于则褒兄委荣尽其哀情矣。则其学艺则家法洽览诲人不倦矣。则其政事则施于已,试靡有阙遗矣。君子百行子产有四凡在他姓,尚宜褒之,况于父乎。敬意之至犹用夷悦,况于宠族乎。抗爽言以拒厚旨,抑所生以为己高,忍能厉然独享其荣。若乃不令之下愚流货财于权嬖,此罪人也。田煇托疾上也。刘矩屈体次也。范滂吾无取焉耳。
聘士彭城姜肱伯雅京兆韦著休明灵帝,践祚太后临朝,陈窦以忠见害,中常侍曹节秉国之权大作威福,翼宠名贤以弭己,谤于是起,姜肱为犍为太守著东海相,肱告其人吾以虚获实蕴藉声价盛明之际尚不委质,况今政在家哉。遂乘桴浮海,莫知其极,而著驩以承命驾言宵征,民不见德唯戮是闻。论输左校。

谨按易称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传曰:朝廷之人入而不能出,山林之士往而不能返,言各有长也。孔子嘉虞仲夷逸作者七人,亦终隐约姜肱高尚,其事见得思义,岂不绰绰有馀裕哉。韦著迈种其德少有,云补可也。虐刑以逞民心怨痛,德薄位尊力小任重,古人惧旃鲜能不及矣。
《黄宪·外史》《见几》
陆续追师至秦,谒徵君而喜曰:续也,得师矣。愿终身受业焉。徵君问曰:子见元礼乎。陆续答曰:嗟,与元礼去国矣。曰:党难解乎。曰:霍子之力也。徵君叹曰:虽然阉寺执政,直臣必危,元礼之去其能久乎。吾尝与林宗论汉室之事忧形于色,移榻不寤,独何心哉。是以坚不仕之,意遂山薮之乐林。宗与吾偕是心也。彼犹择交而奖训,故及于党若宪也。无誉无毁,潜葆厥素躬耕以絭妻子,鼓琴读书以训来学,有兄伯庸哭母失明而亡,吾独庐冢三年遭汉不靖,佞臣窃权匈奴称命,惠政不沾于民敛术结网于国,吾是以坚志而避世。及读孔氏春秋尝曰:仲尼之道至作春秋而尊也,知周无盛王不可以辅,乃历说诸侯以行其道,得志则摄相事而诛正卯,不得志则权褒贬而作春秋。吾亦乐仲尼之道周汉之东皆季世也。故考风于列国,闻政于诸侯,诸侯不以为贱而宾之,岂爵禄以臣而凝滞于进退哉。吾始游齐鲁韩魏之诸侯也。四君皆爱士而不能谋盟,会而不能信,将如晋而国有警乃遥,涉于秦秦王明毅而好问,分禄而养贤,积秦之粟盟诸侯而扶汉室,疏党锢而清王涂,诛谗佞而抚𥟖庶,却匈奴而歆社稷,则穆公孝公之业不足为也。今阉寺执政者二世矣。党锢虽释而主疑未愈,何以熄衅若数子不为逢梅之举,必为后忧。孔子曰:邦无道危行。言逊数子其未从事于斯乎。是岁秦国地震大雨雹。

《出处》

鲁王田于谷成,徵君谓大夫韩韬曰:鲁王二田矣。甫其归乎。韩韬对曰:子之游,岂为一鲁王哉。是以二田弃诸侯之望也。子其矶矣。徵君曰:今诸侯好田其不为,鲁王者亦寡矣。盍归乎哉。吾有先人冢庐邻于势族将以我侵乎。有桑田十亩灾沴不时酣政不息,将以我伤乎。衡室其幽,兰蕙扶疏荫庭之皋杂桂与槐蔚然而林,将以我伐乎。风雅典谟左右陈之以琴以瑟,左右张之,将以我毁乎。南望中山实驰所心。盍归来乎。曰:噫,子何戚之孔也,且子何莫为仲尼之游乎。畏于匡阨于蔡,微服于宋击磬于卫,接淅于齐绝禄于陈,故在陈叹曰:归与归与夫仲尼之归,志必无所遇而作也。今子一就于鲁,鲁王以国士遇之,是子未有在陈之阨而动归与之,叹非仲尼志也。子欲辞鲁而行请复游于诸侯可乎。苟汉室分崩诸侯不辅相,寻以兵肥硗之壤皆为战场,老者赴深壑,壮者流四方,当是时也。子将奚归乎。此羁戍之所为而老马之所以碗望而流嘶者也。吾子勉矣。徵君曰:不然,吾闻圣人达权贤者,执经子徒淹予之归,勉予之游而不知明哲者之议。其后乎。昔殷将灭而微,子逝,周既衰,而接舆狂,秦世虐而四皓栖新室乱,而薛方遁易曰:不事王侯,高尚其事,此之谓欤。今王室有新之渐而无方之举,吾恐老马亦掩嘶而窃笑矣。嗟乎,东京为诸侯忧。韩韬喟然曰:子固矣。昔酒佣负羹而殷举,屠叟渔渭而周猎,五羖投秦而缪霸,宁子干齐而桓兴,孙卿遨游于楚赵,子舆驰骛于梁滕,范公显越而鸱夷,张郎佐汉而辟谷,此数子者,岂无冢庐之思躬耕之乐哉。诚知立功为不朽也。谚曰:荷锄候雨不如决渚言时不可缓也。徵君顾弟子曰:知权乎。知权乎。
《徐干·中论》《爵禄》
或问古之君子贵爵禄欤,曰:然,诸子之书称爵禄非贵也。资财非富也。何谓乎。曰:彼遭世之乱,见小人富贵而有是言,非古也。古之制爵禄也,爵以居有德,禄以养有功,功大者禄厚,德远者爵尊,功小者其禄薄,德近者其爵卑,是故观其爵则别其入之德也。见其禄则知其人之功也。不待问之古之君子贵爵禄者,盖以此也。非以黼黻华乎其身,刍豢之适于其口也。非以美色悦乎其目,钟鼓之乐乎其耳也。孔子曰: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明王在上序爵班禄而不以逮也。君子以为至羞,何贱之有乎。先王将建诸侯而锡爵禄也,必于清庙之中陈金石之乐,宴赐之礼宗人摈相内史作策也。其颂曰:文王既勤止,我应受之敷时绎思,我徂维求定时。周之命于绎思,由此观之,爵禄者先王之所重也,非所轻也。故书曰:无旷庶官天工人其代之爵禄之贱也。由处之者不宜也。贱其人斯贱其位矣,其贵也。由处之者宜之也。贵其人斯贵其位矣。诗云:君子至止,黻衣绣裳,佩玉锵锵,寿考不忘。黻衣绣裳,君子之所服也。爱其德故美其服也。暴乱之君子非无此服也,而民弗美也。位亦如之,昔周公相王室以君天下,圣德昭闻王勋弘大,成王封以少昊之墟地方七百里,锡之山川壬田附庸备物,典策官司彝器龙旗九旒,祀帝于郊。太公亮武王克商宁乱,王封之爽鸠氏之墟,东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无棣,五侯九伯汝实征之,世祚太师抚宁东夏。当此之时孰谓富贵不为荣宠者乎。自时厥后文武之教衰,黜陟之道废,诸侯僭恣,大夫世位,爵人不以德禄,人不以功窃国而贵者,有之窃地而富者,有之奸邪得愿,仁贤失志于是,则以富贵相诟病矣。故孔子曰: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然则富贵美恶存乎。其世也。《易》曰: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为圣人之大宝曰位。位也者,立德之机也;势也者,行义之杼也。圣人蹈机握杼织成天地之化,使万物顺焉,人伦正焉,六合之内各竟其愿,其为大宝不亦宜乎。故圣人以无势位为穷,百工以无器用为困,困则其资亡,穷则其道废,故孔子栖栖而不居者,盖忧道废故也。《易》曰:井渫不食,为我心恻,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夫登高而建旌则其所视者广矣,顺风而振铎则其所闻者远矣。非旌色之益明铎声之益远也,所托者然也。况居富贵之地而行其政令者也。故舜为匹夫犹民也。及其受终于文祖,称曰:予一人则西王母来献白环,周公之为诸侯犹臣也。及其践明堂之祚,负斧扆而立,则越裳氏来献白雉,故身不尊则施不光居不高则化不博。《易》曰:丰,亨,无咎,王假之,弗忧,宜日中。身尊居高之谓也。斯事也,圣人之所务也。虽然求之有道,得之有命,舜禹孔子可谓求之有道矣。舜禹得之,孔子不得之,可谓有命矣。非惟圣人贤者亦然,稷契伯益伊尹傅说得之者也。颜渊闵子骞冉耕仲弓不得者也。故良农不患疆场之不修而患风雨之不节。君子不患道德之不建而患时世之不遇。《诗》曰:驾彼四牡,四牡项领,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骋。伤道之不遇也,岂一世哉。岂一世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出处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