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主敬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主敬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第一百三十一卷目录

 主敬部总论一
  易经〈坤卦 需卦 离卦〉
  书经〈虞书尧典 舜典 大禹谟 皋陶谟 益稷 夏书五子之歌 商书说命上 高宗肜日 周书泰誓上 洪范 微子之命 康诰 召诰 洛诰 多士 无逸 君奭 立政 君陈 康王之诰 吕刑〉
  诗经〈大雅文王 大明 思齐 板 抑 周颂敬之 鲁颂泮水 商颂长发〉
  礼记〈曲礼上 礼器 乐记 哀公问 仲尼燕居 表记〉
  孝经〈广要道章〉
  大戴礼记〈曾子立事〉
  中论〈法象〉
  二程子全书〈主敬〉
  杨龟山集〈京师所闻 南都所闻〉
  张子语类〈主敬〉

学行典第一百三十一卷

主敬部总论一

《易经》《坤卦》

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
〈程传〉君子主敬以直其内,守义以方其外。敬立而内直,义形而外方,义形于外非在外也。敬义既立,其德盛矣。〈大全〉程子曰:敬以直内,义以方外,合内外之道。 切要之道无如敬以直内,心敬则内自直。敬义夹持,直上达天德自此。 问人有专务敬以直内不务方外,何如。曰:有诸中者,必形诸外,惟恐不直内,内直则外必方。 问敬义如何。别曰:敬只是持己之道,义便知有是非顺理。而行是为义也,若只守一个敬,不是集义,却是都无事也。 龟山杨氏曰:守一之谓敬,无适之谓一敬,足以直内而已。发之于外,则未能时措之宜也,故必有义以方外。又曰:尽其诚心而无伪焉,所谓直也。若施之于事,则厚薄隆。杀一定而不可易为,有方矣。所主者敬而义,则自此出焉,故有内外之辨。 朱子曰:敬立而内自直,义形而外自方。若欲以敬要去直内,以义要去方外,则非矣。 敬义夹持直上达天,德自此最是他下,得夹持两字好敬主乎,中义防于外二者,相夹持要放下霎时也。不得只得直上去,故便达天德表里夹持,更无东西走作去处。上面只更有个天德,直上者,无许多人欲牵惹也。 敬以直内是持守工夫,义以方外是讲学工夫,直是直上直下胸中无纤毫委曲,方是割截方正之意。是处此事皆合宜,截然区处得如一物,四方在面前截然不可得而移易之意,若是圆时,便转动得未有事时,只说敬以直内,若事物之来当辨别,一个是非敬,譬如镜义便是能照底。 敬以养其心,无一毫私念可以言直矣。由此而发所施各得其当,是之谓义。又曰:须将敬来做本领,涵养得贯通时才。敬以直内,便义以方外,若无敬也不知义之所在。 敬以直内,义以方外,八个字一生用之不尽。敬以直内是无纤毫私意。胸中洞然彻上彻下表里如一,义以方外是见得是处决定是恁地,不是处决定不恁地,截然方方正正须是自将去做工夫。又曰:敬义工夫不可偏废,彼专务集义而不知主敬者,固有虚骄急迫之病。而所谓义者,或非其义矣。然专言敬而不知就日用念虑起,处分别其公私义利之所在,而决取舍之几,焉则亦不免于昏愦杂扰,而所谓敬者非敬矣。又曰:有人专就寂然不动上理会及其应事,却颠倒又牵动他寂然底。又有人专要理会事,却于根本上全无工夫。须是彻上彻下表里洞彻如敬,以直内便义以方外,义以方外便敬以直内。又曰:敬义只是一事如两脚立定,是敬才行是义合目,是敬开眼见物便是义。

《需卦》

象曰:需于泥,灾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败也。
〈程传〉寇自己致若能敬慎量宜,而进则无丧败也。需之时须而后进也,其义在相时而动。非戒其不得进也,直使敬慎毋失其宜耳。〈大全〉问敬慎二字,曰:敬字大慎字小,如人行路一直恁地去便,是敬前面险处防有吃,跌便是慎慎是唯恐有失之意。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来,敬之终吉。
〈程传〉上六既需得其安处,群刚之来苟不起忌疾忿竞之心,至诚尽敬以待之,虽甚刚暴岂有侵陵之,理故终吉也。

《离卦》

初九,履错然,敬之,无咎。
〈程传〉离性炎上志在上丽,几于躁动其履,错然谓交
错也。虽未进而迹已动矣,动则失居下之分,而有咎也。然其刚明之才,若知其义而敬慎之,则不至于咎矣。〈大全〉双湖胡氏曰:错然是事物纷错之,意能敬。则心有主宰酬应不乱,可免于咎不能敬则反是。

《书经》《虞书·尧典》

曰:若稽古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
〈蔡传〉放至也勋功也,言尧之功大而无所不至也,钦恭敬也,明通明也,敬体而明用也,文文章也,思意思也文著见而思深远也,安安言其德性之美皆。出于自然而非勉强,所谓性之者也。〈大全〉朱子曰:尧是初头出第一个圣人。尚书尧典是第一篇典籍,说尧之德,都未下别字,钦是第一个字。如今看圣贤千言万语,大事小事,莫不本于敬。收拾得自己精神在此,方看得道理尽。看道理不尽,只是不曾专一。 敬是彻上彻下工夫。做到圣人田地,也只做下这个敬不得。如尧舜,也只终始是一个敬。如说钦明文思,颂尧之德,四字独将这个敬为首,如说恭己正南面而已,如说笃恭而天下平,皆是。尧钦明文思钦,是个本领能敬。便能明推明,故文理详察灿然,可观而其閒意思,自是深远。又曰:敬字当理会虽尧舜之圣,亦只从这下来。 吕氏曰:散而在外,则为文钦明之发见也。蕴而在内,则为思钦明之潜蓄也。 西山真氏曰:尧之德以,钦为首而其行以恭,为先学者之学,圣人此其准的也。

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
〈大全〉吕氏祖谦曰:作历之前钦,若昊天是先天而天弗违,作历之后敬。授人时是后天,而奉天时皆以钦敬为主。 陈氏雅言曰:圣人事天,治民一钦敬之心而已。敬天之心严,于历象之际勤民之心。严于授时之际,圣人于事。何往不敬而况,于事天治民之大者乎。

帝曰:往钦哉。
〈蔡传〉遣之往治水而戒,以钦哉盖任大事不可以不敬。圣人之戒辞,约而意尽也。〈大全〉吕氏曰:鲧非无治水之才,其方命圮族乃恃,才而不顺理,不能行其所无事必矣。惟钦字可治鲧之病。

《舜典》

温恭,允塞。
〈蔡传〉和粹而恭敬诚信,而笃实。〈大全〉王氏日休曰:温恭而继以允塞,若温恭而不允塞,则徒事外貌者岂,圣人之温恭。

钦哉钦哉。惟刑之恤哉。
〈大全〉陈氏雅言曰:不钦,则或失之于怠慢,不恤则或失之于惨,刻二者,刑之所由不得其平也。故必主之以钦而加之以恤,此传所谓钦恤之心,未始不行乎其閒者也。

敬敷五教在宽。
〈大全〉朱子曰:圣贤于事无不敬,而此又其大者,故特以敬言之。 陈氏大猷曰:以敬为主,则所以教之者,无不至特虑其失之迫耳。故言在宽宽得无纵弛之患乎。曰:主于敬而行之,以宽自不至纵弛也。

夙夜惟寅,直哉惟清。
〈蔡传〉夙早寅敬畏也,直者心无私曲之,谓人能敬以直内。不使少有私曲,则其心洁清而无物,欲之污可以交于神明矣。〈大全〉陈氏经曰:夙夜者,自早至暮无时而不寅,亦无时而不直清也。此时之心即天,神地祇人鬼之心。 陈氏曰:心者神明之舍,所以交于神明之本也。敬则能直内,直内则清明在躬,敬其本而直清其效也。

钦哉。惟时亮天功。
〈大全〉陈氏雅言曰:二十有二人之职,皆天之职也。典天叙礼天秩服天命,刑天讨无一事之不本,于天天有是事。则人有是官天,不自为而人代。之帝舜于此语,以钦哉亮。天功者欲使知所敬也。

《大禹谟》

曰:若稽古大禹。曰:文命敷于四海,祗承于帝。
〈蔡传〉祗敬也。〈大全〉陈氏雅言曰:禹之心惟恐天下之不治,不自知其文命之敷也。故责难之恭陈善之敬,曷尝斯须少忘也哉。

钦哉。慎乃有位,敬修其可愿。
〈蔡传〉钦哉言不可不敬也,可愿犹孟子。所谓可欲凡可愿欲者,皆善也人君当。谨其所居之位,敬修其所可愿,欲者苟有一毫之不善,生于心害于政,则民不得其所者多矣。

《皋陶谟》

愿而恭,乱而敬。
〈蔡传〉愿而恭者,谨愿而恭恪也。乱治也,乱而敬者,有治才而敬畏也。〈大全〉唐孔氏曰:恭在貌敬在心愿者,迟钝失于外仪,故言恭治者轻物内,失于心。故称
敬。

日严祗敬六德。
〈蔡传〉九德有其六尤必日严而祗,敬之而使之益以谨也。

敬哉有土。
〈蔡传〉敬心无所慢也,有土有民社也,言天人一理通达无閒民心所存,即天理之所在。而吾心之敬是又合天民而一之者也,有天下者,可不知所敬哉。〈大全〉王氏炎曰:以君临民,敬心不存,则所以安民者,必未尽也。自天子至诸侯卿大夫,有四封有采地者,皆为有土之君有土必有民,皆当以敬临之。

《益稷》

钦四邻。
〈大全〉新安陈氏曰:既责禹以弼违,又欲其钦四邻。谓所与同列之近臣,当敬之使同心而弼我也。

率作兴事,慎乃宪,钦哉。屡省乃成,钦哉。
〈蔡传〉兴事而数考,其成,则有课功覈实之效。而无诞慢欺蔽之失,两言钦哉者兴事考成。二者皆所当,深敬而不可忽者也。

《夏书·五子之歌》

予临兆民,凛乎若朽索之驭六马,为人上者,奈何不敬。
〈大全〉陈氏经曰:此章言国以民为本,君之固结民心以敬为本。

《商书·说命上》

恭默思道。
〈蔡传〉高宗恐德不类于前人,故不敢轻易发言,而恭敬渊默以思治道。

《高宗肜日》

王司敬民。
〈蔡传〉王之职主于敬民而已。

《周书·泰誓上》

予小子夙夜祗惧。
〈蔡传〉畏天之威早夜敬,惧不敢自宁。〈大全〉陈氏经曰:纣之恶在不敬上,天文王之德,在肃将天威武王之德,在夙夜祗惧敬与不敬,圣狂分焉兴亡判焉。

《洪范》

次二曰:敬用五事。
〈大全〉张氏曰:九畴虽多人君,所守惟在敬用五事心敬,则貌言视听思极,于肃乂哲谋圣。其精神所运上而五行,下而福极无不得其所。洪范之要在于敬而已。 新安陈氏曰:建用皇极为九畴,之宗主而敬用五事,乃建用皇极之本。根敬以用五事,则身修而极建而天人之道,备矣不敬以用五事。则身不修而极不建,而天人之道胥失之矣。此九畴之枢在皇极,而皇极之要在五事,五事之要又在敬之一字也。

《微子之命》

恪慎克孝,肃恭神人。
〈大全〉西山真氏曰:恪慎克孝是事,亲以敬也肃恭神人,是事神治人,亦以敬也敬。以事神,故上帝时歆敬以治人,故下民祗协古圣贤惟,于敬用功而已。

《康诰》

王曰:呜呼。小子封,恫瘝乃身,敬哉。
〈蔡传〉视民之不安如疾痛,之在乃身不可不敬,之也。

王曰:呜呼。封,敬明乃罚。
〈大全〉蔡氏元度曰:钦哉钦哉用刑,不可不敬也惟明,克允用刑不可不明也。

汝亦罔不克敬典,乃由裕民,惟文王之敬忌,乃裕民。
〈蔡传〉汝罔不能敬守,国之常法由是而求,裕民之道。惟文王之敬忌敬,则有所不忽忌,则有所不敢。〈大全〉陈氏大猷曰:敬则律己严,而感率者尽裕,则待人宽而从容,自从然敬典。而不知忌刑亦非,所以全裕民之道惟法,文王之敬典忌刑乃能裕民耳。

《召诰》

惟王受命,无疆惟休,亦无疆惟恤,呜呼。曷其奈何弗敬。
〈蔡传〉今王受命固有无穷之美,然亦有无穷之忧,于是叹息言王曷,其奈何弗敬乎。盖深言不可以弗敬也。

王其疾敬德。
〈大全〉袁氏曰:疾敬德者更无,等待迟疑今便,下手。新安陈氏曰:敬德而言疾,最有力盖人心,操则存舍。则亡必紧著精神,汲汲用功,则庄敬日强而能敬苟悠悠,玩怠则安肆日偷,而不能敬矣。后又言肆惟王其疾,敬德一篇纲领在敬。字而敬之工夫又在疾字。

王敬作所,不可不敬德。
〈蔡传〉王能以敬为所,则动静语默,出入起居无往而不居敬矣。不可不敬德者,甚言德之不可不敬也。〈大全〉新安陈氏曰:敬者一身之主,宰性即心所具,之
理也。敬则此心收敛,于天理之中而性,可节不敬。则此心放纵于人,欲之伪而性日流谓之不可,不敬盖敬者人心所当,然非有所勉强,而然如饥食渴饮之常。无所为而为者,也能如是则敬尽,于此而人化于彼矣。

《洛诰》

公其以予万亿年,敬天之休。
〈大全〉王氏曰:言宅洛之事定矣。公当以予永远敬,天之休以承此常吉之卜也。

汝其敬识百辟享。
〈蔡传〉百辟诸侯也,享朝享也,诸侯享上有诚有伪惟,人君克敬者能识之。

《多士》

尔克敬,天惟畀矜尔,尔不克敬,尔不啻不有尔土。
〈蔡传〉敬则言动无。不循理天之所福,吉祥所集也不敬则言动莫不违悖天,之所祸刑戮所加也。

《无逸》

周公曰:呜呼。我闻曰:昔在殷王中宗,严恭寅畏,天命自度,治民祗惧,不敢荒宁。肆中宗之享国,七十有五年。
〈蔡传〉中宗太戊也,严则庄重恭,则谦抑寅,则钦肃畏,则戒惧天,命即天理也。中宗严恭寅,畏以天理而自检律其身。至于治民之际,亦祗敬恐惧而不敢怠荒安,宁中宗无逸,之实如此,故能有享国永年之效也。〈大全〉吕氏曰:严恭寅畏合而言,之敬也。祗惧不敢荒宁皆敬也。惟敬故寿也。主静则悠远博,厚自强则坚实精明,操存则血气潜轨。而不乱收敛,则精神内固而不浮,至于俭约克治去,戕贼之累又不待言凡此,皆敬之力寿之理也。

《君奭》

其汝克敬德,明我俊民。
〈蔡传〉汝若以盈满为惧,则当能自敬德,益加寅畏明扬俊民,布列庶位以尽大臣之职。业以答滋至之天,休毋徒惴惴而欲去为也。

《立政》

太史,司寇苏公,式敬尔由狱,以长我王国,兹式有慎,以列用中罚。
〈大全〉陈氏大猷曰:周公举太史所记苏,公之事以告士苏公能以,法式而敬其所用,之狱重民命以延,国命治狱者当,以为法式而有谨焉。 新安陈氏曰:苏公所以为司寇,在乎敬后人之法苏公,在乎慎能慎。则能敬矣,固为后之司狱,者虑尤为后之君,用人以司狱者虑。 陈氏雅言曰:敬者慎之存于心慎者,敬之见于事慎谨之心,即敬畏之心也。苏公一念之敬可以通,天人而无閒可以垂,百世而无愆后世。之司狱者得苏公,而用之岂非所谓吉士常人者乎。

《君陈》

命汝尹兹东郊,敬哉。
〈大全〉新安陈氏曰:孝恭之恭其德性本,敬也敬哉之敬勉其加敬也。

《康王之诰》

今王敬之哉。
〈大全〉张氏曰:今王继新陟王惟敬,而已敬则历年不敬,则早坠此召公平生所学,昔以告成王今又以告康王。

《吕刑》

哀敬折狱。
〈大全〉林氏曰:哀矜勿喜即此哀敬也,哀则不忍敬则不忽。

王曰:呜呼。敬之哉。
〈蔡传〉敬于刑者,畏之至也。〈大全〉陈氏大猷曰:任刑之大本在敬与中,用心以敬为主用法以中为主,前已论之此复提敬与中训之。

《诗经》《大雅·文王》

世之不显,厥犹翼翼。
〈朱注〉犹谋翼翼勉敬也。〈大全〉庆源辅氏曰:勉则无怠敬则无弛谋犹,如此则其忠诚可知矣。

穆穆文王,于缉熙敬止。
〈朱注〉穆穆深远之意缉,续熙明亦不已之,意止语词言穆穆然文王之德,不已其敬如此。〈大全〉华谷严氏曰:文王德容穆穆,然可见故穆穆,足以形容之所难言者。心之敬也故缉熙不足,以发而又以于发之缉熙敬止,者中庸之至诚无息也。

《大明》

维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怀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国。
〈朱注〉小心翼翼恭慎之貌,即前篇之所谓敬也。〈大全〉庆源辅氏曰:前篇释厥犹翼翼,为勉敬此篇说小心翼翼为,恭慎其义虽一。而有在臣在君,之不同须
是以心体之,则自见其有广狭也。昭事上帝言文王之敬洞洞,属属终日对越上帝也。如此则盛大之福自然,来集而文王之敬直上,直下更无回曲之时。所以又能受四方来附之,国也一有回曲,则此心便息。此理便绝天人,上下皆不相管摄矣。丰城朱氏曰:圣人之德敬为大,泛言之而为德切言之而为敬敬者,德之舆也无敬,则德不行圣人之敬上与,天心合下与人心。合故以之事天非有心于求福也,而自足以求多福以之治人,非有心于求媚也。而自足以受方国其,德之不回即其心之敬者为之也。使此心之敬有一毫之空,阙一息之閒断,则不可谓之不回矣。

《思齐》

雍雍在宫,肃肃在庙,不显亦临,无射亦保。
〈大全〉丰城朱氏曰:雍雍和之至也,所以为治人之本也肃肃敬之,至也所以为事神之本也。不显自其在己者言,之亦临则指其在神者而言也,无射自其在人者言之亦保,则指其在己者。而言也己之所,处虽在于幽独,而心之戒惧,则常若有临之者,人之于我虽无所。厌射而心之操,存则常若有所守焉,所以为纯亦不已之实也。

《板》

敬天之怒,无敢戏豫,敬天之渝,无敢驰驱,昊天曰明,及尔出王,昊天曰旦,及尔游衍。
〈大全〉丰城朱氏曰:天之怒不可不敬也,汝其敢戏豫乎天之变不可不敬也,汝其敢驰驱乎。昊天曰:明及尔出王言一出,入之际而天必与之俱也。昊天曰:旦及尔游衍言一动,息之顷而天必与之同也。此所谓陟降厥士日监在兹也。

《抑》

敬慎威仪,维民之则。
〈朱注〉敬其威仪然后可以为天下法也。

温温恭人,维德之基。
〈大全〉西山真氏曰:筑室者以基为固修身者,以敬为本故此温温恭谨之人,有立德之基也。

《周颂·敬之》

敬之敬之,天维显思,命不易哉,无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监在兹。
〈大全〉华谷严氏曰:敬而又敬者,诚之不已也盖以天道甚明祸福不爽,故予夺无常其命难保也。 庆源辅氏曰:毋不敬可以对越上帝,天道之明命不易保,惟敬则能对越之。若曰:高高在上,则便是不敬不敬,则自绝于天矣。常敬则见其陟降,于己所为之事日监在此也,陟降厥士即。所谓昊天曰:明及尔出王。昊天曰:旦及尔游衍也。

《鲁颂·泮水》

穆穆鲁侯,敬明其德,敬慎威仪,维民之则。
〈大全〉三山李氏曰:内能慎其明德,外能慎其威仪,表里尽善此民所以则之也。

《商颂·长发》

帝命不违,至于汤齐,汤降不迟,圣敬日跻,昭假迟迟,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围。
〈大全〉庐陵彭氏曰:圣敬日跻即至诚无息也。 华谷严氏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是圣敬日跻之实。即文王之纯亦不已也。 朱子曰:汤工夫全在敬字上。看来,大段是一个修饬底人。又曰:成汤之圣,称其德者。又曰:不迩声色,不殖货利。又曰:以义制事,以礼制心。又曰:从谏弗拂,改过不吝。又曰:与人不求备,检身若不及,此皆足以见其自新之实。至于所谓圣敬日跻者,则其言愈约而意愈切矣。庆源辅氏曰:圣敬云者,言汤之敬,乃圣人之敬也。无一毫亏缺无一息,閒断故能昭格,于天与天为一也以此观之,则敬之一字乃入,圣之门而学者,成始成终之道可见矣。

《礼记》《曲礼上》

曲礼曰:毋不敬。
〈陈注〉范氏曰:经礼三百曲,礼三千可以一言蔽,之曰:毋不敬。 刘氏曰:此君子修己,以敬而其效,至于安人安百姓也。〈大全〉西山真氏曰:曲礼一篇为,礼记之首而毋不敬,一言为曲礼之首,盖敬者礼之纲。领也曰:毋不敬者,谓身心内,外不,可使有一毫之不敬也。

《礼器》

至敬无文。
〈陈注〉敬之至者不以文为贵。〈大全〉长乐陈氏曰:至敬无文,笃于诚也。

《乐记》

外貌斯须不庄不敬,而易慢之心入之矣。
〈陈注〉此言著诚去伪之心,不可少有閒断。〈大全〉朱子曰:入之一字正见得,外诱使然非本心实,有此恶虽
非本有然,既为所夺而得以为主,于内则非心而何。

《哀公问》

所以治礼,敬为大。
〈陈注〉礼止于敬而已,故曰:所以治礼敬为大。

君子无不敬也,敬身为大,身也者,亲之枝也,敢不敬与。
〈大全〉长乐刘氏曰:君子所以敬其身,非为我而自尊也。身虽在我其气与性,则受于亲传之于祖非己,得以轻而辱之也。

公曰:敢问何谓敬身。孔子对曰:君子过言则民作辞,过动则民作则,君子言不过辞,动不过则,百姓不命而敬恭,如是则能敬其身,能敬其身,则能成其亲矣。
〈陈注〉君子以位言也在上者,言虽过民犹以为辞。辞者,言之成文者也。动虽过民,犹以为则则者,动之成法也。此所以君子之言,动不敢有过俱无过,则民不待命令之及,而自知敬其上矣。民皆敬上,则君之身不为人所辱,方谓之能敬身。

《仲尼燕居》

敬而不中礼谓之野。
〈大全〉严陵方氏曰:敬言其心心敬,而不中礼,则文辞寡故谓之野。

《表记》

子曰: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是故君子貌足畏也。色足惮也。言足信也。甫刑曰:敬忌而罔有择言在躬。
〈陈注〉刘氏曰:其寻常敬,忌故动处无不中节。〈大全〉蓝田吕氏曰:修此三者敬而已矣。不敬则失之,故貌敬则足畏也。色敬则足惮也,言敬则足信也。

子曰:君子庄敬日强,安肆日偷。
〈陈注〉马氏曰:庄敬所以自强,而有进德之渐,故日强安肆所以自弃,而有败度之渐故日偷。

《孝经》《广要道章》

礼者,敬而已矣。故敬其父,则子悦;敬其兄,则弟悦;敬其君,则臣悦;敬一人,则千万人悦。所敬者寡,而悦者众。此之谓要道也。
〈疏〉言礼者敬而已矣,谓礼主于敬也,又明敬功至广是要道也,其要正以谓天子敬人之父。则其子皆悦敬人,之兄则其弟皆悦敬人,之君则其臣皆悦此皆敬父兄及君一人。则其子弟及臣子万人皆悦,故其所敬者寡而悦者,众即前章所言先王有至德。要道者,皆此义之谓也。 案尚书五子之歌云为人上者,奈何不敬谓居上位须敬其下。

《大戴礼记》《曾子立事》

昔者天子日旦思其四海之内,战战惟恐不能乂;诸侯日旦思其四封之内,战战惟恐失损之;大夫日旦思其官,战战惟恐不能胜;庶人日旦思其事,战战惟恐刑罚之至也。是故临事而栗者,鲜不济矣。
《徐干·中论》《法象》
人性之所简也,存乎幽微人情之,所忽也存乎孤独夫幽微者,显之原也孤独者,见之端也。胡可简也,胡可忽也,是故君子敬孤独而慎幽微。虽在隐蔽鬼神不得见其隙也,诗云:肃肃兔罝施于中,林处独之谓也又有颠沛,而不可乱者,则成王季路其人也。昔者成王将崩体,被冕服然后发顾命之辞,季路遭乱结缨而后死白刃之难,夫以崩亡之候白刃之难,犹不忘敬况于游宴乎。故诗曰: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言,必济也君子口无戏谑之,言言必有防身无戏谑之行,行必有检故虽妻。妾不可得而黩也虽朋友不,可得而狎也是,以不愠怒而德。行行于闺门不谏谕而风声,化乎乡党传称大人正己。而物正者盖此之谓也,以匹夫之居犹然况得意而行于天下者乎,唐尧之帝允恭克让而。光被四表成汤不敢怠遑而奄有九,域文王祗畏而造彼区夏。易曰:观盥而不荐有孚颙,若言下观而化也。祸败之由也,则有媟慢以为阶,可无慎乎昔宋敏碎。首于棋局陈灵被祸于戏言,阎邴造逆于相诟子,公生弑于尝是故君子居身也谦。在敌也让临下也。庄奉上也敬四者备而怨,咎不作福禄从之诗云靖,恭尔位正直是与神之听之。式谷以汝故君子之交,人也欢而不媟和而不同好,而不佞诈学而不虚行易亲,而难媚多怨而寡。非故无绝交无畔。朋书曰:慎始而敬终以不困夫礼也者,人之急也可终身蹈。而不可须臾离也须臾离,则慆慢之行臻焉须臾忘,则慆慢之心生焉况无礼。而可以终始乎夫礼也,者敬之经也敬也。者礼之情也无敬,无以行礼无礼无以,节敬道不偏废相须。而行是故能尽敬以从礼者,谓之成人过,则生乱乱则灾及其身,昔晋惠公以慢端,而无嗣文公以肃命而兴国,却犨以傲享徵亡。冀缺以敬妻受服,子圉以大明,昭乱薳罢以既。醉保禄良霄以鹑,奔丧家子展以草,虫昌族君子感凶。德之如彼见吉,德之如此,故立必磬折坐,必抱鼓周旋中。规折旋中,矩视不离乎结绘,之閒言不越乎。表著之位声气,可范精神可爱俯仰。可宗揖让,可贵述作有方,动静有常帅礼不荒,故为万夫之望也。

《二程子全书》《主敬》

程子曰:诚则无不敬,未至于诚,则敬然后诚。 或问敬,曰:主一之谓敬,何谓一,曰:无适之谓一,何以能见一而,主之曰:齐庄整饬其,心存焉涵养纯,熟其理著矣。 君子主敬以直其内,守义以方其外,敬立而内。直义形而外方,义形于外,非在外也。敬义既立其德,盛矣不期大,而大矣德不孤也。无所用而不周,无所施而不利孰为疑乎。 敬则虚静,而虚静非敬也。不敬,则私欲万端生焉害仁此为大。 敬胜百邪。涵养,须用敬进学则在致知。 所守不约,则泛然而无功约莫如敬。 君子之遇事,一于敬而已矣,简细故以自崇非敬也,饰私智以为奇非敬也。 发于外者谓之恭有诸己者,谓之敬。 或谓张绎曰:吾至于閒静之地,则洒然心悦吾疑。其未善也绎以告程子,程子曰:然社稷宗庙之中,不期敬而自敬,是平居未尝敬也使平。居无不敬则社稷宗,庙之中何敬之,改修乎然则以静为,悦者必以动为厌方。其静时所以能悦静,之心又安在哉。 或问独处夜,行而多惧心何也程。子曰:烛理不明也明理,则知所惧者,皆妄又何惧矣。知其妄而犹不免者,气不充也敬不足也。天德云者,谓所受于天者,未尝不全也苟无污坏。则直行之耳,或有污坏,则敬以复之耳。 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祗是敬也敬则无閒断。

《杨龟山集》《京师所闻》

《易》曰: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夫尽其诚心而无伪焉,所谓直也。若施之于事则厚薄隆,杀一定而不可易为有方矣。敬与义本无二所主者,敬而义,则自此出焉。故有内外之辨,其实义亦敬也。故孟子之言义,曰:行吾敬而已。

《南都所闻》

学者若不以敬,为事便无用心处致一之谓敬,无适之谓一。

《张子·语类》《主敬》

张子曰:敬斯有立,有立斯有为。 敬,礼之舆也,不敬则礼不行。 心但能弘大不谨敬,则不立若但能谨敬而心不弘大,则入于隘须宽而敬。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主敬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