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名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第六十九卷目录

 名实部总论
  管子〈心术上 九守〉
  文子〈道原〉
  列子〈杨朱〉
  尹文子〈大道上〉
  公孙龙子〈名实论〉
  荀子〈正名篇〉
  吕氏春秋〈务本 审应 正名〉
  淮南子〈说山训 修务训〉
  说苑〈杂言〉
  法言〈问神篇〉
  中论〈考伪〉
  新论〈审名 鄙名〉
  颜氏家训〈名实篇〉
  周子通书〈务实〉
  邵子渔樵问答〈论名实一则〉
  朱子大全集〈答周舜弼〉
  性理大全〈力行〉
 名实部艺文一
  演连珠          晋陆机
  铁垆步志        唐柳宗元
  张释之论         宋苏轼
  跋道乡帖          杨时
  与陆梯霞论名实书    明张右民
 名实部艺文二〈诗〉
  古诗            阙名
  名实吟          宋邵雍
 名实部纪事
 名实部杂录

学行典第六十九卷

名实部总论

《管子》《心术上》

物固有形,形固有名。此言不得过实,实不得延名。姑形以形,以形务名,督言正名。故曰圣人。

《九守》

修名而督实,按实而定名。名实相生,反相为情名实当则治,不当则乱。名生于实。实生于德,德生于理,理生于智,智生于当。

《文子》《道原》

广厚有名有名者。贵全也俭薄无名无,名者贱轻也殷富有名,有名者尊宠也贫寡。无名无名者卑辱也雄牡有名有名者章明。也雌牝无名无名,者隐约也有馀者有名,有名者高贤也不足。者无名无名者任下也有功即有。名无功即无名,有名产于无名无名。者有名之母也

《列子》《杨朱》

杨朱游于鲁,舍于孟氏。孟氏问曰:人而已矣,奚以名为。曰:以名者为富。既富矣,奚不已焉。曰:为贵。既贵矣,奚不已焉。曰:为死。既死矣,奚为焉。曰:为子孙。名奚益于子孙。曰:名乃苦其身,燋其心。乘其名者,泽及宗族,利兼乡党;况子孙乎。凡为名者必廉,廉斯贫;为名者必让,让斯贱。曰:管仲之相齐也,君淫亦淫,君奢亦奢。志合言从,道行国霸。死之后,管氏而已。田氏之相齐也,君盈则已降,君敛则已施。民皆归之,因有齐国;子孙享之,至今不绝。若实名贫,伪名富。曰:实无名,名无实。名者,伪而已矣。
鬻子曰:去名者无忧。老子曰:名者实之宾。而悠悠者趣名不已。名固不可去,名固不可宾耶。今有名则尊荣,亡名则卑辱。尊荣则逸乐,卑辱则忧苦。忧苦,犯性者也;逸乐,顺性者也。斯实之所系矣。名胡可去。名胡可宾。但恶夫守名而累实。守名而累实,将恤危亡之不救,岂徒逸乐忧苦之閒哉。

《尹文子》《大道上》

有形者必有名有。名者未必有形形而不。名未必失其方圆白黑。之实名而不可不寻名以检其差,故亦有名以检形形。以定名名以。定事事以检名,察其所以然则形名,之与事物。无所隐其理矣名。有三科一曰命物之名方圆。白黑是也二曰:毁。誉之名善恶贵贱是。也三曰:况谓。之名贤愚爱憎是也。
名者名形者也形者,应名者也然形非正名也,名非正形也。则形之与名居然别矣,不可相乱亦不可。相无无名故。大道无称有名故名。以正形今万物具,存不以名正之则乱。万名具列不,以形应之则乖故形名者不可不正也善。名命善,恶名命恶。故善有善名恶有恶名圣贤仁智命。善者也顽嚚凶愚命,恶者也今即圣贤。仁智之名以求圣贤仁。智之实未之或尽也即顽嚚。凶愚之名以求顽嚚凶愚,之实亦或未尽也使善恶画然。有分虽未能,尽物之实犹。不患其差也故曰名不可。不辨也名称,者何彼此,而检虚实者也自古至今。莫不用此而得用彼而失。失者由名分混得,者由名,分察今亲贤而疏不肖赏,善而罚恶贤不肖善恶之。名宜在彼亲疏。赏罚之称宜属我我,之与彼,又复一,名名之察者也名,贤不肖为亲,疏名善恶为赏罚合彼。我之一称而不,别之名之混。者也故曰名称者不可不察也

《公孙龙子》《名实论》

天地与其所产焉,物也。
〈注〉天地之形及天地之所生者,皆谓之物也。

物以物其所物而不过焉,实也。
取材以修,廊庙朝府车服器械求,贤以实侍御仆从中外职。圉皆无过差各当其物,故谓之实也。

实以实其所实不旷焉,位也。
实者充实。器用之大小众万之卑。高器得其材人堪其职庶。政无阙尊卑有序,故曰位也。

出其所位非位。
离位使官器用过制。或僭于上或,滥于下皆非其位。

位其所位焉,正也。
取材之与制器莅事之与赏刑有尊。卑神亦异数合静其数,而不僭滥故谓正也。

以其所正,正其所不正,疑其所正。
以正正于不正,则不正者皆正以不正乱于正,则众皆疑之。

其正者正其所实也,正其所实者,正其名也,其名正则唯乎其彼此焉。
唯应辞也正其名者,谓施名当于彼此之实,故即名求实而后,彼此皆应其名。

谓彼而彼不唯乎,彼则彼谓不行。
谓者教命也。发号施命而召于彼而彼不,应者分不当于彼故教命不得行也。

谓此而行,不唯乎此则此谓不。行其以当不当也不当而乱也,故彼彼当乎彼则唯乎彼。其谓行,彼此此当乎此则唯乎此其谓行此其。以当而当也以。当而当正也故彼彼止于彼此此。止于此可彼,此而彼且此此彼而此且彼不可。
或以彼名滥于此实。而谓彼且与此相类或,以此名滥于,彼实而谓。此且与彼相同故。皆不可。

夫名实谓也知,此之非也。知此之不。在此也明不谓也知彼之非彼也知。彼之不在彼也则不谓也,至矣哉古之明王审其名实慎其。所谓至矣哉古之明王。

《荀子》《正名篇》

王者之制名,名定而实辨,道行而志通,则慎率民而一焉。故析辞擅作名,以乱正名,使民疑惑,民多辩讼,则谓之大奸。其罪犹为符节度量之罪也。故其民莫敢为奇辞以乱正名,故其民悫;悫则易使,易使则公。其民莫敢为奇辞以乱正名,故一于道法,而谨于循令矣。如是则其迹长矣。迹长功成,治之极也。是谨于守名约之功也。今圣王没,名守慢,奇辞起,名实乱,是非之刑不明,则虽守法之吏,诵数之儒,亦皆乱也。若有王者起,必将有循于旧名,有作于新名。然则所为有名,与所缘有同异,与制名之枢要,不可不察也。异形离心交喻,异物名实元纽,贵贱不明,同异不别;如是,则志必有不喻之患,而事必有困废之祸。故知者为之分别制名以指实,上以明贵贱,下以辨同异。贵贱明,同异别,如是则志无不喻之患,事无困废之祸,此所为有名也。然则何缘而以同异。曰:缘天官。凡同类同情者,其天官之意物也同。故比方之疑似而通,是所以共其约名以相期也。形体、色理以目异;声音清浊、调竽、奇声以耳异;甘、苦、咸、淡、辛、酸、奇味以口异;香、臭、芬、郁、腥、臊、洒酸、奇臭以鼻异;疾、养、凔、热、滑、铍、轻、重以形体异;说、故、喜、怒、哀、乐、爱、恶、欲以心异。心有徵知。徵知,则缘耳而知声可也,缘目而知形可也。然而徵知必将待天官之当簿其类,然后可也。五官簿之而不知,心徵之而无说,则人莫不然谓之不知。此所缘而以同异也。然后随而命之,同则同之,异则异之。单足以喻则单,单不足以喻则兼;单与兼无所相避则共;虽共不为害矣。知异实者之异名也,故使异实者莫不异名也,不可乱也,犹使异实者莫不同名也。故万物虽众,有时而欲遍举之,故谓之物;物也者,大共名也。推而共之,共则有共,至于无共然后止。有时而欲遍举之,故谓之鸟兽。鸟兽也者,大别名也。推而别之,别则有别,至于无别然后止。名无固宜,约之以命,约定俗成谓之宜,异于约则谓之不宜。名无固实,约之以命实,约定俗成,谓之实名。名有固善,径易而不拂,谓之善名。物有同状而异所者,有异状而同所者,可别也。而为异所者,虽可合,谓之二实。状变而实无别而为异者,谓之化。有化而无别,谓之一实。此事之所以稽实定数也。此制名之枢要也。后王之成名,不可不察也。见侮不辱,圣人不爱己,杀盗非杀人也,此惑于用名以乱名者也。验之所以为有名,而观其熟行,则能禁之矣。山渊平,情欲寡,刍豢不加甘,大钟不加乐,此惑于用实,以乱名者也。验之所缘无以同异,而观其熟调,则能禁之矣。非而谒楹,有牛马非马也,此惑于用名以乱实者也。验之名约,以其所受,悖其所辞,则能禁之矣。凡邪说辟言之离正道而擅作者,无不类于三惑者矣。胡明君知其分而不与辩也。夫民易一以道,而不可与共故。故明君临之以势,道之以道,申之以命,章之以论,禁之以刑。故其民之化道也如神,辩势恶用矣哉。今圣王没,天下乱,奸言起,君子无势以临之,无刑以禁之,故辩说也。实不喻,然后命,命不喻,然后期,期不喻,然后说,说不喻,然后辩。故期命辩说也者,用之大文也,而王业之始也。

《吕氏春秋》《务本》

尝试观上古记,三王之佐,其名无不荣者,其实无不安者,功大也。诗云:有渰凄凄,兴雨祁祁,雨我公田,遂及我私。三王之佐,皆能以公及其私矣。俗主之佐,其欲名实也与三王之佐同,而其名无不辱者,其实无不危者,无公故也。

《审应》

人主出声应容,不可不审。凡主有识,言不欲先。人唱我和,人先我随。以其出为之实,以其言为之名,取其实以责其名,则说者不敢妄言,而人主之所执其要矣。

《正名》

名正则治,名丧则乱。使名丧者,淫说也。说淫则可不可而然不然,是不是而非不非。故君子之说也,足以言贤者之实、不肖者之克而已矣,足以喻治之所悖、乱之所由起而已矣,足以知物之情、人之所获以生而已矣。凡乱者,形名不当也。人主虽不肖,犹若用贤,犹若听善,犹若为可者。其患在乎所谓贤、从不肖也,不为善、而从邪辟,所谓可、从悖逆也,是刑名异充而声实异谓也。夫贤不肖、善邪辟、可悖逆,国不乱、身不危奚待也。齐湣王是以知说士,而不知所谓士也。故尹文问其故,而王无以应。此公王丹之所以见信而卓齿之所以见任也。任卓齿而信公王丹,岂非以自雠邪。尹文见齐王。齐王谓尹文曰:寡人甚好士。尹文曰:愿闻何谓士。王未有以应。尹文曰:今有人于此,事亲则孝,事君则忠,交友则信,居乡则悌,有此四行者,可谓士乎。齐王曰:此真所谓士已。尹文曰:王若得人,肯以为臣乎。王曰:所愿而不能得也。尹文曰:使若人于庙朝中,深见侮而不斗,王将以为臣乎。王曰:否。大夫见侮而不斗,则是辱也。辱则寡人弗以为臣矣。尹文曰:虽见侮而不斗,未失其四行也。未失其四行者,是未失其所以为士一矣。未失其所以为士一,而王以为臣,失其所以为士一,而王不以为臣,则向之所谓士者乃士乎。王无以应。尹文曰:今有人于此,将治其国,民有非则非之,民无非则非之,民有罪则罚之,民无罪则罚之,而恶民之难治可乎。王曰:不可。尹文曰:窃观下吏之治齐也,方若此也。王曰:使寡人治信若是,则民虽不治,寡人弗怨也。意者未至然乎。尹文曰:言之不敢无说。请言其说。王之令曰:杀人者死,伤人者刑。民有畏王之令,深见侮而不敢斗者,是全王之令也,而王曰见侮而不敢斗,是辱也。夫谓之辱者,非此之谓也,以为臣不以为臣者罪之也,此无罪而王罚之也。齐王无以应。论皆若此,故国残身危,走而之谷,如卫。齐湣王,周室之孟侯也。太公之所以老也。桓公尝以此霸矣,管仲之辨名实审也。

《淮南子》《说山训》

狂者东走,逐者亦东走,东走则同,所以东走则异。溺者入水,拯之者亦入水,入水则同,所以入水者则异。故圣人同死生,愚人亦同死生。圣人之同死生,通于分理;愚人之同死生,不知利害所在。徐偃王以仁义亡国,国亡者非必仁义;比干以忠靡其体,被诛者非必忠也。故寒颤,惧者亦颤,此同名而异实。

《修务训》

通于物者,不可惊以怪;喻于道者,不可动以奇;察于辞者,不可耀以名;审于形者,不可遁以状。世俗之人,多尊古而贱今,故为道者必托之于神农、黄帝而后能入说。乱世闇主,高远其所从来,因而贵之。为学者蔽于论而尊其所闻,相与危坐而称之,正领而诵之。此见是非之分不明。夫无规矩,虽奚仲不能以定方圆;无准绳,虽鲁般不能以定曲直。是故钟子期死而伯牙绝弦破琴,知世莫赏也;惠施死而庄子寝说言,见世莫可为语者也。夫项橐七岁为孔子师,孔子有以听其言也。以年之少,为闾丈人说,救敲不给,何道之能明也。昔者,谢子见于秦惠王,惠王说之,以问唐姑梁,唐姑梁曰:谢子,山东辩士,固权说以取少主。惠王因藏怒而待之。后日复见,逆而弗听也。非其说异也,所以听者易。夫以徵为羽,非弦之罪;以甘为苦,非味之过。楚人有烹猴而召其邻人,以为狗羹也,而甘之。后闻其猴也,据地而吐之,尽泻其食。此未始知味者也。邯郸师有出新曲者,托之李奇,人皆争学之。后知其非也,而皆弃其曲,此未始知音者也。鄙人有得玉璞者,喜其状,以为宝而藏之。以示人,人以为石也,因而弃之。此未始知玉者也。故有符于中,则贵是而同今古;无以听其说,则所从来者远而贵之耳。此和氏之所以泣血于荆山之下。今剑或绝侧羸文,齧缺卷銋,而称以顷襄之剑,则贵人争带之;琴或拨刺枉桡,阔解漏越,而称以楚庄之琴,则侧室争鼓之。苗山之鋋,羊头之销,虽水断龙舟,陆剸兕甲,莫之服带。山桐之琴,涧梓之腹,虽鸣廉修营,唐牙莫之鼓也。通人则不然。服剑者期于铦利,而不期于墨阳、莫邪;乘马者期于千里,而不期于骅骝、绿耳;鼓琴者期于鸣廉修营,而不期于滥胁、号钟;诵《诗》《书》者期于通道略物,而不期于《洪范》《商颂》。圣人见是非,若白黑之于目辨,清浊之于耳听。众人则不然。中无主以受之,譬若遗腹子之上陇,以礼哭之,而无所归心。故夫孪子之相似者,唯其母能知之;玉石之相类者,唯良工能识之;书传之微者,唯圣人能论之。今取新圣人书,名之孔、墨,则弟子句指而受者必众矣。故美人者,非必西施之种;通士者,不必孔、墨之类。晓然意有所通于物,故作书以喻意,以为知者也。诚得清明之士,执元鉴于心,照物明白,不为古今易意,摅书明指以示之,虽阖棺亦不恨矣。昔晋平公令官为钟。钟成,而示师旷。曰:钟音不调。平公曰:寡人以示工,工皆以为调。而以为不调,何也。师旷曰:使后世无知音者则已,若有知音者,必知钟之不调。故师旷之欲善调钟也,以为后之有知音者也。三代与我同行,五伯与我齐知,彼独有圣智之实,我曾无有闾里之闻,穷巷之知者何。彼并身而立节,我诞谩而悠忽。今夫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若使之衔腐鼠,蒙猬皮,衣豹裘,带死蛇,则布衣韦带之人过者,莫不左右睥睨而掩鼻。尝试使之施芳泽,正蛾眉,设笄珥,衣阿锡,曳齐纨,粉白黛黑,佩玉环,揄步,杂芝若,笼蒙目视,冶由笑,目流眺,口曾挠,奇牙出,靥摇,则虽王公大人,有严志颉颃之行者,无不惮悇痒心而悦其色矣。今以中人之才,蒙愚惑之智,被污辱之行,无本业所修,方术所务,焉得无有睥面掩鼻之容哉。今鼓舞者,绕身若环,曾挠摩地,扶旋猗那,动容转曲,便媚拟神。身若秋药被风,发若结旌,骋驰若骛;木熙者,举梧槚,据句枉,猿自纵,好茂叶,龙夭矫,燕枝拘,援丰条,舞扶疏,龙从鸟集,搏援攫肆,蔑蒙踊跃。且夫观者莫不为之损心酸足,彼乃始徐行微笑,被衣修擢。夫鼓舞者非柔纵,而木熙者非眇劲,淹浸渍渐靡使然也。是故生木之长,莫见其益,有时而修;砥砺䃺鉴,莫见其损,有时而薄。藜藿之生,蠕蠕然日加数寸,不可以为栌栋;楩楠豫章之生也,七年而后知,故可以为棺舟。夫事有易成者名小,难成者功大。君子修美,虽未有利,福将在后至。故《诗》云:日就月将,学有缉熙于光明。此之谓也。
《刘向·说苑》《杂言》
曾子曰:响不辞声,鉴不辞形,君子正一而万物皆成。夫行非影也,而影随之;呼非为响也,而响和之。故君子功先成而名随之。
《扬雄·法言》《问神篇》
或曰:君子病没世而无名,盍势诸。名,卿可几也。曰:君子德名为几。梁、齐、赵、楚之君非不富且贵也,恶乎成名。谷口郑子真,不屈其志,而耕乎岩石之下,名震于京师。岂其卿。岂其卿。
《汉·徐干·中论》《考伪》
问者曰:仲尼恶没世而名不称又。疾伪名然则将何执曰是安足,怪哉名者。所以名实也。实立而名从之非名立而实从,之也。故长形立而名之曰。长短形立而名之曰短非长,短之名先。立而长短之形从之也仲尼之所贵者。名实之名也贵名。乃所以贵实也夫名之系于实也。犹物之系。于时也物者春也。吐华夏也布叶秋也凋零冬也成实斯无为而,自成者也,若强为之则伤其性。矣名亦如。之故伪名,者皆欲伤之者也人徒知,名之为善不知。伪善者为,不善也惑。甚矣求名有三少而。求多迟而求,速无而求有此。三者不僻为幽。昧离乎。正道则不获,也固非君子。之所能也君子者能成其,心心成则内定内定。则物不,能乱物不能乱则独。乐其道独,乐其道则不。闻为闻不显为显故礼称,君子之道闇然而日。彰小人之道,的然而日亡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知远之近知风之自知,微之显可与入。德矣君子之不。可及者其惟人之所。不见乎。夫如是者岂将反侧,于乱世而化庸人之未称哉。
《梁·刘协·新论》《审名》
言以绎理理为。言本名以,订实实为名源。有理无言则理不可,明有实无。名则实不可辨,理由言明而言非理也实由名。辨而名非实也,今信言以弃理。实非得理者也。信名而略实非得实。者也故明者,课言以寻理不遗理而,著言执名以责实不。弃实而存名然则言理兼,通而名。实俱正世人传言,皆以小成大以非为是传,弥广而理逾乖名弥。假而实逾反则,回犬似人转白成黑。矣今指犬似人转,白成黑则不类矣专以类,推以此象。彼谓犬似玃。玃似狙狙。似人则犬似人矣谓白,似缃。缃似黄黄似朱朱,似紫紫似绀绀似黑则白。成黑矣黄轩四面,非有八目夔之。一足必有独胫周人玉,璞其实死鼠楚之。凤凰乃是山。鸡愚谷智叟而像顽。称黄公。美女乃得丑名鲁,人缝掖实非儒行东郭吹竽而不,知音四面一足本。非真实玉璞凤凰不。是定名鲁人,东郭空滥美称。愚谷黄公横受恶名由此观。之传闻丧真,翻转名实。美恶无定称贤愚无正目俗,之弊者不察。名实虚传说者,即似定真闻野丈人,谓之田父河上。奼女谓之妇。人尧浆禹粮龙肝牛膝谓之为。肉掘井得人,言自土而出,三豕渡河云彘行。水上凡斯之类不,可胜言故狐狸。二兽因其名,便合而为,一蛩蛩巨虚其。实一兽因其。词烦分而为二,斯虽成其名。而不知败其实弗审其,词而不察其形是以。古人必慎传名近审其,词远取诸理不使名害于实。实隐于名故名,无所容其伪实无。所蔽其真此之谓正名也。

《鄙名》

名者命之形也言。者命之名也形有,巧拙名有。好丑言有善。恶名言之善则,悦于人心名言之恶。则忮于人耳是以古人。制邑名子必依。善名名之不善,害于实矣昔,毕万以盈,大会福晋雠以。怨偶逢。祸然盈大者不必尽吉怨。偶者不必皆凶,而人怀爱憎。之意者以其名,有善恶也。今野人昼见,蟢子者以为有喜乐之瑞夜梦见雀者以为,有爵位之象然。见蟢者,未必有喜梦雀者,未必。弹冠而人悦之。者以其名利。人也水名盗泉尼。父不漱邑名朝,歌颜渊不舍里名。胜母曾子还轫亭名柏人汉后,夜遁何者以。其名害,义也以蟢雀,之微无,益于人名苟近。善而世俗爱。之邑泉之大生人所。庇名必。伤义圣贤恶之由,此而言则善恶之义在,于名也昔有贫。人名其狗。曰富命其子曰乐方祭而狗人于室,叱之曰,富出祝曰,不祥家果。有祸其子后死,哭之曰乐而不自,悲也庄公有人。字其长子曰盗次,子曰驱盗,持衣出耨其。母呼之。曰盗吏因缚,之其母呼。驱驱喻吏遽而。声不转但言驱驱吏因驱之盗。几至于殪立,名不善而受其弊,审名之宜岂不信哉。

《颜氏家训》《名实篇》

名之与实,犹形之与影也。德艺周厚,则名必善焉;容色姝丽,则影必美焉。今不修身而求令名于世者,犹形甚恶而责妍影于镜也。上士忘名,中士立名,下士窃名。忘名者,体道合德,享鬼神之福祐,非所以求名也;立名者,修身慎行,惧荣观之不显,非所以让名也;窃名者,厚貌深奸,干浮华之虚称,非所以得名也。人足所履,不过数寸,然而咫尺之途,必颠蹶于崖岸,拱抱之梁,每沈溺于川谷者,何哉。为其旁无馀地故也。君子之立己,抑亦如之。至诚之言,人未能信,至洁之行,物或致疑,皆由言行声名,无馀地也。吾每为人所毁,常以此自责。若能开方轨之路,广造舟之航,则仲由之言信,重于登坛之盟,赵喜之降诚,贤于折冲之将矣。 吾见世人,清名登而金贝入,信誉显而然诺亏,不知后之矛戟,毁前之干橹也。宓子贱云:诚于此者形于彼。人之虚实真伪在乎心,无不见乎迹,但察之未熟耳。一为察之所鉴,巧伪不如拙诚,承之以羞大矣。伯石让卿,王莽辞政,当于尔时,自以巧密;后人书之,留传万代,可为骨寒毛竖也。近有大贵,孝悌著声,前后居丧,哀毁踰制,亦足以高于人矣。而尝以苫块之中,以巴豆涂脸,遂使成疮,表哭泣之过。左右童竖,不能掩之,益使外人谓其居处饮食,皆为不信。以一伪丧百诚者,乃贪名不已故也。有一士族,读书不过二三百卷,天才钝拙,而家世殷厚,雅自矜持,多以酒犊珍玩,交诸名士,甘其饵者,递相吹嘘。朝廷以为文华,亦尝出境聘。东莱王韩晋明笃好文学,疑彼制作,多非机杼,遂设宴言,面相讨试。竟日欢谐,辞人满席,属音赋韵,命笔为诗,彼造次即成,了非向韵。众客各自沈吟,遂无觉者。韩退叹曰:果如所量。韩又尝问曰:王珽杼上终葵首,尝作何形。乃答云:珽头曲圜,势如葵叶耳。韩既有学,忍笑为吾说之。 治点子弟文章,以为声价,大弊事也。一则不可常继,终露其情;二则学者有凭,益不精励。邺下有一少年,出为襄国令,颇自勉笃。公事经怀,每加抚恤,以求声誉。凡遣兵役,握手送离,或赍梨枣饼饵,人人赠别,云:上命相烦,情所不忍;道路饥渴,以此见思。民庶称之,不容于口。乃迁为泗州别驾,此费日广,不可常周,一有伪情,触涂难继,功绩遂败损矣。 或问曰:夫神灭形消,遗声馀价,亦犹蝉壳蛇皮,兽迒鸟迹耳,何预于死者,而圣人以为教乎。对曰:劝也,劝其立名,则获其实。且劝一伯夷,而千万人立清风矣;劝一季札,而千万人立仁风矣;劝一柳下惠,而千万人立真风矣;劝一史鱼,而千万人立直风矣。故圣人欲其鱼鳞凤翼,杂沓参差,不绝于世,岂不弘哉。四海悠悠,皆慕名者,盖因其情而致其善耳。抑又论之,祖考之嘉名美誉,亦子孙之冕服墙宇也,自古及今,获其庇荫者众矣。夫修善立名者,亦犹筑室树果,生则获其利,死则遗其泽。世人汲汲者,不达此意,若其与魂爽俱升,松柏皆茂,惑矣哉。

《周子通书》《务实》

实胜,善也;名胜,耻也。故君子进德修业,孳孳不息,务实胜也。德业有未著,则恐恐然畏人知,远耻也。小人则伪而已。故君子日休,小人日忧。
〈注〉实修而无名胜之耻,故休;名胜而无实修之善,故忧。

《邵子·渔樵问答》《论名实一则》

樵者问渔者。曰:天何依。曰:依乎地地何附。曰:附乎天。曰:然则天地何依何附。曰:自相依附天依形地。附气其形也有涯其。气也,无涯有无之。相生形气,之相息终则有。始终始之閒其天地之所。存乎天以用为本以体为末地以体,为本以用为末利用。出入之谓神,名体有无之,为圣唯神与圣。能参乎天。地者也小人则日用而不知。故有害生实,丧之患也夫。名也者实之客也利也者,害之主也名生于不足。利丧于有。馀害生于有馀实丧于不,足此理之常也养身必,以利贪夫则以身徇。利故有害生焉立,身必以名众。人则以身徇名。故有实丧焉窃人,之财谓之。盗其始取之也唯恐其不,多也及其败露也。唯恐其多矣夫,贿之与赃一物也而,两名者利与害。故也窃人之。美谓之徼其始取,之也唯恐其不多,也及其败露也。唯恐其多矣夫誉与,毁一事也而两,名者名与实。故也凡言朝者萃名之。所也市者聚利,之地也能不以争处。于其閒虽一日。九迁一货十倍,何害生实丧之有。耶是知争也者取利之端。也让也者趋名之,本也利至,斯害生名,兴则实丧利至名,兴而无害生实丧之,患唯有德者能之天依地地附天岂。相远哉。

《朱子大全集》《答周舜弼》

临行所说务实一事,途中曾致思否。观之今日学者不能进步病痛全,在此处但就实做,工夫自然有得未须遽责,效验也仁字想。别后所见尤亲切。或有议论因来不妨见寄。

《性理大全》《力行》

程子曰君子。不欲才过德不,欲名过实不欲文过质才过德者不祥名过实者有殃文,过质者莫之与长
有实则有名名实。一物也若夫好名者,则徇名为

虚矣如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谓无善可。称耳非徇名也。
上蔡谢氏曰:怀固蔽自欺之心。长虚骄自泰之气。皆好名之故。
龟山杨氏曰:士不患无名患实之不至。
鲁斋许氏曰:大名之下难处在圣。贤则异于是,无难处者无实。而得名故,难处名美器也造物者忌多取非忌多取忌,夫无实而得名者。

名实部艺文一

《演连珠》晋·陆机

臣闻览影偶质。不能解独指迹慕,远无救。于迟是以循虚器,者非应。物之具玩空,言者非致治之机。臣闻寻烟,染芬薰。息犹芳徵音,录响操终则绝何则垂于世者可继止乎身。者难结是以元,晏之风恒存。动人之化已灭。

《铁垆步志》唐·柳宗元

江之浒凡舟可縻而,上下者曰:步永州北郭有。步曰:铁垆步余乘舟来。居九年往来求其所,为铁垆者无有问之人曰:盖尝有,锻铁者居其。人去而垆毁者不知年矣独有其号冒而存余曰:嘻世固。有事去名存,而冒焉若是耶步之人曰:子。何独怪。是今世有负其姓而立于天下者曰:吾门大他不我,敌也。问其位与德曰久矣其先也然而彼犹曰我大世亦曰:某氏大其冒于号有以,异于兹步者乎。向使有闻兹步之号而不足釜锜,钱镈刀鈇。者怀价而来能有所。得乎则求位与德于,彼其不可得亦犹,是也。位存焉而德无有犹不足以。大其门然且乐为之,下子胡不怪彼而独怪于是大者。桀冒禹纣冒汤幽厉冒文,武以傲天下由不知推其本而。姑大其号以至于败为。世僇笑斯可以。甚惧若求。兹步之实而不得釜锜钱镈刀鈇者则去而之,他又何害乎子之惊于。是末矣余以古有太史观民风采。民言若是者则有得矣喜,其言可采书以为志

《张释之论》宋·苏轼

张释之论秦之敝曰:其敝徒文具亡。其恻隐之实呜呼文具之敝非,特秦之所以患实古今,之通患也昔之为治者实未。具则文亦不具未能防,民之伪则不敢为制礼之文。未能约民之侈则不敢为恭俭之文未能行惠民之。事则不敢为宽恤之文以,至政教赏罚有毫釐。之不备诚心恻然务从施,惠初未尝虚饰焉故其。过人得以议之其失人得以指之,见其偏则可以矫之使正见其阙则可。以备之使全犹按脉治病虚实燥湿浮沈无锱铢之不见然后随。其病而投之汤剂加之针石其。不瘳者鲜矣,至于末,年之敝无其实而有其名家挟。周孔之书而俗。益薄人治司马之法而兵益懦人诵。夷齐之清而行益污人,负龚黄之名而政益乱问其诏。令则尧舜之典谟也。问其典章则成周之礼乐也入。其国观其朝其文焕,然虽治国之时有所不及。然徐考其实乃与桀纣幽。厉同出一伦上以虚。文欺下下以虚文欺上上下相欺。以罔天下虽有忠臣。义士欲正言极谏亦无所容其,喙矣欲言任贤则君。已先言举元凯,矣欲言去邪则,君已先言流共鲧矣欲。言勤劳则君,已先言日昃不食。矣欲言厚朴则君已先言茅茨不,剪矣猎取谏诤之,辞而出自言之闭其口而夺其气,覆藏润饰使无。过之可讥无失之可指。无偏之。可矫无阙之可,修偃然自以为得计必。至于鱼烂瓦解然后。不能文焉。释之之言诚天下之。公患也尝以西汉,观之文宣之。世汉之盛也平帝之。世汉之季也以文,帝之宽仁有,野不加辟之诏有水。旱疾疫之诏有结,难连兵之诏以,宣帝之明决有屯。戍未息之诏,有百姓失职。之诏有盗贼不止之诏岂非。有恻隐之实而不为文具耶。乃若平帝之世。观其文辞兴灭国继。绝世立明堂辟雍休祥喜应颂声并作而大业。潜移于王莽文具之害乃至于此后之为治。者其知所去取矣。

《跋道乡帖》杨时

士不患无名患,实之不至道乡天下。士也以一言忤旨流窜岭表。终身不复今手泽所,存士夫宝藏之以为珍玩其身,虽屈于一时而世诵。其美不厌盖名。实既孚则清,议终不可掩也。

《与陆梯霞论名实书》明·张右民

孔子称舜曰必。得其名又曰,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又曰古明王尽知天。下良士名月令季,春出币帛聘名士名亦曷可少哉,然名者实之,宾也有其实斯有其名由一家而之一乡。由一乡而之一。国由一国而之天下则名者。名其实也古之人为子孝则有孝名为弟悌则有悌名为臣忠则有忠。名为友信则有信名孝之可名者如。姜诗薛包是也悌之可名者,如郑均季海是。也忠信亦然故西汉尚。吏治则有赵广汉尹翁归韩延寿。张敞之名为之冠东汉尚气节,则有陈蕃刘淑李膺范滂之名为之招唐重相业则,有裴杜宋尚理学则有程。朱而其閒又有修名功名才。名文名之不,同焉如王烈管宁诸人则修,名也李晟马燧诸人则功名也。刘穆之姚元之辈则以才名著,韩愈李翱欧阳修苏轼则以文,名称要皆至性过人学问殊伦理发。渊源笔开。星汉积之也厚发之也光,是故在朝为名臣在野为名。士想其人者罔,不为之慨慕流连而兴起此,所以贵乎名者也后世之所为名者。大率出于文,章耳相如挑卓扬雄美新谷永。奏记马融草表潘岳。望尘休文作赋皆,前此数君子之所羞而大雅之所,不道也如是。而有名也不如无名之为愈也由前数君。子之名余有志焉而未逮由后之所为名者则有,所不欲为不屑。为大丈夫当,为真名毋为伪名当立千。古之名毋占一时之名当使文人作传之人毋,徒为人。作传之文人进而,求之则有遁,世不见知而不悔焉此。中自有深趣未可,为外人道也。

名实部艺文二〈诗〉

《古诗》阙名

回车驾言迈悠悠。涉长道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奄忽随物化荣名。以为宝

《名实吟》宋·邵雍

内无是实外有,是名。小人故矜外无是名。内有是实君子何失。

名实部纪事

《庄子·逍遥游篇》: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
《人閒世篇》:尧攻丛枝、胥敖,禹攻有扈,国为虚厉,身为刑戮。其用兵不止,其求实无已。是皆求名实者也,而独不闻之乎。名实者,圣人之所不能胜也,而况若乎。《天道篇》:士成绮见老子而问曰:吾闻夫子圣人也。吾固不辞远道而来愿见,百舍重趼而不敢息。今吾观子,非圣人也,鼠壤有馀蔬而弃妹,不仁也。生熟不尽于前,而积敛无崖。老子漠然不应。士成绮明日复见,曰:昔者吾有刺于子,今吾心正却矣,何故也。老子曰:夫巧知神圣之人,吾自以为脱焉。昔者子呼我牛也而谓之牛,呼我马也而谓之马。苟有其实,人与之名而弗受,再受其殃。吾服也恒服,吾非以服有服。《韩子·外储说》:蔡女为桓公妻,桓公与之乘舟,夫人荡舟,桓公大惧,禁之不止,怒而出之。乃且复召之,因复更嫁之。桓公大怒,将伐蔡。仲父谏曰:夫以寝席之戏,不足以伐人之国,功业不可冀也,请无以此为规也。桓公不听,仲父曰:必不得已,楚之菁茅不贡于天子三年矣,君不如举兵为天子伐楚。楚服,因还袭蔡,曰余为天子伐楚,而蔡不以兵听从,遂灭之。此义于名而利于实,故必有天子诛之名,而有报雠之实。卫君入朝于周,周行人问其号,对曰:诸侯辟彊。周行人却之曰:诸侯不得与天子同号。卫君乃自更曰:诸侯燬。而后内之。仲尼闻之,曰:远哉禁偪。虚名不以借人,况实事乎。
《孔丛子·抗志篇》:子思自齐反卫,卫君馆而问曰:先生愿有赐于寡人也。子思曰:顾未有可以报君者,唯进贤尔。君曰:愿闻先生所以为贤者。答曰:君将以名取士耶以实取士耶。君曰:必以实。子思曰:卫之东境有李音者,贤而有实者也。君曰:其父祖何也。答曰:世农夫也。卫君乃胡卢大笑,曰:寡人不好农,农夫之子无所用之。子思曰:臣之问君,固疑君之取士不以实也。今君不问李音之所以为贤才,而闻其世农夫因笑而不爱,则君取士果信名而不由实也。卫君屈而无辞。
《韩子·外储说》:韩宣子曰:吾马菽粟多矣,甚臞,何也。寡人患之。周市对曰:使驺尽粟以食,虽无肥,不可得也。名为多与之,其实少,虽无臞,亦不可得也。主不审其情实,坐而患之,马犹不肥也。
《尹文子·大道篇》:世有因名以得实亦有因名,以失实宣王好射说,人之谓己能用强也。其实所用不过三石以示左右。左右皆引试之中阙而止。皆曰不下,九石非大王孰,能用。是宣王悦之然则宣王用不。过三石而终身自,以为九石三石实也九石名也。宣王悦其名而丧其实。
齐有黄。公者好谦卑有二女皆国色,以其美也常谦。辞毁之以为丑。恶丑恶之名远布年过,而一国无。聘者卫有鳏。夫时冒娶之果国色,然后曰:黄公好谦故。毁其子不。姝美于是争礼之亦国,色也国色实也。丑恶名也此,违名而得实矣。
《吕氏春秋·不屈篇》:魏惠王谓惠子曰:上世之有国,必贤者也。今寡人实不若先生,愿得传国。惠子辞。王又固请,惠子易衣变冠,乘舆而走,几不出乎魏境。曰仲父,大名也;让国,大实也。说以不听、不信。听而若此,不可谓工矣。不工而治,贼天下莫大焉,幸而独听于魏也。以贼天下为实,以治之为名,匡章之非,不亦可乎。《说苑·尊贤篇》:齐将军田聩出将,张生郊送曰:昔者尧让许由以天下,洗耳而不受,将军知之乎。曰:唯然,知之。伯夷叔齐辞诸侯之位而不为,将军知之乎。曰:唯然,知之。于陵仲子辞三公之位而佣为人灌园,将军知之乎。曰:唯然,知之。智过去君弟,变姓名,免为庶人,将军知之乎。曰:唯然,知之。孙叔敖三去相而不悔,将军知之乎。曰:唯然,知之。此五大夫者,名辞之而实羞之。今将军方吞一国之权,提鼓拥旗,被坚执锐,旋回十万之师,擅斧钺之诛,慎毋以士之所羞者骄士。田聩曰:今日诸君皆为聩祖道具酒脯,而先生独教之以圣人之大道,谨闻命矣。
《汉书·息夫躬传》:躬字子微,河内河阳人也。哀帝时。上疏历诋公卿大臣,曰:方今丞相王嘉健而蓄缩,不可用。御史大夫贾延墯弱不任职。左将军公孙禄、司隶鲍宣皆外有直项之名,内实騃不晓政事。
《后汉书·伏湛传》:建武六年,南阳太守杜诗上疏荐湛曰:湛容貌堂堂,国之光辉;智略谋虑,朝之渊薮。髫发厉志,白首不衰。实足以先后王室,名足以光示远人。《樊准传》:永元之初,连年水旱灾异,郡国多被饥困,准上疏曰:被灾之郡,百姓凋残,恐非赈给所能胜赡,虽有其名,终无其实。
《郭太传》:太卒。同志者共刻石立碑,蔡邕为文,既而谓涿郡卢植曰:吾为碑铭多矣,皆有惭德,唯郭有道无愧色耳。
《魏志·陈思王植传》:太和五年,植上疏陈审举之义,曰:臣闻天地协气而万物生,君臣合德而庶政成;五帝之世非皆智,三季之末非皆愚,用与不用,知与不知也。既时时有举贤之名,而无得贤之实,必各援其类而进矣。
《陈群传》:群字长文。魏国既建,迁为御史中丞。时太祖议复肉刑。令曰:安得通理君子达于古今者,使平斯事乎。昔陈鸿胪以为死刑有可加于仁恩者,正谓此也。御史中丞能申其父之论乎。群对曰:臣父纪以为汉除肉刑而增加笞,本兴仁恻而死者更众,所谓名轻而实重者也。名轻则易犯,实重则伤民。
《晋书·王如传》:侯脱据宛,与如不协,如说勒曰:侯脱虽名汉臣,其实汉贼。
《梁书·王亮传》:亮,字奉叔。天监二年,转左光禄大夫,侍中、中军如故。元日朝会万国,亮辞疾不登殿,设馔别省,而语笑自若。数日,诏公卿问讯,御史中丞乐蔼奏大不敬,论弃市刑。诏削爵废为庶人。四年夏,高祖宴于华光殿,谓群臣曰:朕日昃听政,思闻得失。卿等可谓多士,宜各尽献替。尚书左丞范缜起曰:司徒谢朏本有虚名,陛下擢之如此,前尚书令王亮颇有治实,陛下弃之如彼,是愚臣所不知。高祖变色曰:卿可更馀言。缜固执不已,高祖不悦。
《云仙杂记》:王邻隐西山顶菱角巾又。常就人买菱脱顶巾贮之常未遇而叹曰,此巾名实,相副矣。
《贵耳集》:种放见陈图南曰意。谓子有,仙风道骨奈何尚隔一尘一尘谓五百,年也他日必。白衣作谏议然名者古今之美器造物,深忌于天地閒无全名子,名将起物必败之放晚,节果如图南所言。
《读书镜》:司马君,实章子厚二人冰炭不相入子厚每以谑侮困君实君实苦之求。助于苏公公,见子厚曰司马君实时望,甚重昔许,靖以虚名无实见。鄙于蜀先主法正曰靖之,浮誉流播四海若不加,礼必以贱贤为累先主纳之乃。以靖为司徒许靖且。不可慢况君实乎。
王文正公凡于用人不,以名誉必求其实张。忠定公有清鉴善。臧否人物凡所荐辟者皆方廉恬。退之士常曰彼骛名。奔竞者将自得之何假我举。韩魏公屡荐欧阳公而仁宗。不用也他日复荐之曰:韩愈唐之名士天下望以为。相而竟不用使愈为之,未必有补于唐而谈者至今以。为谤欧阳修今之韩愈也。而陛下不用臣恐后之谈者。谤必及国不特臣辈,而已陛下何惜不一试之以晓天。下后世也上从之。夫有文正忠定之用人。则真才不。为虚名所夺然以知名,之故而一切以奔。竞待之所谓。虽不能使之在人上其能抑之在人下,乎惟试以政。事而名实立见矣此。又待名士法也。
《宋史·田况传》:况知制诰。常面奏事,论及政体,帝颇以好名为非,意在遵守故常,况退而著论上之。其略曰:名者由实而生,非徒好而自至也。尧、舜三代之君,非好名者。而鸿烈休德,倬若日月,不能纤晦者,有实美而然也。设或谦弱自守,不为恢闳睿明之事,则名从而晦矣,虽欲好之,岂可得乎。方今政令宽弛,百职不修。陛下若恐好名而不为,则非臣之所敢知也。陛下倘奋乾刚,明听断,则有英睿之名;行威令,慑奸凶,则有神武之名;斥奢汰,革风俗,则有崇俭之名;澄穴滥,轻会敛,则有广爱之名;悦亮直,恶巧媚,则有纳谏之名;务咨询,达壅蔽,则有勤政之名;责功实,抑偷幸,则有求治之名。今皆非之不为,则天下何所望以平乎。抑又圣贤之道曰名教,忠谊之训曰名节,群臣诸儒所以尊辅朝廷,纪纲人伦之大本也。陛下从而非之,则教化微,节义废,无耻之徒争进,而劝沮之方不行矣,岂圣人率下之意耶。《太平清话》:赵文敏公家藏小,李将军摘。瓜图历代宝之常倩吴廷晖。全补。晖私记其笔意,归写一幅质公公大惊赏以,为乱真由此名实俱进。
《元史·程思廉传》:思廉与人交有始终,或有疾病死丧,问遗赒恤,往返数百里不惮劳,仍为之经纪家事,抚视其子孙。其于家族,大尽恩意。好荐达人物,或者以为好名,思廉曰:若避好名之讥,人不复敢为善矣。《备遗录》:练安字。子宁洪武甲子。领乡荐明年,入对大廷极言朝,廷用人徇。其名而不求其实以。小善而迅进之以小过而。迅戮之因历陈古人所。以教养任,用之道言甚,剀切太祖喜之。
《明外史·胡居仁传》:居仁筑室山中,四方来学者日众,皆告之曰:学以为己,勿求人知。语治世,则曰:惟王道能使万物各得其所。

名实部杂录

《列子·杨朱篇》:田氏之相齐也,君盈则己降,君敛则己施。民皆归之,因有齐国;子孙享之,至今不绝。若实名贫,伪名富。曰:实无名,名无实。名者,伪而已矣。昔者尧舜伪以天下让许由、善卷,而不失天下,享祚百年。伯夷叔齐实以孤竹君让,而终亡其国,饿死于首阳之山。实伪之辨,如此其省也。
《说符篇》:爰旌目,饿于道。狐父之盗曰丘,见而下壶飧以餔之。爰旌目三餔而后能视,曰:子何为者也。曰:我狐父之人丘也。爰旌目曰:嘻。汝非盗邪。胡为而食我。吾义不食子之食也。两手据地而欧之,不出,喀喀然,遂伏而死。狐父之人则盗矣,而食非盗也。以人之盗因谓食为盗而不敢食,是失名实者也。
《庄子·人閒世篇》:昔者桀杀关龙逢,纣杀王子比干,是皆修其身以下伛拊人之民,以下拂其上者也,故其君因其修以挤之,是好名者也。昔者尧攻丛枝、胥敖,禹攻有扈,国为虚厉,身为刑戮,其用兵不止,其求实无已。是皆求名实者也。名实者,圣人之所不能胜也。鬼谷子循名。而为实安而完名实相。生反相为情。故曰名当。则生于实,实生于理理生于名实。之德。《荀子·不苟篇》:君子名不贵苟传,唯其当之为贵。盗蹠吟口,名声日月,与舜禹俱传之不息;然而君子不贵者,非礼义之中也。
《儒效篇》:大儒者,虽隐于穷阎漏屋,无置锥之地,而王公不能与之争名。
《韩非子·立道篇》:明主,其务在周密。是以喜见则德偿,怒见则威分。故明主之言隔塞而不通,周密而不见。故以一得十者,下道也;以十得一者,上道也。明主兼行上下,故奸无所失。伍、官、连、县而邻,谒过赏,失过诛。上之于下,下之于上,亦然。是故上下贵贱相畏以法,相诲以和。民之性,有生之实,有生之名。为君者有贤知之名,有赏罚之实。名实俱至,故福善必闻矣。《吕氏春秋·本生篇》:贵重而不知道,适足以为患。出则以车,入则以辇,务以自佚,命之曰招蹶之机。肥肉厚酒,务以相彊,命之曰烂肠之食。靡曼皓齿,郑、卫之音,务以自乐,命之曰伐性之斧。故古之人有不肯贵富者矣,由重生故也,非夸以名也,为其实也。
《春秋繁露·楚庄王篇》:人有闻诸侯之君射狸首之乐者,于是自断狸首,县而射之,曰:安在于乐也。此闻其名,而不知其实者也。
《说苑·君道篇》:帝者之臣,其名,臣也,其实,师也;王者之臣,其名,臣也,其实,友也;霸者之臣,其名,臣也,其实,宾也;危国之臣,其名,臣也,其实,卤也。
《法言·渊骞篇》:或问:东方生名过实者,何也。曰:应谐、不穷、正谏、秽德。应谐似优。不穷似哲,正谏似直,秽德似隐。请问名。曰:诙达。恶比。曰:非夷、齐而是柳下惠,戒其子以尚容,首阳为拙,柱下为工,饱食安坐,以仕易农,依隐玩世,诡时不逢。其滑稽之雄乎。
《君子篇》:圣人之于天下,耻一物之不知;仙人之于天下,耻一日之不生。曰:生乎。生乎。名生而实死也。《孝至篇》:人曰伪,如之何。曰:假儒衣书,服而读之,三月不归,孰曰非儒也。或曰:何以处伪。曰:有人则作之,无人则辍之之谓伪。观人者,审其作辍而已矣。不为名之名,其至矣。为名之名,其次也。
《中论·考伪篇》:可以收名而不必获,实则不去也可以获实而不必,收名则不居也。
《谴交篇》:名有同而实异者矣,名有异而实同者矣。故君子于是伦也,务于其实而无讥其名。
《人物志·效难篇》:接遇观人也随行信名。失其中情故浅美扬露则以为有异深明。沈漠则以为空虚分,别妙理则以为离娄口传。甲乙则以为义,理好说。是非则以为臧否讲目成名。则以为人物平道政事。则以为国体犹听有声之类名随其。音夫名非实用。之不效故曰:名由口进。而实从事,退中情之人名不副实用之有效故名由众退而实。从事章。
《抱朴子·逸民篇》:仕也者,欲以为名耶则修毫可以泄。《愤懑篇》:章可以寄姓字何假乎,良史何烦乎镵鼎哉。《博喻篇》:影无逆形之状名,无离实之文,故背源之水必不能扬长流以东渐非时。之华必不能稽辉藻于冰霜。
《西京杂记》:杜陵秋胡者能通,尚书善为古隶字,为翟公所礼欲以。兄女妻。之或曰秋。胡已经娶,而失礼妻遂溺死不可,妻也驰象曰,昔鲁人秋胡娶妻。三月而游宦三年休还家。其妇采桑于郊胡至,郊而不识其妻也见而悦之乃,遗黄金一镒妻曰。妾有夫游宦不返幽闺独处三年于兹未。有被辱如今日也,采不顾胡惭而退。至家问家人,妻何在曰行采桑。于郊未返既还乃向所挑之。妇也夫妻并惭妻赴沂水,而死今之秋胡非昔之秋,胡也昔鲁有两曾参赵。有两毛遂南曾参杀人。见捕人以告北曾参母野人。毛遂坠井而死客以告平。原君平原君曰嗟乎。天丧予矣既而知野人毛遂非平原。君客也岂得以昔之秋胡。失礼而绝婚今。之秋胡哉物,固亦有似是而非者玉。之未理者为璞死鼠。未屠者亦为璞月之旦。为朔车之辀亦谓之朔名。齐实异所宜辨也。
《文中子·礼乐篇》:王孝逸曰:敢问元经之帝何也。子曰:絜名索实此不可去,其为帝实失而名存矣。
《晁氏客话》:责名不责,实者古人所耻,今人名亦不责《西畴常言》:名者实之宾也,实有美恶名。亦随之故,溢美则为誉溢恶则为,毁是以古者无毁誉所谓。直道而行也。
《省心录》:好名,则立异立异。则身危故圣人以名为戒崖下放言名生于实凡物。皆然乃名实何。常之有有以妍为丑以丑为妍。以美为恶以恶为,美惟其所称此亦学道者之。一警也。
《清暑笔谈》:士大夫。处世声名重者则责。望亦重若虚名一胜恐不能收实。用如真西山负一,世重名及其入朝前誉小减,故前辈云声名。自是一项事业自是一项江南地。土薄士大夫只,做得一项。
《南山素言》:无实之名,祸之门也。无名之实,福之基也《汲古丛语》:名以为实之宾,然有因名胜而损。其实者故曰名者,实之累也。
《读书镜》:白居易曰:古人云名,者公器不可以多,取仆以向者,窃时之名已。多又欲窃时之。富贵为造物者肯兼与。之乎,陈抟尝戒种放曰:子他。日遭逢明,主名动天阙名者古。今美器造物所惜,名之,将成有物败之放晚节,果以侈饰遂。丧令闻甚矣。名之可畏也名盛则责望备实,不副则。訾咎深甚。且无疾而早,衰非罪而得谤角与。齿缺骨竭翠销孰非名。为的而招之射哉故啖名不,如逃名逃名不如无名。
《笔畴》:名者实之表也,实者名之本也。有其实斯有其名名过其实君子之所。耻也盖善人君子之。用心宁有其实而。无其名不愿。有其名而无其实何也一时之虚名取之于偶然终。身之耻笑贻之。于他日矣。《鸿苞·求名篇》:古今好名人多有之独文。士为甚余往往见后进之士不。务闭户读书深沈厚积而。日惟矫厉镗鞳以猎。虚声或以傲忽或以狂谲或。以嫚骂或以奇诡。皆非必本其天。性无亦假之以,为立名地耳尝为弇州称苦后来者争相。附托仰为青,云学操不律缀文者辄割裂四部,稿饾饤而出之近有。一二险诐之流无从标诩则。思掊击弇州以立名夫美丑在人自有衡鉴掊。击弇州天下将,遂信其有卓绝之品耶昔陈子昂以。诗文久客长安不知名计。无所出乃以重价买一琵琶至即摧,破之诸公闻之以为。奇并诣子昂诗名因。起古人求名亦良苦哉今之。掊击弇州亦摧破琵琶之。故智也然必无益于,名声祇自陷轻薄耳。语云鼓钟于宫声闻于外夫名岂可掩取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