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公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第六十五卷目录

 公私部总论
  易经〈同人卦〉
  诗经〈小雅大田〉
  周礼〈周官〉
  管子〈牧民篇〉
  子华子〈晏子〉
  吕氏春秋〈贵公篇〉
  说苑〈至公〉
  申鉴〈政体〉
  中说〈魏相篇〉
  周子通书〈公明 公〉
  近思录〈道体〉
  朱子全书〈公私〉
  性理大全〈力行〉
 公私部艺文
  连珠           梁武帝
  辨私论         唐牛僧孺
  释私论           阙名
  绝私箴         明方希古
 公私部纪事
 公私部杂录

学行典第六十五卷

公私部总论

《易经》《同人卦》

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贞。
〈程传〉野谓旷野取远与外之义,夫同人者,以天下大同之道则圣贤大公之心也。常人之同者以其私意所合,乃昵比之情耳。故必于野,谓不以昵近情之所私,而于郊野旷远之,地既不系,所私乃至公大同之道,无远不同也。其亨可知能与天下大同是天下皆同之也。天下皆同何险阻之不可济,何艰难之不可亨,故利涉大川,利君子贞上言于野止,谓不在昵,比此复言宜以君子正道,君子之贞谓天下至公,大同之道,故虽居千里之远。生千岁之后,若合符节推而行之四海之广,兆民之众莫不同小人,则唯用其私意,所比者虽非亦同,所恶者虽是亦异,故其所同者则为阿党,盖其心不正也。故同人之道利在君子之贞正。

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乾行也。
〈程传〉至诚无私,可以蹈险难者,乾之行也,无私天德也。

文明以健,中正而应,君子正也。
〈程传〉有文明之德,而刚健以中正之道,相应乃君子之正道也。

唯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
〈程传〉君子明理故能通天下之志,圣人视亿兆之心犹一心者,通于理而已文明则能烛理故能明大同之义。刚健则能克己,故能尽大同之道,然后能中正合乎,乾行也。〈本义〉通天下之志。乃为大同不然则是,私情之合而已何以致亨而利涉哉。〈大全〉诚斋杨氏曰:同人于野公而大也。

《诗经》《小雅·大田》

有渰萋萋,兴雨祁祁,雨我公田,遂及我私。
〈朱注〉渰云兴貌,萋萋盛貌。祁祁徐也。言农夫之心先公后私,故望此云雨而曰:天其雨我,公田而遂及我之私田乎。

《周礼》《周官》

以公灭私,民其允怀。
〈注〉以天下之公理灭一己之私,情则令行而民莫不敬,信怀服矣。

《管子》《牧民篇》

如地如天,何私何亲。如月如日,唯君之节。

《子华子》《晏子》

晏子问于子华子曰:齐之公室惧卑奈何。子华子曰:夫人之有欲也。天必随之,齐将卑是求夫何惧。而不获昔者轩辕二十五宗故黄祚衍于天下于,今未亡也。宗周之王也姬姓之封者凡十七,夫指之不能率其臂犹臂之不能。运其体也。今齐自襄桓以来斩斩焉。朝无公姓野无公田带甲横兵挟毂而能战非公士也。结绶纚纚列位而籍居非公臣也。公族之子若孙散而,之于四方惟童隶,是伍公所以与俱者自有肺肠者也于,诗有之岂无他人。不如我同姓何以是踽踽而以临,于人上也齐。将卑是求夫何惧,而不获今之人分财贿,而设钩策焉。非以夫钩策,者为能均也使善恶多,寡无所归其怨也是以圣人穷造物以为识量然且,龟卜蓍筮以为决所以立言。于公也声。出而应律,身出而协度然且权量。尺石以为器所以立正于公,也义适而理训举天下无敢。以容其议然且书契章程以,为式所以立信于公也德泽汪濊威制宏远,尽四海之大无不面纳然且法。制礼籍以为准所以立义于公也,今齐则不然所以。为国举出于私矣非止乎此,而已也而又公敛其怨。私受其福矣公宾其名,私享其实矣齐之亡于。公室也非一日也。故齐将卑,是求夫何惧而不获。

《吕氏春秋》《贵公篇》

昔先圣王之治天下也,必先公,公则天下平矣。平得于公。尝试观于上志,有得天下者众矣,其得之以公,其失之必以偏。凡主之立也,生于公。故洪范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偏无颇,遵王之义;无或作好,遵王之道;无或作恶,遵王之路。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阴阳之和,不长一类;甘露时雨,不私一物;万民之主,不阿一人。伯禽将行,请所以治鲁,周公曰:利而勿利也。荆人有遗弓者,而不肯索,曰:荆人遗之,荆人得之,又何索焉。孔子闻之曰:去其荆而可矣。老聃闻之曰:去其人而可矣。故老聃则至公矣。天地大矣,生而弗子,成而弗有,万物皆被其泽、得其利,而莫知其所由始,此三皇、五帝之德也。管仲有病,桓公往问之,曰:仲父之病病矣,渍甚,国人弗讳,寡人将谁属国。管仲对曰:昔者臣尽力竭智,犹未足以知之也,今病在于朝夕之中,臣奚能言。桓公曰:此大事也,愿仲父之教寡人也。管仲敬诺,曰:公谁欲相。公曰:鲍叔牙可乎。管仲对曰:不可。夷吾善鲍叔牙,鲍叔牙之为人也:清廉洁直,视不己若者,不比于人;一闻人之过,终身不忘。勿已,则隰朋其可乎。隰朋之为人也:上志而下求,丑不若黄帝,而哀不己若者;其于国也,有不闻也;其于物也,有不知也;其于人也,有不见也。勿已乎,则隰朋可也。夫相,大官也。处大官者,不欲小察,不欲小智,故曰:大匠不斲,大庖不豆,大勇不斗,大兵不寇。桓公行公去私恶,用管子而为五伯长;行私阿所爱,用竖刁而虫出于户。人之少也愚,其长也智,故智而用私,不若愚而用公。日醉而饰服,私利而立公,贪戾而求王,舜弗能为。
《刘向·说苑》《至公》
书曰:不偏不党,王道荡荡。言至公也。古有行大公者,帝尧是也。贵为天子,富有天下,得舜而传之,不私于其子孙也。去天下若遗躧,于天下犹然,况其细于天下者乎。非帝尧孰能行之。孔子曰: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易曰:无首,吉。此盖人君之公也。夫以公与天下,其德大矣。推之于此,刑之于彼,万姓之所载,后世之所则也。彼人臣之公,治官事则不营私家,在公门则不言货利,当公法则不阿亲戚,奉公举贤则不避仇雠,忠于事君,仁于利下,推之以恕道,行之以不党,伊吕是也。故显名存于今,是之谓公。诗云: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视。此之谓也。夫公生明,偏生暗,端悫生达,诈伪生塞,诚信生神,夸诞生惑,此六者,君子之所慎也,而禹桀之所以分也。诗云:疾威上帝,其命多僻。言不公也。
《荀悦·申鉴》《政体》
问人主有公赋无私求,有公用无私费,有公役无私使,有公赐无私惠,有公怒无私怨。私求则下烦而无度,是谓伤清;私费则官耗而无限,是谓伤制;私使则民挠扰而无节,是谓伤义;私惠则下虚望而无准,是谓伤正;私怨则下疑惧而不安,是谓伤德。
《王通·中说》《魏相篇》
房元龄问正主庇民,之道子曰先遗,其身曰请究其说子曰夫能遗其身然后能无私,无私然后,能至公至公然后以天下为心矣道,可行矣。

《周子通书》《公明》

公于己者公于人,未有不公于己而能公于人也。
此为不胜己私而欲任法以裁物者发。

明不至则疑生。明,无疑也。谓能疑为明,何啻千里。
此为不能先觉,而欲以逆诈、亿不信为明者发。然明与疑,正相南北,何啻千里之不相及乎。

《公》

圣人之道,至公而已矣。或曰:何谓也。曰:天地至公而已矣。

《近思录》《道体》

伊川先生曰公,则一私则万,殊人心不同如面,只是私心。

《朱子全书》《公私》

或问公私之别。曰:今小譬之:譬如一事,若系公众,便心下不大段管;若系私己,便只管横在胸中,念念不忘。只此便是公私之辨。人只有一个公私,天下只有一个邪正。

《性理大全》《力行》

程子曰虽公,天下事若用私意为之,便是私。人能放这一个身公共,放在天地万物中,一般看则有,甚妨碍虽万身曾何伤。公则同私则,异同者天心也。朱子曰:将天下正大底道理去处置事,便公;以自家私意去处之,便私。
张子曰:某平生于公勇,于私怯于公道有义真,是无所惧大凡事不惟于法。有不得更有义之,不可尤所当避。

公私部艺文

《连珠》梁·武帝

盖闻水镜不以妍媸殊照,芝兰宁为贵贱异芳,是以弘道归于兼济,至德由乎两忘。

《辨私论》唐·牛僧孺

近古之人所,谓私者谓苟萃于利苟处于。逸苟润其屋者也,某以为斯皆小人之私非圣贤之私也。夫圣贤无私而不,自知其私也何。者必公其身。而私于人是不,私一身而使天下私之也胡以言之夫婴儿见保傅之,母则诧然而识非有知而亲。之利其乳而私之也枥马见,厮养之夫则奋然而嘶非。有知而亲之利其刍粟而私,之也夫天下之人非复乳。孩枥马之愚也苟有公其,身而利之者孰不利而私之。乎故贤君良臣,必私天下而公其身故。天下之人皆私而亲之暗君,愚臣必公天下而私其身。故天下之人皆公而疏之,人疏之者多天下欲其昌也难矣。昔大禹之手足,胝是公其身于治水也皋陶。之谋明弼谐是公其身,于规谏也傅说之对扬王,庭是公其身于辅佐也周公之吐握,勤拳是公其身,于礼贤也宣父之作春秋删诗,书是公其身于垂教,也故有夏之人思大禹,之功有,虞之人思皋陶之直,有商之人思傅说之政,有周之人思周公之勤有道之人思宣父之教,或开,国尊其嗣而私之或建祠饰其像,而私之至于商辛之,聚财鹿台是天下之利私,于己也故天下公而疏之秦,皇之废弃诸侯是天下之爵私,于身也故天下亦公而疏,之故武王公天下之财,而散之而天下之兆庶皆私,而亲之高皇帝公天下,之爵而封之而天下,之英雄亦皆私而亲之是以自私者人公而亡也自公者,人私而昌也夫圣贤非必公。其身私在其中不得不公也,天下非必私于一人。公在其中不得不私也余谓,亡国之君亡家之臣亡。身之人俱不得其道也非圣贤,之无私也。

《释私论》阙名

夫称君子者心无措乎是非,而行不违乎道者也,何以言之。夫气静神虚者心不,存于矜尚体亮心达者情不系于所欲矜尚不存乎心,故能越名教而任自然情不系于所欲。故能审贵贱而通,物情物情顺通故大道无违越名任心故是非无措也,是故言君子则以无措为衷。以通物,为美言小人则以匿情为非以违道为阙何。者匿情矜,𠫤小人之至恶虚心无措君子之笃行也。是以大道,言及吾无身吾又何患无以生为贵者是贤于贵生也由斯而,言夫至人之用心固不存有措矣是。故伊尹不借贤于殷汤故世济而名,显周旦不顾贤。而隐行故假摄而化隆夷吾不匿情于齐桓,故国霸而主尊其用心岂为身而系乎私哉故管子曰:君子行道忘其为身。斯言是矣君子之行贤也不察于,有度而后行也。仁心无邪不议于善而后正也显情无措,不论于是。而后为也是故傲然忘贤而贤与度会忽然,任心而心与善遇。倘然无措而事与是俱也故论公私者,虽云一作终。于事与是俱而已志道存善心无凶邪,无所怀而不。匿者不可谓无私虽欲之伐善情,之违道无所抱。而不显者不可谓不公今执必公之理,以绳必公之。情使夫虽为善者不离,于有私虽欲之伐善不陷于不公。重其名,而贵其心,则是非之情不得不显矣。是非必显有善者,无匿情之不是有非者不加不公之大非无不是则善莫不,得无大非则莫过其非乃所以救其非也非徒尽善亦所,以厉不善也夫善以尽善非以救非而况乎以是非之至者,故善之与不善物之至者也若处二物之閒所往者必以公成,而私败同用一器而有成有,败夫公私者,成败之涂,而吉凶之门乎。故物至而不移者寡不至而在用者众若质,乎中人之性,运乎在用之质而栖心古烈拟足公涂直心而言则言无不是触,情而行则事无不吉于是乎俗之所措者乃非所措也俗之,所私者乃非所私也言不计乎得失而遇善行不准乎是,非而遇吉岂公成私败,之数乎夫如是也又何措之有哉。故里凫显盗晋文恺悌勃,号罪忠立身存缪贤吐衅言,纳名称渐离告诚一堂流涕,然数子皆以投命之祸临,不测之机表露心识独以,安全况乎君子无彼人之罪,而有其善乎措善之情其,所病也唯病病是以不病,病而能疗亦贤于疗矣然事,亦有似非而非非类是而,非是者不可不察也故变通,之机或有矜以成让,贪以成廉愚以成智忍以成仁,然矜吝之时不可谓无廉忍情之,形不可谓无仁此似,非而非非者也或谗言似信不,可谓有诚激切似忠不,可谓无私此类是而非是也,故乃论其用心定其所,趣执其辞而准其理察其情以,寻其变究其所始明其,所终则夫行私之情不得因,乎似非而容其非淑亮之,心不得蹈乎似是而负,其是故实是以暂非而后显实非,以暂是而后明公私,交显则行私者无所冀而淑亮者,无所负矣。行私者无所冀,则思改其非立功者无所忌。则行之无疑。此大治之道也,故主妾覆醴以罪,受戮王陵庭争而陈,平顺旨于是观之非是,非非者乎明君子之笃行显公私之所在阖堂,盈阶,莫不寓目而曰善人也然背颜退议,而含私者不复同,掩耳匿情而不改者诚神以,丧于所惑而体以溺于,常名心以制于所慑,而情有所系于所欲咸自以为,有是而莫贤乎。己未有剥肤之惨,骇心之祸遂莫能收,情以自反弃名以任实乃心有是焉,匿之以私志有善,焉措之为恶不措所措而措所不措,不求所以不措,之理而求所以为措之道故时为措而闇于措是以不,措为拙措为工惟惧,隐之不微,惟患匿之不密故有矜忤之容以观常人矫饰之言以,要俗誉谓永年良规莫盛于兹终日驰思莫窥其外故能成其,私之体而丧其自然之质也,于是隐匿之情必存乎心伪怠之机必形乎事若是则,是非之议既明赏罚之,实又笃不知冒荫之可以,无景而患景之不匿不知无,情之可以无患而患情之不巧,岂不哀哉。是以申侯苟顺取弃楚泰宰嚭耽私卒享其福由是言之,未有抱隐怀奸而身立清世,匿非藏情而信著明君,者也君子既有其质又睹其,鉴贵夫亮达布而存之恶夫矜吝弃而远之所措一非而内愧乎神贱隐,一阙而外惭其形言无苟讳而行无苟隐不以爱之,而苟善不以恶之而苟非心,无矜而情无所系体清,神正而是非允当忠感明于天子,而信笃乎万民寄,胸怀于八方垂坦荡以永日斯,非贤人君子高行之,美异者乎或问曰第五伦有私乎哉。曰昔吾兄子有疾吾一夕十往,省而反寐自安。吾子有疾,终朝不往视,而通夜不得眠,若是可谓私乎非私也答曰是非也非私也。夫私以不言为名公,以尽言为称善以无名为体。非以有措为负今第五伦,显情是非无私也矜往不眠是有非也无私而有非者,无措之志夫言无措者不齐于必尽也言多吝者不,具于不言而已故多,吝有非无措有是然无措之所以,有是以志无所尚心,无所欲达乎大道之情动以自然,则无道以至非也抱,一而无措则无私无非兼有二,义乃为绝美耳若非,而能言者是贤于不言之私非,无情以非之大者也,今第五伦有非而能,显不可谓不公也所显是非不可谓有措也有非,而谓私不可。谓不惑公私之理也。

《绝私箴》明·方希古

厚己薄人固为,自私厚人薄己亦非其宜大公之道物我同视循道而行,安有彼此亲而宜恶爱之为偏疏而有善我何恶焉其道,无他一裁以义加以丝毫则为人伪天之恒理各有当然孰能,无私忘己顺天。

公私部纪事

《礼记·檀弓》:滕成公之丧,使子叔敬叔吊,进书,子服惠伯为介,及郊,为懿伯之忌不入,惠伯曰:政也,不可以叔父之私,不将公事,遂入。
《列子·天瑞篇》:齐之国氏大富,宋之向氏大贫;自宋之齐,请其术。国氏告之曰:吾善为盗。向氏喻其为盗之言,而不喻其为盗之道,以赃获罪,没其先居之财。向氏以国氏之谬己也,往而怨之。国氏曰:嘻。若失为盗之道至此乎。向氏大惑,以为国氏之重罔己也,过东郭先生问焉。东郭先生曰:国氏之盗,公道也,故亡殃;若之盗,私心也,故得罪。有公私者,亦盗也;亡公私者,亦盗也。公公私私,天地之德。知天地之德者,孰为盗耶。孰为不盗耶。
《庄子·天地篇》:将闾葂见季彻曰:鲁君谓葂也曰:请受教。辞不获命,既已告矣,未知中否。请尝荐之。吾谓鲁君曰:必服恭俭,拔出公忠之属而无阿私,民孰敢不辑。季彻局局然笑曰:若夫子之言,于帝王之德,犹螳螂之怒臂以当车辙,则必不胜任矣。
《韩子·外储说》:中牟无令。晋平公问赵武曰:中牟,三国之股肱,邯郸之肩髀。寡人欲得其良令也,谁使而可。武曰:邢伯子可。公曰:非子之雠也。曰:私雠不入公门。公又问曰:中府之令,谁使而可。曰:臣子可。故曰:外举不避雠内举不避子。赵武所荐四十六人,及武死,各就宾位,其无私德若此。
解狐荐其雠于简主以为相。其雠以为且幸释己也,乃因往拜谢。狐乃引弓送而射之,曰:夫荐汝,公也,以汝能当之也。夫雠汝,吾私怨也,不以私怨汝之故壅汝于吾君。故私怨不入公门。
解狐举邢伯柳为上党守,柳往谢之,曰:子释罪,敢不再拜。曰:举子,公也;怨子,私也。子往矣。怨子如初。《说苑·至公篇》:吴王寿梦有四子,长曰谒,次曰馀祭,次曰夷昧,次曰季札,号曰:延陵季子。最贤,三兄皆知之。于是王寿梦薨,谒以位让季子,季子终不肯当,谒乃为约曰:季子贤,使国及季子,则吴可以兴。乃兄弟相继,饮食必祝曰:使吾早死,令国及季子。谒死,馀祭立;馀祭死,夷昧立;夷昧死,次及季子。季子时使行不在。庶兄僚曰:我亦兄也。乃自立为吴王。季子使还,复事如故。谒子光曰:以吾父之意,则国当归季子,以继嗣之法,则我适也,当代之君,僚何为也。于是乃使专诸刺僚杀之,以位让季子,季子曰:尔杀吾君,吾受尔国,则吾与尔为共篡也。尔杀吾兄,吾又杀汝,则是昆弟父子相杀无已时也。卒去之延陵,终身不入吴。君子以其不杀为仁,以其不取国为义。夫不以国私身,捐千乘而不恨,弃尊位而无忿,可以庶几矣。诸侯之义死社稷,太王委国而去,何也。夫圣人不欲强暴侵陵百姓,故使诸侯死国守其民。太王有至仁之恩,不忍战百姓,故事勋育戎氏以犬马珍币,而伐不止。问其所欲者,土地也。于是属其群臣耆老,而告之曰:土地者,所以养人也,不以所以养而害其养也,吾将去之。遂居岐山之下。邠人负幼扶老从之,如归父母。三迁而民五倍其初者,皆兴仁义趣上之事。君子守国安民,非特斗兵罢杀士众而已。不私其身惟民,足用保民,盖所以去国之义也,是谓至公耳。
楚共王出猎而遗其弓,左右请求之,共王曰:止,楚人遗弓,楚人得之,又何求焉。仲尼闻之,曰:惜乎其不大,亦曰:人遗弓,人得之而已,何必楚也。仲尼所谓大公也。
晋文公问于咎犯曰:谁可使为西河守者。咎犯对曰:虞子羔可也。公曰:非汝之雠也。对曰:君问可为守者,非问臣之雠也。羔见咎犯而谢之曰:幸赦臣之过,荐之于君,得为西河守。咎犯曰:荐子者公也,怨子者私也,吾不以私事害公义,子其去矣,顾吾射子也。楚令尹子文之族有干法者,廷理拘之,闻其令尹之族也而释之。子文召廷理而责之曰:凡立廷理者将以司犯王令而察触国法也。夫直士持法,柔而不挠;刚而不折。今弃法而背令而释犯法者,是为理不端,怀心不公也。岂吾营私之意也,何廷理之駮于法也。吾在上位以率士民,士民或怨,而吾不能免之于法。今吾族犯法甚明,而使廷理因缘吾心而释之,是吾不公之心,明著于国也。执一国之柄而以私闻,与吾生不以义,不若吾死也。遂致其族人于廷理曰:不是刑也,吾将死。廷理惧,遂刑其族人。成王闻之,不及履而至于子文之室曰:寡人幼少,置理失其人,以违夫子之意。于是黜廷理而尊子文,使及内政。国人闻之,曰:若令尹之公也,吾党何忧乎。乃相与作歌曰:子文之族,犯国法程,廷理释之,子文不听,恤顾怨萌,方正公平。
吴王阖庐为伍子胥兴师复雠于楚。子胥谏曰:诸侯不为匹夫兴师,且事君犹事父也,亏君之义,复父之雠,臣不为也。于是止。其后因事而后复其父雠也,如子胥可谓不以公事趋私矣。
《新序·义勇篇》:白公之难,楚人有庄善者,辞其母将往死之,其母曰:弃其亲而死其君,可谓义乎。庄善曰:吾闻事君者,内其禄而外其身,今所以养母者,君之禄也。身安得无死乎。遂辞而行,比至公门,三废车中,其仆曰:子惧矣。曰:惧。既惧,何不返。庄善曰:惧者,吾私也;死义,吾公也。闻君子不以私害公。及公门,刎颈而死。齐崔杼弑庄公也,有陈不占者,闻君难,将赴之,比去,餐则失匕,上车失轼。御者曰:怯如是,去有益乎。不占曰:死君,义也;无勇,私也。不以私害公。遂往,闻战斗之声,恐骇而死。
《汉书·文帝本纪》:高祖十一年,诛陈豨,定代地,立子恒为代王,高后崩,诸吕谋为乱。丞相陈平等共诛之,使人迎代王。代王令宋昌骖乘至渭桥。群臣拜谒称臣,代王下拜。太尉勃进曰:愿请閒。宋昌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无私。太尉勃乃跪上天子玺。
《袁盎传》:盎为吴相,告归,道逢丞相申屠嘉,下车拜谒,丞相从车上谢。盎还,愧其吏,乃之丞相舍上谒,求见丞相。丞相良久乃见。因跪曰:愿请閒。丞相曰:使君所言公事,之曹与长史掾议之,吾且奏之;则私,吾不受私语。
《尹翁归传》:翁归拜东海太守,过辞廷尉于定国。定国家在东海,欲属托邑子两人,令坐后堂待见。定国与翁归语终日,不敢见其邑子。既去,定国乃谓邑子曰:此贤将,汝不任事也,又不可干以私。
《何武传》:武为鄠令,坐法免归。武兄弟五人,皆为郡吏,郡县敬惮之。武弟显家有市籍,租常不入,县数负其课。市啬夫求商捕辱显家,显怒,欲以吏事中商。武曰:以吾家租赋徭役不为众先,奉公吏不亦宜乎。武卒白太守,召商为卒,吏州里闻之皆服焉。久之,太仆王音举武贤良方正,徵对策,拜为谏大夫,迁扬州刺史。所举奏二千石长吏必先露章,服罪者为亏除,免之而已;不服,极法奏之,抵罪或至死。九江太守戴圣,礼经号小戴者也,行治多不法,前刺史以其大儒,优容之。及武为刺史,行部录囚徒,有所举以属郡。圣曰:后进生何知,乃欲乱人治。皆无所决。武使从事廉得其罪,圣惧,自免。后为博士,毁武于朝廷。武闻之,终不扬其恶。而圣子宾客为群盗,得,系庐江,圣自以子必死。武平心决之,卒得不死。自是后,圣惭服。武每奏事至京师,圣未尝不造门谢恩。武为刺史,二千石有罪,应时举奏,其馀贤与不肖敬之如一,是以郡国各重其守相,州中清平。行部必先即学宫见诸生,试其诵论,问以得失,然后入传舍,出记问垦田顷亩,五谷美恶,已乃见二千石,以为常。初,武为郡吏时,事太守何寿。寿知武有宰相器,以其同姓故厚之。后寿为大司农,其兄子为庐江长史。时武奏事在邸,寿兄子适在长安,寿为具召武弟显及故人杨覆众等,酒酣,见其兄子,曰:此子扬州长史,材能驽下,未尝省见。显等甚惭,退以谓武,武曰:刺史古之方伯,上所委任,一州表率也,职在进善退恶。吏治行有茂异,民有隐逸,乃当召见,不可有所私问。显、覆众强之,不得已召见,赐卮酒。岁中,庐江太守举之。其守法见惮如此。
《后汉书·第五伦传》:伦为司空,奉公尽节,言事无所依违。诸子或时谏止,辄叱遣之,吏人奏记及便宜者,亦并封上,其无私若此。性质悫,少文采,在位以贞白称,时人方之前朝贡禹。然少蕴藉,不修威仪,亦以此见轻。或问伦曰:公有私乎。对曰:昔人有与吾千里马者,吾虽不受,每三公有所选举,心不能忘,而亦终不用也。吾兄子常病,一夜十往,退而安寝;吾子有疾,虽不省视而竟夕不眠。若是者,岂可谓无私乎。
《三国魏志·李通传》:太祖以通为阳安都尉。通妻伯父犯法,朗陵长赵俨收治,致之大辟。是时杀生之柄,决于牧守,通妻子号泣以请其命。通曰:方与曹公勠力,义不以私废公。嘉俨执宪不阿,与为亲交。
《晋书·羊祜传》:祜历职二朝,任典枢要。凡所进达,人皆不知所由。或谓祜慎密太过,祜曰:拜爵公朝,谢恩私门,吾所不取。祜女夫尝劝祜有所营置,令有归戴者,可不美乎。祜默然不应,退告诸子曰:此可谓知其一不知其二。人臣树私则背公,是大惑也。汝宜识吾此意。
《孔愉传》:愉为司徒长史,以平南将军温峤母亡遭乱不葬,乃不过其品。至是,峻平,而峤有重功,愉往石头诣峤,峤执愉手而流涕曰:天下丧乱,忠孝道废。能持古人之节,岁寒不凋者,惟君一人耳。时人咸称峤居公而重愉之守正。
《梁书·徐勉传》:勉迁吏部尚书。居选官。常与门人夜集,客有虞皓求詹事五官,勉正色答云:今夕止可谈风月,不宜及公事。故时人咸服其无私
《萧琛传》:琛为通直散骑侍郎。时魏遣李道固来使,齐帝宴之。琛于御筵举酒劝道固,道固不受,曰:公庭无私礼,不容受劝。琛徐答曰:《诗》所谓雨我公田,遂我及私。座者皆服,道固乃受琛酒。
《唐书·苏瑰传》:瑰子颋,开元时,与宋璟同当国。璟尝曰:吾与苏氏父子同为宰相,仆射长厚,自是国器;若献可替否,事至则断,尽公不顾私,则今丞相为过之。《隋唐嘉话》:皇甫文,备武后时酷吏也,与徐大理论狱诬徐党逆人奏成,其罪武后特出之无,何文备为人所告有功讯之在,宽或曰彼将陷公于死,今公反欲出之何也。徐曰:汝所言者,私忿也。我所守者,公法也。安可以私害公。
《唐书·许孟容传》:孟容弟季同。孟容为礼部侍郎,徙季同京兆少尹。时京兆尹元义方出为鄜坊观察使,奏劾宰相李绛与季同举进士为同年,才数月辄徙。帝以问绛,绛曰:进士、明经,岁大抵百人,吏部得官至千人,私谓为同年,本非亲与旧也。今季同以兄嫌徙少尹,岂臣所助邪。且忠臣事君,不以私害公,设有才,虽亲旧当白用。避嫌不用,乃臣下身谋,非天子用人意。帝然之。
《路隋传》:穆宗立,隋与韦处厚并擢侍讲学士,再迁中书舍人、翰林学士。每除制出,以金币来谢者,却之曰:公事而当私贶邪。
《刘延祐传》:延祐从弟藏器,高宗时为侍御史。卫尉卿尉迟宝琳胁人为妾,藏器劾还之,宝琳私请帝止其还,凡再劾再止。藏器曰:法为天下县衡,万民所共,陛下用舍繇情,法何所施。今宝琳私请,陛下从之;臣公劾,陛下亦从之。今日从,明日改,下何所遵。彼匹夫匹妇犹惮失信,况天子乎。帝乃诏可。
《宋史·范仲淹传》:仲淹子纯祐,从仲淹之邓。得疾昏废,卧许昌。富弼守淮西,过省之,犹能感慨道忠义,问弼之来公耶私耶,弼曰公。纯祐曰公则可。
《名臣言行录》:范文正知开封献《百官图》,指宰相差除不公,阴荐韩亿可用。文正既贬,仁宗以谕亿。亿曰:若仲淹举臣以公,则臣之拙直陛下所知;举臣以私,则臣委质以来,未尝交托于人。遂除参政。
真宗问李沆曰:人皆有密启,而卿独无,何也。对曰:臣待罪宰相,公事则公言之,何用密启。夫人臣有密启者,非谗即佞,臣尝恶之,岂敢效尤。
《意见》:司马温公《通鉴》既以正统归晋,则何不以正统系蜀,想温公自称司马孚之后,毕竟是公中之私。《文昌杂录》:熙宁中,福建贼廖恩聚群党于山林招抚。久之,方出降,朝廷赦其罪,授右班殿直,既至有司,供脚色一项云:历任以来,并无公私过犯见者笑之。《宋史·程元凤传》:元凤之在政府也,一契家子求二令,元凤谢之曰:除授须由资。其人累请不许,乃以先世为言。元凤曰:先公畴昔相荐者,以某粗知恬退故也。今子所求躐次,岂先大夫意。矧以国家官爵报私恩,某所不敢。有尝遭元凤论列者,其后见其可用,更荐拔之,每曰:前日之弹劾,成其才也;今日之擢用,尽其才也。
《廖德明传》:德明知莆田县。民有奉淫祠者,罪之,沈像于江。会有显者欲取邑地广其居,德明不可,守会僚属谕之,德明曰:太守,天子守土之臣,未闻以土地与人者。守乃惭服。累官知浔州,有声。诸司且交荐之,德明曰:今老矣,况以道徇人乎。固辞不受。迁广东提举刑狱,弹劾不避权要。岁当荐士,朝贵多以书托之,德明曰:此国家公器也。悉不启封还之。有乡人为主簿,德明闻其能,荐之。会德明行县,簿感其知己,置酒延之,悉假富人觞豆甚盛。德明怒曰:一主簿乃若是侈耶。必贪也。于是追还荐章,其公严类此。
《元史·张弘范传》:至元十五年,宋张世杰立广王炳于海上,俾弘范往平之,弘范以弟弘正为先锋,戒之曰:选汝骁勇,非私汝也。军法重,我不敢以私挠公,勉之。弘正所向克捷。
《赵阿哥潘传》:阿哥潘镇临洮。岁饥,发私廪以赈贫乏。给民农种粟二千馀石、芜菁子百石,人赖不饥。郡当孔道,传置旁午,有司敝于供给。阿哥潘以私马百匹充驿骑,羊千口代民输。帝闻而嘉之,诏京兆行省酬其直。阿哥潘曰:我岂以私惠而要公赏邪。卒不受。《干文传传》:长洲为文传乡邑,文传徙榻公署,无事未尝辄出,而亲旧莫敢通私谒。
《明外史·王彰传》:彰历官严介自持,请托皆绝,用法过刻。其母屡以为言,不能改。时刘观为左都御史。人谓彰公而不恕,观私而不刻云。
《杨士奇传》:永乐二年选东宫官,以士奇为左中允。进左谕德。士奇奉职甚谨,私居不言公事,虽至亲厚不得闻。
《薛瑄传》:王振语三杨:吾乡谁可为京卿者。以瑄对,召为大理左少卿。三杨以用瑄出振意,欲瑄一往见俾,李贤语之,瑄正色曰:拜爵公朝,谢恩私室,吾不为也。《王国光传》:国光为吏部尚书。万历八年,当考察外吏,请毋限日期。诏许之,且命诖误者听从公辨雪。寻以考绩,加太子太保。明年大计京朝官,徇张居正意,寘吴中行等五人于察籍。国光有才智。初掌邦计,多所建白。及是受制执政,声名损于初。给事中商尚忠论国光铨选私亲故,而给事中张世则出为河南佥事,憾国光,劾其鬻官黩货。国光再奏辨,帝再慰留,责世则挟私,贬仪真丞。

公私部杂录

《子华子》:北宫子曰意,闻之身修于私名升于公古今之通谊也。
《文子·道原篇》:天下莫,柔弱于水水为道也广不可极深不可测长极无穷远,沦无涯息耗减,益过于不訾上天为雨露,下地为润泽,万物不得不生,百事不得不成,大苞群生而无私好,泽及蚑蛲而不求报富赡天下,而不既德施百姓,而不费行不可得,而穷极微不可得,而把握击之不创刺之,不伤斩之不断灼之不熏绰约流循而不可靡,散贯金石彊沦天下有馀不足任天下取与禀,受万物而无所先后,无私无公与天地洪同。
《列子·天瑞篇》:国氏之盗,公道也,故亡殃;若之盗,私心也,故得罪。有公私者,亦盗也;亡公私者,亦盗也。公公私私,天地之德。知天地之德者,孰为盗邪。孰为不盗邪。
《杨朱篇》:有其物,有其身,是横私天下之身,横私天下之物,其唯圣人乎。公天下之身,公天下之物,其唯至人矣。此之谓至至者也。
《韩非子·有度篇》:释国法而私其外,则是负薪而救火也,乱弱甚矣。故当今之时,能去私曲就公法者,民安而国治;能去私行行公法者,则兵强而敌弱。
《饰邪篇》:禁主之道,必明于公私之分,明法制,去私恩。夫令必行,禁必止,人主之公义也;必行其私,信于朋友,不可为赏劝,不可为罚沮,人臣之私义也。私义行则乱,公义行则治,故公私有分。人臣有私心,有公义。修身洁白而行公行正,居官无私,人臣之公义也;污行从欲,安身利家,人臣之私心也。明主在上,则人臣去私心行公义;乱主在上,则人臣去公义行私心。故君臣异心。
《八说篇》:为故人行私,谓之不弃;以公财分施,谓之仁人。
匹夫有私便,人主有公利。不作而养足,不仕而名显,此私便也。息文学而明法度,塞私便而一功劳,此公利也。
《淮南子·诠言训》:处尊位者,以有公道而无私说,故称尊焉,不称贤也。
《修务训》:尧眉八彩,九窍通洞,而公正无私,一言而万民齐。
《潜夫论·潜叹篇》:国君之所以致治者公也,公法行则轨乱绝佞臣之。所以便身者,私也私术用则公法夺申鉴政体篇问人主有公赋无私求,有公用无私费,有公役,无私使,有公赐无私惠有公,怒无私怨私求则下烦而无度是谓伤清私费,则官耗而无限是谓伤制私使,则民挠扰,而无节是谓伤义私惠。则下虚望,而无准是谓伤正私怨,则下疑惧,而不安是。谓伤德。
无能子至公近乎,无为以其本,无欲而无私也。《省心录》:利心专则背道私意确,则灭公。
用心专者不闻雷霆之震惊,寒暑之切肌为己重者不知富贵,可以杀身功名可以致显祸行通衢大道者不迷心至公,无私者不惑。
天下有公议,私不可夺以私夺公者人不服。
《西畴常言·原治篇》:帝者以道怀民其治,浑然而不可名也,故其民安之而习于相忘王者以仁抚民其治至公而无私也,故其民爱之而上,下相乐霸者以法齐民其治假公以,行其私也故其民畏而相,制不敢违强国以威劫民,其治无往而非私也,故其民怨而易于相率以,为乱仅存之国厉民以自养无复有政治也故其君民相,与危寄惴惴然朝不谋夕矣。西原约,言圣人之道,一言以蔽之无私心而已矣。人能去,私意则与天地无异。
玉笑零音分,人以功谓之公分人,以利谓之私。《耄馀杂识》:苏老泉曰:赏罚者天下之公是非者一人之私余谓赏罚者,一世之公是非者万世之公夫赏当其功赏一人,而天下知所劝是与众,共之也罚当其罪罚一人,而天下知所惩,是与众弃之也。故曰一世之公理之所是一,时以为非也,而后世定以为是公是之不可夺也,理之所非一时以为是也而后世定以为非公非之不,可逃也。故曰万世之公。
好恶者人之同情也。而曰唯仁者,能好恶人又曰作好作恶盖好恶一,也以其得好恶之公,者谓之能以其出一己之私者,谓之作史称,诸葛亮能用度外人。又曰用人者惟恐近己之好恶,近且不可而况任之以行私乎。
《官录》:前辈尝言:公罪不可无,私罪不可有此亦要言私罪固不可有,若无公罪则自保,太过无任事之意长松茹退公之私之,皆自心出公则天,下喜之私则天下怒之喜则福生,怒则祸生知福生于公而不能以公灭私者欲醉,其心也。
《读书镜》:王伯厚云古之建官,曰三公,公则无私矣。曰三孤,孤则无朋矣,无私无朋王道荡,荡何乱之有。《牖景录》:天下之事未有不坏于有私人,惟私心最难自克有私则彼此异同,之见生而是非之公理遂泯没而不自觉未有事失其理而卒,能宜人克济者古之贤圣巍焕大业皆由无私,无私则事必以理为主是非昭若白黑而彼此,异同之意见一毫不得介其中守天下至当之理合,天下至公之心建猷立事有不光大俊伟者未之闻也。窃思宋室南渡张赵二相,皆利国干臣非不各怀忠愤而卒,不能消融此意共事。未久嫌隙潜滋,一出一入,各有反复,人得以此窥其閒而彼亦不能相,济以成厥功及秦桧用而二人俱为所排盖得阴乘巧搆,其閒也夫名人才士多负气自任苟不蠲克犹,能偾事何况小人全挟私营己昧公作奸有不误国,乱天下者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