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信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第六十卷目录

 信部总论
  易经〈中孚卦〉
  礼记〈礼运 祭义 经解 表记 儒行〉
  左传〈周郑交质〉
  吕氏春秋〈贵信〉
  新论〈履信〉
  性理大全〈四端〉
 信部艺文
  策略          汉公孙弘
  来歙传后论        后汉书
  信及豚鱼赋       唐封孟申
 信部选句
 信部纪事
 信部杂录

学行典第六十卷

信部总论

《易经》《中孚》
中孚,豚鱼吉,利涉大川,利贞。
〈程传〉豚躁鱼,冥物之难感者也,孚,信能感于豚鱼,则无不至矣,所以吉也。忠信可以蹈水火,况涉川乎。守信之道,在乎坚正,故利于贞也。〈本义〉孚,信也,为卦二阴在内,四阳在外,而二五之阳皆得其中。以一卦言之为中虚;以二体言之为中实,皆孚信之象也。又下说以应上,上巽以顺下,亦为孚。义豚鱼无知之物,又木在泽上,外实内虚,皆舟楫之象。至信可感豚鱼,涉险难而不可以失其贞,故占者能致豚鱼之应,则吉而利涉大川,又必利于贞也。〈大全〉或问:孚字与信字恐亦有别。朱子曰:伊川云存于中为孚,见于事为信,说得极好。因举字说孚字从爪从子,如鸟抱子之象。今之乳字也,一边从孚,盖中所抱者实有物也。中閒实有物,所以人自信之。云峰胡氏曰:程子云中虚信之本;中实信之质,实所以为信虚所以受信也。心者,神明之舍,舍不虚,神明何所居。譬之羽虫之孚,刚壳于外,其质虽实,温柔于内,其气则虚。雌伏呼啄,不违其自然之期,信之最可必者也。或以豚鱼为江豚,生大泽中,每作知风之至,是物之有自然之信,本义不取,盖以为江豚则信在豚鱼不在我,以豚鱼为无知之物,而信足以及之,则信在我,而自能及。物于义为长,下说以应上,下信上也;上巽以顺下,上信下也。豚鱼至愚无知,惟信足以感之;大川至险不测,惟信足以济之。然信而或失其正,则如盗贼相群,男女相私,士夫死党,小人出肺肝相示,而遂背之,其为孚也。人为之伪,非天理之正也,故又戒之以利贞。

彖曰:中孚,柔在内而刚得中,说而巽,孚,乃化邦也。豚鱼吉,信及豚鱼也。利涉大川,乘木舟虚也。中孚以利贞,乃应乎天也。
〈大全〉冯氏曰:诚者,天之道,孚之正则应乎天,不正则徇乎人,而孚不足言矣。

《礼记》《礼运》

士以信相考。
〈陈注〉以信相考,久要不忘也。

体信以达顺,故此顺之至也。
〈陈注〉体信以达顺者,反身而诚达之,天下无不顺也。
程子曰:君子修己以敬笃恭,而天下平;惟上下
一于恭敬,则天地自位,万物自育,而四灵毕至矣。此体信达顺之道。朱子曰:信是实理,顺是和气,体信是致中,达顺是致和,实体此道于身,则自然发而中节,推之天下而无所不通也。〈大全〉朱子曰:体信是忠,达顺是恕,体信是无一毫之伪,达顺是发而皆中节,无一物不得其所,聪明睿知皆由此出,是自诚而明意思。

《祭义》

尽其悫而悫焉。尽其信而信焉。
〈大全〉石林叶氏曰:悫者,信之始信者,悫之著。

信者信此者也。
〈陈注〉此字皆指孝而言也。〈大全〉石林叶氏曰:信不欺则曰信,此者也。

《经解》

民不求其所欲而得之,谓之信。
〈大全〉冯氏曰:有馀则赂之,不足则求之,相滋以湿,相濡以沐,而以为信,皆信之末也。至于民不求其所欲,安其居,乐其俗,至于老死而不相往来,则信之极也。

《表记》

言足信也。〈陈注〉不失口于人,故言足信。

子言之,事君先资其言,拜自献其身,以成其信。
〈陈注〉应氏曰:资,凭藉也,古之为臣,其经世之学皆豫定于胸中。至于事君,则前定之规模先形于言以为藉,然后自献其身,以成其信。自献者,非屈己以求售也。如书之自靖自献,致命而无所愧也。畎亩幡然之数语,说命对扬之三篇,此伊傅先资之言也。齐桓问答而为书,燕昭命下而有对,此管乐先资之言也,言于先而信于后,无一不酬者。后世若登坛东向之,答草庐三顾之策,亦庶几焉。

《儒行》

儒有忠信以为甲胄。
〈陈注〉吕氏曰:忠信则不欺。不欺者,人亦莫之欺也。

《左传》《周郑交质》

郑武公,庄公,为平王卿士。王贰于虢,郑伯怨王,王曰:无之。故周郑交质,王子狐为质于郑,郑公子忽为质于周。王崩,周人将畀虢公政。四月,郑祭足帅师取温之麦。秋,又取成周之禾。周郑交恶,君子曰:信不由中,质无益也。明恕而行,要之以礼,虽无有质,谁能閒之,苟有明信,涧,溪,沼,沚,之毛,蘋,蘩,蕴,藻,之菜,筐,筥,锜,釜,之,器,潢污,行潦,之水,可荐于鬼神,可羞于王公,而况君子结二国之信,行之以礼,又焉用质,风有采蘩,采蘋,雅有行苇,泂酌,昭忠信也。

《吕氏春秋》《贵信》

七曰:凡人主必信。信而又信,谁人不亲。故周书曰:允哉允哉。以言非信则百事不满也,故信之为功大矣。信立则虚言可以赏矣。虚言可以赏,则六合之内皆为己府矣。信之所及,尽制之矣。制之而不用,人之有也;制之而用之,己之有也。己有之,则天地之物毕为用矣。人主有见此论者,其王不久矣;人臣有知此论者,可以为王者佐矣。天行不信,不能成岁;地行不信,草木不大。春之德风,风不信,其华不盛,华不盛则果实不生;夏之德暑,暑不信,其土不肥,土不肥则长遂不精;秋之德雨,雨不信,其谷不坚,谷不坚则五种不成;冬之德寒,寒不信,其地不刚,地不刚则冻闭不开。天地之大,四时之化,而犹不能以不信成物,又况乎人事。君臣不信,则百姓诽谤,社稷不宁;处官不信,则少不畏长,贵贱相轻;赏罚不信,则民易犯法,不可使令;交友不信,则离散郁怨,不能相亲;百工不信,则器械苦伪,丹漆染色不贞。夫可与为始,可与为终,可与尊通,可与卑穷者,其唯信乎。信而又信,重袭于身,乃通于天。以此治人,则膏雨甘露降矣,寒暑四时当矣。
《梁·刘协·新论》《履信》
信者,行之基行者。人之本人,非行无以成行,非信无以立。故信之行于人,譬济之须舟也。信之于行,犹舟之待楫也。将涉大川,非舟何以济之。欲泛方舟,非楫何以行之。今人虽欲为善,而不知立行,犹无舟而济川也。虽欲立行,而不知立信,犹无楫而行舟也。是适郢土而首冥山,背道愈远矣。自古皆有死,人非信不立。故豚鱼著信之所及也。允哉。斯言,非信不成,齐桓不背曹之盟,晋文不弃伐原之誓,吴起不亏移辕之赏,魏侯不乖虞人之期。用能德光于宇宙,名流于古今,不朽者也。故春之得风,风不信,则花萼不茂,花萼不茂,则发生之德废;夏之得炎,炎不信,则草木不长,草木不长,则长赢之德废;秋之得雨,雨不信,则百谷不实,百谷不实,则收成之德废;冬之得寒,寒不信,则水土不坚,水土不坚,则安静之德废。以天地之灵气,不信四时犹废,而况于人乎。昔齐攻鲁,求其岑鼎,鲁侯伪献他鼎而请盟焉。齐侯不信,使柳季云是,则请受之。鲁使柳季,柳季曰:君以鼎为国信者,亦臣之国。今欲破臣之国,全君之国,臣所难也。乃献岑鼎。小邾射以邑奔鲁,鲁使季路要我君无盟矣,乃使子路辞焉。季孙谓之曰:千乘之国,不信其盟而信子之一言,子何辱焉。子路曰:彼不臣而济其言,是不义也。由不能矣。夫柳季季路,鲁之匹夫,立信于衡门而声驰于天下,故齐邾不信千乘之盟,而重二子之言,信之为德,岂不大哉。秦孝公使商鞅攻魏,魏遣公子昂逆而拒之。鞅谓昂曰:昔鞅与公子善,今俱为两国将,不忍攻,愿一饮宴休二师。公子许焉,遂与之会。鞅伏甲虏之击破魏军。及惠王即位,疑其行诈,遂车裂于市。夫商鞅,秦之贵臣,名重于海内,贪诈伪之小功,失诚信之大义,一为不信,终身尤卒,至屠灭为天下笑。无信之弊,岂不重乎。故言必如言,信之符也。同言而信,信在言前,同教而行,诚在言外。君子知诚信之为贵,必忱信而行,指麾动静,不失其符以施教,则立以莅事,则正以怀远,则附以赏罚则明。由此而言,信之为行,其德大矣。

《性理大全》《四端》

五者之中,所谓信者,是个真实无妄底道理。如仁、义、礼、智皆真实而无妄者也。故信字更不须说。

信部艺文

《策略》汉·公孙弘

臣闻上古尧舜之时,不贵爵赏而民劝善,不重刑罚而民不犯,躬率以正而遇民信也;末世贵爵重赏而民不劝,深刑重罚而奸不止,其上不正,遇民不信也。夫厚赏重刑未足以劝善而禁非,必信而已矣。

《来歙传后论》后汉书

论曰:世称来君叔天下信士。夫专使乎二国之閒,岂厌诈谋哉。而能独以信称者,良其诚心在乎使两义俱安,而已不私其功也。

《信及豚鱼赋》唐·封孟申

皇帝奉天心,执人柄,自毛群之贱品,及水族之微命,咸安其生,各遂其性。小既化矣,谅庶物以归,知大亦宜。然由一人之有庆,允所谓法,中孚以立极体,涣汗而施令,其信也,符天之不言,其德也。与道际其圣徒,观其行藏、出处,安逸逍遥时,乃上冰且不爽于春,候时乃登俎,幸见录于清朝。何政令之不诚。何性命而不保。清澜自适则乐我,深泉行苇,不伤则乐我。丰草趋时者,保去留之性默处者,契雍熙之道,懿夫尧之为理,行路皆如此,易之取象叶,义必同涂,物苟在微,则岂惟豚尔。类苟在隐则何必鱼乎。可谓德侔造化,道泯虚无,无远不均,将由夫大而不约,何幽未及,讵同彼小且未孚,穆穆巍巍,我后垂衣,域已臻于仁寿,信乃及于贱微,恣彼噞喁,在安流而长逸。睹其肤革与至道而俱肥,斯可以见圣皇轨物,诚理是非。奚独龟龙假而表瑞,麟凤降而增辉而已哉。士有象,既得而言欲忘,信已诚而行庸谨。安贞誓于期耄,慎独禀乎龆龀,观光上国,感豚鱼之以孚,愿仕清朝匪岩穴之可隐。

信部选句

《唐·虞世南·结客少年场诗》:共矜然诺心,各负纵横志。结交一言重,相期千里至。
《魏徵·述怀诗》:季布无二诺,侯嬴重一言。人生感意气,功名谁复论。
《王绩·古意》:赤心许君时,此意那可忘。
《卢照邻·咏季布诗》:百金孰云重,一诺良非轻。
《李白·侠客行》: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又〉《赠从兄襄阳少府皓》:吾兄青云士,然诺闻诸公。所以陈片言,片言贵情通。〈又〉《游敬亭赠崔侍御》:腰閒玉贝剑,意许无遗诺。

信部纪事

《吕氏春秋·贵因篇》:武王至鲔水。殷使胶鬲候周师,武王见之。胶鬲曰:西伯将何之。无欺我也。武王曰:不子欺,将之殷也。胶鬲曰:朅至。武王曰:将以甲子至殷郊,子以是报矣。胶鬲行。天雨,日夜不休,武王疾行不辍。军师皆谏曰:卒病,请休之。武王曰:吾已令胶鬲以甲子之期报其主矣。今甲子不至,是令胶鬲不信也。胶鬲不信也,其主必杀之。吾疾行以救胶鬲之死也。武王果以甲子至殷郊。
《史记·晋世家》:成王与叔虞戏,削桐叶为圭以与叔虞,曰:以此封若。史佚因请择日立叔虞。成王曰:吾与之戏尔。史佚曰:天子无戏言。于是遂封叔虞于唐。《周本纪》: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笑。幽王为烽燧,有寇至则举燧火。诸侯悉至,至而无寇,褒姒乃大笑。幽王说之,为数举燧火。其后不信,诸侯不至。《曹沬传》:沬为鲁将,与齐战,三败北,献遂邑之地以和。复会于柯而盟,曹沬执匕首劫齐桓公,桓公许归鲁侵地。曹沬投匕首,就臣位。桓公怒,欲倍约。管仲曰:不可弃信于诸侯,失天下之援,不如与之。于是割鲁侵地,尽复予鲁。
《左传》:晋侯围原,命三日之粮,原不降,命去之,谍出。曰:原将降矣,军吏曰:请待之,公曰:信,国之宝也。民之所庇也。得原失信,何以庇之,所亡滋多,退一舍而原降。《国语》:晋国饥,公问于箕郑曰:救饥何以。对曰:信。公曰:安信。对曰:信于君心,信于名,信于令,信于事。公曰:然则若何。对曰:信于君心,则美恶不踰,信于名,则上下不干。信于令,则时无废功。信于事,则民从事有业。于是乎民知君心,贫而不惧,藏出如入,何匮之有。《左传》:王子虎盟诸侯于王庭,要言曰:皆奖王室,无相害也。有踰此盟,明神殛之,俾队其师,无克祚国,及而元孙,无有老幼,君子谓是盟也信。
《史记·司马穰苴传》:齐景公召穰苴,为将军。穰苴曰:臣素卑贱,士卒未附,愿得君之宠臣,以监军,乃可。于是使庄贾往。穰苴与贾约曰:旦日日中会于军门。穰苴先驰至军,立表下漏待贾。日中而贾不至。夕时,乃至。穰苴遂斩庄贾以徇。
《吴世家》:季札之初使,北过徐君。徐君好季札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从者曰:徐君已死,尚谁予乎。季子曰:不然。始吾心已许之,岂以死倍吾心哉。
《吕氏春秋·当务篇》:楚有直躬者,其父窃羊而谒之上,上执而将诛之。直躬者请代之。将诛矣,告吏曰:父窃羊而谒之,不亦信乎。父诛而代之,不亦孝乎。信且孝而诛之,国将有不诛者乎。孔子闻之曰:异哉直躬之为信也,一父而载取名焉。故直躬之信,不若无信。贾谊《新书》:楚文王昼卧,梦人登城而呼己曰:我东北陬之槁骨也,速以王礼葬我。文王曰:诺。觉,召吏视之,信有焉。文王曰:速以人君礼葬之。吏曰:此无主矣,请以五大夫礼。文王曰:吾梦中已许之矣,奈何其倍之也。士民闻之曰:我君不以梦之故倍槁骨,况于生人乎。于是下信其上。
《韩子》:子之相燕,坐而佯言曰:走出门者何,白马也。左右皆言不见。有一人走追之,报曰:有。子之以此知左右之不诚信。
《庄子》: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国策》:文侯与虞人期猎。是日,饮酒乐,天雨。文侯将出,左右曰:今日饮酒乐,天又雨,公将焉之。文侯曰:吾与虞人期猎,虽乐,岂可不一会期哉。乃往,身自罢之。魏于是乎始彊。
人有恶苏秦于燕王者,武安君,天下不信人也。武安君谓燕王曰:足下不听臣者,人必有言臣不信,伤臣于王者。且臣之不信,是足下之福也。使臣信如尾生,期而不来,抱梁柱而死。信至如此,何肯扬燕、秦之威于齐而取大功乎哉。且夫信行者,所以自为也,非所以为人也,皆自覆之术,非进取之道也。
《左传》:小邾射以句绎来奔。曰使季路要我,吾无盟矣,使子路,子路辞,季康子使冉有谓之曰:千乘之国,不信其盟,而信子之言,子何辱焉。对曰:鲁有事于小邾,不敢问故,死其城下可也。彼不臣而济其言,是义之也。由弗能。
《韩诗外传》:孟子少时,闻东家尝杀猪,孟子问其母曰:东家杀猪,何为。其母曰:欲啖汝。母悔失言曰:吾怀是子,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胎教之也。今适有知而欺之,是教之不信。乃买东家猪肉以食之,明不欺也。《韩子》:齐索谗鼎于鲁,以其伪往。齐曰:使乐正子来将听。鲁君谓乐正子,乐正子曰:君胡不以真往。曰:我爱之。答曰:臣亦爱臣之信。
《史记·商君传》:孝公以卫鞅为左庶长,卒定变法之令。恐民之不信,己乃立三丈之木于国都市南门,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民怪之,莫敢徙。复曰能徙者予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辄予五十金,以明不欺。《平原君传》:平原君家楼临民家。民家有躄足,槃散行汲。平原君美人居楼上,临见,大笑之。明日,躄者至平原君门,请曰:臣闻君之喜士,士不远千里而至者,以君能贵士而贱妾也。臣不幸有罢癃之病,而君之后宫临而笑臣,臣愿得笑臣者头。平原君笑应曰:诺。躄者去,平原君笑曰:观此竖子,乃欲以一笑之故杀吾美人,不亦甚乎。终不杀。居岁馀,宾客门下舍人稍稍引去者过半。平原君怪之,门下一人前对曰:以君之不杀笑躄者,以君为爱色而贱士,士即去耳。于是平原君乃斩笑躄者美人头,自造门进躄者,因谢焉。其后门下乃复稍稍来。
《汉书·季布传》:辩士曹丘生与窦长君善。布闻,寄书谏长君曰:吾闻曹丘生非长者,勿与通。及曹丘生归,欲得书请布。窦长君曰:季将军不说足下,足下无往。固请书,遂行。使人先发书,布果大怒,待曹丘。曹丘至,则揖布曰:楚人谚曰得黄金百,不如得季布诺,足下何以得此声梁宋之閒哉。布乃大说。
《后汉书·郭伋传》:伋始至行部,到西河美稷,有童儿数百,各骑竹马,道次迎拜。伋问儿曹何自远来。对曰:闻使君到,喜,故来奉迎。伋辞谢之。及事讫,诸儿复送至郭门外,问使君何日当还。伋谓别驾从事,计日当告之。行部既还,先期一日,伋为违信于诸儿,遂止于野亭,须期乃入。
《范式传》:式少游太学,与汝南张卲为友。卲字元伯。二人并告归乡里。式谓元伯曰:后二年当还,将过拜尊亲,见孺子焉。乃共剋期日。后期方至,元伯具以白母,请设馔以候之。母曰:二年之别,千里结言,尔何相信之审耶。对曰:巨卿信士,必不乖违。母曰:若然,当为尔酝酒。至其日,巨卿果到,升堂拜饮,尽欢而别。
《来歙传》:歙为人有信义,言行不违,及往来游说,皆可案覆,西州士大夫皆信重之。
《贾复传》:复字君文,王莽末,为县掾,迎盐河东,会遇盗贼,等比十馀人皆放散其盐,复独完以还县,县中称其信。
《会稽典录》:卓恕为人笃信,言不宿诺,与人期约,虽遭暴风、疾雨、冰雪,无不至。尝从建业还家,辞诸葛恪,恪问:何当复来。恕对曰:某日当复亲觐。至是日,恪欲为主人停不饮食,以须恕至,时宾客会者皆以为会稽建业相去千里,道阻,江湖风波,难必岂必。如期恕至,一座尽惊。
《吴志·太史慈传》:刘繇亡于豫章,士众万馀人未有所附,策命慈往抚安焉。左右皆曰:慈必北去不还。策曰:子义舍我,当复与谁。饯送昌门,把腕别曰:何时能还。答曰:不过六十日。果如期而反。
《魏志·田畴传》:畴入徐无山中,兴举学校讲授之业,班行其众,众皆便之,至道不拾遗。北边翕然服其威信。《世说》:陈太丘与友期行,期日中。过中不至,太丘舍去,去后乃至。元方时年七岁,门外戏。客问元方:尊君在否。答:君久不至,已去。友人便怒曰:与人期行,相委而去。元方曰:君与家君期日中,日中不至,则是不信。友人大惭。
《晋书·羊祜传》:祜与陆抗相对,使命交通。抗尝病,祜馈之药,抗服之无疑心。人多谏抗,抗曰:羊祜岂酖人者。时谈以为华元、子反复见于今日。孙皓闻二境交和,以诘抗。抗曰:一邑一乡,不可无信义,况大国乎。臣不如此,正是彰其德,于祜无伤也。
《南史·宋高祖本纪》:晋陵人韦叟善相术,桓修令相帝当得州不,叟曰:当得边州刺史。退而私于帝曰:君相贵不可言。帝笑曰:若中,当相用为司马。至是,叟诣帝曰:成王不负桐叶之信,公亦应不忘司马之言。今不敢希镇军司马,愿得领军佐。于是用焉。
《萧允传》:允为晋安王南豫州长史,蔡徵闻允将行,乃诣允曰:公年德并高,国之元老,从容坐镇,旦夕自为列曹,何为辛苦蕃外。答曰:已许晋安,岂可忘信。《韦睿传》:睿子放,与吴郡张率皆有侧室怀孕,因指为婚姻。其后各产男女,未及成长而率亡,遗嗣孤弱,放常赡恤之,及为北徐州,时有贵族请昏者,放曰:吾不失信于故友。乃以息岐娶率女,又以女适率子,时称放能笃旧。
《北史·独孤信传》:信为泰州刺史。示以礼教,助以耕桑,数年之中,公私富实,流人愿附者数万家。周文以其信著遐迩,故赐名为信。
《于栗磾传》:栗磾六世孙谨,谨为三老。皇帝北面访道。答曰:为国之本,在乎忠信。古人去食去兵,信不可失。国家兴废,莫不由之,愿陛下守而不失。
《隋书·高颎传》:晋王广大举伐陈,以颎为元帅。及陈平,晋王欲纳陈主宠姬张丽华。颎命斩之。及军还,上因劳之曰:公伐陈后,人言公反,朕已斩之。君臣道合,非青蝇所閒也。
《唐书·褚遂良传》:薛延陀请婚,帝已纳其聘,复绝之。遂良曰:信为万事本,百姓所归。故文王许枯骨而不违,仲尼去食存信,贵之也。延陀,数请婚于朝,陛下既开许,为御北门受献。今一朝自为进退,所惜少,所失多。《陆羽传》:羽与人期,雨雪虎狼不避也。
《裴怀古传》:怀古为桂州都督招尉讨击使,以书谕祸福,贼迎降。怀古知其诚,乃轻骑赴之。或曰:备之且不信,况易之哉。答曰:忠信可通神明。身至壁抚谕,大喜,出降,虽诸洞素翻覆者,亦牵连根附。
《萧至忠传》:至忠少与友期诸路,会雨雪,人引避,至忠曰:宁有与人期可以失信。卒友至乃去,众叹服。《吕元膺传》:元膺为蕲州刺史,尝录囚,囚或白:父母在,明日岁旦不得省,为恨。因泣,元膺恻然,悉释械归之,而戒还期。吏白不可,答曰:吾以信待人,人岂我违。如期而至。自是群盗感愧,悉避境去。
《阳惠元传》:惠元以兵隶神策,镇奉天。诏移兵戍关东,帝御望春楼誓师,因劳遣诸将。酒至神策,将士不敢饮。帝问故,惠元曰:初发奉天,臣之帅张巨济与众约:是役也,不立功,毋饮酒。臣不敢食其言。既行,有馈于道,惟惠元军瓶罍不发。
《罗豫章·遵尧录》:太祖以郭进为西山巡检,有告其阴通河东刘继元,将有异志者。帝大怒,以其诬告忠臣,命锁其人,予进使自处置。进得而不杀,谓曰:尔能为我取继元一城一寨,不止免尔死,当请赏尔一官。岁馀,其人诱其一城来降进,具其事,送之于朝,请赏。帝曰:尔诬害我忠良,此才可贳死,尔赏不可得。命以其人还进,进复请曰:使臣失信则不能用人矣。于是赏以一官。
太祖建隆初,边郡民有出塞外盗马至者,官给其直。帝曰:安边示信,其若此耶。亟命止之还所盗马,自是戎人畏服,不敢犯塞。
《老学庵笔记》:老叶道人,龙舒人,年八十八。弟子曰:小道人极愿悫尝归淮南省亲。至七月望日,邻有住庵僧召老叶饭,饭已。亟辞归,问其故,则曰:小道人约今日归矣。僧笑曰:相去二三千里,岂能必如约哉。叶曰:不然。此子平日未尝妄也。僧乃送之归,及门,小道人者已弛担矣。
《宋史·刘庭式传》:庭式举进士未第时,议娶乡人之女,既约,未纳币。庭式乃及第,女以病丧明,女家躬耕贫甚,不敢复言。或劝纳其幼女,庭式笑曰:吾心已许之矣,岂可负吾初心哉。卒娶之。生数子。
《岳飞传》:飞遣使招谕。贼党黄佐曰:岳节使号令如山,若与之敌,万无生理,不如往降。节使诚信,必善遇我。遂降。飞表授佐武义大夫,单骑按其部。
《元史·赛典赤传》:赛典赤分镇四川。宋将昝万寿拥彊兵守嘉定,与赛典赤军对垒,一以诚意待之不为侵掠,万寿心服。未几,赛典赤召还。万寿请置酒为好,左右皆难之,赛典赤竟往不疑。酒至,左右复言未可饮,赛典赤笑曰:若等何见之小耶。昝将军能毒我,其能尽毒我朝之人乎。万寿叹服。
《剪胜野闻》:太祖尝下诏免江南诸郡税,秋复税之,右正言周衡进曰:陛下有诏巳蠲秋税,天下幸甚。今复徵之,是示天下以不信也。上曰:然。未几,衡告归省假。衡,无锡人,去京畿甚近与。上刻六日,复朝参衡七日失期。上怒曰:朕不信于天下,汝不信于天子。遂命弃市。

信部杂录

《关尹子·三极篇》:知言无我,故守之以信。
《六匕篇》:好信者,多梦山岳原野。
《吕氏春秋·序意篇》:天曰顺,顺维生;地曰固,固维宁;人曰信,信维听。
《韩诗外传》:受命之士,正衣冠而立,俨然,人望而信之;其次、闻其言而信之;其次、见其行而信之;既见其行,而众皆不信,斯下矣。诗曰:慎尔言矣,谓尔不信。《东园友闻》:昔见周草窗先生弁阳客谈,有信义汤一服,盖修竹先生笔也。其方云:信义等分,每晨至暮服之无斁,自然心广体胖,积以岁月,日用常行,惟信义是服,不患不到圣贤地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