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性命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第四十五卷目录

 性命部总论
  易经〈乾卦 大有卦 无妄卦 说卦传〉
  书经〈商书汤诰〉
  诗经〈周颂维天之命〉
  孔子家语〈本命解〉
  荀悦申鉴〈杂言〉
  周子通书〈诚上〉
  张子正蒙〈参两篇 神化篇 诚明篇〉
  朱子全书〈性命 答郑子上 答陈卫道 苏氏易解辨〉
  性理大全〈性命〉
  图书编〈穷理尽性至命〉
 性命部艺文一
  辨命论          梁刘峻
  广原性         明张宇初
 性命部艺文二〈诗〉
  正性吟          宋邵雍
 性命部纪事
 性命部杂录

学行典第四十五卷

性命部总论

《易经》《乾卦》

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
〈本义〉变者化之,渐化者变之,成物所受为性天,所赋为命太,和阴阳会合冲和之气也。各正者得于有生之初保合者,全于已生之后,此言乾道变化无所不利,而万物各得其性命,以自全以释利贞之义也。〈大全〉朱子曰:乾道变化各正性命,总只是一个理,此理处处相浑沦,如一粒粟,生为苗苗,便生花花,便结实,又成粟,还复本形。一穗有百粒,每粒个个完全又将这百粒去种,又各成百粒,生生只管不已,初閒只是这一粒分去物物,各有理总只是一个理。 云峰胡氏曰:先言品物流行后,言各正性命物有此形,即有此性,皆天所命也。谓之各正,则命之禀也,乃性之所以一定而不易。谓之保合,则性之存也。又命之所以流行而不已盖太和者,阴阳会合冲和之气,而乾元资始之理,固在其中矣,以渐而变化之谓和。

《大有卦》

象曰: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
〈本义〉天命有善而无恶,故遏恶扬善,所以顺天,反之于身亦若是而已矣。

《无妄卦》

动而健,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命也。
〈大全〉龟山杨氏曰:五以刚健中正位乎,上二以柔顺中正应于下,上下相与以正,故其大亨也。以正而已,大亨以正,非人之私智所能为也,循天理而已。故曰:天之命也,维天之命于穆不已,所谓命者亦诚而已矣。

《说卦传》

穷理尽性以至于命。
〈大全〉程子曰:穷理尽性至命一事也,才穷理便尽性,尽性便至命,如木可以为柱,理也其曲直者性也。其所以曲直者,命也理性,命一而已。 理则须穷性,则须尽命,则不可言穷与尽,只是至于命也。张子曰:程子说只穷理便是至于命,亦是失于太快,此义尽有次序,须是穷理便能尽得己之性,则推类又尽人之性,既尽得人之性,须尽并万物之性,一齐尽得如此,然后至于天道也。其閒煞有事,岂有当下便理会了学者,须是穷理为先如此,则方有学今言知命与至于命尽有远近,岂可以知便,谓之至也。 或问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程张之说,孰是。朱子曰:各是一说,程子皆以见言,不如张子有作用,穷理是知尽性,是行觉。程子是说得快了,如为子知,所以为孝,为臣知,所以为忠,此穷理也。为子能孝,为臣能忠,此尽性也。能穷其理而充其性之所有方,谓之尽以至于命,是拖脚说得于天者盖性是我之所至者,命是天之,所以与我者也。如舜尽事亲之道至天下之为父子者,定知此者穷理者也,能此者尽性者也。


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
〈大全〉朱子曰:圣人作易只是要发挥性命之理,摹写那个物事下文所说,阴阳刚柔仁义便是性中有这个物事。 双湖胡氏曰:易为斯人作也,性命之理,天所赋于人,人所受于天之理也。圣人将以顺人心性命之理,是以兼三而两六画成卦,以立天地,人之道,三才之道,虽有阴阳刚柔仁义之殊,大抵以立人道仁义为主盖,人负阴阳之气以有生肖,刚柔之质以有形,具仁义之理以成性,莫不有三才之道焉。仁义之道,立即所以使之阴阳合德,刚柔有体以顺性命之理也。

《书经》《商书·汤诰》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恒性。
〈蔡传〉天之降命而具仁义礼智信之理,无所偏倚。所谓衷也,人之禀命而得仁义礼智信之理与心俱生,所谓性也。

《诗经》《周颂·维天之命》

维天之命,于穆不已,于乎不显,文王之德之纯。
〈朱注〉天命即天道也,不已言无穷也,纯不杂也。〈大全〉程子曰:言天之自然者曰天道,言天之赋予万物者曰天命。 华谷严氏曰:凡言圣人如天者,以此拟彼天与圣人犹为二也。此诗但以天命之不已,与文德之纯对立,而并言之盖有不容拟议者,子思又发明之,如此其旨深矣。 西山真氏曰:纯是至诚,无一毫私伪杂,其纯诚无杂自然,能不已如天之春而夏夏,而秋秋而冬昼,而夜夜而昼,循环运转一息不停以其诚也。圣人之自壮,而老自始而终,无一息之懈,亦以其诚也。既诚自然能不已。

《孔子家语》《本命解》

鲁哀公问于孔子曰:人之命与性何谓也。孔子曰:分于道谓之命,形于一谓之性,化于阴阳,象形而发谓之生,化穷数尽谓之死。故命者,性之始也,死者,生之终也,有始则必有终矣。人始生而有不具者五焉,目无见、不能食、不能行、不能言、不能化。及生三月而微煦,然后有见,八月生齿,然后能食,期而生膑,然后能行,三年囟合,然后能言,十有六而精通,然后能化。阴穷反阳,故阴以阳变,阳穷反阴,故阳以阴化,是以男子八月生齿,八岁而龀,二八而化,女子七月生齿,七岁而龀,二七而化,一阳一阴,奇偶相配,然后道合化成,性命之端,形于此也。
《汉·荀悦·申鉴》《杂言》
或问性命,曰:生之谓性也,形神是也,所以立生终生者之谓命也。吉凶是也,夫生我之制,性命存焉尔,君子循其性以辅其命,休斯承,否斯守,无务焉,无怨焉。好宠者,乘天命以骄,好恶者,违天命以滥,故骄则奉之不成,滥则守之不终,好以取怠,恶以取甚,务以取福,恶以成祸,斯惑矣。
或问天命人事,曰:有三品焉,上下不移,其中则人事存焉尔,命相近也,事相远也,则吉凶殊矣。故曰: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孟子称性善,荀卿称性恶。公孙子曰:性无善恶。扬雄曰:人之性善恶浑。刘向曰:性情相应,性不独善,情不独恶,曰,问其理,曰,性善则无四凶,性恶则无三仁人,无善恶,文王之教一也,则无周公管蔡,性善情恶,是桀纣无性而尧舜无情也。性善恶皆浑,是上智怀惠而下愚挟善也,理也,未究矣,惟向言为然。

《周子通书》《诚上》

大哉易也,性命之源乎。
〈集考〉天赋为命,物受为性,根源皆系于易此,易之所以为大也。

《张子·正蒙》《参两篇》

阴阳之精互藏其宅,则各得其所安,故日月之形,万古不变。若阴阳之气,则循环迭至,聚散相荡,升降相求,絪缊相揉,盖相兼相制,欲一之而不能。此其所以屈伸无方,运行不息,莫或使之。不曰性命之理,谓之何哉。
〈补注〉阴阳有以质言者,有以气言者,则阳中有阴阴中有阳。若日月之形是也,以气言则循环迭至,若四时昼夜之类,聚散相荡升降相求,若云风雨雷之类,絪缊相揉,若温凉寒热之类是也,相兼以助其不及,相制以泄其过,此皆天性命之理也。

《神化篇》

存神过化,忘物累而顺性命者乎。
〈集解〉心之所存纯乎,天理而圆神不倚,则应用随物
物过能化,而不留如冰之释,如风之休,吾性命之理固不为物所累也。故曰:忘物累而顺性命,性命即天理也。

《诚明篇》

性通乎气之外,命行乎气之内。气无内外,假有形而言尔。故思知人不可不知天,尽其性然后能至于命。
〈集释〉性不可见气,则成形,然气无不体充塞天地,假人物之形以寓之耳,故性包乎,气之外而无不在命兼寓乎,气之中而理以行是气也,无物不有,无时不然,以为在外,则不可见,以为在内,则不可探,故无内外之分,而一待于性命之主宰,所以思知人者,则当知天尽性者,必至于命。


性,其总合两也;命,其受有则也。不极总之要,则不至受之分。尽性穷理而不可变,乃吾则也。天所自不能已者谓命,不能无感者谓性。虽然,圣人犹不以所可忧而同其无忧者,有相之道存乎我也。
〈集释〉性则理之,总名有仁义阴阳两道也。命则所受之以吾身心之有则也,则一也,神也。是以不极总其性总之要道,则不至于能受之安分也,以则言之正以穷理尽性而不可变也,可变岂可谓之则乎。则之全命能受矣,推本其然盖知天之与天为体阴阳消长寒暑往来,自不能止息者命也,其心之情不无所感,接夫父子君臣鸟兽草木之道,所以为有则之理者性也,惟其然则吉凶祸福有所不较仁义礼智所当自修也,虽若是圣人则不谓已能至于命已,能尽其性常以其可忧者,忧之不同于无忧者焉。所以然者正以参赞在吾身之重也,无忧者理穷性尽乐在其中,可忧者如德之不修学之不讲也。


尽其性,能尽人物之性;至于命者,亦能至人物之命;莫不性诸道,命诸天。我体物未尝遗,物体我知其不遗也。至于命,然后能成己成物,不失其道。
〈集解〉尽人物之性者,概言之也,至人物之命者,使人物亦各至于命,造其极也。人之化物之成,若是也是何也。盖人物与我莫不禀性于道,赋命于天我之体,有性命也,物未尝遗物之体,亦有性命也,我亦知其不遗人己一道,同此性同其理也,故我能尽其性而至于命也,然后能一以贯之不惟成己,而且成物两尽,其道而不失焉。


德不胜气,性命于气;德胜其气,性命于德。穷理尽性,则性天德,命天理,气之不可变者,独死生修夭而已。
〈补注〉德不胜气,则性命皆本于气。故智愚贤不肖,富贵贫贱死生修夭一听命于气也。若穷理尽性是德胜其气,则性皆天德,愚可智不肖可贤也,命皆天理贫可,富贱可贵也,气之不可变者,独死生修夭而已。

《朱子全书》《性命》

问:天与命,性与理,四者之别:天则就其自然者言之,命则就其流行而赋于物者言之,性则就其全体而万物所得以为生者言之,理则就其事事物物各有其则者言之。到得合而言之,则天即理也,命即性也,性即理也,是如此否。曰:然。但如今人说,天非苍苍之谓。据某看来,亦舍不得这个苍苍底。 理者,天之体;命者,理之用。性是人之所受,情是性之用。 命犹诰敕,性犹职事,情犹施设,心则其人也。 语厚之:昨晚说造化为性,不是。造化已是形而下,所以造化之理是形而上。蜚卿问:纯亦不已,是理是气。曰:是理。天命之谓性,亦是理。天命,如君之命令;性,如受职于君;气,如有能守职者,有不能守职者。可学问:天命之谓性,只是主理言。才说命,则气亦在其间矣。非气,则何以为人物。理何所受。曰:极是,极是。子思且就总会处言,此处最好看。 天,便似天子;命,便似将诰敕付与自家;性,便似自家所受之职事,如县尉职事便在捕盗,主簿职事便在掌簿书;情,便似去亲临这职事;才,便似去动作行移,做许多工夫。邵康节击壤集序云:性者,道之形体也;心者,性之郛郭也;身者,心之区宇也;物者,身之舟车也。 刘问:孟子性也,有命焉;命也,有性焉,将性、命做两件。子思天命之谓性,又合性命为一。如何。曰:须随圣贤文意看。孟子所谓命,是兼气禀而言;子思专以天所赋而言。 伊川言:天所赋为命,物所受为性。理一也,自天之所赋与万物言之,故谓之命;以人物之所禀受于天言之,故谓之性。其实,所从言之地头不同耳。 用之问:德不胜气,性命于气;德胜其气,性命于德。前日见先生说,以性命之命为听命之命。适见先生旧答潘恭叔书,以命与性字只一般,如言性与命也;所以后面分言性天德,命天理。不知如何。曰:也是如此。但命字较轻得些。僩问:若将性命作两字看,则于气、于德字,如何地说得来。则当云性命皆由于气,由于德始得。曰:横渠文自如此。问德不胜气一章。曰:张子只是说性与气皆从上面流下来。自家之德,若不能有以胜其气,则祗是承当得他那所赋之气。若是德有以胜其气,则我之所以受其赋予者,皆是德。故穷理尽性,则我之所受,皆天之德;其所以赋予我者,皆天之理。气之不可变者,惟死生修夭而已。盖死生修夭,富贵贫贱,这却还他气。至义之于君臣,仁之于父子,所谓命也,有性焉,君子不谓命也。这个却须由我,不由他了。 问:穷理尽性,则性天德,命天理。这处性、命如何分别。曰:性是以其定者而言,命是以其流行者而言。命便是水恁地流底,性便是将碗盛得来。大碗盛得多,小碗盛得少,净洁碗盛得清,污漫碗盛得浊。 横渠言:形而后有气质之性,善反之,则天地之性存焉。又曰:德不胜气,性命于气;德胜其气,性命于德。又曰:性天德,命天理。盖人生气禀自然不同,天非有殊,人自异禀。有学问之功则性命于德,不能学问,然后性命惟其气禀耳。曰:从前看性命于德一句,意谓此性由其德之所命。今如此云,则是性命二字皆是德也。曰:然。

《答郑子上》

问命者天之所以赋予乎人物也,性者人物之所以禀受乎天也。然性命各有二自其理而言之,则天以是理命乎人物,谓之命而人物受是理于天,谓之性。自其气而言之,则天以是气命乎人物,亦谓之命而人物受是气于天,亦谓之性,曰气不可,谓之性命但性命因此而立耳。故论天地之性,则专指理言论气质之性,则以理与气杂而言之,非以气为性命也。

《答陈卫道》

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只生此民时,便已是命他以此性了性,只是理以其在人所禀,故谓之性非有块,然一物可命为性而不生不灭也。盖尝譬之命,字如朝廷差除性字,如官守职业,故伊川先生言天所赋为命物,所受为性,其理甚明,故凡古圣贤,说性命皆是,就实事上说,如言尽性,便是尽得,此君臣父子三纲五常之道,而无馀言养性,便是养得此道而不害至微之理,至著之事,一以贯之略无馀欠非虚语也。

《苏氏易解辨》

苏氏曰:圣人以为犹有性者存乎吾心,则是犹有是心也,有是心也,伪之始也,于是又推其至者而假之曰命,命令也,君之命,曰令天之令,曰命性之至者,非命也,无以名之而寄之命耳。愚谓苏氏以性存于吾心,则为伪之,始是不知性之真也。以性之至者非命而假名之是,不知命之实也。如此则是人生而无,故有此大伪之本圣人又为之计,度隐讳伪立名字以弥缝之此何理哉。此盖未尝深考,夫大传诗书中庸孟子之说,以明此章之义,而溺于释氏,未有天地,已有此性之言,欲语性于天地,生物之前,而患夫命者,之无所寄,于是为此说,以处之使两不相病焉耳,使其诚知性命之说矣,而欲语之于天地生物之前盖,亦有道必不为是支离淫遁之辞也。

《性理大全》《性命》

程子曰:在天曰命,在人曰性,循性曰道性也,命也,道也,各有所当。 天所赋为命物,所受为性。 天之赋予之谓命,禀之在我之谓性,见于事物之谓理。理也,性也,命也,三者未尝有异穷理。则尽性尽性则知天命矣,天命犹天道也,以其用而言之,则谓之命,命者造化之谓也。
张子曰:天授于人,则为命人受于天,则为性。
龟山杨氏曰:性天命也,命天理也,道则性命之理而已孟子道性善盖,原于此。
华阳范氏曰:性者天所赋于人命者,人所受于天。北溪陈氏曰:性即理也,何以不谓之理而谓之性盖。理是凡言天地閒人物公共之理,性是在我之理,只这道理受于天而为我所有,故谓之性,性字从生从心是人生来具,是理于心方名之曰性,其大目只是仁义礼智四者而已,得天命之元,在我谓之仁得天命之亨,在我谓之礼得天命之利,在我谓之义得天命之贞,在我谓之智性与命本非二物,在天谓之命,在人谓之性。故程子曰:天所赋为命,人所受为性。文公曰:元亨利贞天道之常,仁义礼智人性之纲。 命一字有二义,有以理言者,有以气言者,其实理不外乎气盖,二气流行万古生,生不息不灭,只是空的气必有主宰之者,曰理是也。理在其中为之枢纽,故大化流行生,生未尝止息,所谓以理言者,非有离乎气。只是就气上指出个理不杂乎,气而为言耳如天命之谓性。五十知天命穷理尽性至于命,此等命字皆是专指理,而言天命,即天道之流行而赋予于物者就元亨利贞。之理而言,则谓之天道,即此道之流行赋予于物者而言,则谓之天命。如就气说却亦有两般。一般说贫富贵贱寿夭祸福,如所谓死生有命与莫非命也之命,是乃就受气之短长,厚薄不齐,上论是命分之命又一般,如孟子,所谓仁之于父子,义之于君臣命也之命,是又就禀气之清浊不齐,上论是说人之智愚贤否,若就造化上论,则天命之大目,只是元亨利贞此四者,就气上论也,得就理上论也,得就气上论则物之初生处,为元于时为春物之发达处为亨于时,为夏物之成遂处,为利于时,为秋物之敛藏处,为贞于时,为冬贞者正而固也。自其生意之已定者而言,故谓之正,自其敛藏者而言,故谓之固,就理上论,则元者生理之始亨者,生理之通利者,生理之遂贞者,生理之固。 命犹令也。天无言如何命,只是大化流行气,到这物便生这物气,到那物又生那物,便是分付命令他一般。
鲁斋许氏曰:凡言性者,便有命凡言命者,便有性。临川吴氏曰:夫善者天之道也,人之德也,天之道孰为善元亨利贞,流行四时而谓之命者也,人之德孰为善仁义礼智,备具一心而谓之性者也,是善也。天所赋于人,人所受于天也,天之赋于人者,公而不私人之受于天者,同而不异,虽或气质之不齐而其善,则一也,不必皆自诚而明之圣也,不必皆自明而诚之贤也。天所生之民,无不有是性,则人所秉之彝无不好是德也,人之善也,犹水之下,人之乐于为善犹,水之乐于就下也,无他顺其自然而已矣。

《图书编》《穷理尽性至命》

学必反诸己,而后可以全其真,必原诸天,而后可以
〈原阙详考證〉附本局补抄〉

命理外无天,亦无己也,真信此者,则理之穷,穷己之条理,无淆杂焉,而事物皆天理也,性之尽尽,己之赋受无馀欠焉,而形色一天性也。命之至,至己之本原而安汝止焉,盈虚消息一天命也。妙三无而非寂总万有而同归。故程伯子曰: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一物也,又曰三事,一时并了元无次第不可将穷理作知之事,若实穷得理,则性命亦可了何也。譬之水焉万派朝宗于海,则穷矣,会万派而点滴不渗,则尽矣水到海,而源流浑融渊渊浩浩,莫知涯涘斯其至矣。学必如是己一天矣无纤毫人力矣。孔子五十知天命,知我其天,岂易言哉。虽然下学于此信未易言而上达者,达此耳外,此非圣学也。世之学者则不然非尚知见而了彻乎。圆空则好钻研而剖离乎,元朴聪慧卓绝者,亦知命理性一而已矣,谓不睹闻其体也,无思为其用也,勿忘勿助长其功也,无可无不可其极也,听其言似乎知性而知天而反诸身,则全无所交涉矣。故禀赋颛悫者,类视此为空寂,而于天下事事物物必殚精竭思以析其精,如命本一也,则曰命有以理言者,元亨利贞各有条绪,有以气数言者,穷通夭寿,各有限制,惟命既有二,则不得不曰,如之何而以义安命听其气数之适然如之何,而尽心知命以窥其性理之本,然兹皆贤知之士也,宁知其原一分,则其支派可胜言哉。故以理气分命不得不以理气分性,有所谓天地之性,仁义礼智之粹然者,人与物异有所谓气质之性,知觉运动之蠢,然者人与物同然而气质之性,又有刚柔善恶之差,有得木之性,则偏于仁而或塞于义,有得金之性,则偏于义而或塞于仁礼,知至刚善刚恶,柔善柔恶其閒杂揉,又万有不齐,故今之论性者,何止三品,而知性愈难也,呜呼。五性感通善恶,分善是性恶,亦不可不谓之性,则荀子性恶之说,几与孟子性善之说,交相胜矣。所以曰善恶皆天理也,恶有恶之理,置勿论已如,仁义礼知,各有条理,有仁之仁,仁之义,仁之礼,仁之知,有知之知,知之仁,知之义,知之礼,身心万善已不可穷诘矣。且有一物,即有一物之理也,如木有木之理得水,则生得土,则荣得火,则燃得金,则剋之类,高下散殊群分类聚可胜穷哉。且在物为理,以吾之心穷物之理,纵殚生平,精力以研磨,而强探之不能究竟,万一又何有于性之尽命之至也。虽彼之自视非不曰反诸己本之天也。其实竭在己之力,而与性理之自然者,相背驰穷在天之理,而于在己之性命,无与也。后世圣学鲜人有曰然矣。或曰穷理尽性至命,信一以贯之矣,孟子知天事天立命非三等之学,欤曰知天,即穷理之谓事天,即尽性之谓立命,即至命之谓而能立斯可至也。孟子本欲一之,其如后儒纷纷好异何。

性命部艺文一

《辨命论》〈并序〉梁·刘峻

主上尝与诸名贤言及管辂,叹其有俊才而位不达。时有在赤墀之下,预闻斯议,归以告余。余谓士之穷通,无非命也。故谨述天旨,因言其致云尔。

臣观管辂天才英伟,圭璋特秀,实海内之名杰,岂日者卜祝之流乎。而官止少府丞,年终四十八,天之报施,何其寡欤。然则高才而无贵仕,饕餮而居大位,自古所叹,焉独公明而已哉。故性命之道,穷通之数,夭阏纷纶,莫知其辨。仲任蔽其源,子长阐其惑。至于鹖冠瓮牖,必以悬天有期;鼎贵高门,则曰唯人所召。譊譊欢咋,异端斯起。萧远论其本而不畅其流,子元语其流而未详其本。尝试言之曰:夫道生万物,则谓之道;生而无主,谓之自然。自然者,物见其然,不知所以然;同焉皆得,不知所以得。鼓动陶铸而不为功,庶类混成而非其力;生之无亭毒之心,死之岂虔刘之志;坠之渊泉非其怒,升之霄汉非其悦。荡乎大乎,万宝以之化;确乎纯乎,一化而不易。化而不易,则谓之命。命也者,自天之命也。定于冥兆,终然不变。鬼神莫能预,圣哲不能谋。触山之力无以抗,倒日之诚弗能感;短则不可缓之于寸阴,长则不可急之于箭漏;至德未能踰,上智所不免。是以当放勋之世,浩浩襄陵;天乙之时,焦金流石。文公疐其尾,宣尼绝其粮;颜回败其丛兰,冉耕歌其芣苢;夷、叔毙淑媛之言,子舆困臧仓之诉。圣贤且犹若此,而况庸庸者乎。至乃伍员浮尸于江流,三闾沈骸于湘渚;贾大夫沮志于长沙,冯都尉皓发于郎署;君山鸿渐,铩羽仪于高云;敬通凤起,摧迅翮于风穴:此岂才不足而行有遗哉。近世有沛国刘瓛、瓛弟琎,并一时秀士也。瓛则关西孔子,通涉《六经》,循循善诱,服膺儒行。琎则志烈秋霜,心贞昆玉,亭亭高竦,不杂风尘。皆毓德于衡门,并驰声于天地。而官有微于侍郎,位不登于执戟,相次殂落,宗祀无飨。因斯两贤,以言古则:昔之玉质金相,英髦秀达,皆摈斥于当年,韫奇才而莫用,候草木以共凋,与麋鹿而同死。膏涂平原,骨填川谷,湮灭而无闻者,岂可胜道哉。此则宰衡之与皂隶,容、彭之与殇子,猗顿之与黔娄,阳文之与敦洽,咸得之于自然,不假道于才智。故曰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其斯之谓矣。然命体周流,变化非一,或先号后笑,或始吉终凶,或不召自来,或因人以济。交错纠纷,回环倚伏。非可以一理徵,非可以一途验。而其道密微,寂寥忽,无形可以见,无声可以闻。必御物以效灵,亦凭人而成象,譬天王之冕旒,任百官以司职。而或者睹汤、武之龙跃,谓戡乱在神功;闻孔、墨之挺生,谓英睿擅奇响;视韩、彭之豹变,谓鸷猛致人爵;见张、桓之朱绂,谓明经拾青紫。岂知有力著运之而趋乎。故言而非命,有六蔽焉。余请陈其梗概:夫靡颜腻理,哆噅顑頞,形之异也;朝秀晨终,龟鹤千岁,年之殊也;闻言如响,智昏菽麦,神之辨也。固知三者定乎造化,荣辱之境,独曰由人。是知二五而未识于十,其蔽一也。龙犀日角,帝王之表;河目龟文,公侯之相。抚镜知其将刑,压纽显其膺箓。星虹枢电,昭圣德之符;夜哭聚云,郁兴王之瑞。皆兆发于前期,涣汗于后叶。若谓驱貔虎,奋尺剑,入紫微,升帝道;则未达窅冥之情,未测神明之数,其蔽二也。空桑之里,变成洪川;历阳之都,化为鱼鳖。楚师屠汉卒,睢河鲠其流;秦人坑赵士,沸声若雷震。火炎昆岳,砾石与琬琰俱焚;严霜夜零,萧艾与芝兰共尽。虽游、夏之英才,伊、颜之殆庶,焉能抗之哉。其蔽三也。或曰,明月之珠,不能无颣;夏后之璜,不能无考。故亭伯死于县长,相如卒于园令,才非不杰,主非不明也,而碎结绿之鸿辉,残悬黎之夜色,抑尺之量有短哉。若然者,主父偃、公孙弘对策不升第,历说而不入,牧豕淄原,见弃州部。设令忽如过隙,溘死霜露,其为诟耻,岂崔、马之流乎。及至开东閤,列五鼎,电照风行,声驰海外,宁前愚而后智,先非而终是。将荣悴有定数,天命有至极,而谬生妍蚩。其蔽四也。夫虎啸风驰,龙兴云属,故重华立而元、凯升,辛受生而飞廉进。然则天下善人少,恶人多;闇主众,明君寡。而薰莸不同器,枭鸾不接翼。是使浑沌、梼杌,踵武云台之上;仲容、廷坚,耕耘岩石之下。横谓废兴在我,无系于天,其蔽五也。彼人面兽心,宴安鸩毒,以诛杀为道德,以蒸报为仁义。虽大风立于青丘,凿齿奋于华野,比于狼戾,曾何足喻。自金行不竞,乘閒电发。与三皇竞其氓黎,五帝角其区㝢。呜呼。福善祸淫,徒虚言耳。岂非否泰相倾,盈缩递运,而汨之以人。其蔽六也,然所谓命者,死生焉,贵贱焉,贫富焉,治乱焉,祸福焉,此十者天之所赋也。愚智善恶,此四者人之所行也。夫神非舜、禹,心异朱、均,才絓中庸,在于所习。是以素丝无𢘆,元黄代起;鲍鱼芳兰,入而自变。故季路学于仲尼,厉风霜之节;楚穆谋于潘崇,成杀逆之祸。而商臣之恶,盛业光于后嗣;仲由之善,不能息其结缨。斯则邪正由于人,吉凶在乎命也。或以鬼神害盈,皇天辅德。故宋公一言,法星三徙;殷帝自剪,千里来云。若使善恶无徵,未洽斯义。且于公高门以待封,严母扫墓以望丧。此君子所以自彊不息也。如使仁而无报,奚为修善立名乎。斯径廷之辞也。夫圣人之言,显而晦,微而婉,幽远而难闻,河汉而不测。或立教以进庸惰,或言命以穷性灵。积善馀庆,立教也;凤鸟不至,言命也。今以其片言辨其要趣,何异乎夕死之类而论春秋之变哉。且荆昭德音,丹云不卷;周宣祈雨,圭璧斯罄。于叟种德,不逮勋、华之高;延年残犷,未甚东陵之酷。为善一,为恶均,而祸福异其流,废兴殊其迹。荡荡上帝,岂如是乎。《诗》云: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故善人为善,焉有息哉。夫食稻粱,进刍豢,衣狐貉,袭冰纨,观窈眇之奇舞,听云和之琴瑟,此生人之所急,非有求而为也。修道德,习仁义,敦孝悌,立忠贞,渐礼乐之腴润,蹈先王之盛则,此君子之所急,非有求而为也。然则君子居正体道,乐天知命。明其无可奈何,识其不由智力。逝而不召,来而不距,生而不喜,死而不戚。瑶台夏屋,不能悦其神;土室编蓬,未足忧其虑。不充诎于富贵,不遑遑于所欲。岂有史公、董相《不遇》之文乎。

《广原性》明·张宇初

性命之道一也,学者求道而已,苟求道于性命之源,其有弗见者焉盖,求之未力,则见者鲜矣,韩昌黎之原夫性也,发乎未见以继圣,然理有未明将以广之,古今之言性者多矣,得其本者复几人焉,若夫尧舜性之汤,武身之得性之本然也。故其命舜曰道心惟微是也,足以发王道之本焉,周衰孔子生足以继矣,其曰性与天道成之者性也,各正性命知性,则知天矣,道之源莫切著于是哉。子思谓天命之,谓性天之命于人者为性知率其性,则谓之道孟子之谓性善是也。人心统乎,性情本无,不善所谓天命之性也。其具仁义礼智,不假为而能也。即继之者善也,盖天之命于物。为性善所固有其恶也,所谓气质之性也,即性相近也,由感于物动于欲蔽于习,而然是有上智下愚之分焉,则其不善也。犹鉴之垢,水之昏直,不过太空之浮翳也。若垢净而明固存昏澄而清固彻其本有之善,孰得而易。故于圣贤不能加于愚,不肖不能损焉。惟能尽其性,则物不能感欲,不能动习,不能蔽,则其至虚而灵至清,而明者犹太空之昭昭也,又岂善恶可得而混焉。是以静专而动直诚立,而明通明睿生矣,是为五官之统,宰百体之所,从令四端之所,备七情之所,制其大无外性命之正,死生之理幽明之,故具焉,其小无内洪纤之体,含类之情形色之质系焉,充之为周孔悖之,为桀蹠行之,为伊傅洁之,为夷齐安之,为颜闵,皆特立于明善之效也。其泽夫一世垂之,无穷也。和之为礼乐治之,为法制率之,为纲常绳之,为典则凡得乎。天秩天序者,非天理之公用哉。且夫扬子之谓善恶,混特情习气质之偏而已,岂天之正命也。告子以生之谓性是情之所欲,所为皆性也。荀子之谓性恶,以其善者伪也,又情习气质之固于性之正,则相去远矣,韩子谓性之品三其为性者,五情之品三而其所以为情者,七则天之所命与者,何纷纷之多也,将奚自而立焉,凡出乎性者皆情也,又岂三品之拘而又加五性焉。是盖皆气质之偏耳,后之论者,特以其秦汉,以来鲜言之而愈独发之也。欧阳子谓性非学者之所急而圣人之所罕言也。又何大本之未明哉。董子曰:命者天之令也,性者生之质也,情者人之欲也。道者所由适于治之路也,仁义礼乐,皆其具也。王子曰:性者五常之太极,而五常不可,谓之性庶几,若近道焉,而或有别于孟氏之言,而以荀韩,为似是何谬妄也哉。其亦未之辨焉,耳独周子曰:性焉,安焉之谓圣。程子曰:天所赋为命,物所受为性,性即理也。可谓著明矣,是足以继孟氏者周程而已矣。其度越诸子概可见矣。然而老释之谓异者,何老曰性即神也,元初不坏之灵也。释曰性即觉也。全其本来之虚灵也,必绝事物去嗜欲庶几无所染夺以彻其澄,以立其劲,则灵明之积神化著焉。是则以天地万物,凡有形气者,皆虚空幻妄也。故虚无空寂而失理气之实也欤。若其究夫死生独善者又岂与申韩杨墨之徒共彻哉。抑亦天神之道一,故道之至精至粹,理之至幽至微,人之不能与天地并行而不违者,不能辨。夫天理人欲之一閒耳,是以不能尽圣贤之心也,能尽其心,则尽性至命之道得矣。

性命部艺文二〈诗〉《正性吟》宋·邵雍

未生之前不知其然,既生之后,乃知有天有天而来正物之性,君子践形,小人轻命。

性命部纪事

《庄子·达生篇》:孔子观于吕梁,县水三十仞,流沫四十里,鼋鼍鱼鳖之所不能游也。见一丈夫游之,以为有苦而欲死也。使弟子并流而拯之。数百步而出,被发行歌而游于塘下。孔子从而问焉,曰:吾以子为鬼,察子则人也。请问:蹈水有道乎。曰:亡,吾无道。吾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与齐俱入,与汨偕出,从水之道而不为私焉。此吾所以蹈之也。孔子曰:何谓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曰:吾生于陵而安于陵,故也;长于水而安于水,性也;不知吾所以然而然,命也。
《晋书·颜含传》:郭璞尝遇含,欲为之筮。含曰:年在天,位在人,修己而天不与者,命也;守道而人不知者,性也。自有性命,无劳蓍龟。
《陈书·萧允传》:允为太子洗马。侯景攻陷台城。时寇贼纵横,百姓波骇,衣冠士族,四出奔散,允独不行。人问其故,允答曰:夫性命之道,自有常分,岂可逃而获免乎。但患难之生,皆生于利,苟不求利,祸从何来。方今百姓争欲奋臂而论大功,一言而取卿相,亦何事于一书生哉。庄周所谓畏影避迹,吾弗为也。乃闭门静处,并日而食,卒免于患。
《名臣言行录》:康节居祖母,服筑室苏门,山百源之上,李挺之自造其庐,问曰:子何所学。曰:为科举进取之学耳。挺之曰:科举之外有义理之学,子知之乎。曰:未也,愿受教。挺之曰:义理之外有物理之学,子知之乎。曰:未也,愿受教。挺之曰:物理之外有性命之学,子知之乎。曰:未也,愿受教。于是康节始传其学。
康节疾横渠喜论命,来问疾因,曰:先王论命否,当推之先生。曰:若天命则已知之矣,世俗所谓命,则不知也。横渠曰:先生知天命矣,载尚何言。
胡安国壮年尝观释氏书,后遂屏绝尝答赣川曾几书。曰穷理尽性,乃圣门事业物,物而察知之始也。一以贯之知之至也,来书以五典四端,每事充扩亦未免物物致察,非一以贯之,之要是欲不举足而登太山也。四端固有非外铄,五典天叙不可违充,四端惇五典,则性成而伦尽矣,释氏虽有了心之说,然其未了者,为其不先穷理,反以为障而于用处,不复究竟也,故其说流遁,莫可致诘,接物应事颠倒差缪不堪点,检圣门之学,则以致知,为始穷理,为要知至理得不迷本心,如日方中,万象皆见,则不疑所行,而内外合也,故自修身至于天下,国家无所处,而不当矣。来书又谓充良知良,能而至于尽与宗门,要妙两不相妨,何必舍彼而取此,夫良知良能爱亲敬长之本心也。儒者则扩而充之达于天下,释氏则以为妄想批根拔本而殄灭之正相反也,而以为不相妨何哉。权子一老友相访时,同志十数辈在座老友卒,然问曰:先生往与诸友论学以何者,为性命。师时漠然未应,仲子蹶,然起曰:善哉,是问盖切问也。世俗嘲嗜酒者以酒为性命,嘲积财者以钱谷为性命,嘲乐贵竞进者以官爵为性命,皆常言也。触类而思,吾侪为学必有所为性命者,试各自反思之。
《明外史·娄谅传》:谅有志于圣学,求师四方率,皆场屋之业。叹曰:此非身心性命学也,闻吴与弼在临川,往从之游与弼一见喜之。

性命部杂录

《庄子·骈拇篇》:吾所谓臧,非仁义之谓也,臧于其德而已矣;吾所谓臧者,非所谓仁义之谓也,任其性命之情而已矣。
《在宥篇》:自三代以下者,匈匈焉终以赏罚为事,彼何暇安其性命之情哉。而且悦明邪。是淫于色也;悦聪邪。是淫于声也;悦仁邪。是乱于德也;悦义邪。是悖于理也;悦礼邪。是相于技也;悦乐邪。是相于淫也;悦圣邪。是相于艺也;悦知邪。是相于疵也。天下将安其性命之情,之八者,存可也,亡可也;天下将不安其性命之情,之八者,乃始脔卷怆囊而乱天下也。而天下乃始尊之惜之,甚矣天下之惑也。
《天地篇》:泰初有无,无有无名。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物得以生,谓之德;未形者有分,且然无閒,谓之命;留动而生物,物成生理,谓之形;形体保神,各有仪则,谓之性。
《天运篇》:白鹢之相视,眸子不运而风化;虫,雄鸣于上风,雌应于下风而风化。类自为雌雄,故风化。性不可易,命不可变,时不可止,道不可壅。苟得于道,无自而不可;失焉者,无自而可。
《缮性篇》:古之所谓得志者,非轩冕之谓也,谓其无以益其乐而已矣。今之所谓得志者,轩冕之谓也。轩冕在身,非性命也,物之傥来,寄也。寄之,其来不可圉,其去不可止。故不为轩冕肆志,不为穷约趋俗,其乐彼与此同,故无忧而已矣。今寄去则不乐。由是观之,虽乐,未尝不荒也。故曰:丧己于物,失性于俗者,谓之倒置之民。
《吕氏春秋·重己篇》:吾生之为我有,而利我亦大矣。论其贵贱,爵为天子,不足以比焉;论其轻重,富有天下,不可以易之;论其安危,一曙失之,终身不复得。此三者,有道者之所慎也。有慎之而反害之者,不达乎性命之情也。不达乎性命之情,慎之何益。
《尊师篇》:凡学非能益也,达天性也。能全天之所生而勿败之,是谓善学。
《勿躬篇》:善为君者,矜服性命之情,而百官已治矣,黔首已亲矣,名号已章矣。
《知度篇》:君服性命之情,去爱恶之心,用虚无为本,以听有用之言谓之朝。凡朝也者,相与召理义也,相与植法则也。上服性命之情,则理义之士至矣,法则之用植矣,枉辟邪挠之人退矣,贪得伪诈之曹远矣。故治天下之要,存乎除奸;除奸之要,存乎治官;治官之要,存乎治道;治道之要,存乎知性命。
《淮南子·原道训》:性命者,与形俱出其宗。形备而性命成,性命成而好憎生矣。
《俶真训》:夏后之世,嗜欲连于物,聪明诱于外,而性命失其得施。
《申鉴·杂言下》:君子乐天知命故不忧,审物明辨故不惑,定心致公故不惧,若乃所忧惧则有之,忧己不能成天性也。惧己惑之,忧不能免,天命无惑焉。
《中说·问易篇》:薛收曰:何为命也。子曰:稽之于天合之于人,谓其有定于此,而应于彼吉凶曲折,无所逃乎。非君子,孰能知而畏之乎,非圣人孰能至之哉。薛收曰:古人作元命其能至乎。子曰:至矣。
《立命篇》:文中子曰:命之立也,其称人事乎。故君子畏之无远近,高深而不应也,无洪纤曲直而不当也,故归之于天易。曰:乾道变化,各正性命。魏徵曰:书云惠迪吉从逆凶,惟影响诗云,不戢不难受,福不那彼交匪傲万,福来求其是之谓乎。子曰:徵其能自取矣。董常曰:自取者,其称人。耶子曰:诚哉。惟人所召贾琼进。曰:敢问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何谓也。子曰:召之在前,命之在后,斯自取也,庸非命乎。噫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无能子·析惑篇》:性者神也,命者气也,相须于虚无,相生于自然,犹乎埙篪之相感也,阴阳之相和也,形骸者性命之器也,犹乎火之,在薪薪非火不炎火,非薪不光形骸,非性命不立,性命假形骸以显,则性命自然冲而生者也形骸自然滞而死者也。自然生者,虽寂而常生自然死者,虽摇而常死今人,莫不好生而恶死,而不知自然生死之理睹乎,不摇而偃者,则忧之役,其自然生者,务存其自然死者存之愈切生之愈疏,是故沈羽而浮石者也,何惑之甚欤。
《迂书》《易》曰: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世之高论者竞为幽僻之,语以欺人,使人跂悬而不可及愦瞀,而不能知则尽而舍之其实奚远哉。是不是理也,才不才性也,遇不遇命也。
《名臣言行录》:刘立之曰:明道从茂叔问学,穷性命之理。
偶谈命者于穆之不已乎,性者人物之各具乎,理者性命之委绪乎,穷理者究极根源之谓也。尽性者充满分量之谓也,至命者毕事告成之谓也。
修命而性,宗弗彻止作顽仙修性,而命宝不完终为才鬼,故真才,才而不鬼,大仙,仙而不顽。
《清暑笔谈》:人不能以胜天,力不可以制命,故寿夭通塞丰约,自其堕地之初大分已定,如瓶罂釜盎,各有分量,非人所能置力增损,君子惟慎,德修业,以听其自至若曰:我命在天,措人事于不修,则又非修身俟之之谓也。故曰:君子不以在我者为命,而以不在我者为命。
高攀龙会语天在眼前人,岂不知只为说了天命,不知如何,为命连天也,不知了天,只是天一落人身,故唤做命,命字即天字也。做人底有天命,如做官底有君命,一切行事皆承君之命而行之。今做人底不知自家有天之命,却如做官底不知自家有君之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