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集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经籍典

 第四百八十七卷目录

 集部汇考二十一
  宋马端临文献通考九〈歌词集〉
 集部汇考二十二
  马端临文献通考十〈章奏集〉

经籍典第四百八十七卷

集部汇考二十一

宋马端临文献通考九

歌词集

《竹间集》十卷
陈氏曰:蜀欧阳炯作序,称卫尉少卿字弘基者,所集未详何人。其词自温飞卿而下十八人凡五百首,此近世倚声填词之祖也。诗至晚唐,五季气格卑陋,千人一律,而长短句独精巧莴丽,后世莫及。此事之不可晓者,放翁陆务观之言云尔。

南唐二主词一卷
陈氏曰:中主李璟、后李主煜撰。卷首四阕,应天长、望远行各一,浣溪沙二。中所作重光尝书之主墨迹,在旴江晁氏题云:先皇御制歌词,余尝见之于麦光纸上,作拨镫书,有晁景迂题字,今不知何在矣。馀词皆重光作。

《阳春录》一卷
陈氏曰:南唐冯延己撰。高邮崔公度伯易题其后,称其家所藏最为详确而尊,前花间诸集往往谬其姓氏,近传欧阳永叔词亦多有之皆失其真也。世言《风乍起》为延己作,或云成幼文也,今此集无有,当是幼文作,长沙本以寘,此集中殆非也。

《家宴集》五卷
陈氏曰:序称子起失其姓名,雍熙丙戌岁也。所集皆唐末五代人,乐府视花间不及也,末有清和乐十八章,为其可以侑觞,故名家宴也。

《珠玉集》一卷
陈氏曰:晏元献公殊撰,其子几道尝言先公为词未尝作妇人语,以今考之信然。

张子野词一卷
陈氏曰:都官郎中吴兴张先子野撰,李常公择为六客堂,子野与焉所赋词卒章云也。应傍有老人星盖以自谓,是时年八十馀矣。东坡倅杭数与唱酬,闻其买妾,为之赋诗,首末皆用张姓事。《吴兴志》称其晚年渔钓自适,至今号张钓鱼。湾死葬弁山下,在今多宝寺。按欧阳集有张子野墓志,死于宝元中者乃博州人,名姓字偶皆同,非吴中之子野也。
《古今诗话》云:客有谓张子野曰:人皆谓公为张三中,即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也。公曰:何不自为张三影?客不晓,公曰: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栊捲花影,柳径无人坠飞絮无影,此余平生所得意也。又《高齐诗话》云:子野尝有诗云浮萍断处见山影,又长短句云破月来花弄影,又云隔墙送过秋千影,并脍炙人口,世谓张三影。苕溪渔隐云:细味二说,当以古今诗话所载三影为胜。
东坡曰:子野诗笔老健,歌词乃其馀波耳。《湖州西溪诗》云浮萍断处见山影,野艇归时闻草声,与子和诗云愁似鳏鱼知夜永,懒同蝴蝶为春忙。若此之类亦可追配古人,而世俗但称其歌词,昔周昉画人物皆入神品,而世但知有周昉士女,盖所谓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杜寿域词一卷
陈氏曰:京兆杜安世寿域撰,未详其人,词亦不工。

六一词一卷
陈氏曰:欧阳文忠公修撰。其间多有与《花间》《阳春》相混者,亦有鄙亵之语一二,厕其中当是仇人无名子所为也。

《乐章集》九卷
陈氏曰:柳三变耆卿撰。景祐元年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世号柳屯田。撰《乐章》《格昭陵》,以其浮薄罢之,后乃更名永。其词格固不高而音律谐婉,词意妥帖,承平气象,形容曲尽,尤工于羁旅行役,若其人则不足道也。
《艺苑》:雌黄柳之乐章人多称之,然大概非羁旅穷愁之词,则闺门淫媟之语,若以欧阳永叔、苏子瞻、黄鲁直、张子野、秦少游辈较之,万万相辽。彼其所以传名者,直以言多近俗,俗子易晓故也。

东坡词二卷
陈氏曰:苏文忠公轼撰。集中戚氏叙穆天子西王母事,世不知,所谓李端叔跋详之,盖在山中燕席间有歌此阕者,坐客言调美而词不典,以请于公。
公方观《山海经》,即叙其事为题,使妓再歌之,随其声填写,歌竟篇就,才点定五六字而已。李端叔时在幕府,目击必不诬,或言非坡作岂不见此跋耶?山谷黄氏曰:东坡居士曲世所见者几百首,或谓于音律小不谐,居士词横放杰出,自是曲子内缚不住者。
《后山诗话》:东坡以诗为词,如教坊雷大使之舞,虽极天下之工要,非本色。

山谷词一卷
陈氏曰:黄太史庭坚撰。晁无咎言鲁直间作小词,固高妙,然不是当家语,自是著腔子唱好诗。

《淮海集》一卷
陈氏曰:秦观撰。晁无咎言少游词如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虽不识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语。

晁无咎词一卷
陈氏曰:晁补之撰。晁尝云今代词手惟秦七、黄九,他人不能及也。然二公之词亦自有不同者,若晁无咎,佳者固未多逊也。

后山词一卷。
陈氏曰:陈师道撰。

《闲适集》一卷
陈氏曰:晁端礼次膺撰。熙宁六年进士,两为县令,忤上官,坐保甲事,中以危法废徙。晚乃以承事郎为大晟府协律三阅,月而卒。其从侄说之志其墓。

晁叔用词一卷
陈氏曰:晁冲之撰。压卷《汉宫春梅》词行于世,或云李汉老作,非也。

《小山集》一卷
陈氏曰:晏几道叔原撰。其词在诸名胜中独可追逼花间高处,或过之其人。虽纵弛不羁而不苟求进,尚气磊落未可贬也。
山谷黄氏《小山集》序曰:晏叔原,临淄公之暮子也。磊块权奇疏于顾忌,文章翰墨自立规摹,常欲轩轾人而不受世之轻重。诸公虽爱之而又以小谨望之,遂陆沉于下位。平生潜心六艺,玩思百家,持论甚高,未尝以治世。余尝怪而问焉,曰:我槃跚勃窣犹获罪于诸公,愤而吐之是唾人面也。乃独嬉弄于乐府之馀而寓以诗人句法,精壮顿挫能动摇人心,士大夫传之,以为有临淄之风尔,罕能味其言也。余尝论叔原固人英也,其痴亦自绝人。爱叔原者愠而问其目,曰: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不肯一作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饥寒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已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乃共以为然。虽若此,至其乐府,可谓侠邪之大雅豪士之鼓吹,其合者高唐洛神之流,其下者岂减桃叶团扇哉!余少时,间作乐府以使酒玩世,道人法秀独罪余以笔墨劝淫,于我法中当犁舌之狱,特未见叔原之作耶。虽然彼富贵得意,室有倩盼慧女,而主人好文,必当市购千金家求善本,曰独不得与叔原同时耶。若乃妙年美士,近知酒色之娱苦节臞儒晚悟裙裾之乐鼓之舞之使宴安酖毒而不悔是,则叔原之罪也哉。

《清真集》二卷后集一卷
陈氏曰:周邦彦美成撰。多用唐人诗语檃括,入律混然天成,长调尤善铺叙,富艳精工,词人之甲乙也。

东山寓声乐府三卷
陈氏曰:贺铸方回撰。以旧谱填新词而别为名以易之,故曰寓声宛丘。张氏序略曰:余友贺方回博学业文,而乐府之词妙绝一世,携一编示予,大抵倚声而为之词皆可歌也。其盛丽如游金张之堂,而妖冶如揽嫱施之袪,幽索如屈宋悲壮,如苏李览者自知之。

东堂词一卷
陈氏曰:毛滂泽民撰。本以断魂分付潮回去见赏,东坡得名,而他词虽工未有能及此者。
《百家诗》序云:元祐中,东坡守杭泽民为法曹,掾公以众人遇之秩满辞去,是夕宴客有籍妓歌赠别小词,卒章云:今夜山深处,断魂分付潮。回去坡问谁所作,妓以毛法曹对公语,坐客曰:郡僚有词人,不及知某之罪也。翌日折简追还,留连数月,泽民由此知名。

溪堂词一卷
陈氏曰谢逸无逸撰

竹友词一卷
陈氏曰:谢迈幼槃撰。

《冠柳集》一卷
陈氏曰:王冠通叟撰,号王逐客,世传《霜瓦鸳鸯》,其
作也。词格不高,以冠柳自名则可见矣。

《姑溪集》一卷
陈氏曰:李之仪端叔撰。

《聊复集》一卷
陈氏曰:安定郡王赵令畤德麟撰。

后湖词一卷
陈氏曰:苏庠养直撰。

《大声集》五卷
陈氏曰:万侯雅言撰。尝游上庠,不第,后为大晟府制撰,周美成田不伐,皆为作序。

石林词一卷
陈氏曰:叶梦得少蕴撰。

《芦川词》一卷
陈氏曰:三山张元干仲宗撰。坐《送胡邦衡》词,得罪秦相者也。

赤城词一卷
陈氏曰:陈克子高撰。词格颇高丽,晏周之流亚也。

《简斋词》一卷
陈氏曰:陈与义撰。

刘行简词一卷
陈氏曰:刘一止撰尝。为晓行词盛传于京师,号刘晓行。

《顺庵乐府》五卷
陈氏曰:康与之伯可撰。与之父倬,惟章诡诞不检,事见《挥麈录》。与之又甚焉,尝挟吴下妓赵芷以遁,与苏师德仁仲有隙,遂兴苏玭训直之狱,玭仁仲之子,而常同子正之婿也。与之受知于子正,一朝背之,士论不齿。周南仲尝为作传,道其实如此所传康伯可词鄙亵之甚。此集颇多佳语,定陶安世为之序,王性之、苏养直皆称之,而其人不自爱,如此不足道也。

樵歌一卷
陈氏曰;朱敦儒希真撰。

初寮词一卷
陈氏曰:王安中撰。

丹阳词一卷
陈氏曰:葛胜仲撰。

《酒边集》一卷
陈氏曰:户部侍郎向子諲伯恭撰。自号芗林,致堂胡氏序曰:诗出于离骚楚词,而离骚者变风变雅之意迫而哀伤者也。其发乎情则同而止乎。礼义则异名之曰:曲以其曲尽人情耳。方之曲艺犹不逮焉,其去曲礼则益远矣。然文学豪放之士鲜不寄意于此者,随亦自扫其迹曰:谑浪游戏而已。唐人为之最工者柳耆卿后出,掩众制而尽其妙好者以为不可复加。及眉山苏氏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而逸怀浩气超乎尘垢之外,于是花间为皂隶,而柳氏为舆台矣。芗林居士步趋苏堂而哜其胾者也,观其退江北所作,于后而进江南所作于前,以枯木之心幻出葩华酌元酒之樽,弃置醇味非染而不污安能及此!

《漱玉集》一卷
陈氏曰:易安居士李氏清照撰。元祐名士李格非文叔之女,嫁东武赵明诚德甫。晚岁颇失节,别本分五卷。

得全词一卷
陈氏曰:赵忠简鼎元镇撰。

《焦尾集》一卷
陈氏曰:韩元吉撰。

放翁词一卷
陈氏曰陆游撰

石湖词一卷
陈氏曰:范成大撰。

友古词一卷
陈氏曰:左中大夫莆田蔡伸伸道撰。自号友古居士,君谟之孙。

相山词一卷
陈氏曰:王之道彦猷撰。

《浩歌集》一卷
陈氏曰:蔡楠坚老撰。

《于湖词》一卷
陈氏曰:张孝祥安国撰。

稼轩词四卷
陈氏曰:宝谟阁侍制辛弃疾幼安撰。信州本十二卷,视长沙为多。

可轩曲林一卷
陈氏曰:旴江黄人杰叔万撰。

王武子词一卷
陈氏曰:未详其名字。

乐斋词一卷
陈氏曰向滈丰之撰

凤城词一卷
陈氏曰:三山黄定泰之撰。乾道壬辰榜首。

竹坡词一卷
陈氏曰:周紫芝撰。

介庵词一卷
陈氏曰:赵彦端撰。

竹斋词一卷
陈氏曰:吴兴沈瀛子寿撰。

书舟词一卷
陈氏曰:眉山程垓正伯撰,王称季平为作序。

《燕喜集》一卷
陈氏曰:曹冠宗臣撰。

退圃词一卷
陈氏曰:镇洮马宁祖奉先撰。

省斋诗馀一卷
陈氏曰:衡阳寥行之天民撰。

克斋词一卷
陈氏曰:苕溪沈端节约之撰。

敬斋词一卷
陈氏曰:临川吴镒仲权撰。

《逃禅集》一卷
陈氏曰:清江杨无咎补之撰。世所传江西墨梅即其人也。

袁去华词一卷
陈氏曰:豫章袁去华宣卿撰。

樵隐词一卷
陈氏曰:毛幵平仲撰。

卢溪词一卷
陈氏曰:王庭圭民瞻撰。

《知稼翁集》一卷
陈氏曰:考功郎官莆田黄公度师宪撰。绍兴戊午大魁坐,与赵忠简往来得罪秦桧,流落岭表更化,召对为郎,未几死,年才四十八。

吕圣求词一卷
陈氏曰:槜李吕渭老圣求撰。宣和末人尝为朝士。

退斋词一卷
陈氏曰:长沙侯延庆季长撰。压卷为天宁节万年欢,又有庚寅京师作水调,则大观元年

金谷遗音一卷

陈氏曰:石孝友次仲撰。
归愚词一卷
陈氏曰:葛立方常之撰。

信斋词一卷
陈氏曰:葛郯谦问撰。

涧壑词一卷
陈氏曰:双井黄谈子默撰。

懒窟词一卷
陈氏曰:东武侯寘彦周撰。其曰母舅晁留守者谦之也。绍兴中以直学士知建康。

王周士词一卷
陈氏曰:长沙王以宁周士撰。

《哄堂集》一卷
陈氏曰:卢炳叔易撰。

定斋诗馀一卷
陈氏曰:三山林淳太冲撰。

《漫堂集》一卷
陈氏曰:丰城邓元南秀撰。

《养拙堂词集》一卷
陈氏曰:董鉴明仲撰。

坦庵长短句一卷
陈氏曰:赵师侠介之撰。

《晦庵词》一卷
陈氏曰:李处全粹伯撰。淳熙中侍御史。

《近情集》一卷
陈氏曰:鄱阳王大受仲可撰。

《野逸堂词》一卷
陈氏曰:历阳张考忠正臣撰。

《松坡词》一卷
陈氏曰:豫章刘德秀仲洪撰。庆元中为签枢。

《岫云词》一卷
陈氏曰:长沙钟将之仲山撰。尝为编修官。

《西樵语业》一卷
陈氏曰:庐陵杨炎止济翁撰。

《云溪乐府》四卷
陈氏曰:魏子敬撰。未详何许人。

《西园鼓吹》二卷
陈氏曰:徐得之思叔撰。

李东老词一卷
陈氏曰:李叔献东老撰。

《东浦词》一卷
陈氏曰:韩玉温甫撰。

李氏《花萼集》五卷
陈氏曰:庐陵李氏兄弟五人。洪子大漳子清泳子永泉子召浙子秀皆有官阀。

好庵游戏一卷
陈氏曰:莆田方信孺孚若撰。开禧中使入虏廷,后至广西漕。

《鹤林词》一卷
陈氏曰:简池刘光祖德修撰。绍熙名臣,为御史起居郎,晚以杂学士终。蜀之耆德有文集,未见。

《笑笑词集》一卷
陈氏曰:临江郭应祥承禧撰。嘉定间人,自南唐二主词而下皆长沙书坊所刻,号百家词。其前数十家皆名公之作,其末亦多有滥吹者,市人射利欲富其部帙,不暇择也。

《萧闲集》六卷
陈氏曰:蔡伯坚撰。靖之子陷虏者。

吴彦高词一卷
陈氏曰:吴激彦高撰。米元章之婿,亦陷虏,二人皆贵显。

《白石词》五卷
陈氏曰:姜夔尧章撰。

《西溪乐府》一卷
陈氏曰:姚宽令威撰。

洮湖词一卷
陈氏曰:金坛陈从古睎颜撰。

审斋词一卷
陈氏曰:东平王千秋锡老撰。

海野词一卷
陈氏曰:曾觌撰。孝宗潜邸人,怙宠依势,世号曾龙者也,龙名大渊。

莲社词一卷
陈氏曰:张抡才甫撰。

梅溪词一卷
陈氏曰:汴人史达祖邦卿撰,张约斋镃为作序,不详何人。

竹屋词一卷
陈氏曰:高观国宾王撰。亦不详何人,高邮陈造并与史二家序之。

刘改之词一卷
陈氏曰:襄阳刘过改之撰。

冷然斋诗馀一卷
陈氏曰:苏洞召叟撰。

《蒲江集》一卷
陈氏曰:永嘉卢祖皋申之撰。

《款乃集》八卷
陈氏曰:昭武严次山撰。款音暧乃如字,余尝辨之甚详。

花翁词一卷
陈氏曰:孙惟信季蕃撰。

萧闲词一卷
陈氏曰:疁子耕撰。

注坡词二卷
陈氏曰:仙溪傅干。

注琴趣外篇三卷
陈氏曰:江阴曹鸿注叶石林词。

注清真词二卷
陈氏曰:曹杓季中注,自称一壶居士。

复雅歌词五十卷
陈氏曰:题鲖阳居士序,不著姓名,末卷言宫词音律颇详,然多有调而无曲。

乐府雅词十二卷拾遗二卷
陈氏曰:曾慥编。
曾氏自序略曰:予所藏公名长短句裒合成编,或后或先非有铨次,多是一家,难分优劣。涉谐谑则去之名曰乐府雅词调笑集句,欧公一代儒宗,风流自命词章幻眇,世所矜式,当时小人或作艳曲缪为公词,今则除凡三十有四家,虽女流亦不废此。外有百馀阕平日脍炙人口,或不知姓名,则类于卷末,以俟询访标曰拾遗云。

《草堂诗馀》二卷
《类分乐章》二十卷
《群公诗馀后编》二十二卷
《五十大曲》十六卷
《万曲类编》十卷
陈氏曰:皆书坊编集者。

《阳春白雪》五卷
陈氏曰:赵粹夫编,取《草堂诗》馀所遗以及近人之作。

集部汇考二十二

宋马端临文献通考十《章奏集》陈氏曰:凡无他文而独有章奏,及虽有他文而章奏复独行者,亦别为一类。

汉名臣奏一卷
陈氏曰:按隋志刑法类有汉名臣奏事三十卷,唐志已亡其一,《中兴书目》仅存其二,一为孔光,一为唐林,今惟唐林而已。所言皆莽朝事,无足论者,姑以存古云尔。

唐魏郑公谏录五卷
陈氏曰:唐尚书吏部郎中琅邪王綝集,綝字方庆,以字行相武后。其为吏部当在高宗时,《馆阁书目》作王琳,误也。所录魏公进谏奏对之语,又名《魏文贞公故事》

陆宣公奏议二十卷
陈氏曰:唐宰相嘉兴陆贽敬舆撰。又名《榜子集》,其议论并见别集类。

李司空论谏集七卷
晁氏曰:唐李绛深之赞皇人,贞元八年进士,中宏词,补渭南尉,六年进中书侍郎平章事,太和初为山南西道节度使,四年南蛮入寇,为乱兵所害。绛伟仪质以直道进退望冠一时,贤不肖太分,屡为谗邪所中,平生论谏数十百事,其甥夏侯孜所编

, 史官蒋偕为序。
令狐公表奏十卷
晁氏曰:唐令狐楚字壳士撰。楚相宪宗为文善于笺奏,自为序云登科后为桂并四府从事,掌笺奏者十三年始迁御史,缀其槁得一百六十三篇,自号曰白云孺子。
陈氏曰:楚长于应用,尝以授李商隐。

包孝肃奏议十卷
晁氏曰:包拯字希仁,合淝人,天圣五年进士。为御史中丞,知开封。为人刚严无私,闻者皆惮之。汪玉山序公奏议分门编类,其事之首尾、时之先后不可考也,如《请那移河北兵马》凡三章,其二在第八卷,《议兵门》其一乃在第九卷,《议边门》其不相贯穿如此。今考其岁月,系于每章之下,而记其履历于后,若其岁月可见于章中者不复重出,与夫不可得而考者不容于不阙也。庶几读者尚可以寻其大概云,如《劾罢张方平宋祁三使司而奏议》不载,岂包氏子孙所不欲以示人者耶?

范文正公奏议二卷
陈氏曰:范仲淹撰。

谏垣存槁三卷
陈氏曰:韩琦撰。

富文忠公劄子十六卷
陈氏曰:富弼撰。平生历官辞免,陈情之文也。

《从谏集》八卷
陈氏曰:欧阳修撰。

南台谏垣集二卷
陈氏曰:参政信安赵抃阅道撰。

范贯之奏议十卷
直龙图阁范师道贯之撰,曾南丰序曰:自至和以后十馀年间,公常以言事任职。自天子大臣至于群下,自掖庭至于四方幽隐,一有得失善恶关于政理,公无不极意反复为上力言。或矫拂情欲,或切劘计虑,或辨别忠佞而处其进退章有一再,或至于十馀上事有阴争独陈,或悉引谏官御史合议肆言仁宗常虚心采纳为之变命令更废举近,或立从远,或越月踰时,或至于其后卒皆听用。盖当是时仁宗在位岁久,熟于人事之情伪,与群臣之能否,方以仁厚清净休养元,元至于是非与夺则一归之公议而不自用也。其所引拔以言为职者如公皆一时之选,而公与同时之士亦皆乐得其言,不曲从苟止,故天下之情因得毕闻于上,而事之害理者常不果行,至于奇邪恣雎有为之者亦辄败悔。故当此之时常委事七八大臣而朝政无大阙失,群公奉法遵职海内乂安,夫因人而不自用者天也?仁宗之所以其仁如天,至于享国四十馀年能承太平之业者,繇是而已。后世得公之遗文而论其世,见其上下之际相成如此,必将低回感慕有不可及之叹。然后知其时之难得则公言之不没,岂独见其志所以明先帝之盛德于无穷也。

吕献可奏章二十卷
晁氏曰:吕诲字献可,熙宁中为御史中丞,坐攻王安石,知邓川司马温公,服其知人且序其章奏集云:其草存者二百八十有九,历观古人有能得其一二者巳可载之史籍,在献可盖不足道也。陈氏曰:献可丞相正惠,公端之孙也。
孙莘老奏议十卷晁氏曰:孙觉字莘老,元丰末自秘书少监除右谏议大夫,元祐初迁给事中、吏部侍郎。莘老素与王介甫善,后为谏官论新法,遂绝。

李公择庐山奏议十七卷
陈氏曰:李常字公择,早年读书于庐山。熙宁间为谏官,论青苗法而罢。元祐初为御史中丞。

范蜀公奏议二卷
晁氏曰:范镇字景仁,成都人,举进士为礼部第一。仁宗朝知谏院,后言王安石新法,不便乞致仕归颖昌。元祐初诏召不赴,封蜀郡公,年八十一,谥忠文。

《经纬集》十四卷
陈氏曰:枢密副使会稽孙抃元规撰。

傅显简奏议四卷
陈氏曰:傅尧俞撰。
汪玉山跋略曰:范忠宣公志公墓曰:司马温公言傅钦之清且勇,邵康节谓钦之清而不耀,直而不讦,勇而能温云。

范忠宣弹事五卷国论五卷
陈氏曰:范纯仁撰。

范德孺奏议二十五卷
陈氏曰:龙图阁直学士范纯粹德孺撰。文正公三

子,中子纯礼彝叟至尚书右丞,纯粹守边,有将才。
文正尝谓仁得其忠礼,得其静,粹得其略,其长子纯祐天成尤英悟,不幸病废。蚤世富文忠深惜之,为作墓志。

《尽言集》十三卷
陈氏曰:谏议大夫元城刘安世器之撰。

王明叟奏议二卷
陈氏曰:翰林学士海陵王觌明叟撰。坐党籍谪临江而卒。其在朝专论苏程朋党之弊,以为深患。

丁骘奏议一卷
陈氏曰:右正言毗陵丁骘撰。元祐中在谏垣,嘉祐二年进士也。

谏垣集二卷
陈氏曰:陈瓘撰。

闲乐奏议一卷
陈氏曰:殿中侍御史建阳陈师锡伯修撰。熙宁九年第进士。裕陵素知其文行擢为第三人,苏轼知湖州,师锡掌书记。轼下御史狱,师锡笃宾友之义安辑其家。轼入西掖荐自代明著其事,师锡在元丰已为察官,坐论进士习律,罢出。建中靖国再入,未几,又罢。

河间公奏议十卷
晁氏曰:朱光庭元祐中为谏官时所论事也。

得得居士戆草一卷
陈氏曰:正言眉山任伯雨德翁撰。其论蔡卞章惇欲废宣仁尤切,故卞深恨之,独贬岭外。

龚彦和奏疏一卷
陈氏曰:殿中侍御史河间龚夬彦和撰。二陈任龚皆建中靖国言事官,极论蔡京者也。

石林奏议十五卷
陈氏曰:叶梦得撰。
石林自序《志愧集》曰:进对以来奏槁藏于家者若干篇,不忍尽弃,乃序次为十卷目之曰《志愧集》。夫天下岂无大安危,生民岂无大休戚,矧中原分裂上方栉沐风雨旰食图功而身遭不世之主,横被非常之知,所言仅如是而已。心非木石,安得不愧?姑自识之留以遗子孙,庶后世悼其意之不终,或有感励奋发慨,然少能著见者犹足雪其无功之耻而偿其未报之恩也。

虞雍公奏议 卷
丞相虞允文撰,后溪刘氏序略曰:余读雍国忠肃虞公奏议二百二十有七篇,而慨然有感世,但知采石之战以七千卒却虏兵四十万,其功甚伟。然忌者独曰适然,岂知公于绍兴辛巳之前已因论对面奏虏必叛盟兵,必分五道,正兵必出淮西,奇兵必出海道,宜令良将劲卒备此二境,其先事之识已绝出乎众人之表矣!及虏叛盟上令。从臣集议公独言虏兵必出两淮。丞相善其言而未果。行及遣公劳师采石,事已大坏,公以书生收合亡卒,激厉诸将,施置于仓卒之际而破虏于俄顷之间。呜呼!非胸中素所蓄积忠诚足以动天地感人心,而作士气未易成此伟绩也。而曰适然可乎,自昔狃胜者必忽其馀忧公,又令设备于瓜州,其他区画悉各精密而不苟,虏遂遁去。乃徐请车驾,还行都皆历历见于奏疏也。余窃妄论本朝多议论少成功,虽盛时犹然也。况积习消靡之馀夫人皆喜逸而恶劳,图安而惧危,中兴以来前有张魏公,后有虞雍公为国家任其劳,当其危者也,彼不少愧
焉,而又忍短毁之乎?

连宝学奏议二卷
陈氏曰:宝文阁学士安陆连南夫鹏举撰。绍兴初知饶州,捍禦有功及和议成,南夫知泉州,上表略曰:不信亦信,其然岂然。又曰:虽虞舜之十二州昔皆吾有然,商于之六百里当念尔欺。由是得罪。

若溪奏议一卷
陈氏曰:资政长城刘珏希范撰。尝以同知三省,枢密院扈从隆祐南幸。

毗陵公奏议二十五卷
陈氏曰:张守撰。

陈国佐奏议十二卷
陈氏曰:礼部侍郎赤城公辅国佐撰。政和三年上舍释褐首选,绍兴初为谏官。

胡忠简奏议四卷
陈氏曰:胡铨撰。

玉山表奏一卷
陈氏曰:汪应辰撰。

陈正献奏议二十卷表劄二十卷
陈氏曰:陈俊卿撰。

龚实之奏槁六卷
陈氏曰:龚茂良撰。

南轩奏议十卷
陈氏曰:张栻撰。

胡献简奏议八卷台评二卷
陈氏曰:礼部尚书会稽胡沂撰。

梅溪奏议三卷
陈氏曰:太子詹事乐清王十朋龟龄撰。

省斋历官表奏十二卷
陈氏曰:周必大撰。

轩山奏议二卷
陈氏曰:王蔺撰。

北山戆议一卷
陈氏曰:户部侍郎濡须王少愚撰。蔺之兄,开禧中谏用兵。

李祭酒奏议一卷
陈氏曰:国子祭酒锡山李祥元德撰。庆元初论救赵忠定得罪者。

齐斋奏议三十卷掖垣激论四卷银台章奏五卷台谏论二卷昆命元龟说一卷
陈氏曰:倪思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