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元史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经籍典

 第三百九十六卷目录

 《元史部汇考》一
  元〈《世祖中统》一则 《至元》十三则 《成宗元贞》二则 《大德》四则 《武宗至大》三则 《仁宗皇庆》二则 《延祐》二则 《英宗至治》三则 《泰定帝泰定》二则 《文宗至顺》三则 《顺帝元统》二则 《至元》一则 《至正》六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元史部汇考》二
  《明王圻续文献通考》〈正史考〉
  《焦竑经籍志》〈正史〉
  《春明梦馀录》〈元史〉
 《元史部艺文》一
  《修元史记》         明宋濂
  《进元史表》         李善长
  《与王待制书》        徐一夔
  《读元史》          王世贞
 《元史部艺文》二〈诗词〉
  《兴圣殿进史》       元黄清老
  《十二月雪寒奉旨赐宴史局》   张翥
  《次韵王师鲁待制史院题壁》  周伯琦
  《赠同院诸公》         杨载
  《十月九日诣天光门上三朝实录》 范梈
  《史馆独坐》         揭傒斯
  《奉诏总裁元史送纂修操公琬病归》 明宋濂
  《奉天殿进元史》        高启
  《送吕君采元史北平》     李宗颐
  《元宫词》〈六首〉      杨子器
 《元史部纪事》
 《元史部杂录》

《经籍典》第三百九十六卷

《元史部汇考》

元世祖中统三年,敕王鹗及孟攀鳞等修国史。
《元史·世祖本纪》:中统三年八月戊申,敕王鹗集廷臣商榷史事,鹗等乞以先朝事迹录付史馆。 按《孟攀鳞传》:中统三年,授翰林待制、同修国史。
至元元年二月,敕选儒士编修国史。九月,立翰林国史院。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元年二月辛亥,敕选儒士编修国史。九月壬申朔,立翰林国史院。
至元五年,以史天泽、贾居贞等纂修国史。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贾居贞传》:至元五年,同丞相史天泽等纂修国史。
至元六年,始置起居注,如古左右史。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至元六年,始置起居注、左右补阙,掌随朝省、台、院、诸司凡奏闻之事,悉记录之,如古左右史。
至元九年,以归旸修国史。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归旸传》:至元九年,迁翰林直学士、同修国史。
至元十年,以耶律铸监修国史。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耶律楚材传》:子铸至元十年,迁平章军国重事,诏监修国史。
至元十三年六月,诏作《平金》《平宋录》,及诸国臣服传记,命耶律铸监修国史。畅师文上《平宋事迹》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十三年六月戊寅,诏作《平金》《平宋录》,及诸国臣服传记,仍命平章军国重事耶律铸监修国史。 按《畅师文传》:至元十二年,伯颜攻宋,选为掾属,从定江南。十三年,编《平宋事迹》上之。至元十五年,以给事中及左右补阙兼修起居注。按《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至元十五年,改升给事中兼起居注,左右补阙改为左右侍仪奉御兼修起居注。
至元十九年,仍以耶律铸监修国史。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十九年十月辛卯,以平章军国重事、监修国史耶律铸为中书左丞相。
至元二十三年十二月,撒里蛮请以畏吾字翻译累朝实录。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三年十二月,翰林承旨撒里蛮言:国史院纂修太祖累朝实录,请以畏吾字翻译,俟奏读然后纂定。从之。
至元二十四年,王约请修国史。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王约传》:至元二十四年,拜监察御史,授承务郎。首请建储及修史事。至元二十五年二月,撒里蛮等进读《祖宗实录》。按《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五年二月庚申,司徒撒里蛮等进读《祖宗实录》,帝曰:太宗事则然,睿宗少有可易者,定宗固日不暇给,宪宗汝独不能忆之耶。犹当询诸知者。
至元二十七年十月,进《太宗实录》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七年十月壬戌,大司徒撒里蛮、翰林学士承旨元鲁带进《太宗实录》
至元三十年七月,敕中书省官监修国史。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三十年七月丁巳,敕中书省官一员监修国史。
成宗元贞元年,命采访先朝圣政,以备史官之纪述,付时政记于史馆以备纂录。以王约、董俊、姚燧、赵孟頫等修国史及先帝实录。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李孟传》:成宗立,首命采访先朝圣政,以备史官之纪述,陕西省使孟讨论编次,乘驿以进。 按《王约传》:至元二十四年,拜监察御史,授承务郎。首请建储及修史事,成宗即位。请行赠谥之典以旌忠勋,付时政记于史馆以备纂录。拜翰林直学士、知制诰同修国史。 按《董俊传》:子文用。成宗即位,诏修先帝实录,升资德大夫、知制诰兼修国史。 按《姚燧传》:元贞元年,以翰林学士召修《世祖实录》。 按《赵孟頫传》:至元二十九年,出同知济南路总管府事。因修《世祖实录》,召孟頫还京师。有上书国史所载,不宜使孟頫与闻者,诏以:赵子昂,世祖皇帝所简拔,朕特优以礼貌,置于馆阁,典司述作,传之后世,此属呶呶何也。俄赐钞五百锭,谓侍臣曰:中书每称国用不足,必持而不与,其以普庆寺别贮钞给之。按《孛朮鲁翀传》:修《世祖实录》,姚燧首以翀荐。
元贞二年,进所译《太宗》《宪宗》《世祖实录》
《元史·成宗本纪》:元贞二年十一月己巳,兀都带等进所译《太宗》《宪宗》《世祖实录》,帝曰:忽都鲁迷失非昭睿顺圣太后所生,何为亦曰公主。顺圣太后崩时,裕宗已还自军中,所纪月日前后差错。又别马里思丹炮手亦思马因、泉府司,皆小事,何足书耶。
大德五年,以唐仁祖兼修国史。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唐仁祖传》:大德五年,再授翰林学士承旨、资善大夫、知制诰兼修国史。大德八年,撒里蛮进金书《世祖实录节文》及汉字《实录》
《元史·成宗本纪》:大德八年二月甲辰,翰林学士承旨撒里蛮进金书《世祖实录节文》一册、汉字《实录》八十册。
大德十年,以畅师文同修国史。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畅师文传》:大德十年,转翰林侍读学士同修国史。
大德十一年七月,以塔剌海监修国史。
《元史·成宗本纪》:大德十一年七月丁丑,以中书左丞相塔剌海为中书右丞相、监修国史。
武宗至大元年三月,命纂修《顺宗实录》。四月,以塔思不花监修国史。是年,修《成宗实录》
《元史·武宗本纪》:至大元年三月己卯,命翰林国史院纂修《顺宗实录》。四月丙子,授右丞相塔思不花上柱国,监修国史。 按《邓文原传》:文原年十五,通《春秋》。至大元年,复为修撰,《成宗实录》。 按《畅师文传》:至大元年,修《成宗实录》,赐钞一百定,不受。 按《程钜夫传》:至大元年,修《成宗实录》。 按《元明善传》:与修成宗、顺宗《实录》,升翰林直学士。
至大二年,命脱虎脱监修国史。以耶律希亮兼修国史。
《元史·武宗本纪》:至大二年十一月丁酉,太尉、尚书右丞相脱虎脱监修国史。〈按脱虎脱或作脱脱者非〉《耶律希亮传》:至大二年,武宗访求先朝旧臣,授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兼修国史。希亮以职在史官,乃类次世祖嘉言善行以进,英宗取其书,置禁中。
至大四年,仁宗命修先帝实录及累朝皇后、功臣列传。
《元史·武宗本纪》不载。 按《仁宗本纪》:至大四年三月,即皇帝位。五月丙子,命翰林国史院纂修先帝实录及累朝皇后、功臣列传,俾百司悉上事迹。
仁宗皇庆元年,以程钜夫等修《武宗实录》,以李孟兼修国史。
《元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程钜夫传》:皇庆元年,修《武宗实录》。 按《元明善传》:奉旨出赈河南饥。还,修《武宗实录》。 按《杨载传》:载以布衣召为翰林国史院编修官,与修《武宗实录》。 按《李孟传》:皇庆元年正月,授翰林学士承旨、兼修国史。
皇庆二年,诏遴选贤士,纂修国史。以畅师文同修国史。
《元史·仁宗本纪》:皇庆二年四月甲申,诏遴选贤士,纂修国史。 按《畅师文传》:皇庆二年,复召为翰林侍读学士、中奉大夫、同修国史。
延祐元年二月,以合散监修国史。三月,以铁木迭儿监修国史。
《元史·仁宗本纪》:延祐元年二月壬午,以合散为中书右丞相、监修国史。三月己酉,以铁木迭儿录军国重事,监修国史。
延祐七年,定置修起居注凡四员。
《元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给事,秩正四品。延祐七年,仍四品。后定置给事中兼修起居注二员,右侍仪奉御同修起居注一员,左侍仪奉御同修起居注一员,令史一人,译史四人,通事兼知印二人。
英宗至治元年,修《仁宗实录》
《元史·英宗本纪》不载。 按《曹元用传》:拜中奉大夫、翰林侍讲学士,兼经筵官,预修仁宗实录。 按《元明善传》:升翰林学士,预修《仁宗实录》
至治二年,以李之绍同修国史。
《元史·英宗本纪》不载。 按《李之绍传》:至治二年,升翰林侍讲学士、同修国史。
至治三年,进《仁宗实录》
《元史·英宗本纪》不载。 按《拜住传》:至治三年春二月,将进《仁宗实录》,先一日,诣翰林国史院听读。首卷书大德十一年事,不书左丞相哈剌哈孙定策功,惟书越王秃剌勇决从容。谓史官曰:无左丞相,虽百越王何益。录鹰犬之劳,而略发踪指示之人,可乎。立命书之。其他笔削未尽善者,一一正之,人皆服其识见。
泰定帝泰定元年,修《英宗实录》
《元史·泰定帝本纪》不载。 按《吴澄传》:泰定年澄有去志会修英宗实录命总其事居数月实录成未上即称疾不出中书左丞许师敬奉旨赐宴国史院仍致朝廷勉留之意宴罢即出城登舟去中书闻之遣官驿追不及而还 按《曹元用传》:元用兼经筵官,预修英宗实录。 按《马祖常传》:祖常书预修《英宗实录》,又译《皇图大训》《承华事略》,又编集《列后金鉴》《千秋记略》以进,受赐优渥。 按《廉惠山海牙传》:预修《英宗实录》
泰定三年,以张圭修国史。
《元史·泰定帝本纪》不载。 按《张圭传》:泰定三年,拜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兼修国史。
文宗至顺元年,以苏天爵修《武宗实录》
《元史·文宗本纪》不载。 按《苏天爵传》:至顺元年,预修《武宗实录》
至顺二年诏增修太祖以来事迹命赵世延虞集领其事
《元史·文宗本纪》:至顺二年,奎章阁以纂修《经世大典》,请从翰林国史院取《脱卜赤颜》一书以纪太宗以来事迹,诏以命翰林学士承旨押不花、塔赤海牙。押不花言:《脱卜赤颜》事关秘禁,非可令外人传写,臣等不敢奉诏。从之。 按《虞集传》:以累朝故事有未备者,请以翰林国史院修祖宗实录时百司所具事迹参订。翰林臣言于帝曰:实录,法不可传于外,则事迹亦不当示人。又请以国书《脱卜赤颜》事增修太祖以来事迹,承旨塔失海牙曰:《脱卜赤颜》非可令外人传者。遂皆已。赵世延虞,集专领其事,再阅岁,书乃成。至顺四年,以伯颜监修国史。
《元史·文宗本纪》不载。 按《顺帝本纪》:至顺四年六月,即皇帝位于上都。辛未,命伯颜为太师、中书右丞相、上柱国、监修国史。
顺帝元统元年,以王结修国史,与张起岩、欧阳元等修四朝实录。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王结传》:元统元年,拜翰林学士、资善大夫、知制诰同修国史,与张起岩、欧阳元修泰定、天历两朝实录。拜中书左丞。 按《欧阳元传》:元统元年,拜翰林直学士,编修四朝实录。
元统二年,以苏天爵、谢端、成遵等修三朝实录。按《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苏天爵传》:元统元年,复拜监察御史。明年,预修《文宗实录》,迁翰林待制。 按《谢端传》:以选为国子司业,遂为翰林直学士,阶大中大夫。预修三朝实录,及累朝功臣列传,时称其有史才。 按《成遵传》:授翰林国史院编修官,预修泰定、明宗、文宗三朝实录。
至元二年,以拜住监修国史。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拜住传》:至元二年十月进右丞相监修国史
至正元年,李稷请以起居注,所书付史馆,以备纂修之实。
《元史·李稷传》:至正初,入为监察御史。言:侍御史、给事中、起居注,须任端人直士,书百司奏请,及帝所可否,月达省台,付史馆,以备纂修之实。
至正四年,以阿鲁图监修国史。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阿鲁图传》:至正四年五月,诏拜中书右丞相、监修国史。至正七年三月复令给事中专掌奏事授国史纂修是年申命史臣纂修本朝后妃功臣传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七年三月甲辰,中书省臣言:世祖之朝,省、台、院奏事,给事中专掌之,以授国史纂修。近年废弛,恐万世之后,一代成功无稽考,乞复旧制。从之。
至正八年,诏翰林国史院纂修后妃、功臣列传。按《元史·顺帝本纪》:至正八年春正月辛亥,诏翰林国史院纂修后妃、功臣列传,学士承旨张起岩、学士杨宗瑞、侍讲学士黄溍为总裁官,左丞相太平、左丞吕思诚领其事。 按《吕思诚传》:再任左丞、知经筵事,提调国子监,兼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兼修国史,加荣禄大夫,总裁后妃、功臣传,会稡《六条政类》,帝赐玉带,眷顾弥笃。 按《太平传》:太平拜左丞相,朵而只为右丞相。太平辞,帝不允。明年正月,诏修后妃、功臣传,特命太平同监修国史,盖异数也。 按《隐逸杜本传》:时有张枢者,亦屡徵不起。至正七年,申命史臣纂修本朝后妃、功臣传,复以翰林修撰、儒林郎、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召枢,俾与讨论,复避不就。使者强之行,至杭州,固辞而归。〈按本纪作八年传作七年今从本纪〉至正二十五年,以伯撒里监修国史。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二十五年九月壬午,诏以伯撒里为太师、中书右丞相、监修国史。
至正二十七年,以帖里帖木儿同监修国史。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二十七年十一月丁酉,命帖里帖木儿同监修国史。

太祖洪武二年,诏修《元史》
按圣君初政记二年诏修元史命李善长为监修宋濂等为总裁
《明外史·宋濂传》:洪武二年,召充元史总裁官,除翰林院学士。 按《陶凯传》:洪武初,以荐徵入,同修《元史》。书成,授翰林应奉。 按《曾鲁传》:洪武初,召鲁为,纂修《元史》,总裁官。撰辑功最多。史成,赐金帛,以鲁居首。按《王艮传》:有高逊志者,艮座主也。洪武初,徵修《元史》,入翰林,为编修累迁侍讲学士。 按《儒林·汪克宽传》:洪武初,以礼币徵至京师,同修《元史》。书成将受官,固辞老疾。乃赐银币,给驿还。 按《赵汸传》:太祖既定天下,诏修《元史》,徵汸预其事。书成,辞归。学者称东山先生。 按《文苑胡翰传》:洪武初,聘修《元史》,书成,受赉归。
按《贝琼传》:洪武初,聘修《元史》。既成,受赐归。 按《高

启传》:洪武初,被荐,偕同县谢徽召修《元史》,授翰林院国史编修官。 按《赵埙传》:埙,字伯友,新喻人,好学,工属文。元至正中举于乡,为上游教谕。洪武二年,太祖将修《元史》,谕廷臣曰近克元都得其十三朝实录国虽亡事当纪载况史识成败示劝惩不可废也乃,命左丞相李善长为监修官,前起居注宋濂、漳州府通判王祎为总裁官,徵山林遗逸之士汪克宽、胡翰、宋僖、陶凯、陈基、曾鲁、高启、赵汸、张文海、徐尊生、黄篪、傅恕、王锜、傅著、谢徽为纂修官,而埙与焉。以是年二月,开局天界寺,取元《经世大典》诸书,用资参考。至八月成,诸儒并赐赉遣归。而顺帝一朝史犹未备,乃命儒士欧阳佑等往北平采其遗事。明年二月还朝诏,重开史局,仍以宋濂、王祎为总裁,徵四方文学士十四人,埙复与焉。十四人者埙及朱右、贝琼、朱廉、王彝、张孟兼、高逊志、李懋、李汶、张宣、张简、杜寅、殷弼、俞寅也。先后纂修三十人,两局并与者,埙一人而已。阅六月,书成,诸儒多授官,惟埙及朱右、朱廉不受归。寻诏修日历,授翰林编修。始与埙同纂修者汪克宽、陶凯、曾鲁、高启、赵汸、贝琼、高逊志并有传,今自宋僖以下可考者,附著于篇。宋僖,字无逸,馀姚人。元繁昌教谕。史事竣,命典福建乡试。陈基,字敬初,临海人,召修《元史》,赐金而还。张文海,鄞人,与同里傅恕并入史馆。徐尊生,字大年,淳安人。《元史》成,受赐归,复同修日历。后授翰林应奉文字。傅恕,字如心。学通经史。洪武二年诣阙陈治道十二策。太祖嘉之,遂命修《元史》。事竣,授博野知县邬。斯道,字继善,慈溪人。洪武中,被荐授石龙县知县。傅著,字则明,长洲人。史成。历官知府。谢徽,字元懿,长洲人。史成,授国史院编修。朱右,字伯贤,临海人。洪武初,宋濂荐修元史归复,徵修日历、宝训,授编修。朱廉,字伯清,义乌人。洪武初,《元史》成,不受官归。寻徵修日历,除翰林编修。王彝,字常宗。《元史》成,赐银币还。又以荐入翰林。张孟兼,浦江人,名丁,以字行。史成,授国子学录,历太常丞。李汶,字宗孟,当涂人,史成,除巴东知县。张宣,字藻重,江阴人。洪武初,预修《元史》,授翰林编修。张简,字仲简,吴县人。洪武三年,荐修《元史》。杜寅,字彦正,吴县人。史成,官岐宁卫知事。 按《王祎传》:洪武二年修《元史》,命祎与濂为总裁。书成,擢翰林待制,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

元史部汇考二《明·王圻·续文献通考》《正史考》

《元史》二百十卷
太祖先命李善长、宋濂王祎等修,后命宋濂等编修。

《元史本》末 卷
谢铎著

《元史续编》 卷
张九韶著韶临江人

《元史举要》 卷
俱右赞善陈济著

《元朝名臣事略》十五卷
苏天爵著。天爵字伯修,赵郡人。弱冠时即有志著书,初为国子学生,仕至集贤学士兼国子祭酒,时有馀暇,笔札又富,乃博取中朝钜公文集而日录之,凡有元臣世卿墓表家传往往见诸篇帙中,及夫閒居纪录,师友讲说。于元初以来,文献足徵者汇而萃之,始疏其人若干,属以其事。

《焦竑经籍志》《正史》

《元史》二百十卷〈注〉宋濂
《元史补遗》十二卷
《元朝秘史》十二卷
《元平宋录》十卷
《元史外闻》十卷
《元史续编》十六卷〈注〉胡粹中
《元史节要》二卷〈注〉张美和
《庚申外史》二卷

《春明梦馀录》《元史》

《元史》二百十卷
洪武元年,上命起居注。宋濂漳州通判王祎为总裁,徵山林隐逸之士汪克宽、胡翰、赵汸、陶凯、高启等同修元史。自元统至正间,事无可据,遣儒士欧阳佑等诣北平采访,明年再修。仍命濂祎总裁而以赵埙、朱右贝琼、张孟兼等同修。然备员而已,笔削皆取上裁,且见文稍深古者辄芟去曰:恶用是独?即旧志为书可矣。时杨维桢年七十馀,亦聘至修史,史成。作老客妇吟,见意放归。
《元史部艺文》《修元史记》宋·濂
洪武元年,秋,八月,上既平定朔方,九州攸同而金匮之书悉输于秘府。冬十有二月,乃召儒臣发其所藏,纂修《元史》,以成一代之典。而臣濂臣祎实为之总裁,明年春二月,丙寅开局至秋八月癸酉书成。《纪》凡三十有七卷,《志》五十有三卷,《表》六卷,《传》六十有三卷。丞相宣国公,臣善长率同列表,上已经御览,至若顺帝之时,史官职废,皆无实录可徵,因未得为完书。上复诏仪曹,使行天下其涉于史事者令郡国上之。又明年春二月,乙丑开局至秋七月,丁亥书成,又复上进以卷计者《纪》十,《表》二,《传》三十,又六凡前书有所未备颇补完之,其时与编摩者则臣赵埙,臣朱右,臣贝琼,臣朱世廉,臣王廉,臣王彝,臣张孟兼,臣高逊志,臣李懋,臣张宣,臣李汶,臣张简,臣杜寅,臣俞寅,臣殷弼而总其事仍,臣濂与,臣祎为合前后二书,复釐分而附丽,共成二百一十卷。旧所纂录之士,其名见于表中者,或仕或隐皆散之四方,独埙能始终其事云。昔者,唐太宗以开基之主,干戈甫定,即留神于《晋书》,敕房元龄等撰次成编人,至今传之肆,惟皇上龙飞江左,取天下于群雄之手,大统既正,亦诏修前代之史以为世鉴,古今帝王,能成大业者,其英见卓识若合符节,盖如是。呜呼盛哉第!臣濂等以荒唐缪悠之学,义例不明文词,过陋无以称塞,诏旨之万一,夙夜揣分无任,战兢今镂板,讫功谨系岁月。次第于目录之左,庶几博雅君子,相与刊定焉。洪武三年十月十三日史臣金华、宋濂谨记。

《进元史表》李善长

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中书左丞相兼太子少师宣国公臣李善长等言伏以纪一代以为书史法相延于迁固考前王之成宪,周家有监于夏殷,盖因已往之废兴,用作将来之法,戒惟元氏之有国本朔漠以造家事兵戈,而争强并部落者,十世逐水草而为食。擅雄长于一隅,逮至成吉思之时聚会斡难河之上方尊位号始定教条既近取于乃蛮复远攻于回纥,渡黄河以蹴西夏,踰居庸以瞰中原。太宗继之,而金源为墟,世祖承之,而《宋箓》遂讫立,经陈纪用夏变,夷肆宏远之规模,成混一之基业,爰及成仁之主,见称愿治之君,唯祖训之式遵思孙谋之。是遗自兹以降,亦号隆平。丰亨豫大之言壹倡于天历之世,离析涣奔之祸,驯致于至正之朝,徒玩细娱,浸忘远虑,权奸蒙蔽于外,嬖倖蛊惑于中,周纲遽致于陵,迟汉网实因于疏阔,由是群雄角逐九域,瓜分风波徒沸于重溟,海岳竟归于真主,臣善长等诚惶诚恐,稽首顿首,钦惟皇帝陛下奉天承运,济世安民,建万世之丕图,绍百王之正统,大明出而爝火息,率土生辉,迅雷鸣而众响,销鸿音斯播载,念盛衰之故乃推忠厚之仁,佥言实既亡而名亦随亡,独谓国可灭,而史不当灭,特诏遗逸之士,欲求论议之公文。辞勿致于艰深,事迹务令于明白,苟善恶瞭然在目,庶劝惩有益于人,此皆天语之丁,宁足见圣心之广大。于是命翰林学士臣宋濂待制、臣王祎协恭刊裁儒士、臣汪克宽、臣胡翰、臣宋僖、臣陶凯、臣陈基、臣赵埙臣曾鲁、臣赵汸、臣张文海、臣徐遵生、臣黄篪、臣傅恕、臣王锜、臣传著、臣谢徽、臣高启分科修纂,上自太祖,下迄宁宗,据十三朝实录之文,成百馀卷粗完之史。若自元统以后,则其载籍靡存已。遣使而旁求俟续编,而上送愧其才识之有限,弗称三长兼以纪述之未。周殊无寸补,臣善长忝司钧轴幸睹成书,信传信而疑传疑,仅克编摩于岁月,笔则笔而削则削,敢言褒贬于春秋,仰尘乙夜之观,期作千秋之鉴,所撰《元史·本纪》三十七卷,《志》五十二卷,《表》六卷,《传》六十二卷,《目录》二卷,《通计》一百六十一卷,凡一百三十万六千馀字。谨缮写装潢成一百二十册,随表上进以闻,臣善长下情无任,激切屏营之至,臣善长等诚惶诚恐,顿首顿首,谨言洪武二年八月十一日。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中书左丞相兼太子少师宣国公,臣李善长上表。

《与王待制书》徐一夔

前年,冬执事自漳州被召纂修《元史》。去年二月道过钱塘时,仆亦自天台襄事而还天,遂良觌邂逅于候潮门,憧憧往来之地,接手道间,阔外执事以使者催促之亟,仆亦不得从容听教,不胜怏快分手之后,仆以连岁奔播之馀,生事寥落,且有寒湿脚疾之苦,远适海隅觅一馆谷之地,聊用养痾,旋闻文旆,至京擢居次对之职,与金华宋公同领总裁之命,歆艳歆艳!今上甫革元命,即取十四帝一百六十三年之事,修成一代不刊之书。所谓国可灭史不可灭者于今见之,甚盛典也。而执事常调用称其材,然亦不可不谓之千载一遇,去冬有人来自京,云置局以来未满一岁,自元太祖至宁宗,一十三朝一百三十七年之事悉已本据实录,修成上进局中。秉笔之士,或已就官或已还山去矣。独顺帝一朝三十六年之事以无实录可据,分遣使者搜访故都,图籍列郡文移有关于三十六年之政体者,俱收并录以备采择,足成一代之书。迩者、官吏踵门传至浙省官僚之命,云朝廷以史事见徵,盖以此也。且云执事以仆为善叙事荐之。当路夫为总裁荐人以预纂修,此固其职,向者道语之时,执事不以仆为不材,已欲引而置之纂修之列,仆固常敷露实情,以辞之今执事,又何为而有意于区区不材?且病之人也,窃尝思之近世之论史者,多谓莫切于日厝日历者,史之根柢也。自唐长寿中,史官姚璹奏请撰时政。记元和中,韦执谊又奏史官撰日历,日历之设虽曰权幸,用事姑以是为创槁之,具其法以事系日,以日系月,以月系时,以时系年,犹有春秋遗法,而起居注之设亦专以甲子起例。盖记事之法无踰此也。往宋极重史事,日历之修必诸司关白,如诏诰政令则三省必录,如兵机边事枢庭必报,百官之拜,罢刑赏之与,夺台谏之论,列给舍之缴,驳经筵之论,答臣僚之转,对侍从之直前,启事中外之囊,封匦奏下至钱谷,甲兵狱讼造作。凡有关于政体者必随日以录,此日历之所以不可忽也。然又虑其出于吏牍,未免讹谬,或一日之差则后难考定,一事之失则后难增补,此欧阳公所以犹虑。日历或至遗失,奏请岁终监修宰相点检修撰官,日所录事有隳官失职者罚之,其于日历慎重如此。日历不至遗失,则后日会要之,修取于此。他年实录之,修取于此。百年之后,《纪》《志》《列传》取于此此。宋氏之史所以为精确也,仆之所陈固执事之,所熟知有不待于赘说者,而仆自有知颇识。元朝制度文为务从简便,且闻史事尤甚疏略不置,日历不置,起居注独中,书置时政科以一文学掾掌之,以事付史馆,及一帝崩则国史院据所得修实录而已。尚幸天历间诏,修经世大典,虞公集依六典,为之一代之典章,文物稍备,其书止于天历,而其事则可备十三朝之未备。前局之史,既有十三朝实录可据,又有经世大典,可以参稽一时,预于纂修之士,凡若干人馀人。虽不尽识如胡仲、申陶中立、赵伯友、赵子常、徐大年辈又皆有史学,其成此十三朝之史不难矣。今夫顺帝一朝三十六年之事,既无实录可据,又无稽查之书,惟凭采访以足成之。窃恐其事未必覈也,其言未必驯也,其首尾未必贯串也,虽执事高材卓识,提纲挈领,有条而不紊,有如向之诸公,或受官,或还山,既各散去而欲不材。且病如仆者承之于后,诚恐不能化臭腐为神奇,以副执事之意,有司不容见辞,逼上道舟至嘉兴,驿贱疾大作行步不前,谨令侍史奉状,上达左右,乞赐矜察言之当路,别求有史材者,成此盛典不备。

《读元史》王世贞

彊言秦富,言隋大,言元盖只千古亡对焉,及其亡也,若符合而鉴照也。势成于土崩,而盗发于猬磔也。自古帝王之兴,必有佐命之士与之相协,以就勋亦必有乱命之士与之相角,而不得遽就佐命之,功天下能知之,而乱命之功天下无能知之,是故秦之有陈项武李诸氏也;为汉先驱者也,隋之有杨李王窦萧薛诸氏也;为唐先驱者也,元之有张陈韩明诸氏也;为明先驱者也,当胜国之全盛也。欲以初起乌合之众,率然而与之抗,是以羊喂虎也。是故饵之以强有力者,掎而角之彼胜,而我乘其弊也。然而屡相扼者,彼虽未睹天命所向,至勤力残众,然所以阴益不浅也。人主未见得天下之不易则,守成之道,或解多好盈而务远大天下。未见得人主之不易则骜桀之气犹存,多阴觊而轻举事,两贤扼而不下也。才智出识,虑长大命,既集之后,偃然而念休息,天下之民亦且瞿然,而悔兵革,荡涤秽志,上下兢兢以保治安,长为汉,为唐,为明而不复有嚣龂斗攘之患,则谁力也?王子曰:余读元季丧乱事,盖窃窥之焉,天之启明深也。诗云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此之谓也。

元史部艺文二〈诗词〉《兴圣殿进史》元·黄清老

瑶编初,进侍清光日丽龙池,昼刻长堤柳,染成春水色宫花,并入御炉香金壶,洒露层阶滑玉,碗分冰广殿凉矇瞍,似知天意喜凤笙新奏五云章。
《十二月二十七日雪寒奉旨赐宴史局》张翥

圣旨恩荣六赐筵玉音,躬听相臣宣史裁东观,何殊汉人在瀛州,总是仙御酒,如春浮浩荡,宫花与雪斗婵娟微生,此日沾休泽祇,望丹宸祝万年。

《次韵王师鲁待制史院题壁》周伯琦

大安御阁,势岧亭华,阙中天壮,上京虹绕,金堤晴浪,细龙蟠粉,堞翠冈平,众星拱北,乾坤大万。国朝元日,月明分署,玉堂清似水,箫韶时奏凤凰声。

《赠同院诸公》杨载

诏编国史有程期正是诸郎儤直时虎士守门宫杳杳鸡人传箭漏迟迟窗间夜雨销银烛城上春云压綵旗才大各称天下选书成当继古人为

《十月九日诣天光门上三朝实录》范梈

仪鸾簇仗满云端玉钥初,开众乐攒三后,龙光周典册,群臣鹄立,汉衣冠炉香,著日浮晴霭,宫树班霜,试晓寒,千骑前头都不避。祇传学士拜金銮。

《史馆独坐》揭傒斯

地夐天逾近风高午尚寒虚庭松子落欹槛菊花乾抚卷俱千古忧时有万端寂寥麟父笔才薄欲辞官
《予奉诏总裁元史送纂修操公琬病归》明宋濂

大明丽中天,流光照九有僭,乱皆削平,清净无纤垢,垂衣坐法宫,充耳施纩黈,湛恩极沾霈。天地同高厚,群臣再拜跪,齐上万年寿。帝曰:元有史,是非尚纷糅,苟不亟刊修,何以示悠久?宜简岩穴,臣学识当不苟衮斧严义例,执笔来听受使者,行四方持檄,尽蒐取非惟收誉髦。最欲尊黄耇,余时奉诏来,君亦至钟阜,一见双眼明,不翅蒙发蔀,大启金匮藏,一一共评剖发,凡及幽微胜白与黝,奈何君有疾,临岐忍分手,须记送君时四月日丁丑。

《奉天殿进元史》高启

诏预编摩辱主知布衣,亦得拜龙墀,书成一代存殷鉴,朝列千官,备汉仪,漏尽秋城,催仗早烛明春殿,捲帘迟时,清机务应多暇,阁下从容幸一披。

《送吕君采元史北平》李宗颐

八月乌啼,海子桥,南来使客下青霄,云埋石室,丹书在日落延,秋翠辇遥,麟史未全归,盛代龟文犹得认。前朝词臣,载笔需文献,莫遣回车久寂寥。

《元宫词》〈六首〉杨子器

那吒城内起楼台,万朵宫花次第开,见说南朝好儿
女,远随帝玺渡江来。〈世祖〉
宝刹新妆法事修,五台新刹欲同游,六宫侍女知多少,太后床前早叩头。〈成宗〉
五花殿上锦筵收,换著春衣打步毬。近日君王欢乐惯,承恩多喜更多愁。〈武宗〉
请得西僧作帝师,君王跪拜不曾辞,宫娃亦有沙弥相,争得君王看片时。〈泰定帝〉
上都宫女貌如花,妆束分明学内家,闻说怀王来接驾,筵前重整旧琶琵。〈明宗〉
练槌髽髻紫头绳,金绣云肩翠玉缨,学舞天魔才摆队,长安又领接番僧。〈顺帝〉

元史部纪事

《元史·苏天爵传》:天爵为学,博而知要,长于纪载,尝著《国朝名臣事略》十卷。
《马绍传》:桑哥集诸路总管三十人,导之入见,欲以趣办财赋之多寡为殿最。帝曰:财赋办集,非民力困竭必不能。然朕之府,岂少此哉。绍退至省,录圣训,付太史书之。
《姚燧传》:元贞元年,燧以翰林学士召修《世祖实录》。初置校阅官,究覈故事,燧与侍读高道凝总裁之,书成。大德五年,授中宪大夫、江东廉访使。
《董文用传》:文用修先帝实录,升资德大夫、知制诰兼修国史。文用于祖宗世系功德、近戚将相世家勋绩,皆记忆贯穿,史馆有所考究质问,应之无遗失。《揭傒斯传》:傒斯,字曼硕,龙兴富州人。父来成,宋乡贡进士。傒斯幼贫,读书尤刻苦,昼夜不少懈,父子自为师友,由是贯通百氏,早有文名。大德间,稍出游湘、汉,湖南帅赵淇,雅号知人,见之惊曰:他日翰苑名流也。程钜夫、卢挚,先后为湖南宪长,咸器重之,钜夫因妻以从妹。延祐初,钜夫、挚列荐于朝,特授翰林国史院编修官。时平章李孟监修国史,读其所撰《功臣列传》,叹曰:是方可名史笔,若他人,直誊史牍尔。
《王鹗传》:世祖即位,建元中统,首授翰林学士承旨,制诏典章,皆所裁定。至元元年,加资善大夫。上奏:自古帝王得失兴废可考者,以有史在也。我国家以神武定四方,天戈所临,无不臣服者,皆出太祖皇帝庙谟雄断所致,若不乘时纪录,窃恐久而遗忘,宜置局纂就实录,附修辽、金二史。又言:唐太宗始定天下,置弘文馆学士十八人,宋太宗承太祖开创之后,设内外学士院,史册烂然,号称文治。堂堂国朝,岂无英才如唐、宋者乎。皆从之,始立翰林学士院,鹗遂荐李冶、李昶、王磬、徐世隆、高鸣为学士。复奏立十道提举学校官。
《儒学传》:郑滁孙弟陶孙,徵至阙,奏对称旨,授翰林国史院编修官,会纂修国史至宋德祐末年事,陶孙曰:臣尝仕宋,宋是年亡,义不忍书,书之非义矣。终不书,世祖嘉之。
《明外史·宋濂传》:濂,字景濂,其先金华之潜溪人,至濂乃迁浦江。幼英敏善记,有乡先生延见之,抽架上杂书俾记五百言,濂以指按行,按毕成诵,乡先生大惊,携就学于闻人梦吉所,通《五经》。其友胡翰曰:举子业不足溷景濂,盍学古文辞乎。乃往从吴莱学。已,游柳贯、黄溍之门,两人皆大儒亟逊濂,自谓弗如。元至正中,授翰林编修,辞不行,入龙门山著书。踰十馀年,太祖取婺州,召见濂。还金陵,复有以刘基、章、溢、叶琛荐者,乃使使以书币徵濂等四人,濂叹曰:吾闻大乱极而真人生,斯其时矣。遂与基等俱入见,除江南儒学提举,兼命授太子经,寻改起居注。濂长基一岁,皆起东南,负重名。基雄迈有奇气,而濂自命儒者。俱被徵基遂佐军中谋议,濂亦首用文学受知,恒侍左右,备顾问。尝召讲《左氏春秋传》,濂进曰:《春秋》乃孔子褒善贬恶之书,苟能遵行,则赏罚适中,天下可定也。太祖御端门,口释黄石公《三略》。濂进曰:《尚书》《典》、三《谟》,帝王大经大法毕具,愿留意讲明之。已,论赏赉,复曰:得天下以人心为本。人心不固,虽金帛充牣,将焉用之。太祖悉称善。久之,以疾告归。太祖与太子并加劳赐。濂上笺谢,并奉书太子,勉以孝友敬恭、进德修业。以副天下之望。太祖览书大悦,召太子,为语书意,赐札褒答焉。洪武二年召充元史,总裁官,除翰林院学士。知制诰兼修国史。其明年,以失朝参,降编修。四年迁国子司业,坐议孔庙祀典忤旨,谪安远知县,旋召为礼部主事。明年迁赞善大夫。皇太子一言动濂,皆以礼法讽谕,使归于道,至有关政教及前代兴亡事,必拱手曰:当如是,不当如彼。皇太子每敛容嘉纳,言必称师父云。帝剖符封功臣,召濂议五等封爵。宿大本堂,讨论达旦,历据汉、唐故实,量其中而奏之。甘露屡降,帝问灾祥之故。对曰:受命不于天,于其人,休符不于祥,于其仁。《春秋》书异不书祥,为是故也。皇从子文正得罪,濂曰:文正固当死,陛下体亲亲之谊,置诸远地则善矣。车驾祀方丘,患心不宁,濂从容言曰:养心莫善于寡欲,审能行之,则心清而身泰矣。帝称善者良久。尝问以帝王之学,何书为要。濂举《大学衍义》。乃命大书揭之殿两庑壁。顷之御西庑,诸大臣皆在,帝指《衍义》中司马迁论黄、老事,命濂讲析。讲毕,因曰:汉武溺方技缪悠之学,改文、景恭俭之风,民力既敝,然后严刑督之。人主诚以礼义治心,则邪说不入,以学校治民,则祸乱不兴,刑罚非所先也。问三代历数及封疆广狭,既备陈之,复曰:三代治天下以仁义,故多历年所。又问:三代以上,所读何书。对曰:上古载籍未立,人不专讲诵。君人者兼治教之责,率以躬行,则众自化。尝奉制咏鹰,令七举足即成,有自古戒禽荒之言。帝忻然曰:卿可谓善陈矣。濂之随事纳忠,皆此类也。六年擢侍讲学士,同修国史,兼赞善大夫,欲使参大政。辞曰:臣少无他长,待罪禁近足矣。帝益重之。濂性诚谨,官内庭久,未尝讦人过。所居室,署曰温树。客问禁中语,即指示之。尝与客饮,帝密使人侦视。翼日,问濂昨饮酒否,坐客为谁,馔何物。濂具以实对帝。笑曰:诚然,卿不朕欺。间召问群臣臧否,惟举其善者曰:善者与臣友,臣知之;其不善者,不能知也。主事茹太素上书万馀言。帝怒,问廷臣,或指其书曰:此不敬,此诽谤非法。问濂,对曰:彼尽忠于陛下耳。陛下方开言路,恶可深罪。帝览其书,有足采者。悉召廷臣诘责,因呼濂曰:微景濂几误罪言者。于是帝廷誉之曰:朕闻太上为圣,其次为贤,其次为君子。宋景濂事朕十九年,未尝有一言之伪,诮一人之短,始终无二,非止君子,抑可谓贤矣。每燕见,必设坐命茶,每旦必令侍膳,往复咨询,常夜分乃罢。濂不能饮,帝尝强之至三觞,行不成步。帝大欢乐。御制《楚词》一章,命词臣赋《醉学士诗》。又尝调甘露于汤,手酌以饮濂曰:此能愈疾延年,愿与卿共之。又诏太子赐濂良马,复为制《白马歌》一章,亦命侍臣和焉。其宠待如此。九年进学士承旨典国史制诰如故。其明年致仕,赐绮帛,问濂年几何,曰:六十有八。乃曰:藏此绮三十二年,作百岁衣可也。濂顿首谢。又明年,来朝。十三年,以长孙慎获罪,帝欲置濂死。皇后太子力救,乃安置茂州。濂状貌丰伟,美须髯,视近而明,一黍上能作数字。自少至老,未尝去书卷,于学无所不通。为文醇深演迤,与古作者并。在朝,郊社宗庙山川百神之典,朝会宴享律历衣冠之制,四裔贡赋赏劳之仪,旁及元勋巨卿碑记刻石之辞天子,咸以委濂,推为开国文臣之首。士大夫造门乞文者,后先相踵。外国贡使亦知其名,数问宋先生起居无恙否。高丽、安南、日本至出兼金购文集。四方学者悉称为太史公,不以姓氏。虽白首侍从,其勋业爵位不逮基,而一代礼乐制作,濂所裁定者居多。其明年,卒于夔,年七十二。知事叶以从葬之莲花山下既。蜀献王慕濂名,复移茔华阳城东。弘治九年,四川巡抚马俊奏:濂真儒翊运,述作可师,黼黻多功,辅导著绩。久死远戍,幽壤沉沦,乞加恤录。下礼部议,复其官,春秋祭葬所。正德中,追谥文宪。仲子璲最知名,字仲珩,善诗,尤工书法。洪武九年,以濂故,召为中书舍人。其兄子慎亦为仪礼司序班。帝数试璲与慎,并教诫之。笑语濂曰:卿为朕教太子诸王,朕亦教卿子孙矣。濂行步艰,帝必命璲、慎扶掖之。祖孙父子,共官内庭,众以为荣。慎坐胡惟庸党,璲亦连坐,并死,家属悉徙茂州。建文帝即位,追念濂兴宗旧学,召璲子怿复官翰林。濂门人楼琏郑楷亦次第擢用琏自有传。永乐十年,濂孙坐好党郑智外亲,诏特宥之。
《危素传》:素元末居房山者四年。明师将抵燕,起为承旨如故。素甫至而师入,乃趋所居报国寺,入井。寺僧大梓力挽起之,曰:国史非公莫知。公死,是死国史也。素遂止。兵迫史库,往告镇抚吴勉辇而出之,《元实录》得无失。太祖召素至京。洪武二年授翰林侍讲学士,数访以元兴亡之故。
《张以宁传》:元故官来京者危,素及以宁名尤重。素长于史,以宁长于经。素宋、元史槁俱失传,而以宁《春秋》学遂行。
《解缙传》:缙尝为王国用草谏书,言伏蒙圣恩,数对便殿,申之慰谕,重以镪赐,令以十年著述,冠带来廷。《元史》舛误,承命改修。
《儒林传》:梁寅字孟敬著有宋元史节要行于世《文苑传》:徐一夔,字大章,天台人,与义乌王祎善。洪武二年八月诏纂修礼书,一夔与焉。明年书成,将续修《元史》,祎方为总裁官,以一夔荐。一夔遗书曰:近世论史者,莫过于日历,日历者,史之根柢也。自唐长寿中,史官姚璹奏请撰时政记,元和中,韦执谊又奏撰日历。日历以事系日,以日系月,以月系时,以时系年,犹有《春秋》遗意。至于起居注之说,亦专以甲子起例,盖纪事之法无踰此也。往宋极重史事,日历之修,诸司必关白。如诏诰则三省必书,兵机边务则枢司必报,百官之进退,刑赏之予夺,台谏之论列,给舍之缴驳,经筵之论答,臣僚之转对,侍从之直前启事,中外之囊封匦奏,下至钱谷、甲兵、狱讼、造作,凡有关政体者,无不随日以录。犹患其出于吏牍,或有讹失。故欧阳修奏宰相监修者,于岁终检点修撰官日所录事,有失职者罚之。如此,则日历不至讹失,他时会要之修取于此,实录之修取于此,百年之后纪、志、列传取于此,此宋氏之史所以为精确也。元朝则不然,不置日历,不置起居注,独中书置时政科,遣一文学掾掌之,以事付史馆。及一帝崩,则国史院据所付修实录而已。其于史事,固甚疏略。幸而天历间虞集仿六典法,纂《经世大典》,一代典章文物粗备。是以前局之史,既有十三朝实录,又有此书可以参稽,而一时纂修诸公,如胡仲申、陶中立、赵伯友、赵子常、徐大年辈皆有史才史学,廑能成书。至若顺帝三十六年之事,既无实录可据,又无参稽之书,惟凭采访以足成之,窃恐事未必覈也,言未必驯也,首尾未必贯穿也。而向之数公,或受官,或还山,复各散去。乃欲以不材多病如仆者承乏于后,仆虽欲仰副执事之望,曷以哉。舟至嘉兴驿足疾大作不能前。谨奉状左右,乞赐矜察。一夔遂不至。未几,用荐署杭州教授。召修《大明日历》,书成,将授翰林院官又,以足疾辞,赐文绮遣还。

元史部杂录

《井观琐言》:胡粹中,《元史》续编又下于陈桱,续编德祐北迁,闽广继立宋之统,序犹未绝也。乃遽抑景炎祥兴之年,于分书非纲目,书蜀汉东晋之例矣。开卷缪乱如此,何以继紫阳笔削之旨哉?
古史家凡闺门丑恶之事,人所羞称而厌闻者莫不备著。如《左传》载卫宣公齐襄公等事。《史记》《汉书》载诸王淫乱等事皆是,盖使人知为不善于幽闇之中,而不能掩万世之直笔如此,庶乎知所戒矣。仲尼删诗《墙有茨》《鹑之奔》《奔桑》中诸篇皆存而不削,而杨龟山所谓载卫为狄所灭之因是也。《南北史》臣亦识此意,下至《金史》,犹备载海陵炀王淫乱之事,腥秽杂糅莫甚于元,而《元史》一切隐讳不录,亦是一病。至于《纪》《传》《表》《志》,但篇首作序,而每人不加论断,盖曰著其事实以俟,后世之公论耳。此为能脱因袭之弊,可为后世修史之法。
宋之得统在太宗平太原之岁,此四明陈子桱《本晦翁语录》,而书未易轻变也。辽金之始,秉史笔者其君当书名书,死而附见其年号于君死之下,使后有考證。宋室南渡,金据中原,则进金比于刘石苻、姚书主书卒分注其年于宋统之下。元初,起亦依辽金初例,既灭金,则亦进之如金之例,祥兴既亡,然后帝之可也,或欲始终黜元,如王莽武则已甚也。使光武不中兴,中宗不复辟,君子岂能终抑莽于分注邪?观秦始隋炀可见。呜呼!是岂得已也哉?
青溪暇笔《元史·列传》第十八卷,有完者都第二十卷,又有完者拔都其传文,大段相同微有小异,读之,盖一人误分为二者也。然则疏漏之失恐不止此。蜀都杂抄进《宋史·表》,或云欧阳元所为最警策者是声容盛,而武备衰论,建多而成效少,不若议论多而成功少,差为浑成,至齐亡而访王蠋乃存,秉节之臣楚灭而谕鲁公堪矜。守礼之国温厚典雅之旨尤为蔼,然一时史官张翥、吴当号称博洽,而危素亦与焉。日知录《元史·列传》八卷,速不台九卷,雪不台一人作两传十八卷,完者都十九卷,完者拔都亦一人作两传,盖其成书不出于一人之手,宋濂序云洪武元年十二月,诏修《元史》,臣濂、臣祎总裁二年二月丙寅开局八月癸酉书。成《纪》三十七卷,《志》五十三卷,《表》六卷,《传》六十三卷。顺帝时,无实录可徵,因未得为完书,上复诏仪曹,遣使行天下其涉于史事者令,郡县上之。三年二月乙丑开局七月丁亥书。成《纪》十卷,《志》五卷,《表》二卷,《传》三十六卷,凡前书有所未备,颇补完之。总裁仍濂祎二臣,而纂录之士独赵埙,终始其事。然则《元史》之成虽不出于一时一人,而宋王二公与赵君亦难免,子疏忽之咎矣!昔宋吴缜言方新书来,上之初若朝廷付之有司,委官覆定使诘难纠驳审定刊修,然后下朝臣博议可否如此,则初修者必不敢灭裂,审覆者亦不敢依违庶乎?得为完书可以传久,乃历代修史之官皆务苟。完右文之君亦多倦,览未有能行其说者也。洪武中,尝命解缙修《正元史》,舛误其书,留中不传 。世祖纪中统三年二月以兴松云三州隶上都四年五月,升上都路望云县为云州,松山县为松州,是三年尚未升州,预书为州者误 ,《本纪》有脱漏月者,《列传》有重书年者, 《天文志》既载月五星凌犯,而《本纪》复详书之不免重出,《志》末云,馀见《本纪》亦非体 ,诸志皆案牍之文,并无镕范,如《河渠志》言耿参政阿里尚书,《祭祀志》言田司徒郝参政,皆案牍中之称谓也, 《张桢传》有复扩廓帖木儿,书曰江左日思荐食上国,此谓明太祖也,《晋陈寿》上诸葛孔明集表,曰伏惟陛下远踪古圣,荡然无忌,故虽敌国诽谤之言咸肆其辞,而无所革讳,所以明大通之道也,于此书见之矣。 石抹宜孙传上言大明兵下言朝廷朝廷谓元也,内外之辞明白如此, 《顺帝纪》大明兵取太平路,大明兵取集庆路,其时国号未为大明曰大明者,史臣追书之也。古人记事之,文有不得不然者,类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