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经学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经籍典

 第三百十一卷目录

 经学部汇考一
  汉〈文帝一则 武帝建元二则 元朔一则 天汉一则 昭帝始元一则 宣帝本始一则 地节一则 元康一则 甘露二则 黄龙一则 元帝初元二则 成帝河平一则 哀帝建平二则 平帝元始三则〉
  后汉〈光武帝建武四则 明帝永平二则 章帝建初三则 元和一则 和帝永元二则 安帝永初一则 元初一则 顺帝永建一则 阳嘉二则 永和一则 质帝本初一则 桓帝建和一则 灵帝熹平二则〉
  魏〈明帝太和二则 景初一则 少帝甘露二则〉
  晋〈武帝泰始一则 咸宁一则 元帝太兴一则〉
  宋〈文帝元嘉一则〉
  齐〈武帝永明一则〉
  梁〈武帝天监三则 普通一则〉
  陈〈宣帝太建一则〉
  北魏〈道武帝天兴二则 明元帝泰常一则 太武帝神麚一则 孝文帝太和二则 孝明帝熙平一则 神龟一则 孝武帝永熙一则 孝静帝武定一则〉
  北齐〈文宣帝天保三则 孝昭帝皇建一则 后主天统一则〉
  北周〈武帝建德一则 宣政一则〉
  隋〈文帝开皇二则 炀帝大业二则〉

经籍典第三百十一卷

经学部汇考一

文帝 年,始置五经博士。
《史记》《汉书》文帝本纪皆不载。按《后汉书·翟酺传》:初,酺之为大匠,上言:孝文皇帝始置五经博士,武帝大合天下之书,而孝宣论六经于石渠,学者滋盛,弟子万数。
〈注〉武帝建元五年始置五经博士,文帝时未遑庠序之事,酺之此言,不知何据。〈按注虽云云,然《史记封禅书》:文帝使博士诸生中刺六经中作王制,《史记儒林传》申公韩生等,皆孝文时为博士,则酺言巳有据,但本纪失载耳〉

《扬子法言学行篇》或曰书与经同而世,不尚治之可乎
〈注〉书谓诸传记之,书经谓五经,汉文帝以《论语》《孝经》《孟子》《尔雅》皆置博士,后罢传记博士,独立五经博士列学科而已,故云世不尚
武帝建元元年,表章六经。
《史记·武帝本纪》不载。按《汉书·武帝本纪》:赞:武帝初立,卓然罢黜百家,表章六经。
建元五年,始置五经博士。
《史记·武帝本纪》不载。按《汉书·武帝本纪》云云。按《百官公卿表》:博士,秦官,掌通古今,秩比六百石,员多至数十人。武帝建元五年初置《五经》博士。按《刘歆传》:歆移太常博士。书曰:汉朝之儒,唯贾生而已。至孝武皇帝,然后邹、鲁、梁、赵颇有诗、礼、春秋先师,皆起于建元之间。当此之时,一人不能独尽其经,或为雅,或为颂,相合而成。泰誓后得,博士集而读之。按《儒林传》:赞:自武帝立五经博士,开弟子员,设科射策,劝以官禄,讫于元始,百有馀年,传业者寖盛,支叶蕃滋,一经说至百馀万言,大师众至千馀人,盖禄利之路然也。初,书惟有欧阳,礼后,易杨,春秋公羊而已。
元朔五年六月,诏令礼官经典遗逸者求而举之。
《史记·武帝本纪》不载。按《汉书·武帝本纪》:元朔五年六月,诏曰:盖闻导民以礼,风之以乐,今礼乐崩坏,朕甚闵焉。故详延天下方闻之士,咸荐诸朝。其令礼官劝学,讲义洽闻,举遗兴礼,以为天下先。
〈注〉师古·儒林传注曰:举遗,谓经典遗逸者求而举之。
天汉四年,孔安国献经书,藏于秘府。
《史记》《汉书》武帝本纪皆不载。按《刘歆传》:歆移太常博士。书曰:汉兴已七八十年,离于全经,固已远矣。及鲁共王坏孔子宅,欲以为宫,而得古文于坏壁之中,逸礼有三十九,书十六篇。天汉之后,孔安国献之,遭巫蛊仓卒之难,未及施行。及春秋左氏丘明所修,皆古文旧书,多者二十馀通,藏于秘府,伏而未发。
昭帝始元五年六月,诏以经学未明,令三辅、太常举贤良文学,增博士弟子员。
《汉书·昭帝本纪》:始元五年六月,诏曰:朕以渺身获保宗庙,战战栗栗,夙兴夜寐,修古帝王之事,通保傅,传孝经、论语、尚书,未云有明。其令三辅、太常举贤良各二人,郡国文学高第各一人。按《儒林传序》:昭帝时举贤良文学,增博士弟子员满百人。
宣帝本始三年,以授经帝师,韦贤为丞相。
《汉书·宣帝本纪》不载。按《史记》:孝昭以来功臣侯者,传韦贤家在鲁通诗礼尚书为博士授鲁大儒入为昭帝师以为人主师本始三年代蔡义为丞相
地节三年,选授皇太子经,以孔霸迁詹事,丙吉为太傅,疏广为少傅。
《汉书·宣帝本纪》:地节三年四月戊申,立皇太子。按《孔光传》:宣帝时孔霸为大中大夫,以选授皇太子经,迁詹事,高密相。按《疏广传》:地节三年,立皇太子,选丙吉为太傅,广为少傅。数月,吉迁御史大夫,广徙为太傅。在位五岁,皇太子年十二,通论语、孝经。
元康三年,诏以张贺辅导经术功,追赐谥封侯。
《汉书·宣帝本纪》:元康三年,诏曰:故掖庭令张贺辅导朕躬,修文学经术,恩惠卓异,厥功茂焉。封贺所子弟子侍中中郎将彭祖为阳都侯,追赐贺谥曰阳都哀侯。
甘露元年,召五经名儒大议殿中。
《汉书·宣帝本纪》不载。按《儒林传》:宣帝选郎十人从受谷梁。自元康中始讲,至甘露元年,积十馀岁,皆明习。乃召五经名儒太子太傅萧望之等大议殿中,平公羊、谷梁同异。
甘露三年三月,诏诸儒讲五经同异,于石渠增立博士。
《汉书·宣帝本纪》:春三月己丑,诏诸儒讲五经同异,太子太傅萧望之等平奏其议,上亲称制临决焉。乃立梁丘易、大小夏侯尚书、谷梁春秋博士。按《刘向传》:宣帝循武帝故事,招选名儒俊材置左右。更生等并进对,讲论五经于石渠。
〈注〉师古曰:三辅旧事云石渠阁在未央大殿北,以藏秘书。

《刘歆传》:歆移太常博士。书往者博士书有欧阳,春秋公羊,易则施、孟,然孝宣皇帝犹复广立谷梁春秋,梁丘易,大小夏侯尚书,义虽相反,犹并置之。何则。与其过而废之也,宁过而立之。按《薛广德传》:广德以鲁诗教授楚国,龚胜、舍。萧望之荐广德经行宜充本朝。为博士,论石渠。按《韦元成传》:元成受诏,与太子太傅萧望之及五经诸儒杂论同异于石渠阁,条奏其对。按《儒林施雠传》:雠为童子,从田王孙受易,与孟喜、梁丘贺并为门人。及贺为少府,于是荐雠。诏拜雠为博士。甘露中与五经诸儒杂论同异于石渠阁。
《儒林梁丘贺传》:贺子临为黄门郎。甘露中,奉使

问诸儒于石渠。临学精熟,专行京房法。琅邪王吉通五经,闻临说,善之。按《儒林欧阳生传》:欧阳、大小夏侯氏学皆出于儿宽。宽授欧阳生子,世世相传,至曾孙高子阳,为博士。高孙地馀长宾以太子中庶子授太子,后为博士,论石渠。按《儒林林尊传》:尊事欧阳高,为博士,论石渠。按《儒林周堪传》:堪字少卿,齐人也。与孔霸俱事大夏侯胜。霸为博士。堪译官令,论于石渠,经为最高。按《儒林张山拊传》:山拊事小夏侯建,为博士,论石渠,陈留假仓以谒者论石渠。按《儒林王式传》:山阳张长安幼君先事式,后东平唐长宾、沛褚少孙亦来事式,问经数篇。张生、唐生、褚生皆为博士。张生论右渠,至淮阳中尉。初,薛广德亦事式,以博士论石渠。按《儒林孟卿传》:戴圣号小戴,以博士论石渠。闻人通汉以太子舍人论石渠。又《传》赞:至孝宣世,复立大小夏侯尚书,大小戴礼,施、孟、梁丘易,谷梁春秋。
《后汉书·陈元传》:元上疏曰:孝宣皇帝即位,为石渠论而谷梁氏兴。
〈注〉石渠阁以藏秘书,在未央殿北。宣帝甘露三年,诏诸儒韦元成、梁丘贺等讲论五经于石渠也。

《翟酺传》:初,酺之为大匠,上言:孝文皇帝始置五经博士,武帝大合天下之书,而孝宣论六经于石渠,学者滋盛,弟子万数。
〈注〉宣帝甘露三年,诏诸儒讲五经于殿中,兼平公羊、谷梁同异,上亲临决焉。时更崇谷梁传,故言六经也。

《玉海》:甘露三年三月,诏诸儒讲论五经同异,易则施雠,梁丘临书则周堪,张山拊林尊欧阳地,馀假仓诗则韦元成,张生薛广德礼则戴圣戴德,闻人通汉谷梁则萧望之,刘向尹更始。
黄龙元年,增《五经》博士员及博士弟子员。
《汉书·宣帝本纪》不载。按《百官公卿表》:建元五年初置《五经》博士,宣帝黄龙元年稍增员十二人。按《儒林传序》:昭帝时,增博士弟子员满百人,宣帝末倍增之。
元帝初元二年,以萧望之导经术功,赐爵关内侯。
《汉书·元帝本纪》:初元二年冬,诏曰:国之将兴,尊师而重傅。故前将军望之傅朕八年,道以经书,厥功茂焉。其赐爵关内侯,食邑八百户,朝朔望。按《萧望之传》:望之为太傅,以论语、礼服授太子。元帝即位,赐望之爵关内侯。元帝初元 年,通一经者皆复,郡国置五经百石卒史。
《汉书·元帝本纪》不载。按《儒林传序》:元帝好儒,能通一经者皆复。数年,以用度不足,更为设员千人,郡国置五经百石卒史。
成帝河平三年秋八月,诏光禄大夫刘向及其子歆校经传讲六艺。
《汉书·成帝本纪》:河平三年秋八月乙卯,光禄大夫刘向校中秘书。按《艺文志》:成帝时,诏光禄大夫刘向校经传诸子诗赋。按《刘向传》:成帝即位,上方精于诗书,诏向领校中五经秘书。按《刘歆传》:歆字子骏,少以通诗书能属文召见成帝,待诏宦者署,为黄门郎。河平中,受诏与父向领校秘书,讲六艺传记,诸子、诗赋、数术、方技,无所不究。
哀帝建平元年,刘歆复领五经。
《汉书·哀帝本纪》不载。按《刘歆传》:哀帝初即位,歆为侍中大中大夫,迁骑都尉、奉车光禄大夫。复领五经,卒父前业。歆乃集六艺群书,种别为七略。
建平 年,令刘歆与五经博士讲论经义。
《汉书·哀帝本纪》不载。按《刘歆传》:歆欲建立左氏春秋及毛诗、逸礼、古文尚书皆列于学官。哀帝令歆与五经博士讲论其义。
平帝元始三年,令校、学置经师一人。序、庠置孝经师一人。
《汉书·平帝本纪》:元始三年夏,立官稷及学官。郡国曰学,县、道、邑、侯国曰校。校、学置经师一人。乡曰庠,聚曰序。序、庠置孝经师一人。
元始五年正月,徵天下以五经教授者,遣诣京师。按《汉书·平帝本纪》:元始五年春正月,徵天下通知逸经、古记、天文、历算、钟律、小学、史篇、方术、本草及以五经、论语、孝经、尔雅教授者,在所为驾一封轺传,遣诣京师。至者数千人。按《王莽传》:元始四年,莽奏起明堂、辟雍、灵台,益博士员,经各五人。徵天下通一艺教授十一人以上,及有逸礼、古文、毛诗、周官、尔雅、天文、图谶、钟律、月令、兵法、史篇文字,通知其意者,皆诣公车。网罗天下异能之士,至者前后千数,皆令记说廷中,将令正乖谬,壹异说云。〈本纪称五年此称四年者莽奏于四年至五年正月
始举行耳

《后汉书·儒林董钧传》:钧,元始中,举明经,迁廪牺令。
〈注〉前书平帝元始五年,举明经。

元始 年,增立五经博士,置六经祭酒。
《汉书·元帝本纪》不载。按《儒林传》:赞:自武帝时立五经博士。平帝时,又立左氏春秋、毛诗、逸礼、古文尚书。
《后汉书·苏竟传》:苏竟字伯况,扶风平陵人也。平帝世,竟以明易为博士讲书祭酒。
〈注〉王莽置六经祭酒,秩上卿,每经一人,竟为讲书祭酒。

后汉

光武帝建武元年,立五经博士十有四家。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不载。按《徐防传》:汉承乱秦,经典废绝,本文略存,或无章句。收拾缺遗,建立明经,博徵儒术,开置太学。孔圣既远,微旨将绝,故立博士十有四家。
〈注〉汉官仪曰:光武中兴,恢弘稽古,易有施、孟、梁丘贺、京房,书有欧阳和伯、夏侯胜、建,诗有申公、辕固、韩婴,春秋有严彭祖、颜安乐,礼有戴德、戴圣。凡十四博士。太常差选有聪明威重一人为祭酒,总领纲纪也。

建武 年,载经牒秘书二千馀两。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不载。按《文献通考》:初,光武经牒秘书载之二千馀两,自此以后,参倍于前。建武十九年,以桓荣何汤入授皇太子,经驾幸太学,会博士,辩明经义。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不载。按《桓荣传》:建武十九年,年六十馀,始辟大司徒府。时显宗始立为皇太子,选求明经,乃擢荣弟子豫章何汤。世祖从容问汤本师为谁,汤对曰:事沛国桓荣。帝即诏桓荣,拜为议郎,入使授太子。每朝会,辄令荣于公卿前敷奏经书。帝称善,拜为博士。车驾幸太学,会诸博士论难于前,荣被服儒衣,温恭蕴藉,辨明经义,每以礼让相厌,不以辞长胜人,儒者莫及,特加赏赐。
建武 年,徵试博士,大会群臣说经。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不载。按《儒林传》:戴凭字次仲,汝南人。年十六,郡举明经,徵试博士,拜郎中。时诏公卿大会,群臣皆就席,凭独立。光武问其意。凭对曰:博士说经皆不如臣,而坐居臣上,是以不得就席。帝即召上殿,令与诸儒难说,凭多所解释。帝善之。
明帝永平九年,为四姓小侯置五经师。
《后汉书·明帝本纪》:永平九年四月,诏为四姓小侯开立学校,置五经师。按《袁宏汉纪》:永平中崇尚儒学,自皇太子、诸王侯及功臣子弟,莫不受经。又为外戚樊氏、郭氏、阴氏、马氏诸子弟立学,号四姓小侯,置五经师。以非列侯,故曰小侯。
永平十五年三月,命皇太子、诸王说经。帝自制五经章句,令桓郁较定于宣明殿。
《后汉书·明帝本纪》:永平十五年三月,幸孔子宅,祠仲尼及七十二弟子。御讲堂,命皇太子、诸王说经。按《桓郁传》:帝东巡过鲁,幸孔子宅,祠仲尼及七十二弟子。亲御讲堂,命皇太子、诸王说经。帝自制五家要说章句,令桓郁较定于宣明殿,其后帝亲于辟雍,自讲所制五行章句已,复令郁说一篇。帝谓郁曰:我为孔子,卿为子夏,起予者商也。又问郁曰:子几人能传学。郁曰:臣子皆未能传学,孤兄子一人学方起。帝曰:努力教之,有起者即白之。
章帝建初元年,诏贾逵入讲经传于北宫白虎观、南宫云台。
《后汉书·章帝本纪》不载。按《贾逵传》:肃宗立,降意儒术,特好古文尚书、左氏传。建初元年,诏逵入讲北宫白虎观、南宫云台。帝善逵说,使出左氏传大义长于二传者。逵于是具条奏之。书奏,帝嘉之,赐布五百匹,衣一袭,令逵自选公羊严、颜诸生高才者二十人,教以左氏,与简纸经传各一通。
建初四年十一月,诏诸儒诣白虎观,讲五经同异。按《后汉书·章帝本纪》:建初四年十一月壬戌,诏曰:盖三代导人,教学为本。汉承暴秦,褒显儒术,建立五经,为置博士。其后学者精进,虽曰承师,亦别名家。孝宣皇帝以为去圣久远,学不厌博,故遂立大、小夏侯尚书,后又立京氏易。至建武中,复置颜氏、严氏春秋,大、小戴礼博士。此皆所以扶进微学,尊广道艺也。中元元年诏书,五经章句烦多,议欲减省。至永平元年,长水校尉倏奏言,先帝大业,当以时施行。欲使诸儒共正经义,颇令学者得以自助。孔子曰:学之不讲,是吾忧也。又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于戏,其勉之哉。于是下太常,将、大夫、博士、议郎、郎官及诸生、诸儒会白虎观,讲议五经同异,使五官中郎将魏应承制问,侍中淳于恭奏,帝亲称制临决,如孝宣甘露石渠故事,作白虎议奏。按《杨终传》:终为议郎。上言:宣帝博徵群儒,论定五经于石渠阁。方今天下少事,学者得成其业,而章句之徒,破坏人体。宜如石渠故事,永为后世则。于是诏诸儒于白虎观论考同异焉。会终坐事系狱,博士赵博、校书郎班固、贾逵等,以终学多异闻,表请之,终又上书自讼,即日贳出,乃得与于白虎观焉。按《班固传》:天子会诸儒讲五经,作白虎通德论,令固撰集其事。按《丁鸿传》:建初四年,肃宗诏鸿与广平王羡及诸儒楼望、成封、桓郁、贾逵等,论定五经同异于北宫白虎观,使五官中郎将魏应主承制问难,侍中淳于恭奏上,帝亲称制临决。鸿以才高,论难最明,诸儒称之,帝数叹美焉。时人叹曰:殿中无双丁孝公。数受赏赐,擢徙校书。
〈注〉广平王羡,明帝子也。东观记曰与太常楼望、少府成封、屯骑校尉桓郁、卫士令贾逵等集议也。白虎,门名。于门立观,因以名之焉。东观记曰:上叹嗟其才,号之曰殿中无双丁孝公,赐钱三十万。续汉书亦同。而此书独作时人叹也。

《鲁恭传》:肃宗集诸儒于白虎观,恭特以明经召,与其议。按《儒林魏应传》:会京师诸儒于白虎观,讲论五经同异,使应专掌难问,侍中淳于恭奏之,帝亲临称制,如石渠故事。按《儒林李育传》:育字元春,建初元年,拜博士。四年,诏与诸儒论五经于白虎观。按《儒林传序》:建初中,大会诸儒于白虎观,考详同异,连月乃罢。按《儒林传序》:肃宗亲临称制,如石渠故事,命史臣,著为通义。
〈注〉即白虎通义是。

建初八年,诏诸儒各选高才生,受四经。
《后汉书·章帝本纪》不载。按《贾逵传》:建初八年,乃诏诸儒各选高才生,受左氏、谷梁春秋、古文尚书、毛诗,由是四经遂行于世。皆拜逵所选弟子及门人为千乘王国郎,朝夕受业黄门署,学者欣欣羡慕焉。
元和三年三月己卯,上巡狩之赵,引见鲁丕,难问经传。
《后汉书·章帝本纪》:元和三年春正月丙申,北巡狩。三月己卯,进幸赵。按《鲁恭传》:弟丕,性沉深好学。遂兼通五经,为当时名儒。门生就学者常百馀人,关东号之曰五经复兴鲁叔陵。其后帝巡狩之赵,特被引见,问难经传,厚加赏赐。
和帝永元十一年,召诸儒鲁丕等说经,特赐冠帻履袜衣一袭。
《后汉书·和帝本纪》不载。按《鲁恭传》:弟丕,兼通五经。永元十一年复徵,再迁中散大夫。时侍中贾逵荐丕道艺深明,宜见任用。和帝因朝会,召见诸儒,丕与侍中贾逵、尚书令黄香等相说难数事,帝善丕说,罢朝,特赐冠帻履袜衣一袭。丕因上疏曰:臣闻说经者,传先圣之言,非从己出,不得相让;相让则道不明,若规矩权衡之不可枉也。
永元十四年,司空徐防以五经久远,圣意难明,宜为章句,以悟后学。上疏,诏从之。
《后汉书·和帝本纪》不载。按《徐防传》:永元十四年,拜司空。防以经学久远,圣意难明,宜为章句,以悟后学。上疏曰:臣闻诗书礼乐,定自孔子;发明章句,始于子夏。其后诸家分析,各有异说。汉承嬴秦,经典废绝,本文略存,或无章句。收拾缺遗,建立明经,博徵儒术,开置太学。孔圣既远,微旨将绝,故立博士十有四家,设甲乙之科,以劝勉学者,所以示人好恶,改敝就善者也。伏见太学试博士弟子,皆以意说。不依章句,诚非诏书实选本意。臣以为博士及甲乙策试,宜从其家章句,开五十难以试之。解释多者为上第,引文明者为高说;若不依先师,义有相伐,皆正以为非。五经各取上第六人。虽所失或久,差可矫革。诏书下公卿,皆从防言。
安帝永初四年,诏谒者刘珍及马融等校定东观五经。
《后汉书·安帝本纪》:春二月乙亥,诏谒者刘珍及五经博士,校定东观五经、诸子、传记、百家艺术,整齐脱误,是正文字。按《刘珍传》:永初中,为谒者仆射。邓太后诏使与校书郎刘騊駼、马融及五经博士,校定东观五经、诸子传记、百家艺术,整齐脱误,是正文字。
元初六年,邓太后诏徵和帝弟济北、河间王子、邓氏子孙,为开邸第,教学经书。
《后汉书·安帝本纪》不载。按《邓皇后本纪》:元初六年,太后诏徵和帝弟济北、河间王子男女年五岁以上四十馀人,又邓氏近亲子孙三十馀人,并为开邸第,教学书经。乃诏从兄河南尹豹、越骑校尉康等曰:吾所以引纳群子,置之学官者,实以方今五经衰缺,不有化导,将遂陵迟,故欲褒崇圣道,以匡失俗也。
顺帝永建四年,左雄上言:宜崇经术。帝从之。
《后汉书·顺帝本纪》不载。按《左雄传》:永建四年,雄上言:宜崇经术,缮修太学。帝从之。
阳嘉元年七月丙辰,以太学新成,试明经下第者补弟子,左雄奏海内名儒为博士者,加其俸禄。及谢廉,赵建,年始十二,各能通经,拜童子郎。
《后汉书·顺帝本纪》:阳嘉元年七月丙辰,以太学新成,试明经下第者补弟子,增甲、乙科员各十人。除郡国者儒九十人补郎、舍人。按《儒林传序》:顺帝感翟酺之言,乃更修黉宇,凡所造构二百四十房,千八百五十室。试明经下第补弟子,增甲乙之科员各十人,除郡国耆儒皆补郎、舍人。按《左雄传》:阳嘉元年,雄奏徵海内名儒为博士,使公卿子弟为诸生。有志操者,加其俸禄。及汝南谢廉,河南赵建,年始十二,各能通经,雄并奏拜童子郎。于是负书来学,云集京师。阳嘉 年,拜蔡元议郎,讲论五经异同。
《后汉书·顺帝本纪》不载。按《儒林蔡元传》:元字叔陵,汝南南顿人也。学通五经。顺帝特诏徵拜议郎,讲论五经异同,甚合帝意。
永和元年,诏伏无忌与议郎黄景校定五经。
《后汉书·顺帝本纪》不载。按《伏湛传》:无忌亦传家学。永和元年,诏无忌与议郎黄景校中书五经、诸子百家、艺术。
质帝本初元年,令郡国举明经,先能通经者,各令随家法。
《后汉书·质帝本纪》:本初元年夏四月庚辰,令郡国举明经,年五十以上、七十以下诣太学。自大将军至六百石,皆遣子受业,岁满课试,以高第五人补郎中,次五人补太子舍人。又千石、六百石、四府掾属、三署郎、四姓小侯先能通经者,各令随家法。
桓帝建和元年,以赵典博学经书,徵拜议郎,侍讲禁内。
《后汉书·桓帝本纪》不载。按《赵典传》:典博学经书,弟子自远方至。建和初,四府表荐,徵拜议郎,侍讲禁内。
灵帝熹平四年,诏诸儒正五经文字,刻石立于太学门外。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按《蔡邕传》:邕以经籍去圣久远,文字多谬,俗儒穿凿,疑误后学,熹平四年,乃与五官中郎将堂溪典、光禄大夫杨赐、谏议大夫马日磾、议郎张驯、韩说、太史令单飏等,奏求正定六经文字。灵帝许之,邕乃自书册于碑,使工镌刻立于太学门外。于是后儒晚学,咸取正焉。及碑始立,其观视及摹写者,车乘日千馀两,填塞街陌。
〈注〉洛阳记曰:太学在洛阳城南开阳门外,讲堂长十丈,广二丈。堂前石经四部。本碑凡四十六枚,西行,尚书、周易、公羊传十六碑存,十二碑毁。南行,礼
记十五碑悉崩坏。东行,论语三碑,二碑毁。礼记碑上有谏议大夫马日磾、议郎蔡邕名。

《儒林传序》:熹平四年,灵帝乃诏诸儒正定五经,刊于石碑,为古文、篆、隶三体书法以相参校,树之学门,使天下咸取则焉。
〈注〉古文谓孔子壁中书。篆书,秦始皇使程邈所作也。隶书亦程邈所献也,主于徒隶,从简易也。谢承书曰:碑立太学门外,瓦屋覆之,四面栏障,开门于南,河南郡设吏卒视之。杨龙骧洛阳记载朱超石与兄书云:石经文都似碑,高一丈许,广四尺,骈罗相接。

熹平五年,令太尉刘宽讲经。
《后汉书·灵帝本纪》不载。按《刘宽传》:熹平五年,代许训为太尉。灵帝颇好学艺,每宴见宽,常令讲经。宽尝于坐被酒睡伏。帝问:太尉醉耶。宽仰对曰:臣不敢醉,但任重责大,忧心如醉。帝重其言。

明帝太和二年六月,诏郡国贡士以经学为先。
《三国志·魏明帝本纪》:太和二年六月,诏曰:尊儒贵学,王教之本也。自顷儒官或非其人,将何以宣明圣道。其高选博士,才任侍中、常侍者。申敕郡国,贡士以经学为先。
太和四年春二月壬午,诏郎吏学通一经,才任牧民,博士课试,擢其高第者,亟用。
《三国志·魏明帝本纪》:太和四年二月壬午,诏曰:世之质文,随教而变。兵乱以来,经学废绝,后生进趋,不由典谟。岂训导未洽,将进用者不以德显乎。其郎吏学通一经,才任牧民,博士课试,擢其高第者,亟用;其浮华不务本者,皆罢退之。
景初 年,诏科郎吏高才解经义者三十人,分受四经三礼。
《三国志·魏明帝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景初中,帝以高堂隆苏林、秦静等老,恐无能传业者。乃诏曰:今宿生巨儒,并各年高,教训之道,孰为其继。其科郎吏高才解经义者三十人,从光禄勋隆、散骑常侍翰林、博士静,分受四经三礼,主者具为设课试之法。夏侯胜昔有言:士病经术不明,经术苟明,其取青紫如俯拾地芥耳。今学者能究极经道,则爵禄荣宠,不期而至。可不勉哉。
少帝甘露二年,帝幸辟雍,诏群臣修明经典。
《魏志·少帝本纪》:甘露二年五月辛未,帝幸辟雍,诏曰:吾以暗昧,爱好文雅,自今以后,群臣皆当玩习古义,修明经典,称朕意焉。
少帝   年,以荀顗执经,赐爵关内侯。
《魏志·少帝本纪》不载。按《晋书·荀顗传》:顗累迁侍中。为魏少帝执经,拜骑都尉,赐爵关内侯。

武帝泰始元年,诏取明经儒学,为乐安王鉴、燕王机师友。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按《乐安王传》:武帝践祚,诏曰:乐安王鉴、燕王机并已长大,宜得辅导师友,取明经儒学,有行义节检,使足严惮。
咸宁五年,汲郡人得竹书经传诸书。
《晋书·武帝本纪》:咸宁五年,汲郡人不准掘魏襄王冢,得竹简小篆古书十馀万言,藏于秘府。按《束晰传》:太康二年,汲郡人不准盗发魏襄王墓,或言安釐王冢,得竹书数十车。其易经二篇,与周易上下经同。易𦅸阴阳卦二篇,与周易略同,𦅸辞则异。卦下易经一篇,似说卦而异。公孙段二篇,公孙段与邵陟论易。国语三篇,言晋楚事。名三篇,似礼记,又似尔雅、论语。师春一篇,书左传诸卜筮,师春似是造书者姓名也。〈本纪称咸宁五年传称太康二年今从本纪〉
元帝太兴四年,置周易、仪礼、公羊博士。
《晋书·元帝本纪》:太兴四年三月,置周易、仪礼、公羊博士。

文帝元嘉 年,令何尚之抄撰《五经》,访举学士。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南齐书·高逸沈驎士传》:元嘉末,文帝令尚书仆射何尚之抄撰《五经》,访举学士,县以驎士应选。

武帝永明元年,国学置诸经。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按《陆澄传》:永明元年,领国子博士。时国学置郑王《易》,杜服《春秋》,何氏《公羊》,麋氏《谷梁》,郑元《孝经》

武帝天监元年,开五馆,建国学,总以《五经》教授。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陈书·儒林传序》云云。天监四年春正月癸卯,置《五经》博士各一人。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四年春正月癸卯朔,诏曰:今九流常选,年未三十,不通一经,不得解褐。若有才同甘、颜,勿限年次。置《五经》博士各一人。按《儒林传序》:天监四年,诏曰:二汉登贤,莫非经术,服膺雅道,名立行成。魏、晋浮荡,儒教沦歇,风节罔树,抑此之由。朕日昃罢朝,思闻俊异,收士得人,实惟酬奖。可置《五经》博士各一人,广开馆宇,招内后进。于是以平原明山宾、吴兴沈峻、建平严植之、会稽贺玚补博士,各主一馆。馆有数百生,给其饩廪。其射策通明者,即除为吏。十数月间,怀经负笈者云会京师。又选遣学生如会稽云门山,受业庐江何引。分遣博士祭酒,到州郡立学。按《隋书·百官志》:梁国学,有祭酒一人,博士二人,助教十人,太学博士八人。又有限外博士员。天监四年,置五经博士各一人。旧国子学生,限以贵贱,帝欲招来后进,五馆生皆引寒门俊才,不限人数。大同七年,国子祭酒到溉等,又表立正言博士一人,位视国子博士。置助教二人。
天监八年五月壬午,诏有能通一经,始末无倦者,可量加叙录。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八年五月壬午,诏曰:学以从政,殷勤往哲,禄在其中,抑亦前事。朕思阐治纲,每敦儒术,式闾辟馆,造次以之。故负帙成风,甲科间出,方当置诸周行,饰以青紫。其有能通一经,始末无倦者,策实之后,选可量加叙录。虽复牛监羊肆,寒品微门,并随才试吏,勿有遗隔。
普通五年,徐勉上《五经》典书。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徐勉传》:五礼列副秘阁及《五经》典书各一通,缮写校定,以普通五年二月始获洗毕。

宣帝太建 年,集名儒讲经承光殿。
《陈书·宣帝本纪》不载。按《唐书·陆元朗传》:陈太建中,后主为太子,集名儒入讲承光殿,德明始冠,与下坐。国子祭酒徐孝克敷经,倚贵纵辩,众多下之,独德明申答,屡夺其说,举坐咨赏。

北魏

太祖天兴二年,初令《五经》置博士。
《北魏书·太祖本纪》:天兴二年三月甲子,初令《五经》群书各置博士,增国子太学生员三千人。
天兴 年,拜梁越上大夫授诸皇子经书。
《北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儒林梁越传》:太祖以其谨厚,举动可则,拜上大夫命授诸皇子经书。
太宗泰常八年四月,至洛阳观石经。
《北魏书·太宗本纪》云云。
世祖神麚 年,选李灵授皇太子经。
《北魏书·世祖本纪》不载。按《李灵传》:神麚中,灵以学优温谨,选授高宗经。
孝文帝太和十六年,亲问博士经义。
《北魏书·孝文帝本纪》:太和十六年,幸皇宗学,亲问博士经义。
太和十七年九月,幸太学,观《石经》
《北魏书·孝文帝本纪》:太和十七年九月壬申,幸太学,观《石经》
孝明帝熙平元年,崔光授肃宗经。
《北魏书·孝明帝本纪》不载。按《崔光传》:熙平元年二月,太师、高阳王雍等奏举崔光授肃宗经。
神龟元年,诏校勘石经,补其残缺。
《北魏书·孝明帝本纪》不载。按《崔光传》:光迁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神龟元年夏,光表曰:《诗》称: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又云: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传》曰:思其人犹爱其树,况用其道不恤其人。是以《书》始稽古,《易》本山火,观于天文,以察时变;观于人文,以化成天下。安世记箧于汾南,伯山抱卷于河右。元始孤论,充汉帝之坐;孟皇片字,悬魏王之帐。前哲之宝重坟籍,珍爱分篆,犹若此之至也。矧乃圣典鸿经,炳勒金石,理为国楷,义成家范,迹实世模,事则人轨,千载之格言,百王之盛烈,而令焚荒污毁,积榛棘而弗扫,为鼯鼬之所栖宿,童竖之所登踞者哉。诚可为痛心疾首,拊膺扼腕。伏惟皇帝陛下,孝敬日休,自天纵睿,垂心初学,儒业方熙。皇太后钦明慈淑,临制统化,崇道重教,留神翰林。将披云台而问礼,拂麟阁以招贤。诚宜远开阙里,清彼孔堂,而使近在城闉,面接宫庙,旧校为墟,子衿永替。岂所谓建国君民,教学为先,京邑翼翼,四方是则也。寻石经之作,起自炎刘,继以曹氏《典论》,初乃三百馀载,计末向二十纪矣。昔来虽屡经戎乱,犹未大崩侵。如闻往者刺史临州,多构图寺,道俗诸用,稍有发掘,基蹗泥灰,或出于此。皇都始迁,尚可补复,军国务殷,遂不存检。官私显隐,渐加剥撤。播麦纳菽,秋春相因,地生蒿杞,时致火燎,由是经石弥减,文字增缺。职忝胄教,参掌经训,不能缮修颓堕,兴复生业,倍深惭耻。今求遣国子博士一人,堪任干事者,专主周视,驱禁田牧,制其践秽,料阅碑牒所失次第,量厥补缀。诏曰:此乃学者之根源,不朽之永格,垂范将来,宪章之本,便可一依公表。光乃令国子博士李郁与助教韩神固、刘燮等校勘石经,其残缺者,计料石功,并字多少,欲补治之。于后,灵太后废,遂寝。
孝武帝永熙三年春,释奠诏于显阳殿讲经。
《北魏书·孝武帝本纪》:永熙三年二月丙子,帝亲释奠礼先师。按《儒林李同轨传》:同轨学综诸经。永熙三年春释菜,诏延公卿学官于显阳殿,敕祭酒刘廞讲孝经,黄门李郁讲《礼记》,中书舍人卢景宣解《大戴礼》《夏小正》篇。时广招儒学,引令预听。同轨经义素优,辩析兼美,而不得执经,深为慨恨。按《刘芳传》:芳子怿,怿弟廞,领国子祭酒。出帝于显阳殿讲孝经,廞为执经,虽酬答论难未能精尽,而风采音制足有可观。
按《李孝伯传》:郁字永穆。永熙三年春,显阳殿讲《礼

记》,诏郁执经,解说不穷,群难锋起,无废谈笑。出帝及诸王公凡预听者,莫不嗟咨。
孝静帝武定四年八月,移洛阳汉魏《石经》于邺。
《北魏书·孝静帝本纪》云云。

北齐

文宣帝天保元年八月,诏以文襄帝所运石经,移置学馆。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天保元年八月,诏郡国修立黉序,广延髦俊,敦述儒风。其国子学生亦依旧铨补。往者文襄帝所运蔡邕石经五十二枚,移置学馆,依次修立。
天保七年,召朝臣宴会,令以经义相质,亲自临听。按《北齐书·文宣帝本纪》不载。按《废帝本纪》:天保七年冬,召朝臣文学者及礼官于宫宴会,令以经义相质,亲自临听。太子手笔措问,在坐莫不叹美。
天保 年,以邢峙入授皇太子经。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不载。按《儒林邢峙传》:天保初,郡国孝廉,授四门博士,迁国子助教,以经入授皇太子。
孝昭帝皇建元年,诏国子寺置生,讲习经典,以文襄帝所运石经,即施列学馆。
《北齐书·孝昭帝本纪》不载。按《北史·齐孝昭帝本纪》:皇建元年八月甲午,诏国子寺可备立官属,依旧置生,讲习经典,岁时考试。其文襄帝所运石经,宜即施列于学馆。外州太学,亦仰典司,勤加督课。
后主天统 年,徵孙灵晖为国子博士,授南阳王绰经。
《北齐书·后主本纪》不载。按《儒林孙灵晖传》:天统中,敕令朝臣推举可为南阳王绰师者,吏部尚书尉瑾表荐之,徵为国子博士,授南阳王经。

北周

武帝建德六年,诏儒生,明一经以上者,以礼发遣。
《周书·武帝本纪》不载。按《北史·周武帝本纪》:建德六年九月壬辰,诏东土诸州儒生,明一经以上者,并举送,州郡以礼发遣。
宣政元年八月,诏举经明行修者为孝廉。
《周书·武帝本纪》不载。按《宣帝本纪》:宣政元年八月壬申,行幸同州。遣大使巡察诸州。诏制九条,宣下州郡:八曰,州举高才博学者为秀才,郡举经明行修者为孝廉,上州、上郡岁一人,下州、下郡三岁一人。

文帝开皇三年,赐国子生明经者束帛。
《隋书·文帝本纪》:开皇三年十二月景戌,赐国子生明经者束帛。
开皇 年,诏徐旷授汉王谅经。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唐书·儒学徐旷传》:隋开皇中,累迁太学博士,诏与汉王谅授经。
炀帝大业元年,诏有研精经术,未愿进仕者,量准给禄。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北史·隋炀帝本纪》:大业元年秋闰七月景子,诏曰:方今区宇平壹,文轨攸同,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四海之中,岂乏孝、秀。诸在家及见入学者,若有笃志好古,耽典悦礼,学行优敏,堪膺时务,所在采访,具以名闻。即当随其器能,擢以不次。若研精经术,未愿进仕,可依其艺业深浅,门荫高卑,虽未升朝,并量准给禄。
大业 年,广召明经之士,悉集内省,共会讲论。按《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儒林褚辉传》:炀帝时,徵天下儒术之士,悉集内省,相次讲论,辉博辩,无能屈者,由是擢为太学博士。
《唐书·儒学陆德明传》:元朗,字德明。隋炀帝擢秘书学士。大业间,广召经明士,四方踵至。于是德明与鲁达、孔褒共会门下省相酬难,莫能屈。按《儒学徐文远传》:徐旷,字文远。隋大业初,礼部侍郎许善心荐文远及包恺、褚辉、陆德明、鲁达为学官,擢国子博士,恺等为太学博士。世称《左氏》有文远,《礼》有褚辉,《诗》有鲁达,《易》有陆德明,皆一时冠云。按《儒学孔颖达传》:隋大业初,举明经高第,授河内郡博士。炀帝召天下儒官集东都,诏国子秘书学士与论议,颖达为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