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大学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经籍典.大学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经籍典

 第二百八十卷目录

 大学部汇考三
  《明崔铣大学全文通释》〈自述〉
  《湛若水古大学测》〈自序〉
  《湛若水圣学格物通》〈自序〉
  《魏校大学指归〈王廷序〉
  《穆孔晖大学千虑》〈自跋〉
  《王渐逵大学义略》〈自序〉
  《许孚远大学述大学答问》〈自序〉
  《来知德大学古本释》〈自序〉
  《周从龙大学遵古编》〈李日华序〉
  《顾宪成重定大学》〈自序〉
  《顾宪成大学通考》〈自序〉
  《顾宪成大学质言》〈第允成序〉
  《邹德溥大学宗释》〈自序〉
  《高攀龙大学知本大义》〈自序〉
  《刘宗周大学古文》参疑〈自序〉
  《刘宗周大学古记》〈自序〉
  《葛寅亮大学湖南讲》〈自述〉
  《唐自明大学原本阐义》〈郝敬序〉
  《沈曙大学古文说义》〈自述〉
  《吴公肃大学述》〈自序〉
  《陈仁锡大学衍义衍义补合刻》〈自序 文震孟序〉
 大学部汇考四
  《宋史艺文志》〈礼经类〉
  《宋马端临文献通考》〈礼记考〉
  《明王圻续文献通考》〈大学考〉
  《焦竑经籍志》〈礼经〉
  《四书考异》〈大学〉
  《经义考》〈礼记〉

经籍典第二百八十卷

大学部汇考三

崔铣大学全文通释一卷按《铣自述》:大学其作圣之的乎?莫先于本末之知,莫急于诚欺之辨。是故知本之当先。故推平天下者必原于格物知末之当后。故充格物者斯极于平天下
约之皆修身也。淇澳烈文格物之序也。仁敬孝慈信格物之目也。康诰诸文徵诸古以列其次也。新民而明明德之体全矣絜。古本引淇澳以下置之诚意。章之前格物致知之。义涣然矣。实乎此者诚也。岐乎?此者欺也。
湛若水古大学测一卷
《若水自序》:甘泉子读书西樵山。读古本《大学》喟然叹曰:大学之道其粲然示人博矣。其浑然示人约矣。明德亲民其粲然矣。乎止至善其浑然矣乎。夫非有
二之也。其粲然者乃其浑然者也。是故明德亲民以言乎?大体矣。止至善以言乎实功矣。曷谓:粲然其体用周以弘其分成己而成物。是故以言乎?大体也。曷谓浑:然其理要,其学易简而久大。是故以言乎?实功也。曰:曷谓至善曰以言乎身心之于家国天下之事,物之理之纯粹精焉者也。纯粹精焉者,非他也,天理也。天理者,非他也,吾心中正之本体也。明德亲民之奥也。其体用之一原也。是故止至善而明德亲民之能事毕矣。曰:曷止之曰:自知止而定静,安虑知行并进乎?此者也。知所先后,知此者也。自天下而之格物。自格物而平天下。始终反说约此者也。格物也者,止至善也。言屡而意至矣。故止至善则无事矣。或曰:子之必主乎?古本何也?曰:其以修身为格致也。教之力也,身之也。非口耳之也。学者审其词焉。其于道思过半矣。是故其书完其序,明其文,理其反覆也。屡其义尽大哉?博矣。约矣。其道也。其至矣。乎予惧斯文之晦,求之者博而寡,要劳而无功也。诚不自揣。谨离章集,训而测焉。以俟君子。正德戊寅孟秋。

湛若水圣学格物通

一百卷按《若水自序》:夫圣学格物通何为者也?明圣学也。明圣学何以谓之格物通也?宋儒程颐曰:格者至物者,理也。至其理乃格物也。致知在所养,养知莫过于寡
欲。夫以涵养寡欲言格物,则格物有知行之。实非但闻见之粗矣。然则何以至其理也?知止知也。定静安虑行也。知而弗去格物之功尽于此矣。夫通有四伦焉。有总括之义焉。有疏解之义焉。有贯串之义焉。有感悟之义焉。夫圣人之道莫备于《大学》《大学》曰: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夫自天下逆推本于格物。是格物乃其本始用功之要也。又自格物顺循其效于天下。是物格乃其本始致效之原也。《经》曰: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物格者,其本始之。谓乎宋臣彭龟年曰:《大学》之书,其节虽繁而道甚要,格致而己。张栻答曰:自诚正以至治平固无非格致事也。伏睹我太祖高皇帝谕。侍臣曰:《大学》一书其要在修身。而《大学》古本以修身释格。致曰: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经文两推天下国家身心,意皆归其要。于格物则圣祖。盖深契乎?古本《大学》之要矣。乎由是言之圣人之学通在于格物矣。故曰:有总结之义焉。凡意之事则诚意之类举之矣。凡心之事则正心之类举之矣。凡身之事则修身之类举之矣。凡身之事则齐家之类举之矣。凡国之事则治国之类举之矣。凡天下之事则平天下之类举之矣。辑事以从其类,取义以畅其情。故曰:有疏解之义焉。列诚意所以示人于意焉。格之也,列正心所以示人于心焉。格之也,列修身所以示人于身焉。格之也,列齐家所以示人于家焉。格之也,列治国所以示人于国焉。格之也,列平天下所以示人干天下焉。格之也,意身心之于家国天下之事,非二也一以贯之也。故《大学》于诚意曰好恶,曰慎独于正心,曰忿懥,曰忧患,曰恐惧,曰好乐于修身,曰辟,曰好恶于齐治,曰孝弟慈,曰心诚求,曰恕于治平,曰絜矩,曰辟,曰好恶,曰忠信,曰仁义。皆以其心言之也。而通之于各条,因事以明其理,因理而会诸心,通一无二。故曰:有贯穿之义焉。是故君子之学读诚意之事则感其意之理。读正心之事则感其心之理。读修身之事则感其身之理。读齐家之事则感其家之理。读治国之事则感其国之理。读平天下之事则感其天下之理。理也者,吾之良知也。学之者所以觉其良知也,知也存之。又存存存而不息由一念而达之万事皆行也。故曰:有感悟之义焉。是故读斯通者,意心身家国天下之理皆备于我矣。故君得之以成其仁,臣得之以成其敬,学者得之以成其德,家国天下之民得之以会极而归极。是故圣人之学无馀蕴矣。或曰:诸通无格致者,何也?臣曰: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事无非格致之地也。夫复何赘焉?或又曰:夫格致而不及于天下万物者,何也?臣曰:意心身家国天下一贯圣门切问近思之学也。然而天下万物同体无外矣。虽位育配天可也。何别高远之求哉?疑曰:真德秀之衍义,丘浚之补,具矣。而乃又有格物通者何居臣应之?曰:孔门一本无二之指臣幸得之于正经,證之于诸儒,仰藉于我皇祖之训者上下十馀年。而思欲效其愚见者,久矣。乃今伏闻圣。明四年七月初四日诏令文臣撮经书史鉴。有关帝王德政之要者直解进览。臣实欣庆圣学日升。务求典要。窃念臣亦旧沗词臣讲官也。心在皇室,忠切劝学。故不揣疏愚。远自伏羲二帝三王与夫诸儒之格言。近至我祖宗列圣之谟烈章采而节释之不诡于衍义。与补而或少有发明容为一助焉。庶或上裨圣明进德修业合一之要领,且明经文,直以格物为诸条之统会枢纽也。有随事体认之实合孔门求仁一贯之指。夫圣人之学体用一原本末一致知行并进者也。此臣格物通之所以作也。
魏校大学指归一卷
《王廷序》:嘉靖壬寅夏庄渠魏先生大学指归成。先生属廷为之序。序曰:古人之学心,学也外心。而言学者,非也。故曰: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明此之谓明德,推
此之谓亲民,止此之谓至善。尧舜禹汤文武所以能致唐虞三代之治者于此耳。后世大道既隐学术分裂世之言,学者学其所学,而非古人之所谓学矣。夫学戾古人则无真儒,无真儒则无善治矣。先生夙契先圣之旨,悯学者之寖失其初也。乃直探本原,揭示标准,凡数脱槁始克成编名曰:指归其词,质其旨远,其文简观,此而于古人之学思过半矣。或曰:《大学》一书朱子为之章句,今天下已家传人诵,而指归者何夫道本无言,而有言者忧学之不明也。章句析其义指归一其趋。盖有相发明而不相悖者,是乌能已于言哉!书总一卷其篇次从古文考异亦附见云。
穆孔晖大学千虑一卷
《孔晖跋》,孔晖自去年夏病甚,不能言,默然坐卧静中,不觉旧,日所得义理,发于思虑,盖心无所用不能动,履诚难遣也。每思《大学》腹稿,成辄起而笔之,然眼
花不能自校,令男符书而考证焉。
王渐逵大学义略一卷
《渐逵自序》《大学》之旨,首之以明德亲民相并而行焉。何也?曰:此圣贤广大精微之学,合内外而一之者也。是故天下之大物我而已矣。吾性之德体物我而
已矣。物我合体存乎?学此学之所以为大也。至善者吾心中正之则也。在心为明德,在事为至善,合内外者也。自身而内之心也,意也,知也,德也,吾之所有也。自身而外之家也,国也,天下也,民也,吾之所与也。成己成物之道也。是故圣人有以知天下。后世之有老庄佛氏之徒,窃吾之明德以自私自利而肆其说者矣。故示之以亲民焉。圣人有以知天下后世之有管晏商韩之徒,窃吾之亲民以自私自利而鼓其术者矣。故示之以明明德焉。圣人有以知天下后世崇制象于弥文,假述作为美观而民不被其泽者矣。故示之以教化。用人理财焉。故观诸亲民而见圣贤广大之学,有以异于老佛之偏枯者矣。观诸明德而见圣贤精微之学,有以异于管商之昏汨者矣。为人君而不知大学之道,必蹈于祸败之机。为人臣而不知大学之道,必昧于义利之辨。为学者而不知大学之道,则溺于老佛之偏功利之弊。斯则圣贤之所忧,著之于经,以为教者也。惜其杂于戴记简篇脱略赖程子而表章易置之,稍为完备。然于圣人之精蕴犹略焉。故特揭而著之。学者能于此识其大焉,则所以合内外一物。我而于穷理尽性之道存神过化之几思过半矣。
许孚远大学述一卷答问一卷按《孚远自序》:自格物之义不明而孔门之学晦。谓即物而穷其理者,疑于支谓于事。事物物格其不正以归于正者,涉于径谓格知物之本末与?格无物之物
者虚见无实皆愚之所不能信也。盖宋儒司马温公尝有捍去外物之说。近时天台王子泾阳胡子皆主格去物欲之说。孚远当在关中与?胡子论辨不以为然。及谪居山庐旋罹先君子大故兀坐沉思恍然觉悟。知此心不可著于一物。澄然无物性体始露。乃知圣门格物之训真深切。而著明顷入七闽,得温陵苏子所遗格物之解,若合契符,然后益信人心之所同。然爰取笥中旧著《大学》,述一编复加删改,就正有道以期共为折衷明圣学于天下。后世其知我,罪我所不敢辞避也。万历癸巳夏五月。
来知德大学古本释一卷
《知德自序》《大学》之道,修身尽之矣。修身之要,格物尽之矣。明德者,何也?昭明于天下之德也。即五达道也。若以人之所得于天,而虚灵不昧,为明德则尚未
见诸施为。以何事明明德于天下也哉?亲者九族也。民者,万民也。即亲,亲而仁民也。自近以及远而家而国而天下也。非弗当新也。亦非亲其民也。止至善者,止于仁敬孝慈信也。自字义不明圣人修己以安百姓之道荒矣。道丧千载又安望其知格物也。五帝三王之学皆所以明伦。七十子从孔子问志。子曰:老者安之,少者怀之,朋友信之,此同志也。即大学老老长长恤孤,平天下之志也。及哀公问政。孔子告之曰:天下之达道,五所以行之者三。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治人、治天下。国家则明德,即达道不待辨而自明矣。孟轲氏得孔子之真传者故曰圣人人伦之至也。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亲亲仁也。敬长义也。无他达之天下也。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及齐宣梁惠滕文公问政,皆以设为庠序人伦明于上,告之此。皆载之简册。但天下学者日汲汲于科目,如水之赴海。间有一二高明之士,又驰情于释氏之空寂,不以身心体认之。以至此义不明耳。秦汉以来,圣人之道浑如长夜。至宋河南程氏取而表章之,朱子乃为之注,可谓有功于圣门矣。但以明德为虚,灵不昧以格物为穷至事物之理,不免失之支离至阳明王氏以此书原未错简。程朱格物不免求之于外。可谓有功于程朱矣。但仍以明德为虚灵,不昧而教人先以悟良知则又不免失之茫昧支离茫昧虽分内外。然于作圣功夫入手之差者,则均也。德以未仕山林中潜心反覆二十馀年,一旦恍然有悟,惧天下之学者日流而为禅也。乃书于《大学》古本之后。
周从龙大学遵古编一卷
《李日华序》曰:《大学》一书与《中庸》同出戴记,宋儒目为修己治人之方。而以六艺当小学。夫书数射御信卑卑矣。然亦非绝慧,精诣不能擅,恐未可轻责之髫
丱辈而以煌煌礼乐之大概受小学之目。则是书将不得为礼乐之书,可乎?周彦云先生性善,治经而不欲沿袭剿说,所著《中庸》发覆已脍炙士林,无何又出。《大学》遵古编行之,名曰遵古。遵古,本《石经》也。世所传《石经》不知何所。本杨止庵少宰业立说。痛排之而先生良有当焉。何居全书不分经传又以六所谓溯绎?而上知首章即已备格物,无俟更补又咏淇澳诗知文武心法乃在武公。及定为子思居卫之作,皆凿凿有据。非依人口吻异同者可以传矣。
顾宪成重定大学一卷
《宪成自序》:世之说《大学》者,多矣。其旨亦无以相远,而独格物一义几成讼府,何也?始于传之不明也。于是人各就其见窥之此。以此之说为格物。彼以彼之
说为格物。而大学之格物转就湮晦不可得而寻矣。予窃惧焉。因取《戴记》以下诸本暨董蔡诸家之说互相,参校沉潜反覆紬绎异同,如是者久之。乃知格物之传昭然具在。或习焉而不察,或语焉而不详,或择焉而不精。则虽谓之亡也。亦宜窃不自揆。僭加诠次私以讲于同志。而今而后庶几《大学》获为全书而纷纷之论可息矣。戊子秋日。

顾宪成大学通考

一卷
《宪成自序》:程子曰:天下事非一家私议。善哉!其言之也。《大学》有戴本,有石经本,有二程本,有朱子本。近世阳明王氏独推戴本。天下翕然从之。而南海曙台
唐氏又断以石经本为定。至于董蔡诸氏亦各有论著。莫能齐也。虽然以求是也,非以求胜也。其同也。非以为徇也。其异也非以为竞也。其得也。非以为在己而故扬之也。其失也非以为在人而故抑之也。君子于是焉虚心平气。要其至当而已。予故备录之俾览者得详焉。壬辰正月。
顾宪成大学质言一卷
《宪成弟允成序》:余兄叔时,既编定《大学》为一卷。又集《戴记》诸本及诸家所尝论说者为一卷。同异得失大要具是矣。或谓:余曰何不略疏其义余以告叔时?
叔时曰:《大学》正文首尾不过一百二十馀字。而规模广大,条理精密。自来圣贤论学未有若是之明且尽者也。即诸释文亦惟援古。昔称先民稍加紬绎而已。不能别为之说也。今何从更赞一辞曰诸家之说?何如曰求诸《大学》可也?求诸大学而合焉。不问而知其是矣。求诸大学而离焉。不问而知其非矣。亦何从更赘一辞?余曰:善已而谓。余曰:程朱命世大儒。其论《大学》犹然在离合之间,不足以尽厌于天下。后世况吾侪乎?顾执己而自遂耶?于是时时进余而商之。余退而籍其语,命曰《质言》。仲尼不云乎就有道而正焉。盖叔时之志也。
邹德溥大学宗释一卷
《德溥自序》:,夫学以致道也,乃其本。则至善是已。然而必自知止。始故要其端于致知格物。格物者,格其物之本而先之也。则知止之为亟是已。夫惟知己则
修之乎?于穆不显之天而齐治均平。自要其成。夫斯之谓本务彼声色之于,以化民末也。欲操是以明明德于天下,奚由哉?盖《大学》旨趣实与《中庸》无二。古称孔伋经纬之说,信不诬也。比虔游与刘调父氏深谭,属余疏其义。余乃约说,大旨如此。
高攀龙大学知本大义一卷
《攀龙自序》:谓大学有错简者,疑诚意章引淇澳而下也。谓《大学》有缺传者,疑首章此谓知本二语也。夫此谓知本必从修身为本明矣。有修身为本之揭则
有此谓知本之结。有此谓知至之结则知其为格物致知之释文,理不辨自明也。独诚意章引淇澳而下则曲解不可得而通明道。先生之易古本以此也。伊川先生再易之晦庵先生三易之未定也以三先生之信,古而卒,不能信于斯简。以天下后世之信三先生而卒不能信其所易,则心之同然者不可强也。愚盖往来胸中结疑不化有年矣。一日读崔后渠先生集有曰:《大学》当挈古本,引淇澳以下置之诚意章之前。格物致知之义明矣。乃始沛然如江河之决。不觉手舞足蹈而不能已也。吾何以决之?吾决之于此。谓知本。此谓知至之二语也。此二语者以为不释格致。则自天子以下,两条亦属无谓以为果释格致。则自天子以下,两条似未明,备固知其旁引曲畅有如淇澳诸条所云也。此诸条也以为不释知本则不宜结以知本。以为果释知本则不宜别附他章。固知其前后起结必随于此。谓知至之后也。夫以三先生不能定敢谓定于今日乎?然而天下万世之心,目固有愈推而愈明,论久而后定。自三先生表章《大学》之后,越三百年而崔先生之说益近自然。故敢申明之以俟后之君子观。夫同然之心果何如也?若夫割裂推移,人人自为《大学》,则何所底极之有嗟乎?圣人之学未有不本诸身者,六经无二义也。《大学》之道,知止而已。知止之道,知本而已。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盖沛然无疑于日用。非独以残编之。似缺而复完已也。
刘宗周大学古文参疑一卷
《宗周自序》:立国必有学。《大学》,王制也。而训学有记。则孔门私之矣。后之人以其本为王制也。故言礼之。家收之。则戴氏又私之矣。戴氏非通儒也。其言《礼》也。
庞亦何有于《大学》?六经同出于秦火之馀。区区断简,残编初无完本。而人各以记诵所得缀而成篇章。其言不得不归之庞。亦何有于《礼》?然则戴氏之传《大学》早已成一疑案矣。后之人因而致疑也。故程子有更本矣。朱子又有更本矣。皆疑案也。然自朱本出而格致补传之疑更垂之千载而不决。阳明子曰:格致未尝缺传也。盍从古本。是乃近世又传有魏曹石经与古本。更异而文理益觉完整。以补格致之未尝缺传彰彰矣。余初得之酷爱其书。近见海盐吴秋圃著有《大学通考》辄辨以为赝鼎余谓言而是虽或出于后人也。何病况?其足为古文羽翼乎?吾友高忠宪颇信古文亦以为格致,未尝缺传也。因本高中元相国所定次《诚意》一章,于此谓知本。以下则在古今之间乎?余尝为之解。其略见者韪之。而终不敢信以为定本。于是后之儒者人人而言《大学》矣。合而观之,大学之为疑案也久矣。古本石本皆疑案也。程本朱本高本皆疑案也。而其为格致之完与缺疏格致之纷然异同种种皆疑案也。呜呼!斯道何由而明乎?宗周读书至晚年终不能释然于《大学》也。积众疑而参之快手疾书得正文一通不敢辄为之解听。其自解自明以存古文之万一犹之乎?疑也。而滋庞矣因题之曰参疑时乙酉春三月。
刘宗周大学古记一卷
《宗周自序》《大学》本出于小戴礼。盖《大学》为训学校之经义。故礼家收之。自是一篇文字,其分经分传始于宋儒。且特表章之,以配四书。嘉惠后,学其功良。伟
而后之人犹以不睹古全经为恨。至朱子格致之传理本经旨事同射覆,不善读者又以为支离。而王文成之,古文出矣。自诚意以下,合瞻彼数节至此。谓知《本通》为一章云。释诚意而格致在其中。故古本序首言《大学》之要诚意而已矣。然独不曰: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乎?又曰:修身为本而不及诚意。则诚意者不可以提宗明矣。且以后杂引诗书。凡以畅明新止至善之义,而于诚意无当也。其云格致在其中,凡以迁就,其知行合一之说而已。又百年而高氏古本出实本。后渠崔氏中元高氏所定谓《大学》。不分经传,只是六段文字。挈淇澳以下置致知之后,文理焕然通前为一段。即以释格致之义。而诚意以下自分五段。可谓独窥要领。超出朱王之上。千古残经一朝完复。后之人宜无所置喙矣。顾愚犹有见焉。《大学》虽一篇文字,而自始至终命意之法,有纲领有支节,不可得而混也。其立言之法或简严或曲畅,不可得而混也。首言三纲,次言知止,次言知所。先后次言所先,次言所后,一开一阖文理完整。更无欠剩。至修身一条,明解物有本末之义。其为更端而释格致也。何疑自修身以上其辞简?以严自修身以下其辞曲以畅又有经传之体焉。然为经为传作者何人莫得。而定也。汉儒贾逵云子思穷居于宋惧,圣道之不明,乃作《大学》。以经之《中庸》,以纬之《今紬绎》。二书《中庸》原是《大学》注疏。似出一人之手。经纬之说殊自可思。而篇中又有曾子曰:一条意其遗言多本之。曾子而曾子复得之。仲尼所亲授。故程子谓孔氏遗书。而朱子遂谓首篇为孔子之意。而曾子述之,后篇为曾子之意。而门人记之,有以也门人高弟。非子思。而何《中庸》一书多仲尼之言?而子思述之。则大学一书多孔。曾之言而子思述之。又何疑焉?今姑据朱子之意,首篇为正经,以还孔曾。后六篇为正传,以还子思。而合之总为训《大学》。而设则亦还。其为《大学》之记而已。《大学》虽是一篇文字,既可割一而为六,则断不可不割首段之一而为二。以釐正八目八目止。是一事既可分。诚意以下逐段详明。则断不可不分。修身为本以下为格致之传,必分修身以下。为格致传者,心斋王氏启其端而未竟其说。愚尝窃取其义者也。
葛寅亮大学湖南讲一卷
《寅亮自述》《大学》《中庸》皆出自《礼记》《中庸》,郑康成注。子思子所作《大学》,不注姓氏。程子云:孔氏之遗书。晦庵又云:首章乃夫子之言。而曾子述之。其传十章则
曾子之意,而门人记之。按康成本不分经传。至宋程朱始分首章为经。后各章为传。阳明子欲从郑本。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在首章末未之有也。之后文理尽相属。若诗云:瞻彼淇澳至,没世不忘也。接以康诰克明德至止于信。又接以子曰:听讼至此谓知本。俱在君子必诚其意之后。窃谓诚意章结以。故君子必诚其意。已自收煞不应。后面尚有许多说话,且其意义不类必系错简。程朱提出置首章之后,颇为有理。此后郑本与今本同是经秦火。是非难以悬断。要当附于阙疑之义者尔。
唐自明大学原本阐义一卷
《郝敬序》:闽有理学真儒。一人曰:唐自明先生著为《大学》原本。阐义钻坚研微发挥名理,使群蒙顿惺。疑网尽彻区区荒耄愿窃有请。盖道在天地间原不待
讲。夫子忧学,不讲在春秋时云尔。自与七十子开发后,《论语》二十篇豁然。大路四教雅言。出孝入弟谨言。慎行寻常日用饮食,知味出入由户。孰非天命人性?明新至善实地而世儒疑其肤浅。别收戴圣《礼记》《中庸》《大学》二篇补凑为《四书》。专讲性命明德以为理学。夫理者里也。一事一物之里而道者蹈也。天下古今共由之路理隐而道显,理虚而道实,圣人言道不言理,道达于天下,即理行乎?其中矣。二篇在礼则为根蒂礼失此二篇则成。枯槁二篇离礼则堕空虚。道与礼,礼与性命,非二也。礼即天命也,率性也;即明,即亲民,即至善,即正心,诚意也。离心意性命别求礼。老氏所谓忠信之薄也。故子夏有素绚礼后之喻,而子夏之言亦未尽是也。以礼为后必求。所以为礼先者,不主静穷。理流为佛氏之空寂而焉往哉。故夫子仅与之言诗,不与之言礼也。而儒者顾谓此二篇。曾子子思忧道学之失其传而作则是道与礼二也。圣人教学者约礼、复礼、执礼、好礼、学礼、即道学也。蹈曰:道履曰:礼即诚也。《中庸》诚身,《大学》诚意。皆所谓敦厚以崇礼,非空虚也。教颜子为仁惟复礼。复礼惟视听言。动岂空谈性命?如佛老云:乎哉?故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知而不由则惟有明心见性为浮屠之空寂者而已。故大道以人伦庶物为实地。学道以《论语》为證盟。以先圣孔子为宗师。舍此而言明德至善以
为證盟。以先圣孔子为宗师舍此而言明德至善以为理学。祇为浮屠假羽翼作逋逃主萃渊薮耳。荒耄鄙儒所见,如此若云天地之大,无所不有。劈破籓篱,乃成大家。吾侪小人也。硁硁信果见笑于大方之家。复何辞
沈曙大学古文说义一卷
《曙自述》《大学》《中庸》厥初俱杂于戴记之中。至有宋诸儒始,表而出之仍为之诠释。其启佑之功,诚不小第。是书初行,其中文义未甚明晰,遂以诚意一传
裂而为五复增补致知之传更之。而辞既乱,补之。而旨愈离。自是为宋儒之《大学》,非复孔氏之《大学》矣。赖阳明先生奋臂大呼天下始翕然知有古本《大学》。呜呼!吾辈读古人书安能如矮人观场人嘻亦嘻人笑亦笑哉。今古本具在试一展卷,把玩则文意如是段落。如是,尽好读尽可思也。
吴公肃大学述一卷
《公肃自序》《大学》《小戴礼记》第四十二篇。程子谓为孔氏之遗书者也。自朱子章句行而郑注孔疏并废。戴记中遂削原文。所幸存者旧《十三经》郑注耳。号
称古本。废置。弗道。偶或信从不以为好异。辄曰反古功令绳之灾且及身。于是《大学》永为朱子之书。而孔门之《大学》蔑矣。且夫释经可也。改经不可也。儒者各鸣所见,纵刺谬于圣人指。而驳之经文固自若也。改之则经非其经矣。汉儒之释经也,不敢增损。即错简仍之费直。王弼移置《周易》,传文朱子方定正之。而于《大学》乃身自蹈之。分经分传为曾子为门人析之释之。为错简为衍为阙移之补之。使经文果有错简,若衍若阙而不可通当。听之无可如何。况本自明备,而断以己意仍不免其衍且阙。何以改为哉?所以然者解经而不得其解故也。不得其解因蹈改经之失撺以己意而支离不免焉。噫!盍亦反诸孔门之旧乎?

陈仁锡大学衍义衍义补合刻

二百三卷按《仁锡自序》:补衍义者,丘琼山先生也。数年来诵衍义补有之矣。未有读西山先生书而好之者。予故合刻二书。仍图补所未备。而先之以衍义人之言曰:为
君难,为臣不易。于讲筵大可见。此臣子靖献第一义也。忠爱恳恻溢于至诚而痛陈事理。不嫌激切。西山先生洵有之矣。其言曰:使吾君之心炳如白日,于天下之理洞若秋毫。共兜杂进于尧朝。岂魑魅能逃于禹鼎?必提其要恒挈乎?本至哉言也。然公之书不进。于绍定二年而进于端平元年。良亦苦矣。甫上书而拜疾速投进之旨。次日,后殿聚讲。面谕。朝夕观览。忽有旨,便合就。今日进读公曰:须别写帝。曰:已在此矣。因叹先哲进书之不易,主臣相知之不难。故于端平。则疾速于绍定。则艰难矣。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使绍定之季遽出,此书以婴芒刃。公亦死无憾。然公固养其身以有为也。既以《大学》一书为君天下律令,格例尤恨壅蔽之祸不远也。以明道术择人才。审治体察,民情首揭格物,致知虽然不诚意物,恶乎?格哉!心诚求赤子而保赤子之物格矣。公之精诚感动如枝叶,未害本实先拨自古患之。至宋不尽。然本实犹有存者𨓏𨓏其臣高才率意出之无序。故公以序为先。真相时识势之言乃其文章浑洁邃雅尤不可及。试常置案头,于心气甚补。公尤切于夜对云宋制迩。英崇政延访从容夜直禁中不时召对。以昼日便朝荐绅俨𠛱昌言正论其保持尤易也。故曰:接贤士大夫之时多有宋端人正士同心哉。崇祯壬申孟秋既望,经筵讲官左谕德兼翰林院侍讲陈仁锡书。
《文震孟序》:从来典谟训诰皆治道也。则皆经术也。古帝王垂衣裳端弁冕而临诸侯,治百官察万民有不从理学中流溢者乎?而理学之名不立。自尼山至
圣,不得君相之位退与?诸弟子讲明斯道于洙泗之间。正谓不行于一时者,行于万世。宗圣氏独得其传。著为《大学》。括其纲领,举其条目,经之以经,纬之以传,使后之执大柄御皇极者画然有所凭依,而灼然有所遵守。所谓君天下之律令格式也,乃后之儒者进于朝。则谭经济退于学。则谭理学若使性命道德之精与治乱安危之。故判为两途经济。既无其体而理学亦无其用。正心诚意之学为世所厌弃。而天下举无善治矣。西山真氏有忧之为衍义一书。弁以圣贤之典,训證以古今之事,迹附以诸儒之发明,而明道术、辨人材、审治体、察民情、崇敬畏、戒逸欲、谨言行、正威仪、重妃匹、严内治、定国本、教戚属,凡帝王传心之要典不既犁然胪列矣哉。至我明琼山丘氏复补治平于修齐之次曰:正朝廷正百官固邦本制。国用明礼乐,秩祭祀,崇教化,备规制,慎刑宪,严武备,驭夷狄,成切化,纲复有纲焉。目复有目焉。洵所谓不出殿廷而洞晰邑里边鄙之情状,不烦探索而已。尽御世抚民之良,规治平之成法。尚有外于此书者乎?而今学士未尝究心经筵不以进讲。真儒之效既渺而王道之原不辟理学,经济两岐而两无据矣。吾友明卿氏又有忧之。披阅二书句栉字比剖其意义,究其指归,使读者灿于心目,畅于寻绎。而自孝宗皇帝以及光宗皇帝百馀年间,大经大法胪列以补。丘氏之后,凡出治之本,辅治之法,如农有畔,如衣有幅,不患于提挈之难,经术经世举而措之,易如指掌焉。间尝与明卿私语,谓图治之道察于事,则愈察而愈细。研于理,则愈研而愈精。盖细则烦而精则简。用形用神之别也。故圣帝明王操术綦约成功綦逸。不必左顾右盼,曲防拥蔽之虞而无党无偏坐致荡平之化。则夫体全用大尽洗迂儒俗学之陋,而直追唐虞三代之风,舍二书何从问道哉!明卿氏之表章有功于圣治圣学宏远矣。右春坊右庶子兼翰林院侍读文震孟谨序。

大学部汇考四

《宋史·艺文志》《礼经类》

喻樗《大学解》一卷
司马光等《六家大学解义》一卷〈合中庸〉
司马光《大学广义》一卷〈合中庸〉
朱熹《大学章句》一卷或问二卷
张九成《大学说》一卷
陈尧道《大学说》十一卷
真德秀《大学衍义》四十三卷
谢兴甫《大学讲义》三卷

《宋·马端临·文献通考》《礼记》

《大学广义》一卷
陈氏曰司马光撰

《芸阁解》一卷
晁氏曰:吕大临与叔撰。与叔师事。程正叔礼学甚精博。《中庸》《大学》尤所致意也。
陈氏曰:按馆阁书目作一卷,止有表记。冠昏乡射燕聘义丧服四制凡八篇。今又有《曲礼》《上下》《中庸》《缁衣》《大学》《儒行》《深衣》《投壶》八篇。此晦庵朱氏所传。本刻之临漳射朵书坊。称芸阁吕氏解即其书也。读书目始别载之。

张无垢《大学说》二卷
《朱子杂学》辩曰:张公始学于龟山之门。而逃儒以归于释。既自以为有得矣。而其释之师语之曰左右既得柄入手开道之际当改头换面,随宜说法,使殊涂同归。则住世出世间两无遗恨矣。然此语亦不可使俗辈知。将谓实有恁么事也。用此之。故凡张氏所论著,皆阳儒。而阴释其离合出入之际,务在愚一世之耳目。而使之恬不觉。悟以入乎?释氏之门虽欲复出而不可得本末。指意略如其所受于师者,其二本殊归。盖不特庄周出于子夏,李斯原于荀卿而已也。窃不自揆尝欲为之论辩,以晓当世之惑。而大本既殊,无所不异。因览其《中庸》说姑掇其尤甚者,什一二著于篇。其他如《论语》《孝经》《大学》《孟子》之说不暇遍为之辩大抵匆遽急迫其所以为说皆此书之类也。

吕氏《大学解》 卷
朱子曰:吕氏之先与二程夫子游,故其家学最为近正。然未能不惑于浮屠老子之说。故其末流不能无出入之弊。今论其一二以补其阙。盖其他说之近正者则君子犹有取焉。

大学章句或问中庸章句或问各三卷
陈氏曰:朱熹撰其说大略宗。程氏会众说而折。其中又记所辩论取舍之意。别为或问以附其后。皆自为之序。至《大学》则颇补正其脱简阙文。
《朱子语录》曰:《大学》一书有正经。有或问:看来看去只看注解便了。久之,又只看正经便了。又久之,自有一部《大学》在我胸中。而正经亦不用矣。然不用某许多工夫亦看某底不出。不用圣贤许多工夫亦看圣贤底不出。 伊川旧日教人看《大学》。那时未有解。而今有注解。觉大段分晓了,只在子细去看大学解本。文未详者于或问中详之 或问未
要看候有疑处方可去看。 问:《中庸》编集得如何?曰:便是难说。缘前辈诸公说得多了。其间尽有差舛处又不欲尽剥难它底。所以难下手。不比《大学》都未有人说。

《明·王圻·续文献通考》《大学考》

《大学解》十卷
赵善湘著。

《大学说》一卷
薛季宣著。

《大学解》 卷〈合中庸〉
喻樗著。樗,建德人。少慕伊洛之学,受业于杨时建。炎中登进士。累官工部员外郎。

《大学注释》 卷〈合中庸〉
方逢辰著。

《大学说》 卷
何梦桂著。

《大学辑略》 卷〈合中庸〉
石𡼖著。𡼖新昌人与朱熹为友。号克斋。

《大学解》 卷〈合中庸〉
陈孔硕著。孔硕,字肤仲。候官人。韡之父也居官有循吏风。

《大学发挥》 卷〈合中庸〉
何基著。

《大学集传》 卷
乐平马端临著。

《大学稽疑》 卷
何希是著。又有《太极图说》《史传集论》。诸书行世。

《大学章句笺注》 卷
建安郑仪孙著。

《大学讲义》 卷
吴季子著。季子,字节卿,邵武人。嗜学。能文。宝祐四年进士。官至国子监丞。号裕轩。

《大学讲》槁 卷〈合中庸〉
晋江黄必昌著。

《大学直说》 卷
许衡著。

《大学衍义》 卷
真德秀著。德秀,浦城人。四岁受书。过目成诵。庆元中登进士。学以朱文公为宗。慨然以斯文自任。

《大学广义》 卷
元熊禾著。

《大学章句疏义》 卷
金履祥著。

《大学审明》 卷
陈华著。

《大学补略》 卷
傅淳著

《大学讲义》 卷
叶味道著。

《大学中庸对说》 卷
上犹黄文杰著。仿许鲁斋直讲补完之者。

《皇王大学通旨》 卷
宜春刘迪简著。

《焦竑·经籍志》《礼经》

《大学章句》一卷或《问》一卷〈注〉朱熹
《大学总会》五卷〈注〉周公恕
《大学要略》一卷〈注〉许衡
《大学古本注》一卷〈注〉王守仁
《大学发微》一卷〈注〉元黎立武
《大学亿》一卷〈注〉王道
《大学通旨》一卷〈注〉蒋文质
《大学指归》一卷〈注〉魏校
《大学说》二卷〈注〉张九成
《大学明解》一卷〈注〉李师道
《大学千虑》一卷〈注〉穆孔晖
《古大学测》一卷〈注〉湛若水
《古大学义》一卷〈注〉蒋信
《大学原》一卷〈注〉方献夫
《大学拾朱》一卷〈注〉李承恩
《大学通指举要》一卷
《大学衍义》四十三卷〈注〉真德秀
《大学衍义补》一百六十卷〈注〉丘浚
《大学格物通》一百卷〈注〉湛若水
《大学议》一卷〈注〉金贲亨〈合中庸〉
《大学通旨》一卷〈注〉黄润生〈合中庸〉

《四书考异》《大学》

《古本大学》一卷
《大学》之道,至所薄者,厚未之有也。下即云此谓
知本此谓知之至也。次所谓诚其意者,一章次瞻彼淇澳二节次克明德,一章次汤之盘铭,一章次邦畿千里,三节次听讼,一节次所谓修身,一章次所谓齐家,一章次所谓治国,一章次所谓平天下至末。

《明道先生定本》一卷
《大学》之道,至则近道矣。

《次克明德章次盘铭章》
次邦畿三节次古之欲明明德,至未之有也。次所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次诚意章。次修身章。次齐家章。次治国章。次所谓平天下者,至则为天下僇矣。次淇澳二节。次听讼节。次殷之未丧师至末。

《伊川先生定本》一卷
即今本经一章,传十章,次序是也。其分章。次则始于朱子。

《石经大学》一卷
《大学》之道,一节次古之欲明明德,一节次物有本末,一节次绵蛮,一节次知止而后有定,节次邦畿,节次听讼,节次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二节次物格而后知,至节次诚意章,次修身章,食而不知其味。下有颜渊问仁。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二十二字。次齐家章,次治国章。首节,次一家仁节次,如保赤子节次。故治国五节次。所谓平天下者,至民之父母,次秦誓四节次,节彼南山节次。是故君子先慎乎?德四节次。殷之未丧师节次。楚书节次。是故言悖节次。康诰惟命节次。舅犯节次。仁者以财节次。生财节次。孟献子二节次。是故君子有大道节次。尧舜帅天下节次。克明德章,次盘铭章次穆。穆文王三节终焉。

《经义考》《礼经》

司马光《大学广义》一卷〈未见〉
按:取《大学》于戴记讲说而专行之。实自温公始。

司马光致知在格物论一篇。〈存〉
《程颢大学定本》一卷〈存〉
黄震曰:程氏谓《大学》,乃孔子遗书。初学入德之门无如大学者,然其诠次与《礼记》原书不同。明道以康诰曰:以后释明字新字止字者联于首章明德新民止至善三语之下,然后及古之明明德一章,又然后以所谓诚其意,以后节节释之。伊川移古之欲明明德一章于前,然后及康诰曰一章。

程颐《大学定本》一卷〈存〉
吕大临《大学解》一卷〈未见〉
朱子曰:吕氏之先与二程夫子游。故其家学最为近正。然不能不惑于浮屠老子之说。故其末流不能无出入之弊。若其他说之近正者,君子犹有取焉。

萧欲仁《大学》一卷〈佚〉
杨时曰:学始于致知,终于知止。而止焉。致知在格物。物固不可胜穷也。反身而诚,则举天下之物在我矣。诗曰: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凡形色之具于吾身,无非物也。而各有则焉。目之于色,耳之于声,鼻之于臭,味接乎?外而不得遁焉者,其必有以也。知其体物而不可遗也。则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则。物与吾一也。无有能乱吾之心思而意其有不诚乎?由是而通天下之志,类万物之情,赞天地之化,其则不远矣。则其知可谓之至矣乎?知至矣。则宜有止也。譬之四方万里之远苟无止焉。则将焉归乎?故见其进未,见其止,孔子之所惜也。古之圣人自诚意正心。至于平天下其理一而已。所以合内外之道也。世儒之论以高明处己。《中庸》处人离内外判心迹其失甚矣。故予窃谓《大学》者,其学者之门乎?不由其门而欲望其堂,奥非余所知也。萧君欲仁志学之士也录示大学一篇求余言以题其后其意。盖非苟然者,故聊为发之苟于是。尽心焉,则圣人之庭户可策而进矣。欲仁其勉之。

廖刚《大学讲义》一卷〈存〉
载高峰集

谭惟寅《大学义》一卷〈佚〉
何辅《大学讲义》一卷〈佚〉喻樗《大学解》一卷〈佚〉
张九成《大学说》一卷〈未见〉
朱熹《大学章句》一卷〈存〉
黄干曰:先生于《大学》修改无虚,日诚意一章未终前三日所更定。

《大学或问》二卷〈存〉
王祎曰:格物致知传朱子以为亡而补之。孰知其未亡也?今即其书求之。有曰: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此谓知本。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无情者不得尽其辞,大畏民志。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此十
七句足为格物致知传。盖错简在他所则为羡语,而取以为传则极其精切。朱子勇于补而不知移易,何耶?且三纲领八条目之外,安有所谓本末?乃别为之耶?董丞相槐及玉峰车氏西涧叶氏皆著论以辨其非,使朱子复生将必以其言为然也。王鏊曰:朱传以听讼一节为释本,末则可疑。本末非纲领,非条目,何以释为?且本末既释终始独遗之耶?
都穆曰:黄氏日抄载董丞相之说。王鲁斋闻之谓洞照千古之错简。本朝大儒如宋学士方正学其见亦同。
樊良枢曰:王文恪谓《大学》初无阙文。王文成谓《大学》亦无错简。郑端简颇信其说。

倪思《大学辨》一卷〈佚〉
一作《僻解》

薛季宣《大学说》一卷〈佚〉
孙礿《大学讲义》一卷〈佚〉
《金华志》:孙礿,字居敬,东阳人。淳熙十四年进士第三人。仕至兵部郎官。

黄干《大学圣经解》一卷《大学章句疏》一卷〈俱存〉叶味道《大学讲义》一卷〈佚〉
邵渊《大学解义》一卷〈佚〉熊以宁《大学释义》一卷〈佚〉
赵善湘《大学解》十卷〈佚〉
真德秀《大学衍义》四十三卷〈存〉
董槐《大学记》一卷
黄震曰:辛酉岁见董丞相槐行实载此章。谓经本无阙文。此特错简之。釐正未尽者尔。释致知在格物,不待别补。今错在首章三句之下耳。〈按:黄震载董丞相说已见前朱子章句之下,今不重录。〉

蔡模《大学衍说》一卷〈未见〉
或作《衍论》

陈尧道《大学说》十一卷〈佚〉
余学古《大学辨论》一卷〈佚〉
《括苍汇纪》:学古,青田人。

刘黻《格物说》一卷〈未见〉
蔡烈《格物致知传》一卷〈未见〉
陈华祖《大学审明》一卷〈佚〉
王赞曰;永嘉人。

吴浩《大学讲义》一卷〈未见〉
胡炳文曰:字义夫,新安人。

卢孝孙《大学通义》一卷〈未见〉
黎立武《大学发微》一卷《大学本旨》一卷〈俱存〉
按:黎氏大学其诠格物致知云:格物即物有本末之物,致知即知所先后之知。盖通彻物之本末,事之终始,而知用力之先后耳。夫物孰有出于身心家国天下之外者哉?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身之主在心,心之发为意此物之本末也。诚而正,正而修,修而齐,齐而治,治而平,此事之终始也。本始先也。末终后也。而曰:知所先后者,其究在乎?知止而已。其后心斋。王氏亦云

车若水《大学沿革论》一卷〈未见〉
《浙江通志》:若水,字清臣,号玉峰山,民黄岩人。尝取《大学》知止有定一节合听讼章为格物致知。传金华王柏以为洞照千古之错简,使朱子闻之。亦当心服。〈按车说亦与董槐同〉

何梦桂《大学说》一卷〈佚〉
吴季子《大学讲义》二卷〈未见〉
方禾《大学讲义》一卷〈佚〉
何基《大学发挥》四卷〈未见〉
王柏《大学》一卷〈未见 按柏说亦与董槐车若水同〉金履祥《大学章句疏义》大学指义各一卷〈未见〉
柳贯曰:《大学》文公既定次章句。而或问之作所以反覆章明其义趣者,尤悉然,后之学者尚有疑焉。先生复随其章第,衍为疏义,以畅其文。申为指义,以统其会。《大学》之教于是乎?无毫发之滞矣。

胡希是《大学稽疑》一卷〈未见〉
王文炳《大学发明》一卷〈佚〉
《括苍汇纪》:文炳。字子敬。一字叔恭。入元不仕。学者称西山先生。

马端临《大学集传》一卷〈未见〉
《江西通志》:马端临,字贵与,乐平人。右相廷鸾仲子。以荫补承事郎。尝省试第一。宋亡,隐居教授。

程时登《大学本末图说》一卷
按:许瑶作行状,称《大学本末图说》。自尧即位,甲辰迄周显德己未。今由自序绎之,则图始于春秋时。登宋入太学。入元不仕。

吴浩《直轩大学口义》一卷〈佚〉
《苏州府志》:吴浩,休宁人,隐居不仕。

徐氏〈失名〉《大学解义》一卷〈未见〉
许衡《大学要略直说》一卷〈存〉《鲁斋大学诗解》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每《大学》一义辄赋七言绝句解之。

熊禾《大学广义》〈一作口义〉二卷〈未见〉
胡炳文《大学指掌图》一卷〈未见〉
程仲文《大学释旨》一卷〈未见〉
齐履谦《大学四传小注》一卷〈未见〉
许谦《大学丛说》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谦孙存仁明。初为国子监祭酒。谦之遗书悉皆刊布。

吕洙《大学辨疑》一卷〈佚〉
吕溥《大学疑问》一卷〈佚〉
《金华府志》:溥,字公甫,永康人。与兄洙俱从许谦学。

周公恕《大学总会》五卷〈未见〉
张萱曰:总载或问宋儒语录及考亭。师弟问答《大学语》

李朝佐《大学治平》龟鉴 卷〈佚〉
李师道《大学明解》一卷〈佚〉
黄虞稷曰:高邮人学者,称月河李氏。仕通州教授。

蒋文质《大学通旨》一卷〈未见〉
蔡季成《大学说约》一卷〈未见〉
蒋元《大学章句纂要》一卷
曾元生《大学演正》一卷〈佚〉
钟律《大学补遗》一卷〈佚〉
王逢曰:律,字伯纪,汴人,乡贡进士。为儒学官。前后徵辟并以疾辞。有《大学补行》于世

沈易《大学旁训》一卷〈佚〉
刘迪简皇王《大学通旨举要》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书凡十章。一章总言,三纲领。二三四章释,三纲领注略。五章至十章注八条目注解。江西通志刘迪简,字简卿,安福人。吴元年被徵授尚宾馆副。使洪武建元进皇王《大学通旨》。奉诏使交趾。至南宁道卒。

刘清《大学要旨》一卷〈未见〉
傅淳《大学补略》一卷〈未见〉
范祖干《大学发微》一卷〈佚〉
刘清《大学要句》一卷〈佚〉
蒋允汶《大学章旨》一卷〈佚〉
王瓒曰:温州府学教授,字彬夫。

陈雅言《大学管窥》一卷〈未见〉
张洪《大学解义》一卷〈未见〉
郑济《大学正文》一卷〈未见〉
徐与老《大学集义》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字仲翔,钱塘人,王达尝师事之。

丁玑《大学疑义》一卷〈佚〉
李果《大学明解》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成安人。景泰庚午举人。历官济南知府。

杨守陈《大学私抄》一卷〈未见〉
丘浚《大学衍义补》一百六十卷又《补前书》一卷〈存〉程敏政《大学重定本》一卷〈存〉
陈一经《大学全纂》一卷〈未见〉
俞汝言曰:四川成都卫人。成化丙戌进士。

叶应《大学纲领图》一卷〈未见〉
蔡清考《定大学传》一卷〈存〉
徐师曾曰:蔡氏考定传文云:所谓致知在格物者,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无情者不得尽其辞。大畏民志。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尤为近理,使朱子复生未必不改而从之。

李承恩《大学拾朱》一卷〈未见〉
王启《大学稽古衍义》一卷〈未见〉
杨廉《大学衍义节略》二十卷〈未见〉
黄虞稷曰:廉官,礼部尚书。时进呈。

汪璪《大学复古录》四卷〈未见〉
《徽州府志》:璪,字文亮,祁门人。徵士思敬子弘治中徵。修《宪宗实录》

刘绩《大学集注》一卷〈未见〉
赵璜《大学管窥》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江西安福人。弘治庚戌进士。累官工部尚书。卒。赠太子少保。谥庄靖。

胡爟《大学补》一卷〈未见〉
《太平府志》:胡爟,字仲光,芜湖人。弘治癸丑进士。改庶吉士除户部主事。

胡世宁《大学衍义补肤见》四卷〈未见〉
吴任臣曰:胡端敏公世宁,字永清,昌化籍仁和人。弘治癸丑进士。累官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赠少保。

王守仁《大学古本旁释》一卷〈存〉
郑晓曰:《大学》一篇程子更定,朱子为之章句。今传习者是也。汉大司农郑康成所注,唐国子祭酒孔颖达所疏,皆古本也。宋四明黄氏、震金华王氏、柏元临川吴氏、澄正学方氏、孝孺山阴景氏、星温陵
蔡氏、清莆田郑氏、瑗新安潘氏、潢各有说。惟馀姚王氏守仁尊信古本。

王守仁《大学问》一卷〈存〉
钱德洪曰:吾师接初见之士必借《学》《庸》。首章以指示圣学之全功,使知从入之路。师征思田将发先受而读之。

程诰《大学衍义补会要》一卷〈未见〉
《乐平县志》:诰,字钦之,弘治己未进士。官雷州知府。

朱衮《大学信心录》一卷〈未见〉
《上虞县志》:衮,字朝章,弘治壬戌进士兴化知府。

崔铣《大学全文通释》一卷〈存〉
湛若水《古大学测》一卷又《难语》一卷〈存〉
陆深校定《大学经传》一卷〈未见〉
魏校《大学指归》一卷《古文》一卷〈存〉
廖纪《大学管窥》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黄梅人。弘治乙丑进士。

张邦奇《大学传》一卷〈未见〉
方献夫《大学原》一卷〈未见〉
穆孔晖《大学千虑》一卷〈存〉
黄虞稷曰:堂邑人,弘治乙丑进士。

程昌《大学古本注释》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昌,字时言,祁门人。正德戊辰进士。历官四川按察使。

洪鼐《大学参义》一卷〈未见〉
王道《大学亿》二卷〈存〉大学衍义断论一卷〈未见〉邹守益《古本大学后语》一卷〈未见〉
黄训《大学衍义肤见》一卷〈未见〉
《徽州府志》:训,字学古,歙人。正德甲戌进士。知嘉兴县入为部郎。

林希元《更正大学经传定本》一卷〈未见〉
陆元辅曰:同安林希元茂贞平居,好古,晚参订诸儒大学格物致知之说。附以意见。曰《更正大学经传》

王渐逵《大学义略》一卷〈未见〉
聂豹《大学臆说》一卷〈未见〉
徐文贞公志墓曰:公讳豹,字文蔚,永丰人。正德丁丑进士。历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赠少保。谥贞襄。

季本《大学》一卷〈存〉
毛奇龄曰:季彭山改本不分章节删。故治国在齐其家七字。张宫谕阳和讲学龙山。出其书示学者。遂刻之行世。仅大文六叶。无疏义。

郑守道《大学讲义》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福州人。

周禄《大学约言》一卷《绪言》一卷〈佚〉
《吉安府志》:周禄,字以道,庐陵人。受学于阳明。以贡为黄冈教谕。

江铨《大学论正》一卷〈未见〉
《徽州府志》:铨,字元衡,婺源人。

丰坊《石经大学》二卷
吴应宾曰:《石经大学》非真石经也。谓魏政和中诏诸儒虞松等考正五经,卫邯郸淳钟会等以古文小篆八分刻之于石,始行《礼记》。而《大学》《中庸》传焉。按:魏未尝有政和之年号。瞿元立言魏者伪也。魏无政和而言政和。亡是子虚之谓也。

王畿《古本大学附录》三卷〈未见〉
蒋信《古本大学义》一卷〈未见〉
陆元辅曰:武陵人。嘉靖壬辰进士。

孟淮《大学愚见》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祥符人。

高拱《大学直讲》一卷〈存〉
吴桂芳《大学记》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新建人。甲辰进士。

李先芳《大学古本》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濮州人。嘉靖丁未进士。

万思谦《大学述古》一卷〈未见〉
徐栻《大学衍义补纂要》六卷〈未见〉
黄虞稷曰:常熟人。嘉靖丁未进士。

王诤《大学衍义略》 卷〈未见〉
《温州府志》:诤,字子孝,永嘉人。嘉靖庚戌进士。以佥都御史巡抚贵州。

鲁邦彦《古本大学解》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睢州人,嘉靖庚戌进士。

史朝富《考正大学古本》一卷〈未见〉
陆元辅曰:朝富,字节之,晋江人。嘉靖癸丑进。历永州府。

罗汝芳《大学说》一卷〈存〉
张恒曰:汝芳,南城人。嘉靖癸丑进士。著《一贯录》

沈朝焕《格物训》一篇〈存〉
郑玥曰:朝焕,字伯含,仁和人。万历壬辰进士。官福建参政。

湛若水《圣学格物通》一百卷〈存〉
按:是书盖仿真氏《大学衍义》而作。

《许孚远敬和堂大学述》一卷《答问》一卷〈存〉
耿定向《大学括义》一卷〈存〉
杨时乔《大学古今四体文》一卷〈未见〉
李材《大学约言》三卷《考次》一卷〈未见〉
来知德《大学古本释》一卷〈存〉
张位《进呈大学讲章》一卷〈未见〉
黄虞稷曰:南昌人。隆庆戊辰进士。文渊阁大学士。

管志道《大学六书》八卷〈存〉
《测义》三卷,《辑注》一卷,《略义》一卷,《古本自释》一卷,《辨古本》一卷,《石经大学附录》一卷。

胡时化《大学注解正宗》一卷〈未见〉
祁承璞曰:馀姚人。隆庆辛未进士。

朱元弼《大学通注》一卷〈存〉
蔡士喈《古大学注》一卷〈存〉
王复礼曰:蔡氏古大学注。太仓王文肃序之。尝以进呈。

姚舜牧《大学疑问》一卷〈存〉
周从龙《大学遵古编》一卷〈存〉
按:周氏误信《石经大学》为古文,名其编曰:遵古不知石经之,非古也。

唐伯元《石经大学》一卷〈存〉
按:丰坊伪《石经大学》,唐氏误信之。上言于朝,颁行学官而又述之为书。与管志道相倡和皆梦魔语。

邹元标《大学龙新篇》一卷〈存〉
顾宪成《重订大学》一卷《大学通考》一卷《大学质言》一卷〈存〉
严绳孙曰:先生字叔时,家于无锡县东之泾里。故学者称泾阳先生。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南京光禄少卿。谥端文。著《大学》三书。

邹观光《续大学衍义补》 卷〈未见〉
《三楚文献》:录观光,字孚如,云梦人。庚辰进士。官太仆少卿。

邹德溥《大学宗释》一卷〈存〉
按:邹氏亦误信伪石经者。

虞淳熙《大学繁露演》一卷〈未见〉
徐即登《大学本旨通》六卷〈存〉
钱一本《石经旧本大学》一卷〈存〉
罗大纮《校复大学古本》一卷〈存〉
吴应宾《古本大学释论》五卷〈存〉
按:吴氏释论本阳明王氏之说。书凡五卷。提纲释篇名释古本。释首章第一释诚意修身,第二释齐家治国,第三释平天下,第四新本辨,第五所谓新本者,伪石经本也。

袁黄《石经大学补》一卷〈存〉
高攀龙《大学古本大义》一卷〈存〉
吴炯《大学古本解》一卷〈存〉
按:侗初张氏序。吴氏《大学》谓有当古本之旨所云古本亦伪石经也。

区大伦《大学定本》一卷〈未见〉
李日华《大学心诠》一卷〈未见〉
刘洪谟《续大学衍义》十八卷〈未见〉
黄虞稷曰:南昌人。万历乙未进士。太仆寺少卿。是书于崇祯二年进呈。

刘宗周《大学古文参疑》一卷《大学古记》一卷《大学古记约义》一卷《大学杂言》一卷〈存〉
按:刘氏参疑亦伪信《石经大学》为真,其次序又与诸家不同。

吴极《大学疏旨》一卷〈未见〉
葛寅亮《大学湖南讲》一卷〈存〉
刘元卿《大学新编》一卷〈未见〉
顾起经《大学衍义补要》一卷〈未见〉
瞿稷《石经大学质疑》一卷〈存〉
管志道曰:瞿元立,名稷,号洞观,常熟人。以劭武守投劾。

吴三极《大学测》一卷〈存〉
吴瑞登《续大学衍义》三十四卷〈未见〉
唐自明《大学原本阐义》一卷〈佚〉
杨文泽《大学衍义会补节略》四十卷〈未见〉
沈曙《大学古本说义》一卷〈存〉
林日正《大学管窥》一卷〈未见〉
程智《大学定序》一卷〈存〉
金侃曰:云庄程氏论易,不规随宋儒所撰《大学》。定序亦不袭朱子章句。

吴钟峦《大学衍注》一卷〈未见〉
郁文初《大学郁溪记》一卷〈存〉
按:郁氏记亦本蔡清之说。

张岐然《古本大学说》一卷〈未见〉
黄宗羲曰:君讳岐然,字秀初,杭州人。穷究六经。各有论著。不尚雷同。所著《大学古本辨绎》义论格物于七十二家之说最为确当。
王立极《大学肤见》一卷〈未见〉《广平府志》:崇祯诸生。

陈道永《大学辨》一卷〈存〉
按:乾初蕺山高弟讲学海壖,晚著《大学辨》一篇,其略曰:子言之矣。下学而上达易,称蒙养即圣功,学何大小之有?于时闻者骇然。

吴肃公《孔门大学述》一卷〈存〉
无名氏《大学繁露》一卷〈未见〉
郎瑛《订正大学格物传》一卷〈未见〉
瞿汝稷《大学格物训》二篇〈存〉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经籍典.大学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