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三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经籍典

 第二百六十四卷目录

 三礼部杂录

经籍典第二百六十四卷

三礼部杂录

《左传》:明恕而行,要之以礼,虽无有质,谁能间之。〈隐三年〉公矢鱼于棠,非礼也。〈隐五年〉
郑公子忽如陈,逆妇妫,先配而后祖,针子曰:是不为夫妇,诬其祖矣,非礼也。何以能育。
会于温,盟于瓦屋,以释东门之役,礼也。
郑伯以齐人朝王,礼也。〈并隐八年〉
夏,四月,取郜大鼎于宋,纳于太庙,非礼也。〈桓二年〉齐侯送姜氏,非礼也。〈桓三年〉
春,正月,公狩于郎,书时礼也。〈桓四年〉
九月,丁卯,子同生,以太子生之礼举之,接以太牢,卜士负之,士妻食之。
以国则废名,以官则废职,以山川则废主,以畜牲则废祀,以器币则废礼。〈并桓六年〉
曹太子来朝,宾之以上卿,礼也。〈桓九年〉
天子有日官,诸侯有日御,日官居卿以底日,礼也。〈桓十七年〉
女有家,男有室,无相渎也。谓之有礼。〈桓十八年〉秋,筑王姬之馆于外,为外,礼也。〈庄元年〉
八年,春,治兵于庙,礼也。〈庄八年〉
齐侯之出也。过谭,谭不礼焉。及其入也。诸侯皆贺,谭又不至,冬,齐师灭谭,谭无礼也。〈庄十年〉
列国有凶,称孤礼也。言惧名礼,其庶乎。〈庄十一年〉君子曰:酒以成礼,不继以淫,义也。以君成礼,弗纳于淫,仁也。〈庄二十二年〉
公如齐观社,非礼也。曹刿谏曰:不可。夫礼,所以整民也,君举必书,书而不法,后嗣何观。〈庄二十三年〉秋,丹桓公之楹,春,刻其桷,皆非礼也。〈秋二十三年春二十四年〉哀姜至,公使宗妇觌用币,非礼也。〈并庄二十四年〉公子友如陈葬原仲,非礼也。
夫礼乐慈爱,战所畜也。夫民,让事,乐和,爱亲,哀丧,而后可用也。〈并庄二十七年〉
齐仲孙归,公曰:鲁可取乎,对曰:不可,犹秉周礼,周礼,所以本也。臣闻之,国将亡,本必先颠,而后枝叶从之,鲁不弃周礼,未可动也。〈闵元年〉
公出复入不书,讳之也。讳国恶,礼也。
凡侯伯,救患,分灾,讨罪,礼也。〈并僖元年〉
许穆公卒于师,葬之以侯,礼也。〈僖四年〉
公既视朔,遂登观台以望,而书,礼也。〈僖五年〉
招携以礼,怀远以德,德礼不易,无人不怀。
子父不奸之谓礼,守命共时之谓信,违此二者,奸莫大焉。
诸侯之会,其德刑礼义,无国不记。〈并僖七年〉
禘而致哀姜焉。非礼也。凡夫人不薨于寝,不殡于庙,不赴于同,不祔于姑,则弗致也。〈僖八年〉
礼,国之干也。敬,礼之舆也。不敬则礼不行,礼不行则上下昏。〈僖十一年〉
凡诸侯同盟,死则赴以名,礼也。〈僖二十三年〉
宋成公如楚,还,入于郑,郑伯将享之,问礼于皇武子,对曰:宋,先代之后也。于周为客,天子有事膰焉。有丧拜焉。丰厚可也。郑伯从之,享宋公有加,礼也。〈僖二十四年〉秋,入杞,责无礼也。
子玉刚而无礼,不可以治民。
说礼乐而敦诗书,诗书,义之府也。礼乐,德之则也。民未知礼,未生其共,于是乎大蒐以示之礼。〈并僖二十七年〉曹叔振铎,文之昭也。先君唐叔,武之穆也。合诸侯而灭兄弟,非礼也。
礼以行义,信以守礼,刑以正邪,舍此三者,君将若之何。〈并僖二十八年〉
介葛卢来,以未见公,故复来朝,礼之,加燕好。〈僖二十九年〉晋侯,秦伯,围郑,以其无礼于晋,且贰于楚也。〈僖三十年〉夏,四月,四卜郊,不从,乃免牲,非礼也。犹三望,非礼也。礼不卜常祀,而卜其牲日,牛卜日曰牲,牲成而卜郊,上怠慢也。望,郊之细也。不郊,亦无望可也。〈僖三十一年〉秦师轻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入险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
齐国庄子来聘,自郊劳至于赠贿,礼成而加之以敏,臧文仲言于公曰:国子为政,齐犹有礼,君其朝焉。臣闻之,服于有礼,社稷之卫也。
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何施之为。葬僖公缓,作主,非礼也。凡君薨,卒哭而祔,祔而作主,特祀于主,烝尝禘于庙。〈并僖三十三年〉
先大后小,顺也。跻圣贤,明也。明顺,礼也。君子以为失礼礼无不顺,祀国之大事也。而逆之可谓礼乎?鲁颂曰: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君。子曰:礼谓其后稷亲而先帝也。
诗曰:问我诸姑遂及伯姊君子曰礼,谓其姊亲而先姑也。
襄仲如齐纳币礼也。凡君即位,好舅甥修昏姻娶元妃以奉粢盛孝也。孝礼之始也。〈并文二年〉
王叔文公卒,来赴吊如同盟,礼也。〈文三年〉
逆妇姜于齐,卿不行非礼也。〈文四年〉
古之王者知命之不长,是以委之常秩,道之以礼,则〈文六年〉
义而行之,谓之德礼无礼不乐所由叛也。〈文七年〉毛伯卫来求金,非礼也。
秦人来归僖公成风之襚,礼也诸侯相吊贺也虽不当事,苟有礼焉。书也以无忘旧好。〈文九年〉
曹伯来朝,礼也。诸侯五年再相朝以修王命古之制也。
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非礼也。
季文子曰:齐侯其不免乎己则无礼。而讨于有礼者。曰:女何故行礼?礼以顺天。天之道也,己则反天,而又以讨人,难以免矣。〈文十五年〉
三年,春,不郊而望,皆非礼也。望,郊之属也。不郊,亦无望可也。〈宣三年〉
公伐莒取向,非礼也。平国以礼,不以乱,伐而不治,乱也。以乱平乱,何治之有无治,何以行礼。〈宣四年〉孟献子聘于周,王以为有礼,厚贿之。〈宣九年〉
君子小人,物有服章,贵有常尊,贱有等威,礼不逆矣。〈宣十二年〉
晋侯使士会平王室,定五享之,原襄公相礼,殽烝,武子私问其故,王闻之,召武子曰:季氏,而弗闻乎,王享有体荐,宴有折俎,公当享,卿当宴,王室之礼也。武子归而讲求典礼,以修晋国之法。〈宣十六年〉
晋侯使巩朔献齐捷于周,王使委于三吏,礼之如侯伯克敌,使大夫告庆之礼,降于卿礼一等,王以巩伯宴,而私贿之,使相告之曰:非礼也。勿籍。〈成二年〉丙午,盟晋,丁未,盟卫,礼也。〈林注〉得大小先后之礼〈成三年〉宋公使公孙寿来纳币,礼也。
君命无贰,失信不立,礼无加货,事无二成。〈并成八年〉晋人来媵,礼也。〈成九年〉
世之治也。诸侯间于天子之事,则相朝也。于是乎有享宴之礼,享以训共俭,宴以示慈惠,共俭以行礼,而慈惠以布政,政以礼成,民是以息。〈成十二年〉
晋侯使郤锜来乞师,将事不敬,孟献子曰:郤氏其亡乎,礼,身之干也。敬,身之基也。郤子无基。不亡何为。〈成十三年〉
德,刑,详,〈祥也〉义,礼,信,战之器也。德以施惠,刑以正邪,详以事神,义以建利,礼以顺时,信以守物。〈成十六年〉齐姜薨,初,穆姜使择美槚,以自为衬,与颂琴,季文子取以葬,君子曰:非礼也。礼无所逆,妇养姑者也。亏姑以成妇,逆莫大焉。〈襄二年〉
陈成公卒,楚人将伐陈,闻丧乃止,陈人不听命,臧武仲闻之曰:陈不服于楚必亡,大国行礼焉而不服,在大犹有咎,而况小乎,夏,楚彭名侵陈,陈无礼故也。〈襄四年〉
体仁足以长人,嘉德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
公送晋侯,晋侯问公年,季武子对曰:会于沙随之岁,寡君以生,晋侯曰:十二年矣,是谓一终,一星终也。国君十五而生子,冠而生子,礼也。君可以冠矣,大夫盍为冠具,武子对曰:君冠,必以祼享之礼行之,以金石之乐节之,以先君之祧处之。请及兄弟之国,而假备焉。晋侯曰:诺,公还及卫,冠于成公之庙,假钟磬焉。礼也。〈并襄九年〉
灵王求后于齐,齐侯问对于晏桓子,桓子曰:先王之礼辞有之,天子求后于诸侯,诸侯对曰:夫妇所生若而人,妾妇之子若而人,无女而有姊妹,及姑姊妹,则曰:先守某公之遗女若而人,齐侯许昏,王使阴里结之。公如晋,朝,且拜士鲂之辱,礼也。〈襄十二年〉
齐子初聘于齐,礼也。〈襄二十年〉
杞孝公卒,晋悼夫人丧之,平公不彻乐,非礼也。礼为邻国阙。〈襄二十三年〉
郑伯赏入陈之功,赐子产次路再命之服,先六邑,子产辞邑。曰:自上以下,隆杀,以两,礼也。臣之位在四,且子展之功也。臣不敢及赏礼,请辞邑,公固予之,乃受三邑,公孙挥曰:子产其将知政矣,让不失礼。〈襄二十六年〉宋人享赵文子,叔向为介,司马置折俎,礼也。仲尼使举是,礼也。以为多文辞。〈襄二十七年〉
楚屈建卒,赵文子丧之如同盟,礼也。〈襄二十八年〉郑伯如晋,公孙段相,甚敬而卑,礼无违者,晋侯嘉焉。授之以策,君子曰:礼其人之急也乎,伯石之汰也。一为礼于晋,犹荷其禄,况以礼终始乎,诗曰:人而无礼,胡不遄死,其是之谓乎。〈昭三年〉
楚子合诸侯于申,椒举言于楚子曰:臣闻诸侯无归,礼以为归,今君始得诸侯,其慎礼矣。〈昭四年〉
闲之以义,纠之以政,行之以礼,守之以信,奉之以仁。〈昭六年〉
公至自楚,孟僖子病不能相礼,乃讲学之,苟能礼者从之,及其将死也。召其大夫曰:礼,人之干也。无礼无以立,吾闻将有达者。曰孔丘,圣人之后也。而灭于宋,臧孙纥有言曰:圣人有明德者,若不当世,其后必有达人,今其将在孔丘乎,我若获没必属说与何忌于夫子,使事之而学礼焉。以定其位。〈昭七年〉
服以旌礼,礼以行事,事有其物,物有其容。
孟僖子如齐,殷聘礼也。〈并昭九年〉
齐归薨大蒐于比蒲,非礼也。
孟僖子会邾庄公盟于祲祥,修好,礼也。〈并昭十一年〉有业而无礼,经则不序,有礼而无威,序则不共。是故明王之制,使诸侯岁聘以志业,间朝以讲礼,志业于好,讲礼于等,自古以来,未之或失也。〈昭十三年〉二月,癸酉,禘,叔弓涖事,籥入而卒,去乐卒事,礼也。〈昭十五年〉
大国之人,不可不慎也,我皆有礼。夫犹鄙我,国而无礼,何以求荣。〈昭十六年〉
君子贵其身,而后能及人,是以有礼,今夫子卑其大夫,而贱其宗,是贱其身也。能有礼乎,无礼必亡。子太叔见赵𥳑子,简子问揖让周旋之礼焉。对曰:是仪也。非礼也。𥳑子曰:敢问何谓礼,对曰:吉也闻诸先大夫子产曰:夫礼,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经,而民实则之。
礼上下之纪,天地之经纬也。民之所以生也。是以先王尚之。〈并昭二十五年〉
葬宋元公,如先君,礼也。
文辞以行礼也。子朝于景之命,远晋之大,以专其志,无礼甚矣,文辞何为。〈并昭二十六年〉
牺象不出门,嘉乐不野合,飨而既具,是弃礼也。〈定十年〉夫礼,死生存亡之体也。将左右周旋,进退俯仰,于是乎取之,朝祀丧戎,于是乎观之。
葬定公,雨,不克襄事,礼也。〈并定十五年〉
晋范鞅贪而弃礼,以大国惧敝邑,故敝邑十一牢之,君若以礼命于诸侯,则有数矣,若亦弃礼,则有淫者矣,周之王也。制礼上物,不过十二,以为天之大数也。今弃周礼,而曰必百牢,亦唯执事。
大宰嚭召季康子,康子使子贡辞,大宰嚭曰:国君道长,而大夫不出门,此何礼也。对曰:岂以为礼,畏大国也。大国不以礼命于诸侯,苟不以礼,岂可量也,太伯端委以治周礼,仲雍嗣之,断发文身,裸以为饰,岂礼也哉,有由然也。〈并哀七年〉
事死如事生,礼也。于是有朝聘而终,以尸将事之礼,又有朝聘而遭丧之礼,若不以尸将命,是遭丧而还也。无乃不可乎,以礼防民,犹或踰之,今大夫曰:死而弃之,是弃礼也。其何以为诸侯主。〈哀十五年〉
《国语·周语》:王既齐宫,百官御事,各即其齐三日王乃淳濯飨醴,及期,郁人荐鬯,牺人荐醴,王祼鬯,飨醴乃行,百吏、庶民毕从及藉,后稷监之,膳夫、〈农〉正陈藉礼。
祓除其心,精也;考中度衷,忠也;昭明物则,礼也;制义庶孚,信也然则长众使民之道,非精不和,非忠不立,非礼不顺,非信不行今晋侯即位而背外内之赂,虐其处者,弃其信也;不敬王命,弃其礼也;施其所恶,弃其忠也,以恶实心,弃其精也四者皆弃,则远不至而近不和矣,将何以守国。
晋侯使随会聘于周,定王飨之殽烝,原公相礼范子私于原公,曰:吾闻王室之礼无毁折,今此何礼也。王见其语也,召原公而问之,原公以告王召士季,曰:子弗闻乎,禘郊之事,则有全烝;王公立饫,则有房烝;亲戚宴飨,则有殽烝今女非它也,叔父使士季实来修旧德,以奖王室唯是先王之宴礼,欲以贻女余一人敢设饫禘焉,忠非亲礼,而干旧职,以乱前好,且女今我王室之一二兄弟,以时相见,将和协典礼,以示民训则,无亦择其柔嘉,选其馨香,洁其酒醴,品其百笾,修其簠簋,奉其牺象,出其尊彝,陈其鼎俎,静其巾羃,敬其祓除,体解节折而共饮食之于是乎有折俎加豆,酬币宴货,以示容合好。夫王公诸侯之有饫也,将以讲事成章,建大德、昭大物也,故立成礼烝而已饫以显物,宴以食好,岁饫不倦,时宴不淫,月会、旬修,日完不忘服物昭庸,采饰显明,文章比象,周旋序顺,容貌有崇,威仪有则,五味实气,五色精心,五声昭德,五义纪宜,饮食可飨,和同可观,财用可嘉,则顺而建德古之善礼者,将焉用全烝。武子遂不敢对而退归乃讲聚三代之典礼,于是乎修执秩以为晋法。在礼,敌必三让,是则圣人知民之不可加也故王天下者必先诸民,然后庇焉,则能长利。
夫仁、礼、勇,皆民之为也以义死用谓之勇,奉义顺则谓之礼,畜义丰功谓之仁奸仁为佻,奸礼为羞,奸勇为贼。
昔史佚有言曰:动莫若敬,居莫若俭,德莫若让,事莫若咨单子之况我,礼也,皆有焉。
《鲁语》:夫礼,所以正民也。是故先王制诸侯,使五年四王、一相朝也。终则讲于会,以正班爵之义,帅长幼之序,训上下之和,制财用之节,其间无由荒怠。
公父文伯之母朝哭穆伯,而莫哭文伯。仲尼闻之曰:季氏之妇可谓知礼矣。爱而无私,上下有章。
《晋语》:树于有礼,必有艾。《商颂》曰:汤降不迟,圣敬日跻。降,有礼之谓也。
礼兄弟,资穷困,天所福也。
公子过郑,郑文公亦不礼焉。遂如楚,楚成王以周礼享之,九献,庭实旅百。公子欲辞,子犯曰:天命也,君其飨之。
靡笄之役也,郤献子伐齐。齐侯来,献之以得陨命之礼,曰:寡君使克也,不腆敝邑之礼,为君之辱,敢归诸下执政,以御人。苗棼皇曰:郤子勇而不知礼。备其物,义也;从其等,礼也。贵而忘义,富而忘礼,吾惧不免。
《楚语》:制之以义,旌之以服,行之以礼,辨之以名,书之以文,道之以言。〈注〉谓名位不同礼亦异数
《吴语》:嫡女,执箕帚于王宫;嫡男,奉槃匜以随诸御;春秋贡献,不解于王府。亦征诸侯之礼也。〈注〉征税也亦天子征税诸侯之礼
《孔子家语·相鲁篇》:季氏葬昭公于墓道之南,孔子沟而合诸墓焉。谓季桓子曰:贬君以彰己罪,非礼也。《大婚解篇》:古之政爱人为大,所以治。爱人礼为大,所以治。礼,敬为大。
内以治宗庙之礼,足以配天地之神,出以治直言之礼,以立上下之敬,故为政先乎礼,礼其政之本欤。《五仪解篇》:诸侯子孙,往来为宾,行礼揖让,慎其威仪,君以思劳,则劳可知矣。
君朝廷有礼,上下相亲,天下百姓皆君之民,将谁攻之。
《致思篇》:无类失亲,失亲不忠,不忠失礼,失礼不立。〈注〉礼以忠信为本,非礼则无以立。
《弟子行篇》:齐庄而能肃,志通而好礼,傧相两君之事,笃雅有节,是公西赤之行也。子曰:礼经三百,可勉能也,威仪三千则难也。公西赤问曰:何谓也。子曰:貌以傧礼,礼以傧辞,是谓难焉。众人闻之,以为成也。孔子语人曰:当宾客之事,则达矣。谓门人曰:二三子之欲学宾客之礼者,其于赤也。
《六本篇》:闵子哀未忘,能断之以礼;子夏哀已尽,能引之及礼。均之君子。
无体之礼,敬也。
《颜回篇》:礼乐,成人之行也,穷神知礼,德之盛也。《执辔篇》:司空之官以成礼。〈注〉事官所以成礼礼非事不立也。
以之礼则国定,注事物以礼则国定也。
《本命解篇》:孔子曰:礼之所以象五行也,其义四时也,故丧礼有举焉,有恩有义,有节有权。其恩厚者其服重,故为父母斩衰三年,以恩制者也;门内之治恩掩义,门外之治义掩恩,资于事父以事君而敬同,尊尊贵贵,义之大也,故为君亦服衰三年,以义制者也;三日而食,三月而沐,期而练,毁不灭性,不以死伤生,丧不过三年,齐衰不补,坟墓不修,除服之日,鼓素琴,示民有终也,凡此以节制者也;资于事父以事母而爱同,天无二日,国无二君,家无二尊,以治之,故父在为母齐衰期者,见无二尊也;百官备,百物具,不言而事行者,扶而起,身自执事行者,面垢而已,此以权制者也。亲始死三日不怠,三月不懈,期悲号,三年忧哀之杀也,圣人因杀以制节也。
《郊问篇》:臣闻之诵诗三百,不足以一献,一献之礼,不足以大飨,大飨之礼,不足以大旅,大旅具矣,不足以飨帝,是以君子无敢轻议于礼者也。
《五刑解篇》:凡治君子以礼御其心,所以属之以廉耻之节也。
所谓礼不下庶人者,以庶人遽其事而不能充礼,故不责之以备礼也。
《问玉篇》:夫礼之所以兴,众之所以治也;礼之所以废,众之所以乱也。
《终记解篇》:子贡曰:公其不没于鲁乎。夫子有言曰礼失则昏,名失则𠎝,失志为昏,失所为𠎝,生不能用,死而诔之,非礼也。
《正论解篇》:先臣有遗命焉,曰:夫礼,人之干也,非礼则无以立。使嘱家老使命二子,必事孔子而学礼,以定其位。名以出信,信以守器,器以藏礼,礼以行义。〈注〉有器然后得行其礼故曰器以藏礼。
《老子·论德篇》:上礼为之而莫应,则攘臂而仍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庄子·马蹄篇》:澶漫为乐,摘僻为礼,而天下始分矣。故纯朴不残,孰为牺尊。白玉不毁,孰为圭璋。道德不废,安取仁义。性情不离,安用礼乐。
圣人,屈折礼乐以匡天下之形,悬跂仁义以慰天下之心,而民乃始踶跂好知,争归于利,不可止也。此亦圣人之过也。
《在宥篇》:说礼耶,是相于技也;说乐耶,是相于淫也;说圣耶,是相于艺也;说知耶,是相于疵也。
《天道篇》:礼法度数,刑名比详,治之末也;钟鼓之音,羽旄之容,乐之末也。
退仁义,宾礼乐,至人之心有所定矣。
《知北游篇》:故圣人行不言之教。道不可致,德不可至。仁可为也,义可亏也,礼相伪也。故曰: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礼者,道之华而乱之首也。
《孔丛子·巡狩篇》:子思游齐,陈庄伯与登泰山而观,见古天子巡狩之铭焉,陈子曰:我生独不及帝王封禅之世乎。子思曰:子不欲尔,今周室卑微诸侯无霸,假以齐之众连邻国以辅文武子孙之有德者,则齐桓晋文之事不足言也。陈子曰:非不悦斯道力不堪也。子圣人之后,吾愿有闻焉,敢问昔圣帝明王巡狩之礼,可得闻乎。子思曰:凡求闻者,为求行之也。今子自计,必不能行,欲闻何为。陈子曰:吾虽不敏,亦乐先王之道,于子何病而不吾告也。子思乃告之,曰:古者天子将巡狩,必先告祖祢,命史告群庙及社稷圻内名山大川,告者七日而遍,亲告用牲,史告用币,申命冢宰而后清道而出,或以迁庙之主行载于斋车,每舍奠焉。及所经五岳四渎皆有牲币,岁二月东巡狩至于岱宗,柴于上帝望秩于山川,所过诸侯各待于境,天子先问百年者所在而亲问之,然后觐方岳之诸侯有功德者,则发爵赐服以顺阳义,无功者,则削黜贬退以顺阴义,命史采民诗谣以观其风,命市纳价,察民之所好恶以知其志,命典礼正制度,均量衡,考衣服之等,协时月日辰,入其疆,遗老失贤,掊克在位,则君免,山川社稷有不亲举,土荒民游为无教,无教者则君退,民淫僭上为无法,无法者则君罪,入其疆土地垦辟,养老尊贤,俊杰在位,则君有庆遂南巡五月至于南岳,又西巡八月至于西岳,又北巡十一月至于北岳,其礼皆如岱宗,归反舍于外次,三日斋,亲告于祖祢,用特,命有司告群庙社稷及圻内名山大川,而后入听朝,此古者明王巡狩之礼也。陈子曰:诸侯朝于天子盟会霸主,则亦告宗庙山川乎。子思曰:告哉。陈子曰:王者巡狩不及四岳,诸侯盟会不越邻国,则其礼同乎异乎。子思曰:天子封圻千里,公侯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虞夏殷周之常制。其或出此封者,则其礼与巡狩朝会无变,其不越封境,虽行如国。陈子曰:古之义也吾今而后知不学者浅之为人也。
《问军礼篇》:陈王问太师曰:行军之礼,可得备闻乎。答曰:天子有道,礼乐征伐自天子出,自天子出,必以岁之孟秋,赏军师武人于朝,简练杰俊,任用有功,命将选士以诛不义,于是孟冬以级授军,司徒执扑北面而誓之,誓于社以习其事,先期五日,太史筮于祖庙,择吉日斋戒,告于郊社稷宗庙,既筮,则献兆于天子,天子使有司以牲特告社,告以所征之事而受命焉。舍奠于帝学以受成,然后乃类于上帝柴于郊以出,以斋车迁庙之主及社主,行大司马职奉之,无迁庙主,则以币帛皮圭告于祖祢,谓之主命,亦载斋车,凡行主皮圭币帛皆每舍奠焉。而后就馆,主车止于中门之外,外门之内,庙主居于道左,社主居于道右其所经名山大川皆祭告焉。及至敌所,将战,太史卜战日,卜右御,先期三日,有司明以敌人罪状告之史,史定誓命战日,将帅陈列车甲卒伍于军门之前,有司读诰誓使周定三令五申既毕遂祷战祈克于上帝然后即敌,将士战全,己克敌,史择吉日复祃于所征之地柴于上帝,祭社奠祖以告克者,不顿兵伤士也。战不克则不告也。凡类祃皆用甲丙戊庚壬之刚日有司𥳑功行赏,不稽于时,其用命者则加爵受赐于祖奠之前,其奔北犯令者则加刑罚戮于社主之前然后鸣金振旅,有司遍告捷于时所有事之山川,既至,舍于国外三日斋,以特牛亲格于祖祢然后入,设奠以反主,若主命则卒奠敛主埋之于庙两阶间,反社主如初迎之礼,舍奠于帝学,以讯馘告,大享于群吏,用备乐飨,有功于祖庙,舍爵策勋焉。谓之饮至,天子亲征之礼也。陈王曰:其命将出征则如之何。太师曰:古者大将受命而出则忘其国,即戎师阵则忘其家,故天子命将出征,亲洁斋盛服设奠于祖以诏之,大将先入,军吏毕从皆北面稽首再拜而受,天子当阶南面命授之节钺,大将受,天子乃东向西面而揖之,亦弗御也。然后告太社冢宰执蜃,宜于社之右南面授大将,大将北面稽首再拜而受之,承所颁赐于军吏,其出不类其克不祃,战之所在有大山川则祈焉。祷克于五帝,捷则报之,振旅复命,𥳑异功勤,亲告庙告社而后适朝,礼也。王曰:将居军中之礼胜败之变则如之何。太师曰:将帅尚左士卒尚右,出国先锋,入国后刃,介冑在身执锐在列,虽君父不拜若不幸军败,则驿骑赴告,于载櫜韔,天子素服哭于库门之外三日,大夫素服哭于社亦如之,亡将失城,则皆哭七日,天子使使迎于军,命将帅无请罪,然后将帅结草自缚袒右肩而入,盖丧礼也。王曰:行古礼如何。太师曰:古之礼固为于今也。有其人行其礼则可,无其人行其礼则民弗与也。
《说苑·修文篇》: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夫功成制礼,治定作乐,礼乐者,行化之大者也。孔子曰: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安上治民,莫善于礼。是故圣王修礼文,设庠序,陈钟鼓,天子辟雍,诸侯泮宫,所以行德化。诗云:镐京辟雍,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此之谓也。
齐景公登射,晏子修礼而待。公曰:选射之礼,寡人厌之矣。吾欲得天下勇士,与之图国。晏子对曰:君子无礼,是庶人也;庶人无礼,是禽兽也;夫臣勇多则弑其君,子力多则弑其长,然而不敢者,惟礼之谓也。礼者所以御民也,辔者所以御马也;无礼而能治国家者,婴未之闻也。景公曰:善。乃饬射更席以为上客,终日问礼。
书曰五事:一曰貌。貌若男子之所以恭敬,妇人之所以姣好也;行步中矩,折旋中规,立则磬折,拱则抱鼓,其以入君朝,尊以严,其以入宗庙,敬以忠,其以入乡曲,和以顺,其以入州里族党之中,和以亲。诗曰:温温恭人,惟德之基。孔子曰:恭近于礼,远耻辱也。
冠者所以别成人也,修德束躬以自申饬,所以检其邪心,守其正意也。君子始冠,必祝成礼,加冠以厉其心,故君子成人,必冠带以行事,弃幼少嬉戏惰慢之心,而衎衎于修德进业之志。是故服不成象,而内心不变,内心修德,外被礼文,所以成显令之名也。是故皮弁素积,百王不易,既以修德,又以正容。孔子曰: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不亦威而不猛乎。
成王将冠,周公使祝雍祝,王曰:达而勿多也。祝雍曰:使王近于民,远于佞,啬于时,惠于财,任贤使能。于此始成之时,祝辞四加而后退,公冠自以为主,卿为宾,飨之以三献之礼。公始加元端与皮弁,皆必朝服元冕四加,诸侯、太子、庶子冠公为主,其礼与上同。冠于祖庙曰:令月吉日,加子元服,去尔幼志,顺尔成德。冠礼十九见正而冠,古之通礼也。
夏,公如齐逆女,何以书。亲迎礼也。其礼奈何。曰:诸侯以屦二两加琮,大夫庶人以屦二两加束脩二。曰:某国寡小君,使寡人奉不珍之琮,不珍之屦,礼夫人贞女。夫人曰:有幽室数辱之产,未谕于傅母之教,得承执衣裳之事,敢不敬。拜祝,祝答拜。夫人受琮取一两,屦以履女,正笄衣裳而命之曰:往矣,善事尔舅姑,以顺为宫室,无二尔心,无敢回也。女拜,乃亲引其手,授夫于户,夫引手出户;夫行女从,拜辞父于堂,拜诸母于大门。夫先升舆执辔,女乃升舆,毂三转,然后夫下先行。大夫士庶人称其父曰:某之父,某之师友,使某执不珍之屦,不珍之束脩,敢不敬礼某氏贞女。母曰:有草茅之产,未习于织纴纺绩之事,得奉执箕帚之事,敢不敬拜。
天子以鬯为贽,鬯者百草之本也,上畅于天,下畅于地,无所不畅,故天子以鬯为贽。诸侯以圭为贽,圭者玉也,薄而不挠,廉而不刿,有瑕于中,必见于外,故诸侯以玉为贽。卿以羔为贽,羔者,羊也,羊群而不党,故卿以为贽。大夫以雁为贽,雁者行列有长幼之礼,故大夫以为贽。士以雉为贽,雉者不可指食,笼狎而服之,故士以雉为贽。庶人以鹜为贽,鹜者鹜鹜也,鹜鹜无他心,故庶人以鹜为贽。贽者,所以质也。
天子曰巡狩,诸侯曰述职。巡狩者,巡其所守也;述职者,述其所职也。春省耕,助不给也;秋省敛,助不足也。天子五年一巡狩,岁二月东巡狩,至于东岳,柴而望祀山川,见诸侯,问百年者,命太师陈诗以观民风,命市纳贾以观民之所好恶,志淫好僻者,命典礼,考时月定日,同律礼乐制度衣服正之。山川神祇有不举者为不敬,不敬者君黜以爵;宗庙有不顺者为不孝,不孝者君削其地;有功泽于民者,然后加地。入其境,土地辟除,敬老尊贤,则有庆,益其地;入其境,土地荒秽,遗老失贤,掊克在位,则有让,削其地。一不朝者黜其爵,再不朝者黜其地,三不朝者以六师移之。岁五月南巡狩,至于南岳,如东巡狩之礼;岁八月西巡狩,至于西岳,如南巡狩之礼;岁十一月北巡狩,至于北岳,如西巡狩之礼。归格于祖祢,用特。
天子诸侯无事则岁三田,一为乾豆,二为宾客,三为充君之庖。无事而不田,曰不敬,田不以礼,曰暴天物。天子不合围,诸侯不掩群;天子杀则下大緌,诸侯杀则下小緌,大夫杀则止佐舆,佐舆止则百姓畋猎。獭祭鱼,然后渔人入泽梁;鸠化为鹰,然后设罻罗;草木零落,然后入山林。昆虫不蛰不以火田,不麛不卵,不夭妖,不覆巢;此皆圣人在上,君子在位,能者在职,大德之发者也。是故皋陶为大理平,民各服得其实;伯夷主礼,上下皆让;倕为工师,百工致功;益主虞,山泽辟成;弃主稷,百谷时茂;契主司徒,百姓亲和;龙主宾客,远人至。十二牧行,而九州莫敢僻违;禹陂九泽,通九道,定九州,各以其职来贡,不失厥宜,方五十里至于荒服,南抚交趾、大发,西析支渠、搜氐羌,北至山戎、肃慎,东至长夷、岛夷,四海之内皆戴帝舜之功。于是禹乃兴九韶之乐,致异物,凤凰来翔,天下明德也。生而相与交通,故曰留宾。自天子至士,各有次,赠死不及柩尸,吊生不及悲哀,非礼也。故古者吉行五十里,奔丧百里,赠赗及事之谓时;时,礼之大者也。春秋曰:天王使宰咺来归惠公、仲子之赗。赗者何。丧事有赗者,盖以乘马束帛舆马曰赗,货财曰赙,衣被曰襚,口实曰唅,玩好曰赠。知生者赙赗,知死者赠襚;赠襚所以送死也,赙赗所以佐生也。舆马、束帛、货财、衣被、玩好,其数奈何。曰,天子乘马六匹,诸侯四匹,大夫三匹,元士二匹,下士一匹;天子束帛五匹、元三纁二,各五十尺,诸侯元三纁二,各三十尺,大夫元一纁二,各三十尺,元士元一纁一,各二丈,下士綵缦各一匹,庶人布帛各一匹;天子之赗,乘马六匹乘车,诸侯四匹乘舆,大夫曰参舆,元士下士不用舆;天子文绣衣各一袭到地,诸侯覆跗,大夫到踝,士到髀;天子唅实以珠,诸侯以玉,大夫以玑,士以贝,庶人以谷实。位尊德厚及亲者赙赗唅襚厚,贫富亦有差;二三四五之数,取之天地而制奇偶,度人情而出节文,谓之有因,礼之大宗也。
春祭曰祠,夏祭曰礿,秋祭曰尝,冬祭曰烝;春荐韭卵,夏荐麦鱼;秋荐黍豚,冬荐稻雁。三岁一祫,五年一禘;祫者,合也;禘者,谛也。祫者大合祭于祖庙也,禘者谛其德而差优劣也。圣主将祭,必洁斋精思,若亲之在;方兴未登,憧憧,专一想亲之容貌彷佛,此孝子之诚也。四方之助祭,空而来者满而反,虚而至者实而还,皆取法则焉。
孔子曰:无体之礼,敬也;无服之丧,忧也;无声之乐,欢也;不言而信,不动而威,不施而仁。志也,钟鼓之声怒而击之则武,忧而击之则悲,喜而击之则乐;其志变,其声亦变。其志诚,通乎金石,而况人乎。
公孟子高见颛孙子莫曰:敢问君子之礼何如。颛孙子莫曰:去尔外厉,与尔内,色胜而心自取之,去三者而可矣。公孟不知以告曾子,曾子愀然逡巡曰:大哉言乎。无外厉者必内折,色胜而心自取之者必为人役。是故君子德行成而容不知,闻识博而辞不争,知虑微达而能不愚。
《盐铁论·褒贤篇》:志善者忘恶,谨小者致大。俎豆之间足以观礼,闺门之内足以论行。夫服古之服,诵古之道,舍而为非者,鲜矣。
《殊路篇》:非学无以治身,非礼无以辅德。
《论诽篇》:礼所以防淫,乐所以移风,礼兴乐正则刑罚中。故堤坊成而民无水菑,礼义立民无乱患。故礼义坏,堤坊决,所以治之者,未之有也。孔子曰: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故礼之所为作,非所以害生伤业也,威仪节文,非所以乱化伤俗也。治国谨其礼,危国谨其法。
《孝养篇》:匹夫勤劳,犹足以顺礼,歠菽饮水,足以致其敬。孔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不敬,何以别乎。故上孝养志,其次养色,其次养体。贵其礼,不贵其养,礼顺心和,养虽不备,可也。易曰:东邻杀牛,不如西邻之礿祭也。故富贵而无礼,不如贫贱之孝悌。闺门之内尽孝焉,闺门之外尽悌焉,朋友之道尽信焉,三者,孝之至也。居家礼者,非谓积财也,事亲孝者,非谓鲜肴也,亦和颜色、承意旨尽礼义而已矣。
君子重其礼,小人贪其养。君子苟无其礼,虽美不食焉。故礼主人不亲馈,则客不祭。是馈轻而礼重也。《授时篇》:语曰:教之以德,齐之以礼,则民从民而从善,莫不入孝出悌,夫何奢侈暴慢之有。管子曰:仓廪实而知礼节,百姓足而知荣辱。故民易与适礼,难与适道。
《水旱篇》:湛民以礼,示民以朴,是以百姓务本不营于末。
《崇礼篇》:昔周公处谦以卑士,执礼以治下天下,辞越裳之贽,见恭让之礼;既,与入文王之庙,是见大孝之礼也。
《周秦篇》:古者,周其礼而明其教,礼周教明,不从者然后等之以刑,刑罚中,民不怨。故舜施四罪而天下咸服,诛不仁也。
《王符·潜夫论·班禄篇》:圣人与天下四国究度而使居之也。前招良人疾奢夸廓无纪极也。乃惟度法象明著礼秩为优宪艺悬之无穷。故传曰:制礼上物不过〈阙一字〉十二天之道也。是以先圣籍田有制,供神有度,奉己有节,礼贤有数,上下大小贵贱亲疏皆有等威,阶级衰杀各足禄其爵位,公私达其等级,礼行德义当此之时也。九州之内合三千里尔八百国其班禄也。以上农为正始于庶人。在官者禄足以代耕。盖食九人,诸侯下士亦然。中士倍下士食十八人。上士倍中士食三十六人。大夫倍之食七十二人。小国之卿二于大夫。次国之卿三于大夫。大国之卿四于大夫。食二百八十八人。君各什其卿。天子三公侯采视公侯。盖方百里卿采视伯方七十里。大夫视子男方五十里。元士视附庸方三十里。功成者封
上务节礼正身示下,下悦其政各乐竭己奉戴其上,而颂声作也。
《断讼篇》:五代不同礼,三家不同教。
《徐干·中论·法象篇》:夫礼也者。人之急也。可终身蹈而不可须臾离也。须臾离则慆慢之行臻焉。须臾忘则慆慢之心生焉。况无礼而可以终始乎?夫礼也者,敬之经也。敬也者,礼之情也。无敬无以行礼,无礼无以节敬。道不偏废相须而行。是故能尽敬以从礼者谓之成人。
《谴交篇》:昔圣王之治其民也,任之以九职,纠之以八刑,导之以五礼,训之以六乐,教之以三物,习之以六容。使民劳而不至于困逸,而不至于荒。当此之时,四海之内,进德脩业勤事而不暇敢淫心舍力作为非务以害休功者乎?
《黄宪外史·问兵篇》:臣礼乐之士也,不能以军旅对韩。王曰:寡人闻之治世则用文,乱世则用武。用武之世奚事礼乐哉?
韩王曰:昔齐桓陈师于召陵,以声楚。当此之时,礼乐无有也。夫制敌者,非揖让之化强国者,非威仪之容。故礼乐不可治于用武之世也明矣。
徵君对曰:礼兵之纪也,乐兵之精也,其纪如梯,其精如醴。故礼以制其容乐以导其气。
《嫡庶篇》:嫡庶者,礼之经也。不可乱也。故嫡有庶。而无降庶。有宠,而无隆宠之。以色则不可踰于恩,宠之以贤则不可渎于礼。夫礼名之防也,天子以礼防兆民,诸侯以礼防国卿,大夫以礼防家士,庶人以礼防身。皆所以防乎?名也。渎礼则名溃,名溃则不尊,不尊则悖,悖则淫,淫则狎,侮刑罚而为天下辱。
《乐论篇》:夫王人者,营政三年而作礼积德,十年而作乐。乐也者,礼之极也。形于舞蹈而合乎性,和于上下而合乎治雍,容而合乎德,无言而合乎化。使歌者忘其声,舞者忘其态,观者忘其揖,让和而不淫,怡而不纵,故礼极而乐隆。
《王通·中说·王道篇》:言政而不及化,是天下无礼也。言声而不及,雅是天下无乐也。
使诸葛亮而无死礼乐其有兴乎?
《天地篇》:王道之驳久矣。礼乐可以不正乎?
《事君篇》:王道盛则礼乐从而兴焉。
吾于礼乐也,论而不敢辩。
《周公篇》:凌敬问礼乐之本。子曰:思无邪。凌敬退子曰:贤哉儒也。以礼乐为问。
《礼乐篇》:吾于礼乐正失而已如其制作以俟明哲必也崇贵乎?
或曰:君子仁而已矣。何用礼为?子曰:不可行也。或曰:礼岂为我辈设哉?子不答。既而谓薛收曰:斯人也。旁行而不流矣。安知教意哉?有若谓先王之道斯为美也。
冠礼废,天下无成人矣。昏礼废天下,无家道矣。丧礼废天下,遗其亲矣。祭礼废天下,忘其祖矣。呜呼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仁义其教之本乎?先王以是继道德而兴礼乐者也。礼其皇极之门乎?圣人所以向明而节天下者也。其得中道乎?故能辨上下定民志。
《述史篇》:江东中国之旧也。衣冠礼乐之所就也。永嘉之后江东贵焉而卒不贵,无人也。齐梁陈于是乎不与其为国也。及其亡也,君子犹怀之故,曰晋宋齐梁陈亡。呜呼!弃先王之礼乐以至是乎?
《魏相篇》:张元素问礼。子曰:直尔。心俨尔。形动思恭。静思正问道。子曰:礼得而道存矣。元素出。子曰:有心乎?礼也。夫礼有窃之而成名者,况躬亲哉?
如有王者出三十年而后礼乐可称也。斯已矣。子谓窦威曰:既冠,读冠,礼将婚。读婚,礼居丧。读丧,礼既葬。读祭,礼朝廷。读宾,礼军旅,读军礼。故君子终身不违礼。
《立命篇》:至治之代,五典潜五礼。措五服不章,人知饮食。不知。盖藏人知群,居不知爱敬,上如标枝,下如野鹿。
大哉。周公远则冥诸心也。心者,非他也。穷理者也。故悉,本于天,推神于天。盖尊而远之也。故以祀礼接焉。近则求诸己也。己者,非他也。尽性者也。卒归之人推鬼于人。盖引而近之也。故以飨礼接焉。
《井观琐言》:三礼考注或谓非草庐书。考公年谱行状皆不言。尝著此书。杨东里谓其编次。时与三礼叙录不同。予按支言集周礼叙录。但云:冬官虽缺,今姑仍其旧而考工记别为一卷,附之经后。今此书篇首亦载叙录。乃更之曰:冬官虽缺,以尚书周官考之。冬官司空掌邦土而杂于地官司,徒掌邦教之中。今取其掌邦土之官列于司空之后。庶乎冬官不亡。盖或者欲附会此书出于公手。故揭公叙录置之篇首。又从而附益之。尔且公最不信古文尚书。周官,古文也。其肯据之以定周礼乎?及观其所考次,亦不能无可疑者。如春官大司乐,而下皆取而归之。司徒地官大小司徒之职,则取而归之。司空然观周书,穆王命君牙为司徒。而有祁寒暑雨,小民怨咨。思艰图易,民乃宁。之语又云:宗伯洽神人和上下周礼春官大宗伯之职。亦云:以天产作阴德,以中礼防之以地产作阳德,以和乐防之以礼乐。合天地之化,百物之产,以事鬼神,以谐万民,以致万物。与周书之言实相表里。由是观之,则司徒岂专掌教而不及养宗伯?岂专掌礼而不及乐乎?叙录所纂《仪礼》《逸经》文仅存者止五篇。公冠诸侯《迁庙》。诸侯《衅庙》《投壶》《奔丧》也。云:中霤禘于太庙,王居明堂,三篇其经亡矣。此书乃以大戴《明堂篇》。补王居明堂其辞。云明堂朱草日生一叶。至十五日,生十五叶。十六日,一叶落终而复始。此纬书野史之说。曾谓:礼经而有是乎?其以公符补公冠。虽公之意,然篇中记杂。周成王汉昭帝之冠辞其非古经之文,明矣。公平昔深恶经传之混淆,岂若是其杂乱而无区别乎?予尝谓诸侯《迁庙》《衅庙》《奔丧》《投壶》四篇犹略存经之。彷佛以之补经。尚不能不起人之疑。公符明堂之不可补经,决矣。夫经之残缺,虽孟子亦但能言其缺或者顾务剿拾割裂以补之不亦劳甚矣乎?凡古书𥳑篇错乱。程朱大儒亦不敢擅为更张。但云:某当作某,某当在某之下,某当在某之前而已。惟《孝经》《大学》传文之错有经文可依据。故朱子考而正之。今此书任意移易辄云当丽于此,无疑如内饔掌膳,羞辨腥臊膻香之不可食者,乃遽取内。则牛夜鸣,则庮等辞以附之。岂先圣缺疑阙文之意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