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礼记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经籍典

 第二百十一卷目录

 礼记部汇考一
  周〈敬王一则〉
  汉〈文帝一则 武帝二则 宣帝甘露一则〉
  后汉〈光武帝建武一则 灵帝熹平一则〉
  魏〈少帝正始一则 少帝甘露一则〉
  晋〈武帝太康一则〉
  宋〈武帝永初一则〉
  梁〈武帝天监一则 大同一则〉
  陈〈宣帝太建一则〉
  北魏〈明元帝永兴一则 孝武帝永熙一则 孝静帝天平一则〉
  北周〈武帝天和二则〉
  隋〈文帝开皇二则〉
  唐〈太宗贞观二则 高宗显庆一则 中宗嗣圣一则 元宗开元五则 代宗大历一则〉
  后汉〈高祖乾祐一则〉
  后周〈世宗显德一则〉
  辽〈圣宗开泰一则〉
  宋〈太祖建隆一则 太宗太平兴国一则 雍熙二则 淳化二则 真宗咸平一则 大中祥符二则 景德一则 仁宗皇祐二则 神宗熙宁一则 徽宗政和一则 高宗绍兴四则 孝宗隆兴一则 乾道一则 淳熙一则 理宗端平一则 淳祐一则 度宗咸淳一则〉
  金〈废帝天德一则〉
  元〈世祖至元一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经籍典第二百十一卷

礼记部汇考一

。敬王之世,孔子始作《礼记》
《史记·周本纪》不载。按《孔子世家》:鲁哀公六年,孔子去鲁凡十四岁而反乎鲁。时周室微而礼乐废。追迹三代之礼。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足,则吾能徵之矣。观夏殷所损益,曰:后虽百世可知也,以一文一质。周监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故书传、礼记自孔氏。〈按哀公六年敬王三十一年也〉按孔颖达《正义》《礼记》之作出自孔氏,但正礼残缺,无复能明至孔子殁后,七十二子之徒共撰所闻,以为此记。或录旧礼之义,或录变礼所由,或兼记礼履,或杂序得失,故编而录之,以为记也。《中庸》是子思伋所作,缁衣公孙尼子所撰。郑康成云:《月令》,吕不韦所修。卢植云:王制为汉文时博士,所录其馀众篇皆如此例,但未能尽知所记之人也。
汉。文帝 年,使博士诸生作王制。
《史记》《汉书》文帝本纪皆不载。按《史记·封禅书》:文帝使博士诸生刺六经中作王制。
按孔颖达《正义》:卢植云:王制为汉文时博士所录。
武帝 年,河间献王与毛生等,作《乐记》
《史记》《汉书》武帝本纪皆不载。按《汉书·艺文志》:武帝时,河间献王好儒与毛生等,共采《周官》及诸子言乐事者,以作《乐记》
武帝 年,河间献王得《礼记》一百三十一篇,献之。按《史记》《汉书》武帝本纪皆不载。按《汉书·艺文志》:记百三十一篇。
〈注〉七十子后学者所记也。

《隋书·经籍志》:汉初,河间献王又得仲尼弟子及后学者所记一百三十一篇,献之。〈按河间献王景帝子其所献书皆武帝时

〉宣帝甘露三年,诏立大、小戴礼博士,复以戴德、戴圣庆普三家皆立于学官。
《汉书·宣帝本纪》:甘露三年春三月己丑,诏诸儒讲论五经同异,太子太傅萧望之等平奏其议,上亲称制临决焉。乃立梁丘易、大小夏侯尚书、谷梁春秋博士。按《儒林传》:赞至孝宣世,复立大小夏侯尚书,大小戴礼,施、孟、梁丘易,谷梁春秋。〈按本纪不言大小戴礼而儒林传赞载之
并列以备参考
。按《艺文志》:汉兴,鲁高堂生传士礼十七〉
篇,讫孝宣世后苍最明戴德、戴圣、庆普,皆其弟子三家立于学官。
按郑樵《三礼辨》:汉世诸儒传授皆以曲台杂记,故二戴礼在宣帝时立学官。
后汉。光武帝建武 年,复置大、小戴礼博士。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不载。按《章帝本纪》:建初四年冬十一月壬戌,诏曰:盖三代导人,教学为本。汉承暴秦,褒显儒术,建立五经,为置博士。其后学者精进,虽曰承师,亦别名家。建武中,复置大、小戴礼博士。此皆所以扶进微学,尊广道艺也。〈按大小戴礼立于建武中儒林传称孝宣
世立者误也然既有其说亦不妨并载于前以备考古者之参酌云
《徐防传》:汉〉
承嬴秦,经典废绝,本文略存,或无章句。收拾缺遗,建立明经,博徵儒术,开置太学。孔圣既远,微旨将绝,故立博士十有四家。
〈注〉汉官仪曰:光武中兴,恢弘稽古,易有施、孟、梁丘贺、京房,书有欧阳和伯、夏侯胜、建,诗有甲公、辕固、韩婴,春秋有严彭祖、颜安乐,礼有戴德、戴圣。凡十四博士。太常差选有聪明威重一人为祭酒,总领纲纪也。
灵帝熹平四年,刻石经礼记立于太学门外。是年,卢植请诣东观,考礼记得失。
《后汉书·灵帝本纪》:熹平四年春三月,诏诸儒正五经文字,刻石立于太学门外。按《卢植传》:熹平四年,拜九江太守。以疾去官,乃上疏曰:臣少从通儒故南郡太守马融受古学,颇知今之礼记特多回穴。臣前以周礼诸经,发起秕谬,敢率愚浅,为之解诂,而家乏,无力供缮写上。愿得将能书生二人,共诣东观,就官财粮,专心研精,合尚书章句,考礼记得失,庶裁定圣典,刊正碑文。拜卢江太守。
《洛阳记》:太学在洛城南开阳门外,讲堂长十丈,广一丈。堂有石经四部。本碑凡四十六枚。南行,礼记十五碑悉崩坏。礼记碑上有谏议大夫马日磾、议郎蔡邕名。
魏。少帝正始七年冬十二月,讲《礼记》通。
《三国志·魏少帝本纪》:正始七年冬十二月,讲《礼记》通,使太常以太牢祀孔子干辟雍,以颜渊配。
少帝甘露元年夏四月,帝幸太学,命儒臣讲《礼记》
《三国志·魏少帝本纪》:甘露元年夏四月丙辰,帝幸太学,诸儒讲《易》毕,复命讲《尚书》《礼记》。帝问曰:太上立德,其次务施报。为治何由而教化各异,皆修何政而能致于立德,施而不报乎。博士马照对曰:太上立德,谓三皇五帝之世以德化民,其次报施,谓三王之世以礼为治也。帝曰:二者致化薄厚不同,将主有优劣邪。时使之然乎。照对曰:诚由时有朴文,故化有薄厚也。〈前少帝芳后少帝髦〉
晋。武帝太康二年,得汲冢周书,似礼记。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按《束晰传》:太康二年,汲郡人不准盗发魏襄王墓,或言安釐王冢,得竹书数十车。其名三篇,似礼记。
宋。武帝永初元年,召周续之问《礼记》三义,辨析精奥。
《宋书·武帝本纪》不载。按《隐逸周续之传》:高祖北伐,还镇彭城,遣使迎之,礼赐甚厚。每称之曰:心无偏吝,真高士也。寻复南还。高祖践祚,复召之,乃尽室俱下。上为开馆东郭外,招集生徒。乘舆降幸,并见诸生,问续之《礼记》傲不可长、与我九龄、射于矍圃三义,辨析精奥,称为该通。续之素患风痹,不复堪讲,乃移病钟山。景平元年卒,时年四十七。通《毛诗》六义及《礼论》《公羊传》,皆传于世。
梁。武帝天监 年敕策《礼记》义,戚衮对高第。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陈书·戚衮传》:梁武帝敕策《孔子正言》《礼记》义,衮对高第。
武帝大同四年十二月,皇侃表上所撰《礼记义疏》
《梁书·武帝本纪》:大同四年冬十二月丁亥,兼国子助教皇侃表上所撰《礼记义疏》五十卷。按《皇侃传》:侃,吴郡人,青州刺史皇象九世孙也。侃少好学,师事贺玚,精力专门,尽通其业。撰《礼记讲疏》五十卷,书成奏上,诏付秘阁。顷之,召入寿光殿讲《礼记》,高祖善之。大同六年,开士林馆,命朱异等述高祖《礼记义》。按《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朱异传》:大同六年,城西开士林馆以延学士,异与左丞贺琛递日述高祖《礼记中庸义》。所撰《礼》讲疏多亡逸。按《张绾传》:绾为御史中丞。时城西开馆聚学者,绾与右卫朱异、太府卿贺琛递述《制旨礼记中庸》义。
陈。宣帝太建 年,东宫引王元规为学士,受《礼记》
《陈书·宣帝本纪》不载。按《儒林王元规传》:后主在东宫,引为学士,亲受《礼记》《左传》《丧服》等义,赏赐优厚。所著《礼记音》两卷。

北魏

。明元帝永兴元年,敕崔浩注《礼记》
《魏书·明元帝本纪》不载。按《崔浩传》:浩少好文学,博览经史。太宗初,拜博士祭酒,赐爵武城子,尝授太宗经书。每至郊祠,父子并乘轩轺,时人荣之。世祖以浩辅东宫之勤,赐缯絮布帛各千段。著作令史太原闵湛、赵郡郤标素谄事浩,乃请立石铭,刊载《国书》,并勒所注《五经》。浩赞成之。恭宗善焉,遂营于天郊东三里,方百三十步,用功三百万乃讫。浩又上《五寅元历》,表曰:太宗即位元年,敕臣解《急就章》《孝经》《论语》《诗》《尚书》《春秋》《礼记》《周易》。三年成讫。谨以奏呈。
孝武帝永熙三年春,释菜,诏李郁讲《礼记》,卢景宣解《大戴礼》
《魏书·孝武帝本纪》:永熙三年二月丙子,帝亲释奠礼先师。按《李同轨传》:同轨学综诸经。永熙三年春,释菜,诏公卿学官于显阳殿,敕祭酒刘廞讲《孝经》,黄门李郁讲《礼记》,中书舍人卢景宣解《大戴礼夏小正篇》。时广招儒学,引令预听。同轨经义素优,辩析兼美,而不得执经,深为慨恨。按《李孝伯传》:郁,字永穆。永熙三年春,于显阳殿讲《礼记》,诏郁执经,解说不穷,群难锋起,无废谈笑。出帝及诸公凡豫听者,莫不嗟善。
孝静帝天平 年,帝于显阳殿讲《礼记》
《魏书·孝静帝本纪》不载。按《北齐书·李浑传》:浑弟绘,魏静帝于显扬殿讲《孝经》《礼记》,绘与从弟骞、裴伯庄、魏收、卢元明等俱为录议。素长笔札,尤能传授,缉缀词义,简举可观。〈按显阳殿魏书作显阳北齐作显扬并存俟考〉

北周

。武帝天和元年,帝御正武殿,集群臣亲讲《礼记》
《北周书·武帝本纪》:天和元年五月庚辰,帝御正武殿,集群臣亲讲《礼记》
天和三年八月,帝御大德殿,集百寮亲讲《礼记》。按《北周书·武帝本纪》:天和三年八月癸酉,帝御大德殿,集百寮及沙门、道士亲讲《礼记》
隋。文帝开皇元年,杜台卿采《月令》,为《玉烛宝典》奏之。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杜台卿传》:开皇初,被徵入朝。台卿尝采《月令》,触类而广之,为书名为《玉烛宝典》十二卷。至是奏之,赐绢二百匹。
开皇 年,诏徐文远为汉王谅讲《礼记》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徐文远传》:开皇中,迁太学博士。诏令往并州,为汉王谅讲《孝经》《礼记》
唐。太宗贞观十二年,孔颖达奉诏撰《正义》七十卷。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艺文志》《礼记正义》七十卷孔颖达、国子司业朱子奢、国子助教李善信、贾公彦、柳士宣、范义頵、魏王参军事张权等奉诏撰,与周元达、赵君赞、王士雄、赵弘智覆审。
《唐会要》:贞观十二年,国子祭酒孔颖达撰《五经》义疏一百七十卷,名曰《义赞》,有诏改为《正义》
贞观 年,魏徵作《类礼》二十篇,寘内府。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魏徵传》:徵尝以《小戴礼》综汇不伦,更作《类礼》二十篇,数年而成。帝美其书,录寘内府。
高宗显庆元年,皇太子弘受《礼记》于率更令郭瑜。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高宗诸子传》:孝敬皇帝弘,显庆元年,立为皇太子。受《春秋左氏》于率更令郭瑜,至楚世子商臣弑其君,喟而废卷曰:圣人垂训,何书此邪。瑜曰:孔子作《春秋》,善恶必书,褒善以劝,贬恶以诫,故商臣之罪虽千载犹不得灭。弘曰:然所不忍闻,愿读它书。瑜拜曰:里名圣母,曾子不入。殿下睿孝天资,黜凶悖之迹,不存视听。臣闻安上治民,莫善于礼,故孔子称不学礼,无以立。请改受《礼》。太子曰:善。按《旧唐书·孝敬皇帝弘传》:弘,高宗第五子也。尝受《春秋左氏传》于率更令郭瑜,至楚子商臣之事,废卷而叹曰:此事臣子所不忍闻,经籍圣人垂训,何故书此。请改读馀书。瑜再拜贺曰:臣闻安上理人,莫善于礼,非礼无以事天地之神,非礼无以辨君臣之位,故先王重焉。孔子曰:不学《礼》,无以立。请停《春秋》而读《礼记》。太子从之。〈按旧唐书较详故并载之〉
中宗嗣圣 年,王元感上《礼记绳愆》三十卷,乞写藏秘书。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按《儒学王元感传》:所撰《礼记绳愆》等凡数十百篇,长安时上之,丐官笔楮写藏秘书。〈按武后长安年即中宗嗣圣年〉
《旧唐书·王元感传》:元感时虽年老,犹能烛下看书,通宵不寐。长安二年,表上其所撰《尚书纠缪》十卷、《春秋振滞》二十卷、《礼记绳愆》三十卷,并所注《孝经》《史记》槁草,请官给纸笔,写上秘书阁。诏令弘文、崇贤两馆学士及成均博士详其可否。
元宗开元七年,皇太子齿冑于学谒先圣诏褚无量讲《礼记》
《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七年十一月乙亥,皇太子入学齿冑,赐陪位官及学生帛。按《礼乐志》:元宗开元七年,皇太子齿冑于学谒先圣,诏宋璟亚献苏颋终献临享天子思齿冑义,乃诏三献皆用冑子祀先圣,如释奠右散骑常侍褚无量讲《礼记·文王世子》篇。开元十四年,元行冲等以魏徵《类礼》,撰成《义疏》五十卷上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儒学元澹传》:澹,字行冲。初,魏光乘请用魏徵《类礼》列于经,帝命行冲与诸儒集义作疏,将立之学,乃引国子博士范行恭、四门助教施敬本采获刊缀为五十篇,上于官。于是右丞相张说建言:戴圣所录,向已千载,与经并立,不可罢。魏孙炎始因旧书擿类相比,有如钞掇,诸儒共非之。至徵更加整次,乃为训注,恐不可用。帝然之,书留中不出。行冲意诸儒间己,因著论自辩,名曰《释疑》
《旧唐书·元行冲传》:左卫率府长史魏光乘奏请行用魏徵所注《类礼》,上遽令行冲集学者撰《义疏》,将立学官。行冲于是引国子博士范行恭、四门助教施敬本检讨刊削,勒成五十卷,十四年八月奏上之。尚书左丞相张说驳奏。上然其奏,于是赐行冲等绢四百匹,留其书贮于内府,竟不得立于学官。行冲恚诸儒排己,退而著论以自释,名曰《释疑》。元宗嘉赏,赉缣千匹。
开元二十四年,诏令进士帖《礼记》,通五及第。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礼仪志》:开元二十四年,进士帖《左传》《礼记》,通五及第。
开元二十六年,诏韦绦奏《月令》一篇。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韦绦传》:开元二十六年,诏绦奏《月令》一篇,朔日于宣政侧设榻,东向置案,诏坐读之,诸司官长悉升殿坐听。岁馀,罢。
开元 年,《御刊定礼记月令》命李林甫等注解。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艺文志》《御刊定礼记月令》一卷集贤院学士李林甫、陈希烈、徐安贞、直学士刘光谦齐光乂陆善经、修撰官史元晏、待制官梁令瓒等注解。自第五易为第一。按《李林甫上唐明皇御刊定月令》:表昭代敬天勤民顺时设政,是以有皇极之敷言,亲降圣谟,重加删定,乃命集贤院学士、尚书左仆射兼右相吏部尚书李林甫等为之注解。
代宗大历八年,归崇敬请以《礼记》为大经。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按《归崇敬传》:大历八年,崇敬建议曰:近世明经,不课其义,先取帖经,颛门废业,传授义绝。请以《礼记》《左氏春秋》为大经,《周官》《仪礼》《毛诗》为中经,《尚书》《周易》为小经,各置博士一员。《公羊》《谷梁春秋》共准一中经,通置博士一员。博士兼通《孝经》《论语》,依章疏讲解。德行纯洁、文词雅正、形容庄重可为师表者,委四品以上各举所知,在外给传,七十者安车蒲轮敦遣。国子、太学、四门三馆,各立五经博士,品秩、生徒有差。

后汉

。高祖乾祐元年,以聂崇义为《礼记》博士。
《五代史·后汉高祖本纪》不载。按《宋史·儒林聂崇义传》:崇义少举《三礼》,善《礼》学。汉乾祐中,累官至国子《礼记》博士。〈按乾祐止一年故知为元年〉
后周。世宗显德 年,诏尹拙等校勘《礼记》释文音。
《五代史·后周世宗本纪》不载。按《玉海》:周显德中,诏刻《易》《书》《周礼》《仪礼》四经释文,皆田敏、尹拙、聂崇义校勘。自是相继校勘《礼记》《三传》《毛诗音》,并拙等校勘。
辽。圣宗开泰元年八月,诏赐铁骊那沙《礼记》一部。
《辽史·圣宗本纪》:开泰元年八月丙申,铁骊那沙乞赐佛像、儒书,诏赐护国仁王佛像一,《易》《诗》《书》《春秋》《礼记》各一部。
宋。太祖建隆三年,判监崔颂等上新校《礼记》释文。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按《玉海》云云。
太宗太平兴国七年,以《礼记》博士,孔维使高丽,高丽王问礼。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孔维传》:太平兴国中,拜国子《周易》博士,代还,迁《礼记》博士。七年,使高丽,高丽王治问礼于维,维对以君臣父子之道,升降等威之序,治悦,称之曰:今日复见中国之夫子也。
雍熙四年,邢炳撰《礼选》二十卷献之。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邢炳传》:雍熙中,炳撰《礼选》二十卷献之,太宗探其帙,得《文王世子》篇,观之甚悦,因问卫绍钦曰:炳为诸王讲说,曾及此乎。绍钦曰:诸王常时访炳经义,炳每至发明君臣父子之道,必重复陈之。太宗益喜。
《玉海》:雍熙四年八月己酉,诸王府侍读邢炳进分门《礼选》二十八卷,赐银器二帛三十。〈按长编云二十一卷〉雍熙 年,赐新进士《儒行》篇。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玉海》:绍兴五年,策士首得汪应辰九月十九日言者请依雍熙故事赐新进士《儒行》篇,以励士检。〈按《玉海》又云淳化三年始赐新进士孙何等。此云依雍熙故事
并存以备参考
〉太宗淳化三年,诏以新印《儒行》篇,赐中书枢密两制三馆及新进士各一轴。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玉海》:淳化三年二月,诏以新印《儒行》篇赐中书枢密两制三馆等人各一轴。先是御试进士以《儒行》篇为论题,意欲激劝士流修《儒行》,故命雕印首赐孙何等,次及宰辅近臣至铨司选人,令置于听事以代座右之诫,三月己酉赐新第孙何等《儒行篇》各一轴,何等表谢。
淳化五年五月,胡迪平等校勘《礼记正义》板成以献。按《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玉海》:端拱元年,孔维等奉敕校勘《五经正义》《礼记》则胡迪平五人校勘,纪自成等七人再校,李至等详定,淳化五年五月以献。
真宗咸平二年六月,赐诸王辅臣《礼记疏》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玉海》:咸平二年六月己巳,祭酒邢炳上新印《礼记疏》七十卷,赐诸王辅臣人一部。
大中祥符元年十一月,以《儒行篇》赐诸文臣。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玉海》:祥符元年十一月丙辰,复以《儒行》篇赐亲民釐务文臣,其幕职、州县官使臣赐敕。令崇文院摹印给之。
大中祥符三年五月,上作《礼选赞》,赐邢炳。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邢炳传》:雍熙中,炳撰《礼选》二十卷献之。上尝因内阁曝书,览而称善,召炳同观,作《礼选赞》赐之。炳因家无遗槁,愿得副本。上许之。缮录未毕而炳卒,亟诏写二本,一本赐其家,一本俾置冢中。上尝问:郑注《礼记·世子篇》云:文王以忧勤损寿,武王以安乐延年。朕以为本经旨意必不然也。且夏禹焦劳,有元圭之赐,而享国永年。若文王能忧人之心,不自暇逸,纵无感应,岂至亏损寿命耶。
《玉海》:祥符三年五月乙巳,上作《礼选赞》,赐翰林侍读学士。
景德四年九月,宴近臣于龙图阁之崇和殿。邢炳视壁间《礼记图》,讲述大义,上嘉纳之。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邢炳传》:炳拜工部、知曹州。入辞日,特开龙图阁,召近臣宴崇和殿。炳视壁间《尚书》《礼记图》,指《中庸》篇曰: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因陈其大义,上嘉纳之。
《玉海》:景德四年九月庚午,宴近臣于龙图阁之崇和殿。翰林学士邢炳视壁间挂《尚书》《礼记图》,指《中庸》九经事,讲述其义,皆有伦理,在位耸听。
仁宗皇祐元年九月,所镌《石经》《礼记》毕。
《宋史·仁宗纪本》不载。按《玉海》《石室十三经》孟蜀所镌,皇祐元年岁次己丑九月辛卯朔十五日乙巳,工毕《礼记》,张绍文书。
皇祐五年四月,杨安国等上《礼记节解》九十卷。按《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玉海》:皇祐初,诏杨安国等以《五经正义节解》为书,诏以《五经精义》为名,五年四月癸卯上《礼记节解》九十卷。
神宗熙宁元年,王安石请罢讲《礼记》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曲洧旧闻》:熙宁元年冬,介甫初侍经筵,未尝讲说。上欲令介甫讲《礼记》至曾子易箦事。介甫于仓卒间进说曰:圣人以义制礼,其详至于床笫之际。上称善,安石遂言:《礼记》多驳杂,不如讲《尚书》,帝王之制,人主所宜急闻。于是罢《礼记》
徽宗政和三年,方悫进《礼记解义》二十卷。按《宋史·徽宗本纪》不载。按《玉海》:政和三年,方悫进《礼记解义》二十卷,自为之序。以王氏父子独无《解义》
乃取《三经义》《字说》申而明之,著为此解。时马希孟亦有《礼记解》七十卷。朱子曰:方马二解尽有好处,不可以其新学而黜之。
高宗绍兴五年,高闶以《礼记儒行篇》词说不醇,请毋赐新进士从之。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按《儒林高闶传》:绍兴元年,以上舍选赐进士第,召为秘书省正字。时将赐新进士《儒行》《中庸》篇,闶奏《儒行》词说不醇,请止赐《中庸》,庶几学者得知圣学渊源,而不惑于他说,从之。
《玉海》:绍兴五年,策士首得汪应辰九月十九日言者请,依雍熙故事赐新进士《儒行篇》,以励士检。有旨添赐《中庸》送秘府校勘正字。张嵲校《中庸》,高闶校《儒行》篇。二十二日闶奏:《儒行》虽间与圣人之意合,而其词夸大,类战国纵横之学。盖汉儒杂记决非圣人格言,望止。赐《中庸》庶几学者知圣学渊源。奏可。
绍兴十七年,赐王十朋等学记。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按《玉海》:绍兴十七年,赐王十朋等学记,就闻喜宴赐之。
绍兴十八年,御书《儒行篇》赐进士王佐等。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按《玉海》:绍兴十八年六月三日,御书《儒行篇》赐进士王佐等,就闻喜宴赐之。绍兴三十年三月,诏以御书《礼记经解石刻摹本》赐进士梁克家等。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按《周必大御书礼记经解石刻跋右御书经解一卷》:绍兴三十年三月,诏以摹本赐新进士梁克家,以下临安,守臣端礼因以别本分遗百执事臣,某时为太学录,谨受而藏之。
《玉海》:绍兴三十年四月,赐梁克家等《经解》篇,就闻喜宴赐之。
孝宗隆兴元年,胡铨进讲《礼记》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按《胡铨传》:隆兴元年,迁秘书监,擢起居郎。兼侍讲。因讲《礼记》,曰:君以礼为重,礼以分为重,愿陛下无以名器轻假人。
孝宗乾道九年闰正月,诏以胡铨所进《礼记解》,藏秘省。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按《胡铨传》:铨兼侍讲。因讲《礼记》,曰:君以礼为重,礼以分为重,分以名为重,愿陛下无以名器轻假人。以敷文阁直学士与外祠。铨归,上所著《礼记解》诂,诏藏秘书省。
《玉海》:乾道九年闰正月二十三日,敷文阁直学士胡铨言:圣训令臣进所解诸经,今先缮写《周易》《周礼》《礼记》《春秋》四经。诏令投进。
孝宗淳熙四年,诏以御书《礼记》五篇重行摹勒,以补礼经之阙。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按《玉海》:淳熙四年二月十九日,诏知临安府赵磻老于太学建阁,奉安石经。五月二十四日,磻老奏:阁将就绪,其石经《易》《诗》《书》《春秋》《左氏传》《论语》《孟子》外,尚有御书《礼记》《中庸》《大学》《学记》《儒行经解》五篇不在太学石经之数,今搜访旧本,重行摹勒,以补礼经之阙。
理宗端平元年,侍讲张虙进《礼记月令》十二卷。
《宋史·理宗本纪》不载。按《张虙传》:端平初,召为国子司业兼侍讲,以《礼记月令》进读,至狱讼必端平之语,因敷畅厥旨,升国子祭酒。以为《月令》之书虽出于吕不韦,然人主后天而奉天时,此书不为无助。乃因已讲者为十二卷,乞按月而观之。
淳祐六年,讲《礼记》毕,赐宴秘书省。
《宋史·理宗本纪》不载。按《玉海》:淳祐六年十月,讲《礼记》毕,赐宴秘书省御制七言唐律一首。
度宗咸淳元年,侍讲赵景纬进讲《礼记》
《宋史·度宗本纪》不载。按《赵景纬传》:咸淳元年,拜宗正少卿,兼侍讲。以《礼记》进讲,开陈敬恕之义。又言:损德害身之大莫过于嗜欲,而窒嗜欲之要莫切于思。居处则思敬,动作则思礼,祭祀则思诚,事亲则思孝。每御一食,则思天下之饥者。每服一衣,则思天下之寒者。嫔嫱在列,必思夏桀以嬖色亡其国。饮燕方欢,必思商纣以沉湎丧其身。念起而思随之,则念必息。欲萌而思制之,则欲必消。志气日以刚健,德性日以充实,岂不盛哉。进权礼部侍郎。
金。废帝天德三年,置国子监,《礼记》用孔颖达疏,自国子监印之,授诸学校。
《金史·废帝本纪》不载。按《选举志》:凡养士之地曰国子监,始置于天德三年,《礼记》用孔颖达疏,自国子监印之,授诸学校。
元。世祖至元二十四年,定国子学制,以次读《礼记》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选举志》:至元二十四年,立国子学,而定其制。凡读书必先《孝经》《小学》《论语》《孟子》《大学》《中庸》,次及《诗》《书》《礼记》《周礼》《春秋》《易》。博士、助教亲授句读、音训,正、录、伴读以次传习之。讲说则依所读之序。
明。太祖洪武三年,诏乡会试《礼记》,主古注疏。
《明朝开天纪》:洪武三年四月己亥,诏自洪武三年八月为始,乡试、会试第一场试五经义各试本经一道《礼记》,主古注疏。
神宗万历十八年,命经筵进讲《礼记》
《明纪》:万历十八年,御经筵毕览《贞观政要》,曰:唐太宗多有惭德,魏徵大节有亏命。以后讲《礼记》,停《贞观政要》
《明外史·黄凤翔传》:万历十八年,起补北监。时方较刻《十三经注疏》,因言:顷陛下去《贞观政要》,进讲《礼记》,甚善。读曾子论孝曰敬父母遗体,则当思所以珍护圣躬。诵《学记》言学然后知不足,则当思所以缉熙圣学。察《月令》篇以四时敷政、法天行健,则可见圣治之当勤励。绎《世子》篇陈保傅之教、齿学之仪,则可见皇储之当早建预教。疏入,报闻。寻擢礼部右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