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诗经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经籍典

 第一百三十七卷目录

 诗经部汇考五
  韩诗外传〈序 小星 行露 汉广 相鼠三 柏舟五 雄雉三 关睢 汝坟 草虫 日月 螮蝀静女雄雉 匏有苦叶 谷风 旄丘二 北门二 北山北门 甘棠 干旄 载驰三 淇澳二 氓 中谷二 大叔于田三 羔裘三 野有蔓草 汾沮洳二 伐檀二 硕鼠三 山有枢 椒聊 鸨羽 小戎 终南 衡门 匪风 鸤鸠二 东山 豳风 天作 我将二 时迈三 执竞 臣工 板 有瞽 楚茨 潜 武 敬之四 板丝衣〉

经籍典第一百三十七卷

诗经部汇考五

《》《序》

文之在世如风行水上,变态无定,惟载道者,可贵也。外此艺焉耳。六经之文,浑涵如天,万象森列,不可尚已。至孔孟继六经而作其文,广大渊弘,中间每取易诗书中之要语,而推广之阐,幽微显以尽其蕴,则道从此出矣。夫何韩婴处乎。汉孝文之世遭秦火,绝学之馀乃能衍诗作传,命意布词,一仿孔孟之文。凡诸诗言约旨远者,悉肆力极致,上推天人之理,下及万物之情,以尽其意文,则严整简古厉世范俗皆顺于道宛。然圣门家法,岂汉世人物之所遽能邪。然生在当峕以诗名,与鲁申培、齐辕固二诗并列于世,亦尝以易作传授人,今已不传而其诗亦亡。又因以慨叹天下之遗书于无穷也,嗟乎。韩生不见于经传,故世鲜闻。今薛子汝修笃学,嗜诗乃于先曾,大父黄门公笥中得此书,爱其文古而锓诸梓以传于世,其用心不亦可嘉也乎。〈济南陈明撰。〉

《小星》

曾子仕于莒,得粟三秉,方是之时,曾子重其禄而轻其身;亲没之后,齐迎以相,楚迎以令尹,晋迎以上卿,方是之时,曾子重其身而轻其禄。怀其宝而迷其国者,不可与语仁;窘其身而约其亲者,不可与语孝;任重道远者,不择地而息;家贫亲老者,不择官而仕。故君子矫褐趋时,当务为急。传云:不逢时而仕,任事而敦其虑,为之使而不入其谋,贫焉故也。诗曰:夙夜在公,实命不同。

《行露》

传曰:夫行露之人许嫁矣,然而未往也,见一物不具,一礼不备,守节贞理,守死不往,君子以为得妇道之宜,故举而传之,扬而歌之,以绝无道之求,防污道之行乎。诗曰:虽速我讼,亦不尔从。

《汉广》

孔子南游,适楚,至于阿谷之隧,有处子佩瑱而浣者。孔子曰:彼妇人其可与言矣乎。抽觞以女,不可求思。此之谓也。
《相鼠》
哀公问孔子曰:有智寿乎。孔子曰:然。人有三死而非命也者,自取之也:居处不理,饮食不节,劳过者,病共杀之。居下而好千上,嗜欲无厌,求索不止者,刑共杀之。少以敌众,弱以侮强,忿不量力者,兵共杀之。故有三死而非命者,自取之也。诗云:人而无仪,不死何为。传曰:在天者、莫明乎日月,在地者、莫明于水火,在人者、莫明乎礼义。故日月不高,则所照不远;水火不积,则光炎不博:礼义不加乎国家,则功名不白。故人之命在天,国之命在礼。君人者、降礼尊贤而王,重法爱民而霸,好利多诈而危,权谋倾覆而亡。诗曰: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相鼠二》
君子有辩善之度,以治气养性,则身后彭祖;修身自强,则名配尧禹;宜于时则达,厄于穷则处,信礼者也。凡用心之术,由礼则理达,不由礼则悖乱。饮食衣服,动静居处,由礼则知节,不由礼则垫陷生疾。容貌态度,进退移步,由礼则夷国。政无礼则不行,王事无礼则不成,国无礼则不宁,王无礼则死亡无日矣。诗曰: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相鼠三》

传曰:不仁之至忽其亲,不忠之至倍其君,不信之至欺其友。些三者、圣王之所杀而不赦也。诗曰: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柏舟》
王子比干杀身以成其忠,柳下惠杀身以成其信,伯夷叔齐杀身以成其廉,此三子者,皆天下之通士也,岂不爱其身哉。为夫义之不立,名之不显,则士耻之,故杀身以遂其行。由是观之,卑贱贫穷,非士之耻也;天下举忠而士不与焉,举信而士不与焉,举廉而士不与焉,三者存乎身,名传于世,与日月并而息,天不能杀,地不能生,当桀纣之世不之能污也,然则非恶生而乐死也,恶富贵好贫贱也,由其理,尊贵及己而仕也不辞也。孔子曰:富而可求,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故阨穷而不悯,荣辱而不苟,然后能有致也。诗曰: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此之谓也。
《柏舟二》
原宪居鲁,环堵之室,茨以蒿莱,蓬户瓮牖,桷桑而无枢,上漏下湿,匡坐而弦歌。子贡乘肥马,衣轻裘,中绀而表素,轩不容巷,而往见之。原宪楮冠黎杖而应门,正冠则缨绝,振襟则肘见,纳履则踵决。子贡曰:嘻。先生何病也。原宪仰而应之曰:宪闻之:无财之谓贫,学而不能行之谓病。宪、贫也,非病也。若夫希世而行,比周而友,学以为人,教以为己,仁义之匿,车马之饰,衣裘之丽,宪不忍为之也。子贡逡巡,面有惭色,不辞而去。原宪乃徐步曳杖,歌商颂而反,声沦于天地,如出金石。天子不得而臣也,诸侯不得而友也。故养身者忘家,养志者忘身,身且不爱,孰能忝之。诗曰: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柏舟三》
传曰:所谓士者,虽不能尽备乎道术,必有由也;虽不能尽乎美善,必有处也。言不务多,务审所行而已,行既已尊之,言既已由之,若肌肤性命之不可易也。诗曰: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柏舟四》
传曰:君子洁其身而同者合焉,善其音而类者应焉。马鸣而马应之,牛鸣而牛应之,非和也,其势然也。故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莫能以己之皭皭,容人之混污然。诗曰:我心匪鉴,不可以茹。

《柏舟五》

荆伐陈,陈西门坏,因其降民使修之,孔子过而不式。子贡执辔而问曰:礼、过三人则下,二人则式。今陈之修门者众矣,夫子不为式,何也。孔子曰:国亡而弗知,不智也;知而不争,非忠也;亡而不死,非勇也。修门者虽众,不能行一于此,吾故弗式也。诗曰:忧心悄悄,愠于群小。小人成群,何足礼哉。
《雄雉》
传曰:喜名者必多怨,好与者必多辱,唯灭迹于人,能随天地自然,为能胜理,而无爱名;名兴则道不用,道行则人无位矣。夫利为害本,而福为祸先,唯不求利者为无害,不求福者为无祸。诗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雄雉二》
传曰:聪者自闻,明者自见,聪明则仁爱著而廉耻分矣。故非道而行之,虽劳不至;非其有而求之,虽强不得。故智者不为非其事,廉者不为非其有,是以害远而名彰也。诗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雄雉三》

传曰:安命养性者,不待积委而富;名号传乎世者,不待势位而显;德义畅乎中而无外求也。信哉。贤者之不以天下为名利者也。诗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关睢》

古者、天子左五钟,将出,则撞黄钟,而右五钟皆应之,马鸣中律,驾者有文,御者有数,立则磬折,拱则抱鼓,行步中规,折旋中矩,然后太师奏升车之乐,告出也。入则撞蕤宾,以治容貌,容貌得则颜色齐,颜色齐则肌肤安,蕤宾有声,鹄震马鸣,及裸介之虫,无不延颈以听,在内者皆玉色,在外者皆金声,然后少师奏升堂之乐,即席告入也。此言音乐相和,物类相感,同声相应之义也。诗云:钟鼓乐之。此之谓也。

《汝坟》

枯鱼御索,几何不蠹。二亲之寿,忽如过隙;树木欲茂,霜露不凋使;贤士欲成其名,二亲不待。家贫亲老,不择官而仕。诗曰:虽则如燬,父母孔迩。此之谓也。

《草虫》

孔子曰:君子有三忧:弗知,可无忧与。知而不学,可无忧与。学而不行,可无忧与。诗曰:未见君子,忧心惙惙。

《日月》

鲁公甫文伯死,其母不哭也。季孙闻之,曰:公甫文伯之母、贞女也。子死不哭,必有方矣。使人问焉。对曰:昔、是子也,吾使之事仲尼,仲尼去鲁,送之,不出鲁郊,赠之,不与家珍。病、不见士之视者;死、不见士之流泪者;死之日,宫女缞绖而从者,十人。此不足于士,而有馀于妇人也。吾是以不哭也。诗曰: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

《螮蝀》  《静女》  《雄雉》

传曰:天地有合,则生气有精矣;阴阳消息,则变化有时矣;时得则治,时失则乱。故人生而不具者五:目无见,不能食,不能行,不能言,不能施化。三月微的,而后能见;七月而生齿,而后能食;期年髑就,而后能行;三年脑合,而后能言;十六精通,而后能施化。阴阳相反,阴以阳变,阳以阴变。故男、八月生齿,八岁而龆齿,十六而精化小通。女、七月生齿,七岁而龀齿,十四而精化小通。是故阳以阴变,阴以阳变。故不肖者、精化始具,而生气感动,触情纵欲,反施化,是以年寿亟夭,而性不长也。诗曰:乃如之人兮,怀婚姻也,大无信也,不知命也。贤者不然,精气阗溢,而后伤时不可过也。不见道端,乃陈情欲,以歌道义。诗曰: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远,曷云能来。急时辞也,是故称之日月也。

《匏有苦叶》

楚白公之难,有仕之善者,辞其母,将死君。其母曰:弃母而死君,可乎。曰:闻事君者、内其禄而外其身。今之所以养母者,君之禄也,请往死之。比至朝,三废车中。其仆曰:子惧、何不反也。曰:惧、吾私也,死君、吾公也。吾闻君子不以私害公。遂死之。君子闻之曰:好义哉。必济矣夫。诗云:深则厉,浅则揭。此之谓也。

《谷风》

晋灵公之时,宋人杀昭公。赵宣子请师于灵公而救之。灵公曰:非晋国之急也。宣子曰:不然。夫大者天地,其次君臣,所以为顺也。今杀其君,所以反天地、逆人道也,天必加灾焉。晋为盟主而不救,天罚惧及矣。诗云:凡民有丧,匍匐救之。而况国君乎。于是灵公乃与师而从之。宋人闻之,俨然感说,而晋国日昌,何则。以其诛逆存顺。诗云:凡民有丧,匍匐救之。赵宣子之谓也。
《旄丘》
传曰:水浊则鱼喁,令苛则民乱,城峭则崩,岸峭则陂。故吴起峭刑而车裂,商鞅峻法而支解。治国者譬若乎张琴然,大弦急,则小弦绝矣。故急辔御者、非千里之御也。有声之声,不过百里,无声之声,延及四海。故禄过其功者削,名过其实者捐,情行合名,祸福不虚至矣。诗云:何其处也。必有与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故惟其无为,能长生久视,而无累于物矣。

《旄丘二》

传曰:衣服容貌者,所以说目也,应对言语者、所以说耳也,好恶去就者、所以说心也。故君子衣服中,容貌得,则民之目悦矣;言语逊,应对给,则民之耳悦矣;就仁去不仁,则民之心悦矣。三者存乎身,虽不在位,谓之素行。故中心存善而日新之,则独居而乐,德充而形。诗曰:何其处也。必有与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
《北门》
仁道有四:磏为下。有圣仁者,有智仁者、有德仁者,有磏仁者。上知天,能用其时;下知地,能用其财;中知人,能安乐之;是圣仁者也。上亦知天,能用其时;下知地、能用其财;中知人,能使人肆之;是智仁者也。宽而容众,百姓信之;道所以至,弗辱以时;是德仁者也。廉洁直方,疾乱不治、恶邪不匡;虽居乡里,若坐涂炭;命入朝廷,如赴汤火;非其民、不使,非其食、弗尝;疾乱世而轻死,弗顾弟兄,以法度之,比于不祥,是磏仁者也。传曰:山锐则不高,水径则不深,仁磏则其德不厚,志与天地拟者、其人不祥,是伯夷、叔齐、卞随、介子推、原宪、鲍焦、袁旌目、由徒狄之行也,其所受天命之度,适至是而亡,弗能改也,虽枯槁弗舍也。诗云:亦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磏仁虽下,然圣人不废者、匡民隐括,有在是中者也。

《北门二》

申徒狄非其世,将自投于河。崔嘉闻而止之,曰:吾闻圣人仁士之于天地之间也,民之父母也,今为儒雅之故,不救溺人,可乎。申徒狄曰:不然。桀杀关龙逢、纣杀王子比干,而亡天下。吴杀子胥,陈杀泄冶、而灭其国。故亡国残家,非无圣智也,不用故也。遂抱石而沉于河。君子闻之,曰:廉矣。如仁欤。则吾未之见也。诗曰: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北山》  《北门》

鲍焦衣弊肤见,挈畚持蔬,遇子贡于道。子贡曰:吾子何以至于此也。鲍焦曰:天下之遗德教者、众矣,吾何以不至于此也。吾闻之:世不己知而行之不已者、爽行也;上不己用而干之不止者、是毁廉也。行爽廉毁,然且弗舍,惑于利者也。子贡曰:吾闻之:非其世者、不生其利;污其君者、不履其土。非其世而持其蔬,诗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此谁有之哉。鲍焦曰:于戏。吾闻贤者重进而轻退,廉者易愧而轻死。于是弃其蔬而立槁于洛水之上。君子闻之,曰:廉夫。刚哉。夫山锐则不高,水径则不深,行磏者德不厚,志与天地拟者,其为人不祥。鲍焦可谓不祥矣。其节度深浅,适至于是矣。诗云:亦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甘棠》

昔者、周道之盛,召伯在朝,有司请营召以居。召伯曰:嗟。以吾一身,而劳百姓,此非吾先君文王之志也。于是,出而就蒸庶于阡陌陇亩之间,而听断焉。召伯暴处远野,庐于树下,百姓大悦,耕桑者倍力以劝,于是岁大稔,民给家足。其后在位者骄奢,不恤元元,税赋繁数,百姓困乏,耕桑失时。于是诗人见召伯之所休息树下,美而歌之。诗曰:蔽茀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此之谓也。

《干旄》

楚庄王围宋,有七日之粮,曰:尽此而不剋,将去而归。于是使司马子反乘闼而窥宋城,宋使华元乘闼而应之。子反曰:子之国何若矣。华元曰:惫矣。易子而食之,柝骸而爨之。子反曰:嘻。甚矣惫。虽然,吾闻围者之国,钳马而秣之,使肥者应客。今何吾子之情也。华元曰:吾闻君子见人之困则矜之,小人见人之困则幸之。吾望见吾子似于君子,是以情也。子反曰:诺。子其勉之矣。吾军有七日粮尔。揖而去。子反告庄王,庄王曰:若何。子反曰:惫矣。易子而食之,柝骸而爨之。庄王曰::嘻。甚矣惫。今得此而归尔。子反曰:不可。吾已告之矣,吾军亦有七日粮尔。庄王怒曰:吾使子视之,子曷为而告之。子反曰:区区之宋,犹有不欺之臣,何以楚国而无乎。吾是以告之也。庄王曰:虽然,吾子今得此而归耳。子反曰:王请处此,臣请归耳。王曰:子去我而归,吾孰与处乎此。吾将从子而归。遂引师而归。君子善其平乎己也,华元以诚告子反,得以解围,全二国之命。诗云:彼姝者子,何以告之。君子善其以诚相告也。
《载驰》
鲁监门之女婴相从绩,中夜而泣涕。其偶曰:何谓而泣也。婴曰:吾闻卫世子不肖,所以泣也。其偶曰:卫世子不肖,诸侯之忧也,子曷为泣也。婴曰:吾闻之异乎子之言也。昔有、宋之桓司马得罪于宋君,出于鲁,其马佚而𩥇吾园,而食吾园之葵,是岁、吾闻园人亡利之半。越王勾践起兵而攻吴,诸侯畏其威,鲁往献女,吾姊与焉,兄往视之,道畏而死。越兵威者、吴也,兄死者、我也。由是观之,祸与福相反也。今卫世子甚不肖,好兵,吾男弟三人,能无忧乎。诗曰:大夫跋涉,我心则忧。是非类与乎。
《载驰二》
高子问于孟子曰:夫嫁娶者、非己所自亲也,卫女何以得编于诗也。孟子曰:有卫女之志则可,无卫女之志则怠。若伊尹于太甲,有伊尹之志则可,无伊尹之志则篡。夫道二:常之谓经,变之谓权,权怀其常道,而挟其变权,乃得为贤。夫卫女、行中孝,虑中圣,权如之何。诗曰: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尔不臧,我思不远。

《载驰三》

楚庄王听朝罢晏。樊姬下堂而迎之,曰:何罢之晏也。得无饥倦乎。庄王曰:今日听忠贤之言,不知饥倦也。樊姬曰:王之所谓忠贤者,诸侯之客欤。中国之士欤。庄王曰:则沈令尹也。樊姬掩口而笑。王曰:姬之所笑,何也。姬曰:妾得于王,尚汤沐,执巾栉,振衽席,十有一年矣;然妾未尝不遣人之梁郑之间,求美人而进之于王也;与妾同列者、十人,贤于妾者、二人,妾岂不欲擅王之宠哉。不敢私愿蔽众美,欲王之多见则娱。今沈令尹相楚数年矣,未尝见进贤而退不肖也,又焉得为忠贤乎。庄王旦朝,以樊姬之言告沈令尹,令尹避席而进孙叔敖。叔敖治楚,三年,而楚国霸。楚史援笔而书之于策,曰:楚之霸,樊姬之力也。诗曰: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樊姬之谓也。
《淇澳》
闵子骞始见于夫子,有菜色,后有刍豢之色。子贡问曰:子始有菜色,今有刍豢之色,何也。闵子曰:吾出蒹葭之中,入夫子之门,夫子内切磋以孝,外为之陈王法,心窃乐之;出见羽盖龙旂旃裘相随,心又乐之;二者相攻胸中,而不能任,是以有菜色也。今被夫子之教寖深,又赖二三子切磋而进之,内明于去就之义,出见羽盖龙旂旃裘相随,视之如坛土矣,是以有刍豢之色。诗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淇澳二》

传曰:雩而雨者,何也。曰:无何也,〈句疑有误〉犹不雩而雨也。星坠木鸣,国人皆恐,何也。是天地之变,阴阳之化,物之罕至者也,怪之、可也,畏之,非也。夫日月之薄蚀,怪星之昼见,风雨之不时,是无世而不尝有也,上明政平,是虽并至,无伤也;上闇政险,是虽无一,无益也。夫万物之有灾,人妖最可畏也。曰:何谓人妖。曰:枯耕伤稼,枯耘伤岁,政险失民;田秽稼恶,籴贵民饥,道有死人;寇贼并起,上下乖离,邻人相暴,对门相盗,礼义不循;牛马相生,六畜作妖;臣下杀上,父子相疑,是谓人妖,是生于乱。传曰:天地之灾,隐而废也;万物之怪,书不说也。无用之变,不急之灾,弃而不治;若夫君臣之义,父子之亲,男女之别,切磋而不舍。诗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氓》

孔子曰:口欲味,心欲佚,教之以仁;心欲兵,身恶劳,教之以恭;好辩论而畏惧,教之以勇;目好色,耳好声,教之以义。易曰:艮其限,列其夤,危薰心。诗曰:吁嗟女兮,无与士耽。皆防邪禁佚,调和心志。
《中谷》
高墙丰上激下,未必崩也;降雨兴,流潦至,则崩必先矣。草木根荄浅,未必撅也;飘风兴,暴雨坠,则撅必先矣。君子居是邦也,不崇仁义,尊其贤臣,以理万物,未必亡也;一旦有非常之变,诸侯交争,人趋车驰,迫然祸至,乃始愁忧,乾喉焦唇,仰天而叹,庶几望其安也,不亦晚乎。孔子曰:不慎其前,而悔其后。嗟乎。虽悔无及矣。诗曰:掇其泣矣,何嗟及矣。

《中谷二》

曾子曰:君子有三言可贯而佩之:一曰:无内疏而外亲,二曰:身不善而怨他人,三曰:患至而后呼天。子贡曰:何也。曾子曰:内疏而外亲,不亦反乎。身不善而怨他人,不亦远乎。患至而后呼天,不亦晚乎。诗曰:掇其泣矣,何嗟及矣。
《大叔于田》
夫霜雪雨露、杀生万物者也,天无事焉,犹之贵天也。执法厌文,治官治民者、有司也,君无事焉,犹之尊君也。夫辟土殖谷者、后稷也,决江流河者,禹也,听狱执中者,皋陶也,然而圣后者,尧也。故有道以御之,身虽无能也,必使能者为己用也;无道以御之,彼虽多能,犹将无益于存亡矣。诗曰:执辔如组,两骖如舞。贵能御也。
《大叔于田二》
传曰:孔子云:美哉。颜无父之御也。马知后有舆而轻之,知上有人而爱之,马亲其正,而爱其事,如使马能言,彼将必曰:乐哉。今日之驺也。至于颜沦少衰矣,马知后有舆而轻之,知上有人而敬之,马亲其正,而敬其事,如使马能言,彼将必曰:驺来。其人之使我也。至于颜夷而衰矣,马知后有舆而重之,知上有人而畏之,马亲其正,而畏其事,如马能言,彼将必曰:驺来。驺来。女不驺,彼将杀女。故御马有法矣,御民有道矣,法得则马和而欢,道得则民安而集。诗曰:执辔如组,两骖如舞。此之谓也。

《大叔于田三》

颜渊侍坐鲁定公于台,东野毕御马乎台下。定公曰:善哉。东野毕之御上也。颜渊曰:善则善矣。其马将佚矣。定公不说,以告左右曰:闻君子不谮人,君子亦谮人乎。颜渊退,俄而、厩人以东野毕马败闻矣。定公揭席而起,曰:辄驾召颜渊。颜渊至,定公曰:乡寡人曰:善哉。东野毕之御也。吾子曰:善则善矣。然则马将佚矣。不识吾子何以知之。颜渊曰:臣以政知之。昔者舜工于使人,造父工于使马,舜不穷其民,造父不极其马者,以舜无佚民,造父无佚马也。今东野毕之上车执辔,御体正矣,周旋步骤,朝礼毕矣,历险致远,马力殚矣,然犹策之不已,所以知佚也。定公曰:善。可少进。颜渊曰:兽穷则齧,鸟穷则喙,人穷则诈。自古及今,穷其下能不危者,未之有也。诗曰:执辔如组,两骖如舞。善御之谓也。定公曰:寡人之过也。
《旱麓》  《羔裘》
崔杼弑庄公,合士大夫盟,盟者皆脱剑而入,言不疾,指血至者死,所杀者十馀人,次及晏子,奉杯血,仰天而叹曰:恶乎。崔杼将为无道,而杀其君。于是盟者皆视足。崔杼谓晏子曰:子与我,吾将与子分国;子不与,我杀子。直兵将推之,曲兵将钩之。吾愿子之图之也。晏子曰:吾闻留以利而倍其君,非仁也;劫以刃而失其志者、非勇也。诗曰:莫莫葛藟,施于条枚。恺悌君子,求福不回。婴其可回矣。直兵推之,曲兵钩之,婴不之革也。崔杼曰:舍晏子。晏子起而出,授缨而乘,其仆驰,晏子抚其手曰:糜鹿在山林,其命在庖厨。命有所悬,安在疾驱。安行成节,然后去之。诗曰:羔裘如濡,恂直且侯;彼己之子,舍命不渝。晏子之谓也。
《羔裘二》
楚昭王有士曰石奢,其为人也,公而好直,王使为理。于是道有杀人者,石奢追之,则父也,还返于廷,曰:杀人者,臣之父也。以父成政,非孝也;不行君法,非忠也;弛罪废法,而伏其辜,臣之所守也。遂伏斧锧,曰:命在君。君曰:追而不及,庸有罪乎。子其治事矣。石奢曰:不然。不私其父,非孝也;不行君法、非忠也;以死罪生、不廉也。君欲赦之,上之惠也;臣不能失法,下之义也。遂不去鈇锧,刎颈而死乎廷。君子闻之曰:贞夫法哉。石先生乎。孔子曰:子为父隐,父为子隐,直在其中矣。诗曰:彼己之子,邦之司直。石先生之谓也。

《羔裘三》

外宽而内直,自设于隐括之中,直己不直人,善废而不悒悒,蘧伯玉之行也。故为人父者,则愿以为子,为人子者,则愿以为父,为人君者、则愿以为臣,为人臣者,则愿以为君。名昭诸侯,天下愿焉。诗曰:彼己之子,邦之彦兮。此君子之行也。

《野有蔓草》

传曰:孔子遭齐程木子于郯之间,倾盖而语,终日,有间,顾子路曰:由,束帛十匹,以赠先生。子路不对,有间,又顾曰:束帛十匹,以赠先生。子路率尔而对曰:昔者、由也闻之于夫子,士不中道相见,女无媒而嫁者、君子不行也。孔子曰:夫诗不云乎。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且夫齐程木子,天下之贤士也,吾于是而不赠,终身不之见也。大德不踰闲,小德出入可也。
《汾沮洳》
君子有主善之心,而无胜人之色;德足以君天下,而无骄肆之容;行足以及后世,而不以一言非人之不善。故曰:君子盛德而卑,虚己以受人,旁行不流,应物而不穷,虽在下位,民愿戴之,虽欲无尊,得乎哉。诗曰:彼己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异乎公行。

《汾沮洳二》

君子易和而难狎也,易惧而不可劫也,畏患而不避义死,好利而不为所非,交亲而不比,言辩而不乱。荡荡乎。其义不可大也,嗛乎。其廉不可刿也,温乎。其仁厚之宽大也,超乎。其有以殊于世也。诗曰: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伐檀》
商容尝执羽籥,冯于马徒,欲以伐纣而不能,遂去,伏于太行。及武王克殷,立为天子,欲以为三公。商容辞曰:吾常冯于马徒,欲以伐纣而不能,愚也;不争而隐,无勇也;愚且无勇,不足以备乎三公。遂固辞不受命。君子闻之曰:商容可谓内省而不诬能矣。君子哉。去素餐远矣。诗曰: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商先生之谓也。

《伐檀二》

晋文侯使李离为大理,过听杀人,自拘于廷,请死于君。君曰:官有贵贱,罚有轻重,下吏有罪,非子之罪也。李离对曰:臣居官为长,不与下吏让位;受爵为多,不与下吏分利。今过听杀人,而下吏蒙其死,非所闻也。不受命。君曰:自以为罪,则寡人亦有罪矣。李离曰:法失则刑,刑失则死。君以臣为能听微决疑,故使臣为理。今过听杀人之罪,罪当死。君曰:弃位委官,伏法亡国,非所望也。趣出,无忧寡人之心。李离对曰:政乱国危,君之忧也;军败卒乱,将之忧也。夫无能以事君,闇行以临官,是无功以食禄也。臣不能以虚自诬。遂伏剑而死。君子闻之曰:忠矣乎。诗曰:彼君子兮,不素餐兮。李先生之谓也。
《硕鼠》
楚狂接舆躬耕以食。其妻之市,未返,楚王使使者赍金百镒,造门曰:大王使臣奉金百镒,愿请先生治河南。接舆笑而不应,使者遂不得辞而去。妻从市而来曰:先生少而为义,岂将老而遗之哉。门外车轶,何其深也。接舆曰:今者、王使使者赍金百镒,欲使我治河南。其妻曰:岂许之乎。曰:未也。妻曰:君使不从,非忠也;从之,是遗义也。不如去之。乃夫负釜甑,妻戴织器,变易姓字,莫知其所之。论语曰:色斯举矣,翔而后集。接舆之妻是也。诗曰:逝将去汝,适彼乐土;适彼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二》
昔者桀为酒池糟堤,纵靡靡之乐,而牛饮者三千,群臣皆相持而歌,江水沛兮。舟楫败兮。我王废兮。趣归于,亳亳亦大矣。又曰:乐兮乐兮。四牡骄兮。六辔沃兮。去不善兮善,何不乐兮。伊尹知大命之将至,举觞造桀曰:君王不听臣言,大命至矣,亡无日矣。桀拍然而抃,嗑然而笑曰:子又妖言矣。吾有天下,犹天之有日也,日有亡乎。日亡,吾亦亡也。于是伊尹接履而趋,遂适于汤,汤以为相。可谓适彼乐土,爰得其所矣。诗曰:逝将去汝,适彼乐土;适彼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三》

伊尹去夏入殷,田饶去鲁适燕,介子推去晋入山。田饶事鲁哀公而不见察,田饶谓哀公曰:臣将去君,黄鹄举矣。哀公曰:何谓也。曰:君独不见夫鸡乎。首戴冠者,文也,足傅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得,得食相告,仁也,守夜不失时,信也。鸡有此五德,君犹曰瀹而食之者,何也。则以其所从来者近也。夫黄鹄一举千里,止君园池,食君鱼鳖,啄君黍粱,无此五者,君犹贵之,以其所从来者远矣。臣将去君,黄鹄举矣。哀公曰:止。吾将书子言也。田饶曰:臣闻:食其食者,不毁其器;阴其树者,不折其枝。有臣不用,何书其言。遂去,之燕。燕立以为相,三年,燕政太平,国无盗贼。哀公喟然太息,为之辟寝三月,减损上服。曰:不慎其前,而悔其后,何可复得。诗云:逝将去汝,适彼乐国;适彼乐国,爰得我直。

《山有枢》

子贱治单父,弹鸣琴,身不下堂,而单父治。巫马期以星出,以星入,日夜不处,以身亲之,而单父亦治。巫马期问于子贱,子贱曰:我任人,子任力。任人者佚,任力者劳。人谓子贱,则君子矣,佚四肢,全耳目,平心气,而百官理,任其数而已。巫马期则不然,乎然事情,劳力教诏,虽治,犹未至也。诗曰:子有衣裳,弗曳弗娄;子有车马,弗驰弗驱。

《椒聊》

子路曰:士不能勤苦,不能轻死亡,不能活贫穷,而曰我行义,吾不信也。昔者申包胥立于秦廷,七日七夜,哭不绝声,是以存楚,不能勤苦,焉得行此。比干且死,而谏愈忠;伯夷叔齐饿于首阳,而志益彰;不轻死亡,焉能行此。曾子褐衣缊绪,未尝完也,粝米之食,未尝饱也;义不合,则辞上卿,不活贫穷,焉能行此。夫士欲立身行道,无顾难易,然后能行之;欲行义徇名,无顾利害,然后能行之。诗曰:彼己之子,硕大且笃。非良笃修身行之君子,其孰能与之哉。

《鸨羽》

子路与巫马期薪于韫丘之下,陈之富人有处师氏者,脂车百乘,觞于韫丘之上。子路与巫马期曰:使子无忘子之所知,亦无进子之所能,得此富,终身无复见夫子,子为之乎。巫马期喟然仰天而叹,闟然投镰于地,曰:吾尝闻之夫子,勇士不忘丧其元,志士仁人不忘在沟壑。子不知予与。试予与。意者、其志与。子路心惭,故负薪先归。孔子曰:由来,何为偕出而先返也。子路曰:向也,由与巫马期薪于韫丘之下,陈之富人有处师氏者,脂车百乘,觞于韫丘之上,由谓巫马期曰:使子无忘子之所知,亦无进子之所能,得此富,终身无复见夫子,子为之乎。巫马期喟然仰天而叹,阘然投镰于地,曰:吾尝闻夫子:勇士不忘丧其元,志士仁人不忘在沟壑。子不知予与。试予与。意者,其志与。由也心惭,故先负薪归。孔子援琴而弹:诗曰:肃肃鸨羽,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能艺稷黍。父母何怙。悠悠苍天,曷其有所。予道不行邪,使汝愿者。

《小戎》

孔子曰:士有五:有埶尊贵者,有家富厚者,有资勇悍者,有心智愚者,有貌美好者。有埶尊贵者,不以爱民行义理,而反以暴敖。家富厚者,不以赈穷救不足,而反以侈靡无度。资勇悍者,不以卫上攻战,而反以侵陵私斗。心智愚者,不以端计数,而反以事奸饰诈。貌美好者,不以统朝涖民,而反以蛊女纵欲。此五者,所谓士失其美质者也。诗曰:温其如玉,在其板屋,乱我心曲。

《终南》

上之人所遇,色为先,声音次之,事行为后。故望而宜为人君者、容也,近而可信者、色也,发而中者、言也,文而可观者、行也。故君子容色,天下仪象而望之,不暇言而宜人为人君者。诗曰:颜如渥赪,其君也哉。

《衡门》

子夏读诗已毕。夫子问曰:尔亦可言于诗矣。子夏对曰:诗之于事也,昭昭乎若日月之光明,燎燎乎如星辰之错行,上有尧舜之道,下有三王之义,弟子不敢忘,虽居蓬户之中,弹琴以咏先王之风,有人亦乐之,无人亦乐之,亦可发愤忘食矣。诗曰: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洋洋,可以疗饥。夫子造然变容,曰:嘻。吾子始可以言诗已矣,然子已见其表,未见其里。颜渊曰:其表已见,其里又何有哉。孔子曰:窥其门,不入其中,安知其奥藏之所在乎。然藏又非难也。丘尝悉心尽志,已入其中,前有高岸,后有深谷,泠泠然如此既立而已矣,不能见其里,盖谓精微者也。

《匪风》

传曰:国无道,则飘风厉疾,暴雨折木,阴阳错氛,夏寒冬温,春热秋荣,日月无光,星辰错行,民多疾病,国多不祥,群生不寿,而五谷不登。当成周之时,阴阳调,寒暑平,群生遂,万物宁,故曰:其风治,其乐连,其驱马舒,其民依依,其行迟迟,其意好好,诗曰:匪风发兮,匪车扬兮。顾瞻周道,中心怛兮。
《鸤鸠》
夫治气养心之术:血气刚强,则务之以调和;智虑潜深,则一之以易谅;勇毅强果,则辅之以道术;齐给便捷,则安之以静退;卑摄贪利,则抗之以高志;容众好散,则劫之以师友;怠慢摽弃,则慰之以祸灾,愿婉端庄,则合之以礼乐。凡治气养心之术,莫径由礼,莫优得师,莫慎一好。好一则博,博则精,精则神,神则化,是以君子务结心乎一也。诗曰: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其仪一兮,心如结兮。
《鸣鸠二》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成行。家有千金之玉,不知治,犹之贫也;良工宰之,则富及子孙。君子学之,则为国用。故动则安百姓,议则延民命。诗曰:淑人君子,正是国人;正是国人,胡不万年。

《东山》

嫁女之家,三夜不息烛,思相离也。取妇之家,三日不举乐,思嗣亲也。是故昏礼不贺,人之序也。三月而庙见,称来妇也。厥明见舅姑,舅姑降于西阶,妇升自阼阶,授之室也。忧思三日,三月不杀,孝子之情也。故礼者、因人情为文。诗曰:亲结其缡,九十其仪。言多仪也。

《豳风》

原天命,治心术,理好恶,适性情,而治道毕矣。原天命则不惑祸福,不惑祸福则动静修。治心术则不妄喜怒,不妄喜怒则罚赏不阿。理好恶则不贪无用,不贪无用则不害物性。适情性则不过欲,不过欲则养性知足。四者不求于外,不假于人,反诸己而存矣。夫人者、说人者也,形而为仁义,动而为法则。诗曰:伐柯伐柯,其则不远。

《天作》

传曰:昔者、舜甑盆无膻,而下不以馀获罪;饭乎土簋,啜乎土型,而农不以力获罪;麑衣而盩领,而女不以巧获罪;法下易由,事寡易为功,而民不以政获罪。故大道多容,大德众下,圣人寡为,故用物常壮也。传曰: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忠易为礼,诚易为辞,贤人易为民,工巧易为材。诗曰:政有夷之行,子孙保之。
《我将》
有殷之时,榖生汤之廷,三日而大拱。汤问伊尹曰:何物也。对曰:榖树也。汤问:何为而生于此。伊尹曰:榖之出泽,野物也,今生天子之庭,殆不吉也。汤曰:奈何。伊尹曰:臣闻:妖者、祸之先,祥者、福之先。见妖而为善,即祸不至,见祥而为不善,则福不臻。汤乃斋戒静处,夙兴夜寐,吊死问疾,赦过赈穷,七日而谷亡,妖孽不见,国家其昌。诗曰:畏天之威,于时保之。

《我将二》

昔者、周文王之时,莅国八年,岁六月,文王寝疾,五日而地动,东西南北不出国郊。有司皆曰:臣闻:地之动,也人主也。今者、君王寝疾,五日而地动,四面不出国郊,群臣皆恐,请移之。文王曰:奈何其移之也。对曰:兴事动众,以增国城,其可移之乎。文王曰:不可。夫天之道见妖,是以罚有罪也,我心有罪,故此罚我也。今又专兴事动众,以增国城,是重吾罪也,不可以之。昌也请改行重善移之,其可以免乎。于是遂谨其礼节袟皮革,以交诸侯;饰其辞令币帛,以礼俊士;颁其爵列等级田畴,以赏有功。遂与群臣行此,无几何而疾止。文王即位八年而地动,之后四十三年,凡莅国五十一年而终,此文王之所以践妖也。诗曰:畏天之威,于时保之。
《时迈》
王者之论德也,而不尊无功,不官无德,不诛无罪。朝无幸位,民无幸生。故上贤使能,而等级不踰;折暴禁悍,而刑罚不过。百姓晓然皆知夫为善于家,取赏于朝也;为不善于幽,而蒙刑于显。夫是之谓定论,是王者之德。诗曰:明昭有周,式序在位。
《时迈二》
传曰:以从俗为善,以货财为宝,以养性为已至道,是民德也,未及于士也。行法而志坚,不以私欲害其所闻,是劲士也,未及于君子也。行法而志坚,好修其所闻,以矫其情;言行多当,未安谕也;知虑多当,未周密也;上则能大其所隆也,下则开道不若已者,是笃厚君子,未及圣人也。若夫有王之法,若别黑白;应当世变,若数三纲;行礼要节,若性四支;因化之功,若推四时;天下得序,群物安居,是圣人也。诗曰:明昭有周,式序在位。

《时迈三》

魏文侯欲置相,召李克问曰:寡人欲置相,非翟璜则魏成子,愿卜之于先生。李克避席而辞曰:臣闻之;卑不谋尊,疏不间亲。臣外居者也,不敢当命。文侯曰:先生临事勿让。李克曰:夫观士也,居则视其所亲,富则视其所与,达则视其所举,穷则视其所不为,贫则视其所不取。此五者足以观矣。文侯曰:请先生就舍,寡人之相定矣。李克出,遇翟璜,曰:今日闻君召先生而卜相,果谁为之。克曰:魏成子为之。翟璜悖然作色,曰:吾何负于魏成子。西河之守,吾所进也;君以邺为忧,吾进西门豹,君欲伐中山,吾进乐羊;中山既拔,无守之,吾进先生;君欲置太子傅,吾进赵苍。皆有成功就事,吾何负于魏成子。克曰:子之言克于子之君也,岂比周以求大官哉。君问置相,非成则璜,二子何如。臣对曰:君不察故也。居则视其所亲,富则视其所与,达则视其所举,穷则视其所不为,贫则视其所不取。五者以定矣,何待克哉。是以知魏成子为相也。且子焉得与魏成子比。魏成子食禄日千钟,什一在内,以聘约天下之士,是以得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此三人,君皆师友之,子之所进皆臣之,子焉得与魏成子比乎。翟璜逡巡再拜曰:鄙人固陋,失对于夫子。诗曰:明昭有周,式序在位。

《执竞》

成侯嗣公,聚敛计数之君也,未及取民也;子产取民者也,未及为政也;管仲为政者也,未及修礼。故修礼者王,为政者强,取民者安,聚敛者亡。故聚敛以招谷,积财以肥敌,危身亡国之道也,明君不蹈也。将修礼以齐朝,王法以齐官,平正以齐政,然后节奏于朝,法则度量正乎官,忠信爱刑刑于下。如是,百姓爱之如父母,畏之如神明。是以德泽洋乎海内,福祉归乎王公。诗曰:降福简简,威仪反反,既醉既饱,福禄来反。

《臣工》

楚庄王寝疾,卜之,曰:河为祟。大夫曰:请用牲。庄王曰:止。古者、圣王之祭不过望,濉漳江汉,楚之望也,寡人虽不得,河非所获罪也。遂不祭,三日而疾有瘳。孔子闻之,曰:楚庄王之霸,其有方矣,制节守职,反身不贰,其霸不亦宜乎。诗曰:嗟嗟保介。庄王之谓也。

《板》

人主之疾,十有二发,非有贤医,莫能治也。何谓十二发。痿、蹶、逆、胀、满、支、膈、盲、烦、喘、痹、风,此之曰十二发。贤医治之何。曰:省事轻刑,则痿不作;无使小民饥寒,则蹶不作;无令财货上流,则逆不作;无令仓廪积腐,则胀不作;无使府库充实,则满不作;无使群臣纵恣,则支不作;无使下情不上通,则膈不作;上材恤下,则盲不作;法令奉行,则烦不作;无使下怨,则喘不作;无使贤伏匿,则痹不作;无使百姓歌吟诽谤,则风不作。夫重臣群下者,人主之心腹支体也,心腹支体无疾,则人主无疾矣,故非有贤医,莫能治也。人皆有此十二疾,而不用贤医,则国非其国也。诗曰:多将熇熇,不可救药。终亦必亡而已矣。故贤医用,则众庶无疾,况人主乎。

《有瞽》

传曰:太平之时,无瘖、、跛、眇、尪蹇、侏儒、折短,父不哭子,兄不哭弟,道无襁负之遗育,然各以其序终者,贤医之用也。故安止平正除疾之道无他焉,用贤而已矣。诗曰:有瞽有瞽,在周之庭。纣之馀民也。

《楚茨》

传曰:丧祭之礼废,则臣子之恩薄,臣子之恩薄,则背死亡生者众。小雅曰:子子孙孙,勿替引之。

《潜》

人事伦,则顺于鬼神;顺于鬼神,则降福孔偕。诗曰: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武》

武王伐纣,到于邢丘,楯折为三,天雨,三日不休。武王心惧,召太公而问曰:意者,纣未可伐乎。太公对曰:不然。折为三者,军当分为三也。天雨、三日不休,欲洒吾兵也。武王曰:然何若矣。太公曰:爱其人,及屋上乌;恶其有人者,憎其骨馀。咸刘厥敌,靡使有馀。武王曰:于戏。天下未定也。周公趋而进曰:不然。使各度其宅,而佃其田,无获旧新。百姓有过,在予一人。武王曰:于戏。天下已定矣。乃修武勒兵于宁,更名邢丘曰怀,宁曰修武,行克纣于牧之野。诗曰:牧野洋洋,檀车皇皇,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既反商,及下车,封黄帝之后于蓟,封帝尧之后于祝,封舜之后于陈。下车而封夏后氏之后于杞,封殷之后于宋,封比干之墓,释箕子之囚,表商容之闾。济河而西,马放华山之阳,示不后乘;牛放桃林之野,示不复服也;车甲衄而藏之于府库,示不复用也。于是废军而郊射,左射狸首,右射驺虞,然后天下知武王不复用兵。祀乎明堂,而民知孝;朝觐,然后诸侯知以敬;坐三老于太学,天子执酱而馈,执爵而酳,所以教诸侯之悌也。此四者,天下之大教也。夫武之久,不亦宜乎。诗曰:胜殷遏刘,耆定尔功。信伐纣而殷亡武乎。
《敬之》
孟尝君请学于闵子;使车往迎闵子。闵子曰:礼有来学,往教。致师而学,不能礼;往教,则不能化君也。君所谓不能学者也,臣所谓不能化者也。于是孟尝君曰:敬闻命矣。明日、袪衣请受业。诗曰:日就月将。
《敬之二》
剑虽利,不厉不断;材虽美,不学不高。虽有旨酒嘉殽,不尝,不知其旨;虽有善道,不学,不达其功。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不究。不足,故自坏而勉,不究、故尽师而熟。由此观之,则教学相长也。子夏问诗,学一而知二,孔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孔子贤乎英杰,而圣德备,弟子被光景而德彰。诗曰:日就月将。
《敬之三》
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故太学之礼,虽诏于天子,无北面,尊师尚道也。故不言而信,不怒而威,师之谓也。诗曰:日就月将,学有缉熙于光明。

《敬之四》

传曰:宋大水。鲁人吊之曰:天降淫雨,害于粢盛,延及君地,以忧执政,使臣敬吊。宋人应之,曰:寡人不仁,斋戒不修,使民不时,天加以灾,又遗君忧,拜命之辱。孔子闻之,曰:宋国其庶几矣。弟子曰:何谓。孔子曰:昔桀纣不任其过,其亡也忽焉。成汤文王知任其过,其兴也勃焉。过而改之,是不过也。宋人闻之,乃夙兴夜寐,吊死问疾,戮力宇内,三岁,年丰政平。乡使宋人不闻孔子之言,则年谷未丰,而国家未宁。诗曰:弗时仔肩,示我显德行。

《板》 《丝衣》

齐桓公设庭燎,为使人欲造见者,期年而士不至。于是东野有以九九见者,桓公使戏之曰:九九足以见乎。鄙人曰:臣闻君设庭燎以待士,期年而士不至。夫士之所以不至者,君、天下之贤君也,四方之士皆自以不及君,故不至也。夫九九、薄能耳,而君犹礼之,况贤于九九者乎。夫太山不让砾石,江海不辞小流,所以成其大也。诗曰:先民有言,询于刍荛。博谋也。桓公曰:善。乃固礼之。期月,四方之士相导而至矣。诗曰:自堂徂基,自羊来牛。以小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