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易学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经籍典

 第一百七卷目录

 易经部易学别传十三
  北周卫元嵩元包一〈叙释〉

经籍典第一百七卷

易经部易学别传十三

北周卫元嵩元包叙释李江《元包序》

包之为书也,广大含弘,三才悉备。言乎天道,有日月焉,有雷雨焉;言乎地道,有山泽焉,有水火焉;言乎人道,有君臣焉,有父子焉。理国理家为政之尤者,昔文质更变,篇题各异。夏曰《连山》,殷曰《归藏》,周曰《周易》,而唐谓之《元包》。其实一也。包者,藏也。言善恶、是非、吉凶、得失,皆藏其书也。观乎囊括万有,笼罩八纮,执陶铸之键,启乾坤之扃,孕覆育载,通幽洞冥,穷天人之秘,研造化之精,推兴亡之理,察祸福之萌,与鬼神齐奥,将日月并明,谓六五经而四三易,虽太元莫之与京。然文字奇诡,音义谲怪,纷而不释,隐而不明者,得非遭于离乱欤。《易》曰作易者,其有忧患乎?盖所谓忧乱世而患小人也。故其辞危,卫先生近之矣。秘书少监武功苏源明,洗心澄思为之修传,解纷以释之,索隐以明之,帝王之道昭然著见。有以见理乱之兆,有以见成败之端,江考于训诂耽于讲习,辄演元义庶传于学者焉。
杨楫《元包序》

大观庚寅夏六月,予被命来宰,兹邑莅官之三日,恭谒卫先生祠。顾瞻庙貌,览古石刻,先生实高士也。既而邑之前进士张升景,初携元包见遗,曰是经先生所作也。自后周历隋唐,迄今五百馀载,世莫得闻。顷因杨公元素内翰传秘阁本,俾镂板以贻诸同志,然妙用所寄奇字居多,大率类扬雄准易,非深于道者有不能知。予观斯文,窃谓易之兴也。伏羲画卦,文王重爻,孔子作翼,更三圣人而后备。故曰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包之为书,其学易之至者,欤辞简义奥,殆未可以象数尽也。唐苏源明、李江为之传注作经之意,思过半矣。非先生之独智不能造。易之妙,非苏、李之绝学不能探。元包之旨,苟非其人道不虚行,岂谓是耶?先生名元,嵩益州成都人。少不事家产,潜心至道,明阴阳历算,时人鲜知之,献策后周赐爵持节蜀郡公。武帝尊礼不敢臣之,茔域在县廨东偏,邑人崇奉至今不绝。先生有传在北史,恐读是经者未知其出处之大致,故为之序云。政和元年十月望日,奉议郎知汉州什邡县事杨楫谨序。
右元包经旧有序,云耳景初,即洸之先君子也。家藏此书,常以贻好事者。然字古理奥而难,通好之者鲜洸来宰,临邛得同年张公文饶所为疏义及邑士韦汉卿校正旧本,随卦附释音于下,因并镂板合为一编。庶几观者得其门而入焉,则好之矣。绍兴三十一年四月二十日,南阳张洸跋。

扬子云,太元其法本于易纬卦气图。卫先生元包其法,合于火珠林。皆革其诬俗而归诸雅正者也。伏羲始作八卦,因而重之为六十四,是名先天。陈希夷所传先天图是也。其数有二圆。图者,天也。自一阴一阳,各六变为三十二阴。三十二阳者,运行数也。方图者,地也,八卦纵横上下一卦为主,各变七卦者,生物数也。卦气图以六十卦为主,一爻当一策,所谓乾坤之策三百六十。当期之日其,于《系辞》则序卦之义也。主于运行之用者,天而地之数,故为天地之大数也。火珠林以八卦为主,四阴对四阳,所谓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其于《系辞》则说卦之义也。主于生物之用者,地而物之数。故为人物之小数也。卦气图之用出于孟喜章句,火珠林之用祖于京房。易末流之弊,杂乱于星官历翁,其事失之诬,其辞失之俗。故二君以其法为书而归之雅正也。太元日始于寅义祖,连山、元包卦首于坤,义祖归藏由是三易,世皆有书矣。唐苏源明作《元包传》,李江为之注。徒言其理,未达其数,夫天下之象生于数,而数生于理,未形之初,因理而有数,因数而有象。既形之后,因象以推数,因数以推理,论理而遗数。譬如作乐而弃音律,造器而舍规矩,虽师旷之聪,工倕之巧,安能无失哉!仆本为康节之学,患其难明,乃遍采古之言易者,而旁通之。因识元包之旨,不敢自私,辄具述之以示同好。皇宋绍兴庚辰五月晦,张行成谨序。
元包卦次
《太阴》自坤七变成比,自比七变复成坤。馀卦皆然。包止用其七变者,用其显也。八卦爻变自下而上至五世,则自上而下也。

坤 复 临 泰 大壮 夬 需 比
《太阳》
乾 姤 遁 否 观 剥 晋 大有
《少阴》包以坤为首,阴也。易以乾为首,阳也。阴生于上,阳生于下,故包先少后长,易先长后少。

兑 困 萃 咸 蹇 谦 小过 归妹
《少阳》
艮 贲 大畜 损 睽 履 中孚 渐
《仲阴》
离 旅 鼎 未济 蒙 涣 讼 同人
《仲阳》
坎 节 屯 既济 革 丰 明夷 师
《孟阴》
巽 小畜 家人 益 无妄 噬嗑 颐 蛊
《孟阳》
震 豫 解 恒 升 井 大过 随
元包卦变
《周易》乾坤二卦。〈馀卦类推易,主爻而用七变,而反生十二变而复本〉
乾 〈─巳亢龙,─辰飞龙,─卯渊龙,─寅人龙,─丑见龙,─子潜龙。〉坤 〈╍亥龙战,╍戌黄裳,╍酉括囊,╍申含章,╍未直方,╍午履霜。〉
元包乾坤二卦〈包主卦而用七变而归魂十四变而复本〉

乾 〈─上为世爻,─五世变剥,─四世变观,─三世变否,─二世变遁,─一世变姤,
不变              下体成坤
〉若上九变,遂成纯《坤》。无复乾性矣。乾之世爻,上九不变,九返于四,而成《离》。则明出地上,阳道复行故《游魂》《晋》《归魂》《大有》则乾体复于下矣。自《大有》又七变焉,而乾体复纯也。〈乾坤上爻不变,《游魂》《离》《坎》则为《晋》《需》,若上爻反生,则为《复》《姤》也。盖八卦与六爻之用,不同在卦者。十四变而复本,在爻者十二变而复本。〉

坤 〈╍上为世爻╍五世变夬╍四世变大╍三世变泰╍二世变临╍一世变复
不变         壮    下体成乾
〉若上六变,遂成纯乾。无复坤性矣。《坤》之世爻,上六不变,六返于四,而成《坎》。则云上于天阴,道复行。故《游魂》之卦为《需》《归魂》《比》,则坤体复于下矣。自《比》又七变焉,而坤体复纯也。

初九为复,当子渐变至上九成乾。当巳者自坤变而来长数也。初九为《姤》,当一世渐变至五世,成《剥》者。自乾变而往消数也。长数者,气由虚而造形,未有一之卦也。故乾坤各六变,而互生又六变,而复本体消数者,形随气而返虚,巳有一之卦也。故乾坤各七变,而《归魂》又七变,而复本体未有一者,六爻之用,气之用也。故六变已有一者,八卦之用形之用也。故七变六变者,得十二卦。七变者得十卦,是故《先天图》无一之卦各六变,有一之卦各五变也。文王之易,所主在爻。乾变成坤,坤变成乾,屯升成蒙,蒙降成屯,飞伏升降,不存其本,六十四卦,莫不皆然。《元包》者,归藏易也。所主在卦。一卦七变,而归魂则卦体复于下。又七变而复本矣。不互变也。大抵主在爻者,以互卦为体。主在卦者,以世爻为体。以互卦为体者,用十二通乎昼夜之道而知也。夫变不存一而能不失本体,非若太极之神,周流六虚兼体动静者何以及此哉。
先天自坤变乾,得三十六阳,馀十二阴,不尽自乾变坤,得三十六阴,馀十二阳不尽者,存象之一,以十二为一也。乾坤各六变,六十三卦而六爻不动者,存卦之一。以六为一也。《元包》八卦,上爻不变者存爻之一,以一为一也。天地人物大小之用不同,而皆存本。故能生生不穷,一而不变,则穷两而相,易则通阴阳相为用,用九以六,故乾之用在离,用六以九,故坤之用在坎。参同契曰《易》谓日月坎离者,乾坤之妙用。二用无爻位,周流行六虚,是故乾坤互变。坎离不动,当游魂为变之际,各能还其本体也。凡八卦游魂之变,乾坤用坎离,坎离用乾坤,震艮用巽兑,巽兑用震艮,皆为阴阳互用,以至六十四卦,若上爻不变则皆然,是故诸卦祖于乾坤,皆有乾坤之性也。其正以坎离为用者,惟乾坤为然,坎离肖乾坤,故用乾坤、震巽、艮兑体,虽变而纯,可与共学其一。不变自明,而诚游魂之,
际为颐中孚、大、小过则亦肖乾坤、坎离也。
先天天卦自乾变坤,得一百九十二阴而成六十四卦。自坤变乾,得一百九十二阳,亦成六十四卦。总百二十八卦。地卦纵横,各六十四,亦总百二十八卦。《元包》八卦之变,七变而归魂,八卦成六十四卦,自归魂之卦,又七变而复本。八卦亦成六十四卦。共百二十八卦也。卦有六十四,天地、阴阳、幽显互用,皆成一百二十八。故甲子六十而百二十,所以人皆有百二十年之寿,得其半者为下寿也。卦百二十八者,八之十六也。甲子百二十者,八之十五也。十五为运行之数,十六为生物之数,其一者,地之本在先天。为八正卦。在《元包》为八纯卦之体也。八卦,每卦十四变,重者五变,实得十卦。总八卦而八十,通之实不同者,六十四卦而已。故地体足数八十,实用者八八也。坤之退数,即乾之进数。乾之退数,即坤之进数。所不同者,爻变六爻,皆变卦变上爻不变六爻,皆变者。气之用也。一爻不变者,形之用也。
《元包》六十四卦,用世爻者,八卦变为六十四卦也。《周易》六十四卦,用动画者,六十四卦变为四千九十六卦也。
《元包》始于坤,而用其消数。变而已定之,后知以藏往也。《周易》始于乾,而用其长数,动而将变之,初神以知来也。是故坤一世为复,即乾初九之潜龙。至五世皆同易,用本卦而取动画之象,为占者观其爻。动而将变之初,包用变卦而取世爻之象,为占者观其爻变而已定之后也。以乾坤言之,它卦可类推矣。
《后天卦》〈依周易卦序〉
乾坤 颐大过 坎离 中孚小过
已上八卦,皆飞伏匹对。

泰否 随蛊 渐归妹 既济未济
已上八卦,飞伏升降皆对。

屯蒙 需讼 师比 小畜履 同人大有
谦豫 临观 噬嗑贲 剥复 无妄大畜
咸恒 遁大壮 晋明夷 家人睽 蹇解
损益 夬姤 萃升 困井 革鼎 震艮
丰旅 巽兑 涣节
已上四十八卦,皆升降反对。
《先天卦》〈依先天图卦序〉
乾坤 夬剥 大有比 大壮观 小畜豫
需晋 大畜萃 泰否 履谦 兑艮 睽蹇归妹渐 中孚小过 节旅 损咸 临遁
同人师 革蒙 离坎 丰涣 家人解
既济未济 贲困 明夷讼 无妄升 随蛊噬嗑井 震巽 益恒 屯鼎 颐大过 复姤
右行自乾坤,左行至复姤,三十二匹对,每两卦各六变而互生。又六变而复本。不存一而变者,气之变也。为生气以变时。

坤复 剥颐 比屯 观益 豫震 晋噬嗑萃随 否无妄 谦明夷 艮贲 蹇既济
渐家人 小过丰 旅离 咸革 遁同人
师临 蒙损 坎节 涣中孚 解归妺
未济睽 困兑 讼履 升泰 蛊大畜 井需巽小畜 恒大壮 鼎大有 大过夬 姤乾
右行从坤,至姤左行,从复至乾,各五变而极存一。不变者为物,随气而变也。其不变之一,为地之。一柔一刚,物之根种也。其一在下者,物之命也。故随气流转,不能游魂,而归魂与,八正卦之变为异。自坤复至乾姤,五变而相交,自乾姤至坤复又五变而复本。
乾  夬  大有  大壮  小畜  需  大畜 泰履  兑  睽   归妹  中孚  节  损  临同人 革  离   丰   家人  既济 贲  明夷无妄 随  噬嗑  震   益   屯  颐  复姤  大过 鼎   恒   巽   井  蛊  升讼  困  未济  解   涣   坎  蒙  师遁  咸  旅   小过  渐   蹇  艮  谦否  萃  晋   豫   观   比  剥  坤
右先天方图横数一卦变七卦其本卦皆在下
乾  履  同人 无妄 姤  讼  遁  否夬  兑  革  随  大过 困  咸  萃大有 睽  离  噬嗑 鼎  未济 旅  晋大壮 归妹 丰  震  恒  解  小过 豫小畜 中孚 家人 益  巽  涣  渐  观需  节  既济 屯  井  坎  蹇  比大畜 损  贲  颐  蛊  蒙  艮  剥泰  临  明夷 复  升  师  谦  坤
右先天方图纵数一卦变七卦,其本卦皆在上。右二图皆以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为次。
《元包卦》
《元包卦》用六十四蓍,用三十六,共一百之数。坤数也。坤数以上位,三十六为天之用,下位六十四为地之体也。
〈八八〉〈八四〉〈八二〉〈八一〉大壮〈四一〉〈二一〉〈六一〉〈六八〉〈七十六〉〈二二〉〈二六〉〈二八〉〈二七〉〈六七〉〈八七〉小过〈四七〉归妹〈四二〉〈七十六〉〈一一〉〈一五〉〈一七〉〈一八〉〈五八〉〈七八〉〈三八〉大有〈三一〉〈六十八〉
〈七七〉〈七三〉大畜〈七一〉〈七二〉〈三三〉〈一二〉中孚〈五二〉〈五七〉〈六十八〉〈三三〉〈三七〉〈三五〉未济〈三六〉〈七六〉〈五六〉〈一六〉同人〈一三〉〈六十八〉〈五五〉小畜〈五一〉家人〈五三〉〈五四〉无妄〈一四〉噬嗑〈三四〉〈七四〉〈七五〉〈六十八〉〈六六〉〈六二〉〈六四〉既济〈六三〉〈二三〉〈四三〉明夷〈八三〉〈八六〉〈七十六〉〈四四〉〈四八〉〈四六〉〈四五〉〈八五〉〈六五〉大过〈二五〉〈二四〉〈七十六〉八卦每卦五而返,存一不变。七世而归魂者,八卦自变也。其不变之一,在上为物之性,故游魂而归魂也。每卦七变而归魂,又七变而复本。
《元包用法》
先生曰:五行之数,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此其生也。六曰水,七曰火,八曰木,九曰金,十曰土,此其成也。凡五行生成之数,五十有五。肇于勿芒,动于冥默。物休咎于未形,辨忧虞于既惑,鬼出神入而变化。无穷穷幽洞灵而生成不息,体混茫之自然。与天地而为极实,所谓微妙元通,深不可测。故仲尼曰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矣。《易》用四十九策者,穷少阳也。《包》用三十六策者,极太阴也。穷少阳,盖尚文也。极太阴,盖尚质也。文质之变,数之由生。阳不穷九阴,不极八明,大衍之不可过也。阳之策,一十有二。阴之策,二十有四。凡三十有六,盖取数于乾坤、五行、八卦同符合契。共而为一曰太一,分而为两曰两仪,揲之以三曰三才,营之以四曰四时,归馀于终,取象于闰,数之闰也。在于左阳之动也。数之萌也。在于右阴,能生也。混茫既判天地辟矣。天地既辟,三统分矣。三统既分,四时序矣。四时既序,闰斯生矣。正闰相生,数无穷矣。
《元包》以五十为土者,天地之数。五十五也,太元以五五为土者,大衍之数五十也。
《元包蓍数》
《元包》三十六蓍,六用成一卦,共二百一十六蓍。六十四卦,通计一万三千八百二十四蓍。
得先天生物数,十之一无,天之太极。地之四卦数,先天为天,地生物数,《元包》〈原缺〉物数。正如经世开物数,八月而用二百四十日,闭物数四月而用十二日也。
存本数

一揲成一爻,每揲先存二十四蓍,一卦计百四十四蓍,通六十四卦计九千二百一十六蓍。
每卦于乾策二百一十六之中,存坤之百四十四。盖三分用一也。《易》合乾坤之策,以当期之日。《元包》存坤策于乾策之中,《易》以太极为主,《包》以坤为主。《易》天地各四体而兼三用。《包》存四体而用二用。用之中又有用,不用者天地与人物之数,大小不同也。先天存四卦数,九千二百一十六而开物,数九万二千一百六十者,六十四卦皆为用也。《元包》六十四卦,存数亦九千二百一十六,而用策二千八百八十者,止用乾坤二卦也。
归奇数

三画卦老阳九,三女十二,三男十五,老阴十八。六画卦老阳,自重一十八。老阳重三,女二十一。老阳重,三男二十四。三女自重亦二十四。老阳重老阴,二十七。三男重三女亦二十七。老阴重,三女三十三。男自重,亦三十。老阴重,三男三十三。老阴自重,三十六。
自十八至三十六,每变加三,凡六变而有七数。又二十四、二十七、三十中之三变,各重一数,则十数也。归奇数自十八而起,三六也。三十六而终,六六也。天以三分,故太元嬴赞始于十八策。终于六成。故太元踦赞成于三十六策,通之而五十四。故泰积之要,始于十有八策。终于五十有四,而《元包》归奇起于十八策,用数终于五十四策也。
十八策〈一卦〉

〈老阳自重〉
二十一策〈总六卦,共一百二十六策〉

夬 大有 小畜 履 同人 姤〈老阳重三女者六卦〉
二十四策〈总十五卦共三百六十策〉

大壮 需 大畜 无妄 讼 遁〈老阳重三男者六卦〉兑 睽 中孚 离 革 家人 巽 大过 鼎〈三女自重者九卦〉
二十七策〈总二十卦,共五百四十策〉

泰 否〈老阴老阳重者二卦〉
渐 旅 咸 涣 未济 困 益 噬嗑 随归妹 节 损 丰 既济 贲 恒 井 蛊〈三男女重者十八卦〉
三十策〈总十五卦,共四百五十策〉

观 晋 萃 升 明夷 临〈老阴重三女者六卦〉艮 蹇 小过 坎 蒙 解 震 颐 屯〈三男自重者九卦〉
三十三策〈总六卦,共一百九十八策〉

剥 比 豫 谦 师 复〈老阴重三男者六卦〉
三十六策〈一卦〉

〈老阴自重〉
六十四卦,总一千七百二十八,得二百八十八之六用策,得二百八十八之十其六者,为参天。十者,为参天两地,通四千六百。有八析而十之得四,万六千八十则易轨所用。四会,万物之数也。《元包》得先天生物数十分之一,存二分用一分,乃得易轨用数。十分之一又去其三分,用其五分也。
卦策数

三画卦,老阴一十八,三男二十一,三女二十四,老阳二十七。
六画卦,老阴自重得三十六。老阴重三男,得三十九。三男自重,得四十二。老阴重三女,亦得四十二。老阳重老阴,得四十五。三男重三女,亦得四十五。三女自重,得四十八。老阳重三男,亦得四十八。老阳重三女,得五十一。老阳自重,得五十四。
自三十六至五十四,每变加三,凡六变而有七数。又四十二、四十五、四十八中之三变,各重一数则十数也。故数有十而天用,止于七七数之中止。有六变,其一则存本也。归奇自十八而起六三也。三十六而终六六也。策数自三十六而起六六也。五十四而终六九也。自三六至六六,自六六至六九,皆得十九天地之终数也。相交共一而三十七为天独用之数,故万物本乎天也。〈自一至万天之五也细数得三十七〉
三十六策

〈老阴自重〉
三十九策〈总六卦,共二百三十四策。〉

剥 比 豫 谦 师 复〈老阴重三男者六卦〉
四十二策〈总十五卦,共六百三十策。〉

观 晋 萃 升 明夷 临〈老阴重三女者六卦〉艮 蹇 小过 坎 蒙 解 震 颐 屯〈三男自重者九卦〉
四十五策〈总二十卦共九百策。〉

泰 否〈老阴老阳自重者二卦〉
渐 旅 咸 涣 未济 困 益 噬嗑 随归妹 节 损 丰 既济 贲 恒 井 蛊〈三男女重者十八卦。〉
四十八策〈总十五卦,共七百二十策。〉

大壮 需 大畜 无妄 讼 遁〈老阳重三男者六卦〉兑  睽 中孚 离  革 家人  巽 大过 鼎〈三女自重者九卦〉
五十一策〈总六卦,共三百六策。〉

夬 大有 小畜 履 同人 姤〈老阳重三女者六卦。〉
五十四策

〈老阳自重〉
六十四卦,总二千八百八十策。则坤之策,百四十四.偶之而又十析之者也。易一卦。除挂一数皆得二百八十八蓍。则先天四位之卦数也。惟坤用策与归奇各半,《元包》两卦共存二百八十八,析而十之乃得六十四卦之用策。故不用者为用之宗也。在天地而一,在人物而十者,一甲析于十干也。《包》以坤为首,地易也。地者,天之用。去十三蓍而用三十六者,从用数也。坤体本四六,加二用为六六,则以老阳四九之体,为老阴六六之用也。是故乾一爻之策三十六,乾坤二爻去挂一之奇,亦三十六。乾之奇十二者,三四也。坤之奇二十四者,三八也。以四合八为十二,故三十六在乾爻,为四之九在奇策,为十二之三十二均之,乃为二六奇数者,物数也。以乾三少合坤三多,乾四坤八阳,一阴二阴得乎。阳物乃生焉。生物本乎阳,故二爻之奇乃得。乾一爻之策,坤以六六。用乾四九存其四六之体,用乾二六之用。是故一父三男,一母三女。阳画皆十二,阴画皆二十四。而《元包》三十六蓍,每用先存二十四也。总六用成一卦,得乾坤二卦,归奇之蓍而合乾一卦之用策。故地为天之用也。
《元包数义》
《元包》以坤先乾,归藏之易也。易者,变也。天主其变。包者,藏也,地主其藏。天统乎体,八变而终于十六。易用四十九蓍者,存挂一之数。为太极则六八四十八者,体中之用也。地分乎用六变,而终于十二。《包》用三十六蓍者,以共一之数。为太一则六六三十六者,用中之用也。太元本三十六蓍,亦地数也。地虚三,以扮天。故用三十三挂,一而三十二,则四八之数,地之体也。《元》之为书,以一元行乎地之四体之间。四体,即方州部家是也。故元之挂,一有天用地之义,而虚三有地承天之义。若《元包》三十六不挂不虚,而每揲存二十四,则八卦用于地上者也。是故乾三奇,震、坎、艮各得其一,巽、离、兑各得其二,则十二画也。坤三偶巽、离、兑各得其一,震、坎艮、各得其二,则二十四画也。阴阳之画,共三十六。以阴之二载,阳之一则三十六。尽为用矣。故易老阳之策,极于四九,而包以六六,用之易以两卦相重而后天地合。《包》亦以两揲相通,而后九六均,是故卦数自一至八,凡三十六重之而七十二,一揲之蓍合乎单卦之数,两揲之蓍合乎重卦之数,五行之数五十有五,自三十六言之五行,盈于八卦,十九当闰数之物。自七十二言之八卦,盈于五行,十七当运数之气,以八归五气类相从,则乾兑为金,坤艮为土,震巽为木,坎为水,离为火,吉凶、顺逆占法由生。故曰三十有六,取数于乾坤五行八卦同符合契也。其法分而为二,以三揲之左右,各存三四十二蓍。所谓营之以四,以象四时也。常存此数不用者,坤之二十四气为万化之基。易存四卦之义也。馀十二蓍,则爻数与归奇数也。爻数不九,即六归奇数不六,即三爻数得九者,阳画也。归奇数则三矣。爻数得六者,阴画也。归奇数则六矣。阳画九而归奇三用者,三不用者一也。阴画六而归奇,六用不用各半也。三画皆阳者乾也。皆阴者坤也。二阳一阴者,三女也。二阴一阳者,三男也。三画皆阳其数,二十七重之。而五十四者,六九也。三画皆阴其数,十八重之而三十六者,六六也。二阳一阴,其数二十四。重之而四十八者,六八也。二阴一阳,其数二十一,重之而四十二者,六七也此。八重卦之本数,亦六七、八九之数。而以六为主者也。《大衍》六七、八九之数,以求爻也。爻者,用也。六七、八九皆祖乎四者用,生乎体。自四揲而来也。《元包》六七、八九之数,以求卦也。卦者,体也。六七、八九,皆祖乎六者。体生乎用,自六爻而来也。以用为主,故易为天,以体为主。故《包》为地也。乾之一卦得五十四,归奇一十八。坤之一卦得三十六,归奇亦三十六。三男四十二,归奇三十三。女四十八,归奇二十四。以五十四合三十六,则九十也。以四十八合四十二,亦九十也。以十八合三十六,则五十四也。以三十合二十四,亦五十四也。故《元包》八卦,爻数合之为三百六十。归奇数合之为二百一十六。总之而五百七十有六,得先天八位之卦数。与大衍除挂一而用四十八蓍,十二用之数正同。所不同者,大衍以四为一,故两卦相偶,用不用之数,即得五百七十有六。《元包》以一为一,比大衍数四分仅得其一,盖大衍兼用七八、九六分于男女者,太极用八卦天地之数也。《元包》专用九六宗于父母者,八卦自用人物之数也。是故大衍五十之虚一,天之虚之极也。四十九之合一,地之有之极也。四十九之挂,一人之用之极也。在四十八用之外,《元包》以共一为太一,是四十九合一之义。尔揲之以三为三才,在三十六用之内。故易揲之以四以象四时,备四体而致用者,天用地也。包营之以四以象四时,存四体而不用者。地用物也。此所以大小不同也。《元包》存本之数,每揲二十四,一卦六揲而百四十四。凡六十四卦,九千二百一十有六。则大衍五百一十二卦之蓍。存乾、坤、坎、离四卦不用之策数也。《包》所存之数,亦地之本数。故与大衍同。大衍从天,故又有挂一之数。三千七十二,包四分得其三,乃地之用数也。《包》八卦之数,乾五十四而八之则四百三十二。坤三十六而八之则二百八十八。三男四十二而八之,各三百三十六.三女四十八而八之,各三百八十四。乾归奇数十八,而八之则一百四十四。坤归奇数三十六,而八之则二百八十八。三男归奇数三十,而八之各二百四十.三女归奇数二十四,而八之各一百九十二。总卦数计二千八百八十,则三百六十之八也。总归奇数计一千七百二十八,则二百一十六之八也。一千七百二十八,则七十二之二十四,二千八百八十则七十二之四十,共六十有四,以地之体十六析之,卦数得其十,归奇得其六,皆二百八十八也。以先天准之卦数之十,为离之显仁,则开物八万六千四百之数。归奇之六五,为坎之藏用,则闭物四万三千二百之数,一为存本则八千六百四十之闰数,然先天视《元包》,皆三十倍矣。此《元包》《大衍》先天之合也。所谓八卦自用者,阴阳分为八位,各以一卦变七卦。自一世至五世《游魂》《归魂》,而卦体复各守本体。其一不变。故曰八卦自用其数也。今世卜筮所用火珠林,即是此法。而其文不雅,先生著书欲传此一法于后世,尔非为文也。分而为二,自左揲至右终,而爻见奇则复归于左。故曰数之闰也。在于左阳之动也。数之萌也,在于右阴能生也。《大衍》四十九蓍,各以一卦变六十四卦,其数之变至于一十五万五百二十八,则每蓍得三千七百二。《元包》三十六蓍,各以一卦变八卦,其数之变,至于一万三千八百二十四,则每蓍得三百八十四,三千七十二者,三百八十四之八也。
《大衍》四十九蓍。
此言第三变五百十二卦之数者,先天数也。若第二变六十四卦之数,则每蓍止得三百八十四。总挂一归奇,用策得一万八千八百十六也。

先除挂,一一蓍计三千七十二。存天之太极也。再除三揲三挂,三蓍计九千二百一十六。为乾、坤、坎、离四卦之数,存地之太极也。
实用四十五蓍以应一卦,当一节之数,计一十三万八千二百四十。则六十卦三百六十爻,每爻用三百八十四地,生物之数也。
《元包》三十六蓍。
先除二十四蓍,计九千二百一十六,则乾、坤、坎、离存本之数也。
《大衍》存四卦之数,在十三万八千二百四十之外者,太极之地数也。《元包存四卦之数在一万三千八百二十四之内者,物之地数也。

馀一十二蓍之用,卦数通归奇计四千六百八。则震、巽、艮、兑反复迭用之数也。易之蓍四十八,而策穷于三十六者,乾、与、坤、坎与离反复不互见为四卦。故各当十二,震、巽、艮、兑反复互见为二卦,故共当十二。而十二常不见,是故《元包》之蓍,三十六存二十四不用之外。所用者十二而已。一万三千八百二十四,析而十之,即一十三万八千二百四十。地之生物全数也。九千二百一十六,析而十之,则九万二千一百六十,地开物之数也。四千六百八,析而十之,即四万六千八十,地闭物之数也。开物者,易用策之数。闭物者,易归奇之数。归奇之数,易之物数也。盖全数十二。会三分之天地,各用其一,馀一分以为人物也。两揲七十二蓍,各存二十四者,存坤之体也。归奇共九策者,存乾之用也。通之用五之三,不用十九之三者,用其冲气存其物体也。
存本数每卦百四十四,归奇数均之,每卦二十七用策,均之每卦四十五以归奇合存本,每卦一百七十一,则太元九章之数者,闰数也。以用策合存本,每卦百八十九,合之而三百七十八,则太元五日三辰之策者,馀分数也。以用策并归奇,每卦七十二,则太元一日之策,数者昼夜之数也。
《周易太元元包潜虚蓍数义》
易三微成著,三著成象,二象十有,八变而成卦者,谓揲蓍法也。三微成著者,谓三揲。归奇三多三少,与两少一多,两多一少,三微之气已成一象。则爻之微象也。蓍谓爻也。天三变成一象于上,而六七、八九之数成一爻于下,故谓六七、八九为四象也。三著成象者,三爻既具得三画,一卦为地之一象,则卦之著象也。著象相交,乃成一重卦矣。四十九蓍,除挂一之外,以四揲之得一十二,奇数得四三、四四、四五、四六。用数得四六、四七、四八、四九。老阳用者九,不用者三。少阳用者七,不用者五。少阴用者八,不用者四。老阴用者六,不用者六。奇数通挂一则老阴用者,以四为一而得六。不用者以五为一,而得五。少阳用者以七为一,而得四。不用者亦以七为一,而得三。老阳、少阴之奇通挂,一则不可分矣。六七为本属乎天,八九为标属乎地,地之奇数不可分者,宗于一天也。先生曰阳不穷九阴,不极八明,大衍不可过者,蓍为天数故也。并而均之,则用策一爻皆三十者,天五、地六之二中,奇策一爻皆十九者,天九地十之二终也。并两卦用策得三百六十,当一期之日并两卦,云挂一之奇策得二百一十六,当重乾之策,三十六者。老阳之数也。三百六十者,十之也。二百一十六者,六之也。数有十天以三为体,地以四为体,天兼二用,故天六而地四。两卦奇策得老阳之六者,天之三微变于上,而后地之四象化于下,地之四象未见,故用六也。两卦用策得老阳之十者,地以四体承天六,用载元气而左行,以成一岁之日,故用十也。六者,二三也。得其参天十者,二五也。兼参天两地矣。其挂一之蓍,一十二以代虚。一之蓍一,十二既揲成卦,则虚一之蓍,即为二卦。十二爻之本体,皆不用而用以之宗者也。是故六十四卦,用策万一千五百二十,得三百八十四之三十,奇策七千二百九十六,得三百八十四之十九,通爻体三百八十四,为七千六百八十,乃得三百八十四之二十用者,三十为天数,托于地以显诸仁奇者,二十为地数,归于天以藏诸用通之为大衍。五十易倚天地正数而立之之数,所谓三天两地而倚数者也。系辞以乾坤之策当期之日者,起于一爻,均得三十策为一月而十二之故。后天轨革以卦,当年以爻当月以策当日也。康节谓一爻为一策者,以用卦六十之爻与乾坤之策数同,故后天卦气图以六十卦直三百六十日也。《系辞》以二篇之策,当万物数者。三百六十为一年,积一世三十年得万有八百。加闰数七百二十,成三十二年。以三十二之数,而均于三十,则年得三百八十四日。三百六十为天道,六变之正馀,二十四为中盈朔虚之分,月得二日也。三百六十者,去闰之数也。故当期之日者,用数也。加二十四者,通闰之数也。故当万物之数者,体数也。闰数为物数,归奇以象闰,故亦为物数。闰数为物数者,自馀分言之。天之馀以与物,自十九言之天地之终,则为物也。二百二十八者,十二爻之奇策,二百一十六而加十二积策成爻,为天之微象,则未成物者也。三百八十四者,六十四卦之爻数,三百六十而加二十四积爻成卦,为地之著象。则己成物者也。天用六变,馀分六日以与物阴,又于六变之中克其六日,共为十二以成十二辰之体。在天当十二次,在地当十二野,皆物之体也。故乾坤二卦,挂一之蓍十二以代,虚一之蓍十二而当,十二气之用,应之以十二爻。则十二物之体也。天一而二地,二而四,故闰之本体在年数者,六而十二当乾坤二卦之爻。在月数者,十二而成十四,当乾、坤、坎、离四卦之爻,阴阳合德,刚柔有体,是为十二物之根。种与天地同分于太极,所赖以生生不穷者也。其二卦之奇策,二百一十六为天之六,其二卦之用策,三百六十为天地之十,则岁常用之。以生成此十二物,故挂一象三,其蓍十二在奇策,则成二百二十八。偶之为二十四,而在用策则成三百八十四。皆为物数也。二百一十六为老阳之气,六变得坤之百四十四。阳以阴凝,而后岁功成物矣。其奇策二百一十六,则未成物也。是故二百一十六,当自子至午七月而加馀分之日,百四十四当。自未至亥五月而减小月之日坤位,在未地道代终。故坤作成物也。先天卦数六十四卦,得五百七十六。则二卦去挂一之蓍数也。蓍天也。故通挂一数地也。故去挂一蓍,为实独用其显。故用其用数。数为虚,兼用幽显,故尽用五百七十有六也。二卦用策以当三百六十爻,则一卦成三十卦。二卦去挂一之策,以当五百七十六数,则一卦成三十二卦,亦用数不通闰体,数通闰之理也。五百七十六得三十六之十六,则八卦而一卦变八卦之数也。用数得其二六,则六子之六,卦数四百三十二也。体数得其四,则乾坤之二卦,数百四十四也。位数在地、坎、离,主之乾坤,退藏六子用事,是故乾坤合体,共当坤之策。六子通用,再得乾之策也。五百七十六,在爻则用十而存六,在数则用十二而存四者。天地之分,日辰之用不同,是故经世之位,十六地常晦一从,会而用十二也。
蓍去挂一而四十八,为十二之四。老阳之策,三十六以四九之体为六六之用,则用之者三,不用者一也。太元之蓍三十三,于老阳用策之中,地虚三以拼天,天用三六,地用二五,为天地相交而互用者也。元用易蓍四分之三,故天有四方,元有三方,数皆自三而变者,去其不用之一以当北方罔冥之一元,而用其直蒙酋之三方以当天、地、人之三元也。天统乎体。体者有四地分乎用。用者有三易为天用地之数。故用四而别虚一,挂一于四体之外,元为地承天之数,故用三而又虚三,挂一于三用之内也。用数之中自分用与不用,则亦用之者。三不用者一,是故元蓍极用不过三九,其虚其挂其奇并之而不用一九也。夫自体言之四而用三,自用言之又四而用三,所谓地常晦一。故地体十六用其十二,而十二又用其九也。易以四揲者,从地之四象也。三揲成一爻者,太极元气含三为一天之三也。六爻为一卦者,用之六也。易即用六爻者,体用合一也。所谓从体起用,故谓天用地也。元以三揲者,从天之三元也。两揲成一重者,阴阳合德,刚柔有体,地之两也。四重为一首者,体之四也。元别用九赞者,体用分两也。所谓去体从用,故为地承天也。易三揲之奇,一揲不五则九再揲,三揲皆不四,则八者,天除其一地除其二也。元两揲之奇,皆不三则六者,地除其二也。易通三揲而奇十九,得天九地十之数。元通二揲而奇九,得天九而己。故易为天,包地,元为地承天也。易一卦之奇,得十九之六,并之而一百十四。得元一首,四揲之暗,数元之四重者,地之四体也。其初揲之暗数者,地中之虚用,故当物数也。元一首之奇,得九之四并之,而三十六得易一爻,老阳之策数,乾之六爻者,天之六用也。其一爻之策数者,天元之本始。故当日数也。无非天用地,地承天之理也。元之蓍本,用老阳之策,四之九虚其三,则为三之十一用。二十七者,为去二用九。用二十四者,为去三用八,用二十一者,为去四用七,是去其二、三、四之九,而用其七、八、九之二十四也。九者,乾也。去之以存九天之用二十四者,坤也。用之以立四重之体也。易揲以四元,揲以三揲,去其一蓍,易用六、七、八、九之策,元用七、八、九之策,去其六之一,数六者,坤之数。是为不用之一,其实则方州部家所以载其体其虚,则元之所生也。易去其三、四、五、六之数,用其六、七、八、九之策,天四地四中交,共一则从天之七四者,体也。中交所以起用,故离之则四十八者,为先天八卦六爻之体,合之则四十二者,为经世日月一变之用也。元去其二、三、四之数,用其七、八、九之策,天三地三,中虚五六,则成地之八三者用也。中虚所以生体,故虚之。则三十三者为太元,虚三承天之蓍,实之则四十四者,为观物阴阳刚柔之数也。
《元包》三十六蓍者,用乾四九之体,为坤六六之用,故以坤为首,存其四六用,其二六则三分之中用一而存二也。老阳之数,三十六进之为三十六旬,一年之中开物之日,二百四十则天地生物之数,为天地之用闭物之日。一百二十则物已成体致用之数,为万物之用。是故经世以开物八月为生物之数,于闭物四月之中取交数,馀数十二以为闰数,则物数也。《元包》三分用一,是为物数。故主八卦兼五行,而用也。用数之中,又自分用,不用析十二为四分用,不用各半者,为坤之六去一。用三者为乾之九,并之则八分之中。不用其三者,存其三天。用其五者,用其参天两地也。大抵与易之理皆合,然易用六者为四六二十四,用九者为四九三十六,归奇不用三天者,每卦得一百八为三十六之三策数,用参天两地者,每卦得百八十为三十六之五,易以四为一者,包以一为一。易以四九为一者,包以一九为一。易为地,归奇于天。包为物,归奇于地。是故易为天地之大数,包为人物之小数也。
《元包》《易》用七七,极少阳也。《包》用六六,穷老阴也。明《大衍》之不可过也。是故《易》《元包》皆不越五十之数。然而潜虚用七十蓍,何也?曰坤当百数故十数之衍,得百位易用其半,虚一以从天七之用。元为地承天而布气之数,包为地配天而载物之数,故皆不过乎。易数也。虚与包皆为物数。然包于元者,独指地之元气,潜于虚者,兼太极之气与神,故包名书,以元首卦以坤而虚名,书以虚首图,以气也。太极判而生天地,天地交而生万物,天与其气以载神地,与其形以载气,是故虚于百数之中,十取其七而用之。在七则体地之十,在十则用天之七,所以体用十数,名用七变而蓍。用七十也。易用七七而虚一者,存太极也。虚用七十而虚五者,存五气之元也。易为天数,虚为物数,易体三才六位,虚体五行十数也。虚实用五变者,天之五也,并始终而七变,则天之盈数也。体用五行之十数者,地之二五也。并合数而十九,则天地之终数也。体极十九用,极于七,故易初揲之奇均一爻而七,并三揲均之,而一爻尽于十九归奇者,闰数是以月行一日之馀得十九分度之七。而经世动植数声数每位而七,音数二位而十九也。经世有三数潜虚,得其物馀二者,则天地之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