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易学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经籍典

 第一百五卷目录

 易经部易学别传十一
  晋郭璞洞林
  北魏关朗拟元洞极真经

经籍典第一百五卷

易经部易学别传十一

晋郭璞《洞林》

胡一桂序
《洞林》上、中、下三卷,晋河东郭璞景纯之所撰也。本传云璞好经术,博学高才,受业郭公。得青囊书九卷,遂洞五行、天文卜筮之术,禳灾转祸通致。无方尝撰前后筮验六十馀事,名为《洞林》。又抄京费诸家要撮,更撰《新林》十篇。《卜韵》一篇,世皆罕有。其书余从王浩、古仲氏、楚翁才,古得《洞林》书,撮抄其事之重大者一二,于左以见一书之大概云。新安乡贡进士胡一桂序。
《咸之井》
岁在甲子正月中,丞相扬州令余卦安危诸事如何。得咸。☶之井☵☴案卦东北郡县,有武名地,当有铜铎六枚。一枚有龙虎象。异祥。
兑为金,金为口舌,来达号令者,铜铎也。山陵神气出,此则丞相创以令天下见在丑。地则金墓也。起之以卦,为推立之应。晋陵武进县也。

又当犬与猪交者。
狗变入居中,鬼与相连其事,审也。戌亥世应,土胜水,二物相交,象吾和合为一体。此丞相雄有江东也。

民当以水妖相警。
岁在水位,而水爻复变成坎。当出大水之象。以此知其灵应,巽木成言果又妖生二月,变为鬼。戌土所克,果无他水,乃金子来扶其母。是亦丞相将兴之象也。

西南郡县有阳名者,井水当自沸。
卦变入井内,丙午变而犯升阳,故知井涌也。于分野应在历阳。

虎来入州城寺。
兑者,虎。出山而入门,阙正月戌,为天煞,即刺史宅。虎属寅,与月并而来此,大人将兴之应。

东方当有蟹鼠为灾,必食稻稼。
有离体眼相连之象,艮为鼠。又煞阴在子,子亦鼠。而岁子来寅卯,故知东方有灾。

又当以鹅应翔为瑞。
鹅有象乌而为徵,以应象出。其相其应将登其祚也。

其年晋陵郡、武进县民陈龙,果于田中得铜铎六枚。言六者,用坎数也。铜者,咸本家兑故也。口有龙虎文,又得者名龙益。审陈土姓金之用进者,乃生金也。丹徒县流民、赵子康家有狗,与吴人猪相交,其年六月。天连雨,百姓相惊妖言,云当有十丈水翕,然骇动无几自静。又众人传言,延陵大陂中有龙生草蓐,复数里竟不知其信否?其明年丑岁九月中,吴兴临安县民陈嘉〈阙〉亲得石瑞,此祥气之应也。六月十五己未日未时,历阳县中井水沸涌,经日乃止,阴阳相感各以其类,亦是金水之应也。六月晦日,虎来州城浴井中,见觉便去,其秋冬吴诸郡,皆有蟹鼠为灾,鼠为子子,水蟹亦水物,皆金之子。晋主初登祚五日,有群鹅之应,此论一岁异事,略举一卦之意,惟不得腊中行刑,有血逆之变,将推之不精。亦自无徵不登于卦乎。
《豫之睽》
摄提之岁,晋王将即祚太岁在寅,为摄提格。余自通占国家徵瑞之事,得豫☳之睽。☲☱按卦论之曰,会稽郡当出钟,以告成功王者。功成作乐。会稽晋王初所封国,又会稽山灵祥之所兴也。神出于家井者,子爻并知此。实王者,受命之事也。上有铭勒坤,为文章与天子爻。并故知晋王受命之事,准此应在民间。井池中得之钟出于民家井中者,以象晋王出家而王也。金以水为子,子相扶而生,此即家之祥徵事也。由应所谓先王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言王者祭天以告成功,亦安乐无复事也。其后岁在执徐会稽郡,剡县陈青井中得一钟,长七寸四分,口径四寸半,器虽小,形制甚精,上有古文奇书十八字。时人莫之能识,盖王者践祚必有荐符,塞天下之心与神物契合,然后可受命观铎启。号于晋陵钟。造成于会稽,端不失类。皆出以方天人合际,不可不察也。
愚按前一则《洞林》下卷之首,后一则《洞林》下卷之终,皆取其事体之重者载之,以见卜筮之有关于
国家也如此。
《明夷》
余乡里曾遭危难,因之灾疠、寇戎并作,百姓遑遑,靡知所投。时姑涉易义颇晓分蓍,遂寻思贞筮钩求攸济。于是普卜郡内县道,可以逃死之处者,皆遇明夷☷☲之象,乃投策喟然叹曰:嗟乎!黔黎时漂异类桑梓之邦,其为鱼乎!于是潜命姻妮密交,得数十家与共流,遁当由吴坂遇贼据之,乃却回从蒲坂而之河北。
《同人之革》
时草贼刘石又招集群贼,专为掠害势不可遏,于是同行。君子皆欲假道取便,又未审所之,乃令吾决其去留。卦遇〈同人〉,≡☲之革。☱☲其林曰:朱雀西北,白虎东起。
离为朱雀,兑为白虎,言火能销金之义。

奸猾衔璧敌人束手
兑为口,乾为玉。玉在口中,故曰衔璧

占行,得此是谓无咎。
《随之升》
余初为占,尚未能取定,众不见从却退猗氏县,而贼遂至,诸人遑窘,方计旧之从,此至河北有一间径,名焦丘,不通车乘,惟可轻步。极险难过,捕奸之薮然势危理迫不可得,停复自筮之如何,得随之升。☷☴其《林》曰:虎在山石,马过其左,
兑虎,震马,互艮山石。

駮为功曹,猾为主者。
駮猾能伏虎,愚谓惜不注駮猾象。

垂耳而潜,不敢来下。
兑虎去不能见。

爰升虚邑,遂释。
恐误

魏野。
随时制行卦义也。外贼不来,知无寇当魏,则河北亦荒败。

便以《林》义:通示行人说欲从此道之意,咸失色丧气。无有赞者或云林迨误人,不可轻信。吾知众人阻贰,乃更申命候一月,契以祸机约十馀家,即涉此径诣。河北后,贼果攻猗氏合城,覆没靡有遗育。
《泰》
昌邑不静,复南过颍,由脉头口渡去三十里,所传高贼屯驻,栅断渡处,以要流人时数。百家车千乘不敢前。令余占可决得《泰》。☷≡欣然语众曰:群类逃难而得拔茅汇征之卦。且泰者,通也。吉。又何疑?吾为前驱,从者数十家,至贼界,贼已去。馀皆回避,樏津渡为贼所劫,人仅得在悔不取余卦。
《既济》
至淮南安丰县诸人,缅然怀悲,咸有归志。令余卦决之,卜住安丰得《既济》。☵☲其《林》曰:小狐迄济,垂尾累衰。
言垂渡而困。

初虽偷安,终靡所依。案卦言之,秋吉春悲。
《否》
卜诣寿,春得《否》。≡☷其《林》曰:乾坤蔽塞,道消散虎,刑鬼法凶乱。
十一月虎刑在午,为鬼。鬼即贼。

乱则何时,时建寅。
火鬼生处。

僵尸交林,血流漂。
火刑与鬼并。

此占行者,入涂炭。
《小过之坤》
卜诣松滋不吉。卜诣合淝又不吉。卜诣阳泉得《小过》之坤。☷☷其《林》曰:《小过》《坤》卦,不奇。虽有旺气变阳,离
卜时立春,其气变,入坤中气废。

初见勾陈被牵羁,暂过则可羁,不宜将见劫追。事几危赖有龙德终无疵。
十二月龙德在艮,凡有月德终无患。

于是诸计皆不可,伴人悉散。乃独往阳泉,会寿春有事,周馥反为阳泉,群凶所迫,登时惶虑。卒无所至乃至庐江,其春三月,诸家住安丰者,为贼所得。所谓春悲也。松滋合淝,残夷更相攻。人无有全者。
右皆卜避难之事,所谓林者,自为韵语占决之辞也。
《遁之姤》
义兴郡丞仍叔宝得伤寒疾,积日危困,令卦。乃得《遁≡之姤》。≡☴其《林》曰:卦象出墓气家囚,
艮为乾墓,世主丑,故卜时五月申金在囚。

变身见绝,鬼潜游。
身在丙午夏,入辛亥在五月

爻墓充刑,鬼煞俱。
生戎为鬼墓,而初六为戌刑,刑在占。故言充刑。五月白虎在卯,与月煞并也。

卜病得此归,蒿丘谁能救之,坤上牛
以卜爻见。丑为牛,丑为子能扶身克鬼之厌,虎煞上令伏不动。

若依子色,吉之尤。
巽主辛丑,丑为白虎,金色复徵以和解,鬼及虎煞皆相制也。

案林即令求白牛,而庐江荒僻,卒索不得。即日有大牛从西南来,诣途中仍留一宿。主人乃知,过将去。去之后复寻,挽断纲来临叔宝。叔宝惊愕起,病得愈也。此即救禦潜应感而遂通。
此一则系卜疾有自然救禦之道。
《贲之豫》
丞相掾桓茂伦嫂病,困虑不能济。令余卦得《贲之豫》。☳☷其《林》曰:时阴在初卦,失度。
卜时四月,降阴在初,而见阳爻。此为失度。

杀阴为刑鬼入墓。
四月杀阴在申,申为木鬼,与杀阴并。又身为卯,变入乙未,未是木墓。

建未之月,难得度消息。卦爻为扶助,冯马之师乃寡妪。
马午,午为火。冯亦马,申是杀阴,以火姓消之。巽为寡妇。

自然奇救宜飧兔。
兔属卯,所谓破墓出身。

子若恤之,得守故。茂伦归求得兔,令嫂食之,便心痛。不可堪,于是病愈。
《临之颐》
东中郎参军景绪病,经年不瘥。在丹徒遣其弟景岐来卦,六月癸酉日得《临☱之颐》。☶☳其《林》曰:卯与身世,并而扶天医。
六月,天医在卯。

案卦病法当食兔。乃瘥弟归,捕获一头。食之果瘥。
右皆卜病,皆以食兔愈病也。
《豫之解》
余至扬州,从事弘泰,言家时坐有众客。语余曰家适有祥,试为卦。若得吉者,当作二十人。王人即为卜之,遇《豫☳之解》。☳《林》曰:有釜之象,无火形,
不见离也。

变,见夜光连月精。
坎为月。

潜龙在中,不游行,
言蟠者。

案卦卜之藻盘鸣,金妖所凭。无咎庆藻盘非鸣,或有鸣者,其家至今无。他弘泰言大骇云:前夜月出盥盘,忽鸣。中有盘龙象也。
右一则可谓占法之奇中者,卷内他皆称是难以尽书。姑录此八则,亦可概见矣。〈按以上俱见胡一桂《周易启蒙翼传外篇》
《易洞林》〈以下见说郛〉
郭璞避难至新,息有人以茱萸令璞射之。璞曰:子如小铃,含元珠,搆支言之是茱萸。
太子洗马荀子冀家中,以龙铜魁作食。欻鸣李尤羹。魁铭曰:羊羹不遍驷马长驱。
丞相从事中郎,王文英家枕自作声。
曲阿令赵元瞻,儿字虎舒。从吾学卜,自求蓍作卦。见吾有盛艾小陵龟,欲得之不与。语之曰:当作卦相,为致此物,合自来后。数日果有一龟入厩,虎舒后见吾言偶有一物试。可占之若得当。再拜。输一好角弓,即使作卦曰,案卦之是为龟。虎舒奉弓起再拜。
郭璞为左尉周恭卜云,君坠马,伤头。尉后乘马行,黄昏坂下有犊车,触马马惊,头打石上,流血殆死。日为流珠青龙之俱,
有人以牛骨占事,呈示吉凶,无往不中。牛非含智之物,骨有若此之效。
赵朔善占卦气,客有卜田者,得履之四。朔曰:子归当有逸豚,已而果然。
北魏关朗拟元《洞极真经》。胡一桂序

愚案《洞极真经》,莫知作者。而元魏关朗子明之所传次也。虽无预于易,然序本论述,圣人本《河图》以画卦。朱子之《启蒙》之所援證,其为极也。又启于《洛书》之数。以北方一为生之,一西南二为育之,一东方三为资之,一而极有一画矣。又以东南四为生之,二中央五为育之,二西北六为资之,二而极有二画矣。又以西方七为生之,三东北八为育之,三南方九为资之。三而极有三画矣。每一极演而为九,三九二十七而极终,亦犹近世蔡氏皇极内篇演《洛书》之数。至于九九八十一也。其为书也,生传一,资传二,育传三,论上四,论下五,〈敛本一明变二极,数三原名四原德五〉子明自为之序。今录序及生、资、育三极与二〈体用六,为用七,为拟八,次为九,互为十,极图十一〉论要者于左,以见一书大略云。
《关朗自序》
朗,业儒。蓄书积数世矣。自六代祖渊会鼎国之乱,徙家于汾河。所藏之书散逸几尽。其秘而存者,惟《洞极真经》而已。六世祖尝谓人曰,《洞极真经》,圣人之书也。吾后数世,当有贤者生。如得其用功不下于《稷契》,倘不时偶其颜渊之流乎,是经之蕴,当可明也。朗幸生其族,得闻遗言于祖父,敢不勉勉以发扬先祖之意。乎因伏读累年,思以传次,然而性蒙识泥,不能洞达。闻崆峒山有秫先生者,世之异人也,故往师焉。至之几岁孜孜焉,未尝敢废。弟子之礼,一日斋戒盥沐,发卷以请其蕴。先生乃掩卷而叹曰:此天地之枢机,圣贤之壸奥也。潜而不传也久矣。子孰从而得之?朗具以先祖之言告先生。因为朗著翼以明其大端,作则以指诸人事,于是洞极之义涣然可详。朗既得而归,有顷闻先生已飞升矣。呜呼!圣人之言,将假先生而示诸人耶?将不可使下民知之耶?不然何先生之传而不留矣?朗以谓天以先生而启之,而不可以先生尽之。使尽之者,其非朗乎?因以先生之翼,则附于经。又编其遗言,为《洞极论凡十一篇》,后作传以释其蕴,为图以序其为庶乎,来者知《洞极》之道,焉时太和末年正月上休日序。
《生传第一》
〈生一生二生三〉生洪明正翼曰:阳秉日生,洪哉,大也。明哉,正哉,极也。惟生故能大,盛而极焉。
则曰圣人以化育天下,〈按胡氏《本生传翼》曰,则曰附在济,于用也。之后资传、育传、
俱在前,当以在前者为是。今订正。

一一《冥虖》《传》曰:冥物,始生也。
一二《形虖为》《传》曰:形虖,为质始成也。
一三《罔不利》《传》曰:罔不利济,于用也。
次萌息,华茂止。安燠实通九传。〈今不备载〉
《资传第二》〈按此似亦当以《育传第二》《资传第三〉。》
〈资一资二资三〉资天生地育而人资,翼曰:取天地之道,曰资。观其资三极之情可见矣。则曰圣人以顺天地而创法立制。
三一资其象以制服器。《传》曰:资其象,制服器也。
三二资其器,以辟田里,以兴地利。《传》曰:资其器,兴地利也。
三三资其用以化育兆姓。《传》曰:资其用化育兆,姓其道大也。
次用达兴紊悖,静平序通九传。〈今不备载〉
《育传第三》
〈育一育二育三〉育洪明。翼曰:阴能成阳之生曰育。育则洪,洪然后正,
则曰君子以承君,阐化以育兆姓。
二一女子育于家正臧。《传》曰:女子育于家,育在内也。不正则否正,乃臧也。二二乃蛰乃萌育于田。《传》曰:乃蛰乃萌,育于田也。
二三利用获。《传》曰:利用获育,道成也。
次和塞作焕,几抑冥通,通九传。〈今不备载〉
〈按原本二十七传胡氏止载三传〉
叙本论〈并图〉
生≡兴☱达实☲萌☳通焕☴华安☶育☷静燠≡紊

子曰:《河图》之文,七前六后,八左九右,圣人观之,以画八卦。是故全七之三,以为离奇,以为巽全。八之三以为震奇,以为艮全。六之三以为坎奇,以为乾全。九之三以为兑奇,以为坤正者。全其位偶者,尽其画。《易》曰四象生八卦,其是之谓乎?《洛书》之文,九前一后,三左七右,四前左二,前右八后,左六后右,后圣稽之以为三象是故。一为生之一,四为生之二,七为生之三,二为育之一,五为育之二,八为育之三,三为资之一,六为资之二,九为资之三,因而变以成二十有七,为
明变论。〈并图〉
生≡焕☱实☲兴☳燠育☷萌☳华☵安☶悖
生之象

≡生之象,育乘其一,而为焕☴。乘其二,而为实☲。乘其三,而为兴。☱资乘其一而为燠二而为茂三而为达育一资二而为序育二资一而为和
育之为

☷育之为,生乘其一,而为萌。☱二而为华,☵三而为安☶。资乘其一,而为悖,二而为止,三而为静,生一资二,而为息,生二资一而为紊
资之为

资之为,生乘其一,而为抑,二而为用,三而为作。育乘其一而为冥,二而为塞,三而为平,生一育二而为通,生二育一而为几,此之谓变为之道也。
《极数》
子曰:天一,地二,人三。天四,地五,人六。天七,地八,人九。三极之数,四十五天有十二。
一四七。

地有十五。
二五八。

人有十八。
三六九。

审其数而画之,三十有九。则一
除天、地、人六数,外有三十九数归之于天。

四十有二,则二
除人三数外,有四十二归之地。

四十有五,则三
《洛书》全数归之于人。

生之策百一十七。
三画计三十九。

育之策百二十六。
三画计四十二。

资之策百三十五。
三画计四十五。

遗其馀则三百有六十。当期之日,显冥之道尽矣。
愚计三策之数,本甚不合。遗其馀七六五,然后合三百六十之数。易计乾坤之策,三百六十,不如是也,未敢以为然。
《原名》
朗问曰:经取极名之何谓也?子曰:形而上者,谓之天。日月星辰,皆天也。形而下者,谓之地。山川草木皆地也。命于其中者,谓之人禽鱼,皆人也。酌其原,则流可知矣。视其表,则影可见矣。达于此者,其知经之名乎?
愚案此唐韩文公原人之文也。岂崆峒山人先得其所欲言者乎?愚不能无疑。
《原德》
子曰:物无不受之谓洪物。无下烛之谓明于物。无欺之谓正君子。体洪临下明以修性正以治德。故曰洪明正。
《次为论》〈并图〉。生≡萌☳息华☵茂安☶燠实☲资兴☱紊育☷和焕☴几

天地辟,万物生。生必萌,萌而后息。息而华,华则茂物。不终,茂故所以止。止然后安,安则得其燠。燠则实,实则可以资矣。资必有所用,用然后达。达则能兴,物不终兴。兴久则紊,紊则悖治。悖莫若静,静则平。平则有序,序则可以育矣。育然后和,物不终和,和久则塞,决塞必有作,作则焕,焕则几乎正矣。至正必有抑,抑则冥物不终,冥故以通而终焉。
《洞极元包潜虚总论》
仲尼至圣也。曰述而不足,圣作难矣。明述岂易言哉!尝阅洞极元包潜虚,皆不敢自拟。于作而各有所述焉。《洞极真经》莫知所创始,传次则关子明也。观其叙本,述圣人本《河图》以画卦,而叙《洛书》之数。故其书起一二三生传一,资传二,育传三,每一极演之为九,三九二十七,而极终焉。皆《洛书》数也。天一,地二,人三,天四,地五,人六,天七,地八,人九,故为三极。其义取天生地育人资,其画则一为一,二为╍,三为,而一一一,二一三,二一二,二二三,三一三,二三三,以为之变也。是洞极之数述《洛书》也。卫氏元包则祖述《京房易传》。八宫卦以为之,如坤宫八卦,为元包太阴。乾宫八卦,为元包太阳。次兑宫八卦,为少阴。艮宫八卦,为少阳。离宫八卦,为仲阴。坎宫八卦,为仲阳。巽宫八卦,为孟阴。震宫八卦,为孟阳。易首乾,包首坤,太阴取归藏之义也。然阴生于上,阳生于下,故包于阴阳,亦先阴而后阳,先少而后长,且其变则易主爻,包主卦,故变皆自上而下,各卦上爻皆不变。凡七变而归魂十四变,而及本也。卦虽用易法,则放于火珠林焉。司马温公之潜虚,则自以拟太元也。其七十五数,皆取诸五行。十为水,二十为火,卅为木,为金,╳为土,其图则先气,次体性,名行命其义,则谓万物皆祖于虚,生于气,气以成体,体以受性,性以辨名,名以立行,行以俟命,而其占不过吉凶、臧否,平其理一归诸王,相休囚死也。即是观之三书,所述虽不同,所起卦数亦各有所指,准易则一也。试举其辞略言之,可准易否。自不能淆矣。彼洞极以生萌,息华茂止,安育实属,乎天以育和塞作涣几抑冥通配。夫地以资用达兴紊悖静平序配之。人在元德篇曰物无不受之,谓洪物无不烛之,谓明于物无欺之,谓正君子体洪临下,明以修性,正以治德,故曰洪明。正乃独以洪明,正归生以洪明,归诸育馀可例见矣。《元包》《太阴篇》曰:坤荒《莫默传》曰:荒者,春之熙。二者,夏之茂。莫者,秋之落。默者,冬之潜。次《太阳篇》曰:乾颠宀包盈。传曰:颠者,仁之高。宀者,义之覆。包者,礼之拎。盈者,性之充。序谓其文字奇诡,音义谲怪者,此也。潜虚《名图篇》曰:一六置后,二七置前,三八置左,四九置右,通以五十五行,叶序卬而瞻之宿缠从度,卬则为頫,则为地。卬得五宫頫得十数元馀者,物之始终。故无变齐者,中也。包斡万物,故无。位〈冬〉至之气起于元转,而周三百六十四变,变尸一日乃馀,而终之以步。轨以叶岁纪三书虽曰各有祖述,其实皆作也,非述也。即其辞句之间,心良苦矣。宜其精蕴奥义,非人所易窥矣。何独艰深谲,诡其辞句而意义乃尔也。抑以为易之其辞,危也。顾如是哉。虽然《洞极》起数,而三九二十七变焉可也。元包依《易》六十四卦而卦,止七变可也。《潜虚》以五行起数,二十五而通之以五十,亦可也。但四圣画卦系辞,皆循天地造化之自然,而一毫人力不与也。三书心非不苦,思非不精,辞非不确,而欲以通神明之德,类万物之情,吾未知之矣。此所以人工虽巧,安足以侔天工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