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薪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三百十九卷目录

 薪部汇考
  周礼〈天官甸师 地官委人〉
  尔雅〈释木〉
  积薪星图
  宋史〈天文志〉
 薪部艺文一
  积薪赋         唐张敦实
  积薪赋          李德裕
  积薪赋           阙名
  燔薪赋          宋张耒
 薪部艺文二〈诗〉
  樵人十咏        唐陆龟蒙
  和鲁望樵人十咏      皮日休
  负薪女          元郭钰
 薪部选句
 薪部纪事
 薪部杂录
 薪部外编

草木典第三百十九卷

薪部汇考

《周礼》《天官》
甸师帅其徒以薪蒸。役外内饔之事。
〈订义〉郑康成曰:役为给役也。木大曰:薪,小曰蒸。 郑锷曰:耕耨之暇,则率其三百之徒,以采取薪蒸给内外饔之,亨爨饔人,薪蒸亦出于甸,则敛不及民耕耨之暇,人各采薪则无游手之人矣。
《地官》
委人掌敛薪刍。
以式法共祭祀之薪蒸木材。宾客共其刍薪。丧纪共其薪蒸木材。军旅共其委积薪刍。凡疏材共野委兵器。与其野囿财用。
〈注〉式法故事之多少也,薪蒸给炊及燎。粗者曰薪,细者曰蒸,委积薪刍者,委积之薪刍也。野委谓庐,宿止之薪刍也。〈疏〉云式法故事之多少也,者总此一经,皆当依旧法式用之,故以法式目之也。云薪蒸给炊及燎者,以其祭祀所用薪蒸,无过炊米与燔燎也。云粗者曰薪,细者曰蒸者,《左氏传》云其父析薪,薪既云析明,其大者曰薪,其蒸不言析明,其细也。云委积薪刍者,委积之薪刍也者。按大行人掌客,皆有委积,委积之中,有牲牢米禾薪刍之等,委人所供,唯供薪刍。郑恐委积之中有米牲牢,亦供之,故云委积薪刍是委积之中供薪刍,以别之也。云野委谓庐宿,止之薪刍也者。按遗人云,十里有庐,庐有饮食,三十里有宿,宿有委。五十里有市,市有积委,积之中有薪刍在野外,故云野委也。

《尔雅》《释木》

谓榇采薪,采薪即薪。
〈注〉指解今樵薪,〈疏〉郭云指解今樵薪,一名榇,一名采薪,一名即薪。《公羊》谓之薪采,《左传》云不樵树。《史记》云:樵,苏后爨师,不宿饱注云樵,取薪苏,取草,皆谓取草为薪也。

积薪星图


《宋史》《天文志》

积薪一星,在积水东北,供庖厨之正也。星不明,五谷不登。荧惑犯之,为旱,为兵,为火灾。客星守之,薪贵。赤云气入犯之,为水灾。

薪部艺文一

《积薪赋》〈以后来者居上为韵〉唐张敦实

积薪如之何伐,自中野藏用如之何俟。夫爨者,当就燥而未及固,不材而见舍,我取彼竭,在浸浸以增高,颠之倒之,信多多而益。寡来因高冈之上,徙殊曲突之下,知附热之足食。〈疑贪〉兼微光而是假原乎,瞻彼林薄爰发条枚绸缪,既束负荷,皆来始交积,以发地俄。重叠而如堆顾,遇可期亦有含音之器,操持倘用,岂无束湿之材,匪伐柯于林下,疑设燎于庭,隈入用虽惭于散木,待燃未怯于死灰,幸薰灼之,可近唯抡择之,所裁必能扬大君之光,资烹饪以调味,岂唯发太守之化,祈澍雨以禳灾,观其叠迹,连墙攒形内,向功成执热,化归炎上催。发生于庖人,废全模于梓匠,曾不知纵横,长短之术,成结搆高卑之状,犬牙交列,未失本枝之形,蝇翼巧成,犹蓄运斤之望。岂徒分彊干弱枝之义,留错节盘根之馀,异抡材而晋用,似橧巢而夏居,幸爝火未息,与兽炭焚如无之实,难钻燧者于兹待乏,虽欲勿用和羹者焉。能舍诸古人,徵用贤之乖喻,积薪为偶奚自我,而争先反忽焉。而在后念采掇之所,在顾高下而何有倘坚贞之,可求庶有心而不朽。

《积薪赋》〈有序〉李德裕

此郡岩壑重复林,麓繁盛樵采之子,未尝辍音往往沿流而下,诣予求售,余因积薪于庭,窃有所叹,乃为积薪赋,赋曰:

邈岩居之幽远,有楚泽之放臣,方绝学以自爨,诚未暇于披榛,悲颜子之饭,煤感莱芜之生尘。时束蕴以请火,访蓬茨之善邻,乃遇樵客,维舟水滨,余讯之曰:采樵贱业,常栖隐沦诗。既嘉于刈楚传,亦叹于析薪尔。岂延濑之客,不取金而且贫。又岂叔敖之子,以好廉而苦辛,何乃负担不已。其生实勤客,顾余而叹曰:贵则近祸,富多不仁,寄迹于此,以养吾真善大雅之知,言信刍荛之可询,既而交加累积,高下齐均矗若井,干叠似龙鳞,避氿泉而无浸,远曲突而不陈,苟知防患之术,终无焦烂之宾嗟。长孺之昧道,常喻此而求伸,虽后来之高处,亦居上而先焚,使薪为能言之物,岂欲入爨而扬芬未。若生幽崖之侧,纠芳桂之轮,不近野田之燎,免劳匠者,之斤冒霰雪,以终岁齐天年于大椿。

《积薪赋》〈以帝取汲黯为韵〉阙名

仆少好读书,长而无替,谢绝门客,幽关长闭志,寻经史见汲黯积薪之言,即知君臣有道之契,乃废卷愤色,辣袂临砌。岂吾道谢于古人,将君德惭于往帝,竟空盐梅之用,长虚舟楫之济。于是辞云林裂荷薜,赴以时贡拟,先秋计何岁,华之不与几。山川之迢,递积薪暗入于心,期后来空望其他,惠积薪,何薪,唯楚与桂其采之也。翘车载驰,毕搜其林,壑其得之也。良材尽取,靡遗其巨细,风尘尔劳,阡陌相继,辞云壤而百处。指王城而四诣,得大有之妙,象同萃亨之深,智无怠其功。有司是主,虽不近于丹陛,幸得贮其华宇。然蓄薪而虽多非有命,而不取。每至膳夫,兴造金鼎初汲论食玉而来,窥将然桂而先挹,勿贵先至在其下兮。必弃置于后时,勿轻后来居其上兮。必取用而先及,此自然之理,胡物情之可习已矣哉。苍苔芜兮,白露湛愁,来晓夜红颜减君,若助化于圣明,伏望留情于汲黯。

《燔薪赋》宋·张耒

岁暮苦寒,烈风不休。先生家贫,衣无重裘,读书夜阑,炉炭已灰,先生瑟缩,凄然不怡。顾谓童子,与薪皆来。童子曰:是薪也。陈之壁间,自春徂冬风,日所熯埃,尘所蒙固,沈液之乾竭,得外稿而中空,唯利从燔无所献功,与火相得,赫然大烘。坚蘖劲节,久而后燃后群枯,而效技又荧荧而不烟,于是先生欣然,环坐皆喜。或裸股出足,或引手张臂,穷谷萧条,薪炭如土,盖取之而不竭,顾此乐之甚富,又何必琴林修直,兽形攫抟汉壁之椒,效暖魏宫之金辟寒,谁知空山寒夜之叟,敢傲温于狐貉之前。

薪部艺文二〈诗〉

《樵人十咏》唐·陆龟蒙樵溪

山高溪且深,苍苍但群木。抽条欲千尺,众亦疑朴樕。一朝蒙剪伐,万古辞林麓。若遇燎元穹,微烟出云族。
樵家

草木黄落时,比邻相见喜。门当清涧尽,屋在寒云里。山棚日才下,野灶烟初起。所谓顺天民,唐尧亦如此。
樵叟
自小即胼𦙆,至今凋鬓发。所图山褐厚,所爱山炉热。
不知冠盖好,但信烟霞活。富贵如疾颠,吾从老岩穴。
樵子

生自苍崖边,能谙白云养。才穿远林去,已在孤峰上。薪和野花束,步带山词唱。日暮不归来,柴扉有人望。
樵径

石脉青霭间,行行自幽绝。方愁山缭绕,更值云遮截。争摧好林浪,共约归时节。不似名利涂,相期覆车辙。
樵斧

淬砺秋水清,携持远山曙。丁丁在前涧,杳杳无寻处。巢倾鸟犹在,树尽猿方去。授钺者何人,吾方易其虑。
樵担

轻无斗储价,重则筋力绝。欲下半岩时,忧襟两如结。风高势还却,雪厚疑中折。负荷诚独难,移之赠来哲。
樵风

朝随早潮去,暮带残阳返。向背得清飙,相追无近远。采山一何迟,服道常苦蹇。仙术信能为,年华未将晚。
樵火

积雪抱松坞,蠹根然草堂。深炉与远烧,此夜仍交光。或似坐奇兽,或如焚异香。堪嗟宦游子,冻死道路旁。
樵歌

纵调为野吟,徐徐下云磴。因知负樵乐,不减援琴兴。出林方自转,隔木犹相应。但取天壤情,何求郢人称。
《和鲁望樵人十咏》皮日休樵溪

何时有此溪,应便生幽木。橡实养山禽,藤花蒙涧鹿。不止产蒸薪,愿当歌棫朴。君知天意无,以此安吾族。
樵家

空山最深处,太古两三家。云萝共夙世,猿鸟同生涯。衣服濯春泉,盘餐烹野花。居兹老复老,不解叹年华。
樵叟

不曾照青镜,岂解伤华发。至老未息肩,至今无病骨。家风是林岭,世禄为薇蕨。所以两大夫,天年为自伐。
樵子

相约晚樵去,跳踉上山路。将花饵鹿麛,以果投猿父。束薪白云湿,负担春日暮。何不寿童乌,果为元所误。
樵径

蒙茏中一径,绕在千峰里。歇处遇松根,危中值石齿。花穿絮衣落,云拂芒鞋起。自古行此涂,不闻颠与坠。
樵斧

腰间插大柯,直入深溪里。空林伐一声,幽鸟相呼起。倒树去李父,倾巢啼木魅。不知仗钺者,除害谁如此。
樵担

不敢量樵重,惟知益薪束。轧轧下山时,湾湾向身曲。清泉洗得洁,翠霭侵来绿。看取荷戈人,谁能似吾属。
樵风

野船渡樵客,往来平波中。纵横清飙吹,旦暮归期同。蘋光惹衣白,莲影涵薪红。吾当请封尔,直作镜湖公。
樵火

山客地炉里,然薪如阳辉。松膏作滫瀡,杉子为珠玑。响误击刺闹,焰疑彗孛飞。傍边暖白酒,不觉瀑冰垂。
樵歌

此曲太古音,由来无管奏。多云采樵乐,或说林泉候。一唱凝閒云,再谣悲顾兽。若遇采诗人,无辞收鄙陋。

《负薪女》元·郭钰

山下女儿双髻垂,上山负薪哭声悲。辛勤主家奉晨炊,主翁头白诸郎痴。干戈未解骨肉离,生来不识妍与媸。长笑邻姬画蛾眉,金屏孔雀何光辉。雕弓羽箭来者谁,绿杨终日青骢嘶。人生年少如驹驰,鸳鸯翡翠皆双飞。愁思百结心自知,负薪拭泪背人挥。黄昏四壁寒螀啼。

薪部选句

晋戴逵《流火赋》:火凭薪以传焰,人资气以享年。苟薪气之有竭,何年焰之恒延。
宋鲍照《观漏赋》:虽接薪之更传,宁绝明之还续。唐王绩《游北山赋》:忽据梧而策杖,亦披裘而负薪。卢照邻《秋霖赋》:玉为粒兮桂为薪,堂有琴兮室无人。宋黄庭坚《对青竹赋》:贵之则律吕汗简,贱之则箕帚蒸薪。
梁沈约诗:洪鼎自爨匪劳薪。
庾肩吾诗:豆火欲燃薪。
唐张九龄诗:被褐有怀玉,佩印从负薪。
李白诗:黄金买尺薪。〈又〉欲斫月中桂,持为寒者薪。杜甫诗:谷口樵归唱。〈又〉明然林中薪。
储光羲诗:日入行刈薪。
孟郊诗:种稻耕白水,负薪斫青山。
韦应物诗:伐薪响深谷。〈又〉涧底束荆薪。
贾岛诗:采菌依馀蘖,拾薪逢刈田。元稹诗:落叶添薪仰古槐。〈又〉玉馔燃薪桂。皮日休诗:束薪白云湿,负担春日暮。
宋苏轼诗:破灶郁生薪。〈又〉翰林湿薪爆竹声。〈又〉籴米买束薪,百物资之市。〈又〉慎勿用劳薪,感我如薰莸。徐积诗:伐尽魏国薪,下尽淇园竹。
范成大诗:沙头沽酒市楼暖,径步买薪江墅寒。陆游诗:熟摘岩边果,乾收涧底薪。
元吴莱诗:清晨腰我斧,往伐西山薪。

薪部纪事

《易经·系辞》:古之死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
《淮南子》:当舜之时,天下大雨,禹令民聚土积薪,择丘陵而处之。
《左传》:僖公五年,晋侯使以杀太子申生之故来告,初,晋侯使士蔿为二公子筑蒲与屈,不慎,寘薪焉。夷吾诉之,公使让之,士蔿稽首而对曰:臣闻之,无丧而戚,忧必雠焉。无戎而城,雠必保焉。寇雠之保,又何慎焉。守官废命,不敬,固雠之保,不忠,失忠与敬,何以事君,诗云,怀德惟宁,宗子惟城,君其修德而固宗子,何城如之,三年将寻师焉。焉用慎。
十五年,秦伯伐晋,获晋侯以归。穆姬闻晋侯将至,以太子罃,弘,与女简璧,登台而履薪焉。使以免服衰绖逆,且告曰:上天降灾,使我两君匪以玉帛相见,而以兴戎,若晋君朝以入,则婢子夕以死,夕以入,则朝以死,惟君裁之,乃舍诸灵台。
二十八年,晋侯,宋公,齐国归父,崔夭,秦小子憖,次于城濮。晋侯登有莘之虚以观师。曰:少长有礼,其可用也。遂伐其木,以益其兵,己巳,晋师陈于莘北,胥臣以下军之佐,当陈蔡,子玉以若敖之六卒,将中军。曰:今日必无晋矣。子西将左,子上将右,胥臣蒙马以虎皮,先犯陈蔡,陈蔡奔,楚右师溃,狐毛设二旆而退之,栾枝使舆曳柴而伪遁,楚师驰之,原轸,郤溱,以中军公族横击之,狐毛,狐偃,以上军夹攻子西,楚左师溃,楚师败绩。
《管子》:周容子夏以侈靡见桓公,桓公曰:侈靡可以为天下乎。子夏曰:可夫雕燎,然后炊之雕卵,然后瀹之所发,积藏散万物也。
晏子景公游寿宫,睹耆年负薪,有饥色。公喟然令吏养之。
《淮南子》:齐兴兵伐楚,子发将师,以当之兵三却市,偷进请曰:臣有薄技,愿为君行之偷。则夜解齐将军之帱帐,而献之子发。因使人归之曰:卒有出薪者,得将军之帐,使归之于执事。齐师闻之,大骇,乃还师而去。《古今注》:齐处士泯宣年五十,无妻,出薪于野见雉,雄雌相随,意动心悲,乃作雉朝飞之操,以自伤焉。《春秋后语》:秦破魏军于华阳,走我将军孟卯王使段干木子,从与秦南阳木,以千金和。苏代谓王曰:欲玺者,段干木子也;欲地者,秦也。今王使欲地者制玺,欲玺者。制地,魏地不尽则不和。且夫以地事秦,譬犹以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也。王曰:是则然矣,虽然事始已行,不可更矣。
《列子》:人有枯梧树者,其邻父曰:枯梧之树不祥。伐之。邻父因请为薪,其人乃不悦。
郑人有薪于野者,遇骇鹿击而毙之,恐人见之也,遽而藏之,隍覆之以蕉。
《韩诗外传》:孔子出游少源之野,有妇人中泽而哭,孔子使弟子问焉。妇人曰:乡者刈蓍薪亡,吾蓍簪。弟子曰:刈蓍薪而亡,蓍簪有何悲焉。妇人曰:非伤亡簪也,盖不忘故也。
子路与巫马期薪于韫丘之下。
《吴越春秋》:季札去徐而归,行道逢男子,五月被裘,采薪于道傍。有委金,季札见之,谓薪者曰:子来取此金。薪者曰:何子居之,高视之卑。五月被裘采薪,宁是拾金者乎。
越勾践卧薪尝胆,欲以报吴。
《桓谭新论》:淳于髡至邻家,见其灶突直而积薪在旁,谓曰:此有火灾。即更为曲突而远徙其薪。
《战国策》:苏秦之楚,三日乃得见乎王,谈卒辞而行,王曰:寡人闻先生,若闻古人。今先生乃不远千里而临,寡人曾不肯留愿。闻其说,对曰:楚国之食贵于玉薪,贵于桂谒者,难得见如鬼王,难得见如天帝。今令臣食玉炊桂,因鬼见帝。王曰:先生就舍寡人闻命矣。《史记·滑稽传》:优孟者,故楚之乐人也。楚相孙叔敖知其贤人也,善待之。病且死,属其子曰:我死,汝必贫困。若往见优孟,言我孙叔敖之子也。居数年,其子穷困负薪,逢优孟,与言曰:我,孙叔敖之子也。父且死时,属我贫困往见优孟。优孟曰:若无远有所之。即为孙叔敖衣冠,抵掌谈语。岁馀,像孙叔敖,楚王及左右不能别也。庄王置酒,优孟前为寿。庄王大惊,以为孙叔敖复生也,欲以为相。优孟曰:请归与妇计之,三日而为相。庄王许之。三日后,优孟复来。王曰:妇言谓何。孟曰:妇言慎无为,楚相不足为也。如孙叔敖之为楚相,尽忠为廉以治楚,楚王得以霸。今死,其子无立锥之地,贫困负薪以自饮食。必如孙叔敖,不如自杀。因歌曰:山居耕田苦,难以得食。起而为吏,身贪鄙者馀财,不顾耻辱。身死家室富,又恐受赇枉法,为奸触大罪,身死而家灭。贪吏安可为也。念为廉吏,奉法守职,竟死不敢为非。廉吏安可为也。楚相孙叔敖持廉至死,方今妻子穷困负薪而食,不足为也。于是庄王谢优孟,乃召孙叔敖子,封之寝丘四百户,以奉其祀。后十世不绝。
《酷吏传》:宁成者,穰人也。以郎谒者事景帝。好气,为人小吏,必陵其长吏;为人上,操下如束湿薪。
《汉书·平帝本纪》:女徒已论,归家,顾山钱月三百。〈注〉应劭曰:旧刑鬼薪,取薪于山以给宗庙,今使女徒出钱顾薪,故曰顾山也。
《朱买臣传》:买臣字翁子,吴人,家贫好读书,不治产业,刈薪樵出卖以给食,担束薪行且诵书。
汉王褒僮约奴,日暮归,当送乾薪二三束。
《后汉书·冯异传》:王郎起,光武自蓟东南驰。至南宫,遇大风雨,光武引车入道傍空舍,异抱薪,邓禹爇火,光武对灶燎衣。《承宫传》:宫字少子,琅邪姑幕人也。少孤,年八岁为人牧豕。乡里徐子盛者,以春秋经授诸生数百人,宫过息庐下,乐其业,因就听经,遂请留门下,为诸生拾薪。执苦数年,勤学不倦。经典既明,乃归家教授。
《戴封传》:封迁西华令,其年大旱,封祷请无获,乃积薪坐其上以自焚。火起而大雨暴至,于是远近叹服。《王良传》:良为大司徒司直。在位恭俭,妻子不入官舍,布被瓦器。时司徒史鲍恢以事到东海,过候其家,而良妻布裙曳柴,从田中归。恢告曰:我司徒史也,故来受书,欲见夫人。妻曰:妾是也。苦掾,无书。恢乃下拜,叹息而还。
《辟寒》:颜斐字文林,为京兆尹。课民当输租时,车牛各致薪两束为冬,寒冰炙笔砚。
《晋书·祖逖传》:逖躬自俭约,劝督农桑,剋己务施,不畜资产,子弟耕耘,负担樵薪。
《葛洪传》:洪少好学,家贫,躬自伐薪以贸纸笔。
《石崇传》:崇与贵戚王恺、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恺以炱澳釜,崇以蜡代薪。《吴隐之传》:隐之为晋陵太守。在郡清俭,妻自负薪。《晋中兴书》:范汪家贫好学,然薪写书,写书既毕,诵读亦竟。
《汝南先贤传》:蔡顺以至孝称,顺少孤养母,尝出求薪,有客卒至,母望顺不还,乃噬其指,顺即心动,弃薪驰归,问其故,母曰:有急客,吾噬指以悟汝耳。〈或以为曾子事〉侯瑾甚孤贫,依宋人居昼,为人佣赁暮辄,然柴薪以读书。
《神仙传》:樵先日入山伐薪,以布施从村头,一家起而复始。
《搜神记》:谅辅,广汉人也。时旱,以五官掾出祷,积薪柴自焚,须臾而雨作。
《世说》:荀公曾在晋武帝坐,赐食。荀进饭,即谓坐人曰:此是劳薪炊也。坐者未之信,帝密遣问,外答云实是故车脚。
《抱朴子》:南海之中,萧丘之上,有自生之火,常以春起而秋灭。丘方千里,当火起时,此丘上纯生一种木,火起正著。此木,木虽为火所著,但小焦黑人,或以为薪者,如常薪但不成炭,炊熟则灌灭之后,复更用,如此无穷。
《元中记》:南方有炎山焉,在扶南国之东,加荣国之北,诸薄国之西,山从四月而火生,十二月火灭,正月二月火不然山上,但出云气而草木生叶枝条,至四月火然,草木叶落,如中国寒时草木叶落也。行人以正月二月三月行过此山下,取柴以为薪,然之无尽。时漂粟手牍车引贫时,以败薪为笔,取五龙山下乌石作墨,至今田家无墨有取之者。
《续文献通考》:宋彭氏女从父入山采樵,父为虎所攫,女挺身乱斫虎,父得不死。
萧子显《齐书》:江淹年十三,孤贫,常采薪以养母。曾于樵所得。貂蝉一具将鬻以供母,母曰:此乃汝之休徵也。以儿才行若此,岂长贫贱可留,待得侍中著之。后果拜侍中。
《北史·李彪传》:彪笃学不倦,昼则樵薪供爨,夜则观文属缀,集成《晋书》,存一代之事。
《唐书·哥舒翰传》:翰与崔乾祐战。贼负薪塞路,顺风火其车,熛焱〈音艳〉炽突,腾烟如夜。
《刘义节传》:义节从平京师,为鸿胪卿。时倾府库为军实,帑财大乏。义节曰:今京师屯兵多,樵贵帛贱,若伐街苑树为薪,以易布帛,岁数十万可致。
《元结传》:结父延祖,调舂陵丞,辄弃官去,曰:人生衣食,可适饥饱,不宜复有所需。每灌畦掇薪,以为有生之役,过此吾不思也。
《李勘传》:勘好学,大寒,掇薪自炙。夜无然膏,默念所记。年三十,明《六经》
《毕諴传》:諴夜然薪读书,母恤其疲,夺火使寐,竟不肯息。
《韩思复传》:思复以亲丧去官,鬻薪自给。
《高丽传》:帝至渤错水,阻淖,八十里车骑不通。长孙无忌、杨师道等率万人斩樵筑道,联车为梁,帝负薪马上助役。
《续文献通考》:唐许宣平负薪卖于市,尝独吟曰:负薪朝出卖,沽酒日西归。借问家何处,穿云入翠微。李白入山寻之不见,乃题其庵以归。是冬,庵为火所焚,遂不见。后百馀年,有采薪者见之南山石上。
《酉阳杂俎》:元和初,洛阳村王清佣力得钱五镮,因买田畔一枯栗,将为薪以求利。经宿,邻人盗斫,忽有黑蛇人语曰:我王清本也,汝勿斫。其人惧而走。及明,清率子孙薪之,掘其根。根下得大瓮,二散钱实满,清因是获利巨富。
《六典虞部》:凡五岳及名山,能蕴灵产异,兴云致雨,有利于人者,禁其樵采。
孔帖杜甫至秦州,负薪采橡栗自给。
朱瑾徙屯安丰,汴将牛存节苦斗。会大雪,士多冻死。颍州刺史王敬荛燎薪属道,汴军免者数千人。《五代史·契丹附录》:开运二年,德光倾国入寇。见大桑木,骂曰:吾知紫披袄出自汝身,吾岂容汝活耶。束薪于木而焚之。
《冯道传》:道解学士居父丧于景城,遇岁饥,悉出所有以赒乡里,而退耕于野,躬自负薪。
《王建及传》:庄宗积金帛于军门,募能破梁战舰者,至于吐火禁咒莫不皆有。建及重铠执槊呼曰:梁、晋一水间耳,何必巧为。吾今破之矣。即以大瓮积薪,自上流纵火焚梁战舰,建及以二舟载甲士随之,斧其竹笮,梁兵皆走。
《辽史·宗室传》:章肃皇帝,小字李胡,一名洪古,字奚隐,太祖第三子,母淳钦皇后萧氏。少勇悍多力,而性残酷,小怒辄黥人面,或投水火中。太祖尝观诸子寝,李胡缩项卧内,曰:是必在诸子下。又尝大寒,命三子采薪。太宗不择而取,最先至;人皇王取其乾者束而归,后至;李胡取少而弃多,既至,袖手而立。太祖曰:长巧而次成,少不及矣。
《宋史·张永德传》:韩令坤在扬州。为吴人所逼。世宗遣永德率师援之。吴将林仁肇以船数艘载薪,乘风纵火,将焚周浮梁。俄而风反,吴人稍却,永德进兵败之。《泸州蛮传》:诏林广讨乞弟,次归来州,天大寒,燃桂为薪,军士皆冻堕指。
《孝义传》:周尧卿母丧,倚庐三年,席薪枕块,虽疾病,不饮酒食肉。
朱泰湖州武康人。家贫,鬻薪养母。一日,入山,遇虎搏攫负之而去。泰已瞑眩,行百馀步,忽稍醒,厉声曰:虎为暴食我,所恨母无托尔。虎忽弃泰于地。泰匍匐而归。里人目为朱虎残。
《五行志》:德祐二年正月戊辰,宝应县民析薪,中有天太下赵四字,献之,制置使李庭芝赏之以钱五千。《老学庵笔记》:蜀人爨薪,皆短而粗束缚,齐密状如大饼,餤不可遽烧,必以斧破之,至有以斧柴为业者。孟蜀时,周世宗志欲取蜀,蜀卒涅面为斧形,号破柴都金史典给署,掌宫中所用薪。
《元史·董文蔚传》:文蔚,攻襄,樊城南据汉江,北阻湖水。文蔚夜领兵士,伐木拔根,立于水,实以薪草为桥梁,顷之即成。
《王初应传》:初应,漳州长泰人。至大中,从父樵刘岭,虎搏其父,初应,抽镰刀刺虎鼻杀之。
《食货志》:至元二十年,以东宫位下,军一百人采薪二月,供内府岁用。
《诚斋杂记》:杨威少失父,事母至孝,尝与母入山采薪,为虎所逼,自计不能禦,于是抱母且号且行,虎见其情,遂弭耳而去。
《笔记》:高贲亨作《东湖樵夫传》:先伯父南郭翁,尝曰:革除间有樵夫,鬻薪东湖之上,人曰燕王为天子矣,樵夫曰:信乎。遂投水而死。吾闻诸故老,姓名无传焉,贲亨藏诸怀久矣,虑其忘也,为之传。

薪部杂录

《诗经》:周南汉广翘翘错薪,言刈其楚。〈又〉翘翘错薪,言刈其蒌。
《王风》:扬之水,扬之水,不流束薪。
《郑风》:扬之水,扬之水,不流束薪。
《齐风》:南山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
《唐风》:绸缪,绸缪束薪。〈又〉绸缪束刍。
《豳风》:东山有敦瓜苦,烝在栗薪。《小雅》:无羊尔牧来思,以薪以蒸。〈注〉粗曰薪,细曰蒸。正月瞻彼中林,侯薪侯蒸。
大东有冽氿泉,无浸穫薪。〈又〉薪是穫薪,尚可载也。〈注〉穫艾也,薪已穫矣,而复渍之则腐,故已艾则庶,其载而蓄之也。
车辖,陟彼高冈,析其柞薪。
白华,樵彼桑薪,邛烘于煁。〈注〉桑薪,薪之善者也,烘燎也。煁无釜之灶,可燎而不可烹饪者也。桑薪宜以烹饪,而但为燎烛,以比嫡后之尊,反见卑贱也。
《大雅》:棫朴,芃芃棫朴,薪之槱之。〈注〉朴丛生也,言根枝迫迮相附著也,槱积也。〈大全〉严氏曰:积以待其乾而用之。
旱麓,瑟彼柞棫,民所燎矣。〈注〉瑟茂密貌,燎爨也。《礼记·曲礼》:君使士射,不能,则辞以疾。言曰:某有负薪之忧。
问庶人之子,长,曰能负薪矣。幼,曰未能负薪也。王制木不中伐,不粥于市。
月令季秋之月,草木黄落,乃伐薪为炭。〈又〉季冬之月,乃命四监,收秩薪柴,以共郊庙,及百祀之薪燎。〈注〉秩有常数也,大而可析者,谓之薪,小而可束者,谓之柴。薪燎炊爨及夜燎之用也。
《左传》:厥父析薪,厥子弗克负荷。
薮之薪蒸,虞候守之。
《大戴礼记》:布薪,若一火就燥;平地,若一水就湿。《大戴礼逸》:菙氏掌供燋契,以待卜事。杜子春注曰:燋读如薪樵之樵,谓所爇灼龟之木。
庄子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
荀子施薪,若一火就燥也。
《汉书·汲黯传》:黯谓武帝曰:陛下之于群臣如积薪,后来者居上。
《霍光传》:曲突徙薪无恩泽,焦头烂额为上客。
贾长沙集治安,策抱火厝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然,因谓之安。
《淮南子·兵略训》:巨斧击桐薪不待利,时良日,然后破之。
《说山训》:以束薪为鬼,以火烟为气惑也。
采薪者见一芥掇,之见青葱则拔之。
《论衡》:或伐薪于山,轻小之木,合而束之。至于大木十围以上,引之不能动,推之不能移,则委之于山林,收所束之小木而去。由此以论,知能之大者,其犹十围以上木也,人力不能举荐,其犹薪者推引大木也。邓析书譬犹拯溺而硾之以石,救火而投之以薪。抱薪救火,燥者先著。
文子是犹抱薪而救火。
六帖负含道之薪,则精感天地。
《袖中记》《齐地记》:柴阜,榛棘森然,故曰柴阜。
刘禹锡管城县驿记,积薪就阳。
上宰相启夫沟中之木,与牺象同体,追琢不至,坐成枯薪。
柳宗元《霹雳琴赞》:桐生石上,一夕暴震,侧卧道上。震旁之民,稍柴薪之。
《王氏谈录》:公亟称李卫公之文,谓不减燕,许每读《积薪赋》曰:虽后来之高处,必居上而先,焚真文章之精致也。
严栖幽事山中人。十月以薪草缚柑橘树上,余曰此为木奴著裘。
《笔乘佛典》言:火传于薪,犹神传于形;火之传异薪,犹神之传异形。

薪部外编

《列仙传》:宁封子黄帝时,人为陶正,有神人过之,为其掌火,能令火出五色烟,教其积薪自烧,而随烟上下,犹有骨时人葬之。
周宣王时,郊闻采薪者行歌云:巾金巾,入天门,呼长精,吸元泉,鸣天鼓,养泥丸。时人莫能知之,老君曰:此活国中人,其语秘矣。斯皆修习,无上正真之妙也。《拾遗记》:孔子夜梦三槐之间,丰沛之邦有赤气,驱车见刍儿伤麟之左足,求薪覆之。
《神仙传》:王质常采薪于信都石室山中,遇二老人围棋石上,质放柯于坐下观之。一局未终,老人曰:子何不去。质起视柯,柯柄已烂矣。乃下山归家,门闾改换,里之人俱不相识,始觉围棋者乃仙人也,后莫知其所终焉。
《水经注》:支僧载外国事:曰佛泥洹后天人,以新白绁裹佛,以香花供养,满七日盛以金棺,送出王宫渡一小水,水名醯兰那,去王宫可三里许,在宫北以旃檀木为薪,天人各以火烧薪,薪了不然,大迦叶从流沙还,不胜悲号,感动天地,从是之后,他薪不烧而自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