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杂花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三百十二卷目录

 杂花树部汇考
  陆机要览〈九花树〉
  崔豹古今注〈万连〉
  李绅文集〈山枇杷〉
  段成式酉阳杂俎〈祇 无忧树 提罗迦 拘尼陀〉
  花镜〈棣棠〉
  王世懋花疏〈白菱花 臭梧桐〉
  高濂草花谱〈茗花 白菱花〉
  王象晋群芳谱〈夹竹桃 金丝桃 结香〉
  广群芳谱〈金丝桃 鸾枝〉
  黄山志〈石莲 金缕梅 撚蜡 春桂 蕡桃 蕊珠花 玉铃花 琐琐花 仙都花 四照花 查葡花 傲云花 山钗花 绛颖花 龙女花 和山花 优昙花 金梅〉
 杂花树部艺文一
  凤花赋         元任士林
  山黄花赋         明高出
 杂花树部艺文二〈诗〉
  山枇杷         唐白居易
  山枇杷花〈二首〉      前人
  山枇杷           元稹
  弋阳县学北堂见夹竹桃花有感而书 宋李觏
  茶花〈二首〉        苏辙
  初识茶花         陈与义
  咏鱼儿牡丹        周必大
  太守赵山甫示和篇次韵为谢  前人
  李子权时中坐上示及和花妃诗即席次韵 前人
  杨廷秀秘监万花川谷中洛花甚富乃用野人韵为鱼儿牡丹赋诗光荣多矣恶语叙谢 前人
  游天坛杂诗       金元好问
  题白茶花屏       元朱德润
  瑶花            郭钰
  茌平县西门邮亭废圃中有花名玉珑瑽枝叶与琼花无异但花蕊层出与叶相间远望如翠烟笼玉幽香扑人遂呼浊醪痛饮其下陈令取纸笔索诗乘醉走笔〈二首〉 明王蒙
  咏夹竹桃〈三首〉     王世懋
  鹤林寺夹竹桃花      邬佐卿
  咏茶梅花         刘仕亨
 杂花树部纪事

草木典第三百十二卷

杂花树部汇考

《陆机·要览》九花树

九花树,生南岳,虽经雪凝寒,花必开便落,时人谓之应春花。

《崔豹·古今注》万连

万连,叶如鸟翅,一名鸟羽,一名凤翼花,大者其色多红绿,红者紫点,绿者绀点,俗呼为仙人花,一名连缬花。

《李绅文集》山枇杷

骆谷多山枇杷,毒能杀人,其花明艳,与杜鹃花相似,樵者识之。

《段成式·酉阳杂俎》

祇出拂林国,根大如鸡卵,叶长三四尺,似蒜中心抽条,茎端开花,六出,红白色,花心黄赤,不结子,冬生夏死,取花压油,涂身去风气。

无忧树

无忧树,女人触之花方开。

提罗迦

提罗迦树,花见日光即开。

拘尼陀

拘尼陀树,花见月光即开。

《花镜》棣棠

棣棠,藤本丛生,叶如荼𧃲,多尖而小边,如锯齿。三月开花,圆如小毬,繁而不香,其枝比蔷薇更弱,必延蔓屏树间。

《王世懋·花疏》白菱花

白菱花,纯白而雅,且开久,而繁人云来自闽中,余在闽问之,乃无此种。始在豫章得之,定是岭南花也。花至季冬始尽,性亦畏寒,花后宜藏室中。

臭梧桐

臭梧桐者,吴地野生,花色淡,无植之者。淮扬间,成大树,花微紫,缙绅家植之中庭,或云后庭花也。独闽中,此花红鲜异常,能开百日,名百日红。花作长须,亦与吴地不同,园林中植之,灼灼出矮墙上,至生深涧中,与清泉、白石、相映,斐然夺目,永嘉人谓之丁香花。

《高濂·草花谱》茗花

茗花,即食茶之花,色月白而黄心,清香隐然,瓶之高斋,可为清供佳品。且蕊在枝条,无不开遍。

白菱花

木本花,如千瓣菱花,叶同栀子,一枝一花,叶托花朵,七八月开,色白如玉,可爱,亦接种也。

《王象晋·群芳谱》夹竹桃

夹竹桃,花五瓣,长筒瓣,微尖淡红,娇艳类桃花,叶狭长类竹,故名夹竹桃。自春及秋,逐旋继开,妩媚堪赏。何无咎云:温台有丛生者,一本至二百馀干,晨起扫落花,盈斗,最为奇品。
性喜肥,宜肥土盆栽,肥水浇之则茂,又恶湿而畏寒。九月初,宜置向阳处;十月入窖,忌见霜雪;冬天亦不宜太燥。和暖时,微以水润之,但不可多,恐冻。来年三月出窖,五六月时可配白茉莉、妇人簪髻、娇袅、可挹,四月中,以大竹管分两瓣,合嫩枝,实以肥泥,朝夕灌水,一月后便生白根,两月后,即可剪下另栽。初时,用竹帮扶,恐摇动,一二月后,新根扎土,便不须用此物,极易变化。

金丝桃

金丝桃,花如桃,而心有黄须,铺散花外若金丝,然以根下劈开,分种易活。

结香

结香,干叶如瑞香,而枝甚柔韧,可绾结,花色鹅黄,比瑞香稍长,开与瑞香同时,花落始生叶。

《广·群芳谱》金丝桃

金丝桃,南中多有之,塞外遍地丛生。六七月花开,尤为绚烂,花五瓣如桃而长,色鹅黄,心微绿,茎起处一苞,有绿盘,盘出五花,开则五花俱开,如黄金然。

鸾枝

鸾枝,花木本,枝干俱似桃叶,有刻缺似棣棠,三月附枝开花,或著树身最繁茂,瓣多而圆,似郁李而大,深红色,京师多有之。

《黄山志》石莲

石莲,花略同木莲,但彼九出,此五出,为异。花时,瀰漫山谷,盈目皆香雪也。

金缕梅

金缕梅,其色金瓣如缕,翩翩媕娜,有若翔舞,春时盛开,望去疑为蜡梅。

撚蜡

撚蜡,似梅而黄,一苞具四五朵,大者浅碧,小者微黄,三月开。

春桂

春桂,经冬不凋,枝叶皆似桂,唯花五出,开以三月,与桂不同。

蕡桃

蕡桃,枝叶花色与桃无异,但趺先实耳。

蕊珠花

蕊珠花,木末开花一朵,五出,又有细蕊,琐缀其下,素艳多姿,略有微香。

玉铃花

玉铃花,高大茏葱,五月开白花,一枝十数朵,排列下垂,形如玉铃,有同追琢,香气馥烈异常。

琐琐花

琐琐花,矮树叶尖,有桠,五月枝杪开细花,成丛,其香极幽。

仙都花

仙都花,产仙都峰下,古干屈曲,枝尽处始布叶,叶长二寸许,花出叶上,一苞七八朵,花七出而瓣不分,色淡紫,心抽绿丝,数茎花,谢即复孕,三年一开,开则叶下,垂如相让然。

四照花

四照花,树高大而叶沈碧,盛夏作花,四出而锐,其末玉色,微酣碧蕊,绿跗浮叶上,光彩照耀,岩谷,故名四照。

查葡花

查葡花,木有芒刺,开小黄花,如丁香;结实,红如丹砂。

傲云花

傲云花,高干参天,花如菡萏,三夏盛开,涉秋仍馥,实如莲菂,叶亦饶香。

山钗花

山钗花,形似钗,一名碧股花,取香山钗茎抽碧股之句,开在夏中,树最小而多致。

绛颖花

绛颖花,树高叶尖,盛夏开小紫花,成丛山中,谓之锦毬。

龙女花

龙女花,出大理府太和感通寺,树叶全似山茶,蕊大而香。

和山花

和山花,树高六七丈,其质似桂,其花白,每朵十二瓣,应十二月,遇闰辄多一瓣,俗以为仙人遗种,在大理府上关和山之麓土,人因以其地名之。

优昙花

优昙花,在安宁州西北十里,曹溪寺右状,如莲有十二瓣,闰月则多一瓣,色白气香,种来西域,亦娑罗花类也。后因兵燹伐去,遂无其种,今忽一枝从根旁发出,已及拱矣。

金梅

金梅,所在丛生,花似梅,色黄,与素馨相类。

杂花树部艺文一

《凤花赋》元·任士林

若知鹤林之神乎。霜月如银,西风砭人,丹艳自春,何以羽翼贲,此坡珑烂然。九苞蹲为孤凤,百鸟无声,精采欲动。吾闻蜀山之魄下,故墀而啼冤,洒丹血以成葩。幻七七之妖仙,迓羽族之初,服宛来仪之,蹁跹出不化之神,为帝、为鹃、为花、为人,而复幻丹穴之形,有不可致,诘于洪钧,鸡惮牺而断尾,鹤存雏而拔羽,机心洞人,网目如雨,将色举于朝阳,甘草木以同腐者乎。噫嘻,艮岳之植,政和之纲,辇而致之汴水汤,汤一蘤不发,摧折无光,天子曰:吁谪归,故乡抱刖而旋,东风重芳,盖天津之声,舌既饶矣。使一见赏幸,则华林之观,铜雀之二乔矣。其不为强项,供奉之所笑者,几希安在揽德辉,而下之立翠,微之晓月伴楝树之后,风万卉欲寂空山,自红太牢钟,鼓而不恧,红裙檀板而不惊,苍梧楚楚翠竹亭,亭清风徐来,求凰欲鸣,渺不知花之精,凤之灵。吾亦蝶我之俱化,歌楚诗之商声。

《山黄花赋》明·高出

北方久寒,二月多不见花,偶于北山之麓,得黄花一树。柯条颇类桑木,时未著叶,花著干上,一苞数萼,萼各五出,柔冉纤缀,繁弱多姿,询诸山人亦无能举其名。予悲其早开而遇晚也,赋云。

沸沸春飙,曀曀北山。闻振柯而折叶,亦霜重而雪烦。骞松柏以高秀,无桃李以开颜。属青阳之启节,敛群卉而无言,嗟何为乎。后时山中人兮,聊咏叹覛,彼黄花榛莽为伍,名无可称。火燔樵斧胡先春之早信,冒枯荄而乍睹条挺,挺以儗佁华,冉冉而微吐跗离干。以繁缀俨剪綵之虚,著纷一萼,其五出,又一苞而五萼,非有馨香飘然,荏弱虽纤琐兮,靡绥庶光耀兮,沃若标贞质,以孤寂幸有辞于轻薄,谢佳色于浮艳贵。兹托乎丘壑,擢汉殿之金䔲,纷旖旎以葳蕤,掩茂先之侈赋,陋渴羌之诞词。近雪兮,映额黄于妆粉,侧风兮,垂绣领于柔荑,比腊梅兮,已迟聊堪赠兮,一枝渺金粟兮,清影对幽石兮,高月旷寥阒兮,自如人不见兮,鸟谒忆江南之丛,桂怀湘楚之秋,英怵零露,其朝汎悲清霜之夜,零悼掔,采其萎绝,遂袭美而失贞,吟骚颂,以侘傺弄潺湲,以屏营呜呼。物欣所遇夫,亦何情处幽。任质天全,无名不闻,社树不才,无倾又孰知人之悲喜,与夫贱荣者哉。

杂花树部艺文二〈诗〉

《山枇杷》唐·白居易

深山老去惜年华,况对东溪野枇杷。火树风来翻绛燄,琼枝日出晒红纱。回看桃李都无色,映得芙蓉不是花。争奈结根深石底,无因移得到人家。

《山枇杷花》前人

万重青嶂蜀门口,一树红花山顶头。春尽忆家归未得,低红如解替君愁。

叶如裙色碧绡浅,花似芙蓉红粉轻。若使此花兼解
语,推囚御史定违程。

《山枇杷》元稹

山枇杷,花似牡丹殷泼血。往来乘传过青山,正值山花好时节。压枝凝艳已全开,映叶香苞才半裂。紧抟红袖欲支颐,慢解绛囊初破结。金线丛飘繁蕊乱,珊瑚朵重纤茎折。因风旋落裙片飞,带日斜看目精热。亚水依岩半倾侧,笼云隐雾多愁绝。绿珠语尽身欲投,汉武眼穿神渐灭。秾姿秀色人皆爱,怨媚羞容我偏别。说向閒人人不听,曾向乐天时一说。昨来谷口先相问,及到山前已消歇。左降通州十日迟,又与幽花一年别。山枇杷,尔托深山何太拙。天高万里看不精,帝在九重声不彻。园中杏树良人醉,陌上柳枝年少折。因尔幽芳喻昔贤,磻溪冷坐权门咽。

弋阳县学北堂见夹竹桃花,有感而书。宋李觏


暖碧覆晴殷,依依近水栏。异类偶相合,劲节何能安。同时尽妖艳,无地容檀栾。移根既不可,洁心诚为难。外貌任春色,中心期岁寒。正声尚可听,谁是伶伦官。

《茶花》苏辙

黄檗春芽大麦粗,倾山倒谷采无馀。只疑残蘖阳和尽,尚有幽花霰雪初。耿耿清香崖菊淡,依依秀色岭梅如。经冬结子犹堪种,一亩荒园试为锄。


细嚼花须味亦长,新芽一粟叶间藏。稍经腊雪侵肌瘦,旋得春雷发地狂。开落空山谁比数,蒸烹来岁最先尝。枝枯叶硬天真在,踏遍牛羊未改香。

《初识茶花》陈与义

伊轧篮舆不受催,湖南秋色更佳哉。青裙玉面初相识,九月茶花满路开。

《咏鱼儿牡丹》周必大

鱼儿牡丹,得之湘中,花红而蕊白,状类双鱼,累累相比,枝不胜压而下垂。若俯首然,鼻目良可辨。叶与牡丹无异,亦以二月开,因是得名。其干则芍药也,余命曰花嫔,而赋是诗,闻江东山谷间甚多。

天教姚魏主芳菲,合有宫嫔次列妃。玉颈圆瑳宜粉面,霞裙深染学翚衣。枝头窈窕鱼双贯,风里蹁跹凤对飞。莫把根苗方芍药,留春不似送将归。

《太守赵山甫示和篇次韵为谢》前人

阿娇金屋聚芳菲,当御连环聚妾妃。龙女坠天頩素颊,鲛人出水织纁衣。袖垂户外瞻双引,燕在宫中第一飞。不用虫鱼笺尔雅,使君行合左符归。

李子权时,中坐上示及和花妃诗,即席次韵。前人


姚皇去后几菲菲,湘水依然从二妃。双泪一时红作鬣,连枝千载绿为衣。槛前斑竹应同伴,波面文鸳欲共飞。吟遍世间閒草木,何如江月咏沂归。
杨廷秀,秘监万花川谷中,洛花甚富,乃用野人韵,为《鱼儿牡丹赋》诗光荣多矣,恶语叙谢。

前人


万花川谷第春菲,也许湘灵媵伏妃。翠叶迎风牵荇带,红绡浴日湿宫衣。共船不妒龙阳钓,警乘犹疑洛渚飞。谁把荒园一鱼目,换将五十六珠归。
《游天坛杂诗》元好问
漫山白白与红红,小树低丛看不供。总道楂花香气好,就中偏爱玉珑松。〈花名有玉垄松〉

《题白茶花屏》元·朱德润

秋高银河泻,碧宇净如洗。飞仙自天来,幻作白茶蕊。清香不自媚,迥出山谷底。盈盈双玉环,婉立庭户里。风霜,非故林,雨露结新意。

《瑶花》郭钰

花白色,而变浅红而碧。

瑶台仙子初相见,迥立天风飘雪练。东华梦破归去迟,素衣总被缁尘染。芳心不委春蝶狂,水晶帘捲凝清香。胭脂洗红留残晕,海云剪碧浮霓裳。扬州琼花旧同谱,零落谁知到南土。闻君爱花最有情,亭台五月清无暑。君不见花开今日多,有酒不饮君如何。
茌平县西门邮亭废圃中有花,名玉珑瑽。枝叶与琼花无异,但花蕊层生,与叶相閒,远望如翠烟笼玉,幽香扑人,遂呼浊醪。痛饮其下,陈令取纸笔,索诗,乘醉走笔。     明王蒙

谁司后土作花王,忍置瑶华官道傍。衣袂不经尘世染,梦魂犹带广寒香。孤蟾照破琼林雪,飞蝶栖残珠树香。天上人间惟有此,好将阑槛护荒凉。


何年碧海会璚仙,云制衣裳雪作钿。醉锁素虬缠宝树,閒骑白凤下瑶天。鹤林寺废空流水,后土祠荒起暮烟。惭愧邮亭一株雪,春风犹得路人怜。

《咏夹竹桃》王世懋

名花踰岭至,婀娜自成阴。不分芳春色,犹馀晚岁心。绛分疏翠小,青入嫩红深。本识仙源种,无妨共入林。


何来武陵色,移植向深闺。叶不迎秋堕,花仍入夏齐。菲菲能拂石,冉冉更成蹊。尚挟风霜气,流莺未敢栖。


寂寞谁相问,清斋隔市嚣。忽遗芳树至,应识雅情高。布叶疏疑竹,分花嫩似桃。野人看不厌,常此对村醪。

《鹤林寺夹竹桃花》邬佐卿

古刹标名胜,花开淑景宜。如何天上树,偏傍岁寒枝。竹认慈云护,桃含法雨滋。仙葩依劲节,直干拥娇姿。不是元都种,空将嶰谷疑。双林春正好,无奈鹤归迟。

《咏茶梅花》刘仕亨

小院犹寒未暖时,海红花发昼迟迟。半深半浅东风里,好是徐熙带雪枝。

杂花树部纪事

《酉阳杂俎》:乾陀国头河岸有系白象树,花叶似枣李,冬方熟。相传此树灭,佛法亦灭。
《云仙杂记》:吴兴山中有一树,类竹而有实,似荚状。乡人见之,以问陆澄,澄曰名洛如花,郡有文士则生。七修类槁,礼部仪制司有优钵罗,花开必四月八日。至冬而实,如鬼莲蓬。脱去其衣,中金色佛一尊,不知何人所植。
《燕都游览志》:宣城第园,在灵济宫前府第中园也。众木参天,夹竹桃二大树,层台高馆,不下数十。
《群芳谱》:拘楼国有水仙树,树腹中有水,谓之仙浆,饮者七日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