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巴豆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三百六卷目录

 石南部汇考
  石南图
  贾思协齐民要术〈石南〉
  本草纲目〈石南〉
 石南部艺文〈诗〉
  和宣州钱判官使院厅前石南树
               唐孟郊
  石南树          白居易
  石南树           胡汾
  看石南花          王建
  石南树          权德舆
  重题端正树        温庭筠
  咏端正树          赵嘏
  石南           司空图
  石南          宋朱长文
  石南           高似孙
  追和朱乐圃苏学石南    明吴宽
 石南部选句
 石南部纪事
 石瓜部汇考
  石瓜图
  本草纲目〈石瓜〉
 石瓜部艺文
  石瓜赞          宋宋祁
 石瓜部纪事
 秦皮部汇考
  秦皮图
  本草纲目〈秦皮〉
 秦皮部纪事
 秦皮部杂录
 卫矛部汇考
  卫矛图
  本草纲目〈卫矛〉
 巴豆部汇考
  巴豆图
  本草纲目〈巴豆〉
 巴豆部纪事
 巴豆部外编

草木典第三百六卷

石南部汇考

释名

石南《本经》     石楠《纲目》
风药《纲目》     鼠目〈实名〉

石南图


贾思协《齐民要术》石南

《南方记》曰:石南树野生,二月开花,仍连著实,实如燕卵,七八月熟,人采之取核,乾其皮中,作肥鱼羹和尤美出九真。
《本草纲目》石南释名
李时珍曰:生于石间向阳之处,故名石南。桂阳呼为风药,充茗及浸酒饮能愈头风,故名。按范石湖集云:修江出栾茶,治头风,今南人无所谓栾茶者,岂即此物耶。
集解

《别录》曰:石南生华阴山谷,三月四月采叶,八月采实,阴乾。
陶弘景曰:今东间皆有之,叶如枇杷,叶方用亦稀。苏恭曰:叶似茧草,凌冬不凋,关中者,叶细为好。江山以南者,叶长大如枇杷叶,无气味,殊不任用。
韩保升曰:终南斜谷有石处,甚饶。今市人以石韦为之误矣。
苏颂曰:今南北皆有之,生于石上,株极有高大者,江湖间出者,叶如枇杷,上有小刺,凌冬不凋,春生白花,成簇,秋结细红实。关陇间出者,叶似莽草,青黄色,背有紫点,雨多则并生长及二三寸。根横细紫色,无花实,叶至茂密,南北人多移植亭院间,阴翳可爱,不透日气入药。以关中,叶细者为良。魏王《花木志》云:南方石南树,野生二月开花,连著实,实如燕覆,子八月熟,民采取核,和鱼羹尤美,今无用者。
寇宗奭曰:石南叶似枇杷,叶之小者而背无毛,光而不皱。正二月间开花,冬有二叶为花苞,苞既开,中有十五馀花,大小如椿花,甚细碎,每一苞约弹许大,成一毬,一花六叶,一朵有七八毬,淡白绿色,叶味微淡赤色,花既开,蕊满花,但见蕊不见花,花才罢去年绿,叶尽脱落,渐生新叶,京洛、河北、河东、山东颇少人,故少用。湖南、北,江西二浙甚多,故人多用。
叶气味

辛苦平有毒。
徐之才曰:五加皮,为使恶小蓟。
主治

《本经》曰:养肾气、内伤、阴衰、利筋骨皮毛。
《别录》曰:疗脚弱、五藏、邪气除热,女子不可久服,令思男。
甄权曰:能添肾气,治软脚、烦闷、疼杀虫、逐诸风。李时珍曰:浸酒饮治头风。
发明

苏恭曰:石南,叶为疗风邪丸散之要,今医家不复用其实矣。
甄权曰:虽能养肾,亦令人阴痿。
李时珍曰:古方为治风痹、肾弱要药,今人绝不知用,识者亦少。盖由甄氏《药性论》有令阴痿之说也,殊不知服此药能令人肾强,嗜欲之人藉此放恣,以致痿弱,归咎于药良,可慨也。毛文锡《茶谱》云:湘人四月采杨桐草,捣汁浸米蒸作乌饭,食必采石南芽为茶饮,乃去风也。暑月尤宜,杨桐即南烛也。
实主治

《本经》曰:虫蛊毒破积聚,逐风痹。
附方

鼠瘘不合:石南、生地黄、代苓黄、伏雌黄等分为散,日再傅之。〈肘后方〉
小儿通睛,小儿误跌,或打著头脑受惊,肝糸,受风致瞳人不正,观东则见西,观西则见东,宜石南散吹鼻通顶。石南一两,藜芦三分,瓜丁五七个,为末,每吹少许入鼻,一日三度,内服牛黄平肝药。〈普济方〉
乳石发动,烦热:石南为末,新汲水服一钱。〈圣惠方〉

石南部艺文〈诗〉《和宣州钱判官使院厅前石南树》唐孟郊


太朴既一剖,众材争万殊。懿兹南海华,来与北壤俱。生长如自惜,雪霜无凋渝。茏茏抱灵秀,簇簇抽芳肤。寒日吐丹艳,赪子流细珠。鸳鸯花数重,翡翠叶四铺。雨洗新妆色,一枝如一姝。耸异敷庭际,倾妍来坐隅。散彩饰几案,馀辉盈盘盂。高意因造化,常情逐荣枯。主公方寸中,陶埴在须臾。养此奉君子,赏觌日为娱。始觉石南咏,价倾赋两都。棠颂庶可比,桂词难以踰。因谢丘墟木,空采落泥涂。时来闻佳姿,道去卧枯株。争芳无由缘,受气如郁纡。抽肝在郢匠,叹息何踟蹰。

《石南树》白居易

可怜颜色好阴凉,叶剪红笺花扑霜。伞盖低垂金翡翠,薰笼乱搭绣衣裳。春芽细炷千灯焰,夏蕊浓薰百和香。见说上林无此树,只教桃柳占年芳。

《石南树》胡汾

本自清溪石上生,移栽此处称閒情。青云事尽识珍木,白屋人多唤俗名。重布绿阴滋藓色,深藏好鸟引雏声。余今一日千回看,每度看来眼益明。

《看石南花》王建

留得行人忘却归,雨中须是石南枝。明朝独上铜台路,容见花开少许时。

《石南树》权德舆

石南红叶透帘春,忆得妆成下锦茵。试折一枝含万恨,分明说向梦中人。

《重题端正树》温庭筠

路傍佳树碧云愁,曾侍金舆幸驿楼。草木荣枯似人事,绿阴寂寞汉陵秋。

《咏端正树》赵嘏

一树繁阴先著名,异花奇叶俨天成。马嵬此去无多地,祇合杨妃墓上生。

《石南》司空图

客处偷閒未是閒,石南虽好懒频攀。如何风叶西归路,吹断寒云见故山。

《石南》宋·朱长文

昔年曾赏玩,移自碧山遥。古干摩文石,寒枝熨翠绡。
虽殊楩梓用,终免雪霜凋。来者宜珍护,毋令困采樵。

《石南》高似孙

自随野意了山行,香浸南花白水生。借得风来帆便饱,隔溪新度一声莺。

《追和朱乐圃苏学石南》明·吴宽

泮水根常溉,临池路不遥。顾瞻依曲槛,爱护障轻绡。别种为交让,终年亦后凋。有材非爨用,斤斧免山樵。

石南部选句

唐李白诗:千千石楠树,万万女贞林。〈又〉风扫石楠花。张籍诗:江皋三月时,花发石楠枝。
宋苏轼诗:孤生有石楠。
元龚璛诗:红树石楠春。

石南部纪事

《述异记》:曲阜县南十里有孔子春秋台,曲阜古城有颜回墓,墓上石南树二株,可三四十围,土人云颜回手植。
《太真外传》:上幸巴蜀,贵妃从至马嵬,赐死。上发马嵬行至扶风道,道傍有花寺,畔见石南树,团圆爱玩之,因呼为端正树,盖有所思也。
《酉阳杂俎》:衡山石南花有紫碧白三色,花大如牡丹,亦有无花者。
《齐云山记》:西山有石罅,方广若门,盖天造以通游者。门首有石南一株,其大数围。

石瓜部汇考

释名

石瓜《纲目》

石瓜图


《本草纲目》石瓜集解
李时珍曰:石瓜出四川峨眉山中及芒部地方,其树修干,树端挺,叶肥滑如冬青,状似桑,其花浅黄色,结实如缀,长而不圆。壳裂则子见,其形似瓜,其坚如石,煮液黄色。
气味

苦平微毒。
主治

李时珍曰:心痛,煎汁洗风痹。

石瓜部艺文

《石瓜赞》宋·祁
石瓜生峨眉山中,树端挺,叶肥滑如冬青,甚似桑,花色浅黄,实长不圆,壳解而子见,以其形似瓜,故里名之。煮为液黄,能治痹。

修干泽叶,结实如缀,肤解核零,可用治痹。

石瓜部纪事

《群芳谱》:乌撒军民府土产石瓜树,生坚如石,善治心痛。

秦皮部汇考

释名

秦皮《本经》     梣皮《本经》
桪木《本经》     石檀《别录》樊槻《别录》     盆桂〈日华〉
苦树《唐本草》    苦枥《纲目》

秦皮图


《本草纲目》秦皮释名
李时珍曰:秦皮本作梣皮,其木小而岑高,故以为名。人讹为桪,又讹为秦,或云本出秦地,故得秦名也。高诱注《淮南子》云:梣,苦枥木也。
苏恭曰:树叶似檀,故名。石檀俗因味苦,呼为苦树。
集解

《别录》曰:秦皮生庐江川谷及冤句水边,二月八月采,皮阴乾。
陶弘景曰:俗云是樊槻皮,而水渍以和墨书,色不脱微青。
苏恭曰:此树似檀,叶细,皮有白点而不粗错,取皮渍水便碧色,书纸看之,皆青色者是真。
苏颂曰:今陕西州郡及河阳亦有之,其木大都似檀,枝干皆青绿色,叶如匙头,虚大而不光,并无花实,根似槐,根俗呼为白桪木。
皮气味

苦微寒无毒。
《别录》曰:大寒。
吴普曰:神农、雷公、黄帝、岐伯,酸无毒,李当之小寒。甄权曰:平恶苦瓠防葵。
徐之才曰:恶吴茱萸大戟为之使。
皮主治

《本经》曰:风寒湿痹、浸洗寒气、除热目中青翳白膜,久服头不白轻身。
《别录》曰:疗男子少精,妇人带下,小儿痫身热,可作洗目汤,久服皮肤光泽,肥大有子。
甄权曰:明目,去目中久热,两目赤肿疼痛,风泪不止,作汤浴小儿身热,煎水澄清,洗赤目极效。
王好古曰:主热痢下重、下焦虚。
陈藏器曰:同叶煮汤,洗蛇咬并研末傅之。
发明

陶弘景曰:秦皮俗方惟,以疗目,道家亦有用处。张元素曰:秦皮沉也,阴也,其用有四,治风寒湿邪,成痹青白,幻瞖遮睛,女子崩中带下,小儿风热惊痫。王好古曰:痢则下焦虚,故张仲景白头翁汤,以黄檗、黄连、秦皮同用,皆苦以坚之也。秦皮浸水青蓝色,与紫草同用,治目病,以增光晕尤佳。
李时珍曰:梣皮色青、气寒、味苦、性涩,乃是厥阴肝少阳胆经药也。故治目病惊痫,取其平木也。治下痢崩带,取其收涩也。又能治男子少精,益精有子,皆取其涩而补也。故老子云:天道贵啬此药,乃服食及惊痫崩痢,所宜而人止,知其治目一节。几于废弃,良为可惋。《淮南子》云:梣皮色青,治目之要药也。又《万毕术》云:梣皮止水,谓其能收泪也。高诱解作致水,言能使水沸者,谬也。
附方

赤眼生瞖:秦皮一两,水一升半,煮七合,澄清,日日温洗。一方:加滑石、黄连等分。〈外台秘要〉
眼暴肿痛:秦皮、黄连各一两,苦竹叶半升,水二升半,煮取八合,食后温服,此乃谢道人方也。〈外台秘要〉赤眼睛疮:秦皮一两,清水一升,白碗中浸,春夏一食,顷以上看碧色,出即以著头缠绵,仰卧点令满眼,微痛勿畏,良久,沥去热汁,日点十度,以上不过两日瘥也。〈外台秘要〉
眼弦挑针,乃肝脾积热剉:秦皮夹沙糖,水煎调大黄末一钱,微利佳。〈仁斋直指方〉
血痢连年:秦皮、鼠尾草、蔷薇根等分,以水煎取汁,铜器重釜煎,成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六丸,日二服,稍增,以知为度,亦可煎饮。〈千金方〉
天蛇毒疮:似癞非癞,天蛇乃草间花蜘蛛也,人被其螫,为露水所濡,乃成此疾。以秦皮煮汁一斗,饮之即瘥。〈寇宗奭本草〉

秦皮部纪事

《梦溪笔谈》:太子中允关杞曾,提举广南西路常平仓行部邕管一吏人为虫所毒,举身溃烂,有一医言能治呼,使视之曰:此为天蛇所螫,疾已深,不可为也。乃以药傅其疮有肿起处,以钳拔之,有物如蛇,凡取十馀条而疾不起。又予家祖茔在钱塘西溪,尝有一田家忽病癞,通身溃烂,号呼欲绝。西溪寺僧识之,曰:此天蛇毒耳,非癞也,取木皮煮饮一斗许,令其恣饮,初日疾减半,两三日顿愈。验其木,乃今之秦皮也。

秦皮部杂录

《淮南子》:夫梣木色青翳,而羸瘉蜗睆,此皆治目之药也。人无故求此物者,必有蔽其明者。

卫矛部汇考

释名

卫矛《本经》     鬼箭《别录》
神箭《广雅》     狗骨《图经》

卫矛图


《本草纲目》卫矛释名
李时珍曰:刘熙释名言齐人谓箭羽为卫此物,干有直羽如箭羽矛刃自卫之状,故名。张揖广雅谓之神箭,寇宗奭衍义言人家多燔之,遣祟则三名,又或取此义也。
集解

《别录》曰:卫矛生霍山山谷,八月采阴乾。
吴普曰:叶如桃,箭如羽。正月二月、七月采,阴乾,或生田野。
陶弘景曰:山野处处有之,削取皮羽,入药为用甚稀。苏颂曰:今江淮州郡亦或有之,三月以后生茎,茎长四五尺许,其干有三羽,状如箭翎羽,叶似山茶,青色。八月、十一月、十二月采。条茎,阴乾,其木亦名狗骨。寇宗奭曰:所在山谷皆有,平陆未尝见也。叶绝少,其茎黄褐色,若檗皮,三面如锋刃,人家多燔之,遣祟方药少用。
李时珍曰:鬼箭生山石间,小株成丛,春长嫩条,条上四面有羽,如箭羽,视之若三羽,而青叶状似野茶,对生味酸涩,三四月开碎花,黄绿色,结实大如冬青子,山人不识,惟樵采之。
雷敩曰:凡使勿用石茆根,头真相似,只是上叶不同,味各别耳。
修治

雷敩曰:采得只使箭头用,拭去赤毛,以酥拌缓炒,每一两用酥二钱半。
气味

苦寒无毒。
吴普曰:神农、黄帝苦无毒。
《大明》曰:甘涩。
甄权曰:有小毒。
主治

《本经》曰:妇女崩中下血、腹满汗出、除邪杀鬼、毒蛊疰。《别录》曰:中恶、腹痛、去白虫、消皮肤风毒肿、令阴中解。苏恭曰:疗妇人血气大效。
甄权曰:破陈血、能落胎、主百邪鬼魅。《大明》曰:通月经、破症结,止血崩带下,杀腹脏虫及产后血咬腹痛。
发明

苏颂曰:古方,崔氏疗恶疰在心,痛不可忍。有鬼箭羽汤,姚僧坦集验方,疗卒暴心痛,中恶气,毒痛大,黄汤亦用之,并大方也。见《外台秘要》《千金》诸书中。
李时珍曰:一妇人产后,血运、血结、血聚于胸中,或偏于少腹,或连于胁肋者,四物汤四两,倍当归,加鬼箭红花、延胡索各一两,为末煎服。
附方

产后败血,儿枕块硬,疼痛发热,及新产乘虚风寒,内搏恶露不快,脐腹坚胀:当归散用,当归炒鬼箭,去中心木红蓝花各一两,每服三钱,酒一大盏,煎七分,食前温服。〈和剂局方〉
鬼疟,日发鬼:箭羽、鲮鲤甲烧灰二钱半,为末,每以一字发时㗜鼻。又法:鬼箭羽末一分,砒霜一钱,五灵脂一两,为末,发时冷水服一钱。〈并圣济总录〉

巴豆部汇考

释名

巴豆《本经》     巴菽《本经》
刚子《炮炙论》    老阳子《纲目》

巴豆图


《本草纲目》巴豆释名
李时珍曰:此物出巴蜀,而形如菽豆,故以名之。宋本草一名巴椒,乃菽字传讹也。雷敩《炮炙论》又分紧小色黄者,为巴有三棱。色黑者,为豆;小而两头尖者为刚子。云巴与豆可用,刚子不可用杀人,其说殊乖盖,紧小者是雌,有棱及两头尖者是雄,雄者峻利,雌者稍缓也。用之得宜,皆有功力,用之失,宜参朮亦能为害,况巴豆乎。
集解

《别录》曰:巴豆生巴郡川谷,八月采,阴乾用之去心皮。苏颂曰:今嘉州、眉州、戎州皆有之,木高一二丈,叶如樱桃而厚大,初生青色,后渐黄赤。至十二月,叶渐凋,二月复渐生,四月旧叶落尽,新叶齐生,即花发成穗,微黄色,五六月结实,作房生青,至八月熟而黄类白,豆蔻渐渐自落,乃收之。一房有二瓣,一瓣一子或三子,子仍有壳,用之去壳。戎州出者,壳上有纵文,隐起如线,一道至两三道,彼土人呼为金线巴豆,最为上等,他处亦稀有。
李时珍曰:巴豆,房似大风子,壳而脆薄,子及仁皆似海松子,所云似白豆蔻者,殊不类。
修治

陶弘景曰:巴豆最能泻人新者,佳用之去心皮,熬令黑,捣如膏,乃和丸散。
雷敩曰:凡用巴,与豆敲碎,以麻油并酒等煮,乾研膏用,每一两用油酒各七合。
《大明》曰:凡入丸散,炒用不如去心膜,换水煮五度各一沸也。
李时珍曰:巴豆有用仁者,用壳者,用油者。有生用者,麸炒者,醋煮者,烧存性者。有研烂以纸包压去油者,谓之巴豆霜。
气味

辛温有毒。
《别录》曰:生温熟寒,有大毒。
吴普曰:神农、岐伯、桐君,辛有毒,黄帝甘有毒,李当之热。
张元素曰:性热味苦,气薄味厚,体重而沈降阴也。李杲曰:性热味辛,有大毒浮也,阳中阳也。
李时珍曰:巴豆气热味辛,生猛熟缓,能吐、能下、能止、能行,是可升可降药也。《别录》言:其熟则性寒。张氏言:其降,李氏言其浮,皆泥于一偏矣。盖此物不去膜则伤胃,不去心则作呕,以沈香水浸则能升降,与大黄同用泻人反缓,为其性相畏也。王充《论衡》云:万物含太阳,火气而生者,皆有毒,故巴豆辛热有毒。
徐之才曰:芫花为之,使畏大黄,黄连、芦笋、菰笋、藜芦酱豉,冷水得火良恶蘘草,与牵牛相反,中其毒者,用冷水、黄连汁、大豆汁解之。
主治

《本经》曰:伤寒、温疟、寒热、破症瘕、结聚、坚积、留饮、痰癖、大腹荡、练五脏六腑、开通闭塞、利水谷道、去恶肉、除鬼毒蛊、疰邪物、杀虫鱼。
《别录》曰:疗女子月闭、烂胎、金疮脓血、不利丈夫、杀斑、蝥蛇、虺毒,可练饵之,益血脉,令人色好变化,与鬼神通。
《药性论》曰:治十种水肿、痿痹、落胎。
陈日华曰:通宣一切病泄壅滞、除风补劳、健脾开胃、消痰、破血、排脓、消肿、毒杀、腹脏虫、治恶疮、息肉及疥癞下肿。
张元素曰:导气消积、去脏腑、停寒,治生冷硬物所伤。李时珍曰:治泻痢、惊痫心腹痛、疝气风喎耳、聋喉痹、牙痛、通利关窍。
发明

张元素曰:巴豆乃斩关夺门之将,不可轻用。
朱震亨曰:巴豆去胃中寒积,无寒积者勿用。
张元素曰:世以巴豆热药,治酒病、隔气,以其辛热能开肠胃,郁结也。但郁结虽开,而亡血液,损其真阴。从正曰:伤寒风湿、小儿疮痘、妇人产后、用之下膈,不死亦危,奈何庸人畏大黄而不畏巴豆,以其性热而剂小耳。岂知以蜡匮之,犹能下后,使人津液枯竭,胸热口燥,耗却天真,留毒不去,他病转生,故下药,官以为禁。
陈藏器曰:巴豆主症癖、痃气、痞满积、聚冷气、血块,宿食不消,痰饮吐水,取青黑大者,每日空腹服一枚,去壳勿令白膜破,乃作两片,并四边不得有损缺吞之。以饭压令下,少顷,腹内热如火,利出恶物,虽利而不虚,若久服亦不利,人白膜破者,不用。
王好古曰:若急治,为水谷道路之剂,去皮心膜汨生用,若缓治,为消坚磨积之剂,炒去烟令紫黑用,可以通肠,可以止泻,世所不知也。张仲景治百病,客忤备急丸用之。
李时珍曰:巴豆,峻用则有戡乱,劫病之功,微用则有抚绥调中之妙。譬之萧曹绛灌,乃勇猛武夫,而用之为相,亦能辅治。太平王海藏言:其可以通肠,可以止泻,此发千古之秘也。一老妇年六十馀,病溏泄已五年,肉食油物生冷犯之即作痛,服调脾升提止涩诸药,入腹则泄,反甚延。余诊之脉,沈而滑,此乃脾胃久伤,冷积凝滞所致。王太仆所谓大寒凝内,久利溏泄,愈而复发,绵历岁年者,法当以热下之,则寒去利止,遂用蜡匮巴豆丸药五十丸,与服二日,大便不通亦不利其泄,遂愈。自是每用治泄痢积滞诸病,皆不泻而病愈者,近百人,妙在配合得宜,药病相对耳。苟用所不当,用则犯轻用损阴之戒矣。
正误

陶弘景曰:道家亦有鍊饵法,服之云可神仙,人吞一枚便死,而鼠食之三年重三十斤,物性乃有相耐如此。
李时珍曰:汉时,方士言巴豆鍊饵,令人色好神仙,名医别录采入本草,张华《博物志》言鼠食巴豆重三十斤,一谬一诬。陶氏信为实话,误矣。又言人吞一枚即死,亦近过情,今并正之。
油主治

李时珍曰:中风、痰厥、气厥、中恶、喉痹、一切急病、咽喉不通、牙关紧闭,以研烂巴豆,绵纸包,压取油,作撚点灯,吹灭熏鼻中,或用热烟刺入喉内,即时出涎,或恶血,便苏,又舌上无,故出血,以熏舌之上下,自止。
壳主治

李时珍曰:消积滞、泻痢。
树根主治

李时珍曰:痈疽、发背、脑疽、鬓疽、大患,掘取洗捣敷患处,留头妙不可言,收根阴乾,临时水捣亦可。
附方

一切积滞:巴豆一两,黄糵三两,蛤粉二两为末,水丸,菉豆大,每水下五丸。〈医学切问〉
寒澼、宿食不消,大便闭塞:巴豆仁一升,清酒五升,煮三日三夜,研熟合酒微火煎,令可丸,如豌豆大,每服一丸,水下,欲吐者二丸。〈千金方〉
水蛊、大腹、动摇水声、皮肤色黑:巴豆九十枚,去心皮熬,黄杏仁六十枚,去皮尖熬,黄捣丸,小豆大,水下二丸,以利为度,弗饮酒。〈张文仲备急方〉
飞尸、鬼击、中恶、心痛、腹胀、大便不通:走马汤,用巴豆二枚,去皮心熬,黄杏仁二枚,以绵包椎碎,热汤一合,捻取白汁服之,当下而愈量,老小用之。〈外台秘要〉食疟、积疟:巴豆去皮心二钱,皂荚去皮子六钱,捣丸,菉豆大,一服一丸,冷汤下。〈肘后方〉
积滞、泄痢、腹痛、里急:杏仁去皮尖,巴豆去皮心各四十九个,同烧存性研泥,溶蜡和丸,菉豆大,每服二三丸,煎大黄汤下,閒日一服,一加百草霜三钱。〈刘守真宣明方〉气痢、赤白:巴豆一两,去皮心熬研,以熟猪肝丸,菉豆大,空心米饮下三四丸,量人用,此乃郑獬侍御所传方也。〈经验方〉
泻血不止:巴豆一个,去皮以鸡子开一孔,纳入纸封,煨熟,去豆食之,其病即止,虚人分作二服,决效。〈普济方〉小儿下痢、赤白:用巴豆煨熟,去油一钱,百草霜二钱,研末,飞罗面煮糊丸,黍米大,量人用之。赤用甘草汤,白用米汤,赤白用姜汤下。〈全幼心鉴〉
夏月水泻不止:巴豆一粒,针头烧存性,化蜡和作一丸,倒流水下。〈危氏得效方〉
小儿吐泻:巴豆一个,针穿灯上烧,过黄蜡一豆大,灯上烧滴入水中,同杵丸,黍米大,每用五七丸,莲子灯心汤下。〈同上〉
伏暑霍乱、伤冷吐利烦:湿水浸丹,用巴豆二十五个,去皮心,油黄丹炒研一两二钱半,化黄蜡和丸,菉豆大,每服五七丸,水浸少顷,别以新汲水吞下。〈和剂方〉乾霍乱病、心腹胀痛、不吐不利、欲死:巴豆一枚,去皮心,热水研,服得吐利即定也。
二便不通:巴豆、连油、连黄各半两,捣作饼子,先滴葱盐汁在脐内,安饼于上,灸二七壮,取利为度。〈扬氏家藏方〉寒痰气喘:青橘皮一片,展开入刚子一个,麻扎定火上烧,存性研末,姜汁和酒一钟,呷服,天台李翰林用此治莫秀才,到口便止,神方也。〈张杲医说〉
风湿痰病:人坐密室中,左用滚水一盆,右用炭火一盆,前置一棹,书一册,先将无油新巴豆四十九粒研如泥,纸压去油,分作三饼,如病在左,令病人将右手仰置书上,安药于掌心,以碗安药,上倾热水入碗内,水凉即换,良久,汗出立见神效,病在右,安左掌心,一云随左右安之。〈保寿堂经验方〉
阴毒、伤寒、心结、按之极痛,大小便闭,但出气稍暖者:急取巴豆十粒,研入面一钱,捻作饼,安脐内,以小艾炷灸五壮,气达即通,此太师陈北山方也。〈仁斋直指方〉解中药毒:巴豆去皮不去油,马牙硝等分研丸,冷水服一弹丸。〈广利方〉
喉痹垂死,止有馀气者:巴豆去皮,线穿纳入喉中,牵出即苏。〈千金方〉
缠喉风痹:巴豆两粒,纸卷作角,切断两头,以针穿孔内,入喉中,气透即通。〈胜金方〉
伤寒舌出:巴豆一粒,去油,取霜,以纸撚卷内入鼻中,舌即收上。〈普济方〉
舌上出血如箸孔:巴豆一枚,乱发鸡子大,烧研酒服。〈圣惠方〉
中风口喎:巴豆七枚,去皮,研左喎涂右手心,右喎涂左手心,仍以暖水一盏安药上,须臾即正洗去。〈圣惠方〉小儿口疮,不能食乳:刚子一枚,连油研入黄丹少许,剃去囟上发,贴之四边,起粟泡,便用温水洗去,乃以菖蒲汤再洗,即不成疮,神效。〈瑞竹堂方〉
风虫牙痛,圣惠方:用巴豆一粒,煨黄去壳,蒜一瓣切一头,剜去中心,入豆,在内盖定,绵裹随左右塞入耳中。经验方:用巴豆一粒,研绵裹咬之。又方:针刺巴豆灯上烧,令烟出熏痛处三五次,神效。
天丝入咽:凡露地饮食,有飞丝入上食之,令人咽喉生疮,急以白矾巴豆烧灰,吹入即愈。〈琐碎录〉
耳卒聋闭:巴豆一粒,绵裹针刺孔,通气塞之,取效。〈经验方〉
风瘙隐疹,心下迷闷:巴豆五十粒,去皮,水七升煮二升,以帛染拭之,随手愈。〈千金翼〉
疥疮搔痒:巴豆十粒,炮黄去皮心,右顺手研入酥少许,腻粉少许,抓破点上,不得近目,并外肾上如熏目,著肾则以黄丹涂之,甚妙。〈千金方〉
荷钱癣疮:巴豆仁三个,连油杵泥,以生绢包擦,日一二次,三日痊好。〈经验方〉
一切恶疮:巴豆三十粒,麻油煎黑去豆,以油调硫黄轻粉末,频涂取效。〈普济方〉
痈疽恶肉:乌金膏,解一切疮毒及腐化瘀肉,最能推陈致新。巴豆仁炒焦,研膏贴痛处则解毒,涂瘀肉上则自化。加乳香少许亦可。若毒深不能收敛者,宜作撚托之,不致成漏。〈外科精义〉
疣痣黑子:巴豆一钱,石灰炒过人言一钱,糯米五分,炒研点之。〈怪證方〉
箭簇入肉,不可拔出者:用新巴豆仁略熬,与蜣螂同研涂之,斯须,痛定微痒,忍之待极痒,不可忍便撼拔动之,取出,速以生肌膏傅之,而痊亦治疮肿,夏侯郸在润州得此方后,至洪州,旅舍主人妻病背疮,呻吟不已,郸用此方试之,即痛止也。〈经验方〉
小儿痰喘:巴豆一粒,杵烂绵裹塞鼻,男左女右,痰即自下。〈龚氏医鉴〉
牛疫动头:巴豆二粒,研生麻油三两,浆水半升,和灌之。〈贾相公牛经〉
一切泻痢脉浮洪者,多日难已脉,微小者服之,立止。名胜金膏,巴豆皮楮叶同烧,存性研化蜡丸,菉豆大,每甘草汤下五丸。〈刘河閒宣明方〉
痢频脱肛,黑色坚硬:用巴豆壳烧灰,芭蕉自然汁煮,入朴硝少许,洗软用真麻油点火,滴于上,以枯矾龙骨少许为末,掺肛头上,以芭蕉叶托入。〈危氏得效方〉

巴豆部纪事

《晋书·悯怀太子传》:贾后废太子幽于许昌宫之别坊,令治书御史刘振持节守之。赵王伦谋臣孙秀使反閒,言殿中人欲废贾后,迎太子。贾后闻之忧怖,乃使太医令程据合巴豆杏仁丸。三月,矫诏使黄门孙虑赍至许昌以害太子。初,太子恐见酖,恒自煮食于前。虑以告刘振,振乃徙太子于小坊中,绝不与食,宫中犹于墙壁上过食与太子。虑乃逼太子以药,太子不肯服,因如厕,虑以药杵椎杀之。
《邻几杂志》:吴冲卿说其先君为江州瑞昌令,一卒力啖巴豆如松子,问其由始,用饭一碗,巴豆两粒,研和食,稍加如药丸,尽则加巴豆,减饭积,以岁月至于纯食巴豆,此亦习啖冶葛之类。

巴豆部外编

《列仙传》:元俗河閒人饵,巴豆云英卖,一丸七钱。《稽神录》:明经赵瑜鲁人,累举不第,困厄甚矣。因游泰山,祈于岳庙,将出门,忽有小吏自后至,曰判官召。随之而去,奄至一厅,事良久,闻帘中检阅簿书,既而言曰:君命生至薄名,与禄仕皆无分,今此见告,当有以奉济。今以一药方授君,君以此给足衣食,然不可置家,置家则贫矣。瑜拜谢而出,至门外,空中飘大桐叶至,乃书巴豆丸方于其上,与人閒之方,正同瑜。遂称前长水令,卖药于夷门市饵,其药者病无不愈,获利甚多,道士李德阳亲见其桐叶,己十馀年尚如新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