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玉蕊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九十七卷目录

 玉蕊部汇考
  玉蕊图
  全芳备祖〈玉蕊〉
  王世懋花疏〈山矾〉
  本草纲目〈山矾〉
 玉蕊部艺文一
  琼花辩         宋郑兴裔
  唐昌观玉蕊花记      程大昌
  琼花记           杜游
  琼花赋           张问
  琼花赋          元郝经
  琼花辩          明郎瑛
 玉蕊部艺文二〈诗词〉
  闻玉蕊院真人降〈二首〉 唐严休复
  同严给事闻唐昌观玉蕊院近有仙游作〈二首〉
                张籍
  和严给事闻唐昌观玉蕊花下有仙游〈二首〉
               刘禹锡
  题集贤阁          前人
  酬严给事闻玉蕊花下有游仙 白居易
  惜玉蕊花有怀集贤王校书起  前人
  忆翰林院玉蕊花      李德裕
  奉酬浙西尚书九丈招隐山观玉蕊树戏书即事见怀之作        沈传师
  故萧尚书瘿柏斋前玉蕊树与王起居吏部孟员外同赏         羊士谔
  酬严给事闻玉蕊花下有游仙  元稹
  唐昌观玉蕊花       武元衡
  唐昌观玉蕊花        王建
  唐昌观玉蕊花       杨巨源
  唐昌观玉蕊花        杨凝
  乱前唐昌玉蕊最盛      郑谷
  和贾员外戬见赠玉蕊花栽  宋徐铉
  题招隐山寺         王琪
  玉蕊花〈二首〉       前人
  后土庙琼花〈二首〉    王禹偁
  移琼花           前人
  后土庙琼花         韩琦
  琼花歌           徐积
  玉女花〈二首〉       前人
  瑶真诗〈二首〉       前人
  无双亭观琼花赠圣民     刘敞
  琼花           俞清老
  琼花            秦观
  题高节亭边山矾花〈二首〉 黄庭坚
  去夏孙从之示玉蕊佳篇时过未敢赓和今年此花盛开辄次严韵     周必大
  次韵廷秀待制玉蕊      前人
  赵正则彦法司户沿檄而归玉蕊已过追赋车字韵诗奉答         前人
  次杨子直使君韵       前人
  玉蕊            郑域
  谢人送琼花〈二首〉    吕本中
  宫辞           杨维桢
  琼花           赵师秀
  琼花           颜芝宿
  山矾            曾几
  山矾            谢薖
  山矾           张季灵
  山矾           邹艮山
  山矾            祝穆
  非琼花           方岳
  再用韵酬朱行甫       前人
  约黄成之观琼花予不及从以诗代简 前人
  琼花            王洋
  谢琼花          徐意一
  琼花           贾似道
  琼花           王月浦
  山矾           赵汝燧
  𣒅花           薛季宣
  题玉蕊花         杨东山
  和王洋琼花        郑良嗣
  前琼花引          谢翱
  后琼花引          前人
  山矾          清非居士
  琼花上天歌        元赵文
  琼花行送盛克明教授归维扬 谢应芳
  琼花            张昱
  琼花           尹廷高
  蕃釐花           舒頔
  琼花歌          明刘铉
  题林周民山矾图      许伯旅
  赋得琼花观送人       刘溥
  题琼花观          茅誧
  琼花〈已上诗〉      程敏政
  昭君怨〈琼花〉     宋刘克庄
  丑奴儿          向子諲
  朝中措〈山矾〉      赵师侠
  南柯子           徐俯
  虞美人〈二首〉      向子諲
  下水船〈琼花〉      晁补之
  满庭芳          马庄父
  扬州慢〈琼花〉      赵以夫
  扬州慢〈琼花次赵虚斋韵〉 郑觉斋
  扬州慢〈琼花〉      李莱老
  瑶华〈琼花〉        周密
  摸鱼儿〈琼花〉      施芸隐
  贺新郎          刘克庄
  贺新郎          马庄父
  喜迁莺〈琼花已上词〉   元张翥
 玉蕊部选句
 玉蕊部纪事
 玉蕊部杂录
 玉蕊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九十七卷

玉蕊部汇考

释名

玉蕊〈全芳备祖〉  琼花〈闻见录〉
山矾〈花疏〉    芸香〈笔谈〉
碇花〈纲目〉    𣒅花〈纲目〉玚花〈纲目〉    春桂〈纲目〉
郑矾〈纲目〉    七里香〈纲目〉

玉蕊图


《全芳备祖》《玉蕊》

玉蕊枝条髣髴葡萄叶,类柘叶之尖圆,梅叶之厚薄。花类梅而萼瓣缩小,心微黄类小净瓶。暮春初夏盛开。叶独后凋。其花白玉色;其香殊异;其高丈馀,是名玉蕊。

《王世懋·花疏》《山矾》

一名海桐树,婆娑可观。花碎白而香宋。人灰其叶,造黝紫色,今人不知也。以山谷诗,遂得兄梅幸矣。
《本草纲目》《山矾释名》
李时珍曰:芸盛多也。老子曰:万物芸芸是也。此物山野丛生甚多,而花繁香馥故名。按周必大云𣒅,音阵出南史。荆俗讹𣒅为郑呼、为郑矾,而江南又讹郑为玚也。黄庭坚云:江南野中,碇花极多。野人采叶烧灰以染紫为黝,不借矾而成予。因以易其名为山矾。
集解

李时珍曰:山矾生江淮。湖蜀野中树大者高丈许。其叶似卮子叶,生不对节,光泽坚强,略有齿,凌冬不凋。三月开花,繁白如雪;六出黄蕊,甚芬香。结子大如椒,青黑色,熟则黄色,可食。其叶味涩,人取以染黄及收豆腐;或杂入茗中。按沈括《笔谈》云:古人藏书,辟蠹用芸香,谓之芸草,即今之七里香也。叶类豌豆,作小丛,生啜嗅之极芬香。秋间叶上微白如粉污,辟蠹殊验。又按《苍颉解诂》云:芸香似邪蒿可食;辟纸蠹。许慎《说文》云:芸似苜蓿。成公绥《芸香赋》云:茎类秋竹,枝象青松。郭义恭《广志》有芸香胶。杜阳编云:芸香草也,出于阗国。其香洁白如玉,入土不朽。元载造芸晖堂,以此为屑涂壁也。据此数说,则芸香非一种。沈氏指为七里香者,不知何据。所云叶类豌豆,啜嗅芬香,秋间有粉者,亦与今之七里香不相类。状颇似乌药叶。恐沈氏亦自臆断耳。曾端伯以七里香为玉蕊者,未知的否。
叶气味

酸涩微甘,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久痢止渴、杀蚤蠹,用三十片,同老姜三片,浸水蒸热,洗烂弦风眼。

玉蕊部艺文一

《琼花辩》宋·郑兴裔

琼花天下无双。昨因北骑侵轶,或谓所存非旧。疑黄冠以聚八仙,补种其处未知。然否属自合肥,易镇来此。所睹郡圃中,聚八仙若。骤然过目,大率相类;及细观熟玩不同者有三。琼花大而瓣厚,其色深黄;聚八仙花小而瓣薄,其色渐青,不同者一也;琼花叶柔而莹泽,聚八仙叶粗而有芒,不同者二也;琼花蕊与花平,不结子而香;聚八仙蕊低于花,结子而不香;不同者三也。余尚未敢自信。尝取花杂示儿辈,皆能识而别,之始乃无疑。适后,土祠宇颓敝鸠,工撤旧鼎为增建。时当季夏,非花放之日。忽一枝夐然特开于其杪。郡人竞观,莫不嘉叹。余生平罕信奇诡,倘非目击,则谓好事者誇诞。今观此灵岂,非司花之神鉴予之信心乎。故为之辩以验来者。

《唐昌观玉蕊花记》程大昌

唐昌观玉蕊花,长安惟有一株,或咏之曰:一树珑松玉刻成。则其葩蕊形似,略可想矣。春花盛时,倾城来赏,至谓有仙女降焉。元白皆赋诗以实其事,则为时贵重可知矣。曾端伯曰:韦应物帖云:京师重玉蕊花。比至江南,漫山皆是,土人取以供染事,不甚爱惜。则是江南有花,珑松而白。其叶可用以染者。其唐昌之玉蕊矣。山谷曰:江南野中有一种小白花,木高数尺,春开极香,野人谓之郑花。王荆公陋其名,予请名曰山矾。此花之叶自可染黄,不借矾而成色,故以名。又高斋《诗话》曰:玉蕊即今玚花也。予按玚雉杏反玉圭名也。玚郑音近而呼讹耳。吾乡又呼乌朕花朕,郑玚音亦相近,知一物也。江南凡有山处即有此花,其叶类木樨,而花白心黄。三四月间著,花芬香满野。人家篱援皆斫其枝,带叶束之。稍稍受日,叶遂变黄,取以供染,不藉矾石自成黄色。则鲁直之言信矣。至谓仅高三二尺者,盖土人不以为材,稍可燃燎亟樵之,不容其长。惟长安以为贵异,故其干大于他处,非别种也。予家塾之西有山矾一株,高可五七丈。春花盛时,珑松耀日,如冬雪凝积,阖一里人家香风皆满。比予辛未得第而归,则为人所伐矣。乃知唐玉蕊正是人能护养所致,非他处所无之木也。

《琼花记》杜游

余从京口至扬州,寻访旧事。知世所传后土琼花,在今城东之蕃釐观,遂往谒之,故琼花犹在。然余闻绍兴辛巳之变,金人入扬州,已揭其本而去,何从复得此种也。观壁间有诸公所记载,直排世俗诡谓。道士以聚八仙嗣其名,聚八仙叶瓣香色皆不类。余不曾见二花开时,独怪金人既揭其本,复从何而得此种也。有道士须髯皓然,言生于崇宁间,今八十有六岁矣,能叙花之本末。余与对坐于花之西亭之上,改容而问,道士指花之根干而言曰:此某手所培护而至此者也。指观之大门而言曰:此向之殿庐处也。指所坐之亭曰:此向之无双亭处也。花旧在无双亭下,当殿之西北。自绍兴之十五年,向龙图子諲睹殿庐,面势狭小,徙置转后。则花当殿之西南,更三十一年,知郡事刘泽复命移花于殿之前,即今之花处是岁八月之十五日也。初二十四年时,植花之东南,离三四尺许。倏然一根枝叶日茂,其下大径寸。至是皆并移之不敢易也。十一月金兵渡江趣扬州,直入观揭花本去,其小者剪而诛之。于时某方避乱奔走,亦初不知敌既退,某于十二月来旧地。是时,训练官成平领,兵马依观屯寨,其军人接某曰观主。至耶,琼花已坏敌手,旁有一小根,微见地面可识认。非其种否。某心知之谓,难以口舌定,惟告以琼花。若剔其根皮,投之火,则于鼻试之,果然。军人皆喜叹,某即默祷后土移植无花处,日往护之。越明年二月既望,夜中天,大雷雨。某朝起,视蚯蚓布地皆满,往所植根旁,则勃然三糵从根出矣。自是,遂条达不已。至于今三十年之久,见婆娑偃盖,常不忘断根时也。道士既言,余为竦然曰:盛衰感应之理,岂可不知其故哉。夫他日不生小根,而条于二十四年者,兆见也历,且八年以养稚也。离之三四尺许者,不并揭也;剪而复萌者,终盛也。天大雷雨,蚯蚓布地,而三糵勃兴者。蚯蚓伏深壤,阳气骤促之,则动与植俱奋。以人事言之,不知赵孤汉曾孙之不亡,何以异是。自微而存,存而有力,扶植成就以至后日。则程婴丙吉之功,道士宜获报,今之享上寿,倘有相之者耶。余恐道士老且死后,来者无以知今花本末,而疑不解,故序其言而书之其间。岁月事故参错,烦委有可附见者,悉不敢略。以知其不诬若其他灵异甚多,则未暇及也。道士姓唐,名太宁。余贯金华杜游绍熙二年夏六月记。

《琼花赋》〈有序〉张问

扬州后土祠琼花,经兵火后,枯而复生,今岁尤盛。邦人喜以为和平之證,乃赋之赋曰:

伟赤社之会都,滋黑壤之饶沃,萃温润之,秀气发英华。于地轴。是为琼花,异于凡木,香凝媚服之兰,色莹光明之玉,托根后土之祠,擢干蜀冈之麓,曾不知其岁年,亦弗纪于图录。欲问司花之女,但注诗人之目。谓天下之一株。冠群葩之芳馥,岂唐昌之馀芳。载后庭之遗曲者乎。当其风入琳宫,春归华屋,萼拆青绡。色凝寒绿枝珊瑚兮。镂冰雪蕊珠玑兮,烂金粟真庭静兮,朝曦丽其纤秾仙籞深兮,瑞露滋其芬郁,瑶林瑰艳之葱茜。阆苑琪英之耀煜若盖,而绣似璧而谷如黄琮瑚琏璀璨乎。禋坛而文,佩环琚玲珑乎。衣鞠桂娥,竞爽借月影于冰蟾。阿母来观,下云軿于皓鹄,俪靓质于茉莉,抗素馨于薝卜,笑玫瑰于尘凡,鄙茶𧃲于浅俗,惟水仙可并其幽闲。而江梅似同其清淑,真绝代之无双。久弥芳于幽谷,乃聚八仙之殊种,玉蝴蝶之别族。叶扶疏而韵不胜,色近似而香不足,犹瑾瑜琬琰之粹温,岂珷玞坚珉之碌碌。盖艳冶争妍者,众之所同。而蠲洁尚白者,我之所独。是以兵火不能禁,风尘不能辱,根常移而复还;本已枯而再续。疑神明之护持,偏化工之茂育,抑将荐瑞于中兴而效祥于玉烛。

《琼花赋》〈有序〉元·郝经

中统二年三月,制使李公致琼花数枝。是年冬十月,而梦二客相邀至维扬之后土祠,饮于花下,啸歌为乐,既醉而觉。乃作赋焉辞曰:

江风吹云,枕压霜月,神不栖目,轶思超越。栩栩曳曳境与世别。天宇辟凡踪绝历,兰路开桂阙飘飘乎。冯高御空,不知身之几何,而造乎虚白。已而扶摇颉颃恍惚,莫量疑在钧天,亦如巫阳孤鹤飞来。缟衣元裳翩然,负予背风翱翔。下视淮海,雉堞相望,贝错珠莹。接屋连墙,绣帘雕栊绮疏绿。房十里一市,金纱煌煌。混灏海之鱼龙,骇飞埃而陆梁。忽丹霄之二仙,翥青鸟以相,将指仙花以为言。可釂月而飞觞,是阆苑之仙根,来瑞世而呈芳,拆腻雪以摇碧,刻春冰而带黄,喷蕊蝶于花心,引轻丝而不狂。天风收其落英,不委地而飘扬,彼众卉则俗死,漫红妖而绿倡,玉阴婆娑徙倚,徜徉清香忽来,莫知其方。乃诵明月之曲,歌窈窕之章,倚歌横箫锵凤鸣凰。挹芳澜之浩渺,倾坠露之淋浪,卷琼瑶于杯盘,吸霜露于肺肠,欲折枝而不敢,惧真宰之或伤。且对花而举酒,浇遁世之芒芒,倏焉玉女隔花而语髣髴,花神是为花主,谪自瑶华以临后土,剪冰绡以为裳,染麝尘于金缕,拂白霓而下征,曳秋霞而轻举,现仙姿于尘寰,寓风神于月府,且曰有姝。其字飞琼适来瑶池,善为新声,与君佐酒以荐。予诚遽作穿云振摇琼英说。仙家之幽杳,咏蓬壶与赤城阅花。朝以逍遥,驻芳姿以轻盈,嗟胡为乎。斯世而沈冥于此生也,时予既醉,二仙亦去,花落尊空,歌残玉树斗转参横。脱兔惊寤,馀香冉冉,月满窗户,乃为记梦之歌。歌曰玉宇春兮花始开,与二仙兮飘然而来,花亦喜兮摇摇乎琼瑰;掇飞英兮汎酒杯,飞仙为我兮歌以累累。亦既醉兮胡不归,花满袖兮香满帏。谓予是梦兮余不疑,嗟时之人兮孰非梦之为。
《琼花辨》明·郎瑛
雍录辨栀子花,即玉蕊花改之。为山矾者,王荆公以其花叶可以染黄,不借矾而成色之故。野客丛书又载扬州后土庙玉蕊花序文。序文以玉蕊即琼花也,改之为琼花者,宋王元之之更也。予意琼花在宋,极名之胜,今作诗与序者又皆宋人,必不差矣。使果一种,则栀子江南到处有之,胡为至贵,而扬州者名传千古耶。及考,扬志谓琼花,或云唐植今。雍录亦以玉蕊。唐惟长安一株,元白等赋诗贵重。又曰花白心黄,三四月间开,开时芬芳满野,高可数丈。意即今之栀子千叶者耶。但花大树高如粉团耳,不然何二书相符,后世不传。惜江南未能收护使高大也。况生于陕,移于扬汴,在彼亦自为奇矣。但《齐东野语》以色微黄似与雍录,一树珑松玉刻成小有间也。昨见宋画,琼花真似野八仙,但多一头,九朵簇成者,然亦未知孰是。

玉蕊部艺文二〈诗词〉《闻玉蕊院真人降》唐·严休复

味道斋心祷玉宸,魂消眼冷未逢真。不如满树琼瑶蕊,笑对藏花洞里人。


羽车潜下玉龟山,尘界何由睹蕣颜。惟有无情枝上雪,好风吹缀绿云鬟。

《同严给事闻唐昌观玉蕊院近有仙游作》张籍


千枝花里玉尘飞,阿母宫中见亦稀。应共诸仙斗百草,独来偷折一枝归。


五色云中紫凤车,寻仙来到洞仙家。飞轮回处无踪迹,惟有斑斑满地花。

《和严给事闻唐昌观玉蕊花下有仙游》刘禹锡


玉女来看玉树花,异香先引七香车。攀枝弄雪时回首,惊怪人间日易斜。


雪蕊琼葩满院春,羽衣轻步不生尘。君平帘下徒相问,长记吹箫别有人。

《题集贤阁》前人

凤池西畔图书府,玉树玲珑景物閒。长听馀风送天乐,时登高阁望人寰。青山云绕阑干外,紫殿香来步武间。曾是先贤翔集地,每看壁记一惭颜。

《酬严给事闻玉蕊花下有游仙》白居易

瀛女偷乘凤下时,洞中潜歇弄琼枝。不缘啼鸟春饶舌,青琐仙郎可得知。

《惜玉蕊花有怀集贤王校书起》前人

芳意将阑风又吹,白云离叶雪辞枝。集贤雠校无閒日,落尽瑶华君不知。

《忆翰林院玉蕊花》李德裕

招隐山观玉蕊树花,戏书即事,奉寄江西沈大夫阁老。

玉蕊天中树,金闺昔共窥。落英閒舞雪,密叶乍低帷。旧赏烟霄远,前欢岁月移。今来想颜色,还似忆琼枝。

《奉酬浙西尚书九丈招隐山观玉蕊树戏书即事见怀之作》沈传师

曾对金銮直,同依玉树阴。雪英飞舞近,烟叶动摇深。素萼年年密,衰容日日侵。劳君想华发,仅欲不胜簪。

《故萧尚书瘿柏斋前玉蕊树与王起居吏部孟员外同赏》羊士谔

柏寝闭何时,瑶华自满枝。天清凝积素,风暖动芬丝。留步苍苔暗,停觞白日迟。因吟茂陵草,幽赏待妍词。

《酬严给事闻玉蕊花下有游仙》元·稹

弄玉潜过玉树时,不教青鸟出花枝。的应未有诸人觉,只是严郎卜得知。

《唐昌观玉蕊花》武元衡

琪树年年玉蕊新,洞宫长闭采霞春。日暮落英铺地雪,献花无复九天人。

《唐昌观玉蕊花》王建

一树珑松玉刻成,飘廊点地色轻轻。女冠夜觅香来处,惟有阶前碎月明。

《唐昌观玉蕊花》杨巨源

晴空素艳照霞新,香洒天风不到尘。持赠昔闻将白雪,蕊珠宫上玉华春。

《唐昌观玉蕊花》杨凝

瑶花玉蕊种何年。萧史秦嬴向紫烟。时控綵鸾过旧邸,摘花持献玉皇前。

《乱前唐昌玉蕊最盛》郑谷

唐昌树已荒,天意眷文昌。日晚微风起,春时雪满墙。

《和贾员外戬见赠玉蕊花栽》宋·徐铉

琼瑶一簇带花来,便斸苍苔手自栽。喜见唐昌旧颜色,为君判病酌金罍。

《题招隐山寺》王琪

苍崖何蟠回,尝为隐君宅。孰谓入琴亡,松风正萧瑟。花閒雪英舞,鹿去岩泉冽。经色草堂回,天香中夜发。月落山气深,清猿啸亦绝。如何人外迹,轻为世网别。

《玉蕊花》前人

玉蕊生禁林,地崇姿亦贵。散漫溪谷中,蓬茨复何异。清芬信幽远,素彩非妖丽。苍烟蔽山日,琼瑶为之晦。岁久自扶疏,岩深愈幽邃。请观唐相吟,俗眼无轻视。


唐昌观中树,曾降九天人。銮驾久何许,雪英如旧春。岂无遗佩者,来效捧心颦。

《后土庙琼花》

王禹偁扬州后土庙有花一株,洁白可爱。且其树大而花繁,不知实何木也。俗谓之琼花云,因赋诗以状其态。

谁移琪树下仙乡,二月轻冰八月霜。若使寿阳公主在,自当羞见落梅妆。


春冰薄薄压枝柯,分与清香是月娥。忽似暑天深涧底,老松擎雪白婆娑。

《移琼花》前人

自淮南迁东平移后土庙,琼花植于濯缨亭,此花天下独一株尔。永叔为扬州,作无双亭以赏之。彼土人别号八仙花,或云李卫公所赋玉蕊即此是。聊以小诗记其所从来。

淮海无双玉蕊花,异时来自八仙家。鲁人来睹天中树,乞与春风赏物华。

《后土庙琼花》韩琦

维扬一株花,四海无同类。年年后土祠,独此琼瑶贵。中含散水芳,外围蝴蝶戏。酴醾不见香,芍药暂多媚。扶疏翠盖圆,散乱真珠缀。不从众格繁,自守幽姿粹。尝闻好事家,欲移京毂地。既违孤洁情,终误栽培意。洛阳红牡丹,适时名转异。新荣托旧枝,万状呈妖丽。天工借颜色,深浅随人智。三春爱赏时,车马喧如市。草木禀赋殊,得失岂轻议。我来首见花,对花聊自醉。

《琼花歌》徐积

春皇自厌花多红,欲得花颜如玉容。春皇青女深相得,先教敛与秋霜色。乃有雪月供光星,榆献白㪷量银汉。琉璃湿。人间美玉捣作灰,荆山昆山鬼神泣。天上有人名玉女,投壶之外能为素。姑射神人解种花,先须此物为根芽。天罅地窍掬精粹,蟾身骊颔偷光华。其时正值天地交,二气上下阴阳调。此花孕育得其正,其间邪气无纤毫。所以其色为正色,出乎其类拔乎萃。一如君子有诸内,睟然其色见于外。三月将尽四月前,百花开尽春萧然。扬州日暖花开未,春香不动花房闭。仙掌秋高玉露浓,鲛人泣下珠玑碎。黄鹂本是花中客,啼尽好声求不得。春皇费尽养花心,春风使尽开花力。春归莺去花始开,谁人放出深闺来。唐家天子太平时,太真浴罢华清池。红裳绣袂厌君眼,更作地仙披羽衣。麻姑睡起蓬莱岛,风吹玉面秋天晓。洛川女子能长生,水中肌骨成瑶琼。褒姒不见诸侯兵,尽日不笑如无情。宋玉移家安在哉,东邻不画胭脂腮。卓文君去成都速,锦衣金翠慵装束。吹箫容貌果如何,见说其人名弄玉。若比此花俱不足,淫妖怪艳文之累。一如妇人有贤德,不为邪色乱正色。孀居之女能自持,终身惟著大练衣。又如正色立朝者,不以柔媚为奸欺。以此论之乃可重,人之不正将胡为。论德乃是花之杰,论色乃是花之绝。洛阳花名古云好,看花须向扬州道。君不见去年花下吹黑风,霹雳闪电搜玉龙。此时半夜花光中,不觉屈曲蟠长虹。又不闻天上琳琅树,种在烟霞最深处。白云枝叶白玉英,此花莫是琳琅精。此花爱圆不爱缺,一树花开似明月。襄王半夜指为云,谢女黄昏吟作雪。杏花俗艳梨花粗,柳花细碎梅花疏。桃花不正其容冶,牡丹不谨其体舒。如此之类无足奇,此花之外更有谁。世非红紫不入眼,此花何用求人知。诗人自与花相期,长告年年乞一枝。

《玉女花》前人

部使者林公作《玉蕊》二诗,同使赵公属和,亦以见命,因吟之为玉女焉。

杨花可与名玉妃,楚花可与名玉女。天上瑶台是本居,人在月宫合同处。一点难容赤水霞,平生冷笑巫山雨。此女持身色太严,玉璧如盘求不许。


国艳虽殊情太少,蛾眉不画双瞳瞭。新就明河洗面来,更佩明珠蹋瑶草。不用朱鸾与紫霞,玉麒麟驾白云车。君看面上都无邪,更看身上都无瑕。越王国女金可邀,卓王孙女琴可招。更有秦王家弄玉,嫁人只被爱吹箫。
《瑶真诗》〈有序〉前人
淮南转运林公次中,所居之府有花一株,旧名玉蕊。公改曰瑶真,即琼花之别本也。琼赤玉也。名其花者,盖误矣。杨楚二花同为一物,而楚花独得瑶名也。真者天下之至贵也,故因物而寓之则存乎。其心者不问可知,盖未尝不在乎。其真也既名其花,遂名其馆,谓山阳学官曰:子能赋之否乎。于是得律诗二章,其亦庶乎,述而赋之也。

此花所在宜开馆,彼玉维瑶合比君。每到黄昏成淡月,却临晓后作团云。人间伪采何如质,物里孤芳自胜群。应笑马嵬坡下女,太真为号系黄裙。


不知记得瑶林否,故国曾陪阆苑春。色貌易分浑是正,性情虽辨总归真。红尘世上无双物,白雪宫中第几人。若问谁何名玉女,一般严静敌霜神。

《无双亭观琼花赠圣民》刘敞

东方万木竞纷华,天下无双独此花。那有雪英凌暖日,不为琪树隔流沙。祠城寂寞春空老,江雨冥濛日易斜。仙品国香俱妙绝,少倾高兴尽流霞。

《琼花》俞清老

因此琼花发,维扬胜洛阳。若无三月雨,占断一春香。

《琼花》秦观

无双亭上传觞处,最惜人归月上时。相见异乡心欲绝,可怜花与月应知。

《题高节亭边山矾花》黄庭坚

江南野中有一种小白花,本高数尺,春开极香。野人谓之郑花。王荆公尝欲作传而陋其名。予谓曰:山矾野人采郑花,叶以染黄不借矾而成色,故名山矾。海岸孤绝处,补陀山译者以为小白花山。予疑即此花尔。不然何观音老人端坐不去耶。

高节亭边竹色空,山矾独自倚春风。二三名士开颜笑,把断花光水不通。


北岭山矾取次开,清风正用此时来。平生习气难料理,爱著幽香未拟回。

去夏,孙从之示玉蕊佳篇。时过,未敢赓和。今年此花盛开,辄次严韵。     周必大


食菜曾饕三百囷,种花重看一番新。洞仙旧赏沦无迹,工部高吟必有神。叠雪雅宜歌白雪,送春仍欲买青春。向来伪帖今冰释,从此佳名编广轮。

《次韵廷秀待制玉蕊》前人

姑射山前雪照人,长安水畔态尤真。步摇翘玉中心整,璎珞涂金四面匀。常笑荼𧃲藏琅蕊,独陪芍药殿馀春。自从唐氏来天女,直到平园见后陈。

赵正则彦法司户沿檄而归,玉蕊已过,追赋车字韵诗奉答。         前人


春深游客竞繁华,宝马香轮带曲车。不为来看招隐树,有谁肯顾野人家。飞飞粉蝶须相映,皎皎银蟾色共誇。今得审言诗胜画,传神何必赵昌花。

《次杨子直使君韵》前人

雪茧冰丝结素华,天孙初织费缫车。花开金谷空千种,蕊叠瑶英自一家。下比山矾谁薄相,上攀琼木各雄誇。集仙翰苑须公等,归继唐贤植此花。

《玉蕊》郑域

维扬后土庙琼花,安业唐昌宫玉蕊。判然二物本不同,唤作一般良未是。琼花雪白轻压枝,大率形模八仙耳。山溪行路多见之,樵夫摧残如狝薙。比之玉蕊似实非,金粟冰丝那有此。花须中有碧胆瓶,别出珑璁高半指。清馨静夜冲九天,招引瑶台玉仙子。乘风跃马汗漫游,偷折繁香分月姊。紫茎柘叶荼𧃲条,少到寻常人眼底。翰林内苑集贤阁,雨露承天近尺咫。后人不识天上花,有把山矾轻拟比。叶酸而涩供染黄,不著霜缣偏入纸。江乡老少知此名,郑𣒅玚音无正字。方言土谚随舌讹,鸟马成焉固应尔。

《谢人送琼花》吕本中

凝烟欲满读书窗,忽有琼花树小缸。更喜风流好名字,百金一朵号无双。


断肠风味久难寻,尚有名花寄此心。折尽春枝春已晚,只宜良月不宜阴。
《宫词》杨维桢
后土璚仙属内家,扬州从此绝名花。君王题品容谁并,萼绿宫中萼绿华。

《琼花》赵师秀

香得坤灵秀气全,蕊珠团外蝶翩翩。亲曾后土祠中看,不是人间聚八仙。

《琼花》颜芝宿

后土祠中三月暮,琼花放后有蜂来。东君不怕春归去,留待诗人一夜开。

《山矾》曾几

青云叶底雪花繁,只与田家插鬓鬟。不枉涪翁初著句,能令大士久开颜。

《山矾》谢薖

只有江梅合是兄,水仙终似虢夫人。季方正尔难为弟,每恨诗评未逼真。

《山矾》张季灵

漫山白蕊殿春华,多贮清香野老家。须向风前招蝶使,秘通家籍省梅花。

《山矾》邹艮山

折来随意插铜壶,能白能香雪不如。匹似梅花输一著,枝肥叶密欠清癯。

《山矾》祝穆

玲珑叶底雪光寒,春尽香熏草木间。移植小轩共燕坐,恍疑身在普陀山。

《非琼花》方岳

旧闻琼花无与双,专奇擅美名此邦。江南清梦人诗府,安得一念令心降。去年骑鹤扬州住,斗酒屡眠云雾窗。月寒雪冷花未吐,正尔俗叶凡株桩。心期妙处在真实,不假羽节青霓幢。今春访花吾第一,自折繁枝盛翠缸。横看倒睨掉头语,前诗后赋何其哤。真珠碎簇玉蝴蝶,直与八仙同一腔。闻名见面足笑莞,强为花辨几愚惷。有如巨贤杂群小,望而可识为奇厖。陈馀张耳信相似,一等人耳无纯尨。忠耶佞耶岂难别,祝鮀不类关龙逄。试持此论讯后土,谓予不信如长江。

《再用韵酬朱行甫》前人

梦中翠凤飞来双,驾言后土游名邦。手持玉简判红紫,敛衽欲以诗城降。粹容喜动日月角,揖我入对玲珑窗。为言琼花返蓬阆,下界久矣无根桩。乃今存者赝本耳,补亡以绐青油幢。人间识真盖亦寡,载酒嘉宾宁论缸。黄冠诞谲谨勿信,传讹听舛其言哤。为花作辨谁氏子,谬妄谱入黄钟腔。耳庸目陋惑世俗,其罪不能三赦惷。朱云之孙亦奇士,文有气骨丰而厖。谓琼赤玉匪为白,不比俗论纷茸尨。诗筒往来捷于响,夜发严鼓声逄逄。咨尔岳为谢此老,壮哉寸管飞涛江。

《约黄成之观琼花予不及从以诗代简》前人


杜宇声中鬓欲华,春风将绿又天涯。欠随江夏无双士,共看扬州第一花。想像烟云人跨鹤,淋漓诗句字栖鸦。蹇驴不管唐衫湿,醉兀归鞍暮雨斜。

《琼花》王洋

爱奇造物剪琼瑰,为镇灵祠特地栽。事纪扬州千古胜,名居天下万花魁。何人斫却依然在,甚处移来不肯开。浪说八仙模样似,八仙安得有香来。

《谢琼花》徐意一

琼蕤走送宝瓶花,愧乏诗情荐拜嘉。一种清香来月殿,十分雅态出仙家。细看后土春冰薄,未觉刘郎日影斜。拟跨胎禽尘几隔,珠帘十里自繁华。

《琼花》贾似道

寂寂蕃釐观里花,伊谁封植得名嘉。应知天下无他本,惟有扬州是尔家。种雪春温团影密,攒冰香重压枝斜。倚阑莫问荣枯事,付与东风管物华。

《琼花》王月浦

蕃釐观里琼花树,天地中间第一花。此种从何探原委,东风无处著繁华。千须簇蝶团清馥,九萼联珠异众葩。几见朱衣和露剪,金瓶先进帝王家。

《山矾》赵汝燧

七里香风远,山矾满岭开。野生人所贱,移动却难栽。

《𣒅花》薛季宣

𣒅花,唐玉蕊花,介甫谓之玚花。鲁直谓之山矾。武昌山中多有之,其叶可供染事。土人用之酿酒。

𣒅绿吐瑶琨,泠然郭外村。仙人来玉蕊,文士立山矾。芳泽留丝素,风流付酒樽。莫言玚酷似,香处不胜繁。

《题玉蕊花》杨东山

才入平园便有声,唐昌观里久知名。已堆玉盏分金粟,更插银花入翠罂。萝蔓春风滕薛长,山矾香气晋齐盟。世间百卉应无限,不遇王公枉一生。

《和王洋琼花》郑良嗣

玉立祠庭久不衰,俄经剪伐重能栽。端知妙护有神力,更喜当时歼厥魁。种不他传焉得子,年将丰稔辄多开。天生异物初无伴,只许翻阶近侍来。

《前琼花引》谢翱

后土祠前车马道,天上种花无瑶草。英云蕊珠欲上天,夜半黄门催进表。酒香浮春露泥泥,二十四桥色如洗。阴风吹雪月堕地,几人不得扬州死。孤贞抱一不再识,夜归阆风晓无迹。苍苔染根烟雨泣,岁久游魂化为碧。

《后琼花引》前人

扬州城门夜寒雪,扬州城中哭明月。堕枝湿云故鬼语,西来阴风无健鹘。神娥愬空众芳歇,一夕苍苔变华发。宫花窣帘尘掩袜,玉华无因进吴越。漓漓淮水山央央,谁其死者李与姜。

《山矾》清非居士

黄龙山中春事晚,山谷道人上山坂。鼻端山矾花气浓,怪底经行众芳苑。一种风姿极可人,幽姿正色相鲜新。素馨籍甚不足意,黄淡羞涩终非真。

《琼花上天歌》元·赵文

朔风吹沙堆浪白,二十四桥沈冷月。颠风夜半撼芜城,雪萼琼丝破空碧。金瓶岁岁献君王,玉罂泛酒连花香。明光殿暗沙漠远,人自无情花断肠。落蕊飞天识天路,何如拔树飞升去。唐昌游女再归来,城中只有琼花露。江南俘客吟如叫,想像裁辞不成调。天宫夜半按霓裳,玉女擎花紫皇笑。

《琼花行送盛克明教授归维扬》谢应芳

扬州好花非不多,奈尔绝品无双何。水沈香渍素玉蕊,琉璃滑叶青瑶柯。东风二月花时节,二十四桥香浸月。小山丛桂避芳尘,东阁官梅褪残雪。向来名士多品题,括香御史今亦知。何日移春献天子,不负此花天下奇。

《琼花》张昱

几枝雪艳向风斜,未许吹香上鬓鸦。谁取根来广陵郡,却留春在后皇家。懿公灭卫虽云鹤,炀帝亡隋岂独花。自是锦帆迷故国,恨连芳草满天涯。

《琼花》尹廷高

无双亭下万人看,欲觅残阴一片难。夜静月明猿夜唳,误翻玉雪堕阑干。

《蕃釐花》舒頔

天上奇花玉色浮,祇留一种在扬州。如今后土无根蒂,蜂蝶纷纷各自愁。

《琼花歌》明·刘铉

我闻此地琼花栽,我来不见琼花开。种花道士今何处,斜阳细雨空荒台。无双艳色本仙种,香车绛节曾徘徊。百年寂寂观门闭,几度春风吹绿苔。杨柳堤前芍药圃,自经乱废惟蒿莱。行人过此莫叹惜,满地漫漫荠花白。

《题林周民山矾图》许伯旅

山矾入画古所少,我昔见之倪瓒家。问君何处得此本,水屋十月来春花。东风著树香满雪,长须露滴金粟结。一枝独立霜霰馀,已觉江梅是同列。惜哉此物知者稀,深林大谷多所遗。牧竖樵童尔何苦,剪伐每同荆棘归。林君本是鳌头客,高卧云间人莫识。酒酣挥袖卷新图,一笑西山眼中碧。

《赋得琼花观送人》刘溥

琼花观在江都,云窗月馆仙人居。无双亭前一方地,昔日琼花今已无。玉女香车游碧落,回首人间尘漠漠。重阑空护八仙花,飞佩谁乘九皋鹤。古城杨柳接东桥,十里红楼路不遥。行舟过此一停泊,琪树阴中听紫箫。

《题琼花观》茅誧

秦山楚水路迢迢,不道琼花乱后凋。鹤背仙游清梦远,月明谁度紫鸾箫。

《琼花》程敏政

贪看江都第一春,龙舟元不为东巡。开花亦自能倾国,何况当时解语人。
《昭君怨》〈琼花〉宋·刘克庄
后土宫中标韵,天上人间一本。道号玉真妃,字琼姬。我与花曾半面,流落天涯重见。莫把玉箫吹,怕惊飞。

《丑奴儿》向子諲

无双亭下琼花树,玉骨云腴,倾国称姝,除却扬州是处无。天教红药来骖乘,桃李先驱,总作花奴,翠拥红遮到玉都。
《朝中措》〈山矾〉赵师侠
乱山春过雪成堆,七里递香回。蕊簇玲珑金粟,花装碎屑玫瑰。兰衰梅谢,桃粗李俗,谁与追随。清绝殿春仙侣,春风吹破茶蘼。

《南柯子》徐俯

细叶黄金嫩,繁花白雪香。共谁连璧向河阳。自是不须,汤饼试何郎。婀娜璁珑髻,轻盈淡薄妆。莫令韩寿在伊傍。便逐游蜂,惊蝶过东墙。

《虞美人》向子諲

去年不到琼花底,蝶梦空相倚。今年特地趁花来,因甚不教同醉过花开。花知此恨年年有,也伴人俱瘦。一枝和泪寄东风,应把旧愁新恨入眉峰。


去年雪满长安树,望断扬州路。今年看雪在扬州,人望蓬莱深处若为愁。而今不恨伊相误,自恨来何暮。平山堂下旧嬉游,只有舞春杨柳似风流。
《下水船》〈琼花〉晁补之
百紫千红翠,惟有琼花特异。便是当年唐昌观中,玉蕊尚记得,月里仙人来赏,明日喧传都市。甚时又分与,扬州本一朵,冰姿难比。曾向无双亭下,半酣独倚似梦觉晓。出瑶台十里,犹忆飞琼标致。

《满庭芳》马庄父

共庆春时,满庭芳思,一枝玉蕊非常。少年游冶何,但折垂杨,曾向瑶台月下逢。解佩玉女翻香,风光好,真珠帘捲,都胜早梅芳。人间无比,并蝴蝶树,争敢相。方既春归后,此意难忘。夜梦扬州万玉飞,魂共紫燕归。梁须行乐,马家花圃,不肯醉红妆。
《扬州慢》〈琼花〉赵以夫
十里春风,二分明月,蕊仙飞下琼楼。看冰花剪水,拥
砌玉成毬。想长日云阶伫立,太真肌骨,飞燕风流。敛群芳,清丽精神,初付扬州。雨窗数朵,梦惊回天外。香浮似阆苑,花神怜人,冷落骑鹤来游。为问江淮风景,长空澹烟水悠悠。又黄昏,羌笛孤城,吹起新愁。
《扬州慢》〈琼花次赵虚斋韵〉郑觉斋
弄玉轻盈,飞琼淡泞,袜尘步下迷楼。试新妆才了,炷沈水香毬。记晓剪春冰,驰送金瓶,露湿缇绮,新流甚天中。月色被风吹,梦南州。尊前相见似羞人,踪迹萍浮问。弄雪飘枝。无双亭上,何日重游。我欲腰缠骑鹤,烟霄远。旧事悠悠,但凭阑无语,烟花三月春愁。
《扬州慢》〈琼花〉李莱老
玉倚风轻,粉凝冰薄,土花池冷,无人听吹箫。月底传暮,革金城笑,红紫纷纷成雨。愬空如蝶,肯堕珠尘叹。而今杜郎还见,应赋悲春。佩环何许纵,无情莺燕犹惊。怅朱槛香销,绿屏梦杳,肠断瑶琼。九曲迷楼依旧,沈沈夜想,觅行云。但荒烟幽翠,东风吹作秋声。
《瑶华》〈琼花〉周密
珠钿宝玦天上飞,琼比人间春别。江南江北曾未见,漫拟梨云梅雪。淮山春晚问谁识,芳心高洁消。几番花落花开,老了玉关豪杰。金壶剪送琼枝看,一骑红尘香度。瑶关韶华正好应,自喜初识长安。蜂蝶杜郎老矣。想旧事,花须能说。记少年一梦扬州,二十四桥明月。
《摸鱼儿》〈琼花〉施芸隐
柳蒙茸暗凌波路,烟霏惨澹平楚。香车深驻猊环掩,遥认翠华云母芳景暮。鸳甃悄铢衣,来按飞琼舞。凄凉洛浦。渐玉漏沈沈,清阴满地,乘月步虚去。销凝处,谁说三生小杜。翔螭声断箫鼓,情知禁苑酥尘涴,羞与倡红同谱。春几度。想依旧苔痕,长印唐昌土。风流千古。人在小红楼,朱帘半捲,香注玉壶露。

《贺新郎》刘克庄

辜负东风约。忆曾将,淮南草木,笔端笼络。后土祠中明月夜,忽有瑶姬跨鹤。迥不比水仙低弱,天上人间惟一本。倒千钟,琼露花前酌,追往事,怎忘却。移根应费仙家药,谩回头,关山信断,堡城笳作。问讯而今平安否,莫遣玉箫惊落。但画卷依稀描著。白发愧无渡江曲,与君家子敬相酬酢。新旧恨,两交错。

《贺新郎》马庄父

客里伤春浅。问今年,梅蕊因甚,化工不管。陌上芳尘行处满,可计天涯近远。见说道,迷楼左畔。一似江南先得暖,向何郎,庭下都寻遍。辜负了,看花眼。古来好物难为伴,只琼花一种,传来仙苑。独许扬州作珍产,便胜了千千万万。又却待,东风吹绽。自昔闻名今见面。数归期,屈指家山晚。归去说,也稀罕。
《喜迁莺》〈琼花〉元·张翥
东风吹尽,但一片绿阴。空留春恨。后土祠荒,飞琼谪久还,喜玉容堪认。二十四桥夜月,二十四番风信。便载酒,怕芳菲易老,阴晴难稳。娇困羞起,晚伫立画,阑静洗閒脂粉沈。水浓熏蜂黄淡染,自有绝尘香韵。也知世间,无对肯许,浮花相近。凤箫远待数枝,折与玉峰人间。

玉蕊部选句

唐刘禹锡诗:凤池西畔图书府,玉树玲珑景气间。曹唐诗:云陇琼花满地香。
郑畋诗:小阁凉添玉蕊风。
宋韩琦诗:千点真珠擎素蕊,一环明玉破香葩。陈傅良诗:且将书寄南来雁,为问琼花果是非。曾几诗:可惜不当梅蕊破,幽姿合在弟兄间。
杨万里诗:团酥刻玉比未暇,雅静居然不尘污。须知掇之天上奇,细吐冰丝说心愫。〈又〉玉花小朵是山矾。赵清臣诗:正是清灯深雨夜,空传玉蕊发春晴。刘允叔诗:江南春晚经行地,剩有唐昌玉蕊花。露彩烟絺无限态,冰清玉润白成葩。
刘克庄诗:玉蕊春阴密,琅玕晚暑清。
元宋无诗:雪让玲珑巧,冰销刻镂瑕。人间惟独尔,地上更何加。万蘤殊寥落,群芳避艳邪。玫瑰诚亵御,芍药等泥沙。
郝经诗:东风吹落琼花雨。
明孙蕡诗:山矾花落春风起。

玉蕊部纪事

《南史·刘杳传》:杳博综群书,沈约、任昉以下每有遗忘,皆访问焉。尝在任昉坐,有人饷昉𣒅酒,而作搌字,昉问杳此字是不,杳曰:葛洪《字苑》作木旁𣒅。《长安志》:安丛坊,唐昌观玉蕊花乃唐昌公主所植。《渔隐丛话·沈传》:师奉酬浙西尚书。九丈招隐山,观玉蕊,戏书即事见怀之作。丹徒令书其后云招隐,玉蕊花以二公诗著名。累经兵燬花偶存,而刻本久失。好事寻访每不满意,住持置弗问者几人矣。普觉来主法,席求用治刻本。砻石重镌,游客玩花读诗顿还。三百年旧观,良足嘉美。自晋宋招隐名甲京口,古松、修竹、清泉、幽洞,播在谈咏誇诩胜绝迩者。采伐童赭,实不副名,觉师培植扫剔,立志弗倦加以年序。苍翠环合,景物增邃,师与此寺。此词同永其传尚勉之哉。《闻见近录》:扬州后土庙,有琼花一株。宋丞相郊构亭花侧曰:无双谓天下无别株也。仁宗庆历中,尝分植,禁中明春辄枯,遂复载还庙中,郁茂如故。
《齐东野语》:扬州后土祠琼花,天下无二。本绝类聚八仙,色微黄而有香。仁宗庆历中,尝分植禁苑,明年辄枯,遂复载还祠中,敷荣如故。淳熙中寿,皇亦尝移植南内,逾年憔悴无花,仍送还之。其后,宦者陈源命园丁取孙枝,移接聚八仙根上,遂活。然其香色则大减矣。杭之褚家堂琼花园是也,今后土之花已薪,而人间所有者特,当时接本髴髣似之耳。《全芳备祖》:戴颙,字仲若,舍宅为招隐寺。寺在京口放鹤门外,古竹院相望数里。孤处于万山荒凉之颠,所由山径,石卵累累不绝如线,是名招隐寺。有米元章隶碑以纪仲若之出处。方丈有阁,号招华。梁昭明选文。于中阁之左,有亭名虎跑,其泉清汎;阁之右有亭名玉蕊,巍扁其上。亭之下有玉蕊二株,对峙一架。土人佥言:此花自唐迄今,天下只二株,亦犹琼花之于维扬千馀年间。凡几遭兵燬幸存,今唐长安白玉等观,及御史所居阁前。往往不可稽考,而仅馀此寺。虽然李德裕、沈传师诗句可以究其终,始欲天下皆知。此花非山矾,非琼花,其夐出鲜俦而自成一家也。故详纪其本末云。
《山房随笔》:扬州琼花,天下祇一本。士大夫爱重,作亭花侧,扁曰无双。德祐乙亥,北师至,花遂不荣。赵棠国炎有绝句吊曰:名擅无双气色雄,忍将一死报东风。他年我若修花史,合传琼妃烈女中。
《扬州府志》:无双亭在江都后土祠前,旧植琼花。欧阳修守扬州作亭赏之,有曾向无双亭下醉之句。宋尝移植汴京,又移临安,金主亮揭花本以去其小者,尽剪除之。道士护其芽,复茂如故。元至元间其本遂枯,后人植八仙花代之。
《四川志》:邛县出山矾花,色白如雪香气极远。

玉蕊部杂录

《笔记》:维扬后土庙有花,色正白,曰玉蕊。王禹偁爱赏之,更称曰琼花。按许慎《说文》云:琼,赤玉也;王不领其义,非白花名也。
《春明退朝录》:扬州后土庙有琼花一株,或云自唐所植,即李卫公所谓玉蕊花也。旧不可移,徙今京师亦有之。
《渔隐丛话》:蔡宽夫《诗话》云:李卫公《玉蕊花诗》云:玉蕊天中树,金闺昔共窥。注以为禁林,有此木吴人。不识自文饶赏玩始得名。此为润州招隐山作也。碑今裂为四段,在通判厅中,而招隐无复此花矣。询之土人,皆莫知。为何物云即今扬州后土祠琼花是已。自王元之始易其名,晏元献尝以《李善文选注》质之云:琼乃赤玉,与花不类也。
曾慥端伯《高斋诗话》:唐人题唐昌玉蕊花诗云:一树珑松玉刻成,飘廊点地色轻轻。女冠夜觅香来处,惟有阶前碎月明。今玚花即玉蕊花也,介甫以比玚谓当用此玚,字盖玚玉名,取其白耳。鲁直又更其名为山矾,谓可以染也。庐陵段谦叔多闻士也,家藏异书,古刻至多,有杨汝士与段二十二帖云:唐昌玉蕊以少故见贵耳。自来江南山谷有之,土人取以供染事,不甚惜也。则知玚花之为玉蕊,断无疑矣。傅子容见此帖,乃作绝句云:比玚更矾总未佳,要须博物似张华。因观异代前贤帖,知是唐昌玉蕊花。余放浪林泉之日久矣,屡从樵夫野叟,问所谓郑花者。指其木谓余曰:此郑木也,其叶如冻青,高二三丈,或有小者亦丈馀,暮春开花如冻青,花虽香而甚烈,全不旖旎。但山谷云,江南野中有一种小白花,木高数尺,春开极香,与予所见全不类。今江浙山野间别有一种,其木高二三尺、或五六尺,初春开小白花,极香而有远韵。土人谓之白丁香花,但其叶不能染黄耳,未知孰是。《韵语》:阳秋,江南野中有小白花,木高数尺,春间极香,土人呼为玚花。玚玉名取其白也。鲁直云荆公欲作传,而陋其名,予请名曰山矾。野人取其叶以染黄,不借矾而成色,故以名尔尝。有绝句云:高节亭边竹已空,山矾独自倚春风是也。近见曾端伯,《高斋诗话》云:此花即唐昌玉蕊花,所谓一树珑松玉刻成,飘廊点地色轻轻者。以予观之,恐未必然。玉蕊佳名也。此花自唐流传至今,当以玉蕊得名,不应舍玉蕊而呼玚。鲁直亦不应舍玉蕊而名山矾也。岂端伯别有所据耶。
琼花,惟扬州后土祠中有之,其他聚八仙近似而非。鲜于子骏诗云:百蘤天下多琼花,天上希结根托灵。祠地著不可移,八蔀冠群芳一株,攒万枝而宋次道。《春明退朝录》乃云:琼花一名玉蕊,按唐朝唐昌观有玉蕊花。王建诗所谓:女冠夜觅香来处,惟见阶前碎月明,是也。长安观亦有玉蕊花。刘禹锡所谓:玉女来看玉树花,异香先引七香车,是也。唐内苑亦有玉蕊花,李德裕与沈传师草,诏之夕屡同玩赏。故德裕诗云:玉蕊天中树,金闺昔共窥。传师和云:曾对金銮直,同依玉树阴是也。招隐山亦有玉蕊花,李德裕所谓吴人初不识,因予玩赏乃得此名是也。由是论之,则玉蕊花岂一处有哉,其非琼花明也。东坡瑞香诗,有后土祠中玉蕊花之句者,非谓玉蕊花,止谓琼花如玉蕊之白尔。
《容斋随笔》:物以希见为珍,不必异种也。长安唐昌观玉蕊,乃今玚花,又名米囊。黄鲁直易为山矾者。在江东弥山亘野,殆与榛莽相似,而唐昌所产。至于神女下游折花而去,以践玉峰之期,不特俗土罕见,虽神仙亦不识也。
《风俗杂志》:扬州后土庙有琼花一株,洁白可爱,岁久木大而花繁,俗目为琼花,不知实何木也。世以为天下无之,惟此一株。孙冕镇维扬使访之,山中甚多。但岁苦樵斧野烧,故木不得大,而花不能盛,遂不为人贵。孙伤之以诗曰:可怜遐僻地,常化燎原灰。近京师亦有之,乃李文饶所赋玉蕊花也。
《玉蕊辩證》:唐人甚重玉蕊,故唐昌观有之,集贤院有之,翰林院亦有之,皆非凡境也。予往,因亲旧自镇江招隐来,远致一本,条蔓如茶𧃲,种之轩窗。冬凋春茂,柘叶紫茎。再岁,始著花,久当成树。玉蕊花苞,初甚微经,月渐大,暮春方八出,须如冰丝上缀金粟。花心复有碧筒,状类胆瓶。其中别抽一英出,众须上散为十馀蕊,犹刻玉然,花名玉蕊,乃在于此,群芳所未有也。宋子京刘原父宋次道,博洽无比,不知何故,疑为琼花。王元之知扬州,但言未详,何木俗呼为琼花。子京何故以诬,元之蔡君谟又引晏同叔之言,以为證,甚无谓也。刘梦得雪蕊琼丝之句,最为中的,何必拘李善赤玉,为琼之注耶。𣒅音阵南史刘杳传所谓,𣒅酒者,予尝得酝法,芳烈异常,山谷似不以杳传为据。循俗讹𣒅作郑,而江南乡音又呼郑为玚,复疑未安。于是创山矾之名,然二诗并序。初未尝及玉蕊止。因好事者伪作唐人帖,故曾端伯洪景卢皆信之。其实诸公偶未见花,所谓信耳而不信目也。庆元二年三月二十六日平园老叟周某题。
以玉蕊为玚,起于曾端伯。予与段谦叔之子元恺,同里巷往还至熟,其父初无。杨汝士帖小说,难信类此,尚有杨巨源绝句,合作冠篇。至于孙句晁词,差讹如前说,不必再论。姑附卷末,庆元戊午正月丙午子充题。
《西溪丛语》:唐昌观玉蕊花,今之散水花,扬州琼花,今之聚八仙,但木老耳。
《野客丛谈》《容斋随笔》云:物以希见为珍。长安唐昌观玉蕊花,鲁直所谓山矾者,江东弥山亘野。唐昌所产。至于神女下游折花而去,以践玉峰之约,不特土俗罕见,神仙亦然。仆考李卫公集,有为润州招隐玉蕊花诗云:玉蕊天中树,金銮昔共窥。注谓禁林有此木,吴人不识,因余赏玩始得名。又曰:内署沈大夫所居阁前,有此树。每花开,花落空中,回旋久之方集庭砌。大夫草诏之暇,邀余同玩。大夫谓沈传师也,又观晏元献公集,有翰林盛谏议,借示扬州庙玉蕊诗序云:此花因王元之更名琼花,亦谓之玉蕊二花相近,而名字不同。据《春明退朝录》招隐玉蕊即后土琼花也。若然,则玉蕊自是琼花非山矾也。所谓事有似是而实非者,此花以罕见为贵。高斋诗话、蔡宽夫诗话与随笔之说同。
《广陵志》:后土庙琼花,本大而花繁,天下无之。孙冕过维扬使人访之,谓山中甚多,但岁苦樵斧野烧,故木不能大而花不能盛,遂不为人所贵。复伤之以诗曰:可怜遐僻地,常作燎原灰。其说盖误,以聚八仙为此花耳。聚八仙花虽类琼花,而琼花之异者,其香如莲花,清馥可爱。虽剪折之馀韵亦不减,此聚八仙之所无也。
《三柳轩杂识》:山矾为幽客。
《花经》:二品八命琼花,六品四命聚八仙。
《瓶花谱》:四品六命山矾。
《瓶史》:莲花以山矾玉簪为婢。
山矾洁而逸,有林下气、鱼元机之绿翘也。《瓶史》:月表,六月花客卿,山矾。
《代醉编传记》:所载扬州琼花,天下祇一本。及观西吴里语复云:宋时德清岳祠下,有琼花一本。春时盛放,每告朔,设会特开数朵。时号月旦花,则彼时此花已有二本矣。
《春风堂随笔》:辛丑南归,访旧至南浦,见堂下盆中有树,婆娑郁茂。问之,曰:此海桐花,即山矾也。因忆山谷赋水仙花。云山矾是弟,梅是兄,但白花尔却有岁寒之意。
《扬州府志》:琼花辩《齐东野语》云:琼花惟扬州后土祠有之,绝类聚八仙,花色微黄而香甚。宋庆历间,尝移植禁苑,淳熙中寿,皇又移之南内,皆逾年而枯。送还扬州,敷荣如故。俗传聚八仙,花可接特香色俱减,岂非以聚八仙类琼花。遂疑为接本耶。杜游琼花记:绍兴辛丑,金主亮揭本而去,小者剪而除之,花顿萎悴。赵炎以诗吊之曰:名擅无双气色雄,忍将一死报东风。他年我若修花史,合传琼姬烈女中。未几,故株之旁复出三糵,道士金大宁日加培护,久之畅茂婆娑。不异昔时及元至元十三年,忽枯,其种遂绝。道士金丙以聚八仙花代之。郑思肖有吊琼花诗自序云:扬州琼花,天下惟一本,后土夫人司之花之盛衰,淮境丰歉。系焉南渡前,经兵火,此花死。今遭大故,丙子岁,维扬陷。丁丑岁,花又死。孰谓草木无知乎。诗有一朝枯蘖,变高树传得欢声,沸似雷之句。据此则琼花植于汉唐,两荣于宋,一揭于金,再枯于元,此则花之始末也。明初志,及高宗本新志皆谓:蕃釐观一名唐昌,琼花一名玉蕊。盖承讹前人未及精考耳。宋次道《春明退朝录》云:扬州后土祠有琼花一株,即李卫公所谓玉蕊花也。宋景文《笔记》曰:维扬后土祠有花名玉蕊,王禹偁爱赏之,称之曰琼花。蔡宽夫《诗话》曰:李卫公玉蕊花诗,为润州招隐作也。或云即扬州后土祠琼花,尤延之。全唐《诗话》又谓:扬州有唐昌观,是以蕃釐为唐昌也。盖唐诗纪事之误传,讹非一日,亦非一人矣。刘原父苏子瞻诸人,亦皆以玉蕊为琼花。惟葛常之韵语阳秋辩之极详,可破从前诸妄。按唐昌观在长安光业坊,明皇女唐昌公主下降,因以为名。花为公主手植。康骈《剧谈录》云:唐昌观有玉蕊花,每发若琼枝瑶树。元和中,春物方盛,车马寻玩。一日有女子年可十七八,衣绿绣衣,垂髻双鬟,无簪珥之饰,容色婉娩,迥出于众,从以二女,冠三小仆。仆皆丱髻黄衫,端丽无比。既下马,以白角扇障面,直造花所。异香芬馥于十步之外。观者疑出宫,掖莫敢逼视。伫立良久,命小仆取花数枝而出,将乘马。谓黄冠曰:昔有玉峰之期,自此可以行矣。时观者如堵,但觉烟飞鹤唳,景物辉焕,举辔百馀步,有轻风拥尘随之而去。须臾,尘灭,望之已在半天。方悟神仙来游。时王建、白居易、张籍严休复,诸人各有诗。此唐昌玉蕊花所由名。与扬州蕃釐观琼花,何预宋无感琼花诗云:后土祠南裔,坤维媲室家。国封严典礼,宫祀盛褒嘉。不是神灵异,焉能眷迩遐。应须有玉女,到此赏琼葩。丽服从空降,明妆倚日斜。同挥五云扇,共驻七香车。月姊羞调粉,风姨罢散花。青童回绛节,金母屏彤霞。故事唐时盛,佳名宋代誇。尘根虽下界,天意在中华。雪让珑璁巧,冰销刻镂瑕。人间惟独尔,地上更何加。万蘤殊寥落,群芳避艳邪。玫瑰诚执御,芍药等泥沙。圣运俄经辍,兵彊忽肆挐。舛讹难核实,真赝遂聱牙。雷雨还惊蛰,潜藏重发芽。旁枝微旧崛,新叶谩荣荂。尤品终芜没,珍蕤逐水涯。两朝成草莽,九庙杂龙蛇。古殿兰旗暗,残炉桂燎赊。蕣颜愁想像,珠树绝骄奢。寂寞无双誉,徘徊但自嗟。八仙聊免俗,消得宝栏遮。玩诗中玉女,句故事盖。误引唐昌观玉蕊花事也。明杨慎墐户录唐昌观王张诸诗,有玉女云车飞轮回首之句。谓为附会天下无种之说。则亦以玉蕊为琼花矣。兰溪胡应麟说丛云:玉蕊自植于唐昌,琼花独产于后土,广陵长安道里悬绝。琼花无别本,而玉蕊花根,非一玉蕊既即琼花。诸题玉蕊者,不应绝口不及琼花之名,应麟斯辩自不可少也。
《杂记》:琼花,扬州蕃釐观,即汉后土祠。成帝元延元年,建祠前旧有琼花一株,相传天下无种。宋欧阳永叔守郡时,作无双亭以侈其事。政和间,赐今额俗呼为琼花观。《齐东野语》云:琼花惟扬州后土祠有之,绝类聚八仙,但色微黄而香甚。宋仁宗庆历间,尝移植禁苑;淳熙中寿,皇又移之南内,皆逾年而枯。并送还扬州,敷荣如故。郑兴裔谓琼花与聚八仙不同者三:琼花大而瓣厚,其色淡黄,聚八仙小而瓣薄,其色微青,不同一也;琼花叶柔而莹泽,聚八仙叶粗而有芒,不同二也;琼花叶与花平,不结子而香,聚八仙叶低于花,结子不香,不同三也。广陵异事又谓琼花有三异:凡花皆落,琼花则随风而销,一异也;以水煎叶服之可已疫疠,二异也;一岁花叶东西稀密,而境内穑事丰歉随之,三异也。琼花信无二种,而谓聚八仙为接本者,诚妄矣。至元十三年,偶枯,其种遂绝。三十三年,道士金丙以聚八仙花代之据此。则琼花植于汉唐,两荥于宋,一揭于金,再枯于元,此则花之始末也。又明初志及高宗本新志皆谓:蕃釐观一名唐昌琼花,一名玉蕊,盖承讹前人未及精考耳。宋次道《春明录》云:扬州后土祠,有琼花。即李卫公所谓玉蕊花也。宋景文《笔记》曰:维扬后土祠有花,名玉蕊。王禹偁爱赏之,称之琼花。蔡宽夫《诗话》曰:李卫公玉蕊花诗,为润州招隐作也。或云即扬州后土祠琼花。刘原父苏子瞻诸人,亦皆以玉蕊为琼花,惟葛常之韵语阳秋辩之极详,可破从前诸妄。按唐昌观在长安光业坊,明皇女唐昌公主下降,因以为名花,为公主手植。康骈《剧谈录》云:唐昌观有玉蕊花,每发若琼枝瑶树。元和中春物方盛,车马寻玩。一日,有女子年可十七八,衣绿绣衣,垂髻双鬟,无簪珥之饰,容色婉丽迥出于众。从以二女,冠三小仆,皆草髻黄衫,端丽无比。既下马,以白角扇障面,直造花所,异香芬馥于十步之外。观者疑出宫,掖莫敢逼视。伫立良久,命小仆取花数枝而出,将乘马。谓黄冠曰:昔有玉峰之期,自此可以行矣。时观者如堵,但觉烟飞鹤唳,景物辉焕。举辔百馀步,有轻风拥尘随之而去。须臾,尘灭,望之已在半天。方悟神仙之游,馀香不散者经月。时刘禹锡、白居易、元稹、张籍诸人各有诗。此唐昌玉蕊花所由名,与扬州蕃釐观琼花何预耶。又禹偁扬州璚花诗叙,止言后土祠琼花一株,洁白如玉。是元之初,未尝以琼花为玉蕊。胡元瑞《说丛》云:玉蕊,自植于唐昌,琼花独产于后土。广陵长安道里悬绝。琼花无别本,而玉蕊托根,非一玉蕊既即琼花。诸题玉蕊者,不应绝口不及琼花之名。缘琼花之名与玉蕊相乱,后土祠名与唐昌又相杂,致诗人文士往往合为一种。如宋子京刘原父博洽为宋代之冠,亦尔传讹。而子瞻子容之误,有自来矣。元瑞斯辩可谓穷极名物足,称琼花实录因并识之。

玉蕊部外编

《剧谈录》:长安光业坊唐昌观,旧有玉蕊花,每发若琼林瑶树。元和中,春物方妍,车马寻玩者相继。忽一日,有女子年可十七八,衣绣绿衣乘马,峨髻双鬟无簪珥之饰,容色婉约,迥出于众。从以二女,冠三小仆,仆者皆丱头黄衫,端丽无比。既下马,以白角扇障面,直造花所。异香芬馥,闻于数十步之外。观者以为出自宫,掖莫敢逼视。伫立良久,令小仆取花数枝,而出将乘马,回谓黄冠者,曰曩有玉峰之约,自此可以行矣。时观者如堵,咸觉烟霏鹤唳,景物辉焕,举辔百馀步。有轻风拥尘,随之而去。须臾,尘灭,望之已在半天矣。方悟神仙之游,馀香不散者经月。
《花史》:景定间,濠州曾主簿入广西,宿某驿傍民舍。主人邀坐,丰仪甚雅。庭有奇花数盆,曾曰:曾见广陵琼花否。主人曰:有。即入折一枝以授曾。持入驿,回顾民舍无有矣。视琼花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