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木槿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九十五卷目录

 木槿部汇考
  木槿图
  诗经〈郑风有女同车〉
  礼记〈月令〉
  尔雅〈释草〉
  毛诗陆疏广要〈颜如舜华〉
  段成式酉阳杂俎〈那提槿花〉
  王象晋群芳谱〈木槿〉
  本草纲目〈木槿〉
 木槿部艺文一
  朝华赋         晋夏侯湛
  朝华赋           卢谌
  木槿赋           羊徽
  舜华赋           傅咸
  舜华诗序          苏彦
  朝菌赋序          潘尼
  南越木槿赋        陈江总
  同崔少监作双槿树赋   唐卢照邻
 木槿部艺文二〈诗〉
  咏槿一首         唐李白
  秋槿           白居易
  和微之叹槿花        前人
  白槿花           前人
  题槿花           戎昱
  红槿花           前人
  咏木槿树题武进文明府厅  刘庭琦
  槿花            杨凌
  咏槿花           前人
  玩槿花          羊士谔
  槿花〈二首〉       李商隐
  槿花            前人
  槿花           崔道融
  槿花           宋杨亿
  槿花           钱惟演
  槿花            刘骘
  木槿           杨万里
  槿树            谢翱
  木槿            张俞
  木槿            张登
  木槿            陆壑
  白槿花          元舒頔
  木槿            前人
  白木槿           刘诜
  白木槿           前人
  槿            明吴宽
  白木槿           陆深
  木槿花          张以宁
 木槿部选句
 木槿部纪事
 木槿部杂录
 扶桑部汇考
  扶桑图
  山海经〈大荒东经〉
  嵇含南方草木状〈朱槿〉
  段成式酉阳杂俎〈桑槿〉
  本草纲目〈扶桑〉
 扶桑部艺文一
  赤槿颂         宋颜延之
  扶桑赋          唐朱邺
  朱槿赋         明李梦阳
 扶桑部艺文二〈诗〉
  升天行        魏陈思王植
  读山海经         晋陶潜
  朱槿花〈二首〉     唐李商隐
  耕园驿佛桑花〈二首〉   宋蔡襄
  木槿           僧绍隆
  咏佛桑          明桑悦
 扶桑部选句
 扶桑部纪事
 扶桑部杂录
 扶桑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九十五卷

木槿部汇考

释名


〈诗经〉     椴〈尔雅〉
〈尔雅〉     木槿〈尔雅〉
日及〈纲目〉    藩篱草〈纲目〉
疟子花〈群芳谱〉  花奴玉蒸〈纲目〉
朝开暮落花〈纲目〉

木槿图


《诗经》《郑风有女同车》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传〉舜木槿也。

有女同车,颜如舜英。
〈传〉英犹华也。

《礼记》《月令》

仲夏之月,木槿荣。
〈大全〉木槿有别于草槿,故以木言之。以感微阴而荣,故其华朝荣暮陨。

《尔雅》《释草》

椴木槿榇木槿。
〈注〉别二名也,似李。树华朝生夕陨,可食或呼,日及亦曰王蒸〈疏〉此别椴榇,是木槿之二名也。某氏云别二名也,其树如李,其华朝生暮落。与草同气,故在草中。郑风云颜如舜华。

《毛诗·陆疏广要》

《郑风》颜如舜华。舜一名木槿,一名榇,一名曰椴。齐鲁之閒,谓之王蒸,今朝生暮落者是也。五月始华,故月令仲夏木槿荣。
《尔雅》释草云:椴木槿榇木槿。《郭注》云:似李树,花朝生夕陨,可食。或呼日及。一曰王蒸《郑注》云:即朝生暮落花也。今亦谓之木槿。一名椴,一名榇,一名王蒸,一名舜华。《埤雅》云:华如葵,朝生夕陨。一名舜,盖瞬之义取诸此。诗曰:颜如舜华,又曰颜如舜英,言不可与久也。盖荣而不实者,谓之英。《人物志》曰:草之精秀者,为英。兽之将群者,为雄。张良是英,韩信是雄。笃论曰:日给之华,似柰柰实。而日给虚虚,伪之与真实相似也。《通志》云:尔雅入草列者,樊光云:其花朝生暮落,与草同气,故在草中。今人谓之朝生暮落,人多植庭院。閒唐人诗云:世事方看木槿荣,言可爱易凋也。亦可作篱,故谓之槿篱。傅元云:蕣花丽木也。或谓之洽容,或谓之爱老。成公绥云:日及华甚,鲜茂荣于孟夏。讫于孟秋,《广雅》云:一名朱槿,一名赤槿。《尔雅》翼云:抱朴子曰,夫木槿杨柳断植之,更生倒之亦生,横之亦生,生之易者,莫过斯木也。仲夏应阴而荣。月令取之,以为候。其花朝开暮落,或呼为日及。陆机赋云如日及,之在条常虽及而不误。潘尼云:朝菌者诗人以为舜华,庄生以为朝菌。诗曰: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又曰:颜如舜英,舜盖华之茂者。又枝叶相当,有同车之象。亦如舜朝开日暮落,少过时则后之矣。太子忽当有功于齐之时,可以取齐女。于是时而不取,则若日及之不可待矣。木槿作饮,令人得瞑与榆同。功其花用作汤,代茗可以治风然。茗令人不睡,木槿令人睡,为异尔。《本草》衍义云:木槿如小葵花,淡红色,五叶成一花。朝开暮敛,花与枝两用。湖南北人家多植为篱障。《傅咸赋》云:应青春而敷,糵逮朱夏而诞,英布夭夭之纤。枝发灼灼之殊荣,红葩紫蒂翠叶素茎,含晖吐曜烂若列星。

《段成式·酉阳杂俎》《那提槿花》

那提槿,花紫色,两重叶,外重叶卷心,心中抽茎。高寸馀,叶端分五瓣,如蒂瓣,中紫蕊茎,上黄叶。

《王象晋·群芳谱》《木槿》

木槿,木如李,高五六尺,多岐枝。色微白,可种、可插。叶繁密如桑叶,光而厚,末尖而有桠齿。花小而艳,有深红、粉红、白色。单叶千叶之殊,小儿忌弄,令病疟。俗名疟子花。
捍插二三月閒,新芽初发。时截作段,长一二尺,如插木芙蓉法即活。若欲插篱,须一连插去。若少住手,便不相接。
取用湖南北多植为篱障,花与枝两用。
《本草纲目》《木槿释名》
李时珍曰:此花朝开暮落,故名日及。曰槿、曰蕣,犹槿荣一瞬之义也。《尔雅》云:椴木槿榇木槿。郭璞注云:别二名也,或云:白曰椴赤曰榇。齐鲁谓之玉蒸,言其美而多也。诗云:颜如舜华即此。
集解

寇宗奭曰:木槿花如小葵,淡红色,五叶成一花,朝开暮敛。湖南北人家多种植为篱障,花与枝两用。李时珍曰:槿小木也,可种,可插,其木如李。其叶末,尖而有桠齿。其花小而艳,或白或粉红。有单叶千叶者,五月始开。故《逸书·月令》云:仲夏之月,木槿荣是也。结实轻虚,大如指头,秋深自裂。其中子如榆荚、泡桐马兜铃之仁,种之易生嫩叶,可茹作饮代茶。今疡医用皮治疮癣,多取川中来者,厚而色红。
皮并根气味

甘平滑无毒。
大明曰:凉。
皮并根主治

陈藏器曰:止肠风泻血痢,后热渴作饮服之,令人得睡,并炒用。
李时珍曰:治赤白带下,肿痛疥癣洗目。令明润燥活血。
皮并根发明

李时珍曰:木槿皮,及花并滑如葵花,故能润燥。色如紫荆,故能活血。川中来者,气厚力优,故尤有效。
花气味

同皮。
花主治

大明曰:肠风泻血赤白痢,并焙入药作汤代茶,治风。李时珍曰:消疮肿利小便除湿热。
子气味

同皮。
子主治

李时珍曰:偏正头风,烧烟熏患处,又治黄水脓疮,烧存性猪骨髓调涂之。
附方

赤白带下,槿根皮二两,切以白酒一碗,半煎一碗,空心服之。白带用红酒甚妙。〈纂要奇方〉
头面钱癣,槿树皮为末,醋调重汤顿如胶内傅之。〈王仲勉经效方〉
牛皮风癣,川槿皮一两,大风子仁十五个,半夏五钱,剉河水、井水各一碗,浸露七宿,入轻粉一钱,入水中。秃笔扫涂,覆以青衣数日。有臭涎出妙,忌浴澡夏月用尤妙。〈扶寿方〉
癣疮有虫,川槿皮煎入,肥皂浸水,频频擦之。或以槿皮浸汁,磨雄黄尤妙。〈简便方〉
痔疮、肿痛,藩篱草根煎汤,先熏后洗。〈直指方〉
大肠脱肛,槿皮或叶,煎汤熏洗,后以白矾五倍末,傅之。〈救急方〉
下痢噤口,红木槿花去蒂阴乾为末,先煎面饼二个,蘸末食之。〈济急方〉
风痰拥逆木槿花晒乾,焙研。每服二三匙,空心沸汤下,白花尤良。〈简便方〉
反胃吐食,千叶白槿花,阴乾为末。陈糯米汤调送,三五口不转再服。〈袖珍方〉

木槿部艺文一

《朝华赋》晋·夏侯湛

咨神树之修异,实积阳之纯精。蜿潜根以诞节,据川壤以擢茎。皎日升而朝华,元景逝而夕零。逮明晨而繁沸,若静夜之众星。长茎攒起柔条,列布濯灵柯于时雨滋逸采于丰露。灼煌煌以炜炜,独崇朝而达暮。于是茂树苍苍纤枝翩翩潜光,玉朗绿叶翠鲜。

《朝华赋》卢谌

览庭隅之嘉木,慕朝华之可玩。俯浸润于泉壤,仰晞影于云汉。

《木槿赋》羊徽

有木槿之初荣,藻众林而间色。在青春而资气,逮中夏以呈饰。挹宵露以舒采,晖神景而吸赩。

《舜华赋》傅咸

佳其日新之美,故种之庭前,而为之赋。

览中唐之奇树,禀冲粹之至精。应青春而敷糵,逮朱夏而诞英。布夭夭之纤枝,发灼灼之殊荣。红葩紫蒂翠叶素茎,含晖吐曜烂若列星。朝阳照灼以舒晖,逸藻采粲而光明。罄天壤而莫俪,何菱华之足荣。

《舜华诗序》苏彦

其为华也,色甚鲜丽,迎晨而荣,日中则衰。至夕而零,庄周载朝菌,不知晦朔。况此朝不及夕者,乎苟映采于一朝,耀颖于当时焉。识夭寿之所在哉,余既玩其葩,而叹其荣不终日。

《朝菌赋序》潘尼

朝菌者,盖朝华而暮落,世谓之木槿。或谓之日及。诗人以为舜华,庄周以为朝菌。其物向晨而结,逮明而布,见阳而盛,终日而陨。不以其异乎,何名之多也。

《南越木槿赋》陈江总

日及多名蕤宾肇,生东方记乎夕死。郭璞赞以朝荣,潘文体其夏盛,嵇赋悯其秋零。此则京华之丽木,非于越之舜英。南中新草,众花之宝雅什。未名骚人失藻雨来,翠润露歇红燥叠萼,疑擎低茎若倒。朝霞映日殊未妍,珊瑚照水定非鲜。千叶芙容讵相似,百枝灯花复羞燃。暂欲寄根对沧海,大愿移华厕绮钱。井上桃虫难可杂,庭中桂蠹岂见怜。乃为歌曰啼妆梁,冀妇红妆荡子家。若持花并笑宜笑,不胜花赵女乖。金珥燕姬插宝珈,谁知红槿艳,无因寄狭邪。徒令万里道,扳折自咨嗟。

《同崔少监作双槿树赋》〈并序〉唐·卢照邻

日昨于著作局,见诸著作竞写双槿树。赋蓬莱山上,即对神仙。芸香阁前仍观秘宝,金悬秦市杨子,见而无言。纸贵洛城陆,生闻而罢笑。故知柔条朽干,吹嘘变其死生。落叶凋花剪拂成,其光价方且传石渠之故事。得槿树之新名,足以脂粉仙台,丹青秘府者也。若布衣藜杖,岩栖藿食当尧时,而非吏处汉代而无田。学涉芜浅文多瞽陋,宜其屏窜用。其静默盖穷,而思达人之情也。卑而应高物之理也。故疾雷作而蛰虫飞,浮云兴而石润,不可废也。虽云:圣朝多士,而公实居之草泽。有人亦国家之美事,故复奖刷刍,鄙作双槿树赋,词义猥薄退增惭腼谨启赋曰:

方丈蓬莱邈矣,悠哉芸居石室。图天揆日若乃羲和,掌地太史观星铜。浑玉策宝笥金铭,地则图书之府。人则神仙之灵中,有芳蕣郁郁亭亭。观其两砌分植双阶并,耀叶镂五衢荣回。四照纷广庭之靃靡,隐重廊之窈窱,青陆至而莺啼。朱阳升而花笑,紫蒂红蕤玉蕊苍枝,露华的烁风色徘徊。糁糁衰风娿娜,隈緌迫而视之,鸣环动佩歌扇开。远而望之连珠合,璧星汉回状仙人之羽,盖疑佚女之瑶台。寂寞攸利栖闲,此地委命卷舒。随时荣悴外,无婴夭之祸内有逍遥。之致朝朝暮暮落复开,岁岁年年红以翠。若夫游蜂戏蝶封其萼,轻烟弱雾结其条。来不谓之,苟去不为之,饶故能出君子之殊,俗入诗人之旧谣。齐显昧于两曜,放生死于一朝,同丧我之非我固,虽凋而不凋则有亭。伯儒门令思诗友,翰苑旷其吞梦,文锋高而照斗咏,芜滋之朝夕悲积薪之先后。缛绣起于缇纷,烟霞生于灌莽,岂与岩幽弱筱。涧底枯松徒冒霜,而停雪空集凤。而吟龙,讵得奉仙闱之广价,连笔匠之为容已矣哉。东方生闻而叹曰:故年花落不留人,今年花发非故春。倏兮夕陨,忽兮朝新。侏儒何功兮短饱,曼倩何负兮长贫。聊寄辞于庭树,傥有感于平津。

木槿部艺文二〈诗〉《咏槿一首》唐·李白

园花笑芳年,池草艳春色。犹不如槿花,婵娟玉阶侧。芬荣何夭促,零落在瞬息。岂若琼树枝,终岁长翕赩。

《秋槿》白居易

风露飒已冷,天色亦黄昏。中庭有槿花,荣落同一晨。秋开已寂寞,夕陨何纷纭。正怜少颜色,复叹不逡巡。感此因念彼,怀哉聊一陈。男儿老富贵,女子晚婚姻。头白始得志,色衰方事人。后时不获已,安得如青春。

《和微之叹槿花》前人

朝荣殊可惜,暮落实堪嗟。若向花中比,犹应胜眼花。

《白槿花》前人

秋蕣晚英无艳色,何因栽种在人家。使君自别罗敷面,争解回头爱白花。

《题槿花》戎昱

自用金钱买槿栽,二年方始得花开。鲜红未许佳人见,蝴蝶争知早到来。

《红槿花》前人

花自深红叶曲尘,不将桃李共争春。今日惊秋自怜客,折来持赠少年人。

《咏木槿树题武进文明府厅》刘庭琦

物情良可见,人事不胜悲。莫恃朝荣好,君看暮落时。

《槿花》杨凌

绿树竞扶疏,红姿相照灼。不学桃李花,乱向春风落。

《咏槿花》前人

群玉开双槿,丹荣对绛纱。含烟疑出火,隔雨怪舒霞。向晚争辞蕊,迎朝斗发花。非关桃李后,为欲继年华。

《玩槿花》羊士谔

何乃诗人兴,妍词属舜华。风流感异代,窈窕比同车。凝艳垂清露,惊秋隔绛纱。蝉鸣复虫思,惆怅竹阴斜。

《槿花》李商隐

燕体伤风力,鸡香积露文。殷鲜一相杂,啼笑两难分。月里宁无姊,云中亦有君。三清与仙岛,何事亦离群。


珠馆熏然久,玉房梳扫馀。烧兰才作烛,襞锦不成书。本以亭亭远,翻嫌脉脉疏。回头问残照,残照更空虚。

《槿花》前人

风露凄凄秋景繁,可怜荣落在朝昏。未央宫里三千女,但保红颜莫保恩。

《槿花》崔道融

槿花不见夕,一日一回新。东风吹桃李,须到明年春。

《槿花》宋·杨亿

宿雾初披縠,晨霞暂照梁。千金轻换笑,七驾未成章。尘暗神妃袜,衣残侍史香。深情传宝瑟,终古怨清湘。

《槿花》钱惟演

绮霞初结处,珠露未晞时。宝树宁三尺,华灯更九枝。亭亭方自喜,黯黯却成悲。欲作飞烟散,犹怜反照迟。

《槿花》刘骘

虢国妆初罢,高唐梦始回。霓裳犹未解,绣被已成堆。赤帝宫帘捲,华阳洞户开。神仙有良会,清唱在瑶台。

《木槿》杨万里

夹路疏篱锦作堆,朝开暮落复朝开。抽苞粔籹轻拖糁,近蒂胭脂酽抹腮。占破半年犹道少,何曾一日不芳来。花中却是渠长命,换旧添新底用催。

《槿树》谢翱

白犬吠行人,西风杵臼新。洗香澄宿水,曝发向秋邻。野草依沟尽,宫花入帽频。人家小门径,怜尔独相亲。

《木槿》张俞

朝菌一生迷晦朔,灵蓂千岁换春秋。如何槿艳无终日,独倚阑干为尔羞。

《木槿》张登

甲子虽推小雪天,刺桐犹绿槿花然。阳和长养无时歇,却是炎州雨露偏。

《木槿》陆壑

野槿扶疏当缚篱,山深不用掩山扉。客来踏破松梢月,鹤向主人头上飞。

《白槿花》元·舒頔

素质不自媚,开花向秋前。澹然超群芳,不与春争妍。凉夜弄清影,缟衣照婵娟。佳人分寂寞,零落祇自怜。鲜鲜碧云树,皎皎万玉悬。朝开暮还落,物理乃自然。嗤彼拥肿木,徒尔全天年。

《木槿》前人

爱花朝朝开,怜花暮即落。颜色虽可人,赋质无乃薄。亭亭映清池,风动亦绰约。彷佛芙蓉花,依稀木芍药。炎天众芳彫,而此独凌铄。慰目聊娱情,苍松在岩壑。

《白木槿》刘诜

数花出篱楥,耿耿照夜阑。月寒客独起,恍若山雪残。天风冷然来,坐久身欲翰。梦酌琼宫浆,荐以雕玉盘。群妃霓裳冷,夭姣环青鸾。世言朝暮落,耐此十日看。始知洁白姿,颇胜施朱丹。大钧纵万物,尔本羞蕙兰。同类偶自别,亦复得赏叹。勖哉励贞节,相期在岁寒。

《白木槿》前人

洁比何郎白,净如宝儿憨。秋风竹篱径,日暮道人庵。

《槿》明·吴宽

南方编短篱,木槿每当路。北地少为贵,翻编短篱护。要知一物耳,贵贱以地故。夏末蕊累累,生意含晓露。花开亦可观,别种更相妒。独怜一夕间,颜色已非素。蕊多固应尔,此理真自悟。不见萱草花,开落自朝暮。

《白木槿》陆深

曾闻郑女咏同车,更爱丰标澹有华。欲傍莓苔横野渡,似将铅粉斗朝霞。品题从此添高价,物色仍烦筑短沙。漫道春来李能白,秋风一种玉无瑕。

《木槿花》张以宁

朝昏看开落,一笑小窗中。别种蟠桃子,千年一度红。

木槿部选句

晋阮籍诗:木槿耀彩华。
宋谢灵运诗:插槿当列墉。
唐杨炯诗:绿琪千岁树,黄槿四时花。
上官仪诗:槿散凌风缛。
杨凌诗:群玉开双槿。
凌敬诗:日槿落青跗。
王维诗:山中习静观朝槿。
钱起诗:木槿花开畏日长。于鹄诗:槿篱生白花。
窦巩诗:篱外涓涓涧水流,槿花半照夕阳愁。
白居易诗:萧条槿花风,〈又〉槿枝无宿花,〈又〉槿花一日自为荣。
张籍诗:红槿开当宴客亭。〈又〉蝉声满树槿花疏。杜牧诗:槿堕初开艳。
皮日休诗:篱疏从绿槿。
韩偓诗:插槿作籓篱,丛生覆小池。
宋刘筠诗:紫雾函灯檠,彤霞逼绮寮。
王安石诗:薄槿胭脂染。
黄庭坚诗:吾闻调羹槿,异味及枌榆。
秦观诗:槿篱护药红遮径,竹笕通泉白遍村。范成大诗:槿花红未落,〈又〉槿心倾浓露。
杨万里诗:晓艳欲开孙武阵,晚风争堕绿珠楼。来如急电无因驻,去似惊鸿不可收。
金张庭玉诗:蝴蝶穿花木槿开。
元龚璛诗:花绕槿篱秋。

木槿部纪事

晋宫阁名华林园,有木槿三株。
《广州记》:平兴县,有花树似槿,又似桑。四时常有花,可食,甜滑无子,此蕣木也。
《南齐书·祥瑞志》:永明二年七月,乌程县陈文则家槿树连理。
三年九月,句阳县之谷山槿树连理,异根双梃,共杪为一。
《羯鼓录》:汝南王琎宁王子也,姿容妍美,秀出藩邸。元宗特钟爱焉,自传授之。又以其聪悟敏慧妙达,音旨每随游幸,顷刻不舍。常戴砑绢帽打曲,上自摘红槿花一朵,置于帽上。笪当是檐宇处,二物皆极滑。久之方安。遂奏舞山香一曲,而花不坠落。上大喜,笑赐琎金器一厨。因誇曰:真花奴资质明,莹肌发光细非人间人,必神仙谪堕也。
《元中记》:君子之国,地方千里,多木槿花。
《松江府志》:张拙字汝吉,能诗善篆隶,隐居不仕。陆文裕公引为社友,尝和陆白槿诗曰:懒随宫女候羊车,欲嫁潘郎鬓已华。谁向上林承雨露,自甘僻壤饱烟霞。幽情肯许题红叶,澹影常教占白沙。却笑阿娇金屋贮,最深恩宠不藏鸦。文裕大为击节。

木槿部杂录

《庄子》:朝菌不知晦朔。〈注〉朝菌亦名日及。
《淮南子》:庄生,贵支离悲木槿。
东方朔与公孙弘《借车马书》:木槿夕死朝荣,士亦不长贫也。
晋嵇含《朝生暮落树赋序》:草木春荣秋悴,此树朝生暮落。
成公绥《日及赋序》:日及者,华甚鲜茂,荣于仲夏,讫于孟秋。
傅元《朝华赋序》:朝华丽木也,或谓之洽容,或曰爱老。《抱朴子》:木槿,杨柳断植之更生。倒之亦生,横之亦生。生之易者,莫过斯木。然埋之既浅,又未得久,乍刻乍剥,或摇或拔,虽壅以高壤,浸以春泽。犹不脱于枯瘁者,以其根荄不固不暇,吐其萌芽津液,不得遂结其生气也。
《宋书·乐志》:雨水方降木槿荣。
《齐民要术》:庄子曰:上古有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司马彪曰:木槿也,以万六千岁为一年。一名蕣椿。
《三柳轩杂识》:姚氏残语,以木槿为时客,今改为庄客。《花经》九品,一命木槿。
《瓶史》:石榴以紫薇大,红千叶木槿为婢。
《瓶史》:月表八月花客,卿杨妃槿。
《花历》:七月木槿朝荣。
《花疏》:木槿,贱物也。然有大红千叶者,有白千叶者,二种可亚,佛桑宜觅种之。

扶桑部汇考

释名

扶桑〈纲目〉    佛桑〈霏雪录〉
朱槿〈草木状〉   赤槿〈草木状〉
日及〈草木状〉

扶桑图


《山海经》《大荒东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孽摇頵羝。上有扶木,柱三百里,其叶如芥。
〈注〉扶木即扶桑。

有谷曰温源谷。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

《嵇含·南方草木状》《朱槿》

朱槿花茎叶皆如桑叶。光而厚,树高止四五尺,而枝叶婆娑。自二月开花,至中冬即歇。其花深红色,五出,大如蜀葵。有蕊一条,长于花叶上,缀金屑日光所烁。疑若燄生一丛之上,日开数百朵。朝开暮落,插枝即活。出南凉郡,一名赤槿,一名日及。

《段成式·酉阳杂俎》《桑槿》

重台朱槿,似桑。南中呼为桑槿。
《本草纲目》《扶桑释名》
李时珍曰:东海日出处,有扶桑树。此花光艳照日,其叶似桑。因以比之后人,讹为佛桑。乃木槿别种,故日及。诸名亦与之同。
集解

李时珍曰:扶桑产南方,乃木槿别种。其枝柯柔弱,叶深绿微涩如桑,其花有红黄白三色。红者尤贵,呼为朱槿。嵇含《草木状》云:朱槿一名赤槿,一名日及,出南凉郡,花茎叶皆如桑。其叶光而厚,木高四五尺,而枝叶婆娑。其花深红色,五出,大如蜀葵。重敷柔泽有蕊一条,长如花叶上。缀金屑日光所烁,疑若焰生一丛之上。日开数百朵,朝开暮落。自正月始,至中冬乃歇。插树即活。
叶及花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痈疽腮肿,取叶或花,同白芙蓉叶、牛蒡叶、白蜜,研膏傅之即散。

扶桑部艺文一《赤槿颂》宋·颜延之

日御北至夏德南,宣玉蒸荣心气动。上元华缫閒物受色,朱天是谓珍树,含艳丹閒。

《扶桑赋》唐·朱邺

木临大壑名曰扶桑,厌洪波之万里,在青帝之一方。受浩气以生成,那伦众木挺仙。材之秀丽能戴朝阳,尘外风吟天涯雨泣。山晴而瑞气初动,海晚而潮痕乍湿。几千岁月标下界,之无双迥拔荣枯。倚高空而独立,雾折烟融孤光。在东长迎旭日,先得春风。吾将原太极之意,考真宰之功。不产奇异安分,混同物欲明焉。我则与三才并起田云化矣,我则与太朴无穷卓出古今。莫逾贞固,当乾坤之上位,瞰鱼龙之要路。至若玉漏残声,银蟾影度收。人閒之暝色未遍,群山耸海底之红。轮先经此树露戢云惊,珠悬焰生虽凌。厥炽宁夺兹荣,岂若常材随大匠之雕刻自如。良辅契吾君之圣明巢之者,不可得,其窥蠹之者不可得。其噬阳乌象择木之状,晴虹作挂弓之势。名大天下身高水际。掩彩翠于蟠桃,病亏盈于月桂。非海也不足以容其大,非日也不足以升其高。叶茂而云垂霁,景根深而龙撼。惊涛卑沃焦于尺土,微邓林以秋毫。巨影倒空而漠漠,寒声吹夜以飙飙。灵境难寻人寰,罕测性欺霜雪。心藏正直,故能齐众。甫而据沧溟,永佐东君之德。

《朱槿赋》明·李梦阳

司阳兮煽烈,涉秋兮逾炽。览逝兮中蕴,游物兮揄志。韪庭木之荣丽,闵含芳之不修。倾朝曦以擢华,夕景至而殒枯。伊赋形之靡移,谅天道而奚私。幸见标于哲典厥,登咏于删诗何有性。而易迁恒随所,而盘据条荏苒。而孔弱。叶萦阴而繁,布蒙薰风之披拂。爰修妍而运缛,既抽铅以剖绛。遂希芬而效馥,濡漙露以膏韵。藉垂光于杲日,熨炎阳之静彩。褒绝代之英质,态疑增而遽损。媚若敛而复出,恍若流霞过茂草。烂若庆云游春沼,宛娈窈窕翋缥缈。或尔托文堂之隙,寓奉君子之荣。辉侧朱陛以敷荫,竞葵榴于赤墀。屈纤枝于皓腕,徵瓠齿而清歌。叹形微而宠重,屡回笑而增酡。天暮日夕颜销,华落辞高垫卑。飘芜汛浊槛尘池,纬扑帘缤幕。或委空曲或飞土,苴飐丛回波蹂。蹋坐隅觞停镫昏,主倦客烦舄履。无序折钗碎钿几席,狼藉命驾归旋。于是弃媵摈,嫱愁女怨姬。出幽房步苔阶,摇金扃吟殿月。掩团扇而涕零,徙长门而望阙。攀斯木以凝盼,掇霣萼而中热。足将进而踟蹰,立长廊之肃阴。轸兰台而首疾,咎增城而痛襟。思惝恍以攒内,泗交颈而淫淫。嗟容色之难恃,慨欢忧以异营。佩薰芳以顺委,庶生荣而没宁。

扶桑部艺文二〈诗〉《升天行》魏·陈思王植

扶桑之所出,乃在朝阳溪。中心凌苍昊,布叶盖天涯。日出登东干,既夕没西枝。愿得纡阳辔,回日使东驰。

《读山海经》晋·陶潜

逍遥芜皋上,杳然望扶木。洪柯百万寻,森散覆旸谷。灵人侍丹池,朝朝为日浴。神景一登天,何幽不见烛。

《朱槿花》唐·李商隐

莲后红何患,梅先白莫誇。才飞建章火,又落赤城霞。不卷锦步障,未登油壁车。日西相对罢,休浣向天涯。


勇多侵露去,恨有碍灯还。嗅自微微白,看成沓沓殷。坐忘疑物外,归去有帘间。君问伤春句,千词不可删。

《耕园驿佛桑花》宋·蔡襄

明道中,予为漳州军事判官。晚秋,尝至州西耕园驿。驿庭有佛桑数十株,开花繁盛。念其寒月穷山,方自媚好。乃作耕园驿佛桑花诗一首。既而乘桴东下,又作溪行一首。庆历七年,予使本路。明年夏四月自汀来漳,复至是驿,花尚仍旧。追感昔游,因纪前事,并载旧篇,龛于西壁云。

溪馆初寒似早春,寒花相倚媚行人。可怜万木凋零尽,独见繁枝烂漫新。清艳夜沾云表露,幽香时过辙中尘。名园不肯争颜色,灼灼夭桃野水滨。


使轺迢递到天涯,候馆迁延感岁华。白发却攀临砌树,青条犹放过墙花。悲来惟有金城柳,醉后曾乘海客槎。欲问昔游无处所,晚烟生水日沈沙。

《朱槿》僧绍隆

朱槿移栽释梵中,老僧非是爱花红。朝开暮落关何事,祇要人知色是空。

《咏佛桑》明·桑悦

南无丽卉斗猩红,净土门传到此中。欲供如来嫌色重,谓藏宣圣讶枝同。叶深似有慈云拥,蕊坼偏惊慧日烘。赏玩何妨三宿恋,只愁烧破太虚空。

扶桑部选句

唐王维诗:朱槿照中园。
李商隐诗:朱槿花娇晚相伴。〈又〉笑倚扶桑春。
宋蔡襄诗:野人家家燄,烧红有扶桑。
苏轼诗:焰焰烧空红佛桑。
杨万里诗:佛桑解吐四时艳。

扶桑部纪事

《淮南子》:扶木在扬州,日之所昲。
《梁书·扶桑国传》:扶桑国者,齐永元元年,其国有沙门慧深来至荆州,说云:扶桑在大汉国东二万馀里,地在中国之东,其土多扶桑木,故以为名。扶桑叶似桐,而初生如笋,国人食之,实如梨而赤,绩其皮为布以为衣,亦以为绵。作板屋,无城郭。有文字,以扶桑皮为纸。
《五代史·桑维翰传》:维翰,为人丑怪,身短而面长,常临鉴以自奇曰:七尺之身,不如一尺之面。慨然有志于公辅。初举进士,主司恶其姓,以为桑丧同音。人有劝其不必举进士,可以从他求仕者,维翰慨然,乃著《日出扶桑赋》以见志。

扶桑部杂录

《汉武帝内传》:神仙上药,有扶桑丹葚。
《元中记》:天下之高者扶桑,无枝木焉,上至天盘,蜿而下曲通三泉。
《荔支谱》:荔支以盐梅浸佛桑花,为红浆渍之曝乾,色红而甘酸。
《瓶花谱》:四品六命佛桑。
《瓶史》:月表七月花,客卿重台朱槿。
《花疏》:夹竹桃与五色,佛桑俱是。岭南北来货夹竹桃,花不甚佳而堪久藏。佛桑即谨护,必无存者。茉莉花百中一二可活,终不能盛。花大抵只宜供一岁之玩,佛桑閒买一二株,茉莉三五株,花事过即为朽株矣。《清漳志》:佛桑比朱槿颇耐久,盖二种也。

扶桑部外编

《十洲记》:扶桑在东海之东岸,岸直陆行,登岸一万里。东复有碧海,海广狭浩汗与东海等。水既不咸苦,正作碧色,甘味香美。扶桑在碧海之中,地方万里,上有大帝宫太真东王父所治。处地多林木,叶皆如桑。又有葚树长者数千丈,大二千馀围。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为扶桑。仙人食其葚,而一体皆作金光色,飞翔空中。其树虽大,其叶葚故如中夏之桑也。但葚稀而色赤,九千岁一生实耳。味绝甘香美,地生紫金丸玉,如中夏之瓦石状。真仙灵官变化万端,盖无常形,亦有能分形为百身十丈者也。
《枕中书》:扶桑大帝住在碧海之中,宅地四面并方三万里。上有太真宫,碧玉城万里。多生林木,叶似桑。又有葚树,长数千丈,大二千围。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名为扶桑宫,第象玉京也。
《拾遗记》:瀛洲有扶桑,万岁一枯。其人视之,如旦暮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