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牡丹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九十二卷目录

 牡丹部纪事
 牡丹部杂录
 牡丹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九十二卷

牡丹部纪事

《素问》:清明次五日,田鼠化为鴽牡丹华。
《海记》:隋帝辟地二百里,为西苑,诏天下进花卉。易州进二十箱牡丹,有赪红、綎红、飞来红、袁家红、醉颜红、云红、天外红、一拂黄、软条黄、延安黄、先春红、颤风娇等名。
《清异录》:诸葛颖精于数。晋王广引为参军,甚见亲重。一日共坐。王曰:吾卧内牡丹盛开,试为一算。颖布策,度一二子,曰:开七十九朵。王入,掩户,去左右,数之,政合其数。有二蕊将开,故倚栏看。传记伺之,不数十行,二蕊大发,乃出谓颖曰:君算得无左乎。颖再挑一二子曰:过矣,乃八十一朵也。王告以实,尽欢而退。《异人录》:唐高宗宴群臣,赏双头牡丹,赋诗。上官昭容云:势如联璧友,心似臭兰人。
《事物纪》:原武后,诏游后苑,百花俱开,牡丹独迟。遂贬于洛阳,故洛阳牡丹冠天下。是不特芳姿艳质,足压群葩。而劲骨刚心,尤高出万卉。安得以富贵一语概之。
《龙城录》:洛人宋单父,字仲孺,善吟诗,亦能种艺术。凡牡丹变易千种,红白斗色,人亦不能知其术。上皇召至骊山,植花万本,色样各不同。赐金千馀两,内人皆呼为花师,亦幻世之绝艺也。
《摭异记》:开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药,即今牡丹也。得四本,红、紫、浅红、通白者,上因移植于兴庆池东,沈香亭前。会花方繁开,上乘照夜白,召太真妃,以步辇从。诏特选梨园子弟中尤者,得乐十六色,李龟年以歌。擅一时之名,手捧檀板,押众乐前欲歌。上曰:赏名花对妃子,焉用旧乐词为。遂命龟年持金花笺,宣赐翰林学士李白,进清平调三章。白欣承诏旨,犹苦宿酲未解,因援笔赋之。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沈香亭北倚阑干。龟年遽以词进。上命梨园子弟,约略调抚丝竹,遂促龟年以歌。太真妃持颇𥟖,七宝杯,酌西凉州蒲萄酒,笑领歌,意甚厚。上因调玉笛以倚曲,每曲遍将换则迟,其声以媚之。太真饮罢,饰绣巾重拜上。意龟年常话,于五王独忆,以歌得自与者,无出于此。亦一时之极致耳。上自是顾李翰林,尤异于他学士。会高力士终以脱乌皮六缝为深耻,异日,太真妃重吟前词。力士戏曰:始谓妃子怨李白深入骨髓,何拳拳如是。太真妃因惊曰:何翰林学士能辱人如斯。力士曰:以飞燕指妃子,是贱之甚矣。太真颇深然之。上常欲命李白官,卒为宫中所捍而止。《开元天宝遗事》:初有木芍药,植于沈香亭前。其花一日忽开,一枝两头。朝则深红,午则深碧,暮则深黄,夜则粉白。昼夜之閒,香艳各异。帝曰:此花木之妖,不足讶也。
明皇与贵妃幸华清宫,因宿酒初醒,凭妃子肩,同看木芍药。上亲折一枝与妃子,递嗅其艳,曰:不惟萱草忘忧,此花香艳,尤能醒酒。
杨国忠窃因贵妃,专宠。上赐以木芍药数本,植于家。国忠以百宝妆饰栏楯,虽帝宫之内,不能及也。国忠又用沈香为阁,檀香为栏。以麝香、乳香,筛土和为泥饰壁。每于春时,木芍药盛开之际,聚宾客于此阁上赏花焉。禁中沈香之亭,远不侔此,壮丽也。《青琐高谈》:宫中牡丹,品最上者,御衣黄。次曰甘草黄,次曰建安黄,次皆红紫,各有佳名,终不出三花之上。他日宫中贡一尺黄,乃山下民王文仲所接也。花面几一尺,高数寸,祇开一朵,绛帏笼护之,帝未及赏,会为鹿衔去。帝以为不祥,有佞人奏云:释氏有鹿衔花,以献金仙。帝私曰:野鹿游宫中,非佳兆也。殊不知应禄山之乱也。
《珍珠船》:明皇时,有献牡丹者,贵妃匀面口脂在手,印于花上。诏栽先春馆。来岁,花开,上有指印迹,帝名为一捻红。
《云溪友议》:致仕尚书白舍人,初到钱唐,令访牡丹花。独开元寺僧惠澄,近于京师得此花,栽培始植于庭。栏围甚密。他处未之有也。时春景方深,僧设油幕覆其上。牡丹自此东越分而种之矣。会稽徐凝,自富春来,未识。白公先题诗曰:此花南地知难种,惭愧。僧閒用意栽。海燕解怜频睥睨,胡蜂未识更徘徊。虚生芍药徒劳妒,羞杀玫瑰不敢开。惟有数苞红,悫在含芳。只待舍人来。白寻到寺看花,乃命徐生,同醉而归。《独异志》:唐裴晋公度寝疾,永乐。里暮春之月,忽过游南园,令家仆僮舁至药栏,语曰:我不见此花而死,可悲也。怅然而返。明早报牡丹一丛先发,公视之。三日乃薨。
《唐国史补》:京城贵游尚牡丹,三十馀年矣。每春暮,车马若狂,以不耽玩为耻。执金吾铺,官园外、寺观种以求利。一本有直数万者。元和末,韩令始至长安,居第有之,遽命斸去。曰:吾岂效儿女子耶。
《清异录》:韩弘,罢宣武节度,归长安。私第有牡丹,杂花,命斸去之,曰:吾岂效儿女辈耶。当时为牡丹包羞。《酉阳杂俎》:牡丹,前史中无说处,惟《谢康乐集》中言,竹閒水际多牡丹。成式,捡隋朝种植法七十卷,中初不记,说牡丹则知隋朝花药,中所无也。开元末,裴士淹为郎官,奉使幽冀,回至汾州众香寺,得白牡丹一颗,植于长安私第。天宝中,为都下奇赏。当时名公有裴给事宅,看牡丹,时时寻访,未获一本。有诗云:长安年少惜春残,争认慈恩紫牡丹。别有玉盘承露冷,无人起就月中看。太常博士张乘,尝见裴通祭酒说,又房相有言:牡丹之会,琯不预焉。至德中,马仆射镇太原,又得红紫二色者,移于城中。元和初,犹少。今与戎葵角多少矣。
卫公言:贞元中,牡丹已贵。柳浑诗言:近来无奈,牡丹何数十千钱买一颗。今朝始得分明见也。共戎葵较几多成。式又尝见卫公园中,有冯绍正鸡图,当时已画牡丹矣。
兴唐寺有牡丹一颗,元和中,著花一千二百朵,其色有正晕、倒晕、浅红、浅紫、深紫、黄白檀等。独无深红。又有花叶,中无抹心者,重台花者,其花面径七八寸。兴善寺素师院,牡丹色绝佳。元和末,一枝花合欢。韩愈侍郎有疏,从子侄,自江淮来,年甚少。韩令学院中伴子弟,子弟悉为凌辱。韩知之,遂为街西,假僧院令读书。经旬,寺主纲复,诉其狂率。韩遽令归,且责曰:市肆贱类营衣食,尚有一事长处。汝所为如此,竟作何物。侄拜谢,徐曰:某有一艺,恨叔不知。因指阶前牡丹曰:叔要此花青、紫、黄、赤,唯命也。韩大奇之,遂给所须。试之,乃竖箔曲尺,遮牡丹丛,不令人窥。掘窠四围,深及其根宽。容人座,唯赍紫、矿轻粉,朱红。旦暮治其根,凡七日,乃填坑,白其叔曰:恨校迟一月时,冬初也。牡丹本紫,及花发色,白红历绿。每朵有一联诗,字色分明。乃是韩出关时,诗一韵,曰: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十四字。韩大惊,异侄,且辞归江淮,竟不愿仕。
《修武县志》:唐韩湘,字清夫,愈侄。尝劝之学,湘曰:所学非公所知。作诗以见志,中有能开顷刻花句。公曰:子能夺造化耶。即取盆覆土,须臾花开,叶上有金字一联,云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公不解。后公贬潮阳,道阻雪。湘来谓曰:公忘昔日花间之句乎。讯其地,秦岭山蓝关也。遂足成诗以贻之。
《杜阳杂编》:穆宗皇帝,殿前种千叶牡丹。花始开,香气袭人,一朵千叶,大而且红。上每睹芳盛,叹曰:人间未有。自是宫中每夜,即有黄白蛱蝶数万,飞集于花间。辉光照耀,达晓方去。宫人竞以罗巾扑之,无有获者。上令张网于空中,遂得数百于殿内,纵嫔御追捉以为娱乐。迟明视之,则皆金玉也。其状工巧,无以为比,而内人争用。绛缕绊其脚,以为首饰。夜则光起妆奁中。其后开宝厨,睹金钱玉屑,之内将有化为蝶者,宫中方觉焉。
《唐书·舒元舆传》:文宗时,李训与元舆善。训用事,迁御史中丞。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元舆为《牡丹赋》一篇,时称其工。死后,帝观牡丹,凭殿阑诵赋,为泣下。《全唐诗话》:太和九年,诛王涯等,仇士良愈凶恣,文宗恶之,虽登临游幸,未尝为乐。或瞠目独语。左右莫敢进问因。题诗曰:辇路生春草,上林花满枝。凭高何限意,无复侍臣知。一日看牡丹,赋吟曰:折者如语,含者如咽,俯者如愁,仰者如悦。吟罢方省。元舆词不觉叹息,泣下沾衣。
《南部新书》:长安三月五日,看牡丹,奔走车马。慈恩寺元果院白牡丹迟半月开,故裴兵部璘题诗于佛殿壁上曰:长安豪贵惜春残,争赏先开紫牡丹。别有玉杯承露冷,无人肯向月中看。太和中,敬宗自夹城,出芙蓉园,因幸此寺。见所题诗,吟咏久之,因令宫嫔讽念。及暮,此诗满六宫矣。
《摭异记》:太和开成中,有程修己者,以善画得进谒。修己始以孝廉召入,籍故,上不甚以画者,流视之。会春暮内殿赏牡丹花,上颇好诗,因问修己曰:今京邑传唱牡丹花诗,谁为首出。修己对曰:臣尝闻公卿閒,多吟赏中书舍人李正封诗。曰:天香夜染衣,国色朝酣酒。上闻之,嗟赏移。时杨妃方恃恩宠,上笑谓贤妃曰:籹镜台前,宜饮以一紫金盏酒,则正封之诗见矣。《剧谈录》:通义坊刘相国宅,本文宗朝,朔方节度使李进贤旧第。进贤起自戎旅,而倜傥瑰玮,累居藩翰,富于财宝。虽豪侈奉身,雅好宾客。有中朝宿德,常话在名场。日失意边游,进贤接纳甚至。其后京华相遇,时亦造其门,属牡丹盛开,因以赏花为名。及期而往,厅事备陈,饮馔宴席之间,已非寻常。举杯数巡,复引众宾归内,室宇华丽,楹柱皆设。锦绣列筵,甚广器用。悉是黄金。阶前有花数,丛覆以锦幄。妓妾俱服纨绮,执丝,簧善歌舞者至多。客之左右,皆有女仆、双鬟者二人,所须无不毕至。承接之意,常日指使者不如。芳酒绮肴,穷极水陆。至于仆乘,供给靡不丰盈。自午迄于明晨不睹,杯盘狼藉。朝士云:迩后历观,豪贵之属筵席,臻此者甚稀。
京国花卉之辰,尤以牡丹为上。至于佛宇道观,游览者罕不经历。慈恩浴堂院,有花两丛,每开及五六百朵,繁艳芬馥,近少伦比。有僧思振,常话会昌中。朝士数人寻芳,遍诣僧室,时东廊院有白花,可爱。相与倾酒而坐,因云牡丹之盛,盖亦奇矣。然世之所玩者,但浅红、深紫而已。竟未识红之深者。院主老僧微笑曰:安得无之。但诸贤未见尔。于是从而诘之,经宿不去。云上人向来之言,当是曾有所睹,必希。相引寓目,春游之愿足矣。僧但云:昔于他处一逢,盖非辇毂所见,及旦求之不已。僧方露言曰:众君子好尚如此,贫道又安得藏之。今欲同看此花,但未知不泄于人否。朝士作礼而誓云:终身不复言之。僧乃自开一房,其閒施设幡像,有板壁,遮以旧幕。幕下,启门而入。至一院,有小堂两间,颇甚华洁。轩庑栏槛,皆是柏材。有殷红牡丹一窠,婆娑几及千朵。初旭才照,露华半晞,浓姿半开,炫耀心目。朝士惊赏留恋,及暮而去。僧曰:予保惜栽培近二十年矣。无端出语,使人见之,从今以往,未知何如耳。信宿有权,要子弟与亲友数人,同来入寺,至有花僧院,从容良久,引僧至曲江闲步,将出门,令小仆寄安茶,笈裹以黄帕于曲江岸,藉草而坐。忽有弟子奔走而来,云:有数十人入院掘花,禁之不止。僧俯首无言,唯自吁叹。坐中但相盼而笑,既而却归。至寺门,见以大畚盛花舁而去。取花者谓僧曰:窃知贵院,旧有名花,宅中咸欲一看,不敢预有相告。盖恐难于见,舍适所寄。笼子中有金三十两,蜀茶二斤,以为酬赠。
《云仙杂记》:宋旻语,常带华藻。李孺安曰:时方三月,坐间,生无数牧丹花矣。
《花史》:唐末刘训者,京师富人。京师春游,以牡丹为胜。赏训邀客赏花,乃系水,牛累百于门。指人曰:此刘家黑牡丹也。
《闻奇录》:王耕,善画,而牡丹最佳。春张于庭庑,间则蜂蝶萃至。本业文因画所掩,竟不成事。
《清异录》:洛阳大内临芳殿,庄宗所建。殿前有牡丹千馀本。如百药仙人、蓬莱相公、月宫花、小黄娇、雪夫人、粉奴香、卵心黄、御衣红、紫龙杯、三云紫等名。
《洞微志》:中军都虞候金治所居堂东,植牡丹一本,著花三百朵。其色如血,谓之金含棱。每瓶子顶上,有碎金丝,如自然蛱蝶之状。一城以为殊异。
《异人录》:张茂卿好事,园有一楼,四围列植奇花。接牡丹于椿树之杪,花盛开时,延宾客推楼玩赏。
《洛阳贵重录》:蜀时兵部戴卿、李昊蕴藉,每将花数枝遗亲友,以金凤笺成韵。诗以致之,得者莫不宝爱。又以兴平酥,同赠,且曰俟花凋谢,以酥煎食之,无弃浓华也。其风流贵重如此。
《茅亭客话》:西蜀牡丹,伪蜀王氏,自京洛及梁洋閒移植。广开池沼,创立台榭,奇异花木、怪石、修竹,无所不有。署其苑曰:宣华。其公相勋臣,竞起第宅,穷极奢丽。时元舅徐廷琼,新创一宅,雕峻奢壮,花木毕有。惟无牡丹。或闻,秦州董城村僧院有红牡丹一树,遂赂金帛,令取之。掘土方丈,盛以木匣。历三千里至蜀,植于新宅。花开日少,主临幸,叹其屋宇华丽,壮侔宫苑。命笔书孟字于柱上,俗谓孟为不堪。明年,后唐吊伐孟知祥,自太原驰赴蜀,即知其兆矣乎。伪通事王宗裕,亦于北门清远江东,创一亭,台榭池塘,骈植花竹泉石。萦绕流杯九曲,为当时之甲也。惟牡丹花,初开一朵,王与诸亲属携妓乐,张宴,赏其初开者。花已为一女妓所折。王怒,欲诛之。其妻谏曰:此妓善琵琶,可令于阶前执乐,就赏。王怒稍解,其难得也。如此至孟氏,于宣华苑广加栽植,名之曰牡丹花。外有丽春,与𥟖州所有者,小不同尔。
《辽史·圣宗本纪》:统和五年三月癸亥朔,幸长春宫,赏花钓鱼,以牡丹遍赐近臣,欢宴累日。
《冷斋夜话》:宋太祖将问罪江南李后主。用谋臣计,欲拒王师。法眼禅师观牡丹于大内,因作偈,讽之曰:拥毳对芳丛,由来趣不同。发从今日白,花似去年红。艳冶随朝露,馨香逐晚风。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后主不省,王师旋渡江。
《闻见近录》:太祖一日幸后苑,观牡丹,召宫嫔,将置酒。得幸者以疾辞,再召,复不至。上乃亲折一枝,过其舍,而簪于髻上。上还,辄取花掷于地。上顾之曰:我艰勤得天下,乃欲以一妇人败之耶。即引佩刀,截其腕而去。
《清异录》:南汉地狭,力贫不自揣度,有欺四方,傲中国之志。每见北人,盛誇岭海之强。世宗遣使入岭馆,接者遗茉莉,文其名,曰小南强。及本朝鋹主,面缚伪臣,到阙。见洛阳牡丹,大骇叹。有缙绅谓曰:此名大北胜。《宋史·乐志》:队舞之制,其名各十。女弟子队凡一百五十三人:四曰佳人剪牡丹队,衣红生色砌衣,戴金冠,剪牡丹花。
《五行志》:雍熙三年八月,刑部尚书宋琪家牡丹三华。淳化三年十月,京师太平兴国寺牡丹生华,占云:有丧。是月,恭孝太子薨。
《枫窗小牍》:淳化三年,冬十月,太平兴国寺,牡丹红紫盛开,不踰春月,冠盖云拥,僧舍填骈。有老妓题寺壁云:曾趁东风看几巡,冒霜开唤满城人。残脂剩粉怜犹在,欲向弥陀借小春。此妓遂复车马盈门。
《宋史·郭延泽传》:延泽授虞部员外郎致仕。居濠州城南,有小园以自娱,其咏牡丹千馀首。聚图籍万馀卷。《五行志》:大中祥符元年九月,巩县柴务牡丹华。《茅亭客话》:大中祥符辛亥春,知益州枢密直学士任公中正,张筵赏花于大慈精舍。时有州民王氏,献一合欢牡丹,任公即图之。时士庶观者,阗咽竟日。《王文正遗事》:上于后苑,曲宴步于栏中。自剪牡丹两朵,召公亲戴。有中贵人白:公言此花,昨日上选赐相公,已于别丛择下花。请相公躬进。公乃取花,因酌一卮,同献。上大喜,引满,以杯赐公,从臣皆荣焉。
《渑水燕谈录》:晁文元公,迥在翰林,以文章德行,为仁宗所优异。帝以君子长者称之。天禧初,因草诏得对,命坐赐茶。既退,已昏夕。真宗顾左右,取烛与学士。中使就御前取烛,执以前导之。出内门,传付从史。后曲燕宜春殿,出牡丹百馀盘,千叶者才十馀朵。所赐止亲王宰臣。真宗顾文元及钱文僖,各赐一朵。又常侍宴赐禁中名花,故事,惟亲王宰臣。则中使为插花,馀皆自戴上。忽顾公,令内侍为戴花观者,荣之。其孙端禀,尝为余言。
《池州府志》:宋盛度,字公量,祥符间进士。济阴尉历官试学士院、直史馆,迁尚书,屯田员外郎,奉使陕西。天圣间,迁翰林学士。先在陕得牡丹数本,入贡。上嘉其德服远人图容。御赞赐宴罢,还赐所贡牡丹一本,今其花蔚然成树,一开数百朵,子孙世宝之。
《闻见录》:钱惟演为留守,始置驿,贡洛花。识者鄙之。李泰伯携酒赏牡丹,乘醉,取笔蘸酒,图之。明晨,嗅枝上花,皆作酒气。
《谈苑》:陈尧佐,字希元。修真宗实录,特知制诰,旧制须召试。唯杨亿与尧佐,不试而授。兄尧叟、尧咨,皆举进士第一。时兄弟贵盛,当世少比。尧佐退居郑圃,尤好诗赋。张士逊判西京,以牡丹花及酒遗之。尧佐答曰:有花无酒头懒举,有酒无花眼懒开。正向西园念萧索,洛阳花酒一时来。
童蒙训康节,访赵郎中,与章子厚同。会子厚议论纵横,因及洛中牡丹之盛。赵曰:邵先生,洛人也。知花甚详。康节因言:洛人以见根拨,而知花之高下者,上也。见枝叶而知高下者,次也。见蓓蕾而知高下者,下也。如公所说,乃知花之下也,章默然。
懒真子,富郑公,留守西京。日因府园,牡丹盛开。召文潞公司马端明。楚建中,刘凡、邵先生同会。是时,牡丹一栏,凡数百本,坐客曰:此花有数乎。且请先生筮之。既毕曰:凡若干朵,使人数之,如先生言。又问曰:此花几时开尽。再筮之。先生再三揲蓍,坐客固已疑之。先生沈吟良久,曰:此花命尽,来日午时。坐客皆不答。温公神色尤不佳。但仰视屋。郑公因曰:来日食后,可会于此,以验先生之言。坐客曰:诺。次日食罢,花尚无恙,洎烹茶之际,忽然群马厩中逸出。与坐客马,相蹄齧奔出花丛中。既定,花尽毁折矣。于是洛中,愈伏先生之言。先生家有传,易堂有皇。极经世集,行于世。然先生自得之妙,世不可传矣。闻之于司马文季朴。《湖湘故事》:徐仲雅,题合欢牡丹云:平分造化双包去,拆破春风两面开。
《梦溪笔谈》:欧阳公,尝得一古画,牡丹丛。其下有一猫,未知其精粗。丞相正肃吴公,与欧公姻,家一见,曰此正午牡丹也。何以明之。其花披哆而色燥,此日中时花也。猫眼黑睛如线,此正午猫眼也。有带露花,则房敛而色泽。猫眼早暮,则睛圆。日渐中,狭长。正午则如一线耳。此亦善求古人心意也。
《渑水燕谈录》:洛阳至京六驿,旧未尝进花。李文定公留守,始以花进。岁差府校一人,乘驿马,昼夜驰至京师。所进止姚黄、魏紫三四朵。用菜叶实笼中,藉覆上下,使马不动摇,亦以禦日气,又以蜡封,花蒂可数日不落,今岁贡不绝。
《乐府纪闻》:何文缜,政和丙申进士第一。靖康中,尽节名臣也。少时会饮贵戚家,侍儿惠柔,慕公丰标,解帕为赠,约牡丹时再集。何赋虞美人词,云:分香帕子柔蓝腻,欲去殷勤惠。重来约在牡丹时。只恐花枝相妒,故开迟。别来看尽閒桃李,日日阑干倚。催花无计问东风,梦作一双蝴蝶,绕芳丛。
《越中牡丹花品序》:越之好尚,惟牡丹。其绝丽者,三十二种。始乎郡斋豪家,名族梵宇,道宫池台水榭,植之无间。
《成都记》:彭城牡丹,在蜀为第一。故有小洛阳之称。天彭谓之花州,牛心山下,谓之花村。
《曲洧旧闻》:欧公作花品,目所经见者,才二十四种。后于钱思公屏上,得牡丹。凡九十馀种。然思公花品无闻于世,宋次道《河南志》于欧公后,又增二十馀名。张珣撰谱三卷,凡一百一十九品,皆叙其颜色、容状及所以得名之因。又访于老圃,得种接、养护之法。各载于图,后最为详。备韩玉汝为序之,而传于世。大观政和以来,花之变态,又有在珣所谱之外者。而时无人谱而图之,其中姚黄,尤惊人眼目。花头面广一尺,其芬香,比旧特异。禁中号一尺黄。予在南平城,作谢范祖平朝散惠花,诗云:平生所爱曾莫倦,天遣花王慰我愿。姚黄三月开洛阳,曾观一尺春风面。盖记此事也。祖平字准夫,忠文公之诸孙也。以雄倅致仕,居许下,被俘惠予花。时年六十一岁矣。
《墨庄漫录》:故事,西京每岁贡牡丹花,例以一百枝,及南库酒赐馆职。韩子苍去国后,尝有诗云:忆将南库官,供酒共赏西京敕赐花。白发思春醒复醉,岂知流落到天涯。
西京牡丹,闻于天下。花盛时,太守作万花会,宴集之。所以花为屏帐,至梁栋柱栱,悉以竹筒贮水,簪花钉挂,举目皆花也。
洛中花工,宣和中以药壅培于白牡丹、如玉、千叶、一百五、玉楼春等根下。次年,花作浅碧色,号欧家碧。岁贡禁府,价在姚黄上。尝赐近臣,外廷所未识也。《图画见闻志》:梁相国于兢,善画牡丹,幼年从学,因睹学舍前。槛中牡丹盛开,乃命笔仿之,不浃旬,夺真矣。后遂酷思无倦,动必增奇。贵达之后,非尊亲旨,命不复含。毫有人赠诗曰:看时人步涩,展处蝶争来。有写生全本,折枝传于世。
《画史·徐熙风牡丹图》:叶几千馀片,花只三朵,一在正面,一在右,一在众枝,乱叶之背。
《闻见前录》:洛中风俗尚名教,虽公卿家,不敢事形势。人随贫富,自乐于货,利不急也。岁正月,梅已花。二月,桃李杂花盛。三月,牡丹开,于花盛处,作园囿。四方伎艺,举集都人士女,载酒争出,择园亭胜地。上下池台间,引满歌呼,不复问其主人。抵暮游花市,以筠笼卖花,虽贫者,亦载花饮酒相乐。故王平甫诗曰:风暄翠幕春沽酒,露湿筠笼夜卖花。姚黄初出邙山后,白司马坡下,姚氏酒肆,水北诸寺间有之,岁不过十数枝。府中多取以进,次曰魏花。出五代魏仁浦枢密园池中岛上。初出时,园吏得钱,以小舟载。游人往过,他处未有也。自馀花品甚多。天圣间,钱文僖公留守时,欧阳公作花谱,才四十馀品。至元祐间,韩玉汝丞相留守,命留台张子坚续之,已百馀品矣。姚黄自秾绿叶中出,微黄花。至千叶。魏花微红,叶少减。此二品,皆以姓得名,特出诸花之上。故洛人以姚黄为王,魏花为妃云。余去乡久矣,政和间为过之,当春时,花园花市,皆无有。问其故,则曰花未开,官遣人监,护用开尽。槛土移之,京师籍园人名姓,岁输花如租税。洛阳故事,遂废。余为之叹,又追记其盛时如此。
《宋史·徽宗韦贤妃传》:妃,开封人,高宗母也。从上皇北迁。绍兴七年,遥尊为皇太后。十二年,迎至临安,入居慈宁宫。十九年,太后年七十,正月朔,即宫中行庆寿礼,亲属各迁官一等。太后微恙,累月不出殿门,会牡丹盛开,帝入白,太后欣然步至花所,因留宴,竟日尽欢。翌日,以谕宰执。
《贵耳集》:慈宁殿赏牡丹时,椒房受册,三殿极欢。上洞达音律,自制曲,赐名舞杨花。停觞,命小臣赋词。俾贵人歌,以侑玉卮为寿。左右皆呼万岁。词云:牡丹半拆初经雨,雕槛翠幕朝阳娇。困倚风台榭绕,群芳洗烟,凝露向清晓。步瑶池月里,霓裳轻笑。淡拂宫黄,浅拟飞燕新妆。杨柳啼鸦,昼永正鞦韆。庭馆风絮,池塘三十六宫,簪艳粉浓香。慈宁玉殿,庆清赏占东君,谁比花王。良夜高烛,荧煌影里,留住年光。此康伯可《乐府》所载。
《花木考》:宋高宗绍兴二十一年,饶州鄱阳县,民家篱竹间,生重萼牡丹。
山家清供宪圣,喜清俭,不嗜杀。每令后苑进生菜,必采牡丹片和之。或微面裹,煨之以酥。又将收杨花,为鞋袜毡褥之属。侄恭僖,每治生菜,必于下取落花,以杂之,其香又可知也。
《如皋县志》:宋淳熙三年春,如皋县孝里庄园,牡丹一本,无种自生。明年,花盛开,乃紫牡丹也。杭州推官见花,甚爱,欲移分一株,掘土尺许,见一石如剑,长二尺。题曰:此花琼岛飞来种,只许人间老眼看。遂不敢移。以是乡老诞日,值花开时,必往宴为寿。李嵩三月八日生,自八十看花,至一百九岁。
《西湖志馀》:淳熙六年春,车驾迎太上太后游聚景园。乘步辇至瑶津西轩。都管刘景,进新制泛兰舟曲,各赐银绢。是岁,太上圣寿七十有三,上亲捧玉酒船,进太上酒。斟酒入船,则船中人物花草,俱动。太上饮尽,又至锦壁赏花。有牡丹十馀丛,各有牙牌,金字为记。又另采数千朵,插水精玻璃、天青汝窑、金瓶中。太上前,又独设沈香棹,列白玉碾,花商尊,高三尺,径一尺三寸。上插照殿红十五枝,随驾各官,皆赐两面翠叶,滴金牡丹。御书扇沈香为柄,知阁张抡,进壶中天一阕,云:洞天深处赏娇红,轻玉高张云幕。国艳天香相竞秀,琼蕊清光如昨露。洗妖妍风传馥郁,云雨巫山,约春浓似酒。五云台榭楼阁,圣代治定功成。一尘不动,四境无鸣柝。屡有丰年,天助顺基业,增隆山岳。两世明君,千秋万岁永享升平乐。东皇呈瑞,更无一片花落。
《贵耳集》:寿皇尝使御前画工,写曾海野喜容,带牡丹一枝寿。皇命吕本中作赞云:一枝国艳,两鬓东风。寿皇大喜。
《齐东野语》:张镃功甫,号约斋。循忠烈王诸孙,能诗。一时名士大夫,莫不交游。其园池声妓服玩之丽,甲天下。尝于南湖园,作驾霄亭于四古松间。以巨铁縆悬之空,半而羁之松身。当风月清夜,与客梯登之,飘摇云表,真有挟飞仙、溯紫清之意。王简卿侍郎,尝赴其牡丹会,云:众宾既集,坐一虚堂,寂无所有。俄问左右云:香已发,未答。云已发。命捲帘,则异香自内出,郁然满坐。群妓以酒肴丝竹,次第而至。别有名姬十辈,皆衣白。凡首饰衣领,皆牡丹首带,照殿红一枝,执板奏歌。侑觞歌罢,乐作乃退。复垂帘谈论自如。良久,香起捲帘如前。别十姬易服,与花而出。大抵簪白花则衣紫,紫花则衣鹅黄,黄花则衣红,如是。十杯衣与花,凡十易所讴者,皆前辈牡丹名词。酒竟,歌者乐者,无虑数百十人,列行送客。烛光香雾,歌吹杂作。客皆恍然,如仙游也。功甫于诛韩有力,赏不满意。又欲以故智去史。事泄,谪象台而殂。
《辍耕录》:陈随应宋南渡行宫。记云:后苑植牡丹,扁曰伊洛传芳。
《锦机集》:正大中,狂僧李菩萨于十月间,洒酒作花,开牡丹二株,遗山,为赋《满庭芳》,一时传诵。
《广客谈》:吴逸溪,名性。諠欈李人。家贫力学,明春秋尝中,江浙延祐丁巳,乡举。先是,所居城庐,手植牡丹一本,多年未花。是岁,前腊月忽作一花,颜色鲜美,无异暮春时。士大夫相率来观者,其门如市。初亦未卜其休咎。来秋八月,吴公领乡荐,邦人荣之,以为此花之徵。
《大都宫殿考》:棕殿少西出掖门,为慈仁殿。又后苑中,为金殿四。外尽植牡丹百馀本,高可五尺。
《辍耕录》:犀山台,在仪天殿前水中。上植木芍药。《太平清话》:赣州吕氏,手植白牡丹。于洪武六年冬十月,冰雪中盛开,状若玉盘盂,照耀风日。
《涌幢小品》:青城山有牡丹,树高十丈,花甲一周始。一作花。永乐中,适当花开,蜀献王遣使视之,取花以回。陆成之宅,牡丹一株,百馀年矣。朵朵茂盛,颜色鲜明。有李氏者,欲得之。既移其花,朵朵皆面墙。强之向人,不能也。未几凋残零落,无复前观。
《已疟编》:周王开一园,多植牡丹,号国色园。品类甚多,建十二亭以标。目之,有玉盂、紫楼等名。仪部郎尤良,作十二诗。富阳侯李驸马,纵侍儿,悉效宫妆,有蝶粉、蜂黄花,羞玉让之号。
《花木考》:正统四年闰二月十六日,天香圃牡丹一品,变成绿色,凡开三朵。宪宗画其形色,咏之以诗。昆崙山元阳观后,有牡丹花。根株连抱,问植者谁。曰王仙所遗也。
《名山藏方技记》:萧氏失其名,钱塘人好施。予尝有一僧来谒,萧待之良厚,久久不衰。僧一日赠以画牡丹一。萧取藏之,初不珍重。他日取视之,花瓣中有字,隐隐可见,皆古医方也,大异之。令其婿郭某,按方试之,皆有奇效。后又聚药炼为丹。俄见炉上有花绚烂,丹成如黍珠。用以活人,虽濒死皆苏。自是,萧郭之医动一时。
《吴宽诗注》:家有牡丹一株,花后,有二瓣稍张,人名凤尾。
《帝京景物略》:右安门外,草桥其北,土近泉。居人以种花为业,冬则温火暄之。十月中旬,牡丹已进御矣。都城牡丹时,无不往观惠安园者。园在嘉兴,观西二里堂前,有牡丹数百亩。
《燕都游览志》:太傅惠安伯张公园,牡丹花时,主人制小竹兜,以供游客,行花塍中。
武清侯别业额曰:清华园,广十里。园中牡丹多异种。以绿蝴蝶为第一。开时足称花海。
《五杂俎》:朝廷进御,常有不时之花。然皆藏土窖中,四周以火逼之,故隆冬时,即有牡丹花。计其工力,一本至数十金。

牡丹部杂录

《尚书·故实世言》:牡丹花近,有盖以国朝文士集,中无牡丹歌诗。张公尝言:杨子华有画牡丹,处极分明。子华,北齐人。则知牡丹花,亦已久矣。
《续博物志》:牡丹初不载文字。惟以药见本草。唐则天以后,洛花始盛。沈宋元白,亦不及也。刘梦得有《咏鱼朝恩宅牡丹》但云:一丛千朵谢。灵运言:永嘉竹閒多牡丹。今越花不及,洛花远甚。或曰:灵运之所谓,牡丹今之芍药,特盛于吴越。
《谈苑》王文康公诗云:枣花至小能成实。桑叶虽柔解吐丝。堪笑牡丹如斗大,不成一事又空枝。亦重厚者之辞也。
《壶中赘录花木谱》云:越中牡丹开时,赏者不问亲疏,谓之看花局。
《苏东坡集》:看牡丹法,当在午前。过午则离披矣。《渑水燕谈录》:洛阳牡丹,岁久虫蠹,则花开稍小。周中以硫黄簪其穴,虫死复盛大。其园户相妒,则以乌贼鱼,刺花树枝皮中。花必死尽。牡丹忌此鱼耳。
《埤雅华释名》曰:牡丹之名,或以姓,或以州,或以色,或以地,或旌其所异者,而志之。姚黄、牛黄、左花、魏花以姓著。青州、丹州、延州红,以州著。细叶、粗叶、寿安、潜溪绯,以地著。一擪红、鹤翎红、朱砂红、甘草黄,以色著。献来红、九蕊真珠红、鹿胎红、倒晕檀心、莲华萼、一百五,叶底紫,皆志其异者。
《通志·昆虫草木略》:古今言,木芍药是牡丹。崔豹《古今注》云:芍药有二种,有草芍药,有木芍药。木者花大而色深,俗呼为牡丹,非也。安期生《服鍊法》云:芍药有二种,有金芍药,有木芍药。金者色白多脂。木者色紫多脉。此则验其根也。然牡丹,亦有木芍药之名,其花可爱如芍药。宿枝如木,故得木芍药之名。芍药著于三代之际,风雅之所流咏也。牡丹初无名,故依芍药以为名。亦如木芙蓉之依芙蓉以为名也。牡丹晚出,唐始有闻贵,游趋竞,遂使芍药,为落谱衰宗。
《野客丛谈》:欧公谓牡丹,初不载文字。自则天已后,始盛。唐人如沈宋元白之流,皆善咏花。寂无传焉,惟刘梦得,有《咏鱼朝恩宅牡丹》一诗,初不言其异。《苕溪渔隐》引刘梦得、元微之、白乐天数诗,以證欧公之误。且引开元时牡丹事,以證欧公所谓则天以后,始盛。为信然,近时《容齐随笔》亦引元白数诗,以證欧公之误。且谓元白未尝无诗,唐人未尝不重此花。容斋盖未见渔隐所言,故尔。余取唐六十家诗集观之,其为牡丹作者几半。余不暇缕,数且以刘禹锡集观之,有数篇浑。侍中宅看牡丹、唐郎中宅看牡丹、自赏牡丹,皆有作,岂得谓惟有一篇。欧公不应如是卤莽,得非或者假欧公之说乎。二公引元白数诗,以證欧公之误,要未广也。《龙城录》载高宗宴群臣,赏双头牡丹。舒元舆序谓:西湖精舍有牡丹。天后命移植焉。由是京国日盛,则牡丹在唐,已见于高宗之时。又不可引开元事为證也。阅李绰尚书《故实言》,北齐杨子华画牡丹。《谢康乐集》言:水际竹间多牡丹。陆农师作《埤雅拾》,欧公之说,亦谓牡丹不载文字,自则天以后,始盛。如沈宋元白之流,寂无篇什,惟刘梦得一篇,亦不深考耳。《西溪丛语》罗隐牡丹诗云:可怜韩令成功后,虚负秾华过此身。据白廷翰、唐蒙求、韩令《牡丹注》云:元和中,京师贵游,尚牡丹。一本直数万。韩滉私第有之,遽命斸去,曰:岂效儿女耶。
《渔隐丛话》:裴璘白牡丹诗,时称绝唱。以余观之,语句凡近,不若胡武平咏白牡丹诗。云:璧堂月冷难成寐,翠幄多风不耐寒。其语意清远,过裴璘远矣。如皮日休咏白莲诗云:无情有恨何人见,月冷风清欲堕时。若移作白牡丹诗,有何不可。觉更清切耳。
《山家清事》:插梅每旦,当刺以汤。插芙蓉,当以沸汤闭,以叶少顷。插莲,当先花而后水。插栀子,当削枝而搥破。插牡丹、芍药及蜀葵、萱草之类皆,当烧枝,则尽开。能依此法,则造化之不及者,全矣。
《老学庵笔记》:唐王建牡丹诗云:可怜零落蕊,收取作香烧。虽工,而格卑。东坡用其意云:未忍污泥沙,牛酥煎落蕊。超然不同矣。
《升庵词品》:朝天紫,本蜀牡丹花,名其色正紫,如金紫大夫之服色,故名。后人以为曲名。今以紫作子,非也。《瓶史》:牡丹以黄楼子、绿蝴蝶、西瓜穰、大红舞青猊为上。浴牡丹芍药,宜靓妆妙女。
牡丹,以玫瑰、蔷薇、木香为婢。
《瓶花》谱一品,九命牡丹。
牡丹初折,宜灯燃折处,待软乃歇。
牡丹花宜蜜养,蜜仍不坏。
《瓶史月表》:三月花盟主牡丹。四月花使令刺牡丹。八月花使令秋牡丹。
《花历》:四月牡丹王,芍药相于阶。
陈继儒《韩湘子·神仙辩世传》:韩文公孙湘,神仙人也。尝讽公冲举,公不从。一日,因宴集。忽席上开牡丹二朵,诗其上,云: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公未知其解。后公以言佛骨事,贬潮州。途中遇仙,冒雪来曰:忆花上之句乎。公询其地名,即蓝关也。遂足成其诗,云云。予按唐世糸表,湘字北渚公侄,老成子,公兄介孙。长庆三年进士,又按公集,有诗题云: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一首。他日,有宿曾江口,示侄孙湘二首。而贾岛集寄韩湘诗,又有过岭竹多少,潮州瘴满川之句。则公之赴潮,湘实从行,非邂逅不期之遇也。而湘第进士去,是年才四年耳。后官至大理丞,湘固公辈人,何得有神仙事也。《酉阳杂俎》载韩侍郎有疏从子侄,自江淮来,年甚少。韩令学院中,伴子弟。子弟悉为凌辱。韩知之,遂为街西,假僧舍令读书。经旬,寺主纲复诉其狂率。韩遽令归,且责曰:市肆贱类,营衣食尚有一事长处,汝所为如此,竟作何物。侄拜谢,徐曰:某有一艺,恨叔不知。因指阶前牡丹曰:叔要此花青紫黄,赤惟命。韩大奇之,遂给所须,试之。乃竖曲箔尺遮牡丹丛,不令人窥。掘窠四面,深及其根。宽容一坐,惟赍紫矿轻粉朱红。旦暮,治其根,凡七日,乃填坑。白其叔曰:恨较迟一月,时冬初也。牡丹本紫,及花发色,白红历录。每朵有一联诗,字色分明,乃是韩出关时诗,一韵曰: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十四字。韩大惊异侄,且辞归江淮,竟不愿仕。据此,则公自有疏从,侄挟术自售,乃远从江淮来,又竟归江淮,不复仕,非湘明甚。而花上之句,即侄于公还潮之后,述其初赴潮之诗。亦非公侄之逆自为也。今公遗集,有赠族侄诗:击门者谁。子问。言乃吾宗。自云有奇术,探妙知天工。疑谓此人事计。段成式与公同时,不诬。而近日《唐荆川史》纂左编,全不考證,妄列湘道门,且谓湘送公蓝关一宿,即辞去,公留之,不可得。作别湘诗云:举世皆为利名醉,伊予独向道中醒。他时定是飞身去,冲破秋空一点青。既雅非公本趣,兼词句凡猥,退之家,奴不为至。谓湘出药一瓢,戒公日服一粒,以禦瘴烟。公谢湘。有虑不脱死魂,游海外一思,至此,不觉垂泪。之语何公,一旦衰飒狂惑,遂至此乎。宜不然矣。编又谓湘公,犹子并其家,世皆失之。
《岩栖幽事》:牡丹须著以翠楼金屋、玉砌雕廊,白鼻猧儿、紫丝步障,丹青团扇,绀绿鼎彝。才子书素练以飞觞,美人拭红绡而度曲。不然乃措,大赏花耳。

牡丹部外编

《酉阳杂俎》:东都尊贤坊田令宅中,门内有紫牡丹,成树,发花千朵。花盛时,每月夜有小人五六长尺馀,游于上。如此七八年,人将掩之,辄失所在。
《祥符县志》:遇仙楼,在南薰门内。金时,有狂僧李菩萨者,尝就杨广道,赵君瑞侍宿。一日大寒,杨生与之酒,若愧无以报主人者。晨起,僧持碗出,闻其噀酒声,入曰:增明亭前花开矣。已而牡丹开两花,时至大四年十月也。来观者车马阗咽,酒尊为之一空。赵秉文尝作《满庭芳》词,以纪其事。
《花史》:锡山安氏圃,牡丹最盛。天顺中,老仆徐奎,闻圃中叹声呃呃,谛听之。声出牡丹,中云:我等蒙主翁灌溉,有年未获善,己来日厄,又至奈何。群花咸若哽咽,奎叱之乃止。翼日主翁邀客,携酒诣圃,奎以告客,皆异之。一恶少独嗔其妄,竟阅姣且大者,折以去。陈郡谢翱举进士,能七字诗。寓居长安升道,里庭中,多植牡丹。一日有美人,年十六七,色绝代,乘金车来。谓翱曰:闻此地有名花,故来与君一醉耳。即设馔同翱食,复请翱赋诗曰:阳台后会已无期,碧树烟深玉漏迟。半夜香风满庭月,花前竟发楚王悲。美人亦和云:相思无路莫相思,风里花开只片时。惆怅金闺却归处,晓莺啼断绿杨枝。遂挥泪别去,不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