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牡丹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牡丹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七卷目录

 牡丹部汇考一
  牡丹图
  郭橐驼种树书〈花〉
  欧阳修洛阳牡丹记〈全〉
  鄞江周氏洛阳牡丹记〈全〉
  陆游天彭牡丹谱〈全〉
  丘璩牡丹荣辱志〈全〉
  胡元质牡丹谱〈全〉

草木典第二百八十七卷

牡丹部汇考一

释名

牡丹《本经》    花王《本经》
鼠姑《本经》    鹿韭《本经》
百两金《唐本草》  木芍药《纲目》

牡丹图


郭橐驼《种树书》

凡接牡丹,须令人看,视之如一。接活者,逐岁有花,如初接不活,削去再接,只当年有花。牡丹花上穴,如针孔,乃虫所藏处。花工谓之气仓,以大针点硫黄末,针之虫乃死。或以百部草塞之,牡丹千叶者,蜀人号为京花。谓洛阳种也。单叶者,只号为川花。又曰山丹,又曰山花。
菜园中间,种牡丹、芍药最茂。
牡丹、芍药不可置木檞中。不耐久,须要避风处。立春若是子日,于茄根上接牡丹花,不出一月,即烂熳。
牡丹著蕊,如弹子大。时试捻十朵中,必有三两朵不实者。去之,庶不夺他花力。
凡花皆宜春种,惟牡丹宜秋社前后种接。
欧阳修《洛阳牡丹记》花品叙第一
牡丹出丹州、延州,东出青州,南亦出越州,而出洛阳者,今为天下第一。洛阳所谓丹州花,延州红,青州红,皆彼土之尤杰者。然来洛阳,才得备众花之一种,列第不出三,已下不能独立。与洛阳敌,而越之花,以远罕识不见齿。然虽越人亦不敢自誉,以与洛阳争高下。是洛阳者为天下之第一也。洛阳亦有黄芍药,绯桃,亦有瑞莲,千叶李,红郁李之类,皆不减他出者。而洛阳人不甚惜,谓之果子花。曰某花云云。至牡丹则不名直,曰花。其意谓天下真花,独牡丹。其名之著,不假曰,牡丹而可知也。其爱重之,如此说者,多言洛阳居三河间,古善地。昔周公以尺寸,考日出没,测知寒暑,风雨乖顺,于此取正。盖天地之中,草木之华,得中和之气者多,故独与他方异。予甚以为不然。夫洛阳于周,所有之土,四方入贡,道里均乃九州之中。在天地昆崙磅礡之间,未必中也。又况天地之和气,宜遍被四方,上下不宜。限其中以自私。夫中与和者,有常之气也。其推于物者,亦宜为有常之形,物之常者,不甚美,亦不甚恶,及元气之病也。美恶隔并而不相和,故物有极美与极恶者,皆得于气之偏也。花之钟其美,与夫瘿木拥肿之钟,其恶丑好虽异,而得一气之偏,病则均洛阳城。围数十里而诸县之花,莫及城中者。出其境则不可植焉。岂又偏气之美者。独聚此数十里之地乎。此又天地之大,不可考也。已凡物不常有,而为害乎。人者曰:灾不常有,而徒可怪骇。不为害者曰妖。语曰: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妖。此亦草木之妖,而万物之一怪也。然比夫瘿木拥肿者,窃独钟其美,而见幸于人焉。余在洛阳,四见春天。圣九年三月,始至洛阳,其至也晚,见其晚者。明年,会与友人梅圣俞,游嵩山少室、缑氏岭、石唐山、紫云洞,既还,不及见。又明年,有悼亡之戚,不暇见。又明年,以留守推官岁满,解去。只见其早者,是未尝见其极盛时。然目之所瞩,已不胜其丽焉。余居府中时,尝谒钱思公,于双桂楼下,见一小屏立坐后。细书字满其上,思公指之曰:欲作花品,此是牡丹,名凡九十馀种。余时不暇读之,然余之所经见,而今人多称者。才三十许种,不知思公何从而得之。多也。计其馀,虽有名而不著,未必佳也。故今所录,但取其特著者而次第之。
姚黄     魏花     綎红〈亦曰青州红〉细叶寿安   牛家黄    潜溪绯
左花     献来红    叶底紫
鹤翎红    添色红    倒晕檀心朱砂红    九蕊真珠   延州红
多叶紫    粗叶寿安   丹州红
莲花萼    一百五    鹿胎花
甘草黄    一擪红    玉板白
花释名第二

牡丹之名,或以氏,或以州,或以地,或以色,或旌其所异者,而志之。姚黄、左花、魏花以姓著。青州、丹州、延州红,以州著。细叶、粗叶、寿安、潜溪绯,以地著。一擪红、鹤翎红、朱砂红、玉板白、多叶紫、甘草黄,以色著。献来红、添色红、九蕊真珠、鹿胎花、倒晕檀心、莲花萼、一百五、叶底紫,皆志其异者。
姚黄者,千叶黄花。出于民姚氏家。此花之出,于今未十年。姚氏居白司马坡,其地属河阳。然花不传河阳,传洛阳。洛阳亦不甚多,一岁不过数朵。
牛家黄,亦千叶。出于民牛氏家,比姚黄差小。真宗祀汾阴,还过洛阳,留宴淑景亭。牛氏献此花,名遂著。甘草黄,单叶。色如甘草,洛人善别花。见其树,知为某花。云:独姚黄易识,其叶嚼之不腥。
魏花者,千叶,肉红。花出于魏相仁溥家。始樵者于寿安山中见之,斲以卖魏氏。魏氏池馆甚大,传者云此花初出时,人有欲阅者,人税十数钱,乃得登舟,渡池至花所。魏氏日收十数缗,其后破亡,鬻其园。今普明寺后林池,乃其地。寺僧耕之,以植桑麦花。传民家甚多,人有数其叶者。云至七百叶。钱思公尝曰:人谓牡丹花王,今姚黄真可为王,而魏花乃后也。
綎红者,单叶,深红。花出青州。一曰青州红,故张仆射齐贤有第,西京贤相坊,自青州以馲驼驮。其种遂传洛中。其色类腰带綎,谓之綎红。
献来红者,大,多叶,浅红花。张仆射罢相,居洛阳。人有献此花者,因曰献来红。
添色红者,多叶,花始开而白,经日渐红。至其落,乃类深红。此造化之尤巧也。
鹤翎红者,多叶花,其末白,而本肉红。如鸿鹄毛色。细叶、粗叶、寿安者,皆千叶,肉红,花出寿安县锦屏山中。细叶者尤佳。
倒晕檀心者,多叶,红花。凡花近萼,色深,至其末渐浅。此花自外深色,近萼反浅。白而深檀点其心,此尤可爱。
一擪红者,多叶,浅红花。叶杪深红一点,如人以三指擪之。
九蕊真珠,红者千叶,红花。叶上有一点,白如珠,而叶密,蹙其蕊焉。
一百五者,多叶,白花。洛阳以谷雨为开候。而此花常至一百五日开,最先。
丹州、延州红者,皆千叶红花。不知其至洛之因。莲花萼者,多叶,红花,青趺。三重,如莲花萼。
左花者,千叶,紫花,叶密而齐,如截。亦谓之平头紫。朱砂红者,多叶,红花。不知其所出,有民门氏子者,善接花以为生。买地于崇德寺,前治花圃,有此花。洛阳豪家尚未有,故其名未甚著。花叶甚鲜,向日视之,如猩血。
叶底紫者,千叶,紫花,其色如墨。亦谓之墨紫花。在丛中旁,必生一大枝。引叶覆其上,其开也,比他花可延十日之久。噫造物者,亦惜之耶。此花之出,比他花最远。传云:唐末有中宫,为观军容,使者花出其家,亦谓之军容紫。岁久,失其姓氏矣。
玉板白者,单叶,白花,叶细长,如拍板。其色如玉,而深檀心。洛阳人家亦少有,余尝从思公至福严院,见之,问寺僧,而得其名。其后未尝见也。
潜溪绯者,千叶,绯花。出于潜溪寺。寺在龙门山后,本唐相李藩别墅。今寺中已无此花,而人家或有之,本是紫花。忽于丛中,特出绯者,不过一二朵。明年,移在他枝。洛人谓之转。〈音篆〉枝花故其接头,尤难得。鹿胎花者,多叶,紫花。有白点,如鹿胎之纹。故苏相禹圭宅,今有之。
多叶紫,不知其所出。初姚黄未出时,牛黄为第一。牛黄未出时,魏花为第一。魏花未出时,左花为第一。左花之前,唯有苏家红、贺家红、林家红之类。皆单叶花。当时为第一。自多叶千叶花出后,此花黜矣。今人不复种也。牡丹初不载文字,唯以药载本草。然于花中不为高第,大抵丹延已西及褒斜道中,尤多。与荆棘无异。土人皆取,以为薪。自唐则天已后,洛阳牡丹始盛然。未闻有以名著者,如沈宋元白之流,皆善咏花草。计有若今之异者,彼必形于篇。咏而寂无传焉。唯刘梦得有《咏鱼朝恩宅牡丹》诗但云一丛千万朵而已,亦不云其美且异也。谢灵运言:永嘉竹间水际多牡丹。今越花不及洛阳甚远。是洛花自古未有,若今之盛也。
风俗记第三

洛阳之俗,大抵好花。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花开时,士庶竞为遨游,往往于古寺、废宅有池台处,为市井张幄帟,笙歌之声,相闻最盛。于月陂堤、张家园、棠棣坊、长寿寺、东街与郭,令宅至花落乃罢。洛阳至东京六驿,旧不进花,自今徐州李相迪为留守时,始进。御岁遣牙校一员,乘驿马一日一夕至京师。所进不过姚黄、魏花三数朵,以菜叶、实竹、笼子藉覆之。使马上不动,摇以蜡封,花蒂乃数日不落。大抵洛人,家家有花。而少大树者,盖其不接则不佳。春初时,洛人于寿安山中,斲小栽子,卖城中。谓之山篦子。人家治地为畦塍,种之。至秋乃接,接花工尤著者一人。谓之门园子,盖本姓。东门氏豪家,无不邀之。姚黄一接头,直钱五千。秋时立券买之。至春见花,乃归其直。洛阳人甚惜此花,不欲传。有权贵求其接头者,或以汤中蘸杀,与之魏花,初出时接头,亦直钱五千。今尚直一千。接时,须用社后重阳前。过此不堪矣。花之本,去地五七寸许,截之乃接,以泥封裹,用软土拥之,以蒻叶作庵子,罩之不令见风日。唯南向留一小户,以达气至。春乃去其覆,此接花之法也。用瓦亦可种花,必择善地,尽去旧土,以细土,用白敛末一斤,和之。盖牡丹根甜,多引虫食之。白敛能杀虫,此种花之法也。浇花亦自有时,或用日未出,或日西时,九月旬日一浇,十月十一月三日二日一浇。正月隔日一浇,二月一日一浇。此浇花之法也。一本发数朵者,择其小者,去之。只留一二朵,谓之打剥惧分其脉也。花才落,便剪其枝,勿令结子,惧其易老也。春初既去,蒻庵便以棘数枝,置花丛上,棘气暖可以辟霜,不损花芽,他大树亦然。此养花之法也。花开渐小,于旧者,盖有蠹虫损之,必寻其穴,以硫黄簪之。其旁又有小穴,如针孔,乃虫所藏处,花工谓之气窗,以大针点硫黄末,针之。虫乃死,花复盛。此医花之法也。乌贼鱼骨,用以针花树。入其肤,花辄死。此花之忌也。
鄞江周氏《洛阳牡丹记》各种牡丹
姚黄,千叶,黄花也,色极鲜洁。精采射人,有深紫檀心,近瓶青旋心一匝,与瓶并色。开头可八九寸许,其花本出北邙山下,白司马坡姚氏家。今洛中名圃中,传接虽多,惟水北岁有开者,大抵间岁乃成。千叶馀年皆单叶,或多叶耳。水南率数岁,一开千叶,然不及水北之盛也。盖本出山中,宜高近市。多粪壤非其性也。其开最晚,在众花彫零之后,芍药未开之前。其色甚美,而高洁之性,敷荣之时,特异于众花。故洛人贵之,号为花王。城中每岁,不过开三数朵。都人士女,必倾城往观。乡人扶老携幼,不远千里,其为时所贵重如此。
胜姚黄、靳黄,千叶,黄花也。有深紫檀心,开头可八九寸许,色虽深于姚,然精采未易胜也。但频年有花,洛人所以贵之。出靳氏之圃,因姓得之。皆在姚黄之前,洛人贵之,皆不减姚花。但鲜洁不及姚,而无青心之异焉。可以亚姚,而居丹州黄之上矣。
牛家黄,亦千叶,黄花。其出先于姚黄,盖花之祖也。色有红与黄相间,类一捻红之初开时也。真宗祀汾阴还,驻跸淑景亭,赏花宴诸从臣。洛民牛氏献此花,故后人谓之牛花。然色浅于姚黄,而微带红色,其品目当在姚靳之下矣。
千心黄,千叶,黄花也。大率类丹州黄,而近瓶碎蕊。特盛异于众花,故谓之千心黄。
甘草黄,千叶,黄花也。色红,檀心色微浅于姚黄,盖牛丹之比焉。其花初出时,多单叶,今名园培,壅之盛变千叶。
丹州黄,千叶,黄花也。色浅于靳,而深于甘草黄。有檀心深红,大可半叶。其花初出时,本多叶。今名园栽接,得地间或成千叶,然不能岁成就也。
闵黄,千叶,黄花也。色类甘草黄,而无檀心。出于闵氏之圃,因此得名,其品第,盖甘草黄之比欤。
女真黄,千叶,浅黄色花也。元丰中,出于洛阳银李氏园中。李以为异,献于大尹潞公。公见,心爱之,命曰女真黄。其开头可八九寸许,色类丹州黄,而微带红。温润匀荣,其状色端整,类刘师阁而黄,诸名圃皆未有,然亦甘草黄之比欤。丝头黄,千叶,黄花也。色类丹州黄,外有大叶如盘。中有碎叶一簇,可百馀分碎。叶之心,有黄丝数十茎,耸起而特立,高出于花叶之上。故目之为丝头黄,唯天王寺僧房中一本,特佳。他圃未之有也。
御袍黄,千叶,黄花也。色与开头,大率类女真黄。元丰时,应天院神御花圃中,植山篦数百,忽于其中,变此一种。因目之为御袍黄。
状元红,千叶,深红色也。色类丹砂而浅。叶杪微淡,近萼渐深,有紫檀心。开头可七八寸,其色甚美,迥出众花之上。故洛人以状元呼之。惜乎开头差小于魏花,而色深过之远甚。其花出安国寺张氏家,熙宁初,方有之。俗谓之张八花,今流传诸谱,甚盛龙。岁有此花,又特可贵也。
魏花,千叶,肉红花也。本出晋相魏仁溥园中,今流传特盛。然叶最繁密,人有数之者,至七百馀叶。面大如盘,中堆积碎叶突起,圆整如覆钟状。开头可八九寸许,其花端丽、精采、莹洁,异于众花心。洛人谓姚黄为王,魏花为后,诚为善评也。近年又有胜魏、都胜二品出焉,胜魏似魏花而微深,都胜似魏花而差。大叶微带紫红色,意其种皆魏花之所变欤。岂寓于红花,本者其子变,而为胜魏。寓于紫花,本者其子变,而为都胜耶。
瑞云红,千叶,肉红花也。开头大尺馀,色类魏花,微深。然碎叶差大,不若魏花之繁密也。叶杪微卷,如云气状,故以瑞云目之。然与魏花,迭为盛衰。魏花多则瑞云少,瑞云多则魏花少。意者草木之妖,亦相忌嫉,而势不并立欤。
岳山红,千叶,肉红花也。本出于嵩岳,因此得名。色深于瑞云,浅于状元红。有紫檀心,鲜洁可爱,花唇微淡,近萼渐深,开头可八九寸。
间金,千叶,红花也。微带紫,而类金系腰。开头可八九寸许,叶间有黄蕊,故以间金。目之其花,盖大黄蕊之所变也。
金系腰,千叶,黄花也。类间金而无蕊。每叶上有金线一道,横于半花上,故目之为金系腰。其花本出于缑氏山中。
一捻红,千叶,粉红花也。有檀心花,叶叶之杪,各有深红一点,如美人以胭脂手捻之。故谓之一捻红。然开头差小,可七八寸许,初开时多青,拆开时乃变成红耳。
九萼红,千叶,粉红花也。茎叶极高大,其包有青趺,九重苞未拆时,特异于众花。花开必先青,拆数日,然后色变红。花叶多铍蹙,有类揉草然。多不成就,偶有成者,开头盈尺。
刘师阁,千叶,浅红花也。开头可八九寸许,无檀心。本出长安刘氏尼之阁下,因此得名。微带红黄色,如美人肌肉然,莹白温润。花亦端整然,不常开,率数年乃见一花耳。
寿安有二种,皆千叶,肉红花也。出寿安县锦屏山中,其色似魏花而浅淡。一种叶差大,开头不大,因谓之大叶寿安。一种叶细,故谓之细叶寿安云。
洗妆红,千叶,肉红花也。元丰中,忽生于银李圃山篦中。大率似寿安而小异。刘公伯寿见而爱之,谓如美妇人,洗去朱粉,而见其天真之肌,莹洁温润。因命今名。其品第盖寿安刘师阁之比欤。
蹙金毬,千叶,浅红花也。色类间金,而叶杪铍蹙,间有黄棱断续于其间。因此得名,然不知所出之因,今安胜寺及诸园皆有之。
探春毬,千叶,肉红花也。开时在谷雨前,与一百五相次开。故曰探春毬。其花大率类寿安红,以其开早,故得今名。
二色红,千叶,红花也。元丰中,出于银李园中。于接头一本上,岐分为二色,一浅一深。深者类间金,浅者类瑞云。始以为有两接头,详细视之,实一本也。岂一气之所钟,而有浅深厚薄之不齐欤。大尹潞公见而赏,异之,因命今名。
蹙金楼子,千叶,红花也。类金系腰,下有大叶,如盘。盘中碎叶繁密,耸起而圆整。特高于众花,碎叶铍蹙,互相粘缀,中有黄蕊,间杂于其间。然叶之多,虽魏花不及也。元丰中,生于袁氏之圃。
碎金红,千叶,粉红花也。色类间金,每叶上有黄点,数星如黍,粟大,故谓之碎金红。
越山红楼子,千叶,粉红花也。本出于会稽,不知到洛之因也。近心有长叶数十片,耸起而特立,状类重台莲,故有楼子之名。
彤云红,千叶,红花也。类状元红,微带绯色,开头大者几盈尺。花唇微白,近萼渐深,檀心之中,皆莹白,类御袍花。本出于月波堤之福严寺,司马公见而爱之,目之为彤云红也。
转枝红,千叶,红花也。盖间岁,乃成千叶。假如今年南枝千叶,北枝多叶。明年北枝千叶,南枝多叶。每岁互换,故谓之转枝红。其花大率类寿安云。
紫粉旋心,千叶,粉红花也。外有大叶,十数重如盘。盘中有碎叶百许,簇于瓶心之外,如旋心芍药然。上有紫粉数十,茎高出于碎叶之表。故谓之曰紫粉旋心。元丰中,生于银李圃中。
富贵红、不晕红、寿妆红、玉盘妆,皆千叶,粉红花也。大率类寿安,而有小异。富贵红色差,深而带绯紫色。不晕红次之,寿妆红又次之,玉盘妆最浅淡者也。大叶微白,碎叶粉红,故得玉盘妆之号。
双头红、双头紫,皆千叶花也。二花皆并蒂而生,如鞍子,而不相